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黑辽

1761浏览    7参与
糖醋锅包肉宣传大使

【黑辽】畸形情爱

黑辽🚗

1k+

想看加我qq

bg向,有S///M

黑辽🚗

1k+

想看加我qq

bg向,有S///M

黑龙江激推bot

就像我上篇文章说的一样,因为被自家冷cp饿疯了所以去造福别家冷cp。


(选择这个cp是因为看到一位叫苦酒的老师,想打算给老师做点饭)) 虽然做的饭不怎么香  (挠头

就像我上篇文章说的一样,因为被自家冷cp饿疯了所以去造福别家冷cp。


(选择这个cp是因为看到一位叫苦酒的老师,想打算给老师做点饭)) 虽然做的饭不怎么香  (挠头

糖醋锅包肉宣传大使

【东三省】猛兽出笼

车,半兽拟

1k字


黑龙江———熊

吉林———虎

辽宁———狼


黑x吉辽

想要加我qq,在置顶

车,半兽拟

1k字


黑龙江———熊

吉林———虎

辽宁———狼


黑x吉辽

想要加我qq,在置顶

★☆L.eota☆★

【东三省拟】黑辽/吉辽/黑吉


很久以前写的了,可以配合我之前画的东三人设食用

无论如何作图,全文也过不了审,我已经彻底认输,全文请移步weibo 【樱桃白脱奶】关键字:东三省拟


【东三省拟】黑辽/吉辽/黑吉


很久以前写的了,可以配合我之前画的东三人设食用

无论如何作图,全文也过不了审,我已经彻底认输,全文请移步weibo 【樱桃白脱奶】关键字:东三省拟



千枝伏藏

【黑辽/BG】人间见白头

图文:黑辽省拟同人

CP:黑辽/重华X长清

黑吉辽鲁关系图:[图片]

原作者 @蒋云霄 语:他们两个是彻彻底底的人间故事。


避雷:因为是同人所以内容有限放飞自我。长清的图也会插在里面。

————————————————————————

 ···长清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图片]


【起·初见莫问相知】


缘起倒不如说是冤孽。

她被景林选中送到重华榻上,年轻的大汗身形高矗,眼神轻蔑。

明面上,他们都是巴克什的学生,暗地里他把她当景林的眼睛景林的耳,一根连着老师的游丝。

她不是巴克什送...

图文:黑辽省拟同人

CP:黑辽/重华X长清

黑吉辽鲁关系图:null

原作者 @蒋云霄 语:他们两个是彻彻底底的人间故事。


避雷:因为是同人所以内容有限放飞自我。长清的图也会插在里面。

————————————————————————

 ···长清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null


【起·初见莫问相知】


缘起倒不如说是冤孽。

她被景林选中送到重华榻上,年轻的大汗身形高矗,眼神轻蔑。

明面上,他们都是巴克什的学生,暗地里他把她当景林的眼睛景林的耳,一根连着老师的游丝。

她不是巴克什送给汗王的第一个女人,而在她之前的女子无一例外消失得悄无声息。

大汗赤裸裸地透过她去瞧那个捉摸不到的人影,就算见了红也不屑对她多置一词。

不过很久之后,长清自己琢磨出这人不着痕迹的让步,没有那几滴处子血,她当晚是该死在床上的。

 

╭(●`∀´●)╯ 

这时候重华还不知道老婆的名字呢,老婆也还是个小姑娘。傻小子一心要追自己的老师,绕着景林犯蠢,争吵,发脾气。

 

(~ o(* ̄▽ ̄*)o    

景林对此很不耐烦和无奈,重华在他眼里还是太年轻,甚至重华做的那些事情,他自己都做过一遍了,对齐之。

景林反复警告自己要忍耐

“一切都是为了我自己,一定不能功亏一篑”

景林:所以我是真他妈的想弄死你

 

 

【承·直男与口红早在古代就是仇敌】


汗王与阏氏的彼此支撑与互相疗伤实在是个很有趣的点。

景林从来没亲自上手教训过重华——他依靠各种各样的外物,野兽或鲜血,重华不曾真正面临生死威胁,但是他在与自己对老师的爱恋纠缠的时候自始至终都活在恐惧中。而所有人都让他别怕,甚至包括他的老师。

巴特尔怒吼着问你什么都有了,你还怕他什么?狼王替老友恨铁不成钢。

而只有长清说,我也很怕。语带讥嘲,于己于人。


“……这个颜色真好看,”景林的声音温柔,“配我家姑娘正好,夜里不显眼。”她把最后那点涂好,侧头笑着问重华,“好不好看?”

