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呆

31888浏览    607参与
大概是Pony
狗子都有双眼皮我却没有,枯了

狗子都有双眼皮我却没有,枯了

狗子都有双眼皮我却没有,枯了

寒色
速涂 灵感来自新买的植村秀am...

速涂

灵感来自新买的植村秀ambr784…真是非常明媚的绯红

脑图出新宿大街上 往回走的两人突发奇想涂口红的故事

自我感觉不错的黑贞 以及一脸嫌弃的可爱黑呆

实际上两人都不怎么会涂口红?

速涂

灵感来自新买的植村秀ambr784…真是非常明媚的绯红

脑图出新宿大街上 往回走的两人突发奇想涂口红的故事

自我感觉不错的黑贞 以及一脸嫌弃的可爱黑呆

实际上两人都不怎么会涂口红?

乐本乐水乳饮料

一辆小车

写了很久的存货

abo 黑呆ax黑贞b

有粗暴成分,更多预警点进去自己看。

↓↓↓↓

自己开车门,里面有空调 

写了很久的存货

abo 黑呆ax黑贞b

有粗暴成分,更多预警点进去自己看。

↓↓↓↓

自己开车门,里面有空调 

乐本乐水乳饮料

【alter组 / R】突然变小这件事到底是要怪谁啊?!(一)

补档

黑呆x黑贞 受方体型缩小前提+已交往前提 交往了以后还是很凶的贞德 可能有私设

背景现代架空


    “喂,贞德,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


     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看着在自己的KFC快餐纸盒里出现的芭比娃娃体型版贞德,用非常短的时间思考了一下现在用手指戳戳这个小人会不会把她戳坏的这个问题。


   “你以为我想发生这样的事吗!...

补档

黑呆x黑贞 受方体型缩小前提+已交往前提 交往了以后还是很凶的贞德 可能有私设

背景现代架空



    “喂,贞德,你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

     

     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看着在自己的KFC快餐纸盒里出现的芭比娃娃体型版贞德,用非常短的时间思考了一下现在用手指戳戳这个小人会不会把她戳坏的这个问题。


   “你以为我想发生这样的事吗!?还掉进你这冷血女油腻腻的垃圾食品里,我可是难受得差点就要吐出来哦。”贞德不耐烦的两手叉腰,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


—————时间回溯到十几分钟前:


   “真是的,那个笨蛋王又要我帮忙带这种垃圾食品回家里,光是让我去那家地板都泛着油光的快餐店就已经够过分了吧。”

   

    贞德一边嚷嚷着打开家门,把一大袋替阿尔托莉雅买回来的汉堡和炸鸡放到餐桌上,她从口袋里抽出一盒火柴,擦了一根,看着它慢慢烧到木棒的底端,才摇摇手把它熄灭,这是贞德的一个习惯,应该说就像吸烟的人吸烟一样的一种行为,她的口袋里总是携带着打火机和火柴一类的起火源。这盒火柴是阿尔托莉雅送给她的,盒子上的图案是一种很像樱花的粉花,用了一种很像金子但比它轻的多的金属做的,花朵是层层叠叠凸起的浮雕,整体做的非常精致,据说是从某个很出名的魔术师手里弄到的东西,因为其精致和来路,让贞德看着它燃烧时更觉有一种亲眼目睹它从完好到毁灭的快意。她擦了第二根,尾指不小心擦到了装着快餐的袋子,蹭到了一点油,她嫌恶的抽出纸巾擦了擦手,又盯起手上摇摇晃晃的一点火焰。“如果我能不用再做这些蠢事就好了。”她歪了歪头,嗤的一声笑了出来,娴熟的抬起手打算把火柴晃灭——————


     “boom。”


    这件事发生的时候贞德大概也只是觉得身体一轻,眼前的场景飞快的变换,最后,掉到了用来盛放快餐的纸盒里,她才被撞击感一下子打醒。

    

    她变小了。


   像童话故事里的拇指姑娘、商店里贩卖的芭比娃娃一样小。


   更加让人难堪又恼羞的是,贞德的衣物并没有跟着她一起变小,她像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一样全身赤luo的待在油腻腻的纸盒里。


