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黑子哲也

85.5万浏览    12590参与
桃酱还是桃sir

【all黑】奇迹的幻影(二十七)

     灰崎的事情黑子没能问到他想要的答案,其他事情赤司也在和他打圆场,索性他就闭上了嘴彻底不言。


    即便过了这么长时间,黑子依旧没能习惯和人相处的日常,可能是未来因加入了正规球队,所以他才会这么快习惯社团的篮球训练,但人际交往却不能。


    所以黑子对于此刻与赤司之间的沉默理所应当,并为自己找到了一个绝佳的理由。


   黑子或许会缩在乌龟壳里,但赤司永远不会。赤司敏锐地发觉到了对方正在犹豫不决,同样也知...


     灰崎的事情黑子没能问到他想要的答案,其他事情赤司也在和他打圆场,索性他就闭上了嘴彻底不言。


    即便过了这么长时间,黑子依旧没能习惯和人相处的日常,可能是未来因加入了正规球队,所以他才会这么快习惯社团的篮球训练,但人际交往却不能。


    所以黑子对于此刻与赤司之间的沉默理所应当,并为自己找到了一个绝佳的理由。


   黑子或许会缩在乌龟壳里,但赤司永远不会。赤司敏锐地发觉到了对方正在犹豫不决,同样也知道这样的人对于关系的处理十分蹩脚这件事。


   于是他很得体的笑了笑,擅自挑起了话题:“你觉得我们的球队,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这番话以前的赤司从未问过他,黑子在惊异于此的同时,也在思索着这个问题的答案以及赤司此问的来意。


  “一支球队……最需要的果然还是团队配合、享受比赛。”


   “那么在你的眼中,何为团队配合?”


   “队员之间熟知彼此的行动,如果没有必要的训练,以及羁绊之间的磨合,这些都会在其他更加完整的队伍面前溃不成军。况且……如果没有团队配合的存在,每个人只是各打各的篮球,那不如去街头篮球,没有配合的篮球同样会让人感受不到这支队伍的专业性。”


   “或许你说的有道理,但个人的篮球实力能够碾压对方同样也很重要。”


  “我的论点里没有否定其重要性。”黑子最后还是不由得摇了摇头:“人和社会的本质都是需要群体的帮助,仅凭一个人的力量永远都是有限的,而我们能做的事情,不就是要在有限的基础上,拓展出无限的可能性吗?”


    这下轮到赤司思索体味着黑子话语里的深意。半晌,他才悠悠地将时视线投向黑子:“你这番话很有意思,倒不像是这个年龄的人能说出来的见解。”


    的确,对于才初中生的他来说这论点的确是有点超出这个时代的知识储备量,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会对这种问题坐视不理,因为赤司问他的事情,他不想有所保留。


  “这句话该让我还给赤司君才对,成熟的赤司君说的话不也同样不像是这个年龄段吗。”


   “哈哈哈,说的也是。”面衔喜色的他与平日那种得体的笑截然不同,或许这是黑子第一次看到赤司的这一面,而这也是赤司第一次把这种隐藏着的一面展现给他看。


   “你知道吗,你还是第一个让我有种棋逢对手的感觉的人,哪怕是比我年长许多的,我也不曾有过这种感觉。”


   “该说是我的荣幸吗,还是不胜惶恐比较好。”


   “你很好,哲也。尽管保持着这份游刃有余,我还想更多的看到你和我的思想对撞的时候。”


    不管怎么说,至少黑子在这番话之后感觉到他已经获得了赤司的认可,这是以前的他没有做到的事情。


    毕竟他最大的变化,就是在别人都驻足不前的时候,那其中的灵魂早已经历了无数个日夜轮转,或许根本无人能有他此刻的体会,这秘密也永远只能放在心中最深的一个角落之中,在岁月的长河之中逐渐陌生,直至忘却。


    微沉的余晖已经彻底埋没在地平线之间,黑子和赤司就这么身披夜色,一路漫步回了家。


    黑子知道自己的与众不同,一个走在了时代前的人,无论说什么做什么或许都会多少让周围的人产生违和感。


     但,即便意识到这些,黑子本人也没有解决的办法。已经来到这里几个月时间,但思考模式却依旧没能与这个时代和这具青涩的身体融合,身边人到底如何看待他……或许还有待商榷。


