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黑塔利亚衍生省拟

7466浏览    141参与
青梅酒(已黑化)

[图片]
有用模板!!!!! 

顺序是吉辽黑,黑吉是男的,辽是女的

亲情向

后面两张图有点血腥?(其实并没有多少)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有用模板!!!!! 

顺序是吉辽黑,黑吉是男的,辽是女的

亲情向

后面两张图有点血腥?(其实并没有多少)











曰立

就是说想给赣取个名

总不能叫王赣吧...怪怪的。


现在姓有了,我起名废


二编:虽然姓刘的最多,但是,陈豫章好听( •̀∀•́ )

所以,再想不到名就叫陈豫章了()

就是说想给赣取个名

总不能叫王赣吧...怪怪的。


现在姓有了,我起名废


二编:虽然姓刘的最多,但是,陈豫章好听( •̀∀•́ )

所以,再想不到名就叫陈豫章了()

曰立
我流赣爷拟柴() 我是垃圾😭...

我流赣爷拟柴()

我是垃圾😭😭😭

我流赣爷拟柴()

我是垃圾😭😭😭

曰立

我流赣爷!耶耶耶

设定✨✨

是那种谨慎低调,默默无闻的,但惹怒了会把人骂的亲妈都不认识()

喜欢嗦粉,瓦罐汤,瓷器

心情好时面带微笑,平时没事就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说话重音较多,语速还有些快,有时候听着就像在骂人()


p5异色

与常色同样低调,但惹怒了是连骂带打的,打的再也见不着亲妈

不管有事没事都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面瘫;说话全是重音,语速很快


p6赣团和异色赣团

赣的异色和常色设定是互相厌恶的(?

p7耀赣团贴贴(无cp向


我流赣爷!耶耶耶

设定✨✨

是那种谨慎低调,默默无闻的,但惹怒了会把人骂的亲妈都不认识()

喜欢嗦粉,瓦罐汤,瓷器

心情好时面带微笑,平时没事就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说话重音较多,语速还有些快,有时候听着就像在骂人()


p5异色

与常色同样低调,但惹怒了是连骂带打的,打的再也见不着亲妈

不管有事没事都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面瘫;说话全是重音,语速很快


p6赣团和异色赣团

赣的异色和常色设定是互相厌恶的(?

p7耀赣团贴贴(无cp向



阿蓝

端午节福利,爱啥cp啥cp,我画的时候其实把自己代入了。

主要还是想画鲁水仙。

哎嘿,端午节的礼物嘿嘿 ,长胥叫主人哈哈哈

老福特我爱你爱你不要屏我

端午节福利,爱啥cp啥cp,我画的时候其实把自己代入了。

主要还是想画鲁水仙。

哎嘿,端午节的礼物嘿嘿 ,长胥叫主人哈哈哈

老福特我爱你爱你不要屏我

青梅酒(已黑化)

占tag致歉

长期征集省拟设定,各个地区建筑,风俗等相关内容

要写省拟,但是没怎么去旅过游,所以让想大家帮忙完善完善设定

写文时会@出来的

没人就尴尬了

还请大家帮广/东,广/西,河/南,河/北,山/西,山/东,陕/西,宁/夏,新/疆,甘/肃,江/苏,江/西,湖/北,湖/南,福/建,安/徽取个名


长期征集省拟设定,各个地区建筑,风俗等相关内容

要写省拟,但是没怎么去旅过游,所以让想大家帮忙完善完善设定

写文时会@出来的

没人就尴尬了

还请大家帮广/东,广/西,河/南,河/北,山/西,山/东,陕/西,宁/夏,新/疆,甘/肃,江/苏,江/西,湖/北,湖/南,福/建,安/徽取个名


绫罗
山河入墨 发发我家小沪琪!

山河入墨

发发我家小沪琪!

山河入墨

发发我家小沪琪!

大国疯范
呔!汝何人!! 是静冈县,本田...

呔!汝何人!!


是静冈县,本田静

呔!汝何人!!











是静冈县,本田静

大国疯范

浙哥——浙哥——


新设的浙江城拟,王禹辉

“呦嘿!吃饭了吗!★”

浙哥——浙哥——



新设的浙江城拟,王禹辉

“呦嘿!吃饭了吗!★”

毛南门

发点我流东三


图片顺序辽吉黑,黑的图有私心

发点我流东三


图片顺序辽吉黑,黑的图有私心

毛南门

是我流古代趴的王辽

是柿子爷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是我流古代趴的王辽

是柿子爷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不知名鸽子贺某人

【多cp】说吧你家有多少孩子03

*先发一半...

