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黑龙江

39486浏览    2849参与
麋鹿科普
黑龙江一女子与蛇群同居15年,为何蛇从不咬她
黑龙江一女子与蛇群同居15年,为何蛇从不咬她
麋鹿科普
黑龙江一女子与蛇群同居15年,为何蛇从不咬她
黑龙江一女子与蛇群同居15年,为何蛇从不咬她
毛子我🐍爆

是家乡

最后1p是自设和家乡贴贴

黑龙江设是@WINTER 这位妈咪的

非常感谢!!!

是家乡

最后1p是自设和家乡贴贴

黑龙江设是@WINTER 这位妈咪的

非常感谢!!!

鸽子形状的雨滴
【城拟】哈尔滨 是@白 画的我...

【城拟】哈尔滨

@白 画的我家哈尔滨,太太辛苦了w

【城拟】哈尔滨

@白 画的我家哈尔滨,太太辛苦了w

大嘴儿美食挠儿哥
客人要吃黑龙江特有的冷水鱼,就是吃法有点罕见,大厨还是头回做
客人要吃黑龙江特有的冷水鱼,就是吃法有点罕见,大厨还是头回做
张煜宸

三位兄长

东三省大概是中国的长子吧。

众人提起他都喜欢加上一个老字。

东北老工业基地呀!老重工业基地呀!

而这里大概以黑龙江为代表,算是东北的老大哥。

不过我感觉年龄大概代表着穷。

这次东北算是砸锅卖铁了吧。

辽宁在明明过节团圆的日子,却又召集了1000多名医护人员赶赴武汉。

这三兄弟总共召集的医护人员达到了全国的1/5。

连他们送的东西其实也很朴实无华,甚至是很稀松平常。

大米,白菜。

普普通通的。

但是这对于东北来说,都是过年的东西都是...救命的东西。

东北是粮食大省,我们能拿出来最好的其实就是大米。

当年让我们渡过困苦与寒冷,活下去的,是白菜。

这么多年过去,很多弟弟...

东三省大概是中国的长子吧。

众人提起他都喜欢加上一个老字。

东北老工业基地呀!老重工业基地呀!

而这里大概以黑龙江为代表,算是东北的老大哥。

不过我感觉年龄大概代表着穷。

这次东北算是砸锅卖铁了吧。

辽宁在明明过节团圆的日子,却又召集了1000多名医护人员赶赴武汉。

这三兄弟总共召集的医护人员达到了全国的1/5。

连他们送的东西其实也很朴实无华,甚至是很稀松平常。

大米,白菜。

普普通通的。

但是这对于东北来说,都是过年的东西都是...救命的东西。

东北是粮食大省,我们能拿出来最好的其实就是大米。

当年让我们渡过困苦与寒冷,活下去的,是白菜。

这么多年过去,很多弟弟妹妹过得都比这些大哥们要好,而且这两年也有不少的嫌弃这三个大哥,首当其冲的应该是黑龙江。

无数的网络暴力铺天盖地,黑心药厂一类层出不穷,网络暴力,黑龙江一次都没有赢过。

但是。

家国大义,家国有难,他没有一次不冲在前面,他没有落下过任何一场。

没输过任何一次。

被弟弟们妹妹们嫌弃和说坏话,东三省其实都很生气,但是骂骂咧咧的有没有什么办法,如今弟弟妹妹们有困难了,三个大哥也不好过,所有的人差不多都生病了,东三省算是一边打着喷嚏流鼻涕,一边把家底儿都掏出去了去帮忙,然后摆摆手说自己没事儿。

现在除了武汉以外,最严重的莫过于黑龙江了,毕竟他本身就穷,医疗设备也不全,如今药厂更是倾尽全力驰援武汉,我们这边急诊就只能靠120和紧急医护人员,开点儿药几乎就开不下来了,而且大批的药不生产,都是靠药店自己留的那些药维持继续的。

但是东北的三个大哥又说什么呢,只能骂骂咧咧的说“能咋办?再特么气也是一家人。”

离神山火神山在说东北话

因为太多的网络暴力,19年,黑龙江的药厂盈利降低90%,沈阳和吉林也没有太好,但是这一次,东三省却又哪个不是咬紧牙关倾囊相助。

你要问他们吃得消吗?他们顶多是摸着头,傻乎乎的笑着“都是我们的弟弟妹妹们,他们有困难,我们这些当大哥的怎么能不帮忙呢?”