    短暂的寂静,让黑子被提及这个问题之后,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自己终究不是和他们一个时代的人


    或许这并不重要,但黑子的眼里却露出一点孤寂之色。


    这感情来的快去的也快,他见到门前如桩子般站的笔直的绿间,仿佛暴风雨中唯一安定的灯塔,而这“灯塔”在见到赤司握着黑子的手腕时,那目光便警惕的停滞不前,似是在悄然酝酿着不知名的风暴。


   “真太郎。”


    黑子其实只是不经意的打量了一下赤司,就像是自然而然的被说话的人吸引去了视线,可在黑子看向他的下一刻,心底的恐慌却被无限放大。


   温润的红眸正静静地望着眼前的人,但他分明看到了那未曾消散在眼底的——冷淡、威严的金色。

   


   有关于过去的秘辛,黑子虽然知晓,却从未向他人提及的真相。是的,那就是赤司第二人格的事情。


    他怎能就这么过滤掉正确答案?分明,在人称和对他人的名字上已经与之前有所改变。


   “黑子,你怎么了?”


    回过神来时,他已经被冷汗打湿了后背,被二人这样关注着的他只好语速飞快的回了句我没事便进了屋,徒留二人待在原地。


    赤司自然也看出了黑子的异样,手指不经意拂过眼角,而后不紧不慢地跟着黑子进了屋里,自然的像是经常留宿的熟客一般。


 “抱歉真太郎,我想我有理由在这里留宿一晚了。”


    闻言,绿间脸上顿时有了愠色:“我倒是一点都不想知道你的理由,就算你是胡搅蛮缠谁又能管得了你。”


  “我要是说,我发现黑子哲也他隐藏着一个和我们有关的秘密的话,你觉得这个理由如何?”


    黑子倒是心不在焉的进了屋,然后将自己的身体丢在了柔软的沙发之中,而后彻底陷入了自己的世界之中。


  “赤司君的炸弹,居然这么早就埋下伏笔了……如果我不是重来一次,或许根本就没能发现这些。可是这样过早知道,算是好还是坏?”


    灰崎的退出,赤司的人格转变,现在这都是未来必然会发生的事情。可黑子知道这些,却不知如何去扭转他们。


  “我知道其他人的未来……现在唯独不知道的,大概是我自己的未来。”


    他现在成为最大的变数之后,未来的轨迹也早已扭曲,在知道赤司的事情之后又为他胃疼的事情添了一笔。


    但是谁知道赤司说要送他回家,怎么到家之后直接变成留宿一晚?本来心情正复杂着的黑子一听绿间的描述,再看了看眼含笑意却根本不及眼底的赤司,黑子直接选择了沉默。


    他的家难不成是有什么吸引奇迹的时代睡觉的磁场不成?以后是不是可以当成圣地巡游的名胜古迹?


  


云梦

【自购本】青黑篇,黑子变小设定

这篇咱就是说狠狠地被可爱到了(要不是被可爱到了真的懒得拍了orz,制约我把本子都拍上来的就是懒)

挂了一张,无语了,明明啥也没干

【自购本】青黑篇,黑子变小设定

这篇咱就是说狠狠地被可爱到了(要不是被可爱到了真的懒得拍了orz,制约我把本子都拍上来的就是懒)

挂了一张,无语了,明明啥也没干

用我一生换你十年瞎几把吹

【赤黑】味道

abo设定


“火神君,好狼狈呢。”


黑子哲也蹲下身,手里还拿着一只抑制剂,他的鼻尖闻到一点肉酱味,这是火神大我的信息素。


“你赶紧的!”在信息素的催化下,火神大我整张脸烧得通红,粗重喘息间他费力地吐出几个字,1米9 的大高个缩在墙角,被生理控制的脸庞透着委屈,这画面竟还有些滑稽。


整个房间已满是肉酱的气味,浓郁逼人,只是身为BETA 的黑子哲也几乎不受影响。他不再言语,熟练地解开包装一针下去,不顾火神扭曲的神色,紧接着将窗户推开,鼻尖那点肉酱味很快就被凉风带走了。


