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黑锡

32万浏览    547参与
焰霄

我来摊宣啦!这一条是明日方舟相关哒!欢迎来找我玩!


CP25-社团名【星界之所】摊位号【E38】

P1:全员向抽抽乐&方卡组 黑锡金属双闪徽章

P2:浮梅相关谷子

P3:无料们~


我来摊宣啦!这一条是明日方舟相关哒!欢迎来找我玩!


CP25-社团名【星界之所】摊位号【E38】

P1:全员向抽抽乐&方卡组 黑锡金属双闪徽章

P2:浮梅相关谷子

P3:无料们~


富坚老师的腰疼好些了没
摸得理智的摸鱼 大小姐和她从小...

摸得理智的摸鱼



大小姐和她从小培养的杀手黑

摸得理智的摸鱼




大小姐和她从小培养的杀手黑

Kauno

占tag致歉,但我实在忍不住了hhh我快笑死了,事情是这样的,我今天想研究一下锡兰的原型,然后就开始查,查到这个蓝歌鸲的时候往下一翻,瞬间注意到了这个别称😂

占tag致歉,但我实在忍不住了hhh我快笑死了,事情是这样的,我今天想研究一下锡兰的原型,然后就开始查,查到这个蓝歌鸲的时候往下一翻,瞬间注意到了这个别称😂

幻首

占tag致歉

是群宣!

刚建群没多久空皮很多所以请快来!!

群里管的松随便van!!

进群问题是填空题!

占tag致歉

是群宣!

刚建群没多久空皮很多所以请快来!!

群里管的松随便van!!

进群问题是填空题!

举¤伞人≯

我又出货了,激动)大小姐终于有人陪了!

我又出货了,激动)大小姐终于有人陪了!

五月是我的恶意

这次CP25的新东西……part1,主要是亚克力周边,热度里面抽一位送任意一款周边,圣诞节开奖

摊位号N02【大山啊故乡】,小说还没写完(你)……总之先开个预售!

《金の星 银の月》的第一章明天发,预计全篇都会放到网上,现在的封面其实是封底,真·封面还没画好(再次被打死),全部脱稿后再发条更正经更详细的本宣XD

TB链接↓

刀剑乱舞被本小说《金の星 银の月》预售链接

刀剑乱舞被本立牌预售链接

明日方舟黑&锡兰镭射钥匙扣

可能会出的还有一张慈传梗的和纸贴纸,买过慈传的可以在cp25会场出示购买记录免费领取一张,没有购买记录的话,单购一张10...

这次CP25的新东西……part1,主要是亚克力周边,热度里面抽一位送任意一款周边,圣诞节开奖

摊位号N02【大山啊故乡】,小说还没写完(你)……总之先开个预售!

《金の星 银の月》的第一章明天发,预计全篇都会放到网上,现在的封面其实是封底,真·封面还没画好(再次被打死),全部脱稿后再发条更正经更详细的本宣XD

TB链接↓

刀剑乱舞被本小说《金の星 银の月》预售链接

刀剑乱舞被本立牌预售链接

明日方舟黑&锡兰镭射钥匙扣

可能会出的还有一张慈传梗的和纸贴纸,买过慈传的可以在cp25会场出示购买记录免费领取一张,没有购买记录的话,单购一张10元左右

想要CP25场贩购入的话欢迎去CPP填个携带量调查,两天我都在刀区

sVI2xn.零時

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要买kfc家具的原因---可以覆盖整面墙的墙纸、纯色隔断墙(一深棕一灰白),拿来改宿舍它不香🐴?

改完就把黑锡和拉德往那一🔒,可太香了

“零時博士以前是个装修工”

所以这就是我为什么要买kfc家具的原因---可以覆盖整面墙的墙纸、纯色隔断墙(一深棕一灰白),拿来改宿舍它不香🐴?

