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宰

3107浏览    80参与
笑着活下去

成精的大楼今天给世界意识差评了吗

港黑大楼x太宰治

最近流行拉郎cp,我来凑热闹了

all太只是一点,不过还是臭不要脸的打了tag,cp可能不明显【毕竟它只是栋楼】

设定:港黑大楼在港黑初代就存在了,双商不低

人物属于朝雾,ooc属于我,文章bug都是设定

新手上路,有点慌

以下是正文

—————————————————————

(0)

  我是港黑大楼,最高的那个,可能是建成较久,我有了自己的意识,对就是成精了,但是我还是一栋用钢筋水泥搭建的大楼,无法动弹、无法说话,平日的小情绪无法发泄,只能散发黑气,好气哦这垃圾体验我要给差评。

  我平日里就观察在我的身子里进进...

港黑大楼x太宰治

最近流行拉郎cp,我来凑热闹了

all太只是一点,不过还是臭不要脸的打了tag,cp可能不明显【毕竟它只是栋楼】

设定:港黑大楼在港黑初代就存在了,双商不低

人物属于朝雾,ooc属于我,文章bug都是设定

新手上路,有点慌

以下是正文

—————————————————————

(0)

  我是港黑大楼,最高的那个,可能是建成较久,我有了自己的意识,对就是成精了,但是我还是一栋用钢筋水泥搭建的大楼,无法动弹、无法说话,平日的小情绪无法发泄,只能散发黑气,好气哦这垃圾体验我要给差评。

  我平日里就观察在我的身子里进进出出的人类,毕竟日子在还是继续的,所以我的视力听力超一流,楼里楼外的风吹草动我都一清二楚。

(1)

  今天那个私人医生带着一个14岁的少年进了首领的房间,我看着医生亲手抹了首领,不,应该是先代的脖子,你们医生就是这样给病人看病的?!不过我挺感谢他的,毕竟这个老东西天天搞事情,说不准哪天就有组织发导弹连人带楼一起射爆,真是令楼害怕到发抖,而且和这个丢脸玩意一起送死一点都不值。不过为什么还会有拥护先代的家伙存在。

  不过我对这首领更替种传宗接代的行为和那群拥护先代宛若脑袋进水的行为一点也不感兴趣,反正我只是一栋有神智活得还久的大楼。

  比起他们我更好奇那个跟在他身后的那个男孩。

  美人我见得不算少,红叶酱就是,但是像他这样的我是第一次见,浑身缠满绷带,甚至包住了右眼,仅露出左眼 ,那鸢色就像沼泽地一般,一看便陷入,挣脱无能,沉浸在那漆黑的烂泥里,感受着那腐烂的温柔,那个医生也无法从里面挣脱 ,就像中了邪一样

  他就像是神话里的神明大人啊,通晓万物、冷漠无情。

  我喜欢这个孩子,他是我的神明大人

  我想到。

  站在红月下,眼里满是淡漠的孩子叫太宰,太宰治

(2)

  治加入了港黑,并且拐回了一个便宜荒神,两人像三岁小孩一样打闹,可爱的很,那个便宜荒神经常说要杀了治,但是每次救治他都积极的不要不要的,说只有自己可以杀了治的神情让我不禁感慨年轻真好,真是羞涩的可爱荒神啊,不过治最可爱【露出来森鸥外的hentai笑容】

 治渐渐长大,身高也甩了同龄的便宜荒神好几厘米,“双黑”创下的佳绩也多了。但是治的身影依旧孤单,同龄人和港黑同事最起码也有一个知心伙伴或贴心下属,便宜荒神也有一起喝酒的伴【其实是牛奶,***】,能够和治共饮的人,只有那些倒霉的目标。面带笑容,邀你饮酒的治眼底有砂砾,可是又有谁能够拒绝呢,散尽千金却能博美人一笑,何乐,怎能不为呢。

