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黑崎一护

21.3万浏览    3954参与
君笑谈

【众生相】第二十九章

“怎样才能找到那个拥有境界章实体的人?”龙弦问到。

“为什么要找到呢?”浦原很是惊讶,“没有实体只有纹路,她不会受到其他境界章共鸣的影响,也不会有危险,一旦她找到另一半,你可想过如何把境界章剥离?”

龙弦和市丸银都没想到他说的如此理直气壮,听上去似乎也有些道理,一时间不知如何答话。

“你怎么确定那个人还活着?”

“那个人才是实体,一旦她死了,她也会被影响。”日番谷回答道。

果然,还是要找到那个人么?市丸银很头疼,谁知道那个人是谁会不会突然被哪个人杀了。更关键的是,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这种结果,是谁给她们种下了境界章,又是谁把她们分离?但他知道这种情况下没有办法问出这些问题,很明显此...

“怎样才能找到那个拥有境界章实体的人?”龙弦问到。

“为什么要找到呢?”浦原很是惊讶,“没有实体只有纹路,她不会受到其他境界章共鸣的影响,也不会有危险,一旦她找到另一半,你可想过如何把境界章剥离?”

龙弦和市丸银都没想到他说的如此理直气壮,听上去似乎也有些道理,一时间不知如何答话。

“你怎么确定那个人还活着?”

“那个人才是实体,一旦她死了,她也会被影响。”日番谷回答道。

果然,还是要找到那个人么?市丸银很头疼,谁知道那个人是谁会不会突然被哪个人杀了。更关键的是,他们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这种结果,是谁给她们种下了境界章,又是谁把她们分离?但他知道这种情况下没有办法问出这些问题,很明显此刻瀞灵庭里的人心思全在猎灵师身上。

“他来了。”日番谷突然说到。

“谁?”

“失狩。”

麻烦真是一波接一波,京乐无奈的叹气,认命的走出去安排战斗。


空町座·瀞灵庭·技术开发局·局长办公室

“那个夏梨究竟什么身份。”夜一躺在床上,丝毫不担心外面的战况。

“樱姬和猎灵师的混血。”浦原喜助搂着她,上次的意外让他的身体还有些虚弱。

樱姬!这可真是看不出来啊。夜一确实惊讶,毕竟樱姬以美貌闻名于整个非人届,不过同时闻名的,还有他们的花心和凉薄。

樱姬是一个以美貌和追求美貌闻名的种族,不管男女,无论身份血统,只要喜欢上了那人的样貌便用特殊的迷魂术去抢,抢不到便罢了,若是抢到手,玩弄几日,厌了倦了便舍弃。因此,樱姬是最容易产下半魔人的种族,也是整个非人界名声分化最严重的种族。有些非人抱着艳遇的想法自然趋之若鹜,有些则避之不及。

“那一半,真的不用找吗?”

“找也是大海捞针啊。”


空町座·虚夜宫

“蓝染大人,失狩向瀞灵庭方向去了。”雪绪恭敬的跪在地上报告。

蓝染唇边扬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终于要开始了吗,可不要叫他失望啊,他到要看看,一枚境界章的力量究竟有多大。不好好计算量的话,他的阿烈可不一定能承受的住呢。

至于崩玉,没有境界章他也势在必得。

“不过,失狩唯独留下了古贺刚一人。”雪绪再次禀报。

哦?这样可不行啊,既然要灭族,怎么呢残留一丝仁慈呢,既然他不忍决断,就让他来帮他一把吧。

“露比,你去了结一下我们这位可爱的朋友吧。”

“是,蓝染大人。”


空町座·瀞灵庭·技术开发局·局长办公室

“我说,你为什么这么赶时间呢?”红姬不解的看着夜一一走就立即伏案工作试图剥离达鲁库的浦原。

“失狩已经来了。”

“所以?”红姬问的漫不经心,“你不是一向对那个黑崎很有信心。”