“下手真狠啊。”逐渐缓过来的火神大我瘫软在墙角,在冰凉的墙砖下燥...

abo设定






“火神君,好狼狈呢。”


黑子哲也蹲下身,手里还拿着一只抑制剂,他的鼻尖闻到一点肉酱味,这是火神大我的信息素。


“你赶紧的!”在信息素的催化下,火神大我整张脸烧得通红,粗重喘息间他费力地吐出几个字,1米9 的大高个缩在墙角,被生理控制的脸庞透着委屈,这画面竟还有些滑稽。


整个房间已满是肉酱的气味,浓郁逼人,只是身为BETA 的黑子哲也几乎不受影响。他不再言语,熟练地解开包装一针下去,不顾火神扭曲的神色,紧接着将窗户推开,鼻尖那点肉酱味很快就被凉风带走了。


“下手真狠啊。”逐渐缓过来的火神大我瘫软在墙角,在冰凉的墙砖下燥热的身体慢慢平息,沸腾的血色从脸上褪去露出最初的麦色,他长舒一口气,“你一个BETA怎么这么熟练。”





由于在场陌生omega的一个意外,火神大我很不幸中了头号大奖---被迫发情了。


值得庆幸的是,诚凛是一只BETA 战队。在以最快速度将火神大我关在了休息室里后,其他人负责疏散在场的人员,黑子哲也则担负起了为搭档打针的任务,不为其他,只因为他有丰富的经验。


“你知道的,赤司君他们都是ALPHA。”


奇迹的世代除去黑子哲也全员都是ALPHA,这点是全日本高中生篮球界人尽皆知的。


“篮球部也会有突发状况,一般都是我解决的,手法是赤司君教的。”


“那赤司有过吗?”火神来了兴趣,他没想到一向严肃冷淡的绿间都有过这种遭遇,那平日里最为冷静沉稳的赤司呢?


“除了赤司君,他从未失控过。”






十几岁的青少年大多不擅长控制信息素,尤其是剧烈运动后。


“青峰,黄濑,你们两个把味道给我收收!”冷冽的声线中夹杂着怒火,绿间不耐烦地摇摇头,似乎想要将甜橙和烟草的混合气味从鼻尖甩掉。


训练结束本来就已经很疲惫了,结果还有一股恼人的气味缠挥之不去,他蹙起眉头,竭力将那股反胃感压了下去。


没有ALPHA喜欢另一位ALPHA的信息素,本能会促使他们抗拒来自其他人的味道。


“累死了,小赤司也太狠了。”黄濑不顾形象地瘫在地上,混乱的信息素味道闹得他也不舒服,但他实在没有力气去抑制自己四处散发的信息素了,“小绿间你就忍一下吧,我都忍下小青峰的味道了。”


“黄濑的味道太恶心了,甜得我直想吐。”另一头瘫着的是是捏着鼻子的青峰大我,“一个大男人怎么会有这么甜的信息素。”


“什么啊,小青峰的信息素呛死人了,更讨厌好吗?”


“好了,都闭嘴吧。你们想赤司罚你们跑圈吗?”实在看不下去两个笨蛋的争吵,绿间退了两步指了指不远处坐着的赤司征十郎。果不其然青峰黄濑立马闭上了嘴。


绿间深吸一口气,队伍里有两个笨蛋怎么办,值得高兴的是还有一个大孩子因为零食的缘故早已溜出了篮球馆,不然再掺和点熏肉的咸味和,他就可以当场爆炸了。


“啊,真羡慕小黑子,一点也不受到影响。”


黄濑口中的主人公是正倚靠在队长腿上休息,二人离这场嘴仗的发生地有些距离,独自划出了一个无人打扰的小世界。


高强度训练下,本就在体力上欠缺的黑子哲也的眼皮沉重得几乎抬不起来。他努力想要睁开眼,却只能看见落日浅浅的余晖,俊秀的五官隐没在一片朦胧虚影中,只露出一点模糊的轮廓。


他迷糊间呓语,“赤司君,是什么味道?”