  我希望我能拥有人形,能够拥抱那个在别人看不到之地才褪去伪装的脆弱少年。‘他的工作繁忙,身体不好,身躯估计只剩骨架,抱起来应该是硬邦邦的’我想,可是现实永远是残酷的,我只是一栋大楼,这份爱意治一辈子都无法知晓,我也一辈子都无法传达。【啧,差评】

  所以啊,现在这样就挺好的,我可以默默地爱着治就像老母亲那样

(3)

  变故可能会迟到,但是永远不会缺席,盛大的宴会终究还是要散场的

  大概是从治把遮住右眼的绷带换到了左眼。虽然因为短暂的不适而眨眼的治很可爱,但我还是十分疑惑,且莫名的不安。

  便宜荒神同样疑惑,有人形的他提问了,

这样可能会发生什么好事吧”治发自内心的笑了笑。

  治的笑容很好看,但是他很少笑,他在外面可能笑过,可是在楼里,他只有在戏弄便宜荒神时才会有颇似少年的笑容,虽然他就是少年。

  这个莫名其妙的笑很好看,甚至超过了戏弄便宜荒神时的笑,可是这个笑让我感到了不安,

      山雨欲来

  【一定是错觉吧,治是个多智近妖的孩子,是我心中的神明,他不会做傻事的,对吧?

(4)

  这不是错觉。

  今年治18岁。还没有成年。

  他离开了我,脖颈白皙,空无一物;他回来是,多了一条红围巾,那是首领的象征,我那不存在的心咯噔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我依旧爱着治。

  但是其他人就不一样了。便宜荒神揪着治询问他有没有谋杀森鸥外,【可是不管杀没杀,治已经是首领了,这个行为很不礼貌啊】他渴望治回答没有,可是不是所有事情都能事与愿违,

是,是我

  便宜荒神松开了治的衣领【都皱了啊】,离开了。

  周围的人远离了治,青梅竹马和伪监护人们都是以上下属的关系继续呆在治的身边,他们抛弃了治。

  不,不对,是治抛弃了他们

  为什么要这样?我感到气愤,感到不解,也想像便宜荒神那样揪起他的领子问他你想干什么。【治你到底在干什么啊,他不是最讨厌首领的位子吗?维持从前不好吗】可是这不可能,我是一栋楼,钢筋混凝土没法让我开口。

【再次给世界意识差评】

  但我还是欢迎,欢迎治住进我的身子里。这是私心。

(5)

  我知道治要干什么了,这是一个庞大的计划,庞大到花了治整整四年。

  治就像在帮助一个陌生人结一笔账,那是一个天文数字,即使对方不认识自己。

  这个人情你赔不起,

  武侦的织田作之助

  他带回了一个女孩子,叫银【第一阶段】√

  他带回了一个男孩子,叫中岛敦,中岛敦拐了一个叫泉镜花的女孩子【第二阶段】√

  解决了“mimic”【第三阶段】√

  一个叫芥川龙之介的家伙进入了敌对组织“武装侦探社”【第四阶段】√

  去lupin见“老熟人”,然后“回家过年”【第五阶段】

  最后一个步骤了。

  治出发了。

  他不会如愿的。这是我不希望的。

(6)

  敌对组织打过来了,我被他们毁了一大半,我现在昏昏欲睡。

  治回来了,他满眼失望,但是我看到了喜悦。

  治上了天台。

  治正在交代后事,我的意识昏昏沉沉,只听见了“书”“人间失格”和“超过三人”。【损毁严重,意识即将消散】【是么,真是期待啊】头好晕。

  治跳了下去。我看见了。

(7)

  我从港黑刚成立就存在了,不过确切说是有那份记忆,这是个非法组织,所以我见识过许多黑暗的人,如果我有人形,那一定是黑手党元老的元老,物随主,我也是一个心脏的家伙,如果有那种可能,我和治一定是闻风丧胆的“黑手党双壁”。

