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黑塔狐

10.9万浏览    591参与
王耀*竹华
“根本,就不存在救赎啊!!!!...

“根本,就不存在救赎啊!!!!!”

43

“根本,就不存在救赎啊!!!!!”

43

姜无定

补完了黑塔狐,画了喜欢的地方

台词似乎写错了

补完了黑塔狐,画了喜欢的地方

台词似乎写错了

宁鳐

Dover打架

上课画的(角色位置可能有画错)

Dover打架

上课画的(角色位置可能有画错)

不二简乐

不知道什么时候画的,总之现在搬上来可以怀念一下。

不知道什么时候画的,总之现在搬上来可以怀念一下。

幽灵:X

[观影体]幸福与悲伤的洋馆 预告

什么时候才能成功?什么时候才是结局?


73次轮回,44本物语


这两个世界,两座洋馆


鲜血、死亡、离别


充斥在每一个角落


“又失败了吗……没事,下一次一定可以成功的吧/下次一定要成功啊”


希望何时才能来降临?结局何时才能到来?


被迫的成长,压抑的回忆


“我已经要承受不住了啊”


全员脱出/全员脱队


我们终将相遇,在这幸福与悲伤交织的洋馆里


我们的目标是什么?


全员脱出!!!


——————————————

哈喽,我回来了。很抱歉让大家等了这么久(๑•́ω•̀๑)


再次我宣布[黑塔鬼/黑塔狐观影体]幸福与悲伤的洋馆新...

什么时候才能成功?什么时候才是结局?


73次轮回,44本物语


这两个世界,两座洋馆


鲜血、死亡、离别


充斥在每一个角落


“又失败了吗……没事,下一次一定可以成功的吧/下次一定要成功啊”


希望何时才能来降临?结局何时才能到来?


被迫的成长,压抑的回忆


“我已经要承受不住了啊”


全员脱出/全员脱队


我们终将相遇,在这幸福与悲伤交织的洋馆里


我们的目标是什么?


全员脱出!!!


——————————————

哈喽,我回来了。很抱歉让大家等了这么久(๑•́ω•̀๑)


再次我宣布[黑塔鬼/黑塔狐观影体]幸福与悲伤的洋馆新片上映



辞诗人

看到p2的时候真的觉得很适合这个,太刀了(T▽T)

看到p2的时候真的觉得很适合这个,太刀了(T▽T)

timene

是谁大晚上在被窝里emo

啊。是我啊

是谁大晚上在被窝里emo

啊。是我啊

定律桑LAW
黑塔狐但是 大概不会再画了 以...

黑塔狐但是

大概不会再画了

以前的了

黑塔狐但是

大概不会再画了

以前的了

Señor古柯
“晚安,意大利。” 很心疼43...

“晚安,意大利。”

很心疼43的伊 希望这样能让他走前感受到关心吧

“晚安,意大利。”

很心疼43的伊 希望这样能让他走前感受到关心吧

🇬🇧挖坑不填專業戶🇬🇧

你轮回,我重置。我们在一起,才是意大利。然而那些年里,我得到了统一,却失去了你


有一种刀子叫做<应援词>。


你轮回,我重置。我们在一起,才是意大利。然而那些年里,我得到了统一,却失去了你


有一种刀子叫做<应援词>。


🇬🇧挖坑不填專業戶🇬🇧
非KY,但昨天刷BE的時候真的...

非KY,但昨天刷BE的時候真的,嗯

又發現了一些共通點,心情複雜,這倆的不解之緣真的深刻到無以辯解www(但我懶得回頭添加在對照分析裡了(你

然後挑這張圖是因為這句話太英了(#)不愧是大’英長女嗎(你

一度以為楓茶組要就此改成失明組

然後就是說,小加這裡的兩句話屬實非常符合ONI裡面英前期甚至到中期的所作所為(。)相比起英隔三差五的訊息炸彈,恐怕這場BE裡的小加真的是隱忍到底了吧qwq因為比起英,小加真的是更"安靜"多了,安靜到死亡的那刻到來的時候才可能會說出來qwqqqqq

*又發現的共通點:狐跟ONI裡的英都出現過"BUG"的狀況(。)然而這不是新發現,甚至早先在寫作時,由於評...

非KY,但昨天刷BE的時候真的,嗯

又發現了一些共通點,心情複雜,這倆的不解之緣真的深刻到無以辯解www(但我懶得回頭添加在對照分析裡了(你

然後挑這張圖是因為這句話太英了(#)不愧是大’英長女嗎(你

一度以為楓茶組要就此改成失明組

然後就是說,小加這裡的兩句話屬實非常符合ONI裡面英前期甚至到中期的所作所為(。)相比起英隔三差五的訊息炸彈,恐怕這場BE裡的小加真的是隱忍到底了吧qwq因為比起英,小加真的是更"安靜"多了,安靜到死亡的那刻到來的時候才可能會說出來qwqqqqq

*又發現的共通點:狐跟ONI裡的英都出現過"BUG"的狀況(。)然而這不是新發現,甚至早先在寫作時,由於評論區討論就有提及過,只是分析時就忘了擺上hhh兩者的英都曾出現過"推翻自己"的狀況,ONI是琴房提及普又推翻,狐則是get「菊回來的時候,是狐狸」的訊息,但真發生時則彷彿半推半就地妥協於大家說法「說過要相信同伴的」。老實說英本身真的是那種在本身意志上不受動搖的,寧可他不發言地選擇中立的角度去看待狐菊都會更說得過去--所以我個人認為,那也算是狐裡的一種BUG()

所以鬼狐兩個連BUG都達成一致要說沒關係真的不太可能啊(笑死

這是其中一個,印象裡還有別的但忘了(。)但不得不說橙光狐屬實是非常精良了qwq(連BE都玩出了多種花樣,耀桑那個真的好精彩,不過也給我一種相對限定的感覺,關於「用問題測試人狐真假」這回事,逆向地限定了「只有耀桑會」,這樣。雖然作為英廚覺得英也是鐵定能想到的,但是狐裡面的英也wwwww

