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黑吉

17383浏览    103参与
黑龙江激推bot

用模板整了我推cp,饿死了

用模板整了我推cp,饿死了

匿于雾里

距离辽一雪球砸过去还有0.1秒(

性转黑吉注意


不会做饭还硬着头皮上了我这是


辽你配色怎么是红配绿(对不起

距离辽一雪球砸过去还有0.1秒(

性转黑吉注意


不会做饭还硬着头皮上了我这是


辽你配色怎么是红配绿(对不起

蒋云霄

为先

有些话龙江不爱答,他讨厌做选择题,谁的人生是非得二选一?他已经面临了很多二选一。生命还是尊严,农业还是工业,阿林还是别的谁,我为什么就不能不选?他问,我为什么就不能都要?这不是什么过分的事。


谁都能够体面的活着,我为什么不能体面的活着?


我就是不能体面的活。


接到王耀的电话是半夜,阿林难得睡得沉,龙江舍不得离开暖和的被窝,他也舍不得惊破阿林朦胧的梦境。从被窝里钻出来的时候牙齿打颤,他轻声说了句脏话,走到外间接好电话眼角眉梢却恭敬下来:“耀哥?”


王耀在千里之外醉意沉沉:“龙江。”


龙江点好烟,沉默的等他回答。习惯了,也不在乎旁人说什么低三下四,弟敬兄是天底下最有道...

有些话龙江不爱答,他讨厌做选择题,谁的人生是非得二选一?他已经面临了很多二选一。生命还是尊严,农业还是工业,阿林还是别的谁,我为什么就不能不选?他问,我为什么就不能都要?这不是什么过分的事。


谁都能够体面的活着,我为什么不能体面的活着?


我就是不能体面的活。


接到王耀的电话是半夜,阿林难得睡得沉,龙江舍不得离开暖和的被窝,他也舍不得惊破阿林朦胧的梦境。从被窝里钻出来的时候牙齿打颤,他轻声说了句脏话,走到外间接好电话眼角眉梢却恭敬下来:“耀哥?”


王耀在千里之外醉意沉沉:“龙江。”


龙江点好烟,沉默的等他回答。习惯了,也不在乎旁人说什么低三下四,弟敬兄是天底下最有道理的事,他承认他不情愿过——现在不是情愿了么。他那时候还年轻,他那时候英姿勃发。王耀那时候已经老了,老成一块坟里玉,玉是不会老的。


龙江现在已经没有很大心力了,顾上心里装着的几个人都觉得力不从心。他现在才晓得佩服王耀,王耀心里装着很多人,仍然不老。原来青山不老,青天不老。是天若有情天亦老。


他觉得他老了。尽管他还那么英俊,浓眉重眼得英姿勃发。阿林眼见着头发白了,他是把头发染了,可是黑头发再也没长出来。他说不去医院,他说他知道查也查不出所以然来。龙江已经不敢对他生气了,况且他心里是明白的。阿林没有老,他可能是快死了。


他真希望他不明白。


阿林的精神一天不如一天,他常常半夜惊醒。龙江总能感觉到他在害怕,可是他怕什么?阿林说怕雪落。雪落吗?这几年冬天总有几天雪下的凶,天上地下白茫茫,雪花落下像棺材钉,要把东北盖棺定论。王辽很沉静地咬着糖葫芦:我看谁敢。龙江不轻不重的给他一眼,王辽顷刻息声,专心咬糖葫芦。他们三个奉行的原则是工作不入家门,这是一种温和的铁律,是为着这日子过下去这兄弟做下去,王辽始终牢记于心。否则这日子真是没法过,这兄弟真是没法做。


王耀在那边很久没有说话,龙江猜茶凉了,是香片吗?他舌头不好用,尝不出来茶苦茶香人走茶凉。桌面是正经的黄花梨,阿林在北京养病的时候给他做的,耗费了很多精力,再后来再回东北养病,反倒把这病养家了——


“我心里很对不住你。你们三个。”王耀终于开口,愧疚是凉透了的茶苦涩难言又没甚大用,王耀是半夜忽然被雪落惊醒,忽然觉得冷。太冷了,北京怎么能这么冷?一边落一边化冷的比关外。北京不应该这么冷。


龙江慢慢转过头看一看发白的窗外,雪下的邪乎,飞的跟子弹似的,他忍不住一阵又一阵的心慌。他把头抬回来却看见阿林,靠着门框摇摇欲坠的阿林,声音嘶哑着说冷的阿林。他回过神来把手机一夹,一个跨步过去把阿林抱起来掖回被子里。龙江心不慌了,看来是怀里缺个活人。心里稍微舒坦点就能说没事儿的耀哥,这日子还能过,这不比以前好多了。


黑龙江是事事以你为先的,耀哥。


别担心。

黑龙江激推bot
不会整,困死了,, 等我再研究...