  治是最特殊的,别人说他是天生的黑手党,他的血比这个国家的任何人都要黑,他是披着人皮的恶魔

  不,我见识过他的一切,他确实是很黑暗、疯狂,但是啊,他也十分温柔,

  他推开了爱他的人,这样,在计划的最后一步实现后,没有人会伤心,除了血肉四溅的尸体,他不会给任何人添麻烦。

  是一个神一样的好孩子啊,治

  (8)

  模模糊糊的走马灯,夕日的斜阳,被余晖包裹的治,我的神。

  绷带尽数散若,就像被贬谪下凡的天使。

  【你要回天上了啊,治,人间容不下你,辛苦你了】

  晚安

————【beng!】————

  周围的路人被吓得跑开了,呵呵,没见过世面。

  治的血肉四溅,一大部分落在了我的身上,清扫人员也很细致的擦掉了我身上的血渍,他们动作很快,就像在擦拭呕吐物,我试图藏起一块,可是我的周围没有野草,我也要进行昏迷了,如果不是永久的,我一定要举报世界意识。

晚安

————END——————

ps:哦我的老天鹅啊终于写完了顶风作案我慌得一批

【】是世界意识

***是矮荒神【顶锅盖跑】

为了保证这把刀不被曲解,我特意0点写完【其实是打字太慢拖的】

晚安啦,早点睡哦各位亲
























小生浮染

接下来搞啥看你们了🌝🌚👍🏻

接下来搞啥看你们了🌝🌚👍🏻

松桑sosa
一只黑宰一只武装宰) 草稿本上...

一只黑宰一只武装宰)

草稿本上的涂鸦)

纯粹的随手一涂切勿认真)

请在评论区大鹏展翅八)

占tag致歉)

爱你们(⑉• •⑉)‥♡

一只黑宰一只武装宰)

草稿本上的涂鸦)

纯粹的随手一涂切勿认真)

请在评论区大鹏展翅八)

占tag致歉)

爱你们(⑉• •⑉)‥♡

0o蘑菇o0

情人节快乐

算好殉情的时间了吗?

情人节快乐

算好殉情的时间了吗?

糸色世
在家摸鱼...感觉是黑宰能干出...

在家摸鱼...感觉是黑宰能干出来的事👀

在家摸鱼...感觉是黑宰能干出来的事👀

無ness

黑宰 有无血迹都发一遍吧

黑宰 有无血迹都发一遍吧

秋裤
这张哒宰也咕了好久,最近没怎么...

这张哒宰也咕了好久,最近没怎么画画。。

这张哒宰也咕了好久,最近没怎么画画。。

abysssss
激情摸鱼 黑宰太酷了

激情摸鱼

黑宰太酷了

激情摸鱼

黑宰太酷了

年少荒芜秋
看完文野if线 耳机里在放《借...

看完文野if线

耳机里在放《借》

看见评论里有这句话

我心中压抑的悲痛终于化成泪水落下来

看完文野if线

耳机里在放《借》

看见评论里有这句话

我心中压抑的悲痛终于化成泪水落下来

浔池

我爱黑宰!

不亏是中也大小姐的男人


我爱黑宰!

不亏是中也大小姐的男人


缺errrr

啊 感觉这样的太宰好有感觉啊 比原来有感觉

文野真的太好看了呜呜呜呜 好喜欢太宰啊

啊 感觉这样的太宰好有感觉啊 比原来有感觉

文野真的太好看了呜呜呜呜 好喜欢太宰啊

松桑sosa
是之前的水彩黑宰库存啦 动作有...

是之前的水彩黑宰库存啦

动作有参考官方图!!!不是原创的!

视频也发到小破站上啦

b站名和lof的名字是一样的

哒宰赛高!

是之前的水彩黑宰库存啦

动作有参考官方图!!!不是原创的!

视频也发到小破站上啦

b站名和lof的名字是一样的

哒宰赛高!

松桑sosa
新人板绘大型翻车现场) 织太,...

