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尾铁朗

17.7万浏览    4926参与
七里稻🌿

《目》-短篇:黑谷

《目》


**出自《少年同盟》aka《君と僕》千鶴對瑪麗告白的場景。


「你看,是眼睛喔。」


夕陽西沈之時,站在空曠的路面上,將雙手放在頭頂,伴隨著初戀曖昧不明的燥熱,讓人頭暈目眩的橙色光芒,當你背對著這一天最後的陽光,你會得到投影在地面上的一隻眼睛。


從體育館走出來的時候,黑尾鐵朗還沒把情緒收拾乾淨,他感覺自己的一部分靈魂還站在橙色的球場上,盯著從對面發來的球,隨時準備跳起把球攔下。鎮痛劑的味道還圍繞在鼻間,指尖微微泛著疼,因為高強度的運動而在抖動的大腿肌肉,球鞋摩擦著地板所發出的刺耳聲響,現在就好像隔著一層透明的玻璃,與他隔絕。


比賽結束的時...

《目》


**出自《少年同盟》aka《君と僕》千鶴對瑪麗告白的場景。




「你看,是眼睛喔。」



夕陽西沈之時,站在空曠的路面上,將雙手放在頭頂,伴隨著初戀曖昧不明的燥熱,讓人頭暈目眩的橙色光芒,當你背對著這一天最後的陽光,你會得到投影在地面上的一隻眼睛。


從體育館走出來的時候,黑尾鐵朗還沒把情緒收拾乾淨,他感覺自己的一部分靈魂還站在橙色的球場上,盯著從對面發來的球,隨時準備跳起把球攔下。鎮痛劑的味道還圍繞在鼻間,指尖微微泛著疼,因為高強度的運動而在抖動的大腿肌肉,球鞋摩擦著地板所發出的刺耳聲響,現在就好像隔著一層透明的玻璃,與他隔絕。


比賽結束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他知道和烏野之間會有這麼一天,但是他從未——他相信對方也從未——覺得自己會輸。


即將離開體育館的時候,烏野也剛剛整理好行李,兩方人馬在大廳碰上面了。原本還以為有新八卦可以看的外校人士正準備好要為自己的飯後談資增加幾則故事,但是出乎他們意料的,看起來都很不好惹的兩隊人在見到面的時候除了露出無奈又尷尬的笑容後,就勾肩搭背地一起走了出去。


「我還以為那個莫西乾頭會和烏野的和尚頭幹架呢……」


「我也是……」


「原來是老相識嗎?不覺得尷尬嗎?」


「有什麼尷尬的,梟谷和音駒不也常對上。」


然而外人圍觀時的竊竊私語並沒有影響到他們一絲一毫。


距離車子要出發的時間還早,所以少年們聚集在體育館外的廣場上聊起天來。除了討論剛剛看到的比賽情況,就是在聊東京的名物,嘰嘰喳喳的,但就是沒有人提起前一個小時的那場垃圾場之戰,這是對彼此的溫柔,在大家情緒還沒平復的時候,提起這些事情無疑是愚蠢的行為。


孤爪研磨在和日向翔陽說著什麼,大部分情況都是日向在說話,偶爾探頭看研磨在幹嘛,偶爾指出一些問題,雖然研磨看起來很冷淡,但是黑尾知道兩人其實聊得很開心。


夜久和海兩人與烏野的菅原和大地圍在一起,用看小孩的眼神看著在鬧騰的一、二年級生。


黑尾靠在廣場的欄杆上,情緒正在慢慢恢復,但是因為精力消耗太大,只覺得又睏又累。


谷地呢……他稍稍掃過人群,在不遠處看見了她。谷地手上拿著一瓶冰涼的飲料,正對著西谷微笑著說話。兩人的身高沒有差很多,西谷插著腰,身子板還微微朝她靠近,看起來非常親密。


啊……有點刺眼。


谷地笑的時候稍稍掩嘴,眼神流轉,與他對上了視線。那一瞬間,黑尾只感覺到背脊一陣電流穿過,差點慫得移開眼神,但是他穩住了,然後笑咪咪地對她招了招手。谷地果然好騙,她指了指自己,他點頭,於是她一臉疑惑的跟西谷說了一聲後就朝他走去。


來到黑尾身邊的時候並沒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在之前合宿期間就常見到黑尾和谷地兩人一塊,一開始烏野家長團是很緊張的,但是見谷地雖然常常被嚇得像隻小倉鼠,但出乎意料的並沒有很排斥和黑尾說話,而黑尾也有老實的管好自己的手,也就沒有太排斥兩人接觸。


「有什麼事嗎?黑尾前輩?」谷地來到他的身旁,因為身高的問題而揚起頭看向他。


「那個,」他也不知道叫她來幹嘛,就只是想要在這個時候,能有她在身邊的話,心情會好一些,「稍微陪陪我吧。」


「欸!」她有些吃驚,一瞬間的困惑後,馬上就露出了“交給我吧”的神情,一臉認真的和他一起靠在欄杆上,「好的!」


「噗,小谷看起來好像在站崗。」


「是嗎?那我應該柔軟一點嗎?」


「嗯……小谷稍微放鬆一點好了,否則你們的護衛隊又以為我在欺負你了。」他可憐巴巴地說道,「我可是被抓去審訊好多次呢。」


「前輩們也沒有惡意……是我太容易受驚嚇了……」


是因為大家都很疼愛她啊。黑尾這樣想著,為谷地仁花的受寵感到開心,這樣,就算在他看不見的遠方,谷地身邊還是有很多人在保護她呢。這麼好的女孩,不好好保護怎麼行呢。想到東京和宮城的距離,他又有些心酸,畢竟時間和距離是他至今不敢將自己的心情說出來的緣故。


