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黑塔鬼

43.2万浏览    2025参与
陌上凌燮

省拟黑塔鬼 29 辽宁的重生

第二十九章 辽宁的重生

“这里,是哪里?”辽宁从一篇虚空中醒来,看见了一座古代的城池,里面的人都穿着粗布麻衣。辽宁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也大概清楚自己应该在古代。

“平襄?,按现在的说法是襄平吧。”辽宁一个人嘟囔着。“襄平,不是辽阳之前的名字吗。”一边走进城门。“我这是到汉代了?”

突然,辽宁被守城的士兵拦住。

“有进出襄平城的节(汉代的通行证)吗”士兵说到。

“什么东西”过去快两千年了,辽宁也忘了节到底是什么东西了

“此人奇装异服,无节入关,头发极短。恐是东胡,鲜卑之流来襄平城内烧杀掠夺。是否立刻诛杀”另一名士兵警惕的看着辽宁说到。

辽宁此时也想明白怎么事了,不由得心理......

第二十九章 辽宁的重生

“这里,是哪里?”辽宁从一篇虚空中醒来,看见了一座古代的城池,里面的人都穿着粗布麻衣。辽宁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也大概清楚自己应该在古代。

“平襄?,按现在的说法是襄平吧。”辽宁一个人嘟囔着。“襄平,不是辽阳之前的名字吗。”一边走进城门。“我这是到汉代了?”

突然,辽宁被守城的士兵拦住。

“有进出襄平城的节(汉代的通行证)吗”士兵说到。

“什么东西”过去快两千年了,辽宁也忘了节到底是什么东西了

“此人奇装异服,无节入关,头发极短。恐是东胡,鲜卑之流来襄平城内烧杀掠夺。是否立刻诛杀”另一名士兵警惕的看着辽宁说到。

辽宁此时也想明白怎么事了,不由得心理发笑,当初因为鲜卑,东胡,高句丽多次进犯,多次杀死玄菟太守辽东太守。辽宁诸郡县才管理的这么严苛的,没想到自己现在也被当成那些人了。

“不可,此人是我的贵客”一位长发及腰,穿着汉服的俊美男子走过来。

“城主大人”两位士兵见状,立刻让开道路,让辽宁入城。

“所以说,做事要三思,如果你刚才真的给城主的贵客杀掉了,怕是城主大人要问你罪呢”第一位士兵对第二位士兵说到。

“不知辽大人是否有空来我的府邸坐会儿”城主说到。

“你知道我是谁”辽宁疑惑的说到。“看大人的样子以后的世界也变化很多,大人可能忘记了这时的我的模样了”城主大人笑到。

辽宁仔细端详面前的人,突然惊呼“辽阳,是你”

“原来我的名字以后变成了阿阳的名字了啊”(汉代辽东郡有辽阳县,是现在的沈阳市辽中区,襄平改名辽阳属于辽州的误传)襄平笑到。“但是现在辽东大人还是要叫我襄平啊”

辽宁也记起来了,但是他又伤感了许多,因为现在他只是辽东,还有辽西和玄菟陪着他。随着历史的发展,辽西和他一直分分合合羁绊了两千千来年,每次辽西消失都跟他说,不久后,我又会出现的。但是元代之后,他等了七百年才等到辽西的再次出现。

但是没过几十年又消散了。辽宁知道,他是因为自己而生而死。他们俩,盛世合,乱世分。

此时的外部,突然一瞬间,所有人的心理都感受到了辽宁的存在。

山东:你们感受到了没刚刚。

吉林:我也有那种感觉了。辽哥在一点点脱离我。

再次回到辽宁这边

“走吧襄平”辽宁跟着襄平一起来到了这里。

“辽哥还是很疑惑为什么我一个“汉朝人”会知道你的存在吗”襄平笑了笑。

“这里本来也不是汉朝,也不是真正的襄平城。这只是你的思想”“我也是你的思想,我只是你心目中的襄平城”“你对辽阳有愧,愧对每次他的忠心耿耿但你最终还是让他失去了他的信仰”

“我不知道现实生活中辽阳是怎么想的,我只是你的潜意识,那么,在你心里,到底什么才是辽宁”

“我,我也不清楚,这两千年来,我也许已经在各种纷争中早已迷失自己”

“那么,现在你记起来什么吗。你的童年?”

辽宁想起了战国时期,那时候中原大地都在打仗,只有山东和河北,不辞辛苦,教他读书习字,教他礼义廉耻。那时候的辽宁,还是的温润如玉风度翩翩的小公子。

而后来,他经历过太多的战争,每一次,都是不同的民族。他有些迷失了,中原像是给他遗忘了。在这时,他在北方巡逻的时候,捡到了两个孩子。这两个,便是后来的吉林和黑龙江。

“看来你已经记起来了一些事情了”面前的“襄平”突然消失,辽宁的意识又陷入到黑暗之中

此时的馆外

在沈阳的秦开广场,江苏,沈阳,吉林正在围着秦开广场坐着,辽阳凭空出现在这里

辽阳:我完事了,小沈该你了。

沈阳此时电话联系了河北

沈阳:冀哥,开始吧。

河北:好

此时,沈阳也如同刚才的辽阳一样,被吸入秦开雕像中。

(辽宁的梦境内)

这时辽宁醒来。发现周围的环境天翻地覆。定睛一看,这里是民国时期的沈阳城。辽宁一边看着熟悉的街道,一边看着这里的熙熙攘攘。

辽宁似乎又想到了什么

这个时代,对于辽宁来说,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好是好在这时的辽宁有这以前前所未有的繁荣。比江浙还富有曾是辽宁想都不敢想的。同样,这个时代,也给他重重一击。大连被日本洗脑。旅顺被日本重伤差点没抢救回来。就连小沈也因为军事行动失利错失良机,最后在历史上也留下了骂名。

远处,一个眼熟的穿着西装青年笑着叫辽宁。

“辽哥!来”

“你穿西装挺好看的”辽宁笑着对沈阳说。他第一次看见沈阳在这个时候这么开朗。清代之后。沈阳总是忧心忡忡,民国更甚。有的时候,辽宁也觉得,还是原来自由自在的生活更好吧,当个省会也挺累的

“从小你就生活在汉夷边境,打仗是常有的事。小时候的你挺调皮的”也许是之前辽阳的影响。辽宁回想起来辽宁这些城市小时候的样子。

“辽哥是不是觉得因为我所以对襄平内疚啊”

“之前也许有吧,后来想想毕竟是皇太极选的你,让辽阳休息休息也挺好。你干活也不错。”

“其实,那个时候我也不能释然我自己,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些,只会带兵打仗。突然让我成为一国都城我也没想到。而且这个前提也是我抢了襄平大哥的权利,夺走了他的一切。”

“后来,我也想,既然是交给我的事情,那我就在我的能力范围内做好,跟你一样,辽哥”

沈阳也一改笑脸,也跟辽宁说到

“也许是互联网时代吧,小吉和小黑跟我共称东北,因为这个原因,我们仨个是越来越像,对于省灵来说这不是什么好事,辽宁这个词语可能也被遗忘在互联网网上吧,有时候我在想或许有一天,我也像热河那样,消失在历史长河里,不在被人所铭记”

“我只能拿微笑去麻痹自己,小黑和小吉又何尝不是如此,人民外流,认同感降低,虽然我知道,时代的脚步不会永远为我们停歇,但是太平盛世如此,我还是挺怕消失的。但是我知道这应该是我的命”

“所以,你是知道发生什么了?辽哥?”

“我又不傻,辽阳那小子真当我不知道他又在搞道家哲学那一套。跟阳明先生学挺明白啊,虽然我没有意识,但是我能感受到我在吉林的体内。”

“但是我确实不知道为什么我在这里有了这样的意识,还能碰到你们俩。”

“如果说,我们能让哥重新出现呢?”

“热河试了那么多次,还是冲不破束缚。辽西在我体内存在感也越来越弱,若不是乱世,已消散的省便很难再现。”

“哥,你瞧好了吧”

突然辽宁感到周围天旋地转,等再次平稳下来后,眼前的镜像如同走马灯一般从春秋末期到进入洋馆之前。辽宁像个旁观者一样,审视这自己的人生,不由得泪流满面。

突然,一阵光出现,再次看到镜像的时候。辽宁和沈阳一起,从秦开雕像里出来。而此时的吉林,因为辽宁脱离的缘故暂时晕了过去。

江苏:辽宁,你终于回来了

江苏看到辽宁回来泪流满面,转头去抱住辽宁,结果辽宁又突然消失。

此时的洋馆

辽宁突然出现在小屋,给众人吓了一跳。而此时的众人早已按耐不住自己的情绪,抱着辽宁嚎啕大哭。

山东:你知道吗,我真的害怕,我永远失去你了。

大连:我虽然可能不太喜欢你,那也是以前了,但是我不想你从我的生活中消失。

河北:辽,你欠我一个人情哦。

此时江苏的电话打来

秦开广场

江苏:辽宁回去了是吗

北京:是的,安然无恙

江苏:那就好,告诉辽宁吉林也没事已经醒了。生活生产的事情恢复差不多了。我们也过去了等你们出来。

北京:好!

北京:兄弟们,这次的大风大浪我们也走过来了。

天津:这次,我终于成功了。

河北:这时候,我才知道我啥都能干。

辽宁:乐观点总归是好事,活下来就好。

山东:身边有你们在,我才安心

浙江:有一个最想保护的人,有一群一起勇往直前的人。

福建:啊啊啊啊这个冒险终于完事了

广东:出去之后给洋房卖了吧,还能挣不少钱

广西:弟啊你咋又钻钱眼里了

四川:个锤锤,过去这么久终于出来了嗦。

重庆:话说,上海呢。

上海:我回来了,以及,你们看谁来了。

烂橘子吖

【𝓗𝓪𝓹𝓹𝔂 𝓯𝓲𝓻𝓼𝓽 𝓪𝓷𝓷𝓲𝓿𝓮𝓻𝓼𝓪𝓻𝔂】

卢西安诺原女向注意避雷(并未出现本人)

我家小小姐穿越进异色黑塔鬼里的故事

------------------------------------------------------------

“自从进入这该死的洋馆后,约莫着过去了好几个月,又或许已经过了一年?

如果您愿意的话,我来给您讲讲某个周目发生的事吧。

准确的说,是我们刚来洋馆时发生的事。


“…?原来您听说过一些?看来是以前的我说的…那么前面他们的打打杀杀我就不再赘述了。啊…这副场景?当时的我很狼狈吧......

【𝓗𝓪𝓹𝓹𝔂 𝓯𝓲𝓻𝓼𝓽 𝓪𝓷𝓷𝓲𝓿𝓮𝓻𝓼𝓪𝓻𝔂】

卢西安诺原女向注意避雷(并未出现本人)

我家小小姐穿越进异色黑塔鬼里的故事

------------------------------------------------------------

“自从进入这该死的洋馆后,约莫着过去了好几个月,又或许已经过了一年?

如果您愿意的话,我来给您讲讲某个周目发生的事吧。

准确的说,是我们刚来洋馆时发生的事。


“…?原来您听说过一些?看来是以前的我说的…那么前面他们的打打杀杀我就不再赘述了。啊…这副场景?当时的我很狼狈吧,充满自信的来到了这里,可最后只救出了那位北/意/大/利先生,完全高估了自己呢。


“狼狈的逃到那间厕所后,仅剩的手枪里只有三发子弹--手枪还是‘借’的--真可怜,不过也多亏了那时的我,我们才能发现那怪物的弱点是额头啊。


“我早已忘记了时间,不过既然在今天回想了当初,那就把今天当做我遇见傻瓜卢西安诺先生的一周年吧…咦?有什么想法…


“早点带着我们一起出去吧,笨蛋卢恰,我和你一起”。


-------LittleGirl 小小姐

------------------------------------------------------------

永存一周年快乐!!🎊🎉

很仓促的迎来了一周年!和第一张主线图一样 并未出现卢西安诺()

是一张完善剧情的故事图 剧情是一周目little将卢西安诺推出洋馆门后所发生的事

之前的剧情在这里 !

