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黛玉传

625浏览    20参与
柒月

四版“送宫花”对比,87版最没素质

  剧中,周瑞家的捧着盒子,对黛玉说:“林姑娘,姨太太叫送花给姑娘戴呢。”宝玉先问:“什么花,拿来给我。”接着,宝玉就从盒子里拿出两朵宫花,边看边递了一枝给黛玉。黛玉从宝玉手里接过宫花,边看边问周瑞家的说:“是单给我一个人的,还是别的姑娘都有?”周瑞家的说:“各位都有了,这两枝是姑娘的了。”

  

87版的黛玉听了,冷笑了一声说:“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会给我。”接着,她就直接把花扔回盒子里。这还不算,她接着又歪着头,对周瑞家的翻了个白眼。说实话,这样子的黛玉,真的让人厌恶的,的确小家子气。

[图片]


原著里面,黛玉只是“就着宝玉手中看了一看宫花”,然后冷笑着说:“我就知道......

  剧中,周瑞家的捧着盒子,对黛玉说:“林姑娘,姨太太叫送花给姑娘戴呢。”宝玉先问:“什么花,拿来给我。”接着,宝玉就从盒子里拿出两朵宫花,边看边递了一枝给黛玉。黛玉从宝玉手里接过宫花,边看边问周瑞家的说:“是单给我一个人的,还是别的姑娘都有?”周瑞家的说:“各位都有了,这两枝是姑娘的了。”

  

87版的黛玉听了,冷笑了一声说:“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会给我。”接着,她就直接把花扔回盒子里。这还不算,她接着又歪着头,对周瑞家的翻了个白眼。说实话,这样子的黛玉,真的让人厌恶的,的确小家子气。


原著里面,黛玉只是“就着宝玉手中看了一看宫花”,然后冷笑着说:“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会给我。”

  剧中加了黛玉从接宫花、看宫花、扔宫花的动作,还加了翻白眼的动作,这其实过于夸大黛玉的小性子,把她刻画得有些小家子气,而且太没教养,完全不符合原著。

  

  华视版的处理比较好,黛玉是从宝玉手中接过宫花,然后问了“是单给我一个人的,还是别的姑娘都有”,最后,黛玉一边说着“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会给我”,一边缓缓的将宫花放回盒子里,走到窗边。


  而《黛玉传》中的黛玉是就着宝玉的手看了眼宫花,然后问道“是单给我一个人的,还是别的姑娘都有的”,然后转身缓缓走到一边,并说了“回去替我说声谢谢”,这句是电视剧加的台词,到没有什么大问题。


  10版的黛玉同样是就着宝玉的手看了看宫花后转头说道“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会给我”,没有其它添加的动作与台词


四版送宫花对比,87版黛玉直接将宫花扔回盒子,还翻白眼,华视版黛玉缓缓将宫花放回盒子,《黛玉传》加了一句“回去替我说声谢谢”的台词,10版无添加无删减。

总结:87版改编最辣鸡,黛玉没素质

  



柒月
妙玉才18岁,自然不能选年龄大...

妙玉才18岁,自然不能选年龄大的阿姨饰演,高妙玉和张妙玉的气质比较符合孤傲高洁的妙玉,87版姬玉最老,眼神幽怨;何赛飞不适合妙玉,没有那种超凡脱俗的感觉,何赛飞那些民国太太剧印象太深刻了

妙玉才18岁,自然不能选年龄大的阿姨饰演,高妙玉和张妙玉的气质比较符合孤傲高洁的妙玉,87版姬玉最老,眼神幽怨;何赛飞不适合妙玉,没有那种超凡脱俗的感觉,何赛飞那些民国太太剧印象太深刻了

柒月
87版李纨最老,老的跟王夫人一...

87版李纨最老,老的跟王夫人一个级别,跟王夫人站一起不像婆媳像姐妹;《黛玉传》的李纨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竟然还不错,

87版李纨最老,老的跟王夫人一个级别,跟王夫人站一起不像婆媳像姐妹;《黛玉传》的李纨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竟然还不错,

柒月
  马天宇的长相也非常符合贾宝...

  马天宇的长相也非常符合贾宝玉

  马天宇的长相也非常符合贾宝玉

半字~浅玫

  红楼梦:这版的王夫人也好好看

  红楼梦:这版的王夫人也好好看

岁月如故映剪辑
四大名著里的美女同台对擂,皆是佳人,谁才是真正的古典美人
四大名著里的美女同台对擂,皆是佳人,谁才是真正的古典美人
愚慕白

马天宇《黛玉传》名朋贾宝玉D 一发自戏

于黄昏人静时在芙蓉花林中设祭,备下其素日喜爱的吃食四碟为供,再命丫鬟立好香案祭台,一应摆放齐全。一心凄楚无从释怀,只得用她素日所喜的冰鲛縠一副亲手书写一篇《芙蓉女儿诔》聊表哀思情愫。抬手将诔文挂于芙蓉树枝上,手持三根线香,以烛火燃之,屈膝跪于祭台之前,虔诚一祭。

“空叹红绡帐里,公子情深;始信黄土陇中,女儿命薄。”线香立入炉中,只见青烟袅袅升起,终是随着那风散开,化为虚无,宛如这人世间,相欢凝聚皆仅一时,终会各自散去。想到此,心中万般情愫哽咽在喉,乃至一言也发不出了。烛蜡垂落,于眸中湿润相应,怅然之中独自失神,伫立原处许久,迟迟不愿离去。

“宝玉。” 恍惚中似是听到有人在唤自己名...