耳边隐约传来轻微的叹息,遥远得亿万年外的银河,黑子哲也想要去捕捉一点其中星光,只是瞬间一切都被黑暗吞噬,运动后带有热意的掌心贴上眼眶,伴随着温柔的低声话语。


“先好好休息吧。”





“我听黄濑君说赤司君的味道是清茶呢。”精致昂贵的瓷杯置于红木桌上,黑子哲也出神地望着茶水上浮动的碎叶,袅袅白烟晃晃悠悠地在空气中慢慢消散。


“黑子,对我的信息素很感兴趣?”赤司悠然地放下手中属于黑子哲也的课本,隔着飘渺的热气,他半撑着头打量着冬日暖阳下对方白皙到近乎透明的脸颊,似乎用力一掐那薄薄的皮肤就会破。


“因为从来没有闻到过。”黑子哲也握住杯壁低头轻嗅,淡淡的茶香飘进鼻腔,清香悠长,味道醇厚,的确是品质很好的茶,“只能从这杯茶里大概想象一下赤司君的味道。”


“但还是想亲自闻一闻呢。”轻抿一口,温热的茶水顺着食管慢慢滑到胃里,微微的涩意后是丝屡的甘甜。冬日里热饮总是特别舒心,黑子哲也抬起头,他半眯着眼,脸上挂着浅浅的笑,似乎有些遗憾。


赤司注意到他的嘴角残留有些许碎叶,柔软的唇瓣在热茶水浸润下漾出一片湿漉漉的美丽。





“你想闻一下吗?”指腹重重擦去对方嘴角的茶叶,不顾黑子哲也受惊的神色,赤司的指尖不断在软唇上游移,不轻不重的力道像是某种危险信号。


看着黑子哲也那张平静又无辜的脸,赤司总归是不服气的。我为你神魂颠倒,你却毫无所知。


“赤司君?”黑子哲也不自然地后撤一步,这个房间似乎发生了些许变化,在他不注意间一股茶香正在逐渐蔓延开来。


最初以为只是茶水的香气,只是温和怡人的香气慢慢褪去无害的外表,慢条斯理地编织了一张大网,最终浓烈张扬的气味铺天盖地将黑子哲也包围住。


“现在闻到了吗?”一如以往的温和的微笑,舌尖舔过薄唇,黑子隐约看见唇缝间洁白的牙一闪而过,像是肉食动物的利齿。


他莫名打了个冷颤,终于意识到这是赤司征十郎的信息素。连他这个BETA都已经闻到了,想必此刻这个偌大静谧的房间已满是茶香了。


黑子哲也起身就想要去取抑制剂,只是他的手腕被人抓住,一个用力,赤司征十郎的脸已经近在咫尺了。


“浅尝辄止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既然黑子想要了解我的味道,可不能就这么结束了。”


脖颈上刺痛感瞬间代替了油然而生的危险感,事态变得太快,黑子哲也脑子一片空白,下意识抓住了赤司的手臂,从尾椎直冲到天灵盖的酸软感几乎让他失去站立的力气。






“你脖子怎么啦?”火神大我首先注意到黑子哲也的脖颈上一片斑驳,白皙的肌肤上红痕艳丽张扬,甚至还有一个牙印烙印在上面,可以想象这片肌肤遭受了怎么样的蹂躏。


黑子哲也动作一僵,指尖猛地抓住了袖口。


“你被二号咬了?”火神有些紧张想走近看看伤处,却堪堪停下了脚部,他连忙捂住了鼻子连退了好几步,一脸惊悚,“什么味道啊。”


火神鼻翼动了动,他满脸狐疑,“有点熟悉啊,我是不是在哪里闻过。”


“火神君,藤田老师叫你办公室一趟。”藤田是他们的英语老师,火神听完当即变了脸色,也不顾上继续说话,拿起作业一脸认命地向外走去。


黑子哲也偷偷地舒了口气,指尖轻触他刻意无视的那片皮肤,疼痛早已散去,只余下斑驳的痕迹昭显前几日的秘事。





设定为 

b很难闻到信息素  除非大量信息素爆发他们才可以闻到

相信我赤司只是单纯想要咬黑子罢了   没有一些奇怪的事发生   


白晔
【哲哲诞生日倒计时4天 】 小...