“那么蓝染会派人杀了古贺刚。”他了解那个男人,看透了失狩灭族之心的他怎么会轻易放过这唯一的幸存者,即使他无法繁衍。更何况,虽然蓝染也是利用吸血鬼达到他的目的,可是失狩派人给他添了那么多麻烦,他总要讨回一点利息。

“那你还将他独自一人放在哪里。”红姬生气的喊到,她之前下手太狠,不知道古贺刚现在能不能醒来,即使醒来,没了玩偶的吸血鬼也不是蓝染那帮疯子下属的对手。

“所以,要快。”浦原手上动作不停,“但是,我们有了新麻烦。”

“什么。”

是他的失误,没想到达鲁库的暴戾性情不能完全被古贺刚的养育之心中和,这样的能量是不能直接供应给她的,现在的她承受不起一丝的阴暗。

“要怎么办?”

“不好办。”现在有两种方法,“但还是要这么做啊。”

“八棱镜和蛊,哪一个更好呢?”浦原苦恼的看像红姬,达鲁库的能量已经被他剥离冷冻进特殊装置,这样一来,即使古贺刚死去也无法影响达鲁库。

“你疯了!”红姬不可置信的望着仿佛闲话家常般的浦原,“八棱镜是伊势家的至宝,似乎还和京乐有什么渊源,你要是想去送死,你忘了……”

她猛然噤声,平复了一下情绪又冷笑着看着似乎异想天开的家伙:“而那蛊,最初非人界被封印的时候只有八条遗落,上万年过去了,谁知道这东西现在在哪里,即使你找到,那道士的东西就这么容易得到?”

“八棱镜现在下落不明,蛊我倒有些猜测。”

“什么?”

“朽木带回来的那个绫濑川。”

“蛊寄生在他身上?”

“不,他的武器有古怪。”其实浦原并不确定那武器是否是蛊,但是他确信,已经有不少人看出来绫濑川有所隐藏。

“可是。”红姬有些犹豫,“如果他不在瀞灵庭到好办,如今在京乐眼下,他又和黑崎一伙打得火热。”

不是做不到,而是动静太大了。

“这次不需要你来。”绫濑川心思缜密,红姬难保不会被发现什么端倪,他不会冒这个险。

“如果是你想的那个人,我拒绝。”红姬知道他指的是谁,妮露·杜,全都有的掌柜之一。虽然浦原家是全都有武器的长期供应商之一,但是那件事情之后,已经中断了那么长时间,虽说她曾许下诺言,但买卖不在情意断,“我不信任她。”

浦原沉默着,红姬的话的确有道理,而且,他信得过妮露,却信不过八千流。全都有人员复杂,浦原虽然并不是一个固定种族的姓氏,但有心人找,总能找到的,尤其是,那个对他多有怀疑的蓝染。

“那么只好,交给夜雀族的人了。”夜雀族一向不准族人加入其他组织,特立独行的绫濑川总会有些敌人,慢慢找,能找到的。

乌鸡

谁能拒绝一个把小人剪成你的男人呢?🥺🥺🥺🥺

p2原梗

p3放一下画的时候很喜欢的手

谁能拒绝一个把小人剪成你的男人呢?🥺🥺🥺🥺

p2原梗

p3放一下画的时候很喜欢的手

慕雨

【BLEACH/浦一】彼方(10)

cp:浦原喜助X黑崎一护

==================================

前文链接:chapter1  chapter2  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5  chapter6  chapter7  chapter8   chapter9


*私设如山

*下章完结


话说到这个地步,已没有什么继续的余地。一护站在商店前的屋檐下,抬头看着一步之外的天空,微微出神。...

cp:浦原喜助X黑崎一护

==================================

前文链接:chapter1  chapter2  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5  chapter6  chapter7  chapter8   chapter9


