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谷

20819浏览    152参与
晨曦

画师:けだま

点我看授权书

p1推特原址

p2推特原址


※非日语专业的渣汉化

※单纯为爱发电

※不喜勿喷

⚠⚠⚠禁止二次转载和商用‼‼


虽然不是11月17日发,可是11点17分发布的哈哈哈哈

话说我和黑尾都是天蝎座呢www

画师:けだま

点我看授权书

p1推特原址

p2推特原址


※非日语专业的渣汉化

※单纯为爱发电

※不喜勿喷

⚠⚠⚠禁止二次转载和商用‼‼


虽然不是11月17日发,可是11点17分发布的哈哈哈哈

话说我和黑尾都是天蝎座呢www

ami

求黑谷本

求这三本

各位有意出的姐妹请大力戳我!

求黑谷本

求这三本

各位有意出的姐妹请大力戳我!

一潭醇酒
“黑尾君,不要突然跳过来呀!”...

“黑尾君,不要突然跳过来呀!”

“喵❤️”

(见习魔女X使魔黑猫)

“黑尾君,不要突然跳过来呀!”

“喵❤️”

(见习魔女X使魔黑猫)

七里稻🌿

《暖暖》短篇:黑谷

《悄悄話》的後續

聯動《男人的溫柔》


如果還能再走久一點就好了。


偷偷和年齡相仿的異性單獨潛入空無一人的食堂裡還是第一次。


主將會議準時在十一點前結束,臭男人們吵吵鬧鬧的從會議室內出來,木兔還大聲嚷嚷著,「好冷啊,好冷啊!你們這裡到晚上也太冷了吧!」


「那是因為你跳下水了吧!」小鹿野回道。


「活該。」


「希望沒有驚擾到你們的魚。」赤葦。


「非常抱歉。」鷺尾鞠躬道歉。


男生們吵吵鬧鬧的聲音在身後漸行漸遠,黑尾難得沒在主將群裡攪和,默默地在隊伍的末端悄悄的找機會偷溜,回到宿舍拿了衣服換上後,就緊接著鑽了出去。跟著他一起出來的谷...

《悄悄話》的後續

聯動《男人的溫柔》


如果還能再走久一點就好了。





偷偷和年齡相仿的異性單獨潛入空無一人的食堂裡還是第一次。


主將會議準時在十一點前結束,臭男人們吵吵鬧鬧的從會議室內出來,木兔還大聲嚷嚷著,「好冷啊,好冷啊!你們這裡到晚上也太冷了吧!」


「那是因為你跳下水了吧!」小鹿野回道。


「活該。」


「希望沒有驚擾到你們的魚。」赤葦。


「非常抱歉。」鷺尾鞠躬道歉。


男生們吵吵鬧鬧的聲音在身後漸行漸遠,黑尾難得沒在主將群裡攪和,默默地在隊伍的末端悄悄的找機會偷溜,回到宿舍拿了衣服換上後,就緊接著鑽了出去。跟著他一起出來的谷地一方面擔心著黑尾會不會感冒,一方面又覺得跟在一群巨人的後面太可怕了。


「別把手都捏著了。」黑尾余光往下飄,語調輕飄飄地有些愉悅,「你很緊張嗎?小谷?」


「啊不是!」她緊張地回答,稍稍回頭看,確定巨人們都已經走遠,「剛剛好像誤入了巨人國一樣……」現在回想還有些奇幻。


「噗嗤。」雖然一直知道谷地膽子不大,但是他從來都不知道原來她想像力這麼豐富。「畢竟小谷真的很小一隻嘛。」


說著,他也跟著彎下腰來,嘗試和谷地用一樣的視線,「欸,看到的東西真的不一樣,真令人懷念。」


「欸,差很多嗎?」


「大概是我國小時看到的世界呢。」他對她勾起嘴角壞笑。


「唔……」黑尾前輩果然真的就像日向說的那樣。


過了個轉角就是食堂,因為大家已經結束晚餐了所以食堂內的燈都是關著的。空無一人的食堂和黑漆漆的氛圍看起來略有些恐怖,谷地拉開門後,摸黑在牆上找開關。


嗚啊,真的有些可怕呢。


黑尾跟在她的身後,雖然沒有觸碰到她,但是感覺到身後有人在,不管怎麼說都還是有些安心的。她很快的找到了電燈的開關,「啪」地一聲打開了靠近料理台的電燈。


很快的在流理臺上找到了馬克杯。


「不過,可可粉放在哪裡呢?」谷地雖然這幾天都在廚房幫忙,但是普遍不會處理飲料,所以一時之間也不記得可可粉的放置位置了。


「這裡喔。」黑尾從櫃子上拿下,「放得太高了,所以小谷沒看到呢。」


「唔。」確實,可可粉和其他的瓶瓶罐罐被放在壁櫥上,以她的身高根本看不見上頭有什麼東西。但是黑尾有187公分高,只是隨便一瞥就能看見了。難怪他剛剛會說看到的世界是完全不一樣的呢。


將罐子交給谷地,黑尾靠在流理臺上低頭看著她打開罐子,用小湯匙將粉末裝出,然後大略地測量了一下後,再將熱水沖泡進去。


谷地看起來非常熟悉廚房的操作,雖然一直都知道經理們在他們訓練的時候,都會在廚房忙碌著,但是這還是第一次親眼看見谷地在廚房做東西。


「小谷很擅長做菜嘛。」


「欸?只是沖泡而已喔。」她用湯匙攪拌熱巧克力,白嫩的手捧著馬克杯,「這不算什麼擅長啦……啊,已經好了,給。」


「但是看得出來小谷很熟悉廚房的操作。」他低頭接過她遞過來杯子,杯子外壁因為熱水而變的滾燙,他原本皮膚上就還帶著點濕涼,觸碰時皮膚和杯子的溫差讓他瑟縮了一下,只好勾著杯耳小心的拿著。


谷地將可可粉收好,擦了擦桌子,隨後答話,「那是因為家裡都是我在做菜,媽媽上班很忙所以都需要自己處理,但是也不到擅長……簡單的食物還是可以的。」


「家裡只有媽媽?」


「啊?」她這才發現自己把家中的情況都說出來了,雖然不是什麼大事,但是剛認識不久就將自己的家庭背景說出來,果然對方會很有壓力吧。「那、那個……不好意思,我好像說太多了……」


「我也是只有父親呢,不過家裡還有爺爺奶奶,所以做菜方面就都交給他們了。」黑尾就好像在說什麼好笑的事情一樣,面帶微笑,「我奶奶特別擅長煎魚,所以很喜歡吃。」


抬頭看向黑尾的側臉,他斜斜地傾靠在流理臺上,手上捧著她剛剛沖泡的熱可可,平常在球場上總是笑得像個邪惡的反派,但是此時卻因為想起家中的家人而笑得像個溫柔的大男生。


「那個……」說她很遺憾嗎?但是也不是在這種情況下說的吧……


「啊,你不喝嗎?」他這才發現她已經將東西收好了,「特別來這裡就只是給我泡一杯,這樣哥哥我會不好意思的。」


「我沒關係的!」谷地說道,「黑尾前輩喝就好。」


黑尾很難從谷地的語氣中聽出她的真正想法,但是想到如果她自己也想喝的話可以自己再做一杯,實在麽有必要客氣,避免自己成了逼迫別人的角色,他也沒強迫谷地了。很快的把熱可可喝完後,將杯子洗乾淨。


「那個,這個可可粉,可以麻煩黑尾前輩放回去嗎?」


「欸~我可以把你抱起來,你放回去。」


「……!」這樣好嗎?


「騙你的。」他吐舌,接過她遞過來的可可粉罐,隨手一放就放回去了。「走吧,你也很睏了,早點休息,抱歉啊,還讓你陪我出來。」


「啊,因為黑尾前輩很溫柔,非常感激這些日子來的照顧,所以也想做些什麼報答。」


他摸了摸頭,忽然之間被稱讚還是有些害羞的,「有比你們宮城縣男人溫柔嗎?」


說著的當下已經走到了食堂的門口,黑尾順手將等燈關上後,跟在谷地後面將門拉上。食堂通往宿舍的路上要經過長廊,他跟在谷地的身旁,小心地注意她臉上的表情。


果然,她看起來有些訝異,「為什麼會這麼說呢?黑尾前輩已經很溫柔了喔。」


「是嗎。」他笑了笑,「那就好。」


伸出手,摸了摸谷地的頭。


「小谷很努力,所以也想好好回報這麼努力的小谷。」


因為被忽然的觸碰感到緊張的谷地抬起頭,原本還有些不好意思,卻因為看見男生眼中的暖意而跟著笑了,「黑尾前輩很棒,請加油。」


「有小谷這句話,哥哥我還能打上十場比賽喔!」


「那真的是太好了,但是現在黑尾前輩還是要去洗澡喔,畢竟剛剛跟著木兔前輩跳進去池子裡,會感冒的。」


谷地笑著說道,看起來已經沒有當初初次見面時候的拘謹和小心翼翼,黑尾跟在她的身後,覺得剛剛喝下的熱可可好像開始在全身上下流動,融入血液中,讓他全身暖呼呼,又甜滋滋的。


眼前的走廊還有很長,但宿舍的燈光已經隱約可見。


如果還能再走久一點就好了。


**出軌久了還是想寫回本命啊_(´ཀ`」 ∠)_


晨曦

画师:けだま

点我看授权书

p站id=73929340


※非日语专业的渣汉化

※单纯为爱发电

※不喜勿喷

⚠⚠⚠禁止二次转载和商用‼‼


💬太太推特写了点后续:

“之后上司马上叫了出租车:「你去找女朋友吧」,然后给了黑尾一万日圆做车费。我也想做这样多管闲事的大叔……”


大叔太可爱了吧!!!完全是黑谷cp粉头啊!