「小谷有想過畢業後的事情嗎?」


「欸?」不知道為什麽會說起這件事,她稍微想了一下後,在黑尾溫柔的眼神下,緩緩回答,「畢業之後的事情還沒想過呢,但是果然還是想要念設計呢,我媽媽是設計師,從小就對這些事情很有興趣,在幫排球部設計海報後,更加堅定了這個念頭。」


「小谷很棒呢。」他稱讚,伸出大手摸了摸她的腦袋,「嘛,距離高中畢業還很長,小谷就先享受學校生活吧。」


果然,開口要她來東京念書什麼的,太自私了。


「不過我喜歡東京喔。」她開口說道,「將來……或許會來東京念書。」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她抬頭看了看黑尾,然後有些不好意思地抓抓頭,「這裡有很多很棒的人,很棒的城市,很多……很多設計師夢寐以求的機會!」


「……這樣啊。」黑尾愣了愣,有些遲緩地回答,只覺得自己臉上的嘴角有些不受控,他也別開臉,垂下腦袋,小聲地說道,「那,如果小谷來了東京的話,我就帶你去吃好吃的,帶你去你好玩的地方,有什麼都可以找我。」


「……嗯。」


氣氛莫名的變的有些安靜,但是卻沒有絲毫的尷尬,黑尾只覺得自己的心中好像在辦花火祭,漫天的煙花在他的腦袋中迸發,炸出五顏六色,七彩斑斕的火花。


心跳聲快得快要從他的嘴巴跳出來。


「那個,陪我去販賣機吧。」


「啊,好的。」谷地看起來和他不一樣,她看起來一如往常,剛剛那句話對她而言似乎沒有什麼特別的含意。但儘管如此,她說的可能已經讓他開心地蹦起了。


和研磨說了一聲後,黑尾特意跟日向交代了他會和谷地離開一下,他承認是出於對日向的警惕,但是這個單細胞看起來並沒有受到影響,很自然的說了一聲“好”後,就繼續和研磨說話了。很好,日向選手,繼續保持。


販賣機在停車場不遠處,但是因為沒什麼人的緣故,看起來有些孤零零的。


夕陽下的兩人影子拉得很長,但是谷地站在黑尾的身旁,影子看起來還是有些短,看下去就像是一個瘦長的長人帶著另一個瘦長的短人。


風輕輕吹過,和夕陽下的暈眩感,他似乎聞到了從谷底身上傳來的淡淡香味。


「小谷。」他忽然開口。


「嗯?」谷地回頭。


他將瓶身放在腳邊,然後雙手放在頭上,對谷地笑著說。


「你看,是眼睛喔。」


谷地回過頭,看向投影在地面上的黑尾的影子,「欸,真的!是眼睛呢。」


「谷地也試試看,我們組成一個臉試試看。」


谷地被逗笑了,也興致勃勃地將手放在頭上。但是兩人之間的身高差距太大,投影在地面上的眼睛就像是抽象畫一樣詭異。


「噗。」黑尾笑了出聲,他對谷地說道,「小谷你站著,別動。」


說完,他往後退了好幾步,終於找到了一個合適的角度,將兩人的影子對上。


「拍張照吧。」說著,他拿出了手機,對著谷地的背影,配上兩人的影子拍了一張照,


「黑尾谷地的臉,完成!」他笑著宣布。


「好奇妙。」谷地晃了晃身體,看著兩人的影子,覺得很有趣。


她就站在他的前方,兩人之間隔了好一段距離,他必須離開她很遠才能將兩人的影子對上。當下,或許是風特別涼爽,也或許是氣氛正佳,谷地的背影嬌嬌小小的,讓他好想好想從後面將她抱緊。


他放下手,腦子還沒想清楚,嘴巴就先說了。


「好き。」(喜歡你)




谷地的手緩緩從腦袋上放下,在黑尾的眼中,她是以一個非常緩慢的速度轉向他。


棕色的眼睛在夕陽的照射下像泛著金光的水珠,她偏頭,發出非常疑惑的一聲,「欸?」





「所以,你告白了?」


「嗯。」


「但是因為兩個人距離太遠,她根本什麼都沒聽見。」


「嗯……」


「白癡嗎?」


「……嗯。」


「都開口了,再說一次吧。」


「我不行了,說不出口……」


「嘖。」



**

這篇的初衷就是想要寫最後那一段,因為身高差距太大,所以告白了也聽不到哈哈哈哈

不過當初看《少年同盟》的時候,被千鶴的這一場告白給感動得稀裡嘩啦,哭得眼淚都流乾了。真的很喜歡這一段的告白。

雖然不是熱血漫,也不是什麼大熱的番,但是《少年同盟》依然很推薦。




眼睛的場景在這裡。







春江唳鹤

502胶水

黑研,不是很标准的破镜重圆,甜的

挺ooc的不好意思(。


事情的起因早就被人扔进了濑户内海,也可能单纯是因为日子平平无奇没有点波澜让人枯燥乏味,总之在黑尾提出来要不然彼此都冷静一段时间之后,研磨的第一个反应竟然是轻松。

跟青梅竹马谈恋爱这个问题实在是个死胡同,对方不喜欢你表白之后还能做朋友吗?万一谈了再分手那怎么办?等等等吧,少年心性使然,十几岁的高中生凭着一腔莽撞,抱着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心态,在一墙之隔的两边开始了一段隐秘有公开的恋情。

如今,时过境迁,孤爪研磨觉得颇有几分拿起杯子以为是焦糖玛奇朵,一口下去发现是白开水的感觉。抬起来似乎惊天地泣鬼神,大有一种与全世界逆行的孤勇...

