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泥

4193浏览    725参与
栖遥

所有觉得宫治的安排【完全没问题】的人都有被我出警的可能。望周知。

所有觉得宫治的安排【完全没问题】的人都有被我出警的可能。望周知。


拉普兰德的录游怪

去taptap看了一眼,骂舟六七百小时时长的又多了,我见到了氪万元的玩家。

已退了一个半月偶尔看列表发舟,新双池让更多人怒了。

总之,宁不是滕讯网易大力宣传,更不是雷亚暖灯有好音乐剧本,宁手里握一个宠坏粉丝说话云里雾里的游戏,还日常装死控评。

宁学千年战争彩六,骂碧蓝的样子让我想到了光母。

方舟玩家集中在14-25岁,其中未成年玩家居多,到处ky与毛毛无异(详见动物节目和各二次元手游)

综上所述,明日方舟总有一天和光母一个样。

去taptap看了一眼,骂舟六七百小时时长的又多了,我见到了氪万元的玩家。

已退了一个半月偶尔看列表发舟,新双池让更多人怒了。

总之,宁不是滕讯网易大力宣传,更不是雷亚暖灯有好音乐剧本,宁手里握一个宠坏粉丝说话云里雾里的游戏,还日常装死控评。

宁学千年战争彩六,骂碧蓝的样子让我想到了光母。

方舟玩家集中在14-25岁,其中未成年玩家居多,到处ky与毛毛无异(详见动物节目和各二次元手游)

综上所述,明日方舟总有一天和光母一个样。

拉普兰德的录游怪

某事有感

拉普兰德有句话“若有人向你寻仇,想一想是不是在什么地方得罪了人”

仔细想了一下,无外乎毛官渣三家,令牌,宇智波九件套,胜出,欧相,快递,银灰,博士,葬能,炎葬,蛇院,伏地魔,盖勒特,德拉科,多弗朗明哥罢了

如果我有朝一日被攻击,无外乎带论文家,火学家,尬黑,精神病,狂躁咬人的狗

不过没什么大不了的,常在网上浪,哪有不沾鞋呢


拉普兰德有句话“若有人向你寻仇,想一想是不是在什么地方得罪了人”

仔细想了一下,无外乎毛官渣三家,令牌,宇智波九件套,胜出,欧相,快递,银灰,博士,葬能,炎葬,蛇院,伏地魔,盖勒特,德拉科,多弗朗明哥罢了

如果我有朝一日被攻击,无外乎带论文家,火学家,尬黑,精神病,狂躁咬人的狗

不过没什么大不了的,常在网上浪,哪有不沾鞋呢


沙雕少女

未知的生物

有那么一种生物,它们记忆力短暂且像疯狗一样的护食,它们可以理所当然的把人类的东西据为己有并且不知感恩。比如一把被扔掉的椅子,它们可以叼回家当它的窝;一个还在用的称,它们回因为想要而夺走;随手送出去的糖,它们会毫无教养的抢夺。但因为它们的记忆力短暂,所以它们往往不会记得这些人类的善意。所以哪怕人类在半夜看到濒死的它们,牺牲了人类自己的睡眠时间送它们去医院,陪伴它们、关心它们,它们也可以做到毫无感激。也因此它们不是狗,因为狗好歹懂得感恩。但它们却有着和狗一样护食的习惯,或者说比狗还要护食,即便人类只是看看它们从其它人类处“偷”来后随意乱改的东西,它们都会像被抢食的疯狗一样的乱喊乱叫。而如果是它们的...