不過耀桑的那個結局真的細思極恐。剛入門時看到兩耀的場景,彈幕一則說「耀好強,居然單挑狐狸還沒有被造成致命傷」(不過重傷了說?),然後直到結局的小加敲門,房內人士的不確定等。由於自己是對「難以辨明小加真假」的僅止於此有點難接受hhhh結果又根據BE圖逆推,得到了更殘忍的"真相"。兩耀都是狐狸,真耀本人可能早就被吃了qwq而黃狐的分身眾多,單以犧牲一個分身換取混入全員的機會完全是利大於弊的--雖然無法保證黃狐的智商有沒有這麼高(不過想想畢竟狐狸好像一直都很會用計的一種形象(?),但感覺這樣的似乎是更令人信服的。

因為耀桑是最年長的一位,想要考驗他的真假也會同等地達到最難等級。

白桦林

1 一切的开始


真是抱歉。

只能准备这样简陋的会议场。


费里西安诺

明明很棒啊!

超华丽的不是吗!


路德维希

...说到底,你没有道歉的必要吧。


基尔伯特

就是!

突然喊叫着要开会的明明是


基尔伯特

阿尔弗雷德啊!


阿尔弗雷德

真是的~咱会害羞啦~!


亚瑟

没人夸你,笨蛋!


弗朗西斯

你的KY值还真是增长到了一个让人敬而远之的级别啊!

          连哥...


真是抱歉。

只能准备这样简陋的会议场。

 

费里西安诺

明明很棒啊!

超华丽的不是吗!

 

路德维希

...说到底,你没有道歉的必要吧。

 

基尔伯特

就是!

突然喊叫着要开会的明明是

 

基尔伯特

阿尔弗雷德啊!

 

阿尔弗雷德

真是的~咱会害羞啦~!

 

亚瑟

没人夸你,笨蛋!

 

弗朗西斯

你的KY值还真是增长到了一个让人敬而远之的级别啊!

          连哥哥我都吓一跳呢!

 

耀

不过话说回来,这洋馆好大阿鲁——...

 

伊万

感觉会迷路呢。

 

关于那点...还请见谅。

 

费里西安诺

菊,菊!

这里能泡澡吗?能吗??

 

呼呼,当然能了。

因为是大浴场,所以大家可以一起进去泡。

 

亚瑟

诶!?

全、全员一起泡...吗?

 

弗朗西斯

神马啊那是!艾玛超期待!

 

路德维希

那就为了那个令人期待的泡澡,赶紧把会议好好结束掉。

 

伊万

大家一起什么的,还真是有点不好意思啊...

 

耀

习惯之后就好了阿鲁。

习惯成自然!

 

那么,我带大家去会议室吧。

 

洋馆,会议室

阿尔弗雷德

呦西!现在开始世界会议咯!

 

亚瑟

啊~呐,稍微打扰下行吗?

 

阿尔弗雷德

怎么了,亚瑟?

 

亚瑟

我们,是不是忘记谁了?

 

耀

G8,全员都在啊?

...虽说有一个多余的混在里面了阿鲁。

 

费里西安诺

...哎?

不是应该还有一个人吗?

 

亚瑟

啊啊,我也有那种感觉。

 

基尔伯特

...欸?

你们,认真的吗...?

 

非常认真。

 

伊万

但是,确实不知道忘了谁啊。

 

弗朗西斯&基尔伯特

是马修吧!!?

 

弗朗西斯

真是的!

居然忘记那个和哥哥一样拥有一头柔顺秀发的孩子!!

 

基尔伯特

至少给本大爷想起枫叶这个单词啊!

超好吃的,那个!!

(*指枫叶糖浆)

 

开门声——

马修

非常抱歉!我迟到了!

今天发生了非常不得了的事情...。

一个午觉睡过去,醒来时才发现已经是晚上了!!

 

啊啊,马修先生。真是久违了。

请随意就坐吧。

 

马修

啊,是。

马修坐到了伊万旁边

阿尔弗雷德

那么,重新开始会议,我先说了啊!

 

阿尔弗雷德

今天是为了替某个问题,才把大家集结起来的。

 

阿尔弗雷德

...这非常重要,大家一定要好好听仔细了啊。

 

费里西安诺

Ve...?非常重要?

 

路德维希

...很严肃啊。

 

阿尔弗雷德先生,请您继续。

 

阿尔弗雷德

大家难道都没有认真考虑过,去治好亚瑟的脑袋吗?

 

安静——

亚瑟

...诶?

哈、哈!!?

 

弗朗西斯

阿尔弗雷德居然...认真了!?

 

耀

大赞成阿鲁!

我可不想再继续配合那个鸦片的妄想了!

 

伊万

唔呼呼。

怎么做才能治好呢?

 

亚瑟

喂!!

你们,别一个个擅自展开话题还聊那么开心啊喂!

 

基尔伯特

Kesese!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

        也带本大爷一个!

 

路德维希

...哈...

总觉得,已经懒得吐槽了...

 

...我支持阿尔弗雷德先生的意见...

 

马修

(欸欸欸!?

连那么认真的国家都感到棘手了吗!?)

 

马修

(既然这样的话,就由我来!!)

 

马修

大家!

好不容易聚在一起,不如来做些更开心的事情吧!!!

 

阿尔弗雷德

呜哇啊啊!?

你谁啊!!!?

 

马修震惊

马修

马、马修!!!!

 

路德维希

...嗯?

 

费里西安诺

Ve~...Ve~...

 

路德维希

不许睡觉费里西安诺!!!

 

一段时间过后......

亚瑟

...之后,船被塞壬所诱,沉没海底,船员也只能落到被吸食精气的下场。没错...直到被吸食至死为止!

(*塞壬:以美妙的歌声诱导船只触礁沉没的海妖)

 

费里西安诺

Ve~...好可怕~...

 

基尔伯特

怪谈故事也挺好玩的啊!

好,下一个,菊你来!!

 

路德维希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既然已经成功逃避了那个议题,就不要太在意过多细节比较好哟...