黑研,不是很标准的破镜重圆,甜的

挺ooc的不好意思(。



事情的起因早就被人扔进了濑户内海,也可能单纯是因为日子平平无奇没有点波澜让人枯燥乏味,总之在黑尾提出来要不然彼此都冷静一段时间之后,研磨的第一个反应竟然是轻松。

跟青梅竹马谈恋爱这个问题实在是个死胡同,对方不喜欢你表白之后还能做朋友吗?万一谈了再分手那怎么办?等等等吧,少年心性使然,十几岁的高中生凭着一腔莽撞,抱着撞了南墙也不回头的心态,在一墙之隔的两边开始了一段隐秘有公开的恋情。

如今,时过境迁,孤爪研磨觉得颇有几分拿起杯子以为是焦糖玛奇朵,一口下去发现是白开水的感觉。抬起来似乎惊天地泣鬼神,大有一种与全世界逆行的孤勇,事到如今花落花开好几载,才发现一句不过如此。

于是他很痛快地给了肯定的答复,并且连夜搬回了自己租的房子。

回去的路上地铁意外地人少,沿着路灯下意识贴着墙边走,直到开锁进了家门手机都没有响一下,研磨才有一种恍然大悟地感觉——原来这就是分手了。

东京给了两个人很大的便利,谈恋爱的时候一个人在城西一个人在城北,大学生穿越小半个城市只为见到对方一面,倒是足够罗曼蒂克。现在分手了,不刻意的见面本就相见机会颇少,也不知道是谁躲着谁或者两个人又心照不宣,在这些事情上总是格外有默契,你不见我我也不见你。

直到大学放假。

两家关系倒是真的很近,之前小的时候黑尾奶奶曾经说过假如研磨是个女孩子一定要安排上娃娃亲,长大之后有一次黑尾旧事重提,研磨还记得黑尾当时给自己说虽然自己是个男孩子但照样可以做黑尾奶奶的孙媳妇,说完掐着研磨腰的手又加了几分力气,一个深顶让怀中人话到嘴边的话变成了破碎的呻吟,只能愤懑地抓一下对方的肩膀以示不满。

虽然理论上成不了亲家,两家关系倒是格外的好,逢年过节一定要聚会,平常有事没事还会串门,正好快到新年,研磨放假回家还没把东西收拾好就被母亲拽出去给亲戚朋友买礼物。

陪女性逛街往往是要充当拎包小哥的职责,研磨妈妈倒不会让自己的儿子拎包,只会让他帮忙提着买回来的各种乱七八糟。于是去的路上他还算清闲,好不容易不用上课公司也没有什么很忙的事情,研磨重操旧业,路上打起了游戏机。

“不要在路上打游戏哦研磨,都二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是老在路上低着头玩游戏,多危险还要我多说吗?”

母亲的一句提醒却无意中又敲打到了研磨的某根神经,他本来没有在路上低头打游戏机的习惯,起码没有刻意培养过——假使让他从小学到高中都是独自一人上学放学,他绝对不会边走边低头,偏偏身边有个黑尾铁朗。两个人走在一起总是研磨在内侧,黑尾在外侧;研磨低头打游戏,黑尾抬头看路。一走就是十几年,这习惯逼着人改实在是强人所难——尽管他已经克制地很久没有再当街拿出来游戏机,但是走在熟悉的道路上实在是情不自禁。

习惯真是个讨人厌的东西。

研磨只能漫无目的地放空大脑,从临放假前的高数课想到股市最近的动态,从日向所在的排球队想到当年的音驹与猫又教练,然后想起了……黑尾铁朗。

隔壁有一句古话,叫说曹操曹操到,研磨此刻只能觉得,这话到了他身上就是想黑尾黑尾到,刚进超市就看到了结完账出门的黑尾铁朗——也许是单亲的缘故,黑尾总是比同龄人更能承担家务琐事。他有着让别人惊叹的耐心与温柔,能把柴米油盐磨成高档咖啡。

然而此刻,时隔四个月再见面,研磨能做的只有转头避开对方投来的视线,又僵硬地点点头,以示问好,然后呆立在母亲身后听她和黑尾聊天。

从黑尾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研磨的发顶,放假在家没有再把头发扎起来,披散到肩膀上倒是平添了几分温柔。黑尾还可以注意到研磨裹紧的围巾和抄在口袋里的手,他一向是怕冷的。

收回视线再对上研磨母亲含笑的注视,黑尾莫名其妙有点心虚,他不确定这位女性察觉到了什么,毕竟从任何人看来都很像是自己拐骗了自闭小男孩研磨,却很少有人知道蹲在一起看烟花时率先凑近的人是研磨。

但是真正亲过去的人还是自己。这好像也是他俩之间一种奇奇怪怪的默契,有些人是天生性格相配,有些人是后天被迫将就。然而黑尾也扯不清楚他跟研磨究竟算什么,青梅竹马开挂一般的bug,黑尾觉得自己的性格里已经有了研磨的影子,不是说他是那颗钻石放到哪个戒指上的问题,是在他尚未成形以前,研磨就是他的模具,再怎么肆意妄为,也还是那个形状。

 

晚饭研磨吃得很心不在焉,准确说从见完黑尾就开始魂不守舍,一碗米饭用筷子戳了数百下直到父亲咳嗽才反应过来。但是实在是心绪万千吃不下去饭,只能晚饭结束后进厨房帮忙希望,用人力劳动换得母亲原谅。

“研磨是不是有心事呢?”水龙头流出来的水是温的,研磨拿着洗碗布抹过碗的边沿,刚想回一句在想公司和股市,就被自己的母亲截住了话头,“是因为小铁的缘故吗?”