有那么一种生物,它们记忆力短暂且像疯狗一样的护食,它们可以理所当然的把人类的东西据为己有并且不知感恩。比如一把被扔掉的椅子,它们可以叼回家当它的窝;一个还在用的称,它们回因为想要而夺走;随手送出去的糖,它们会毫无教养的抢夺。但因为它们的记忆力短暂,所以它们往往不会记得这些人类的善意。所以哪怕人类在半夜看到濒死的它们,牺牲了人类自己的睡眠时间送它们去医院,陪伴它们、关心它们,它们也可以做到毫无感激。也因此它们不是狗,因为狗好歹懂得感恩。但它们却有着和狗一样护食的习惯,或者说比狗还要护食,即便人类只是看看它们从其它人类处“偷”来后随意乱改的东西,它们都会像被抢食的疯狗一样的乱喊乱叫。而如果是它们的朋友,就算是从有些粗心的陌生人类手里偷拿了三千块钱,在它们眼里都是聪明的、正确的。这种生物一直存在至今,人类虽然一直无法确定它们是什么物种,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它们是至今为止已知的最低等的、最令人作呕的生物。

拉普兰德的录游怪

严缘有感

我想我可以理解严胜的不甘。

世界上真的存在不公的,我在偏科的前提下保住了班级前十,可是天才真的令人无力。

耗尽心血做五三,看历史书充个电,还是败在考试之下。另一个轻飘飘的,明明对历史兴致不高,却远超我。

这个人是我的好朋友!

我怎会不嫉妒呢?我不甘心啊!为什么呢,我历史的储备量已经超过了同龄人!

可是人家就是。。。

我逐渐疏远他了,我承认我是败犬!我不想和他做朋友了,火会燃尽情谊。

不能伤害他,毕竟他也不是刻意的。

可我控制不住。

最后我这个败犬,和他绝交了。

或许我从高中就是个废物!一无是处

我想我可以理解严胜的不甘。

世界上真的存在不公的,我在偏科的前提下保住了班级前十,可是天才真的令人无力。

耗尽心血做五三,看历史书充个电,还是败在考试之下。另一个轻飘飘的,明明对历史兴致不高,却远超我。

这个人是我的好朋友!

我怎会不嫉妒呢?我不甘心啊!为什么呢,我历史的储备量已经超过了同龄人!

可是人家就是。。。

我逐渐疏远他了,我承认我是败犬!我不想和他做朋友了,火会燃尽情谊。

不能伤害他,毕竟他也不是刻意的。

可我控制不住。

最后我这个败犬,和他绝交了。

或许我从高中就是个废物!一无是处

拉普兰德的录游怪

垃圾安德瓦粉,往死里洗,爱怎么画怎么画

他醒悟又如何?被他逼死的灯矢永远听不到了

即使他活下来了可灯矢已经社会性死亡了,他永远都恨着轰家。

轰焦冻心太软了,让他试试被安德瓦完全点燃我看谁能原谅

都是事不关己罢了,一个丈夫逼疯妻子,害死长子,又虐待幼子,亲人关系冷淡

嚷嚷要安德瓦做自己的老公不妨去当一把轰冷,绝对让你欲仙欲死

垃圾安德瓦粉,往死里洗,爱怎么画怎么画

他醒悟又如何?被他逼死的灯矢永远听不到了

即使他活下来了可灯矢已经社会性死亡了,他永远都恨着轰家。

轰焦冻心太软了,让他试试被安德瓦完全点燃我看谁能原谅

都是事不关己罢了,一个丈夫逼疯妻子,害死长子,又虐待幼子,亲人关系冷淡

嚷嚷要安德瓦做自己的老公不妨去当一把轰冷,绝对让你欲仙欲死

$mokingkill$

你好,搬运工

如果不是我吃的cp又多又杂web还关注了很多同人站,我一定不会知道也不会想到我还能有挨抄的一天。


怕你没看到我十二月九号发的lof,所以决定搞个置顶讲一下这个事儿。


虽然现在写同人,尤其是搞簧和无脑甜饼,ooc啥的多少会有一点,毕竟大家对cp都有不同的看法。


可直接复制别人的产出把名字改掉是不是有点过于亵渎你自己对cp的热爱了呢?


