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黑魂三

1412浏览    37参与
慌谎晃晃

灰烬饼干和防火女饼干

(本来想画完所有人的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就搁置了……)

灰烬饼干和防火女饼干

(本来想画完所有人的但是不知道怎么的就搁置了……)

Tidus
烂活,描图,电脑鼠标粗糙,无名...

烂活,描图,电脑鼠标粗糙,无名造型看的那须桃子姐的黑魂盒蛋贺图,侵删。无其他意义。

烂活,描图,电脑鼠标粗糙,无名造型看的那须桃子姐的黑魂盒蛋贺图,侵删。无其他意义。

Joye

【黑魂】不为人知的小故事Re1

阔别两年,由于某人向葛温德林大人祈祷我赶快更新,不为人知的小故事系列又回来啦,当当!本系列是以npc为主角的,或甜或刀或谐的小段子,当做餐后零食就好。曾经的小故事系列都在我lof空间深处,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康,那么我们话不多说,开讲!


其之一

骑士爬上阁楼,血污覆满大剑。红布早已经破碎成褴褛,再从褴褛络合为条条乌黑。如今,寒冷颜料的气味再次充盈于花白的胡子之间。

“大小姐,颜料到了。”

“辛苦了,盖尔爷爷。”


白发画家落笔,山河顿挫,人烟袅袅,温暖又黑暗的容身之处一点点展开。

“大小姐。”

“嗯?”

“这个地方透视画错了。”

“嗯……嗯!?”

“画大场景要前后拉开...

阔别两年,由于某人向葛温德林大人祈祷我赶快更新,不为人知的小故事系列又回来啦,当当!本系列是以npc为主角的,或甜或刀或谐的小段子,当做餐后零食就好。曾经的小故事系列都在我lof空间深处,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康,那么我们话不多说,开讲!



其之一

骑士爬上阁楼,血污覆满大剑。红布早已经破碎成褴褛,再从褴褛络合为条条乌黑。如今,寒冷颜料的气味再次充盈于花白的胡子之间。

“大小姐,颜料到了。”

“辛苦了,盖尔爷爷。”


白发画家落笔,山河顿挫,人烟袅袅,温暖又黑暗的容身之处一点点展开。

“大小姐。”

“嗯?”

“这个地方透视画错了。”

“嗯……嗯!?”

“画大场景要前后拉开关系,前暗后亮,上暗下亮,近暖远冷,稍微加点青色,边缘打白,拉开空气透视效果更好。”

“嗯……嗯?嗯。嗯??等等……盖尔爷爷,您会……绘世?”

“我也不知道怎么绘世,但是……”


骑士挠挠头,憨笑了一声。

“但是我和蓓尔嘉大人学过原画,还学了好几年。后来不是不好就业么,只能干这个了。”

“嗯嗯嗯嗯嗯?等等,盖尔爷爷,您今年……到底多大了?”

“嗨,老啦,我都二十九啦,大小姐。”




其之二

海洋巫婆在黑魂世界也有业务,毕竟二次元世界是通着的。

“你想要腿?”


“是的,我有个一定要找的人。”


“以前也有个小姑娘,因为这个想要腿,但是等她找到那个人的时候,却放弃了,结果变成了一堆泡沫。”


“有没有办法避免?”


“有,你得在天亮之前把这把刀子插到那个人的心脏里面去。另外,你会失去声音,而且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刀子上。”


“……习惯了。但是你等我准备一下。”