*私设如山

*下章完结





话说到这个地步,已没有什么继续的余地。一护站在商店前的屋檐下,抬头看着一步之外的天空,微微出神。

大学入学考试日益临近,不久就要离开这里。不知为何,心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两人之间的温度肉眼可见地不断下降,正在此时,一个声音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反正也没有结婚生子的打算,大学毕业之后不如陪我到处走走?尸魂界、虚圈,对了,还有现世,有不少东西我都很感兴趣呢。”

 一护一回头,灵王正微笑着站在身后,他一直紧蹙的眉宇不禁舒展开来:“如果你如此希望,浦原先生也愿意协助的话。”

浦原压低帽檐,朝着灵王躬身:“……乐意之至。”

意料之中的回答令一护长舒了一口气:“那太好了。”

“既然如此,那就这么说定了。”灵王笑着说,“不过一护读书的这几年,我就只能勉为其难住在这里了。”

“那是自然。”浦原抖了抖烟杆,回头望着屋檐下的青年说道,“话说回来,虽然有灵压限制装置,但黑崎先生一向是吸引灵体的体质呢,不管是虚或是整。如今的你一旦离开这里,若不能使用斩魄刀,遇到紧急情况都十分危险。”

一护略想了想,若遇到一只虚,他在不用斩魄刀的情况下能不能将之击败,半晌也没有结果。

浦原看着他苦恼的神色,露出了属于奸商的笑容:“这种时候若是能用鬼道,就能轻松解决了呢。距离入学考试还有几天时间,不如我来教你。”用的是肯定句。

一护回头看着他这个表情,莫名想起了两个不太舒服的往事。当初被白哉击败后,为了找回死神之力,这个男人就是这么一副神情,让他陪自己厮杀。之后的事,说是心理阴影也不为过。而说到鬼道,他又想起在空鹤姐那里因为灵力混乱制造出灵子炮弹闹的笑话。

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浦原摇着扇子,看上去兴致勃勃,咧着嘴笑得很是欠揍:“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嘛,黑崎先生。如今的你与当初可有着天壤之别,不用担心,交给我吧。”

“既然这样……”一护叹了口气,很快妥协,“那就依你吧。”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就已经无条件相信浦原的判断了。

 

下到地下训练场后,浦原吩咐铁斋在可见的空间内布置了厚厚的几重结界。

浦原站在训练场中央,前方不远处立着一块木制的牌子。

“黑崎先生,听好了。”他指着那个牌子说道,“集中灵力的技巧刚刚我已经教过你。破道的咏唱可完全发挥其力量,编号越高的也越长越难,威力自然也越大。破道的咏唱文我已经为你整理好,接下来只要记熟就可以了。话说,蓝染先生的九十九号破道五龙转灭你想必见过了吧?”

“嗯。”一护答道,“仔细想想,我虽然不会鬼道,但却吃过不少。像白哉的白雷,蓝染的黑棺……五龙转灭既然是九十九号,那就是最强的破道?”一护顿了顿,笃定地问道,“你也会吧?”

“是的。不过我今天并不打算教你这个哦。”浦原狡黠地眨了眨眼,“我们还是从最简单易懂,也最容易操控的开始吧。黑崎先生既然见过破道之四白雷,那应该清楚这个破道的原理。无需咏唱,从指间射出的灵子集束,以闪电的形态击中目标。”

一护嘟嘟囔囔地吐槽:“岂止见过,是直接领教过。白哉那会儿在双极之丘可是直接拿它打穿了我的肩膀。还好他手下留情没有对着这里打,不然大概率就要交代在那里了。”他指了指胸口的位置。

浦原压低了帽檐:“那好,黑崎先生看清楚了。”他抬起手,念道,“破道之四,白雷。”一线明亮的光束直朝着木牌飞去,轻而易举地将木牌上方的圆形目标击得粉碎。

一护看着那无比精确的准星,不由得露出了崇拜的目光。无论任何时候,这个男人都令人无比畏惧。他还记得十五岁时,他就是在这里被这个男人砍得四处乱跑。那种写入骨髓的恐惧,令他终生难忘。

“到你了,黑崎先生。”

他抬起手,微微闭眼,“破道之四,白雷。”

轰!