就算改变了一些对话的语气,和人物的名字,但这篇产出本质上还是别人抱着对自己磕的cp的热爱,用自己的理解和萌点,脑补着蒸煮的脸写下来的。


我视奸了你其他的产出,除了对话流水账和词汇重复度太高以外并不糟糕,为什么会想到复制别人的...










如果不是我吃的cp又多又杂web还关注了很多同人站,我一定不会知道也不会想到我还能有挨抄的一天。


怕你没看到我十二月九号发的lof,所以决定搞个置顶讲一下这个事儿。


虽然现在写同人,尤其是搞簧和无脑甜饼,ooc啥的多少会有一点,毕竟大家对cp都有不同的看法。


可直接复制别人的产出把名字改掉是不是有点过于亵渎你自己对cp的热爱了呢?


就算改变了一些对话的语气,和人物的名字,但这篇产出本质上还是别人抱着对自己磕的cp的热爱,用自己的理解和萌点,脑补着蒸煮的脸写下来的。


我视奸了你其他的产出,除了对话流水账和词汇重复度太高以外并不糟糕,为什么会想到复制别人的产出呢?又没有人逼迫你写。


当然我并不知道你其他文章是不是也是像这样,拿了别人的东西换头发布的。


如果是的话我劝你别写了,你这是在生产网络垃圾。


虽然我怂,没有战斗力,不会骂人也没啥粉丝,但不代表我会直接闭麦做无事发生。


不过我也不是很想跟你对线,你要是有点脑子要点脸也别来嘴臭自曝,不然我还得转发抽奖让别人帮我骂你。




产出不易,互相尊重吧。



拉普兰德的录游怪

不知道主题

因为生长环境扭曲,鸣人的忍道就是精神独裁,因为自己什么也没有,故全盘吸收一切。对原来没有的人和事充斥独占欲,怕回到开始的孤独绝对忠诚于施舍之人。
 因为不去想自己想要什么,没有自我,活出一个圣父的人格予愿予求,故分不明黑白是非,思考标准是以主子的角度。说他能革好命完全是笑柄,只是个朽木而已。他谁都不会杀,即使有参谋帮他,他也动不了高层,仅能收回一些权力。

以AB全面山塌的世界观而言,没有个体能完成真正的革命,即使是什么六道的转世。

佐助么,也不可能。他成长过程中受到鸣人太大的影响,即使没有鼬遗言约束,他也做不到斩草除根,而鸣人虔诚信奉上层意志,他是一个阻力,佐助下不了死手。只会是空...

因为生长环境扭曲,鸣人的忍道就是精神独裁,因为自己什么也没有,故全盘吸收一切。对原来没有的人和事充斥独占欲,怕回到开始的孤独绝对忠诚于施舍之人。
 因为不去想自己想要什么,没有自我,活出一个圣父的人格予愿予求,故分不明黑白是非,思考标准是以主子的角度。说他能革好命完全是笑柄,只是个朽木而已。他谁都不会杀,即使有参谋帮他,他也动不了高层,仅能收回一些权力。

以AB全面山塌的世界观而言,没有个体能完成真正的革命,即使是什么六道的转世。

佐助么,也不可能。他成长过程中受到鸣人太大的影响,即使没有鼬遗言约束,他也做不到斩草除根,而鸣人虔诚信奉上层意志,他是一个阻力,佐助下不了死手。只会是空有壳子的新制度,好在动手清理了一些人。

绘雾生华
心情不好…… 最近都不知道画什...