我一边想成为那个大叔,一边又好羡慕黑尾有这样的上司啊——太幸福了吧!简直国民好上司!


好啦,这就是第三本log里面所有的黑谷条漫啦~其他角色的条漫我已经另外开了一个合集啦!这个只放黑谷的。

画师:けだま

点我看授权书

p站id=73929340


※非日语专业的渣汉化

※单纯为爱发电

※不喜勿喷

⚠⚠⚠禁止二次转载和商用‼‼


💬太太推特写了点后续:

“之后上司马上叫了出租车:「你去找女朋友吧」,然后给了黑尾一万日圆做车费。我也想做这样多管闲事的大叔……”


大叔太可爱了吧!!!完全是黑谷cp粉头啊!

我一边想成为那个大叔,一边又好羡慕黑尾有这样的上司啊——太幸福了吧!简直国民好上司!


好啦,这就是第三本log里面所有的黑谷条漫啦~其他角色的条漫我已经另外开了一个合集啦!这个只放黑谷的。

晨曦
画师:けだま 点我看授权书 p...

画师:けだま

点我看授权书

p站id=73929340


※非日语专业的渣汉化

※单纯为爱发电

※不喜勿喷

⚠⚠⚠禁止二次转载和商用‼‼


天下的孩子都一样,对着家里人打开了自己的东西(还要是心上人给的巧克力),什么外面的稳重老油条全没了,就是个要跟你急的小伙子而已hhhh

画师:けだま

点我看授权书

p站id=73929340


※非日语专业的渣汉化

※单纯为爱发电

※不喜勿喷

⚠⚠⚠禁止二次转载和商用‼‼


天下的孩子都一样,对着家里人打开了自己的东西(还要是心上人给的巧克力),什么外面的稳重老油条全没了,就是个要跟你急的小伙子而已hhhh

晨曦

画师:けだま

点我看授权书

p站id=73929340


※非日语专业的渣汉化

※单纯为爱发电

※不喜勿喷

⚠⚠⚠禁止二次转载和商用‼‼


小谷羞耻到想晕过去了hhh

太太推特上说柔软剂香味使主将们心神动摇,不知道有没有些微牛岛x小谷和及川x小谷。

我会说我打牛岛名字时,打成了牛若,改回牛岛后,想了一会才想到他的名字吗,谢谢甜筒挂在嘴边的若利君

画师:けだま

点我看授权书

p站id=73929340


※非日语专业的渣汉化

※单纯为爱发电

※不喜勿喷

⚠⚠⚠禁止二次转载和商用‼‼


小谷羞耻到想晕过去了hhh

太太推特上说柔软剂香味使主将们心神动摇,不知道有没有些微牛岛x小谷和及川x小谷。

我会说我打牛岛名字时,打成了牛若,改回牛岛后,想了一会才想到他的名字吗,谢谢甜筒挂在嘴边的若利君

七里稻🌿

《悄悄話》短篇:黑谷

各校主將和經理的會議基本上都是在晚上十一點關燈前的半個小時。因為主將們在白天的時候也在忙著訓練的緣故,所以這樣的會議主要是經理們在白天和教練們討論完後,之後在晚上再一次對隊長們做簡單的報告。討論的範圍不廣,主要是將教練的事情轉達,並且說明個別隊員的問題及營養膳食的部分。


這樣的會議在各校的自主練習時就常有,但是難得有合宿的機會,大家都想集中在一起,也稍稍了解一下各校的會議方式。


谷地仁花、清水潔子和澤村大地來到作為會議室的教室時,應該出席會議的人中,還有一半的人沒到。


「木兔剛剛不小心掉進水池裡了。」生川的經理宮之下解釋為什麼平常都會準時到會議室的人會少了一半,「大家...



各校主將和經理的會議基本上都是在晚上十一點關燈前的半個小時。因為主將們在白天的時候也在忙著訓練的緣故,所以這樣的會議主要是經理們在白天和教練們討論完後,之後在晚上再一次對隊長們做簡單的報告。討論的範圍不廣,主要是將教練的事情轉達,並且說明個別隊員的問題及營養膳食的部分。


這樣的會議在各校的自主練習時就常有,但是難得有合宿的機會,大家都想集中在一起,也稍稍了解一下各校的會議方式。


谷地仁花、清水潔子和澤村大地來到作為會議室的教室時,應該出席會議的人中,還有一半的人沒到。


「木兔剛剛不小心掉進水池裡了。」生川的經理宮之下解釋為什麼平常都會準時到會議室的人會少了一半,「大家說想去看看,所以都圍觀過去了。」


「掉進水池裡了?」清水潔子問道,「還好嗎?」


「啊,沒事的,聽雀田說,木兔平常就狀況不斷,只是掉進水池裡,不會有事的。」生川也是梟谷學園聯盟的一員,宮之下也早已見怪不怪了,「黑尾剛剛就去看他了,說很快就回來。」


其他人或許是對木兔的脫序行為早已司空見慣,所以在等待的時候完全不擔心,但是烏野的隊長和經理們都不是隨性樂觀的人,三個人掛著擔憂的表情靜靜等待著。


烏野這一處的氛圍沒有很活潑,忙了一整天,終於坐了下來得以休息的谷地仁花有些犯睏,一手捧著臉頰,撐在桌面上半瞇起眼睛。澤村坐在清水的左邊,而谷地緊靠著清水坐,所以澤村在和清水說話的時候,谷地其實是聽不太清楚的,忽遠忽近的聲音讓她更加想睡了。


希望會議趕緊結束……睏。


教室外的走廊上傳來嘈雜的聲響,還有男生放聲大笑的聲音。他們正在等待的另一半的人這時候才拉開教室的門進來了。


「超——白癡!」鱈魚嘴說道,「木兔你真的是全國前五嗎?」


「這不是這樣說的吧!」木兔反駁,「我就是看下面好像有什麼東西想去看看而已。」


「完全照著野性在行動,你是動物嗎?」黑尾一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恥笑道,「畢竟全國前五說的是力量,可不是智商喔?」,然後被對方拍落。


不理會木兔的嚷嚷,黑尾一手插著口袋,慢悠悠地和他們一起走進會議室內,上調的眼睛掃視一遍後,非常自然地走到了烏野三人的旁邊坐下——準確來說,他坐在了谷地仁花的右側。


感覺到身邊有人拉開椅子坐下,谷地微微抬頭看,發現是黑尾後有些拘謹的朝他點了點頭,當作是打招呼。


「木兔的情況還好嗎?」澤村轉向黑尾問道。


「沒事~沒事~」他的大手揮了揮,谷地莫名的覺得兩人的距離有些過近了些,但是也沒覺得不舒服,所以就稍微退了退,給黑尾和澤村交談騰出位置。黑尾餘光看向她,眼角含笑,「不過就是以為池子裡有魚,就跳了下去。」


坐在谷地身邊的男生體溫偏低,就算兩人之間沒有碰觸,谷地還是感覺到了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涼能,傳到她的皮膚上,透過神經慢慢傳遞到她的腦中樞,就像是被細微的電流竄過,她手臂上的絨毛微微立起,總覺得有些搔癢。


「希望木兔前輩不要感冒才好。」谷地仁花說,看向坐在對面,正在被集體嘲笑的木兔。


「嘛,小谷不用擔心,笨蛋是不會感冒的。」黑尾說道。「你還是擔心一下哥哥我吧,哥哥可是為了把他撈上來,全身都濕透了呢~」


「欸!那、那要去換衣服才是。」這麼說來,他身上的黑色衣服變的更深色了些,褲子也有些濕意。應該是剛剛在外頭吹風了,所以體溫才會比較低吧。


「嘛,等會議結束吧。」黑尾對她笑了笑,沒再說話。


關於木兔的小插曲很快就過去了,森然的大瀧經理將今天的會議事項傳了下來。


谷地拿了一份後,轉手遞給了黑尾。


他伸出手,修長的指尖從她的手中挑走其餘的紙張,偏涼的皮膚觸碰到她的,讓她有一瞬間的機靈,但是皮膚與皮膚的相遇結束的非常快。他掛著笑意,將剩下的傳給他旁邊的海信行。彷彿剛剛他們之間並沒有碰觸到彼此。


黑尾的體溫其實偏高,這點在早上的時候,他握緊她手掌的時候,谷地就注意到了(詳讀《男人的溫柔》),但是此刻他的指尖卻泛涼。雖然是夏天,但是晚上的森然校區還是有些冷,而這個男人剛剛卻跳進水裡和木兔鬧了一番,在外頭吹了風後,連衣服都沒換就進來繼續會議了。雖然黑尾看起來一如既往,但是谷地卻有些擔心他。


大瀧將今天下午和教練們的會議重點提出。


「烏野今天的運動量是其他隊伍的一倍,所以教練建議烏野的膳食部分需要增加蛋白質的攝取量……」


谷地仁花提筆將大瀧說的細節記錄下來。


「接下來是我們生川的……」


她稍微聽了聽,是關於生川的戰術配合以及今天一整天的發球得分機率,這些嚴格來說是不會在外人面前提起的,但是作為聯盟成員,其他學校的成員也會在會議上提出建議,這是為了訓練主將們觀察及解決問題的能力。


