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逗

196浏览    7参与
海天涯

【正剧·第十一章】混战、白凤

时辰一到,镇外的大军列着大阵,向着赤河谷镇压了过来。

镇前,北辰站在石碑之上,北辰仍是那一身黑衣,只不过头上多了一截宽宽地发带;左臂的绷带拆了,露出一截奇怪的纹身,。

西侧,青兰一身和他头发一样颜色的蓝色长袍,静静的坐在亭子里,把玩着茶壶,接着月色看着手里自己写的医书。“这种东西,确实毁了为妙。”

东侧,红枫也依旧是一身红衣,抚摸着脖子上的吊坠,想着刚刚和北辰分开时的对话。“我会死吗?就像那年一样。”“不会,现在你有我。”

南辰骑马来到阵前,看着不远处的北辰二人,一脸鄙夷。“都这时候了,还秀呢?”

“总比你这孤家寡人要强。”

“嘁。”

“知道佛殺剑名字的由来吗?”

“不知道。”...

时辰一到,镇外的大军列着大阵,向着赤河谷镇压了过来。

镇前,北辰站在石碑之上,北辰仍是那一身黑衣,只不过头上多了一截宽宽地发带;左臂的绷带拆了,露出一截奇怪的纹身,。

西侧,青兰一身和他头发一样颜色的蓝色长袍,静静的坐在亭子里,把玩着茶壶,接着月色看着手里自己写的医书。“这种东西,确实毁了为妙。”

东侧,红枫也依旧是一身红衣,抚摸着脖子上的吊坠,想着刚刚和北辰分开时的对话。“我会死吗?就像那年一样。”“不会,现在你有我。”

南辰骑马来到阵前,看着不远处的北辰二人,一脸鄙夷。“都这时候了,还秀呢?”

“总比你这孤家寡人要强。”

“嘁。”

“知道佛殺剑名字的由来吗?”

“不知道。”

“一念成魔一念佛,佛度众生魔戮世。佛殺剑出鞘需饮千人血不是谣传,它平时不得出鞘,然而一旦出鞘,就要杀便天下恶人以度众生。”

“我们这些人又不是恶人,那你岂不是用不了了?”

“你几次三番搅得天下不宁,自然是恶人;而与你一道的,自然也是恶人。”

最后的交谈不欢而散,南辰回到军中三面的前锋发起了第一波攻势。

一道剑光闪过,北辰已经冲入敌阵,当时还坐在轮椅上的北辰,身法却远超七剑里轻功最强的跳跳。士兵的长枪短剑碰不到他的衣服,他也挨不到士兵们的盾牌。伴随剑光闪过,一声声哭号爆发,一颗颗人头落地。出鞘的佛殺剑在月光照射和鲜血的包裹下,闪耀着妖异的紫光。犹如地府杀出的恶灵。

镇西,士兵们的冲锋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阻拦,但当他们来到青兰的亭子之前,他们才知道意识不清醒的人有多么可怕。身边的战友突然砍向自己,来不及反应的人直接身首异处,而那些躲过一劫的,却在不解和惊愕之中,被更多的刀剑砍到身上。青兰静静地坐在那里,抚摸着茶壶,就像一个正在戏院看戏的老客一般。“下一波。”

镇东,红枫放出她的九条尾巴,瞳孔变成耀眼的红色,戴上拳套,挥舞铁拳,打在那些两侧围过来的士兵的头上、胸口。每一拳轰出,都迸发出惊人的火光,裹挟着开天辟地的气势,不少没到眼前但离得不远的士兵不是被火焰烧死,就是被这气势轰的七窍流血。月色和火光之下,红枫的衣服仍旧是红色,但已经不知道是本身的红色,还是血的红色。

七剑众人站在半山腰看的真切,心里无不震惧,尤其跟北辰三人交过手的虹猫三人,这才知道北辰所言饶自己一命不是狂言。

但是紧接着,他们就被后山的喊杀声吸引了。

“是那些江湖人!”

“他们不应该在前方吗?怎么会?”

“不好,他们要对镇民出手!”

“什么!?镇民们都是无辜的啊!”

“蓝兔没跟你们说吗?南辰说这些镇民都是死士、刺客,所以才……”

“别管那么多了,快去帮忙,不然无常一个人根本拦不住!”

