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默冥

2162浏览    29参与
啃白菜的红糖

cp:默云徽X地冥

bgm:迷魂计

歌词排版:蜜桃啫喱(wb)

终于把两年的脑洞填了一下,投喂入邪老婆,感谢默冥还是有三个人吃。害,别的cp就两个或者我孤独一人了


cp:默云徽X地冥

bgm:迷魂计

歌词排版:蜜桃啫喱(wb)

终于把两年的脑洞填了一下,投喂入邪老婆,感谢默冥还是有三个人吃。害,别的cp就两个或者我孤独一人了


痴情好男人—北冥皇渊

资源的争抢(一群智者无聊的游戏)

“明!!!”

鬼飘伶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神蛊温皇被吓的一个激灵,手中的茶杯洒出了一些水。

“公子开明又把鬼飘伶的水晶给藏起来了?”神蛊温皇略感无奈的放下手中的茶杯。接过旁边凤蝶递过来的手帕。

“也不是一次二次了。”神蛊温皇对面的竞日孤鸣将白子放入棋盘之中。棋盘中的局势瞬变。

“哈。”神蛊温皇斜眼看了一下棋盘,从旁边的拿起一粒黑子在手中打转“你猜这次他又要被赶出来几天。?”

“说的你好像好多少一样。”公子开明从门口那边走了过来“这是情趣。”

“不懂你们。”竞日孤鸣靠到了软垫上。

“单身狗当然不懂。”公子开明好不犹豫的嘲讽。

“你还是别在我这,要是鬼飘伶找来,我的神蛊峰可备不住你...

“明!!!”

鬼飘伶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神蛊温皇被吓的一个激灵,手中的茶杯洒出了一些水。

“公子开明又把鬼飘伶的水晶给藏起来了?”神蛊温皇略感无奈的放下手中的茶杯。接过旁边凤蝶递过来的手帕。

“也不是一次二次了。”神蛊温皇对面的竞日孤鸣将白子放入棋盘之中。棋盘中的局势瞬变。

“哈。”神蛊温皇斜眼看了一下棋盘,从旁边的拿起一粒黑子在手中打转“你猜这次他又要被赶出来几天。?”

“说的你好像好多少一样。”公子开明从门口那边走了过来“这是情趣。”

“不懂你们。”竞日孤鸣靠到了软垫上。

“单身狗当然不懂。”公子开明好不犹豫的嘲讽。

“你还是别在我这,要是鬼飘伶找来,我的神蛊峰可备不住你们打斗。”神蛊温皇一边下这棋子一边赶人。

“放心,刚刚我是打过过来的。伶不会过来。”公子开明看着棋盘,而后将手放到了棋盘上将黑白棋子混到起来。

“于其在这思考怎么破局,不如直接掀桌。”公子开明笑嘻嘻。

“你这样会被打的。”神蛊温皇摇着扇子站了起来。

“得了吧,你故意让剑无极将你赶出来不就是为了不让他被牵扯进来。”竞日孤鸣反了个白眼。

“诶。”神蛊温皇以扇掩面。

“主人小心。”凤蝶拿起收拾好的东西离开。

这次他们几个人斗,自己是有把握活着。但身边的人就难说了。知道帮不上忙的凤蝶暂时离开。以防他们拿她对付神蛊温皇。

“话说,这次默苍离那个家伙来真的啊。”看着离开的凤蝶,公子开明感叹。

“哎,我的药店已经亏了一半了。”竞日孤鸣才是真的难受。

“哈,那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冥医的药材可是从你那边进货的。”神蛊温皇很不赞成。

“你也是。”公子开明准确的说出了默苍离攻击药店的主要原因。

三人对视一眼,同时一笑。

这样也好,他们也好久没有对上一对了。

而另一边的戮世摩罗很疑惑“为什么我在这边?”