新人板绘大型翻车现场)

织太,有点小私心所以打了all太,因为俺宰右都吃咳咳咳)

大家就当看看玩玩就好啦不喜勿喷哈)

如果喜欢的话我就多画画文豪的东东!欢迎评论私信骚扰哦)

新人板绘大型翻车现场)

织太,有点小私心所以打了all太,因为俺宰右都吃咳咳咳)

大家就当看看玩玩就好啦不喜勿喷哈)

如果喜欢的话我就多画画文豪的东东!欢迎评论私信骚扰哦)

叶瑢_叶横玦

【文野黑时代太宰治角色分析】于虚无之中独自哭泣

【阅前食用:6000+预警。文豪野犬中的太宰治与真正的那位日本文豪太宰治是有一定的相通之处的,但在这里我将不会联系文豪太宰,而只是按时间顺序详细分析文豪野犬中的太宰治这样一个角色,因为他们虽然相通,却并不就是同一人。这篇文章背景是黑时代,含有双黑、织太场合,且将参考众多资料,如百度百科、小说卷、动漫、漫画等,文中将不会具体标明出处,关于这点我很抱歉,毕竟脑子还没有那么好使。此外这篇文章可能会有很多废话,还有一些较主观的感情色彩发言,因为那些都是我的想法,我的情感,请各位读者自行避雷,如若不适我在此道歉,若有见解也可留在评论。】...


【阅前食用:6000+预警。文豪野犬中的太宰治与真正的那位日本文豪太宰治是有一定的相通之处的,但在这里我将不会联系文豪太宰,而只是按时间顺序详细分析文豪野犬中的太宰治这样一个角色,因为他们虽然相通,却并不就是同一人。这篇文章背景是黑时代,含有双黑、织太场合,且将参考众多资料,如百度百科、小说卷、动漫、漫画等,文中将不会具体标明出处,关于这点我很抱歉,毕竟脑子还没有那么好使。此外这篇文章可能会有很多废话,还有一些较主观的感情色彩发言,因为那些都是我的想法,我的情感,请各位读者自行避雷,如若不适我在此道歉,若有见解也可留在评论。】


        我知道这种角色个人向的分析当然已经有很多人都做过了,而我是第一次做这种东西。无数复杂的情感交织在一起,我也不过只是想要倾诉与发泄,发泄那扎在心脏深处的,刻骨铭心的伤痛与心疼。我喜欢过很多个角色,但我对他们的喜欢大部分都只停留在较肤浅的表面,比如容貌、声音、性格、行为……但是太宰治不一样,那是我第一次对一个角色,感情深到了如此地步,深刻地烙印在我的脑海中,灼烧着我的痛觉神经末梢。我向来不擅长语言说明逻辑排序什么的,每每想表达一些具体情感,只会显得语无伦次,因此一直放弃个人分析而选择以同人文的方式将自己的情感融入进去。但是太宰治,他成功打破了我的规则,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我自身的能力不足,只是同人文的话,无法完全发泄我的内心情感。


        十五岁时代的太宰治,动漫里面对森鸥外询问他想要自杀的原因时,他回复“你真的认为,人活着是有价值意义的吗?”那时候的他不明白,活着究竟有何意义,联系小说卷黑之时代,可以知道太宰之所以这般模样,乃是因为他的头脑实在太过精明了,没有任何事超出他的想象,所有的事情他早就看破,因为过于精明而感到无趣与孤独,因为没有超出预料的事情而对活着这一件事感到无所谓。他感受到的只是一片虚无,是对生的迷茫和死的渴求,他希望死亡能够赐予他解脱,让他摆脱这种惹人厌的空虚。

        看起来厌世的他其实一直都在努力寻找自己存活的意义,希望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他有继续活着的兴趣与意义。某种方面上来讲,他其实比谁都希望能够活在世上,能够有意义、有理由地活在这世上,而不是在一片虚无中独自迷茫。

 

