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黑社会

22110浏览    509参与
六点movie
黑社会金盆洗手当律师,法庭打架被判三天,李俊基超爽悬疑剧!
黑社会金盆洗手当律师,法庭打架被判三天,李俊基超爽悬疑剧!
可酱电影
再次重温杜琪峰经典《黑社会》,感受影帝演绎真实的黑帮文化!
再次重温杜琪峰经典《黑社会》,感受影帝演绎真实的黑帮文化!
大奔解说
表面上帮派夺权,实则暗藏玄机。
表面上帮派夺权,实则暗藏玄机。
电影十里廊
美女实拍黑社会生活,迷倒黑帮老大
美女实拍黑社会生活,迷倒黑帮老大
电影十里廊
美女实拍黑社会生活,迷倒黑帮老大
美女实拍黑社会生活,迷倒黑帮老大
阿鬼理发店

【鬼来/Jimmy飞机】人鬼之间3-4

3


飞机和老总一起把尸体送去高法医那里,高兆祺见到飞机有些吃惊,说:“你复职了?手续办了吗?”


老总说:“先不说这个,人……尸体交给你了。”


高兆祺把白布掀开,吓了一跳:“狱警?犯人干的?”


老总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监控那边会有结果,你这边也会有。”


高兆祺看了看伤口:“你们监狱的犯人好凶,把餐具削尖了就为了捅死狱警。”


话音刚落,电话响了起来,老总离开房间出去接电话,飞机也跟着出去了。是阿来打来的电话,说:“犯人已经认罪了,说之前阿力没有理由就打了他,他就报复回去了。”......


3

 

飞机和老总一起把尸体送去高法医那里,高兆祺见到飞机有些吃惊,说:“你复职了?手续办了吗?”

 

老总说:“先不说这个,人……尸体交给你了。”

 

高兆祺把白布掀开,吓了一跳:“狱警?犯人干的?”

 

老总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监控那边会有结果,你这边也会有。”

 

高兆祺看了看伤口:“你们监狱的犯人好凶,把餐具削尖了就为了捅死狱警。”

 

话音刚落,电话响了起来,老总离开房间出去接电话,飞机也跟着出去了。是阿来打来的电话,说:“犯人已经认罪了,说之前阿力没有理由就打了他,他就报复回去了。”

 

老总和飞机一起往外走,老总问:“是不是阿乐让他干的?”

 

阿来说:“他什么都不肯说,但肯定是阿乐,除了他还有谁?”

 

老总听见了电话那头桌子被掀翻在地的声音,他听了一会儿,又重新听见阿来说:“我都没有打算深究这件事,为什么阿乐的消息这么灵通?就为了那笔钱杀一个狱警?谁把消息走漏出去的?一定是死鬼佬。”

 

老总说:“阿来,你冷静一点。”

 

阿来平静了一点,说:“是我害死了阿力,我不应该管这件事的。”

 

老总说:“我先回去。”

 

车上兄弟俩一开始都没有说话,十分钟之后他在阿鬼理发店门口把飞机放下,走之前问他:“还在生气?我和Annie同居这件事。”

 

飞机摇了摇头说:“没有啊,陈医生人挺好的。”

 

老总伸手摸了摸飞机的脑袋,飞机侧过脑袋也没躲开。“那就不要吃醋啦,细佬。”

 

老总回到监狱之后,一听说阿来带了几个狱警去打阿乐,低声骂了一句立马跑去找阿来。等他到了之后,阿乐已经被打得半死不活的样子,阿来还在用力踹他。老总冲上前拦住阿来,指着他骂道:“别给我在这里犯浑!”

 

阿来说:“他玩我们啊,大佬。”

 

老总让人带阿乐去医务室,然后把阿来推到门口,一路推搡着他离开。阿来也没有生气反抗,就任由老总这么推着他往前走。

 

“这事现在我来负责,你去写报告。”

 

阿来有气无力地回道:“Yes,sir.”

 

老总去医务室看阿乐,阿乐躺在床上,护士正在给他处理伤口。阿乐见到老总,笑笑说:“谢谢你。”

 

老总面无表情道:“我怕把你打死,你的人再来报复我们啊。”

 

阿乐收敛了笑容,说:“我哪有这么神通广大,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医生这时候掀开帘子进来,看见老总,说:“你们怎么把人打成这样?回头再审啦。”

 

老总没有理他,继续和阿乐说:“大D的事,算了吧,阿鬼已经给你摆平了。”

 

阿乐点了点头,说:“嗯,一码归一码,我答应过鬼哥的事,不会食言的。”

 

老总把医生拉到一旁,说:“刘医生,如果有什么事,立马让人去找我。”

 

刘文拍了拍老总说:“我的护士跑很快的。”

 

护士小张听见医生说起自己,抬起头朝他们笑了笑。

 

飞机在理发店门口等阿鬼,阿鬼满身大汗地赶到,拿钥匙开店门,说:“进去再说吧。”

 

他们走进店里,阿鬼立马打开了空调,站在空调前边吹边说:“注册号码的证件是假的,找到那个杀手不容易。”

 

飞机也凑上前去吹空调。

 

阿鬼点了一根烟,扭过头问他:“帮阿乐做事的年轻狱警死了?”