但是對於谷地仁花來說就是雲裡霧裡,越聽越想睡覺。


不,不行睡著。


谷地仁花打起精神來,專心聽森然的主將就這件事給予生川的建議,雖然鱈魚嘴強羅看起來不太爽快,但是還是忍著聽花椰菜頭小鹿野的建議。畢竟在團隊合作上,森然確實是第一。


手臂忽然被戳了戳,谷地側過頭看去,是黑尾拿著自動筆,用筆蓋戳她的手臂。


「?」


他沒說話,只是對她壞笑了一下後,悄悄掀起手中的紙張,露出背面的字。


『想睡?』


「唔!」


似乎被看透了,谷地仁花微微漲紅了臉,然後輕輕點頭。


黑尾馬上翻過紙張,再寫了幾個字後,然後假裝翻頁,卻是讓她看見他寫的問題,『昨天沒睡好嗎?還是今天太累了?』


欸,這有點難回答,不是用點頭搖頭就能回答的。


『今天可能太累了。』她也照著黑尾的方式給他回覆,她的字跡圓圓的。


然後趕緊加上一句,『謝謝關心。』


黑尾的嘴角上揚,笑得燦爛。谷地不知道他為什麼忽然之間就這麼開心。


『待會結束後趕緊去睡。』


『好的!』她寫道,『黑尾前輩也要記得換乾淨的衣服,會感冒的。』


『如果感冒了,就麻煩小谷幫我準備感冒藥了~』他還在句子的末端畫上一顆星星。


『請別這麼說!』谷地快速地寫道,『如果感冒的話,大家都會擔心的。』


『小谷也會嗎?』


欸……谷地忽然想起今天早上,在食堂的椅子上,他捧著一杯熱可可給她送來的模樣,明明只是因為手有些冰涼,但是他卻表現得讓谷地以為自己生病了似的。


她微微頓了頓,然後提筆寫下,『當然了。』


『那就夠了。』黑尾寫道,『小谷擔心我的話,我就絕對不會生病的~』


然後他繼續寫道,『畢竟我不能讓小谷擔心!』


明明她寫的是『大家』呢。


「接下來是音駒的一年級隊員……」生川的討論已經告一段落了,大瀧緊接著下去點名了音駒。作為音駒的主將,黑尾就不好再給她寫悄悄話了,他翻開會議事項,認真地根據隊伍遇到的問題提出改正的方式。


澤村有針對音駒的問題提出看法,於是谷地專注精神,繼續在筆記上寫下細節和重點。


音駒的環節結束後,是梟谷。


因為主將總是不在狀況內,所以鷲尾和赤葦同時陪同參加會議。


谷地這次又感覺到黑尾戳了戳她,她偏頭看過去,他翻開紙張背面,在他們之前的對話下方,寫著,『有點冷,想喝熱可可。』還畫了一個@@的表情符號。


想到他早上就給她泡了一杯,谷地總覺得不能就這樣把他丟著不理,總歸是要禮尚往來的。


她低頭寫道,『好的!待會去食堂。』她也在句子尾端畫了一杯冒著煙的熱可可。


黑尾這次笑得嘴角不受控,一隻手捂著嘴巴,故作鎮定地回覆:『好~』




**

木兔:喵喵?跳進水裡的是我吧?為什麼我沒有?



這次寫在紙張背面的悄悄話是我以前真實經歷過的,對方是年下的弟弟,湊巧也是運動員,這樣的舉動超級可愛的!雖然已經很久遠了,但是依然印象深刻呢(⁎⁍̴̛ᴗ⁍̴̛⁎)

希望你們會喜歡。



晨曦
画师:けだま 点我看授权书 p...

画师:けだま

点我看授权书

p站id=73929340


※非日语专业的渣汉化

※单纯为爱发电

※不喜勿喷

⚠⚠⚠禁止二次转载和商用‼‼


画师:けだま

点我看授权书

p站id=73929340


※非日语专业的渣汉化

※单纯为爱发电

※不喜勿喷

⚠⚠⚠禁止二次转载和商用‼‼


宴请星河

[黑谷]小兔子仁花的远行

※一个突然写得很顺手的小故事


小兔子仁花背上行囊,里面有妈妈给她塞的胡萝卜。临行前妈妈还在行囊上给她缝了一朵小花,她很开心小仁花也要去远行,也担忧于她的单纯傻气。一遍遍地叮嘱她,要离看起来就很危险的动物或植物远一些。

小仁花很苦恼,她觉得整个世界除了妈妈,萝卜和花,其他事物都很危险。因着这种想法,她一度想要打退堂鼓,又怕妈妈失望。

她又问了一次,“妈妈,那样的地方真的存在吗?”

妈妈拍拍她的头,“你看我们现在住的地方不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吗?”

“嗯……可是我喜欢向日葵,妈妈种的是玫瑰花。”

“对的,所以这是妈妈的,小仁花的需要小仁花自己去找寻。”

“好吧。”小仁花深呼一口气...

※一个突然写得很顺手的小故事



小兔子仁花背上行囊,里面有妈妈给她塞的胡萝卜。临行前妈妈还在行囊上给她缝了一朵小花,她很开心小仁花也要去远行,也担忧于她的单纯傻气。一遍遍地叮嘱她,要离看起来就很危险的动物或植物远一些。

小仁花很苦恼,她觉得整个世界除了妈妈,萝卜和花,其他事物都很危险。因着这种想法,她一度想要打退堂鼓,又怕妈妈失望。

她又问了一次,“妈妈,那样的地方真的存在吗?”

妈妈拍拍她的头,“你看我们现在住的地方不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吗?”

“嗯……可是我喜欢向日葵,妈妈种的是玫瑰花。”

“对的,所以这是妈妈的,小仁花的需要小仁花自己去找寻。”

“好吧。”小仁花深呼一口气,终于踏上旅程,她挥挥手,“妈妈,那我走啦。”

妈妈也朝她挥手,“小仁花要加油喔!”

“好!”

小仁花第一次离开自己和妈妈住的城镇,外面的世界对于她来说有些可怕,但也有很多以前的她不曾见过的景色,有些新奇。

“小仁花,你要去哪里呀?”

这是小仁花最近新认识的朋友,是一只很漂亮的乌鸦小姐。美丽的乌鸦小姐聪慧又温柔,小仁花很喜欢她。虽然刚认识时也是状况不断,但说到底,她也有了第一个朋友。

她很开心。

“唔,我想去远方。”

“哪里的远方呀?”

小仁花其实还不太了解远方这个词的定义,但她想了想妈妈给自己说过的话,回答道:“那里会有一个小房子,种着我最爱的胡萝卜和花。”

“嗯……感觉好空泛啊。”

“诶……这样吗……”小仁花长长的耳朵耷拉下来,显而易见地失落了。

乌鸦小姐扇了扇翅膀,“我跟你一起去找吧!”

“嗯……嗯??”

“不行不行不行,太麻烦你啦。”

“不会哦,我们是朋友呀。”

小仁花的第一个朋友对她很好,这种好不需要比较,哪怕她以前没有过朋友,她也明白乌鸦小姐对自己真的是很好很好。

她也试着去回报乌鸦小姐,两只本质上都很温柔的小动物,相处起来自是一派松快的气氛。

远行的路上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情。比如乌鸦小姐突然被另外两只活力满满的猴子先生追求这样的事情。

乌鸦小姐对这种事情倒是淡然处之,小仁花经过一段时间的诚惶诚恐之后,倒也慢慢习惯了有另外两个小伙伴一起远行。

一行人遇见过会骂“boke”的‘不说话则已一说话就幻灭’的池面乌鸦,也遇见过好像永远有用不完的活力的有着橙色额发的乌鸦。顺带一提,后者就是被池面乌鸦骂作‘boke’的那位了。再顺带一提,当时还有另外两只乌鸦,其中带着眼镜的那只会对着‘boke组合’大开嘲讽,有着呆毛的那只乌鸦看起来很是心累。大约就是想拦拦不住,不拦又分分钟打起来,那到底拦不拦这样的心累感吧。

她们还遇见过晚上出门乱晃白天也上窜下跳口头禅是‘heyheyhey’的猫头鹰。不过小仁花总觉得,和猫头鹰在一起的另外那只猫头鹰白天还是更想睡觉的,毕竟他追着‘heyheyhey’猫头鹰蛮世界乱飞的时候一直是一副耷拉着眼皮无奈又无可奈何的表情。

啊,还有一只很奇怪的黄鼠狼先生,黄鼠狼先生看见小猴子一行人跑得比惊吓状态下的小仁花还快。要问为什么?小仁花也不知道。

不过在后来他们又遇上了黄鼠狼先生,这一次是两只黄鼠狼先生。所以她们有幸地被另一只黄鼠狼先生解答了疑惑——因为上一次小猴子们刚从泥里打滚回来,黄鼠狼先生嫌他们太脏了。

小仁花又在短短几个小时之内见识到了卷毛黄鼠狼先生的洁癖程度,忍不住对着另一只黄鼠狼先生感慨道:“你们关系一定很好吧。”

当然,说完之后就不断地原地土下座检讨自己不该随意对他人进行点评,把黄鼠狼先生给吓得够呛,在不断说‘没关系不用在意’也没用之后,差点发展成两只小动物互相土下座到日落。

不过最值得一提的还是一只布丁头的猫咪。要说小仁花为什么知道那个发型叫布丁头,那还要拜活力满满的小猴子们所赐。

毕竟人家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都追着它喊:“布丁头,好厉害啊!”这样的话,把布丁头可烦得要命。

小仁花对它的印象也最深刻,因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布丁头就对着她说了一句:“啊,这就是小黑最近疯狂找木材找花种的原因吗。”

虽然不明所以,但确实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小仁花远行的最后一站是一个很漂亮的城镇。这个镇子离小仁花的家并不远,在经过这个镇子之后,她就可以从另一条路回到和妈妈的家了。

但她有点失望,因为她没有像妈妈所说的那样找到自己的远方,所以最后一程她一直有些提不起劲头来,乌鸦小姐和猴子先生们想尽方法安慰她也没有什么作用。反倒是她发现自己正被安慰的这件事情后,才有些不好意思地又振作了起来。

乌鸦小姐决定在这个镇子停留得久一些,因为说不定这个镇子里就有着小仁花的远方。

那这个镇子里有吗?