改完就把黑锡和拉德往那一🔒,可太香了

“零時博士以前是个装修工”

黑白辰熙

吾岛二三事之孩子们(二)上

写在前面:是之前的那个系列,总的来说也没什么主题,硬要说一个的话,是跟吃饭有一丢丢关系。

以及阿能四潜了,我还是没有小羊,池子里歪出了一个银老板和一个阿能......真好#微笑

有一丢丢龙羊要素,不打TAG自己避雷,其余看TAG避雷吧。

不要联系游戏剧情和现实科学原理。

塞赫

虽然从小就被两位家长教育要注意营养均衡。

但是说实在的,作为一个混有瓦伊凡血统的黎博利,祖先是雕鸮的那种,阿兰贝尔对于蔬菜的接受程度实在高不到哪去。

即便是赫默和塞雷娅轮番上阵,语重心长地无数次,阿兰贝尔也只比自家挑食到极点的姐姐好那么一点点,会乖乖把定量的蔬菜吃完,多的一点也不会碰。

赫默对此十分无奈,...

写在前面:是之前的那个系列,总的来说也没什么主题,硬要说一个的话,是跟吃饭有一丢丢关系。

以及阿能四潜了,我还是没有小羊,池子里歪出了一个银老板和一个阿能......真好#微笑

有一丢丢龙羊要素,不打TAG自己避雷,其余看TAG避雷吧。

不要联系游戏剧情和现实科学原理。

塞赫

虽然从小就被两位家长教育要注意营养均衡。

但是说实在的,作为一个混有瓦伊凡血统的黎博利,祖先是雕鸮的那种,阿兰贝尔对于蔬菜的接受程度实在高不到哪去。

即便是赫默和塞雷娅轮番上阵,语重心长地无数次,阿兰贝尔也只比自家挑食到极点的姐姐好那么一点点,会乖乖把定量的蔬菜吃完,多的一点也不会碰。

赫默对此十分无奈,可是阿兰贝尔都这么乖了,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倒是塞雷娅十分看得开,安慰赫默:“你可以这么想,阿兰她完美的继承了我们的科研天赋,在用量上一丝不苟。”

赫默瞪她一眼,没好气地回她:“我只希望阿兰不要继承你那石头脑袋。”

阿兰贝尔收拾好自己的儿童餐具,对于母亲们的“打情骂俏”早就见怪不怪,十分平静。

“妈妈,我下午可以和姐姐一起去找艾雅姐姐玩吗?”

“当然,不过你不要乱动她房间的地质标本,也看住你姐姐。”

“我才不会这样!”伊芙利特大叫道,后面声音却小了下去,“坏了的话,那只小羊会哭,哄她好麻烦的。”

塞雷娅和赫默对视一眼,彼此露出欣慰的笑容,伊芙利特长大了,有自己喜欢的人了。

黑锡

“怎么了?”锡兰看着端着茶杯迟迟不喝的女儿关心的问道,“我记得你很喜欢汐斯塔的红茶啊,克斯泰尔。”

被妈妈突然关心的克斯泰尔感觉自己身体一僵,连身后一直摇动的尾巴幅度都小了不少。

我是很喜欢老家的红茶,克斯泰尔在心里想着,但是前提是不是妈妈你泡的啊。虽然有些夸张,但是妈妈你的红茶实在是还不如末药小姐的纯草药剂,至少那只是苦而已。

可惜的是,克斯泰尔并没有表达自身想法的机会,不单单是害怕锡兰伤心,还有坐在锡兰旁边的母亲。

黑的那个视线,克斯泰尔敢保证,如果她不乖乖喝完妈妈的红茶,那她大概一个星期都不会得到黑的抱抱了。

毕竟,母亲们是真爱,她只是个意外。黑就算再宠她,那也比不过从小看(宠)着长大的锡兰大小姐啊。

克斯泰尔冲着母亲们一笑,脸上的表情莫名有些悲壮,她一口喝干了自己杯子里的红茶,难以描述的味道瞬间遍布整个舌根,所有味蕾在一瞬间激活。

“好喝吗?黑说我的手艺最近有进步的。”

克斯泰尔在妈妈期待眼神,强制性将自己从拉特兰的神面前拽回,用尽毕身的演技自然地点了点头。

眼见着妈妈还想给自己再倒一杯,她立马从座位上跳起来,装作猛地想起什么来的样子,大声喊道:“遭了,之前小炘和信子有约我一起玩,现在快到时间了。晚上见,母亲们。”

黑看着自家女儿称得上是落荒而逃的背影,唇角不自主地勾起。锡兰没有错过这难得的笑,她翻身坐到黑的大腿上,贴着她的耳根,说:“黑,骗我是有惩罚的哦~”