 

飞机说:“来哥怀疑是你走漏风声。”

 

阿鬼把烟吐出来,骂道:“干他老母,我哪有这个空?他那么大声,不知道也得知道啦。”

 

过了一会儿,阿鬼说:“这件事就到这里吧,大D和阿乐就跟夫妻一样,床头吵架床尾和,只要大D躲过这阵子就没事了。钱去哪了和我没有关系,我又不是条子,我就是个掮客。”

 

飞机没说话,若有所思。

 

阿鬼抽完了烟,说:“做生意啦,要不要我给你剃一个莫西干头啊?”

 

飞机摸了摸自己头发,说:“帮我剃短一点啦,明天正式返工。”

 

阿力的死换来了较为风平浪静的一周,Jimmy从监狱里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领阿力的骨灰。

 

Jimmy抱着骨灰回家,家门的锁已经被破坏,他小心翼翼地推开门,看见客厅沙发上睡着一个眼熟的陌生人。

 

他把骨灰放在桌子上,走过去拍了拍沙发上的人:“醒一下,这是我家。”

 

飞机头疼地醒来,警惕地看着Jimmy。

 

Jimmy说:“我的门锁是你弄坏的?”

 

飞机摇了摇头,他只记得昨天晚上喝了一些酒,分不清自己应该住在哪里,还以为在躲难,就往阿来家去,结果碰上阿来和阿鬼在房间里干得正尽兴,只好转身就走,推开隔壁门见到沙发倒头就睡。

 

回忆完了,他对Jimmy说:“你家门本来就是坏的。”

 

Jimmy盯了他一会儿,笑道:“我认得你,你是来哥的弟弟?”

 

飞机从沙发上爬起来,往门外走,摆摆手,说:“不关你的事。”

 

走错家门还这么嚣张。Jimmy心想,看着飞机离开后,开始打扫房间。打扫完房间他才把以前的电话卡插进手机里,坐下来检查短信,入狱之后除了垃圾短信以外没有任何人联系他,他把这些垃圾短信清理干净之后突然收到了一条新的短信。

 

短信来自阿乐曾给他的号码,短信上面写着:我遇到麻烦了。

 

Jimmy回复:你在哪里。

 

过了一会儿,那边回复:钱我守不住,明早六点整在陆港酒吧后门的垃圾桶,你把钱拿走。

 

Jimmy打电话过去,没有人接。

 

过了一会儿,那边又发短信过来:你是乐哥现在最信任的人,我只信你。

 

Jimmy收起手机,就听见门口走廊上说话的声音,他从屋里出去,看见阿来和阿鬼在门口抽烟。

 

阿来回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阿鬼倒是和他打了声招呼:“Jimmy仔,今天回来住咯?”

 

Jimmy笑道:“是啊,这一年总算熬过来了,还得多谢来哥的照顾。”

 

阿来冷笑一声,道:“你最好考虑搬到别的地方住,不然和我住隔壁,跟蹲监狱的时候也没差啦。”

 

说完,他碾了烟离开这里,往楼下走,阿鬼便跟着他下楼。

 

阿鬼说:“阿乐马上要转狱了,Jimmy反正再也帮不了他了。小孩子嘛,容易被利用,生他气做什么?”

 

阿来气势汹汹地说:“为了往上爬,都能害死自己兄弟啊。”

 

阿鬼说:“在道上混,谁不是踩着自己兄弟尸体上来的。”

 

阿来用力踩了他一脚,说:“我还在这个破地方没能爬上去,一定是没踩你的尸体。”

 

阿鬼疼得跳脚,骂道:“痴线。”

 

阿来突然想起什么,回头问他:“老总今天是不是要接阿乐的儿子?怎么不是你去接?”

 

阿鬼说:“你休假啊,我陪你休假嘛。”

 

“痴线,那是停职,不是休假啊。”阿来说,“你不是每天都很忙吗?今天没委托啊?”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远远看见肥雪踩着自行车哼哧哼哧地赶来,看见他俩之后就摔到了地上,扔下自行车朝他们跑过来。

 

阿来跑过去抓着他:“什么事啊这么着急?”