【哲哲诞生日倒计时4天 】

小年快乐!!!时间已经不多了捏

下一棒是 竽真真(端碗@Ushi∩ ʕ•͓͡•ʔ 


【哲哲诞生日倒计时4天 】

小年快乐!!!时间已经不多了捏

下一棒是 竽真真(端碗@Ushi∩ ʕ•͓͡•ʔ 



咸鱼不清蒸
cr euforia47 这就...

cr euforia47


这就是大人的level吗……超乎想象的涩气,不得了了


cr euforia47


这就是大人的level吗……超乎想象的涩气,不得了了


居里papapa

以前用自己约的稿做的壁纸和收款码,需要点赞自取,我也不懂关水印,介意的话可以留评问我要原图

!!不可商用只可私用!!发现回收使用权上黑名单

以前用自己约的稿做的壁纸和收款码,需要点赞自取,我也不懂关水印,介意的话可以留评问我要原图

!!不可商用只可私用!!发现回收使用权上黑名单

居里papapa
哲也生日倒计时五天,没啥时候就...

哲也生日倒计时五天,没啥时候就画了些简笔儿童画(抱头)随便拿捏

哲也生日倒计时五天,没啥时候就画了些简笔儿童画(抱头)随便拿捏

Lucien

【青黑/R】错位时空⑩⑧

已经成为高中生的青峰和黑子,在某天偶然间遇见了曾经的对方。


“如果生命有遗憾,我希望用时间来弥补。”

前文: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

“啊,怎么又死了!”青峰遗憾地喊道,“喂,哲,刚才让你留着大招,打Boss的时候再用,你是不是偷偷提前用掉了?”........................


已经成为高中生的青峰和黑子,在某天偶然间遇见了曾经的对方。

 

“如果生命有遗憾,我希望用时间来弥补。”

前文: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

“啊,怎么又死了!”青峰遗憾地喊道,“喂,哲,刚才让你留着大招,打Boss的时候再用,你是不是偷偷提前用掉了?”

 

“大辉,你不要胡乱冤枉队友。”黑子一本正经地撒谎,其实是他刚才手滑,在打小怪的时候不小心用掉了,但他仍然装作胸有成竹的样子,底气十足地跟青峰一起打Boss。

 

“真的?”青峰眯起双眼,他总是看不透黑子,就连游戏这种小事,他也很少能从黑子的脸上读出有用的信息。

 

“嗯,是青峰君你技术不行。”黑子坚定地点了点头。

 

青峰的眼神变得幽深起来,他扔掉游戏手柄,凑近黑子,捏住他的下巴,幽幽地问:“你真的觉得,我技术不行?”

 

黑子不知想到了什么,他眼神有一瞬间的闪烁,然后义正言辞地说:“大辉,不要气馁,慢慢练。”说完还拍了拍青峰的肩膀。

 

青峰翻了个白眼,往黑子的唇上咬了一口:“就你敢这么说我。”

 

黑子嘴角上扬,脸上却没有多余的表情:“还玩吗?”

 

“不玩了,打了一个小时了还没通关,累。”青峰捅了捅耳朵,“哲,我们看电影吧?”

 

“啊?”黑子扭过头,“你想看什么?”

 

“嗯……就你电视里下面放的那张蓝光吧,我刚才看见了,是恐怖片。”

 

黑子一脸狐疑地看着青峰:“你确定你能看?”