 

...咳。

那么,我也来讲一则怪谈故事吧。

 

很久很久以前。

有这样一只狐狸。

 

它是一只拥有三个孩子的母狐,常凭借自己那能变化成万般事物的能力,来袭击人类,夺取食物。

 

不过,那单纯只是它为了养育自己的孩子而做出的行动。

 

某一天,那只狐狸掉进了人类的陷阱。

 

得知母亲被抓的三只子狐,为了救母亲而跑出来巢穴。

 

然而,心有余而力不足,哪些小狐狸们,也落入了人类的手掌心。

 

抓住了子狐的人类,为了杀鸡儆猴,在母狐的面前杀死了它的孩子。

 

那之后,那只狐狸也被杀掉了。

 

然而,深深的怨恨和懊悔并没有断绝。

 

“如果我没有袭击人类的话,孩子们就不会死了”,“孩子们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惨遭人类的毒手”

 

“人类,不可原谅,我,不可原谅。

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

 

在那之后,为了向人类复仇,同时也为了惩戒自己,狐狸开始向人类展开了屠杀行动。

 

直至现今,它仍会是不是现身于人群密集的地方,残杀人类,然而,由于它的变化能力,人类并不知道它究竟深藏何处。

...没错。

或许,它就藏在我们之中也说不定...

安静——

费里西安诺

..Ve...。

 

费里西安诺

Ve——!!

好可怕————!!

 

阿尔弗雷德

吓死了!!吓死了!!

夭寿了怎么办!晚上没法儿一个人睡觉了!!

 

亚瑟

和,和我一起睡也不是不行哟。别误会了啊?这可是为了我哟?...真是,是为了我啊...

 

阿尔弗雷德

菊——!!

今天!今天和我一起睡——

 

亚瑟

无视我吗喂!!

 

弗朗西斯

说真的,菊你还真是,在微妙的地方超阴暗...

超可怕啊...

 

诚惶诚恐,诚惶诚恐。

 

基尔伯特

Ke、Kesese...

这、这种程度就吓成这样,你们还真是一个个都嫩着呢...

 

伊万

基尔伯特君,你脸色发青了哟?

 

沉默......

马修

那么,这样就一轮结束了。

接下来怎么办?要继续吗?

 

费里西安诺

啊!呐呐!去泡澡吧!再讲怪谈故事的话晚上会睡不着觉的啦!!

 

弗朗西斯

哦!正等着呢!

哥哥我可一直都想试试看菊家这泡澡啊~

 

耀

都这个点儿了阿鲁。

赶紧去泡吧。

 

路德维希

嗯。

那么,去泡澡吧。

 

都已经准备好了。

走吧。

打开游戏界面——

费里西安诺  pasta之人

 

技能:

1. Ricupero(回复)

  【痛痛在哪里呢?】HP回复150!

  1. La capitale di acqua(水之首都)

  【来我家玩吧!】费里西安诺特技!

 

装备:

武器:白旗 

右手是白旗~左手是pasta~

盾:无

头:无

身体:意大利军服 

伊【超适合白旗的,漂亮的青色哟~】独【不搭配白旗的话,就是最棒的了...】

装饰品:无

 

Lv 1

攻击力 107

物理防御 70

魔法防御 74

回到游戏......众人来到了男澡堂更衣室

费里西安诺

好~泡澡咯泡澡!

德国,你用这边这个隔档呗~

 

路德维希

啊啊。

我正打算如此。

 

...阿尔弗雷德先生你,应该没有患代谢症侯群吧。

(*代谢症候群具体症状包括高血压,高血脂,高胆固醇等。大家自行感受www)

 

阿尔弗雷德

那是当然,我可以是有在好好锻炼诶!

 

那,为什么会被人家说代谢症侯群呢?

 

阿尔弗雷德

这都是亚瑟的错...

 

亚瑟

怪我!?

 

阿尔弗雷德

还不是因为你老叫我代谢症候群混蛋啊。

 

亚瑟

啊~的确呢。

 

阿尔弗雷德

说到底,究竟是怎么发展出这种叫法的啊?

 

亚瑟

那当然是因为阿尔你家的印象里,Fat的登场率超高啊。

 

阿尔弗雷德

HAHAHA!

...去死吧亚瑟。

 

费里西安诺

Ve...

阿尔弗雷德,总觉得有点可怕...

 

弗朗西斯

不过话说回来,哥哥还真是羡慕日本这样的多水国家呢。哥哥家最近稍微有些闹干旱,真伤脑筋啊~

 

耀

季风气候可是很好的气候阿鲁。

完全不用担心水阿鲁。

 

伊万

相比之下冰原气候则是最差的气候了吧。

所以才一直想要南下啊~...

 

而且,都是因为永久冻土,国画没法好好培育,连农作物也栽不了几种,山上放眼望去全是针叶林,一道冬天气温立马直飚冰点下,不止开发活动没法好好进行,还要动不动就被白俄罗斯强制逼婚,姐姐又那么迟钝...

 

耀

最后那两个,和气候完全没有关系吧...。

不过,还真是辛苦你了~...

 

耀

但是南下什么的休想阿鲁。

 

马修

确实,寒冷地带的发展相当困难啊。

美国也是,没法好好发展阿拉斯加对吧?

 

阿尔弗雷德

啊~...你说哪儿啊~...

也有人说哪儿是个住不了人的地方,反正最后肯定是要拨资金来进行都市开发。

 

基尔伯特

...总觉得,话题变得好现实呃。

路德维希

那再正常不过了,毕竟这里的每个人都背负着一个国家。即使偶尔开启那样的话题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基尔伯特

嘛...呐...

不过,屏幕对面的人,估计这会儿都已经昏昏欲睡了

到底是哪个突然开始讲这种话题的...

 

路德维希

屏幕?

 

弗朗西斯

好了好了,是哥哥我哟。

 

基尔伯特

啊!

是吗!是你开的头啊!!

 

...啊。

 

费里西安诺

Ve?

怎么了,菊?

 

抱歉,我忘记拿睡衣了...

