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黑色四叶草

28.9万浏览    2874参与
墨颜悦色

【all斯】请不要打开奇奇怪怪的重生方式②

*ooc警告

*比较偏尤诺阿斯

*与正剧有出入

*性//转注意

*接受的话👇🏻


  “还没完,还没完!!!”哈吉村一大早就传来一阵怒吼,村民们正在忙着耕作的时候,疑惑的抬起了头。

  “阿,阿斯塔,别叫那么大声...”尤诺带着哭腔的声音望着疯狂做仰卧起坐的阿斯塔。

  “还没完!!”阿斯塔直接忽略了尤诺的话,开始拼命的做,尤诺吸了吸鼻子不知道该怎么劝。

  “尤诺,真是的,不要总是哭鼻子。”阿斯塔无奈的站起身抚过尤诺的眼泪,尤诺的脸像煮熟的鸡蛋一样,急急忙忙的低下了头。......


*ooc警告

*比较偏尤诺阿斯

*与正剧有出入

*性//转注意

*接受的话👇🏻


  “还没完,还没完!!!”哈吉村一大早就传来一阵怒吼,村民们正在忙着耕作的时候,疑惑的抬起了头。

  “阿,阿斯塔,别叫那么大声...”尤诺带着哭腔的声音望着疯狂做仰卧起坐的阿斯塔。

  “还没完!!”阿斯塔直接忽略了尤诺的话,开始拼命的做,尤诺吸了吸鼻子不知道该怎么劝。

  “尤诺,真是的,不要总是哭鼻子。”阿斯塔无奈的站起身抚过尤诺的眼泪,尤诺的脸像煮熟的鸡蛋一样,急急忙忙的低下了头。

  “尤诺?”阿斯塔疑惑的歪起头,尤诺拍开了阿斯塔的手,急忙的逃走了,边跑还边说着对不起。

  只留下阿斯塔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尤诺...发烧了吗?

  利贝从背后银色的瀑布长发钻了出来,揉了揉疲惫的眼睛,眯着眼太像前方的太阳又钻了回去。

  说到这长发阿斯塔有点气,她是想要减掉的,可尤诺哭唧唧的抱着秀发说不要,没办法,受不了。


  锦软细碎的雪铺上一层又一层,教会里的篝火随着木炭噼里啪啦的作响。

  “尤诺,你能替我把这封信送给村长手里吗?这封信可是很重要的。”神父拿出去信放在尤诺的手里:“能麻烦你帮我跑一趟吗,我还得去见一下隔壁村子的村长,所以拜托你了。”

  神父东张西望,伏下身子在尤诺耳边轻声说:“这封信真的很重要,阿斯塔她是女孩子,不放心她一个人这么晚出去。”

  尤诺犹犹豫豫的捧着信封,又看向正在帮忙砍柴的阿斯塔。忐忑不安的点下了头,随后前往城镇中心。

  阿斯塔停下了砍柴的手,拍了拍肩膀上的软雪,小心翼翼的躲过修女,跟着尤诺一起前往城镇。

  这一路上阿斯塔东躲西藏的,她皱紧眉头望向前面,想着那个醉醺醺的大叔什么时候出来,好给他一拳。

  看着尤诺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回走,果不其然,那个大叔过来了。

   大叔一把扯过尤诺的吊坠,嘴里净说着污秽之语,尤诺趴在雪地上一直在哽咽。

  “你在干什么!”阿斯塔及时出现,跳起来一拳打在那大叔的脸上,大叔被打的猝不及防,倒在了雪地上。

  但毕竟是推动尤诺梦想的人,当然没有那么容易死掉。

  只看见那大叔擦掉了鼻血,看清楚阿斯塔之后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小姑娘,你是想要这个吊坠是吧?”那大叔缓缓的走向阿斯塔面前,他的笑声令人毛骨悚然。

  “只要你跟叔叔走,叔叔就还回去哦。”大叔一手拿着吊坠一手伸出手,他那邪恶的笑容在脸上不断放大。

  阿斯塔是在记忆中头一次那么清楚的看清这个大叔,恶心,太恶心了。

  阿斯塔一把拍走那大叔的手,趁他没反应过来一脚踹在他肚子上。

  “听好了!现在滚开还来得及!”阿斯塔把拳头的骨头搞的嘎吱响。

  如果刚才那一拳是放水,那么这一脚可是实实在在的,如果不是女生的话,足够让这家伙当场晕过去。

  “你他妈...”大叔的嘴角都沾着血迹,气势汹汹的就冲向阿斯塔,阿斯坦摆出战斗的姿势。

  几个回合下来,那大叔虽然说被打跑了,但是她的脸上也是鼻青脸肿的。

  可恶!不够强!还是不够强!