*部分城设定见  省拟详情(部分) 

*累了


32

“明天的会议…好的,辛苦...啊?”王京本来打算带着王耀王黯客房叫两位提早安置下来,但是话还没出口一通跨越国境线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莫斯科。

“那个...两位先生。”王京抬手捂着手机下端,歪首略带不解,“你们认识两个白头发的先生吗?”

“伊万?”

“冤种维克多?”

两人转头,一个挑眉一个歪首,一个不解一个嘲讽。

王京:...

得,不用问了。

“两位先生应该认识...一会儿我给叶卡捷琳堡打电话,嗯,你忙,辛苦了。”王京挂了电话,而后转头看着两人...“怎么了?”王京轻声...

*先发一半...

*部分城设定见  省拟详情(部分) 

*累了


32

“明天的会议…好的,辛苦...啊?”王京本来打算带着王耀王黯客房叫两位提早安置下来,但是话还没出口一通跨越国境线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莫斯科。

“那个...两位先生。”王京抬手捂着手机下端,歪首略带不解,“你们认识两个白头发的先生吗?”

“伊万?”

“冤种维克多?”

两人转头,一个挑眉一个歪首,一个不解一个嘲讽。

王京:...

得,不用问了。

“两位先生应该认识...一会儿我给叶卡捷琳堡打电话,嗯,你忙,辛苦了。”王京挂了电话,而后转头看着两人...“怎么了?”王京轻声。

“我想知道有多少人...多少国家来到这里。”王耀轻声。

“初步统计还没出来,大概今天晚上就能有结果,而且明天还有世界性质的会议,所以为了不使各地出现不可控局面,这件事不会拖延太久。”王京略一思索,歪首安抚性一笑,“一有结果我会马上联系两位先生,宽心。”

“辛苦。”王黯抬手按住正打算细问的王耀,弯睫佯装纯良。

33

莫斯科放下手机,手上的钢笔在指尖转了一圈又一圈。

他刚才是故意那么对伊万和维克多的。

在他看来,这两个莫名其妙传过来的人,年龄不明身份不明各项指标不明...显然不是值得信任的对象。

他深吸一口气,开始担心在那边呆着的圣彼得堡和叶卡捷琳堡。

算了。

莫斯科起身。

就当家里来了新客人罢了。

“早安宝贝儿!”路还没走两步,来自伦敦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有事说。”莫斯科推开门,看见叶卡捷琳堡一个人极限拉扯伊万和维克多。

“别这么冷漠嘛,你家来了几个人?嗯?你老实说你不会还在怀疑人家吧?这样可不行。”

“两个,你现在可以去忙你的了。”莫斯科非常冷漠,扔下这句话后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然后看向维克多和伊万。

“姓名,年龄,目地...如果这些都回答不上我不担保我会跟你们友好交流。”莫斯科挑眉,看着叶卡捷琳堡和圣彼得堡,“另外,你们把他们吓到了。”

“万尼亚可不认为万尼亚有把他们吓到呢。”伊万笑,“不过万尼亚觉得...”

“你很不乖哦。”

室内气温再次将至冰点。

叶卡捷琳堡:...

34

“卡亚尼,我知道你最靠谱了。”赫尔辛基抬手怕怕对方,弯睫笑着,“那就麻烦你在这里陪着先生他们一会儿...怎么样?啊对了,我去给斯德哥尔摩打个电话。”

“赫尔辛基,你知道的,我在这一周内都不想接到来自他们瑞典的电话。”卡亚尼皱眉,“而且我觉得两位先生比你靠谱许多,这是肯定的。”

“而且你那次不是把人家逗得...啧,主要是吧...”瓦萨给提诺和伊恩罗得一人到了杯咖啡,皱眉看向赫尔辛基,像是想起什么令人绝望的事情一样扬声,“有什么事情不能明天去纽约开会的时候说吗?能不能...啧。”

“那个...斯德哥尔摩这个名字...听起来像是...”提诺出声打断三个人的互相嘲讽。

“隔壁瑞/典那个不知道倒了什么霉的...城市头头。”瓦萨回答,“因为人社恐还话少所以被以这家伙为首的四个轮流欺负。”

“嗯,而且上次开完会回来...按柏林的说法人家最后的没办法保持正常的行走状态。”卡亚尼接腔,“可以想到这家伙当时有多过分。”

“虽然但是,你们不觉得他那种老古板变脸很有意思吗?”赫尔辛基见状也不打电话了,单手撑腮在餐台上笑。

“完全不懂你的恶趣味。”伊恩罗得瞥了他一眼,“瑞典人笑起来都蛮招人嫌弃的。”

“呗桑不会。”提诺轻声。

“得了吧...你就知道维护他。”伊恩罗得耸肩,“借个电话。”

瓦萨一怔,把自己的电话递过去。

“谢谢。”伊恩罗得淡定。

“先生,我能问一下你要干什么吗?”卡亚尼小声。

“找事。”伊恩罗得勾唇。

35

“瓦萨?他这个点为什么会给斯德哥尔摩打电话?”延雪平拿着斯德哥尔摩的手机,淡定地说。

“这个谎可一点也不高明。”林雪平扫他一眼,“你说这是赫尔辛基给他打电话我都信...”