重华抱臂,看了半晌,难得迟疑,说:“……还行。”

其实任凭重华眼力超群,也没看出来这胭脂跟长清平时涂的有什么不一样。

“你就不懂了。”长清用纤指拨开自己膝头放着的帕子,里边包着个镂空嵌珠的小镜子,她拿起来,举给景林看。

直男都是色弱,藕荷色和嫩藕色根本就不一样,不过也不能指望那些没有审美的男人懂。

男人顶多能尝出胭脂是甜是苦,味道好不好————压着长清亲,被小姑娘挠了一下,

好不容易涂的口脂就这么被霍霍了,生气。


景林坐在旁边撑着下巴笑。

 

 

【转·镜花水月】


很长一段时间长清在重华身边静默无声,如果她早些知道齐之与景林的关系,她说什么都不会去招惹。

景林的手腕一如既往地硬到残忍,重华倒还是那副不见黄河不死心的老样子。

后来她终于被放出来,变成汗王的大阏氏,住进红帐里,可是正妻又怎样呢,在大汗心里他的老师远超任何配偶所能定义的地位————倒不如说是白月光,然后重华在她眼前把这捧水中月击溃了,连泡影都不留。

羞辱和折磨不能算礼物,因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长清是景林送给重华唯一的礼物————能打又漂亮的完美阏氏,用来堵所有人的嘴的女人。

其实从重华不再把她当作礼物来看待那时起,这对总受他们共同的老师的压迫的学生已经早早有了感情基础,只是小姑娘对老师仍然心存敬畏。

那天晚上长清无比清醒地意识到,只要重华还沉溺在春风得意的假象中一天,他就永远是那只捞月的猴子,早晚会淹死自己。

null
···长清做重华的大阏氏的时候。 

╭(●`∀´●)╯ 

一笔带过,重华还是很渣,景林更渣,好家伙

还是小姑娘比较清醒,毕竟已经被景林虐过了

想想重华在对景林死心以后,失魂落魄地来找长清求安慰

挺好笑的

长清: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我没想到这么晚

 

(~ o(* ̄▽ ̄*)o    

长清更知道重华最后会如何绝望

长清:……我不想走程序了,我就想直接笑

 

景林从门口探个头,非常无所谓的笑。

“你们两个,出来。”

两个人同时抖了一下。

 

╭(●`∀´●)╯ 

真是独裁者啊。伤口还是长清给重华包扎的

景林但凡对重华有一点情谊,也不至于到这种地步

那个时候长清已经完全长开了,冷美人抿着唇小心翼翼给重华处理伤口。

重华,是不是突然觉得老婆真香了

 

(~ o(* ̄▽ ̄*)o    

因为天大地大工作最大

那个时候工作就是抗日

抗日很重要

比老师教训学生重要

也比学生心碎重要

 

╭(●`∀´●)╯ 

想要重华和小姑娘he,就得重华改。其实尝口脂那里很像普通情侣,直男和小女人的女朋友。

 

(~ o(* ̄▽ ̄*)o   

有点可以哦,那只能重华改,其实他这个人没什么大问题。

 

╭(●`∀´●)╯  

让重华对景林死心就好。重华的毛病景林要负一小半责任,景林和齐之去再续前缘,就是放过重华和长清。

 

缠着小女朋友在大雨天陪自己做·····爱做的事情,被累极了的长清连掐带拧,低笑着下床给她煮面条。

扫荡商场里的耳环耳坠,定制一个大立柜放这些亮晶晶的小首饰。每次给长清挑的耳坠都和衣服完全不搭配,被连连翻白眼嫌弃还乐此不疲。

 

“我要吃蚝油爆虾、八珍豆腐、糖醋排骨和木须肉,现在就去给我做。”几分钟后她从房间探出头,颐指气使道:“敢溜走的话我就告诉老师,当初是你偷偷拿走他的手机删掉他的参赛作品的。”

重华的表情就仿佛生吞了一个西瓜:“你长本事了是吧?”

长清隔着门板哼了一声:“我现在就打!”

凑在一起吃饭,膝盖碰着膝盖坐,小女朋友把所有不爱吃的东西都挑到重华碗里。


有时候在吉林见面,景林宛如慈爱老父亲。

那个时候三个人碰头好罕见了就,景林在校园摄影事件之后完全放弃深居简出,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到处乱晃,间歇性对两个学生在各类通讯软件里狂轰滥炸

通常很短,通常刷屏,大规模的爆发半年一次,在隔开的半年中,想起来就发,想不起来就不发,一发刷屏。

长清:啊我不想看,你也不要给我读,你去回复老师

重华:……回复不完。


这个世界变了很多,但是他们老师的神经病一如既往。

 


【合·人间见白头】


华发追青丝的其实是景林,他两个学生的黑发黑眸,冷冽又沉默,还远不到共白首的时候,但已经在努力彼此救赎。

当年重华死皮赖脸地敲开长清的门,软硬兼施地要长清承认他们的夫妻合法关系时,抱着男人煮的水果羹坐在床上的小姑娘到底在想什么呢?