还是这句话 这是他们的第一个一年 但绝不会是最后一个一年😣

那就祝little和卢西安诺一周年快乐,尽早全员脱出

向生而生

搬【aph观影体】另一个世界的我们 2

@樱花11(看置顶) 

预警


第一次写这类文,不太会描写,凑合着看吧


又名《二/战他们观黑塔鬼》


本人不是全员厨,但会尽量善待每个角色


因为背景是二/战,所以一开始会有一些不太友好的


私设意识体受国民影响


战/争时期性格多与国/家相关


全文无CP,有组合的打组合名,不太会打tag


人物ooc!ooc!(我流设很多)


露都用伊万,文中不会出现阿鲁


会省掉许多的内容吧(如战斗人物档案什么的)


登场人物:联五、轴三、普(后面可能会加)


【】观影内容,下划线为观影台词()为补充说明


以上


正文:


众人...

@樱花11(看置顶) 

预警


第一次写这类文,不太会描写,凑合着看吧


又名《二/战他们观黑塔鬼》


本人不是全员厨,但会尽量善待每个角色


因为背景是二/战,所以一开始会有一些不太友好的


私设意识体受国民影响


战/争时期性格多与国/家相关


全文无CP,有组合的打组合名,不太会打tag


人物ooc!ooc!(我流设很多)


露都用伊万,文中不会出现阿鲁


会省掉许多的内容吧(如战斗人物档案什么的)


登场人物:联五、轴三、普(后面可能会加)


【】观影内容,下划线为观影台词()为补充说明


以上


正文:


众人决定好好休息,战/争给他们带来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他们昏昏沉沉地睡着了,当王耀醒时,Part2开始播放了。


「是我太累了吗,睡了很长一段时间啊看来。」


【日/本又一次来到图书馆,那个怪物已经不见了,桌子上莫名出现了一把钥匙。


他收起了把“四层的钥匙”,又来到书架前。】


这里放置着各种书,如果不是有事在身的话,一定要拜读一下。


……只是一本的话……应该可以吧?


(学会了日/本专用技能【断】)


他来到了三楼,发现门都打不开,就去了四楼,使用了钥匙,打开了一扇门,进入一个房间。他在房间里搜寻的一番,把角落的架子推开,发现了一只团子。


哦呀,年糕,出不来了吗?


啊,不行呢,普通的话。好可怜……德/国桑的话可能就能把你弄出来了……


请出来一下么……不如强硬的把他拉出来……不,无论如何,先拜托一下看看吧。


说完他就来到了德/国所在的房间,那原本是帘子的地方,也换成了铁门。


(唉……?总觉得门变气派了不是吗!?是错觉吗?好像变成了铁门……)】


“看书学的新技能……这上面放的是游戏吗?”


“嗯,看来是知道了,不过我并不想说明什么,本田先生。”


“年糕……是之前视频一开始出现的那个白色的东西吧?”


“看样子的确是呢,不过这个奇妙的比喻……那个样子怎么看都不是年糕吧?”


“wang,不用在意上面的细节啦,和我说说年糕是什么呗?”


“中国的传统美食,小英雄,我以为你不算太小,应该会知道的。”


“hero又不是wang的邻居,怎么知道啊……”


“ve~变成铁门了,是上面的路德做的吧?”


“看上去的确是阿西做的,只有阿西在那里面啊。”


【日:啊诺……德/国桑可以打搅一下吗?


德:日/本吗?怎么了。


日:那是,四层房间里的谜之年糕,嵌入到墙壁里拿不出来了,因为有点可怜,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德/国桑能把它拿出来……


德:这样啊,知道了我接受,只是我有一个请求……


日:欸。是我力所能及的话。


德:实际上在逃命的过程中,鞭子掉了,如果今后还与那个遭遇上的话,我想果然武器还是必要的。如果可以的话,能否帮我找一下。


日:!那还真是巧呢,实际上方才已经捡到了哟,德/国桑的鞭子。


德:哎。


(把鞭子还给德/国)


日:他就掉在隔壁房间的床上哟。


德:啊,是吗……那还真是……感激不尽……


日:不不不,只是顺便而已,这样就可以到四层。


德:啊!日/本!!很抱歉……


日:是怎么了?


德:啊,非常的不好意思,说实话我已经肚子饿了,可以拿点什么食物过来吗?


日:食物啊,不巧,我没有带携便食品之类呢。也没有看中什么可以当烹饪材料的东西……


德:是吗那么不好意思能去找点什么吃的东西么?


日:唉唉唉!!办、办不到的!!这种地方哪有食材什么的啊!


德:拜托了,现在这样子说不定会使不出力,什么都可以。不能想想办法吗!?


日:……哈……我知道了。无论如何,还是再去找一圈看看吧,意/大/利君也是不找到的不行啊。


德:是吗!!得救了!!顺便一提,你找到哥哥了吗?


日:没有……但是,没关系的吧,总会有办法的。


德:那么多事,抱歉了,啊啊对了,顺便把这个拿走吧。


(收下了啤酒)


日:(饮料!?而且还是啤酒!?)


啊,非常感谢,那么我走了哦。


德:啊啊,拜托你了。


日/本靠近铁门里面传出很大的声音。


日:(门里边究竟是什么……)】


“上面的我那么着急的要实物,真的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吧。”


“ve,储备粮食吧?毕竟不知道会在那里面待多久,意识体起并不会饿死啊。”


「虽然我自己说这种话都没有底气了……」


“上面路德先生怎么说都很反常啊。”


“铁门没打开是怎么传东西的?隔空取物吗?”


“小阿尔你的注意力总是在一些细小的地方呢。”


【日/本走出德/国所在的房间,来到一楼的厕所里,又盯着马桶看了会儿。


这个马桶……似乎扔钱进去就可以买什么东西呢。


于是他买了几个饭团】


“马桶里为什么可以买东西啊,而且还是吃的,真的没有关系吗?!”


“臭胡子,叫什么啊!这洋馆的存在就已经离谱了。还要在意这些细节做什么。”


“眉毛做出来的东西比这个更加离谱,堪比生化武器!”


Dover激情吵架中。


王耀喷出了刚入口的热水,猛地咳嗽起来,伊万递给他一张手帕万。


“没事吧?”


“谢谢,我没事,只是被这个惊讶到了而已。”


“那东西真的能吃吗?”阿尔呆呆的看着。


“耀,你的热水从哪里来的?”


“向玖肆要的。”


“伊万同志你看着我做什么?要吃的?没有酒啦,不要向我要伏特加。”


【日/本离开厕所,来到厕所附近的房间,里面很黑


哦呀,一片漆黑呢,开关在……啊,有了。


他找到开关,房间亮了,里面有之前的那个怪物,仿佛在等待着他的到来


!!!


他一惊,立马进入战斗状态


(战斗过程略)


他打败了那个怪物,然后眼前一黑。


(灭了!?)


(这样的话……!!)


画面亮起来时,怪物不见了。


唉!?


 他呆住了。


不在……


(很担心意/大/利君,总之不快一点的话)】


「想着保护我的这种做法,真是虚伪呀,本田菊你不是这样的人,为了利益,你可以舍弃一切……果然我也很讨厌,一直被人保护呢。」


【他在一个槽内找到了寝室的钥匙,立马离开来到二楼的一个房间,用钥匙打开了门,普/鲁/士在这个房间


他调查了一圈,把门锁上。他来到普/鲁/士的后面,普/鲁/士是一惊向后砍去。


普:!!是谁!!!


日:呜哇!请丶请冷静点!是我!


普:啊,抱…抱歉,日/本啊


日:您没事吧


普:怪…怪物不在吗!?看见了啊我!像腐败的司康饼一样颜色的全luo巨人!!


日:……


普:是真的啊!看见了啊!我丶阿西丶小意也都!


日:欸。我知道的。】


“这糟糕的比喻,司康饼哪是这样的……”


“在下是默认了这种比喻吗……”


【普:等回过神来就已经在这里了。和两个人都走散了,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


日:不,一点都没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我也遭遇了。


普:那什么呀那个!对,对了!那两个人怎么样了?


日: 请冷静。可以的话您有没有带着什么饮料?


普:哎?啊……说起来喉咙也可能呢,你有带着水什么的吗?


日:没有,但是可以去取,要给您带回来吗?


普:也是呢……不,等等。果然还是不要了,他们两个怎么样了?


日:德/国桑在本层的房间里似乎是肚子饿了,但是意/大/利君还没有找到。您有什么头绪吗?


普:哎!小意行踪不明么!难道被那个怪物干掉了什么的……


日:百分之百……吧……但他是逃跑速度超快的人,我坚信他总归是能逃掉的。


普:好,我也一起去找,首先到阿西那里去吧,那家伙在干什么啊?


日:似乎是相当的饿,甚至动弹不得了,普/鲁/士有带着什么可以填肚子的东西吗?


普:可以填肚子的啊,说起来刚才逃跑途中捡到了不知是什么的蘑菇,这个怎么样?


日:那么就这样……


普:好嘞!!那么就,走……】


“哥哥,不知名的蘑菇是能给人吃的吗?”


“给你吃也不会有很大的问题啦,顶多拉肚子而已。”基尔伯特小声说着。


“本田,你那个语气也是打算就此算了吧。”


“上面的关在下什么事?路德先生,分清楚游戏和现实啊。”


“基尔伯特的那个停顿……还有,为什么要锁门……”伊万若有所思。


「大家都认为我是个只会逃跑,不会战斗的废柴呢……被你们误解也算我的伪装吗?不管是在那个视频里还是现实,我怎么可能是废柴……」


【日:怎么了?


普:是不是……有什么声音在接近?


日:……


普:喂


那腰上的东西如果不是装饰的话,就把它从鞘里拔出来。


如果不想被吃掉的话……


日:明白。


日/本把刀从鞘里拔出来。】


“在下的刀从来都不是什么装饰啊。如有需要的话,在下定会使用它的。”


「无论是对付敌人,还是……」


本田菊现在拔不出他的刀,但凛冽的目光似乎透露着刀的寒气。


【门那边传出框框框的声音,似乎打算把门撞开。


日:……


然后声音又小了,最后逐渐消失。


普:……走了吗?


日:欸。恐怕是。


普:好!虽然有些可怕,但总之先和阿西会合,找到小意,早点从这里出去。


日:说的是呢


(和普/鲁/士会合成功。)


他们走出门,那个怪物立马冲了过来。


普:呜哇!这不是没有走掉嘛!!


日:看来是那样。


普:越看越可怕!!这样的话本大爷华丽的技能使不出来啊!快想想办法!


日:(这个人真是的。)


(战斗过程略)


他们打败那个怪物,立马跑了起来,甩开了那个怪物,然后来到了德/国所在的房间


日:这边就是,德/国桑所在的城堡呢。


普:还真是坚固呢。喂阿西,我从日本那里听说一些,你饿了吧?吃蘑菇么?


德:哥哥么?你没事啊!


普:哦当然!但,坏消息也有,小意他人还没有找到。首先,先去把年糕弄出来吧。


德:呼呣,这样吗,我知道了,那么准备的也差不多了就走吧


(德/国走了出来)


普:虽然不知道状况,首先先到四层去吧!


德:偶尔,回到这里也可以吧?


日:那倒是没所谓……你喜欢狭窄的场所吗?


德:是呢。该说是……习惯的亲切感吗……不管怎么说是一个很好的地方啊……


日:哈……】


「看样子他们应该是第一次来才对,何谈熟悉一说……」伊万皱了皱眉头。


“果然很奇怪呢,ⅴe……”


“出现了那种怪物,这个地方会是一个好地方吗?”


【他们来到了四楼那个房间,看着团子。


日:怎么样了?