 

肥雪喘着气说:“钵兰街……老总的车……爆了……乐哥儿子……”

 

阿来说:“你说清楚点啊,什么爆了?”

 

肥雪的气缓过来的一点,说:“老总去接阿乐儿子探监,在路上……车爆炸了……老总没事……但是阿乐儿子,送去,去医院抢救了。”

 

阿来回头去看阿鬼,阿鬼也没能从震惊中缓过来,只说:“叫车,去医院。”

 

三个人挤进出租车里,肥雪还在喘气,阿来和阿鬼都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阿鬼就接到了医院那边打来的电话,他把声音公放,电话那头是老总沙哑的声音:“Danial没被抢救回来。”

 

阿来用力踹了一脚车门,司机看了他一眼,没敢说话。

 

阿鬼说:“如果是大D干的……”

 

阿来大声说道:“那他完了!那畜生要是敢杀小孩,谁也救不了他!”

 

 

4

 

飞机到医院与他们汇合,老总虽然没有大碍,但还是受了伤,背后被烧伤了一大片。

 

阿来和阿鬼坐在老总的床边,三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有Annie一脸黯淡地在给老总换药忙活。等到Annie出去了,飞机走到阿鬼面前,说:“老总是在替你背锅。”

 

阿鬼低着头,说:“我知道。”

 

“飞机,鬼哥也想不到的。”老总扭过头来说,“我连替人开车跑腿都出事,一个小孩都没保护好。”

 

飞机说:“我没想到返工第一天见的第一具尸体就是个十岁小孩。”

 

阿来痛苦地抓着自己的头发说:“不能让大D好过。”

 

老总说:“那阿力呢?因为是替阿乐办事,所以自作自受?还是因为他已经是成年人了,犯了一次错,这辈子就和我们一样该死?你们想替阿乐儿子报仇,可以,那就找证据让大D和阿乐都关到死,谁也别好过。但我们是狱警,手再长也伸不到重案组那边。”

 

阿来摇了摇头,没说话。飞机问阿鬼:“阿乐知道了?”

 

阿鬼点了点头,说:“阿乐说,只要大D进去,就别想活到第二天。”

 

阿来说:“就这么干,把大D关进去,都不用等开庭,其他犯人会弄死他,我们只需要给他们制造机会。”

 

老总说:“你疯了?我不会允许你这么干的。”

 

阿来不耐烦地说:“不过就是半睁半闭眼啦。”

 

Annie这时候推门进来,气势汹汹地走到老总面前说:“反正你伤养好之前,什么事都别管。”

 

老总看了一眼阿鬼他们,阿鬼立马会意,拽着阿来和飞机离开了病房。等他们都走了之后,Annie说:“你知道你身体现在是什么情况吗?可不仅仅是背上这些伤。”说着自己气势弱了下来,委屈的尾音像是要快哭出来。

 

老总把脸埋进枕头里,说:“有BB嘛,我知道。”

 

Annie坐下来握住他的手,说:“你知道就好。”

 

老总捏了捏她的脸说:“我向你保证,一定好好呆着。”

 

阿鬼和阿来飞机去医院外面抽烟,阿来问:“警局的人怎么说?阿Mike给你回电话了没?”

 

阿鬼说:“阿Mike说他们去调查大D了,但是能不能找到证据另说,大D完全可以让人顶罪。”

 

“所以说最好还是把大D关到我这里来折磨死。”阿来把烟吐出来,扭头问飞机,“你怎么看?”

 

飞机没有表达意见,他眉头紧皱,情绪仍然低落着。阿鬼知道他在担心自己哥哥,并且还在生自己的气。本来该是阿鬼去接阿乐儿子探监的,但他为了抓紧阿来休假的机会搞阿来,把这件事推给了老总去做。阿乐的人可不管这些,在他们看来,失职的就是老总,连一个孩子也保护不好。

 

阿鬼正想说些什么,飞机碾了烟说:“我先回去工作了。”说完扔下阿来和阿鬼转身就走。

 

但是今天并没有别的活了,连高兆祺都下班去相亲了。飞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不想回到自己的破出租屋也不想去医院,走到夜幕降临的时候,街边的酒吧亮起彩灯,他见到一家眼熟的店便钻了进去。他喝酒的时候并不找人聊天,也不搭理任何人的搭讪,只是喝酒,同时保持着警惕直到酒精让他彻底昏睡过去。

 

Jimmy在早上的五点五十就到达了陆港酒吧,等了五分钟之后收到了神秘人的短信,上面说:阿乐儿子死了,计划有变,不用来了。

 

即便如此,Jimmy还是在六点整的时候在后门的垃圾桶里看了看,果然什么也没有。他正准备回去,从后门出来一个酒鬼,直往他身上倒,Jimmy把酒鬼扶起来,看到他的脸,是昨天早上睡在他家沙发上的男人。

 

他也认出了Jimmy,说:“啊,是你……”

 

Jimmy问他:“你要去哪里?需不需要我送你去。”

 

飞机挠了挠头说:“去上班。”

 

Jimmy惊讶道:“这么早?你现在能行吗?”

