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钢组

26.8万浏览    566参与
黑白辰熙

吾岛二三事之孩子们(二)中

大家好,鸽子王辰熙有回来了~

虽然......但是......我咕了这么久,中其实也就写完一半而已。本来是四对一部分,现在却只有两对。剩下的,下次在下里一起更新吧~

老规矩,请注意看tag避雷,以及不要带入游戏原剧情,也不要掰扯现实科学原理。

以上

芙雷

“贝尔,来尝尝这个糖,是龙门流行的最新款哦~”

芙兰卡摊开的手掌上摆着一颗没什么特别之处的糖,但是从长久以来的被锻炼出来的第六感告诉贝尔洛斯,这颗糖绝对没有芙兰卡说的那么简单。

这颗不简单的糖轻易地为贝尔洛斯带来了一个难题——到底该怎么不着痕迹的拒绝可能伤害自己味觉的恶作剧糖果呢?

没有技巧的话,是不会轻松放过的哦~

所以,...

大家好,鸽子王辰熙有回来了~

虽然......但是......我咕了这么久,中其实也就写完一半而已。本来是四对一部分,现在却只有两对。剩下的,下次在下里一起更新吧~

老规矩,请注意看tag避雷,以及不要带入游戏原剧情,也不要掰扯现实科学原理。

以上

芙雷

“贝尔,来尝尝这个糖,是龙门流行的最新款哦~”

芙兰卡摊开的手掌上摆着一颗没什么特别之处的糖,但是从长久以来的被锻炼出来的第六感告诉贝尔洛斯,这颗糖绝对没有芙兰卡说的那么简单。

这颗不简单的糖轻易地为贝尔洛斯带来了一个难题——到底该怎么不着痕迹的拒绝可能伤害自己味觉的恶作剧糖果呢?

没有技巧的话,是不会轻松放过的哦~

所以,加油啊!褐发青角的小瓦伊凡~

贝尔洛斯在妈妈带着“和善”笑容的脸和她手掌上的那颗糖之间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选择了那颗糖。毕竟,博士曾经在上课的时候说过,就算是自然界最凶猛的动物都不会伤害自己的幼崽。虽然妈妈总把她当做玩具,但是她不会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的......吧?

“芙兰卡,你打算给贝尔吃什么?”

贝尔洛斯敢发誓她的母亲在她的眼中从来没有这么高大过。倒不是她对雷蛇有什么成见,只能说雷蛇的身高在瓦伊凡这个种族之中实在但是拉地平均水平线的存在。从物理观感上就高大不起来好么!

芙兰卡微笑着帮女儿将糖纸剥开,温柔地将暖橘色的糖果放进贝尔洛斯的嘴里,揉着她的头,对雷蛇说:“只是普通的橙皮糖而已。诗怀雅之前送了一包,我让贝尔尝尝而已。绝对没有问题~”

雷蛇眉头微蹙,仔细观察女儿的表情,发现她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才放下心来。

“雷蛇,”芙兰卡摸出另一颗糖,“你要不要也来一颗,很好吃的哦~”

“不了,你吃就好。”

“诶~怎么这样~”

芙兰卡才不会因为雷蛇的一次拒绝就这么轻易放过这只好玩的瓦伊凡伴侣。她把糖扔进嘴里,抬手就捂住了贝尔洛斯的双眼。

在眼前一黑的那刻,贝尔洛斯自觉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作为一个乖孩子,贝尔洛斯深刻知道只有非礼勿视、非礼勿听才能保护好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不被那名为“秀恩爱”的攻击伤害到。

临白

游乐园对于玛嘉烈•临光来说威胁最大的绝对不是川流不息的人潮和刺激的高空项目,而是那些遍布整个园区的各种零食摊贩。

天知道,临光想要同时阻止两个嗜甜如命的孩子有多难。

是的,两个孩子,你没有听错。

真要讨论的话,尤莉科尔说不定还要懂事一些,骑士精神教会了她凡是要适度。

而白金,尽管她在执行任务和作战的时候都表现除了资深干员应有的素质。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白金在这之外还保留着像孩子一样的任性。平时这件事还有敖蕤她们帮忙分担,在一家出行的当下,这无疑是一种甜蜜的负担。

临光小心的护着女儿不被人流挤到,无奈地目送白金再次向另外的零食摊贩那里跑去。

“尤莉,你还记得这是你妈妈第几次去买甜点了吗?”