普:这出次的还真是深呢……能行吗阿西。


德:抱歉空手看来是不行,有什么道具的话就另当别说了。


日:道具……是吗。反正是个很大的洋馆,暂且四处找找看吧。


德:说的是呢,如果可以找到什么可以派上用场的东西就太好了。


普:真没办法呢,那么就分开寻找一下吧。


德:ぉぉおおお


普:好强的表情。


日:那么我就此失礼了呢。如果找到什么好东西的话再回来。


普:我也去找找看吧,说起来还没有好好的在这里逛过一圈呢,去探险的话也让我瞧瞧!


德:那就拜托了。


(日/本,普/鲁/士离队)】


“啊,一次性看了这么多,也不知道该从哪里说些什么……”


“Hey,虽然在gj层面是敌对关系,但在这里貌似不用太在意身份问题……”


“你是想开会吗……”


“Bingo!”


“不,我们只是下个视频开始前整理一下已知的东西,所以得和你们四个一起讨论。”


“不必要了,在下就说明一下上面放的是什么吧,只是一部游戏而已,何必呢?”


“ve,菊,我想还是不要仅做游戏的好。”


“我也认为不要当做游戏比较好,我能感应到一些东西。”亚瑟解了手上的缠的绷带。


“仅仅只是让我们看游戏,那么我们到这里,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


樱某的话:


还有点尾,下篇再补上


想要评论!


预警


第一次写这类文,不太会描写,凑合着看吧


又名《二/战他们观黑塔鬼》


本人不是全员厨,但会尽量善待每个角色


因为背景是二/战,所以一开始会有一些不太友好的


私设意识体受国民影响


战/争时期性格多与国/家相关


全文无CP,有组合的打组合名,不太会打tag


人物ooc!ooc!(我流设很多)


露都用伊万,文中不会出现阿鲁


会省掉许多的内容吧(如战斗人物档案什么的)


登场人物:联五、轴三、普(后面可能会加)


【】观影内容,下划线为观影台词()为补充说明


以上


正文:


众人决定好好休息,战/争给他们带来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他们昏昏沉沉地睡着了,当王耀醒时,Part2开始播放了。


「是我太累了吗,睡了很长一段时间啊看来。」


【日/本又一次来到图书馆,那个怪物已经不见了,桌子上莫名出现了一把钥匙。


他收起了把“四层的钥匙”,又来到书架前。】


这里放置着各种书,如果不是有事在身的话,一定要拜读一下。


……只是一本的话……应该可以吧?


(学会了日/本专用技能【断】)


他来到了三楼,发现门都打不开,就去了四楼,使用了钥匙,打开了一扇门,进入一个房间。他在房间里搜寻的一番,把角落的架子推开,发现了一只团子。


哦呀,年糕,出不来了吗?


啊,不行呢,普通的话。好可怜……德/国桑的话可能就能把你弄出来了……


请出来一下么……不如强硬的把他拉出来……不,无论如何,先拜托一下看看吧。


说完他就来到了德/国所在的房间,那原本是帘子的地方,也换成了铁门。


(唉……?总觉得门变气派了不是吗!?是错觉吗?好像变成了铁门……)】


“看书学的新技能……这上面放的是游戏吗?”


“嗯,看来是知道了,不过我并不想说明什么,本田先生。”


“年糕……是之前视频一开始出现的那个白色的东西吧?”


“看样子的确是呢,不过这个奇妙的比喻……那个样子怎么看都不是年糕吧?”


“wang,不用在意上面的细节啦,和我说说年糕是什么呗?”


“中国的传统美食,小英雄,我以为你不算太小,应该会知道的。”


“hero又不是wang的邻居,怎么知道啊……”


“ve~变成铁门了,是上面的路德做的吧?”


“看上去的确是阿西做的,只有阿西在那里面啊。”


【日:啊诺……德/国桑可以打搅一下吗?


德:日/本吗?怎么了。


日:那是,四层房间里的谜之年糕,嵌入到墙壁里拿不出来了,因为有点可怜,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德/国桑能把它拿出来……


德:这样啊,知道了我接受,只是我有一个请求……


日:欸。是我力所能及的话。


德:实际上在逃命的过程中,鞭子掉了,如果今后还与那个遭遇上的话,我想果然武器还是必要的。如果可以的话,能否帮我找一下。


日:!那还真是巧呢,实际上方才已经捡到了哟,德/国桑的鞭子。


德:哎。


(把鞭子还给德/国)


日:他就掉在隔壁房间的床上哟。


德:啊,是吗……那还真是……感激不尽……


日:不不不,只是顺便而已,这样就可以到四层。


德:啊!日/本!!很抱歉……


日:是怎么了?


德:啊,非常的不好意思,说实话我已经肚子饿了,可以拿点什么食物过来吗?


日:食物啊,不巧,我没有带携便食品之类呢。也没有看中什么可以当烹饪材料的东西……


德:是吗那么不好意思能去找点什么吃的东西么?


日:唉唉唉!!办、办不到的!!这种地方哪有食材什么的啊!


德:拜托了,现在这样子说不定会使不出力,什么都可以。不能想想办法吗!?


日:……哈……我知道了。无论如何,还是再去找一圈看看吧,意/大/利君也是不找到的不行啊。


德:是吗!!得救了!!顺便一提,你找到哥哥了吗?


日:没有……但是,没关系的吧,总会有办法的。


德:那么多事,抱歉了,啊啊对了,顺便把这个拿走吧。


(收下了啤酒)


日:(饮料!?而且还是啤酒!?)


啊,非常感谢,那么我走了哦。


德:啊啊,拜托你了。


日/本靠近铁门里面传出很大的声音。


日:(门里边究竟是什么……)】


“上面的我那么着急的要实物,真的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吧。”


“ve,储备粮食吧?毕竟不知道会在那里面待多久,意识体起并不会饿死啊。”


「虽然我自己说这种话都没有底气了……」


“上面路德先生怎么说都很反常啊。”


“铁门没打开是怎么传东西的?隔空取物吗?”


“小阿尔你的注意力总是在一些细小的地方呢。”


【日/本走出德/国所在的房间,来到一楼的厕所里,又盯着马桶看了会儿。


这个马桶……似乎扔钱进去就可以买什么东西呢。


于是他买了几个饭团】


“马桶里为什么可以买东西啊,而且还是吃的,真的没有关系吗?!”


“臭胡子,叫什么啊!这洋馆的存在就已经离谱了。还要在意这些细节做什么。”


“眉毛做出来的东西比这个更加离谱,堪比生化武器!”


Dover激情吵架中。


王耀喷出了刚入口的热水,猛地咳嗽起来,伊万递给他一张手帕万。


“没事吧?”


“谢谢,我没事,只是被这个惊讶到了而已。”


“那东西真的能吃吗?”阿尔呆呆的看着。


“耀,你的热水从哪里来的?”


“向玖肆要的。”


“伊万同志你看着我做什么?要吃的?没有酒啦,不要向我要伏特加。”


【日/本离开厕所,来到厕所附近的房间,里面很黑


哦呀,一片漆黑呢,开关在……啊,有了。


他找到开关,房间亮了,里面有之前的那个怪物,仿佛在等待着他的到来


!!!


他一惊,立马进入战斗状态


(战斗过程略)


他打败了那个怪物,然后眼前一黑。


(灭了!?)


(这样的话……!!)


画面亮起来时,怪物不见了。


唉!?


 他呆住了。


不在……


(很担心意/大/利君,总之不快一点的话)】


「想着保护我的这种做法,真是虚伪呀,本田菊你不是这样的人,为了利益,你可以舍弃一切……果然我也很讨厌,一直被人保护呢。」


【他在一个槽内找到了寝室的钥匙,立马离开来到二楼的一个房间,用钥匙打开了门,普/鲁/士在这个房间


他调查了一圈,把门锁上。他来到普/鲁/士的后面,普/鲁/士是一惊向后砍去。


普:!!是谁!!!


日:呜哇!请丶请冷静点!是我!


普:啊,抱…抱歉,日/本啊


日:您没事吧


普:怪…怪物不在吗!?看见了啊我!像腐败的司康饼一样颜色的全luo巨人!!


日:……


普:是真的啊!看见了啊!我丶阿西丶小意也都!


日:欸。我知道的。】


“这糟糕的比喻,司康饼哪是这样的……”


“在下是默认了这种比喻吗……”


【普:等回过神来就已经在这里了。和两个人都走散了,我,说了什么奇怪的话吗?


日:不,一点都没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我也遭遇了。


普:那什么呀那个!对,对了!那两个人怎么样了?


日: 请冷静。可以的话您有没有带着什么饮料?


普:哎?啊……说起来喉咙也可能呢,你有带着水什么的吗?


日:没有,但是可以去取,要给您带回来吗?


普:也是呢……不,等等。果然还是不要了,他们两个怎么样了?


日:德/国桑在本层的房间里似乎是肚子饿了,但是意/大/利君还没有找到。您有什么头绪吗?


普:哎!小意行踪不明么!难道被那个怪物干掉了什么的……


日:百分之百……吧……但他是逃跑速度超快的人,我坚信他总归是能逃掉的。


普:好,我也一起去找,首先到阿西那里去吧,那家伙在干什么啊?


日:似乎是相当的饿,甚至动弹不得了,普/鲁/士有带着什么可以填肚子的东西吗?


普:可以填肚子的啊,说起来刚才逃跑途中捡到了不知是什么的蘑菇,这个怎么样?


日:那么就这样……


普:好嘞!!那么就,走……】


“哥哥,不知名的蘑菇是能给人吃的吗?”


“给你吃也不会有很大的问题啦,顶多拉肚子而已。”基尔伯特小声说着。


“本田,你那个语气也是打算就此算了吧。”


“上面的关在下什么事?路德先生,分清楚游戏和现实啊。”


“基尔伯特的那个停顿……还有,为什么要锁门……”伊万若有所思。


「大家都认为我是个只会逃跑,不会战斗的废柴呢……被你们误解也算我的伪装吗?不管是在那个视频里还是现实,我怎么可能是废柴……」


【日:怎么了?


普:是不是……有什么声音在接近?


日:……


普:喂


那腰上的东西如果不是装饰的话,就把它从鞘里拔出来。


如果不想被吃掉的话……


日:明白。


日/本把刀从鞘里拔出来。】


“在下的刀从来都不是什么装饰啊。如有需要的话,在下定会使用它的。”


「无论是对付敌人,还是……」


本田菊现在拔不出他的刀,但凛冽的目光似乎透露着刀的寒气。


【门那边传出框框框的声音,似乎打算把门撞开。


日:……


然后声音又小了,最后逐渐消失。


普:……走了吗?


日:欸。恐怕是。


普:好!虽然有些可怕,但总之先和阿西会合,找到小意,早点从这里出去。


日:说的是呢


(和普/鲁/士会合成功。)


他们走出门,那个怪物立马冲了过来。


普:呜哇!这不是没有走掉嘛!!


日:看来是那样。


普:越看越可怕!!这样的话本大爷华丽的技能使不出来啊!快想想办法!


日:(这个人真是的。)


(战斗过程略)


他们打败那个怪物,立马跑了起来,甩开了那个怪物,然后来到了德/国所在的房间


日:这边就是,德/国桑所在的城堡呢。


普:还真是坚固呢。喂阿西,我从日本那里听说一些,你饿了吧?吃蘑菇么?


德:哥哥么?你没事啊!


普:哦当然!但,坏消息也有,小意他人还没有找到。首先,先去把年糕弄出来吧。


德:呼呣,这样吗,我知道了,那么准备的也差不多了就走吧


(德/国走了出来)


普:虽然不知道状况,首先先到四层去吧!


德:偶尔,回到这里也可以吧?


日:那倒是没所谓……你喜欢狭窄的场所吗?


德:是呢。该说是……习惯的亲切感吗……不管怎么说是一个很好的地方啊……


日:哈……】


「看样子他们应该是第一次来才对,何谈熟悉一说……」伊万皱了皱眉头。


“果然很奇怪呢,ⅴe……”


“出现了那种怪物,这个地方会是一个好地方吗?”


【他们来到了四楼那个房间,看着团子。


日:怎么样了?