  “阿斯塔...对不起,我,我呜。尤诺揉着通红的眼睛,紧紧的抓着阿斯坦刚刚为他抢来的吊坠。

  阿斯塔强忍着疼痛扯出一个笑容:“不用在意,不是都说了吗,我会一直保护尤诺的。”

  “阿斯塔...对不起,都怪我,对不起。”尤诺揉了揉通红的眼,想要伸手去扶阿斯塔去又不敢,生怕弄疼了她。

  “这点小伤不算什么,我可是要成为魔法帝的!成为魔法帝,然后守护尤诺和大家。让大家更加幸福,让大家过上好日子!”

  “并以此证明...”尤诺呆呆的望着阿斯塔,嘴里重复这两个字:“证明?”

  “即使出身贫穷,即使是弃子,我也可以成为魔法帝。”沙哑的声音在这茫茫大雪之中一直回荡在尤诺的脑海里。

  “成为魔法帝...”尤诺望着阿斯塔满身都是伤,小心翼翼的询问起来:“真的,可以吗...”

  “只要努力的话,人人都能办到。”阿斯塔无奈的从雪地里坐了起来,尤诺的眼睛里倒印出阿斯塔伤痕累累的脸:“...人人都能办到...”

  阿斯塔倔强的伸出一个大拇指指向自己:“我可以,尤诺也可以!”

  听到这话的尤诺立马拿衣袖擦了擦,自己还末干枯的眼泪,气势熊熊的说:“我,以后绝对不会再哭了,我要成为魔法帝!我要变强大,保护阿斯塔和大家!让大家幸福,让大家能过上好日子!”

  “嗯,尤诺的话一定能行,但是会成为魔法帝的人可是我!”阿斯塔看着尤诺露出了欣慰的笑,站起来身

  “尤诺也想成为魔法帝吗,这样的话...”

  “尤诺就是”

 “阿斯塔就是”

  “我的对手了!”

  他们彼此交换一个温暖的笑,在这茫茫雪地里在此碰拳。

  一切一切的起点,将从这里开始。



彩蛋:

阿斯塔:说起来尤诺总让我抱着他睡觉,可能是因为害怕吧。

利贝:...你还真信啊

尤诺每天晚上借着害怕的理由扑入阿斯塔香香软软的怀里,利贝表示想宰了这个小兔崽子。

在厕所超越极限的夜见没带卫生纸😅

前两p滤镜,最后一p原图,话说我还是不适合马克笔,不会用(懒)并且都放了四年了快,干的差不多了,再摸几张就能扔了。

前两p滤镜,最后一p原图,话说我还是不适合马克笔,不会用(懒)并且都放了四年了快,干的差不多了,再摸几张就能扔了。

zmud

黑色五叶草——旅行(天国篇)

第二十三章


  清晨的一绺阳光照射进来……阿斯塔被着阳光晃到了眼睛。“呃,这里是哪里?”阿斯塔坐了起来,才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张洁白无瑕的床上。微微的淡香呼入鼻孔,给人一种清新脱俗的感觉……四周空间还算是计较大,旁边还躺着没有醒来的利贝。阿斯塔并不想打扰自己的兄弟,也就没管他了。


  突然间阿斯塔感觉自己的上半身怪怪的……阿斯塔摸向自己胸前,突然间牟子猛的收缩!什…什么!诅咒,加快了?看着自己心脏处已经蔓延到半个身子的深红色血丝,震惊了。一暗一亮,犹如心脏般跳跃……


  “吱……”房门被打开了。一位身穿白色长袍,手握纯白...