        太宰治与中原中也因为“荒霸吐事件”而相识。初次碰面时他被中也用体术制住,而他则用渴求死亡的话语面对中也。那时的中原中也想是无法理解为何世上会有这样一个根本不珍惜自己生命的自杀狂魔的,无法理解的同时也是不屑的,因为中也自己作为一个非人的生命体,作为一个从半路才开始经历人生的人,依然在很努力、很认真地活着。我想初次见面的时候,他是看不起太宰那种践踏自我生命寻求死亡的自杀行为的。

        动漫中有一幕是太宰极为冷漠地看着面前的枪林弹雨,偶尔子弹擦伤他的脸庞他也不为所动,那是对整个世界的漠然。他捡起枪,询问地上那还正在经历痛苦死去的人是否需要帮忙,躺在地上的人点了点头,太宰发疯一般朝着那人开枪,原本冷漠的表情在此刻显得极为狰狞,他说:“真贪婪啊。”这个时候是中也一脚踢开了太宰手中的枪,也踢醒了醉心的太宰治,我想中也是察觉到了什么的,并且多多少少对这样在黑暗中绝望的人有些关心,此处我实在是想不出恰当的词句来表述,请见谅。但是那时的中也没有义务也没有办法,双方不过是刚刚认识,甚至之后也有可能会是敌对关系。

        当中也对兰堂说出自己便是荒霸吐本身的时候,一旁的太宰一直冷漠的表情突然就有了波澜,我想他确实是有些意外的,并且终于有了他意料之外的事情。在二人与兰堂对战的时候,他想起首领下达命令时曾跟他说过的话:“没什么大不了的,不会有生命危险。”想必起初太宰也是这么以为的,认为这次也一样,不会有什么超出他预料的事,因此只是一副百无聊赖的勉强样子接了工作。而当他真正面对死亡的威胁时,他想起了首领的这句话。他确实是没有想到这次的事件会如此严峻,而这也让他第一次稍微提起了些生的兴趣——“只是稍微,对黑手党的工作产生了点兴趣。”正如小说卷黑之时代所说,太宰期待着能在黑手党找到些什么东西,从而找到活下去的理由。

        中原中也当时作为羊的首领,其实也不过是为羊这个组织服务的奴隶,太宰将这一点看得十分透彻,甚至将之后的事情也早就料想了个明白,并用自己的方式代替中也解决掉了这个麻烦。可以看出太宰并不真的是个冷漠的人,他只是对自己的寻而不得感到一些落魄,对周围的人,他依然展示着一定的关心。两人一起为黑手党工作之时,看似关系不好,几乎是见面就吵,但是那样喜欢逗弄搭档的太宰,却显得比之前稍微有活力了,不是吗?

        中也其实也是十分聪明的,他多少能够感觉到,太宰那过于精明的头脑所带给他的孤独,以及那藏在深处的本质的黑。对中也而言,太宰那家伙一直都是戴着一副面具的恶心模样,对此中也感到不满与不屑,也许这也是他讨厌太宰的一个理由,毕竟比起太宰,中也真的算是一个比较单纯的人了。

        dead Apple场的漫画中,黑手党的一名长期任职的干部被敌人消灭了,中也对此所表现出的是对自己同伴死去的悲哀与对敌人的愤怒,而这时太宰却语调轻快玩笑一般地说:“应该这么想,这样一来干部的位置就空出一个了。”中也则是一副难以名状的不可置信:“喂……你认真的吗?”中也是多少能体会到太宰那种陷于黑暗之中的感觉的,但却无法认同。无论太宰所表现出的是真是假,就因为这句话,因为这样的态度,那个时候中也毫不留情地打了太宰一拳。老实讲,我倒是真的希望,那一拳可以将他打醒,把他趁早从泥潭之中拽起。

        我在想,那样一个中也,虽然看起来凶恶,实则心里柔软得一塌糊涂的中也,有没有、是不是,也曾尝试过救赎太宰、将他从泥沼中拉起呢。

 