我这就去房间取。

 

费里西安诺

A【我也要和你一起去~!】https://yi47399732.lofter.com/post/31d2bae7_2b51772ff

B【那我可以先去泡澡吗?】https://yi47399732.lofter.com/post/31d2bae7_2b518bf4e

-------------------------------------

可恶为什么未成年有限制,但是正是因为这样才有了这篇游戏

会参考橙光版和RPG版


🇬🇧挖坑不填專業戶🇬🇧
因為聽說橙光的有製作BE全程所...

因為聽說橙光的有製作BE全程所以衝著英BE去看的(你還是英廚嗎

然後,對,太意料外了(???

這個地圖好香哦(幻視自己能看懂了hhhhhh

我、我絕對沒有要立F的意思......(遠目

因為聽說橙光的有製作BE全程所以衝著英BE去看的(你還是英廚嗎

然後,對,太意料外了(???

這個地圖好香哦(幻視自己能看懂了hhhhhh

我、我絕對沒有要立F的意思......(遠目

一朵棉花糖

黑塔狐物语—与你共同编写的狐物语

文笔不好,慎入

      第七章

      两只狐狸向费里和王耀扑去,两个人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给我等下———————!!!]

[给我等下你这个混蛋————!!!]

       费里和王耀身后的窗户被人打破了,玻璃碎了一地,两个人从窗户外跳了进来。

安东尼奥:“竟敢对小费里出手,胆子不小啊!!”

罗维诺:“喂,费里西安诺。搞什么啊那表情,逊毙了www。”

费里西安诺:“哥,哥哥!...

文笔不好,慎入

      第七章

      两只狐狸向费里和王耀扑去,两个人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给我等下———————!!!]

[给我等下你这个混蛋————!!!]

       费里和王耀身后的窗户被人打破了,玻璃碎了一地,两个人从窗户外跳了进来。

安东尼奥:“竟敢对小费里出手,胆子不小啊!!”

罗维诺:“喂,费里西安诺。搞什么啊那表情,逊毙了www。”

费里西安诺:“哥,哥哥!?你怎么会在这儿!?”

      后进来的六个人看到这两个人都十分惊讶。

弗朗西斯&基尔伯特:“连安东尼奥也!!?”

安东尼奥:“啊,这不是基尔和弗朗西斯吗。呐,我在门口发现了这个!”

基尔伯特:“诶?啊,是,是吗。谢了…?”

弗朗西斯:“噢噢,这不是醉蟹吗。中国大使拿来的吧?”

王耀:“是我亲自做的阿鲁。专门吩咐他们做好好拿来的阿鲁。我说,都怪这个莫名其妙的状况,话题都跑偏了阿鲁!!”

安东尼奥:“那么,接下来,是处理这些狐狸!”

罗维诺:“费里西安诺死掉什么的,我可不要。”

费里西安诺:“哥哥…!”

罗维诺:“主要是,我可不想增加自己日常的工作量!!那只会损失我午睡的时间!!”

费里西安诺:“哥———哥!!说这种话太糟蹋气氛了啦!!”

      两只狐狸发现众人的关注都不在自己身上,便发动了进攻。

(由于本人不会写动作描写,战斗过程略过)

      众人成功打败了狐狸!

罗维诺:“啊~可恶。累死了,混蛋!”

阿尔弗雷德:“你们俩到底是怎么上到这层来的?不会是,直接爬墙壁吧?”

罗维诺:“啊啊,用了钩爪和绳索。顺带一提,这些都是常备道具,毕竟我家可是黑手党地域啊。”

安东尼奥:“原本是打算好好从玄关进来的,但大门怎么都打不开。心说那就找人帮忙开一下门吧,找了半天终于看到有亮着灯的房间,就顺势直接爬上来了。最初,只是单纯想引起你们的注意,和你们说一声帮忙开一下门什么的,所以才敲了窗子,但小费里和王耀,却像是看不到我们一样,还一脸很恐惧的样子?在那之后不管我们怎么敲,怎么喊,你们都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我们正纠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就看到阿尔弗雷德和伊万变成了狐狸,我们也吓了一跳,虽然想要提醒你们有危险,但当时的情况,靠喊肯定是没用的,所以就索性破坏窗子进来了!”

      安东尼奥将事情经过简单的说了一遍,但一旁的弗朗西斯看了一眼两人进来的窗子,问道。

弗朗西斯:“不过,窗子,并没有坏啊……”

      罗维诺神情严肃的说:“似乎,一旦进入这边就不会坏掉了。”

弗朗西斯:“唔…越来越搞不懂了…”

费里西安诺:“不过,哥哥你们的时机真是抓得太好了!对吧,王耀!”

王耀:“是!要不是因为你们,恐怕我们现在已经不在这世上了阿鲁!谢谢!”

— — — — — — — — — — — — 

二编:之前第七章一直过不了审,存了草稿,结果老福特给我删了(╯‵□′)╯︵┻━┻

这是我重新写的一篇

tag为私心,不妥删



🇬🇧挖坑不填專業戶🇬🇧

黑塔鬼之小型说明会.Round3(下)

Q:据说,非到生死关头的话,人是很难爆发出潜能的。当然,众所皆知您的演技素来良好,在此我们列举厨房篇章,在Tommy并不存在的情况下,您是如何将紧急状况下的惊恐表现得真实呢?(厨房篇


  中:“轮到我了啊。(脸色莫名深沉)这你们不是该清楚的吗?事实上本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这一切都是仰靠小钱钱撑起来的啊。(停顿一下)不过别误会了,虽然王大爷当然不会跟钱过不去是一回事,我说的是另一回事......毕竟,这可得感谢我们的好同志啊。”


  法:(谜之微笑)“哥哥我好像懂了?是我们拆家的‘好同志’?”


  英:(叹气)“嘛......差不多,也就那样。”...

 

Q:据说,非到生死关头的话,人是很难爆发出潜能的。当然,众所皆知您的演技素来良好,在此我们列举厨房篇章,在Tommy并不存在的情况下,您是如何将紧急状况下的惊恐表现得真实呢?(厨房篇


  中:“轮到我了啊。(脸色莫名深沉)这你们不是该清楚的吗?事实上本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这一切都是仰靠小钱钱撑起来的啊。(停顿一下)不过别误会了,虽然王大爷当然不会跟钱过不去是一回事,我说的是另一回事......毕竟,这可得感谢我们的好同志啊。”


  法:(谜之微笑)“哥哥我好像懂了?是我们拆家的‘好同志’?”


