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无常

8058浏览    222参与
淑尤隰

『定时』我去住校封闭12天555555

去年二月的图混更

我爱小白小黑

『定时』我去住校封闭12天555555

去年二月的图混更

我爱小白小黑

栾霄染.

不归路『黑无常』

@悸然大妈 is me 的联文。


姊妹篇白无常 


卑微小栾在线拒白嫖。


———————————————————————


第一次,我没那么讨厌人。


“姑娘,走好,走好这条路,走好这条不归路。”


———————————————————————


我是黑无常,一个不招人待见的神,我的任务就是把人间的灵魂带到阴间,当然是和白无常一起。


我看了这人间几千年,寻遍冷暖,无所不知。


我厌烦这世间,却因为自己的职业不得不和人及白无常打交道。


白无常每天和我待在一起,我简直烦透他了。...



@悸然大妈 is me 的联文。


姊妹篇白无常 


卑微小栾在线拒白嫖。


———————————————————————


第一次,我没那么讨厌人。



“姑娘,走好,走好这条路,走好这条不归路。”


———————————————————————


我是黑无常,一个不招人待见的神,我的任务就是把人间的灵魂带到阴间,当然是和白无常一起。




我看了这人间几千年,寻遍冷暖,无所不知。




我厌烦这世间,却因为自己的职业不得不和人及白无常打交道。



白无常每天和我待在一起,我简直烦透他了。


分明做一样的事,受人爱戴的是他,受人厌恶的却是我。


他明知我讨厌人类,却让我把人类从人间带回来交给他,分明就是想刁难我。



而人类,在我眼里,就是一种没有智商,遇事只会靠哭发泄情绪的生物。简直蠢透了。


我最讨厌那些哭哭啼啼的人,拖着我给我讲枯燥无味的故事,那种千篇一律,刻板愚蠢的故事。他们讲着自己故步自封的社会,不堪一击的感情,刻薄,傲慢,为了生死离别悲痛欲绝。




昨天我又被差到学校领一个女孩去地狱。


又是那些烦透了的生物。


但她给我的感觉好像还……挺好的?



她面带微笑直视着我的眼睛,问到,


“你讨厌同性恋吗?”


又是哭感情世道的故事。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我真的很想拒绝她,但好像又说不出口。


回过神来已经点了头,那就硬着头皮听下去吧。



“我叫鹤,我是女孩子,我喜欢的也是女孩子。”


我微微抬了抬眼皮,撇了她一眼没做任何评价。





几个月前,我在人间,遇见过她。


一个活泼开朗的女孩,身边朋友很多,好像从来没见她落过单。


众多朋友里,她唯独对一个叫醉的女孩另眼相看。


她见到醉会笑的开心,眼睛眯成一条缝,嘴唇弯弯,连头发丝都透露着青春的气息。




中秋节晚上,她们相约去天台赏月。在朦胧月光中牵住对方的手,相视一笑。


感情至上的生物,愚蠢。



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她们都笼罩在粉色泡泡里,每天形影不离。


她们共分一份烤冷面,她们只把内心的柔软展现给对方,她们知道对方的底线,她们可以随意开玩笑,她们在这一个月里活成了最好的朋友。



但泡泡终会被戳破。



鹤意识到自己可能喜欢醉,她不敢去表白,只把这件事讲给自己的好朋友。


她的朋友却把这件事公之于众,所有人都知道了,同学,老师,家长,网友,大家都知道了。醉也觉得她恶心,离开了她。



从此她没有朋友了。




一个小姑娘面对这些能做什么呢,大概只能默默承受吧。


鹤也不例外,她崩溃了,她绝望了。





现在是10月7日晚11点。


她站在天台边,向下张望,又因为什么而退回去。


探头,退回,再探头,再退回,如此反复。


任谁都能看出她内心的犹豫。


时间不短,有些熬夜的人渐渐聚集在楼下



“跳啊!等什么呢?要跳就赶紧跳!”


“才受多少委屈就放弃了,这样的人死了也无妨。”


“同性恋赶紧死了,别脏了我们的地界。”


这样的言语占了大半。



11点59分。


“小姑娘,别想不开,想想你的家人,想想你的朋友,想想你爱的人,他们还等着你。”


“我没有朋友了,我没有家人了,我没有爱的人了,我没有爱的人了!”