“你想帮公子开明?”默苍离斜眼看了过去。

本来这件事情小辈是不应该参加的。

准确的来说除了戮世摩罗,其他小辈都没有参加。

倒不是能力的问题。

主要是魔世现在做主的是这位小辈。本应该是老大的元邪皇因为旧伤已经有一千多年没出世了。

但应龙师那边也因为前几天摔了一跤,进了医院。年纪大了。架不住这个。默苍离也不想和他合作。

而长琴无焰自然是帮公子开明的。

就只有戮世摩罗能抵上。

“拜托,公子开明是我手下,怎么说我都应该帮他吧。”戮世摩罗可不管这个。

“哈,公子开明可是在你和网中人酒里下药,让你七天没下得了床。你这都能忍?”凰后一下子就爆出了爆点。

戮世摩罗沉默“好吧。”

戮世摩罗耸了耸肩“我要真的原因。想让我出力。条件另说。但要是目标都不知道。我怕要被你们卖了。”

“放心,我们又不是真诚的神蛊温皇。”欲星移给戮世摩罗解压。

戮世摩罗一脸你看信你吗的表情。

“能有什么原因。”默苍离停止了思考战略“赢了暗市的我们最少能拿七成。”

“你这么一说我就不困了。”戮世摩罗来了兴趣。

镜头一转到了竹林。

“戮世摩罗那边没问题吗?”长琴无焰有些担心。

“默苍离他们当然知道。那小子也知道他们知道。”公子开明无所谓的笑了笑“但也不妨碍他们的合作。不,应该是我们的合作。”

三个月后。

终于在换了七次阵营后结束的戮世摩罗再次骂着公子开明这些智者的心脏。

而此的战争也终于结束了。

“呜呜呜。”公子开明扑倒了鬼飘伶的怀里。

“哼,你自找的。”鬼飘伶冷哼。

“新的业务总会有战争的。”公子开明委屈。

“哈,开启这场战争的是你吧。”作为公子开明最亲密的人。鬼飘伶当然知道始末。

公子开明吐了吐舌头。

在他调皮的脸上的眼睛中是冷静,智慧的惊光。


啃白菜的红糖

cp:默云徽X地冥

我cp七夕要快乐啊

气死了,是不是辣鸡作品就不陪上你小破站?存档存档

cp:默云徽X地冥

我cp七夕要快乐啊

气死了,是不是辣鸡作品就不陪上你小破站?存档存档

啃白菜的红糖
给冥冥准备的默默…… 是模板…...

给冥冥准备的默默……

是模板……

给冥冥准备的默默……

是模板……

啃白菜的红糖
模板画……我好废……

模板画……我好废……

模板画……我好废……

啃白菜的红糖
有一包怎么都吃不完的薯片……...

有一包怎么都吃不完的薯片……

tag是私心啊~用了喵叽老师的模板

有一包怎么都吃不完的薯片……

tag是私心啊~用了喵叽老师的模板

啃白菜的红糖

默默:玩完球球,我们一起看✨啊

今天的快乐也是画模板,村牌云灯

默默:玩完球球,我们一起看✨啊

今天的快乐也是画模板,村牌云灯

啃白菜的红糖

会吹啦弹唱的先知~加上弹琴唱歌的冥冥,你们可以出道了~tag是私心,用了村牌免模

会吹啦弹唱的先知~加上弹琴唱歌的冥冥,你们可以出道了~tag是私心,用了村牌免模

啃白菜的红糖

献祭一只秃头永夜,可以得到一只发量清奇的峨兹……秃头是昨日的我,峨兹再丑,也是我花了钱的

献祭一只秃头永夜,可以得到一只发量清奇的峨兹……秃头是昨日的我,峨兹再丑,也是我花了钱的

啃白菜的红糖
一起喝奶茶呀~手残是什么?手残...

一起喝奶茶呀~手残是什么?手残就是,模板都要画一天。约稿子它不香吗?不香,没钱,跑!

一起喝奶茶呀~手残是什么?手残就是,模板都要画一天。约稿子它不香吗?不香,没钱,跑!