心情不好……

最近都不知道画什么,好菜啊,什么都画不好

心情不好……

最近都不知道画什么,好菜啊,什么都画不好

轻雨狂扬

我时常都想码字,奈何工作是真特么多……

我时常都想码字,奈何工作是真特么多……


伊甸菲爾德

直到現在,在同人文裡看到對於鼬的行為的正面評價,我依舊感到非常不舒服。

他對木葉和佐助的感情,我實在不能將之稱為“愛”,那種感情太扭曲了,如果我在現實裡看到這麼一個人,我絕對會逃得遠遠的。

姑且先用“愛”來指代那種感情吧。

在木葉與佐助之間,鼬毫無疑問“愛”木葉遠勝於“愛”佐助。殺全家卻不殺佐助根本不能成為理據;如果他殺全家之後將佐助一併帶走,那麼這個論點尚有幾分邏輯,但是鼬卻將佐助留在木葉,留在覬覦寫輪眼的人手裡。一個七歲小孩能怎麼自保?僅靠鼬偶爾的回來“恐嚇”能有什麼用?

相反,當木葉面對可能的危險時,鼬寧可踐踏弟弟的個人意志也要保全木葉。這一決定足以說明他“愛”木葉遠多於“愛”佐...

直到現在,在同人文裡看到對於鼬的行為的正面評價,我依舊感到非常不舒服。

他對木葉和佐助的感情,我實在不能將之稱為“愛”,那種感情太扭曲了,如果我在現實裡看到這麼一個人,我絕對會逃得遠遠的。

姑且先用“愛”來指代那種感情吧。

在木葉與佐助之間,鼬毫無疑問“愛”木葉遠勝於“愛”佐助。殺全家卻不殺佐助根本不能成為理據;如果他殺全家之後將佐助一併帶走,那麼這個論點尚有幾分邏輯,但是鼬卻將佐助留在木葉,留在覬覦寫輪眼的人手裡。一個七歲小孩能怎麼自保?僅靠鼬偶爾的回來“恐嚇”能有什麼用?

相反,當木葉面對可能的危險時,鼬寧可踐踏弟弟的個人意志也要保全木葉。這一決定足以說明他“愛”木葉遠多於“愛”佐助。

愛不是將對方操控在手中,讓他變成自己想要的樣子;愛是為他遮風擋雨,在安全的環境裡健康成長。他與其說愛佐助,不如說是愛自己心裡的佐助。就如同團藏與其說愛木葉,不如說是愛自己心裡的木葉。

忍者是工具這一點,在再不斬一戰之中就已經提出來了。宇智波鼬毫無疑問是一個標準的忍者:他更像是一件工具,而不是一個人。他待人處事的方式也一脈相承,將人當成工具看待,他要佐助恨,佐助就要恨,他要佐助“愛”,佐助就要“愛”,佐助不愛就洗腦成“愛”。或許他從未意識到自己的問題在哪。人是以自己為標尺衡量其他人的,既然他是如此標準的一件工具,那麼他也如此要求著他身邊的人。

宇智波鼬是極其可悲的,他是忍界這個吃人的世界裡一個典範,在忍界的既得利益者眼裡光輝偉大,在我這種讀者眼裡可笑又可悲。

火影的價值觀有一種非常不正確的傾向,犯下惡行的人們在面對受害者報復時,滿口仁義道德來逃避責任,卻叫無辜者或者受害者去背負一切損失。

佐助向鼬發動復仇正確嗎?是正確的。我們要否定的不是復仇,而是牽連無辜的復仇,但是不能用後者否定復仇的意義。復仇的原因在於要求加害者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一個社會要是犯下罪責的人不用負責,那麼罪惡只會越來越多,最後毀滅整個社會。

宇智波鼬既然親手屠殺了那麼多人,那麼為自己的罪惡而死,是應得的,也是必須的結局。這跟大義和愛恨沒什麼關係。因為他殺了,那麼他就要負責,僅此而已。

所以我始終接受不了對他的行為的正面評價。在我看來屠殺一事毫無正義可言,僅僅是為了某些人(甚至不能說是木葉)的利益而已,遭到報復乃是理所當然。旁觀者也不應該站著說話不腰疼,對受害者的憤怒指指點點。火影裡除了穢土四影之外,最讓我生氣的是七班的橋下在會和鳴人路遇長門和鼬的那段,因為我無法想像本應是正面人物代表的鳴人和卡卡西,竟然認為被木葉高層下令殺全家的佐助應該遵從鼬的遺願守護木葉。在這兩段劇情前不久鳴人還信誓旦旦要建立人與人互相理解的世界,這時候卻說出這種顛倒黑白的話來?我敢說同樣的事情發生在現實裡,不會有任何人覺得說出這種話的人有同理心可言。