黑的耳朵在锡兰的注视下抖动起来,灵活的尾巴也挽上了大小姐的腰。

“小姐,你这样很犯规……”

“可是,黑你明明就很喜欢,尾巴暴露了的说~”

闪夜

弗莱尔对于食物没什么特别的偏好,她会欣然接受出现在家庭餐桌上的每一份食物。

大概没有人能够找到像弗莱尔一样不挑食的孩子,即使是自律的尤莉科尔在这方面也完全比不过她的小青梅。

在这种情况下的饭桌上,夜莺到是比她的女儿更像个小孩子。她的身体原因,闪灵不会放任她贪嘴,甚至还嘱咐了弗莱尔一起控制夜莺的饮食。

为此,每年夏天弗莱尔不得不为了妈妈的身体而告别一切冰爽怡人的夏日小吃。不然,她实在没有母亲那样的定力和手段,可以在无视了妈妈恳求的眼神之后,把生气的夜莺哄回来。

幸好母亲会把拜托玛嘉烈阿姨偷偷地给她正常份量的冰淇淋。弗莱尔为此还专门和白金学习了些潜行技巧。

不过,弗莱尔在一个夏天之后就拒绝了闪灵的“小灶”,她本就不是一个贪吃的孩子,而且,如果母亲们没有,她却自己吃得话,心里的负罪感就会把她压垮。

一家人就该同甘共苦,为了妈妈少吃几个冰淇淋也只是热一点的事,空调开高一点也没有关系。吃狗粮......

还是有点关系的!!!

鲸鲨

饭点该吃什么在深海猎人一家里从来不是什么值得思考的事。她们的种族天性早已经帮她们做好了决定。

各类海产品不管是做成刺身还是用技法烹饪成佳肴都很合这一家子的胃口。只要没有什么白发吸血鬼妄图在药里加饭祸害她们,那么吃饭就一定是一件令人感到幸福的事。

当然有些时候,那只叫做华法琳的血魔是躲不开的。

薇乐尔斯握住自己的剑柄,警惕的看着面前的果汁,脸上除了警惕完全没有一点孩子看见饮料应该有的表情。

如果这杯果汁不是华法琳递给她的,薇乐尔斯大概会很有礼貌地说声谢谢,然后愉快的喝完吧。

可惜,世界上没有如果。

“薇乐尔斯,不用这样,这只是一杯普通的芒果汁而已哦~”

薇乐尔斯对着那杯完全可以被称作浆糊的芒果汁实在是有些吃了一斯卡蒂的。

为什么有人可以装傻到这种地步呢?你告诉我罗德岛只是家普通的制药公司都比说你手里的东西是普通芒果汁更让人信服吧,华法琳阿姨!

薇乐尔斯拉好自己头上小号的狩猎帽,绯红的眸子打量着周围的空间,规划好路线,双腿发力跃起,在最高处向后猛地一蹬,完美的从华法琳的头上离开了这个角落。

不愧是深海恋人的孩子,这身体素质就是倍儿棒。

薇乐尔斯落地之后没有丝毫犹豫,拔腿就跑。

“绝对不能被华法琳抓住!”

薇乐尔斯想起母亲斯卡蒂的嘱咐,也不管华法琳有没有追过来,一路狂奔直到回了家庭宿舍才停了下来。

幽灵鲨把气喘吁吁的女儿抱进怀里,帮她把额头上的汗擦干净。

“薇尔你遇到了什么,跑得这么急?”

呼吸均匀了的薇乐尔斯从妈妈怀里抬起头来,对上一旁一脸好奇的母亲的眼睛,只说了三个字:“华法琳。”

行吧,斯卡蒂懂了。她拍拍女儿的肩膀,语气沉重的说:“辛苦你了,薇尔。”

“那我晚上可以和妈妈一起睡吗?”

斯卡蒂正想拒绝女儿,没想到幽灵鲨先她一步说道:“不可以,夜晚是属于斯卡蒂的。”

薇乐尔斯对于自己被拒绝没有什么不高兴的,她对于这个结果早有预料,只不过抱着侥幸心态一问而已。

学会独处也是猎人的必修课之一呢~

白骨海街
新刊封面【不是】 看了文件标题...

