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黑帝斯

25714浏览    381参与
HoKUUUUUUUto

委托画了ThanZag膝枕,其他人请不要使用。

「——他只是睡着了。」「嘘——他睡着了。」

在冥河的渡船上&卧室沙发的两种状态差分,p3是gif。委托方给了很详细的描述,尽力画了两个场所的不同气氛+相似的位置和略有不同的动作(努力寻找了船上可以膝枕、构图也ok的摆放方法)……希望有传达到!

委托画了ThanZag膝枕,其他人请不要使用。

「——他只是睡着了。」「嘘——他睡着了。」

在冥河的渡船上&卧室沙发的两种状态差分,p3是gif。委托方给了很详细的描述,尽力画了两个场所的不同气氛+相似的位置和略有不同的动作(努力寻找了船上可以膝枕、构图也ok的摆放方法)……希望有传达到!

苏靖卿私生饭
给鸭店画的母亲节妈妈拍立得,有...

给鸭店画的母亲节妈妈拍立得,有兴趣可以去@鸭鸭乐园 Official 看看!

给鸭店画的母亲节妈妈拍立得,有兴趣可以去@鸭鸭乐园 Official 看看!

月半鱼鳄鱼
怕被剧透就不要点惹,这里不包赔...

怕被剧透就不要点惹,这里不包赔(狗头)

是玩游戏以来(滚你才玩一个月)第一次遇到塔纳托斯的记录!

盼了好几天呜呜呜呜呜


怕被剧透就不要点惹,这里不包赔(狗头)

是玩游戏以来(滚你才玩一个月)第一次遇到塔纳托斯的记录!

盼了好几天呜呜呜呜呜



一隻叫燒餅的柴-燒餅柴

終末的女武神 海冥 波塞頓X黑帝斯 信仰 上篇

我總覺得我總不小心踩進邪教裡一去不復返


但海神x冥王兩兄弟實在太好嗑 我扛不住

所以只好不務正業一下🥺

而且那種把大哥當榜樣的兄控小眼神

彷彿是信徒看到神子時的目光耶

是猶大與耶穌的感覺(完全不對)


是說這篇還沒啥%,下篇才有

因為我沒時間狂寫嗚嗚

我還是要去搞本子跟催圖,還要弄娃娃的(累翻)

一樣有私設和猜測,介意的別看

-------------------

信仰的來源便是信念,信仰並非來自所信奉的神或人,信仰甚至不是宗教的體現,因為信仰和迷信是截然不同的東西。


信仰來自人們心中所仰仗的意志與理念,那是無比堅定與純粹的,不是神或宗教這等膚淺的...

我總覺得我總不小心踩進邪教裡一去不復返


但海神x冥王兩兄弟實在太好嗑 我扛不住

所以只好不務正業一下🥺

而且那種把大哥當榜樣的兄控小眼神

彷彿是信徒看到神子時的目光耶

是猶大與耶穌的感覺(完全不對)


是說這篇還沒啥%,下篇才有

因為我沒時間狂寫嗚嗚

我還是要去搞本子跟催圖,還要弄娃娃的(累翻)

一樣有私設和猜測,介意的別看

-------------------

信仰的來源便是信念,信仰並非來自所信奉的神或人,信仰甚至不是宗教的體現,因為信仰和迷信是截然不同的東西。


信仰來自人們心中所仰仗的意志與理念,那是無比堅定與純粹的,不是神或宗教這等膚淺的東西可以代表。


信仰足以支撐著人們走個漫漫長路,並活出屬於自己的樣子,甚至顛覆世界。


信仰有時比理智更有價值,因為他來自於靈魂深處對這世界源源不斷的熱忱,以及對立足於世的自己的信任。


時間和歲月會使你逐漸老去,雙眼混濁佈滿皺紋,但如果失去熱忱,損傷的是靈魂,失去了自信,即使年歲尚輕,也與老人無異。


一萬個人,有一萬種信仰,一萬種信念,各有不同卻也可能大致相同,但要知道信仰的力量強過一切,國家、組織、法律,信仰甚至比普遍的知識或倫理更難以動搖。


也許這樣的執著很可怕,可是信仰卻是人們所必須的,因為什麼也不信的人無法在這世上找出自己的生存之道。


信仰不是學問也不是宗教,而是一種行爲,一種靈魂表現自我的方式,與自信和榮譽並行,是希望的另一種面貌,越是強大的人越是因為他心存信念。


所以面對這樣的存在最好小心對待,你永遠無法確定,他們能爆發出多強大的力量,又或是做出什麼樣的事情。


----


神不仰仗、不群聚、不謀圖,神就應該至始至終都是如此強大且完美的存在,這是海神自出生以來便擁有的信念,而他也一直都將自己活成他所想的神該有的樣子。


所以他也不曾將其他兄弟們放在眼裡,就算那是自己的血親,與生俱來的強大讓他得以離群索居且傲視群神,不受旁人所影響的智慧讓他早已感悟到自身存在的信念,讓他看透了自己的意義,或是該說他自己是這麼認為的。


早在他出生前他就認知到,力量所伴隨而來的代價,他在溫暖的胎腹中便時常聽到因為神靈的戰爭或混亂所造成的災難,生靈的哀號和哭喊、大地的動盪、鮮活的血肉撕裂又再生,以及父母爭吵鬥毆的聲響,這讓他感到厭惡。


對所有明明如此強大卻心懷不軌又如此膽小投機的神感到厭惡。


只有偶爾,偶爾會聽到幾絲細細小小像歌聲一樣溫暖的旋律穿過母親的肚腹傳到他的耳裡,那總能在一片吵雜中使他焦躁的思緒感到平靜,但那樣的安慰並不夠,因為歌聲無法掩蓋那些悲劇和痛苦的現實。