第二十三章


  清晨的一绺阳光照射进来……阿斯塔被着阳光晃到了眼睛。“呃,这里是哪里?”阿斯塔坐了起来,才发现自己躺在了一张洁白无瑕的床上。微微的淡香呼入鼻孔,给人一种清新脱俗的感觉……四周空间还算是计较大,旁边还躺着没有醒来的利贝。阿斯塔并不想打扰自己的兄弟,也就没管他了。


  突然间阿斯塔感觉自己的上半身怪怪的……阿斯塔摸向自己胸前,突然间牟子猛的收缩!什…什么!诅咒,加快了?看着自己心脏处已经蔓延到半个身子的深红色血丝,震惊了。一暗一亮,犹如心脏般跳跃……


  “吱……”房门被打开了。一位身穿白色长袍,手握纯白色权杖的成熟女子走了进来。


  “看来两位收的伤不小啊?都睡了三天,哪怕在这种可以加快身体回复速度的特殊效果的房间,也很慢啊……”


  听到声音阿斯塔才发现此人正是忒弥斯小姐。立马鞠躬道谢:“感谢您对我们的照顾。”“没关系,我还要感谢你们,你们帮助了我重新夺回了王位。”忒弥斯来到床边,看着依旧在睡觉的利贝,又看向阿斯塔。


  “笨蛋斯塔,你终于醒了!”又有一个阿斯塔熟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没错,是诺艾尔。那一成不变的衣服还是那样,只是更洁白了……在其肩上则是变成鸟的尼禄小姐。依然摆着我无敌的眼神……


  “踏~踏~”阿斯塔与诺艾尔等人来到阳台,从中望去,可以看到天国的所有地方。“请问一下,你们为什么要来到天之国?”忒弥斯看着阿斯塔等人说到。


  “实际上我们根本就没想要来到天国了……”阿斯塔摸着头,微笑道。


  “嗯……你们难道不是日之国来的?”


  “不是啊!我们来自三叶草王国。”


  “天哪……我一直以为你们是来自日之国。我还以为日之国终于出现了几个正义的人。你们可能不知道,日之国在十几年换了一个暴君……很多国家被其弄得死去话来……”


  “诶!!”阿斯塔被这句话震惊到了。


  “所以,你们是应为你那个奇怪的……诅咒……或什么什么的东西才会来到这里,是吧。”忒弥斯继续说道。


  诺艾尔回道:“是的。我们应为一些事情,莫名其妙来到了天之国。很抱歉打扰到你们……”诺艾尔手里还拿着一些零食,看起来像是天之国独有的食物。阿斯塔有幸看到过,但没有钱买。实在是有点贵……


  利贝走了过来,手上还拿着一本黑漆漆的书。正是阿斯塔的魔导书,刚刚来到阳台时应比较近就没有拿。将魔导书还给阿斯塔后,自己来到阳台扶手处,静静看着远处的风景。


  “对了,斯才沃人呢?”利贝突然问道。


  斯派尔摇了摇头,轻声说道:“实际上,在你们用那奇奇怪怪力量打败阿斯莫德后,他被两个奇怪的东西带走了…他们身穿黑色斗篷,左侧胸口处还印着一个…呃…哦对,一个真在微笑的长着恶魔之角的骷髅头。”


  阿斯塔等人听后也是怀疑。一个组织吗?拥有如此数量的控制魔道具,这可不是什么小手笔啊!


  虽然阿斯塔很想将他亲手打败,但现在已经不知道其踪迹了。还是笑道“好了,不管这事了。忒弥斯小姐,能帮我们一忙吗?”


  “可以啊。”


  忒弥斯倒是没有拒绝。但听到阿斯塔等人要到日之国时却犯了难。“实际上,我们城堡的更地下有这一个不小的实验室,里面有这一个完整的传送装置……本应可以直接将你们送到日之国的。”听到忒弥斯这么说,阿斯塔等人的精神一下子就提起来了!


  但直接被接下来的冷水浇灭。忒弥斯继续说道:“我说过了,日之国如今的领导者有点奇怪。原本这个传送器使用的前提就是双方都有传送点。但日之国将其拆掉了……”说着,还拿起了诺艾尔怀里的零食自己吃了起来。阿斯塔和利贝也是直接“抢”了诺艾尔的零食。


  “嗨,我还没怎么吃呢。”诺艾尔看着自己所剩无几的零食陷入了沉思。下次吃的时候,不能有利贝。再度吃了起来……


  “不过放心,我们如今还有一个地方可以传送。”忒弥斯继续说道。“大姐!把话说全会死啊!”利贝忍不住吐槽到。“嘻嘻,抱歉。”忒弥斯却是像是在在开玩笑般说道。


  “我们如今还和地都联系着。你们可以去那里看看,或许你们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帝都!”听到这个名字,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利贝和尼禄听出了点端倪“那个帝(地)?帝都还是地都?”“地下的地。”忒弥斯笑道。