新刊封面【不是】

看了文件标题还是11.11的时候创建的最近才勾线上色

新刊封面【不是】

看了文件标题还是11.11的时候创建的最近才勾线上色

獭獭

【黑锡】她是月

#我永远爱黑

#可能会有ooc

目标解决。

她缓缓从掩体后走出,淡淡注视着面前的遍野寒尸。

夜幕笼罩着大地,有风飒飒刮过她溅了鲜血的脸颊,平添了几分寒意。

她不在乎这些死人的身份地位,听惯了无谓的哀求与辩解,对逝者是否无辜近乎麻木。

要做到万无一失,就绝不可放过一个。

颤抖着身躯走过遍地尸体,她只觉身子越发清了起来,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口都在不住地流血,和着死人的血,浸染着这一方土地——但夜终究太深,早已分辨不清这地上的色彩。

痛吗?感觉不到了。

累吗?不会在这里倒下……吧……

眼皮越来越重,眼前的景致在一点点模糊,她向前迈出两小步后,终于支撑不住倒在地上。

你个杀人如麻...

#我永远爱黑

#可能会有ooc

目标解决。

她缓缓从掩体后走出,淡淡注视着面前的遍野寒尸。

夜幕笼罩着大地,有风飒飒刮过她溅了鲜血的脸颊,平添了几分寒意。

她不在乎这些死人的身份地位,听惯了无谓的哀求与辩解,对逝者是否无辜近乎麻木。

要做到万无一失,就绝不可放过一个。

颤抖着身躯走过遍地尸体,她只觉身子越发清了起来,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伤口都在不住地流血,和着死人的血,浸染着这一方土地——但夜终究太深,早已分辨不清这地上的色彩。

痛吗?感觉不到了。

累吗?不会在这里倒下……吧……

眼皮越来越重,眼前的景致在一点点模糊,她向前迈出两小步后,终于支撑不住倒在地上。

你个杀人如麻的恶鬼!

——一旦手上沾了鲜血,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那些死去的人中,有些应当得到宽恕!

——小姐有仁慈之心,我没有。

小姐……

小……姐?

意识尚存的最后,是一阵清新而熟悉的红茶香气,伴着一道如同救赎一般的蓝白色光芒,以及来人口中一句——

“黑!”

那是发生在多久以前的事情了?不记得了。

曾几何时,有个小女孩。

她同其他孩子一样,有着彼此深爱的父母,和一个不算太大却足够温暖,足够容她躲避风雨的家。

小女孩的父亲是个商人,他游历过许许多多的地方,每到一座新的城镇,这个深爱着家庭的男人都会为妻女捎回各式各样新奇的玩物。

爸爸下次会带什么回来呢?乖,过两天你就知道了。

小女孩总是倚在母亲的怀中,拨弄着母亲柔软的长发,无比期待的等候着父亲下一次的归来,而慈爱的母亲,也总是会抚摸着女孩的头,伴着她一同憧憬着。

然后呢?然后一家人就这么幸福生活下去了对吧。

不,然后没有然后了。

为什么?

商人和他的妻子都死了。

那女孩呢!

女孩……么?呵,也死了。

那你是谁?

我谁都不是,也不会成为谁。

真的就一无所有吗!

……不。

这上天,终究不愿放弃心如死灰浑噩度日的苦难者,

才让这样一个苦难者,能够守护在那样完美的人身边。

那人一头浅粉色长发,总是笑意吟吟地身着蓝白色蓬群,撑着小洋伞漫步在碧蓝的海边。

那人站在阳光下,烈日灼不透她的伞,可她眼中的光芒,仿佛能让阳光都逊色几分——不,她本身就是光芒。

而自己在这时,总是在黑暗中,在她看不见的地方保护着她。

色彩自她的周身旋开,尽是鲜艳明丽,而自己,尽是灰暗单调。

“有你在我身边,我真的觉得特别安全。”

“下次出门,我给你撑伞!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在附近!”

“对不起,又让黑担心了,我下次一定注意!”