啃白菜的红糖

别哭,肉粽给你(默冥)

 CP:默云徽X地冥

情人节到了,小学鸡激情创作,水流小刀。

———————————————————————

                                        ...

 CP:默云徽X地冥

情人节到了,小学鸡激情创作,水流小刀。

———————————————————————

                                                别哭,肉粽给你(默冥)

    玉箫发现最近的玉逍遥很怪,虽然还是每天和二师兄拆招打歌、欺负小师弟,但却会莫名消失一会儿。

    给正在练掌的默云徽用粽子加餐时,玉箫忍不住问了出来:“小默云,大师兄最近总是不见人影,你知道他干嘛去了吗?”

    “恩……师姐,你这么一说,好像真的呢。大师兄最近总是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又想什么鬼主意,吃的还比平时多。”默云徽摸着下巴疑惑道。

    “好吧,小默云,你有空注意一下大师兄吧。这些粽子你慢慢吃,我先走了。”

    送走玉箫,默云徽又练了会儿,便带上剩下的粽子准备回房。途中,却看到玉逍遥朝后山方向走去。

    “后山?大师兄这是……”疑惑间,玉逍遥身影即将消失在眼前,默云徽连忙跟上。跟着玉逍遥到了一处山洞,看着他念了奇怪的口诀进入其中。

    “这……仙门怎会有这样的地方?大师兄究竟有什么秘密?我该不该告诉师姐?”抱着这些疑问,默云徽在树后苦恼到玉逍遥出来了,又离开了。

    “算了,我还是先进入查看一下吧。不过,芝麻开门,口诀这么随意的吗?”默云徽站在门口犹豫半天,还是决定进去看看再做定论。

    随着口诀,洞门缓缓开启。

    从进入开始,默云徽就被眼前所见震惊,越深入,越觉诡异。心中暗自吐槽:“来这种地方,大师兄真变态。”却见路的尽头有一处血池,散发着浓重的怨气。

    池前有一个蒙面的人被吊在架上,被这股怨气折磨的痛苦哀嚎。

    默云徽见状连忙上前把人救下来,周围也没有可以休息的地方,只能席地而坐,让人依靠在自己的胸膛。

    本想用神皇之气为他疗伤,却发现神皇之气似与怨气相克,只会让他更加痛苦。

    受到两股气流冲击的人忍不住挣扎,发丝蹭的默云徽脸颊发痒,且挣扎间面具硌得他胸膛发疼。

    无奈的默云徽只能暗道一声抱歉,取下那人的面具,慢慢帮他梳理凌乱的头发。

     “你!是何人?”末日十七熬过一波怨气折磨,发现自己躺在陌生人的怀中,当下又惊又怒。

    “九天玄尊门下——默云徽,你是何人?”看着取下面具后的稚嫩又苍白的面容,默云徽不免心生怜惜。

    “他就是玉逍遥说的小默云啊……”如是想,末日十七也放下了警戒。“十七号”

    才说完,新一轮的怨气又开始了……

    默云徽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一只手紧紧的抱住末日十七,一只手就像幼时被云魁安抚一般,在他后背轻轻的拍着,直到怀中的人慢慢平复下来。

    就这样交谈,安抚循环着,末日十七今日份的怨气课程终于结束。

    看着被怨气折磨的末日十七,眼角发红,脸上流淌的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明知道此人身份有问题,默云徽的心还是忍不住软了,忍痛掏出剩下的肉粽递到他手里。“你别哭啊,肉粽给你,吃了肉粽就不疼了。”

    “……”恢复后离开默云徽怀抱的末日十七,坐在默云徽对面,怔怔的看着手里的肉粽。

    半晌,抬头看着一脸稚气的默云徽,想起玉逍遥也是这样掏出一个叉烧包给自己。喃喃:“云海仙门的人,都这么爱吃吗?”