后山,黑小虎只道是些小兵而已,却不想是来势汹汹的各大门派。自己设下的陷阱几乎无用,不到半刻钟,他便与冲在最前的人展开了战斗。

刀光剑影下,那些原本在黑小虎身侧帮助他的年轻镇民们,死的死伤的伤,一片哀嚎。

“住手!这些都是普通人!你们要杀的是我,放过他们!”

“门主,这些好像确实都是普通人啊,而且黑小虎不是被证清白了吗?我们会不会被骗了?”

“管他呢!既然南辰已经许诺了赏赐,只要杀光这些人,就行了。是死士难一些,是普通人,更简单!大家伙,冲啊!”一些本想住手的人,被这一番“动员”接着动起手来。杀红眼的江湖人脑子里只剩下杀戮和赏赐,全然不顾他们杀得是什么人,全然不顾自己的良心。

“都住手!”

蓝光一闪,冰封千里,正是蓝兔。

“你们!都是名门大族之人!怎么能做如此卑劣的行径!”

“蓝兔宫主,不是所有大族都跟你玉蟾一般,有那么大的产业,我们需要活啊,这年头,14个皇帝,这边打完那边打,我们需要活命啊,我们需要钱啊。反正人杀光了,就不会有人知道这些人的身份了。”

“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摸着你的良心,问问你自己,你这样还算得上是侠客吗!”

“老子从来没说过我是侠客,倒是你们七剑,如果不跟我们一起发财,就别碍事,不然,连你们一起杀了!”

“你!”

“弟兄们!湘界七剑勾结魔教,组织死士妄图起义,今日被我们在这里抓了现行,就地正法!杀!”

为首几人挥刀砍向蓝兔,身后的虹猫赶忙拔剑相救。顷刻间,八人和一众“侠客”战在一起。

冷光闪过,一枚梭镖直直飞向蓝兔。

“蓝兔小心!”逗逗不知从哪里闪出替蓝兔挡下。

“多谢神医。”

“嗯?蓝兔,你叫我?”后方,帮助转运伤者的逗逗看了过来。

“你!你是……”

不等虹猫和蓝兔反应,“逗逗”从袖中射出拔出一把短剑,刺向蓝兔。

“小心!”刚刚想要给蓝兔挡梭镖而闪过来的黑小虎就站在“逗逗”一旁,常年带兵的他反映迅速,挡下了这一剑,右手前探,一记黑虎掏心击杀了假神医。

“无常!”

在虹猫和蓝兔的惊叫声中,黑小虎瘫倒在地,捂着被短剑捅破的肚子,朝着蓝兔傻笑“蓝兔宫主,我救了你一命,当年欠的债,还清了。”说罢,便昏了过去。

“无常!无常!逗逗,快,快把他抬回去!”

其实不用蓝兔催促,逗逗已经抱起比他高上一大截的黑小虎疯了似的往回跑。

看着黑小虎被送走,蓝兔顿时红了眼,提起冰魄剑,不管什么剑法招式,便冲上去和这帮“侠客”厮杀。虹猫自然不会干看着,再次运起火舞旋风,杀入敌阵。虹猫和蓝兔二人拼起命来,其他四人自然不会做相反的事,各自运起十成内力,用出杀招,展开血战。

后山的石洞内,镇民们惊慌的看向外边。只见逗逗抱着黑小虎一路狂奔,而是身后也是那些尚能行走的背着、扶着那些受伤的人。

把他们让进石洞,众人爆发出震天的惊叫。逗逗遣散众人,拿出看家本事给这些伤员治伤。

“小玲!金创散!”“小玲!那些绷带来!”

小玲在一旁默默地帮着逗逗,一些医馆的药童也赶来帮忙。所有人都在忙活,没有发现一个白色的身影闪出了石洞。

“不好,那把剑上有毒!”给黑小虎止住血,包好伤口,逗逗却发现黑小虎的脸色越来越差,一摸脉象,心里就是一惊,然后陷入了沉默。

“逗逗剑主,怎么了吗?”

“小玲,把五毒散给我。”

小玲一惊,赶忙说道:“五……五毒散那是鼠族禁药,只有圣女和那些大人物才有些许,我……我怎么可能会有。而……而且……”

“灵儿……再帮师傅一次,求求你。”

“……他中毒有多深?”