也许是有的。

小仁花妈妈告诉她的远方,其实只是她给小仁花的一个美好念想,诱惑她出门去走一走,认识一些朋友,看一看这个充盈着美丽的世界。

所以这个镇子里本来应当是没有小仁花的远方的,小仁花的远方,在家里。妈妈在她出发时就已经给她种下了她喜欢的向日葵,现在正等着她回去接收。

但耐不住,有人给小仁花搭建了远方呀。

“……我没有了。”

“求你啦研磨~”

“……”

“给你抓一周的鱼。”

“……”

“下周帮你去隔壁镇子里买最新款的游戏!”

“……”

“……再帮你做三天的家务不能再……”

“成交。”

“……”有一种被黑了的感觉。

虽然好像欠下了研磨好多债,但站在终于搭建好也播好花种的小房子面前,黑尾先生表示:债这种东西,多了不愁嘛。

小仁花的远方和她想象中有些不一样。因为从小一直被妈妈教育做兔子不能太贪心,所以她想象中的远方其实只有一种花——她最喜欢的向日葵。

但现实中她的远方,不仅有向日而生的向日葵,还有很多其他的花,她认识的、她不认识的,各种各样,应有尽有。

后来她有一次努力想理顺黑尾先生的鸡冠头的时候问他,为什么会给自己种那么多花呢?

黑尾先生一边任由她在自己头上捣鼓,一边回答她,“因为当时忘了偷听你最喜欢的是什么花了。”

说到这个黑尾先生可是忍不住长叹一口气啊,当时一时的失算害得他给研磨足足扫了三个月的房间不说,后来还因为‘不知道小仁花喜欢什么花’这样的理由被乌鸦小姐追着怼了好久,差点就娶不到小仁花了。

一把辛酸泪。

……

“故事的结局就是,猫先生给兔子小姐建了房子种了花,所以他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啦。”

“诶?”

“唔……”

“嗯……”

仁花有点紧张,“怎么啦?这个故事怎么了吗?”

两个小不点都故作老成,“倒不是有什么啦。”

“只是觉得……”

“觉得兔子小姐好像妈妈,猫先生好像爸爸。”

“还有还有!乌鸦小姐是清水阿姨吧!!然后……猫头鹰是木兔叔叔!”

“不对不对,猫头鹰是木兔叔叔和赤苇叔叔啦!”

“哎呀我只是忘了说赤苇叔叔的名字了嘛!明明我就对了!”

“哼!然后还有日向叔叔影山叔叔月岛叔叔和山口叔叔!”

“还有田中叔叔和西谷叔叔!”

晚归的黑尾一回家就往小家伙们的房间这边来,听了几句后他笑眯眯地打断他们,“小不点们,还不睡觉吗?闹着妈妈给你们讲睡前故事,讲完还不睡觉可是耍赖哦。”

两个小家伙异口同声,“好啦好啦我们不会耍赖的。”又动作整齐地缩在被子里,都只露出一个脑袋,声音软糯地讲,“妈妈晚安~”

“爸爸也晚安。”

黑尾:……语气不要太区别对待啊!

小仁花笑笑,熟练地给了每人一个晚安吻,“晚安。”

关上门后黑尾揽着仁花酸溜溜地开口,“我也要晚安吻。”

小仁花拍他胸口,“别在他们的房间门口说这样的话啦!”

黑尾轻佻一笑一把将她抱起,声音压得低沉撩人,“那我们去房间说。”

并没有睡着的小家伙们:……啊,我们会有小妹妹吗?

……

“我为你搭建远方,我想成为你的未来。”









晨曦

画师:けだま

点我看授权书

p站id=73929340


※非日语专业的渣汉化

※单纯为爱发电

※不喜勿喷

⚠⚠⚠禁止二次转载和商用‼‼


轮到黑尾喝醉了hhhh

仁花喝醉走这里

第二天酒醒了,想起昨天自己的英勇事迹,慌的一批哈哈哈哈

果然只有喝醉了才不怂吗hhh

画师:けだま

点我看授权书

p站id=73929340


※非日语专业的渣汉化

※单纯为爱发电

※不喜勿喷

⚠⚠⚠禁止二次转载和商用‼‼


轮到黑尾喝醉了hhhh

仁花喝醉走这里

第二天酒醒了,想起昨天自己的英勇事迹,慌的一批哈哈哈哈

果然只有喝醉了才不怂吗hhh

七里稻🌿

《初めまして》- 黑谷短篇

「初めまして。」


讓我們來談談初次見面的時候,他們兩個人第一次對上視線的事吧。


事先說明,這段描述平淡得甚至有些無聊,但如果要他們回憶起當初,並且給出形容詞的話,黑尾鐵朗會說,那一瞬間就像是北海道的初雪,美妙絕倫卻又冷靜沉著。


才沒有那麼詩情畫意呢。聽不下去的谷地仁花小聲地反駁,偏過頭,有些羞澀地給出她的觀點,那一瞬間,就像是再平常不過的午後,淺嚐過寶礦力後,仰起頭被涼風吹過髮梢,陽光灑在身上,暖意融融,但冰涼的飲料卻又沁涼透心。


其實對於黑尾鐵朗,谷地仁花其實早在很久以前就曾聽說過了。日向翔陽和影山飛雄來到五班找她補習的時候曾經跟她說過,音駒的主將是個雞冠頭,看起...


「初めまして。」


讓我們來談談初次見面的時候,他們兩個人第一次對上視線的事吧。


事先說明,這段描述平淡得甚至有些無聊,但如果要他們回憶起當初,並且給出形容詞的話,黑尾鐵朗會說,那一瞬間就像是北海道的初雪,美妙絕倫卻又冷靜沉著。


才沒有那麼詩情畫意呢。聽不下去的谷地仁花小聲地反駁,偏過頭,有些羞澀地給出她的觀點,那一瞬間,就像是再平常不過的午後,淺嚐過寶礦力後,仰起頭被涼風吹過髮梢,陽光灑在身上,暖意融融,但冰涼的飲料卻又沁涼透心。


其實對於黑尾鐵朗,谷地仁花其實早在很久以前就曾聽說過了。日向翔陽和影山飛雄來到五班找她補習的時候曾經跟她說過,音駒的主將是個雞冠頭,看起來壞壞的。少年還拉了拉眼皮,意圖將言傳表達得更生動些。


當時谷地仁花想像不出他會是一個怎麼樣的人,且對於谷地仁花來說,那一點也不重要。音駒的主將長什麼樣子,是個怎麼樣的人,對烏野來說毫無影響。但是不管怎麼樣,還是希望是個好人吧,至少希望是個容易溝通的對象。


從宮城縣千里迢迢來到東京,車程五六個小時,從天黑到早晨。谷地仁花睜開眼的時候,因為是坐在車子裡睡覺的緣故,還有些不舒服。


「女生變成兩個人了!」音駒的二年級王牌悲鳴一聲,直接把她的睡意給嚇走了。看著有些像田中前輩,但是髮型更為前衛,是他嗎?傳聞中的雞冠頭?但這個是莫西干頭吧。


這麼想著的時候,身後和澤村大地說話的男生開口了,聽語氣更像是隊長的樣子。剛剛因為還有些睏沒看清,身後跟了個人也沒有在意,但是因為日向翔陽說的「雞冠頭」讓她有些在意,微微回過頭看了過去。


啊,是的。


那一次就是第一眼。


好高啊……而且真的是雞冠頭欸日向。在心裡這樣想著,谷地仁花不習慣和別人對上眼神,於是很快的就回過頭,跟上了清水潔子的腳步。


那麼,對黑尾鐵朗來說呢?


「看起來好小啊,就像山本說的那樣,是可愛系呢。」黑尾鐵朗回答,「當時是這麼想的。」


看來兩人的初見非常樸素呢。



然而正式打招呼卻是在晚上的主將和經理會議。音駒因為沒有經理,所以副隊長海信行也跟了過來。


主將和經理會議是和其他四間學校一起開,烏野是第一次來到這次的合宿,音駒作為引薦者,會在會議上向大家介紹新加入的盟友。


對於烏野的其他人,黑尾鐵朗早已經見過了,除了這一次是初次遠征的谷地仁花。在會議開始前,澤村大地就帶著谷地仁花向黑尾鐵朗打了招呼。


「這是我們的新經理,黑尾同學應該沒見過,是上個月才剛加入的。」跟在澤村大地的身後半個人的距離,嬌嬌小小的谷地仁花微微鞠躬。


「初めまして。」她有些緊張地說道,「我是烏野的經理,谷地仁花,請多多指教。」


黑尾鐵朗站得有些隨意,含笑的眼睛看起來有些壞心,「你們烏野還真幸福,根本是強豪的配備嘛~」稍稍打趣了一下,他看向有些拘謹的谷地仁花。


伸出手,對她說道,「初めまして——」


谷地仁花被忽然出現的大手嚇了一跳,求救似的看向澤村大地,在對方的眼中看見了「去吧」的示意,她恭敬地雙手捧著對方的掌。當時因為緊張而沒注意到,黑尾鐵朗的掌心暖得像個火爐,掌心中還有略凸起的繭。


她的手剛捧著他的掌,黑尾鐵朗笑了笑,聲音又懶又長,「音駒的隊長,黑尾鐵朗です~」


從他的角度看向她,就只能看見她的髮旋,再往下就是她微微泛紅的小巧鼻尖。谷地仁花就像個孩子一樣的身高,稍稍不注意甚至會踩到她,就是那麼嬌小的一個小女生,看起來膽小又警惕。


真可愛啊。


她的手很小,捧著黑尾鐵朗的手甚至無法包裹完全。就是這樣大的手掌,可以扣下排球,可以攔下扣球,也可以單手將球拿起。


真帥氣啊。


「請多多指教,谷地同學~」黑尾鐵朗說道,從谷地仁花的角度看上去,他的嘴角掛著壞笑,眼睛微微眯起,果然就像日向說的那樣看起來壞壞的,但是奇怪的事谷地仁花卻沒從他的眼中看見輕浮的態度。


黑尾鐵朗的聲音很好聽,叫喚她的名字的時候尾音有些捲起,像是纏綿悱惻的慵懶,也像是壓著嗓音故意勾著她的壞心,但谷地仁花卻沒想到,那也是她最後一次,聽見黑尾鐵朗老老實實叫她的姓氏。


**

接下來或許有窮追不捨的黑尾也說不定?



boke Hinata!!
我好菜 这句话已经说累了(&o...