尤莉科尔掰着手指头回忆着,但是小骑士实在是记不太清楚了,她有些为难的望向母亲,说:“抱歉,母亲,我记不太清楚了。不过我想绝对不止十次。”

“不用道歉,小骑士。这不是你的错。”临光理顺女儿头上被风吹起的发,轻笑着,“不过,如果我们再不阻止你妈妈的话,她又要私自篡改体检报告了。”

“卡西米尔的骑士绝对不能容许不诚实的事请。”

“没错。所以我们一起去引开妈妈的注意力吧。”

尤莉科尔一本正经地向临光行了一个骑士礼。

“使命必达,耀骑士大人!”

一大一小两位骑士今天也在为自己想要守护的人努力着呢~


kuleiji
一辆芙雷车 担心会挂没放全图...

一辆芙雷车


担心会挂没放全图


原图在微博在微博:星之饼干

 https://m.weibo.cn/detail/4465109802053037
俺想要红心蓝手和微博关注转发(鞠躬以表敬意

一辆芙雷车

 

担心会挂没放全图

 

原图在微博在微博:星之饼干

 https://m.weibo.cn/detail/4465109802053037
俺想要红心蓝手和微博关注转发(鞠躬以表敬意

E.Elender

今天出了芙剑圣!

黑钢组和莫能都齐了hh

写粮吃安排👌🏻

今天出了芙剑圣!

黑钢组和莫能都齐了hh

写粮吃安排👌🏻

miaoot

新年快乐!!祝大家都身体健康。

贺图摸一个黑钢相声组,但是还没画完

进度缓慢……过年比较懒……

总之注意防疫,注意清洁。

新年快乐!!祝大家都身体健康。

贺图摸一个黑钢相声组,但是还没画完

进度缓慢……过年比较懒……

总之注意防疫,注意清洁。

患大萝卜榨菜

【方舟新年贺图】
p1星熊陪老陈去应酬,老陈应酬的时候喝多了,在和星熊胡言乱语抱怨平时工作。
最后被星熊背回家。
星熊表示,喝醉的陈意外的可爱呢。
p2堆雪人的乌萨斯学生团,堆了一个胖胖的冬将军,古米觉得这个雪人挺像凛冬的。
趁古米在做饭,偷亲一口我的小真理——凛冬这么说的。
p3塞雷娅从陈那里听说了过年发红包的习俗,给赫默准备了好几个红包,塞雷娅觉得光塞龙门币不够,于是把想说的话也写下来,但是因为话太多了,用了几个红包才装完。
并且当面把信的内容读给她听。
p4毫无过节气氛的霜星和霜叶在夜里看恐怖电影。
霜叶窝到霜星怀里,想给她自己的温暖。
(双霜szd!!!!)
p5依旧在工作的企鹅物流快递组,能天使把自己做的...

【方舟新年贺图】
p1星熊陪老陈去应酬,老陈应酬的时候喝多了,在和星熊胡言乱语抱怨平时工作。
最后被星熊背回家。
星熊表示,喝醉的陈意外的可爱呢。
p2堆雪人的乌萨斯学生团,堆了一个胖胖的冬将军,古米觉得这个雪人挺像凛冬的。
趁古米在做饭,偷亲一口我的小真理——凛冬这么说的。
p3塞雷娅从陈那里听说了过年发红包的习俗,给赫默准备了好几个红包,塞雷娅觉得光塞龙门币不够,于是把想说的话也写下来,但是因为话太多了,用了几个红包才装完。
并且当面把信的内容读给她听。
p4毫无过节气氛的霜星和霜叶在夜里看恐怖电影。
霜叶窝到霜星怀里,想给她自己的温暖。
(双霜szd!!!!)
p5依旧在工作的企鹅物流快递组,能天使把自己做的阿普噜派喂了一口给正在忙的德克萨斯。
吃饱的能天使倒头就睡了,德克萨斯叹了口气,给她披了一张小被子。
p6终于放年假的黑钢相声组。
雷蛇表示过年应该早点睡觉,毕竟忙了一年想要好好休息,甚至想冬眠。但是旁边的沃尔珀老是在搞小动作。
雷蛇觉得,看来今晚是不能安眠的了。