从某一天开始,冷裂谷就开始发生奇怪的事情。

本该无人的回廊里,总是有人走路的声音。

有一些月亮虫奴隶被人杀了,干净利落,没有外伤。

火焰魔女发现,他们看守的太阳长男戒指不见了。

物流显示有人从大书库买了台录音机。

“小事别烦我,”沙力万很不耐烦。


BGM起来的时候,沙力万吓了一跳,他还以为那个拿小皮盾的灰烬又来了。结果仔细一听,居然不是自己的BGM。

雾门流转。


纤细的旧神族踏步进门,只是如今不再柔美如往常。白发,金冠,黄金眼瞳。伴随他长大的那颗戒指已经摘了,纤长的手指上依然琳琅叮当,全是魔法和信仰的金属饰品。那双世人从未见过的纤细双足,把音乐里的所有杀伐踩实夯紧,弱不禁风的脚步好像要在大理石上留下痕迹。

葛温德林左手扛着音响,右手拿着一把尖刀,背后是叮当作响的长弓短杖。祂迈步,进入教堂。

“我操,等……”


BGM停了。

“沙,力,万,在寄罢哪?




其之三

“兄弟,我们待在下水道里面,目的是什么?”

“整死麦克唐纳。”

“不是,兄弟,你没理解。我是说,我们生为旧皇室,被沙力万这个逼整成这样了,能或不能复原,难道你就没想过做点什么吗?”

“我说了,整死,麦克唐纳!”




其之四

“恭迎隆王归位——!”

……

“恭迎!隆王!归位——!”

……

“咕  噜 鼓 噜,咬霜——戒指,出动!”




其之五

“希拉,希拉,救命,你开门啊!”


“你是谁?”


“我是当年接替葛温大王传火的冠军,青教守护者,暗月之剑!是干掉了小隆德四王和黑龙克拉密特的不死人!快放我进去!”


“但是,外面人太多了。”


“不要玩烂梗了,这些称号都是我一个人的!开门啊希拉你开门啊!”


“我知道啊,但是外面真的人很多。”



今日,讲毕,灰烬卒。

Tidus

魂三的离谱梦

我竟然梦见了葛温德林(其实是吃神)在和宝箱头暗月疯子舌吻,我的脑子一定是被深渊侵蚀了。

我竟然梦见了葛温德林(其实是吃神)在和宝箱头暗月疯子舌吻,我的脑子一定是被深渊侵蚀了。

CM

关于室友的画画水平(3)

日常练手

抱住卉子啾咪一口

来自画师:linxuehui

画师v:lxh18999031084

关于室友的画画水平(3)

日常练手

抱住卉子啾咪一口

来自画师:linxuehui

画师v:lxh18999031084

黑暗剑22

洋葱哥想你了

火已渐熄

断壁残垣里依稀可见当年地下古都的繁盛。火中残存或诞生的幽魂与怪物在曾经的王都逡巡着,不愿离去,嘶吼着拱卫王座,却又惧怕那座位上的人。

承受着罪业之火的侵蚀,尤姆将风暴管束者轻放在脚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那传火到底是为了什么,巨人王看着焦炭般蜷曲的子民们,眼中愤怒渐盛,理智渐失。

尤姆端坐,攥紧了手里的焦黑大剑,“老友”,他依稀听见自己曾经的声音,“此物赠你,若我被罪业之火吞噬,希望来送我最后一程的是你,杰克巴尔多。”


路程艰险

前方就是巨人薪王尤姆的王座,只怕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灰烬深深吸气走入大门。尤姆于王座上缓缓提刀起身。面具下的灰烬咬紧了牙关,这便是巨人王的气势...

火已渐熄

断壁残垣里依稀可见当年地下古都的繁盛。火中残存或诞生的幽魂与怪物在曾经的王都逡巡着,不愿离去,嘶吼着拱卫王座,却又惧怕那座位上的人。

承受着罪业之火的侵蚀,尤姆将风暴管束者轻放在脚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那传火到底是为了什么,巨人王看着焦炭般蜷曲的子民们,眼中愤怒渐盛,理智渐失。

尤姆端坐,攥紧了手里的焦黑大剑,“老友”,他依稀听见自己曾经的声音,“此物赠你,若我被罪业之火吞噬,希望来送我最后一程的是你,杰克巴尔多。”