一击石惊起千层浪,研磨用尽了毕生的努力方没把手里的碗帅了,不适感陡然增强,从下午感受到黑尾的视线起那股隐隐的不安与无措就一直在心头徘徊,自己母亲的一句话反倒成了丢盔弃甲的导火索。

“不想说吗……唔,总之研磨从小时候开始,每次心情不好又不肯说的时候,一定是为了小铁哦。”研磨的母亲似乎不知道自己儿子内心的惊涛骇浪,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小时候和小铁吵了架回来就会自己一个人缩角落里不说话,连苹果派都不吃的那种,直到小铁过来找你……看起来这次吵架还格外严重,好像不是一起打游戏能解决的了。”

确实不是。研磨拿起了另外一个碗,不是打游戏能解决的了了。颇有几分他高二打了两三天的那个boss一样,让他根本找不到对策——后来还是黑尾给自己指出来了怪物的弱点,他说什么来着。

研磨一旦情绪激动了也会疏于观察周围啊。

黑尾是这么说的,说的时候嘴角还带着调笑,接着是两个人无意义的拌嘴,重复过很多次的关于一些无伤大雅的问题的拌嘴。

“不过不管因为什么吵架,既然还因为这个难过,那研磨就是不想吵架的吧。”洗完的碗碟被母亲接过一个个擦干,中年女人总是有着经过了时间洗礼的沉淀,“所以说,不一定非要再让小铁过来找你啦,要想和好的话,自己也可以做点什么哦。”

 

日子过得很快,眨眼就到了年关,两家按照每年惯例就要聚一次。研磨和黑尾的位置照例摆在了一起,中途研磨实在扛不住对方投过若有若无的视线,找个了理由跑了出来。

十二月末的东京很冷,一路溜到了大路上才发现自己忘记穿外套也忘记戴围巾,零下的温度穿着一件加绒卫衣和牛仔裤,冷风顺着领扣往里乱跑,冻得研磨在路灯下缩紧了身子。

但是实在不想回去,黑尾的视线简直就是X光,快把他整个人看穿。他又想起自己母亲之前那次的碎碎念,以及高中时那次没有什么意义的拌嘴,研磨明白自己情绪激动的时候很容易忽视一些显而易见的东西,但是控制情绪是他这么多年来一直比较擅长的事情。高中时的排球场、大学了的股市、变化多端的市场,研磨自诩大多数情况下都算是个冷静客观。但是母亲那番话的暗示研磨猛然察觉到,自己在和黑尾的事情上似乎忽视了很多明显的地方。是因为什么呢?研磨找不出来一个自己情绪激动的理由,这么多年相处下来难道还没有消磨干净最初在一起的悸,这话让他不是很想接受,和朋友都会在鸡毛蒜皮的小事中渐行渐远,更何况更为亲密的恋人关系,研磨总觉得决定在一起之后就像是在一条注定分道扬镳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偏偏不想回头,偏偏舍不得松手,就像是在性事结束以后疲乏之时还是下意识抓对方的手,研磨解释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就像是当年除了能说一句“大骗子”之外竟然什么也说不出来。

路灯的光线将空气又降温了几度,研磨动了动手指发现手已然僵直,叹口气都会出现白雾,但是他还是不想回去,大脑成了此刻身上最活跃的器官,和黑尾的的过往就像是放电影,一幕幕在眼前重现。小时候一起打过的游戏机,第一次一起颠排球,小学时抓着自己的手一起过马路,初中时买了苹果派然后一起放学回家,高中一场场打进全国的比赛,找到迷路的自己,落在嘴边的吻,十指相扣一起看电影……一件件一桩桩,不停地敲打着研磨的神经,对他说着,你喜欢他,你还喜欢他。你的过去与曾经喜欢他,你的现在和未来还喜欢他。

“不穿外套不戴围巾就出来的话,你不会是想在新年第一天感冒发烧吧?”想黑尾黑尾到定律此刻也没有消失,研磨一回头正对上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他身后的黑尾,手里拿着自己的外套与围巾。

“……谢谢。”他抬手接了过来,不料黑尾直接忽视了他的动作,亲自给他披上了外套,系上围巾之后还不忘紧了紧,亲昵得仿佛还在热恋的情侣。

一时谁都没有说话,研磨慢吞吞地穿好了自己的外套,却还是等不到黑尾的开口。母亲的话又响在了耳边,试图寻找一个话题来打断此时此刻的尴尬,却被黑尾率先开了口。

“这么一下,冷静够了吗?”接近20公分的身高差,研磨不得不抬头看着黑尾,二十多岁的成年男性不再完全似高中时的热血少年,反倒多了几分成熟与稳重,“其实我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想,研磨究竟在担心什么。

“我一直以为研磨是那种不会在感情里担心的人,后来发现我忽视了最大一个问题。感情总是会让人情绪起伏很大,研磨平常那么冷静的人也会忽视掉很多。所以,现在我想挑明了来问你——你究竟在怕什么呢?

“怕分手?怕吵架?怕我不爱你了你还爱我?怕你控制不了理智只能被情绪带着走?你信我吗,研磨?我觉得你是相信的吧,不管是高中时传球还是小时候我拉着你过马路,不管是多小的细节你似乎都会是相信我。所以,你究竟在害怕什么?就算吵一万次我也会敲一万次你的门。从小时候直到今天,每次吵架我摁你家门铃,加起来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十多年都过来了,你究竟为什么现在开始担心了呢?”