“可是这真的是来自瓦萨的电话。”延雪平把电话面向众人,上面的备注分明是他们熟悉的暴躁少年。

“接吗?”

“为什么不?”北雪平随口。

“出事了你负责。”延雪平不带感情。

“瓦萨...?不是瓦萨?”延雪平刚刚接通电话,就被对面那个明显陌生的瑞典语糊了满脸。

“叫海定那个傻X接电话,谢谢。”对方也不跟他客气,恶狠狠地说。

“好的...”延雪平默默转头,看向在沙发上坐着的海定,“先生。”

“听见了...小伊恩罗得着急了啊...”海定过去接过手机,关闭公放,在贝瓦尔德略带同情的目光中开始与伊恩罗得掰头。

“会出事吗?”尼雪平转头看向贝瓦尔德,对方沉默一下缓缓摇头。

尼雪平:...这是不知道还是否定?

“斯德哥尔摩呢?那边嗯...赫尔辛基叫你接电话。”没过几分钟,安抚好了伊恩罗得的海定放下手机,看向社恐犯了所以一直保持沉默的斯德哥尔摩。

“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斯德哥尔摩垂睫,“而且明天两位先生要一起和我去纽约开会...”

“啊?好吧。”海定看着对方,而后懒洋洋地对电话那边说了两句,就挂掉电话。

36

维尔纽斯接到了来自华沙的电话。

因为托里斯和傅尼斯的目光都锁定到他身上,所以他开了公放。

“维尔纽斯,方便来我们这边一趟吗?”对方的声音里透露着浓浓的疲惫。

“怎么了?明天的世界会议我记得你也在吧?为什么....”维尔纽斯微怔,下意识转头看向托里斯。

“不是,是如果方便的话我想请你把你家托里斯送过来...”

“嗯?”

“我们这里没有人能管住菲利克斯。”

“抱歉,请问他干什么了?”托里斯有些不解,在以目光征得维尔纽斯同意后,他开口轻声。

“您就是托里斯是吧?...太好了,菲利克斯他已经和波兹南讨论了半个小时的女装了,我怀疑再听下去亲爱的克拉科夫要崩溃了。”

“啊?抱歉,请把电话给他。”托里斯转头,真好对上考纳斯博尼斯维尔纽斯略带同情的目光。

“菲利克斯...我觉得你不应该一直讨论...女装。”托里斯深吸一口气,轻声对电话那端说,“我们明天就可以见面了,所以请你等一等行吗?”

“托里斯...本大人在你离开伊万那家伙之后还没和你分开那么久。”对方显然很委屈。

“...你这句话的可信度有多少?”托里斯有些抱歉地看了维尔纽斯一眼,“别闹脾气了,好吗?”

“好吧...”

通话结束。

“都是你给他惯的。”傅尼斯抬手拍拍托里斯的肩,维尔纽斯也看他一眼。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你真是...”

37

“托里斯凶本大人...果然被傅尼斯那家伙带坏了。”菲利克斯把华沙的手机推回去,和三十秒之前还在聊天的波兹南嘀嘀咕咕。

“没关系啦,以前华沙哥哥也这样。”波兹南怕怕他的肩膀,“但是华沙哥哥心软,所以一般不会真的生气。”

“托里斯也心软...”菲利克斯呜呜咽咽。

“那就没事啦,托里斯一定会原谅你的 。”

“嗯...”

华沙看着那边嘀嘀咕咕的两个人,看看自己的手机,又看看两人,最后深吸一口气,去厨房端了盘蛋卷。

“华沙,”克拉科夫和亚利罗恩异口同声。

“你太心软了。”

“你太惯着他们了。”

“有吗?”华沙微怔,把蛋卷放到波兹南一边的桌上,“没有吧?”

“有——”克拉科夫扬声,“你真的超级惯着波兹南的!这小孩就是被你惯的...我看你这比你年终城市排名时你反应还大。”

“可是你们都比我小,我觉得——”

“你只要尽到你作为首都的责任就是了...你...”亚利罗恩轻声。

“可是我在这里不是首都...至少不是首都的身份,”华沙皱眉,略不赞同地回答,“他们是我的家人。”

亚利罗恩一愣,旋即无奈耸肩,“随你。”

不过这话以前好像也有人跟他说过...是谁呢?

