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黑龙江

11.6万浏览    4763参与
念不糕糕糕糕糕糕
,猜猜左下角那只手是谁 ,小津...

,猜猜左下角那只手是谁

,小津两只手里的一个是驴肉火烧一碗是安徽牛肉板面哈哈哈

还有,京爷(叉腰),你作为首都,不应该以身作则嘛(指指点点)(不是

还有(。别问我为什么小津要做那种奇怪的姿势(。


可能,大概,也许,应该,会有后续吧(。

,猜猜左下角那只手是谁

,小津两只手里的一个是驴肉火烧一碗是安徽牛肉板面哈哈哈

还有,京爷(叉腰),你作为首都,不应该以身作则嘛(指指点点)(不是

还有(。别问我为什么小津要做那种奇怪的姿势(。


可能,大概,也许,应该,会有后续吧(。

落子THZVJO

黑龙江你怎么回事,别的省都延迟开学了,你为什么不延迟,你要再不延迟开学,我就画你色图,写你色文,我还要让辽宁,吉林,内蒙古艹你,所以你赶紧延迟开学,我都听了十多次小马宝莉了

黑龙江你怎么回事,别的省都延迟开学了,你为什么不延迟,你要再不延迟开学,我就画你色图,写你色文,我还要让辽宁,吉林,内蒙古艹你,所以你赶紧延迟开学,我都听了十多次小马宝莉了

速看视讯
妈妈告诉儿子希望他永远开心,不料下秒男孩突然深沉:局里局气的
妈妈告诉儿子希望他永远开心,不料下秒男孩突然深沉:局里局气的
大国重器
黑龙江一小区晚上忘关单元门,一夜变成“冰雪溶洞”
黑龙江一小区晚上忘关单元门,一夜变成“冰雪溶洞”
信息港
女子家中无人时突然着火,狗狗狂叫吵醒邻居帮忙,最后一幕看泪目
女子家中无人时突然着火,狗狗狂叫吵醒邻居帮忙,最后一幕看泪目
甜小慢是个主唱

到齐齐哈尔啦嘿嘿嘿~

到齐齐哈尔啦嘿嘿嘿~

花翎君
【没人是完整的,也没人是不完整...

【没人是完整的,也没人是不完整的】


是黑龙江,一位两千岁的年轻小哥哥。

脸上的伤是过去留下的。

身高是183.2

诞辰在11.5日。

(另外:私设,并不严格,请勿完全参考)


会渐渐地在写京川的时候补一些其他省的设定()


//模板是胧言牌(不在此接稿,约稿请移步到【猫驼】)

【没人是完整的,也没人是不完整的】


是黑龙江,一位两千岁的年轻小哥哥。

脸上的伤是过去留下的。

身高是183.2

诞辰在11.5日。

(另外:私设,并不严格,请勿完全参考)


会渐渐地在写京川的时候补一些其他省的设定()


//模板是胧言牌(不在此接稿,约稿请移步到【猫驼】)

路遥LY

看了个视频,挺好笑的哈哈哈

浅浅的摸个女体……黑龙江~(^з^)-☆

  

(我一分钟造完快夸我快夸我快夸我)(精神失常)(很潦草,对不起……)(鞠躬致歉)

看了个视频,挺好笑的哈哈哈

浅浅的摸个女体……黑龙江~(^з^)-☆

  

(我一分钟造完快夸我快夸我快夸我)(精神失常)(很潦草,对不起……)(鞠躬致歉)

速看视讯
女子超市5分钟偷17次商品,假装打电话偷偷塞进包,监控曝光
女子超市5分钟偷17次商品,假装打电话偷偷塞进包,监控曝光
Xu
  “你只知道玫瑰的美,却不知...

  “你只知道玫瑰的美,却不知美背后的荆棘。”

  (配枯萎丁香所画的画)

  “你只知道玫瑰的美,却不知美背后的荆棘。”

  (配枯萎丁香所画的画)

加勒比海东北分盗

不管我走到哪,你永远是我最爱的城市之一 

不管我走到哪,你永远是我最爱的城市之一 

Xu

太阳不再温暖2

  “行了,我突然想起来我要说一件事。”黑突然想起自己要说什么。

  “谁想跟你吵啊,说吧,什么事?”辽说。

  “我在买菜的时候,发现大街上有很多日本人,这是怎么回事啊?”

  “日本人?最近的确有许多日本人,我也很疑惑,你们那没有吗?”辽问。

  “前几天我去吉林的时候,发现吉林也有很多日本人。”吉回想起前几天的事。

  “巧了,齐齐哈尔也有许多日本人,我听哈尔滨说,她那的日本人也很多。”黑说。

  “你们那的日本人是不是都做善事,而且满大街的走。”辽问两人。

  “的确,那就奇怪了,最近的日本人怎么这么多啊?而且我还特地问了其他省份,他们那的日本人几乎都没有。”黑的眼睛打量...