我喜欢你这件事情,和你是我的竹马,还是你是我的恋人都没有关系,仅仅是因为你是孤爪研磨,与我幼时相遇的是你,与我一起长大的是你,和我成为恋人的也是你。仅仅是因为你是你啊。

“如果冷静好了的话,研磨不给回复我就当你同意了……咦,哭了吗?”

“………才没有。”

“确实有。”

“就没有。”

“真的有。”

……

不是因为其他任何的什么我和你在了一起,而仅仅是因为是你,才有了其他一切。

 

-END-
咕咚不是咕咕🌟

浪花(预告)

*意识流产物

*花吐症

*算是练笔。可能弃坑,要看大家是否喜欢

*食用愉快


“他放下一把薰衣草于海中”

 

  月岛萤患上了一种很奇怪的病。

  似乎是健忘症,似乎又不是。因为会忘掉的只有情感,无关记忆。

  怎么打排球,人是什么人,家住哪里,统统都不会忘。 

  但更复杂的情感。比如很要好的友谊,比如对谁的仇恨,比如对某些人的眷恋和依赖。那种所谓被附上了“羁绊”的情感。都会被遗忘。嵌进心里越深,遗忘的就会越快。

  比如喜欢。...


*意识流产物

*花吐症

*算是练笔。可能弃坑,要看大家是否喜欢

*食用愉快


“他放下一把薰衣草于海中”

 

  月岛萤患上了一种很奇怪的病。

  似乎是健忘症,似乎又不是。因为会忘掉的只有情感,无关记忆。

  怎么打排球,人是什么人,家住哪里,统统都不会忘。 

  但更复杂的情感。比如很要好的友谊,比如对谁的仇恨,比如对某些人的眷恋和依赖。那种所谓被附上了“羁绊”的情感。都会被遗忘。嵌进心里越深,遗忘的就会越快。

  比如喜欢。

 

  “黑尾前辈?”月岛萤放下水杯。对着背对自己擦汗的黑尾铁朗念了一声。

  “恩?”

  “你知道健忘症吗。”

  “知道啊。不就是容易忘记事情和人吗。”黑尾铁朗看着在收拾场地的木兔光太郎和赤苇京治,像是想逃过打扫这一麻烦事一般地回答了这个奇奇怪怪的从月岛萤口中问出来的问题。

  “欸——怎么,月月你有健忘症吗。”

 

  眼睛像猫一样眯起来了。像是真的在认真怀疑月岛萤到底有没有一样。

 

  不算是健忘症。月岛萤在心里小声地着。到口头的说辞却不自觉地变成了:

“怎么可能,我就是随便问问。”

“黑尾前辈的八卦心真的很强。”带着一丝丝嘲讽的意思。没再追问什么就转身开始收拾要带走的水杯和毛巾。

 

  “喂黑尾,你怎么不动啊?打算让月月自己一个人收东西吗?”

  木兔光太郎拿着拖把倚在门框上,冲着在发呆的黑尾挑了挑眉。

  “木兔前辈请快点把拖把放回去。”赤苇京治从背后的储物间走出来,身后摆放整齐的清洁工具中空缺了一块——正是木兔光太郎手上的那把拖把的位置。

  “好!”

  “都说了请木兔前辈不要再叫我月月了...”

 

  “那我去关电闸吧。”黑尾铁朗顺手拿起一条还没被收起来的毛巾,擦了一把面上还不停往下滑的汗珠:“等你们出来了我再拉下来。”

 

  “喂不带你这么偷懒的吧!”

  “........再不出来我动手了噢。”把手放上电闸,还顺带着打了个哈欠。

 

  “走了。”

  黑尾铁朗拉下电闸,用比平时更快的动作锁好第三体育馆的大门。跟上走在前面的月岛萤的脚步。

  汗珠滴在地上,把走廊的地板染上了色。


【预告结束】

如果喜欢的话可以在评论区告诉我,本身就是意识流产物。如果大家反响不好的话我可能就自己写着玩了ovo

最近本身就在备考,这篇是忙里偷闲写出来的,还请各位别催leave or love,期中考完会写完的。


别问

【HQ乙女|多人】《Playlist》(全文终)

*Original:《ハイキュー!!》[古馆春一]

*CP:All原女|及川彻/牛岛若利/赤苇京治/黑尾铁朗/佐久早圣臣

*Note:有个轮胎就敢叫车(特意去搞了个新的凹山账号!|原女有名字(越水晴见),可自行Ctrl+h阅读|OC好用罢liao,请务必和别坑区分看待!!2333333|猜内啥的play,试试,不可能不OOC,好孩子不要看!骂我你对


越水醒来时,眼前黑漆漆的,以为是房间里没开灯,也不知道几点了,想翻身才发现双手被毛巾绑在床头的栏杆上,触觉跟着清晰起来,察觉到也不是没开灯,而是眼睛被深色的布料蒙住。

“终于醒了,那可以开始了吧。”

那人的嗓音有些耳熟,但一时...