【各位新年快乐。】

拉普兰德

罗德岛的核平日常

私设鲁珀族女博

CP向   巨型 OOC  现场    要素太多了标签打不过来

就在这天     粗心大意的博士不小心忘记把拉普兰德从红的宿舍里调走    于是.........拉普兰德的尾巴...被红撸秃了......博士建议她先不要去战斗

但是...她依然坚持要去上战场...

在万般无奈下   博士选择了妥协

作战失败了......拉普兰德则站在一边秃着尾巴嘲...


私设鲁珀族女博

CP向   巨型 OOC  现场    要素太多了标签打不过来

就在这天     粗心大意的博士不小心忘记把拉普兰德从红的宿舍里调走    于是.........拉普兰德的尾巴...被红撸秃了......博士建议她先不要去战斗

但是...她依然坚持要去上战场...

在万般无奈下   博士选择了妥协

作战失败了......拉普兰德则站在一边秃着尾巴嘲讽着整合运动的弑君者...

凛冬:丢人!你给我马上退出战场!

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   博士就因为这个和凛冬吵起了架   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银灰正打算看看他亲爱的盟友在办公室做什么

刚走到离博士办公室不远的地方就听到了吵架声音

急匆匆的赶到了现场 开门的力度大到门差点飞了

入目的是一个鲁珀族少女掐着腰红着脸和凛冬吵架   银灰并没有打算自己一个人去劝架

他找到了真理   然后真理也去劝架了.........虽然没有成功   她们依然在吵架

这时陈sir路过了这里    听到吵架的声音刚想制止

就听到了背后熟悉的一声:粉肠龙!   她转身下意识就说到:叉烧猫有什么事!  ......诗怀雅炸毛了

她们在博士门口不远处吵起了架

伊芙利特因为用火把一旁的体检报告烧着了  被赛雷娅说了一会   然后阿消以飞快的速度冲到了现场用水喷伊芙利特   伊芙利特一边跑一边喊着赫默    路过赫默宿舍时   赫默迷迷糊糊的推了推眼镜走了出来   追在伊芙利特身后的塞雷娅在看到赫默后停下   与赫默注视着那  因为在“嬉戏打闹”而渐行渐远的两人    然后与赫默不紧不慢的走向了她们正要跑进去的地方---博士的办公室

在走廊里   她们看到了陈sir和诗怀雅吵架的场景

过了一会

阿米娅急急忙忙的赶到了博士的办公室

在办公室门口   她用平淡无奇的眼神看着正在吵架的陈和诗怀雅    显然   她已经习惯了

她先是礼貌的敲敲门   问到:刀客塔?在吗?

然后真理听到了 便放弃了劝阻博士与凛冬吵架

然后去给阿米娅开了门 

阿米娅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银灰站在博士和凛冬的中间试图劝架      落地窗外不远处的拉普兰德秃着尾巴好像在嘲讽着整合运动的弑君者

伊芙利特被阿消追着喷水    赛雷娅和赫默在一旁驻足观望    她虽然有一点点惊讶   但依然面带微笑  走到博士身边  用甜美的声音对博士说:博士   

您还不能休息哦~......〔博士突然没了声音   一旁的凛冬也不发话了  银灰和真理见状走到了她们身边  银灰把尾巴给了博士   博士摸着尾巴  露出满足的笑容   而真理则给凛冬倒了一杯水给她喝〕

这时走廊里的陈和诗怀雅的吵架声把雪雉惊到了

她跑到博士办公里    怯生生的刚想问博士这里发生什么了     就听到刚从弑君者身边走到博士办公室门口的拉普兰德对着不远处的德克萨斯喊到:德克萨斯做的到吗!以及那声:闭嘴!

