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黑执事

718.8万浏览    19847参与
水泊ovo
这难道不就是塞夏吗!!!

这难道不就是塞夏吗!!!

这难道不就是塞夏吗!!!

祁.缈
笑死了懒得码文就画画.(咕

笑死了懒得码文就画画.(咕

笑死了懒得码文就画画.(咕

辻渃

不愧是舌尖上的黑执事(๑♡ω♡๑)

不愧是舌尖上的黑执事(๑♡ω♡๑)

积极废人
啊啊,完全没手感🥲

啊啊,完全没手感🥲

啊啊,完全没手感🥲

Laurel

😢😢😢😥😥😥🤧🤧🤧小赛,你怎么了

😢😢😢😥😥😥🤧🤧🤧小赛,你怎么了

司「高三要补课」

小红帽【中下】

游戏大厅内,丹妮尔面色阴沉的看着眼前被破坏掉的道具,暴躁的想要杀人。

是谁!

是谁破坏了这个道具!让他和教父见不了面!

一定要杀了他!

其他玩家惊恐地绕过正在发疯的丹尼尔,生怕这个疯子迁怒于自己。

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木柯收起匕首,温和的笑了笑。

白柳果然没有说错,看来留下是对的。

……

白柳再次醒来,是在一个屋子里。

屋子被收拾的干干净净,黑桃在旁边死死的守着他。

“这是哪?”白柳坐起身。

“不知道,那个人带我们过来的,你已经被治疗好了。”黑桃凑上来,“白柳,是我把你背过来的。”

白柳瞬间懂了黑桃的意思,但还是挑眉看他。

“所以呢?”

黑桃仍不死心的凑的更近。...

游戏大厅内,丹妮尔面色阴沉的看着眼前被破坏掉的道具,暴躁的想要杀人。

是谁!

是谁破坏了这个道具!让他和教父见不了面!

一定要杀了他!

其他玩家惊恐地绕过正在发疯的丹尼尔,生怕这个疯子迁怒于自己。

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木柯收起匕首,温和的笑了笑。

白柳果然没有说错,看来留下是对的。

……

白柳再次醒来,是在一个屋子里。

屋子被收拾的干干净净,黑桃在旁边死死的守着他。

“这是哪?”白柳坐起身。

“不知道,那个人带我们过来的,你已经被治疗好了。”黑桃凑上来,“白柳,是我把你背过来的。”

白柳瞬间懂了黑桃的意思,但还是挑眉看他。

“所以呢?”

黑桃仍不死心的凑的更近。

“我的奖励。”

“奖唔……”话还没有说完,黑桃就扑了上来,私自索取了他的奖励。

一分钟后,黑桃放开了白柳。

白留有些微喘。

“真是一个不划算的交易。”

背他过了这件事,唐二打也可以,但偏偏黑桃把他背过来,一看就是故意的,好等白柳醒后占他便宜。

只能说现在黑头这小心思……

“咚咚”

门外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打开门,看到了那个执事。

塞巴斯蒂安脸上挂着微笑,彬彬有礼的看着屋子里的两人。

“打扰了,我家主人邀请两位去客厅。”

三人来到客厅。

房子的规模并不大,但却可以看出是这种偏远小山村很不错的房子了,而对方又有执事……

看来是某位贵族来到了这里,并不是本土人。

客厅里摆放着一张很长的桌子,桌子两侧坐着流浪马戏团的队员,坐在主位上的,是两个长相一模一样的孩子,是西雅尔和另一个人。

今天看到的那三个狼仆人规规矩矩的站在两侧,另外还有个没有见过的人。

那个人一头银色的长发,很长的刘海盖住了眼睛,穿着一身灰黑色的衣服,看着他们发出了两声怪笑。

看到两人到来,流浪马戏团的成员们都盯着白柳看,虽然知道有小女巫的解药白柳没事,但都还是亲眼确定他的安全才放心。

白柳和黑桃很自然的入座。

“看来客人都到齐了。”

说话的是和西雅尔长得一模一样的那个人,与西雅尔不同的是,他的脸上没有眼罩,而且西雅尔现在面无表情,而他面带微笑。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西雅尔的哥哥,夏尔·凡多姆海威,我们是凡多姆海威家的家主,此次请几位前来,是想要了解一些事,当然,相应的,我们也会回答几位的问题。”