普:这出次的还真是深呢……能行吗阿西。


德:抱歉空手看来是不行,有什么道具的话就另当别说了。


日:道具……是吗。反正是个很大的洋馆,暂且四处找找看吧。


德:说的是呢,如果可以找到什么可以派上用场的东西就太好了。


普:真没办法呢,那么就分开寻找一下吧。


德:ぉぉおおお


普:好强的表情。


日:那么我就此失礼了呢。如果找到什么好东西的话再回来。


普:我也去找找看吧,说起来还没有好好的在这里逛过一圈呢,去探险的话也让我瞧瞧!


德:那就拜托了。


(日/本,普/鲁/士离队)】


“啊,一次性看了这么多,也不知道该从哪里说些什么……”


“Hey,虽然在gj层面是敌对关系,但在这里貌似不用太在意身份问题……”


“你是想开会吗……”


“Bingo!”


“不,我们只是下个视频开始前整理一下已知的东西,所以得和你们四个一起讨论。”


“不必要了,在下就说明一下上面放的是什么吧,只是一部游戏而已,何必呢?”


“ve,菊,我想还是不要仅做游戏的好。”


“我也认为不要当做游戏比较好,我能感应到一些东西。”亚瑟解了手上的缠的绷带。


“仅仅只是让我们看游戏,那么我们到这里,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


樱某的话:


还有点尾,下篇再补上


想要评论!



向生而生

搬【aph观影体】另一个世界的我们 1

@樱花11(看置顶) 

预警


第一次写这类文,不太会描写,凑合着看吧


又名《二/战他们观黑塔鬼》


本人不是全员厨,但会尽量善待每个角色


因为背景是二/战,所以一开始会有一些不太友好的


私设意识体受国民影响


战/争时期性格多与国/家相关


全文无CP,有组合的打组合名,不太会打tag


人物ooc!ooc!(我流设很多)


露都用伊万,文中不会出现阿鲁


会省掉许多的内容吧(如战斗人物档案什么的)


登场人物:联五、轴三、普(后面可能会加)


【】观影内容,下划线为观影台词()为补充说明


以上


正文:


【一...

@樱花11(看置顶) 

预警


第一次写这类文,不太会描写,凑合着看吧


又名《二/战他们观黑塔鬼》


本人不是全员厨,但会尽量善待每个角色


因为背景是二/战,所以一开始会有一些不太友好的


私设意识体受国民影响


战/争时期性格多与国/家相关


全文无CP,有组合的打组合名,不太会打tag


人物ooc!ooc!(我流设很多)


露都用伊万,文中不会出现阿鲁


会省掉许多的内容吧(如战斗人物档案什么的)


登场人物:联五、轴三、普(后面可能会加)


【】观影内容,下划线为观影台词()为补充说明


以上


正文:


【一只团子蹦哒着来到门口,想把门打开,但尝试了很多遍都没有成功。


团子的尖叫声响起,画面变为黑色,中间的团子不断被放大,一个很大的团子呈现了出来】


“哇这是什么东西!”阿尔吓了一跳,“放大之后好恐怖啊……”


“玖肆小姐,这个是鬼故事吗?标题是黑塔鬼什么的。”王耀问。


“嗯……是一个温馨的故事呢~”


本田菊听玖肆说出来的话感到很不妙,但也没有多想。


王耀点点头算是信了。


【离世/界会议会场3小时路程


处于深山中的空宅


什么时候开始存在在那里


曾经被何人住过


都是迷的那个洋馆里


有着怪物出没的传闻】


“单看这段文字啊……怎么说都不会是一个温馨的故事啊……”弗朗西斯有些忧虑的说。


“如果那个传闻是真的话,的确不会是一个温馨的故事。”亚瑟对弗朗西斯的话表示认同。


「奇怪,我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亚瑟思索着,「虽然战/争期间我的魔法使不上来……」


亚瑟还在思考中却被阿尔的叫声拉回了现实。


“本田菊,看样子这是你家的东西……”


“琼斯先生,如果我家现在就有这样的科技……想必大家都会着急吧?”


「不安视频带来的吗……」费里西安诺松了一口气,「就是视频的话,应该不会太糟……」


【画面一转出现一栋洋馆


意/大/利:ve~真的有这么一个地方呢~


日/本:本来以为只是个传闻而已……还真的有啊……


普/鲁/士:这种衰败的感觉……还不差嘛……


德/国:我倒是不怎么感兴趣……


日/本:我也是……如果可以的话很想只看看外观就回去的


意/大/利:诶诶~好不容易来一趟稍微进去看看嘛~


德/国:……


画面一转他们已经来到了洋馆内】


“哦哦,出现了本大爷,我们轴/心!”


“哥哥不用这么兴奋,后面应该还有其他人出场。”


“嘿,这和我现在兴奋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在下凭直觉认为,这并不是个好东西。对不明的房屋产生兴趣……瓦尔加斯先生,在下想知道,你真的会进去吗?”


“ve?要是能给我带来什么利益的话我会去试试,但是没有的话我就不一定了,真的要去的话……除非是有什么非去不可的理由……”


“这样就进去了?作为意识体会不会太冒失了点。”王耀叹了一口气。


“的确……”伊万小声回应。


【意:里面比想象中的要漂亮呢


德:喂喂,不回去吗?


普:什么嘛阿西,你害怕了吗?


(传来东西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德:!喂喂。果然还是回去吧?


日:真是荒谬。怪物什么的怎么可能会有嘛。依常识考虑的话


普:小心点喏,日/本


日:我知道了,我稍微看看情况就回来。


日/本往右边的走廊走去】


“NAHAHA!这头像也太好笑了吧!”阿尔这句话引起哄堂大笑。


“阿西,看得出来你真的很害怕。”


“ve~这上面的路德看上去不像那么靠得住啊~居然害怕成这样吗?”


路德维西表示胃痛,并不想说话。


“上面在下的话有些令人在意……


【他走到一扇门前调查但挂着锁


接下来他来到旁边一个房间,看上去是个餐厅


他四处搜寻了一番来到一个门前发现打不开


然后他注意到了地上碎了的盘子


盘子啊……已经碎了呢,为了不受伤还是小心点……


他原路返回却发现大家已经不在了


!?已经回去了吗?


他来到大门前尝试打开门却发现打不开了,他无奈只好来到另一个房间继续调查


他在这个房间检查了一番,什么也没有发现就离开了


他又往大门向左的那个走廊走去,在拐弯处发现了一个灰色的庞然大物走进了一个房间。


他吓了一跳


?!什、什么啊刚才那个……


他冷静下来不见那东西的踪影


是我……太疲劳了吗?】


“那是什么啊!”亚瑟同样惊了一下,“根本就不属于生物范畴了吧!”


“有点像你做出来的死杠。”王耀淡淡回复了一句,“颜色很像。”


“王耀你比哥哥还要损啊……”弗朗西斯笑了笑,“这样说的确像小亚瑟你做出来的司康饼。”


“你们!”亚瑟很生气,猛然站起抓住弗朗西斯的衣领,但心脏传来的疼痛要迫使他坐回去,“真是BaKa……算了,日后再找你算账……”


“小亚瑟,别开不起玩笑嘛。”弗朗西斯指了指他的心脏,“生气对这里不好的吧,而且那两兄弟轰/炸/伦/敦那么长一段时间,还没好吧?”


王耀表示五千年大风大浪什么没见过,好吧他还真没见过怪物出现的情况,他有些紧张。但阿尔弗雷德在一边小声说着可怕一类的词,这令他有些厌烦了,虽然他明白,阿尔只是在隐藏自己害怕的事实罢了。


伊万和路德维西什么也没说就静静的看着视频。基尔伯特还是一脸兴奋,他很期待会发生些什么。


「在下想的没有错,果然会有什么发生啊……」本田菊握紧了手,「那么……会发生什么呢……在下好像……并不想知道……」


「ve,说实话我也很不解呢……按常理来说我听到这种传闻是会害怕的,但为什么要进去……」费里西安诺想了想,「换做我,我是绝对不会进去的,无论可以给我带来什么利益……」


【他又走进另一个房间,那是厕所。他在厕所中调查了一番,没有发现什么就走到之前那东西进去的门前


打不开呢


他只好离开了,来到了二楼在一个房间里调查了一番,走到帘子处停下了


……


他又离开了,去其他地方调查


打不开呢


他只得往另一个房间走去


这是……德/国桑的鞭子?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


他在这个房间里面发现了德/国的鞭子,便把鞭子收起来去另外的房间调查了。再一次调查无果和几次打不开门后,他来到他在二楼调查的第一个房间,到帘子前发现帘子打开了


!?


他一惊,后退了几步,德/国从中走了出来


德、德/国桑!


德/国发着抖,牙齿相互碰撞发出咯哒咯哒的声音,日/本见状便向德/国问道


……德/国桑,大家呢?


德/国依旧发着抖


……


看来,还处于混乱中呢……有什么……可以喝的拿过来就好了


说罢,他来到一楼去了厨房


水龙头的转钮坏掉了呢,那只能找别的水了……


他只得离开厨房,来到了厕所,看着马桶里的水发了会儿呆


……这也……算是水吧……


轻率之举,还是不要了吧。


他来到洗漱台前


水,会出来吗?


他拧开水龙头水哗哗的流了出来


啊啊太好了,看来没有坏的样子呢


他松了口气,接了一些水(?)然后他又回到了德/国所在的地方


德/国桑,我把水拿来了,请喝了这个稍微冷静一点。


他把水给了德/国


请用,只是粗水而已……


德/国喝了下去,沉默了一会站了起来


德:……这真的是水吗?


日:各种意义上来说……恐怕……


德:是么……不,张皇失措了真的很抱歉,托你的福大致冷静下来了。】


“ve~路德害怕的样子有些可爱呢……路德你真的会害怕那个怪物吗?”费里用白旗戳了戳路德问道。


“我的确会对不科学的东西感到恐惧,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对付。”路德任由费里戳他,一本正经地回答。


“真是完美答案,我认为就我们个人而言,我们还是有相似之处的,路德维希。”阿尔笑了笑。


“在下看着马桶里的水做什么……去接来历不明的水是认真的吗……”


“毕竟是迫不得已,本田菊,你也会关心别人吗?”弗朗西斯似乎漫不经心地说,“你只不过只顾及自己而已,同样两兄弟一样,疯狂。”


“本大爷很疯狂吗?”基尔伯特斜眼看向弗朗西斯,“你不是很了解我吗,弗朗吉?”


“战/争/期/间请不要叫得太亲切,况且我们现在是敌人。”亚瑟想制止对话的继续,但对方还想再说些什么。


“贝什米特先生,你还想再说什么还是先等等吧。琼斯都没有像以前那样叫得很大声。”王耀低声说着,当然大家都能听见。


“wang,你说这话不合适哦。”阿尔一只手搂住了王耀,“损敌人的时候,损一把自己的盟友是不是不太行啊?你家有一句话叫做……”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琼斯,你对你平时开会的表现没有一点认知吗?”王耀把阿尔的手拿开了,继续专心看视频。


「王耀他的力量不容小觑,他家的gcd必须用心对待呀……」伊万仔细打量了王耀一番,「但毕竟还在战/争/期/间,之后再做打算吧……」


【日:那真是太好了。那大家呢?


德:我也……不太清楚。总之是拼命地逃跑和两个人都走散了……的样子,抱歉,稍微等我再整理一下


日:我知道了,我去找一下他们两个,德/国桑就稍微休息一下吧


德:抱歉了。啊啊对了,在逃跑的途中捡到了这个,如果能派上用场的话就用吧


德/国递给日/本一把钥匙,然后又进入了那个帘子后


现在就让他这样吧。得先去找另外两个人。


说完他走到一楼使用钥匙打开了图书馆的门,然后画面上出现了之前那个灰色的怪物虽然只出现了短短一两秒。


因为视野有限,日/本没有看到那个怪物,就走进去调查了起来。他调查了书柜都没有发现什么,但在杂乱的书桌上发现了一个饭团。


这、这是!!……普通的饭团。


他收起饭团,那个灰色的怪物就突然出现并向他这边赶来,他立马跑了起来但在即将出门时又被怪物追上了,他只得迎上去和怪物作战


(战斗过程略)


它在被打败后跑走了,他趁机去开门


钥…钥匙。怎么会……好像是在哪里掉了


他立马返回去找但又被怪物挡住了


(战斗过程略)


怪物又一次被打败他仓皇地走开了,但在日/本找钥匙的时候他又跟了上来


有了!!是钥匙!赶快从这里出去吧!