能天使则说到:呦~老板~你们在.........〔她手中拿着的苹果派差点就掉到了地上〕

远山和星极在宿舍讨论着占卜的问题  

深海色也来到博士办公室门口    飞快的用笔画下了这个名场面

芙兰卡则在宿舍给雷蛇的角上绑了一个蝴蝶结

可雷蛇并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绑完了蝴蝶结的芙兰卡一脸坏笑的走开了    

杰西卡看到了这一切   在确认芙兰卡走了的时候

告诉雷蛇她角上有一个蝴蝶结  是芙兰卡前辈绑上的…………

这时博士的办公室已经快炸了

虽然门外的陈和诗怀雅已经停止了吵架

可是这不能阻止前来捣乱的阿和华法琳

吽愁的扶额      这个声音很快惊动了凯尔西

在凯尔西的震慑下

干员们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啊    今天的罗德岛也是核平的一天呢~〔拉普兰德如是说到〕

兔不秃

新年方舟

祝大家诸事顺遂,万事胜意

新年方舟

祝大家诸事顺遂,万事胜意

邶沨

我对你的誓言(凛冬×真理)

 新年快乐,提前发了

 ooc,慎入

主凛真,掺黑钢组

字数4000+


     “真理,其实这点小伤不打紧的”

       这句话一出口,凛冬便立马后悔了,只见真理用绷带在凛冬受伤的胳膊上一扯,然后拿手中的书使劲拍了一下棕熊的脑袋,大踏步地离开了

       “等等,真理,我不是那个意思,”凛冬站起身想要抓住真理的手腕,却因为膝盖伤口处的一阵酥麻,不得不蹲下身,...

 新年快乐,提前发了

 ooc,慎入

主凛真,掺黑钢组

字数4000+



     “真理,其实这点小伤不打紧的”

       这句话一出口,凛冬便立马后悔了,只见真理用绷带在凛冬受伤的胳膊上一扯,然后拿手中的书使劲拍了一下棕熊的脑袋,大踏步地离开了

       “等等,真理,我不是那个意思,”凛冬站起身想要抓住真理的手腕,却因为膝盖伤口处的一阵酥麻,不得不蹲下身,倒吸一口凉气

       看着真理离去的背影,凛冬有些懊恼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看样子你遇到麻烦了,”博士走路过来,拍拍凛冬的肩膀

       “闭嘴!还不是你的错!”凛冬抡起斧头作出要砍死博士的架势,大吼,“肯定又是你跟真理告状说我欺负你了!”

       “啊,这次我可真没有,”博士连忙摆摆手,吓得后退了好几步

       “不是你是谁!丢人!给我滚!”

        其实,说实在的,凛冬还是第一次看见真理发那么大的脾气。就在刚才,她风风光光地下战场回来的时候,真理一如既往地第一个跑过来慰问,轻轻掸去她肩上的灰尘,然后微笑着说:“欢迎回来,冬将军”

       凛冬昂起头,握紧了手中沾血的斧头,明亮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骄傲,她很享受被人簇拥的感觉,可在真理看来,那只不过是一个被夸奖的三岁小孩的表现

       “你受伤了?”真理看着凛冬沾满鲜血的外套,脸色突然阴沉下来

       凛冬察觉到了低气压,心里一阵发虚,半提问的口吻说道:“算是受伤了?”

       凛冬不明白真理为什么会生气,之前战斗受伤都没见她发过那么大的脾气,虽然真理就算生气表面也依旧很冷静,但她抖动的半圆形双耳出卖了她内心的焦躁不安

       她甚至还用书砸我,凛冬有些委屈,尽管纤瘦的真理再用力打她,她都不会疼,但终究会觉得有些难过

        “啊啊啊啊啊啊,烦死啦,这种时候该怎么办嘛!”凛冬自暴自弃似地疯狂抓乱自己的头发,嘴里冒出一连串脏话

       对于真理来说,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发脾气,毕竟凛冬并不知道她出战的时间里,基地发生了什么,真理觉得自己肯定是受雷蛇的话的影响