  “矮人!”阿斯塔惊呼,目前他只见过自己在黑色爆牛团的咪恰前辈。一个混血种,她是个矮人与人类的混血……


  忒弥斯点了点头。“地都与所有国家处于中立关系,你们去那里最起码不会受到排挤。现在应为日之国的各种事情,你们人类的信用甚至还没人家恶魔高多少。”忒弥斯稍稍吸了一口气,说道::“刚刚说了,地都是属于地下的帝国……身为最大武器制造商,战争越多对他们越好。他们不会排挤你们的。”


  阿斯塔等人点了点头。他们明白,现在他们只有听从面前这位天使的话了。他们并不清楚日之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们知道他们可以相信谁……


  忒弥斯缓缓转身,想着门口走去:“那么…这是就交给我吧……”

  

  “感谢!”众人说到。随后斯派尔看想诺艾尔轻声道“诺艾尔小姐要不要来参观一下我们这个国家,这几天您的精神状态一直不好呢……”

  

  “好啊!”诺艾尔立马答应。虽说阿斯塔这个笨蛋每次都会把自己的身体弄得浑身是伤,但每次都会为其提心吊胆。很明显可以看出诺艾尔有了一圈淡淡的黑眼圈。


  虽说她早就可以从王都走出,但一直处于这个地方。连刚刚到零食也是王都侍卫因女王的指示给她的。


  诺艾尔和尼禄还有斯派尔三个女子从房子走出,留下了阿斯塔和利贝两人站在阳台吃风……


  “……后面,我们要去那里……”利贝先展开了话匣子。


  “嗯,目前我们没有其他的选择了。不过我在想,到底是多么宏大的组织才能制造出如此大量的魔道具。”阿斯塔手撑在扶手上说到。


  “别去想这些了。我们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找到凤凰,解除你的诅咒!之后回家。”利贝捎带着怒火说道。他太清楚阿斯塔的性格了!不管是不是认识的人,先去帮忙就是啦!如果让他掺和进来,一定会是什么全力以赴…


  阿斯塔也是摇摇头,带着利贝走出房间。“你说的没错,我们不应该多管闲事。但是!我绝对不会饶过斯才沃!”阿斯塔紧紧握着拳头,眼神中飘过淡淡怒意……


  阿斯塔抬头看了看这淡蓝色宝的天空,轻轻吐了一口气。两人都正在享受着这幅美景,洁白的建筑与这天空的相交形成了别样的风景。“咕~”一声不争气的声音传来……声音的来源正式阿斯塔的肚子。


  阿斯塔为了缓解尴尬,挠头说到:“那…那个我们去吃个饭吧。”见得阿斯塔说着朝门走去,利贝也是笑着点了点头。


  两人走出王都,再次来到这属于天使们的市场。虽说阿斯塔被本就有一些资金,但女王还是给于他们一大堆金币。“真没那个必要,忒弥斯大人。”拿到这些钱的阿斯塔说这,并将这些钱还回到大臣手里。但忒弥斯还是硬塞给阿斯塔“你本就是帮助过我的人,这点事没什么关系。”没办法,阿斯塔拿到钱后也是向忒弥斯鞠了一躬。


  应为这大赛是王族间举办的,所以到如今也没多少天使知道阿斯塔等人的到来。因此阿斯塔和利贝依旧在自己的衣服上套上了一个披风。当然,只有阿斯塔是在衣服上,利贝直接套在自己的恶魔皮肤之上。


  来到一个街道,阿斯塔直接被其所散发出的香气吸引住了“好香啊!”阿斯塔用着星星眼看着周围的一切。“哎……你这家伙。”利贝顿时无语的看着这个矮个子肌肉笨蛋。


  “这是什么?这又是什么?哦!这什么玩意?”