从最开始捐钱,东拼西凑几个亿,到物资,成吨成吨的白菜大米,到把设备拿出去捐赠。

吉二医的医生专家们带着设备驰援武汉,已经告急的黑龙江,依然在闷声不吭的捐物资,捐口罩,不惜五个医用换一个N95,就因为一句武汉有需要, 甚至买下工厂去专门生产。

有困难打掉牙齿和血吞,只想要一个人努力把大梁挑起来,让弟弟妹妹轻松些。

当年东北还是很小的时候,是哥哥弟弟妹妹们一起帮助当哥哥的一步步成长起来,后来哥哥长大了有能力了,底下的人才纷纷的交给各位弟弟妹妹们,生产的粮食也养活了不少人。

如今当哥哥们的穷了,不像最开始那么有钱了,但他们对这个家对弟弟妹妹们的心一直没有变过。

在负面新闻上或者是负面热搜上东北一次一次榜上有名,但他们不在意,就默默地实诚的干好每一件事情,做好自己力所能及的事,就算力所不能及,那也拼尽全力。

这就是东北。

这就是中国长子。

叫一声大哥,他们就会为你扛起一片天。

不管你曾经做过什么,他们顶多就是笑笑,说一句你还小不懂事。

她还小不懂事,这句话本来是一个让人很反胃的话,但是对于这三个大哥,他们愿意永远把你当做弟弟妹妹,包容你对他们造成的伤害,永远肯把肩膀给你,让你靠着,永远可以在你走不动的时候把你背起来,永远愿意蹲下,让你踩在他的肩膀上,看更高更远的地方。

这就是东三省。

养法斗的小姐姐
347买家秀,一个个都成大孩子了,黑龙江的旺仔,河北的
347买家秀,一个个都成大孩子了,黑龙江的旺仔,河北的
懒人阅书

后山

  双鸭山,顶小顶小的一座城,小到什么程度呢?我爸就经常形容,六块钱打辆车,能转全城。

  这小城,在我家有个特殊的寓意,爷爷奶奶家,也是每年过年都要回来的地方。当然,很长一段时间,是只有过年才能回来的地方。

  双鸭山山多坡多,这是齐齐哈尔没有的。

  小时候回爷爷奶奶家吧,最喜欢上后山疯玩。出门之前和爷爷说一声,他就会从阳台拽出一块废旧的、滑面的硬纸板给我。就这样,帽子、手套、硬纸板构成了我儿时过年最快乐的一段回忆。

  跑上山,先拉着老爸老妈打一波雪仗,然后加入到出溜滑的队伍中。冬...

  双鸭山,顶小顶小的一座城,小到什么程度呢?我爸就经常形容,六块钱打辆车,能转全城。

  这小城,在我家有个特殊的寓意,爷爷奶奶家,也是每年过年都要回来的地方。当然,很长一段时间,是只有过年才能回来的地方。

  双鸭山山多坡多,这是齐齐哈尔没有的。

  小时候回爷爷奶奶家吧,最喜欢上后山疯玩。出门之前和爷爷说一声,他就会从阳台拽出一块废旧的、滑面的硬纸板给我。就这样,帽子、手套、硬纸板构成了我儿时过年最快乐的一段回忆。

  跑上山,先拉着老爸老妈打一波雪仗,然后加入到出溜滑的队伍中。冬天大雪封山,盘山路被厚厚一层雪覆盖,变成了天然的雪滑梯。把爷爷准备好的纸壳子点在屁股底下,出溜,沿着盘山路向下一路,等没劲儿了再跑上来重复刚才的动作。

  那时候,这后山就是我心里爷爷奶奶家地标一般的存在。

  后来慢慢长大了,具备了一种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带着点儿蠢劲儿的探险精神。简单的滑滑梯已经不能满足我了,在这种探险精神的鼓舞下,摆脱父母,一个人往山上跑成了我最爱干的事儿。而且不走寻常路,最喜欢在台阶旁边的雪地里开天辟地。