我好菜

这句话已经说累了(ó﹏ò。)

我好菜

这句话已经说累了(ó﹏ò。)

晨曦
画师:けだま 点我看授权书 p...

画师:けだま

点我看授权书

p站id=73929340


※非日语专业的渣汉化

※单纯为爱发电

※不喜勿喷

⚠⚠⚠禁止二次转载和商用‼‼


我真的最近刀子磕得太多了Orz

仁花最后明显动摇了,可我就是觉得黑尾看上去好寂寞啊……他那一句看似是个调皮的玩笑,被拒绝后也从容离去,但其实是很想很想在这一场比赛,这个赛场上,可以听到那一个女孩子的应援声。

特别是想到最后音驹输了……扎心了。

…………………………所以说我到底为什么要在520自己插自己一刀?

画师:けだま

点我看授权书

p站id=73929340


※非日语专业的渣汉化

※单纯为爱发电

※不喜勿喷

⚠⚠⚠禁止二次转载和商用‼‼


我真的最近刀子磕得太多了Orz

仁花最后明显动摇了,可我就是觉得黑尾看上去好寂寞啊……他那一句看似是个调皮的玩笑,被拒绝后也从容离去,但其实是很想很想在这一场比赛,这个赛场上,可以听到那一个女孩子的应援声。

特别是想到最后音驹输了……扎心了。

…………………………所以说我到底为什么要在520自己插自己一刀?

七里稻🌿

《為夫為父-(番外)》-黑谷短篇

短小番外一枚。


似乎穿越了光的隧道,耳邊傳來的聲音從遠到近,小朋友因為太過於開心而尖叫的聲音就像是隔了一層膜似的聽得不甚清楚。手似乎正放在一個軟軟的地方,有種想要捏一捏的衝動。


頭還有些恍神,黑尾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黑尾仁花正靠向他,因為身高有差,所以妻子必須仰起頭才能看得見他。


「黑尾前輩?」


「唔?怎麼了寶貝親親?」還沒反應過來自己為什麼忽然出現在人山人海的主題樂園,但是妻子的臉蛋就在眼前,不親上一口怎麼樣也說不過去。說著,他就湊近妻子的臉頰,狠狠地啄了兩口,還把鼻尖埋進去她的脖子間吸了一口氣。「有股奶香啊,仁花。」


「看來鐵朗回來了呢。」妻子笑著說。...


短小番外一枚。


似乎穿越了光的隧道,耳邊傳來的聲音從遠到近,小朋友因為太過於開心而尖叫的聲音就像是隔了一層膜似的聽得不甚清楚。手似乎正放在一個軟軟的地方,有種想要捏一捏的衝動。


頭還有些恍神,黑尾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黑尾仁花正靠向他,因為身高有差,所以妻子必須仰起頭才能看得見他。


「黑尾前輩?」


「唔?怎麼了寶貝親親?」還沒反應過來自己為什麼忽然出現在人山人海的主題樂園,但是妻子的臉蛋就在眼前,不親上一口怎麼樣也說不過去。說著,他就湊近妻子的臉頰,狠狠地啄了兩口,還把鼻尖埋進去她的脖子間吸了一口氣。「有股奶香啊,仁花。」


「看來鐵朗回來了呢。」妻子笑著說。


「回來了?」依然不太明白妻子為什麼這麼說,但是黑尾鐵朗沒太在意,這時候他發現了坐在他腿上吃爆米花的竟然是別人家的兒子,「這不是聖司嗎?佐久早又把我們當安親班了是吧?啊?他的監護人呢?」


「日向和影山被木兔前輩帶去玩雲霄飛車了,大概要結束了。」


「那些傢伙……」這時候才像是被喚醒了什麼記憶般的,黑尾鐵朗偏頭看了看坐在一旁和小愛說話的妻子。


這樣的感覺,似乎在哪裡……


「他剛剛來過了,對嗎?」黑尾鐵朗問道,「十年前的那個我,剛剛來過了吧?」


「欸,沒錯喔。」黑尾仁花笑著回答,「我都完~全~不知道呢,原來十年前親愛的就這樣喜歡我了呢。」


「這有什麼奇怪的。」黑尾鐵朗一點也沒有不好意思,「我的寶貝仁花就算迷倒一大票男生也不奇怪,這麼可愛這麼優秀的女性,就值得所有人追逐。」


「那小愛也要!小愛也要像媽媽那樣。」


「你不準。」


「我也想追逐小愛!」


「老爸我不允許!」作為老父親的黑尾鐵朗將女兒從妻子的手中抱過來,一臉認真的對她說道,「聽好了黑尾愛理,如果有哪個男生要碰你的手,你一定要說不,記得嗎?說不!外面的男生都不懷好意,小愛你要知道保護好自己。」


「欸把拔好囉嗦。」她拍開黑尾鐵朗的手,轉過身去撲向佐久早聖司,「我就喜歡和聖司玩,把拔太不可愛了。」


「……」


「噗。」


「我終於知道為什麼澤村和清水那時候為什麼每一天都給我打電話了……」女兒這麼不讓人省心,黑尾鐵朗在十年後的今天正在經歷著操碎心的老父親的角色。


蒼天饒過誰。


晨曦
画师:けだま 点我看授权书 p...

画师:けだま

点我看授权书

p站id=73929340


※非日语专业的渣汉化

※单纯为爱发电

※不喜勿喷

⚠⚠⚠禁止二次转载和商用‼‼


这一篇log的黑谷部分也差不多翻完了,之后我会挑一下里面我感兴趣的,其他人的条漫来翻。

翻完这一部后,我会翻一下太太只发了推特没发p站的黑谷,或者翻p站里的HQ log,有一个是小猫仁花和音驹的log,太可爱了实在是!!!

画师:けだま

点我看授权书

p站id=73929340


※非日语专业的渣汉化

※单纯为爱发电

※不喜勿喷

⚠⚠⚠禁止二次转载和商用‼‼


这一篇log的黑谷部分也差不多翻完了,之后我会挑一下里面我感兴趣的,其他人的条漫来翻。

翻完这一部后,我会翻一下太太只发了推特没发p站的黑谷,或者翻p站里的HQ log,有一个是小猫仁花和音驹的log,太可爱了实在是!!!

七里稻🌿

《為夫為父-(下)》-黑谷短篇

果然還是被看穿了。


「我是黑尾沒錯。」他說道,「但是我最後的記憶是春高前的那次合宿。」


小愛一臉好奇地仰頭看向父親。


「把拔什麼是唇膏~」


「是春高喔。」他低聲說道,「是把拔人生中最重要的時刻。」


「唔……」


稍微交代了一番後,提出「應該是穿越」而不是「失憶」的觀點後,原以為長大後的木兔光太郎還能稍微靠譜些,但是沒想到交代完後,木兔馬上呈現出一臉就是要劇透的激動模樣。


「那你知道你們在東京預選賽——」


「你給我閉嘴!」


原來去主題樂園的不僅僅只是他們和木兔四個人,來到入口處的時候才見到影山和日向兩個男人正搶著要抱一個小男孩,後來從日...

果然還是被看穿了。


「我是黑尾沒錯。」他說道,「但是我最後的記憶是春高前的那次合宿。」


小愛一臉好奇地仰頭看向父親。


「把拔什麼是唇膏~」


「是春高喔。」他低聲說道,「是把拔人生中最重要的時刻。」


「唔……」


稍微交代了一番後,提出「應該是穿越」而不是「失憶」的觀點後,原以為長大後的木兔光太郎還能稍微靠譜些,但是沒想到交代完後,木兔馬上呈現出一臉就是要劇透的激動模樣。


「那你知道你們在東京預選賽——」


「你給我閉嘴!」




原來去主題樂園的不僅僅只是他們和木兔四個人,來到入口處的時候才見到影山和日向兩個男人正搶著要抱一個小男孩,後來從日向的口中得知是佐久早的兒子。


「因為他不想來人多的地方,但是聖司想和小愛一起玩,所以就托我們帶聖司出來了。」日向解釋道,「不過他說回去後要把小聖司洗乾淨才能送回去。」


「把拔不喜歡小司髒髒!」


「那傢伙真麻煩……」影山嘀咕。


是個潔癖啊……


不過不管怎麼看還是有些奇怪,為什麼好好的一個家庭行程會多了這麼多無關人士?


「你們兩個現在也是職業選手了吧?週末不訓練行嗎?」說著他指了指木兔,「這隻也順帶帶走吧。」


這個問題黑尾仁花回答了,「因為影山和日向這次來東京,原本想要和我見面聚會,但是親——但是鐵朗卻說不行喔,不管怎麼樣都要我帶著小愛和鐵朗一起去。」她說著還有些不好意思,「然後就選在了這裡。」


「黑尾前輩的佔有慾真的很強啊!」日向說道,看起來很不能理解。黑尾以前只看過捧著排球的日向少年,這還是第一次看見抱小孩子抱得如此順手的日向青年,一時之間還有些不習慣。


「不過也可以理解啦!」木兔摸著下巴說道,「畢竟影山和小谷以前——」


「我都叫你閉嘴了!」


不,他什麼都不想知道!不要再劇透了啦!