火影到了後期,對錯和正邪已經扭曲僵化成單純的立場了。只要是站在木葉一邊,那麼幹啥都是對的,只要站在木葉的對立面,那麼幹啥都是錯的。

中國歷史上也有這樣不問對錯,只看立場的時期。那個時期造成了怎樣的後果,有上歷史課的都知道。

不想码字的绅士桑

#黑泥# 想将杏寿郎鬼化,用锁链铐主杏寿郎的脚踝手腕,关在远离人烟无人知道的小屋里,每天只有我会与他见面,将人类血肉放在眼前诱惑他,在黎明破晓的同时深深的爱抚他,我不会让他痛苦,而是给他纯粹的快乐,看他因为过于强烈的快感而哭泣不止。然而即使如此,杏寿郎眼中的火光依然不曾有一刻消灭,他永远在伺机而动、试图将我杀死。而我享受着这一切,随时都有可能死在杏寿郎手中的、悬崖边缘的快感。终有一天杏寿郎会杀死我,而我会在同时将他杀死——即使死亡也不许将我们分开。或许死后杏寿郎会上天堂而我下地狱吧,但是至少在死亡到来的那一刻,我是距离杏寿郎最近的存在。

#黑泥# 想将杏寿郎鬼化,用锁链铐主杏寿郎的脚踝手腕,关在远离人烟无人知道的小屋里,每天只有我会与他见面,将人类血肉放在眼前诱惑他,在黎明破晓的同时深深的爱抚他,我不会让他痛苦,而是给他纯粹的快乐,看他因为过于强烈的快感而哭泣不止。然而即使如此,杏寿郎眼中的火光依然不曾有一刻消灭,他永远在伺机而动、试图将我杀死。而我享受着这一切,随时都有可能死在杏寿郎手中的、悬崖边缘的快感。终有一天杏寿郎会杀死我,而我会在同时将他杀死——即使死亡也不许将我们分开。或许死后杏寿郎会上天堂而我下地狱吧,但是至少在死亡到来的那一刻,我是距离杏寿郎最近的存在。

请叫我咸鱼酱

被北京流浪猫救助站给骗了

我再也不相信了,本来都说好认领了,看他们太可怜了然后给救助站买了20斤的猫粮,到处说好了,放在那边养他们说要回访,我说可以,但是我大概要放那边一个多月,他们也同意了,因为相当于放到他们那边寄养然后就买了20斤的猫粮60斤的猫砂,救助站还有10多只猫我看着挺可怜的就买了,然后没到半个月就不停的催你去拿猫,可是之前说好了的啊,要放到那边大概到10月1刚到9月份就不停的催我以为是猫粮吃完了但是!!!一个两个月的奶猫你吃什么能把20斤猫粮都吃完啊!!!!!结果我现在去说去取猫,但是因为要涉及搬家的问题,所以和人家说,可以一直视频看,回访的话搬完家就可以了?!人家又不同意了,直接删除好友,好吧行吧,被骗...