  但是,这愿望来没成功过,我爸妈总是在我刚刚踏进过膝的大雪准备开溜时,把我从雪地里抓回到台阶上。这时候就比较痛苦了,一边忍受化在鞋里的冰凉的雪,一边哼哧哼哧爬着无聊的楼梯。

  那个时候,后山于我是神秘的,虽然每天都会上山,但是总有一种神秘的气息吸引着我去探索。现在想来,为什么我特别希望在山坡的积雪中开天辟地呢?可能就是因为,那时的我觉得,这样才能够真正认识这座山,能够发现一些独属于我的,有关山的秘密,能够在这片快乐天地开辟属于自己的秘密花园。

  再后来,长大了,可以自己坐车在任意时候回来了。这座山除了冬季的雪白,也有了春天的翠绿。每次回来都只有短短几天,但即使时间在短,我都会拿出一个下午,跑到山上去转一转。这就是一个小小的仪式,感觉只有上了山,这回家的旅途才算完美。


珞珞如石

凛冬将至

原创:珞珞如石


第一束光照亮了冰封如镜的江海

第一声钟回荡在峰峦绵延的白皑

在如此辽阔的天地里 

赐予我最寥廓的胸怀

心底烧灼的火种 

不曾被凛冬掩埋


我干下一碗烈酒 

把肺腑冰雪都化开

融进那沃野千里的黑土地 

汇一江凝重的澎湃

在北国翻涌的稻浪中

我看见了莹白

本该倚桌而坐的人 

都在关外


早忘却纷飞的彩衣 

与生俱来的豪迈

只记得半边天的浓烟 

把机器的轰鸣声覆盖

我看那灰暗的空山 

抽干了最后的血脉

却好像与那盛世相隔山海


我曾见第一朵花开 ...


原创:珞珞如石


第一束光照亮了冰封如镜的江海

第一声钟回荡在峰峦绵延的白皑

在如此辽阔的天地里 

赐予我最寥廓的胸怀

心底烧灼的火种 

不曾被凛冬掩埋


我干下一碗烈酒 

把肺腑冰雪都化开

融进那沃野千里的黑土地 

汇一江凝重的澎湃

在北国翻涌的稻浪中

我看见了莹白

本该倚桌而坐的人 

都在关外


早忘却纷飞的彩衣 

与生俱来的豪迈

只记得半边天的浓烟 

把机器的轰鸣声覆盖

我看那灰暗的空山 

抽干了最后的血脉

却好像与那盛世相隔山海


我曾见第一朵花开 第一只鸟低徊

从远古蹒跚着走来

我曾见幽云好风光 盛京龙腾气派

悲喜交织的兴衰

我本是燕赵多慷慨

何时零落在宁古台

困守时间最深处 满身历史的尘埃


我把那莽原的荒 辟成了丰盈的仓

抽尽了金色的浆 炼作了坚毅的钢

撑起了一方的天 担在了颤抖的肩

苦信着慷慨的言 等来了倾覆的瞬间


我看那大好江山 毫不留情的白

我本是绝处逢生到此间来

锣鼓唢呐奏响 千门万户洞开

嘲笑我粗笨地唤同侪

拼死抗争十四载从无愧家国大义

输出了移山心力 感谢着感怀

大厦坍塌 扬尘起 我扑倒在地

是谁杀死了我在这新的时代


苟利国家生死以

北风雨雪恨难裁

西南东北竞无际

不拘一格降人才


漫天飞雪是历史的留白

是威虎山凛凛高怀

是天池的澄明

铁西区的尘霾



或许是地域的原因,我觉得我似乎更能和与北地相关的事物共情。凛冽、辽阔、苍凉的意境是我的底色。这或许也是人文地理的奇妙之处。

我期待着所谓的“东北文艺复兴”。但不是因为短视频上的自嘲、笨拙模仿的口音,而是评书、高跷、二人转、重金属音乐甚至是二手玫瑰,是这一地区独特的坦荡洒脱的文化。

太平洋Karie
毛子还是黑龙江(草)

毛子还是黑龙江(草)

毛子还是黑龙江(草)

热辣↑滚烫
当大毛和大黑(龙江)一起搓澡

当大毛和大黑(龙江)一起搓澡

当大毛和大黑(龙江)一起搓澡

Shen  WeiYun
果然还是没忍住画了黑琼。 太好...