路程艰险

前方就是巨人薪王尤姆的王座,只怕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灰烬深深吸气走入大门。尤姆于王座上缓缓提刀起身。面具下的灰烬咬紧了牙关,这便是巨人王的气势,明明身处地底,却好像有万丈乌云直直压下,不可一世,脚不听使唤,他顿了顿脚,向那柄风暴管束者跑去,那是针对巨人所锻造的杀器,只有拿到它,只要能拿到它。。。

尤姆面朝大门举起兵刃,劈向了灰烬身后。还有人和我一起来讨伐巨人王?灰烬不要命的奔跑,抓住王座边上的剑柄猛然回头,却看见了自己旅途上的酒友杰克,向着巨人王劈出了一道破尽云层的风刃。“谢谢”,在灰烬救他出来时杰克巴尔多如此道谢“没想到又被你搭救了...这次必然下定完成使命的决心。”

一路上遇见总是在犹豫,总是错入陷阱,总是在思考的豪爽骑士,向着发疯的巨人王怒吼。

“尤姆,吾之老友啊,卡塔利纳的杰克巴尔多前来履行承诺了”,他冲着失去人性理智的尤姆大喊,好像那个怪物还是那个曾经与他共饮的兄弟。

仅有的两柄风暴剑和如今仅剩的巨人王相遇。

狂风卷裂王座表面的焦黑碎屑,将它染上巨人王尤姆的血。火焰和风的轰鸣,刀剑交击的雷鸣和各自的嘶吼在风中碰撞激荡,狠狠地从灰烬的耳膜贯入心脏,来不及反应和思考,他们只能和尤姆碰撞,全力去碰撞,直到一方被击倒,直到被粉身碎骨再无可能站立。


直到风暴击倒大树。


我和杰克在倒下的尤姆身边共饮。

“最后一次举杯,愿你的使命与勇气 我的好友尤姆,与太阳同在!”他高举手中的酒痛饮,随后故作轻松的说道“好了,我去小睡一下。”

我带着他的赠礼离开了,回来时只看见杰克的铠甲与盾。我再没遇见他。

狂奔的哈士奇

黑暗之魂三——异军突起的魂like

2016年,一款名为黑暗之魂三的动作角色扮演游戏异军突起,高难度的关卡设计,粗略到几乎没有的新手教程,错综复杂却没有寻路甚至没有指引的地图,隐晦难懂的剧情,灰暗沉重的画风,不够出众的画质,不仅不美型还充斥着诡异气息的美术设计……这个游戏有着诸多看似‘反人类’‘不够好’的设计,却让‘魂like’正式步入了大众的视野。


    战斗系统——高难度在宣传上带来的猎奇心理和攀比心 

    高操作性且快节奏的战斗系统让游戏的直播和视频极具表演性,而高难度的关...

2016年,一款名为黑暗之魂三的动作角色扮演游戏异军突起,高难度的关卡设计,粗略到几乎没有的新手教程,错综复杂却没有寻路甚至没有指引的地图,隐晦难懂的剧情,灰暗沉重的画风,不够出众的画质,不仅不美型还充斥着诡异气息的美术设计……这个游戏有着诸多看似‘反人类’‘不够好’的设计,却让‘魂like’正式步入了大众的视野。

    

    战斗系统——高难度在宣传上带来的猎奇心理和攀比心 

    高操作性且快节奏的战斗系统让游戏的直播和视频极具表演性,而高难度的关卡设计则让玩家的游戏过程充满戏剧性的意外,如此特殊的游戏让观众的猎奇心理和攀比心被充分激发:‘你知道最难的游戏是什么吗?’‘我玩的话肯定比主播强。’‘真的那么难吗?我就不信了!’等等类似的反应致使观众们选择来观看和传播相关直播、视频,而没有直接剧情的游戏内容也减少了‘视频通关’的观众比例,让更多的知晓了这款游戏的人选择亲自尝试。