用四个字形容,撕心裂肺。


喊完这句话,她转过身,背对楼下,倒了下去。


我亲眼见着她面上带笑,嫣然莞尔地落下。


只有我听到,她坠落前轻轻吐出的一句,


“心死了,人活着有什么用。”



钟响了,10月8日来了。





鹤的语气里没有一丝哀伤,平静得仿佛这件事没有发生在她身上一样。


黑无常寻思了良久。她有着不同于世俗的感情,不顾路人,不换爱人。


生死簿上又添了一笔。


天空泛起了鱼肚白。


人们说,当朝阳升起,新一天到来,昨夜的事情都会被遗忘。


鹤的爱,鹤的存在,语言,微笑,秘密,都会掩埋于尘土,不被记起。


醉会忘记吗?




早上,醉想起自己已经很久没跟鹤说话了,上次的话好像说的太重了。


转而起身到天台找鹤。鹤总在天台上,像是要逃避些什么,却又无处可逃。


快步走到顶楼,向楼下望去。


暗红的血迹可谓触目惊心。她赶忙又奔到楼下,血早已凝固。成了一块块血斑印在不平整的路上,看了只觉得反胃。


时间,地点,都太巧了,鹤……鹤!是她吗。血……长生链,长生链呢。


醉慌了神,四处寻找着什么,急于证实这不是她。


找到了,结束了。


醉颤着手把被踢到角落的长生链拾起来,拍拍泥灰,才看清楚那木质的挂件上刻着一个“鹤”字。


脑袋里绷紧的弦“啪”地崩了。真的,是她。



早自习的铃声响了,她回到教室。看着鹤的座位,空的。就像她的心一样,也是空的了。


终于放了学,醉的眼睛里蒙上了一层水雾,手紧紧地攥着班主任的袖子:“鹤她怎么了?老师请告诉我吧。拜托了……”


“哦,昨晚跳楼,死了。”班主任收起桌上的课本,夹在腋下。眼里有惋惜,也有解脱。“你啊,也好好学习吧。别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了,这次月考跌了好几十名呢。”


死,死了吗。怎么。怎么会呢。明明昨天中午还是活生生的人啊。还嘱咐她自己要找个好归宿。


她以为鹤放下了,没想到却是要走了。





她一度认为自己不配去见鹤最后一面,但最终还是出席了鹤的葬礼,那天下着蒙蒙细雨,人不多。醉穿了那条白裙,把一株向日葵放在了鹤的墓上,强忍着没让眼眶中的水珠落下一滴。


“到了那边,也要好好的哦。”





伯頕dan
前几天画的黑无常,当头像使。

前几天画的黑无常,当头像使。

前几天画的黑无常,当头像使。

创世小七

不归aaaaaaaaa!!爱死这个中二少年了!(个子矮什么的三百左右的鬼太可爱了aaaaaa

不归aaaaaaaaa!!爱死这个中二少年了!(个子矮什么的三百左右的鬼太可爱了aaaaaa

WOLF
叮——您的奥利奥奶油 ice...

叮——您的奥利奥奶油 ice cream 


已派送

叮——您的奥利奥奶油 ice cream 


已派送

阿喵蠢蛋病晚期
去年八月给捉妖画的立绘~终于可...

去年八月给捉妖画的立绘~终于可以公开啦

去年八月给捉妖画的立绘~终于可以公开啦

创世小七

吸——!!

(我爱身高差小哥哥

吸——!!

(我爱身高差小哥哥

阿喵蠢蛋病晚期
看来我负责的立绘马上要解禁了~...

看来我负责的立绘马上要解禁了~!≧∇≦

看来我负责的立绘马上要解禁了~!≧∇≦

神奇奶君

小白来了,小黑还会远吗???

黑白无常当然是要整整齐齐的来我的妖灵里啊😌😌😌

上回的酒茨也是这样,果然连神都都想让我嗑cp啊😏😏😏

小白来了,小黑还会远吗???

黑白无常当然是要整整齐齐的来我的妖灵里啊😌😌😌

上回的酒茨也是这样,果然连神都都想让我嗑cp啊😏😏😏

X_DAO小稻
游光:“小八,你也在这?走,我...