果然还是没忍住画了黑琼。


太好磕了!入省拟圈磕的第一对cp!😋

果然还是没忍住画了黑琼。


太好磕了!入省拟圈磕的第一对cp!😋

金融学家宏皓教授
《金融五千年》第七十八集《黑龙江绿色食品与大健康产业集群》
《金融五千年》第七十八集《黑龙江绿色食品与大健康产业集群》
卷,都给爷卷

为什么,为什么我又磕逆cp了。

但是吉黑真的好香(。)来点粮吧,我很会360°螺旋升天炸烟花。

为什么,为什么我又磕逆cp了。

但是吉黑真的好香(。)来点粮吧,我很会360°螺旋升天炸烟花。

沧淮

过去的事

  这个   设定的开始 。拖了好久终于开始写了。娘塔设,国拟cp红色组,省拟cp黑琼。

这篇是讲龙江的过去,琼出场极少。

沙苏俄同体设定。

在冷圈找个床躺下了x

彩蛋是吉和辽的人设。

emm话说露西亚的娘塔到底是安娜还是安雅还是阿尼雅


         “于逆境中生长的黑龙,终有一天会飞上天空。”


        王龙江出生在一片严...

  这个   设定的开始 。拖了好久终于开始写了。娘塔设,国拟cp红色组,省拟cp黑琼。

这篇是讲龙江的过去,琼出场极少。

沙苏俄同体设定。

在冷圈找个床躺下了x

彩蛋是吉和辽的人设。

emm话说露西亚的娘塔到底是安娜还是安雅还是阿尼雅



         “于逆境中生长的黑龙,终有一天会飞上天空。”




        王龙江出生在一片严寒中。

  她小的时候和王吉生活在一起,直到唐朝中期时,她才见到了王春燕。

  时间虽然过去了很长时间,但她依然记得当时王春燕的脸,冲她伸出来的手,王春燕身后的兄弟姐妹们,以及就在王春燕身后探头的王琼。

  顺着她的目光,王春燕看了一眼王琼,温声说道,

  “琼乃家之最活泼者,汝性稍薄,既至家,可多与处。”

  

  

  她记得北方的那个人,那个人说她叫安娜。

 安娜长的可真快,不久后,就和她一样高了。王春燕看起来很喜欢这个像小熊的人,经常托王龙江带些吃食给她。

  

  安娜长的更高了,王春燕却病倒了。王龙江看着阿姐瘦骨嶙峋,手里却抓着一根烟斗的样子,心里有些难受。

  “走吧,龙江。我带你走。”安娜说。

  王龙江抬眸望向王春燕。王春燕躺在龙榻上,伸出的手颤颤巍巍,一点也不像当初伸给她的那只温暖的手。

  “我不想走。”王龙江说。

  但是安娜还是把她的一大部分土地都拿去了。签条约的那天王春燕不在,只有王龙江沉默地站在梳着辫子的官员身后,看着他们把章印在那一纸条约上。

  黎明前的黑暗笼罩了这片她从小生长的土地。

  

  

  东方的本田樱也来到了这里。王龙江对她并不太熟悉,只知道她是阿姐认的妹妹。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失去的土地是不是就能回来了?王龙江想。

  事实给了她一巴掌。本田樱在这里和安娜打了一架。本田樱看起来虽然个子矮小,但打架却很猛。王龙江不太理解为什么安娜打不过她,直到看到了本田樱身后的一列西洋人,她明白了。

  那些人,都在阿姐身上砍过一刀。而现在,她们又联合起来,要从安娜手里把她抢走。

  王春燕病好了些。王龙江曾远远地望着她,通过她捂着肚子的动作来看,王龙江知道,她们的人民正在努力保卫着她们,开始革命了。

  