不会整,困死了,,

等我再研究一下他俩的性格相处方式和画法 再,继续,

睡了

不会整,困死了,,

等我再研究一下他俩的性格相处方式和画法 再,继续,

睡了

白暕暕🇨🇳🇷🇺

【省拟】 到底是谁的问题

@薄荷不要糖 的点文


cp:黑吉,鲁辽


会有东北话出现,南方人注意


有一句话,叫做“三人行,必有单身狗”,这句话,在他们身上也能体现,只不过单身狗本人还没意识到就是了

东三省的出行站位,一般是按中国地图来的,吉在中间,两边被黑辽夹着,远看这仨走路都能走出黑帮老大的气势

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局外人之一,某津说:“您那,别看这三位看起来挺有气势的,我有一回碰巧找他们仨问点事儿,黑和吉那小手牵的哎……”


“黑,你说咱俩的事不会被辽知道吗?毕竟咱仨都是这片黑土上的”吉林用手玩着黑龙江帽子上的羽绒

“不可能的,你看辽那个大傻小子,他能懂啥”黑抬手揉了揉吉本来就有些...

@薄荷不要糖 的点文


cp:黑吉,鲁辽


会有东北话出现,南方人注意


有一句话,叫做“三人行,必有单身狗”,这句话,在他们身上也能体现,只不过单身狗本人还没意识到就是了

东三省的出行站位,一般是按中国地图来的,吉在中间,两边被黑辽夹着,远看这仨走路都能走出黑帮老大的气势

据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局外人之一,某津说:“您那,别看这三位看起来挺有气势的,我有一回碰巧找他们仨问点事儿,黑和吉那小手牵的哎……”


“黑,你说咱俩的事不会被辽知道吗?毕竟咱仨都是这片黑土上的”吉林用手玩着黑龙江帽子上的羽绒

“不可能的,你看辽那个大傻小子,他能懂啥”黑抬手揉了揉吉本来就有些凌乱的头发,顺手扣住后脑勺,吻了下去

“唔……不行,太凉了,离我远点啊……”


辽在门外听着,”我回来了“他说,进屋之后就看黑以最快的速度松开了吉,跟个大爷似的往后一摊,吉倒是没怎么样,就是唇和眼角有些微微发红,俩人跟没事人一样各玩各的手机

“你俩刚才这是咋了?打起来了?”

“没有没有,辽哥你看错了,我俩一直好好的”俩人异口同声,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哦,那就行。你们可不能打起来啊,咱仨可是兄弟”辽往他俩中间一坐,搂着俩人肩膀,一脸语重心长

“是是是,兄弟”


“呦小辽,又自己出来的啊”

“嗯,”他打了个招呼,“冀哥好,黑和吉他俩说因为他们两家天冷不想出门”

“小辽啊……你这孩子真的是”河北叹了一口气,“这么多年了,你真活该单身,我终于知道你原来真的是一个傻孩子”

“冀哥你意思是……”

“没事,我就说说“

本来自己两个兄弟不和自己一起出来,再加上冀这一番话,给辽弄的很不是滋味,独自一人去路边的酒馆点了几个小菜

“您……要些酒吗?”

“哈啤有吗?”

“有的,您……”

“你在冀的地界,离我这么近,还要黑龙江家里的酒?小二,去给他上半打青岛啤酒”

“啊好的先生,您坐,我这就去拿”

“你干什么来了,你那两个兄弟呢?”看着辽酒都不倒出来直接对瓶吹的架势,鲁很是疑惑

鲁:我不理解,但我大为震撼

“我没事”辽说着,又灌进去一口

“他俩又不带你玩?”鲁一把把他拽进怀中。虽说酒精对他们的影响并不大,但并不好的心情再加上酒精还是让辽脸上泛起轻微的潮红

“嗯……”辽有些不安地动了动

“辽,”他咽了咽有些发干的喉咙,“我可能……不想当省了”

“啊?唔……”

“走吧,在附近找个酒店”鲁一下把辽抱起来,“小二,账我下回来时候结!”