于黄昏人静时在芙蓉花林中设祭,备下其素日喜爱的吃食四碟为供,再命丫鬟立好香案祭台,一应摆放齐全。一心凄楚无从释怀,只得用她素日所喜的冰鲛縠一副亲手书写一篇《芙蓉女儿诔》聊表哀思情愫。抬手将诔文挂于芙蓉树枝上,手持三根线香,以烛火燃之,屈膝跪于祭台之前,虔诚一祭。

“空叹红绡帐里,公子情深;始信黄土陇中,女儿命薄。”线香立入炉中,只见青烟袅袅升起,终是随着那风散开,化为虚无,宛如这人世间,相欢凝聚皆仅一时,终会各自散去。想到此,心中万般情愫哽咽在喉,乃至一言也发不出了。烛蜡垂落,于眸中湿润相应,怅然之中独自失神,伫立原处许久,迟迟不愿离去。

“宝玉。” 恍惚中似是听到有人在唤自己名字,抬眸去寻,只见一婀娜身影从芙蓉花阴处走出,一时迷茫,待人走近,才看清那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才知是林妹妹来了。
 
“好新奇的祭文,可与《曹娥碑》并传了。”
“你都听见了?”主动迎了上去对人展眉一笑“这世上的诔文多为陈词滥调,我便寻思着自己写一篇”将诔文递与人手中,待她细读。
“这句红绡帐里,公子情深意思却好,只是‘红绡帐里’未免俗滥可些,何不改成茜纱窗下,公子多情呢?”

闻言只觉甚是有理“那索性把这公子女儿都去掉,称作,茜纱窗下,我本无缘;黄土陇中,卿何薄命。怎样?”见她不语,眼波流转盈着泪光,似乎一瞬间就要滴落下来,“林妹妹...”轻唤她一声,她便抬眸看过来,欲笑还颦,断人心肠......
 
将祭文小心卷起,用烛火点燃,想在说些什么,却用尽千言万语亦无法诠释心结,便这样静静看着祭文被火焰吞噬,化成灰烬。  

 

静水楼台
静水楼台
静水楼台
静水楼台

【双国舅爷】【贾宝玉/王元芳】 (BGM:样样红)


※后面配文用的MV。

※双国舅爷! 大概设定在少狄的故事发生之前,因为贾府败落比较早,这样王公子也可以年轻一点,嗯。

※沿用宝哥哥那边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设定。

※最后两边都是家业凋零,只是各有各的不同原因和不同结局。结局是必然走向……大概……而人没挂不算BE……吧。

※写文的时候宝哥哥视线主?

※水仙魔教三部曲之一(……一部先不要坑,别提三部。)


【双国舅爷】【贾宝玉/王元芳】 (BGM:样样红)


※后面配文用的MV。

※双国舅爷! 大概设定在少狄的故事发生之前,因为贾府败落比较早,这样王公子也可以年轻一点,嗯。

※沿用宝哥哥那边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设定。

※最后两边都是家业凋零,只是各有各的不同原因和不同结局。结局是必然走向……大概……而人没挂不算BE……吧。

※写文的时候宝哥哥视线主?

※水仙魔教三部曲之一(……一部先不要坑,别提三部。)


一望川

【马天宇】花葬·宝玉舔颜[主凄婉风](调色版)

 整片粗调,可能调的不好,但总算亮一点吧,细节毋究。

【马天宇】花葬·宝玉舔颜[主凄婉风](调色版)

 整片粗调,可能调的不好,但总算亮一点吧,细节毋究。

一望川

【马天宇】浮生未歇 · 宝玉舔颜[主眼神杀&笑容杀](调色版)

整片粗调,可能调的不好,但总算亮一点吧,细节毋究。

【马天宇】浮生未歇 · 宝玉舔颜[主眼神杀&笑容杀](调色版)

整片粗调,可能调的不好,但总算亮一点吧,细节毋究。

🎈

【陈三六×贾宝玉】莫失莫忘5(下)


接上一篇的
这章很长 因为是一个情境
怕破坏故事完整性 所以赶紧po上来
特别谢谢大家喜欢这个故事

Ps:敢问王公子 电灯泡当够没?😂😂

🎈
瞅着元芳出神这会子功夫,贾宝玉又闲不住地,跑去旁若无人地洗笔研墨,准备作画。

宝玉说想绘副玉兰。三六却说,“二爷不是最喜爱红梅么。”

宝玉不假思索就说,“可你喜欢玉兰啊,那我便把他们画在一起,再裱起来挂在我房间,如何?”

陈三六笑笑,“你的房间却要叫这些字画挂满了。” 边说边起身帮他去里堂捧来了纸卷,并肩铺纸画了起来。

元芳捧茶看着一个笑靥如花,一个安静知礼。一抹红装,一身素衣。一动一静,一喜一持。心里只浮出“珠联璧合”四字。

没了丫头在旁伺候,宝玉不免忙乱,...


接上一篇的
这章很长 因为是一个情境
怕破坏故事完整性 所以赶紧po上来
特别谢谢大家喜欢这个故事

Ps:敢问王公子 电灯泡当够没?😂😂


🎈
瞅着元芳出神这会子功夫,贾宝玉又闲不住地,跑去旁若无人地洗笔研墨,准备作画。

宝玉说想绘副玉兰。三六却说,“二爷不是最喜爱红梅么。”

宝玉不假思索就说,“可你喜欢玉兰啊,那我便把他们画在一起,再裱起来挂在我房间,如何?”

陈三六笑笑,“你的房间却要叫这些字画挂满了。” 边说边起身帮他去里堂捧来了纸卷,并肩铺纸画了起来。

元芳捧茶看着一个笑靥如花,一个安静知礼。一抹红装,一身素衣。一动一静,一喜一持。心里只浮出“珠联璧合”四字。

没了丫头在旁伺候,宝玉不免忙乱,袖子拂了笔筒,“咣当”一声,几管毛笔散落一地。三六欲俯身捡拾,宝玉却拦他笑说,“你先画着,我自己来。”

他后撤一步,不料踩上笔管,脚下溜滑一滚,重重向后仰倒,摔了个结实。

三六忙伸手捞他,却出手迟了,宝玉未抓牢他的手臂,指尖顺着藕白的内臂硬划出了三道血痕,三六却眼睛都没眨,赶紧先俯身去扶他。

元芳瞅见连忙放下茶,起身过去查看,门口的茗烟听了动静也一赶子窜了进来,吓得魂儿都飞了,直喊“二爷没事吧!”冲到他身前。

宝玉摔了个眼冒金星,玉冠红璎都歪了。也没来得及拍拍身上,一挺身就囫囵坐起来,快抓过来三六的手,撸开袖管看到那血痕,只觉触目惊心。急急问道,“你没事吧?疼不疼?”然后甩袖对茗烟吼道,“快去拿药,还呆看着做什么!!”

