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豹列传

621浏览    10参与
浮生轻换糖醋鱼

虽然说师忽是我最喜欢的漫画角色,但是要说最喜欢的作品,那还是要推黑豹列传啊。太萌太有爱脑洞太大了,真的是不管什么时候看都能戳到我的萌点和笑点。反派都好帅,简直木得抵抗力…看老帝装逼我就很想捶死他,但是看大仙装逼撸猫那真的是赏心悦目,气质啊。虽然这漫画的武力值已经达到了一种混沌的境界,虽然boss>长空的基友团>黑豹>长空>boss>基友团>黑豹,但是,帅就完事了。随便翻翻都是颜值暴击啊。

一:隔着玻璃调情…老马总是那么会玩~啊怀念练练做boss的时候,那个时候他还有武力值(虽然后面谁也打不过感觉更棒…)

二明骚vs闷骚…再次感叹一下大伯这个血条,要是师忽来这么一下基本上估计也就废了…

三...

虽然说师忽是我最喜欢的漫画角色,但是要说最喜欢的作品,那还是要推黑豹列传啊。太萌太有爱脑洞太大了,真的是不管什么时候看都能戳到我的萌点和笑点。反派都好帅,简直木得抵抗力…看老帝装逼我就很想捶死他,但是看大仙装逼撸猫那真的是赏心悦目,气质啊。虽然这漫画的武力值已经达到了一种混沌的境界,虽然boss>长空的基友团>黑豹>长空>boss>基友团>黑豹,但是,帅就完事了。随便翻翻都是颜值暴击啊。

一:隔着玻璃调情…老马总是那么会玩~啊怀念练练做boss的时候,那个时候他还有武力值(虽然后面谁也打不过感觉更棒…)

二明骚vs闷骚…再次感叹一下大伯这个血条,要是师忽来这么一下基本上估计也就废了…

三:练练的表白,练练后面真的好温柔啊~而且颜值真的是炸裂,和大伯在一起画面真的太好看了。这个柔弱的大伯我可以(虽然只柔弱了那么几张图…大伯你其实是无限血条的吧你这个样子我怎么萌病弱…)

四:可怜(但是帅气)的神父,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他妈孤独的像是来当boss的…以及条件反射护着大伯的练练简直苏到爆炸。
五:友情客串的云师兄和蓝月亮宗主和皇影树,龙少你小心点别踩到什么我家云师兄了啊!

六:个人认为黑豹列传里颜值巅峰,大伯真的是,天下第一美人的风范啊,太好看了真的是冷若冰霜,艳若桃李的感觉。可惜的是这件黑风衣只穿了那么一次,虽然人狼哥你死的很苦逼很惨…但是对不起我真的满脑子都是大伯的美貌。
七:老马(这时候是叶明发?),你对美男子…到底有什么误解…如果这都算花美男的话,那这哥们看到大伯和练练还不得直接死过去…

八:颜值巅峰X2,这张大伯真的是,舔不够的舔,修罗玉面啊,当然主要还是气质,小铁面这一身看上去就没大伯那么美貌了,虽然也是好看的,唉可怜的小铁面,真的太惨了…各种被蹂躏,幸运E,捡到升级书还和练练绑定了,这角色真的不是编剧不好意思欺负大伯故意搞出来爽的么…

九:穿睡衣的大伯,好柔软好像摸摸毛毛啊,和儿子难得的温情戏,陛下这件红色的风衣应该是暗天皇正装,帅啊。


@银翼的猎神来看大伯装逼美貌




浮生轻换糖醋鱼



这车祸现场般令人窒息的尴尬.....这教科书般的修罗场。练练真是在护妻好男人的康庄大道上越走越远一去不复返了,

“我对神话一向不感兴趣,我还是来救你吧”甜

到爆炸! !! 苏到爆炸! !!! 

可惜李小   妈并没有获得两个

其实本质父控到恋父的熊孩子的认可..唉,想入赘暗天皇宫,看起来还是漫漫长路要走啊。

话说黑喵和铁喵这段真的是笑死我了,

“放心,你爹这人我知道,他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我们肯定可以救出我的小甜心。”

神马!! !! 小甜心!! !! 你们什么时...










这车祸现场般令人窒息的尴尬.....这教科书般的修罗场。练练真是在护妻好男人的康庄大道上越走越远一去不复返了,

“我对神话一向不感兴趣,我还是来救你吧”甜

到爆炸! !! 苏到爆炸! !!! 

可惜李小   妈并没有获得两个

其实本质父控到恋父的熊孩子的认可..唉,想入赘暗天皇宫,看起来还是漫漫长路要走啊。

话说黑喵和铁喵这段真的是笑死我了,

“放心,你爹这人我知道,他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我们肯定可以救出我的小甜心。”

神马!! !! 小甜心!! !! 你们什么时候进展到这一步的! !! 李练你个扑街你给我等着! !! !这事我们没完! !! !"