游光:“小八,你也在这?走,我们去喝酒!”

范无咎:“都说了我叫范无咎……”(小声嚷嚷) ​

游光:“小八,你也在这?走,我们去喝酒!”

范无咎:“都说了我叫范无咎……”(小声嚷嚷) ​

花间挑枪

我爱你们(づ ̄3 ̄)づ╭❤~

没错我就是来秀欧的【被打

我爱你们(づ ̄3 ̄)づ╭❤~

没错我就是来秀欧的【被打

银枪祭魂

不问生前身后事

·死后之事何必追究

“必安?必安?你醒醒!”

是哪个在摇我?是哪个在叫我?我好似睡了很久。

缓缓睁开双眼,入目的是并不那么刺眼的光亮。

“这是哪?我不是已经死了么?”

我喃喃自语道。身边似是有些响动,一个模糊的身影进入视线,黑发白衣,有些熟悉。我正想着这是何人时他便将我扶了起来。

“必安?”

他叫的小心翼翼,似是不确定我现在到底是醒着还是睡着。许是刚醒,头有些昏沉,过了好久,随着视觉的恢复也反应过来身边这人是谁了。

“无救?”

我亦像他一般小心的反问了回去,生怕认错了人。那人在我叫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放在我手臂上的手猛的收紧。我清楚,这是叫对了。

“无救,我们不是...

·死后之事何必追究

“必安?必安?你醒醒!”

是哪个在摇我?是哪个在叫我?我好似睡了很久。

缓缓睁开双眼,入目的是并不那么刺眼的光亮。

“这是哪?我不是已经死了么?”

我喃喃自语道。身边似是有些响动,一个模糊的身影进入视线,黑发白衣,有些熟悉。我正想着这是何人时他便将我扶了起来。

“必安?”

他叫的小心翼翼,似是不确定我现在到底是醒着还是睡着。许是刚醒,头有些昏沉,过了好久,随着视觉的恢复也反应过来身边这人是谁了。

“无救?”

我亦像他一般小心的反问了回去,生怕认错了人。那人在我叫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放在我手臂上的手猛的收紧。我清楚,这是叫对了。

“无救,我们不是死了么?为何……”

还没等我说完便被他打断了。

“我们的确是死了,现在的我们在幽都。”

幽都?那不就是阴曹地府么?我用刚恢复的视觉向前看去,入目的是一座庞大的鬼城,里面的小鬼们来来往往,在鬼市做生意的,着急投胎转生的……

我皱起了眉头,书中曾说过,人死之后要先过奈何桥,喝了孟婆汤。忘掉前尘往事,当可入鬼市,前往十八层地狱受尽刑法才可投胎。

可在看看眼前的幽都鬼市,一个不成立的想法在我脑海中形成。我伸手扶着无救的肩膀,借着他使力站了起来,转过身想要验证自己的想法。

果不其然,如我所想,我们身后便是奈何桥,那孟婆还在桥上卖着孟婆汤。不应如此。我皱着想着这件事的蹊跷。

想必无救也知道我心中所想几步便现在我的身边,开口道。

“我醒来时就已是这般,我也曾想过为什么,不过因为你尚未醒来便不好前去询问。”

是了,无救这人从小就以我为先,万事先想到的就是我,到了最后也是因为我没了性命。

这般细想我也是愧疚,他似是看出来一般,伸手在我肩上拍了拍。我转过头去正看到他的笑脸。这家伙,从小到大便是这般。无论遇到什么事都不生气,就算是没了命也能笑得出来。

“即是生前之事便不要去想了,那已经是过去了,我们现在还是在一起的不是很好的结果么。”

听他这么说我点了点头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既然都是生前的事了,那也就不用去想了。至少现在的结局是好的。

“走吧,我带你去见一人,见了他你我心中所惑之事都会得到解答。”

若是我没有猜错,无救口中所说的应该是那十八殿阎王中的某一位了。但具体是谁我不太清楚,我曾读的书没有无救读的多,既然他说了,那我便去见见又何妨,我信无救他不会害我。

时隔百年,再次想起这件事还是有些感触的。若那时我没有随无救过去,可能也就没有现在的黑白无常。

“两位大人!”