茗烟愣了一下,转头往出走。

三六本就没事,只觉得宝玉未免大惊小怪。和元芳合力搀起宝玉,喊住茗烟淡淡说,“不用去了,不过抓破了点皮,哪就那么矜贵了。”

又对宝玉道,“倒是你摔得那么重,怕是要淤青了。”

说着就要抽出手来帮宝玉正头上斜着的玉冠,可宝玉却抓住他的胳膊不放,对着门口茗烟一跺脚急色道,“听不到我的话么?还不快去拿!”

茗烟赶忙一溜烟就跑出了门。

王元芳立在一边,看着宝玉紧张兮兮的小脸也呆了。

人摔了会喊疼,饿了要吃饭,皆是与生俱来 装不了假的本性。未曾想宝玉竟如此挂心那小书生,自己都摔得惨了,起来倒先问别人疼不疼。就问说,“宝玉,你真的没事?”

宝玉拂了拂衣后摆说句,“不打紧。”眼也不抬,抓着三六的胳膊眉头紧锁,眼瞅着心疼得红了眼眶。

陈三六只觉得脸上一热,一是,因着王元芳在跟前,宝玉却如何都不肯撒手,未免尴尬。二是,近几日这小少爷夜夜入梦,搅得他心绪不宁。

此刻那如网如结般的灼热,又绵延着着缠绕了上来。

不一会儿茗烟提了药箱跑进来,宝玉却不避忌元芳,拉着三六去桌前坐下,低头帮他上药。三六挣了两下,却叫宝玉一个眼神瞥了过来,三六只得束手由着他来。

王元芳依靠在门边,悠悠摇着扇子看着二人不语。


陈三六困窘地正襟端坐着,宝玉悉心用指尖沾着凉滑的药膏,轻贴上三六粉白的内臂,顿觉又痛又痒。

三六不自觉流转了目光,落在朱红冠带横过的光洁额头上,那小少爷面若春花,鬓似刀裁,睫毛微颤,嘴里自责地嘟囔着,“都怪我不小心才弄成这样,真是的。” 

宝玉仔细着涂好了药,才稍微放了心,唇瓣一启对着那伤轻轻吹了两口气。

陈三六却被他突如其来一吹,心上一紧,轻咬朱唇低眉看着宝玉小心翼翼的动作,再瞧瞧他全神贯注的玲珑侧颜,只觉心动难抑,目不能移,不由地想要…想……

陈三六恍然猛地抽身向后,抑制住那无孔不入的心思,心下慌了神:不对!我怎么会对二爷存非分失礼的想法!表少爷还在旁边看着……又转念一想,若是王元芳不在这儿,还不知自己会作何举动,实在不该!

贾宝玉抬眼看他,不解地明眸一眨问,“可是我弄疼你了?”

三六忙推开了宝玉的手,低头放下袖子说,“你们出来久了老夫人该惦记了,快些回去吧。”

“我…”宝玉满目不情愿,本想说「我就在这儿哪里都不去」,可又想着芳哥儿毕竟是客,不能这样失礼怠慢。一时为难不知如何是好。

都道旁观者清,这二人不可言说的心思如日光下澈,在洞察世事的王元芳眼里更是直视无碍。

元芳了然扇子一收,踱步过来笑说,“宝玉我们先回“怡红快绿”梳洗换衣罢,不然等下你顶着这鸡窝头去老祖宗房里,定叫凤哥儿他们笑话去了。”

宝玉也只得磨蹭着起身,对三六说,“那…我晚些得了空再过来。” 


二人刚出“芳汀兰岸”走到廊下,便听到躲懒的老妈子们嚼舌根的闲话说,“宝二爷近日那乖僻痴病越发重了,见了池里的鱼儿就对着鱼儿说话,瞧见檐下的燕子就同燕子嘀咕。白日里对着满园花草有说有笑,夜里见了月亮星星又唉声叹气的……”①

元芳负手走过咳嗽了两声,她们瞧见是二爷和表少爷立时如鸟雀般四下散了。宝玉习以为常闷头便往前走,却凭空横出一把撒扇拦住他的去路,他一愣道,“表哥你这是做什么?”

元芳却说,“我只问你,你当真是对陈三六用心思了?我看他是个老实性子,你若是一时心性戏耍他,就换个旁人吧,他可认真的紧。”

宝玉听元芳如此说,便急了,“这还有骗人的?我若是对三六有一分假的,就叫我化作飞灰,不对,飞灰还有迹有形……就叫我化作青烟,风一吹就散了!我没什么遮遮掩掩的,你要骂便骂吧。”②

元芳看他言真情切,收了扇子笑道,“我骂你作什么?但作为兄长,我只劝你一句,此心此情有违伦常,若不早断必受其乱。”

宝玉却明眸善睐,低眉软糯一笑,“芳哥儿你不明白的。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那小少爷心里想着念着一个人时,眉目间流转的光彩,温柔软语的神情,叫元芳心头一震。

元芳的确不明白,他只是心疼宝玉,知他此番深情,日后的路必定难走,却也不忍再费唇舌,两人只各怀心事默然并肩回了“怡红快绿”。

约是两年之后,直到王元芳与狄仁杰出生入死,相携走了一遭江湖,他才明白当日贾宝玉那句“我心匪石,不可转也”的心意。

两个人若是情深意重,纵然上穷碧落下黄泉,与君相知相伴,苦亦作甜。


【本章完】


①②是借鉴了红楼梦原著的语段




以下是话痨笔者的废话…可以绕行…

对于三六的心意
我想到的是塞林格的一段话
想必大家都很熟悉

【爱你是我唯一重要的事,莱斯特小姐。有人认为爱是性,是婚姻,是清晨六点的吻,是一堆孩子,也许真是这样的,莱斯特小姐。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又收回手。】

其实有一瞬间想就这样,含蓄地就完结了也好

可有点不甘心

因为想表达的 与破碎故事之心的结局不同的是

三六最后还是坚定地伸出了他的手去揽那人入怀。

狄大黑说的有理:两人情深意重,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呢?

坚决不BE。


🎈

【陈三六×贾宝玉】莫失莫忘5(上)

出门在外没有电脑

微博更不了😂😂Lofter先更吧~

隐藏CP上线

……这算见家长不?