力量是如此稀有,只能掌握在少數者手裡

力量是如此恐怖,只配掌握在適合者手裡

力量也是如此純粹,所以不應為了更強的力量而過度謀求

不應得的力量,不相配的力量,掌握在不相襯的人手裡,那便是災難的開始。


他有幸成為強大的神,便不容許自己變成那些他所厭惡嫌棄的存在,他會證明自己配得上神的稱號及能力。


所以海洋的暴君-海神波賽頓便因此誕生了,每個神都知道海神是如此獨來獨往,似乎沒有任何事物能撼動他總是平靜到彷彿憐憫且鄙視的雙眼。


就算是他的家人們也是如此,即使波賽頓並不是對自己的家人們毫無感情,畢竟他的神情如何冰冷,心跳也總歸是有溫度的。


他總是靜靜地在一旁對他的兄弟們投以關注,並願意在適當的時候判斷是否該給予一點幫助,

不管那樣的幫助是好還是壞。


他也總能敏銳的察覺到那些藉由雙眼投注在他身上的情緒,

不管是宙斯那帶著玩味狡黠的眼神,

或是阿達瑪斯不時投來憤怒的視線;

還有黑帝斯那若有若無溫暖的注視。


他都能感覺到,但能感覺到不代表要給予裡會,所以他們的視線也無法動搖海神的信念,萬物在他眼裡一律平等,這樣的個性與想法讓他比所有的神都更像個神明。


直到那場戰爭,神界久違的苦戰讓他更加理解力量掌握在愚蠢之人手裡會帶來的影響和災禍,

但也是那場戰爭,他見識到了比他更像神的存在。


波賽頓在得知黑帝斯獨自一人回到冥府是為了單獨與泰坦巨神們對抗時,腦海裡罕有的感覺到他輸了,輸給他一向看不起的兄長。


那個總是用關愛的視線看著他,對他投以欣慰和心疼視線,彷彿自己在他眼裡永遠是個孩子的黑帝斯,即使在他察覺不對勁也毅然決然甩下他,一字不提的前往塔爾塔羅斯與那些泰坦之神抗衡,到底多蠢才會這樣做?


但這樣不甘心及隱隱擔憂的情緒,在聽到冥府之門後那孰悉親切的旋律時轉為訝異並帶有一絲罕有的心安和懷念。


波賽頓看著周遭的屍骸,一步步踩著滿是鮮血的階梯來到那個旋律的發聲點,他看著黑帝斯坐在制高點,即使遍體鱗傷,也宛如真正的神明坐在至高無上的王位上主宰一切似的。


"黑帝斯"


"是波賽頓阿,看來巨人之戰是打贏了"


海神為冥王那有些輕挑的態度和彷彿談笑的口吻少見的皺起眉頭,這個神到底有沒有腦子?

將自己所有的士兵都當作天界的援軍派出去

"什麼都不說就獨自出征,實在太亂來了"


"可身為兄長,守護弟弟們是當然的阿"

黑帝斯笑著說到


"但你可能會輸"還可能會死。


"不會的"


"弟弟阿...余向你發誓..."


波賽頓看著黑帝斯勾起的嘴角,一時感到有些炫目與心悸,他見識了無數生死和災難,看過那麼多神明醜惡的靈魂和嘴臉,他自認自己便是神祗中的典範,但是...他從沒見過像黑帝斯這樣的存在。


"余是絕對不會輸給任何人的"


冥王比他更為年長,見識的更多,他掌管著底層的冥府,而鮮血和屍骨總會滲透土壤,所以黑帝斯不可能忽視那些災禍,可他卻還能擁有如此溫和堅定的眼神,即使臉上沾滿了血汙,那雙眼也依然明亮又充滿著讓人想沉淪的深情,彷彿天上的星子都落進他眼裡似的,美麗且耀眼。


"因為余是,你們的大哥阿"


這大概是波賽頓此生第一次感覺到什麼叫心動,無波的心底彷彿掀起滔天的海嘯將他淹沒。

他無法理解黑帝斯到底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情支撐在他們身後,又是什麼樣的理念能讓黑帝斯如此強大的同時又如此溫柔正直。


但他知道也許自己從不曾好好的瞭解過冥王,瞭解這位總是默默獨自背負一切的兄長。


他輸了,但輸的心甘情願的,海神勾起一絲微笑聽著冥王那彷彿玩笑般的口吻說著什麼:

果然這次真的太免強了什麼的。


忽然很想笑著回他摯愛的大哥一句:

笑得出來就表示這還不夠免強不是嗎?


"哼...我可不會像你道謝的"


但他忍著沒說出口,直到現在他才發覺自己也許真的太少開口了,因為他連一句話都無法好好說,可是他真心感到愉悅,彷彿他在這世上找到值得他投以笑容的存在。


"兄長大人"


不群不謀不仰仗,這才是神該有的樣子,而那個神便是自己獨一無二的兄長,他看著黑帝斯驚訝與欣慰的雙眼,嘴角勾起的弧度更加明顯了幾分,

他為自己身為黑帝斯的弟弟感到無比驕傲與慶幸。


"這是第一次呢"


"你對稱余為兄長這種事"


波賽頓看著黑帝斯笑得像個孩子一樣握住他的手,內心更加悸動不已,冥王以往那些關愛的眼神,此時對他而言彷彿是種特別的恩惠般美好。


對方的溫度順著交握的雙手流向他,讓海神的心臟也彷彿注入暖流般雀躍,他彷彿又再度回到母體,聽著那讓他心醉的溫暖旋律沉入柔軟的海床。


這事件以後,漸漸的波賽頓發覺自己關注黑帝斯的時間變長了,應該說只要想到或看到黑帝斯,

他的內心便會為之柔軟,嘴角也總會不自覺揚起微笑。


那樣的笑是連冥王都會對他投以疑惑眼神的程度,但當他與黑帝斯視線相交時卻又為此感到滿足,

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接著他開始不願聽到任何詆毀黑帝斯的聲音,卻也不想看到他人對黑帝斯投以關注或膜拜,這讓波賽頓終於察覺自己似乎的確不太對勁,兄弟間的感情是這樣的嗎?