        十六岁时太宰治经历了“龙头战争”,并结识坂口安吾和织田作之助两位友人。黑手党时期三人经常聚在Lupin酒吧喝酒闲聊。在那之后比起之前在黑手党孤身一人的太宰治,我觉得他是有了许多变化的,会跟搭档拌嘴,会跟友人闲聊,不再是之前那副死气沉沉的模样。

        十七岁太宰正式当上干部,被誉为“历代最年轻的干部”,并在当天收留了芥川龙之介。太宰在黑手党时对芥川的训练极其严格,看似漠不关心实则称赞有加,只是这些芥川都不知道。小说卷黑之时代中,太宰治对芥川的评价令织田作也吃了一惊,因为他从来没有听过太宰像这样如此盛赞哪个部下。但是那样的太宰,从没主动把什么人收做过部下,为什么会突然收留一个在贫民窟快要饿死的少年呢?我想是当时的织田作之助对太宰已经产生了一定的影响。织田作被太宰评价为明明很厉害却不愿杀人,甘愿做最低等级的成员,一个港口黑手党的奇葩。他虽是属于黑手党的人,心地却极其善良,并在龙头战争中收留了许多孤儿,是被太宰称为奇葩的男人。

        也许是太宰终于找到了有趣的事,也许是他认为织田作带给他不一样的感受,怎样都好,我想是那样善良的织田作给了他一定影响,他才会收留一个差点饿死在贫民窟的孩子,太宰说过:“要是就那么放着不管的话,他恐怕会被那股力量所摆布、要不了多久就会毁掉自己了吧。”那个时候太宰治心中柔软的一部分已被织田作勾出。但当时也只是有一定影响,并且太宰依然是属于港口黑手党的,所以在那种情况下,芥川强大的异能力也许是更重要的原因,这两层原因叠加起来,才会导致那时那样的太宰收留了他。


        十八岁时,太宰治、坂口安吾和织田作之助,这三人之间的关系开始有了巨大变化,第一件事便是安吾的背叛。动漫黑之时代第一集中,三人愉快地在酒吧中干杯、拍照,那个时候太宰就有预感,也许这样的机会不会再有了,当时他的语气显得有些落寞而悲伤。太宰实在是过于聪明了,他的预感十分准确,准确到了他自己根本就不希望的地步。他也曾幻想过美好的世界,那种光明的世界,但是他过于精明的头脑早就告诉了他一切,告诉他这样的痴心妄想是不存在的,渐渐地他变得麻木了。可是虽然知道“永远”是不存在的词汇,他还是试图保留着些微的美好,即使是暂时的也好,就像在这个小酒馆,三个等级不同的港口黑手党成员可以随心所欲的谈话。

        但同时他也早就做好了失去的准备:“我并不觉得悲伤,因为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了。不管安吾是不是特务科的人,只要是认为不想失去的东西就一定会失去。所以事到如今我已经没有感觉了。拥有去追求的价值的东西无论是什么,在得到的瞬间都注定要失去。值得延长这沉闷的生命去拼命追寻的东西,是不存在的。”对他而言一切都只是暂时的,因此没有什么是值得长久去追寻的,而能够享受那片刻的美好,便已经是莫大赏赐了。

        小说卷黑之时代中通过织田作之助的视角,详尽地描写了织田作眼中的太宰。在面对mimic时,在敌人将枪对准太宰的头部时,太宰的脸上浮现出了可以说是安宁的笑容:“但愿你也能看到现在我这两眼中的感激之情。只要你的手指弯曲一点点,我就能等来自己翘首期盼的最渴望的东西了。我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你的子弹没能命中目标。”

        “拜托了、带我一起走吧,让我从这个腐朽世界的梦中醒来吧——快啊、快啊、快啊!”