  英:(叹气)“嘛......差不多,也就那样。”


  露:“唔呼呼~听不懂你们在说什么哦~”


  中:(无所谓)“你们就只管装傻吧,大家心里有数。”


  米:(吹口哨)“反正这跟Hero无关啦!还不是因为没人敢跟北极熊杠吗?!”


  德:(捂住腹部)“这熟悉的感觉......”


  北伊:“Ve......”


  日:“某种意义上是日常呢......哎、下一题吧。”



Q:据说,您以往曾经跟海格力斯先生比赛过“生气”这回事,不过并没有什么明确结果,然而您却在正片里面两度表现异常出彩的愤怒,请问有什么诀窍吗?


  日:“确实如此。这项挑战对于在下而言是一大突破了,因为只靠单纯的‘想要生气’是不行的呢。为此,在下去钻研了一些方法,不过、最后发现费里西安诺君的贡献最大,在下非常感谢他。”


  普:(吃惊)“小费里吗?!”


  北伊:“欸嘿嘿......毕竟菊也不是没有生气过的嘛~”


  英:(有些好奇)“像他那样的人要生气很难吧?你怎么办到的啊。”


  德:(皱眉)“......被拿捏住弱点之类的吗。”


  中:(双手抱胸,斜睨一眼)“吃不到想吃的东西?被控管粮食?”


  露:(笑咪咪)“露西亚觉得没那么简单哦?如果想要表现忍无可忍的愤怒的话~”


  西:“像是俺的话,有人把俺的番茄园捣毁了,俺就会很生气的哪?”


  南伊:(沉思半晌,冷笑一声)“如果是我......大概是那该死的菠萝披萨吧。”


  北伊:“......啊。(忽然就不笑了)哥哥说的是耶。”


  米:“咿———!!不要往Hero这里看啊?!那又不是我家出产的——”


  加:(面露迟疑)“很、很抱歉......?”


  日:“咳咳。(收到某人求救眼神,试图把注意力拉回来)简单来说,诸如游戏被没收、不能画漫画、被打断泡温泉、被强迫参加某些活动甚至有人迟到,以及世界上的萌物都消失了、miku的绝迹等等......这些事情都是令人无法饶恕的呢。光是想像出那样的画面,熊熊烈火就从在下的心中彻底引爆了,结果、就收获了出乎意料的效果哦。”


  法:(不甚意外地托着脸)“果然还是从重要的东西下手嘛,小费里很懂呀~”


  北伊:“因为这是确实发生过的嘛......(沉浸于莫名愤怒而正经回答)”


  米:(被盯得浑身不自在,急忙叫停)“可以了!!这个话题打住!下一题!!”



Q:据说,地下洞窟的桥段中一度酿成巨大灾难,方便问问详细来由吗? (寻找金属片


  露:“咦?这个问我吗~?(回想了片刻)这没什么好隐瞒的呢,都是脂肪球的错哦。”


  米:(暴跳如雷)“别瞎说!这不是因为那什么鬼故事害的吗?!”


  中:(忆起了什么高兴的事,抿然一笑)“这题怕不是问错人了吧。问打架的当事人之一是想得到什么答案啊?这题不该问那三位吗?(挨个点名轴三)”


  德:(凛然)“这确实不关我的事。”


  英:(神色古怪地拍了拍某人的背)“没错,但连我没想到那场NG的后果会变成那样。问题是我单看剧本,这家伙的反应不该大成那样啊?你们到底干了什么啊。”


  法:(好似感受到痛觉般摸了摸后颈,面色复杂)“如果是头一场NG......哥哥我没印象呢?”


  加:“这是当然的......(轻轻叹气)因为那时候,您第一个就被阿尔击晕了啊。”


  露:(黑着脸色)“然后这家伙紧接着就跟我打起来了哦~明明始作俑者是本田君呢~”


  日:(深深地低下头)“非常抱歉。当时是第一次拍摄,又加上......所以没忍住接下去了。”


  西:(皱眉)“到底怎么回事啊?说得也太零散了点,不能组合一下吗?”


  北伊:(有些纠结地)“就是......当时阿尔弗雷德尖叫之后,伊万跟弗朗哥哥接连重复强调一次,路德才正要出声阻止,菊就被气氛牵动着开口说‘说不定那正是藏身在我们之中的母狐呢......’,结果阿尔弗雷德就因为过度害怕,一下子就爆冲过来,把弗朗哥哥打倒之后又去跟伊万打架了。我们都没想到他会失控成这样,所以先逃走了......”


  南伊:(目瞪口呆)“因为口误串场就暴走成那样?!把摄影棚都快拆完了欸?”


  普:(恍然)“怪不得那次停工的时间比后面还长,都快一个月了啊。”


  法:(咬手帕)“等等、当时居然都没人在意哥哥我吗?!哥哥我好心寒啊——”


  中:(故作安慰)“没事啦,反正你这不是生命力顽强嘛。进下一题呗。”



Q:据说,二楼走廊上怪物们接连现身的紧促桥段本该一次通过,却不幸地败在其他变数上。请问具体情况是怎样的呢?(两只怪物


  西:(错愕)“这题问俺?!没弄错吧!!!太没良心了,俺拒绝回答!!!!”


  普:(喷笑)“咳、刚才前头怎么说的来着?小罗维说会狠狠嘲笑你的吧!kesesese——”


  法:(优雅地拨了拨头发)“哎,哥哥总算能找回场子了~这件事我听小亚瑟说过了,虽然没办法亲眼见识,不过光想想就很精彩啊。完全是再说上千遍也不腻的笑资哪~”


  西:(怒瞪)“粗眉毛你——”


  英:(不以为然)“这有什么好瞒的。即便当时确实很不爽,不过我后来想想,这不就变相证明你怕我吗?就算我没说,基尔伯特也肯定会‘好心地’帮你公开,总归是藏不住啦。”


  中:(满脸八卦)“我是知道当时你又用了魔法没错,但到底是看见什么啊?居然能让那家伙吓成这样......啧啧,我一直觉得当时没拍下来还真可惜。基尔伯特也笑得满地打滚,就连伊万——”


  德:“听说是‘让人看见心中最害怕的事物’的魔法......没记错的话。”


  米:(困惑)“像是跟最讨厌的人‘结婚’之类的?还是世界毁灭了?”