他無法克制,也無法找出答案,即使閱覽了再多的書籍,看過再多的人或神他都無法解釋那樣劇烈的情感,那是一種危險又令人無法自拔的情感。


直到有次他看到黑帝斯躺在沙發上小睡的臉,情不自禁伸手撫摸並吻上去為止。


波賽頓聽著耳邊傳來冥王呼吸不順的嚶嚀時才如夢中初醒般放開對方,他有些慌亂的看著自己的雙手,還有黑帝斯仍沉浸在睡夢中紅潤的面頰和嘴唇,海神才發覺,這不是兄弟之間的感情,這是情慾,這是愛。


猶如信仰般的愛,而黑帝斯就是他所仰望所愛慕的神。


波賽頓為自己的發現而瘋狂,他意識到自己果然也是流著父親血液的存在,初始之神任性與狂暴的種子逐漸在海神身上萌芽,從他發覺自己對摯愛的兄長抱有骯髒污穢的渴望開始。


海神為自己的發現感到噁心,於是他將自己關在深海的宮殿中,不願出現在其他兄弟面前。


可情況一天比一天嚴重,對黑帝斯的思念和渴望無時無刻都充斥在他的腦海,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波賽頓開始變得越來越殘暴,脾氣也越發暴戾,失控的情緒造成了無數天災人禍,

爆發的火山甚至淹沒了一座城市。


這終於驚動到了冥王,海神的眷屬私自來到地底,希望黑帝斯能到亞特蘭提斯看看情緒越發不穩的波賽頓,黑帝斯將自己的工作交給下屬後便隻身來到海神的宮殿,他能感覺到原本平靜無波的海水此時都顯得躁動不安,他的弟弟正在為什麼感到心煩。


黑帝斯敲開了波賽頓的房門,三叉戟隨之抵上他的脖子,冥王舉起雙手示意著自己的無害,也希望海神能冷靜下來,他看著波賽頓原本猶如藍天倒映在海平面上的美麗藍眼,此時變得無比狂暴,滿是猶如困獸般的瘋狂和痛苦,這短短的時間裡波賽頓到底經歷了什麼?


冥王小心翼翼的推開弟弟抵著自己的三叉戟,並從對方手中拿了下來,而波賽頓在看到他以後至始至終都沉默無語的配合著他的動作,這讓黑帝斯感到更加棘手,他寧願波賽頓在自己面前大鬧一場,

也好過這樣彷彿即將融化的冰雕般,靜靜的破碎。


黑帝斯將平靜下來的波賽頓帶到床邊讓他躺下,而自已坐在床邊,有些心疼的看著弟弟那頭原本金燦如陽,如今卻變的黯淡無光的髮絲問道

"到底怎麼回事,波賽頓"


波賽頓深深地看著坐在一旁的兄長一眼,那猶如滿月銀輝的碎髮和深邃如紫水晶的雙眼,讓那些徘徊在腦海裡的低語更加變本加厲,線上腎素也開始瘋狂的分泌

"....沒事,你可以回去了"海神為自己的反應絕望的閉上眼。


"不,你看起來不像沒事我的弟弟"

黑帝斯湊上前撫摸著波賽頓那頭手感仍然柔軟的毛髮,一下一下的順著毛摸著,他以為在經過巨人之戰後,他與波賽頓的距離跟著就縮短了的。


"我知道神不謀、不仰仗、不群聚,可是阿..."


海神的那些驕傲與喜愛的視線讓他感到無比欣慰,雖然哥哥為弟弟們付出是應該的,畢竟他愛他的兄弟們,可是得到弟弟的回應,尤其是波賽頓的回應,那比什麼都還令他感到溫暖,也比什麼都值得。


"我還是希望你能至少小小的依賴我一下"


"我是你哥哥不是嗎"


所以他不想看到他們回到以往那樣淡漠的日常,黑帝斯傾身低下頭靠著波賽頓的額頭閉上眼,輕輕地說道,彷彿小時候他抱著年幼的波賽頓哄著對方入睡時那樣。


"說出來吧,然後我們再一起解決"


他知道自己這個看似冷酷的兄弟其實有著纖細敏感的心,卻又總是不發一語勇往直前的彰顯著自己的強大,所以他總特別留意著這個頑固又安靜的弟弟,因為波賽頓的成長讓他感到既驕傲又心疼。


波賽頓看著黑帝斯在自己眼前放大的容顏,無法抑制的感到興奮,想碰觸想親吻想與之交纏,

想把黑帝斯壓在身下宣洩他無處安放的情感,他想告訴黑帝斯自己有多想得到他,可是他能相信自己的兄長在直面自己對他的慾望後,也依然愛著自己嗎?

"...我們真的能一起解決嗎?"這樣真的可以嗎?


"當然..唔?!"黑帝斯話還沒說完就被波賽頓扣著後腦親了下去,冥王瞪大眼,

驚慌的連嘴都因此張開一條細縫,海神便順勢輾了進去。


(我這裡就短短200字有點車而已)

---------

ok 那個啥的下篇寫完再補,我不能在不務正業了

我的冥政還沒搞定嗚嗚嗚...


是說這篇走向應該後面會是甜的

但車會有點強制嗯...u know what i say

然後我真的想讓冥王懷上崽子

所以可能會埋梗耶嘿嘿這是我的性癖!


以上,感謝觀看,請尊重作者智慧財產權🥺

請勿抄襲或複製帶走拜託🥲

我他媽很敏感又很靈敏,不要挑戰我拜託😇


骨灰拌饭

极速摸。。好可爱。好喜欢。。。。

手杖乱画,有没有设定集可以看啊。。

极速摸。。好可爱。好喜欢。。。。

手杖乱画,有没有设定集可以看啊。。

月淚沐煙

不愧是黑弟思大人!!

我真的好愛終末的黑帝斯的人設阿!!(雖然我彼岸相逢的臉被打慘了,害我現在這戰沒結束完全不敢寫新文)

本話重點:冬冬的口哨跟他哥學的!冬冬的神的信仰(不群不謀不仰仗)也是跟他哥學的!!

明明之前的冬冬還會笑!你到底是學著學著從哪裡走歪的阿!!