        那样安宁的表情,那样感恩的眼神,那样干涸如汲水之人的渴求声音,透露出的是多么巨大的绝望啊,像是被迫扎根于黑暗地底之中,周遭只是一片泥泞,不管向哪个方向所得到的都只是一身伤痛,不论向哪逃脱最终都只能苟延残喘,没有救赎的希望照耀着他,只余灰烬。对太宰而言,他早就看破了一切,因此这个世界对他而言是毫无意义的,是腐朽的,像是一场巨大的梦境一般不真实,毫无生存之感,却牢牢束缚着他,不得解脱。

        之后太宰对织田作解释说那是他的谋略,我想确实是的,毕竟他应当知道,织田作不可能放着他不管,就这样让他死去。但他所表现的情感确是无比真实的。“那仿佛快要哭出来的孩子一般的表情,深深灼烧在了我的脑海中。”织田作如此形容渴求死亡的太宰,而这句话也无比深刻地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织田作是想要救赎太宰的,他曾表示对于太宰这个男人而言,或许应该有谁把他硬生生地绑起来、掀开他胸前的盖子将吸尘器的吸口插进去,狠狠殴打叫喊着反抗的太宰让他闭嘴,将他心中那扭曲的某种东西一点不剩地拽出来拖到光天化日之下,然后从头到尾践踏得粉碎。然而世上既没有那样的吸尘器、又没有那种胸前的盖子、也不会有那样一个人。一切都只是以肉眼可见的形式存在着,一切都只是在徒然流逝。而作为一个人,在面对人与人之间深深的隔阂时,所被允许的唯有沉默地站在那里。

        太宰治曾多次表现出这种“暗”的一面,每一次织田作都会及时阻止他,不过也只能是最表面的阻止罢了。“如果我身处不同的立场、与太宰之间并不是像现在这样的关系,在这种时候就算一拳抡上去或许也没什么奇怪的。然而我就是我,对太宰也做不了任何事情。”

        当织田作踏上与敌对首领最后的战争时,太宰治想要阻止他,他对织田作说:“你要有所寄托、要去期待在这之后可能发生的好的事情。那样的事情一定会有的……”我想太宰治他本人亦是如此,明明觉得生活已经没什么意义可寻,却在后来遇到了一些人一些事,从而感受到了些微的乐趣,这也是他加入黑手党的本意。他不希望织田作死,他用自己的经历来劝诱织田作,同时这也是他第一次对别人说起这件事。

        在死之前织田作就对太宰有着不一样的深刻意义,也许是因为所谓的港口黑手党的奇葩,也许是因为其人的有趣,也许是因为他的善良,又也许,织田作是太宰在这世上为数不多的,真挚而坦诚的友人,如果失去了,可能就再也没有下一个了。太宰曾认为值得延长这沉闷的生命去拼命追寻的东西是不存在的,但是织田作即将死亡的事实让他有了动摇,虽然他还不是很明白,但他确定他应该去援救织田作,他确定他不能让那个人死,那个人不应该死。然而在与森先生的交涉中,太宰知道了一切。

        织田作对太宰这个男人给出了极好的解释(虽然更应该说是朝雾老师给的),我几乎找不到比他所形容的更好的词句,他就像把那被黑暗所包裹的太宰强行扒开一般,将那个内里的太宰硬生生赤裸裸地展现在我的面前。

        “那家伙只是个头脑过于精明的孩子,是个被独自一人留在比我们所看到的世界更加长远的虚无之中、在哭着的孩子。

        他的头脑实在太过精明了。所以一直都是孤独的。

        我和安吾之所以能呆在太宰身边,是因为我们理解笼罩在他周围的孤独,却只是站在那里、绝不涉足其中。

        然而现在,我对于不曾涉足那份孤独的事情,却有些后悔了。”

        在临死的时候,织田作突然感受到了懊悔。他是想要救赎太宰的,可之前因为各种原因,他没有去那样做,却在临死之际突然想开而感到无比懊悔,他真的只是个头脑过于精明的孩子啊,如果就这样死去的话,那孩子想必会很孤独吧,如果能够及早将他拉出深渊就好了。