  露:(难得好声好气)“某种意义上来说,比那还要可怕也说不定呢~”


  北伊:“诶?比世界毁灭还要可怕吗......(瑟瑟发抖)”


  南伊:“想太多了吧?(面色为难)要不然、我不嘲笑你的话,你会愿意说吗?”


  西:(坚决摇头)“不行、这太有损亲分形象——”


  英:(翻了个白眼)“大不了我代答就是了。反正不止我一个知道。”


  普:(佯装认真)“不如我们三个猜拳,谁猜赢谁说——”


  露:(笑意更深)“可是露西亚想当第一位呢~”


  法:(悠哉地笑)“那哥哥我就排在小亚瑟前面吧~”


  西:(暴躁)“你们几个——”


  中:(双手一摊)“接受事实吧,别挣扎了。谁说都没差,反正亚瑟是施术者,他有优先权,伊万你就第二个说吧,剩下的随便决定都好啦。王大爷我只要听结果。”


  英:(顺其自然)“那就我先开始吧。众所皆知,那场戏里要喊出那样的效果确实不容易,所以正如路德维希说的那样,我给他施了那种魔法——不过我得先说,这类魔法是因人而异的,所以出现的事物由人心生,与我无关啊。”


  露:(理了下围巾)“其实露西亚也很意外呢~该说是亚瑟君的魔法的确强大吗?在怪物出现的地点上浮现的幻影好真实的,如果不是因为虚影穿透了站在那附近的人,否则真的足以被骗到的哦~虽然对付安东尼奥君已经绰绰有余了~”


  普:(清了清嗓子)


  法:“结果第一个出现的据说是巨人版葡萄牙海盗哪。从地里慢慢窜起来的那种哦?”


  普:(瞪大眼睛)“喂!下一个明明是本大爷啊!!”


  法:(一脸无辜)“这不是哥哥想节省时间嘛~而且又不是一口气说完了啊,感谢哥哥吧基尔,我还让你把最精彩的部分压轴呢。”


  普:(一副“我听你在鬼扯”的表情)“啧。总之像这家伙说的,真不是讲假的。那个巨人真实到好像大航海时代的佩德罗当场复活一样——噗、然后东尼当然就,脸色‘非常惊喜’地开始尖叫、咳,不过‘怪物’有两只嘛!所以、噗哧,第二位当然是某位原不良——嘶、!”


  英:(烦躁)“好好说话。”


  露:(谜之微笑)“而且还是拿刀的那种哦~当时看起来非常真实的刀锋就架在安东尼奥君的下巴上呢~那样子的亚瑟君好罕见的说,他原本还有点呆滞的样子,后来就加入揍人的行列了~”


  米:(满脸遗憾)“诶————亚蒂也就算了,为什么你们也看得到啊?!Hero也想看啊!!”


  中:(若有所思)“因为是西方魔法?体系不太一样,连我都看不见的东西,你这魔法绝缘体就更别说了。不过这下我理解了,怪不得基尔伯特能笑成那样......你们是真没良心啊?”


  ­北伊:(同情)“安东尼哥哥好可怜......”


  南伊:(别扭)“抱歉啦......当时下意识就......”


  西:(自闭石化中)


  加:(善解人意地苦笑)“既然回答完成,那就下一题吧......?”



Q:据说,二周目的钢琴房桥段在拍摄时也曾遭受重重阻碍,请问尤以哪个部分最困扰您呢?


  英:(挑眉)“最后一题问我吗......坦白说,我自己是感觉还好,这也称不上什么困扰——或许应该称之为‘人之常情’会更好?(耸了耸肩)就像之前早有预料的,那两位都算是变数吧。”


  米:(不甘)“这也是没办法的吧!......难道不是因为你的魔法效果好过头了吗?!”


  北伊:(有些低落)“对不起......那看起来就像真的一样的说......”


  法:(微微皱眉)“别说是你们了,就连哥哥我也觉得太逼真了点。要不是效果确实一挥即散,否则的话——”


  英:(张口欲言)


  中:(按住人肩膀)“我感觉你要说什么破坏气氛的台词了,所以你还是别说话的好。”


  日:(微微苦笑)“在下来代替回答吧。当时阿尔弗雷德君第一次差点就要拉人冲去送医了,费里西安诺君则经常无法融入自己的剧本中,以至于一度掏出无数的白旗奔到亚瑟桑面前,相当悲伤地喊说‘不要再放任它继续流血了!我一定会帮你止住的!!’,结果亚瑟桑一下子就脱离演戏状态,连带魔法的致幻效果也因而失效,最后就面面相觑地NG了......”


  德:(抿唇)“在这场戏中,由于我不必像他们那样表现得过于情绪化,有幸逃过一劫。”


  加:(面色担忧)“其实我比较在意......亚瑟先生在那时候,真的仅仅是使用幻觉而已吗?虽然要说起来确实有很多方式可以取代表现出的效果,但是......”


  露:(正了正颜色)“猜对了呢。亚瑟君的确想过用‘某次战争’的体会去叠加感受哦?”


  英:(错愕地睁大双眼)“别胡说!!我没有!”


  南伊:(神情古怪)“......没有的话干嘛否认得这么快?”


  普:(默默地挪开视线)“精准地说,应该是‘考虑过’这么干,不过被劝下了。所以确实是靠别的方式配合演技没错。”


  西:(面色复杂)“......你是真敢啊,柯克兰。就是为了演戏也太乱来了吧。”


  米:(不太愉快地)“所以最后拦下来的是谁啊?!Hero要请他吃一顿麦X劳!”