  1931.9.18.东北沦陷。本田樱,正式对王春燕开始下手。

  王龙江和王吉,王辽两个妹妹呆在一起。本田樱举起武士刀,一刀一刀劈向她们。她高高在上地,踩着她的头颅,用她们的人民做惨无人道的细菌实验。王龙江的身上四处都是伤疤。不过,不管到什么时候,王龙江总是抬着她的头,用冷漠的目光注视她。

  王吉和王辽也是如此。本田樱气急了,她不让她们三个叫本来的名字,她叫她们三个伪满洲。

  伪满洲。那是一段痛苦的经历。

  安娜来看她们。这时的安娜已经是红色的了,她把那颗五角星递到王龙江手里。

  “要相信你阿姐。”安娜说。

  王龙江用手心紧紧包裹住那颗星星,三姐妹簇拥在一起,眼泪止不住的掉。

  “会的,我们一直相信阿姐。”王龙江说。

  

  

  

  而现在……王龙江看了看身旁睡的正香的王琼,叹了口气,给她盖上了衣服。

  我回来了,阿姐,小琼。

  王春燕获得了新生,东北三姐妹也回家了。

  王龙江经常能看到安娜从她这里过去去找王春燕,安娜也经常把物资一项项往这边搬。

  那时作为出名的省份,她和王京曾一起陪着王春燕去参加私人会议。她看见艾米丽跳脚要拿着棒球棍打安娜,而安娜轻轻松松用铲子挡掉棒球棍后拉过一旁的王春燕摁在怀里。

  “我有媳妇儿,你有吗?”她听见安娜说。正当王龙江目瞪口呆原来阿姐和安娜是这种关系时,安娜又一把把她拉了过来,

  “这是我们的孩子,你有吗?”

  

  

  “……”王龙江看向一旁捂着脸偷笑的王京,满脸的“救救我”。

  然后她就看到莫斯科把王京拉进了怀里。

  真的,毁灭吧。王龙江想。

  

  

  安娜又变了。她开始把王春燕当作自己的私有物,谁都不能靠近,也不能碰。当时她和艾米丽冷战的正欢,王春燕被夹在中间,进退两难。

  不过,王春燕是倔强的。两个拳头出击,“三爽炸”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安娜和王春燕的关系降至冰点的时候,安娜在王龙江的旁边驻了好多兵。

  害怕吗?王春燕曾这么问过她。王龙江只是摇了摇头,抱紧了吉辽两个妹妹。

  “我们从未怕过。”

  因为有阿姐在的地方,就是家。



       交恶期时,王春燕也曾来到龙江这边看看。看到中央大街的建筑,再转头看看她,比她矮了一头的阿姐会叹口气说,

        “你还真有点像她。”

         “不过啊,你们姐妹三个,都是我最喜欢的妹妹。”


          这种状态持续到安娜的家人们从她身边搬走。安娜头上的五角星也不见了。

          王龙江恢复了正常的生活。安娜还是会来她这里做客,每次来,王龙江都会做锅包肉给她吃。在这个喜爱咸口的省份,只有锅包肉是甜的,是专门为了安娜而做的。

         两个人相顾无言。安娜专心于吃,王龙江就在不远处坐着。

        “你恨过我吗?”安娜问。

         当然恨了,自己失去的那么多土地。王龙江在心里说到。

         不过也要感谢她,给了阿姐那么多的援助。

         “过去的事没必要再提。”王龙江淡淡地说。

          


           她的阿姐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她们姊妹们,就够了。而作为共和国长女的她们三姐妹,该帮则帮,即使亏待自己也要去帮助姐妹们。

         王鄂家的疫情,王豫家的大水……虽然有很多人在骂她们,虽然赞扬她们的报道很少,虽然她们困难的时候只能互相帮助……但她们从未说过什么。

        她们从未赢过一次网络暴力,却从未输过一次民族大义。

      不管过去,现在,还是未来。

       她都始终在这里。

君刀一丘

【省拟】辽哥转性

又是一个安静和平的夜晚,辽宁此时看着一本去年的总结,​又翻开一本大册子,省的工作就是这么忙,看着看着辽宁喝了口水,之后趴在桌子上睡了,第二天,天没亮,辽宁就被吵醒了,闹铃响了,突然觉得不对劲,怎么自己有长发了