😘

5

次月十五,王元芳随父亲来贾府探望。

尚书府与贾宝玉的舅舅王子腾即九省统制,是一脉宗亲。故王元芳唤宝玉母亲王夫人作姑母。王夫人后嫁到贾家,又因着宝玉的姐姐元春,和元芳姐姐同日选秀入宫,三家关系就更亲厚了。

自进了荣国府到午宴席上,一直不见宝玉其人,撤席饮茶之时,王元芳忍不住问道,“宝玉哪里去了,平日都闹着要见我,如今怎么躲着影儿都看不见。”

王熙凤在旁听了,招呼丫头过来说,“快去瞧瞧二爷,还在那私塾做什么,怎的他表哥来了,都不见人。”

又回头对元芳说,“芳哥儿你不知道,上月来了个伴读书童,宝玉近日去义学可勤着呢。...

出门在外没有电脑

微博更不了😂😂Lofter先更吧~

隐藏CP上线

……这算见家长不?

😘


5

次月十五,王元芳随父亲来贾府探望。

尚书府与贾宝玉的舅舅王子腾即九省统制,是一脉宗亲。故王元芳唤宝玉母亲王夫人作姑母。王夫人后嫁到贾家,又因着宝玉的姐姐元春,和元芳姐姐同日选秀入宫,三家关系就更亲厚了。

自进了荣国府到午宴席上,一直不见宝玉其人,撤席饮茶之时,王元芳忍不住问道,“宝玉哪里去了,平日都闹着要见我,如今怎么躲着影儿都看不见。”

王熙凤在旁听了,招呼丫头过来说,“快去瞧瞧二爷,还在那私塾做什么,怎的他表哥来了,都不见人。”

又回头对元芳说,“芳哥儿你不知道,上月来了个伴读书童,宝玉近日去义学可勤着呢。”

丫头一会儿来报,“二爷刚下学,说马上就过来。”

元芳转头满腹疑惑地想,贾宝玉平日里最不爱读书,宁可装病躲懒也不去私塾,听闻上月还挨了板子,怎的又乐颠颠去了义学,可真是奇闻了。

正说着,门口帘角一掀,元芳一窥那红色,就知是宝玉来了。

金冠发带,罗衣华服,红色大氅,亭亭公子风尘仆仆而来,作揖笑道,“我来迟了,要跟老祖宗和舅舅请罪呢。”

贾母招他过来,“先同你表哥请罪吧,他可找你半天了。”

宝玉便叫丫头拿了大氅,落坐在元芳旁边。

众人欢欢笑笑又过了许久,元芳瞧着宝玉眼前的茶一口未动,似是若有所思,身虽在此,神却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众宗亲弟妹中,同有亲姐封贵妃,身世地位最相像的,就是芳宝二人。元芳虽性子高傲冷僻,却独独最疼爱宝玉,觉得他聪慧灵性,与人亲近。

见他魂不守舍,就侧身他耳边微语说,“报了老祖宗,咱们出去说会儿话吧。”

宝玉晃神笑答,“好,我也正有事要同芳哥儿你讲。”



不一会二人便掀帘而出,遣了丫头们,来到清流花木深处的回廊下谈起天来。

元芳拽了他坐下,笑问道,“你怎么转了性,肯读书了? ”

宝玉皱着脸说,“那些劳什子的四书五经,我可读不进去。”

元芳说,“那凤哥儿刚才还道你整日赖在私塾,连门都不出,我还当你这榆木脑袋开窍了。 ”

贾宝玉犹豫思量片刻才开口说,“我同你讲,你可别笑话我。我是想见我那伴读陈三六,才勉强胡噜着读的书。要是一日见不到他,我便哪里都难受。 ”

因宝玉自小同金陵城各家翘楚之姿交好,相识才子佳人无数。王元芳知他惯爱想一出是一出,料想大约是最新痴迷了个书生,推扇笑说,“你这爱屋及乌的毛病是改不掉了。”

宝玉忙拨开他的折扇辩解说,“观于海者难为水,他自然与别人不同。”

王元芳逗他,“哦?也不知是谁说的,天地间灵淑之气只钟于女子,我们男子不过是渣滓浊物。倒难得听你夸赞一个男子是沧海之水,巫山之云…”

一提到那人,宝玉便不由嘴角轻弯,“何止呢,他昭昭如日月之明,离离如星辰之行,三六可是这世上绝无仅有的人。”

王元芳蹙眉讶异,竟堪比作日月星辰,这陈三六到底是何芳华绝代之人物?就轻敲扇柄说,“那我今日倒要见一见了。”

贾宝玉自然欢喜,好容易盼个人,能说这体己心事了,便回头叫丫头们都不许跟着,拉起元芳就穿回廊往东院走。

那些丫头唯恐疏忽不周被责罚,哪里肯依。王元芳便吩咐说,“叫茗烟伺候就行,其余的都去歇着吧,有我看着他,无妨。” 

王家表少爷得朝廷重用,身份贵重,连政老爷都客气礼待,丫头们也不敢拂了他的意,只得退下。

宝玉就跳蹿蹿拉着元芳往“怡红快绿”方向去,到了门口却不进去,而是开了侧门,穿过游廊到后面厢房。

走到门前王元芳注意到,抬头有块乌木金漆小匾额,上书了“芳汀兰岸”四字。一看便知是宝玉的大作,不由会心一笑。

宝玉不等他就先跑进门说,“三六,我元芳表哥来了。”

陈三六本握了卷手札在桌边看得认真,听了这话忙放下说,“二爷,你怎么又过来了?也不叫人先来说一句,我也好备下茶点什么的。”

然后赶紧起身迎到门口,躬身作揖对元芳道,“三六未曾远迎,实在失礼,希望表少爷不要怪罪。”

元芳忙跨进门,抬手扶他说,“你也不必拘礼,我们来的突然,叨扰你了。”

贾宝玉平日里消磨读书时间最常做的,便是拉着三六讲王元芳的奇闻逸事,这金陵城大半的悬案都是王元芳所破。久而久之陈三六也心生敬佩,暗想这位表少爷除暴安良, 定是个威风凛凛,七尺堂堂的义士。

今日一见元芳,却不似之前所想是个高大威猛的侠客,倒与宝玉有六七分相像,文雅优容,气度不凡,俨然一翩翩浊世佳公子。

王元芳也暗打量着陈三六,本想是个灿若珠翡,艳如桃花的美人。一见面才发觉他谦谦持礼,是个书生佳人,怨不得宝玉一直记挂,想来他倒是会挑,非这一等一的良人不可。便也持扇点头回礼,一并围坐下。

宝玉与三六欢喜嗔闹一阵,宝玉问他有没有吃饭,三六说吃过了,宝玉便叫人侍了茶点来。

元芳见端来的是绿茶,便心下奇怪:宝玉向来挑嘴,只爱吃普洱女儿茶,怎么转了性。

正巧宝玉开口问三六说,“对了,这雅州蒙顶你喝的还惯吗?”

