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猫

33005浏览    5664参与
xy

小黑,你就正眼看下这条鱼吧(不停的买玩具,总会有一款是你喜欢玩的)

小黑,你就正眼看下这条鱼吧(不停的买玩具,总会有一款是你喜欢玩的)

深海小丑
1809年1月19日,爱伦&m...

1809年1月19日,爱伦·坡出生。

1809年1月19日,爱伦·坡出生。

猫肚毛
【每日一涂】之寻猫 画这张感觉...

【每日一涂】之寻猫


画这张感觉手机屏都被手指汗湿的搓不动了😯,小年夜快乐啊~~~

【每日一涂】之寻猫


画这张感觉手机屏都被手指汗湿的搓不动了😯,小年夜快乐啊~~~

Orangrey欧润橘

【故事森林|猫佑】

◎特别说明

◤一期一会·壹

灵感来自高中时期亲身经历

【1月14日(活动期间内)在#故事森林标签下发表过】

【初稿已经删除,补写后续整合全文后重新发表一次】

【文笔稚嫩,请多包涵】

—————————————————————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走夜路的时候不能急回头?”


同桌的手肘轻轻撞了撞她的,却没转过头来瞧她,端端正正看课文的模样活像是要把这本书吃透似的。


她也没转头,只是停了笔,托腮看着已经完成的习题,点了点头。


“那你知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同桌追问的同时又装模作样地翻过了一页书。...


◎特别说明

◤一期一会·壹

灵感来自高中时期亲身经历

【1月14日(活动期间内)在#故事森林标签下发表过】

【初稿已经删除,补写后续整合全文后重新发表一次】

【文笔稚嫩,请多包涵】

—————————————————————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走夜路的时候不能急回头?”

 

同桌的手肘轻轻撞了撞她的,却没转过头来瞧她,端端正正看课文的模样活像是要把这本书吃透似的。

 

她也没转头,只是停了笔,托腮看着已经完成的习题,点了点头。

 

“那你知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同桌追问的同时又装模作样地翻过了一页书。

 

她抬头瞧了一眼值日生那一栏,收回目光的时候确认班主任已经彻底陷入了批改模拟卷的泥淖,这才低下头,将草稿本放到习题册上头,一起往旁边送了送,然后对着同桌露出求知若渴的笑容,压低了声音——

 

“再卖关子明天别想借我的饭卡。”

 

同桌猛地一个激灵,连忙转向她,指着那页已经完成的习题露出了认真严肃的表情——

 

“这个题应该这样解,”同桌顿了顿,余光没有在后门的小窗口捕捉到偶尔暗中观察的年级主任,却仍然放轻了声音,“书上说,人的头顶和两肩上各有一盏阳灯,夜里走路的时候如果急回头的话,阳灯会熄灭,邪祟就会附上来害你的命。”

 

她闻言眯了眯眼,沉声问道:“哪本书上说的?”

 

同桌嘿嘿一笑,从抽屉里摸出一本《故事会》,再次收获了她一声无奈的叹息。

 

“什么题这么难啊,还叹上气了?”

 

回过头就见班主任盯着《故事会》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

 

各式各样的车辆载着今天最后的喧闹从校门离开,她抓着公交车后门的扶手,看着城市在夜色中后退、入睡,忙碌了十几个小时的身心难免也觉得疲惫,但是没必要在这个时候打盹儿,毕竟再过几个站就能到家了。

 

她下车之后走得很快,转过黄桷树就是居民楼的后巷,被甩在身后的车厢还远远传来关门声和同校同学们的喧闹,可面前的小巷却只给深夜归家的人留了一盏昏黄的灯。

 

说不怕是假的。夜里的后巷实在是很安静,楼上偶尔传来的婴儿啼哭和狗叫声都算得上慰藉,她只想快点走进单元楼,再快点敲开家门,看母亲从厨房里探出头来问她要不要吃夜宵。

 

所以一团黑漆漆的毛球儿突然蹿出来的时候她着实吓了一跳——

 

原来是一只猫儿。

 

一只从未见过的黑猫。

 

