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黛朵

1016浏览    39参与
夏

萤火虫的场照~是黛朵

萤火虫的场照~是黛朵

纹恩Harucan

该说是指挥官见惯了呢,还是他过于专注在工作上呢,这位指挥官来了几个月,竟没有传出过任何正面或者负面的见闻,即使隐秘如谢菲尔德般的皇家密探,也难以调查清楚这个指挥官的底细。

「我的建议是,停止调查吧,谢菲尔德」「主人大人在指什么呢?」平时嫌麻烦都让黛朵代为传令的指挥官第一次要求要面见某个舰娘,而他对舰娘的初次会面居然是因为自己手底下的舰娘正在查自己的底细「我想指什么应该也不需要我说得很清楚了吧,是谁给你的命令让你这么做的?我倒很想见见她……」

于是,最高指挥官和皇家密探的谈判开始了。

但另一边,在一旁站着的黛朵成为秘书舰以来第一次遇到指挥官不把安排事项的任务交给她,一时间不知如何应对,心智...

该说是指挥官见惯了呢,还是他过于专注在工作上呢,这位指挥官来了几个月,竟没有传出过任何正面或者负面的见闻,即使隐秘如谢菲尔德般的皇家密探,也难以调查清楚这个指挥官的底细。

「我的建议是,停止调查吧,谢菲尔德」「主人大人在指什么呢?」平时嫌麻烦都让黛朵代为传令的指挥官第一次要求要面见某个舰娘,而他对舰娘的初次会面居然是因为自己手底下的舰娘正在查自己的底细「我想指什么应该也不需要我说得很清楚了吧,是谁给你的命令让你这么做的?我倒很想见见她……」

于是,最高指挥官和皇家密探的谈判开始了。

但另一边,在一旁站着的黛朵成为秘书舰以来第一次遇到指挥官不把安排事项的任务交给她,一时间不知如何应对,心智瞬间宕机,不知从哪里感受到了危机『皇家的伙伴们有很多地方很迷糊,所以主人才会更想关心她们吧......相比之下,黛朵就......不,没什么!嫉妒姐妹舰什么的可不是女仆该做的事...!只是......(小声)主人大人该不会是想把可怜的黛朵给……』

「黛朵」指挥官喊了一下身边的舰娘,但是黛朵两眼空洞,呆呆的望着刚刚谢菲尔德坐着的椅子,身上的黑色气体正在缓缓冒出。「……」指挥官明显也没有预料到黛朵会突然宕机,但他突然觉得,这是测试自己秘书舰性格反应的一个绝佳机会。于是指挥官脱下手套,把指尖轻轻的放在黛朵的后颈,然后从黛朵光滑的背至上而下地轻轻划过,直到黛朵那打破常规的露背式女仆装的开口尽头。

「呀!!!……呜呜呜……主人大人突然之间在做什么呢!」「嗯哼,黛朵,欢迎回来,人家谢菲尔德五分钟之前就走了哦」黛朵这才发现桌子面前的椅子上早已没有任何人影「你没事吧黛朵?是不是哪里有些……故障了?生病了?」指挥官没等黛朵回答,就把一只手放在自己额头上,另一只手放在了黛朵的额头上「呀!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黛朵被指挥官这么一碰,只觉得自己浑身僵硬,一动也不敢动,脸也开始发烫起来

「啊,黛朵的体温有些高呢,我原以为舰娘有所故障也不会出现像人类的表现呢……嗯……一直以来也辛苦你了,你今天就去给女灶神看看,休息一天吧」

「诶?」黛朵听了以后愣了一下,眼眶变得有些湿润了「主人……大人?」

「看来也不能偷懒把所有事情都扔给黛朵处理啊,和塞壬开战以来我都忘记黛朵既是舰娘,也是个女孩子了,不稍微体贴一点可不行啊」黛朵听了指挥官的发言以后,泪水都快下来了「黛朵,黛朵虽然不中用,但是黛朵还能行的!无论多么微小的事也没关系!因为黛朵是女仆,而侍奉主人大人正是黛朵唯一的存在价值…呀!」说着向着指挥官走了一步,本来想表达自己的决心的,但是却被自己蹭了半天而起皱的地毯绊了一下,一下扑在了指挥官的怀里。