三六浅笑说,“不拘于喝什么,要看与谁共饮,二爷的茶自然是顶好的。”

元芳了然笑笑,原来是为了讨这小书生欢心,连茶都换了。

三人说了一会儿子话。元芳便发觉三六却不是什么绣花枕头,他气质若兰,学问极好又谦虚好学,这会儿正同他论起了扇子来。

三六对元芳的折扇感了兴趣,接过来把玩道,“王兄这柄扇子…沉香扇骨,螺钿巧工,湖香涂面,真是矜贵的好撒扇。”

宝玉觉得没趣,插嘴问元芳道,“咦?怎么是宝螺?我送你的蜜结迦南的坠子呢?”

王元芳一怔说,“那个…我配了别的扇子。”

却不说前些日子,在尚书府初识一个父亲故交之子,元芳逞强与他比武险胜,可宝玉赠的迦南坠却被那登徒子夺了去,若不是今日被问住,都忘了要回去与那姓狄的清算了。

不过这便是后话了。



🎈

【陈三六×贾宝玉】莫失莫忘4

终于考完试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4

日渐西垂,过了时辰,陈三六不能随意出入内院,这半日坐立不安,度日如年,闷头在游廊徘徊着。


偶会遇到一两个小仆,便逮住不放问个不停。


转眼暮色渐晚,水月轻悬。


廊边侧影里走出一削瘦的小仆,一瘸一拐往“芳汀兰岸”过来,陈三六借月看出是宝玉跟前的茗烟,忙迎了上去匆匆行礼后,指着他的腿问,“茗烟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歪歪扭扭的。”


茗烟憨憨笑道,“在周管家那里跪久了腿不利索,不过小的皮糙肉厚,不打紧。”


三六拱手施礼说道,“牵连各位,三六实在惭愧。”


茗烟忙扶他起来说,“哎呀陈公子这是说哪的话,小的可受不起。那姓金...

终于考完试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4

日渐西垂,过了时辰,陈三六不能随意出入内院,这半日坐立不安,度日如年,闷头在游廊徘徊着。


偶会遇到一两个小仆,便逮住不放问个不停。


转眼暮色渐晚,水月轻悬。


廊边侧影里走出一削瘦的小仆,一瘸一拐往“芳汀兰岸”过来,陈三六借月看出是宝玉跟前的茗烟,忙迎了上去匆匆行礼后,指着他的腿问,“茗烟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歪歪扭扭的。”


茗烟憨憨笑道,“在周管家那里跪久了腿不利索,不过小的皮糙肉厚,不打紧。”


三六拱手施礼说道,“牵连各位,三六实在惭愧。”


茗烟忙扶他起来说,“哎呀陈公子这是说哪的话,小的可受不起。那姓金的本就该打,还敢欺负到咱们宝二爷头上来了。”


三六忙问他,“那二爷可还好?打得重不重?可有叫大夫瞧了?开了些什么方子?”


茗烟看着薄衫白衣站在廊下的三六,入夜也未回去添件厚衣裳。那一双钟天地之灵秀的眼睛,急急直盯着他等回话,若是二爷今日不遣自己来,怕陈公子要铁了心在这儿伸脖子望一夜。


茗烟赶紧回说,“您别着急,只管把心放进肚子里。二爷好的很,老爷就独这一根苗儿,哪舍得真打。这不,二爷刚还写了字叫小的带来呢。”


说着从阔袖里抽出一卷字轴。陈三六瞧着那卷纸,却莫名有些气。


“都这个时辰了,能叫你过来捎个话来就不易了,还费神写些什么字?二爷怎的不好好休息。”


茗烟笑说,“二爷自然是怕您吃心。小的只听他直念叨着,“心上有个网,里面打个结” 什么的,小的不懂,公子您自己看了就明白了。”