  阿斯塔在一个又一个摊主前穿梭,用他那超大的星星眼看着所有商品。都很奇怪,七彩爆米花,风龙奶,龙拎……两位不知道的东西多了去了。利贝倒不是想阿斯塔那样都出看,慢慢走着,看到什么好吃的就买下来。


  “阿姆,这里稀奇的东西还真多啊。”利贝吃着手里的云彩面包,一边向前面的阿斯塔走去……


  来到阿斯塔旁边,利贝将自己手里的面包分了点给阿斯塔,“谢了。”阿斯塔接过利贝递来的面包吃了起来。“先别说谢,你也买点什么吧?”利贝将手搭在阿斯塔肩上。


  两人走到街道的尽头,很长,一…两千米长吧。


  “说真的,天之国是真的大……”阿斯塔看着两人走过的路说到。哪怕是一个街道也这么长,那整个国家会有多大?


  “嗯,而且听说还有是十一个这样的天国呐。”

 

   两人回到王都,走在一条鲜红的地毯上,周围七彩的玻璃与洁白形成了对比。两人的眼睛这种环境之下得到了舒缓,几人已经好久没看到处白色外的颜色了,就算有也就那么一点点,根本不够看。


  回到魔力房间,阿斯亚这接跳了上去。“嘿咻,这床真的舒服。啊……”利贝也是做到了床上。


  利贝:“后面我们就要去帝都了啊?……”

  阿斯塔:“嗯,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凤凰,然后安全回家!”


  两人躺在洁白而柔软的床上,渐渐陷入梦乡……


  今晚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墨颜悦色

【all阿斯】请不要打开奇奇怪怪的重生方式

*ooc警告

*比较偏尤诺阿斯

*跟正剧有点出入

*性//转注意⚠️

*接受的话就👇🏻


  “尤...尤诺!!”阿斯塔突然从床上蹦了起来,扯着嗓子大喊着。

  “阿...阿斯塔?”尤诺疲惫的揉了揉眼睛,这一嗓子把身边的人也一起吵醒了。尤诺只能笨手笨脚的开始哄着。

  “哎呀,怎么啦?”修女莉莉听到动静之后打开门一看,急忙接过那修开始哄。转头又问向阿斯塔:“阿斯塔是做噩梦了吗”

   “修女莉莉!请和我结婚!”阿斯塔立马跑过修女的身边,修女笑了笑腾出一只手摸了摸阿斯塔的头:“女孩...

*ooc警告

*比较偏尤诺阿斯

*跟正剧有点出入

*性//转注意⚠️

*接受的话就👇🏻



  “尤...尤诺!!”阿斯塔突然从床上蹦了起来,扯着嗓子大喊着。

  “阿...阿斯塔?”尤诺疲惫的揉了揉眼睛,这一嗓子把身边的人也一起吵醒了。尤诺只能笨手笨脚的开始哄着。

  “哎呀,怎么啦?”修女莉莉听到动静之后打开门一看,急忙接过那修开始哄。转头又问向阿斯塔:“阿斯塔是做噩梦了吗”

   “修女莉莉!请和我结婚!”阿斯塔立马跑过修女的身边,修女笑了笑腾出一只手摸了摸阿斯塔的头:“女孩子跟女孩子是不能结婚的哦。”

  “诶?诶诶诶诶!!”阿斯塔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体的异样,修女莉莉安慰好两人之后就离开了。

  阿斯塔看着尤诺熟睡的样子,他根本睡不着。

  他,不,她重生了。利用某种禁术重生了,但是...变成女的了。

  阿斯塔翻来覆去都没有睡着,未来的一切她不知道该怎么办,阿斯塔曾经是靠他的肌肉才挥动起剑,可现在该怎么办。

  “...没睡呢。”利贝突然从阿斯塔身后银色的长发钻了出来。

  “利贝?!?!你怎么...唔唔唔。”阿斯塔连话都没说完,就被利贝捂住了嘴:“这么大声,你想把那些人再吵醒吗?!”

  在阿斯塔点头,保证不会再说话大声之后才松开了手。两人摸黑偷溜出了教堂,他们坐在房顶上望着那一望无际的星辰。

  “利贝...这一次,我不会再...再失控。”阿斯塔盯着远方魔神骷髅上的初代魔法帝雕像,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知道了。不过在那之前,你得更快的学会掌握排斥魔法,现在你的身体是女人,难免会没有那么多优势。”利贝小巧的身体坐在阿斯塔的肩膀上。

  “嗯!我知道了!我会变得比之前更强,更强!”少女站起身,阵阵的徐风吹散了她的发丝,魔神骷髅的笔下渐渐升处晨光。

  第一抹黎明打在少女的脸上,她抚过头发的发丝,下定了决心。



论我不知道要不要开续集这件事。


小彩蛋:

尤诺:阿斯塔!你怎么去这么高的地方!!很危险啊呜呜呜呜【哭】

阿斯塔:没事啦!你也别哭了一起上来玩吧。

神父:阿斯塔你给我下来——!!!

