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塔利亚

511.7万浏览    16.5万参与
略略略
梗源下图,是帝英! 尼日利亚人...

梗源下图,是帝英!


尼日利亚人如芒在背,紧张之余下意识的握住左手的戒指,下面是隐藏的疤痕延伸到手掌,连同一身伤痕是这国家对这位奋战数十年的英雄唯一的献礼。对面的英国人气定神闲,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不待回应,自顾自的端起自己的茶杯细细品味,单片眼镜在热气微醺下笼上一层水雾又散去,时而眺望远方欣赏城市的陌生的喧闹,不久便又收回目光,凝神于手边的红茶。
不过是一个阳光正好的下午,以及英国人根深蒂固的下午茶,就像他正身处自己的国家。
他自己的土地。
目光落在一侧的地图,周边的国家正被吞食殆尽,来犯者亮出獠牙与利爪,如狼似虎的撕扯弱国的土地,尔后再以道貌岸然的姿态,以外科手术般的恶趣味将边界整齐切割,重重...

梗源下图,是帝英!


尼日利亚人如芒在背,紧张之余下意识的握住左手的戒指,下面是隐藏的疤痕延伸到手掌,连同一身伤痕是这国家对这位奋战数十年的英雄唯一的献礼。对面的英国人气定神闲,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不待回应,自顾自的端起自己的茶杯细细品味,单片眼镜在热气微醺下笼上一层水雾又散去,时而眺望远方欣赏城市的陌生的喧闹,不久便又收回目光,凝神于手边的红茶。
不过是一个阳光正好的下午,以及英国人根深蒂固的下午茶,就像他正身处自己的国家。
他自己的土地。
目光落在一侧的地图,周边的国家正被吞食殆尽,来犯者亮出獠牙与利爪,如狼似虎的撕扯弱国的土地,尔后再以道貌岸然的姿态,以外科手术般的恶趣味将边界整齐切割,重重包围之下,他的国家成了大陆中的孤岛。
面前的年轻人镇定自若,事实上他也没有理由表现出一丝慌乱,过去近一个世纪的时间里,他是战争这场赌局最狂热的赌徒,仰仗得天独厚与强大的手腕,他胜多赢少,因而无意计算得失,直至赌注随意掷于牌桌之上,不惜以性命作为筹码。而自己的国家,甚至连对手都不是,它只是赌局中的赌注,在玩家手上交来换去,任由其处置分割。
整点报时的钟声敲响,红褐色的液体随着茶杯的颤抖翻涌。尼日利亚人匆忙拿出手绢慌乱擦拭溅出的液体,英国人起身欲离开,椅子摩擦地面的噪音如利刃,割破平缓的钟声编织的屏障。
“请等一等,”恐惧迫使尼日利亚人起身,嗓音干涩疲倦。
英国人耸耸肩,柔和的深绿色瞳孔闪过寒意苍凉,利刃一般欲剥开对方坚硬的外壳,将其中的恐惧与无奈仔细品味,“拉各斯不远处就是海,”冷淡空荡的音色似吟诵诗句一般,将优雅高傲的音节萦绕于舌尖,却不亚于激荡于动乱时局的最强有力的战争宣言,比炮火争鸣力度更甚。顺着他的眼神望去,尼日利亚人看到标识为红色的拉各斯,像一滴鲜血坠落于浩淼烟波,成了汪洋中的一滴,却散发着诱人的气息,引得鲨鱼趋之若鹜。舰船正如鱼群聚集,游弋徘徊于西非海岸,箭在弦上,繁荣的港口转瞬间沦为焦土,哀鸿遍地——只待眼前的英国人一声令下。
他最终只有屈服
英国人勾起嘴角,坦然将志在必得的胜利理所当然的纳入怀中。这丝微笑如利刃,在高贵的面具上以冰冷犁出一道裂口,勃勃野心与无止境的贪婪正昭然若揭,如猛兽的野性喷薄欲出。
咆哮与怒吼随疾风扫荡各个角落,所及之处无不是金色光辉与挣扎的民族,那是一个帝国的狂傲与暴虐,于权力之巅操纵提线木偶般拨弄权力的棋局,抚掌于世界前行的脉搏,宛如世界之王。冷看徒劳无用的挣扎而不见,知晓反抗的号角与愤怒的狂吼而不闻,斗争与革命无非茶余饭后的谈资,荣耀的殿堂与醉生梦死的幻景才是更真切的事实。而对于尼日利亚人便是全部归属的国家,无非只是这帝国祭坛上廉价的祭品,熔炼了自由与尊严的代价最终只不过成了一块不起眼的拼图,沦为帝国领土之中底层的垒土。

自论自驳
从年前一直拖到现在的年贺 画了...