基本就是这种感觉。

不过铁大哥我一直觉得你是个靠谱的人耶,你这醋意弥漫的话是怎么回事?二位大哥救人啊! !! !你们老豆还在那个半人半龙的禽兽手里啊! !! 你们真不担心他清白不保啊?-一如果他真的还有那玩意的话。

以及,恕我直言这张大哥画的也太像练练了吧。这眉眼,这发型,这眉毛。果然这两张脸是天下专用搞基脸。我觉得再见无名若是出了漫画大哥肯定是李练脸是正确的。如果说以前我一直觉得李练像步天再看练练和黑喵的互怼只是魔性的话,那如果练练是大哥的脸..他和黑喵为了长空怼起来画面简直是邪性..我的天神武长空你个罪孽深重的男人啊。不过李空官配好评。后面实在是太甜了。

以及说句题外话,大伯真的好衬好衬这种浓艳的画风啊,太美了。和血色的花海在一起实在不要太人比花娇。师忽就适合一些很素净的画面了,所以风云和黑豹列传,整体画风都不同。应该是风云的画风很难凸显出大哥年轻时候那被小说高度肯定的美色。他比较适合黑豹的画风,很浓艳。应该就是李练的模子加点神父的脸型下巴之类的吧。


浮生轻换糖醋鱼

不行我受不了了,大伯你怎么可以那么美那么帅那么可爱那么苏!!!!扑上去舔舔舔。而且一个人是怎么可以那么招boss恨不得和所有boss都出个本的情况下还始终逼格不掉被称为黑豹列传的无名但是却通杀了全场。在每一个boss都对他表现出了浓厚的性趣的情况下依旧一副老狐狸的架势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和他们讨价还价的啊!!!!这个剧本也很迷哦,一言不合就往脸上泼水是个什么操作?下一秒就是大伯被泼一脸的特写………我的天啊天下那群同人男一定是故意的!!!!
忽然想想大伯其实也挺苦的啊,是真的很苦逼,虽然是钦定的男主,戏份多的要上天挂开的上天魅力满点但是也真的蛮苦的哦。这一个一个的boss都恨不得把他给…咳咳。事实证明...

不行我受不了了,大伯你怎么可以那么美那么帅那么可爱那么苏!!!!扑上去舔舔舔。而且一个人是怎么可以那么招boss恨不得和所有boss都出个本的情况下还始终逼格不掉被称为黑豹列传的无名但是却通杀了全场。在每一个boss都对他表现出了浓厚的性趣的情况下依旧一副老狐狸的架势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和他们讨价还价的啊!!!!这个剧本也很迷哦,一言不合就往脸上泼水是个什么操作?下一秒就是大伯被泼一脸的特写………我的天啊天下那群同人男一定是故意的!!!!
忽然想想大伯其实也挺苦的啊,是真的很苦逼,虽然是钦定的男主,戏份多的要上天挂开的上天魅力满点但是也真的蛮苦的哦。这一个一个的boss都恨不得把他给…咳咳。事实证明一个天下无敌的男人长成这个样子,实在是太麻烦了。
儿子不挣钱啊!爸爸对你们很失望!
这样看师忽待遇真的是最好的了,boss对他都至少还保留一份对女神的尊重呢,反正目前还没看到太出格的boss,最多也就是掐着脖子捏个小脸了,没有什么泼水之类的羞耻play。天啊根本控制不住自己路人bossX大伯的心!!!
所以大伯你是怎么做到凄而不惨的?明明就那么悲剧结果我只能记得他秒杀全场的范了…

浮生轻换糖醋鱼

无节操无意义的女装梗(上)

首先声明,此梗非原创,我记不得原梗是在乐乎还是微博还是QQ群里看到的了,实在觉得这梗超萌就忍不住写了若是有此梗的原创者或者相关人员看到这篇文请告诉我,立刻删文或者要授权。请太太多多担待。

ooc的恶搞产物,人物属于马荣成ooc属于我,看之前最好先去听胖虎唱十首歌再跳十首极乐净土确保将脑海中漫画里那个金刚芭比肌肉长到脖子上的大伯清除干净。讲道理一个身高176体重68kg的男性不可能有那么夸张的肌肉的好么!好吧毕竟港漫里但凡男性角色除了笑三笑胖天皇这种搞笑系的从八岁小孩到八十岁老头都是八块腹肌的。我坚信师忽不露肉的原因就是因为老马自己都没法说服自己最宠的亲女儿一身腱子肉可是他又不会画其他的肉...
首先声明,此梗非原创,我记不得原梗是在乐乎还是微博还是QQ群里看到的了,实在觉得这梗超萌就忍不住写了若是有此梗的原创者或者相关人员看到这篇文请告诉我,立刻删文或者要授权。请太太多多担待。

ooc的恶搞产物,人物属于马荣成ooc属于我,看之前最好先去听胖虎唱十首歌再跳十首极乐净土确保将脑海中漫画里那个金刚芭比肌肉长到脖子上的大伯清除干净。讲道理一个身高176体重68kg的男性不可能有那么夸张的肌肉的好么!好吧毕竟港漫里但凡男性角色除了笑三笑胖天皇这种搞笑系的从八岁小孩到八十岁老头都是八块腹肌的。我坚信师忽不露肉的原因就是因为老马自己都没法说服自己最宠的亲女儿一身腱子肉可是他又不会画其他的肉体了…干脆不给看!咦,有空可以把师忽的女装梗也码出来~嗯反正他那张脸真的是比风云里绝大多数(其实我觉得是所有…)妹子都要干净漂亮啊,至今怀疑老马当初人设是神仙姐姐,强行变成了神仙叔叔。