我再也不相信了,本来都说好认领了,看他们太可怜了然后给救助站买了20斤的猫粮,到处说好了,放在那边养他们说要回访,我说可以,但是我大概要放那边一个多月,他们也同意了,因为相当于放到他们那边寄养然后就买了20斤的猫粮60斤的猫砂,救助站还有10多只猫我看着挺可怜的就买了,然后没到半个月就不停的催你去拿猫,可是之前说好了的啊,要放到那边大概到10月1刚到9月份就不停的催我以为是猫粮吃完了但是!!!一个两个月的奶猫你吃什么能把20斤猫粮都吃完啊!!!!!结果我现在去说去取猫,但是因为要涉及搬家的问题,所以和人家说,可以一直视频看,回访的话搬完家就可以了?!人家又不同意了,直接删除好友,好吧行吧,被骗就被骗吧,别说什么当初都说好了的,我是没同意回访么??我是没同意说搬完家后再去取猫么?我都同意了然后直接非常不礼貌的把电话挂了,删除好友,行,你是救助站的,你说了算,你说不给猫就不给猫吧,下回也就别再和我说什么领养代替买卖了!!!我去领养了结果呢?!被骗了小一千,我还不如去买呢,谁也别说什么领养代替买卖!!!!我就是听后被骗的!!!真的是,这都什么人啊,你也是牛气了,身份证拍了,工作证拍了,猫粮买了,说不给就不给!牛气了,我现在是发现了,像我这种想要养猫的人太好骗了,我真心实意养猫,害怕给人家添麻烦结果呢?!人家看你就是一个二傻子!!!!!


拉普兰德的录游怪
法国大革命雅格宾派是怎么做的,...

法国大革命雅格宾派是怎么做的,政敌全上断头台;欧洲在政客操纵下长达几世纪的频繁战争。为什么我们没有在历史课上指责他们呢…同样是清理政敌,忍联不是挡路者么,活活饿死的在历史上又不是没有......

冒犯言之,带土的角度上你们就是挡我路了,下场无路人,战争中生死有命。我只要暗算斑我就是月读唯一掌握者!

是个骗局?不过人死了就不争斗就和平了好像也可以?明明活着那么可贵硬要天天斗,死了就消停了。 

所以带土不用洗,他虽疯颠但又清醒,他信奉核平主义,正是如此才成了斑的合作者。他如何让卡卡西接受呢,立场不同怎么在一起? 他对卡卡西好不假,但是人是人,理念在前,除了战败无法妥协……...

法国大革命雅格宾派是怎么做的,政敌全上断头台;欧洲在政客操纵下长达几世纪的频繁战争。为什么我们没有在历史课上指责他们呢…同样是清理政敌,忍联不是挡路者么,活活饿死的在历史上又不是没有......

冒犯言之,带土的角度上你们就是挡我路了,下场无路人,战争中生死有命。我只要暗算斑我就是月读唯一掌握者!

是个骗局?不过人死了就不争斗就和平了好像也可以?明明活着那么可贵硬要天天斗,死了就消停了。 

所以带土不用洗,他虽疯颠但又清醒,他信奉核平主义,正是如此才成了斑的合作者。他如何让卡卡西接受呢,立场不同怎么在一起? 他对卡卡西好不假,但是人是人,理念在前,除了战败无法妥协……或许很冷血,但历史就是如此,任你何能,成与败才能定乾坤,输了就是输了。 







三三

(预告)黑泥#人间地狱# 麻雀3 #有些故事是真实的#

#可能会造成一些人的心理不适。

有一点血腥(警告)

这是麻雀下一篇章的预告!!!

预告为什么没有麻雀?我会在前文写麻雀看见的人的视角,中间部分就会以麻雀看到的来写啦

喜欢可以关注三三。#

阳光明媚,暖风微拂。在大楼上,风呼呼地吹着。

我是林薇,15岁,在省重点初中的重点班里入学,明天就要中考。

而我,在学校附近最高的大楼上。

我,要跳楼了。

你问我为什么自杀,这个问题很可笑,我,十五岁,明天中考。

光着一点,你就可以想象到几个原因。

压力太大,没有希望考上心仪高中,分手,**等等一大堆。

事实也跟这个差不多。

我坐在大楼边缘上,慢慢等待着。

在我活着的最后一点时光,...

#可能会造成一些人的心理不适。

有一点血腥(警告)

这是麻雀下一篇章的预告!!!