开灯一看,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站在镜子前,衣服还是昨天晚上穿的,呼口气自言自语“还好衣服有点大,​就是这头发……等等我变声了?”外面一阵敲门“辽哥,你这么早就起来了?才4点”

辽宁抓狂起来,自己从来都不留长发外面的还是吉林,这时门被推开,吉林愣住了开口笑着问道“你是……这衣服……辽哥!?”

“嗯,是我,阿林我……”​吉林此时心里想“好美!”然后往下移,辽宁冷冷清清,说“你往哪看呢,如...

又是一个安静和平的夜晚,辽宁此时看着一本去年的总结,​又翻开一本大册子,省的工作就是这么忙,看着看着辽宁喝了口水,之后趴在桌子上睡了,第二天,天没亮,辽宁就被吵醒了,闹铃响了,突然觉得不对劲,怎么自己有长发了

开灯一看,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孩站在镜子前,衣服还是昨天晚上穿的,呼口气自言自语“还好衣服有点大,​就是这头发……等等我变声了?”外面一阵敲门“辽哥,你这么早就起来了?才4点”

辽宁抓狂起来,自己从来都不留长发外面的还是吉林,这时门被推开,吉林愣住了开口笑着问道“你是……这衣服……辽哥!?”

“嗯,是我,阿林我……”​吉林此时心里想“好美!”然后往下移,辽宁冷冷清清,说“你往哪看呢,如果不是我你还敢看吗”辽宁露出一个眼神杀,吉林突然急了

“不敢不敢,辽哥……这跟上次你变小……”黑龙江走进来,囔囔道“你俩干啥呢,不工作了……我去…”

辽宁一脸茫然“龙江……”

“哥?你是……辽哥?吉哥……他……他”黑龙江磕巴起来“这还是上次的?莫名其妙的变了?”吉林思考了一下“哥,你有没有吃了啥或者……”

“没有”辽宁也不懂这是为什么“你们家有没有啥女孩穿的衣服”

“哈哈哈,辽哥,你信不信你变女生就一天时间”黑龙江没忍住不笑,辽宁看向桌子上的水,吉林推了推黑龙江小声的说“行了,你看你,往杯里下药了吧,你说一天就一天?走走出去”

黑龙江哈哈大笑说“哈哈,辽哥变辽姐……哎,吉哥你别推……”话没说完黑龙江就被推出去了,吉林关上门……

————————————

作者:后面你们懂!

吉:(一板砖呼过去)给老子写!

作者:好嘞(捂脸)

————————————

辽宁看着他那纤细的手和腿,随后问“你把龙江推出去干啥?”

“就他那样……辽哥……”吉林自行拉住辽宁“咋了,我不就转性了吗,又不去泰国。”

“我怀疑龙江那小崽子真下药了……”门外突然打了个喷嚏,吉林走去推开门,黑龙江搓了搓鼻子“哎,吉哥,你继续,我走……”吉林一把抓住,关门,只听门内“哎哎哎,吉哥辽哥,你俩捆我干啥……”“把他放椅子上”“真的要这样审问?”辽宁虽说转性了,但性格也温柔了“今天晚上就盯着你,哥,我要看看你如何变的”吉林捻住下巴思考……

又一个第二天

辽宁伸了个懒腰,看了下自己的身体“变回来了?阿林……”吉林趴在床上睡着,辽宁摸了摸头,看向躺在椅子上的黑龙江“都说了,看不了……”

“……”



好家伙,又水了


地球早知道
黑龙江主持人再曝直播事故,主持人录制中途变脸,到底发生了什么
黑龙江主持人再曝直播事故,主持人录制中途变脸,到底发生了什么
生活观察兔
YY:6854 典典 DianDian(黑龍江哈爾濱)“八年的愛
YY:6854 典典 DianDian(黑龍江哈爾濱)“八年的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