  她尝试过攀爬上去,不过满是油脂的平滑纸壁并没有给她机会,她只好等到阿尔托莉雅回家。


  于是等到阿尔托莉雅回到家走进厨房,看见的是一堆贞德丢在餐桌下的衣服,什么都有,连贴身衣物都丢在那里,她刚开口挖苦贞德,就听见桌上的袋子里传来一声愤怒的尖嚎声。 



 ——————————————————————————

 ——————————————————————————


  贞德别扭的用她的长发和手臂遮挡身//体,虽然已经和面前的女人上过床,但是她还是觉得这样被从上而下的全面俯视实在是太令人难堪了。

   “.....看够了吗?看够了就快点把我弄出去啊全身都是令人恶心的油脂..我真的快要受不了...”

    贞德捂着脸,使劲儿揉搓自己过热的脸颊,她真的很讨厌身上黏糊糊的感觉。

  “好吧,看在你是被突发情况弄成这副惨样的,我就不和你计较打扰我吃汉堡的事了。”阿尔托莉雅用手心把她从一堆垃圾食品里捞出来,手心里这个发脾气的小人儿仍然在嘟嘟嚷嚷的抱怨着。她以前也曾经有过一个很贵的仿真娃娃,虽然材料质地相较已经很软和,但是和现在这个“手心里的贞德”比起来还是差远了,手里的小人儿皮肤温热,揉摸起来非常舒服。阿尔托莉雅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用拇指搓了搓贞德丰润肉感的大腿。


  “哎..你在干什么啦!不要再搓我了,我可不是那种能给你随便玩的塑料玩具啊!快点带我去洗澡!“怒气冲冲的贞德对她的行为表示出了强烈的抗拒,她抱住阿尔托莉雅的手指,狠狠咬了一口,留下一个渗血的咬痕,并对上上方的视线,用一双含怒的金色眼睛毫不客气的回瞪了回去。面对贞德的攻击,然而阿尔托莉雅却觉得有点好笑,就像是一只凶巴巴的小猫崽咬了她一口,就舔着尖牙上的血腥认为自己的模样真是比狮子还要凶悍了。


  “野狗就是难教化。”阿尔托莉雅发出一声感叹,丢了张面巾纸让贞德把自己裹起来,用水壶烧了点开水,随手拿了一个沙拉碗倒进去,又加了点冷水,她用自己的手指试了试,觉得还不是很妥当,看向了桌子上裹在面巾纸里发抖的贞德,“你在看什么啊,水还没煮好吗?...喂!等等!给我等一下啦.....!”,阿尔托莉雅一把把她抓了起来,把她的一只手臂从面巾纸里扒拉出来,当温度计用。“让你试试温度,算我好心没有直接把你这个突击女丢进去烫熟。”她又倒了一点冷水进去,在得到贞德的默认以后就把她放了下去。


嗯,感觉自己在养人形水宝宝,野猫脾气的那种。


   “讨厌,把我丢在水里根本没有办法洗干净油脂....话说你为什么吃起炸鸡来了啊!别给我坐着看戏啊!”


   贞德抬头看向嘴里叼着一块鸡骨头的阿尔托莉雅,就坐在她面前,一边享受垃圾食品一边看免费的美女香槟浴①。


    “我也没有办法啊,把你丢进浴室的话说不定会闹出一起野猫溺水事件的吧,还是说,你要我亲自动手帮你洗?”

 

   虽然因为嘴里咬着鸡块说话有点含糊不清,但是贞德还是从阿尔托莉雅冷静得出奇的眼神里感受到了一丝恶意,以及,奇怪的恶趣味。


   “咕...我说你..!”贞德咬牙切齿,她低头看了看水上漂浮的油脂,终于勉强同意屈尊接受阿尔托莉雅的帮助:“算了,怎么样都好,水已经变冷了,你先把我弄出去吧。”贞德越说越小声,她已经开始觉得水泛起一股油腻味了。阿尔托莉雅付出行动实现了自己戳一戳贞德头顶的想法,把她连碗带人给端了起来。


  贞德没有碗壁高,她没有东西可以抓住,被摇摇晃晃扑来的水呛了几口,“咳咳!”她吐出水,毫不客气的怼了阿尔托莉雅一句法国脏话,然后当她往脚下看去时,透过玻璃碗可以看见地下移动的地面,阿尔托莉雅单手扣着碗边的姿势让芭比贞德觉得实在是很危险,只要她一个手滑,自己就会和玻璃碗一起粉身碎骨。


  阿尔托莉雅斜眼瞟了一眼贞德,盯着脚下那副明显是被震慑住了的表情,忍不住“噗”的一声笑出声。

  

  “贞德,你还恐高的吗?”