  英:(一把拿开某人的手开口)“还是得了吧。(略显嘲讽地)威廉他们可不想吃你家的东西,不过斯科特说不定很想在游戏里暴打你一顿倒是真的,他在正片里看你不爽很久了。”


  法:(甩了甩手,挑眉)“哦?所以是被你家那几位劝住的?哥哥我还真感谢他们阻止了你的愚行,不然你就算被骂到狗血淋头也不值得意外。”


  英:(撇撇嘴)“切、只不过怕被我的魔法牵连罢了......”


  露:(笑咪咪)“真是口是心非呢亚瑟君~以上就是最后一题咯~”



  “问答环节暂且告一段落,剩下的一部份是说明时间。虽然这之前也以贴文的方式呈现过了,不过在此再说一次:‘我,也就是亚瑟.柯克兰,在失明的剧情上,正片中的原作前提下是能恢复的’,这可能对大多数英厨是个由衷的好消息,所以但愿这在之后的剧情中会令人安心——笔者是如此希望的。”


  “她想让我转达的是,因为我的魔法太过万能了,相信跟诺威他们的外场配合的话,要出去大概是轻松至极。不过也因此,续作的建设基础也完全打破了,这是笔者认为它无限趋近于坑的原因,令人困惑的是,续作的创作者曾特别提过已经整理了绝大部分的原作伏笔,然而却相当遗憾地错漏百出,尽管如此,这不能妨碍续作在其他剧情上作出的贡献,尤其是梦境与别馆解谜,真的是相当精彩了。”


  “但凡看过‘黑塔狐’的人都知道,黑塔鬼跟它有难以分割的不解之缘。因此,借鉴大家所见过的‘Happy ending’,正片中的我们也是一样的,不会再是令人遗憾多年的‘好想和你一起逃离’,结局绝对是‘我们终将一起脱出’。亚瑟.柯克兰在此保证,并且为此谢谢各位的一路支持。 ”


  “不过,哎,笔者就是比较拖沓一点罢了。在下完全能同理呢。”(画外音x1)


  “哥哥我可是成天听到人家小姑娘在喊说想坑文......”(画外音x2)


  “呐哈哈哈哈——亚蒂的保证根本没有用的说!还是要Hero出手帮忙嘛!!”(画外音x3)


  “吵死了啊BAKA!我会尽力督促她的!!总之就是这样,下次再会的话就是别的棚子了吧?!”


  “对。王大爷还是觉得当学生会的财务部长比较开心,不过某个混帐还是只会欠款啊!?”(画外音x4)


  “Ve~好像还是很不真实呢,就是最后一次什么的......”(画外音x5)


  “啊、逃走了。”(画外音x6)


  “Kesesese~不过本大爷是真佩服弗朗吉啊?几乎每场说明会都必定挨打之类的,不愧是反法同盟无一缺席的‘好学生’吗?”(画外音x7)


  “俺有同感,但这不是因为粗眉毛太暴力了吗?”(画外音x8)


  “少把全部责任都推卸掉啊?!你这混帐太不会看气氛说话也是部份原因吧!”(画外音x9)


  “唔呼呼~露西亚也好想加入他们呢~”(画外音x10)


  “请、请别这样......这样的话,先生很难继续主持下去......”(画外音x11)


  “......啊,没关系,反正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就自由活动吧。”


  配合着背景愈发嘈杂的纷纷闹闹,一片漆黑的镜头再次一只手打开来,像是有人把黑布轻轻揭起。你能看见王耀气势汹汹地追打阿尔弗雷德;伊万手持水管笑咪咪地蓄势待发;马修抱着熊二郎面露挣扎;弗朗西斯、安东尼奥跟基尔伯特不晓得因为什么撕打成一团;费里西安诺拉着罗维诺视若无睹地经过一团混乱,准备走向路德维希与本田菊那边,或许是正要讨论之后去哪里用餐。


  一对祖母绿从镜头右边出现,娃娃脸以无比温柔的神态向你轻声低语,配合着他的右手微微摆动。


  “那么,这次是真的再见啦。”


  “啪咻————”



后记:

本来应该是隔天就写好了(?)结果因为各种原因所以wwwww还多了一点原本没有的元素(。)隔了太多天导致想说的都忘了,但这次说明会确实主要是想搞轻松的没错嗯,所以不要这么沉重(???

诅咒组真的各种cue哈哈哈但这也没有刻意安排的说(??)奇怪的大西洋修罗场诞生了(草)有些本来想到的时候觉得很好笑的不知为何写着写着就没那么沙雕了,真的是,因为越写越没感所以就拖了起来,并且事实证明放置的后果就是会多出新东西:我本来没想提到英伦家的hhhhhh

毕竟英英真的太敬业(草)以至于我突然想到,国家化身所经历的就跟琴房那章有点异曲同工了(??(就是指全身上下无处不痛(。)的那种感觉,英本来想说的话是"反正化身又不会真的死,你们的担心根本不至于X"结果被耀桑拦下了(笑死

但是英英如果真的用某种魔法叠加过来的话,确实就会概率性牵扯到英伦四人组()当然他们家要明确表达关心从来都很别扭啊草(X

最开始米的汉堡梗真的是想到就笑死(#),结果写文就稍微正经(难道是习惯吗X),最初的概述是这样:想像你的汉堡在狗的旁边,然后你正准备要去抢--可见语文的修饰之力强大,导致我后来写下去反而没那么,嗯

通篇都是我从剧情抓可能的NG场,接着才想问题的,总之真难(草

要是大家喜欢就好啦(?wwwww


一朵棉花糖

黑塔狐物语—与你共同编写的狐物语

文笔不好,慎入。

      第六章

      大家在听到响声后,马上进入到三楼的寝室当中。一进门,他们就发现了房间的一块地板被打开了。

本田菊:“真奇怪…”

基尔伯特:“怎么了?”

本田菊:“在这种作为‘联合设施’的建筑内,竟然会有隐藏楼梯和开关。不觉得奇怪吗?”

弗朗西斯:“倒不如说,不管是哪里的建筑,只要有那些都会很奇怪吧。”

亚瑟:“还真是个谜啊…”

马修:“是谜呢…”

路德维希:“总之,先进去看看吧。”

本田菊:“是啊。只靠想的话,是没有什么实...