“黑笑了,笑起来真好看。”

“呀,不要那么古板嘛,给你梳梳头发有什么不好的。”

“都说了不要叫小姐,要叫锡兰。”

“黑沏的红茶越来越好喝了……不对!应该是我教的好吧!嘿嘿~”

“又要出去执行任务了吗?那你可千万要小心,别受伤了。”

“别害羞啊,盯着黑看,觉得我的黑越看越好看。”

“我一定会拼尽全力治好你的,黑。”

……

不知从何日起,自己又找回了许多早已失去的东西。

像是想要舍弃一切保护美好的信念,

像是由心而生的笑,

以及久违的,生活的气息,家的感觉。

她醒了。

睁开眼时,第一个看到的人……不出所料。

锡兰伏在黑的床边,已经睡着了。

黑想要起身替这位对环境不加防备的小姐搭上一条毛毯御寒,却不料被一阵刺骨的疼痛束缚了手脚,惹得她不禁身体颤了颤。

这一颤,锡兰醒了过来。

醒来的锡兰本是睡眼惺忪,却在对上黑琥珀色的眸子后瞬间清醒了过来。

“你醒了!”

“你醒了。”

她二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害怕,你真是吓死我了!”

“这么重的伤,得有多痛……”

“这段时间不许你胡乱行动,我会照顾好你的。”

……

黑半躺在床上,静静地听着锡兰说,嘴角却不经意地弯了弯。

这张小床正对着木窗,锡兰就站在木窗前。

此时已是第二天的深夜时分,月色正美。

月亮就在锡兰身后。

月光透过窗子洒进房间,洒在锡兰的侧脸。

在黑的眼中,哪怕万物都灰败无色,明月却永远皎洁,而锡兰,更是同明月一样无瑕。

“孩子,你看天上那个金黄色的大圆盘,它叫月亮,象征着亲人团聚,我们一家,永远都可以和和美美。”

这是母亲曾说的,可母亲已经故去。

“黑!快来看,今晚月色真美!”

这是锡兰曾说的,锡兰此刻就在自己面前。

黑笑了,笑的明媚。

她没有再听锡兰说些什么,只是不顾全身的疼痛,将锡兰圈入怀中,轻轻开口:

“我会一直守护在你身边。”

锡兰一怔,旋即轻轻回抱住黑:

“那黑可一定要信守承诺。”

至少我们现在,还能站在彼此身边。

这就足够了。

千狐还是一个人的好
黑:亲歪了,再来一次 我在想要...

黑:亲歪了,再来一次

我在想要不要搞个彩图版的,,单色好像还不够香

黑:亲歪了,再来一次

我在想要不要搞个彩图版的,,单色好像还不够香

gogoyi

罗德岛中学记事(70)

放学路上

道尔科斯家的车里

“黑,我们今天的月考真是吓死我了——不是考试难度,是突然一下莫斯提马同学就出现在我面前抓住我的试卷——这大概是她的源石技艺?瞬间移动?唔,要是再快一点也许就不会被杜宾老师发现……黑,你看起来没什么精神。”

“对不起,我让小姐担心了。”

“不要和我道歉,朋友间明明是不会这么说话的。而且……不要叫我小姐啦,喊我名字就好。”锡兰鼓了鼓腮帮子,有些不满意

“小——锡……锡兰,你说的事情……我今天看到了。”

“诶?黑又来我们学校了吗?

……虽然黑这么关心我我很高兴

但是不要总是把我当小孩子

我在学校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不,小姐,这是我的失职……如果这样...

放学路上

道尔科斯家的车里

“黑,我们今天的月考真是吓死我了——不是考试难度,是突然一下莫斯提马同学就出现在我面前抓住我的试卷——这大概是她的源石技艺?瞬间移动?唔,要是再快一点也许就不会被杜宾老师发现……黑,你看起来没什么精神。”

“对不起,我让小姐担心了。”

“不要和我道歉,朋友间明明是不会这么说话的。而且……不要叫我小姐啦,喊我名字就好。”锡兰鼓了鼓腮帮子,有些不满意

“小——锡……锡兰,你说的事情……我今天看到了。”

“诶?黑又来我们学校了吗?

……虽然黑这么关心我我很高兴

但是不要总是把我当小孩子

我在学校可以照顾好自己的!”

“不,小姐,这是我的失职……如果这样接近您的是敌人的话,我没有信心能够保护好你。是我的无能”

“唔……黑今天一直耷拉着耳朵,就是因为这件事?”