辽:我是谁?我在哪?去酒店干什么?


细碎的吻轻柔的落下,辽捂着有些发蒙的的脑袋,看着面前这个对自己实施“不轨行为”的山东大汉

“喂,你别……等等!”辽猛然坐起,给沉浸其中的鲁整一愣

“辽,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鲁不知从哪拿出来一面镜子,在辽面前晃了晃

“我……”辽愣住了,不知怎的,他想起来那天的吉,和慌张起身的黑,“那黑和吉他俩……”

“不是吧小辽,冀哥还跟我说你不知道他俩的事,你……“

“等等,那你这是……干什么?”

“我?对不起,辽,我喜欢你很久了,一直没敢告诉你而已”

“不行不行,让我看看,“辽翻身下床,”你回家吧,楼下有家五金店,我去……买点东西“

没等鲁回答,辽直接穿上衣服飞奔下楼,买了……一把刀,切菜的那种


等他赶回去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辽一下推开他仨公用住处的门:“黑龙江!吉林!你们两个小兔崽子,给老子出来,这么久了,你俩的事一直瞒着我,说好的兄弟呢!“

他刚喊完一通,才看见黑和吉四仰八叉地躺着沙发上,前面的小桌几上摆着几听空着的啤酒罐,然后就见黑伸了个懒腰:“哎呦我去,这谁回来了,辽吗?”

黑坐起身,定了定神,“卧槽……哥你手里拿的啥……啊啊啊啊啊啊啊吉快醒醒辽哥要杀人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一把抄起(?)睡得依旧香甜的吉林飞进了厕所,并以最快的速度锁上了门

“你要是去参加奥运会中国早得世界冠军了,黑 龙 江”

“啊?咋了这是?黑?”一边的吉林刚刚醒,就看一把刀扎在了门上,“我去这啥玩意?”

“辽哥好像发现了,现在要杀了咱俩”此时的黑龙江倒是气定神闲

“那么多个屋,你非得躲厕所干啥?”

“……是啊”

于是,这之后的两天,黑和吉都在厕所里被锁着,辽就在外面守着他俩

据主犯兼幕后凶手本人辽宁表示:“反正他俩也饿不死,让他俩就待着呗”

呵,万恶的小情侣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事情发生在两天后的早上

黑和吉本来还没醒,就听一阵咣咣砸门的声,还有一个人在喊,听起来似乎是个女生


不对啊?


“黑龙江!你快看看吉林,我现在因为人口性别比例失调变成女生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应该也是”

黑低头看了一眼枕在他腿上睡着的

wow,好俊的妹子(?)

“吉?小吉?醒醒”黑轻轻拍了拍她的脸,“人口性别比例失调啦”

“嗯……什么玩意儿?啥失调了?”

“来吧,自己照镜子”

“……”


这一天,黑龙江打开了那扇隔绝东三省两天的大门

这一天,黑龙江觉得自己很久以前作为金国第一个都城是做了什么好事

这一天,吉辽两人的变化,让黑龙江觉得自己仿佛身处温暖的南方

这一天,当东三一起出去的时候

遇到了鲁


等等东三今天为什么是黑自己出来的身边还有两个这么俊的妹子他不是还有吉林吗而且小辽哪去了???

鲁很震惊,于是他把这这一幕拍了下来

发到了中国31个省,自治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以及港澳台地区的大群里

鲁:【图片】

鲁:看看最北边那个渣男

都说八卦是自然生物共同的天性

蒙:什么?这是黑龙江?

蒙:我去找他

蒙:不对,我去宰了他


内蒙古此时的行为就好似古诗文里那句“磨刀霍霍向猪羊”

只不过向的不是猪羊

是黑龙江那个“东四渣滓”


他马上就要起身去杀了黑龙江了


京:@所有人 干嘛呢干嘛呢

京:@蒙 你先把刀放下

京:@鲁 你也冷静点,你的辽很好

京:小吉和小辽家现在男女性别比例失调,黑跟我说了,他俩可能会变成女孩子一段时间,先不用担心

鲁:既然京你都这么说了

蒙:那就这样吧

沪:哇她们两个好漂亮,姐姐我可不当什么国际大都市了,我现在就要去!东!北!