38

“好了,两位先生,我们一起踏上去罗马的旅途吧!”汉堡单手拎着行李箱,弯睫看着爱因斯和路德维希,“我知道你们肯定很好奇柏林和维也纳的事情,这样吧!我们一会儿在飞机上慢慢说怎么样?”

“只是单纯好奇为什么你刚刚提起这件事用词过于暧昧且怕耽误他正事的表情罢了。”爱因斯耸肩,起身跟上。

路德维希想问的都被问完了,所以没说话,只是和两人并肩走在登机路上。

“那个啊?他们两个相爱相杀几百年当初一二战的时候还住一起所以熟一点也很正常吧?”汉堡歪首弯睫,“至于为什么一脸那种表情...完全是因为当初笨蛋柏林自己忘记当天要和维也纳谈事没把这事写上日程表然后...被维也纳好好教训了一顿,那是柏林的表情可有意思了...哈哈。”

路德维希和爱因斯对视一眼,似乎很难相信这么吵的生物是他们家原产的...说是阿美莉卡家来的他们都信。

“他们贵族还会骂人?”路德维希有点不解,在他的印象里,罗德里赫说过最严重的话无非就是——大笨蛋先生罢了。

“嗯?你不知道啊先生,他们奥地利人疯起来可吓人了,我记得当初和柏林两个互打的时候是真的...狠,然后还有之前哈堡时期,他跟马德里打架的那一次...想想都觉得可怕。”汉堡回头看了路德维希一眼,“反正他们家的人一般不出手的,反正一出手...啧。”

“这样吗?”路德维希轻声,而后身侧的爱因斯抬手拍了拍他的肩。

作为一个见过海因里希动手的人,他不想说话。

阿蓝

一起创造一个家(辽鲁)(12)

事先声明

1.此文是我和 @刘芯竹和 @α.谢易沁  的联文,本来一直是刘芯竹在发,结果一场无情的意外,手机被没收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所以,号登不了了,文倒是可以照常发。

2.此文在寒假就写了不少了,是个平平无奇的家庭小文,算个小甜粥,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剧情,没有什么虐到抓心挠肝的故事,算个……过日子文学。

3.此文CP为辽鲁和黑吉,雷者勿进。耽向腐向。

4.鲁:王长胥

   辽:王东阳

   吉:王毅林

   黑:王墨开

5.先婚后爱预警,...

事先声明

1.此文是我和 @刘芯竹和 @α.谢易沁  的联文,本来一直是刘芯竹在发,结果一场无情的意外,手机被没收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所以,号登不了了,文倒是可以照常发。

2.此文在寒假就写了不少了,是个平平无奇的家庭小文,算个小甜粥,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剧情,没有什么虐到抓心挠肝的故事,算个……过日子文学。

3.此文CP为辽鲁和黑吉,雷者勿进。耽向腐向。

4.鲁:王长胥

   辽:王东阳

   吉:王毅林

   黑:王墨开

5.先婚后爱预警,婚内强/奸预警(不是这一章),ABO双A预警,强强。

6欢迎谢易沁同志

7.老黑还有三章就出场了

8.他们最终也没吃上那顿烤肉hhh



王东阳在王长胥第五次扒拉开他的胳膊以后跑去买签儿了。

王长胥干脆利落地把肉切了,放盆里腌。

又到屋里找了根冰棍,还不忘给王毅林捞了一根。


【chhh网管都吃醋了】


【我磕长林】


【还真有磕这种的?太乱了吧!】


王毅林放下吉他,拆开袋子啃了一口。


【长林很香啊hhh】


【我本来磕开林的,现在我他妈直接叛变】


【后面那王长胥忙的热火朝天的,宝子你去帮帮他们啊】


【怎么帮,吃一下棒棒糖?】


【你超勇的~~】


【王长胥是谁?】


【学会使用百度,兄弟】


王长胥,知名画家,于1991年出生于山东,2009年考上了中国美术学院,2013年考上了位于北威州[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Nordrhein-Westfalen)]的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2017年回国,并与王东阳结婚,成为我国第一对结合的双Alpha同性夫夫