黑豹列传 无意义的女装小短文 all大伯

色彩斑斓的裙摆从一身黑色西装的青年身边擦过。青年沉默的站在大门口,仿佛一片缤纷花海中的礁石,坚硬,冷漠,格格不入。偶尔有胆大的女孩子被青年冷厉英俊的外表所吸引试图搭讪,也都被青年那死神般肃杀的气场所压迫而知难而退。

黑豹冷着一张脸,漠然看着来来往往的所谓“上流社会”的人士,英俊的小伙挽着身着昂贵晚礼服的女孩,衣香鬓影,纸醉金迷,空气中充满了香槟和高档香水的气味,当真是令人作呕。

他的目光从一张张陌生的脸上游过,这是属于香港上流社会的舞会,本不该和他这个日本暗天皇有任何关系。然而兄长铁忠告诉他,今夜出席舞会的人员中混杂了几名竞争对手派来的据说超一流的杀手,而他们,自然不是来吃冰淇淋的。

“杀手这种东西,便是来一百个我也不怕,只是出席舞会的都是我的合作伙伴,又全是些手无缚鸡之力的生意人,到时混乱之中有人受了伤,岂不是跌了我东方巨龙的面子?所以希望你能出席,帮我照看一下”铁忠如是说。

他这个大哥平时极少求他,既然开了口,那黑豹再没有推脱的道理了。他准备就这样站在门口站完整个舞会,用他那生人勿近的冰冷气场杀死任何敢于靠近他十步之内的莺莺燕燕和试图动手的杀手,可惜,他失败了。

有人在他身后清了清嗓子:“这位帅哥你可否让一下,挡着我路了。”黑豹转过身,然后眨巴着眼睛傻掉了…他发誓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这么震惊过!就算面前是一头人形的哥斯拉穿着粉红色连衣裙在和他说话,他都不会有现在那么震惊!

当然,和他说话的并不是什么穿着粉红色连衣裙的哥斯拉,而是穿着复古式燕尾服扎着领结的李练。好吧,作为花花公子这个词的人形具象化,行走的衣冠禽兽,李练出现在这里本没有什么问题,铁忠找他来帮忙照看也没有什么问题。问题是…问题是他臂弯里挽着的女伴!耀眼的白金色卷发,化了淡妆却依旧凌厉的眼角,湛蓝深邃的双瞳,雕像般无可挑剔的面容在水晶灯的映照下柔和了线条折射出淡淡的光辉,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眼,惯于隐在竖起的风衣衣领后的脸配上素白的蕾丝居然奇迹般的没有违和感。

呸!太他妈违和了好么!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比这更违和的事情了好么!我操就算无真脱光了去跳钢管舞都不会去比这更违和了好么!黑豹的内心在疯狂的咆哮。

一秒钟对于强者来说,能做很多事。决定很多人的生死,决定一场战斗的胜败。因此对于强者来说,用宝贵的一秒钟来走神,是一件不可饶恕的事情。

可是黑豹却用了足足一百秒来思考,到底是他爹有个孪生姐妹自己有个姑姑还是自己依旧活在无真的脑洞里,或者说如来神掌最后一式的招意对自己无界的影响已经让自己连男女都分不清了。

直到李练伸手将自己拨向一边带着人走向舞池,黑豹依旧在发呆,如果面前的不是李空二人而是对手,他早已死了无数次。而将他从一脸懵逼的状态中唤醒的,是海潮般的口哨和叫好声。

李练和长空的入场,引发了场内的轰动。场内的人其实并不认识李练,更不知道他怀中搂的“女孩”是谁,但是这并不影响他们在那里瞎起哄,毕竟,这一对实在太耀眼,也太般配。

仿佛他们生来就应该在一起,并肩看天地浩大,岁月不曾将他们改变。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们身上,男孩子嫉妒这家伙的好运,能够勾搭到那么美貌的舞伴,却也不得不承认唯有这种人,才能配得上身旁那个绝色的佳人。女伴们艳羡那“女子”绝世的容貌,亦被这教科书般的郎才女貌珠联璧合激发了少女心简直又相信爱情了。