“这似乎不是一个很划算的交易。”白柳眯了眯眼。

如果打赢的话,也可以知道他们的信息。

刚才试过了,那三个仆人也没什么太大的威胁,从系统提示来看这两个少爷没有武力值,最棘手的是那个执事,他的武力值很高,另外那个白头发的人,也不知道他的底细。

而他们这一方还有黑桃,武力值上的差距可以弥补一些,再加上还有很多道具,如果再开启怪物书的话……

白柳估算了一下己方的胜率。

百分之五十……

太低了。

白柳放弃了自己心中的念头。

西雅尔回复他:“不,这是一个很划算的交易。”

“白柳,”离白柳很近的刘佳怡开口,“我们的道具大部分对那个执事都不管用。”

白柳听后,意外的挑了挑眉,然后往椅子上一靠。

“那好吧,这样看来确实是一个比较不错的交易。”

白柳做了一个“你先请”的手势,示意对方先说一下自己的事情。

夏尔也不在意,反正对方也跑不了,于是先开口说了原委。

其实他们本来不会来这两个小山村的,但自两个月前,这里出现了一群自称玩家的人,他们在这附近活动,紧随其后,两个村庄的人,都变成了没有理智的狼人。

狼人祸害山林,有的跑出了山祸害其他村庄,引起了女王的注意,女王下令杀死狼人,因此折损了很多人,但不管怎样,一旦有新的村民住进村庄,他们就会变成狼人,并且与玩家接触。

女王下令,这两个村庄不准再住任何人,并且担心这种情况会出现在其他地方,于是下令让凡多姆海威伯爵来调查原委并解决。

于是,他们来到了这里,用“小红帽”这种方法引来了白柳他们。

其实之前还是有几波人的,但无奈,他们都一不小心死在仆人们手里。

“既然如此,”白柳听完了原因,提出了问题“你们……为什么没有失去理智?”

“葬仪屋自然有他的方法。”西雅尔喝着茶,连头都没有回,但他们知道他说的葬仪屋,就是他们身后的那个男人。

“那我就……说一说我们的事。”

虽然这么说着,但白柳却猛地甩出了一记烟雾弹。

浓烟顿时四起遮挡住了他们的视线。

白柳对他的成员们直接下达了命令“带上道具眼镜,走!”

震惊了一下,然后三人迅速的跟着白离开。

浓烟散去后,只留下的脸黑的塞巴斯蒂安和不了解目前状况的三个仆人。

“少爷!”

塞巴斯蒂安急忙看了看四周,但周围没有西雅尔的身影。

塞巴斯蒂安震惊的往后退了两步,似乎十分受到打击。

“契约…感受不到了,……少爷……”

整间屋子因为恶魔的怒气而微微摇晃……

另一边,几人没过多久就来到一个隐蔽的山洞内,同样也有夏尔和葬仪屋带着昏迷的西雅尔。

牧四诚怎么也想不明白,白柳是怎么和夏尔等人谋划到一起的。

“白柳,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背着我们勾搭上的?”

“勾搭”这个词用的非常微妙,白柳是没在乎,但是黑桃却看了过来。

牧四诚移开了视线,争取不看黑桃。

“在前一天晚上,我们做了一个交易,但我和他没有见面。”

白柳看向葬仪屋,示意他们是他与他见的面。

“他留下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将小红帽带离头狼,以小红帽作为交换」。”

“这是……什么意思?”

在一旁的刘佳怡瞬间明白。

“从这张纸条可以获得几点信息,小红帽有两个,前者小红帽指的是西雅尔,后者是我们要找的那个,而且既然你敢明目张胆的与白柳做交易,说明在赶路的那段时间你已经在观察我们了。”

唐二打和牧四诚也瞬间就反应过来了。

并且再结合一下系统的话,就可以得到一套信息。

头狼和狼群首领并不是一个人,头狼基本指的是狼群中最厉害的狼,而狼群首领却是因为实力过弱而没有打上狼群标记统领狼群的人。

而且给白柳送信的是葬仪屋,就足以说明狼群首领和头狼不和,并且头狼与西雅尔存在某种利益纠葛。

再见到其他三个狼仆人后,就能一眼认出塞巴斯蒂安就是头狼。

“塞巴斯蒂安和我的弟弟有一些联系,但是没关系,葬仪屋已经把他们之间的联系暂时阻隔了,如果不是葬仪屋受到了限制,我也用不着跑这么远绑架小红帽来找你们合作。”

话里的意思连牧四诚都听明白了。

并不是夏尔被派来解决村民狼化事件的,而是他主动要求来的。

他注意到这些玩家之中有很多身手不凡的人,出于某种原因,他不想让塞巴斯蒂安待在西雅尔身边,于是以女王命令的名义带着弟弟来到了这里,绑架了小红帽,然后从玩家之中挑选出对他有用的人,没有被他挑选中的基本死了,而他们应该是第一批。