哈喽

第七章

  消失了?我内心一阵惊讶。不会是逃跑了吧?正当我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时,耳边的呼啸声给了我最好的答案。


  在呼啸声出现时,我便向一旁跃去。“呯!”长满了眼睛的树木毫不留情的从我脸变重重的擦过。在我的脸上延伸处了一道伤痕。


  “切......”我扭头望去,数十条树枝从空中穿过。将对面的树干撞了个七零八落。同时,也将这片并不大的决斗场地分成了两半。我脸上的伤口也出了点血,血迹残留在了树枝上,怪物的眼睛因恶意而愉快的眯了起来 着,虽然它现在看起来像是在笑,但它𨚫毫不掩饰自己身上释放出来的浓浓的杀意。“只要自己是对...

  消失了?我内心一阵惊讶。不会是逃跑了吧?正当我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时,耳边的呼啸声给了我最好的答案。


  在呼啸声出现时,我便向一旁跃去。“呯!”长满了眼睛的树木毫不留情的从我脸变重重的擦过。在我的脸上延伸处了一道伤痕。


  “切......”我扭头望去,数十条树枝从空中穿过。将对面的树干撞了个七零八落。同时,也将这片并不大的决斗场地分成了两半。我脸上的伤口也出了点血,血迹残留在了树枝上,怪物的眼睛因恶意而愉快的眯了起来 着,虽然它现在看起来像是在笑,但它𨚫毫不掩饰自己身上释放出来的浓浓的杀意。“只要自己是对了就行了,你做什么事情,总有人会跳出来责怪你,你认为你自己是正确的就对了……”


  咦?我一愣,这话是什么,难道……我眯起眼睛,打量着那长满眼睛的树枝。


  “因检测到对方因未知力量而过于强大,系统自动为宿主添加永恒技能,心理检测。此为怪物思想。”


  行,系统还算有点良心。不过,这个技能也蛮好的嘛。这个怪物怕是心里有点创伤,有了心理检测,可以随时随地的预知对手的行动,还可以检测对方的心理弱点。这样,我赢的可能性更大了。系统的心理检测看起来也是蛮好的呢。


  “系统你蛮聪明的嘛~~”我毫不犹豫的讲了出来,这次系统倒是没有回应,估计是已经傻掉了。咦?我突然发现,系统好像是可以逗一下的呢。


  面对蠢蠢欲动的树枝,我直接用炎火回敬。但是,我却发现了一个问题:我的魔力是有限的!


  突然有点羡慕尤诺,毕竟尤诺的魔力在魔法界可是数一数二的。不过,我也不可能把未来的尤诺拉过来。这场战斗,我只能靠自己。虽然我自身的魔力值不如尤诺。但是,我也有我自己的优势。


  单单是炎火的招式,是无法击败那个怪物的。所以,我想到了他们经常喊的创成魔法 :“火创成魔法,炎刃!”


  炙热的火焰凝聚成了薄薄的刀刃,在这片狭小的空间中一闪而过。将周围鬼怪横生的树枝齐齐斩开。


  “嘶……”怪物仿佛被激怒了,在周围的树枝上,爆出了人体才有的青筋。从树枝的伤口处生出了不明的物体,将切成两吨的树木再次连为了一体。


  看来,想要破开这层树林,必须对这个片地方造成大面积的伤害。单凭这个火创成魔法是不行的。至于,在我的魔导书中,能造成大面积伤害的魔法 ……


  “毒创成魔法,五连株!”


  虽然毒花苞的耗蓝量很大,但我自身的魔力也不会那么低。五个毒花包才不是我魔力的极限。好家伙,老虎不发威,你当我破不开这里啊!