所有人都很高兴,舞会的气氛被推向了高潮。好吧,也不是所有,至少要除了两个人,黑豹和这场舞会的主人,铁忠。

铁大哥的内心很崩溃。他本来在眯着眼细细品着一杯顶级的葡萄酒,猩红的酒液在水晶灯的照耀下折射出鲜血般妖娆的色泽。他慢慢的啜饮,仿佛在品味权力的甘美。他并不为那些未知的杀手而感到忧虑,强者,总是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他相信自己的实力,也相信自己的部署,今天的舞会,必将宾主尽欢。他一直这样有自信,直到他听到了海潮般的起哄声,然后抬头,看到了李练如一个王子般牵着他命中注定的公主走向舞池,丰神俊朗,俊美不凡,衣冠楚楚…衣冠禽兽!他现在一点都不想再去品味权力的美妙了,他只想随手抄起最近的酒瓶,砸在李练那张自以为完美的脸上。不过他还没有来得及去做,就已有人先动手了。黑豹如一阵风一样冲到李练面前,攥起长空的手腕就把人往舞池后的长廊里带,并且随手一挥,将炸了锅的尖叫和起哄声关在了门外。铁忠彻底无奈了,他忽然开始期待杀手们快点动手了,至少,情况总会比现在要好些。

黑豹是如此的愤怒,甚至没有注意到自己顺手把李练也扯进来了。他愤怒的瞪着眼睛和长空面面相觑,或者说,是他单方面的干瞪眼。长空从一开始进来就默不作声的坐在那边,藏在蕾丝手套里的手绞着素白的礼服裙边。他就这样乖乖巧巧安安静静的坐着,圆润的膝盖,笔直的小腿,纤细的脚踝透着半透明的礼服裙裙摆若隐若现,就像白色的鹿,隐没在白色的森林中。黑豹艰难的把目光从老爹的礼服开叉处移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复下自己的心情,用尽量平静的口气问:“这是…大哥的安排?”

“不,这和忠儿没有关系,他没有和我说过这件事。”长空轻轻的摇头。

“那这他妈是李练干的好事对不对!”黑豹愤怒极了。他早就看出来这混蛋对长空心怀不轨,果然!狐狸最终还是露出尾巴了。

没有想到长空还是轻轻摇了摇头:“这事也不怪李练,是我得知了这件事,主动找上他的,而以我的身份出面不方便,但是我又实在不放心忠儿,所以…”

“所以你他妈就穿成这样来勾引男人!”听着长空为李练开脱,黑豹怒火暴涨,伤人的话再不经思考,冲口而出。

李练听黑豹口出如此不堪之语,眉头一皱,身形一闪已挡在咄咄逼人的黑豹面前:“黑豹,你给我说话注意些,他毕竟是你爹。如果不是看在李察的份上,我今天就要教教你什么叫素质。”

“滚开,我父子二人说话,轮不到你插嘴。”黑豹的脸色阴沉的要拧出水来。听听,李察!叫的多亲啊。

然而黑豹嘴上虽不饶人,但其实话一出口,便后悔了。他看着长空不可置信般的站起身,又脱了力般的坐下,眼中透出令人心疼万分的悲戚和难过。很难有人相信,天下无敌的绝世长空也会露出这种表情,的确,在所有人眼中的长空,都是完美的,金刚不坏,坚不可摧的战神,可两个儿子却永远都是他的软肋是他的阿喀琉斯之踵。

黑豹看着这样的长空,心疼的恨不得把刚才说这句话的自己拉出来轰杀然后再补上两脚。他刚才是真的气昏了头,他气长空为何总是不相信他,为何非要这样自顾自的为他们兄弟俩牺牲,为何从不相信不需要他的帮助两个儿子也能做好任何事,为何不相信儿子长大了,可以保护父亲。甚至为何在知道了这件事以后去找的人是李练而不是自己。

黑豹不能接受,站在长空身边的人,为何总是那个该死的李练!他们才是知己,是挚友,是互相算计棋逢对手的宿敌。而自己永远都只是被长空护在身后的儿子,软蛋,需要长辈保护的弱鸡。他不能接受!

黑豹伸手推开挡在长空面前的李练,走到长空面前,定定的看着他,长空看着儿子黑如点漆的眼睛,不自觉的起身开口解释“黑豹,豹,我…我其实…”

黑豹没等他说完,便伸手将人抱进了怀里。闷闷的声音从长空的头顶传来:“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长空轻轻的安慰性的拍着怀里比自己还要高出一头的儿子:“爹知道,没事的。”“你看看,这就是长空了,就算我捅了他一刀,只要再说一句爹对不起,他都会毫无立场的原谅我。可是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我要的不是你的无条件原谅。”黑豹内心简直无力了

“爹,我不喜欢你想的这个办法,这方法傻透了,你知道吗,一屋子所有的男人都在看你,要不是他们是大哥的生意伙伴,我真想把他们的眼珠子都挖出来。”黑豹轻轻的磨蹭着长空的脖颈,吐出的炽热的气息准确的吹拂到了长空耳后的敏感部位,然后满意的看到他爹的小巧圆润的耳垂瞬间变得透红,仿佛一颗红宝石般的可爱。黑豹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李练,不出意外的看到他那一幅仿佛吃了苍蝇的样子,内心得意的简直要唱起歌来。