锡兰从后面环住了驾驶座上的黑

“没事的哦,莫斯提马不是什么危险的家伙啦,她只是……分数比较危险。(指及格)

我相信,黑比世界上任——何人都要厉害

如果真的有连黑都赢不了的对手

那么我会赢过他的

我知道经常有人说我是娇生惯养不谙世事的大小姐

也许是这样吧

但是就算我没有黑这么厉害

我也会尽全力去保护黑

——你怎么咳嗽了?感冒了吗?”

“咳……我没事

小姐

我……

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的。”

黑微微抬了抬头

声音有一丝鼻音

“不是让你不要喊我小姐了吗?真是的……算了,回家让其他都仆人直接喊名字吧,以后只许你一个人喊我小姐哦~”

”是……是的,小姐。“

锡兰探出身子靠上前,轻轻蹭着黑的侧脸

“唔,黑你的脸好烫哦,果然是感冒了吧!要好好养病才行!”



gogoyi

罗德岛中学记事(69)

和考场上停止思考的能天使不同


莫斯提马试图抢救自己一下


今天虽然抄不到本该坐在右边的德克萨斯


但是动作快点还是能抄到前桌的锡兰


莫斯提马的计划是


利用时停的八秒疯狂操作,在时停的最后一秒把试卷放回原位


如此往复


可是


在莫斯提马正把试卷放回去的一瞬


本该一切定格的教室起了一丝波纹


博士推开门走了进来


莫斯提马愣了一秒


也意味着她失去了能行动的最后一秒


她现在和其他人的区别不过是能感知能思考而已


不对……我无法在时停里行动……这是不可能的,然而时停仍然在继续,可是我已经没有了继续时停的能力……除非……是另一个能在...

和考场上停止思考的能天使不同


莫斯提马试图抢救自己一下


今天虽然抄不到本该坐在右边的德克萨斯


但是动作快点还是能抄到前桌的锡兰


莫斯提马的计划是


利用时停的八秒疯狂操作,在时停的最后一秒把试卷放回原位


如此往复


可是


在莫斯提马正把试卷放回去的一瞬


本该一切定格的教室起了一丝波纹


博士推开门走了进来


莫斯提马愣了一秒


也意味着她失去了能行动的最后一秒


她现在和其他人的区别不过是能感知能思考而已


不对……我无法在时停里行动……这是不可能的,然而时停仍然在继续,可是我已经没有了继续时停的能力……除非……是另一个能在时停里的人继续了时停——而且其时停的时间比我还要长……所以这就是博士的源石技艺……是我的上位版本呢……这么说来上次在汉堡店那次也是她(63话)


“呀嘞呀嘞daze

莫斯提马同学

之前就发现你啦

有个人天天时停我还是能注意的到的

不过嘛

你用时停来和同学交♀流♀感♀情

我也是能理解的

毕竟我偶尔也用这个报复一下凯尔希

咳咳……别告诉她,不然我得陪华法林吹风去

总之……考试作弊是NG的

这次就不记你过了

但是下周记得来补考

嗯,我监考。”


莫斯提马目送博士离去,突然想起什么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在博士出门的一瞬间


时间恢复了流动


锡兰看到眼前出现的拿着卷子的莫斯提马差点没发出*黎博利的尖锐鸣声*


莫斯提马则是带着精彩的表情内心充满对屑博士的吐槽

“我*龙门粗口*你啊!这就是你说的放我一马!*叙拉古粗口*你倒是让我回到座位上再恢复啊!这不还是白给了吗!”


窗外藏匿树上的黑瞳孔猛地缩小


身体先于思考行动


用了不到半秒从上箭到瞄准


但是因为没有看到莫斯提马的下一个行动而用理智强行克制住了


监考的杜宾老师就不一样了


她干净利落的把莫斯提马扔到了外面


(博士:我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算了不管了

诶,凯尔希来电话了

凯尔希:来我办公室一趟,现在。)

璇子想吃粮
菜鸡儿童画选手来了感觉一直吃粮...