从年前一直拖到现在的年贺

画了喜欢的南极角色们,以及克罗是个人擅自设定(塞私货)

试着不上色简单的画画,意外的很有乐趣嘿嘿

希望2020年巴尔干南极圈也要平安无事运转啊(闭眼)

从年前一直拖到现在的年贺

画了喜欢的南极角色们,以及克罗是个人擅自设定(塞私货)

试着不上色简单的画画,意外的很有乐趣嘿嘿

希望2020年巴尔干南极圈也要平安无事运转啊(闭眼)

曼柯◎

  我可能开始沉迷猫耳了   

(有参考,但是我不知道是哪个太太的...如果侵权了我会删的(⊙x⊙;)

p3烈焰红唇预警💦   

【开始迫害】

  我可能开始沉迷猫耳了   

(有参考,但是我不知道是哪个太太的...如果侵权了我会删的(⊙x⊙;)

p3烈焰红唇预警💦   

【开始迫害】

常识
历史五三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历史五三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历史五三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墨缘璇凰

【露中】论如何rua一只国宝(下/完结)

  ★全文完,过段时间放出整合版。全文加起来共1.1w字,完成日更。前篇指路:(上) (中) (中下) (中下下) 

  

  ★非国设露中无脑搞萌,为什么一个温馨的小甜饼能被我搞成这样(千古疑惑)。

  

  ——————

  

  (13)

  “你要走了。”

  

  当那个声音无数次出现在循环的噩梦中时,王耀再一次睁开了眼。他知道现在是深夜,绝大多数居民休息的时间。身旁的白色巨物睡的很沉,——显然伊万是又懒了,在自己多次爬出窝后终于屈服,直接把自己搬上了床。均匀的呼吸正告示着,伊万此刻极有可能沉浸在一个美好的梦中。

  按常理...

  ★全文完,过段时间放出整合版。全文加起来共1.1w字,完成日更。前篇指路:(上) (中) (中下) (中下下) 

  

  ★非国设露中无脑搞萌,为什么一个温馨的小甜饼能被我搞成这样(千古疑惑)。

  

  ——————

  

  (13)

  “你要走了。”

  

  当那个声音无数次出现在循环的噩梦中时,王耀再一次睁开了眼。他知道现在是深夜,绝大多数居民休息的时间。身旁的白色巨物睡的很沉,——显然伊万是又懒了,在自己多次爬出窝后终于屈服,直接把自己搬上了床。均匀的呼吸正告示着,伊万此刻极有可能沉浸在一个美好的梦中。

  按常理来说王耀此刻睡得应比伊万还要安稳,可是近日连续几日都做着同样的噩梦,反反复复无数次从这个无形的囚笼中逃脱。当他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他就能发觉,这个梦境一次又一次地袭来,在无声之中干扰着他的理智。

  

  “你要走了……”

  那个声音告诉他,他要走了。

  茫茫的白色雪原中是黑夜笼罩之下寒冷的极域,他却能从另一个视角看见自己。他看见自己穿着的是百年前的那套如今已不知被自己丢往何处的战袍,腰间别着一把剑。样子是足够威风凛凛——可是神情却又是无端的忧虑。

  你在忧虑什么?——我在忧虑什么?王耀自问,有什么好让自己忧虑的?

  一百年过去了,你为什么还会梦见过去的自己?

  

  现实中他看着伊万熟睡的背影,那句“你要走了”在脑海中无限循环。

  “吵死了……”他甩甩头,“真的吵死了……”

  谁会离去?是他还是伊万?为什么会离去?为什么要走?——这个奇怪的梦境带来了众多自己从未思考过的问题。但这几天中,他却发现自己确实不同于以往。比方妖力愈加不稳定,比方梦境中的无限循环,比方自己毫无由来的烦躁忧虑。

  

  我真的要走了。他抬起头,或许呢?