怨憎会没有尽头,但是人生有。


——————————————————————————


结语:

重华和长清其实是蒋哥庞大世界观里的一小部分,这个世界观里他们的老师景林才是主角,有关景林的故事可以期待一下亲妈以后说给大家听。而我只是一个无感情的CP爱好者,为东三添砖加瓦尝试更多可能性。

黑辽BG可以是真的!!!!


不会起名的安筒子

【东三】黑辽黑/命劫

  我流省拟,王北龙=黑/龙/江/省拟人

  虽然标题写着黑辽黑但其实是正剧向

  史向,虐


​“也许,这就是我们的命吧。”


王北龙一向不信命,只因他从小在冰天雪地的蛮荒之地摸爬滚打那些年吸取的教训。面对经常有的天灾人祸,再求神拜佛也无法拯救他的族人们的命运,这种事发生得多了,也就心死了。


神从来没有眷顾过这片极寒之地。


王北龙内心极向往南方的温暖,却不得不与长达半年的冬天相伴。只因他是这片土地的化身,就算再贫瘠荒凉,也是他的身体,是他的归宿。


据说他不是这片土地唯一的化身,至少曾经不是。...

  我流省拟,王北龙=黑/龙/江/省拟人

  虽然标题写着黑辽黑但其实是正剧向

  史向,虐





​“也许,这就是我们的命吧。”


王北龙一向不信命,只因他从小在冰天雪地的蛮荒之地摸爬滚打那些年吸取的教训。面对经常有的天灾人祸,再求神拜佛也无法拯救他的族人们的命运,这种事发生得多了,也就心死了。


神从来没有眷顾过这片极寒之地。


王北龙内心极向往南方的温暖,却不得不与长达半年的冬天相伴。只因他是这片土地的化身,就算再贫瘠荒凉,也是他的身体,是他的归宿。


据说他不是这片土地唯一的化身,至少曾经不是。然而这片脆弱的土地实在无法承担能存在千年的文明,曾经的化身们个个逃脱不了消逝的命运,就如同一开始带他长大的名叫金的男人。


这就是我的命啊。这是他的金爷爷最爱说的一句话。记忆里的那个男人曾经代表着王北龙最大的憧憬和噩梦,他杀戮果断,挥舞着亮银锤金雀斧冲锋在前,杀到尽兴了双眼会变得赤红,如同一头走投无路的野狼。


直到最后金被当着王北龙的面被蒙/古斩下头颅,那双不甘的血红眼睛依然直勾勾地盯着飘雪的天空。


时隔那么久王北龙也忘了那时的他的感受,只记得那一年的冬天格外的冷,他帮金爷爷合上双眼,深一只脚浅一只脚背着他行走在白色的大地上,想为他寻得上好的棺椁。他只觉得这片土地是真的很冷,雪水渗入他的寒衣草鞋肆意摄取着他身上的温度,直让他从脚板冷到了心里。


也是在那时,他遇到了他一生最重要的两个人。


辽发现了躺在雪地上不省人事的他,只一眼辽就确定了,他就是那理论上存在却一直素未谋面的,自己的弟弟。


在遇到辽之前,王北龙心里一直没有所谓“大海”的概念。直到有一天辽带着他和吉前去觐见王耀,他才有机会进去辽阳行省的地界,看到了传说中的渤溟。海水是皎洁无比的蔚蓝色,天是澄如明镜的浅蓝色,偶尔微风只吹起了绝细绝细的千万个粼粼的小皱纹,更使照晒于初夏之太阳光之下的金光灿烂的水面显得温秀可喜。海是那么的温润宽广,和他身边的辽一样,直教他甘愿沉迷,沦陷其中。


后来他也曾拥有过一片海域,但欣赏时却再也没有过像那时那样强烈的感受。从那时他就知道了,最美的风景是人,只要是和那人呆在一块儿,便是暴风雪也别有一番趣味。


多情自古伤离别。王北龙想,许是自己太傻,才会自以为和辽大哥在一起的时间会延至永远。一纸条约,尚且青涩的少年便被反剪着手,被沙/俄士兵强行押到了斯捷潘的面前。那天王北龙没敢回头看一眼自己的辽大哥——他浑身浴血,倒在了自己身后不远处。挣脱手上的缚绳很简单,但他没敢那么做。实力相差过于悬殊,他深知此时此刻做什么都于事无补。正因如此,沙/俄的士兵们不怕他逃。


他不敢回头看辽,他怕他一个激动就会挣脱绳子跑到他的身边,他怕辽会因此再次受到斯捷潘的伤害。


在随沙/俄的部队离开黑龙江的地界时,他听到了辽声嘶力竭的哭喊。许是老天爷也看不过去了一般,这片北境之地下起了千年不变的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


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么冷的冬天了。


温暖终归成了虚假的温暖,大海终归成了不属于他的大海,就连土地也成了不属于他的土地。万事万物终将逝去,唯有寒冷和大雪亘古不变。神又一次背弃了他。


这就是他的命运,而他早已无力反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