    以为对方不会剥粽子的默云徽,热情的把粽子拿回来,剥好放到末日十七手里。“很好吃的,吃了就不疼了。”……

    之后,答应保守秘密的默云徽经常带着肉粽去看末日十七,带着自己也没发现的心思小心的避开了玉逍遥。

    少年间交流的美好时光,直到山洞不再开启、末日十七不知去向、就连玉逍遥也再不记得末日十七。

    多年后再见,一个是九天玄尊的继任者,一个是究竟末劫的执行者。

    同为苍生的两个少年,却踏出了两条不同的道路,彼此心照不宣。

    拖着伤体赶往仙门的奇梦人,忽见漫天荧光,心头一阵悸痛。驻足片刻,一点荧光飘落指尖,默默疗复他的伤势。

    点点荧光中虚现那人,白发白衣:“你不要哭,明珠予你,伤好就不痛了”

    泪水滑落嘴边,是说不出的苦涩。明明是早就计划好的,明明是说牺牲谁都在所不惜,明明是为了天下苍生,明明……

    “云徽子……是我……是我晚来一步啊!”反手一甩,掷光于地,奇梦人再难压抑伤势,口吐朱红,跌倒雨中,耳边恍惚响起少年的声音:“你别哭啊,肉粽给你,吃了就不痛了”


啃白菜的红糖

相思(默冥)

相思(默云徽X地冥)

最难忘却古人诗,最不屑一顾是相思

有口白,短小,为了扩tag存档。

悄咪咪说,这做出来是给入邪的。

相思(默云徽X地冥)

最难忘却古人诗,最不屑一顾是相思

有口白,短小,为了扩tag存档。

悄咪咪说,这做出来是给入邪的。

啃白菜的红糖

第一次约稿,开心记录

[图片]约的稿子。


嘤嘤嘤~峨兹真好看,永夜也好看~我cp第一世真美


null约的稿子。


嘤嘤嘤~峨兹真好看,永夜也好看~我cp第一世真美

你的冷cp同担突然出现

新流行的王爷王妃体,第二段来自@啃白菜的红糖


“冥冥之神,云徽子已经随着云鲸一道覆灭了。”

“他还……他可有留下什么?”

话音未竟,奇梦人的指尖落上了一点星光。


“云尊,地冥离开永夜剧场已经三年了。”

“他放弃搞事情了?”

“没有,但是他又开了两个新皮。”

新流行的王爷王妃体,第二段来自@啃白菜的红糖


“冥冥之神,云徽子已经随着云鲸一道覆灭了。”

“他还……他可有留下什么?”

话音未竟,奇梦人的指尖落上了一点星光。





“云尊,地冥离开永夜剧场已经三年了。”

“他放弃搞事情了?”

“没有,但是他又开了两个新皮。”

啃白菜的红糖

人生若只如初见(默云徽X地冥)

时间线:峨兹(前世)-鬼谛—>小默云(校服版)-瑟斯—>迹君(黑发版)-永夜—>云徽子(白发版)-奇梦 

以后估计都按这个时间线走了吧。

我膨胀了,熬夜使我快乐,我竟然还想做封面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默云徽X地冥)

时间线:峨兹(前世)-鬼谛—>小默云(校服版)-瑟斯—>迹君(黑发版)-永夜—>云徽子(白发版)-奇梦 

以后估计都按这个时间线走了吧。

我膨胀了,熬夜使我快乐,我竟然还想做封面了。


啃白菜的红糖

cp:默云徽X地冥

没能力还想开车,渣渣只能拥有28s的腿肉。

日常:都和逆家报团取暖的我,等待一位能让我们开车技术突飞猛进的太太。

cp:默云徽X地冥

没能力还想开车,渣渣只能拥有28s的腿肉。

日常:都和逆家报团取暖的我,等待一位能让我们开车技术突飞猛进的太太。

啃白菜的红糖

CP:默云徽X地冥

bgm:恋爱循环

略略~给太太的糖,其实不开车,冥默和默冥无差别啦~

_(:зゝ∠)_现在退化到连做个小甜甜都要好久好久。

补tag

CP:默云徽X地冥

bgm:恋爱循环

略略~给太太的糖,其实不开车,冥默和默冥无差别啦~

_(:зゝ∠)_现在退化到连做个小甜甜都要好久好久。

补tag

啃白菜的红糖

红酒桂花鱼(默冥)