  

  “你只是靠信念和妖力侥幸存活下来的弃子。”梦中的声音说,“总有一天,你要回到你该回的地方。”

  

  (14)

  伊万没有王耀想象中睡得那么香甜,他的梦未必是美好的。

  他同样梦见了雪原,那是他小时侯居住的雪原。大概是一百年前?——伊万想,这是他唯一记得清楚的一段儿时记忆。

  除了风就是雪,没有温暖。所以当那场战争开始时,他并不想逃跑。逃跑没有任何用处。他不是士兵也不是守护神,他只是普通的一届平民。他的父亲战死,哥哥们不知所终,母亲早就和自己失去了联系。对于他来说,色彩早就成了白色与黑色。

  

  但是他看到了一抹红色,不是血的颜色,是鲜艳的,如同梅花一般灿烂的红色。那抹红色染进了他的眼中,染进了他的心。

  那抹红色就这样在黑白中抱起了他,然后带他去往了安全的世界。在这个梦境中他重演着过往的记忆,百年前的一切重新在脑海中上演。他看着那人的脸庞,然后伸出手,摸了上去。

  

  “大熊熊——可——爱!”

  

  或许是真的可爱吧,伊万不知道当年的自己为什么这么说。那人是一只熊,但是是什么熊他不敢确定——或者说不敢承认。

  是熊猫,他的潜意识告诉他。

  

  但是这又怎么可能呢?熊猫是谁?四大守护神之一啊,战场英雄的存在啊。

  这抹光就这样照了进来,他却不愿意相信了。

  

  当梦境结束时他也醒了,尚且昏暗的夜告诉他时间还早。

  王耀还算错了一件事。

  

  那个夜晚,两人都没有得到安稳的睡眠,也都没有一觉睡到天亮。

  背对着他的北极熊早就醒了。

  

  (15)

  “小耀,你是不是要走了?”

  当伊万问出这句话是王耀先是一愣。他企图用嗷嗷的幼稚声蒙混过关,可伊万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却一直盯着他,“不用骗我啊,阿尔弗雷德已经和我讲过了,——关于你的身世。”

  “靠……”王耀一个没忍住骂出了声,“阿尔弗雷德你真是好样的。”

  

  “?你真的会讲话?!”伊万突然换上了一幅惊恐的表情,“我只是唬你的……不对啊你以前不上套的,怎么今天突然就……你是不是被人夺舍了?”

  去你的夺舍!好的不学学坏的,视力没变好,这颗心倒是日渐狡猾了。

  

  “事到如今我还是和你讲吧……”思来想去王耀决定承认,“我本名就是王耀,和前任守护神一样的名字。用不着惊讶,因为我很可能就是。”

  “可前任守护神不应该已经……”

  “史书上这么记载你也不能全信啊,那只是没找到我的下落而已。”王耀轻轻叹气,“实话告诉你,我就是前任守护神。可是我的力量早就不如从前那样强大,——你要知道,我现在只是一个因强大信念侥幸存活下来的弃子。可以说你养我这么久,也只是强撑了我几年的性命。当然,如果你不救我……我很可能在一年前就已经灰飞烟灭了吧。”

  “所以你是为什么要走?”伊万问,“我听到你说的话了,晚上很多时候都能听见你的梦话声。虽然很难分辨,但是我听了几个晚上终于听懂了——你要去哪儿?”

  “我还能去哪?”王耀苦笑,“去到我该去的地方。”

  

  我该去的地方是哪儿?

  我不知道。

  

  “伊万,我告诉你吧。我有后遗症,是那场战争留下的。只要这个后遗症再发作一次,我可能就真的要离开了。”王耀说。月光照在他的身上,黑白的绒毛映射着金光,“而这个后遗症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发作,可能是明天,三个月后,或者现在。

  “当然当然,这个后遗症如果我挺过了最后一次——假定这是最后一次,那我就算是获得了重生。但这个几率微乎其微,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挺过。”

  “所以这次你是一定要走么?”伊万突然问,“我想帮你。”

  “帮?我什么要帮?”王耀疑惑,“我对于你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感情吧……你大可将我视作一个随时可以抛弃的陪伴品。虽然这样说很伤人心,但是……”

  “我不会的。”

  伊万的语调突然坚决,这让王耀想起当年那些将士发誓保卫人民时的场面。“你救过我一命,我不可能抛弃我的救命恩人。”

  这次王耀彻底懵了,“我救过你一命?”

  “救过,在最后一场战争的时候。一百年前我还是个挺小的孩子,我记得有个很强大的人救过我。那个人是个守护神,和你的气息很像。”

  “这么说来我确实记得我救过一个小孩子……那个小孩还戳着我脸说我‘可爱’……等下,不会就是你吧?”