「哈哈哈哈哈,我都被你气笑了」平常面无表情的指挥官突然笑出了声「我常听东煌的舰娘说『没病走两步』,你看看你,累的都走不动道了,这样吧,我先带你回宿舍休息吧,这两天你就好好休息吧,要注意,好好听女灶神的话,这是我这两天唯一给你的命令哦。」抓着指挥官的衣服,黛朵一脸不甘地仰起头「可是主人大人……」「没有可是,好好休息吧。」说着,指挥官一把公主抱起黛朵,出门就往黛朵所在的宿舍走去,黛朵羞红了脸,只得双手捂住自己的脸,还得克制自己有些停不下来的笑容。一路上见到这一幕的舰娘们都被惊得说不出话来,这件事情甚至传到了伊丽莎白女王那边,一时间,关于黛朵和指挥官的风言风语算是停不下来了。

『黛朵在做梦吧♡,主人大人居然会这么抱着黛朵,啊啊,多么希望时间就这么停止……』



夏

萤火虫漫展返图 黛朵

p12来自ak

p34来自叶月

谢谢大家~

萤火虫漫展返图 黛朵

p12来自ak

p34来自叶月

谢谢大家~

纹恩Harucan

故事的最初

碧蓝航线,一个未知的地方,建立了新的港区,在那种地方自然也会有新的指挥官,他上任那天,除了带路的小贝法,其余的舰娘在他路过的时候也都会窃窃私语交头接耳「诶诶你看,真难得,我们港区来了个……没有心智魔方的家伙」「看他那个样子,他那个表情,怕不是也是个无情的人,万一他是我们的指挥官,那我们接下来的日子恐怕会不好过咯」

虽说是新的港区,新的办公室,但是在打开的瞬间,还是免不了尘土飞扬,连带路的小贝法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但皇家女仆队日复一日的训练,让她很快就冷静下来,转身对面前的人说道「很抱歉主人大人,看来这个地方还有许多的地方姐姐们都没有打理……」然而在她仰起脸之后,和指挥官对上了眼神。指挥官面无...

碧蓝航线,一个未知的地方,建立了新的港区,在那种地方自然也会有新的指挥官,他上任那天,除了带路的小贝法,其余的舰娘在他路过的时候也都会窃窃私语交头接耳「诶诶你看,真难得,我们港区来了个……没有心智魔方的家伙」「看他那个样子,他那个表情,怕不是也是个无情的人,万一他是我们的指挥官,那我们接下来的日子恐怕会不好过咯」

虽说是新的港区,新的办公室,但是在打开的瞬间,还是免不了尘土飞扬,连带路的小贝法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但皇家女仆队日复一日的训练,让她很快就冷静下来,转身对面前的人说道「很抱歉主人大人,看来这个地方还有许多的地方姐姐们都没有打理……」然而在她仰起脸之后,和指挥官对上了眼神。指挥官面无表情,他的眼没有任何感情地看着小贝法,就如同看着海岸边老旧的船那锈迹斑斑的船锚一样……小贝法害怕极了,可怜兮兮地捏着裙角,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终于从嘴里挤出几个字「真…真的很对不起主人大人,小贝法现在就给您整理好办公室,请不要惩罚小贝法…」说完就飞快的关上了房门,也不管门另一侧的人作何反应,甚至能从门边听到里面传来抽泣的声音……

稍顷,房门终于被打开了,指挥官还是站在原地翻看着手中的资料,灰头土脸的小贝法出来以后他却连头也不抬一下,只是轻声地说了一句「谢谢,辛苦了,去把自己收拾一下吧」便走了进去,随后就把房门关上了。

「呜哇,小贝法可真可怜」「就是啊,我还没见过皇家女仆队的成员被如此对待……」「我们以后的命运可能会变得悲惨吧」指挥室门口的这一幕被在走廊尽头转角偷看的舰娘们看了,无不对自己今后的未来感到担忧。

这时从走廊的另一头,走出来了另一个穿着女仆装的舰娘,递给了在门口抹着眼泪的小贝法一条白净的,还印着小熊图案的毛巾,然后摸了摸小贝法的头「不哭不哭,小贝法乖,小贝法已经很努力了,快去把自己收拾一下吧,我已经让天狼星给你准备了一些茶和小饼干了哦,快去吧」说着,目送着小贝法消失在走廊的拐角以后,重新整理了自己的自己的着装,深呼吸了一口,敲了敲门。