       “雷蛇前辈,您未来打算怎么办呢?”杰西卡询问道,额前被汗水打湿的刘海贴在细嫩的皮肤上,说明她才刚刚结束黑钢的训练

       “开一家安保公司吧,”雷蛇扶着盾牌回答道

       “诶,为什么是开安保公司?”芙兰卡一脸震惊,但拼命摇晃的尾巴让雷蛇立刻明白某个狡猾狐狸又要捉弄自己了 

        “我想干什么都与你无关,”雷蛇本能地举起盾牌,挡在自己和芙兰卡之间

        “哇,优等生,你这是要和我分家啊,你太狠心了吧,”芙兰卡嘴角勾起一抹微笑,趴在盾牌上,用无名指挑起矮小瓦伊凡的下巴,“你忘记我们的约定了吗?”

       雷蛇一巴掌拍掉芙兰卡的手,略带嫌弃地看着她那一脸期待的模样,偏着头想了一会,眉头紧锁,眼底闪过一道光,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但是这道光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埋葬在悲伤的泥潭

       “忘了总比记得好,”雷蛇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别嘛,你好不容易答应我一次,”芙兰卡推开盾牌一把抱住瓦伊凡,却被突如其来的蓝色电流电得浑身的毛都炸开

       “芙兰卡,我说了多少回了,不要随便碰我,小心被电!”

       答应……说起答应,凛冬也和自己约定过一件事,真理抱紧了怀里的书,在切尔诺伯格逃亡的一幕幕重现眼前

       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城市里,真理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所见所闻,满地的鲜血,破碎的结晶,几乎每一个冰冷的夜晚都会有此起彼伏的哀嚎声,而她,像是被上帝抛弃的弃儿一般,淹没在废墟里

       那一天,天很蓝,凛冬提着一把破损的战斧穿行在一堆瓦砾间,她的脸上,手上,全是鲜红的液体,灰色瞳眸里满是迷茫

       她不知道怎么办,她不知道如何从这个悲哀的城市中逃出去,或许她根本就逃不出去,死亡的阴霾笼罩着她,她在一团迷雾间徘徊

       可是有一束光穿透了迷雾,照亮了她的世界,在一堆废墟间,她找到了比海还要美的蓝色

       凛冬不得不承认,她从未见过那样怜人的蓝色,蹲在残垣旁的纤瘦女孩用她惊讶的眸子望着她,似是不敢相信还有幸存者

       女孩挣扎着站起来,像是看见了曙光一样奔向凛冬,她扑进凛冬的怀里,嚎啕大哭,哭尽了几日里面对黑暗与死亡的恐惧、委屈、不安,凛冬在那一瞬间立马变得慌乱起来,她抬起双手想要抱紧怀里的女孩,可是当她看见自己手上的血时,手又放了下去

       无论如何凛冬都无法弄脏这个像太阳一样的女孩,那是她迷茫之后的光明

       到现在看来,那是真理唯一一次向凛冬展示了自己的脆弱,将自己心里的所有都向她敞开,把自己完全放心地交给她,融进她的世界里

       凛冬有些手足无措地轻轻拍拍真理的肩,声音颤抖地说道:“别哭了”

       真理这才抬起头,仔细端详面前的人,认出这是学校传闻已久的冬将军,她下意识地咬紧嘴唇,对于传闻中暴力野蛮的冬将军有些害怕,她甚至有些后悔大脑一热便冲过来抱住她哭泣,说不定这位学生混混和那些不知名的奇怪虫子一样危险

       似是察觉到了真理的警惕,凛冬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洁净的手帕,递了过去,同时又别过头,避免对上她的视线

       真理有些迟疑地接过手帕,顿时对眼前这位年龄相仿的女学生充满了好奇。她看起来很紧张,很慌乱,两只耳朵耷拉下来了,是有点害羞吗?好可爱的反应

       “别哭了,我、我不会安慰人,”凛冬揪紧自己的衣角,把头垂得很低

       “不,没事,是我冒失了,”真理用手帕擦了擦挂满泪痕的脸颊,闻到了手帕上淡淡的柠檬香味

       “只有你一个人吗?我的意思是,这片区域只有你一个人活下来了吗?”