    

    战斗系统——高风险高回报快节奏的战斗模式激发玩家的赌博心理 

高难度的关卡设计让玩家在攻略关卡时会承受巨大的压力,而快节奏高风险高回报的战斗却极大地降低了挫败感。黑魂三的战斗是高风险高回报的,玩家和怪物对彼此造成的伤害都非常高,且玩家死亡后会掉落身上所有的灵魂(同时充当货币、经验的通用资源)并重置关卡进度,而战斗节奏也如同很多带有赌博色彩的游戏一般(例如弹珠机,娃娃机,推币机等等),节奏极快,机会转瞬即逝,场面瞬息万变,充满着随机性的同时又受到玩家能动性的主导,失败的玩家只会看到之前的成功,而可以捡回上次掉落的灵魂则是给玩家一次‘保本’的机会。玩家受到赌博心理的驱使,在一无所有之前都不会放弃,而游戏却恰恰不会让玩家一无所有,玩家会为了攻略掉‘下一次一定可以杀掉’的boss死上几十上百次,就算心态爆炸,也会在一觉过后再次拿起游戏重新进入赌局,就如同赌红了眼的赌徒只要还能赌,还看得到赢得希望,就很难放弃一般,这便是魂like游戏难度极大却让人上瘾的原因。

 

养成系统——附魔、自由加点和多样化的武器道具技能带来风格多变的战斗

    黑魂三一共有直剑、对剑、短剑、大剑、曲剑、刺剑、刀、斧、槌、枪、戟等等一共27种武器,还有多种附魔、盾牌、护甲、副手武器、法术、消耗武器,每种装备都设计了一套独立的战斗动作和攻击方式,每种附魔都会彻底改变装备的属性,刺激玩家的收集欲望的同时,搭配上不被职业限制的玩家自由分配的属性加点系统,充分发挥玩家在战斗和养成中的能动性,给游戏带来了多变的战斗风格,每个玩家都可以尝试不同的方式来击败难缠的敌人,而不会受到职业等设定的限制。

 

    关卡设计——多变却有迹可循的boss战带来先抑后扬的成就感

    就算有着赌博一般刺激的战斗体验 ,boss战时大量的死亡次数依然会让玩家产生很深的挫败感,而黑魂三给予了boss优秀的战斗智能,让战场充满变化,这致使每次失败时的进度之间都有着不小的差距。这不仅是刺激赌博心理的手段,还是一个降低挫败感的设计:玩家在上一局中把boss打了半血才死,而接下来的一局却在开局没多久就死了,玩家会将问题归结于意外失误,而不会怀疑自己的能力。在总结失误的过程中,游戏给boss设计的部分规律便会被玩家发觉并运用到战斗的操作之中,因此玩家会应对的愈加熟练,玩家应对操作的熟练会降低当前boss对玩家的难度,而玩家也会因此产生成就感——boss压力的变化玩家能轻易的察觉。在之前的压抑中,哪怕是微小的成就感也显得十分突出,而这些攻略过程中出现的成就感会避免玩家在攻略途中因挫败感而放弃。

    同时,由于黑魂三战斗中存在着太多操作性,因此就算玩家提前查询攻略,与Boss的战斗依然会十分困难,且多变的战斗让同一个boss有着多种多样的过关方式,不同的过关方式对不同的玩家来说难度也不同,玩家还是不得不经历一个在不断地失败中逐渐熟练,找到适合自己的方法,最终击败boss的过程,而在玩家击败boss的时刻,玩家在先抑后扬的情况下,感受到的成就感和boss高额度的奖励会让玩家对下一次攻略boss充满期待。

    