  

  两人同时看向对方。

  

  真的是你。

  

  (16)

  讲个故事吧。

  

  一个守护神看见了自己应该守护的孩子。

  

  可谁都没有抓住谁。

  

  (17)

  阿尔弗雷德说最近真的无聊。

  外面突发病毒感染,这让城市的口罩几乎是一抢而空。外面如此危险,手速不够的阿尔失去了外出游玩的权利,只得待在家中和手机作伴。表哥亚瑟在短信中吐槽隔壁花孔雀弗朗西斯几乎要把这栋楼都闹得要拆迁了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才发现隔壁伊万·布拉金斯基家竟然如此安静。

  这不像以前的他,简直安静过了头。于是几条短信轰炸过去,收到的答复都是“没空,晚点聊。”或者“死肥鹰烦不烦,现在不方便。”

  要不是这几天居民均不外出,他都怀疑是不是隔壁来了个妹子。

  

  阿尔当然不会知道隔壁真的是个大型双修现场——某个伊万拿着一堆冒死从各处买来的药材煎着药,床上坐着的熊猫盘腿而坐——这次的熊猫是半人形状态的熊猫,王耀在多次思考博弈后决定给伊万看一看自己的真实面容。

  于是伊万更加确定了这盛世容颜就是当年的守护神。

  

  “控制火候,伊万。坚持今天最后一天,今晚一切都结束了。”

  

  伊万在厨房和王耀隔空喊话:“知道了!”

  

  当最后一碗药端入桌上的时刻,王耀觉得仿佛身在战场一般难受。

  他咽下了那碗奇苦的药。

  

  (17)

  阿尔弗雷德对表哥哭着说自己被虐了,可亚瑟并没有一丝安慰反倒笑得特别开心。

  “哥你清醒一点,我隔壁两个简直神精病啊!”阿尔弗雷德欲哭无泪,“前几天还是可爱小熊猫,这几天突然成了个人啊我接受不了啊!!”

  “习惯就好,你不是早就猜到了吗?”

  

  阿尔弗雷德说我是早就猜到了,可没猜到熊猫竟然有那么好看啊。

  

  (18)

  夜晚静悄悄的,房间更是安静。伊万在被反锁在门外三小时后拿出钥匙,按照协定打开了门。

  三小时,是死是活全靠三小时。他屏住了气,想象着所有他幻想过的结局。

  

  而一身红衣的王耀披着柔顺的长发对他笑,“伊万。”

  

  声音很轻。

  他抱住了他。

  

  【全文完】

  

  (20)

  嘿,讲个故事吧?

  

  一个莫名其妙的故事有了一个好的结尾。

Calais_Dover

北/京冬日的童话(普奥友情向)

之后,我们便三两月举行一次演出。为了安全起见,我从未去过维/也/纳以外的地方演出。

不久后,战争开始了。

——这仗早晚要打起来的。

我因了这一身手艺,讨了长官的欢心,免了兵役之苦。费里西安诺也因为罗维诺的关系,不用去那枪林弹雨的战场。我们便一心扑在了演出上。

树大招风,这话一点不假。终于,那长官说要来我家坐坐,说是如此,大抵是来看看有何可疑之处。

我该庆幸自己有瓦尔加斯兄弟这样的朋友了,罗维诺早就料到会有这等情况,便将自己生意赚的钱存进我的银行账户里,便是要查,也查不出任何端倪。

“为何不直接把这钱捐了?”

“你拿着便是。”费里西安诺不再多说。

这钱多半是不干净的,我这么想。...

之后,我们便三两月举行一次演出。为了安全起见,我从未去过维/也/纳以外的地方演出。

不久后,战争开始了。

——这仗早晚要打起来的。

我因了这一身手艺,讨了长官的欢心,免了兵役之苦。费里西安诺也因为罗维诺的关系,不用去那枪林弹雨的战场。我们便一心扑在了演出上。

树大招风,这话一点不假。终于,那长官说要来我家坐坐,说是如此,大抵是来看看有何可疑之处。

我该庆幸自己有瓦尔加斯兄弟这样的朋友了,罗维诺早就料到会有这等情况,便将自己生意赚的钱存进我的银行账户里,便是要查,也查不出任何端倪。

“为何不直接把这钱捐了?”