宛如白昼的光束擦着木牌的边缘飞了出去,巨大的冲击击碎了不远处的一座小山丘,在地面炸出了一个巨大的凹坑,四周烟尘不住升腾。

一护站在地面上感受着不断震颤的地面,看着眼前毫发无损的木牌,额上掉下一滴汗水。

浦原似乎还未从方才的震动中回过神来,望着远处的大坑兀自出神。方才那道耀眼的光束几乎令他睁不开眼。只是普通的四号破道就足以炸掉一座小山,这还仅仅是失去了自身灵力的他所释放的灵王之力。如果他所有的力量恢复,那么这一击会是什么样的场面,实在难以想象。

“黑崎先生,你还真是个可怕的小鬼。”浦原由衷地感叹。

“谢谢夸奖。”一护无奈地蹙眉,“可惜准星太差。”

“假以时日,熟练之后就会好的。”

一护看着他,目光闪烁着,似乎有很多话想说,最后却只说出了一句感激之语。

“谢谢你,浦原先生。”

“除了鬼道,还有一件事。”浦原说着,看了一眼在一旁围观的魂,“如今黑崎先生的魂魄强度,肉身能否承受,还是未知数,只能回到身体之中才能确定。”

魂本来还在研究着那个大坑,听男人这么说,马上回过神来。

“不、不会要那样吧——”话音未落,就见浦原的拐杖戳向了自己的额头,避闪不及。

“啪”一粒小小的药丸掉落在地。

浦原捡起义魂丸,随手擦了擦,揣进了兜里,向着一护说话时面色难得凝重,“黑崎先生,回归身体时,请千万不要勉强。”

一护点点头,走向了阔别六年的身体。自从与妮露他们前往虚圈,他就一直是灵体状态,直到被困在灵王宫。说实话,他也不确定这具身体是否能承受如今自己魂魄的强度。不过既然回到了现世,回到身体中也是必然。

他深吸一口气,穿回了身体中。一切都很顺利,似乎没有异常。他微微松了一口气,直起身体准备站起来。刚一起身,忽然眼前一黑,身体晃了晃,胸口处一阵熟悉的疼痛直窜脑门。他下意识伸出手,一双温暖的手臂及时稳稳地扶住了他。

“黑崎先生!”浦原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我没事。”一护下意识地松开眉宇,朝着来人笑了笑。

“是之前被伤到的位置吧?”浦原试探着问,“我以为在灵王宫时就已经痊愈了。”

“那把刀……不愧是纲弥代家代代流传下来,肢解过灵王身体的斩魄刀呢。刀伤之前已经没有感觉了,不知道为什么……”

“或许是灵压变化带来的影响,要检查一下。”浦原笑着安慰他,“放心,一定能赶上考试。”

一护看着他笑眯眯的脸,点了点头。

 

那之后,一护就在复习功课和练习鬼道的交替之中迎来了大学入学考试。

身体被浦原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仔细检查了好几遍,那个男人还借此戏弄了他一番,不过好在已经没有大碍。

离开浦原商店之时,天上下着绵绵细雨。

一护站在店门前,呼吸着现世的空气,手里拿着一堆男人塞给他的东西愁眉苦脸:完全阻断灵压的带帽卫衣,用于联系的携带电话,还有鬼道入门书籍等等,对了,还有一根颜色怪异的发绳。未免魂惹事,浦原还特地让他带上了特制的义魂丸。

面面俱到,殷切得仿佛他这一去就再也不会回来。

果然,那个男人的想法并非玩笑。一想到此,他着实轻松不起来。不过既然这是他的意愿,他也愿意遵循。

“从前,黑崎先生为了守护,总是将他人的安危放在最前,把自己放在最末。为了赢得胜利,受伤流血也在所不惜。三界面临危机之时,虽说不得不如此,却也扭曲了你的人生。如今一切尘埃落定,我希望黑崎先生能够按自己的希望,做你想做的事,成为你想成为的人。哭泣也好,微笑也罢,不再为了他人,而是为了自己。”那个男人在他离开前夜,对他如此说道。