“一颗足矣。”

小玲,或者说灵儿从怀里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瓶子,取出一颗黑色的药丸,递给逗逗。逗逗接过药丸,喂到黑小虎的嘴里,转身出了洞口,灵儿犹豫了一下,跟了出去。

后山,六人和一众“侠客”的战斗还在继续。纵然六人的功力深厚,奈何双拳难敌四手。虹猫三人刚刚才受了伤,虽然不重,但是无休止的战斗让他们疲惫不堪。蓝兔手里的冰魄剑仍在挥舞,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浸透,只是不知道是敌人的血还是自己的血。

终于,六人都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背对背的靠在一起。看着周围一圈拿着各式兵器的敌人,各怀心事。

“蓝兔,对不起了,等下我又要用那招了……”

“无常……虹猫……”

“妈的,当时跟着傻大个说那些干什么,现在闹成这个样子……”

“他奶奶的,不过俩时辰,又要死一次……”

“……”

“夫人……欢欢……”

敌人慢慢围了上来,虹猫众人也打算最后一拼,却听见一阵幽幽得笛声传来。

忽而高亢,忽而阴沉的笛声,让所有人心里都不由得发毛。接着,他们就看见了这辈子最恐怖也是最后景象。那些死掉的人竟然慢慢爬起,拿起身边够得到的任何武器,一步一步走向围着六人的“侠客”们。

“鬼……鬼啊!”

当地一个人吓破了胆,便紧跟着有好几个人吓得跌坐在地起不来。刚刚杀人可以毫不犹豫的人,竟然被自己杀过一次的人吓破了胆。

鬼们发起了冲锋,侠客们只得硬着头皮迎上去接战。当刀剑砍到鬼身上时,他们发现自己被骗了。鬼是幻像,等待他们的是一根根锋利无比的琴弦。或是被一根刺破头颅,或是被几根分割成几块,上百人在顷刻间尽数殒命。

笛声还在继续,只是变了曲调,缓慢而愉悦。在这充满嘲讽之意的笛声之中,虹猫六人见到了缓步走来的白衣男子。

“认识一下,在下白凤。青兰坐下首席弟子。”

海天涯

【正剧·第十章】误会、备战

跳跳便要起身,却感觉手里一沉,青光却正在手里。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一点力气也没有,紧接着,就是剧烈的头痛,就像自己的脑袋直接被人给凿开一般。想要抬手揉一揉脑袋,手也抬不起来,跳跳感觉自己就跟被挑断了手筋脚筋的残废一般,等着被青兰“分尸”。

然而最终等到的不是青兰,而是逗逗和他手里的药葫芦。

“唔……唔……”

“别动弹!你们三个是怎么回事?怎么就突然跟青兰兄弟他们都起手来了?”

“你……你不是被他下了毒吗?!”药一入口,跳跳便感觉头疼减轻了,身子也逐渐有了力气,终于喝完了药,跳跳半躺着拉住面前这个逗逗的领子,喊道。

“啥?”

“他们三个被南辰耍了还不知道呗。”青兰慢悠悠得从亭子...

跳跳便要起身,却感觉手里一沉,青光却正在手里。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一点力气也没有,紧接着,就是剧烈的头痛,就像自己的脑袋直接被人给凿开一般。想要抬手揉一揉脑袋,手也抬不起来,跳跳感觉自己就跟被挑断了手筋脚筋的残废一般,等着被青兰“分尸”。

然而最终等到的不是青兰,而是逗逗和他手里的药葫芦。

“唔……唔……”

“别动弹!你们三个是怎么回事?怎么就突然跟青兰兄弟他们都起手来了?”

“你……你不是被他下了毒吗?!”药一入口,跳跳便感觉头疼减轻了,身子也逐渐有了力气,终于喝完了药,跳跳半躺着拉住面前这个逗逗的领子,喊道。

“啥?”

“他们三个被南辰耍了还不知道呗。”青兰慢悠悠得从亭子里走出来,一脸鄙夷地看着跳跳,“亏你和那红毛儿还号称七侠里最聪明的,我看你们连蓝兔宫主的一半都不如。”

“什么叫被耍……逗逗!”跳跳看着满脸嫌弃的青兰,脑子突然闪过一丝光芒,“蓝兔和莎丽呢?她们还好好活着是吗!”

“啊呀呀呀,你轻点,快被你勒死了!”逗逗挣扎着扯开跳跳的手,“废话!不好好活着还能怎样!蓝兔认出了火舞旋风,就猜到你们跟青兰兄弟他们起误会了,我们这才赶紧往这边赶!”

