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黑历史

61882浏览    5574参与
Avicinar Aka
第一张procreate 平涂...

第一张procreate 平涂彩图

厚涂选手留下痛苦的泪水呜呜呜 平涂真的太要命了 只要你够耐心 阴影可以叠108层(不是!)

第一张procreate 平涂彩图

厚涂选手留下痛苦的泪水呜呜呜 平涂真的太要命了 只要你够耐心 阴影可以叠108层(不是!)

有点失心疯颺

私拟(没有错字,我故意不写克的,那个过火了连乱七八糟土味都来了(?),所以你懂的)以及重绘


以及超喜欢拟人kiki的发型!

私拟(没有错字,我故意不写克的,那个过火了连乱七八糟土味都来了(?),所以你懂的)以及重绘


以及超喜欢拟人kiki的发型!

广式老吴
今天要曝光黑历史
今天要曝光黑历史
咸鱼不想翻身

不能算是旧图重绘吧……就是做了一下这么几年画画的汇总……

翻了好久都没翻到几张以前的呜呜呜呜

以及我发现果然上课摸鱼最爽了嘿嘿嘿化学课我画的是最多的哈哈哈哈

不能算是旧图重绘吧……就是做了一下这么几年画画的汇总……

翻了好久都没翻到几张以前的呜呜呜呜

以及我发现果然上课摸鱼最爽了嘿嘿嘿化学课我画的是最多的哈哈哈哈

拒食废物

黑但不完全黑的黑历史和有但好像不完全有的进步,所以……

黑但不完全黑的黑历史和有但好像不完全有的进步,所以……

蟹蟹蝶

p1是2020.12.31  画的

p2是2021.10.16  画的

时隔10个月的进步

回头看真的有点吃惊😲

p1是2020.12.31  画的

p2是2021.10.16  画的

时隔10个月的进步

回头看真的有点吃惊😲

吖煌

蚌(古早短文 相互利用 艺术家×医生 叙述顺序极其变幻)

蚌📿


        “这是幅很特殊的摄影作品,一眼扫掠过去好像是一个外科医生在做手术,但其实多看上一眼,你就会发觉这其实是一个人在解剖自己。”这番解说让经过的人都多看上一眼,但大多也只会是一眼,再看惊心。


        他默默地盯着那幅照片,暗暗地记下那个摄影师的姓名。


        恰到好处的镜面,手术刀上反射的光线给画面一种真实...

蚌📿


        “这是幅很特殊的摄影作品,一眼扫掠过去好像是一个外科医生在做手术,但其实多看上一眼,你就会发觉这其实是一个人在解剖自己。”这番解说让经过的人都多看上一眼,但大多也只会是一眼,再看惊心。


        他默默地盯着那幅照片,暗暗地记下那个摄影师的姓名。


        恰到好处的镜面,手术刀上反射的光线给画面一种真实感,触目惊心的鲜血又没有挡住每一块洁净的肌肤——像是装饰而涂抹的油彩——仿佛微微颤抖、呼吸。生命与死亡交织,是每一个躯壳都让他忍不住低吼而在心底唱起赞歌的时刻。


       仿佛蚌。






       “医生?我就这样称呼您好吗。”面前这个剪着利落短发、已经三十岁的女人,穿着修身又弹性很好的紧身运动服——每一处身材都有致而隐藏般地显露。“喝点什么?我比较喜欢柠檬茶,您呢?”


       “白开水就好了。”他用纸擦了擦自己的手,扔进被成堆的石膏模具包围的纸篓里。


       “真是和水一样洁净的人啊,”她坐下来,在这个宽敞得有些空荡的客厅里,更确切的说,是布置室。“像您这样的医生,拿着手术刀时认真的样子一定吸引不少小女生吧。”


        “你明知道我来做什么。”


        “我怎么知道您要做什么?医生呐,你得自己说清楚。”暧昧不明的气氛开始聚焦,果然是摄影师最擅长的事。


        “我知道你拍裸体艺术照。”


        “那么,医生也想寻找自己的身体、的,美吗?”这个看上去只有二十来岁的女人,突然充满挑逗性又认真地用手指搭上照相机。


        “艺术家的身体之美与我心中的不同。”他说。






        我爱那些身体部位的线条,尤其是腹部。即使有着厚厚的脂肪层堆积,我都能够看清那之下器官的每一次收缩舒张、运动呼吸,那带起的微微弧度……美,而让人永远沉眠其中。他的手顺着那些线条而下,温柔欣赏。在雕塑厅里他触上一具身体的母性盆地,微微发愣时看见那其下的另一只手。“你也喜欢我的作品吗?但您摸的位置让我怀疑你的欣赏。”他转头看见莞尔的一笑。一瞬间,似乎指尖的触感变得真实——他握紧水杯的手微微缩紧,她的嘴唇是少女一般的果冻红——像抹了珍珠粉的那种透亮粉嫩。


        我经常欣赏他人或自己的身体,起初只是青春期的好奇,而年岁渐长,我明白那是一种力量,支配我向这条路上走下去。她深色的运动服很恰到好处地衬托肌肤的白皙,略显显瘦的胸腔,肋骨根根分明,却随着呼吸一下一下地隐入躯体内,让人沉醉于那颗盈盈一握的心脏的频率之中。


       可是我不欣赏我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不呢,您看看您这结实的手臂、还有这有力的肢干啊……她轻轻抚上他的小臂,让他感觉就像是手术危急时刻鲜血不小心粘触手腕那样奇妙——而当刻意为之时却只有粘稠怪异的感觉——所谓不同,大概是那些难以自持而莫名的情绪,这是她认为的美吗?