  “当、当然没有!再说了,还不是因为现在的这种处境!”


  说到底,我为什么要害羞啊?!贞德愤愤地想,思来想去怎么都觉得是自己亏了的贞德打定主意要理直气壮的接受阿尔托莉雅的“赔罪”,于是当阿尔托莉雅重新往碗里装好水以后她就双手抱胸,闭上眼睛,活像一尊大神似得坐在碗底,让翘着的鼻尖对着阿尔托莉雅。


   阿尔托莉雅觉得更好笑了,她往食指上挤了一点沐浴露,向水里的贞德探去。


  “贞德,手放下来。”

   贞德的身子僵硬了一下,慢慢把手放了下来,眉毛也皱起来了一点。


  阿尔托莉雅好像没看见贞德的反应一样,一手扶住她,沾了沐浴液的手指慢慢搓过贞德的身/体。


  “站起来。”阿尔托莉雅说。

  “什么?”

  “你泡在水里我我清理不到啊。”

   

  贞德抬脸看着阿尔托莉雅,她一脸无辜,却给人一种感觉像是待在一只刚刚打盹醒来还有点迷糊的狮子身侧,虽然气氛很平静,不过依然会担心它什么时候休酣完毕就会露出牙齿转过身咬住毫无防备的猎物。


  “你在害羞吗?不就是洗澡而已....”

  “哗啦。”

 

  贞德气鼓了脸,到底还是站了起来,阿尔托莉雅又沾了一点沐浴露,指尖探入贞德的腿间,贞德表情颇不自的分开了一点双腿,让阿尔托莉雅的指尖带着浴液蹭过她的大腿/内侧。她量现在阿尔托莉雅的一根手指都快和自己一条腿一样粗,应该也不至于对她一个比自己快小了几十倍的女人下手。


   事实证明她错了,狮子不会因为抓到的野猫太瘦小就不把她吞下肚子,阿尔托莉雅当然也一样。

 

   ↓↓↓↓

洗完菜就吃叭 

   


   



 






💤Sten2
悪性隔絶魔境新宿 有些地方有参...

悪性隔絶魔境新宿


有些地方有参考学习

以前一直想画alter组,终于尝试了一下 

(^∇^)

悪性隔絶魔境新宿


有些地方有参考学习

以前一直想画alter组,终于尝试了一下 

(^∇^)

凉猫凉猫凉菜凉面
好久没画呆呆了 开学前摸摸

好久没画呆呆了

开学前摸摸

好久没画呆呆了

开学前摸摸

阿持想睡觉
借着机会把卫宫饭OP里的吃红薯...

借着机会把卫宫饭OP里的吃红薯saber画了一遍,想着反正也是重画,索性魔改成了黑呆……

借着机会把卫宫饭OP里的吃红薯saber画了一遍,想着反正也是重画,索性魔改成了黑呆……

啊啊啊阿证
画了黑呆 挺简陋的 可不可以留...

画了黑呆

挺简陋的

可不可以留下夸夸!(厚颜无耻)

画了黑呆

挺简陋的

可不可以留下夸夸!(厚颜无耻)

Dorber

最近的一些练习

感觉画画越来越没动力了..

最近的一些练习

感觉画画越来越没动力了..

Karl

【Alter组】同归

OOC注意*

--------------------------------------

  阿尔托莉雅确信贞德总有一天会被烧死,这只是个时间问题,而非概率问题。贞德也从不否认自己生活方式的危险性,不过她并不接受阿尔托莉雅因此对她的讽刺,毕竟龙的巢穴里藏着金矿但魔女的木屋里没有,她需要一份或是几份不需要身份证明的工作。

  阶级冲突总会是一个社会最严肃的问题,即使这个社会只有两个成员,正如之前所说,贞德是个魔女,而阿尔托莉雅是条龙,且有可能是世界上最后一位魔女和最后一条龙。其实一百来年前长生种这个圈子里活着的总还有那么十来位,不过在人类社会迅速发...