所以他们应该也是与他合作的第一批。

“你似乎很在意你的弟弟?”按理来说,这种贵族兄弟不应该是你争我夺的吗

“那当然。”说着夏尔带着他们走到了山洞尽头,那里是一个石床,而他们要找的小红帽被无情的丢在一边。

夏尔把西雅尔放在石床上。

“因为他是我弟弟。”

即便是身在死亡,也会思念的弟弟。



发个文证明一下我还活着……

芽芽芽芽叶

摸两张小壁纸,可抱但请私用

摸两张小壁纸,可抱但请私用

MUBEI

【塞夏】白蔷薇

·Burning roses 番外

·一些违背诺言的老恶魔作死行为

·失忆梗&重生梗  

·ooc属于我⚠️


“我肯定在几百年前,就说过爱你。”

……


黄昏的光线被鸦群洗刷得暗淡而又沉重,沉沉暮霭遮蔽了广阔而无边的原野。


夏尔站起身,静默地注视着眼前的石碑。


没有鲜花,没有糕点,甚至连野草都不愿生长于被恶魔所玷污的土地。


“是不是挺可笑的。”


“一个恶魔,为了另一个恶魔的暂时消失而恋恋不舍。”


他俯下身,苍白的指尖抚过刻痕:“塞巴斯蒂安,我留...

·Burning roses 番外

·一些违背诺言的老恶魔作死行为

·失忆梗&重生梗  

·ooc属于我⚠️


“我肯定在几百年前,就说过爱你。”

……


黄昏的光线被鸦群洗刷得暗淡而又沉重,沉沉暮霭遮蔽了广阔而无边的原野。


夏尔站起身,静默地注视着眼前的石碑。


没有鲜花,没有糕点,甚至连野草都不愿生长于被恶魔所玷污的土地。


“是不是挺可笑的。”


“一个恶魔,为了另一个恶魔的暂时消失而恋恋不舍。”


他俯下身,苍白的指尖抚过刻痕:“塞巴斯蒂安,我留不住你。”


“失去的东西,就再也拿不回来了。”


夏尔自嘲地笑了笑,拿起一旁的小刀,在碑文下刻上了自己的名字:“他的爱人,夏尔·凡多姆海威立碑于此。”


“……但是没关系。”


“你答应过我你会在蔷薇花开的日子回来,我相信你。”


“塞巴斯蒂安……”


夏尔最后一次将额头贴上冰冷的墓碑,像在吻别,又像在乞求恶魔的怜悯。


塞巴斯蒂安,我会记得你,直到世界尽头。


0


恶魔,是由什么组成的?


狡黠,贪婪,暴虐,虚伪,冷漠。


是不见底的深渊里滋生出的罪恶,是后天堕落的神明与天生暴戾的怪物交合沉沦所构建出的狂欢盛宴。


而人类,人类是诗、美、浪漫、爱的集合,是多情亦无情,是复杂而微妙。


恶魔渴求人类的灵魂,渴求那样短暂的昙花一现的生命的力量;死神回收人类的记忆与过往,漫漫一生最终化为轻飘飘的灰尘,随着走马灯的结局消散殆尽。


荒唐却真切。


“……是这样吗,塞巴斯蒂安。”


夏尔喃喃,捏紧了手里早已泛黄的纸张。


后院的蔷薇花正盛,一望无际的花海里立着一块突兀的灰色石碑。碑旁露出的小铃铛在黎明的风声里当啷作响,细碎的声音回荡在宽广的原野上,恍惚间给人一种似是故人归的错觉。


“你是不会说谎的……对吧。”


眼罩下五芒星微弱的光芒苟延残喘地亮了亮,随即重归于暗淡。


远处有霞光穿透黎明,撕破无边无际的黑暗。


秋末冬初,凌晨的寒风穿透了夏尔薄薄的斗篷,灰蓝色的发丝顺着风向扬起,几乎能看见血管的苍白被漆黑的眼罩衬得更加脆弱易碎,而唯一露出的湛蓝瞳孔像是无机质的玻璃,淡漠而空洞。


古老的书信碎片纷纷扬扬,腐朽的痕迹玷污了干净纯粹的白蔷薇。


像从前无数次一样,夏尔背对着初升的太阳,面朝远方巍巍群山,站在无数人唾弃的阴影里,义无反顾地选择背弃光明。


“这是命令。”


“永远不背叛我,不离开我,忠诚于我,做我手下一击致命的棋子,做我最锋利的刀刃,直到我登上王座的那天。”


“听见了吗,塞巴斯蒂安。”


……只是这一次,他的执事先生再没有了回应。

白蔷薇的红刺

一觉醒来发现我必须要选秀出道(1)

全员ooc

预警以后会女装、迷奸(未遂)环节,慎入

时间线:刚逃亡到刘的地方,换上了唐装


“夏尔·凡多姆海威伯爵,是我!”