隊伍慢慢地前進著,黑尾緊緊牽著小愛的手,小愛抬起頭,然後舉手,「把拔,抱抱。」


孩子趴在黑尾的肩膀上時,小愛悄悄地湊近黑尾的耳邊,「我比較喜歡把拔,影山叔叔都不陪我玩。」


欸等等,不要再說了!


未來的黑尾鐵朗不管是出於什麼考量將一場好端端的聚會安排在人山人海的主題樂園,還硬要帶上兩個孩子來綁手綁腳。總而言之,這些麻煩事他都沒自己經歷,全都被忽然之間被送到這個時期的高三黑尾給遇上了。


左手抱著小愛,右手牽著聖司,說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


「為什麼都是我……」


「欸?因為我想去玩雲霄飛車啊!」木兔回答,「對不對翔陽!?」


「我要坐在第一排!」


「白痴,那也要輪得到你才行!」


「等等!你們都去排隊了,那我——」


「聖司說想去旋轉木馬!」日向說道,「而且谷地懷孕了,不能亂跑啊。」還一臉理所當然的樣子,說著手就要往谷地的肚子摸去。


「喂!給我住手!」別在別人的老公面前動手動腳啊!就算現在他不是真正的丈夫,也不準!


黑尾真的想問問看未來的自己究竟是出於什麼考量才會想到要把木兔、日向和影山叫上,明明身邊已經有一個小孩了,何苦還要額外帶上三個單細胞生物出門,未來他家是開安親班的嗎?


總而言之,該說的都說了,可惜高三的黑尾在氣場上還是沒有未來的幾個大男人強,完全控制不住他們。就這樣,單細胞木兔就帶著兩個單細胞去排隊了。


這還是這一整天下來,黑尾有時間和黑尾仁花單獨相處。


給聖司和小愛買了爆米花後,黑尾帶著他們在長椅上坐了下來。

「你……懷孕了?」


「欸?」黑尾仁花有些無措,「是的……」


想到要讓自己的老婆懷孕,必經的過程,黑尾臉紅成個桃子。


「我……小谷我們是什麼時候開始在一起的?」


黑尾仁花愣了愣,然後對著黑尾笑得燦爛,「我不能告訴前輩喔!這些事情,前輩還是不要這麼早知道的比較好。」


可、可惡。老婆太可愛了。


「那至少可以讓我知道寶寶幾個月了吧!」


「才兩個月喔。」


「才兩個月就讓你出來這種地方,我到底在想什麼啊!」


「因為是前幾天才知道的嘛。」黑尾仁花接過小愛喂過來的爆米花,吃得很開心,「很好吃喔,小愛,謝謝你。」


「媽媽喜歡就好!」


黑尾仁花懷裡抱著小愛,金色的頭髮綁了個低馬尾,雖然看起來就像高一時候的她一樣年輕可愛,但是果然當了媽媽之後,渾身上下都是母性的光輝。


「小谷,真的很可愛呢。」


「黑尾前輩也常常這麼說呢。」


「欸~竟然已經習慣了嗎?」


「畢竟每天都在說——不過一開始的時候確實很令人害羞啦。」


黑尾仁花撥弄頭髮的樣子真好看。光是想像就讓人蠢蠢欲動,這樣的女人,會在未來完全屬於他呢,她會給他生下一個可愛的女兒,還有一個不知性別的寶寶在肚子裡,陪他一起組建一個家庭,從宮城來到東京。


這樣優秀、可愛、迷人的女人,會在未來願意相信他,嫁給他。


「我應該真的對你很好,小谷才會選擇我吧。」


黑尾谷地一愣,然後笑了起來,「確實呢!黑尾前輩簡直就是在用攔網的衝勁在衝呢!」


這什麼形容啊。


聽到熟悉的詞彙,聖司也做出攔網的動作。


「我爸爸攔網也很厲害喔!」


「我爸爸比較厲害!」小愛不甘示弱,「所以爸爸才攔著媽媽了!聖司的爸爸沒攔住我媽媽吧?」


「唔……」聖司陷入思考。


等等,佐久早也?不是吧,這只是小孩子的胡言亂語吧,童言無忌,童言無忌!


「那個……我在意很久了。」黑尾看向黑尾仁花,頭皮發麻,「那個,影山和佐久早以前曾經追過妳嗎?」


黑尾仁花「欸!」了一聲後,馬上漲紅了臉,「小朋友亂說的,黑尾前輩別太放在心上。」


「不過媽媽以前很喜歡日向叔叔喔!」


「我也很喜歡日向叔叔。」聖司說,「我懂。」


「……」


……他就知道!


「小愛不能亂說哦。」


話還沒說完啦!


「不過啊……黑尾前輩攔網的樣子,真的超帥的喔。」似乎沒有發現這一句話的殺傷力有多重,黑尾仁花就這樣輕飄飄地說了出來,「球就這樣咻——彭!明明對方進攻的力度這麼強悍,但是黑尾前輩都能攔下來,真的超帥的喔。」


臉紅只需要一瞬間,黑尾偏過頭去,想要用懷裡的聖司幫他擋著羞澀的臉頰。


「小谷的直球也超糟糕的。」


「是嗎?但是黑尾前輩很喜歡喔。」黑尾仁花拉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總是要我說多幾次,一次不夠要兩次,要三次,總是愛撒嬌的黑尾前輩,就是喜歡聽這樣的話呢——摸摸看吧,那時候黑尾前輩猜會是個男生呢,等他回來後,要好好跟他討論呢,名字的部分。」


「你真的相信嗎?我不是你的丈夫這件事,小谷這麼快就相信,真的很意外呢。」他小心翼翼地摸了摸黑尾仁花的肚子,「正常人應該會先懷疑是不是說謊吧,或者是失憶?」


「不會呢。」黑尾仁花的手覆蓋上他的,「因為你看我的眼神,和十年前的那個晚上,一模一樣。」她對他笑了笑,「而且黑尾前輩是我的丈夫,我們分享著世界上最親密的關係,最緊密的樞紐,不管你說什麼,我都相信的。」


「因為他是小愛的父親,是我的丈夫。」她堅定地說道,「他會回來的,很快就會,馬上就會。」


「真開心呢,這種感覺比攔死木兔的扣球還要爽呢。」


他閉起眼睛,舒歎一口氣,從身體中湧出一股暖意,他從未經歷過,但是卻清楚的知道他是時候回去了。


「我想我應該是要回去了。」他跟黑尾仁花說道,「雖然不捨,但是我還是想和我的谷地仁花,從頭開始呢。」


「祝你順利。」黑尾仁花輕輕地在他的臉頰落下一吻,「但還是,別老是嚇她比較好喔。」


「才不要~」黑尾吐舌。


「那就不能怪她和影山——」


喂!!!





話沒聽完,黑尾就直接被陽光給曬醒。


「你今天睡過頭了。」夜久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奇怪,昨晚明明很涼快啊,你怎麼滿身汗?」還很壞心地踢了踢他的屁股。


大概是被老婆給嚇出來的。


掙扎著坐起身,黑尾抓了抓頭髮,總感覺有什麼重要的記憶從腦袋中流逝,他瞇起眼睛努力的抓著些什麼,卻只來得及抓住「影山和日向」這兩個重點。


為什麼呢?是因為怪人快攻的緣故嗎?


怎麼總覺得,這兩個人的威脅很大呢?


等等,誰是老婆?


**

這次這篇《為夫為父》寫得沒有很順,很多想寫的情節都沒有能順利寫出來,劇情還有些生硬。矛盾和bug到處都是,還請大家手下留情,有什麼覺得有問題的可以直接跟我說,不過我是不會再修改就是了_(´ཀ`」 ∠)_這篇超級難寫啊...

但還是希望你們喜歡。

究竟影山和谷地有沒有過什麼呢?這件事就交給黑尾未來自己參透了hhh

不過我還真的喜歡仁花啊...之後可能會寫個日谷或者影花,或者月花也不是沒可能(´・ω・`)畢竟谷地真的太可愛了!


宴请星河

[黑谷]乌野那个小经理

[短了吧唧的后续]

前篇点我 


3.

除了上一次是仁花来音驹拿毛巾篓子,后来这种事情基本上都是雀田或者洁子过来,众人甚至已经诡异地习惯了山本和田中西谷的邪教组织的大阵仗。

啊,你问黑尾怎么想啊?

自从有一次旁敲侧击地问了雀田,不仅得到对方八卦的目光更是被仁花明里暗里躲了一天之后,他就没怎么想了。

大地、菅原和洁子的紧逼防守和杀人目光,还是蛮恐怖的,就连研磨这两天都不太乐意和他一块走了。

黑尾零零碎碎地发散着思维,把手背在脑后无聊地打了个哈欠。东京郊区的空气虽然不比乡下,但也是蛮不错的。天空罩上夜幕,漫天的星星熠熠生辉,偶有几声蝉鸣也不到吵闹的程度,连随意吹来的风...

[短了吧唧的后续]

前篇点我 



3.

除了上一次是仁花来音驹拿毛巾篓子,后来这种事情基本上都是雀田或者洁子过来,众人甚至已经诡异地习惯了山本和田中西谷的邪教组织的大阵仗。

啊,你问黑尾怎么想啊?