菜鸡儿童画选手来了
感觉一直吃粮啥都不发不太好……
废稿很多偶尔发点吧,真的很儿童画的沙雕
包含要素在标签里(是按顺序的)
后续……随缘

菜鸡儿童画选手来了
感觉一直吃粮啥都不发不太好……
废稿很多偶尔发点吧,真的很儿童画的沙雕
包含要素在标签里(是按顺序的)
后续……随缘

洺

是冬天【黑锡】

最近来了一股北风,将罗德岛带入冬天的节奏,虽说不上严寒,但是在外边待久了,也是冷得受不了。

“阿嚏。”锡兰揉了揉鼻子,最近的寒风有点让这只在汐斯塔生活多年的黎博利有点感冒,不过一瞬,一件稍大的外套披在她的肩上,衣领上散发着淡淡的薰衣草清香。

“小姐,天气转寒,请保护好自己的身体。”说完,黑轻轻地递上一杯刚泡好的红茶,冒着热气。

“谢谢,”锡兰自然地接过杯盏,抿了一口,“现在的确是冷了,以前在维多利亚留学也没有如此寒冷,有时要运气好才能见到点点小雪,而且毕竟是移动城市,要说能完整地度过整个冬天,可能也只有乌萨斯等城市了吧。”

黑没有回应,她想着曾经的佣兵生活,为了抓住那一线机会,有时不得...

最近来了一股北风,将罗德岛带入冬天的节奏,虽说不上严寒,但是在外边待久了,也是冷得受不了。

“阿嚏。”锡兰揉了揉鼻子,最近的寒风有点让这只在汐斯塔生活多年的黎博利有点感冒,不过一瞬,一件稍大的外套披在她的肩上,衣领上散发着淡淡的薰衣草清香。

“小姐,天气转寒,请保护好自己的身体。”说完,黑轻轻地递上一杯刚泡好的红茶,冒着热气。

“谢谢,”锡兰自然地接过杯盏,抿了一口,“现在的确是冷了,以前在维多利亚留学也没有如此寒冷,有时要运气好才能见到点点小雪,而且毕竟是移动城市,要说能完整地度过整个冬天,可能也只有乌萨斯等城市了吧。”

黑没有回应,她想着曾经的佣兵生活,为了抓住那一线机会,有时不得不在恶劣的环境中潜伏几天,甚至滴水不进。说实在话,她并不特别喜欢冬天。

锡兰好似看出了黑的心事,喝完手中的红茶,说到:“愿意陪我出去转转吗?”

黑回过神,“好的,在此之前,请先更衣,小姐。” 

锡兰有点兴奋,拉着黑就往外边跑,一阵寒风吹过,直让锡兰打了个激灵,抖了抖耳羽,“唔,好冷,感觉穿羽绒服都有些不够。”锡兰靠着黑,明明已经是恋人了,可这样亲昵的动作还是惹得黑脸红起来,套在毛绒毡帽里的耳朵不自觉地动起来。

因为是冬天,所以天黑的快,天空已经生出几点星光。温度也愈发的低了。

黑牵起锡兰的手,却注意到手心里一阵冰凉,仔细看,是锡兰白净的双手冻得有些微微发红,“小姐,如果觉得冷的话,请告诉我。”然后心疼地轻轻哈气,紧紧地握着手。

锡兰心里一暖,踮起脚尖,就在黑的额头上印了一下,黑有点慌张,而后像是在回礼一样,在锡兰的嘴角点了一下。

天空片片雪花飘落,落在地上,不一会又消失不见。

“是冬天了呐。”锡兰嘴角微翘。

“回屋吧。”

“嗯。”

啊啊,又是冬天了呐,

不过和以往不同,

这次你在我身旁。

九九八十一

你眼中的我

*ooc注意


*借用了《刚好有你在》里的故事,这本书超好看的,强烈安利!!!


————————————————————


1.格蓝


蓝毒:……格劳克斯,你怎么老是盯着我眼睛看呢?


格劳克斯温柔地捧着蓝毒的小脸,认真地说:因为我喜欢你的眼睛呀!还有你眼里映照出的我自己,就像沉溺于温柔的大海中一样!


蓝毒红了脸:那,那我眼里的你是什么样的?和原本的你有什么不一样的?


格劳克斯:当然有很大的不同啦,我总是觉得原本我不是真正的我,而你眼中的我才是真的我……还记得之前博士带我们去逛艺术馆时,看到的那一幅名叫《自画像》的画吗?


蓝毒:唔,当然记得了!那是我印象...