快跟黑帝斯學學他的高情商阿!!

不愧是黑弟思大人!!

我真的好愛終末的黑帝斯的人設阿!!(雖然我彼岸相逢的臉被打慘了,害我現在這戰沒結束完全不敢寫新文)

本話重點:冬冬的口哨跟他哥學的!冬冬的神的信仰(不群不謀不仰仗)也是跟他哥學的!!

明明之前的冬冬還會笑!你到底是學著學著從哪裡走歪的阿!!

快跟黑帝斯學學他的高情商阿!!

一隻叫燒餅的柴-燒餅柴

終末的女武神61-2+62(?) 劇透+心得 眾神的長兄


這次終於輪到冥王的故事了啊

但怎麼說呢總之閃瞎我的眼

海神是真的只對老哈笑啊

哇靠 是兄控 這CP實捶了


老哈被稱為最能被信賴的神

這來自神跟巨人、泰坦神之間的大戰

他們同時襲擊了天界跟冥府

但最後由神取勝

宙斯擊退了那些爬到天上的巨人


而老哈則是隻身在地獄把泰坦神

揍了個咪咪冒冒 

彷彿能聽到老哈在那邊說:

讓你們越獄 皮癢啦?


然後這邊看的話

波波發覺後原本是想來給老哈提供協助

不過老哈已經跟泰坦神來個1 v ...

終末的女武神61-2+62(?) 劇透+心得 眾神的長兄


這次終於輪到冥王的故事了啊

但怎麼說呢總之閃瞎我的眼

海神是真的只對老哈笑啊

哇靠 是兄控 這CP實捶了


老哈被稱為最能被信賴的神

這來自神跟巨人、泰坦神之間的大戰

他們同時襲擊了天界跟冥府

但最後由神取勝

宙斯擊退了那些爬到天上的巨人


而老哈則是隻身在地獄把泰坦神

揍了個咪咪冒冒 

彷彿能聽到老哈在那邊說:

讓你們越獄 皮癢啦?


然後這邊看的話

波波發覺後原本是想來給老哈提供協助

不過老哈已經跟泰坦神來個1 v all的

差不多揍完了

不群不謀不仰仗 老哈全都做到了

難怪阿達瑪斯被海神討厭耶

海神直接對老哈表示從今以後

你就是我唯一的大哥 

老哈整個被感動 弟弟終於喊我哥哥了🥺

真有愛 這CP我嗑了 但我吃海神在上

你們給我去打炮啦


接著能看到阿達瑪斯再次回到世人面前

曾經的12神再次變為13神

當初還真的是被老哈撿去給別西卜治療的

版面放不下 不然想放惡魔的手術醫師照


之後能看到冥王的血真的有特殊能力

是有BUFF的血阿 皇帝快咬他一口

這樣看冥王真的是殘血拼反殺耶  抖M技能

但這也有個問題啦 

可能拼到最後先把自己拼死什麼的

玩遊戲的都知道慘血反殺這種操作很吃技術

老哈現在真是像極了我在老頭環

用自殘血線推女武神的樣子 

吃我屍山血海 冰霜踏地啦婊..(扯遠了)

版面放不下

但老哈也破解了皇帝的空氣彈了

始皇帝的Flag越來越結實了(怕


然後最後老哈真的毀了皇帝的一條手

撕了個皮開肉綻的

最後笑著對皇帝說道

「我可不能輸 弟弟們都還在看呢」



看到最後我只想說

所以海神只控老哈一個兄長

而冥王控所有弟弟 真是合格的弟控啊

阿達瑪斯改名為阿達曼丁了

然後對著阿瑞斯說

黑帝斯這麼義無反顧的保護弟弟們根本沒什麼理由

他只是太愛我們這些兄弟了而已


靠北說真的黑帝斯其實你才是海王吧?

為什麼你招惹的男人可以這麼多?

你CP起碼4個耶 

我原以為始皇帝才是海王 CP可以刷出一個街

媽的原來冥王才是

我嗑到現在就沒想過是這種結果

我被欺騙了 我付出的感情都是謊言༎ຶ‿༎ຶ

不過海冥海這CP我嗑到了謝謝

以前怎麼我都不嗑這對的 

直到現在 是雙向啊 嗑了


說真,始皇帝你要不狠狠咬冥王一口

物理上的 說不定很補 還能+Buff



一隻叫燒餅的柴-燒餅柴
終末62圖透+微劇透 波塞頓居...

終末62圖透+微劇透 波塞頓居然會笑 還這麼溫柔?


劇透請往下拉,這邊是閒聊


這笑容不確定是不是對老哈笑

更新下 這笑容真的是對老哈笑的

救命啊 老哈是弟控

但海神也是兄控 而且真-只控老哈


我怎麼感覺老哈的CP越來越複雜了?

其實老哈你他媽才是海王吧?

家裡養惡魔 然後連自己兄弟都沒放過

原本以為皇帝會是海王

結果冥王才是嗎?

我居然也有漏算的一天嗎操


海冥海這旗幟我先擺著了 

感覺這CP也很香

之前都沒被希臘兄弟CP砸到 

這次倒是被砸歪了我

------

劇透...

終末62圖透+微劇透 波塞頓居然會笑 還這麼溫柔?


劇透請往下拉,這邊是閒聊


這笑容不確定是不是對老哈笑

更新下 這笑容真的是對老哈笑的

救命啊 老哈是弟控

但海神也是兄控 而且真-只控老哈


我怎麼感覺老哈的CP越來越複雜了?

其實老哈你他媽才是海王吧?

家裡養惡魔 然後連自己兄弟都沒放過

原本以為皇帝會是海王

結果冥王才是嗎?