“放心,儿子,我有分寸的。”确实,只要不是面对两个儿子,神武长空就永远有无数方法将对手玩弄于股掌之间。

黑豹两手放在礼服裙后背露出的大片光滑裸露的肌肤上不断摩挲并且暗自想着这件衣服肯定是李练那混蛋帮着挑的!竟然露那么多!果然他的确就是个混蛋这毫无疑问!但是嘴上却是极温柔的在长空耳垂轻咬了一下,感受着怀中的身体如触电般的颤抖了一下,黑豹的内心无比愉悦:“那,爹,我出去了,你自己小心啊。”顺便又转头,恨恨的对李练威胁道:“李练,你给我手脚放老实些!不然我就把他们全剁了喂狗。”

“我没想到只是来帮老友一个忙,竟然还有性命之忧。被日本暗天皇惦记上,可不是一件什么好事啊。我会不会有一天起床,忽然就发现,天皇宫附近的海面上飘着一个麻袋,里面装着我?这实在是太可怕了。”李练这样说着,却依旧笑的灿烂无比,实在看不出他的“害怕。”

长空白了他一眼,淡淡道:“好了,黑豹闹小孩子脾气,难道你也要使性子不成?我估计他们快要动手了,快出去吧。”说罢自顾自的往前走,他穿着三寸长的绑带高跟鞋,还能走的这么如履平地,让李练不禁想他平时穿的军靴会不会就直接是高跟的。

快走到大门口,长空却奇怪的发现李练并没有跟过来:“李练,你在干什么?为什么不走?”李练依旧是那副欠扁的微笑:“老友,我为了帮你被你儿子威胁了啊,难道就没有什么安慰奖安慰一下我这害怕的不能自已的心灵?这个苦力临时工做的可真是太没有人权了啊。”

长空的眼睛危险的眯起,儿子不在,他自问没有任何人能在他手上讨到便宜。他又是那个金刚不坏的英雄了,顺便又去冥河里洗了个全身浴:“你想怎么样?”

“我想…向太上皇先讨点工钱。”李练快步赶上长空,擦肩而过的瞬间,李练不动声色的伸手,将人揽到了自己的臂弯里,白色的礼服裙花朵般的在不太宽广的长廊中绽开,李练搂着缀满了蕾丝花边的纤细腰肢,熟门熟路的将人带到了窗边,他想,这件衣服好像的确蕾丝多了点,实在是有点直男的审美啊。而长空湛蓝的双瞳难得的闪过了一秒钟的迷茫,而下一秒,他的指尖就触到了窗框。

微凉的夜风吹起素白的窗纱,将无限风光隐在幕后。李练将长空压在大理石的窗台上,温柔而霸道的唇覆上来,描摹着长空姣好的唇形。不同于想象中的微凉触感,长空的唇是温热的,温热而又柔软。让人一贴上就再不想放开。灵活的舌头探入口腔,不停的攻城略地,细细的刷过每一寸地方,犹如一个帝王巡视着属于他的领土,或者说像一个战胜的勇士一样肆意掠夺,柔软的舌也被他狠狠绞住吸进自己口中纠缠噬咬。长空眸子危险的暗了暗,随后便主动迎上了李练的热吻,纠缠住李练的那不安分的舌,仿佛在邀之共舞。并且挑逗般的主动将舌深入李练的口中,慢慢的舔过口腔的每一分,每一寸。并且试图夺回这场战争的主动权,却不知不觉将这场战争变成了拉锯战。一吻终了,两个人气息都有点不稳。李练恋恋不舍的放开长空,唇间拉出淫糜暧昧的银丝。

“走吧,my lady。”李练如同一个偷吃成功的猫一样得意。长空看了他一眼,落落大方的挽上了身旁人的胳膊:“怎么,这工钱你可还满意?”“作为定金,自然是满意的。”李练笑的灿烂。
浮生轻换糖醋鱼

云名二十六字微小说(混黑豹列传中华英雄)

这篇本是给小基友的生贺,随手丢上来吧~也算是见证一下我们这段神奇的友谊~祝我俩能永远这样萌萌哒的一起脑洞下去~

01 Adventure(冒险)
其实那块紫金甲能不能挡住未开封的绝世好剑,无名也不知道。
02 Angst(焦虑)
云心难测,步惊云的心从不因外界之事而动,除了…“什么?你说剑晨联合破军要害前辈???”
03 Crackfic(片段)
活的太久,步惊云其实已经都记不得师父长什么样子了,记忆就像手里的沙砾,越是用力的想抓住,流失的就越快,最终只剩下那些破碎的片段
04 Crime(背德)
“不行,惊云。我…我毕竟是你师父。”
“我知道,我不在乎。”
05 Crossover(混合同人)
“交出万剑归宗...