在伯爵刚撑着桌子一手抓着胸口发誓完后,大家还在懵逼着望着他时,一束光闪过,伯爵蒸发了。


菲尼第一个慌起来了,他可以接受逃亡,也可以不知道自己主子的名字,但少爷一下子在他眼前消失了,生死未卜的。菲尼一下子冲到少爷刚坐的位置,望着桌子底下,看看地面的,梅林和巴鲁特没有去拦着菲尼,只是紧张地望着那名万能的执事。


塞巴斯蒂安在一瞬间的停滞后在脑内排除掉葬仪屋等死神的阴谋和黑弥...

全员ooc

预警以后会女装、迷奸(未遂)环节,慎入

时间线:刚逃亡到刘的地方,换上了唐装



“夏尔·凡多姆海威伯爵,是我!”

   

在伯爵刚撑着桌子一手抓着胸口发誓完后,大家还在懵逼着望着他时,一束光闪过,伯爵蒸发了。

  

菲尼第一个慌起来了,他可以接受逃亡,也可以不知道自己主子的名字,但少爷一下子在他眼前消失了,生死未卜的。菲尼一下子冲到少爷刚坐的位置,望着桌子底下,看看地面的,梅林和巴鲁特没有去拦着菲尼,只是紧张地望着那名万能的执事。


塞巴斯蒂安在一瞬间的停滞后在脑内排除掉葬仪屋等死神的阴谋和黑弥撒之后又排除掉恶魔,可是排除之后并非是仅有的正确答案,而是恶魔最不想承认的——穿越了。


塞巴斯蒂安一只手托着下巴,像伯爵烦恼时最常用的手势:啊,又要解释一番了。正想着开口说话时,原来被伯爵搞得混乱的桌子上悬浮着了一个发蓝光的球,当菲尼刚把头从桌子底下移出来时,那个球开口说话了:“各位好,凡多姆海威现在去了另一个世界,要回来只能通过那个世界的任务,而你们可以看得到他的状况和与他对话。现在我的权限不足以将你们传送过去。还有什么想要问的吗?”


“那么伯爵的哥哥呢?我们不仅要让伯爵回来还要应对他哥哥吗?那难度好高哦~,对吧,蓝猫?”刘一只手搂着蓝猫,一只手点这烟,一如既往地眯着眼睛,抬着头向球的方向说道。


“不是,根据系统所示,凡多姆海威的哥哥也过去了。哦对了,你们可以叫我1214”1214就这样扔下了炸弹,“各位是现在就开始看嘛?”


“少爷的,哥哥,也去了?”三人组不约而同地发出震惊。塞巴斯蒂安依旧维持着他那标准的微笑,如果伯爵在这,说不定会那支飞镖丢在他头上:“各位,我们还是先看看少爷的情况吧。”


刘开了口:“啊,执事好像永远都是这种镇定的样子啊,什么时候才能看到你像人一样慌张起来呢?”刘睁开了眼,瞥了塞巴斯蒂安一眼。


塞巴斯蒂安应对自如:“身为凡多姆海威家的执事,怎么能连这种小事都做不到?”


“是吗?”刘把眼光望向别处,没有要继续话题的意思。


说话时,1214已经开始投放,显示器上的少爷还穿着唐装,面前跳出来一个显示屏,上面写着几句话“凡多姆海威你好,你的任务是成功出道,在这过程中,你的伙伴会在另一半与你对话来协助你,现在我的权限还不足以传送人来你这里,任务达成就可以回到你的世界。最后告诉你,你的哥哥也来了。现在,开始对话。”


伯爵迅速接受了自己穿越了这个事实,但是出道?是什么意思?还有,哥哥他怎么也来了?他有不同的任务吗?还是?……算了,现在除了走一步看一步也没有别的办法,现看看他们怎么样了。


“少爷,你还好吧?”“少爷,你听的到吗?”“少爷……”三人组聚在屏幕前,互相挤着,伯爵一下子看到三张凑在一起的脸吓了一跳后又立刻打断了梅林的关心“我没事,听得到,塞巴斯蒂安他人呢?”