我居然也有漏算的一天嗎操


海冥海這旗幟我先擺著了 

感覺這CP也很香

之前都沒被希臘兄弟CP砸到 

這次倒是被砸歪了我

------

劇透:

因為是看網路上的劇透和猜測所以不一定正確

不過冥王的血似乎有BUFF 

所以他用殘血換技能 還順便用血把自己的武器升級了

以及他在與皇帝撕殺的過程中 

在始皇帝的其中一隻手上造成了撕裂傷

(不太確定,也有留言說是撕裂一隻手)

然後冥王對始皇帝說著:

「我不能輸,阿達瑪斯跟宙斯還在看呢」


一般虫畜
被作业搞破防太久不更新了()...

被作业搞破防太久不更新了()

浅浅摸个墨纪拉姐姐 等我搞完作业就找你干架😍😍😍😍

被作业搞破防太久不更新了()

浅浅摸个墨纪拉姐姐 等我搞完作业就找你干架😍😍😍😍

一隻叫燒餅的柴-燒餅柴
終末的女武神 蠅冥 咖啡 別西...

終末的女武神 蠅冥 咖啡

別西卜X黑帝斯 

這只是個突如其來的腦動w

我知道我正在拆CP搞邪教 但我停不下來

我就想安麗下惡魔X冥王這對CP

他們倆真的很香耶幹!而且都是神

可以玩很大 雖然這篇偏清水(?

頂多只有肉湯


---對這CP沒問題的請走外鏈---

我就那一點點,一咪咪

不到50字可能有點擦邊的描寫

還是被B了個淒淒慘慘淒淒的只能走外鏈


是說取名叫咖啡是因為我自己很愛喝

文裡描述的其實是我喜歡的口味耶嘿嘿www

終末的女武神 蠅冥 咖啡

別西卜X黑帝斯 

這只是個突如其來的腦動w

我知道我正在拆CP搞邪教 但我停不下來

我就想安麗下惡魔X冥王這對CP

他們倆真的很香耶幹!而且都是神

可以玩很大 雖然這篇偏清水(?

頂多只有肉湯


---對這CP沒問題的請走外鏈---

我就那一點點,一咪咪

不到50字可能有點擦邊的描寫

還是被B了個淒淒慘慘淒淒的只能走外鏈


是說取名叫咖啡是因為我自己很愛喝

文裡描述的其實是我喜歡的口味耶嘿嘿www

厄乌
💜❤️这次塔纳托斯带回了王子...

💜❤️这次塔纳托斯带回了王子💜❤️


注定相互吸引

如果没有血、没有生命,那死亡又该归于何处呢?

underworld知名小情侣😢

💜❤️这次塔纳托斯带回了王子💜❤️


注定相互吸引

如果没有血、没有生命,那死亡又该归于何处呢?

underworld知名小情侣😢

-孤独又自闭-

【ThanZagThan无差】一期一会

注:

1.愚人节,极速短打,ooc见谅

2.私设,平行世界的Zag,每天晚上梦到自己有家人的故事。最终,他在时空的交错处得到了一丝可能性。

扎格列欧斯很确信是最近看了过多故事书的原因。他在梦中的冥河醒来,眼前一片猩红。

“嘿,愣着干什么呢?”有人的声音模模糊糊的响起,接着就是被扯着手提起来的感觉。

“汪!”提他起来的人(狗?)响亮的向他问候了一声,然后因为冥河水打了一个重重的喷嚏。

居然有三个头......?三头犬刻耳柏洛斯?扎格列欧斯打了个激灵,却没觉得有多害怕,大概是这狗的亲人行为太明显了——

“哦我可怜的小刻!”金发的美妇人连忙扯过旁边的毛巾轻柔地给狗狗的鼻子擦拭。是母亲。...

注:

1.愚人节,极速短打,ooc见谅

2.私设,平行世界的Zag,每天晚上梦到自己有家人的故事。最终,他在时空的交错处得到了一丝可能性。

扎格列欧斯很确信是最近看了过多故事书的原因。他在梦中的冥河醒来,眼前一片猩红。

“嘿,愣着干什么呢?”有人的声音模模糊糊的响起,接着就是被扯着手提起来的感觉。

“汪!”提他起来的人(狗?)响亮的向他问候了一声,然后因为冥河水打了一个重重的喷嚏。

居然有三个头......?三头犬刻耳柏洛斯?扎格列欧斯打了个激灵,却没觉得有多害怕,大概是这狗的亲人行为太明显了——

“哦我可怜的小刻!”金发的美妇人连忙扯过旁边的毛巾轻柔地给狗狗的鼻子擦拭。是母亲。扎格列欧斯不知怎的在心里模糊地浮现这一念头。

“你还好吗?怎么今天傻乎乎的?也不是说你平常不傻,毕竟在岩浆里被烫死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呃,我很好?”拿不准应该叫对方什么,他只能小心斟酌的回答。

修普诺斯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对他的回答不做评价:“如果你需要帮忙,我是指,塔纳托斯——好吧我也帮不了你,但是恋人间最重要的就是交流,记得多聊几句,好吗?”

好极了,除了在梦里我有母亲,有狗,有朋友,我还有一个恋人。扎格列欧斯想。

那边的母亲也终于给狗狗的三个头和沾湿的爪子擦完了水,有空过来摸摸他的头(虽然这手法真的该/死的像在撸狗):“今天怎么心不在焉的?嗯?”

“没什么。”从未遇到过女性亲属这样对待的扎格列欧斯含含糊糊的说:“也许是有点困了。”

但是他这种在普通人类看来最常用的托词却让面前的女性惊讶的张大了眼睛:“什——?你觉得有些困?”

“这不是很好吗,这臭小子终于发泄完了仅剩的精力准备睡一会了——修普诺斯!”

略显浑厚和威严的声音在大厅响起,说出来的却不是什么让人觉得信服的话。

扎格列欧斯惊恐地发现自己下意识的想跟这个声音顶嘴?