文笔不好,慎入。

      第六章

      大家在听到响声后,马上进入到三楼的寝室当中。一进门,他们就发现了房间的一块地板被打开了。

本田菊:“真奇怪…”

基尔伯特:“怎么了?”

本田菊:“在这种作为‘联合设施’的建筑内,竟然会有隐藏楼梯和开关。不觉得奇怪吗?”

弗朗西斯:“倒不如说,不管是哪里的建筑,只要有那些都会很奇怪吧。”

亚瑟:“还真是个谜啊…”

马修:“是谜呢…”

路德维希:“总之,先进去看看吧。”

本田菊:“是啊。只靠想的话,是没有什么实质作用的。”

弗朗西斯:“虽说有梯子,但下面可是深不见底哦?真的要下去吗?”

路德维希:“下去吧,这下面或许有逃脱的线索也说不定。”

弗朗西斯:“Oui(好),无论到哪哥哥我都会奉陪到底的!”

亚瑟:“真是的…真没办法,我也一起去。”

路德维希:“有劳了。”

      大家进入密道当中,耳边传来了一阵水声。

路德维希:“这里有水啊…”

本田菊:“水?有多深?”

路德维希:“只靠油灯的光可能无法判明。我下去看看好了。”

基尔伯特:“当心点。”

      路德维希跳到了水中,激起了无数水花。

路德维希:“唔噢…!这比我想象中要深的多啊。”

马修:“这算是为了防止失足坠落,而准备的缓冲物吗?”

路德维希:“我也不是很清楚。总之,你们也下来吧。”

      大家纷纷跳下水并拿着油灯四处搜寻,然后大家发现了一个入口,都走了进去。本田菊突然停下了脚步,望了望四周,小声嘀咕道:“地下…吗...能派上用场呢…”随后又赶紧去追上其他人。

(视角转换)

费里西安诺帮阿尔弗雷德包扎好了伤口。

费里西安诺:“好了,这样就OK了!”

阿尔弗雷德:“Thank you啦!”

[砰——!]

      从窗户那里传来了响声,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王耀:“什…什么声音阿鲁…”

费里西安诺:“肯,肯定是你听错了!”

[砰砰砰——!]

王耀:“你们也听到了吧…?”

费里西安诺:“听,听到了——————!!!”

阿尔弗雷德:“好像是从窗户那里传来的…”

      四个人都沉默了一瞬。

王耀:“我,我去看看…阿鲁。”

费里西安诺:“我,我也…”

      四个人慢慢的走到了窗户那里,阿尔弗雷德和伊万也竟然没有走在前面,而是默默的站在王耀和费里西安诺的身后,一言不发……

(视角转换)

      在地下的六个人提着油灯小心的走着,一路上竟然没有一只狐狸。就这样来到了金库,在金库里就只有一个箱子,六个人打开箱子,发现了一些钱。

[获得1000黑塔]

      六个人继续走着,他们发现了一间牢房,在牢房里有一个打不开的小木箱。

路德维希:“这个小箱子打不开啊…还是先带着吧。”

入手了[打不开的木箱]

      六个人又来到一间牢房内,结果刚进去就听见了熟悉的声音。

阿尔弗雷德?:“你是想说,掉下来都是我的错咯?!”

伊万?:“嗯。”

阿尔弗雷德?:“绝对不是我的错!我要提起诉讼!!因为,把地板弄得破烂不堪的明明是你嘛!”

伊万?:“诶~?但是,我踩上去的时候明明没事呦?”

阿尔弗雷德?:“是你代谢症候群的错!!”

伊万?:“…”

伊万?:“…”

伊万?:“阿~尔~弗~雷~德~君,咱来让你的牙龈稍微出点血吧~(korukorukoru…)”

阿尔弗雷德?:“No thank you!”

      路德维希看到这一幕,还是忍不住打断了那两个人的对话:“唔,喂。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阿尔弗雷德?:“大家!?DDDDDDD!你们来救我们啦!!”

本田菊:“不,才不是啊!你们两位不好好接受治疗,到底在做些什么啊!!”

亚瑟:“比起那个,你们怎么会在这!!?”

阿尔弗雷德?:“What?治疗?你在说什么啊?”

. . . . . . . . . . . . . 

路德维希:“哈?”

伊万?:“我们两个,如你所见的没有受伤啊?”

阿尔弗雷德?:“但是,因为没剩什么体力了,只好战略性撤退,在屋子里四处躲避…”

伊万?&阿尔弗雷德?:“[结果都怪伊万不好,伊万房间的地板塌陷了!!][都怪阿尔弗雷德君,地板塌陷了呢。]”

路德维希:“你们,到底是谁?”

弗朗西斯:“我们早在音乐厅里和阿尔弗雷德和伊万汇合了,那个时候,可没听过这些事。”

基尔伯特:“趁早坦白。你们俩,是狐狸吧?”

阿尔弗雷德?&伊万?:“诶,诶诶诶诶——!!?”

马修:“(到,到底是怎么回事…?哪一边才是真的?!首先,现在正在接受治疗的阿尔他们,是在音乐厅汇合的…)”

      马修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瞬间苍白起来。

马修:“糟了——!!!”

本田菊:“马修先生?”

马修:“大家,快点!!!!那边才是…刚刚在谈话室的那两人才是狐狸!!!”

(视角转换)

      王耀仔细检查了一下窗户,并没有发现什么。

王耀:“外面,太暗了什么都看不清阿鲁…”

费里西安诺:“也不是夜晚…那样的暗呢…总有种,更像是空间本身都消失掉了…的感觉。”

费里西安诺&王耀:“[咿!!][哎呀啊啊!!]”

王耀:“伊,伊万!阿尔弗雷德!我,我们换地方…吧”

       王耀一回头,身后的两个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两只黄狐。王耀沉默了,费里西安诺发现王耀沉默了,便回过头来说:“Ve…?王耀…?”然后费里西安诺看到了两只黄狐……

费里西安诺:“……诶…诶…骗,骗人…”

路德维希:“费里西安诺!王耀!”

路德维希&本田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