OOC注意*

--------------------------------------

  阿尔托莉雅确信贞德总有一天会被烧死,这只是个时间问题,而非概率问题。贞德也从不否认自己生活方式的危险性,不过她并不接受阿尔托莉雅因此对她的讽刺,毕竟龙的巢穴里藏着金矿但魔女的木屋里没有,她需要一份或是几份不需要身份证明的工作。

  阶级冲突总会是一个社会最严肃的问题,即使这个社会只有两个成员,正如之前所说,贞德是个魔女,而阿尔托莉雅是条龙,且有可能是世界上最后一位魔女和最后一条龙。其实一百来年前长生种这个圈子里活着的总还有那么十来位,不过在人类社会迅速发展扩张的这些年里他们要不暴露了身份不知道死在了哪个解剖台上,要不在猎人的枪下或是捕鱼船的网和钢叉下殒命。

  无论是生物体还是生物体构成的社会都对于不属于自身的异体组织都天然地存在排异反应,要想活下去就必须适应人类的社会,这是她俩都明白的道理。所以阿尔托莉雅有时会想自己和贞德的名字应该都不会出现在天堂门前圣伯多禄的欢迎名单上,毕竟她们沾染了太多人类的习性。

  连下地狱都得和对方一起这件事对谁来说似乎都算不上是个好消息。阿尔托莉雅从不认为自己很好相处,不只是针对贞德,但她与贞德相处得格外不好。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她是个狗派而贞德却是一只猫,如果不是有着相似的处境她们大概永远都不会走在一起。

  她们毫无相同之处,用贞德的话来说阿尔托莉雅理性到冷血而阿尔托莉雅则觉得贞德感性得没脑子。就像贞德拒绝阿尔托莉雅金钱上的援助,确实,她完全有能力挣到足够甚至远超于自己生活所需的钱,但必要的时候得动用一些人类不能理解的力量。

  拧开车上的电台,播音员不掺杂任何私人感情地叙述着巴拿马树蛙最后一只已知个体死亡的事实,随意地转一下调频的旋钮,周围的世界瞬间喧哗起来,这是最近的流行音乐频道。

  人类的善变也许和寿命过短有关,阿尔托莉雅想,过短的生命总是让他们更渴望尝试尽可能多的事物。这也是人类社会进步的原因,适当快的新陈代谢可以加速清除生物体内的垃圾,衰老细胞的程序性死亡也对身体有益,不过对人外生物来说他们似乎更像是繁殖没有终点只会抢占资源的癌细胞。

  这条马路横穿过了整个森林,阿尔托莉雅甚至在路中央遇见过觅食的棕熊。此时正值深夜凌晨,周围没有其它的车辆,天气不错,上空有不知名的鸟儿来回盘旋,月亮虽是半圆却光芒不减,照在远处的山脉上,竟隐隐透出了峰峦的层次,重重叠叠。

  贞德和阿尔托莉雅每年这个时候都会见上一次面,当然这不代表她们平时不会见面,这是在长生种圈子还没凋零到只剩她们两位时定的传统。说来也好笑,当初贞德十分厌恶参加这个聚会,圈子里所有人里只有阿尔托莉雅偶尔能和她说上两句话,还多半是与对方的互讽,现在参加聚会的只有两个人了,贞德倒是变得年年准时。

  早先两人会选择一些风景秀丽的地方转上一圈,风景比自己身边这位更好看,这是两人少有的默契。然而脚下这颗行星变化的速度比她们想象得慢得多,几十年间她们知道红海中有多少株珊瑚也看腻了北极的星星,马里亚纳海沟底的生物算是有趣但也不再新奇,如果不是阿尔托莉雅只能搞到去火星或是月球的单程票,那里的陨石坑应该都留下了她们的足迹。最后两人只能选择向地图上扔骰子的方式决定去处,以此给旅行增添一些未知的快感。

  没有取消掉这个传统的原因贞德和阿尔托莉雅谁也说不清。其实她们生活在同一个城市,即使贞德偶尔由于工作原因会在世界各地奔走,她们相聚的难度也不会大过摁喇叭驱走停在车前盖上的乌鸦—这是阿尔托莉雅正在做的事。然而活动还是一年一年地办了下去,谁也没有提出别再浪废这个功夫了,当然,她们最不缺的就是功夫。