他立马离开了图书馆在门口喘气


……那个究竟……是什么啊……得快点找到大家才行。】


“那个是什么啊!”阿尔之前伪装出来的冷静全无了,“好丑还会攻击人!这样的洋馆为什么要进去啊……明明超可怕的说!”


“琼斯冷静,至少你不在里面,我们同/盟/国都不在。”伊万说这句话并不是觉得阿尔过于吵闹。


他听过能把其他声音都吞噬掉的风雪,刮过窗户的呼声;他听过十/月/革/命胜利后,广大人民群众热烈的高呼;他听过在战场上,炮/弹/发/射/炸/裂的巨响。


阿尔弗雷德的叫声虽然具有穿透力,但总比他听过的许多声音要小。他只是有倦了。


“……阿尔,我知道你害怕这一类东西,但基本礼仪还是要保持的……不是在责怪你……只是刚结盟没多久,这样有损形象……”


“ve~你们之间的关系从来就没有很好过吧?”费里西安诺侧头微笑,“毕竟国/家之间,只有利益可言而已……”


“但可别忘了,我们还有另外一种相处模式……算了这是战/争/期间没有什么好说的……”


“打住,别聊这些有的没的了,就把这里当作一个娱乐的地方吧。”玖肆拍拍手,“Part 1放完了,休息一下吧。”


--------



这里面的费里不会是那个软萌的费里西安诺,阿尔也不会是那个很吵闹的阿尔弗雷德,dover也不会是处处都针锋相对的dover


打了dover和金钱组的tag是有一点点吧,如果觉得冒犯了会删掉的


其实我还有个私设,就是在战/争期间,他们会抛下作为人的大部分,而是作为国/家对,任何事都理性对待。所以他们以前的关系怎么样,在战/争期间都会变得像很冷淡。


少主好像被我写的太冷淡了点,一方面是因为他无暇顾及许多事,另一方面就是他作为一个五千年的guo。如果作为国,比其他国更加冷静。




向生而生

搬【aph观影体】另一个世界的我们 序

@樱花11(看置顶) 

预警


第一次写这类文,不太会描写,凑合着看吧


又名《二/战他们观黑塔鬼》


本人不是全员厨,但会尽量善良每个角色


因为背景是二/战,所以一开始会有一些不太友好的


私设意识体受国民影响


全文无CP,有组合的打组合名,不太会打tag


人物ooc!ooc!(我流设很多)


露都用伊万,文中不会出现阿鲁


登场人物:联五、轴三、普(后面可能会加)


【】观影内容


这章没有正式内容


正文:


1940年9月 伦/敦/大/轰/炸


“那两兄弟真行啊……”亚瑟手捂住心脏。


“小亚瑟……...

@樱花11(看置顶) 

预警


第一次写这类文,不太会描写,凑合着看吧


又名《二/战他们观黑塔鬼》


本人不是全员厨,但会尽量善良每个角色


因为背景是二/战,所以一开始会有一些不太友好的


私设意识体受国民影响


全文无CP,有组合的打组合名,不太会打tag


人物ooc!ooc!(我流设很多)


露都用伊万,文中不会出现阿鲁


登场人物:联五、轴三、普(后面可能会加)


【】观影内容


这章没有正式内容


正文:


1940年9月 伦/敦/大/轰/炸


“那两兄弟真行啊……”亚瑟手捂住心脏。


“小亚瑟……”


“法/国亡了,你才是最难受的吧,弗朗西斯……我才不需要你来安慰……”


1941年6月 苏/德/战/争/爆/发


“路德维西,基尔伯特,这可是你们不讲信用啊。”伊万看着闯入苏/联的他们,冷笑着说。


“本大爷一开始也没有打算和你讲和。”


“国家之间也没有什么可谈的。”


“哼,我当然明白。那张废纸我也撕了。”伊万依旧冷着,“来吧,让我们看看,谁才是胜者。”


1941年12月 太/平/洋/战/争爆/发


“该死的本田菊……”阿尔弗雷德一拳砸在桌子上。


“先生,冷静点。”


“我怎么可能忍声吞下这口气的,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阿尔面露冷色,“上司,我想我们该行动了。”


1941年12月 


“这仗什么时候能打完啊……”王耀扛着木仓在zg四处征/战,“先不要想这些,还是专心战/斗吧……”


1942年初


“我相信各位,应该都想团结起来吧?”


没有人说话,但阿尔明白,大家是默认了。


“我们需要联合起来,同fxs战/斗。”


“我代表我家同意。”王耀靠着椅子,眼半闭着,头上缠着绷带,看上去很累。


“苏方同意。”


“英方同意。”


“哥哥无法代表法方同意……但哥哥我同意。”


“那好,各代表签字,我们向轴//心//国//宣//战!”


“ve?联合起来宣//战了啊……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们从战/争开始就一直是敌人呢……”费里西安诺玩着他的“白旗”,然后抽出刀插到地图上。那不是白旗,那里面藏着一把刀。


「在下在招惹你之前可做了心理准备的……你只在战//争中大发战//争//财,在下怎么可能会让你占这么大的便宜……」本田菊擦着武士刀默念着。


“哥哥,你不担心吗?”


“阿西你就放心吧,本大爷担着呢!”


忽然他们的眼前闪出强光,待再睁眼时,发现自己坐在椅子上,面前是一个很大的屏幕。


“怎么回事!?”九人同时发出惊呼,“这是哪里?”


但下1秒轴心国和同盟国就掏出手木仓相互对着


“OK,OK,这就不必了。这不是在战场上,还是好好休息一下吧。况且你们这样做我也不好处理呢~”刚刚说完他们的qiang就消失不见。


“你是谁。”本田菊问。


「直接就这样问真不礼貌呢……」


“我该怎么形容呢……”她小声嘀咕着,“好吧,人员到齐,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的代号是玖肆,这个空间的管理者,欢迎参与本次观影。”


“观影?是什么样的观影呢,小姐?”


“说出来就不好玩了呢~”


“呃……但是外面的战争……”路德维希询问着。


“不用担心路德维希先生,在这里不会影响外面的世界,那么观影Action~”


「你不能乱用啊小姐……」亚瑟虽然很想这么吐槽但是没有,他向周围看去。


王耀人在闭目养神,伊万虽然挺直坐着,但他知道伊万现在也不舒服,阿尔还在嚷嚷着,弗朗西斯和他半开着玩笑,他们两个看似不在意什么……但他们五人都很难受。


再看看造成现在这种状况的罪魁祸首。


基尔伯特并没有因为自己的qing被收走而感到忧虑,他甚至特别兴奋,似乎很期待。费里西安诺露出如以往一样的笑容,但是稍睁开的眼睛四处打量着,他的白旗没有被收走。


「这里看起来好宽敞,给我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路德维希端正地坐在椅子上,看上去就是标志的德国人,看着周围那些人又想起自己开会时的情景了,胃又痛起来。


本田菊面无表情,但眼里透露出暴戾、他的野心,但似乎又有一丝不安。他觉得就算这不是针对他的,但来到这里这不是一件好事,会发生什么完全料不到。


“好啦好啦不要分神了,现在注意看喽,”玖肆拍拍手,“视频已经开始了。”


九人向大屏幕方向看去。


视频的标题为


黑塔鬼 想与你一起逃离



月溪之

heitagui 伪RPG流程 预告

发了第一小节才想到做个预告吸引大家的作者是屑

这是我的黑塔鬼同人故事,这里发一下由多个碎片组成的小预告,想看看大家期待这样的故事吗?有评论才有动力更新呢。


预警:

全新的世界观,普设视角,私设洋馆

会用到原作的很多梗,同时也弃用原作的很多设定放弃猜测原作后续(因为只是喜欢轮回梗…被打)

啊,还有,正式故事里,刀子是会非常多的。

由于是伪RPG流程,会有HE和BE哦。


OK的话,往下看吧~


预告:


基尔伯特:

“就算那是装饰品,现在把它从腰上拔出来吧。”


亚瑟:

“……啊啊,魔法居然是真实存在的。”...

发了第一小节才想到做个预告吸引大家的作者是屑

这是我的黑塔鬼同人故事,这里发一下由多个碎片组成的小预告,想看看大家期待这样的故事吗?有评论才有动力更新呢。


预警:

全新的世界观,普设视角,私设洋馆

会用到原作的很多梗,同时也弃用原作的很多设定放弃猜测原作后续(因为只是喜欢轮回梗…被打)

啊,还有,正式故事里,刀子是会非常多的。

由于是伪RPG流程,会有HE和BE哦。



OK的话,往下看吧~






预告:





基尔伯特:

“就算那是装饰品,现在把它从腰上拔出来吧。”





亚瑟:

“……啊啊,魔法居然是真实存在的。”





【查看 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具体信息】

【姓名:路德维希•贝什米特

介绍:17岁德国学生,基尔伯特的堂弟

武器:瑞士军刀

饰品:铁十字

饰品:护身符1





费里西安诺:

“我辜负了所有人呢……”





马修:

“一定有办法弥补的,一定有……”





罗维诺:

“我现在,就去你那里。”





耀:

“这不是轮回(recycle),是螺旋上升(Spiral rise)。”





弗朗西斯:

“大家,一起记住彼此吧”




菊:

“费里西安诺,有哪里痛吗?”





阿尔弗雷德:

“Hero,是所有人的Hero哦!”





伊万:

“这一点,是决不能让步的呢。”





安东尼奥:

“我,并不后悔呢。抱歉。”





路德维希:

“费里西安诺,好梦。”























































































路弗斯:

“意大利!我有重要的事告诉你,是关于你的子民的……”



卢西安诺:

“哈?”











寒冰之时

黑塔利亚名句翻译(八)

“认得出来哟,那边的是日/本桑,普/鲁/士桑,还有……神……啊,呃……德/国……桑。”

“Ci sono il gelso giapponese, il gelso prussiano e il sacro Romano impero.”


“刚开始,进入这里的时候的事情,

是那样令人窒息程度的,鲜明地

铭刻在脑海。

大家一起考验逃离手段也是,

我一点忙都帮不上......

像个白痴一样,被大家守护着......

然后就在这期间,

大家都一个个遍体鳞伤。...

“认得出来哟,那边的是日/本桑,普/鲁/士桑,还有……神……啊,呃……德/国……桑。”

“Ci sono il gelso giapponese, il gelso prussiano e il sacro Romano impero.”


“刚开始,进入这里的时候的事情,

是那样令人窒息程度的,鲜明地

铭刻在脑海。

大家一起考验逃离手段也是,

我一点忙都帮不上......

像个白痴一样,被大家守护着......

然后就在这期间,

大家都一个个遍体鳞伤。

一个人,又一个人,

在我面前失去了性命。

所有人,都在我眼前死了。

惨白的钢琴,惨白的床单,

惨白的床铺,惨白的地板,

惨白的墙壁,惨白的......洋房。

全部,染成了红色”

“All' inizio, quando sono entrato qui, era così soffocante che era chiaramente inciso nella mia mente. Tutti insieme per testare I mezzi di fuga è anche, non posso aiutare...... come UN idiota, sorvegliato da tutti...... e poi, durante questo periodo, tutti sono uno su tutte le squame. Un uomo, UN altro uomo, ha perso la vita davanti a me. Tutti sono morti davanti AI miei occhi. Piano bianco, lenzuola bianche, letti bianchi, pavimenti bianchi, muri bianchi, bianchi...... bungalow. Tutti tinti di rosso”


“对不起两位

这样的我

已经没有资格当【Hero】了”

“Excuse me, gentlemen.