【换句话说,王长胥是王毅林的哥夫】


【明明是嫂子】


【感谢集美粘贴的百度百科】


【作为他的事业粉,应该的。而且我已经攒了三万了,等着回头买他的画】


【集美好志向。】


【王长胥的画不大贵,还高产似那啥】


【卧/槽,杜赛尔】


【艹,姐妹不粘贴我还不知道】


【屮还有国美】


【美术生哭泣.jpg】


【我还以为王长胥单纯画画的……】


王毅林没说他自己在接过雪糕的时候身体软了一下。

他关切地回头望了一眼,明显能感觉出来王长胥不大对。


王长胥热得难受,并愈发强烈了。

他急促地深呼吸,冰棍丝毫不能缓解这种慢/刑,粘/腻的糖水顺着手指滴/落。


他已经隐隐有抬头的趋向,嗅觉忽地灵敏起来,王毅林的薄荷味的信息素正在溶解他名为理智的细丝。


眼前隐隐现现,模糊不清,忽地化为黑点,像用了珠光的涮笔水;又忽地模糊起来,像调焦失误的老相机,脑中的海洋卷着打白的波涛席卷了破碎的思维,将其拍上礁石,碎裂成数块。


信息素不受控制地乱撞,他撑住桌子,妄图解决掉眼下有关“人生大事”的麻烦。

王长胥不是没有过易感期,但这次因为长期打抑制剂的缘故而格外凶猛。


有北风卷地的架势。


王毅林离他不远,感受到压迫感之后立马站起身,手机从三脚架上掉到地上,被他捡起来草草告别以后关掉了直播。


“长胥哥……”


天知道一个Omega站在易感期的Alpha面前有多危险。

王长胥磨磨牙,狠心压下了心中升腾的老高的将一切烤成焦糊火焰。

他不能,也不敢。

他当然不希望好不容易拾掇起来的婚姻关系因为一次易感期彻底断失。


他现在只希望王东阳可以回来给他一拳让他清醒清醒,不然他保不齐会亲手标记他弟。

王长胥手机合时宜地叮咚一声,是两个月前自己设下的备忘录。

易感期。

这场烤肉大餐就这么没了。


阿蓝

一起创造一个家(辽鲁)11

事先声明

1.此文是我和 @刘芯竹和 @α.谢易沁  的联文,本来一直是刘芯竹在发,结果一场无情的意外,手机被没收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所以,号登不了了,文倒是可以照常发。

2.此文在寒假就写了不少了,是个平平无奇的家庭小文,算个小甜粥,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剧情,没有什么虐到抓心挠肝的故事,算个……过日子文学。

3.此文CP为辽鲁和黑吉,雷者勿进。耽向腐向。

4.鲁:王长胥

   辽:王东阳

   吉:王毅林

   黑:王墨开

5.先婚后爱预警,...

事先声明

1.此文是我和 @刘芯竹和 @α.谢易沁  的联文,本来一直是刘芯竹在发,结果一场无情的意外,手机被没收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所以,号登不了了,文倒是可以照常发。

2.此文在寒假就写了不少了,是个平平无奇的家庭小文,算个小甜粥,没有什么惊心动魄的剧情,没有什么虐到抓心挠肝的故事,算个……过日子文学。

3.此文CP为辽鲁和黑吉,雷者勿进。耽向腐向。

4.鲁:王长胥

   辽:王东阳

   吉:王毅林

   黑:王墨开

5.先婚后爱预警,婚内强/奸预警(不是这一章),ABO双A预警,强强。

6欢迎谢易沁同志

7.老黑还有四章就出场了




在凉爽的秋风中吃烤肉是很惬意的,这一点,是个人都能明白。


太阳已经落下,丝丝金光逐渐隐没在树影中,大灯打开,暖暖的白光照上小路,鹅卵石反射出圆润光滑的质感,有些无人打理的野草的年龄可以和王毅林相比,灯光在它们身后浸出锋刀状的影子。有的投射在了脏兮兮的无人在此暂憩的长凳上,但这几片脏污很快就被王长胥用水洗去。

灯光把铁栏杆照亮一半让锈色更深,一边的马醉木却没有承接到什么光照。


王长胥一边念叨麻烦一边洗干净了花园的大桌子,烤肉机插上电,嗡嗡响着加热。

王东阳用毫不熟练的刀工砍下——对就是砍——砍下来一大块肉,在王长胥稍有严厉的“不合格”声中瘪着嘴砍——对还是砍——砍细了,放在那里,扬起脸求夸。



王长胥微笑地看着他:“签儿呢?”

“什么签儿?”

“吃烤串儿不用签儿?”

“咱吃的不是烤肉吗?”