这篇本是给小基友的生贺,随手丢上来吧~也算是见证一下我们这段神奇的友谊~祝我俩能永远这样萌萌哒的一起脑洞下去~

01 Adventure(冒险)
其实那块紫金甲能不能挡住未开封的绝世好剑,无名也不知道。
02 Angst(焦虑)
云心难测,步惊云的心从不因外界之事而动,除了…“什么?你说剑晨联合破军要害前辈???”
03 Crackfic(片段)
活的太久,步惊云其实已经都记不得师父长什么样子了,记忆就像手里的沙砾,越是用力的想抓住,流失的就越快,最终只剩下那些破碎的片段
04 Crime(背德)
“不行,惊云。我…我毕竟是你师父。”
“我知道,我不在乎。”
05 Crossover(混合同人)
“交出万剑归宗,从了本座。从此武林,你就只在我一人之下”“呵呵,敢抽我长空水的人,你是第一个”
06 Death(死亡)
风云第674卷,直到死亡将他们分开。
07 Episode Related(剧情透露)
步惊云不老不死,无名剑宗坐化。
08 Fantasy(幻想)
其实步惊云的理想是,世界和平!
09 Fetish(恋物癖)
步惊云又一次从黑暗的云阁醒来,他用力的握紧了身上的披风,仿佛只要有它在,自己便不是孤身一人。
10 First Time(第一次)
“师父你还好吗?还受得了吗?难受吗?我这样做可以吗?”
11 Fluff(轻松)
当了一辈子的武林神话,雪山那次被步惊云抱着逃脱,竟是无名一生难得放下心防的时候。
12 Future Fic(未来)
公元2047年的神武纪,无名没有出现。
13 Horror(惊悚)
在无名眼中,自己的亲亲好徒弟步惊云,是一个又温柔又体贴又靠谱性子又好的人。
14 Humor(幽默)
讲个笑话,不哭死神步惊云。
15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当无名插入步惊云和龙王的拳掌之间时,步惊云满心都只是:“不能伤了无名,怎么能伤他?绝对不行!”宁可强逆真气自伤其身,也不愿他受伤。
16 Kinky(变态/怪癖)
“无名,打败你已经不能让老子有丝毫的快感了,我要夺去你最爱的人,让你痛彻心扉,老子才能爽!”---by喜包店老板军爷
17 Parody(仿效)
神武黑豹曾经想学步前辈那样攻略他爹,可是失败了,因为他不是男主。好吧,其实主要原因是,他爹是男主。
18 Poetry(诗歌/韵文)
金鳞岂是池中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19 Romance(浪漫)
不哭死神步惊云,他不是没有眼泪,只是没有值得他为之流泪的人。
20 Sci-Fi(科幻)
据悉,发明天劫战甲的铁狂徒先生,在风云片场领完了便当之后,跳槽去了好莱坞供职于著名导演十万年魔鬼撒旦先生旗下公司,改名:钢铁侠
21 Smut(qing色)
撕裂的长衫,大开的衣襟,苍白的身体上的朵朵粉红显的格外诱人。
22 Spiritual(心灵)
其实剑晨从一开始就彻底输给步惊云了,天下能彻底悟透无名的悲痛莫名的,只有步惊云一人,这是两颗同样浸满悲痛的剑心的共鸣,是同类之间的共鸣。
23 Suspense(悬念)
无名右臂被废,那他衣服上的蝴蝶结是谁给他打的?
24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惊云你什么时候发现我们穿越了?”从我发现衣柜里忽然出现了一打大红色裤子开始。
25 Tragedy(悲剧)
吃了龙元之后,步惊云有着无穷无尽的人生,而无名,只是他漫长生命中的一小段故事而已。明明只是一个过客,又何必让怀念的时间比相处还要漫长?
26 Western(西部风格)
“你想拿回你的绝世好剑?可以,来决斗吧!”回头~背对背~一步两步三步~拔枪~嘭!
27 Gary Stu(大众情人(男性)
剑宗的众位弟子,不由得心头同时为之一动,心动,是因为遇见了一个不寻常的人。
28 Mary Sue(大众情人(女性)
姓名:玛丽苏 死因:穿越时世界选择错误误穿爱的战士马荣成的漫画世界
29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注1)
“我现在在哪里?你们为什么称呼我为“天皇”?东瀛天皇不是连城志吗?”咦?师父你把胡子刮了?还换了衣服?哦不天儿你在对你师公做什么!!!!”
30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师父救我!”“惊云聂风你们退后,看为师将他们轰杀成渣!!!”
31 OFC(Original Female Character, 原创女性角色)
看到步前辈和无名前辈那么幸福,简直又相信爱情了呢!
32 OMC(Original Male Character, 原创男性角色)
都说了在天下公司漫画里混的第一大生存法则就是离那家叫中华楼/阁的客栈远一点吗,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忽然跳出来一个疯子为了博取老板(娘)的注意力叫嚣着要杀光所有人,还是来我们悦来客栈吧,全国连锁值得信赖!笑什么笑不许人家穿越成店小二吗!
33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师父,今晚可以吗?”“不用…”“那如此,徒儿出去练剑了,师父早些歇息”“…………其实我想说不用问的…”
34 PWP(Plot, What Plot? 无剧情。在此狭义为“上床”)
“惊云…唔…”此处省略万字大肉
35 RPS(Real Person Slash, 真人同人)
渊渟岳峙的武林神话?可以
风华绝代的武林花魁?可以
卖羊肉串的?…………
载歌载舞的妖艳麻袋?还是给我来串羊肉串吧(注2)
注1:讲真的我黑豹看到风流不羁花花公子的小李子是步天脸,一天到晚都在懵逼的黑豹是步惊云脸,牛到飞起绝对不会只剩一层功力的神武长空是无名脸的时候,我的内心是极其串戏且抽搐的,我觉得画面很魔性,然后当我发现官方丧心病狂死乞白赖的推李空的时候,我觉得这画面不是魔性,是邪性!太可怕了!!!
注2:讲道理何家劲和孙兴的无名我都是极其喜欢极其满意的,风云二这个全员杀马特的电视剧师忽的确是惨不忍睹了点,演员还是挺帅的,很喜欢他在铁齿铜牙纪晓岚里演的十四王爷,但是那个造型啊!妥妥的卖羊肉串的买买提!直到…直到我看到了风云舞台剧的无名…