他深吸一口气,准备踏出店门,却被男人又一次叫住。

“这个。”男人将什么东西放在他的手心。

一护摊开一看,是一枚戒指。看清东西的模样,他顿时怔在原地,心跳加速。

男人狡黠地眨眨眼,笑得很是欠揍,“只是一个限制灵压的装置。像这样,”他做出一个戴戒指的动作,“戴在手上,就可以了。”

一护红着脸吐槽:“之前不是已经有了么?而且,为什么是这个形状!”

“为了保险起见。”年长的男人笑眯眯地朝他抛媚眼,“这个形状会让黑崎先生有这么大的反应……该不会是黑崎先生暗恋我,以为我在求婚?”

“谁、谁会啊!”

“那就请务必时时刻刻戴上,以策万全。”

一护认命地把戒指揣入兜里,以免这个工口商人继续夸张的话题。

“顺便说,”浦原敛起笑意,“黑崎先生回到现世这件事,迄今为止除了灵王宫和志波家,瀞灵庭内部还无人知晓。关于这件事,黑崎先生虽然不清楚,但我想一心先生他们都十分了解。京乐总队长之所以会将通魂符送给他们,就是为了防止你带着绝大的力量回来,影响现世。一旦瀞灵庭知晓你离开了灵王宫,灵王的事便藏不住了。京乐总队长处事虽然比起山本总队长更圆滑,但站在尸魂界的立场,他必定不会允许你带着这样的力量留在现世。”浦原收起手中的扇子,“现世四处都有影像厅的触角,尤其是在空座町。黑崎先生,切记不要曝露身份。”

一护看向手里的连帽卫衣:“所以你就做了这个?”

浦原点点头。

“我明白了。”

该交代的都事无巨细地交代了一遍,终于到了离开的时刻。

他转过身去,抬头看着头顶湛蓝的天空。这样真实的空气,他已经许久未曾呼吸过。

他知道那个男人就站在身后看着,神态闲散,靠着店门,手里拿着扇子或者烟杆,就和往常一样。

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回头。

踏出这一步,融入现世,继续自己的人生是那个男人的希望。那个男人也会在他离开后继续自己的步调,长久地在此地过属于他的人生。

这样想着,心头隐隐失落,终于迈出了脚步。

 

回家,考试,等成绩,填报升学意向。迟到六年的一纸通知拿到手里的那一刻,青年莫名有些恍惚,也终于有了自己还是个活人的真实感。之后就是收拾东西,去东京求学。

静下心来时,他不得不开始考虑一些现实的事情。家里一下子出了三个大学生,靠他老爸开诊所的那点收入,着实有些棘手。好在一心在真咲去世后还算节俭,三个孩子的学费也早早就攒下了,好歹能应付过去。不过学费之外,生活费住宿费这些,一护还是不愿向家里伸手。于是上了大学之后,他又重拾老本行,在学校附近的咖啡店打起了工。

生活慢慢过得像普通人一样,仿佛几年前的大战也不过是一场梦。死神、虚、灭却师……这些都遥远得仿佛是虚构的漫画一样。没有交集,也渐渐没有了实感。只是偶尔看到整或许虚时,他才会记起这些东西。事实上,大学四年,他自身的力量已经慢慢复苏。血脉的传承不会那么容易消亡,不过使用斩月,尸魂界就会洞悉他的位置,所以大多数时候,只要虚不伤害普通人,他并不会主动出手。原本清爽的短发在这四年里也被他留到了相当可观的程度,虽然他打心里不想承认是因为那个男人才留起了长发。

从前的伙伴,石田读了东大医学院,井上和茶渡已经大学毕业,井上回到了空座町工作,茶渡则成了职业拳坛的超级新星。至于水色和启吾,也都有个各自的生活,听说启吾在空座町开了家拉面店,不过生意嘛……