“你拿着便是。”费里西安诺不再多说。

这钱多半是不干净的,我这么想。

这长官来的时候,还带了几个部下。他自己倒是稳当地坐在沙发上,他那几个部下便不甚老实了。

“不如我带几位长官在蔽舍走走。”

“他们自己走动走动就好,不耽误埃德尔斯坦先生演奏。”

“好,若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招待不周敬请见谅。”

“客气客气。”

他们当然是查不出什么的,正当我以为这事就此了结的时候,不几日,其中一个士兵突然来了我家。

“我家兄长也对音乐略有造诣,那日听见埃德尔斯坦先生演奏,便又回想起从前兄长在家里吹奏长笛之景。”

“那可真是抱歉,我对长笛知之甚少。”

“不,我也无让先生演奏之意,不过是感慨一番。”

“你兄长现在又在何处?”一说到兄长,我又想到了贝什米特先生。

“大概是在波/兰吧。”

“在前线可是不易啊。看你和我仿佛年岁,兄长岁数也不小了吧?”

“长我十一岁。”

我又想见,若是贝什米特先生如今也在波/兰,这眼看着要入冬,日子可不好过了。

“听说先生去过中/国?”

这话问的我惊出一身冷汗。当年我背着父母悄悄去了中/国,事后回来也不曾何人说起,只说是去外面散心了。除了瓦尔加斯兄弟,便也只有当年一同和我在北/京的人知晓了。转念一想,当年在北/京的人也不少,我也总以我这少爷的身份维护贝什米特先生,一来二去,这埃德尔斯坦少爷去北/京的消息便也传开了。

“我当年年少轻狂,与家人不合。径自寻了处地方清净,不知怎得,一来二去,便说我是去了中/国。怕是大家都觉得这神秘东方更配我这深居浅出的懒汉吧。”

“先生可说笑了,人各有志,若不是先生在家苦心练习,我们又如何听见这天籁之音。”

“不过是班门弄斧,言重了。”

“时候不早了,就不叨扰先生了。”

“啊,好,哪里哪里。”

“那么,改日再来拜访。”

“也算是有缘人了,留个姓名可否?”

“下次有缘再见吧。”

知道我去中/国的人不多,他又不愿透露姓名,实在让人无法安心。

谁曾想到,再次见面的时候,竟是另一番光景。

 

日子久了,我的胆子也大了。若说真的是义无反顾要舍生取义,我是没那么伟大的,不过是自以为知晓了这其中的门道,便像个老油条一般,无数次地沿着河边走。

那日费里西安诺问我,能否让几个线人在我那住上一宿。

“匈/牙/利/人,会些德/语。”

“多少人?”

“分到你这的只一人。”

“好。”

那晚,一个风尘仆仆的老人来到我家。这把年纪,本该颐养天年了,却还干这等危险活计。

“看您岁数也不小了,怎么还干这等活计?”

“自己一人也是无趣,寻点儿乐子罢了。小伙子,看你年龄不小了,也是一人啊?”

“亡妻早逝,再无念想了。”

“唉,说起我这姑娘,和你仿佛年纪。不过十几年前非要跑到维/也/纳寻她那个相好,再无联系了。几年前她妈也走了,如今就剩我一人。”

我心里咯噔一响,“她可曾去过中/国?”

“正是。”

话说到这份上,我们也心照不宣了。

五年来,我第一次说出这个名字,这个曾让我心心念念的名字,这个曾让我痛不欲生的名字。

“伊丽莎白·海德薇莉?”

“你放才说......”老人的声音颤抖着。

“抱歉......”

“她当年说那是个维/也/纳的公子,我还以为定是哪个花花公子戏弄了她去。若知是您这样的人,又怎会拦着她......”

“父母多为孩子考虑也是好的。”

“她是怎么......”