 

飞机走了两步,企图证明自己可以,结果很快就脸朝地倒了下去。Jimmy走过去,把他拎起来,半扛半推地把他送到了车上。飞机说:“我只是站起来太快了……有点头晕,缓缓就好了。”

 

Jimmy把车发动,飞机脑袋抵在车窗玻璃上没了声响。现在才六点多一点,其实离正常人上班的时间还有一阵子,Jimmy说:“请你吃早饭啊。”

 

说是请吃早饭,Jimmy却只是在外面买了豆浆,然后回家从冰箱里拿出披萨出来解冻。不过飞机倒是不介意,他在Jimmy家的饭桌上坐着,脑子倒是终于清醒了过来。

 

Jimmy盯着微波炉里的披萨看。

 

飞机突然问:“你一大早就帮阿乐做事啊?”

 

Jimmy回头看他,笑笑:“没有啊,我出来晨跑。”

 

飞机喝了一口豆浆,说:“我又不是差人,只是司机,不用骗我的。就算是差人,现在大家都站在阿乐这边,连来哥都想帮阿乐。”

 

“叮”地一声,披萨热好了。Jimmy把披萨拿出来,走到饭桌前,把披萨摆在飞机面前,然后坐下。飞机没有管他,自顾自吃起来。

 

Jimmy说:“小心,烫的。”

 

飞机却完全无所谓的样子,Jimmy看他了一会儿,又说:“鬼哥和老总怎么说?”

 

飞机摇了摇头,没说话,他很快把所有的披萨吃完了,一块也没有给Jimmy留。之后他站起来,从兜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Jimmy,面无表情地说:“你以后有事可以找我帮忙。”

 

Jimmy接过名片看了一眼,笑笑说:“找你帮忙贵不贵啊?”

 

飞机说:“看心情,还有你能给多少信息。”说完他转身往门外走,Jimmy站起来追上他,也把自己的名片递给他。飞机没有接。

 

他对Jimmy说:“你找我就行了。”

 

飞机回到法证部报道,高兆祺凑过来问他:“你怎么一整晚不接电话?”

 

飞机把手机从兜里拿出来,看了看:“什么时候没电的。”

 

高兆祺翻了个白眼,说:“手机都不记得充电,还总说让人找你帮忙,鬼哥的手机都是24小时能打通的。”

 

飞机找地方给手机充电,最后挤进高兆祺的办公桌前,说:“你听谁说的?”

 

充上电,又问:“你找我做什么?”

 

高兆祺说:“听隔壁的说昨晚大D抓到了,就想问你知不知道。”

 

飞机愣了愣,盯着手机等开机,对高兆祺说:“高法医,你从来不关心黑社会的事。”

 

高兆祺推了推眼镜,耸了耸肩,说:“我也是人的嘛,黑社会的恩怨害死了小孩,谁都会伤心。”

 

手机开机了,果然有好几个未接电话,基本都是阿来的,还有一个是高兆祺的八卦电话,老总没有找过他。他走到阳台上给阿来回拨电话,电话通了之后那边劈头盖脸地骂了他一顿,然后说:“重案组要启用嫌疑人保护计划,暂时不会送到我这边,林sir说他和老总打过招呼了,是老总和阿鬼坚持要他们这么做。”

 

他的语气听起来像是生气过后的疲惫,飞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就说:“总有意见不同的时候吧。”

 

阿来问:“你也不赞同我?”