「进来吧」从里面传来了指挥官的声音,门口的舰娘没有犹豫地开门走了进去。

「您好,主人大人,我是黛朵级的命名舰,黛朵,擅长的是防空,大战中一直在地中海舰队服务。是为您指派的秘书舰,从今往后请多多指教黛朵,主人大人。」

纹恩Harucan

教教我!z23老师「?」

「呼……呼……呼……」「哦~做的不错嘛,看来传闻中的皇家精英女仆队名不虚传嘛」雖然黛朵還是沒能完全適應新的素體,但是在一边看着黛朵进行适应性训练的z23老師忍不住赞叹以后小声嘀咕着「呜,果然还是很羡慕黛朵同学胸前的大杀器……她是怎么做到战斗的时候不被妨碍的,还挥舞着这么大的剑……」

「z23老师?您刚刚说什么了吗?」

「啊啊啊没,没什么,我是说没想到你会请求陛下让你变得更强,陛下也真放的开手,连铁血女仆这个计划都拿出来了……但是你的适应训练做的很不错,我也没什么好教导你的了,啊哈哈……」突然被黛朵一脸疑惑地提问,z23连忙岔开话题辩解了一下。

「老师,铁血女仆计划以前也实行过吗」「以前吗...

「呼……呼……呼……」「哦~做的不错嘛,看来传闻中的皇家精英女仆队名不虚传嘛」雖然黛朵還是沒能完全適應新的素體,但是在一边看着黛朵进行适应性训练的z23老師忍不住赞叹以后小声嘀咕着「呜,果然还是很羡慕黛朵同学胸前的大杀器……她是怎么做到战斗的时候不被妨碍的,还挥舞着这么大的剑……」

「z23老师?您刚刚说什么了吗?」

「啊啊啊没,没什么,我是说没想到你会请求陛下让你变得更强,陛下也真放的开手,连铁血女仆这个计划都拿出来了……但是你的适应训练做的很不错,我也没什么好教导你的了,啊哈哈……」突然被黛朵一脸疑惑地提问,z23连忙岔开话题辩解了一下。

「老师,铁血女仆计划以前也实行过吗」「以前吗……好像确实有一个,但是那位舰娘经常飘忽不定,好像成为陛下直属的舰娘了……」突然,z23像是想起什么了似的问了黛朵

「黛朵同学,你那把剑,应该只是应急品吧,要不要老师我去帮你拜托一下其他人,去给你打造一把专属于你这个素体的剑呢,我保证会让你用起来更加顺手,而且会更加强大」

黛朵眨了眨眼低下头,像是在顾忌什么一般,说「老师您……是想要我的这把剑的数据对吧…这可是皇家女仆队的机密……」

「黛朵同学,就算我只教了你几天,可我也是你的老师哦,我也是很关心你的,这样吧,老师我其实也藏了一手,作为交换,我教导你怎么变得更强,这也是铁血人数不多但是却能在塞壬的侵袭中站得住脚的一个秘密,我相信优秀的黛朵同学肯定能很快就能领悟的,毕竟,这也是你会乖乖听我的话的原因之一对吧。」

「!」黛朵听完z23说的话以后,握着剑的手颤抖了一下,低着头思考了一会儿,终于,她深吸了一口气,坚定地对z23说「老师!请教教如此没用的黛朵怎么变得更强吧!」

「我之前拜访重樱的时候,听了这么一个传说,在舰娘的所有性能提升到极致的时候,若还想突破极限,就必定会失去什么,来换取力量,那么,黛朵同学」z23讲到这里停顿了一下——

「你现在,有与恶魔为伍的勇气吗?」

纹恩Harucan

意外的发展

「尊贵的陛下,这是我们从附近的海域打捞上来的漂浮且昏迷的舰娘,看样子她是遭到了塞壬的袭击,请您对是否救助她进行决断」「这孩子……我记得是皇家女仆队中的……嘛,算了,如果能卖给碧蓝航线的那群人一个面子,以后对我们铁血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帮助,不过在此之前……」

翌日,正午

「不!主人大人!!不要!!!」一阵充斥着绝望的哭喊打破了此处的宁静

猛然起身,惊魂未定,眼珠震颤着,眼泪和汗水不停往下掉。

片刻之后,黛朵冷静下来才发现自己正坐洁白舒适的床上,周围十分安静,只是偶尔有窗外的鸟飞过去的声音,周围的布置令人感到严肃但又不失温暖,那天穿着的礼服已经被洗干净挂在了窗户边的人形架上。

「哟,你...