*Original:《ハイキュー!!》[古馆春一]

*CP:All原女|及川彻/牛岛若利/赤苇京治/黑尾铁朗/佐久早圣臣

*Note:有个轮胎就敢叫车(特意去搞了个新的凹山账号!|原女有名字(越水晴见),可自行Ctrl+h阅读|OC好用罢liao,请务必和别坑区分看待!!2333333|猜内啥的play,试试,不可能不OOC,好孩子不要看!骂我你对




越水醒来时,眼前黑漆漆的,以为是房间里没开灯,也不知道几点了,想翻身才发现双手被毛巾绑在床头的栏杆上,触觉跟着清晰起来,察觉到也不是没开灯,而是眼睛被深色的布料蒙住。

“终于醒了,那可以开始了吧。”

那人的嗓音有些耳熟,但一时又叫不准到底是谁,越水动了动脖子转去声音传来的方向,却仍旧什么也看不到。

床角因为重量陷下去一块,接着有人推着自己的大腿向两侧分开,短裙摆滑到腿根,有什么抵在下身,缓慢地摩擦起来,后知后觉自己别说安全裤,内裤都不知道哪去了,上衣和裙子倒是还好好穿着……不太对,运动内衣也被脱掉了,身上很清爽,根本不像刚结束篮球队那边的比赛应援,顺道过来排球部几校合宿这边看看,倒像是洗了澡才又把外层的衣服套上。

脑子里慢吞吞地回想着,来的时候训练还没结束,自己喝了点水,就累得在二楼看台上睡着了……撑在自己身上那人动了动胯,前端顶进去一点又滑出来,越水随之发出一声模糊的低喘,才回过神试探性地开口:“……彻?”

及川的声音从房间里稍远一些的位置传过来,带着点笑意,“虽然很高兴小晴见第一个想到我啦,不过很遗憾,猜错了哦~只能接受惩罚了呀。”

什么惩罚?

[上车没有回头路->去凹山,请科学上网]

*lo主本人在墙外,脑内废料罢了,能不能看随缘吧(土下座

https://write(这边断开有用么).as/nightlikethis/title-playlist-nlt-rhbl

*woc我好牛比(不是(就这吧,尽力了!(复制上面这行括号里的删掉



全文终




*Postscript:

就标题还挺明显的吧233333333

playlist = ok,next(我因为交通肇事被逮捕,请带鸭鸭来保释,谢谢

顿悟搞np的好,一锅炖完贼省事儿,陷入沉思(ntm

我是真的不擅长做OC,翻来覆去就这么几个,甚至想借别人的OC来用5555555555(哭闹打滚





阿土日🍑
扮成(熊)孩子的样子 是排舞的...

扮成(熊)孩子的样子

是排舞的梗,稍微解释下就是扮演四个city boys的小演员在那场同时演了四个熊孩子,是整场的笑点

海绵宝宝是私心因为我超爱

虽然迟了好久但儿童节快乐大家!

扮成(熊)孩子的样子

是排舞的梗,稍微解释下就是扮演四个city boys的小演员在那场同时演了四个熊孩子,是整场的笑点

海绵宝宝是私心因为我超爱

虽然迟了好久但儿童节快乐大家!

Mio

這段時間的塗鴉

p1-2 牛及練習賽的部分

p3 牛及送朋友的生賀

p4-6 牛及

p7 木葉

p8 黑尾

這段時間的塗鴉

p1-2 牛及練習賽的部分

p3 牛及送朋友的生賀

p4-6 牛及

p7 木葉

p8 黑尾

晨曦

画师:けだま

点我看授权书

p1推特原址

p2推特原址


※非日语专业的渣汉化

※单纯为爱发电

※不喜勿喷

⚠⚠⚠禁止二次转载和商用‼‼


虽然不是11月17日发,可是11点17分发布的哈哈哈哈

话说我和黑尾都是天蝎座呢www

画师:けだま

点我看授权书

p1推特原址

p2推特原址


※非日语专业的渣汉化

※单纯为爱发电

※不喜勿喷

⚠⚠⚠禁止二次转载和商用‼‼


虽然不是11月17日发,可是11点17分发布的哈哈哈哈

话说我和黑尾都是天蝎座呢www

铃铛—爬墙咕咕怪

又是ソラノ太太的快乐本√(倒不如说是目前我手上只有这个太太的本x之前一口气买了好多x)
这次是迫害主将们的本子~(不x

前文指路: PART1  PART2 PART3


翻译: @汐迟迟 
翻译如有不当之处,欢迎交流指正
源修嵌:我
依旧是手机扫描,渣扫+渣嵌注意x大家好!说好5月见结果6月见了(。)不会坑的!这本只差一点了!等结束这本后再忙完这一阵子的ddl就会开这个系列的2了~


无授权侵删
禁止转载or二次上传
仅供同好交流使用,喜欢请自行去虎穴等网站购买太太的本子~
(毕竟本子汉化蛮灰色的x希望大家遵守啦x)


又是ソラノ太太的快乐本√(倒不如说是目前我手上只有这个太太的本x之前一口气买了好多x)
这次是迫害主将们的本子~(不x

前文指路: PART1  PART2 PART3


翻译: @汐迟迟 
翻译如有不当之处,欢迎交流指正
源修嵌:我
依旧是手机扫描,渣扫+渣嵌注意x大家好!说好5月见结果6月见了(。)不会坑的!这本只差一点了!等结束这本后再忙完这一阵子的ddl就会开这个系列的2了~


无授权侵删
禁止转载or二次上传
仅供同好交流使用,喜欢请自行去虎穴等网站购买太太的本子~
(毕竟本子汉化蛮灰色的x希望大家遵守啦x)


Yuannnn
不言🙊 . 灵感来源自三不猴...

不言🙊

.

灵感来源自三不猴

不见,不闻,不言 


不言🙊

.