 

“来哥,虽然我跟过大D,但是我对他没感情的。”飞机说,“其实大D就算不进监狱,阿乐也不会放过他的。”

 

阿来说:“想到阿乐在监狱里也能权力泛滥,我不开心,但想到如果阿乐不能报仇,我也不开心。不管怎么说,我们这些人都是挤在同一个地方出生长大的。”

 

飞机没说话,阿来又说:“但我现在只是个被停职的狱警。”

 

飞机突然说:“我早上六点左右见到Jimmy了,说晨跑经过陆港酒吧后门。”

 

阿来说:“一大早去那么远的地方晨跑,一定是在替阿乐办事。阿乐要是知道大D现在被警方保护,肯定会想尽办法……总之你帮我盯着Jimmy一点。”

 

飞机学阿来之前的语气说:“半睁半闭眼啦。”

 

阿来说:“痴线,在外面不比在里面容易控制。”

 

又说:“你自己小心一点。”

 

飞机挂了电话回到屋里,高兆祺很八卦地上前来问:“怎么了?大D是不是抓到了。”

 

飞机说:“不过我哥和鬼哥不想他进监狱被殴死,暂时不会送到监狱。”

 

高兆祺叹了口气,摆摆手说:“之后有我们法证科忙的了,我都能想象到好多好多尸体被你送过来啦。”

 

飞机想说点什么,想说高兆祺的话晦气,或者让他不要说太多,但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精苏的木大妈
  一个初三毕业班的学生,午休...

  一个初三毕业班的学生,午休不睡觉,画了个Jimmy仔,然后到处打滚喊外敷。

  一个初三毕业班的学生,午休不睡觉,画了个Jimmy仔,然后到处打滚喊外敷。

电影解说迷
三位黑社会大哥被迫变性,成为偶像女团 (2)
三位黑社会大哥被迫变性,成为偶像女团 (2)
电影解说迷
三位黑社会大哥被迫变性,成为偶像少女的励志故事 (1)
三位黑社会大哥被迫变性,成为偶像少女的励志故事 (1)
电影解说迷
三个黑社会大哥被迫变性,成为偶像少女的励志故事(3)
三个黑社会大哥被迫变性,成为偶像少女的励志故事(3)
小羿说电影
16岁高中女孩,长的太漂亮,被社会人逼到绝境《校园风云》
16岁高中女孩,长的太漂亮,被社会人逼到绝境《校园风云》
w鱼鱼w
自截自调,禁二改二传,抱图留名...

自截自调,禁二改二传,抱图留名

刚刚补完黑社会的新粉表示:

Jimmy仔!!你是我永远的老婆!(尖叫)(扭曲)(阴暗的爬行)

自截自调,禁二改二传,抱图留名

刚刚补完黑社会的新粉表示:

Jimmy仔!!你是我永远的老婆!(尖叫)(扭曲)(阴暗的爬行)

花豆追剧
公安副局长和黑社会勾结在一起,帮助小混混逃到城外
公安副局长和黑社会勾结在一起,帮助小混混逃到城外
周娱公子
马丽:被中介骚扰抑郁,装黑社会讨回工资,加入开心麻花一路开挂
马丽:被中介骚扰抑郁,装黑社会讨回工资,加入开心麻花一路开挂
牧鱼影视解说
黑社会把马哥媳妇绑架了是不是不想活了
黑社会把马哥媳妇绑架了是不是不想活了
周娱公子
马丽:登报提供特殊服务,装黑社会讨工资,加入开心麻花一路开挂
马丽:登报提供特殊服务,装黑社会讨工资,加入开心麻花一路开挂
12345

啊今年上半年过得一言难尽ಠ_ಠ先是考研毕业等各种事情,后来又是住院啥的大小毛病…总之最近都没太有时间画画😭本来这个吉米仔答应中元节发的,但还差一点就没发

  

另外刚刚好有幸抢到了周六明日战记活动的票,因为有点不好意思拿各位老师的东西,所以打算画点三人组的小东西到场随便送点人,类似p234,但我真的几年没在纸上画画,画得并不好,很ooc,而且可能就一张小薄纸……甚至可能完不成,因为我这周还有个小门诊手术

  

最后真的不好意思,本来打算cp29的摊位计划也凉了,不只是因为上海疫情,还有因为我上半年真的过得和过山车一样😓

  总之有缘再说吧,顺便私心打个古辉

  


啊今年上半年过得一言难尽ಠ_ಠ先是考研毕业等各种事情,后来又是住院啥的大小毛病…总之最近都没太有时间画画😭本来这个吉米仔答应中元节发的,但还差一点就没发

  

另外刚刚好有幸抢到了周六明日战记活动的票,因为有点不好意思拿各位老师的东西,所以打算画点三人组的小东西到场随便送点人,类似p234,但我真的几年没在纸上画画,画得并不好,很ooc,而且可能就一张小薄纸……甚至可能完不成,因为我这周还有个小门诊手术

  

最后真的不好意思,本来打算cp29的摊位计划也凉了,不只是因为上海疫情,还有因为我上半年真的过得和过山车一样😓

  总之有缘再说吧,顺便私心打个古辉

  


笨蛋老虎
第2集 打人都没力气,还说自己是黑社会
第2集 打人都没力气,还说自己是黑社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