  掐灭烟头,阿尔托莉雅推开车门下车,顺便挥手赶走了一直赖在原地的黑色鸟类,再仔细检查一下它们有没有在车盖上留下什么不该有的印记。转身一望,便看见一个和穿得乌鸦一样黑的淡金发女人抓着一罐啤酒对着约定目的地的湖泊发呆,那是贞德。她和自己长得很像,阿尔托莉雅不得不承认这一点,虽然她们甚至是两个物种。

  阿尔托莉雅向她走去,另一听啤酒迎面扔了过来,“又开车来,你翅膀肘关节生锈没有啊,冷血女?”贞德周围没有任何现代交通工具,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不知道她是使了个什么法术。

  “生锈了也比变成骨灰被人扬了好,突击女。”阿尔托莉雅答道。

  天空中的云层已经散去,夜还是很深,看不出快破晓的痕迹。今年的这颗骰子很给面子,湖泊的所在地地势相对较高,视野也十分开阔,水很静,就像是月亮在地上的投影,没有一丝波澜。

  贞德很自然地盘着腿坐到了阿尔托莉雅的车顶上去,一边望着天空,一边嚷嚷着要让阿尔托莉雅变成龙形载自己到空中以便看得更清楚。

  阿尔托莉雅倚着车门拉开手中的啤酒说自己翅膀上的关节确实是锈了,已经飞不起来。

  这时天边开始慢慢泛起了一层锈色,这是日出前的黄道光。月亮已经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缕缕划破天空的星星,受木星引力影响今年的英仙座流星雨称得上是壮观,星斗们争相坠落,奋力燃烧自己,只留下满天星痕。 

  车顶上的人还在说些什么但她没听清,只是敷衍地回应。

  阿尔托莉雅没有告诉贞德,有一瞬间自己真的想要张开翅膀,那双翅膀是血红色的,很漂亮,她还没有见过,但自己好像已经记不起打开它的方法。阿尔托莉雅突然不确定自己到底会不会忘了自己其实是条龙,她罕见得有些慌张。

  贞德最好能死得晚些,看着满天流星,阿尔托莉雅脑子里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

只要喝得够多我就不会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jpg

一团猫肚腩

深海

alter组 剑贞

结尾是咸甜口味都有的双结局


阿贞是鲛人,除了肤色以外长得和人类比较接近

没有鳞片。是被alter捡回来养在一群人鱼堆里的。


alter(阿尔托利亚),是人鱼,皮肤上覆有较坚硬的鳞片。


蓝呆(化名亚瑟),就是一个普通的王子。


人鱼上岸要割舍掉一些东西,但是鲛人上岸久了,腿就再也变不回尾巴。


可以请继续↓↓↓


阿尔托利亚绕过一片珊瑚,找到一株已经变成礁石的巨大珊瑚,珊瑚枝节很多,但是她可以轻车熟路的游进珊瑚枝的空隙里。顺着珊瑚枝绕了好一会,看见一个不大的洞口...

alter组 剑贞

结尾是咸甜口味都有的双结局

 

阿贞是鲛人,除了肤色以外长得和人类比较接近

没有鳞片。是被alter捡回来养在一群人鱼堆里的。

 

alter(阿尔托利亚),是人鱼,皮肤上覆有较坚硬的鳞片。

 

蓝呆(化名亚瑟),就是一个普通的王子。

 

人鱼上岸要割舍掉一些东西,但是鲛人上岸久了,腿就再也变不回尾巴。

 

可以请继续↓↓↓

 

阿尔托利亚绕过一片珊瑚,找到一株已经变成礁石的巨大珊瑚,珊瑚枝节很多,但是她可以轻车熟路的游进珊瑚枝的空隙里。顺着珊瑚枝绕了好一会,看见一个不大的洞口,洞口外看上去似乎被遗忘了有一段时间,长出了不少藤壶。

说是秘密地点也可以,因为她像小孩一样把宠物悄悄养在里面,投喂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洞窟里的石头被雕塑出架子和石制家具,摆满了颜色奇异的瓶子, 还有一口不小的铁锅,怎么看都像童话故事里海女巫的居住地点。但是阿尔托利亚不是为了两条可笑的腿来的,她养在这里的东西也不是海女巫。