但很不幸的是,吉和辽一个月之后就变回来了

这让黑龙江伤心了一整周


END~


是的我就喜欢迫害自己家省(黑)

木ye

【东三省】猛兽出笼

车,半兽拟

1k字


黑龙江———熊

吉林———虎

辽宁———狼


黑x吉辽

想要加我qq,在置顶

车,半兽拟

1k字


黑龙江———熊

吉林———虎

辽宁———狼


黑x吉辽

想要加我qq,在置顶

天作隔岸愁

搞了黑吉…没有逻辑为爽而爽……

我快饿死了

去冲呀 id是涽炤.补档机器

搞了黑吉…没有逻辑为爽而爽……

我快饿死了

去冲呀 id是涽炤.补档机器

伏地魔

黑吉好冷哦

打算写点(小声bb)

打算写点(小声bb)

世界

【黑吉】黑龙江的疫情日常

可能ooc

驴唇不对马嘴

小学生文笔

这几天的天气总是灰蒙蒙的淅淅沥沥下着好像永远也停不下来的小雨,阳光明媚的日子更是少的可怜。


手里滴愣着晚上要吃的菜,一般都是由吉来照顾这些事情,但是因为吉上个星期回吉林工作,就只能自己买菜做饭。


这俩憨憨自己都忘了啥时候在一起的了,反正求婚的时候俩人都迷登的,吃一顿饭就滚床上去了。


靴子踩过水泥路上的水坑,水溅到袜子上也没太注意,只顾着拿着手机听着哈尔滨汇报关于疫情的事情


“嗯,好。密切接触者要统一隔离观察,学生们统一改为线上教学。剩下的等我回家一并发给你”


所幸家离的并不远,黑龙江把灯打开,换了鞋就奔办公桌。


这...

可能ooc

驴唇不对马嘴

小学生文笔

这几天的天气总是灰蒙蒙的淅淅沥沥下着好像永远也停不下来的小雨,阳光明媚的日子更是少的可怜。


手里滴愣着晚上要吃的菜,一般都是由吉来照顾这些事情,但是因为吉上个星期回吉林工作,就只能自己买菜做饭。


这俩憨憨自己都忘了啥时候在一起的了,反正求婚的时候俩人都迷登的,吃一顿饭就滚床上去了。


靴子踩过水泥路上的水坑,水溅到袜子上也没太注意,只顾着拿着手机听着哈尔滨汇报关于疫情的事情


“嗯,好。密切接触者要统一隔离观察,学生们统一改为线上教学。剩下的等我回家一并发给你”


所幸家离的并不远,黑龙江把灯打开,换了鞋就奔办公桌。


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给人们整的没反应过来。


但是也并不奇怪,黑龙江疫情从种花家发现疫情开始反反复复来了好几次,老老实实配合基本上也就没啥事儿。该停业的停业,该网课的网课,该隔离的隔离。


虽然人们心里也有点不痛快,但是为了生命安全着想也就愤愤的骂两句疫情和疫情传染源,再抱怨几声天天做核酸。


黑龙江上传完文件后,紧绷的神经也略放松下来。饿的受不了了就随便做了碗面条,填补一下空虚的肚子。


锅中的热水咕咚咕咚冒着气泡,缕缕气雾把玻璃熏出了水滴。菜刀切着刚揉好的扁面,一条一条的放到碗里,面条老老实实的也不粘连在一起,黑龙江也是有点欣喜,之前自己做的面条基本上都粘连成了面疙瘩,没办法顺便就做成了疙瘩汤。将面条一股脑的投到热到冒泡的锅里,再搁愣搁愣,趁这个时间又拍了个黄瓜。


面条出锅,厚重的白色带着点小麦黄,没打卤就着拍黄瓜吃一口就得了


正吃着呢,普通的系统铃声响起,拿起手机一看是吉林


“喂,龙江你还好吗?”