自从有一次旁敲侧击地问了雀田,不仅得到对方八卦的目光更是被仁花明里暗里躲了一天之后,他就没怎么想了。

大地、菅原和洁子的紧逼防守和杀人目光,还是蛮恐怖的,就连研磨这两天都不太乐意和他一块走了。

黑尾零零碎碎地发散着思维,把手背在脑后无聊地打了个哈欠。东京郊区的空气虽然不比乡下,但也是蛮不错的。天空罩上夜幕,漫天的星星熠熠生辉,偶有几声蝉鸣也不到吵闹的程度,连随意吹来的风也是惬意得刚刚好。

也不知道为什么,懒散地看着天空的黑尾脑子里蓦地就闪过了另一颗星星。那是颗活泼好动的星星,会随着女孩的动作跃上跃下,偶然和眼睛里的星辰相合,又撞进了旁观者的眼睛,便是再挥之不去的亮色。

一同去便利店的列夫突然惊讶地“诶”了一声,黑尾慢悠悠地看了他一眼,眯着的眼睛都懒得睁大,“怎么了?”

列夫用手指了指一个地方。森然靠山,建的时候铺了很多小路,路两边种着不知名的高大树木,路边微弱的灯光影影绰绰地照在小路上,拉开了长长的影子。

女孩子们大概是出来散步,几个人走成两排,前面的人偶尔回过头来说上两句,一派悠闲欢快的模样。

仁花被夹在雀田和洁子中间,她的身高哪怕在女孩子里也算不上高,看起来依旧是小小的一团,扎着的小马尾难得地放下来,发尾微微卷起,平添几分俏皮。

黑尾和列夫要去的地方往右,她们走的小路往左,此时站着的地方刚好将女孩子的表情也尽收眼底。散漫的目光缓慢地聚焦在仁花身上,良好的视力让黑尾能清楚地看到她的各种表情。

那边不知聊到了什么话题,小姑娘突然慌张失措地摇头摆脑,又有点不好意思地低头。乌野的另一位经理拍了拍她的脑袋,大概是说了什么带过那个话题,可以很明显地看到小姑娘在旁边抚着胸口轻舒了口气。

可爱。

“这么看乌野的经理还是好小啊。”列夫伸手在自己的腰部比划了一下,对着黑尾惊奇地讲,“她站起来只到我这里诶。”转而又放下手思考了一下,“感觉好可爱。”

黑尾脑门一突,又听见他讲,“有点像香蕉冰激凌。”

虽然不是很明白他的脑回路,但是莫名就松了口气。黑尾又打了个哈欠,用着老爷爷的走姿大跨步往前走去,“列夫,赶紧的,买完吃的然后回去。”

“哦——”

“……前辈在想什么?”

“?”

“笑得好荡漾。”

黑尾笑眯眯地转头,“明天的接球训练加倍。”

“??????”

小样,我怼不过研磨我还怼不过你吗?

列夫,你已经长大了,要明白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了。

已经被接球训练按在地上摩擦了几天的列夫回到宿舍后和同宿舍的其他人痛诉黑尾的无良。然而研磨依旧在认真打游戏,一个眼神都懒得奉献,其他人一人给了他一串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其中以山本笑得最为大声。

只有夜久抓了个点,“你们遇到乌野的谷地桑了?”

“对啊对啊。”列夫点点头,又仿佛想起什么似的对着夜久比划了一下,作思考状。研磨刚好在“game over”的音效下抬头给列夫奉献了一个眼神,看他这副模样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列……”

“前辈有谷地同学高吗?”

“……”自知已经来不及了,研磨慢动作地放下游戏机爬回被窝,试图隔绝某前辈的暴怒和某某前辈的丧心病狂大笑。

……理所当然地失败了。

“列夫————!!!”

山本看着被夜久一脚踹飞两脚踹自闭的列夫感慨一般地说,“某种程度上,列夫也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啊。”

福永:……不,快点来个人拉开这俩,救命。



4.

#女孩子们的话题

高中女生们走在一起有一个恒定话题,那就是——八卦。特别是最近隐隐约约有所感觉的雀田,对这个话题的兴趣那是空前高涨。

因着对方的性格和身材让她有一种自己好像在欺负邻居家小妹妹的感觉,雀田有点不好意思,于是试图拉白福下水。奈何白福拿着刚在小卖部买的零食啃得有滋有味,对她的各种小动作采取无视原则。

雀田无法,只得只身上阵。

良心是什么?能吃吗?

她先聊了一大堆不相干的话题,再开始旁敲侧击某些一听就冒着粉色泡泡的问题。

“说起来,仁花有喜欢的人吗?”

“诶——???”

“比如音驹主将黑尾那种类型的?”你这叫旁敲侧击吗???

连洁子都被这个直球梗了一下,她笑着轻拍了拍仁花的脑袋,“别闹她了。”护犊子意味十足。

雀田一激灵,一本正经地伸手往白福的零食袋探去,试图将这种恐怖气氛掩饰过去。白福“啪”一下拍在她手背上,脸上表情明晃晃的在说:“你干嘛?”。

雀田:……我大概是傻了。

此时旁边传来了拯救雀田的天籁之音,“黑尾前辈,其实人蛮好的……”

雀田点头,“嗯嗯,虽然人浪荡了点但要说他人品坏倒不是。”

宫之下和大泷默默地看了眼今晚格外憨憨的雀田,默契地往后一步。

看到她们的动作,雀田才后知后觉。

等等……刚那声……

很好,洁子小姐表情很灿烂。

你问多灿烂?

哦,大概就是黑尾会被大卸八块的那种灿烂吧。

#黑尾,走好。




5.

今天的黑尾过得有点心累,音驹应乌野的邀请,在非训练时间和对方打了局友谊赛。

本来这也没什么,就是一场普普通通的友谊赛,顶多就是因此错过了食堂的开饭时间罢了,但这一点在吃到经理们买来的炒面面包之后也可以忽略不计。

但……

黑尾他被针对了。

是的他被针对了。

站在前排,对面的一年级后辈会挑起眉摆出恶劣表情开着满点嘲讽嘴炮他;站在后排,对面的王牌会对他进行“手臂会断”扣杀;发球就不用说了,那种只为了接起他的球的阵仗有一瞬间都让他以为他是个全国前三的扣球手。事实上只是个力量3的柔弱主将。

一点也不友谊的友谊赛打完,黑尾走向仁花那拿面包。在邪教组织“哦哦哦哦!!”兴奋地冲向洁子小姐的对比之下,黑尾仿佛信步的姿态看似无人注意,但只有身在暴风中心的他知道那滋味儿。眼尖的人就会看到他撸完小经理,在小经理爆红的脸色下离开的脚步已经有点踉跄了。

#对于被针对这件事情。

大地:你想多了。

黑尾:……

研磨:……

#洞悉一切的研磨更不乐意和他走一块儿了。






晨曦

画师:けだま

点我看授权书

p站id=73929340


※非日语专业的渣汉化

※单纯为爱发电

※不喜勿喷

⚠⚠⚠禁止二次转载和商用‼‼


黑尾这个又皮又骚的男人,面对仁花时,显得特别小心翼翼,总是克制着,可是喜欢是藏不住的。有时候忍不住撩她一下,悄悄表白一下下,可一看她惊慌失措就马上来一句“开玩笑的~”来遮掩……

等等,明明是糖我怎么说得好像是刀一样???刀子磕多了吗???

画师:けだま

点我看授权书

p站id=73929340


※非日语专业的渣汉化

※单纯为爱发电

※不喜勿喷

⚠⚠⚠禁止二次转载和商用‼‼


黑尾这个又皮又骚的男人,面对仁花时,显得特别小心翼翼,总是克制着,可是喜欢是藏不住的。有时候忍不住撩她一下,悄悄表白一下下,可一看她惊慌失措就马上来一句“开玩笑的~”来遮掩……

等等,明明是糖我怎么说得好像是刀一样???刀子磕多了吗???

七里稻🌿

《為夫為父-(上)》-黑谷短篇

《為夫為父》


甚至還沒想像過自己如果作為男朋友的話會是什麼模樣的黑尾,在一覺醒來後直接被一聲「把拔!」給嚇出病來。


明明闔上眼睛前是在合宿訓練的第四個晚上,距離合宿結束還有三天的時間,因為是春高前最重要的聯合訓練,所以作為音駒的隊長,黑尾是全心全意的珍惜著每一分每一秒的訓練時間。


第二天早上一樣要早起去晨跑。他閉起眼睛的時候這麼思索著。手壓了壓軟硬適中的枕頭,滿意的將臉埋進去。


啊,對了,如果遇到小谷……或許可以找個藉口和她聊兩句——雖然在地緣上已經輸給了烏野那群人,但黑尾鐵朗向來不是坐以待斃的主,主動出擊是最佳的防守,他一直是如此相信著的。


他至今還非常清楚地記...