“原来如此……不对!还是不对!你不是逗逗,我还在迷境里,是不是青兰!”跳跳忽的站起,青光直指青兰咽喉。

“……”

青兰见跳跳一剑刺来,讪笑一下,一个错身,用拂尘柄敲到跳跳后脑上,把跳跳敲晕了过去。

“跳跳!青兰兄弟,你这……”

“我懒得跟傻子废话。”

“……”

镇口,一抹紫气拦下了最后一簇黑焰,一个紫色的身影踢飞了大奔,拦在九尾巨狐面前;一柄蓝色的长剑飞入黑洞中心,一朵耀眼的蓝色莲花绽放开来,把虹猫和北辰震出黑洞之中。

“北辰谷主/红枫姑娘,且慢!”

“蓝兔/莎丽!?”

北辰收了内力,咬破指尖,滴了两滴血到出鞘半寸的剑刃之上,红枫也重新变回那个可爱的少女,只不过两眼通红,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北辰把红枫揽入怀中,轻轻抚了抚她的头,然后看着两个单膝跪地抱拳行礼的侠客。

“滚回去,别碍事。”

“多谢谷主。”蓝兔和莎丽赶忙起身,蓝兔抱起震惊地说不出话的虹猫,莎丽则直接拎着半昏迷的大奔的后衣领子,沿着河道进了镇子。

“师父……”

“他会跟你道歉的。别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哦。”

“嗯……”

“南辰,滚出来。”

半山腰的宅院内,当黑小虎看着地上的三坨尤其是鼻青脸肿的虹猫时,整个身子因为憋笑憋得颤抖不已。

“你要笑就笑!不用憋!”虹猫看着黑小虎努力憋笑的样子,心里又生气一团火。

“虹猫!”

“……”

虹猫赶紧坐好,低下头去不敢看蓝兔的眼睛;大奔从刚才清醒过来之后听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就一直看着莎丽憨笑,不管莎丽怎么瞪他威胁他都没用;跳跳则默默地跑去墙角坐着一声不坑。蓝兔和莎丽站在一旁,两人均是又气又想笑。逗逗则一边叹气,一边给虹猫和大奔上药。

“我到底该怎么说你们?”

“哎呀,蓝兔,我们这不是……”

“闭嘴!我不是在问你话!”

“哦……”

“虹猫啊虹猫,想当年威风凛凛,跟我打的有来有回,还三番五次的设计我,怎么今日栽的如此之惨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虹猫刚想张口反驳,却被蓝兔那杀人般的眼神给吓得接着闭嘴了。

“大奔,你给我滚出来!”莎丽叹了口气,出了正堂,大奔赶忙起身跟了出去。

“无常……你……”

“知道知道,我去后山看看镇民们,一会儿让郑婶儿给你们弄点吃的过来。”

“那就谢谢你了。”

黑小虎往后堂去了,走的时候“顺手”把墙角的跳跳给拉上了。

“一会儿谷主回来,你们要好好地跟人家请罪。”

“会的。”

“我说你啊,不是一向聪明吗?怎么就被人给骗了?”

“因为簪子。”

“簪子?”

虹猫从怀里拿出了“逗逗”给他的簪子,蓝兔也是一惊。

“怎么会?”

“我也不知……虽说这簪子是在市集上买的,但我确实没有见过第二只。而且……内天的事也只有你我二人……”

“难道真的有卧底?”

“怎么说?”

“就在你们遇袭的那天夜里,镇子的出入口就突然打不开了。几天前,镇子不知因为什么原因,镇子的结界出了问题,镇子便直接暴露了。自那之后,谷主就让我们留在宅内,让无常安排镇民往后山避难,说是有一场大战要来。同时还暗中告诉我们三个,镇里可能出了卧底,让我们小心行事。”

“可是为什么我们没有发现?”

“别说你了,无常也没发现。”

“无常?”

“啊?额……不说这个了,倒是你,怎么又用禁招!”

“当时真的以为……以为,所以我才用的。”

虹猫扭扭捏捏的样子让蓝兔本来就没多少的火气完全消了,“唉 ,算了。记住了,以后不许再用!我在,不许;我不在……也不许!”