王毅林弹错一个音。


【hhhhh儿子好可爱】


【老公不要怕,正面硬刚他俩】


【卧槽卧槽那俩好甜呜呜呜kswl】


【后面那俩真的是夫妻吗,怎么感觉像小情侣】


【好大儿连夜爬上崆峒山】


【哈哈哈哈那个说正面硬刚的好叼】


【嘿嘿嘿,蜜月期的小夫妻不比小情侣甜】


【不是夫妻,是夫夫哦】


【怎么正面硬刚,脱裤子吗】


【前面脱裤子那位,搞3p?】


【王长胥好帅啊啊啊啊啊啊】


【王长胥要是是O或者B就好了,我就天天去他家楼下嚎爱他】


【前面的冷静,A也香。】


【搞三批那个,你的想法很危险,所以我觉得王长胥是受】


【你们有没有想过他俩谁是下面那个】


【醒醒啊王长胥是总攻啊】


【我赌五毛钱,王东阳】


【我赌我家电脑,王东阳】


【我赌我家修勾,王东阳】


【我赌我自己,王东阳(跟上队形)】


【王东阳+1】


【王东阳+10086】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是王长胥吗】


【什么王东阳,这五分钟我错过了什么】


【就是后面那俩谁是攻】


【互攻不香吗兄弟们】


【集美们我觉得王毅林可以和他俩搞3p】


【我比较磕王长胥和王毅林】


【啊啊啊终于找到同样觉得王长胥是0的同好了!!!!】


王长胥叹了口气,把王东阳推到一边,亲自上手切。

顺便下达了“去买签儿”的指令。

王东阳小脸瘪了瘪,抱着王长胥不撒手了。


【艹艹艹我变心了,女王受不香吗】


【前面醒醒,王东阳比王长胥高】


【矮攻不香吗】


【矮攻人站起来了】


【王长胥被*哭会很可爱吧】


【前面飘过去那位小心】


【封号斗罗】


【还在吗,前方的烈士】


【狗狗受不香吗】


【伪骨科也很香好不好】


[请大家创造良好健康的对话内容,共同维护绿色网络环境]


往矣

狼人游戏(2)

接上篇

——————————————

预言家————————

         “预言家,你想预言谁的身份?”

         王耀在耳麦中询问

         “这个嘛...”预言家用手撑着下巴,思索了一阵...


接上篇

——————————————

预言家————————

         “预言家,你想预言谁的身份?”

         王耀在耳麦中询问

         “这个嘛...”预言家用手撑着下巴,思索了一阵

         虽然在前一轮中确定了王海右的身份,然而在审判时被迫亮出身份牌,相当于完全没有获得什么有用的信息。

         不过,为什么他会被“小女孩”指认为狼人呢...

         突然,一个人名在脑海中闪过。预言家不假思索地说出了人名。

         “他的身份是——狼人。”王耀的话语证实了他的想法。

         “不错嘛,能想到他。”末了,王耀又加了一句。

         “把他也加上,真亏你能想得出来。”

小女孩————————

         这不可能!

         小女孩在内心质问自己

         前方传来一阵脚步——伴随着信号枪上膛的声音!

         狼人来了...

         小女孩重新躲回墙角后,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

         等待她的,是一道身影...

         “是你啊...”看清楚来人后,小女孩舒了口气。想了想,又加上一句:“你来的时候,有没有看见狼人?”

         “只有我一个人。”对方不假思索地回答,“人多目标大,我们还是先分散开为好。”说着,便向相反方向走去。

         “小女孩被狼人发现,被判出局。”

         耳麦中传出王耀地宣读。

         小女孩环顾四周,空无一人。

         突然,一个念头蹿入脑海。

         是他!小女孩确信,自己上一轮并没有看错。

         是我们都忽略了一个人。

守卫————————

      耳麦中传出一阵嘈杂的电流声,紧跟而来的是小女孩被判出局的消息。

      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紧张过了。

      传来一阵细微的脚步声,枪口抵在身后。

      是扳机扣动的机械声,夹杂着王耀的宣读:

      “守卫将守护权给予自身,今夜将不再受任何伤害。”

      “发生了计划之外的事情,不是嘛——”守卫转过身,对方紧锁的眉眸映入眼帘。

         “嗯,黯哥?”

         狼人是王黯。

          “蹿的真快...”

狼人————————

       当得知攻击无效时,王黯便忍不住地暗骂一声,想飞速逃离战场;但还是不幸被对方捕捉到面容。

       “发生了计划之外的事情,不是嘛——”

       “嗯,黯哥?”

       棘手,兄弟俩没一个能让人省心的。

       未再做过多犹豫,王黯转身就跑。

       “蹿得真快...”他听见对方小声嘟囔着——别以为你小声我就听不见!

       “哟,怎么样了?”耳麦里传来对方“戏谑”的声音。

       “你闭嘴!”王黯没好气地回答,“你那边怎么样了?”