【“太笨了、织田作。你真是太笨了。”

“啊。”

“陪着这种家伙去死,实在太愚蠢了。”

“啊。”】

        这一段我是真的很想哭,织田作孤注一掷地去做了自己想做并且需要去完成的事,留下太宰一个人。此时抱着织田作逐渐冰冷的身体的太宰如一个孩子般露出了他脆弱的一面,仅仅是看着这段话,就能感觉到泪水从太宰的眼眶中溢出,他那孩童一般崩溃的表情着实是烫伤了我的心灵,那可是地位仅次于首领、在黑手党叱咤风云的太宰治啊!该是崩溃无措到了哪种境界才能让他这样一个完美伪装的人束手无措而慌张。

        我真的是,太心疼这个男人了。

        太宰说过自己想要寻求活着的理由,然而实际上他也不过是在自欺欺人,他知道自己是无法找到的,因而一直对这个世界有些消极,但同时又渴望有那么一件事物能让他去追寻,就在他自欺欺人之时,织田作却戳开他的伪装,一语道破:“不会找到的啊。”

【“你自己应该也很清楚。无论成为杀人的一方、还是救人的一方,都不会出现超出你预测的事情。能够填补你的孤独的东西在这世界上并不存在,你只能永远在黑暗中彷徨。”那时候太宰第一次意识到了。比起太宰之于自己,织田作之助对他的理解要远远深得多,一直理解到了那接近心脏、接近内心中枢的地方。如此理解自己的人就在自己身旁,太宰至今为止却都没有注意到。】

        就在临死的时候,织田作看穿了太宰,正如他曾经所学到的一样:人是为了救赎自己而生,在将要迎来死亡之际便会理解。织田作道破太宰的一切,一针见血,可这样一个唯一能深刻理解自己的人,却即将消逝在自己的眼前,太宰几乎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了从心底想要知道的事情,于是他问出了那个一直藏在心底深处独自迷茫着的问题。让一个多年将自己保护在黑暗中的人坦然问出这种话,已足可见织田作的影响之深,以及太宰那有些绝望而复杂的心境,和两人感情的深厚。太宰他明明是一个擅于将自己伪装的近乎完美的人啊,却在此时放下了一切防备,他无法阻止友人生命的流逝,像个无知而茫然的孩童般寻求着最后一丝安慰。

        留给太宰的回答,是成为帮助人的那一边。正义或邪恶,于太宰而言确实没有太大区别,而织田作用无比坚定的眼神告诉他,那样会好受些。那是他不得不去相信,坚毅的眼神。织田作带给太宰的影响实在是太深刻了,尤其是最后一刻。太宰想,既然你那么说,那我就照你说的去做吧。动漫中最后织田作的手无力垂下,太宰的眼上的绷带也随之散开,意味着一个新的开始。


        二十岁太宰加入了武装侦探社。国木田对太宰作出的评价是“如果说乱步是侦探社推理术的化身,那么太宰就是操心术的化身。”

        “入社考试的时候我担当了教育太宰的任务,那时太宰就已经达到了操纵之术的顶峰。”

        “乱步先生的头脑是驾驭事件,现场的头脑,太宰的头脑是驾驭人心的头脑。”

        樋口一叶曾称太宰“血液中充斥着属于黑手党的黑,在这个国家无人能及。”其实这句话并没有说错,太宰的黑是本质的黑,他如同港口黑手党的黑色本身。然而在加入武装侦探社之后,他有在努力地将这层黑从自己身上褪除,又或者说,他将自己的黑色隐藏了起来,或者是运用巧妙的手段让这层黑色变成有益的黑。

        因为比起之前啊,起码这层黑色,是被阳光所照耀着的,而不是之前的一片黑暗与虚无。


3月5日:不得不说朝雾老师真的很厉害。漫画更新后,评论里的大家也都很厉害,受此影响我的一些想法也在改变或是酝酿,也许之后会写一篇关于武侦太宰的分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