    关卡设计——多样化的通关方式让‘硬核’游戏的玩家门槛降低  

    黑魂三被玩家称作硬核游戏,但他的火爆却远远超过了硬核游戏常有的小众。在游戏的关卡中,官方设计了很多简单却并不直接的可以降低难度的机制,操作差的玩家也可以利用相关的攻略来通关游戏,挫败感和成就感都会相应降低,但取而代之的是加深了对游戏机制的探索性,甚至还可以让老手直接带自己通关,自己仅作为一个观光者来直接体验游戏的画面、剧情、收集元素、pvp等内容,硬核玩家的需求没有被忽略,同时还照顾到了更多群体的玩家,它的不友好只是表面。 

    

    世界观和剧情——场景、细节、配乐和线索共同构成的优秀角色扮演 

    游戏中并没有直接的剧情,玩家如同失忆者一般进入游戏,而整体剧情更是按照失忆者的角度来设计,由各种线索拼凑而成,或许是装备、技能的介绍,或许是场景上的某个细节、或许是整体场景的设计……游戏没有直接的剧情,却无时无刻不存在着各种暗示一般的‘剧情’。

    无论是一看就充满故事的场景还是充满联想性的怪物模样,无论是npc透露的只言片语还是某件装备独特的名字……这些细节在理性状态下或许难以被注意,但在阴郁的主体色调、应景的配乐和游戏体验中赌博心理的影响下,玩家本就处于比平时感性的状态,对剧情和角色扮演感兴趣的玩家会不自觉的因为这些充满信息的细节展开联想,由此产生更多的疑惑。这会让玩家的代入感和探索欲望变得非常强烈,而不同人不同的解读产生的冲突更是激化了玩家解惑的需求,就像是一个失忆者,在疑惑、冲突、一头雾水中被游戏赋予了使命,开始冒险并在过程中拼凑记忆一般,完美的符合了主角在剧情中失去记忆的设定!从角色扮演的角度来说,利用充满信息的细节让对剧情有需求的玩家自发主动地代入进角色,并产生和主角相似的应有反应和情绪表现,而隐晦的剧情还不会影响对剧情毫无兴趣的玩家,设计可谓是非常精妙了。

    

    ip优势——以制作人为核心的粉丝经济

   游戏获得优秀成绩,必然会带来玩家口碑的暴涨和粉丝圈子文化的形成,而制作人宫崎英高对游戏极度细致的打磨和他创造并在黑魂三异军突起带来现象级风潮的魂like游戏类型,让该游戏的热爱者自然而然的将自身对游戏的喜爱嫁接到了制作人和他开创的游戏类型上,从将同类游戏称之为魂like就可以看出此类游戏玩家对宫崎英高制作的魂系列游戏的追捧,而宫崎英高更是成为了金招牌。

    后续作品《只狼》即使脱离了魂系列,但由于游戏类型相同且其制作人是宫崎英高的缘故,《只狼》依旧享受到了魂系的ip所带来的优势,在b战、微博、脸书等国内外平台,《只狼》的宣传和大量玩家自创作视频中更是不可避免的带上了宫崎英高的名字或黑魂制作人的名号,魂系ip的热度和粉丝并非忠诚于xx之魂这个名字,而是忠诚于宫崎英高和他制作的魂like游戏。

黑魂三和只狼的火爆带来了整个类型的热度高涨,也让宫崎英高和他的作品在这个类型中长时间内成为无法被超越的经典,任何同类型游戏的兴起,对宫崎英高的作品都属于一次新的宣传,只要魂Like热度还在,宫崎英高的‘魂’就无法被遗忘,这就是拥有大量粉丝群体的游戏在竞品中的优势所在。


鸣弦

维赫勒苍蝇mob

有没有人说过世界像一个梦?