 

是鲛人。

 

那条漂亮到足够她这么好好收藏起来的鲛人坐在桌边,手里拿着一颗蓝色的宝石,听见她游动的声音,马上把那块宝石像什么宝贝一样收了起来。

“你今天怎么没出去。”阿尔托利亚假装没看见她的小动作,瞥着不自在到甩尾巴的鲛人。

“没什么,你又来干什么。”

真是一点都没有搞懂主从关系。

 

她把手上那条已经被咬掉了头的金枪鱼丢给鲛人,“珍妮·达尔克,我不来,你是喝海水过日子还是去抠门口的藤壶吃?”

“我会出去的,只是———”珍妮说到一半,又闭上了嘴,抓过金枪鱼啃起来。

看到她这副样子阿尔托利亚就有点鄙夷,她知道珍妮在想什么,也知道这个在故事里担任了坏角色的魔女喜欢上了船上的王子,那个傻王子还和她像得出奇——这种故事廉价到让她作呕,真是质问都不想质问一句。她本可以嘲笑珍妮的,但是看见这个喜欢直打一气的家伙真的和恋爱了一样开始有所转变,把那些老早想好的刻薄话在嘴里嚼了又嚼,苦到的还是自己。

 

珍妮还在咬她带回来的那条金枪鱼,好一会才撕下一条鱼的肚腩肉,她的头发蓄得很长,游动时扫过她的脸。鲛人的牙齿比人鱼还要细小上不少,珍妮的撕咬很慢,咀嚼的动作看得阿尔托利亚牙齿发酸,她能一口咬掉这条大鱼的头或肚子,珍妮却不得不用细小的牙齿把最柔软的鱼腹费劲撕成小条再吞咽。

她叼走珍妮在嘴里磨了好久的那条腹肉,几下把它撕开。

珍妮对她的举动倒不是很在意,咽下鱼肉以后,漫不经心地舔弄着自己细小的牙齿。

 

阿尔托利亚看着这条鲛人,上身覆着的不是鳞片而是织物,珍妮不像自己一样身上覆盖着坚硬的硬鳞,身上光滑到有些奇怪。


她搂住有点发愣的珍妮,摸到腰后陷下去的两个腰窝,和腰肢上微微凸起的肋骨,手底下的皮肤不可思议的温热,让阴冷的深海生物上瘾。


点我看吃鱼 

一团猫肚腩

捡猫(二)

依然是你们熟悉的猫变人剧情

黑呆x水狂猫猫

我终于放假了。 


阿尔托莉雅看着自己客厅里突然窜出来的这个女人,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宁可自己现在还在经历人生中的第一场宿醉。女人很警惕地盯着她看,阿尔托莉雅捂住自己的脸,在安静的客厅里弄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然后转身进了房间,随手找出自己的一条衬衫丢给她。


“唔喵?!干嘛啦!”女人被飞过来盖脸的衬衫吓了一跳,有点手忙脚乱地扯掉自己脸上的衣服,依然紧紧盯着阿尔托莉雅。


阿尔托莉雅把衣服丢给她,又转身走掉了,她直接扑进被子里又睡了个半天。

一觉睡到下午傍晚,阿尔托莉雅爬起来看了看钟,已经七点了...

依然是你们熟悉的猫变人剧情

黑呆x水狂猫猫

我终于放假了。 



阿尔托莉雅看着自己客厅里突然窜出来的这个女人,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宁可自己现在还在经历人生中的第一场宿醉。女人很警惕地盯着她看,阿尔托莉雅捂住自己的脸,在安静的客厅里弄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然后转身进了房间,随手找出自己的一条衬衫丢给她。

 

“唔喵?!干嘛啦!”女人被飞过来盖脸的衬衫吓了一跳,有点手忙脚乱地扯掉自己脸上的衣服,依然紧紧盯着阿尔托莉雅。

 