        您看看这曲线,皮肤下包含的坚硬骨骼,还有那蓄势待发的肌肉,就像是一种特定的图线,比石膏还要凸现光线的柔和与刚硬……柔软而又有张力。她摸着自己的作品,却仿佛在摸着一具真正的躯壳。她抬起眼看他,整个雕塑厅只有他们两个人,仿佛电影里时间骤停,天地苍苍,仅有他们拥有最鲜亮的颜色。而那一瞬间的只言不发是为了之后瞬间喷薄而出的喧杂。


       它叫蚌。她也抚上他的手曾抚上的地方——那与他的头齐高的母性盆地,手上的指环暗淡在雕塑后。她向他介绍自己的这件展品。柔软包裹永恒的坚硬,这是我挚爱的精神引领。


        潜伏痛苦与欢愉于一体,让他那双一向握着手术刀的手,急切地想要打开蚌壳,却又不忍心划开那柔嫩的蚌肉。


       她是蚌。






        蚌肉下微微起伏的是那么小的一颗心脏啊。


        “别发呆啊,继续。”导师说着又轻轻咳了一声,“怎么,解剖个人体就吓着了。”


        他没有被吓到,他只是震撼到了,远比教科书上的图片更令人震撼——在照明灯的黄晕与四周消毒的柔和蓝光下,仿佛拥有灵性的人体,原来那么轻易便可以划开一个让人尖叫的刀痕。他想起自己曾经在某本艺术世界里看到的那个不打麻醉在身上划开2米的伤口的艺术家。是很鲜血淋漓,也很让人震撼,与地震后从碎瓦中伸出的一只残缺的手一样令人震撼。      


        而她那双拿着摄像机的手,是多么柔软灵活啊。


        仿佛包裹着珍珠的蚌肉。他隐匿不住细碎的赞叹,微微发声。






       “你最喜欢的是哪一个?”


       “它,不过你或许应该给它起名回环的手。”他仔细端详她那些半成品或草图,这整个画室里到处贴满了各色照片,随地的涂料,石膏模倒是很规矩的放着。没有明亮的窗户,却放着一个脏兮兮的放映灯。一个半人高的陶塑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圣母一般的面庞,蒙娜丽莎一般表情,还有那环抱着自己的双臂,那灵动的手指是那样恰到好处地搭在了肩上——蝴蝶翅一样轻盈美丽的肩胛骨。


        “你看的很对,”她的手指自它的一肩滑到另一肩,他的视线也紧随那抚下的不可捉摸的痕迹,“但你看错了,她的悲痛就在这双手里。”


        “你看她包裹着的,是自己,或许你会说是心脏。不,她没有想把悲痛抱紧,也没有想用拥抱驱赶,她是在孕育,她孕育悲痛。”她抬眼看他,近距离间他看见了她眼角的紧致皮肤,紧凑着那一根根弯曲的睫毛。一双明眸似是为了显露给他看一样紧紧盯着他,能看到他的眼睛的清澈。


        仿佛美丽璀璨的珍珠。






        他会很沉醉做手术的时刻。那仿佛是自己在观赏伊甸园的果树,每一次手起刀落就感觉在修剪树枝。而每当手术结束后,他又为自己观赏并修复好了一具上帝缔造的躯体而欣慰满足。他为每一个呼吸而兴奋,他久久地用手心掌握她的心跳,陶醉般地用耳朵聆听颤抖中的急促,想象她急切按动相机的快门时的激动——为了抓捕所谓人体之美与光线交融的一瞬。


        他切身体会到她的柔软,包裹着坚硬,她紧闭的眼睑,微颤的睫毛,孕育着悲痛的珍珠。


        而若干年后,它或许会成为苦难的沙砾刺痛柔嫩的肉,或许会无光地盛放在一个早已腐烂的空壳。到时候,映衬着它的会是月光,还是浮浪?






       相识在一具雕塑前,重逢于这个狭小的画室,他们彼此不相了解,但都比对方更能清晰的地听到另一人的心跳。她爱美,更爱战地护士像抱起洋娃娃一样满怀而又吃力地抱住两条白花花的断肢。他欣赏,更是怜悯,心疼那些浑然天成的自然人体,他看见担架时,心里便仿佛听见教堂里祥和的唱诗。他拿起手术刀时,耳边就仿佛响起雄浑的英雄之歌。而此刻,低低柔柔的乐章奏起,一种像是保护欲的情愫,使他没来由地温柔。


       蚌壳一旦松开一丝裂缝,便可以整个赤条条地扒开,刺露露地展现全部,包括心脏与生活。






        我喜欢的那部电影嘛,比较平淡,开头没头绪的琐事到结尾了还是没解决。


        生活能有什寓意呢,在这其中有一些指望就好了。


        医生呐,你可以帮我一个小忙吗?