她缓下一口气,放慢了脚步,正想着要不要冒着被挠的风险撸一下猫,就见黑猫儿突然侧过头来看向她,原本瞧不着位置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她不由得皱起眉头:唯一的光源在猫儿的身后,她这边应当没有什么发亮的东西能让猫咪的眼睛反光才对。

 

想要回头的瞬间,脑海中突然浮现晚自习上同桌说的话——

 

“人的头顶和两肩上各有一盏阳灯,夜里走路的时候急回头的话,阳灯会熄灭,邪祟就会附上来害你的命。”

 

背后忽然就蹿起一丝凉意。

 

喉头滚动了一下,她迈不开步子,只能收紧了捏住衣角的双手握成拳头,“不要回头,从心回家”和“真英雄就是应该利落地回头一探究竟”两种念头在脑内疯狂交战。

 

她终究还是没有抵抗住好奇心的诱惑,咬了咬牙正打算壮起胆子回头一看之时,一直盯着她没动的黑猫忽然尖利地“喵”了一声,吓得她浑身一震,母亲却在此时从前边儿不远处的单元楼里走了出来,边朝着她走来边问她怎么今天拖得这么晚。

 

黑猫儿眼里的亮光这才黯了下去,压低了身子几下就蹿没了影。

 

*

 

“这次真的算你运气好,能遇到黑猫救你,不然今天大家就得给你点播一首《凉凉》了。”

 

趁着她复述昨夜经历的空隙,同桌熟练地把新带来的《故事会》夹进数学课本里,这才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半仙模样拍了拍她的肩。

 

“怎么说?”

 

她瞥了一眼那本被迫“夹心”的数学课本。

 

同桌煞有介事地晃了晃脑袋:“贫道很乐意为施主答疑解惑,只是今天贫道的午饭和晚饭还没有着落,不知施主……”

 

她从兜里掏出饭卡,一把拍在课桌上——

 

“说!”

 

同桌嘿嘿一笑,拿了饭卡揣进自己兜里,然后才慢悠悠道:“听我奶奶说,如果不是因为反光的话,猫咪的眼睛只会在两种情况下亮起来,一是看到老鼠,二是看到邪祟。”

 

“如果是老鼠的话,应该会立即扑过去抓住吧。”

 

许是她后怕的表情过于明显,同桌故意凑到她耳边压低了声音——

 

“而黑猫,自古以来,就是驱除邪祟的灵物啊……”


她自问不是一个好奇心旺盛的人。

 

但昨夜的经历和那些从同桌口中冒出来的怪谈混在一起之后,脑袋里就像是发生了制取氧气的化学反应一样,疑虑和猜测源源不断地冒了出来,将脑中的其他思绪连同好不容易记住的各科知识点一股脑儿全都挤了出去。她没想到好奇混了后怕之后,威力会如此强劲,甚至连上课的时候都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黑板上的一个粉笔字都能将她的思绪回溯至昨夜的后巷,顽固不化得让她无能为力。

 

“我看你今天上课一直在走神,是身体不太舒服吗?”

 

午间班主任将她叫到办公室,皱着眉头,神色严肃,高中生的时间可经不起浪费,委婉询问倒不如直截了当地表达担忧。

 

她下意识地想否认,可“不”字刚到喉头,黑猫那双在夜色里猝然亮起的眼睛就在她脑海中闪现——

 

“啊,那个……可能是因为昨天晚上着凉了,所以今天脑袋有点儿晕。”

 

扯谎的顺溜程度连她自己都惊讶。

 

不知是不是因为她甚少请假,所以班主任很干脆地就开出了请假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背着书包上了公交车。

 

走过几百次的路线早就烂熟于心,却从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看到楼下的黄桷树时就觉得手心出汗。晴日里正午的阳光总是要比其他时候强烈些,步步走近后巷的时候,四周很明亮,她觉得镜片被光晕晃得有点儿反光。

 

“喵。”

 

很敷衍的猫叫,品得出很明显的无奈。她循声去看的时候,黑团儿正趴在路中央,长长的尾巴软塌塌地卷在身旁。

 

她的动作和昨晚没什么区别:抿紧嘴唇,收紧拳头,口中发干,喉头却不自觉地滚动了一下……

 

“喵?”