  绘画世界也好,绘画世界外的世界也好,梦很长,构筑了开始生长杂草的砖瓦和叽叽喳喳的生命体,立下一些无所谓的誓约和承诺,发生过已经不留痕迹的故事。

  梦很长,一个涵盖着所有的梦,它已经濒临醒来的尾声。

  骑士们,总觉得自己可以守住承诺直到世界的尽头,他们这么做了,只是鲜少有成功。

  维赫勒正处于成功与失败的边缘,世界濒临破碎,他还没完全放弃,半死不活地坚持。

  他的坚持某种程度上像是费莲诺尔怀中那颗蛋,似乎只要维赫勒维持拥住不放的意志,唯一的信仰,或...

有没有人说过世界像一个梦?

  绘画世界也好,绘画世界外的世界也好,梦很长,构筑了开始生长杂草的砖瓦和叽叽喳喳的生命体,立下一些无所谓的誓约和承诺,发生过已经不留痕迹的故事。

  梦很长,一个涵盖着所有的梦,它已经濒临醒来的尾声。

  骑士们,总觉得自己可以守住承诺直到世界的尽头,他们这么做了,只是鲜少有成功。

  维赫勒正处于成功与失败的边缘,世界濒临破碎,他还没完全放弃,半死不活地坚持。

  他的坚持某种程度上像是费莲诺尔怀中那颗蛋,似乎只要维赫勒维持拥住不放的意志,唯一的信仰,或是说“指望”,就还会在。

  不同的是有许多人在意那颗蛋,而维赫勒的指望没人在乎,连指望本身——那位修女芙丽德——也不在乎。

  绘画世界孕育了腐败,而腐败当下正在他身上孕育。

  最先爬进来的是那些蛆,它们以不计损失的方式从生殖管中喷出来,噼里啪啦地打在盔甲面上。这套看似严密的铁皮其实有无数道缝隙供那些小东西滑进来,在身体上啃咬蠕动。

  维赫勒来这当然不是毫无缘由。他失败了一次,把阁楼的钥匙弄丢了,这是最后一次机会。

  打开地窖的机关就在这里,灰烬如果想把火点燃,就一定会来这里。

  维赫勒带了火把,只是他太久没到这个腐烂生蛆的地方来,没料到这里的苍蝇已经快要比地面上的鸦人还要多。繁殖载体的匮乏导致母蝇们发疯似的想寻找具有温度的血肉产下一大团存在肚子里的蛆,火把的温度反而正好吸引了它们。

  再者,维赫勒受了伤,他本想找个昏暗的角落,等灰烬来时使用卑鄙的偷袭获得胜利。这的确有辱骑士的名号,但在帮助主人这一原则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呢?

  他在角落里,被一只悬挂在天花板上的母蝇从头顶喷洒下大量的蛆。不死人的肉体早已干瘪,可也比没有好。他的面部和前胸是最先受难的地方,在他忙于摘下头盔,抹开那试图钻进他眼窝里的蛆虫时,维赫勒能感觉到他胸前的肌肉正在被噬咬。


(再发就挂了下文私信)

业余涂鸦手
之前画的佣兵脑阔 不得不说佣兵...

之前画的佣兵脑阔

不得不说佣兵是我玩过最爽的开局

之前画的佣兵脑阔

不得不说佣兵是我玩过最爽的开局

药残

油腻到不敢发给姐姐看,魂3也没玩了,太菜了放弃了

油腻到不敢发给姐姐看,魂3也没玩了,太菜了放弃了

药残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去上色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去上色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去上色了

今天依旧是明爹的舔狗

【胡言乱语⚠️梦女发言⚠️极其沙雕预警】我好想做霍克伍德的狼啊

我好想做霍克伍德的狼啊。

可是霍克伍德说他喜欢的是龙,我哭了。

我知道既不是狼也不是龙的我为什么要哭的。因为我其实是一团余灰。

我从没奢望霍克伍德能喜欢自己。我明白的,所有人都喜欢强大的狼或者龙,没有人会喜欢一坨不可燃的垃圾。

但我还是问了霍克伍德:“我能不能做你的狼?”