  “砰!”又是熟悉的巨响,不过,这次与上次不同,这次是五声重叠在了一起。剧烈的气流伴随着浓烈的毒素,将周围的树林摧毁大半。但是,效果自然是和魔力的消耗成正比。我身体的魔力也被抽取了不少,但是效果还行。


  但看到树林后的风景,我有了想骂街的冲动。


  在这片狭小的场地之后,是连绵不断的,与先前截然不同的,布满了青筋与眼睛的,庞大的树林……

墨颜悦色

【黑五乙女】他的一些爱你的表现

为什么没有人写他们的乙女!!还是自己丰衣足食吧【哭】

长度并不代表对人物的喜爱,想到什么写什么

ooc预警


阿斯塔

*受不了你说情话

*第一时间会把好吃的东西给你

*一点也不挑食

*害怕你受伤

*在你面前说话会尽量小声

*做的时候很小心翼翼

*很谢谢你能喜欢他


尤诺

*一点也不纯情

*意外的有点挑食

*会经常在你面前笑

*醋王

*很讨厌贝尔打扰你们的约会

*不希望团里的人知道你们的关系

*做的时候很有恶趣味,会用魔法让你发抖

*喜欢摸你的头


拉克

*打架的时候总是会避开你

*会跟玛格纳炫耀

*会经常偷玛格纳的布丁给你吃

*.........

为什么没有人写他们的乙女!!还是自己丰衣足食吧【哭】

长度并不代表对人物的喜爱,想到什么写什么

ooc预警



阿斯塔

*受不了你说情话

*第一时间会把好吃的东西给你

*一点也不挑食

*害怕你受伤

*在你面前说话会尽量小声

*做的时候很小心翼翼

*很谢谢你能喜欢他



尤诺

*一点也不纯情

*意外的有点挑食

*会经常在你面前笑

*醋王

*很讨厌贝尔打扰你们的约会

*不希望团里的人知道你们的关系

*做的时候很有恶趣味,会用魔法让你发抖

*喜欢摸你的头



拉克

*打架的时候总是会避开你

*会跟玛格纳炫耀

*会经常偷玛格纳的布丁给你吃

*喜欢埋//胸

*经常叫你姐姐

*会在危险的时候第一时间保护你

*做的时候会用电流刺//激你

*不想失去你


玛格纳

*对你是一见钟情

*意外的不会说情话

*很纯情

*输的全裸的时候会避开你走

*跟拉克打架的时候会拜托其他人保护你

*你喜欢他坠下头发他就一直坠下头发

*根本不敢做,害怕伤到你


夜见

*不喜欢你穿太露

*希望你能多依靠他一点

*不允许你喝酒抽烟

*在你面前很少抽烟

*禁止巴纳沙教你奇奇怪怪的东西

*你跟他的房间很近

*会背着你看风景

*做的时候总会叫你超越极限


诺赛尔

*特别容易害羞

*不希望你上战场

*很傲娇

*并不在意你的身份

*总觉得自己不够强,不能保护你

*可以的话,他希望你让他梳头发

*在没人的情况下会悄咪咪的牵手

*很容易脸红

*做的时候很温柔,会考虑你的感受


法格莱恩

*直男

*很欣赏你的能力

*会经常跟他提起家人的事

*凡事都喜欢跟你一起

*打直球

*想到什么就会说什么

*喜欢你抱他

*在没有结婚之前不会做


里尔

*天天给你画自画像

*喜欢趴在你身上撒娇

*经常向你吐槽那些团长

*一开始喜欢上你很呆愣

*对你是一见钟情

*非常喜欢你的样子

*做的时候会用绘画魔法画出人看你,让你感到很羞耻


威廉姆

*一开始以为你会讨厌他的脸

*大方的宣告你们的恋情

*害怕你知道他身体的另外一个人

*对你很愧疚

*感觉自己配不上你

*对你有多一份的温柔

*同样不敢做


呼哈 萨凯

*会在你面前一直呼哈呼哈的卖弄自己

*你并不喜欢他


大家还想看我写谁可以在评论区留言

标签满了,写不下了

魔法帝在彩蛋里



泽歆
结果没考,就挺离谱,快速摸一下...