“唔…我好着…呢”面还在嘴里没咽下去,便一边吃一边说


“你在吃疙瘩汤”疑问陈述句问道。吉林以前以为黑龙江自己忙的饿了就做疙瘩汤吃。后来才发现他想做面条,结果就做成了疙瘩汤


“不,不是我在吃面条。我跟你说昂,这次我做的面条竟然没粘上,面条也做的挺成功。”


“那还挺稀奇,最近忙死了,我还以为有什么重大事情来呢。结果就是跑跑长途,批批文件什么的。这回疫情你嗓子又疼了吧,每回都是这样”


“哎呀,我跟你说昂,这次我很有信心。我相信这次疫情肯定能早早过去”


黑龙江胸有成竹,因为他认为这次疫情和往前不一样,经历了几次疫情也就积累了几次经验。以望奎为例,那次疫情小望奎基本上是每天都在发着高烧,给黑龙江那家急的,隔壁几个小县城不是嗓子疼就是发低烧。一边忙着照顾生病的小团子们,一边积累抗疫经验。直到孩子们都开学了吊着的心才放下来


“我相信你,还有…你别再忘了给君子兰浇水!”

“嗯嗯,我知道啦。我肯定不会忘的”黑龙江说着话看着开的茂盛的君子兰

“辽宁打电话说去支援你去了”


“我知道,刚才还和我发微信呢。说疫情结束了请他吃回筋头巴脑呢,都馋了”


“哈哈哈哈,这小子,还和小时候一样 馋。”

“中央也来了,吃筋头巴脑的时候肯定得叫上大哥。让他也尝尝,我跟你说上次我去和绥化去那家店,那叫一个好吃。下次就去那家”


俩人又聊了一会儿,直到…


“那晚安吧”


吉林也不太会说些甜言蜜语的俏皮话,嘴上不会说,行动上也是略有迟钝。但是两个人心灵上的依偎却是很难得的


“嗯,晚安”黑龙江虽然看着大大咧咧的,但是心却细的很,他知道吉林想说的是


“我想你了”


挂了电话,黑龙江看着早已凉成坨的面,有点想笑。烧点开水烫一下对付一口,就又奔向朝夕相处的办公桌


太阳穿过层层乌云将阳光洒向大地,鸟鸣声有时候叽叽喳喳的,耀眼的光芒透过窗户照在趴在办公桌上的人,一片祥和。


这太阳真好啊,就是有点晒





番外:当黑龙江睡的正香的时候,哈尔滨打了个电话“哥!别睡了,快去做核酸!!!”

黑龙江:哈????








黑龙江激推bot

在学校摸了一点,是黑吉

p3是可爱小吉

在学校摸了一点,是黑吉

p3是可爱小吉

天作隔岸愁

?您完全不打算动一下对吗(指黑吉tag

是日常 清汤寡水老夫夫的程度 会删

我要饿死了谁给我口饭


"要是让我找到那个卡零点放鞭炮扰民的小崽种 我今天非把他头给卸下来"

半夜好不容易睡着又被鞭炮声惊醒的黑龙江如此想到 吉林在一边转了身搂上他腰让他接着睡 顺带捂住他耳朵 财神爷过生日本是喜庆日子 他早都买好吃的往桌上一摆——他们事实上是不信神鬼的 不过是想多体验体验过节的感觉

一会儿起来还得收拾收拾做口早上饭

早上其实谁都起不来 热得出了一身汗也不乐意松手 生怕下一秒对象就要被别人抢了似的抱着 ...

是日常 清汤寡水老夫夫的程度 会删

我要饿死了谁给我口饭



"要是让我找到那个卡零点放鞭炮扰民的小崽种 我今天非把他头给卸下来"

半夜好不容易睡着又被鞭炮声惊醒的黑龙江如此想到 吉林在一边转了身搂上他腰让他接着睡 顺带捂住他耳朵 财神爷过生日本是喜庆日子 他早都买好吃的往桌上一摆——他们事实上是不信神鬼的 不过是想多体验体验过节的感觉

一会儿起来还得收拾收拾做口早上饭

早上其实谁都起不来 热得出了一身汗也不乐意松手 生怕下一秒对象就要被别人抢了似的抱着 他俩手脚本来就冷 离了被窝就凉得像冰块 最后的结果往往是一个费劲爬起来 另一个就挂人家身上睡得迷迷糊糊 梦里还在喊冷 一头碎发被滚得稀烂 也行 现在日子好了多睡一会也不是不行 然后心安理得直接一躺睡到下午两三点才从梦里饿醒