修普诺斯一个激灵跳起来(他刚才居然在我旁边睡着了),大声喊着“我没睡我没睡”带着软榻冲到了他原本应该在的位置。

扎格觉得有些新奇,虽然从名字里知道了这多半是个神,而他在地狱里(看到刻耳柏洛斯的时候就确定了),但是看着悬浮的软榻、排队的死灵,他还是很有兴趣(他们居然真的在排队?)。

“哈迪斯,”他的母亲很担心的冲那声音喊了一声:“他不应该感到疲惫或者困意,除非是——”

“除非是修普诺斯那样的神职导致的困倦,作为血神他必然像血液一样永不停止且温度灼热。”黑衣的女子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母子二人身边(这好像也是我妈),接口道。

“没错,谢谢你,倪克斯,”珀耳塞福涅忧心忡忡的说:“也许他是受到了诅咒,哦我看不出来,亲爱的——”她轻柔的推着扎格的后背,让他面对他的父亲,倪克斯站在他的另一侧,手覆上他的脸:“好像没什么问题。”倪克斯说。

扎格列欧斯感觉自己的脸在烧,他从小生活在孤儿院里,没能有什么和家人相处的经验,今天的梦确实让他感受到了久违的亲情,但是也因此感觉浑身不自在起来。他把眼神投向面前的高大办公桌。

他的父亲,哈迪斯,实在是过于高大,坐在圣座上像一座山。然后那高山在他面前俯下了身,仔细的打量着自己的儿子,偏偏嘴里还要嫌弃的嘟囔:“如果在这种地方还能被诅咒,八成是因为他上到地面招惹了什么........嗯?”

冥王的眼神渐渐严肃起来,被他注视的扎格列欧斯逐渐沮丧起来:还有什么好说的呢?他根本不是那个‘扎格列欧斯’?

“呃,我,我其实......”扎格试图磕磕绊绊的解释,全然忘了这里是他的梦境。

出乎意料的,没有人打断他,他的三位亲人都在耐心的等他把话说完。他鼻子一酸(哈迪斯倒抽了一口冷气,被老婆狠狠的戳了肋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我其实不是扎格列欧斯——”

“你就是。”老父亲从鼻腔里哼了一声表达他的不屑,而他的母亲们看上去已经要用眼刀捅死这个插话的家伙了。

“但不是我们这边的这个,我假设你知道自己的灵魂从未生活在希腊?”

扎格列欧斯傻乎乎的点头。

“但你毫无疑问的就是扎格列欧斯,即使你从冥河中死去,你的灵魂飘过破碎的水仙花平原以致你忘却了上辈子的记忆,你也是扎格列欧斯。”哈迪斯说,他看上去完全了然希腊神系的下场,以至于对扎格列欧斯的死亡和神殿的崩塌毫不在意。他直起身来,无言的回到了圣座上,难得的没说其他的什么话。扎格列欧斯诡异的从他的动作里感到一丝安心。连他的父亲都不认为应该严肃以待的问题,也许......

“我真的也是扎格列欧斯......?”扎格呆呆的说,他这幅样子引得慈母之心发作的珀耳塞福涅拍拍他的肩,又整理一下他的桂冠:“你父亲说是就是,他是灵魂处理的专家,可怜的扎格,居然作为凡人降生——我听说凡人都会感到饥饿,感到困倦,甚至会被疾病夺去生命——”

“我很健康,母..母亲。”扎格说,他还是有点难以面对突然在梦里拥有了亲属的事实:“能够吃饱,也能穿暖,我可以用我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请......”他想说请不要担心,但是眼前突然模糊了起来。

梦醒了。扎格列欧斯从窄小的单人床上坐起身来。门外传来喧闹声,似乎是有新邻居搬到了他的隔壁。

他呆坐了一会,听着外面的声音逐渐变小,又听着楼下的汽车鸣笛,枝头的鸟儿在歌唱,感觉灵魂还停留在希腊的塔尔塔罗斯,因此这些声音都与他无关。

他长叹一口气,觉得自己应该看点别的东西了。他已经过了渴望亲情的年纪,工作和生存占据了他的时间。他将那梦境抛到脑后,起床伸了个懒腰准备上班。

然而当天晚上他带着一身疲惫躺到床上的时候,猝不及防的又被拉到了梦境里。

一睁眼,就是一把剑冲着他的脸划过来。“Fxxk!”他骂了一句,感觉身体自动自发的拉着他闪开了这一击。

“怎么,今天想换种方式提前回归冥河?”召唤出至福乐土剑士的老父亲大声嘲讽他。

“不是,我们这是在做什么?”扎格列欧斯真情实意的疑惑了,他的身体还在自动进行躲避,但是肉眼可见的十分艰难。

冥王沉默了,他一挥手把英灵们送回去,大步流星的走到扎格列欧斯身边,他原本叛逆的儿子露出小狗一样天真无邪的表情。

“扎格列欧斯。”他眯起眼睛说:“你在准备逃离冥界,而我,作为守护冥界的最后一层保障,”他掀起上嘴唇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正要把你送回地狱里去。”

“?!”扎格列欧斯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老父亲打包送回了冥王圣殿。

被冥河吞没。闹钟正指在2:30的位置。

“鲜血和黑暗啊。”扎格模模糊糊的嘟囔着,翻身把自己埋进被子里。

他揉揉眼睛,从冥河里翻身起来。任谁能想象第一天还是家庭剧,第二天就变成父子相残。好吧,也许希腊神话的神祗真的不在意这个。他甩甩头,河水很快在他发丝间被蒸发。

他路过修普诺斯的时候,还在睡眠中的睡神被他惊醒了。他很不好意思的跟他打招呼:“晚上好,修普诺斯。”

“你那边是晚上?你好,凡人的扎格列欧斯。”修普诺斯打了个哈欠,他看上去随时要睡着了:“被哈迪斯殿下送回来的?这倒是稀奇事,你什么时候来的?”