 

她想她一定是疯了,不然怎么会在黑团儿转头来看她的时候,看出一丝不耐烦呢?

 

“喵?”

 

黑团儿支棱起身子来,慢慢向她靠近,步子很慢,却无端散发出一种无形的威压,令她不自觉退了几步,可是黑猫却仍然步步逼近。

 

“小猫咪啊,那个,昨天晚上,”她在脑中迅速整理措辞,“你是不是,特意来救我的?如果,如果是那样的话,非常感谢你!”

 

黑猫顿住了脚步,抬起头望向她的时候,毛绒绒的猫脸看起来意外的温和。

 

她试探着朝着它迈进了几步,见它没有离开的意思,索性壮起胆子走到它跟前,蹲下身来,伸手揉了揉猫脸,动作很轻,明眼人都能看出几分胆怯。

 

所以猫尾缠上她手腕的时候,她又被吓了一跳。

 

毛绒绒的触感覆在手腕上,很温和的力度,却又因为贴着脆弱的血管覆着脉搏而感到潜藏的危险,交杂在一起之后居然莫名生出一种奇异的刺激。

 

对上猫眼的一瞬间,她听到了一个声音,像是从脉搏处渗进了骨血里——

 

“没人告诉你,不要轻易和陌生灵物搭话吗?又弱又蠢,真该让那邪灵叼了你去。”

 

说是这么说,可后来的每一个归家的深夜里,总能看到一只黑毛团儿蹲坐在巷口等待她的身影。

 

而她终究还是没能记起几年前的某个雨夜里,她曾把雨伞留给了一只缩在纸箱里的小猫咪。


———————The End·终わり———————

「感谢每一个耐心看到这里的你」

「思来想去,还是想讲一个温柔的故事给你听」

「承蒙一阅,不胜荣幸」

dausrapyou

董林书记是个好官

我镇董林书记上调任县建委,很多百姓都称他是好官。我真幸运,碰到好运,遇到他做我们的书记,我才平平安安,有惊无险地结束了二十多年的漂泊生活,回到家乡。还特特到我的茅屋看望我,真终生难忘。说给我盖房就盖了,虽说盖的不好,我自己也贴了不少,但这不是他的意思。他不知道那些人对我的刁难。他为我的事,费了很多心,或许,还得罪了什么人。现在,我的电被无端地停了快一个月。那些人,就是要等着打击了一次,就是恶人薛连喜说的要我抬不起头。愿神赐福与好人,要坏人悔改。

我镇董林书记上调任县建委,很多百姓都称他是好官。我真幸运,碰到好运,遇到他做我们的书记,我才平平安安,有惊无险地结束了二十多年的漂泊生活,回到家乡。还特特到我的茅屋看望我,真终生难忘。说给我盖房就盖了,虽说盖的不好,我自己也贴了不少,但这不是他的意思。他不知道那些人对我的刁难。他为我的事,费了很多心,或许,还得罪了什么人。现在,我的电被无端地停了快一个月。那些人,就是要等着打击了一次,就是恶人薛连喜说的要我抬不起头。愿神赐福与好人,要坏人悔改。

chocolate_cat
🧧财神爷驾到🧧 黑猫,亦玄...

🧧财神爷驾到🧧

黑猫,亦玄猫,招财镇宅

(私人定图,勿私用)

🧧财神爷驾到🧧

黑猫,亦玄猫,招财镇宅

(私人定图,勿私用)

chocolate_cat
猫肥家润❤️ 黑猫镇宅❤️ (...

猫肥家润❤️

黑猫镇宅❤️

(私人订 图,勿私用)

猫肥家润❤️

黑猫镇宅❤️

(私人订 图,勿私用)

chocolate_cat
黑猫逗春! 喜气洋洋~❤️

黑猫逗春!

喜气洋洋~❤️

黑猫逗春!

喜气洋洋~❤️

九星惑kyuusei_waku
发小画的定风波 太美了! 我爱...

发小画的定风波

太美了!

我爱发小!!

发小画的定风波

太美了!

我爱发小!!

xy

小黑:换头像吗

(只是打哈欠喇~)

小黑:换头像吗

(只是打哈欠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