灵感来源自三不猴

不见,不闻,不言 



夜 市 炸 鸡 车

虽然已经过零点了才记得发…

很潦草的图…

六一快乐啦

虽然已经过零点了才记得发…

很潦草的图…

六一快乐啦

🌼小仙女🌼

【作品分享】⚠️侵权删

twitter:ummm_mmma

【作品分享】⚠️侵权删

twitter:ummm_mmma

Apple果树

【黑研】初吻

*短篇小甜饼

*假的暗恋。大概是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但是我懒得说,这样。

*高二黑,高一研


         黑尾铁朗从未想到过,自己有一天会因为自己的青梅竹马太过可爱而感到困扰。想时时刻刻都把对方抱在怀里,撸毛摸头再蹭一蹭。  

         想来多年竹马也不差这一点点的亲密,可最近,总感觉味道变了,不是以前内味了。...


*短篇小甜饼

*假的暗恋。大概是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但是我懒得说,这样。

*高二黑,高一研



         黑尾铁朗从未想到过,自己有一天会因为自己的青梅竹马太过可爱而感到困扰。想时时刻刻都把对方抱在怀里,撸毛摸头再蹭一蹭。  

         想来多年竹马也不差这一点点的亲密,可最近,总感觉味道变了,不是以前内味了。


        上课的时候会不自觉地想着研磨有没有好好听课,不过他那么聪明肯定大丈夫。

  研磨今年刚升上高中,是个过分敏感的小家伙。会紧张地回应同学的寒暄,小眼神不停地闪躲,不敢直视和他搭话的同学。

  喜欢吃苹果派,喜欢吃冰淇淋,不擅长和陌生人相处。这么多年,日常说话最多的朋友是我,黑尾铁朗。

  喜欢打游戏,不喜欢运动,可是会陪我打篮球。看起来摇摇晃晃整日无力,不擅长运动,其实还是非常厉害的。


  研磨想做的事情,一定会去做的,并且不遗余力。他可以凌晨两点起床打boss,也可以陪我练习排球新技能。对,是陪我。

  这样想着,黑尾学霸竟然有些坐立不安了,嘴角已经不受身体控制,原地起飞。

  讲台上的老师说了些什么,早已听不太真切了,神游物外,只想快点见到自己家的猫咪。  “黑尾君,下课了哦。”,一双细腻的小手突然出现在黑尾眼前。

  “。。。嗯。”

  “黑尾君在发呆呢,真罕见。”,女孩甜甜地笑着,眼里藏了点狡黠,逗弄着黑尾铁朗。

  毫不意外,黑尾这种长相好又开朗温柔的男生,非常受女高中生的欢迎,他本人却不自知,整日里只知道同竹马玩乐。

  黑尾装作漫不经心道:“我在想念盐烤秋刀鱼。”

  “哈哈,黑尾君真的很喜欢秋刀鱼呢。今天要值日哦,辛苦了”,女孩交代好事务,同黑尾道了别。

  黑尾有些心虚,想着亏心事的人会心虚,擦黑板的力道不经意间又重了几分,为什么从研磨升上高中后就总时不时想起他,明明之前还没这么频繁,最近甚至都影响正常学习生活了。


  竹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吃饭上学放学,一起打游戏玩耍的那种,更应该是那种在漫长岁月中早已彼此习惯了,不再新鲜感爆棚时时刻刻念叨着的朋友。因为早习惯了彼此的存在,所以一切都应该是按着惯性往前的老朋友关系。

  给他买喜欢的苹果派冰淇淋是习惯,陪他打游戏是习惯,叫他起床是习惯,护着他是习惯,一起洗澡也是习惯,,,谁家孩子都高中生了还一起洗澡的!黑尾不得不承认,在研磨的美好肉体面前,脑子都可以不要,常理算什么。

  “黑尾君记得锁门哦,我先走了,明天见。”,最后一名值日同伴整理完毕。

  黑尾正在擦最后一块黑板,听到声音,回过头来和同学道别。视线略过空荡荡的班级,忽然瞥见一个黑黑的小脑袋,低着头看不清面容。

        不由得虎躯一震,孤爪研磨?!

  夕阳洒进教室,给宁静的夏日镀上一层金色。在灿烂中,黑尾的目光所及,只有讲台下这一人。  小人儿正坐在黑尾的座位上面无表情地玩手机,柔软的发丝随着呼吸一颤一颤,猫爪似的挠在黑尾心坎上。

  黑尾内心忐忑,却不假思索喊出他的名字,这也是习惯。

  接下来,他肯定会抬起头,回应我的名字,“小黑。”,分毫不差,现实和记忆里的想象重合,心跳却和记忆里的不一。

  四目相对,研磨眼里只有自己,这个不合逻辑的想法带来了奇妙喜悦感。冲进血管里,浸透黑尾全身的每一个细胞。

  黑尾耳边是心脏的狂叫,拍打他、告诉他真相。大脑的每一根神经都在叫嚣着去吞没眼前的人,去让他属于自己。

        喜欢就喜欢吧,认了。


  我从未如此热烈地希望,时间停下来,这样我就可以吻上你的脸颊,趁夕阳和你都没有发现。

  这样,这一点小幸福就是只属于我的,我可以把它揣在怀里,带回家。

  这样,我还是你温柔体贴的竹马。


         窗外的鸟叽叽喳喳着落在树枝上。

  “你不吻我吗。”,研磨单手托腮,盯着黑尾, 慵懒地发问,另一只手还在把玩着手机。

  “研磨你说什么啊。”,这种时候正常人都会觉得自己听错了吧。

  自己不是刚承认暗恋吗?研磨怎么,太,,,太突然了吧!