起来连睡衣都没换 草草刷牙洗脸了事 到楼下面馆攥张绿票子对付一口饭吃 配菜的肉少的可怜 单买还要几十块钱 他俩只得再要两串油炸食品来敷衍自己

到街上溜达时不算冷 倒是热得很 没走两步就想歇歇 硬挨到亭子里坐下就趴在石桌上不动地方 但又晒得难受 只得到处乱走 好半天才吹来一股凉风 黑龙江握着吉林的手 说咱们回家吧 再不回去街上又要放炮仗了 到时一身灰味儿

他俩回家擀皮包了饺子 吃时黑龙江突然痛哼了一声 吉林以为他咬到舌头 捧起脸让他张嘴看看出没出血 随即被搂着脖子亲了好一会 末了分开时才听到他对象得意的声音:"我逗你的 我就知道你会心疼 多少回了你都能上当" 吉林只是笑 也不反驳 他心甘情愿上这种当

你真好 我真爱你 

话始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漁網〈
是黑妹妹和吉娃娃 [doge]

是黑妹妹和吉娃娃 [doge]

是黑妹妹和吉娃娃 [doge]

薄荷葡萄糖

属于是属于是()

我想看黑吉地下恋爱,辽哥傻乎乎以为只是兄弟,撞破也以为只是在闹没放在心上,然后被人嘲讽单身狗,直到被鲁骗上床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做到一半恍然醒悟,杀去黑家拿菜刀要剁了黑吉两个背叛兄弟的东西,结果因为人口性别比例的原因,辽吉两个变成了女孩子,追辽的鲁以为黑婚内出轨两个,在大群里说了,蒙提刀要宰了东四渣滓黑龙江,被京拦下,说明人口情况,众人恍然大悟的故事

我想看黑吉地下恋爱,辽哥傻乎乎以为只是兄弟,撞破也以为只是在闹没放在心上,然后被人嘲讽单身狗,直到被鲁骗上床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做到一半恍然醒悟,杀去黑家拿菜刀要剁了黑吉两个背叛兄弟的东西,结果因为人口性别比例的原因,辽吉两个变成了女孩子,追辽的鲁以为黑婚内出轨两个,在大群里说了,蒙提刀要宰了东四渣滓黑龙江,被京拦下,说明人口情况,众人恍然大悟的故事

千枝伏藏

同白荃老师进行的约稿(半成品,感谢白老师!

是《失空斩》和《雪满刀》的故事,伪满洲意识体小林卉终于有图了,这很日式

同白荃老师进行的约稿(半成品,感谢白老师!

是《失空斩》和《雪满刀》的故事,伪满洲意识体小林卉终于有图了,这很日式

残北
我是屑B 不敢打主Tag 私心...

我是屑B

不敢打主Tag

私心黑吉(反正穿的也是情侣装不是吗)

最底下那张是吉穿黑的外套

我是屑B

不敢打主Tag

私心黑吉(反正穿的也是情侣装不是吗)

最底下那张是吉穿黑的外套

Tadzio

【省拟】一些关于黑的事

有一些不知道是黑吉还是吉黑的元素

没有地域黑的意思

以及很短


一头中分银白色大波浪长发留到大腿,一套简约而优雅的黑色套装,一双黑色带跟的长靴,披着一身过长的黑袍。

  这似乎是他最喜欢的搭配。

  他在最北,长相倒也有几分欧洲人的味道,浓眉大眼高鼻梁,眼窝深邃。看着高瘦,却也能一个打十个。

  他话不算多,开口即灵魂。安安静静站着的时候真的很美。

  都说他温柔,下厨、缝纫、家务样样不落,却也能扛起长刀守边疆。

  他早就知道自己喜欢自己的老哥吉林,后来才发现自己见不到这个人...

有一些不知道是黑吉还是吉黑的元素

没有地域黑的意思

以及很短


一头中分银白色大波浪长发留到大腿,一套简约而优雅的黑色套装,一双黑色带跟的长靴,披着一身过长的黑袍。

  这似乎是他最喜欢的搭配。

  他在最北,长相倒也有几分欧洲人的味道,浓眉大眼高鼻梁,眼窝深邃。看着高瘦,却也能一个打十个。

  他话不算多,开口即灵魂。安安静静站着的时候真的很美。

  都说他温柔,下厨、缝纫、家务样样不落,却也能扛起长刀守边疆。

  他早就知道自己喜欢自己的老哥吉林,后来才发现自己见不到这个人有时真的会发狂。

  暗恋那阵不表白是因为觉得自己不配。

  后来他俩正式确定关系是在哈尔滨大街街头的某一个晚上。

  路灯亮起的那一瞬间,人似乎都散了,广场舞大妈的土味音乐戛然而止,摆地摊的小贩招呼着收摊,在外面玩的学生们也被家长一个个的往回赶。

  一瞬间似乎就剩了他们俩。

  他抱着他的班卓给他唱歌听。

  I want you here with me.