 

黑子想起中学时代他在篮球馆练球,青峰被吓到瑟瑟发抖的画面。

 

“哈?这有什么不敢的。”青峰摆摆手,表示这种事小菜一碟,“你去把灯关了,我拉上窗帘,这样才有氛围。”

 

黑子倒是无所谓,那张蓝光盘本来就是他买来无聊时打发时间的。

 

黑子并不清楚青峰心里的小九九。

 

青峰对上次约会他在电影院呼呼大睡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他总觉得有点缺憾,所以想在黑子生日这天弥补一下。

 

况且,那是一部恐怖片,看的时候他可以正大光明地将黑子搂在怀里,等恐怖镜头一出现,黑子还能下意识缩进在他怀里。

 

一举两得。

 

青峰为自己的谋略洋洋得意。

 

但电影开场的五分钟,青峰的宏图大志就被击破了。

 

那恐怖的镜头时不时地怼脸恐吓观众,青峰搂着黑子坐在榻榻米上,强装镇定,实则双手颤抖,脸色发白。

 

黑子被青峰的双腿圈坐在中间,他察觉到青峰环着他在微微颤抖,便伸出手掌握住那双有些冰冷的手。

 

等下一个恐怖镜头再次出现的时候,青峰再也忍不住了,他“啊”了一声便躲在黑子身后,不敢直视电视屏幕。

 

黑子叹了口气:“大辉,我们换个电影看吧?”

 

不知为何,青峰的好胜心突然被激起,他猛地抬起头:“不,就看这个。”

 

黑子噗嗤一笑:“哦,你一会别被吓得睡不着。”

 

青峰舔了舔嘴|唇:“我睡不着的话,哲,你会搂着我哄我睡吧?”

 

“……我拒绝。”黑子连敬语也不说了,直截了当地拒绝无理的请求。

 

青峰笑了笑,他低声在黑子的耳边道:“不由得你拒不拒绝。”

 

黑子的心跳漏了半拍。

 

“青峰君,你今晚就睡沙发或者榻榻米吧。”黑子推开近在咫尺的青峰。

 

青峰仗着身形优势将黑子牢牢锁在怀抱里:“不,可,能。”

 

黑子被推|倒在榻榻米上。

 

旁边的电影发出一声尖叫。

 

青峰握着黑子的脸吻了上去。

 

……

 

【请注意交通安全】 

 

……

 

真是,不可理喻。

 

黑子想道。

 

在他完全陷入沉睡的最后时刻,他听见青峰伏在他的耳边说:“哲,我爱你,生日快乐。这个礼物喜欢吗?”

——————

完整版链接啊兄弟萌。

如果挂了,请留言告知我。

祝愿各位看得愉快。Õ_Õ

与光同尘

[青黑]消息撤回。

◎青峰大辉×黑子哲也。


[哲,国文作业你写了吧?写了吧?我知道你肯定写了,所以能不能借我一下…真的写不完了啊,哲。]


青峰右手抓着一支笔,满脸绝望地趴在书桌上。他的周末作业因为沉迷于篮球以及好忘事等种种原因,至今一笔未动。

在刚才的时间里他已经以飞一样的速度写完了几科作业,剩下的只有他最不擅长的国文,青峰盯着习题逐渐心态爆炸,完全是一个字憋不出来。

再随便组几个句子瞎扯上去…?啧……这样的话又要被那群人拎出来“观赏”了吧,而且哲又会说自己……真是的。虽然找他要答案可行性也不太高,总之就先试一试吧,说不定呢。


[不可以,青峰君。作业如果不是自己完...

◎青峰大辉×黑子哲也。






[哲,国文作业你写了吧?写了吧?我知道你肯定写了,所以能不能借我一下…真的写不完了啊,哲。]


青峰右手抓着一支笔,满脸绝望地趴在书桌上。他的周末作业因为沉迷于篮球以及好忘事等种种原因,至今一笔未动。

在刚才的时间里他已经以飞一样的速度写完了几科作业,剩下的只有他最不擅长的国文,青峰盯着习题逐渐心态爆炸,完全是一个字憋不出来。

再随便组几个句子瞎扯上去…?啧……这样的话又要被那群人拎出来“观赏”了吧,而且哲又会说自己……真是的。虽然找他要答案可行性也不太高,总之就先试一试吧,说不定呢。


[不可以,青峰君。作业如果不是自己完成的就没有意义了。]

[如果真的不会的话,可以拍下来发给我,我来教青峰君。]


啊啊、还真是意料之中的答案呢…。青峰看着黑子发来的消息,心情十分复杂。不过已经快十一点了,哲居然几乎是秒回啊。

他想了想,开始在手机屏幕上敲字。


[哲,这么晚还不睡觉吗?]