  “行了,我突然想起来我要说一件事。”黑突然想起自己要说什么。

  “谁想跟你吵啊,说吧,什么事?”辽说。

  “我在买菜的时候,发现大街上有很多日本人,这是怎么回事啊?”

  “日本人?最近的确有许多日本人,我也很疑惑,你们那没有吗?”辽问。

  “前几天我去吉林的时候,发现吉林也有很多日本人。”吉回想起前几天的事。

  “巧了,齐齐哈尔也有许多日本人,我听哈尔滨说,她那的日本人也很多。”黑说。

  “你们那的日本人是不是都做善事,而且满大街的走。”辽问两人。

  “的确,那就奇怪了,最近的日本人怎么这么多啊?而且我还特地问了其他省份,他们那的日本人几乎都没有。”黑的眼睛打量窗外,一个日本人说着笑着给小孩子们买了许多好吃的。

  “1904年的时候,日本就想侵略东北,这回真的没有阴谋吗?”辽疑狐的望向那些人。

  “那她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政府都没有阻止那些日本人,应该……没什么事吧。”吉开始自我安慰。

  “政府都不管,咱也没办法,哦,对了,今天是几月几号?”辽问。

  “9月17号。”吉说。

  “明天9月18号,黑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咱们出去玩吧。”辽说。

  “哟,不容易啊,居然带我出去玩了?这不是你性格啊。”黑说。

  “看你好不容易回来的份上才带你出去玩的,不然我才不想花钱呢。说起钱,你那一分钱什么时候还我?!”

  “你有必要吗?怎么总揪着那一分钱不放!”不出意外的话,两人又吵起来了。

  “哎,你们两个呀,怎么见面就吵,我还是看看明天上哪玩吧。”吉抱怨了几句,便挑选地方去了。

  

  

  

  

  未完待续

  



  

  

小百

丁香(二)

  我写文没头没脑,小学生文笔就是说

  

  

莫斯科X黑龙江


梦中,那丁香花园里出现了一个极为模糊的身影,看不清五官,也听不到说话,只有类似一个人影,他极力去追逐,却在即将触碰之时听到谁的呼唤而醒。莫斯科抹了一把头上的汗,他思考着为何会做这种奇怪的梦,回想梦中的身影,不禁却脑补了黑龙江的样貌,他用力的摇了摇头,明明都没见过几面而已……


那天还完衣服之后莫斯科觉得他们应该不会再见面了。今天莫斯科在街头仍然碰见了黑龙江,只不过他身边站着另外两个人,看样貌总让他熟悉。也不只是什么原因,莫斯科向黑龙江的方向走了过去,“哈喽啊兄弟,又碰着了”这东北话让他有点听不懂,一旁的辽......

  我写文没头没脑,小学生文笔就是说

  

  

莫斯科X黑龙江




梦中,那丁香花园里出现了一个极为模糊的身影,看不清五官,也听不到说话,只有类似一个人影,他极力去追逐,却在即将触碰之时听到谁的呼唤而醒。莫斯科抹了一把头上的汗,他思考着为何会做这种奇怪的梦,回想梦中的身影,不禁却脑补了黑龙江的样貌,他用力的摇了摇头,明明都没见过几面而已……


那天还完衣服之后莫斯科觉得他们应该不会再见面了。今天莫斯科在街头仍然碰见了黑龙江,只不过他身边站着另外两个人,看样貌总让他熟悉。也不只是什么原因,莫斯科向黑龙江的方向走了过去,“哈喽啊兄弟,又碰着了”这东北话让他有点听不懂,一旁的辽宁看了一眼“他就内给你衣服整却埋汰的那个?”随后又低头摆弄手机,气氛突然尴尬了一会,还是吉林打破了平静“辽哥,咱俩买点吃的去呗”吉林指了指前面的小摊“行,走呗”,留下黑龙江和莫斯科俩人站在街边。


“内啥,哥们,听说你挺能喝,下晚我们出去吃饭你去不去?”黑龙江率先打破尴尬的局面,莫斯科听的有些发懵,吃饭是行,下晚是什么意思“吃饭吗?可以,什么时候?”黑龙江也是刚反应过来,这人听不懂东北话“下晚,就晚上”黑龙江将地址用短信的形式发给莫斯科后,吉辽俩人也是拿着东西回来了“不跟你说了奥,要走了”看着黑龙江离去的背影莫斯科有些发愣,与梦中那个情景有些重合。


回去的路上莫斯科有点愣神,像是灵魂被抽取了一样,感觉到有些乏力,这是生了什么病了吗,他这么想着。



初秋的傍晚算不上太冷,路边是随处可见的落叶,夕阳打在莫斯科的身上,他一个人没有目的地漫步在大街上,脑子里全是梦中那人的身影。秋天打在脸上让他又清醒了几分,他该去赴约了。


走进店铺里就是烤串的味道,里面是欢笑声和酒杯碰撞的声音,热闹极了,他向屋里走去,很快就找到了黑吉辽所在的包间。


今晚注定要喝到三更半夜。

下水道之超级老鼠王

bgm:人生态度——王七七

(有发B站!嘿嘿qwq可以去捧一下场(你)

BV1wT411Z7pK

bgm:人生态度——王七七

(有发B站!嘿嘿qwq可以去捧一下场(你)

BV1wT411Z7pK

落子THZVJO
我还会继续的!等着被我创吧,哈...