「尊贵的陛下,这是我们从附近的海域打捞上来的漂浮且昏迷的舰娘,看样子她是遭到了塞壬的袭击,请您对是否救助她进行决断」「这孩子……我记得是皇家女仆队中的……嘛,算了,如果能卖给碧蓝航线的那群人一个面子,以后对我们铁血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帮助,不过在此之前……」

翌日,正午

「不!主人大人!!不要!!!」一阵充斥着绝望的哭喊打破了此处的宁静

猛然起身,惊魂未定,眼珠震颤着,眼泪和汗水不停往下掉。

片刻之后,黛朵冷静下来才发现自己正坐洁白舒适的床上,周围十分安静,只是偶尔有窗外的鸟飞过去的声音,周围的布置令人感到严肃但又不失温暖,那天穿着的礼服已经被洗干净挂在了窗户边的人形架上。

「哟,你醒了,亲爱的小女仆,你像是,做了一个不得了的噩梦?」一个温柔但又有些轻佻的声音传入了黛朵耳中「呀!您,您是……欧根亲王?!」是的,铁血与皇家,赤色中轴与碧蓝航线,两边曾经是不共戴天的敌人,若不是因为塞壬的侵袭让所有的阵营联合起来,恐怕黛朵也不会完好无损地从这个地方醒过来

「黛朵,黛朵是没用的女仆,自己……惹出的麻烦,还被……您救了,您的恩德,黛朵……无以回报……」黛朵依旧未从再启动的冲击中缓过来,虽然想着维持皇家女仆的尊严,但仍然有些不符合礼仪,她低着头一边啜泣一边说出这些话,但话还没有说完,欧根就托起她满是泪痕的脸,用另一只手吧食指按在她嘴上说道「先别高兴的太早哦小女仆,你能够感觉得到吧,这个素体还没有完全适应你的心智魔方,等会儿把自己打理好,去谢谢尊贵的陛下吧,我们可是非常感兴趣你的故事呢,可别让我们失望哦」说完,欧根就在黛朵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离开了这个房间,留下被捉弄完满脸发红的黛朵在床上发愣。

当天的晚些时候

「喂喂喂你说什么胡话呢,你不过是区区一个俘虏罢了,我们尊贵的陛下岂是你这种身份的舰娘想见就见的……」铁血的舰娘数量并不算多,自然,没有爵位的舰娘们就得和皇家女仆队一样得承担起护卫和巡逻之类的职责「没关系的z1,既然曾是皇家女仆的她肯顺从于我,那她也是我的孩子了——至少目前暂时是的,让她进来吧,我想,她也差不多是时候想要面见我了。」「唔…你是那个女仆队的?那你等下进去可得懂点规矩知道吧?」轮到今天守卫的z1都差把不乐意写在脸上了,不过既然里面的大帝都这么发话了,她还是只能把黛朵放了进去。

「感谢您,尊贵的陛下,黛朵,卑微的黛朵想寻求于您的帮助,无论如何……」黛朵越往后的声音越来越小,不知道是不是被面前的——高贵的腓特烈大帝的威势所震慑,大帝的座位背着窗户,犹如不可直视的神灵一样散发着光芒,黛朵也只能见到一个清晰的黑色轮廓「到我身边来吧,我的孩子。把你的请求一一与我诉说,如果能让我感兴趣的话,或许,我会准许你的请求」

纹恩Harucan

挚爱的她所不愿面对的……

「黛朵,你还好吗」一只冰冷的手贴上了黛朵的脸颊「!!!」黛朵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猛的一下惊醒过来,自己和亲爱的指挥官浑身是血地并排坐在树荫下,而自己的身体已经残破不堪,四肢更是除了右手以外,都已经一一断裂,露出了里面的正在不时冒着电火花的元件「呀——唔唔——」黛朵刚喊出了一点声音就被指挥官捂住了嘴「别喊了笨蛋,你想把它们引过来吗」「真的非常对不起主人大人,但是这究竟是怎么一回……」

空气突然间开始震动。

「对象:黛朵级轻型巡洋舰娘『黛朵』已确认,正在执行:破坏并回收;对象:人类,代号『指挥官』已确认,正在执行:回收确认优先级,优先处理:『黛朵』」随着一阵轰鸣,从空中徐徐下降而来的执棋者冰冷...