若是让他知晓伊丽莎白是为给他们寄信出的意外,怕是更让他自责了。想到这,我也不再多说了。

“难产。”

“这孩子也是命苦,总没一件事顺心的。”

“您要不介意,这有些相片。”

这本也是揭旧伤,可一想到这老父亲多少年未见他女儿,一有消息便已是天人永隔。有个照片也总有些念想的。

他一页页翻着相册,一言不发,每张照片都驻目良久。终于,当他翻完所有相片,缓缓道:“她在家里何时如此快活。”

我一向以为伊丽莎白天生便是乐天派,平日里哪见她忧愁伤感过?如今听他这一番话,我又不得不承认,我对那相伴十几年的枕边人知之甚少。

“她和你说过吧,我和她母亲的事。”

“略知一二。”

“她从小便听着我们那些个革命啊,宣言啊,我们是希望她耳濡目染,日后也能和我们一道。可她却总对这提不起兴趣,甚至是反感了。这孩子心善,虽是不屑,但终没把我们供出去,只自己一人生闷气、吊脸子。我们也只当这丫头片子不识大体,只顾着一人快活而置国家生死于不顾。她走了之后,我们才后知后觉,这人各有活法,轰轰烈烈革命是一生,安安稳稳平平淡淡也是一生,我们又何必把自己的人生强加到她身上呢?再者,我们戎马一生,不就是为了让你们岁月静好吗?”

“我最是佩服你们这些人,竟有这份心。我恐怕除了自己的儿女也不再多管他人之事了。”

“不,我相信她的眼光。若真是碌碌无为的小子,她是断不能为他离家出走的。你要知道啊,现在这个时代,能做个普通人已经很不容易了。”

我笑了笑,“那我就做个普通人吧。”

第二日一早,他走之前,突然想起一事。

“我今早才想起来昨日那照片上那个人,我不久前在波/兰见过。”

我突然激动起来,“他现在怎么样了?”

“我先和他聊了几句。后来看见他也有那张照片,我一看伊莎在那,便问起他来。好像是你们一起在北/京呆了几月。他还特意夸了你一番,说你有什么‘皇帝一般的魂灵’。他还说了你和伊丽莎白的事,说若是她去了维/也/纳,定是寻你去了。我见那照片不假,便信了他的话,可我们又没有什么在维/也/纳的活计,便折中找了个途径维/也/纳的,再在这托人打听。”

我多希望那日见到贝什米特先生的人是我啊!我甚至能想见他如何向伊丽莎白的父亲说我们的事。

“他是不是说‘这二人一见面准结婚了’?”

“还真有这句,看来你们很是了解对方啊。”

“还是他知晓我多些罢。”

“对了,能那张照片留个念想吗?”

我也没多想,这无非是个老父亲想要张女儿的照片罢。“这张结婚照如何?”

“好,我还从未见她穿婚纱的模样。”

“保重。”

“多谢你这些年照顾伊莎。”

“莫再谈伤心事了,保重。”

“保重。”

我一直遗憾从未见过伊丽莎白的父母,今日算是弥补这缺憾了。

正值隆冬,不知贝什米特先生在波兰可好?我曾在深秋时去过华/沙,当时已经是寒风刺骨了。据说德/军装备优良,但愿不会苦了他。

那年在北/京渡过的冬天,大概是此生度过最温暖的冬天罢。

—ATLA—
摸摸仏仏,动作有参考

摸摸仏仏,动作有参考

摸摸仏仏,动作有参考

陆倦

【米英】梦中情o

帝国黑塔学院小操场的角落里。

亚瑟:“马修·威廉姆斯,你愿意成为亚瑟·柯克兰的omega,从此改姓柯克兰吗?”

阿尔弗雷德:“……首先我不是马修,再则我也不是个o。”

亚瑟:“你说什么???”

——

♂一个装o的a和一个装a的o

♂又名我想睡哥哥却被弟弟睡了

♂幼儿园文笔预警


⤵︎


亚瑟翻车了,翻在他准备拿来做老婆的小omega身上。

其实亚瑟自己也是个omega,但是他作为柯克兰集团第一顺位继承人,从小接受的都是alpha教育,他也一直以为自己将来会分化成alpha,结果十四岁那年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错,他的信息素一偏,成了一个omega。...

帝国黑塔学院小操场的角落里。

亚瑟:“马修·威廉姆斯,你愿意成为亚瑟·柯克兰的omega,从此改姓柯克兰吗?”

阿尔弗雷德:“……首先我不是马修,再则我也不是个o。”

亚瑟:“你说什么???”