*ooc注意


*借用了《刚好有你在》里的故事,这本书超好看的,强烈安利!!!


————————————————————


1.格蓝


蓝毒:……格劳克斯,你怎么老是盯着我眼睛看呢?


格劳克斯温柔地捧着蓝毒的小脸,认真地说:因为我喜欢你的眼睛呀!还有你眼里映照出的我自己,就像沉溺于温柔的大海中一样!


蓝毒红了脸:那,那我眼里的你是什么样的?和原本的你有什么不一样的?


格劳克斯:当然有很大的不同啦,我总是觉得原本我不是真正的我,而你眼中的我才是真的我……还记得之前博士带我们去逛艺术馆时,看到的那一幅名叫《自画像》的画吗?


蓝毒:唔,当然记得了!那是我印象最深的一幅画了,因为画它的作者是一个男人,但画中的人却是个少女,太奇怪了……


格劳克斯刮了刮蓝毒的鼻子:噗,小傻瓜,你没有注意到那画中少女的眼睛吗?那双眼睛里有一个模糊的倒影,那就是画者心里最真实的自己


蓝毒:为什么?


格劳克斯:因为那个少女是画者年少时的初念情人……


(因为,只有最爱之人眼里的自己才是最真实的自己)


2.诗火


天火:诗怀雅,你第一见到我时是什么感觉?有没有,觉得我是个高傲的大小姐……


诗怀雅:什么,谁说的,我骂死她!


天火:别想转移话题,快回答。


诗怀雅:就,就,就!就想见的天敌一样——心跳加速,浑身忍不住颤抖,想要离开却僵在原地,所有的呼吸在那一刻似乎都停止了,视线一直锁定着你的一举一动……


天火:你在还不如高傲的大小姐呢!


诗怀雅:不,其实还是有一点不同的!


天火:什么不同?


诗怀雅:就是我绝对不想和天敌发生任何形式的联系,但我却想跟你经历无数遍两只菲林所能经历的一切!


3.黑锡


锡兰:黑!你第一次见到我时是什么感觉?


黑: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和平常见到小姐时的感觉一样。


锡兰:那你平常见到我时是什么感觉?


黑:也没什么特别感觉,就和第一次见到小姐时的感觉一样


(就像终日在黑暗寒冷中的人见到温暖的太阳一样)


4.双狼


我:德克萨斯,为什么我总感觉你喜欢一个人待着呢?


德克萨斯:我不是喜欢一个人,而是习惯一个人……


我:哈?你们企鹅物流的人习惯一个人待着!别开玩笑了!


德克萨斯:博士,我没开玩笑。


我:对不起!那我再冒昧的问一下,你喜欢被人关心吗?


德克萨斯:以前的我不喜欢,现在感觉还不赖吧,但我还是不喜欢独处时被人给打扰。


我:那是因为大家关心你啊!她们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你,这样你都觉得打扰啊?那你觉得怎样的关心才不算打扰呢?


德克萨斯:……您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魂吗?


我:可有可无吧,我……相信还是有的吧?


德克萨斯:呵,我以前也跟您一样,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魂这个东西存在。但是啊,当你们所有人都睡着了,我会爬起来坐在罗德岛的甲板上望着天空中的月亮……然后,慢慢的闭上双眼……又猛然睁开……在那一瞬间,我发现那只傻狗正在温柔而揪心的看着我笑……她会因被我发现而双眼中露出惊慌……就像以前一样……原来她一直都没变……


芷岸·阑珊
“小……小姐,是这么穿的吗?”

“小……小姐,是这么穿的吗?”

“小……小姐,是这么穿的吗?”

北煊°肆瑾
♪来扩一波列qwq因为之前加的...

♪来扩一波列qwq因为之前加的好友有部分弃坑liao_(´ཀ`」 ∠)_是官服的
♪吃各种cp,助战干员经常cp出来_(:з」∠)_
♪想白嫖哪个干员可以私聊跟我说(虽然我不一定有……
★占tag抱歉!!

♪来扩一波列qwq因为之前加的好友有部分弃坑liao_(´ཀ`」 ∠)_是官服的
♪吃各种cp,助战干员经常cp出来_(:з」∠)_
♪想白嫖哪个干员可以私聊跟我说(虽然我不一定有……
★占tag抱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