  “怎样都好,现在你可以吻我了。”,夕阳映在他脸上,懒洋洋的。

  猫猫不停地看着你,永远知道你想要什么。

  你想要的,我都想给你,只要我有。

  从此,音驹多了对同进同出的小情侣,啥?你说他们之前也同进同出,那能一样嘛。


*——————————*手动分割*————————————*


我是个拿黑研练笔的屑,很喜欢东京猫猫,想着少年人的爱慕应该是什么样的,竹马又应该是什么样的,所以产出了这么一个奇奇怪怪的文。


我觉得爱情里最美好的时光就是,我喜欢你,我不说,但是我知道我们肯定会在一起。


祝大家都能拥有想要的。

ami

求黑谷本

求这三本

各位有意出的姐妹请大力戳我!

求黑谷本

求这三本

各位有意出的姐妹请大力戳我!

素数
儿童节快乐 愿赌服输,这个月以...

儿童节快乐

愿赌服输,这个月以内保证把赌输的粮放上来,全彩短漫

别太期待


儿童节快乐

愿赌服输,这个月以内保证把赌输的粮放上来,全彩短漫

别太期待


唤海

温柔②

>岩泉/黑尾


岩泉一


        白色T恤上的印花被拉扯变形,它们贴在岩泉一弯曲的背部,纵向排列的字母沿着他突出的背脊拱起。从你的视角看去,它们像短暂的山脉,仅靠手指迈步就能达到终点。


        “好痒。”

        因为下蹲的动作,岩泉面对你时刻意放轻的声音让你很难听清——他正忙于为...




>岩泉/黑尾





岩泉一



        白色T恤上的印花被拉扯变形,它们贴在岩泉一弯曲的背部,纵向排列的字母沿着他突出的背脊拱起。从你的视角看去,它们像短暂的山脉,仅靠手指迈步就能达到终点。



        “好痒。”

        因为下蹲的动作,岩泉面对你时刻意放轻的声音让你很难听清——他正忙于为你的鞋系上一个结。你的手指小人已经走过两格,它走的缓慢且紧张,总是小心翼翼的踏出下一步。加州的夏天干燥又无趣,你指挥小人加快步伐,在发烫的棉质布料上行走。岩泉体温偏高,在冬天时你很乐意与他贴在一起。但夏天的温度和他本身的体温的确让你困扰,此刻在你眼前的人像个移动暖炉,从石砖和柏油路内上升的热度和他的体温让你汗流浃背。





         “阿一,我想吃冰淇淋。”有冰淇淋车从不远处的十字路口驶来,音乐声环形放送,吸引小朋友靠近它的窗口。热度将它的影像和乐曲扭曲,传到你这里只剩下“今天好热,我好想吃冰淇淋”这个想法。岩泉将你鞋面上的结放置平整,他直起身看向冰淇淋车,又转头看向你:“在这儿等我,别乱跑。”你朝他远离的背影做鬼脸:“我又不是小朋友!”



          “在我身边,你永远都是小朋友不是吗。”奶油香气和巧克力的味道黏在冰淇淋上,随着岩泉的靠近冲进鼻腔。购买双份冰淇淋是他和你在一起后的习惯——你总想要品尝不同的味道,却不被允许一次性吃两个。这个时候你可以咬掉甜腻的尖顶,选择今天更喜欢的那份,另外一份由岩泉消灭。



        奶油味冰淇淋被身边的人三两口吃完,你收到岩泉带着期待的眼神。转头看他时,他却做出一副扭捏的神态,脖颈处和耳尖被夏日烘烤的发红。他的指尖带着冰淇淋残留的凉意,贴上你的皮肤。在你的视线中,只看得见像冰淇淋一样冒着气的岩泉。



        “等你吃完,牵手好吗?”







黑尾铁朗



         “你喜欢什么?”

         你能感觉到,身边的男友在意着这个问题。他长年累月积累形成的的关心人和习惯和他对你独一份的爱意被编成表格,清楚的罗列出你的喜恶。雨天和他分享的秋刀鱼最美味,他的撒娇在被夸奖的范围内,睡眠时搂紧他的手臂收获的安定感不可缺少;看见雨后的蚯蚓一定要绕道走,隐瞒自己的消极情绪可能会被你批评,安睡时讨厌被打扰。黑尾乐意接受这一切,这些在他眼里不过是多重口味的糖果,它们隐藏在你的皮囊下,每一颗都是独特的甜。



       大概是因为与老人相处时间长,黑尾的生活习惯算得上健康。除了偶尔因为完成工作而延后的睡眠时间与享受性爱后晚起的早晨,他几乎按照着日程表过生活。但这日程表总是被你打乱。你的生日,你们的纪念日,或者是国家范围的节日,他都会提前空出时间为你准备惊喜。在你长时间的观察中,他很少将热爱甚至是喜爱的感情投入排球和你以外的事物。





      “阿黑喜欢什么呢?”

      秋季的雨总是连续不断,它们削弱了你的声音,让它到达厨房时只剩下一点尾音。幸好黑尾对你的声音总是敏感的。正在处理秋刀鱼的他匆匆探出脑袋时看见的就是好奇的你。“怎么了?”你耐心地重复了一遍问题,等待他的回答。



       时钟的秒针不过跨过几个小格,黑尾已经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这个问题啊…嗯…最喜欢的果然是你。”



      无论是锅里正散发着香味的秋刀鱼,还是他曾经投注整个青春的排球,他将这些都分享给你。

      最喜欢你。







万字归一

六一儿童节快乐!

认认谁家孩子哈哈哈哈

(漫画版)

六一儿童节快乐!

认认谁家孩子哈哈哈哈

(漫画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