[没关系的,青峰君。]

[…好吧好吧,那又得麻烦你了啊。]

[没什么麻烦的,青峰君。我很乐意教你的。]


青峰不自觉轻笑了一声,他放下手机拿起笔,开始认真地研究起国文作业。其实黑子的国文也不算优异吧,该说是一个敢讲一个敢听吗。青峰忍俊不禁。

虽然不太好意思,但是还是要找黑子的。青峰对着某道题想了十分钟愣是没琢磨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他抿抿唇,给黑子发了一张照片和一条消息。


[…做不出来了,哲,帮我一下吧。]

[好的,青峰君。]


又是秒回,话说再不睡的话,对身体会有影响吧。那就快点写好了,反正让他去睡觉估计也没用,自己早一点写完的话,哲就会早一点睡觉吧。

青峰看着黑子的解析,嘴角弯起的弧度上扬了一些,眼尾也不自觉弯起。温柔这个词看上去好像跟他搭不上边,但青峰有时候真的很温柔。


[谢谢啦,哲。明天请你喝香草奶昔。]

[是,青峰君可不要忘掉了。]


补完作业发完消息,青峰关了灯直接往床上一瘫,他早已经困得找不着北,没多久卧室内安静下来,只有青峰平稳的呼吸声。

屏幕那头的黑子想,青峰君,再这样下去学习说不定真的能提上去呢。


————


“什么啊,只不过稍微认真了点就这个样子吗。”

“已经,放弃了吗。”

“……这算什么啊?!”


“我也试过,但果然……还是不行。”

“能打败我的人,只有我自己。”


“但是,我也在努力让我的传球……”

“要传给谁,你的传球?”

“我已经,连如何接你的传球都不记得了啊。”


“哲真是瞎了眼。”

“你的光,太淡了。”


————


[哲,国文作业能不能借我一下。]


[“青峰大辉”撤回了一条消息。]


啊,真是的,写作业写得脑子傻了吧,给那家伙发消息干嘛啊,早就不在一个学校了。而且手比脑子还快,打完的一瞬间就发出去了。

……之前,他是不是给自己补习过来着?话说他的国文也不算特别好吧。

青峰不断地打着哈欠,脑袋快要碰到桌面。他是知道有作业这回事的,但是休息的时候不知不觉就忘到脑后了,加上懒,他的周末作业周日晚上熬夜写已经成了常态。

嘛,应付应付就行了吧,管他有没有错误呢,反正也不擅长,随便扯几句上去就可以了吧。


……反正现在也没有人,会再来给他指错误、让他认真写作业了。

就算是不会做,也没有人会一点点地帮他理思路啊。

他还是他,在他身边的那个人,已经不是自己了。


“哲。”

青峰仰头,低声喃喃,

“……这道题,我不会。”

帘外芭蕉惹骤雨

“那是最初的奇迹”

“那就回归原点吧”

“那是最初的奇迹”

“那就回归原点吧”

咸鱼不清蒸

哲哲的手指相对于身高来说是不是过于长了,以前的刻板印象是哲哲的手应该是又纤细但很小的类型。现在看来是纤长的类型……指关节还有比例真漂亮啊

哲哲的手指相对于身高来说是不是过于长了,以前的刻板印象是哲哲的手应该是又纤细但很小的类型。现在看来是纤长的类型……指关节还有比例真漂亮啊

5%

bilxbilx投稿→这里!

还是放了过来qwq

bilxbilx投稿→这里!

还是放了过来qwq

大家好,我账号丢了
【哲哲诞生日倒计时6天 】 (...

【哲哲诞生日倒计时6天 】


(´・ω・`)下一棒@小鸟游   来吧鸟爹咪!!碗碗张好嘴了!!!