  歌词一出口他就被拽着衣领子堵住了嘴。

  对面的人狠狠咬着他的嘴唇,却不肯睁眼睛。然后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

  “你他妈的——”

  “哦我亲爱的弟弟。”

  知道嘴唇被放开时他才感受到疼。

  他看到他的亲哥哥就在对面,闭着眼睛。

  然后他接着刚才的话,压低了声音说。你怎么就不肯跟了我呢。

  草。他揉了揉仍泛着疼痛的嘴唇,转又头瞥了一眼因为刚才动作过大而被砸了一下的琴,还是决定不揍他了。

  他们俩第一次做那种奇奇怪怪的事情时还都薅了对方不少头发。

  后来他俩决定学着最近网上弄的把这些收集起来做成假发片然后换着戴。

  从此他银白色的长发里嵌了一缕银灰色。

  他俩平时也忙,好不容易找到了个约会的机会也懒得去电影院和咖啡馆等等的大场面。俩人总觉得,就这么挽着对方,谁也不说话,在江边吹着晚风慢慢走,亲眼见证夜幕一点点降临,看着路灯一个个亮起,暖暖的黄色的光晕和雪花一起打落到他们身上。似乎感觉这么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头发也白了。

  突然有人小声说了句我爱你,然后不知道谁拽着谁就这么跑了起来,跑累了两人喘着气靠在护栏上把冰凉的嘴唇贴在对方唇上。

  有时候他感觉那个银灰色头发穿着礼服的高挑背影就是他仅剩的全部。

  在他感觉孤独并且想哭的某一时刻,周围的世界突然就亮了起来。

  他看到了那个曾经占据了自己所有脑内空间的身影。他满脸不耐烦,一手插兜,另一只手朝他伸过来。

  “我说你他妈的到底跟不跟我走。”

  他骂骂咧咧的拉着他冲向光照着的地方。


  哈尔滨曾经为了装逼把头发向后拢成了大背头。

  后来她发现装是没有意义的。又不能让长春喜欢她。

  然后她又把头发放下来并下定决心当个真逼。


  他把头上的假发片摘下来,放在眼前凝视了两秒。

  最后还是破防了。

  他真的感觉像是一头撞进了他爱的人怀里。

  似乎在别人的印象里他总是无言的笑着,可谁知道在没人的地方他连哭都不敢哭出声。

  白色长发打着卷狂野的飘扬着,狂风夹着大片的雪花啪啪啪的拍在脸上。

  他没动。他仰着头,忍着疼痛,甚至连围巾都没带。

  狂嚎的风,飘零的雪,敦厚的黑土。这似乎才是他的归宿。

  归根结底他还是那个把高傲和张狂刻进骨子里的黑龙江。

开水浇灌食人花

“东北人民”与“广东蟑螂”

(我最近怎么这么能生草?)

“东北人民”与“广东蟑螂”

(我最近怎么这么能生草?)

GG眼中钉AD心里宝[鹰院]

【省城拟人/伪七夕贺文】聊天体《无题》

非常开心梅团转会大巴黎⚽俱乐部,所以这篇文是在我极度兴奋的情况下写的,会很跳脱提前致歉


cp预警:云贵川渝京沪苏浙闽赣黑吉鲁辽鲁粤桂粤。


聊天体,私带省城设


不能做到每对cp都能被照顾好实在抱歉了!看不下去就直接按xx吧呜呜谢谢小可爱


[图片]
[图片]*
[图片]

非常开心梅团转会大巴黎⚽俱乐部,所以这篇文是在我极度兴奋的情况下写的,会很跳脱提前致歉


cp预警:云贵川渝京沪苏浙闽赣黑吉鲁辽鲁粤桂粤。


聊天体,私带省城设


不能做到每对cp都能被照顾好实在抱歉了!看不下去就直接按xx吧呜呜谢谢小可爱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