Such I

No longer qualified to be a Hero. ”


“一定要,活着再次见到所有人哦”

“Be sure to see everyone again alive.”


“那么

我一个人可以让你们减多少呢~

就只有这条围巾

不让它保持干净可不行呢”

“Итак, сколько я могу вам уменьшить в одиночку ~ Только этот шарф не позволяет ему оставаться чистым и не работает!”


“一直都像是在远处,一个人独自站在一边那样子看着却也毫无办法啊。”

“ずっと遠くにいるようで、一人で横に立っている様子で見ていても仕方がないですね。”


“要么是陪我商量的你们……要么是英/国……除了这两个选项我没有任何选择权!但是,我无法选择任何一方……那就只能自己一个人去做了吧……”

“那,你和我面对面商量过吗!你对我说过,不要使用会削减生命的魔法吗?哪怕一次也好,你找我商量过吗?”

“……没说过……”

“那么,说出来听听啊。”

“……”

“……是吗,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喂,等他醒了帮我转告那边那个装睡的笨蛋。是谁决定了“英雄注定孤独”。”

“Either you discussed with me ... or the UK ... I don't have any choice except these two options! However, I can't choose either side ... I have to do it alone ...”

“Then, have you discussed it face to face with me? Did you tell me not to use magic that will cut down your life? Even once, have you consulted me?”

“...... Never said ...”

“Then, say it and listen to it.”

“……”

“… Really? I see what you mean. Hey, when he wakes up, tell that fool who pretends to sleep over there for me. Who decided that "heroes are doomed to be lonely"? ”


“自己掉的东西我自己去捡!敌人也不是没长眼睛,它们知道那是我的东西,说不定还有可能以此为盾盯上……”

“所以我才说代替你去不是吗!看啊这张脸!一模一样吧?敌人也一定会被骗过的!你现在受伤了!所以我去当替身的话……”

“所以我说了你给我适可而止!我要失去你多少次才够!”

“我也一样!你太差劲了!因为敌人根本看不到我我才说不用管我的!你还像个笨蛋一样挡在前面!”

“I'll pick up my own things! It's not that the enemy doesn't have eyes. They know it's my stuff, and maybe they can use it as a shield to target ...”

“That's why I said to go instead of you, isn't it! Ah, look at this face! Exactly the same, right? The enemy will certainly be cheated! Now you're hurt! So if I go to be body double ...”

“So I said enough is enough! How many times do I have to lose you?”

“Me too! You suck! I said leave me alone because the enemy couldn't see me at all! You're still standing in the way like an idiot! ”


“好了,被烧到灰都不剩,或者一辈子被活活冰冻,你喜欢哪一种呢?胡~说的,不会给你选择权哟。没关系,后悔的时间也不会给你的。”

“Так, какой из них тебе нравится, когда его сжигают до пепла, или когда он замерзает живьем на всю жизнь? Ху сказал, не даст вам выбора лет. Ничего, время сожаления тебе не даст.”

东方芃取
“那战胜了时间的并不是爱情,而...

“那战胜了时间的并不是爱情,而是死亡。它使得他永恒定格了。花儿的利刺即是尖刀,于是她宣判了他的终末——为什么不这样做呢?一个已经失去任何价值的累赘?

你难道想用他无力垂落的脑袋来敲击琴键吗?”

——《黑塔鬼●没日录●白色钢琴房篇》

“那战胜了时间的并不是爱情,而是死亡。它使得他永恒定格了。花儿的利刺即是尖刀,于是她宣判了他的终末——为什么不这样做呢?一个已经失去任何价值的累赘?

你难道想用他无力垂落的脑袋来敲击琴键吗?”

——《黑塔鬼●没日录●白色钢琴房篇》

油嘴滑舌小鱼头
“给在其他时间,不再孤独的我”

“给在其他时间,不再孤独的我”

“给在其他时间,不再孤独的我”

月溪之

heitagui 伪RPG流程(第1.1节)

本作为黑塔利亚的三创,黑塔鬼的二创。

会运用大量黑塔鬼原作的剧情梗(但是不全用),整体还是我自己创作的故事哦,且引用原作剧情时会有所修改,还请谨慎观看。

部分灵感来源于青鬼系列。

地图目前与黑塔鬼原作相同。抱歉地图部分只能麻烦大家自己脑补了。


(第1.1节)


离聚会餐厅3个小时路程

处于深山中的

空宅


什么时候开始存在在那里

曾经被何人住过

都是个迷的那个洋馆里

有着会有怪物出没的传闻


费里西安诺:

“Ve~真的有这样一个地方呢~”


菊:

“本来以为只是传说而已......没想到真的有啊。”


基尔伯特:...

本作为黑塔利亚的三创,黑塔鬼的二创。

会运用大量黑塔鬼原作的剧情梗(但是不全用),整体还是我自己创作的故事哦,且引用原作剧情时会有所修改,还请谨慎观看。

部分灵感来源于青鬼系列。

地图目前与黑塔鬼原作相同。抱歉地图部分只能麻烦大家自己脑补了。









(第1.1节)


离聚会餐厅3个小时路程

处于深山中的

空宅


什么时候开始存在在那里

曾经被何人住过

都是个迷的那个洋馆里

有着会有怪物出没的传闻



费里西安诺:

“Ve~真的有这样一个地方呢~”


菊:

“本来以为只是传说而已......没想到真的有啊。”


基尔伯特:

“这种萧条破败的感觉……还不赖呢!”


路德维希:

“我倒是不怎么感兴趣……“


菊:

“我也是,我们真的要把这里作为露营基地吗?”


费里西安诺:

“呐呐~好不容易来一趟,稍微进去看看嘛~”


【进入洋馆】

【一楼—玄关处】


费里西安诺:

“比想象中的干净漂亮呢。”


路德维希:

“喂喂,这里不会还有人住吧?那样的话我们还是……”


(什么东西的碎裂声)


路德维希:

“!!!”


菊:

“我去看一看,如果是犯罪现场的话我会示意你们去报警。”


基尔伯特:

“菊你最近都在看些什么漫画……小心一点哦。”


菊:

“我会马上回来的。”



【进入玩家操作时间】


【查看队伍】


【成员:本田菊  LV 1

hp值:100/100】


【查看 本田菊 的详细信息】(本文省略攻击力等太过具体的数值)


【姓名:本田菊

介绍:19岁日本学生,黑塔社团成员

武器:武士刀模型

饰品:护身符1

饰品:护身符2】


【查看“武士刀模型”

为了拍照而带着的,多少有一点攻击力。虽然只是模型但是菊非常喜欢。】


【查看“护身符1”

胸牌一样的谜之护身符。】


【查看“护身符2”

不知道小袋子里装了什么。】


【存档】


【操纵角色向右走】

【一楼—右下走廊】


【检查上方的门】

菊:

“打不开呢。”


【操纵角色向右走】

【一楼—厨房】


【检查破碎的盘子】

菊:

“原来是盘子掉下来了,不过它怎么会自己掉下来呢?会不会有人刚刚躲起来了?”


菊:

“犯人会不会留下了指纹?”(掏出手帕)


【获得 盘子的碎片】


【检查水池】

菊:

“水管不见了……”


【检查左上角的门】

菊:

“打不开呢。”


【操纵角色向左走】

【一楼—右下走廊】


【操纵角色向左走】

【一楼—玄关处】

(等候在此地的三人都不见了)


菊:

“!?”


菊:

“已经回去了吗?”


菊:

“真遗憾……还想一起推理一下呢。”


【检查大门】

菊:

“打不开?!”


菊:

“按照故事惯例……独自行动太危险了!必须和大家汇合!”


【操纵角色向上走】

【一楼—榻榻米房(左)】


【操纵角色试图向右走】

菊:

“往这个方向的道路被锁住了。”



【操纵角色向下走】

【一楼—玄关处】


【操纵角色向左走】

【一楼—左下走廊】


【检查向上的门】

菊:

“挂着锁呢。”


【操纵角色向上走】

【一楼—左侧走廊】

(灰色的怪物背影一闪而过)


菊:

“!?”


菊:

“什…什么啊刚才那个……”


菊:

“按照一般故事发展,我会以为自己看错了吧……”


菊:

“得快点找到大家!”


【操纵角色向右走】

【一楼—卫生间】

(没有什么特别的)


【操纵角色向左走】

【一楼—左侧走廊】


【检查向上的门】

菊:

“打不开呢。”


【操纵角色向下走】

【一楼—左下走廊】


【操纵角色向右走】

【一楼—玄关处】


【操纵角色上楼】

【二楼—上方走廊】


【操纵角色进入右上方的门】

【二楼—右上客房】


【检查帘子】

菊:

“……我在干什么?”


【操纵角色向下走】

【二楼—上方走廊】


【操纵角色进入左上方的门】

【二楼—左上客房】


【检查床上的物品】

菊:

“这是……瑞士军刀?

和路德维希带的一模一样。”


【获得 瑞士军刀】


【检查床】

菊:

“床板和床单都缺了块。

似乎有人用刀具拆过。”



————————————————————

第1.1节完成。


会根据参与评论的人数,决定是否继续更新。所以喜欢的朋友请留下评论!





——————————

下节预告:

菊:

“今天我刚好带了饭团和两瓶水呢。”


菊:

“路德维希,慢点吃好了,不着急。

我先去找一下其它人。”


菊:

“(虽然单独行动是大忌,但是费里西安诺一个人的话会很害怕的)”

Höstgräs

抱歉,美/国。我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


右滑全彩。

抱歉,美/国。我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


右滑全彩。

🐶🐶

黑塔鬼

黑塔鬼到底主要讲了些什么呀,他是哪个国/家的人画的?感觉十分偏心自家呀,而且画到五/常那个片段,到了咱中国,画风突变,简直就整个秃头小子,他把我们中/国画的简直了,当我把所有的游戏攻略都看完了,在b站也看了人家玩游戏,表示还是有那么一点看不懂,大家也可以去搜一下b站的,直接搜黑塔鬼,汉化那个就是,就可以看到,在最后的时候出现五/常和轴/三,但是五/常,其他都是非常的帅气,到了咱中/国整个就一秃头小子,其他的全都是上半身加特写到了咱王耀,整个画的贼丑,真的只有我一个人这么想吗?真的是

黑塔鬼到底主要讲了些什么呀,他是哪个国/家的人画的?感觉十分偏心自家呀,而且画到五/常那个片段,到了咱中国,画风突变,简直就整个秃头小子,他把我们中/国画的简直了,当我把所有的游戏攻略都看完了,在b站也看了人家玩游戏,表示还是有那么一点看不懂,大家也可以去搜一下b站的,直接搜黑塔鬼,汉化那个就是,就可以看到,在最后的时候出现五/常和轴/三,但是五/常,其他都是非常的帅气,到了咱中/国整个就一秃头小子,其他的全都是上半身加特写到了咱王耀,整个画的贼丑,真的只有我一个人这么想吗?真的是

名字就是我的名字

异色黑塔鬼【写不动啦!】

——————————


如你所见,这不是更新,而是………我要咕咕咕咕咕咕啦!


大家就当是开放式的结局吧,总之就是我写不动了————没有力量。


要是今后的日子里空闲了,我会想想要不要补上后面的,其实我是想写,在一次又一次的轮回里,全员脱出的。


但是——————由于我没灵感,就由你们脑补吧,随便搞个结局在彩蛋。


是咕咕声明。

——————————————

——————————


如你所见,这不是更新,而是………我要咕咕咕咕咕咕啦!