陈三六伸手接了字,却被茗烟又“网”又“结”的说得犯了糊涂。眨眼细思片刻,又恍然大悟舒展了眉眼,了然笑笑,大致猜到宝玉写了些什么。


三六谢过茗烟,送他走过穿堂,远远望着他开了”怡红快绿“的偏门进去。


这才转头快步回房,到桌前忙掌了灯,展开那斗方儿,上是宝玉洒脱挺秀的字迹。


看到纸上真真切切的墨色,忧心了半日的陈三六终才低眉浅笑起来,抿了嘴角。


果真是这句。


“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


他用手指轻轻摩挲纸上的一点一横,骨格清秀,柔中寓韧,笔墨生芳,字如其人。


三六微微勾起嘴角,爱不释手,低眸细看,却见那卷边儿有些微发黄,把纸张翻过来再瞧,还落了灰。


烛火轻摇,他不由又蹙起如墨画般的双眉。


这一幅字哪里像是刚刚写的……定是宝玉被打的重,遂想瞒着他。


虽说是骗他,可贾宝玉这般煞费苦心,只叫陈三六觉得心口一热,那滋味不知如何陈说。


荣宠门第,皇亲国戚,又衔玉而生,万千宠爱,他虽身份贵重,但不曾像其他世家子弟,把人分作三六九等,反倒待人憨直坦荡,体贴细致。


三六父母去世的早,自小孤身苦读,谨小慎微,从未被人如珍如宝般照拂过,也不曾想这世间会有对他这样好的人。


陈三六缓缓放下那斗方儿,移步到窗前推开窗,长身玉立窗棂边,远远往灯火通明的荣国府内院望去。


想起来,左不过是当日路过门前偶然一瞥,可连陈三六自己都未察觉到,此桩情深缘浅,却总有意无意撩拨着他的心弦。


这一夜辗转难眠,那一张斗方儿平铺在案,墨色熠熠流转。


翻身向侧,月光如泻似山水铺陈,疏影横斜,星星点点,窗外虫鸣起伏,隐有水声潺潺。


陈三六眸似点墨,转眼望向案前,月色波影轻洒眉稍,映得那粉面更生俊俏。


他收了目光,缓缓闭目,轻抚了抚心口。


不知为何,那里仿佛真的生了丹锦冠带织的双丝网,五彩线绳缠的千千结,一匝匝,一束束,层层叠叠、绵绵无休,这一团浓烈的绛红,直缠绕得陈三六透不过气来。


他逃之不得,只拧拧身子翻身向左。


那人还是隐隐约约浮现面前。红香绿玉,花团锦簇里蓦然回首,一位笑语嫣然的翩翩佳公子,衣袂飘飘,神采飞扬望过来。


三六闭着目轻皱眉头,又拽了被子翻身向右。


眼前却现满庭芳菲,雕栏玉砌。湖畔凉亭内,一个着银红撒花肩袖的小少爷,项上戴金蛎璎珞,系五花丝绦,端坐玉石桌前,专心致志执笔,描摹着丹青水墨。


怎么又想到他。


陈三六长叹一口气,翻身躺平睁开眼。


眼前的红影转瞬消失,心事尽凝在他一汪清澈的眼底。


他望着头顶悬着的轻纱罗帐,想破脑袋也还是不解,只喃喃道,“陈三六你这是怎么了……”




入夜,怡红快绿。


宝玉困意难遣,可还是硬生生直撑到茗烟回了话,才安生睡去。


睡梦间影影绰绰,恍惚来到一飞尘绝俗之所在。


云雾缭绕间,贾宝玉只闻得芳香扑鼻,鸟雀和鸣,便欣喜游走了一阵,渐觉云开雾散,一壮丽秀美的玉阶庭院出现眼前,抬头便望见“赤瑕宫”三字。


贾宝玉纳闷自语,“也不知是哪位仙家的仙宫。” 边推门入内。


只见一美貌娉婷的“仙姑”坐在绿树清溪之间,背对着宝玉用仙术控着两个花球,玩儿得正酣。似是觉察到他进来,侧目一望,收了法术起身说道,“神瑛?你怎么还在这里?可知你闯了大祸?”


宝玉本看法术看得呆了,见那“仙姑”过来忙远远就作揖行礼,不敢直视,恭敬低头回道,“这位神仙姐姐,父亲的板子也挨了,不知道宝玉还闯了什么祸,姐姐可否明示?又不知姐姐的名字,唯恐唐突。”


那“仙姑”立眉微怒说,“放肆!什么姐姐,本仙是太虚幻境的百末星君。”


宝玉这才抬头细看,他一身翠色罗缎,明眸皓齿,面如冠玉,头上未戴束冠,只梳一束小马尾悠悠荡荡在脑袋后面,果然是个少年仙子的模样,忙施礼说,“是在下眼拙,神仙哥哥莫要怪罪。”


那百末星君脖子一歪,嘟嘴说道,“哼神瑛你别装糊涂了,你与青帝的事情,天尊已下了旨意,要罚你下界历练幻缘,造历度劫。”


宝玉刚被打父亲打过,一听又要罚,噤若寒蝉连连摆手说,“我才刚来这个仙境似的所在,怎的无故又要罚我。”


百末星君摇头晃脑,围着他踱起步来,“你凡心情动,贪恋东方灵宝青帝,应得此劫。快速速下界去吧,真叫天兵动起手来,没你的好果子吃。”


贾宝玉道,“五行五德,五色五方,难道你说的是五方天帝之一的青帝?可是我却连他的面都没见过,神仙哥哥你这样说,真真是冤枉我了。” 


正欲同百末星君理论之时,只见一个玉冠束发,神明爽俊的蓝衣仙君由绛红云霞边驾雾而来。


宝玉远远望见那人,不由心生惊叹:这位丰姿威仪,光风霁月的仙君,好有侠义之气!


百末星君见到那位仙君来,忙蹦跳高兴地迎上去。


那位英武的仙君抬眼看着百末星君,满目宠爱抿嘴一笑,由着他攀了胳膊靠上来。又到宝玉跟前说道,“幸好你未下界,还来得及。” 说罢便把一块玉牌塞到宝玉手中。


随后一瞧,青白温润的玉质,触手生温,刻有“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八字…咦 这不是通灵宝玉吗?


宝玉说,“可这玉本就是我的,敢问您是哪位仙家?”


那蓝衣仙君正欲回他,百末星君却站出来说,“大哥,无需和他多言。神瑛,你只千万记住一件事,凡世千万情缘皆可历,堪破未必说破,入眼不必入心。此劫若度,方可重回赤瑕宫。”


接着如同心声一般,有个清朗的声音飘忽进宝玉脑海里:“此玉是受青帝所托,保你来世福寿安康的,得来不易,切记好生保管。”


他诧异抬头,四下寻声音之所在。只见那目若朗星的蓝衣仙君,冲他微微点头,就知定是他施了仙法。


贾宝玉还未来得及细问,百末星君便提袖一扫,忽觉眼前虚幻模糊起来,周身轻飘飘的,悠悠荡荡不知要往何处。


耳边却还隐约听到两位仙君说话,


“百末,你未免下手重了些。”


“反正都要走这一遭,我也是想他早去早回。只是…不知天尊如何处罚青帝?”


“他执意自剔仙骨,与神瑛一并投身入凡尘世间。来世要是无情倒还好,若二人凡世相遇 再生情缘,这天宫怕就回不来了。”


“你怎么也不拦着些。没想到青帝竟这样执着,真是糊涂。他可是五方天帝之一,他若下界了,谁来司春,掌万物生长和百花百木?”


“……”


“不会都落到小仙我身上了吧?!”


“不要紧,有大哥在。”


“真的是我?!我不要!!”