若非要说他的生活有什么还和从前关联的话,那就是按时收看茶渡的比赛。即使是在打工,他也从不落下茶渡的每一场比赛。以至于听说他闯入WBO决赛圈的那一场没有现场直播时,他破天荒地决定去现场看。不过这一切茶渡都毫不知情。

一护一直遵循着浦原喜助的告诫,并未与他们联系。说起来他和石田甚至还是校友,但由于灵压限制装置和完全阻断灵压的衣服等等原因,石田并未察觉到他的存在。而石田之所以能获得尸魂界的赦免,一方面有他老爸的说明,另一方面,也是浦原出面保证的缘故。

那场比赛井上石田他们都去了,启吾和水色甚至买了距离最近的VIP票,只为替昔日同学加油。石田也破天荒推掉了课程,约了井上小岛他们一起。比赛十分精彩,他们十分投入地为老同学呐喊助威。茶渡沉着应对,眼看就到了赛点。

石田在比赛的间隙无意间朝对面看去,隐约看到那一片黑暗中有个无比熟悉的人影。那人穿着一件黑色的卫衣,兜帽遮住了半个头。但那张脸实在太过熟悉,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黑崎?!”他大喊着站了起来。

台上正在防御对方进攻的茶渡听到他的声音,顺着他的目光转头向看台那边看了过去。透过重重人潮,终于看到了那个隐没在暗处的人。

“一护……”


想自囿

*汪汪队长和浣熊副官

p2是关于伤痕的臆想

*汪汪队长和浣熊副官

p2是关于伤痕的臆想

芒果橘子-(›▼ω`‹ )
猫猫贴贴的新年贺图,服装设计是...

猫猫贴贴的新年贺图,服装设计是久保带人。

猫猫贴贴的新年贺图,服装设计是久保带人。

橙子
一边看动漫一边摸,这一幕有被打...

一边看动漫一边摸,这一幕有被打动到,快速的摸了

就好像,我的盖世英雄来接我了,,,,,但是,他被我哥撵走了hhhh

一边看动漫一边摸,这一幕有被打动到,快速的摸了

就好像,我的盖世英雄来接我了,,,,,但是,他被我哥撵走了hhhh

银色流沙
鹅鹅醒了,但也付出了代价
在研究中被折磨的🍓🐟 好性...

在研究中被折磨的🍓🐟

好性奋

在研究中被折磨的🍓🐟

好性奋

伊東貳拾貳
之前…看到mtxx有个贴纸➡️...

之前…看到mtxx有个贴纸➡️莓心莓肺莓烦恼

清稿中途摸鱼…有端联想

之前…看到mtxx有个贴纸➡️莓心莓肺莓烦恼

清稿中途摸鱼…有端联想

乌鸡

all一向同人【顺序:从左向右】

《世界变成乙女游戏,而我是女主角?!》

先肝了这一点,后面有灵感了再肝,希望有人来看看🥺🥺🥺🥺

all一同好扩列大欢迎!!

all一向同人【顺序:从左向右】

《世界变成乙女游戏,而我是女主角?!》

先肝了这一点,后面有灵感了再肝,希望有人来看看🥺🥺🥺🥺

all一同好扩列大欢迎!!

老章鱼

夹带私货的作业(故事板です)

正好今天露琪亚生日!!

夹带私货的作业(故事板です)

正好今天露琪亚生日!!

鬼怪垃圾场
喜欢你,至死不渝! ジゼル・ジ...

喜欢你,至死不渝!


ジゼル・ジュエル×黒崎一護。


僵尸一护太香了浅搞一下。这对tag怎么打🤔


米画师:rayeah

喜欢你,至死不渝!



ジゼル・ジュエル×黒崎一護。


僵尸一护太香了浅搞一下。这对tag怎么打🤔



米画师:rayeah

银色流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