     一下班,默云徽就急忙忙往家里赶。今天是他和地冥相识1000天的日子,他已经早早安排好学校里的事情,还在地冥常去的那家酒庄订了一瓶特制红酒。

    回到家才发现地冥还在美妆直播,只好放下礼物,默默窝在沙发上啃肉粽。啃一口,气鼓鼓的瞄一眼地冥。

    那边地冥也惊讶默云徽今天竟然那么早回家,要知道自从默云徽接任仙门校长以来,每天回到家都天黑了。

    随意结束直播,走到默云徽身前,戳了戳肉嘟嘟的脸颊:“你今天...

     一下班,默云徽就急忙忙往家里赶。今天是他和地冥相识1000天的日子,他已经早早安排好学校里的事情,还在地冥常去的那家酒庄订了一瓶特制红酒。

    回到家才发现地冥还在美妆直播,只好放下礼物,默默窝在沙发上啃肉粽。啃一口,气鼓鼓的瞄一眼地冥。

    那边地冥也惊讶默云徽今天竟然那么早回家,要知道自从默云徽接任仙门校长以来,每天回到家都天黑了。

    随意结束直播,走到默云徽身前,戳了戳肉嘟嘟的脸颊:“你今天怎么舍得提前回来了?”

    “冥冥你是不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说完,默云徽又恨恨的咬了口肉粽,脸似乎更有肉感了。

    “仙门放假,你不加班的日子?”地冥直接坐下来,拥有捏了捏,恩,手感更好了。

    “地冥!你不要太过分啦!”熟悉的男高音再次在客厅回荡。然后扔掉肉粽,直接将人压倒在沙发上。看着眼前妆容精致的脸,气势又弱了下去,嘟囔着:“我都给你准备了礼物的,你却忘了日子……”

    “哦?区区千日,眩者岂会忘记。默云徽你又重了,礼物呢?快下去。”地冥推了推埋在他颈间嘟囔的人,绒绒的鬓发蹭的脸颊发痒,心也跟着痒了。

    听到礼物,默云徽赶忙爬了起来,偷偷瞄了眼藏在沙发后面的礼物,用手蒙住地冥的眼睛:“冥冥,你先变成命运规划主啦。”

    “默云徽,你又想做什么?”

    “我……想……把你……捧在手心里。”

    一个磕磕巴巴的念出大师兄友情提供的台词,一个悄悄红了耳朵。

    “你今天的口才,倒让眩者刮目相看了”身体很诚实地变成了迷你*冥冥之鱼。

    默云徽迅速把礼物拿到茶几上拆开,露出一个造型别致装满红酒的鱼缸。

    趁着对方还没反应过来,小心翼翼的捧起堆在衣服中的冥冥之鱼,放入鱼缸中。

    地冥看着熟悉的人,似曾相识的场景,有点恍惚……

    “冥冥,你看这是我特地定制的红酒,专门给你泡澡用的,你喜欢吗?”默云徽一脸期待的凑在鱼缸前,顺道伸手给迷你的冥冥之鱼来了个全身spa。

    被上下其手拉回思绪、有点微醺的冥冥之鱼,直接跳出鱼缸,恢复真身把默云徽重新压倒在沙发上,“你说呢?!默!云!徽!”

    默云徽静静的躺在沙发上,眼前所见是在红酒的滋润后微微泛红的肌肤,身上所感是几滴顺着发丝滴落在自己脸颊的红酒,鼻间所闻却不知是酒香还是恋人的体香。

    此时,他只觉得仿佛刚刚在红酒中沐浴的不是恋人,而是自己,他也醉了。

    人微醺,胆正肥。反身压倒身上人,吻上朱唇,不知是否也被酒香浸透,反正夜才刚刚开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