宝玉身处飘渺之所在,心里却想着,一直不知道这通灵宝玉的由来,如今看来倒像是前世因缘际会,只因着喝了孟婆汤就一朝忘却了。但那青帝到底是何人?又为何要匆匆托人给我这玉?……


猛然醒来,只觉得胸前的通灵宝玉灼灼发烫,执于掌心对月细看,那八个字似水波涟漪般流转,似是什么呼之欲出。宝玉晃晃脑袋再瞅,又看不出异状,也未多想,只当离奇怪梦一场。就拽了被子,转头又迷迷糊糊睡了过去。这一番乱想的心思,次日早上起来便一股脑忘得个干净了。


【本章完】


🎈

【陈三六×贾宝玉】莫失莫忘3

Lofter先更了

估计这大半夜的也没人

食用愉快 :-)


3

两日后一清早,   陈三六正在窗前读书, 园外清流湍溪,疏林如画,依水而建了几间小榭,红叶翩翻,落英飘香。


隔着轩窗,他望见贾宝玉浩浩荡荡带了几个小仆穿院而来。走到门口也不进来,只对其中备着竹凳的小仆说道,“就放这儿。”


见宝二爷撸胳膊挽袖子的,茗烟忙上前说,“还是我来吧,您别摔了。”


宝玉也不理他,自顾自抬手甩开衣摆,脚踩竹凳指挥说,“茗烟你再过来点儿,扶我上去。


茗烟自然不敢忤逆他的意思,只得小心翼翼弓着身子,让宝玉撑着自己的肩膀,借力攀...

Lofter先更了

估计这大半夜的也没人

食用愉快 :-)



3

两日后一清早,   陈三六正在窗前读书, 园外清流湍溪,疏林如画,依水而建了几间小榭,红叶翩翻,落英飘香。


隔着轩窗,他望见贾宝玉浩浩荡荡带了几个小仆穿院而来。走到门口也不进来,只对其中备着竹凳的小仆说道,“就放这儿。”


见宝二爷撸胳膊挽袖子的,茗烟忙上前说,“还是我来吧,您别摔了。”


宝玉也不理他,自顾自抬手甩开衣摆,脚踩竹凳指挥说,“茗烟你再过来点儿,扶我上去。


茗烟自然不敢忤逆他的意思,只得小心翼翼弓着身子,让宝玉撑着自己的肩膀,借力攀了竹凳上去。


陈三六诧异放下手札,一出门就见三五个人围着贾宝玉登高踩爬的,忙过去说,“二爷,你这是做什么?快下来。”


贾宝玉一低眉,明眸皓齿,气宇轩昂地说道,“答应给你提的字,制好了,我要亲自挂上。


茗烟嘟囔说,“那日二爷可是掌灯写到后半夜呢,写了几十遍才挑中一个合心意的……


宝玉抬脚轻踢下茗烟笑道,“多嘴多舌的,还不快拿过来。


陈三六看了看他身后那块宝牙花漆字匾额,上书了“芳汀兰岸”四字,俊秀风雅,挺拔飘逸,也不禁叹道,“二爷真是写得一手好字。”


贾宝玉忙活了半头午,才将那字不偏不倚好好挂了上去,自己拍拍手下来,越端量越欢喜,侧目瞅瞅陈三六,也仰头望得出神,心下就更高兴了。


两人欲进屋喝两盏茶歇歇说会儿话,正赶上李贵跑过来说,“二爷,老爷叫你去书房一趟。”


贾宝玉素来忌惮他父亲,贾政又对这个儿子极其严厉。故片刻不敢耽搁,辞了三六就连忙带人去了,热闹的院子,一下子空静下来。


看看头顶新挂上的匾额,三六会心一笑,悠哉也出去偏门,到门房取管家周婶子帮着采买的文房用具。


漫步回来经过游廊,见宝玉的丫头麝月慌慌张张往内院跑,便询是何事。


麝月满面急切只说,“二爷…二爷被老爷打呢,我急着去禀夫人。”来不及讲前因后果就跑走了。


刚取回的卷轴宣纸噼里啪啦掉落了一地,陈三六眨眨眼,环抱着空空手臂,半晌才回神,蹲下来胡乱拾着,心下想,坏事了!定是二爷为了义学的事情挨了打了!


他匆忙收拾好东西,轻手轻脚往内院走了两步,掩蔽在红漆梁柱后探头望,只见乌泱乌泱的丫头小仆行色匆匆穿院而过,约莫是各房忙着去劝政老爷的。


陈三六回身原地顾盼踟躇着打了个转,把脑袋抵在朱红的柱上叹气道,“完了完了,听闻上次二爷顶撞义学太师,便被老爷打个半死,这下掀了桌子那还得了。”


小书生隔着绿柳成荫的院子,偷望东屋三间房。青龙大匾上书三字“梦坡斋”,那便是政老爷书房。不一会儿功夫,便进进出出三五拨人,门帘掀开又落下,只隐隐听到了钻心入耳的板子声闷响,女眷们低语哭泣的劝阻声,和宝玉“咿咿呀呀”吃疼的呜咽。


陈三六双眉成川,咬着下唇待看了一阵子,如热锅上的蚂蚁般原地转着,心下想:不成,此事因我而起,怎么能叫二爷白白替自己挨了板子。刚要抬腿往书房走,只探了一步出去,便被人捂着嘴拽了回来。


慌忙回望,见一风流灵巧的姐姐,冲他使了个眼色叫他收声莫说话,三六认出了是二爷房内的晴雯。


晴雯放了手,小声道,“幸好我跟这盯着,你真想害二爷和你死成一双不成?!


晴雯的嘴素来厉害,陈三六忙摆手,“不敢不敢,三六怎么会害二爷。我只是想同老爷讲明当天的事情,姑娘拦我作甚。”


晴雯说道,“陈公子你既知情,就知去了就脱不了干系。老爷必然一并赏你几棍子,你叫二爷在一边眼睁睁看着?他哪里是那样的人,那个乖僻的混性子,若在老爷跟前大闹起来,老爷还不得打死他!”