阿尔托莉雅把衣服丢给她,又转身走掉了,她直接扑进被子里又睡了个半天。

一觉睡到下午傍晚,阿尔托莉雅爬起来看了看钟,已经七点了。她怀着看开奖结果一样的心情走进客厅,看见珍妮那只混蛋猫咪正在沙发上给自己舔毛,身下正垫着自己的那件衬衫。

珍妮看见她,站起来四爪并用的蹂躏了衬衫最后几下,又在上面抖开自己一身蓬松的毛,才几步跑开。

 

 

阿尔托莉雅捡起那条衬衫,上面全是爪印和猫毛,被弄得皱巴巴的,领口处还有一缕银色的头发。


草。


就算睡觉装死妄图改变世界线也还是逃不过。

 

另一边,珍妮正在日常欺负狗狗,她压在卡瓦斯二世身上作威作福,温和的狗狗可怜巴巴地看向主人。阿尔托莉雅叹了一口气,把猫给拎了起来,举起来看着。

“....你这猫真能变成人啊。”

“喵?”

“说句话。”阿尔托莉雅拍了拍猫猫,珍妮一脸疑惑地喵喵两声,抖了抖耳朵,不太明白的样子。

“快给我说,不然就把你拿去煮。”阿尔托莉雅笑起来,脸上的表情能吓死人也足够镇住一只小猫。

 

“笨蛋女。”

猫咪毫不犹豫地说。

 

“.......💢”

 

阿尔托莉雅抓紧猫咪,径直往浴室走。猫猫记得那个地方,也记得当初阿尔托莉雅给她反复刷了好几次毛,于是吓得咪呜一声,变了回来。

正好压在阿尔托莉雅身上。

 

砸得阿尔托莉雅满眼都是白花花的肉和星星。


“.....你真胖...”

“我才没有——?!”

 

珍妮从她身上爬起来,离她离得远了点,一脸嫌弃地看着因为刚刚给她当了人肉垫子、现在还呈一个大字躺在地上的铲屎官。

阿尔托莉雅没眼看香艳猫娘,她闭上眼转过头不看珍妮。

 

“好歹穿条衣服....别和个村姑一样...”

“?”

 

猫猫给出了一脸为什么要穿衣服的表情。

 

“..........”

“给你三分钟,”实在是忍无可忍的铲屎官轻轻开口,“不穿上就给我去洗澡。”

“ !!!”

 

珍妮马上溜走了,窜进阿尔托莉雅的房间里一顿乱翻,阿尔托莉雅躺尸了一会后慢慢起身,去看看那只混蛋猫究竟有没有听话。然后她就看见了。

珍妮躲在她被翻得乱如猪窝的衣柜里,用被她翻出来的一堆衣服盖着自己,还紧紧张张得露出一对眼睛盯着她。

 

她把珍妮揪出来,珍妮紧张到尾巴打卷,虽然现在没有了毛茸茸buff,但是珍妮长得出奇的头发也很软,打结一点也不严重,只是因为太多了堆得有点乱。阿尔托莉雅鬼迷心窍地摸了摸她的头,很顺手的揉了揉珍妮的猫耳朵。

 

最后还是给猫咪套上了一件买大了的T恤。

 

让珍妮真空的原因不是因为阿尔托莉雅是个变态也不是因为她可能是个色狼,是是因为她实在实在没有给一只猫硬套裤子的癖好。

 

于是珍妮被迫穿着那条有点宽松的短袖,像所有被迫穿上衣服的猫咪一样不自在地,好像被什么结界制住了一样,没有再跑去玩,对衣服的态度明显暴躁。那件可怜的棉布T恤被她又扯又拉,上面烫印的图案都裂开了。

 

 

“————”


害,没有人能对猫说不,猫娘更不行了。

 

珍妮趴在沙发背上,懒洋洋地晃腿,尾巴竖着,掀起身后的布料,领口也露出一片雪白绵软,如果忽略掉尾巴耳朵,可能会被认成是阿尔托莉雅的同居女友。

 

阿尔托莉雅最终放弃了观察研究这只猫娘的这种方式,打算出门吃点东西,然而感受到了身后强烈的视线。

“ ?”

 

扭头看看,这只猫正以一种仿佛她这一去就会一去不复返的眼神看着她,看得她不大自在。

 

“想出去?”

 

“!!”


“不去算了。”阿尔托莉雅作势要走。

 

“...去!!!”