       “嗯……”

       “那你也是很幸运了,那么大的陨石砸下来都没有被波及到,那,你之后打算怎么办?”

       “我不清楚,你会带我走吗?带我离开这里”

       “我不敢保证我能带你逃出去”

       说出这句话,凛冬嘴角挂着微笑,很轻蔑的微笑,像是在讽刺自己的无能,真理摇了摇头,握住了凛冬的手,凛冬一惊,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却被真理紧紧抓住,不肯松开

       那双泛着水汽的淡蓝色眸子,深深穿透了凛冬的心,水一样的柔情让她的心海荡漾,凛冬的大脑像是被轰击了一下,嗡嗡作响

       “但我能保证绝不会抛下你,”凛冬大声说道,语气里充满了坚决

       凛冬的话总是让人无比心安,尽管有些空说大话的意味,但真理喜欢看她一脸自信地相信未来的模样

       之后的逃亡日子里,凛冬收纳了更多的幸存者,并以此建立了乌萨斯学生自治团,身为众人领导的她,在这座毫无希望的城市里居然是如此耀眼

       但真理却给她添了麻烦,在一次突围中,凛冬为了保护真理,受了重伤,当时物资短缺,自治团损伤惨重,凛冬在鬼门关前徘徊,真理面对如此现状,感觉天塌了般的绝望,泪水不住地落下来,砸在心头

       “别哭了,真理,我答应过你,绝不会抛下你所以我是不会那么快就死的,”凛冬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嘴角泛着殷殷血丝,“可以让我靠在你腿上吗?哈,那样比较舒服”

       “行,你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你千万不要抛下我”

       那次,真理跪坐在地上,扶着沉重的凛冬倚在自己的大腿上,整整十八个小时,她就维持着这样的动作,一动不动,膝盖都跪出血了都没吭一声

       她太害怕了,害怕一个不慎便会失去凛冬,所以在那之后,她让凛冬答应她不许再受伤

       但是凛冬并没有履行诺言,总是因为在战斗中带头冲锋陷阵,而受各种各样的伤,尽管凛冬每次都会毫不在意地说没事,但真理明白,凛冬总是对自己的伤势有所隐瞒,她可是个连骨折了都不会叫疼的笨蛋

       但是就这样发脾气是不是不太好,凛冬会不会觉得自己有点小气?

       真理叹了口气,有些伤脑筋地扶了扶镜片

       这时,凛冬正面跑了过来,气喘吁吁地一把搂住真理,用在战场上大吼的声调十分恭敬地说了句“对不起!”

       真理被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书差点从手中滑落

      “真理,虽说我不知道自己到底错哪儿了,但是,请你接受我的道歉,不要生我的气,好吗?”

       看着凛冬真挚的表情,真理有些于心不忍,伸手摸了摸凛冬的耳朵,凛冬瞬间一个激灵,耳朵不由自主地耷拉下来,染上一层红晕。大名鼎鼎的冬将军露出这幅样子,恐怕只有真理能看见了

       但好在,自己不用担心这个笨蛋会抛下自己了

       “啊,那句丢人没白挨呢,”博士喝了口咖啡,笑道

       “Docter,我怀疑你的思想有些危险,”雷蛇向旁边走了几步,与博士保持距离

       “没有的事,咦,雷蛇,你在看什么?”

       “一张计划表”

       “什么计划表,”芙兰卡凑了过来,悄悄从背后抽走了雷蛇手中的文件

       “等等,芙兰卡,你别看,”雷蛇想要夺回文件,可是太晚了,芙兰卡已经大致看完了第一页

       “哇,优等生,没想到你还记得咱俩的约定呢,周游世界的计划,不老实告诉我和我商量一下是不是不太好,”芙兰卡抱住雷蛇,挑逗似地戳了戳雷蛇的脸颊,毛茸茸的狐狸尾巴兴奋地上下摇动

       “你……”雷蛇压低了声音,不知自己是悲是喜,而且还莫名觉得有点羞耻

       “不过还是谢谢你啦,不过你不是说我的幻想太浪费时间了吗?”