       “好消息啊,我把‘小女孩’和‘猎人’淘汰了。”

       “你这性格,让我现在真的想顺着网线揍你一顿。”

        “我就这样,不服憋着——”对方掐断了通讯

        混蛋!王黯如是想着。

        既然身份已被知晓,还不如趁机多淘汰几个人。王黯如是想着。

        然后顺手解决一个,还不忘给对方一句忠告——

        “犹豫不决是你的最大缺点。”

猎人————————

        他现在还在为审判的事情而感到生气。

        任谁无缘无故就被指认为反派都不好受,而他最讨厌的就是反派。

        烦死了,狼人究竟是谁啊!

        他在心里怒号着,却没想到喊出了声。

        完了,还是赶快转移阵地吧...

        在这一片寂静中,传来了一丝嘈杂的声音。

        是谁?是队友,还是狼人?

        他忘记了逃跑。不过,逃跑是徒劳的——耳麦早在对方脚步声传来时便被击落。

        对方枪口大约与我齐平,猎人想着,这说明他大概与我差不多高...

        就是他吧...

女巫————————

        “你手中有两瓶药,一瓶为毒药,一瓶为解药。”

        “你可以选择用解药救人,也可以选择用毒药杀人。”

        “现有一人可以救治,剩余五人存活。”

        “请选择。”

        女巫沉默了。

        现在我们已经失去了两名队友,女巫分析着。

        而剩下的五人中有两位敌人。

        如果我使用解药,相当于今夜又是“平安夜”;可如果我使用毒药,没准儿可以带走一位狼人...

        可谁也说不准我带走的一定就是狼人——要赌一把吗?

        她在犹豫,以至于没有听见身后的脚步声。

        “犹豫不决是你的最大缺点。”

        搞砸了...

第二轮审判————————

        “昨晚淘汰的有:‘小女孩’‘猎人’‘女巫’;请问‘猎人’先生,你可以选择在场的一位人带走。”

        “我选择山西,”“猎人”,或者说王长奉:“我瞥了一眼对方,那人的身高与我差不多。加上上一局闽的推断,我认为有很大的可能是你,晋哥。”

        “呃,怎么都开始跟我过不去了...”王海晋略感无语,“我才是受害人好吧!”

        他掀开身份牌,“守卫”两字跃然纸上。

        “嗯...我只能说,我哥的判断,是对的。”在下场前,王海晋如是说道。

        “我也同意。”王甘曦附和,“而且,‘狼人’先生还非常好心的给我留了句忠告。”她扭头转向王黯。

        “切...”王黯脸色略显阴沉。

        “既然你们都投黯哥,那我也只能跟一票了。”王燕赵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儿,“你呢,青州?”

        “嗯——”王海右故作思考,“筱闵肯定我是狼人的话——那我投我自己一票算了。”

        “哥,你这不摆明着捣乱的吗?”王海晋不解,“你不是早就掀牌了?”

        “反正,黯哥被淘汰的事情不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儿嘛,就不要在意这么多细节。”

        “恭喜你们猜对了,”王耀伸手翻过王黯的身份牌——狼人。

        “那么,天黑——”

        还剩“狼人”“平民”和“预言家”...

        “请闭眼。”

        下一轮游戏,开始了。

        




往矣

穿越进行时(3)

前情提示:

        1.是@阿蓝  老师提出的快乐联动,整体沙雕向。(前篇可翻合集)

        2.鲁右党与鲁左人,辽鲁和鲁冀。

        3.剧情走向大概为王长胥(蓝老师设鲁)穿越到了王海右(我设鲁)的世界。

        4....

前情提示:

        1.是@阿蓝  老师提出的快乐联动,整体沙雕向。(前篇可翻合集)

        2.鲁右党与鲁左人,辽鲁和鲁冀。

        3.剧情走向大概为王长胥(蓝老师设鲁)穿越到了王海右(我设鲁)的世界。

        4.语句不通、错别字等请指示(鞠躬)。

————————

        得到对方允许后,王海右走到一旁,拨通了通讯列表第一个人——王燕赵。

        他应该会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吧,毕竟他能想出不少稀奇古怪的鬼点子来...

        抱着试一试的想法,他拨通了王燕赵的电话。

————————

        王燕赵,河北省,现在正与他哥——王燕豫,“就题论题”。

        这兄弟俩也算是个奇葩,成天唱反调;除了一件事——出题。

        怎么难怎么出,唯恐考生会做。

        时针莅临六点,王燕赵扔下参考书准备收拾收拾走人,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你走这么快干嘛,平时也没见你这么利索。”

        “当然,还有人在家里等我呢。”王燕赵飞速回答,“你呢?”