 

最终还是带着出去了。

珍妮坐在后座,抱她抱的很紧,下巴挨在她的肩上,尾巴尖儿搭到她的腿上。

“收好。”等到红绿灯转角,她捏捏猫猫的尾巴尖,提醒道。

 

带着自家猫吃了一顿垃圾食品的阿尔托莉雅想了想,还得这只猫买点生活用品去,她回头看见套着自己外套和靴子的珍妮,叹了口气。

 

害,自己要捡的猫。

 

进了超市,珍妮蛮新奇地看着货架甚至店员,阿尔托莉雅开始没料到猫猫这种走惯猫步的生物能驾得住高跟靴,猫猫到处乱逛,稍有不注意就不见了。

 

直到她不得不拽住这只猫,拉着她一起走。

挑选沐浴露的时候珍妮把瓶子放在鼻子底下挑剔地嗅了好一会 ,选了一款牛奶味比较浓的。

 

大概大概又挑了点衣服,就带着猫回去了。

 

结果还是被奇怪的命运安排到了,就像珍妮一回到家就逃跑也躲不过被刷毛洗澡的命运一样,好不容易给猫洗完澡,阿尔托莉雅照常把一身奶味的猫吹干丢出去,就去洗澡。

 

拿起自己用的沐浴露瓶子的时候,发现,它已经空掉了。

买了猫的沐浴露就忘了自己的,可能也有珍妮一直乱跑导致她不得不分神留意她跑到哪里去了的因素,但是造成的结果也还是——

 

用了给猫买的奶味沐浴露。

 

浑身都是浓郁的牛奶味。

 

啊,心死得差不多了。

 

阿尔托莉雅走出去,猫猫正在玩新买的毛毯,她在软毯上舒服地伸了个懒腰 ,打滚弄得满沙发猫毛,阿尔托莉雅把猫揪起来丢开,清理沙发。

猫猫不满地在她脚边叫了几声,还去拱她的腿,然后她嗅到了阿尔托莉雅身上那股自己在超市就很心水的沐浴露味道,又没那么暴躁了,一直安静到阿尔托莉雅收拾完去抱猫。

 

“喵喵。”珍妮扒住她的手,试探着嗅了嗅,然后彻底黏上了,在腿上赖着不肯下去,今日晚间因为一瓶小小的沐浴露由人吸猫变成了猫吸人,珍妮把自己中意的软毯扯到阿尔托莉雅腿上,满意地走上去踩踩,趴下了。

 

阿尔托莉雅看着毯子里打滚玩爪子的猫,非常迅速地抓住毯子,把猫包了起来。

突然陷入黑暗又被悬空的猫呆愣了一会,然后开始疯狂地挣扎。

看混蛋猫咪吃瘪的感觉对于这两天承受了太多的阿尔托莉雅来说不能再好,她甚至捏起毯子的四个角,把流体猫猫兜来兜去。

“喵!喵——!!”

.......

“喵!喵!!”

——————

 

玩的正开心的阿尔托莉雅突然感到手里的重量急剧增加,快到她都没来得及抓住掉下去然后一屁股砸到地上的猫。

“停下——!....!好痛!”

珍妮揉着自己发疼的尾椎骨,对着罪魁祸首哈气,做出一副很凶的样子。

铲屎的一副发愣的表情,整个人唯一的动态是微微抽动的嘴角。

 

猫猫可能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懂得,一个全果猫娘杀伤力到底有多大。

她凑上去戳了戳阿尔托莉雅的嘴角,阿尔托莉雅看着猫身上白花花的一大片肉,终于再也忍无可忍,揪起珍妮的两颊用力拉扯————

 

“给我好好穿衣服!!!”

 



 


 




五月福音

【Fate】

四月最后的摸鱼。

【Fate】

四月最后的摸鱼。

Karl

摸个鱼,个人渣翻

id=61705082

作者twitter: intheWhiteRoom

pixiv:タケシス

摸个鱼,个人渣翻

id=61705082

作者twitter: intheWhiteRoom

pixiv:タケシス

无限快乐制

是在学校的摸鱼,没有细节,黑呆衣服都是凭印象,结果现在懒得改了...

顺带一提,滤镜真会画画。

是在学校的摸鱼,没有细节,黑呆衣服都是凭印象,结果现在懒得改了...

顺带一提,滤镜真会画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