结果没考,就挺离谱,快速摸一下🌝

结果没考,就挺离谱,快速摸一下🌝

Ang

这是一个新开的文哦,名曰:四叶草。他们的内容更原著没什么关系,很多都是我的私设,不喜欢的可以直接退出哦。勿喷。


我打算在你们放暑假的时候再写,自然,我也是。


所以,期待着吧,或者也可以不期待,哼哼


字丑,不要介意,谢谢。

这是一个新开的文哦,名曰:四叶草。他们的内容更原著没什么关系,很多都是我的私设,不喜欢的可以直接退出哦。勿喷。


我打算在你们放暑假的时候再写,自然,我也是。


所以,期待着吧,或者也可以不期待,哼哼


字丑,不要介意,谢谢。

本子

哇,我的心在那里?❤❤❤

哇,我的心在那里?❤❤❤

泽歆

等我考试考完回来就去给你们更新。但愿我还活着。😩

等我考试考完回来就去给你们更新。但愿我还活着。😩

梵阴
摸了夜见,,,好帅啊你夜见

摸了夜见,,,好帅啊你夜见

摸了夜见,,,好帅啊你夜见

泽歆
摆烂了,我感觉我不适合画故事?...

摆烂了,我感觉我不适合画故事🤧,一天打鱼三天晒网,属于是摆烂了🐸

摆烂了,我感觉我不适合画故事🤧,一天打鱼三天晒网,属于是摆烂了🐸

猫屿屿屿屿屿屿屿

防止有人没看过帅哥摘面具


一直没搞懂构造😢个人理解是用绷带一样的东西缠起来的(p2是些和列表讨论奇奇怪怪的东西…


防止有人没看过帅哥摘面具


一直没搞懂构造😢个人理解是用绷带一样的东西缠起来的(p2是些和列表讨论奇奇怪怪的东西…



哈喽

第六章

  “系统你是出bug了吗,”我一边在内心疯狂吐槽,一边把手中的火焰了那些植物上扇去。顿时,周围的植物都被引燃。切,这是你精心布置的陷阱 又怎样?只是吓人罢了,大不了就见招拆招。我在内心暗暗给自己加油鼓气。


  虽然说事情会比较难办 ,不过,系统给我的第二个属性正好是毒,我是可以稍微调节一下体内的毒素的。我将自身魔力散步到体内,然后再用魔力将毒素逼到伤口附近。在我的伤处出现了银白色的液体。但是,我终究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新手,对自身的魔力也不可能掌控的那么好。如果不经过及时处理的话,还是得要找真正属于医疗专家的人来进行救治。当下之...

  “系统你是出bug了吗,”我一边在内心疯狂吐槽,一边把手中的火焰了那些植物上扇去。顿时,周围的植物都被引燃。切,这是你精心布置的陷阱 又怎样?只是吓人罢了,大不了就见招拆招。我在内心暗暗给自己加油鼓气。


  虽然说事情会比较难办 ,不过,系统给我的第二个属性正好是毒,我是可以稍微调节一下体内的毒素的。我将自身魔力散步到体内,然后再用魔力将毒素逼到伤口附近。在我的伤处出现了银白色的液体。但是,我终究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新手,对自身的魔力也不可能掌控的那么好。如果不经过及时处理的话,还是得要找真正属于医疗专家的人来进行救治。当下之急,是解决这个怪物。


  对付这个怪物,刚刚是用火攻是解决不了的。既然有三个属性,不用白不用。我将全身的魔力凝聚起来。现在,使用火和毒都有点经验了,那就先用火和毒来抵挡一阵子吧 。火属性的招数是炎火,至于毒的话。


  “毒花苞!”


  一缕紫意在怪物身后亮起,刚开始时还只是悄无声息的紫色的小点。下一秒,它猛的变大,变成了一朵未开的花蕾,接着,是炫丽的怒放。


  “砰!”如同气球爆炸一样,花包中穿出了一股气流,伴随着艳丽色彩的毒素向四周散开。我倒是不怕这些毒素,在魔导书上,标明了毒对我本人是无效的。


  那个怪物在花苞出现时,就已经像一旁跃去,但在花包中爆发的气流不仅对它造成了一次伤害,伴随着气流冲出的毒素,这已经是二次伤害了。不过,我对是二次伤害的期望并不高。虽然那些尖刺可以看出来是怪物的同化,但我在除了毒这一招式之外,若是对其他的能力使用不慎(比如被敌方反弹回来的能力 ),也是会伤到我自己的。所以,我比较倾向于这种怪物的防御比较厉害 。毕竟,随时做好最好最坏的打算,可是一件好事。


“呯!”怪物的身体与树干相撞,发出了沉闷的声响。但令我惊讶的是,那个怪物居然裂开了。然后,它凭空消失在这个,树林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