浮生轻换糖醋鱼

黑豹列传同人 无意义的猫耳小短篇 all长空

只是单纯的为了满足我调戏大伯的恶趣味~ooc属于我人物属于马荣成
(故事发生在,铁面大伯神父小李子和两个小正太的六人行蜜月旅游期。无剧情调戏大伯向短文很快完结)
二零二六年十二月四日下午,一艘全长七十公尺,设备先进,市值十五亿美元的巨大游轮从日本海岸线出发,往无边无际的太平洋中心直航而去。游艇拥有人工智能的导航系统,不需要人驾驶,船上只有六个世上堪称最强的人。神武长空,矢吹健次郎,李练,铁面长空,妙觉和服部圭司。他们要赴一个极度神秘的地方,一个岛屿。一个从未出现在任何地图坐标上,从未被人造卫星摄入镜头,被外人发现的岛屿。
游艇分为四层,第一层是甲板和餐厅,虽然这六个人都不是老老实实听到开饭的铃声乖乖...

只是单纯的为了满足我调戏大伯的恶趣味~ooc属于我人物属于马荣成
(故事发生在,铁面大伯神父小李子和两个小正太的六人行蜜月旅游期。无剧情调戏大伯向短文很快完结)
二零二六年十二月四日下午,一艘全长七十公尺,设备先进,市值十五亿美元的巨大游轮从日本海岸线出发,往无边无际的太平洋中心直航而去。游艇拥有人工智能的导航系统,不需要人驾驶,船上只有六个世上堪称最强的人。神武长空,矢吹健次郎,李练,铁面长空,妙觉和服部圭司。他们要赴一个极度神秘的地方,一个岛屿。一个从未出现在任何地图坐标上,从未被人造卫星摄入镜头,被外人发现的岛屿。
游艇分为四层,第一层是甲板和餐厅,虽然这六个人都不是老老实实听到开饭的铃声乖乖到食堂集合排排坐吃饭饭的三好学生,但是甲板这个地方给李练这种多情浪子手持一杯82年的拉菲,轻轻啜饮,看着那碧海潮生,皓月当空,想着自己勾搭过的无数妹子,再想想自己一见误终生的陆小曼,叹一声浮生如梦,恨不相逢未嫁时,倒也是极其合适的。
三楼四楼是娱乐室和演武场,娱乐室基本没人用,毕竟虽然六个人里有两个孩子,但是却不能指望他们两个像同龄孩子一样,抱着手柄大打游戏。至于剩下的四个大人,矢吹以身侍主多年,也的确没剩下多少娱乐的心思,而对于李练来说,娱乐就是泡妞,这里没妞给他泡,也就只能在甲板上抽抽烟解闷了。至于剩下的两个冰山…更是不知“娱乐”为何物,事实上,这两个男人,恐怕就连睡觉的时候脑细胞都没有停止算计他人——当然,可能对这两个人来说,算计别人就是他们的娱乐吧。
演武场大多数时候是圭司和妙觉在使用,孩子的好胜心总是格外的强烈,而对于矢吹这种老油条,同行的几个人都是再熟悉不过的对手,有多少斤两自己实在是再清楚不过了。因此相对于和他们打架,矢吹倒是更喜欢去和李练喝喝酒,抽根烟,在甲板上远远看着长空和铁面下一盘围棋。灿烂的阳光洒在二人银白的发丝上,折射出耀眼的光芒,两张一模一样的俊美面容紧紧的盯着棋盘,黑白画界,自有攻守,长空意态闲闲,嘴角轻轻翘起,而铁面却是唇角轻抿,眉头微皱,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远处碧空如洗,巨大的海鸟振翅飞过天际落下几根洁白的羽毛,当真好一副美景,都说美人如画,此言诚不虚。
矢吹远远的看着这美好的一幕,转头对李练道:“你觉得,这两个人,哪个更好看?”
李练深深的吐出一口烟,转头望着这个据说一心追随主的红衣主教:“矢吹君,你该知道,我们现在这样,着实很像那些青春期荷尔蒙分泌过于旺盛的毛头小子在那里对走过眼前的穿超短裙的女生评头论足的样子吧?”
“我知道,所以,你觉得呢?这两个哪个更好看”神职人员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我觉得还是长空更好看,虽然他俩长的一样,但是还是长空气质更赞,而且铁面总是一副仇大苦深的样子这样不好,我见过好多美丽的姑娘都是由于总是一副仇大苦深的样子,很快就变成黄脸婆了。”
“嗯,李练,虽然我们俩在各方各面上都有冲突,但是我们在审美观上还是很一致的。”矢吹转头看着李练,一副认真的样子。两个人默默对视着,然后同时露出了偷看女神裙底成功后的笑容。
此时,远处的两个人还在一门心思的下棋,大家都是同一级别的高手,他们没有特意用心去听,自然是不知道李练和矢吹说了什么的,更不会知道远处那两个人已经把他们从脸到身材到穿衣品味到气质都比较了一遍。棋局已至胶着,两人各自伸手拿了棋子想着下一招该如何去走,长空执白,铁面执黑,修长的手指衬着圆润的棋子,显得分外养眼。
过了半响,李练忽然说了一句:“但是铁面的手好像更好看一点。”
“是啊,可能是因为他的肉体是新生的吧。”神父点头表示同意,说完又默默的补了一句“李练,你真是个变态!”
“我知道,你也是。”李练叼着烟,笑的一脸灿烂。