“为何?我……”

“闭嘴听我的!”你是七剑之首,有很多的责任,为了我,不值得。

“……哦……”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还是会用的。没有你的天下,是不完整的。

“还疼吗?”

“疼,你给我揉揉就不疼了。”

“……”看着虹猫一幅与年龄严重不符的撒娇的模样,一阵无语。

堂外的院子里,终于从乌云中冒出的月亮将月光撒在一高一矮两个人身上。

“你是不是傻?”

“是。”

“我……”一拳打在棉花上的莎丽心里十分窝火。“你到底干了什么?把红枫姑娘气成那个样子?”

“我……我叫了她狐妖……”

“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我……老,啊不,莎丽,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啊?”

“我哪知道!你呀,能不能改改你那毛毛燥燥的毛病?”

“我改,我一定改。”

“唉,以后的日子咋过啊。”

“以后的日子?啊,莎丽,你同意……”

“闭嘴!本来没有这档子事,我就打算跟你商量定下来的。”

“啊!?真的?”

“废话。”

“那那那那……老婆,你赶紧帮我想个法子啊,得罪了人家,我真的不知道咋赔罪啊。”

“唉……”莎丽在大奔满怀希望的注视下,冥思苦想,“我去问蓝兔借些银两吧,看看能不能给人家找个名贵点的首饰吧。”

“一切听老婆吩咐。”

“不许叫我老婆!至少想在不行!”

“好嘞老婆!”

莎丽抬手欲打,却听屋里喊道:“莎丽、大奔,来吃东西了。”

“以后再收拾你!”莎丽扭身进了屋,大奔赶忙跟上。

到了后堂,只见虹猫、蓝兔等人已经开始吃了,二人也加入进来。小半个时辰后,院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众人还未来得及站起,就见青兰胳膊夹着达达进了后堂。

青兰一甩手,把跟他一般高的达达“送到”逗逗怀里,逗逗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他被那个假神医下了迷药,我已经给他解了,你们自己照顾吧。”说完,青兰就离开了后堂。

虹猫等人对视一眼,赶忙跟着到了正堂。只见北辰和青兰并排而坐,红枫则不见踪影。

见众人进了正堂,青兰放下手里的茶杯,,看着为首鼻青脸肿的虹猫。

“北辰谷主,刚刚多有误会,还望您海涵。”

“误会事小,一会儿还有大事。如果我们还有命活着,再听你们道歉也不迟。”

众人一惊,这才想到镇外还有数万大军虎视眈眈。

……

“哎呀呀,师弟,别这么粗鲁嘛。”

“还有一个呢?”

“嘁,还是跟以前一样的臭脾气。”南辰一挥手,只见“逗逗”背着达达来到北辰面前。只见南辰一拎一扔,就把达达当做沙袋一般扔了过去。“人给你。”

北辰把达达接下,送到刚刚赶来的青兰身旁,青兰皱皱眉,把人接住了。

“说吧,你想怎么打?是让这些小卒子先来送一波,还是自己直接上?”

“我会怎么打,你难道不了解吗?”

“既然如此,一个时辰后,恭候大驾。”说完,北辰便带着青兰和红枫离开了。

“南辰!为什么不打?”南辰回到军中,一帮侠客围了上来。

“不急。原本的计划没有达到效果,虹猫他们比我想的弱很多啊。连北辰他们一点皮都没伤到。”

一众侠客皆惊,虹猫为首的七剑有多强他们是知道的,如果连他们都伤不到那几个人,他们这些人岂不是……

“放宽心。你们要面对的,不是这些怪物。等一会儿,大军会从正面发动进攻,而你们绕到后山,从后山杀上去。大军的进攻是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你们才是重点。只要你们一得手,两面夹攻,就算他们本事再大,也没辙。”

“你不管那些士兵的死活吗!?”