我知道我是注定做不了狼的。但如果他喜欢狼,我就可以一直在身边看着他了,哪怕他身上依偎着的一直是狼。

可是他说喜欢的是龙。

他现在还在看着我,还在逗我开心,是因为龙还没有出现,只有我这余灰每天灰头土脸地回到火鸡场,远远地和他对视。

等他喜欢的龙来了的时候,我就该重新滚回火炉继续被烧的命运了吧。

但我还是好喜欢...

我好想做霍克伍德的狼啊。

可是霍克伍德说他喜欢的是龙,我哭了。

我知道既不是狼也不是龙的我为什么要哭的。因为我其实是一团余灰。

我从没奢望霍克伍德能喜欢自己。我明白的,所有人都喜欢强大的狼或者龙,没有人会喜欢一坨不可燃的垃圾。

但我还是问了霍克伍德:“我能不能做你的狼?”

我知道我是注定做不了狼的。但如果他喜欢狼,我就可以一直在身边看着他了,哪怕他身上依偎着的一直是狼。

可是他说喜欢的是龙。

他现在还在看着我,还在逗我开心,是因为龙还没有出现,只有我这余灰每天灰头土脸地回到火鸡场,远远地和他对视。

等他喜欢的龙来了的时候,我就该重新滚回火炉继续被烧的命运了吧。

但我还是好喜欢他,他能在我还在他身边的时候多看我几眼吗?

霍克伍德说接下来的每天都要和大家一起过。我不知道大家指哪些人。好希望这个集合能够对我做一次胞吞。

龙的力量还没出现在霍克伍德眼前。

我会去把他爱的龙体石带给他的。

我知道稍有不慎,我就会葬身蛇口。

那时候霍克伍德大概会把我的身体好好地装起来扔到灰烬墓地吧。

那我就成了一包散装灰烬,嘻嘻。

我希望他能把我扔得近一点,因为我还是好喜欢他。会一直喜欢下去的。

我的灵魂透过山脉向火鸡场看去,三三两两的活尸发出悲鸣,霍克伍德慵懒地靠在台阶上,光辉龙头石和龙体石在他怀里熠熠发光。篝火的火光照在他的脸庞,我冻僵的心脏在风里微微发烫。

萌翻
黑魂毕业,给洛斯里克双王子

黑魂毕业,给洛斯里克双王子

黑魂毕业,给洛斯里克双王子

叶子羊
《当一个手残购买了黑魂三并妄想...

《当一个手残购买了黑魂三并妄想成为一个很厉害的法师》

《当一个手残购买了黑魂三并妄想成为一个很厉害的法师》

阿落_No.5

黑暗之魂Ⅲ「妄想」

那天做了一个梦。

在埃尔德里奇没来得及下嘴之前一路杀到亚诺尔隆德。

葛温德林还活着。

灰烬带着他来到俘虏之塔。


幽儿希卡和葛温德林面无表情。

没有想象中的重逢喜悦。

只有对剧情设定的麻木。

然后整个世界飞速后退。

最后只剩篝火劈啪作响。


可能这样的梦本身就是奇奇怪怪的。

但设定这种东西……


老是梦到奇奇怪怪的东西,可能是最近在重温华莱士的魂学讲坛,所以还是脑补了些不得了的东西啊。

下周目打吃神穿着校长的衣服去吧。

那天做了一个梦。

在埃尔德里奇没来得及下嘴之前一路杀到亚诺尔隆德。

葛温德林还活着。

灰烬带着他来到俘虏之塔。


幽儿希卡和葛温德林面无表情。

没有想象中的重逢喜悦。

只有对剧情设定的麻木。

然后整个世界飞速后退。

最后只剩篝火劈啪作响。


可能这样的梦本身就是奇奇怪怪的。

但设定这种东西……


老是梦到奇奇怪怪的东西,可能是最近在重温华莱士的魂学讲坛,所以还是脑补了些不得了的东西啊。

下周目打吃神穿着校长的衣服去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