        随即又装作后知后觉的样子——“啊,我忘了,晋哥下班比你晚——你就慢慢收拾吧哈哈!”

        然后在他哥准备把参考书扔向他时飞速撤离战场。

        刚走出大门便接到电话,看清来点人员后不假思索地按下接听键。

        “哟,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王燕赵挑挑眉,即使对方看不见。

————————

        “我遇到了一些,稀奇的,事儿...”王海右断断续续地说,

        “说来听听?”王燕赵的好奇心理在此刻显现出来;王海右给人的感觉就是与世无争,能让他肯分享的事儿更是很少。

        “你最近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比如说,身边出现了什么记忆之外的东西?”

        “记忆之外的东西...”听到这奇怪的设问,王燕赵稍微一发愣,仔细回想起来。

        真别说,这么熟悉的家,也禁不住仔细琢磨,倒真的发觉出一丝诡异感;那些看似平平无奇的事物,处处散发着不和谐的气氛——好像被人挪动过。

        王燕赵咽了口唾沫,不确定地说:“好像,是吧...到底怎么了?”

        “恩...如果出现了两个山东的话,你会怎么想?”

        “王海膺?”

        “啧,”王燕赵听见语气突然转变,“不是我!别发生什么事儿都往我这想行嘛你。”

        然后对面沉默了一会儿。

        “刚才没管住他——不过,我说的是真的。”

        “开玩笑的而已,具体说说?”

        “简而言之,今早有人敲咱家们,我以为他走错了,可对方偏说这是他的家,并要求查看房产证。”

        “上面也有他的名字?”

        “对,而且他的措辞也很奇怪——他叫王长胥,自称‘山东’。”

        “那他现在人呢?”

        “一直把人从外面晾着也不好,所以我把它请进来了。”王海右转头看向对方——正在疯狂滑动手机屏幕——想必是在翻聊天记录吧,毕竟手机看样子已经没电很久了。

        “嗯...”王燕赵思索了一阵,倒也没多久就得出结论:

        “穿越?”

        “什么?”王海右懵了一下,这着实触及到他的知识盲区。

        “呃——你可以这样理解,”王燕赵扶额——他忘记了,自己对象对这种新事物总是很难接受——虽然现在在努力改正。

        “从现有的四维空间中跳出来,到达其他维,然后再回来到达历史上的某一时间里,或到达未来的某一时间里...你不是挺擅长物理的嘛,应该能听懂吧。”王燕赵‘冥思苦想’一阵子,最后还是去询问了一下神奇的百度,给出了这段解释。

        “某人物因为某原因,经过某过程从所在时空穿越到另一时空的事件,身体或者意识穿越移动到另一空间环境?”王海右给出自己的解读。

        “大体是这样没错啦——公交车来了,先挂,回家再说。”王燕赵麻利地挂断电话。

        这都是哪跟哪儿啊——

        他的三观被刷新了一通。

————————

        为了让自己快速冷静下来以便思考,王海右决定采用以往的办法——背书。
        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穿越这种东西真的存在吗?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仄,辰宿列张。

        为什么这种事情偏偏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是以太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

        它的原理是什么?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看起来很有研究价值。

        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

        说不定以后就不用排队挤公交车了(?)

        ......

        【你脑子里都装着什么东西啊王海右?】

        王海膺看不下去——或者说听不下去了。

        【呵,我脑子里装着你。】王海右没好气地“回复”

        这一切对话都发生在潜意识中——王海膺只是一段思想,他没有实体。

        【闭嘴!少拿我说事儿!】

        王海右甚至能想象出对方说这句话时有多么咬牙切齿。

        【你忙你的,我不掺和——记得屏蔽我。】

        【是,是,打扰您了王大爷——】王海右用食指敲了敲太阳穴,“掐断”了“通讯”。

        垂眼看见手机通讯录被打开,一个通讯联系人映入眼帘。

        “到最后还不是帮我了...”王海右自言自语,拨通了电话。

        “是耀哥吗?我有点儿事...”

————————

        哥啊,咱能别这样嘛...

        王海右挂掉电话,耳边是王耀“你俩的事儿你俩自己解决去吧,我相信你!”的说辞。

        好吧,自己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了,应该能自己解决的。

        对方突然来了一句——“这就是我想说的,王东阳,我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王东阳?那是谁?浙江省东阳市?给浙打个电话?.

        散了吧还是,别想起一出是一出来。

        等等——另一个,世界

        王海右懵住了。

        须臾,他敲了敲太阳穴——

        【王大爷,要不您来——】

        【滚!】然后被对方的火药呛了一嘴

        只能祈祷,燕赵他能赶快回来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