        “老师,这儿怎么会有一把手术刀?”学生翻着成堆的石膏模。


        “哦,道具,你放在那吧。”


        剥开蚌的手只需要珍珠,而蚌却需要解脱。

孜然土豆🥔

来个凑热闹

现在上高一

两年前的画

真的好像外星人👽😂

来个凑热闹

现在上高一

两年前的画

真的好像外星人👽😂

每天一根二荆条

希望下一个一年,之前画的也成为黑历史。

希望下一个一年,之前画的也成为黑历史。

Falx.

还是想发(?)

第一次指绘→最近一次板绘

2018→2021

我真的好喜欢发黑历史啊哈哈哈哈不知道为什么哈哈哈哈哈就是喜欢发黑历史(!!!)

还是想发(?)

第一次指绘→最近一次板绘

2018→2021

我真的好喜欢发黑历史啊哈哈哈哈不知道为什么哈哈哈哈哈就是喜欢发黑历史(!!!)

太宰治不了你

p1是今年八月份的画的最好的一张指绘

p2是今年十月份用电容笔画的

我这两个月里究竟经历了什么.jpg

(八月份还有更黑历史的我都不好意思放出来

p1是今年八月份的画的最好的一张指绘

p2是今年十月份用电容笔画的

我这两个月里究竟经历了什么.jpg

(八月份还有更黑历史的我都不好意思放出来

兴奋的开塞露
我果然应该早点接触板绘的 。。

我果然应该早点接触板绘的 。。

我果然应该早点接触板绘的 。。

訑易o

原来的一些奇怪的黑历史①

原来的一些奇怪的黑历史①

安生

就,我也不知道怎么过来的...

就,我也不知道怎么过来的...

阿泠真的真的不是阿冷

东欧百合的日常下棋小破段

(四年前的古早老物 仅存档 不建议阅读)

托里斯•罗利提纳斯已经对着棋盘发了两分多钟的呆却还是不肯落子,哪怕是被面前已不耐烦的菲利克斯调戏了也不做理会,只是吻着对方伸来的手

然后抬手吃掉了菲利克斯的王后。

菲利克斯愣了。

托里斯渐渐处于下风,已经开始乱下的他眉头紧锁一脸胃疼。

面前的菲利克斯突然站起来。

「波兰规则发动———出去骑马。!」

然后跑了出去,留下一盘托里斯不会赢的残局。


(四年前的古早老物 仅存档 不建议阅读)

托里斯•罗利提纳斯已经对着棋盘发了两分多钟的呆却还是不肯落子,哪怕是被面前已不耐烦的菲利克斯调戏了也不做理会,只是吻着对方伸来的手

然后抬手吃掉了菲利克斯的王后。

菲利克斯愣了。

托里斯渐渐处于下风,已经开始乱下的他眉头紧锁一脸胃疼。

面前的菲利克斯突然站起来。

「波兰规则发动———出去骑马。!」

然后跑了出去,留下一盘托里斯不会赢的残局。


阿泠真的真的不是阿冷

本田菊日记(四年前的古早黑历史

(人生第一篇同人 仅存档 不建议阅读)

xxxx年x月x日                         雨

放学了啊,又在跟踪学长了。说是跟踪,其实只是刚好同路罢了。

学长走在我前面就不到两米的地方,我的手不听使唤了,脚也是啊…追了上去想要拍拍学长的背

还好,在还差五厘米时我恢复了理智,把手收了回来。

可学长,回头...

(人生第一篇同人 仅存档 不建议阅读)

xxxx年x月x日                         雨

放学了啊,又在跟踪学长了。说是跟踪,其实只是刚好同路罢了。

学长走在我前面就不到两米的地方,我的手不听使唤了,脚也是啊…追了上去想要拍拍学长的背

还好,在还差五厘米时我恢复了理智,把手收了回来。

可学长,回头了…

我的脸突然刷地红了。

“本田同学?”

学长居然认识我吗……

“学…学长好!”

我很没面子的应了一声学长,转头捂着脸落荒而逃。

雨大起来了,我狼狈地缩在墙角。

头上的雨忽然停了。

“这样会着凉的哟。”

这声音……

“王耀学长?”

“本田同学咱们好像同路?不介意一起走吧?”

“不…不介意…”好像和梦一般的不真实啊

“那个…学长”我犹豫着,声音很小,但他听见了,转过头来,含笑的眼睛望着我“那个…”

“君のことが好き”

“我喜欢你。”

时间好像在那一刻静止了,如果真是梦的话,那么永远也不要醒来了吧……


蛋白白
黑历史什么的,你们看到了吗?我什么也没看到
黑历史什么的,你们看到了吗?我什么也没看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