预告为什么没有麻雀?我会在前文写麻雀看见的人的视角,中间部分就会以麻雀看到的来写啦

喜欢可以关注三三。#

阳光明媚,暖风微拂。在大楼上,风呼呼地吹着。

我是林薇,15岁,在省重点初中的重点班里入学,明天就要中考。

而我,在学校附近最高的大楼上。

我,要跳楼了。

你问我为什么自杀,这个问题很可笑,我,十五岁,明天中考。

光着一点,你就可以想象到几个原因。

压力太大,没有希望考上心仪高中,分手,**等等一大堆。

事实也跟这个差不多。

我坐在大楼边缘上,慢慢等待着。

在我活着的最后一点时光,我要做一件事。

把【那些人】的罪证揭露出来,在这里,媒体下,所有人都会见证【他们】的暴行。

这样想,【他们】被媒体曝光,前途夭折的事情就已经浮现在我的脑海。

光是这样想我简直笑地要流出眼泪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

消防车的声音渐渐飞进我的耳边。

可以开始了,我的【审判】!

麻雀2还没有结束,一时间有灵感就提前发给预告吧,麻雀下一个故事会比较废脑筋。

校园暴力已经被写爆了,我想写的尽可能黑暗,让你们觉得普通初三学生就是个孩子怎么会这样呢。

谢谢合作

三三

黑泥#人间地狱# 麻雀2 #有些故事是真实的#

黑泥警告

清晨,那家人窗台的朱顶红异常娇艳,伸出的绿叶盛着晶莹的露珠,我站在花盆旁等候着。

  啊,她来了。

  美涵捧着一些大米向我款款走来。

  “啾啾啾。”

  “啊,你这个心急的小家伙,给,吃吧。”

  她把手里的大米慢慢撒到了离我不远的窗台上。

  我仍然没有动作。

  她似乎有点疑惑,我仍然探着脑袋看着她。

  她好像明白了什么,笑了笑,退了两步。

  我轻巧地跳到了大米旁,啄着香甜的...

黑泥警告

清晨,那家人窗台的朱顶红异常娇艳,伸出的绿叶盛着晶莹的露珠,我站在花盆旁等候着。

  啊,她来了。

  美涵捧着一些大米向我款款走来。

  “啾啾啾。”

  “啊,你这个心急的小家伙,给,吃吧。”

  她把手里的大米慢慢撒到了离我不远的窗台上。

  我仍然没有动作。

  她似乎有点疑惑,我仍然探着脑袋看着她。

  她好像明白了什么,笑了笑,退了两步。

  我轻巧地跳到了大米旁,啄着香甜的大米。      糟糕糟糕,再这样下去,我就要成为一只家养鸟了。

  我警惕地又望了望美涵,真是可怕的女孩,哼,你是捉不到我的。

  把大米通通吃了下去。啊,真饱啊。

  我一路跳进屋内,看着美涵。

  美涵笑眯眯地伸出手。

  我愣了愣,母亲说不能接近人类的话也被我丢到地下,我慢慢飞到了她的手心。

  真是白嫩的小手,对比起我脏兮兮的小爪子,我可耻的低下了头。

  “你喜欢我吗?”

  “啾啾啾。”(喜欢)

  “那你要一直和我在一起哦!不能像他们一样。”

  “啾啾啾。”什么?

  她把我握在手里,温热的手心不再温暖我,我身上全是冷汗。

  “啾啾啾啾啾啾。”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

  她上了楼,走进她父母的房间,窗台旁有一个鸟笼。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

  “啾啾啾啾啾啾。”(放开我)

  她一把掀开小笼子,把我扔了进去。

  我一时晕眩,分不清天地。却看见了美涵父母房间敞开的抽屉里面放着的东西。

  绿色的小本子上有三个金色的大字。

  “啾啾啾.....”

  “你现在是我的啦,久久。”

  听着美涵的声音,我就这样晕了过去。

(没有看麻雀1的最好是先看麻雀1)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