不只是哪个小鬼再叫,我转头看了一眼还趴在桌子上熟睡的无救笑了笑,走出去查看是何事。

“咦,白无常大人呢?”

那小鬼似乎是不见到无救不会罢休一般就要往里面走,我伸手拦住他的去路。

“无救昨日处理事情晚了些,现在还睡着,你切莫吵醒了他。”

那小鬼看我这么说了倒也不敢再上前,只将索要说的事通通告诉与我。

“阎王大人已经找到二位大人死前之事的蹊跷,想要让两位大人过去。”

“知道了。”

说罢我便转身走了回去,也不管那小鬼如何。看着还在熟睡的人,我笑了笑,伸手取下披风还在他身上。

无救啊,我记得你曾说过的话,所以我不在去想生前之事了。

生前不管身后事,死后莫问生前书。这便是你告诉我的。

银枪祭魂

遗忘

“一碗孟婆汤,一次遗忘忧”


似乎睡了好久,睁开眼的时候还不是很适应过强的光亮。抬起手遮在眼睛上,让自己慢慢去适应光亮。


“醒了醒了。孟婆大人,他醒了。”


耳边是一个女子的声音,虽然不清楚她是谁,但是听她这么说,这里就不止她一个人。她嘴里叫着“孟婆大人”。可是那个我只晓得孟婆么?


“醒了?把他带过来吧。”


这个声音很平淡,没有任何感情。此话音刚落,就从左边探出了一个脑袋。我被吓了一跳,仔细一看竟是一个小丫头,长得很可爱。


“公子,醒了就先起来吧。地上凉。”


听到这个声音心下明白她就是刚刚说我醒了的女子。


听她这么说我点了点头,看着他伸过来得手,我摇...

“一碗孟婆汤,一次遗忘忧”


似乎睡了好久,睁开眼的时候还不是很适应过强的光亮。抬起手遮在眼睛上,让自己慢慢去适应光亮。


“醒了醒了。孟婆大人,他醒了。”


耳边是一个女子的声音,虽然不清楚她是谁,但是听她这么说,这里就不止她一个人。她嘴里叫着“孟婆大人”。可是那个我只晓得孟婆么?


“醒了?把他带过来吧。”


这个声音很平淡,没有任何感情。此话音刚落,就从左边探出了一个脑袋。我被吓了一跳,仔细一看竟是一个小丫头,长得很可爱。


“公子,醒了就先起来吧。地上凉。”


听到这个声音心下明白她就是刚刚说我醒了的女子。


听她这么说我点了点头,看着他伸过来得手,我摇了摇头。


“我能起来。”


说完便伸手支撑着地面。勉强让自己坐了起来。那女孩见我起来也很快走了过来扶着我的手臂这才让我站了起来。


“公子,慢着些。您才刚醒,缓一缓再过去。”


那女孩是这么说的,不过听她这话似乎是再说我睡了很久的样子。


“公子,您睡了半个月了。不管怎么叫您您也不行。连孟婆大人也没办法,只说等您愿意醒了才能醒过来。”


“我竟然睡了这么久了么。”


我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这双手似乎和刚刚睡着的时候有了一些变化。手上的伤口都不见了。


“公子,您可不知道,您刚出现在这花田中的时候可是吓坏了我们……”


那小丫头还在说些什么,我却无心去听。只是看着脚边的一朵红色的花。这花我在书上见过。那是一本古籍,里面记载了很多奇闻异事,奇珍异兽,也包括了这朵花。


看着书上所记载的花真实的出现在面前我有些不敢相信,我这是死了……但是我并不想承认这些。


想着心底的另一个想法,我迈步向着前方走。似乎是我的动作拉回了那小女孩的思绪。


“哎!公子。您这是要去哪儿?”


我听了这话转头看着追来的她,淡淡的说了几个字。


“去见孟婆。”


说完我接着向前走,并没有向着要等她。


“公子,您等等。没有我带路您是找不到孟婆大人,过不了奈何桥的。”


听到这话我顿住脚步,想着她刚刚说的奈何桥,似乎更加印证了心中所想。


“好了。公子。我们走吧。再往前走一段路就能见到孟婆大人了。”


说完她就拉住我的手向前走。


“你口中的孟婆为何人?”