       “那就请你好好活下去,配得上浪费时间的计划,”雷蛇有些恼怒地抢过文件,轻咳几声离开了

       芙兰卡看着雷蛇离去的背影,摸了摸自己的后背,触碰到了几粒原石结晶,身体猛地一颤,露出了少见的伤感表情

       雷蛇攥紧手中的文件,莫名的酸楚涌上心头。芙兰卡,我只是不想到时候,我抱着一张照片去周游世界





“战争会结束吗?”

“会”

“会有人牺牲吗?”

“会”

“我们会活下去吗?”

“会”

“我们会死吗?”

“……会”

“你会离开我吗?”

“永远不会,我保证”


最远的距离,是你与坟墓的距离

        


今天的鲫喵,也在爆肝

这两天的摸鱼w

ooc注意

p1:训练完后的kiss

p2:训练时的飞扑!(幼芙兰卡注意!)

p3:谈论

p4:作战休息kiss

p5:上篇的后续

p6:没画完的婴儿车

这两天的摸鱼w

ooc注意

p1:训练完后的kiss

p2:训练时的飞扑!(幼芙兰卡注意!)

p3:谈论

p4:作战休息kiss

p5:上篇的后续

p6:没画完的婴儿车

幻陌

【黑钢组】日记

12月27日

芙兰卡总是开我的玩笑,并以捉弄我为一大乐趣。不得不说,她给我做过的恶作剧我可以列满一整个本子。当初刚与她为队友伙伴时,我真没有想到这个大尾巴狐狸会给我来这么多花里胡哨,稀奇古怪的招。尽管我从芙兰卡微眯的双眼中看出来一点狡黠,我还是跌入了她的魔掌之中。

另外,芙兰卡她有矿石病,但本人不怎么提起。我看过她的后背,平时的笑容使她被很多人认为:这个人看起来很友好,很健康。我知道只不过芙兰卡在逞强的笑。有一说一,她对于我来说确实那么小孩子气了点,但芙兰卡是个很好的剑士,我说真的。等等,我怎么在夸她?

12月31日

今天芙兰卡对我说“雷蛇,快要到达新的一年了,你有什么愿望吗?”她难得...

12月27日

芙兰卡总是开我的玩笑,并以捉弄我为一大乐趣。不得不说,她给我做过的恶作剧我可以列满一整个本子。当初刚与她为队友伙伴时,我真没有想到这个大尾巴狐狸会给我来这么多花里胡哨,稀奇古怪的招。尽管我从芙兰卡微眯的双眼中看出来一点狡黠,我还是跌入了她的魔掌之中。

另外,芙兰卡她有矿石病,但本人不怎么提起。我看过她的后背,平时的笑容使她被很多人认为:这个人看起来很友好,很健康。我知道只不过芙兰卡在逞强的笑。有一说一,她对于我来说确实那么小孩子气了点,但芙兰卡是个很好的剑士,我说真的。等等,我怎么在夸她?

12月31日

今天芙兰卡对我说“雷蛇,快要到达新的一年了,你有什么愿望吗?”她难得正经一回,没眯起她的眼。我思考了下,虽说我们都不是小孩子的那个年龄,会相信鬼神佛教。但我认真的想了想,心里竟希望她的矿石病能痊愈。八成只是同事间的关心,一定是这样的。芙兰卡却仿佛看穿了我的心思,笑而不语,我直发毛。她凑过来,神情严肃。

在我的角上打了个蝴蝶结。

......一开始就不该相信她的表情。

1月10日

罗德岛最近张灯结彩,到处一副忙碌的景象。我也急匆匆忙着黑钢的各种事物,杰西卡来帮我打下手,弱弱喊我“雷蛇前辈”。这时候芙兰卡老是来打岔我与杰西卡的深入对话,笑呵呵,直愣愣在后辈面前打了蝴蝶结还直说黑历史。我追着她半个罗德岛。行了,不写了,还有一些事要忙。