《為夫為父》


甚至還沒想像過自己如果作為男朋友的話會是什麼模樣的黑尾,在一覺醒來後直接被一聲「把拔!」給嚇出病來。


明明闔上眼睛前是在合宿訓練的第四個晚上,距離合宿結束還有三天的時間,因為是春高前最重要的聯合訓練,所以作為音駒的隊長,黑尾是全心全意的珍惜著每一分每一秒的訓練時間。


第二天早上一樣要早起去晨跑。他閉起眼睛的時候這麼思索著。手壓了壓軟硬適中的枕頭,滿意的將臉埋進去。


啊,對了,如果遇到小谷……或許可以找個藉口和她聊兩句——雖然在地緣上已經輸給了烏野那群人,但黑尾鐵朗向來不是坐以待斃的主,主動出擊是最佳的防守,他一直是如此相信著的。


他至今還非常清楚地記得睡前腦子裡飄過的想法,所以對於一覺醒來,就有一個小女孩偏著頭蹲在他的腦袋旁盯著他看這件事,不管怎麼看都有些驚悚。


「把拔?」

把拔?誰家的孩子到處亂跑啊。


皺起眉頭,他再次把頭埋進去枕頭裡。大概是夢吧。他想道,看來還可以繼續睡一會。


但是小女孩完全沒有放過他的意思。這位看起來斯斯文文,非常可愛的小女孩一腳踩上他的背,因為站不穩,走得歪七扭八,黑尾頓時感覺到自己胸腔的空氣都被小女孩殘忍地擠壓出來。


「起~來~了~!」她呲牙咧嘴地喊道,雙手扶著父親的肩膀,小胖腿卻開始猛力踢著。


黑尾覺得自己要死了。


「怎麼了?小愛?」女人的聲音從房間外傳來,黑尾想開口求救,但是稱呼他為父親的小姑娘卻殘忍地把他的臉踩進去枕頭裡,他不敢貿然起身,萬一小女孩受傷了他就罪過了。


總而言之,那位媽媽,快來把你的女兒帶走。


「把拔不起床~明明都答應我要和木兔叔叔一起去玩的!」小女孩對著她的母親唉唉叫,小胖腿繼續蹬,「媽媽來,叫他!」


「好~」女人的聲音從遠而近,忽然變得尖細,「欸欸欸——親愛的別死啊啊啊啊啊!!!」應該是進到房間裡看見正在垂死掙扎的他了吧。


背部的重量消失,黑尾也終於可以抬起頭深呼一口氣了。


「噗哈——」他雙眼昏花,還沒來得及向對著他喊老公的女人說認錯人了,就被她的樣子嚇得說不出話來。


小、小谷?!!


不,是胸部長大後的小谷!


「親愛的?」谷地仁花湊到他的面前,一臉擔憂,「你還好嗎?下次別讓小愛這樣壓啊,會出事的。」她的手摸上他的臉,冰涼且乾爽,黑尾心底一頓,她肌膚的觸感如此真實,他甚至能聞到從她身上傳來的花果香氣。


他驚恐的發現,這不是夢。


「親愛的?」她再叫了一聲,發現黑尾完全沒有反應,馬上急紅了眼睛,「親愛的你還好嗎!我、我現在馬上打電話叫救護車!」


說著,谷地仁花就拿起手機,雙眼噴淚,抖著手撥號。


不行,不能讓她真的打通電話,這樣絕對會被當作是濫用執法單位的惡作劇。黑尾壓著她的手,思索著該怎麼開口才不會顯得有異樣。


「我……我沒事。」


谷地仁花還是一臉擔心,黑尾想,他大概要起身來動一動才能讓她安下心來。


「你看,」他坐起身,手也不知道該往哪兒擺,於是乎放到腦後去抓了抓,「我沒事的,嗯?」


「……」谷地仁花的眼淚湧得更多了。


「???」


「親愛的你怎麼了……」


「把拔……」小女孩也跟著她母親一起落淚了,「把拔你怎麼不親親麻麻了?你的怎麼可以不抱著麻麻!」


「……」


「把拔明明說每天早上都要麻麻親親才起床——怎麼把拔變了!嗚嗚嗚——」


那是因為我不是你拔啊。


「那個……」雖然不知道現在究竟發生什麼事了,但是看見谷地仁花的模樣,黑尾也大概猜出來了,他應該是來到了未來,然後在谷地仁花的丈夫身上醒了過來——該死,他等下就要照鏡子看看是誰這麼幸運娶到他的初戀當老婆!


想著就讓人心酸,才剛剛開始對她有好感,上天就接二連三地來打擊他嗎!嗚嗚。


總而言之,先說清楚吧。


「那個,小谷……」


「小谷!黑尾還在賴床嗎?!嘿嘿嘿,黑尾你真是懶啊!」


圓滿了。黑尾想道。


此生真的圓滿了。踩到狗屎運的臭男人就是自己。




木兔光太郎來得真是時候,他剛要說出口的那句「我不是你老公,我是黑尾鐵朗。」硬生生的被吞回肚子裡。


黑尾決定暫時不要引起谷地仁花的恐慌,照谷地仁花的個性,如果發現了自己老公的芯換成了年輕時期的丈夫,大概會慌亂得暈倒吧。


於是他照著女兒說的那樣,抱了抱妻子,然後跟她說道,「剛剛多虧小愛讓我看見跑馬燈了,一時錯亂沒回過神來。」


然後就看著一臉煞白的妻子抱著小愛對她說教,而小姑娘聽教的模樣莫名的有點像他小時候。他忽然有些感嘆,小愛雖然看起來像個縮小版的谷地,但是個性方面還是比較像他啊。


「我說你啊,都幾點了還沒起嗎?不是說好要帶小愛和小谷去遊樂園嗎?」木兔光太郎,作為一個外人,一臉自然的站在黑尾夫婦的臥室內,絲毫不見尷尬和違和感——但這樣確實很像他會做的事,如果會感到尷尬的話反而就不像他了。


小愛「和」小谷是什麼意思?女兒和老婆是不一樣的好嗎?




黑尾發現,自己的女兒,黑尾愛理其實非常黏自己。四歲的小女孩陪著他到浴室洗漱,還爬上小凳子給他擠好牙膏,然後坐在小椅子上,晃著小腿,看著父親刷牙洗臉。


「把拔頭髮都翹翹的!」她咯咯笑著,「麻麻說比小愛不聽話的就是把拔的頭髮了!」


鏡子裡的男人要比高中時期的黑尾再高壯一些,這讓他多少有些高興,原以為187的身高已經很足夠了,到了高三以後大概不會再長了。而且身材也比高中時期健碩——剛剛看見木兔的時候他也有些嚇到,那傢伙未來已經成了選手嗎?那身材究竟是怎麼保養的啊?


「那媽媽有沒有說最喜歡把拔了呢?」


「麻麻不說!麻麻害羞!」小愛把小胖手放在嘴巴上,「都是把拔說愛麻麻!把拔說影山叔叔和日向叔叔都是重點提防對象!要報仇!」


小愛說得前言不搭後語,黑尾也沒放在心上,越看越覺得小愛實在太可愛了,彎下身子啄了啄她粉嫩的臉頰。


「小愛長得真像媽媽呢。」


「把拔說過好多次啦~」小愛害羞地搓搓臉頰。



準備要出門的時候,木兔到車庫熱車,而黑尾仁花則去準備小孩子出門需要用到的備用品。小愛就一直纏著父親給她抱抱舉高高。玩得小姑娘一個高興,在上車的時候一直抱著黑尾說要和爸爸坐在一起。


「可是把拔坐副駕駛座不能抱小愛喔。」黑尾仁花這樣跟孩子說。


小愛馬上噘嘴,長得和仁花一模一樣的臉蛋看起來楚楚可憐,黑尾平常就見不得谷地仁花不開心,現在更別說是自己和她的女兒,整顆心就像巧克力一樣化了,又暖又甜。


「那把拔和小愛坐后座好了。」黑尾說道。


果不其然小愛破涕為笑,抱著父親一頓親。


黑尾夫婦兩人帶著一個小女孩,加一個不知道為什麼會跟著來的外人一起開車去了東京的迪士尼樂園。但是黑尾有些慶幸木兔跟來了,否則作為芯子是高三生的他來說,開車這件事馬上就會暴露了。


車子駛出車庫後,黑尾發現他們居住在東京的市郊,和他長大的地方相距不遠,雖然看起來略有些變化,但他還是能分辨出街道的名稱。


原以為自己將一切都cover得很完美,但是——


「說起來,黑尾你今天有些怪啊。」木兔在車上說道,他上挑的眉毛動了動,從後視鏡往後看向他。


黑尾「欸」了一聲,看了看懷裡正在鬧騰的女兒,再看向他,「怎麼說?」但是心裡卻是對木兔出乎意料的敏感毫無置疑。畢竟木兔光太郎雖然是傻,但是不管怎麼說都是梟谷的主將,是在多年前就可以和他一起虐爆其他人的存在,而木兔光太郎可以旁若無人地走進他和仁花的房間,就能證明他實際上他們一直都保持著密切的關係,能從中看出些蛛絲馬跡也不是不可能。


黑尾仁花沒說話,但是她也稍稍側頭從副駕駛座看向他。


「你啊。」木兔光太郎皺起眉頭,應該是在思考該怎麼說。「就是啊……」


黑尾仁花垂下眼睛,但是黑尾卻知道她此番模樣正是贊同木兔所說的。


「你以前都不會讓小谷坐在我的副駕駛座。」木兔光太郎說道,「你寧可讓我自己一個人坐前面……」說著還有些委屈呢。


「……」說的也是,讓自己的妻子坐在別的男人的副駕駛座,怎麼看都有點問題,「那個我啊,實際上剛剛出了些問題,但是不想讓小谷擔心所以沒說出來。」


黑尾仁花沈默了一陣,忽然回頭看了他一眼,「……前輩?」


「嗯?」怎麼稱呼換了,繼續叫親愛的啊,他愛聽。


「你不是黑尾前輩吧?」


「小谷怎麼這樣說啊,他是黑尾啊。」木兔說,不解。


「可是,」她看了看木兔,有些難為情地說道,「他已經很多年沒叫我小谷了。」


「啊!」木兔瞪大眼睛,「難怪!我就覺得為什麼今天怪怪的——黑尾你以前都叫小谷寶貝親親欸!怪肉麻的。今天你怎麼叫她小谷了?」隨後他咧開嘴笑,「你終於把我們的話聽進去了?知道肉麻了吧!」


他是這種人???好肉麻啊!!!!



寫文這麼多年來我從沒寫過穿越到未來的老梗,一方面是想挑戰自己,就算沒寫這種梗也可以寫出有趣的故事吧。

但是這幾天忽然想知道到了未來看到自己的妻子女兒的老黑(高三)會有什麼反應呢?

所以才寫了這一篇。

但是這究竟是場夢,還是現實呢?我也不知道呢(笑

木兔出場是私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