“呃,就在跟父亲的战斗里。”

“哦,那难怪,他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的。”

扎格列欧斯还想再问,但是修普诺斯已经睡过去了。他只好继续往前走。

刻耳柏洛斯不在,两位母亲也不在,父亲不在倒是很好理解——他刚把他打入冥河呢,即使是坐船回来也得花点时间。

于是他小心翼翼的展开了自己的冒险,首先是西厅,他踩在西厅的地毯上,这应该是他自己的审美,这块地毯看上去帅气极了,还很柔软。他踩来踩去的研究着它的花纹,几乎要被这种脚感征服了。他才注意到他的脚上还有火花,像是什么正在锻造的钢铁。他蹲下来戳了戳自己的脚,发现不烫,然而火星溅在地毯上,灼烧出了一个小洞。尽管那洞很快就复原了,但扎格决定还是不要再玩火了。

“嘿,扎格列欧斯。”一道男声响起,扎格回头才发现西厅的拐角处站着一个持枪的男人。他似乎已经看了很久了,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你是凡人的扎格列欧斯,是吗?”

扎格脸上微微泛红,他幼稚的行为实在是跟他的年龄不相符合,但他还是强撑着跟陌生的男子对话:“您好,我是扎格列欧斯,呃,抱歉,我不知道您是......”

“不必道歉,王子殿下,”阿喀琉斯说:“也许你没有听说过我,我是阿喀琉斯。”

“您客气了,呃,阿喀琉斯?”扎格列欧斯睁大了眼睛:“阿喀琉斯?大英雄阿喀琉斯?”

这简直跟他小时候一模一样。阿喀琉斯失笑:“我也许算不上什么英雄,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我......”扎格列欧斯还想说什么,但是熟悉的眩晕感袭击了他,他挣扎着快速而礼貌的道了个别:“很高兴认识你阿喀琉斯不过我可能要走了我们下次在——”

熟悉的鸟鸣声在他窗外响起,扎格列欧斯睁开了眼睛。

哦。他想。我想象的阿喀琉斯居然长这个样子。但是的确很有魅力就是了,比父亲还像父亲。

但是在梦里把自己当成冥王的儿子,会不会有点过于自恋了?这个想法后知后觉的窜过他的脑海。他甩甩头,准备出门迎接一天的工作。

今天出门的时间有些早,他看到了楼下新搬来的邻居的背影——也许吧?背对着他的男人有一头半长的短发,能看到的小片脖颈的皮肤看上去有些深。没等他打招呼,新邻居就上了车。哇,那车看上去可真贵。扎格咋舌,紧了紧背包带准备去赶早班地铁。

TBC


白荻运竹

【Hades】暗灵日记

*一点没有营养的东西,不带脑子的产物

*微Thanzag/Zagthan


1

  大家好,我是一个暗灵。如你所见,我来到了冥府,正排着冗长的队伍等待冥王哈迪斯的发落。

  终于到我了,那堆文件后面的大个子头都不抬一下。在问完一些死因等基础问题后,冥王公事公办地说:“你被分配到塔尔塔罗斯地牢。为了方便管理,你需要转化成另一种形象,从暴徒、巫女、呆子和骷髅里选一个吧。”

  “巫女吧。”至少长得比较好看。

  话音刚落,我的脚底就出现了一个传送法阵将我传走了。

  就这样,我的冥府...

*一点没有营养的东西,不带脑子的产物

*微Thanzag/Zagthan


1

  大家好,我是一个暗灵。如你所见,我来到了冥府,正排着冗长的队伍等待冥王哈迪斯的发落。

  终于到我了,那堆文件后面的大个子头都不抬一下。在问完一些死因等基础问题后,冥王公事公办地说:“你被分配到塔尔塔罗斯地牢。为了方便管理,你需要转化成另一种形象,从暴徒、巫女、呆子和骷髅里选一个吧。”

  “巫女吧。”至少长得比较好看。

  话音刚落,我的脚底就出现了一个传送法阵将我传走了。

  就这样,我的冥府生活开始了。


2

  大家好,又是我。

  来到冥府之后,大家都很友善,说话也好听。除了出不去之外,我对这里的生活很满意。

  就在我以为我的死后生活就将这么和谐而安逸地持续下去的时候,某一天,地牢门口突然出现了一个画风明显和我们不一样的酷盖,手里拿着一把赤红的宝剑。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他就冲了过来,将我们几个同地牢的姐妹劈成了两半。

  又一次,我没了。在意识消失在冥河的最后一刻,我忍不住对苍天发问:

  为什么人死了以后还能再死一次,禁止套娃。


3

  后来我才知道,来者是塔尔塔罗斯王子扎格列欧斯,冥王的儿子,听说和死神塔纳托斯有一腿。

  由于我不断从冥河里复苏,时间久了冥王都有些看不下去——话说回冥王这个人呐,看起来凶巴巴,其实意外的好说话——于是又一次冥王问我死因的时候,我大着胆子回答:“被扎格列欧斯殿下杀死。”其实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他管管他到处惹是生非的儿子。

  谁知冥王突然震怒。他用那酒坛子大小的拳头猛捶了一下办公桌,纸张纷飞,连宫殿都震了三震。

  “你是在说我管教无方吗?”他吼道。我抱着一旁睡神的大腿哆哆嗦嗦不敢回话。

  这大概就是护犊子吧。

叶落乌啼枫成晚

塔纳托斯决定戒酒

#cp为:Zagreus×Thanatos

#半夜写的,都是瞎编。


Thanatos喝干了那罐蜜露的最后一滴,他将桌上的东西胡乱地推到一边,晶莹剔透的水晶酒杯顺着红丝绒的毯子滚落下去,没有摔碎,在地板上画出四分之一个圆弧。他靠在躺椅上,眯起了眼睛,模糊的视线中是昏暗的天花板,与跳动的烛火的光。他的视线水一般地随着墙上的浮雕线条滑动,心中突然无由来地冒出一个名字:Zagreus。

这与他有什么关系?Thanatos叹了一口气,声音听起来无力且无奈。他闭上眼睛,但Zagreus仍然像是一个鬼魅一般从他心里的某个角落冒了出来,...