大家就当是开放式的结局吧,总之就是我写不动了————没有力量。


要是今后的日子里空闲了,我会想想要不要补上后面的,其实我是想写,在一次又一次的轮回里,全员脱出的。


但是——————由于我没灵感,就由你们脑补吧,随便搞个结局在彩蛋。


是咕咕声明。

——————————————

名字就是我的名字

异色黑塔鬼(4)

——————————————

“所以呢?捡个眼镜,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呵呵,真行啊~”他看着躺在床的英\国和加\拿\大,以及浑身是血的美\国。


“………”对方沉默不语。


“搞成这样可真狼狈呢~不是么~”意\大\利笑嘻嘻的盯住垂头丧气的美\国。

“真不像你啊,美\国。”


“啧,管你怎么说,嘴长你身上,关你屁事。”


“切~要我说,干脆把这两个累赘丢了吧~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说着说着意\大\利抽出了腰间的匕首,缓缓向床边走去……


“我的事轮不着你管!滚开!劝你别动他们。”美\国阴气沉沉的瞪住几人,“不关你事。我会陪着他们,一直到死去的那一刻。”


“哎呀呀!可...

——————————————

“所以呢?捡个眼镜,把自己搞成这个样子?呵呵,真行啊~”他看着躺在床的英\国和加\拿\大,以及浑身是血的美\国。


“………”对方沉默不语。


“搞成这样可真狼狈呢~不是么~”意\大\利笑嘻嘻的盯住垂头丧气的美\国。

“真不像你啊,美\国。”


“啧,管你怎么说,嘴长你身上,关你屁事。”


“切~要我说,干脆把这两个累赘丢了吧~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说着说着意\大\利抽出了腰间的匕首,缓缓向床边走去……


“我的事轮不着你管!滚开!劝你别动他们。”美\国阴气沉沉的瞪住几人,“不关你事。我会陪着他们,一直到死去的那一刻。”


“哎呀呀!可是他们也活不长了呢~”意\大\利稍带嘲讽向美\国投去微笑。


“你他妈说什么!”美\国一把揪住对方使劲按在墙上。


“呵。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哦~毕竟………你也活不了了。”意\大\利淡淡的垂下头。


“什……”可怜的美\利\坚男孩,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已经被突然出现的怪物阴影掩埋。


“嗤啦”第一下,爪子在脖子上留下鲜红的伤痕,血腥味在空气中迸发,“嗤啦”第二下,美\国的身体彻底软下来,头颅被利落斩断,鲜血在墙上绽开成一朵美丽的花朵。


意\大\利?在戏剧开始的那一刻,他就趁普\鲁\士与德\国找到这里前离开了。


————————————

意\大\利在离开了三人之后,十分顺利的与最后两人汇合了。


“意\大\利!你去哪了!”德\国颇为焦急握住他的手。


“啧!你干什么?”意\大\利猛的甩开对方,“我没有那么弱小。倒是你,从进到这个洋馆开始就不对劲 ,终于转性了~”


“……抱歉,是我逾越了。”德\国微微抿了抿唇。


“好了,别在浪费精力了。倒是你,意\大\利,有发现另外几人吗?”


“真可惜~并没有呢。”意\大\利稍稍歪了歪脑袋。


“不管他们了,还是直接走吧。反正先出去再说吧。”


“我也这么认为。”


几人探索了从未去过的四楼。在四楼的其中一个房间内,发现了一个类似于圆盘的钥匙,卡在了书架的缝隙之中,刚一抽掉,书架“轰隆隆”的朝一边挪移开来。


“什么玩意儿?”意\大\利慢步上前,书架后俨然一个圆形的空格。


将手中的圆盘放了上去,伴随着圆盘碎成两半的声音,外面也同样传出了巨响。


三人快步跑出房间,原本封闭的墙壁却出现了一节楼梯。楼梯的尽头,则是红色数字组成的钟面,一张月亮的图片挂在墙上,上面还被打上了一个红色的叉叉。


“嘿!这是什么意思?”意\大\利看着数字中心的按钮,询问到。


“不知道,随便做点什么吧。”


说做就做,几人随意踩在了数字上,而无聊的意\大\利称俩人一起踩在上面的时刻,一把摁下按钮。“哐当”墙壁上出现了一扇门。


“…………”


“…………”


“喔噢~走吧。”


————————————

门后的风光令人难以忘怀,各种扭曲的怪物在牢笼中蠕动爬行。还会发出让人作呕的恶心气味,像是浸泡在腐蚀剂的人类的肉块,经过几天的发酵之后风干埋进土里,三年半月后再挖出来,炒成菜的味道。


“真是有够可爱的呢~”


“?”


“不管这些了,赶紧找出去的线索。”


深入房间,在尽头,一个畸形的肉块旁,金色的钥匙熠熠发光。房间地上还有一个数字三。


“这个怪物移动速度不快,赶紧去拿钥匙!”


德\国一跃而上,普\鲁\士则分散着怪物的注意力。钥匙被轻松拿到。


“谢谢啦,嘻嘻。”意\大\利从德\国手中取走了钥匙,一下推开了德\国,普\鲁\士赶忙接住。


“你这是做什么?”


“哎呀,真抱歉,其实我骗了你们。”


“什么意思!”


“其他国家并没有失踪哦~”


“你做了什么?”


“我什么也没做呢,是他们太蠢了。害死了自己。”


“这…不可能,我们是国家意识体,不可能死的。”


“这我可就不清楚了唉。总之——现在就去死吧~”意\大\利说着,笑嘻嘻的一脚要踹向两人。


“等等!危险!”德\国掀开意\大\利,猛的用武器挥向对方身后的怪物,怪物毫发无伤,普\鲁\士也提剑劈去。


“意\大\利,趁我发火前赶快离开这个地方。就现在。”


“!你们他妈在做什么!为什么要救我!我是个可耻的骗子,就眼睁睁的看着我去死就好了啊!”


“啧,那你就当我们脑子进水了吧,无论如何,我们至少还是盟友。总之离开这里!”普\鲁\士与怪物战斗着,在一次次的闪身中,一个铁十字滚落在地板上,意\大\利俯身捡起。


德\国和普\鲁\士的力量被渐渐消耗了,不过一时,两人的身体瘫软下来,相互靠着倒地不起,生命从轴线上碎成一片一片,只有面上苍白的血色还留着。


意\大\利默默注视这一切。突然快步跑向了进入时的门口,随着“吱呀”一声,大门打开,外面是沉寂的夜色,伴随着淅淅沥沥的雨声。


“啪嗒啪嗒”走到离院门不远处,意\大\利猛的停下,一个转身,掷出小刀,刀尖擦着身后怪物的皮肤,插在了墙壁上,发出金属撞击的剧烈响声。意\大\利手中握着书架上找到的一本日记,邪笑的看向突然不动的怪物。


“喂,你是追不上我的,这场比赛,我赢了,对吧。”说着抛了抛日记本,“你难道不会不甘心吗,你可是失去了你最后的奖杯,不如这样吧。我以我自己为筹码,来进行一场新的赌约,怎样?”


“……”


“你没有资格拒绝,这是属于我的命令,也是我的豪赌。你不是可以传送不同的空间吗,既然如此,时间的传送也是轻而易举的,对吧?这对我你都有好处。”




所以————送我回去——


————————————————


写不动了啊!决定啦!坑了。





懒癌患者如梦之梦

噩梦开始

      “叮铃铃叮……”

      闹钟把我从梦中拉了出来,我从床上坐了起来,枕头已经被汗水浸透……

      那是个梦?

      但是感觉好真实啊……

      “最近怎么老做莫名其妙的梦?哈欠——睡眠质量这么差,今后怎么办?哈欠🥱”眼角的余光撇见了闹钟,看不清楚啊……哦哦...

      “叮铃铃叮……”

      闹钟把我从梦中拉了出来,我从床上坐了起来,枕头已经被汗水浸透……

      那是个梦?

      但是感觉好真实啊……

      “最近怎么老做莫名其妙的梦?哈欠——睡眠质量这么差,今后怎么办?哈欠🥱”眼角的余光撇见了闹钟,看不清楚啊……哦哦……没戴眼镜……

      我真是被自己蠢到了……

      看清楚后,差点炸毛……7点半了都!

      我扫视了一下宿舍,好家伙!人都走完了!真是好室友,都不叫我起床!

      算了,还是先走吧,不然要是迟到了老王是不会放过我的。

      我飞快的梳洗打扮,冲下楼去

——

      完蛋,好像忘了我是个路痴啊!还是不会看导航的那种……

——

      对了,差点忘记说了,这是一所国际性高中……外国人真的特别多。老师还几乎都是外国人,还几乎不重国籍。

      这里的教学质量也是一等一的,就是……老师们都不怎么正常……你们之后就会懂

——

      恍惚了一下……梦里的情景又浮现在眼前……好像……除了那个飘过的怪物,黑暗中好像藏着几个人……血管暴露在身体在……脸上……眼睛上都……

——

      “喂!”我听到有人叫了我一声,这才醒过神来,“啊,本田老师啊……怎么了?”

      眼前的人是我的生物老师本田菊……听说他是日/本人,大面瘫子一个……据说没人能跟他说十分钟的话……

      本田菊抱着一只猫,但两只眼睛依旧是冷冰冰的看着我,“同学,你快迟到了,还在这逗留吗?”

      我当然知道啊!不然我会连早餐都没吃吗?

      不经意一偏头,就看见本田菊腰间解下一把……大概是刀……习惯了,所以并不是很害怕,想想之前刚来到的时候,下了个半死……更扯的是还有带着一根差不多两米长的铁水管以及一把斧头的……

      每个老师手上几乎都有那么一两件危险制品,这是来教别人上课的吗?

——

       “对不起……本田老师……但是那个,我迷路了……你能把我带到教室吗?”我说完后就想拍一下自己脑袋!我特么真是有病!跟他说,他会答应吗?

      “……”果然没有回应

      “突突突”一辆摩托车停在我身边,冷不丁的把我吓了一跳……摩托车上的人把头盔摘了下来,原来是我的美术老师弗朗西斯·波诺弗瓦,他好像是一个法/国人……怎么形容呢……有点“瘙”?

      “小姐,是不是迷路了,要不要哥哥我带你一程?”

      虽然……不熟但是……管不了这么多了,不然迟到了我会被老王骂死的

      我这样想着就坐到了弗朗西斯的摩托车上,本田菊的嘴动了动,他好像要说什么,但是没来得及说,弗朗西斯就踩下了油门……

——

      好家伙,刚刚回头的时候居然看到了王耀老师,还好他当时在和伊万老师和冬妮娅老师说话,没有注意到我……

      不然,下一秒他可能把我从摩托车上拽下来,然后把我骂一顿,

      对了,还有我还看到了马修老师和娜塔莉娅老师,他们也在谈话,不过隔的太远了我没听清……

——

王耀:“祂”怎么样了?

伊万:露西亚和姐姐最近一直在观察“祂”,放心一切正常

王耀:那就好,记住这几天一定要多让一些人去那里,绝对不能让我们的学生们发现那个地方!

冬妮娅:放心吧,亚瑟早就用了易容术了,就他们是看不出来的!

王耀: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伊万:是!

冬妮娅:是!

·

马修:娜塔小姐,你不用担心,是不会有人发现图书馆的

娜塔莉娅: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啊!王耀也说过,在这个关不能出差错!

马修:没想到娜塔小姐这么关心图书馆的事啊

娜塔莉娅:那可是当然(如果守住了这里哥哥一定会对我刮目相看的,没准会和我……)

马修:那真是太好了,我等会去找亚瑟,让他加上一层魔法

——

      “呼!”算是在眉毛老师进来前到了教室,因为还没上课,所有同学都还在随心所欲的聊着,闹着……

     




——

汪洋大海

好水啊!

神他妈!下午还要上课!

破学校!

我想去炸学校!

      

狐鸭不佩

在一些阳间的时间发阴间的图(bushi

在一些阳间的时间发阴间的图(bushi

名字就是我的名字

异色黑塔鬼(3)

————————————

中\国一拳锤在了门框上:“见鬼,这是什么玩意儿!”