“少爷,我在。”“查一下出道是什么意思,然后尽快报告给我。”“yes,my lord”


塞巴斯蒂安回答完便向刘提出借用书房后便离开了,而另一边的伯爵开始缓慢地移动,观察地形了。


看上去像个走廊,前面怎么那么多人?过去看看吧。少爷如是想着,但又担心着意外,所以缓慢地移动过去。可刚刚凑近人群,就被人一下子拉住了手腕“真是的,妆都还没化呢,现在的练习生都这么爱表现吗?仗着脸好为所欲为啊。”


“练习生?”少爷没有听懂对方在说些什么语言,自然不理解对方的意思,只能重复着他的话语,还带着他的口音。


“诶?外国的?外国人还穿唐装啊?着看起来感觉还没成年吧?要不要给你配个翻译啊?”工作人员见这少年人好看得紧又有趣,耐心多了几分,“你的眼睛怎么了?还带个眼罩做什么?设计的舞台效果?哦差点忘了,你现在听不懂我说什么,先化妆去吧。小唐,小唐!——你来翻译一下,有个外国选手!”


“要死了,小唐到哪里去了。没办法了,诶,Just follow me and don't ask me any question because my English is not good ”


“不,他的英语明明很好,难道是……”跟着他走时伯爵心里估摸着,刚开始推测可能,不好的事又发生了。


“276号!276号是谁!上台了!”


前面的人回头望一眼伯爵身上的牌子“完蛋了,你怎么那么快就要被轮到啊,时间不够用了都。”


“靠,276号人呢?快点啊,别磨蹭了行吗?快点上台。”暴躁的声音刚结束,前面的主持人也停止了寒暄,介绍起了选手,为了凹造国际化,还做作地请了另一位主持翻译,也正是这翻译,让伯爵明白了上场的人的号码。


276?那我是……277?少爷低头一看,自己的唐装上别了一个不搭的号码牌,上面写着277。


“少爷?少爷,还记得之前凡多姆海威音乐厅吗?出道就是通过出色地完成各种任务,打败其他人成为像那个时候的爱德华先生他们一样,有众多人吹捧和支持。而任务大多是唱歌或者跳舞之类的,恕我直言少爷,建议您务必选择能发挥特长的唱歌,毕竟您的舞技实在是……”塞巴斯蒂安用了自己的恶魔之力,虽然少爷说过不能在别人面前使用,不过为了完成难伺候的主人也是逼不得已的事情啦。看到跳舞时,恶魔自动想象出了小主人的出丑是的窘迫样。真是的,明明学习能力很强,为什么偏偏学不会跳舞呢?


“我知道了!”

—————————————————————————

本人是初三党,寒假里更新时间较稳定。第一次写黑执事的文,有ooc的地方和要改进的地方请提出来谢谢,我尽量改掉。

hcfdm红茶

家人们啊这个娃娃我真的狠狠的爱了!!有没有人知道是哪家的孩子~真的好有啵酱的感觉啊啊啊啊啊啊!!图是tb的一个假发店并没有说是哪个娃评论里也没有呜呜呜

或者有没有比较像啵酱的娃推荐一下也行(还是非常希望知道这个图的娃!)

家人们啊这个娃娃我真的狠狠的爱了!!有没有人知道是哪家的孩子~真的好有啵酱的感觉啊啊啊啊啊啊!!图是tb的一个假发店并没有说是哪个娃评论里也没有呜呜呜

或者有没有比较像啵酱的娃推荐一下也行(还是非常希望知道这个图的娃!)

绷带怪带师

太喜欢在箱子里缩成一团的少爷于是摸了)cp向注意

太喜欢在箱子里缩成一团的少爷于是摸了)cp向注意

五芒星住在冥王星

整活,还有人磕这对吗?

我这里应该不会有正经粮的……

整活,还有人磕这对吗?

我这里应该不会有正经粮的……

ML-ADS

〖BJD娃cos〗

帅哥你谁(手动狗头🐶)

原来是我亲爱的大儿砸(指娃)

〖BJD娃cos〗

帅哥你谁(手动狗头🐶)

原来是我亲爱的大儿砸(指娃)

电钵行者
厨师的回忆居然(终于?)结束了...

厨师的回忆居然(终于?)结束了!

但我已经忘记之前的剧情在讲啥了……

看看老恶魔的这个脸……

扭曲仙境不香么╮( ̄▽ ̄)╭

厨师的回忆居然(终于?)结束了!

但我已经忘记之前的剧情在讲啥了……

看看老恶魔的这个脸……

扭曲仙境不香么╮(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