「黛朵,你还好吗」一只冰冷的手贴上了黛朵的脸颊「!!!」黛朵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猛的一下惊醒过来,自己和亲爱的指挥官浑身是血地并排坐在树荫下,而自己的身体已经残破不堪,四肢更是除了右手以外,都已经一一断裂,露出了里面的正在不时冒着电火花的元件「呀——唔唔——」黛朵刚喊出了一点声音就被指挥官捂住了嘴「别喊了笨蛋,你想把它们引过来吗」「真的非常对不起主人大人,但是这究竟是怎么一回……」

空气突然间开始震动。

「对象:黛朵级轻型巡洋舰娘『黛朵』已确认,正在执行:破坏并回收;对象:人类,代号『指挥官』已确认,正在执行:回收确认优先级,优先处理:『黛朵』」随着一阵轰鸣,从空中徐徐下降而来的执棋者冰冷地重复着自己的命令,一遍缓缓地将手举向前方,开始从后方召唤塞壬型号的战斗机。

「啊啊……我多想,和你平静地度过每一天,再见,我亲爱的,在我生命的最后是你陪伴着我真是太好了……」一直在一边喘着粗气的指挥官突然扑向了黛朵,将她护在了身下。「不,不要,主人大人你要做什——」

战机轰鸣

子弹呼啸

硝烟弥漫

鲜血四溅

渐渐的,指挥官的眼睛失去了光芒,黛朵残破的身躯涂满了指挥官为了保护自己的挚爱所喷溅的鲜血。「主……主人大人」黛朵瞪大了双眼,眼泪不停地流淌,滴落下来「主…主人大人,您这是在骗我吧」黛朵用仅存的一只手颤抖着推搡着尚有余温的指挥官「主人大人,您怎么能抛弃黛朵,黛朵……黛朵还没能和挚爱的您共度……余生……」说到后面,黛朵已经泣不成声,眼泪漱漱落落地滴在了指挥官那破碎的胸口。

「对象:『指挥官』失去生命特征,任务出错,正在上传数据,任务暂停,正在切换至防卫状态」执棋者冰冷地宣告着指挥官的正式死亡,而她的攻势也一时停止「命令已更变」沉默的执棋者打破了沉默「对象:『黛朵』和『指挥官』将被回收,正在瘫痪:『黛朵』」

「不行!」黛朵的声音因为战斗毁坏而变得有些颤抖「就算主人大人抛弃了黛朵,黛朵也不能——」『砰,砰』黛朵的右臂被打飞,自己连同右肩被钉在了身后的树上,「不不不不不不!——」黛朵发出凄厉而绝望的喊声,昏死过去。

「晚安,愿你不需要体会眼前中的一切。」

纹恩Harucan

断章「曳」

    「黛朵,该起床了哦」一只手轻轻的抚在黛朵的额头上,黛朵睁开眼「呀!主主主主人大人!」黛朵看见眼前的人赶忙坐起身来,环顾四周,自己正和指挥官两人并排坐在港区后山的一棵大树的树荫底,而自己身上还残留着指挥官的味道,黛朵根本无法想象自己究竟和自己面前这位无比憧憬的人到底经历了一番怎样的卿卿我我,或许更有可能刚做完这样那样乱七八糟的事情正在休息「主人大人,能得到您的宠幸是黛朵的荣幸,但这是不是有些不符合礼仪……」『怎怎怎怎么办,女仆长大人可没有教过这些啊』黛朵唰地一下涨红了脸,自己的心智魔方仿佛要溶解一般,愣在原地。...


    「黛朵,该起床了哦」一只手轻轻的抚在黛朵的额头上,黛朵睁开眼「呀!主主主主人大人!」黛朵看见眼前的人赶忙坐起身来,环顾四周,自己正和指挥官两人并排坐在港区后山的一棵大树的树荫底,而自己身上还残留着指挥官的味道,黛朵根本无法想象自己究竟和自己面前这位无比憧憬的人到底经历了一番怎样的卿卿我我,或许更有可能刚做完这样那样乱七八糟的事情正在休息「主人大人,能得到您的宠幸是黛朵的荣幸,但这是不是有些不符合礼仪……」『怎怎怎怎么办,女仆长大人可没有教过这些啊』黛朵唰地一下涨红了脸,自己的心智魔方仿佛要溶解一般,愣在原地。

    「黛朵」面前的人开口了「冷静一点,黛朵」此时黛朵终于回过神来「啊是!」黛朵红着脸惊慌失措地坐正了身子,盯着面前的指挥官,但是指挥官却叹了一口气「看看远处的天空吧,这里,可能跟你想象的不太一样」黛朵明显还是没有反应过来,依旧沉浸在自己的遐想之中,不过既然指挥官都已经这么说了,她也只好一边摸着自己通红的脸颊一边转过身去看远处的天空。