1月21日

芙兰卡她矿石病复发,住进了重症监护室。我从窗外看见她的脖颈那里长出了一块结晶。我突然懊悔,为什么我救不了她?尽管她捉弄我就是了。因此每次探视我都很珍惜那段时间,也不管芙兰卡在我脸上画乌龟。这人真是,都在病床呆着了还是本性难改。

1月24日

今天除夕夜,她说她自己总有一天会死掉,到时候叫我千万不要掉眼泪,否则她会从棺材中笑醒的。我笑骂她,别乱说话,如果这是真的就好了。以及今天整理这个本子时我才发现几乎写满了有关芙兰卡与自己的事情。并且越往后越写越短,我也不知道这代表什么意思。

1月28日。

我记得我站起来,深吸了一口气,我说,芙兰卡。

我要咒你矿石病痊愈,我要咒你长命百岁,我要咒你那狐狸尾巴天天炸毛,我要咒你与最喜欢最爱捉弄的那个人白头偕老,而我要做你这一切的唯一见证者或者是更深。


就此为止。

————————————

那段“诅咒”,我同样送给某个人。

希望你一切安好。

一袋食盐

宿舍里,在看到搭档举起相机的一瞬间,芙兰卡脸上得意洋洋的笑容立刻僵硬

P2放没有画树的小树林漫步自拍

芙兰卡:为什么是雷蛇来拍呢,因为后面显脸小


宿舍里,在看到搭档举起相机的一瞬间,芙兰卡脸上得意洋洋的笑容立刻僵硬

P2放没有画树的小树林漫步自拍

芙兰卡:为什么是雷蛇来拍呢,因为后面显脸小


Beànous

最後一張是之前黑鋼小家的概念圖🏠

最後一張是之前黑鋼小家的概念圖🏠

脫氧酵素

傻叼玩意兒

拿p1擋一下 太rz了

電 解 鋁 熱 劍

傻叼玩意兒

拿p1擋一下 太rz了

電 解 鋁 熱 劍

佛克斯.Fox——☆

[黑钢组]梦境

/黑钢组。注意避雷。

/ooc歉。

/很迷的文笔。在车上打的。很草。致歉。

“笨蛋优等生——”

“喂喂,醒醒啊瓦伊凡,晨跑迟到了哦。”

“——保护好自己。”

  回忆中的声音似是炸弹般在耳侧炸响。

  实际上,也正有炸弹朝着雷蛇飞来。

  “危险啊笨蛋优等生!!”

  橙红身影自身侧闪过,想要出声阻止却不知为何无法出声。

  「爆炸」

  「鲜血」

  她瞪大了双眼,看着自己的搭档——[最后的模样]。

  雷蛇丢掉了盾,她扑上去,发了疯般摇晃着芙兰卡。

  「温度自指尖流失」...

/黑钢组。注意避雷。

/ooc歉。

/很迷的文笔。在车上打的。很草。致歉。

“笨蛋优等生——”

“喂喂,醒醒啊瓦伊凡,晨跑迟到了哦。”

“——保护好自己。”

  回忆中的声音似是炸弹般在耳侧炸响。

  实际上,也正有炸弹朝着雷蛇飞来。

  “危险啊笨蛋优等生!!”

  橙红身影自身侧闪过,想要出声阻止却不知为何无法出声。

  「爆炸」

  「鲜血」

  她瞪大了双眼,看着自己的搭档——[最后的模样]。

  雷蛇丢掉了盾,她扑上去,发了疯般摇晃着芙兰卡。

  「温度自指尖流失」

  “别哭……我的搭档。”

  这嘶哑的声音惊醒了雷蛇。

  “呼……是、是梦。”冷汗浸透了雷蛇的睡衣,她慌忙爬下床,双眼布满了恐惧。

  ——芙兰卡,芙兰卡在哪里?!

  没有、没有,为什么不在房间。她的脚步开始慌乱。

  “在找什么呢?”

  老实说,雷蛇的眼泪在月光下显得格外闪亮。

  “是做噩梦了吗,真是小孩子搭档啊~过来吧,抱抱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