神武长空最近觉得自己有点不太对劲,妙觉早早便告诉过他们,那座岛具有神秘的力量,而且从来都没有人踏入过,因此很大可能会对他们这些闯入者产生影响,至于具体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那便连妙觉也不知道了。是故神武长空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就是有一天早上起来他忽然发现自己瞎了哑了聋了,也不会有任何惊讶。但是…他并没有瞎了哑了聋了…他只是觉得…这几天头发越来越痒了。
长空并不是一个不讲究卫生的人,事实上,在情况允许的情况下,他甚至有些轻微的洁癖。毕竟他十八岁接任日本暗天皇,纵横天下权掌一生,正统的天潢贵胄,虽不耽于享乐,但是平常生活却也是精致豪华的。
就像李练曾经开过他的一个玩笑那样:“长空,你若是个女的,岂不是日本皇族的小公主了?那可是真正的金枝玉叶啊,你阿爹肯定会把你送去联姻,嫁给下一任明天皇也就是我那乖徒弟不死的混蛋老爹,然后…”
“然后长空皇后就见到了他儿子不死的老师战狂,不对是李练,再然后他们就使君有妇罗敷有夫,干柴烈火一塌糊涂了对不起?”刚好经过的矢吹健次郎边翻白眼边接道。
虽然这次调戏的代价是“像一只红毛黄鼠狼珍爱自己毛皮”(李练语)热爱自己一头靓丽的长发的矢吹被无界之剑的剑气削掉了好粗一绺头发,但是能看到那张万年不化的扑克脸露出近似于恼羞成怒的表情,两人纷纷表示还是很值得的。

浮生轻换糖醋鱼

啊啊啊啊啊看黑豹列传不能自拔!沉迷于大伯的美色与腹黑不能自拔,拜倒在大伯的长风衣下~不成我待割个父子的腿肉冷静一下!小李子虽然你是官配但是你先等等吧…虽然我也森森的爱着你,可是我控几不拒我几级啊!黑喵那个怂孩子啊,铁大哥那个傲娇的小性子啊,大伯那个儿控晚期的情况啊,真是太想看俩小崽子合伙上了自家绝世老爹了,然后老爹还要防止自己拍死这俩熊孩子!年下啊~年下~年下使我快乐~看到这篇日志的,如果有爱港漫的腐男腐女们!请不要大意的过来勾搭我吧!谁要是能给我割块父子年下的腿肉出来,我觉得我愿意以身相许!!!!!

啊啊啊啊啊看黑豹列传不能自拔!沉迷于大伯的美色与腹黑不能自拔,拜倒在大伯的长风衣下~不成我待割个父子的腿肉冷静一下!小李子虽然你是官配但是你先等等吧…虽然我也森森的爱着你,可是我控几不拒我几级啊!黑喵那个怂孩子啊,铁大哥那个傲娇的小性子啊,大伯那个儿控晚期的情况啊,真是太想看俩小崽子合伙上了自家绝世老爹了,然后老爹还要防止自己拍死这俩熊孩子!年下啊~年下~年下使我快乐~看到这篇日志的,如果有爱港漫的腐男腐女们!请不要大意的过来勾搭我吧!谁要是能给我割块父子年下的腿肉出来,我觉得我愿意以身相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