“那你还打算要你那些赏赐吗?而且,你们的任务也不轻松,你们在后面对的,可是训练有素的死士。”

……

“几位,还有不到半个时辰,南辰的大军就会进攻。我们同门师兄弟几年,他擅长用兵,熟知所有兵法。但他也有一个毛病,当某一种战略首次失败,他就会找机会和同样的人才用一次。所以,他这次的行动无外乎前后夹击罢了。”红枫此时回到了正堂,带着一张镇子的平面图。北辰便对着这张图给虹猫等人说明。

“小虎,你们在后山留守,保护镇民;红枫,你去东边;青兰,你去西边。”

“好。”黑小虎应了,便离开正堂往后山去了。青兰不多言语,直接离开。

眼看北辰和红枫就要起身离开,虹猫赶忙拦下:“谷主,外边有大军数万,直凭你们四人恐怕……”

“不劳虹少侠费心,我们足矣应对,而且,你们来此目的已经达成了,就不要再给我添些不必要的麻烦了。”北辰特意加强了再字,让虹猫众人无言应对。

“我们可以把你们逼得用出禁招,那这些小喽啰也无足轻重。”

市井喵和无人岛
暂时唯一的一张大头与酱油咪的同...

暂时唯一的一张大头与酱油咪的同居黑逗的合照

大头,你又多了一个情夫?

暂时唯一的一张大头与酱油咪的同居黑逗的合照

大头,你又多了一个情夫?

大呲花工作室

🌷太有个性:宋小宝玩擀面杖,这个黑逗!

.


阅读原文: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wMjEyODUzOA==&mid=2678935454&idx=6&sn=eb54bf6cefa7382e56d3ef74568db417#rd

.


阅读原文: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wMjEyODUzOA==&mid=2678935454&idx=6&sn=eb54bf6cefa7382e56d3ef74568db417#rd
市井喵和无人岛
酱油咪的小伙伴——黑逗 某天在...

酱油咪的小伙伴——黑逗

      某天在理发店停车场的屋棚上发现了一只新喵,不过胆子很小,和它一对视就马上开溜了,比较难拍到照片。有几次见它开溜的最终目的地是酱油咪的阳台,于是断定也是和酱油咪同个主人。我喊它“黑逗”

酱油咪的小伙伴——黑逗

      某天在理发店停车场的屋棚上发现了一只新喵,不过胆子很小,和它一对视就马上开溜了,比较难拍到照片。有几次见它开溜的最终目的地是酱油咪的阳台,于是断定也是和酱油咪同个主人。我喊它“黑逗”

快门手F

归家种种感觉 PP

下午补了一个觉  晚上可恶的车程  想起来就头大 

想永远比实际来的更猛烈和夸张

走的时候是晚上6:47  南京开始下雨

个人对于南京的夜雨一直抱有迷离不清的感觉

一些诸如伤感  离别  分手  车站  乱酒  歇斯底里等词组开始在脑海中翻涌

66路车很难等  中北的公车我在心里已经诅咒了上千遍

但是还是不得不去乘坐   我是不是特没骨气?

虽然车子7点15才来  但是我还是不慌不忙的样子

时间放的充裕  备有后路  ...

下午补了一个觉  晚上可恶的车程  想起来就头大 

想永远比实际来的更猛烈和夸张

走的时候是晚上6:47  南京开始下雨

个人对于南京的夜雨一直抱有迷离不清的感觉

一些诸如伤感  离别  分手  车站  乱酒  歇斯底里等词组开始在脑海中翻涌

66路车很难等  中北的公车我在心里已经诅咒了上千遍

但是还是不得不去乘坐   我是不是特没骨气?

虽然车子7点15才来  但是我还是不慌不忙的样子

时间放的充裕  备有后路   呵呵

走出南京的这段时间

我可以自由的呼吸新鲜空气 大声讲老土的家乡话

丢掉网络和电话  随心所欲  逗逗狗抓抓猫

哈哈  家是一种纯真的状态吧  

我是这么想的

每次坐火车都有个癖好

偷偷观察身边的每一个人  老人  大人 小孩子

看着他们的每张脸孔  猜测他们的职业 他们的社会角色和江湖阅历

听他们聊天 我感觉自己就像是空气  在思考的AIR

用西方专业的学术术语可能我做的就是价值中立吧  不介入不引导

一位老者靠我最近坐着  少话 但是闲言碎语中听出来像是四川地方口音

要餐的时候突然发现他右手大拇指没有了 为什么会截指?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谜

一个五六岁的小P孩吃泡面  可能太急迫被开水烫了

一个小年轻不停地在讲话 讲他在城市里的所见所闻  很豪壮的样子

大概他喜欢别人围着他的感觉吧

看了一晚上的人  听了一晚上的话

凌晨下车的时候  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我是不是也被某个人观察了一夜?

 

到家  归宁简单的3天

放点家里的猫猫狗狗吧  聊表心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