我还会继续的!等着被我创吧,哈哈哈!我还会写别的省的!!哈哈哈哈哈!每个省都逃不过,还有市!!

我还会继续的!等着被我创吧,哈哈哈!我还会写别的省的!!哈哈哈哈哈!每个省都逃不过,还有市!!

后悔没给尾椎骨买保险

那是北国雪乡,也是我的家乡。

他是饱受争议的黑土地。放眼望去,我站在田地中,站在稻穗中,金黄与白霞围绕着我

他是不屈不挠的战场。冰雪掩盖不住殷红的鲜血,白骨被绑在木架上,任风吹,任冰冻

他是浪漫不渝的玫瑰。悠扬的小提琴拉出雪乡的浪漫,玫瑰缠绵在丁香,是浪漫与高洁

他是雪乡,我的家乡,黑龙江。


你看啊,我的家乡在受到侮辱,我怎能不怒,但我又如何去做,如何去堵住他们的嘴。黑龙江的风很冷,但能温暖人心。他们的风很暖,但似九月寒风的语言深深的插入我们的血肉。

非礼勿言,非礼勿看,非礼勿听

我们是我们,他们是他们

我们从未了解过他们,他们却自已为很了解我们

“对不起,我的无能为...

那是北国雪乡,也是我的家乡。

他是饱受争议的黑土地。放眼望去,我站在田地中,站在稻穗中,金黄与白霞围绕着我

他是不屈不挠的战场。冰雪掩盖不住殷红的鲜血,白骨被绑在木架上,任风吹,任冰冻

他是浪漫不渝的玫瑰。悠扬的小提琴拉出雪乡的浪漫,玫瑰缠绵在丁香,是浪漫与高洁

他是雪乡,我的家乡,黑龙江。



你看啊,我的家乡在受到侮辱,我怎能不怒,但我又如何去做,如何去堵住他们的嘴。黑龙江的风很冷,但能温暖人心。他们的风很暖,但似九月寒风的语言深深的插入我们的血肉。

非礼勿言,非礼勿看,非礼勿听

我们是我们,他们是他们

我们从未了解过他们,他们却自已为很了解我们

“对不起,我的无能为力,我救不了我的家乡,对不起。”

乱花飘紫禁’
黑龙江省简称黑,这是学过地理的...

黑龙江省简称黑,这是学过地理的人都知道的常识。然而在官方各种的文章和宣传中,黑龙江更喜欢称自己为“龙江”——什么“小康龙江”“感动龙江”之类的。包括我自己那个合集也叫“龙江xxx”。

——但是黑龙江省真有个龙江县。

龙江县,曾经位于齐齐哈尔市办公,但她并不是齐齐哈尔的附郭县。

“江省首县”是因为齐齐哈尔、黑水厅是因为齐齐哈尔、龙江府是因为齐齐哈尔、龙江县也是因为齐齐哈尔,没有齐齐哈尔就不会有龙江。

久而久之,人们觉得会不会龙江就是齐齐哈尔,而现在的齐齐哈尔其实是龙江下面分出来的市——因为你看,以前的地图上写着龙江(齐齐哈尔)嘛。

但是如果龙江真的是齐齐哈尔,那么在没有龙江的那几百年,......

黑龙江省简称黑,这是学过地理的人都知道的常识。然而在官方各种的文章和宣传中,黑龙江更喜欢称自己为“龙江”——什么“小康龙江”“感动龙江”之类的。包括我自己那个合集也叫“龙江xxx”。

——但是黑龙江省真有个龙江县。

龙江县,曾经位于齐齐哈尔市办公,但她并不是齐齐哈尔的附郭县。

“江省首县”是因为齐齐哈尔、黑水厅是因为齐齐哈尔、龙江府是因为齐齐哈尔、龙江县也是因为齐齐哈尔,没有齐齐哈尔就不会有龙江。

久而久之,人们觉得会不会龙江就是齐齐哈尔,而现在的齐齐哈尔其实是龙江下面分出来的市——因为你看,以前的地图上写着龙江(齐齐哈尔)嘛。

但是如果龙江真的是齐齐哈尔,那么在没有龙江的那几百年,“省城齐齐哈尔”是谁呢?

龙江不是齐齐哈尔。但是她却离不开齐齐哈尔。

龙江的办公地点在齐齐哈尔这一点一直持续到解放后。解放后,在各种因素结合下,龙江就这样搬到了朱家坎,就这么远离了齐齐哈尔,让人一眼看向地图想不到她俩有什么关系。

某种程度上算是逃离了附郭必死的命运。

不过,当有人说起“龙江怎么怎么样”的时候,究竟是黑龙江还是龙江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