大家的哲哲真好吃,嘿嘿,真好吃,嘿嘿🤤🤤🤤我真开心,大家的哲哲都好好舔(?)我每天点开反复舔


认真思考送什么生日礼物的小紫和睡着的哲哲的日落

大家好我是tag里唯一一只cp狗)↓

【哲哲诞生日倒计时6天 】


(´・ω・`)下一棒@小鸟游   来吧鸟爹咪!!碗碗张好嘴了!!!


大家的哲哲真好吃,嘿嘿,真好吃,嘿嘿🤤🤤🤤我真开心,大家的哲哲都好好舔(?)我每天点开反复舔


认真思考送什么生日礼物的小紫和睡着的哲哲的日落

大家好我是tag里唯一一只cp狗)↓

Ushi∩ ʕ•͓͡•ʔ
【哲哲诞生日倒计时7天 】 ※...

【哲哲诞生日倒计时7天 】

※下一棒:  @大家好,我账号丢了 (碗爸爸id圈一次笑一次就是说(?) 

哎馋这个官趴馋了好久!!; ;真好看.jpg立刻趁机进行一个(?

我爱爹地们; ;(心满意足.jpg)

【哲哲诞生日倒计时7天 】

※下一棒:  @大家好,我账号丢了 (碗爸爸id圈一次笑一次就是说(?) 

哎馋这个官趴馋了好久!!; ;真好看.jpg立刻趁机进行一个(?

我爱爹地们; ;(心满意足.jpg)

关注我需谨慎(王奇

【all黑/黛黑】突如其來的輕小說展開(黒子のバスケ)(34P)(完)

作者:海崎

汉化组:业余瞎翻小分队

(详情第1p和34p汉化组人员)

本次是all黑汤底的戴黑双影本!

自转载自上传,侵删。

(感谢审核菌)

【all黑/黛黑】突如其來的輕小說展開(黒子のバスケ)(34P)(完)

作者:海崎

汉化组:业余瞎翻小分队

(详情第1p和34p汉化组人员)

本次是all黑汤底的戴黑双影本!

自转载自上传,侵删。

(感谢审核菌)

关注我需谨慎(王奇

【all黑/黛黑】突如其來的輕小說展開(黒子のバスケ)(34P)(完)

作者:海崎

汉化组:业余瞎翻小分队

(详情第1p和34p汉化组人员)

本次是all黑汤底的戴黑双影本!

自转载自上传,侵删。

(感谢审核菌)

【all黑/黛黑】突如其來的輕小說展開(黒子のバスケ)(34P)(完)

作者:海崎

汉化组:业余瞎翻小分队

(详情第1p和34p汉化组人员)

本次是all黑汤底的戴黑双影本!

自转载自上传,侵删。

(感谢审核菌)

关注我需谨慎(王奇

【all黑/黛黑】突如其來的輕小說展開(黒子のバスケ)(34P)(完)

作者:海崎

汉化组:业余瞎翻小分队

(详情第1p和34p汉化组人员)

本次是all黑汤底的戴黑双影本!

自转载自上传,侵删。

(感谢审核菌)

【all黑/黛黑】突如其來的輕小說展開(黒子のバスケ)(34P)(完)

作者:海崎

汉化组:业余瞎翻小分队

(详情第1p和34p汉化组人员)

本次是all黑汤底的戴黑双影本!

自转载自上传,侵删。

(感谢审核菌)

关注我需谨慎(王奇

【all黑/黛黑】突如其來的輕小說展開(黒子のバスケ)(34P)(完)

作者:海崎

汉化组:业余瞎翻小分队

(详情第1p和34p汉化组人员)

本次是all黑汤底的戴黑双影本!

自转载自上传,侵删。

(感谢审核菌)

【all黑/黛黑】突如其來的輕小說展開(黒子のバスケ)(34P)(完)

作者:海崎

汉化组:业余瞎翻小分队

(详情第1p和34p汉化组人员)

本次是all黑汤底的戴黑双影本!

自转载自上传,侵删。

(感谢审核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