    在太阳后面,有一个巨大的黑色球体。

    「你,不是主人大人吧」黛朵看了一会儿球体,低下头,冷静的说道「这里,也不是我所熟悉的那个港区吧」「你想的一点也没错,我还以为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会更加惊慌失措一些,我是你的最初,也是你的最终,虽然我这么说,我也不想『最终』在这个地方」黛朵转过头来,满脸的悲伤「为什么,你要以那个大人的样子面对我,我明明做出了这么……」黛朵还没说完,面前的人就用食指轻轻的按在了黛朵的嘴上「我的形象只不过是你记忆中最想见到的人的影子罢了,如果这个形象让你感到不适,那我就换一个好了」说罢,它的形象开始剥落,渐渐全部化为电磁干扰的幻影,又重新组合。它的下一个形象是『贝尔法斯特』「啊啦,真是稀奇,我还以为你并不喜欢温柔但严厉的女仆长呢,顺便一提,我原以为我的形象会是天狼星呢」

    「不过」面前的女仆长说道,「我的程序初衷本来是为了唤醒心智暂时出现问题但是身体结构未被破坏的舰娘,让她们自行决定『再启动』或者『终结』」黛朵低着头默默听着,但下一个瞬间,黛朵发现自己和女仆长已经回到了自己再熟悉不过的皇家休息室了。「选择终结,等待着你的只有混沌,再以后,你的下一段历程就不是你了,你的心智魔方将被重置」女仆长闭着眼轻轻的说道「如果选择再启动,我将会尝试强行唤醒你的心智,过程嘛……可能有些痛苦,会在不融毁心智魔方的界限内刺激你的……神经,就如同噩梦一般,在这期间,你一般会重新启动两次,以后就会完全醒来,我会祈祷着你不需要再一次见到我」渐渐的,女仆长的表情变得有些严肃,黛朵也免不了有些紧张「黛朵,你回想起发生了什么了吗」「是的,贝尔……法斯特大人」「那你的选择呢」「我……我还有重要的事情没做完,请,请您再一次启动我吧!!」

    「『再启动』执行。」

Pearl-Pie
15min 黛朵级轻巡洋舰一号...

15min 

黛朵级轻巡洋舰一号舰黛朵(DIDO)

15min 

黛朵级轻巡洋舰一号舰黛朵(DIDO)

Δ-11
万圣节快乐各位舰长大人~(〃ノ...

万圣节快乐各位舰长大人~(〃ノωノ)

万圣节快乐各位舰长大人~(〃ノωノ)

Efh_
当指挥官到岗: ——分割线——...

当指挥官到岗:

——分割线——

啊,很快就是下水日了

当指挥官到岗:

——分割线——

啊,很快就是下水日了

我是无涯鸭
麻烦被采访的高考学子们说一句:...

麻烦被采访的高考学子们说一句:黛朵出婚纱

麻烦被采访的高考学子们说一句:黛朵出婚纱

竹叶青

晒一下自家崽

刚送妆回来

太快乐了

晒一下自家崽

刚送妆回来

太快乐了

血夜蔷薇

今天又是要去炖鸡的一天呢

蛮鸡!!!!

黄焖鸡!!!

你又卡我塔什干!!!

到底想怎样啊啊!


(黛朵装备随便上了一下,勿考究)

[图片]
[图片]

蛮鸡!!!!

黄焖鸡!!!

你又卡我塔什干!!!

到底想怎样啊啊!


(黛朵装备随便上了一下,勿考究)


纸菟纸_freya
碧蓝航线 黛朵的眼镜头像

碧蓝航线 黛朵的眼镜头像

碧蓝航线 黛朵的眼镜头像

我就是帅破苍穹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不得不夸奖!我妈根本最佳人形支架233333
她帮我举娃我拍照,沿途超多人围观哈哈哈我觉得自己耻力在上升中(大概





不得不夸奖!我妈根本最佳人形支架233333
她帮我举娃我拍照,沿途超多人围观哈哈哈我觉得自己耻力在上升中(大概

纸莎草书
原图P站有,ID纸莎草书,数字...

原图P站有,ID纸莎草书,数字id24697548。然后微博@纸莎草书丶   求大佬们粉一下吧😭

原图P站有,ID纸莎草书,数字id24697548。然后微博@纸莎草书丶   求大佬们粉一下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