“闭嘴,安静点,你想把那种恶心家伙招来吗?”法\国微眯着眼睛,打了个哈欠,“最重要的是,你吵到我休息了。”


“啧,是不是在这呆的太久,导致你忘了之前你是……”


“好了!别在争了。”俄\罗\斯猛的拍了一下桌子。


四周投来疑惑的目光,“额,我的意思是你们还是好好相处……”


“够了,别再说了。”普\鲁\士冷冷开了口,“美\国和英\国以及加\拿\大还在外面,似乎是发现了一座别馆,还有日\本那家伙目前还没有找到。”


“呵,我都说了多少次那家伙了。自从我和他断绝一切联系后,就一直在和我对着干...

————————————

中\国一拳锤在了门框上:“见鬼,这是什么玩意儿!”


“闭嘴,安静点,你想把那种恶心家伙招来吗?”法\国微眯着眼睛,打了个哈欠,“最重要的是,你吵到我休息了。”


“啧,是不是在这呆的太久,导致你忘了之前你是……”


“好了!别在争了。”俄\罗\斯猛的拍了一下桌子。


四周投来疑惑的目光,“额,我的意思是你们还是好好相处……”


“够了,别再说了。”普\鲁\士冷冷开了口,“美\国和英\国以及加\拿\大还在外面,似乎是发现了一座别馆,还有日\本那家伙目前还没有找到。”


“呵,我都说了多少次那家伙了。自从我和他断绝一切联系后,就一直在和我对着干,就他那个样子,迟早死在别人手里。”中\国一脸无所谓的靠着墙。


“你很关心他。”德\国看向中\国。


“随便你怎么说。至少他还算是我们的盟友,有利用价值,谁看见过他吗。”


“他再也回不来了呢~”难得沉默寡言的意\大\利略带戏谑的讲到。


“你什么意思!”中\国狠狠的盯住对方。


“字面的意思。”意\大\利摆摆手,意味不明的望向对方。


“你都对他做了什么!”中\国一把将意\大\利按在墙上,扯住对方的领子,一下提住:“你他妈说什么?日\本他怎么了。”


“呵呵,他已经死了,尸体估计已经凉透了呢~”意\大\利笑眯眯的回了话,“你也里死不远了噢~”

“什么…”


身后汇聚起一片巨大的阴影,掩盖住了两人,意\大\利笑得诡异。那灰色的怪物,一爪挥向中\国的后背,中\国一下甩开手里的意\大\利,却来不及躲闪,“噗哧”血腥味在空气中绽开,俄\罗\斯用自己的后背挡住了攻击。


就在这混乱期间,德\国一下拉着意\大\利和普\鲁\士跑出房间,意\大\利还贴心的锁上门。


巨大的身体倒下,中\国一把抱住俄\罗\斯,将他摆到墙边。法\国见状猛的抽刀向怪物刺去,两者相撞,产生了激烈的碰撞声,怪物毫发未伤,一爪掀开了法\国,法\国一下猛撞上墙壁,血流成池,昏死过去。


这边中\国查看着俄\罗\斯的生命体征,“妈的,你挡我干什么!我就说,就你这一根筋,迟早有一天会被那些东西骗的骨肉不剩,就像另一个家伙一样!”中\国捡起法\国的洋剑,朝怪物劈砍过去,却被怪物一爪捅穿了身体,失去了生命和活力。


俄\罗\斯强忍着痛意,撑开双眼,怪物就站在他的面前,望向锁上了的门,他微微抬起头,看向怪物:“原来是这样啊。”怪物并没有停止动作,它一口咬掉了俄\罗\斯的头,血花四溅。


——————————————


“喂喂,眼镜丢了而已,没必要再回来一趟吧?再说了,你不是找到自己的魔法了吗。”美\国淡淡的向英\国讲到。


“嘛,我也不是那种薄情无义的人吧。至少关心关心你还是有空的。”英\国些许不满的瞥一眼美\国。


“啧,你们两个,这些话说多少次了!烦不烦!”加\拿\大恶狠狠的盯住两人。


“啊,是加\拿\大啊,抱歉啦。”


“不需要,你们……喂!前面!”


三人面前出现了那个扭曲的怪物。“又是这玩意儿!”美\国一下用自己的棒球棍挥去,反而被划断球杆。


“小心点!我来,美\国你别太冲动。”

英\国使用魔法猛的向怪物攻击,怪物仍然直立在几人前方。


“可恶,怎么回事,魔法不起作用!”


“闪开,我来!”说罢,加\拿\大用剑砍向怪物,没想到反而被刬伤腹部。


英\国,推开两个人,向着怪物伸出手掌,嘴里默念着许多奇怪的咒语,突然英\国掌心发出了几道白光,光芒闪过,怪物一下子被逼退,消失不见了。


扶着简单处理过的加\事\大,美\国走向英\国:“什…什么嘛!你还挺厉害的嘛!”英\国没有回话。


“嘿!我的眼镜就在你的脚边嘛。别愣着呀,捡一下我的眼镜。这个家伙昏过去了,我不方便拿。”美\国冲英\国叫了几声。


“啊啊噢,在这么。你去捡一下吧,我有点事。”


“什么?”


“没什么。”


“把脸转过来,你受伤了对吧。”


英\国淡淡的转了一圈,“嘿,我没事~”英\国头上的血流不止,眼神无光。


“喂,英\国,我没有开玩笑,你管这叫没事?”


“我……当然没事了。”


“那就直视着我,立刻马上现在。”


“我……”


“够了,回答我,我……竖起了几根手指?”


“嗯……”


“回答我啊!”


“…………”


“抱歉了,美\国,我已经什么也看不见了。”

————————————






羡仙Envy☭​

我爱的人有一双祖母绿的眼睛,无论何时都熠熠生辉

呜呼呼


欢迎评论点梗,但是不一定画,因为我要中考了,随便玩玩抓人

我爱的人有一双祖母绿的眼睛,无论何时都熠熠生辉

呜呼呼



欢迎评论点梗,但是不一定画,因为我要中考了,随便玩玩抓人

寒冰之时

APH名句翻译(七)

“那腰上的东西如果不是装饰物的话,就把它从鞘里拔出来!”

“Das Ding an der Hüfte, wenn es kein Schmuck ist, ziehen Sie es aus der Hülle!”


“或许对你们来说,这只是过去世界的其中之一,但是对我来说,这个世界就是一切啊!”

“Maybe for you, this is just one...

“那腰上的东西如果不是装饰物的话,就把它从鞘里拔出来!”

“Das Ding an der Hüfte, wenn es kein Schmuck ist, ziehen Sie es aus der Hülle!”


“或许对你们来说,这只是过去世界的其中之一,但是对我来说,这个世界就是一切啊!”

“Maybe for you, this is just one of the past worlds, but for me, this world is everything!”


“不是很令人怀念吗。在枢轴之名之下,再次拿起剑什么的。”

“懐かしいじゃないですか。 枢軸の名の下に、再び剣などを手にする。”


“铺好轨道的或许是你,但是决定要走在上面的是我们自己。所以,你没有做错喔!”

“Пожалуй, ты прокладываешь путь, но решение пойти на него - это мы сами. Итак, ты не ошибся! Да, да”


“要作为前辈教你吗?如果想贯彻谎言,就需要背负相当的觉悟,否则连我这种程度的人都能马上看穿。”

“Ti insegnerò come anziano? Se vuoi implementare le bugie, devi sopportare UN considerevole senso di coscienza, altrimenti anche le persone a questo livello possono vederlo immediatamente.”


“已经想出一个了吧!与其烦恼这个烦恼那个的,不如向周围的人说来,让其公有化,调整好呼吸。”

“Du hast einen. Anstatt dessen Ärger, dass, ist es besser für die Menschen um sie herum. um es zu vereinheitlichen und zu atmen.”


“那一定是你最想梦见的光景。大家全员,都和你在一起,那绝对不是梦……亲身经历的日子一定会到来,在那之前……愿你晚安。”

“Das muss die Szene sein, von der du am meisten träumst. Alle Mitglieder, alle zusammen mit Ihnen, das ist definitiv kein Traum...... persönlich wird kommen, bevor...... wünsche ich Ihnen gute Nacht.”


“因为大多数时候身边没有能帮我系的人哦,似乎自然而然就学会了。快看啊德/国!我系好了!”

“Perché la maggior parte delle volte non ci sono persone intorno a me che possono aiutarmi a legare, sembra che lo imparino naturalmente. Guarda, la germania! Ce l' ho fatta!”


“想要我返回的理由么?

我啊!

可找不到不去救弟弟的理由啊!”

“Willst du einen Grund für meine Rückkehr?

Ich!

Ich finde keinen Grund, meinen Bruder nicht zu retten.”


“已经,再也不会失去任何人了嘛!”

“Schon, nie wieder jemanden zu verlieren ah!”


“首先,信任同伴,帮助同伴,依靠同伴。然后,所有人都要逃脱!以上!”

“Erstens: Vertrauen Sie Ihren Partnern, helfen Sie Ihren Kollegen, verlassen Sie sich auf Ihre Kollegen. Dann flieht jeder! Ende!”


“关键时刻连同伴也无法保护的话,平时的训练也毫无意义了,最低限度,要把你肩上的负担卸下来的程度。”

“Es half nichts, wenn man seine Mitmenschen nicht schützen konnte, und die Übungen waren so gering, dass man die Bürde der Bürde auf der Schulter abnahm.”


“英/国,我是,英雄吧?有好好,保护了你吧?成为,英雄了……吧?”

“你小子太嫩了,以为这样就成为了英雄了吗?听好了?我可是绅士哦?你知道绅士是指什么吗?绅士啊,总会走在英雄前面哦?……呐,美/国。自己的最后并不是独自一人迎来……意外的,并不坏。”

“England, I'm a hero, right? Yes, yes, I did, didn't I? Become a hero ... huh?”

“You're so young, do you think you're a hero? All right? I am a gentleman, huh? Do you know what a gentleman means? Ah, a gentleman always walks in front of a hero? ...... Oh, America. I didn't end up alone … unexpectedly, it wasn't bad.”


“就算回去大家也不会生气……吧?道歉说对不起的话,会被怒吼得厉害,会被大家念叨的很惨,然后……会被……大家拥抱,抱上去后……我也说……对不起……我一直以来……其实真的……好像跟大家……好像跟大家一起从这里……”

“Anche se torni indietro, tutti non si arrabbieranno... giusto? Mi dispiace dire che mi dispiace, sarà furioso e sarà terribile, e poi...... sarà abbracciato, abbracciato, abbracciato...... e ho anche detto...... mi dispiace...... per tutto questo tempo...... è stato come se fossi stato con voi...... come se fossimo venuti qui insieme”


“哈哈……那…么,阿西,我们就在这里……稍微地,休息一下吧。还真是累死了呢。”

“说的是呢,哥哥。意/大/利你就先走吧,我马上就会追上去的。”

“为什么!我不要!反正都已经不行了!我也要留下!”

“不听话的家伙,出去绕场……跑十圈。”

“好!我跑!几圈几十圈也好多远我都跑!但是我跑的话!那样的话德/国……一定要来……追我……普/鲁/士也要来哦!”

“Ardhi: Aha... Also, West, wir sind hier... ein wenig, um sich zu erholen. Ich bin wirklich müde.”

“Ja, Bruder. Italien, geh schon vor. Ich bin gleich wieder da.”

“Perche' Non voglio! Non più! Resto anch' io!”

“Wer nicht zuhört, geht raus und rennt zehn Runden.”

“Va bene Sto correndo! Anche UN paio di giri e decine di giri sono così lontani che corro! Ma se corro! In tal caso, la germania dovrà inseguirmi e verrà anche la Prussia!”


“真适合当坏人呢,你啊。”

“你不也是,演技不错。”

“Вы тоже, хорошо действуйте.”

“快点……把日/本……找到阿鲁。也不知道在这种地方什么时候……我又会忘记……”

“……中/国君?”

“…Китайский монарх?”

“……”

“啊——啊……就算在这种地方……我还是一个人吗……”

“А - а… Даже в таком месте… Я все еще один..”



作者的话: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X﹏X…黑塔鬼的名句好多,先就发这么多好了……让我在哭会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