“噗,公子生前没有听说过在奈何桥上卖汤的孟婆么?”


“听说过。”


话音落下我便不在说话,也明白了现在的处境。我死了,我该接受这个事实了。就算再有不甘也没法回去了。


“公子,前面就是奈何桥了,我也只能送您到这里了。下面的路就要您一个人走了。”她顿了顿:“对了,公子若是还有未完成之事可以告诉孟婆大人,孟婆大人会帮公子的。”


我对着她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就向着那座可以通往下一个轮回的桥走去。


走到桥边看着一个个喝了孟婆汤踏入轮回路的鬼魂我竟有些释然。死都死了,还执着那么多干嘛。


看着前面的鬼魂一个个减少,终于到了我。刚想结果那碗孟婆汤,就听到孟婆的声音。


“你了还有未曾完成之事?”


虽不清楚孟婆为何这怎么,却也只能回答。


“没有。”


“你尚有执念,喝完孟婆汤忘了生前事,便不再记此执念,你可曾悔?”


“不曾悔。”


“那你便喝吧。”


虽然回答的干脆利落,但是谁愿意就这么忘了。奈何,现在已死也不能完成,还不如早入了轮回,说不定还能再遇。


想到这,我伸手接过那碗孟婆汤,仰头喝下。将碗交还给孟婆就下了奈何桥。


“一碗孟婆汤。一次遗忘忧。”

花间挑枪

这是小黑的情谊,目前只刷到这么多·····

里面还混一张烛龙的书信,因为太过真实导致我有微微不适(为游戏爆肝秃头什么的······)

本来还有一句夜游神的“光明正大”的告白的,结果手慢了_(:з)∠)_

天知道跟夜游神猜谜后看到那句话时我什么心情( •̀ ω •́ )✧

夜游神:我喜欢聪明人,比如你

我:······...

这是小黑的情谊,目前只刷到这么多·····

里面还混一张烛龙的书信,因为太过真实导致我有微微不适(为游戏爆肝秃头什么的······)

本来还有一句夜游神的“光明正大”的告白的,结果手慢了_(:з)∠)_

天知道跟夜游神猜谜后看到那句话时我什么心情( •̀ ω •́ )✧

夜游神:我喜欢聪明人,比如你

我:······!!!

旭叶归

摸鱼,我爽了,我爱他们两个。对话是来自他俩家园对话彩蛋,由我亲友友情提供。(p4)问题来了怎么我就遇不到<(`^´)> 家里的黑白好不容易走那么近却擦肩而过╰(‵□′)╯ (p5)

摸鱼,我爽了,我爱他们两个。对话是来自他俩家园对话彩蛋,由我亲友友情提供。(p4)问题来了怎么我就遇不到<(`^´)> 家里的黑白好不容易走那么近却擦肩而过╰(‵□′)╯ (p5)

花间挑枪

这是之前白无常的情谊。最近在刷烛龙的情谊了。黑无常好凶😥。

之前送他金鼎(情谊加的最多的是陶俑),他一句话没说(可能是我卡了_(:з)∠)_),但你撑着下巴皱眉几个意思?!╰(‵□′)╯【小白管管你弟弟!!】

在家园,被送礼时感觉像是被威胁了_(:з)∠)_

但还是很可爱的啊,一个会在接引小孩时用链鬼玩杂耍来哄人开心的男人【噗

另:小白好撩啊啊啊啊

这是之前白无常的情谊。最近在刷烛龙的情谊了。黑无常好凶😥。

之前送他金鼎(情谊加的最多的是陶俑),他一句话没说(可能是我卡了_(:з)∠)_),但你撑着下巴皱眉几个意思?!╰(‵□′)╯【小白管管你弟弟!!】

在家园,被送礼时感觉像是被威胁了_(:з)∠)_

但还是很可爱的啊,一个会在接引小孩时用链鬼玩杂耍来哄人开心的男人【噗

另:小白好撩啊啊啊啊

a缘
简直噩梦 小小的身躯 大大的暴...

简直噩梦

小小的身躯

大大的暴击

【鹊牌模板】

简直噩梦

小小的身躯

大大的暴击

【鹊牌模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