#cp为:Zagreus×Thanatos

#半夜写的,都是瞎编。



 

 

 

Thanatos喝干了那罐蜜露的最后一滴,他将桌上的东西胡乱地推到一边,晶莹剔透的水晶酒杯顺着红丝绒的毯子滚落下去,没有摔碎,在地板上画出四分之一个圆弧。他靠在躺椅上,眯起了眼睛,模糊的视线中是昏暗的天花板,与跳动的烛火的光。他的视线水一般地随着墙上的浮雕线条滑动,心中突然无由来地冒出一个名字:Zagreus。

这与他有什么关系?Thanatos叹了一口气,声音听起来无力且无奈。他闭上眼睛,但Zagreus仍然像是一个鬼魅一般从他心里的某个角落冒了出来,他的脸在Thanatos的脑中清晰起来,冥河殷红的河水从他的面颊滑下,在他的下颌处低落在大厅的地毯里。那双异瞳的眼睛,一只来自于死亡,一只代表着生机,他是两极的结晶,诞生于极端之地的血神。他无数次看到Zagreus从那冥河中一步一步走上来,随着其身上河水的滑落逐渐显示出他本来的样貌,他总是会习惯性地甩掉头上的河水,这令Thanatos想到幼年的三头犬。

Than。Zagreus曾经这么叫自己,而Thanatos不得不承认,每当自己听到这个称呼总是会习惯性地心软,某种死神不应拥有的情感化成一滩。他想到自己第一次对Zagreus发脾气,因为他妄想着逃离这一切,逃离塔耳塔罗斯,逃离冥界,逃离死亡,逃离自己,但后来,Thanatos仍然着手帮助他,他甚至自愿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挡箭牌,为了这等罪过,也是替他,吃下了哈迪斯的惩罚。

他不是一个称职的死神,他也永远地失去了这个名号。而在Zagreus终于称心如意地到达了地面世界的时候,无法抗拒的命运再次将他送回了死亡的怀抱。只是在这之后,他对Thanatos调侃道:“看来,我的命运与你已经紧紧联系在了一起。”而他用一如既往正经且无趣的回答遮掩自己的手足无措,他说无人能逃脱死亡的阴翳。

他确实不希望Zagreus逃离冥界,却也希望他能够与自己的父亲做个了断,找到自己的母亲。于是他对Zagreus祝福道:“祝愿死亡常伴你身。”Zagreus则回敬他:“你的爱真是高尚啊,Than。”

死神Thanatos,即使他再强大也无法斩断命运,这制约着众神的锁链,就连卡俄斯也无能为力的命运。

 

Thanatos睁开了眼睛,他望着那天花板,和那周遭华丽的帷幔。那是Zagreus用从塔耳塔罗斯掳掠回来的宝石所置办的,他将那些财富挥霍一空,使得哈迪斯每次看到三头犬豪华的垫子和大厅中古怪奢侈的装饰都心疼万分,然后气恼地罗嗦几句,Thanatos觉得Zagreus像一个捣乱的孩子,始终要在哈迪斯的眼睛里种下几根不痛不痒的刺。他继续仰望着那些装饰——在他的房间里,有一副王子的肖像画,那是一幅复制品,是Zagreus亲自交给他的,Thanatos仍然记得对方将那件物品教给他的时候躲闪的眼神和红红的脸,他解释着这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含义,他也并不是纳西索斯,只是觉得。话说一半,他哽住,有些沮丧地说这大概是最差劲的礼物了。但Thanatos却收下了,他只是命令Zagreus将画交给他,又告诉他自己还有工作,便溜之大吉。

Thanatos将那幅画挂在自己床正对着的墙壁上,修普诺斯对它不感兴趣,常常用帘子将它遮住,他解释看着好兄弟的脸入睡真的是很奇怪,但你在哪里都能入睡,床对你来说根本没有用处。Thanatos习惯性地讥讽着自己的兄弟,而修普诺斯同样用滑头的语气回应他说,我想塔耳塔罗斯的床都是没有用的,毕竟我有一个工作狂的哥哥,还有一个时时刻刻想往外跑的好兄弟王子。

Thanatos望着那幅画,他早已将那帘子拉开,他看着Zagreus长相英气,笑容明朗,带着生命的桂冠。


 摩斯密码 


Thanatos决定戒酒。


月淚沐煙

今天超開心的~~

期待好久的東西終於到了!!!

第七回戰的台詞吊飾!!我愛他們!!!

黑帝斯:弟の仇をとるのは兄の務めーー共に...征こう(為弟弟報仇是兄長的義務ーー一同...出征吧)

秦始皇:世界に王は朕ただ一人(世界之王唯朕一人)


第二張圖是附贈的紙卡

三四張則是一同到貨的日文漫畫!!

開心(*´˘`*)♡

今天超開心的~~

期待好久的東西終於到了!!!

第七回戰的台詞吊飾!!我愛他們!!!

黑帝斯:弟の仇をとるのは兄の務めーー共に...征こう(為弟弟報仇是兄長的義務ーー一同...出征吧)

秦始皇:世界に王は朕ただ一人(世界之王唯朕一人)


第二張圖是附贈的紙卡

三四張則是一同到貨的日文漫畫!!

開心(*´˘`*)♡

一隻叫燒餅的柴-燒餅柴

終末女武神 始皇帝&冥王 全身彩圖

私心打個CP tag 

這樣看他們的身高好像越來越接近了耶

感覺誤差在10公分以內了

而且老哈那個姿勢感覺好有氣質

感覺好淑女 有種反差萌擊到我了

皇帝越看越霸氣耶 是說

快把你的眼睛全彩的放出來啦!!!

我想讓我朋友搞冥政的棉娃!

始皇帝爸爸求你了

終末女武神 始皇帝&冥王 全身彩圖

私心打個CP tag 

這樣看他們的身高好像越來越接近了耶

感覺誤差在10公分以內了

而且老哈那個姿勢感覺好有氣質

感覺好淑女 有種反差萌擊到我了

皇帝越看越霸氣耶 是說

快把你的眼睛全彩的放出來啦!!!

我想讓我朋友搞冥政的棉娃!

始皇帝爸爸求你了

Akane_伊人完醉
hades至今没打通,临摹一张...

hades至今没打通,临摹一张扎格小王子,就当是通关了吧

hades至今没打通,临摹一张扎格小王子,就当是通关了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