——

♂一个装o的a和一个装a的o

♂又名我想睡哥哥却被弟弟睡了

♂幼儿园文笔预警


⤵︎


亚瑟翻车了,翻在他准备拿来做老婆的小omega身上。

其实亚瑟自己也是个omega,但是他作为柯克兰集团第一顺位继承人,从小接受的都是alpha教育,他也一直以为自己将来会分化成alpha,结果十四岁那年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错,他的信息素一偏,成了一个omega。

这事被他死死地捂住了。

其实现在社会ao平权进行的轰轰烈烈,许多岗位也有omega就值高位,但是谁不知道这些都是表面上的,没有人会让一个omega继承大家族,像亚瑟他们家这样背地里把omega当生育工具的家族就更不会了。

亚瑟敢说吗?他当然不敢说。

他就是死,也要以alpha的身份去死,把这个秘密带到棺材里,烂在泥土里。

他收买了给他鉴定的医生,把报告上面的o手一滑,改成了a,再以身份不对等为由,把以前家里人给他订下的omega未婚妻退了,族人本来就等他变成a就给他正式按上继承人的身份,当然对他说风就是雨,再说了柯克兰家族的继承人怎么可能会缺未婚妻,当然是爱换哪个就换哪个,下个更比这个好。

亚瑟自己也明白,退了这个还有下一个,退婚不是长久之计,一个合格的alpha必须要有妻子,一个能诞下a的完美妻子,亚瑟当然不可能让人生孩子,他也绝不会给人生孩子,唯一的办法就是娶一个嘴巴严实的o,然后抱养一个假装是他自己儿子的a。

为此,他进行了长达一年的观察,终于给他物色到了一个——

威廉姆斯家族的小少爷。

马修·威廉姆斯。

一个有着淡金色头发,性格温柔的小omega。

“他和人说话都是轻声细语的,感觉大点声都能把他吓跑。”一个alpha如此评价。

“简直京城omega模范!找老婆就要找这种对你百依百顺的!”另一个alpha举起了最高的横幅。

“亚瑟你喜欢这种类型?那你可要趁早了,看中他的人可多了去了。”一个很了解行情的alpha鼓舞道。

虽然说是物色了一年,其实也就是旁听了一年其他alpha谈论omega,当然了,像亚瑟这种贵公子中的贵公子,豪门中的豪门,alpha中的alpha,怎么可能做出偷窥小o的行径?实在不符合他的形象。

再说了,亚瑟大少爷看上的人,哪里有不愿意的,京城的千金们,哪个不盼望着被亚瑟少爷看中,一举成为柯克兰家族的少夫人,下一任继承人的母亲,可以说只要他愿意,所有的小姐只需勾勾手指就全都要落入他的怀中!

亚瑟谢绝了他人的好意,在所有人艳羡的目光中,落下狂言:“区区omega,不值得浪费时间!”

……话是这么说,他还是偷偷尾随了对方一周。

帝国黑塔学院b栋楼401教室的金发蓝眸omega。

亚瑟掏出一个小本子,开始自以为隐蔽地观察,细细地记录下来。

喜欢去射击部,还很喜欢美式足球,和各个运动部的关系都十分友好。

虽然和传说中安静温和的形象不太符合,但是omega嘛,也不需要太过安静的,毕竟他也不能给对方孩子,结婚了估摸着也是名存实亡,对方这样自娱自乐也很好。

饭量奇大,还很喜欢吃热量爆炸的食物。

虽然不太健康,但是亚瑟柯克兰是谁?他可是京城小o的梦中情a!这么一点小癖好,他也会包容对方的,他从来就是不是迂腐的a,不提倡omega就应该吃沙拉蔬菜过健康生活的刻板印象!

……喜欢和a勾肩搭背?

嗯……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毕竟马修·威廉姆斯可是大家心目中的模范omega啊!大家肯定都想得到他的芳心啊!受欢迎非他所愿,等到他嫁给亚瑟了,大家就会明白这个omega不是他们肖想的起的,就会自动远离他了!

亚瑟琢磨着琢磨着,诶不对啊,为什么要说的跟马修·威廉姆斯已经是柯克兰内定少夫人一样?他只是来观察!观察!!

——

阿尔弗雷德·F·琼斯

最近有个傻逼a老是死盯着我不放,他是不是死给?













DJDQ姜_来看实况吧球球了
瞎jb乱画 是《高跟鞋》里的场...

瞎jb乱画

《高跟鞋》里的场景的感觉,女装真香 嘻嘻 哈哈哈

瞎jb乱画

《高跟鞋》里的场景的感觉,女装真香 嘻嘻 哈哈哈

呆小汪

抽不到夜莺的怨念

嘉龙!过来当群奶!

p1我的理想

p2无字原图

抽不到夜莺的怨念

嘉龙!过来当群奶!

p1我的理想

p2无字原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