陈三六想想那日宝玉不管不顾的样子,也知晴雯说的在理,去了便是火上浇油,低头略微思虑,不知如何是好。


晴雯见他动摇了心思,接着说,“依我看,你还是先回去吧。夫人、二奶奶他们都在跟前,二爷不会有事的,倒是叫人在这里见到你也不好。”


陈三六颔首半天不讲话,乌黑的眼珠转转,却也不动。


晴雯是个急脾气,跳脚推推三六,唬他道,“你要是还不听劝,那便去吧,等你俩被打死了,我就后院挖个坑把你俩埋一块儿,立碑刻上八个字‘同生共死 苦命鸳鸯’。”


陈三六被推了个趔趄,整整歪掉的书生帽,这才松口说,“姑娘你好生照料着二爷,三六回去就是了。”


看那小书生的影儿失魂落魄,晃荡着转过廊桥,晴雯暗叹,“也不知这是上辈子招的哪桩因缘际会,咱二爷本就够实心眼了,怎么看上这个书呆子,比他更痴。”



怡红快绿。


贾宝玉面色如纸,着一身单衣扁嘴趴在床上,身上盖着杏红绣花春景的锦被,撑着脑袋不知在思虑些什么。他一动不动待着,丫头们却如百蝶般不敢怠慢团团围着,有忙活着搽药的,有从外间递水进来的,也有心疼在一边抹眼泪的。


再后来又来了些姐妹们探望说话,劝他些莫要惹事生非,好好潜心读书云云,直到了傍晚才散的清静些。


宝玉侧卧着瞥见人都散了,忙抬身悄悄招手,叫了晴雯过来说,“你去书房匣子里拿一张斗方儿,叫茗烟给“芳汀兰岸”送去,就说我没挨几板子不碍事,这是刚写的。

晴雯泪痕还未擦干,听到这嘱咐就怨他说,“都被打成这样了,头一桩事情就惦记着宽他的心。”


贾宝玉拿过帕子帮她拭了泪,边撒娇道,“好姐姐,你就再帮我这一次吧,也了我一桩心事不是?不然我五内郁结,心气难疏,这伤就更疼了,哎呦……” 说着皱眉捂着心口,蹬着腿儿,装疼耍起赖来。


晴雯又气又笑帮他掖好被角,轻拍了下床板嗔他说,“屁股挨板子,你捂心口做什么。就该你为着他被打,疼也给我好好忍着。”


宝玉忙望望外间,央着晴雯说,“姐姐你可小声着些,若叫人听了墙角去,我这打就白挨了。好姐姐,你心疼心疼我,使唤茗烟去一趟吧。”


因着之前父亲问他闹事的缘由,宝玉只说有人丢笔砸他,未敢提及那些“相公堂子”的事,怕牵连陈三六。


贾政勃然大怒,“这都谁教你的混账行事礼法,书也不好好读,一言不合,倒学会了掀桌撂凳了!传出去净给我荣国府丢脸!”转头跟随从吼道,“给我拿大棍来!内院的来求情的,一律不许放进来!”


贾宝玉也不还嘴,死撑着挨了十几大棍。


贾政也奇怪,以前打这不肖子,他口中这个姐姐那个妹妹的名字喊个不停,问他为何,宝玉只说喊了她们,身上就不疼了,贾政就更气他沉溺儿女私情。


可今日宝玉一声不吭,贾政当他长进知错了,也便气消大半,让丫头们带他回去了。


其实贾宝玉才不老实。可如今有个人,让他甘心去读最最看不惯的迂腐八股,也情愿咬着牙生生挨父亲的棍棒板子。那个人儿,他不敢宣之于口,只能千千万万遍在心里念他的名字,实在吃疼就干脆闭上眼,在心上来来回回,一笔一划,细细描摹那三个字,慢慢身上就不觉得痛了,倒是比灵丹妙药还管用。


【本章完】




🎈

【陈三六×贾宝玉】莫失莫忘1

给马天宇7·12的生贺先导

最近考试 大约半个月内不会更

但他生日前希望能先把这个更完


陈三六×贾宝玉

试个水 文笔渣 

借用了红楼梦的一些人物


需要帮助 起名字无能……

特别欢迎来讨论~



1


杏花微雨,金陵城内水雾袅袅。

 
有一人穿过影影绰绰的熙攘人群,在小道上漫无目的地走。 
 

江城上月水灾,生灵涂炭,书生陈三六死里逃生来到金陵。


皇都城内,天子脚下,却完全...

给马天宇7·12的生贺先导

最近考试 大约半个月内不会更

但他生日前希望能先把这个更完

 

陈三六×贾宝玉

试个水 文笔渣 

借用了红楼梦的一些人物

 

需要帮助 起名字无能……

特别欢迎来讨论~

 
 
 
 

1

 

杏花微雨,金陵城内水雾袅袅。

 
有一人穿过影影绰绰的熙攘人群,在小道上漫无目的地走。 
 

江城上月水灾,生灵涂炭,书生陈三六死里逃生来到金陵。

 

皇都城内,天子脚下,却完全是另一番光景。满目奢侈繁华,笙箫歌舞,与灾区的民不聊生,像是天地之差。

 

陈三六投亲无门,刚寻了几户人家想去谋点差事做,却都闭门不见,繁华盛世之地,人情却淡漠。

 

他垂头背着书篓,走过一户高门大院,恰巧有人出入,他抬眼从偏门一瞥,尽是富丽堂皇,雕梁画栋。只见衣着华丽的几个丫头,有说有笑,簇拥一位红衣少年在当中,正要进门。


三六远远看着他们,轻叹口气道,“白骨如山忘姓氏,无非公子与红妆。”

 

贾宝玉本嬉闹着,和丫头们正欲从偏门进府,听到这微语一句回头细寻。

 

这句话虽苦淡,却说得极好,定是个文采非凡的人。

 

人群外,只见一人身着布衣白衫,身背书篓走过,他头戴一书生帽,颔首低眉,粉面朱唇,形容皆是美态。

 

贾宝玉恍了神,世间竟有如此人物。

 

不过这人倒像是在哪里见过似的?可若是见过,如此翩翩绝世佳人,我怎会不记得?

 

便拨开众人,大方走过去,宝玉轻启唇瓣笑笑说,“兄台为何出此悲痛凉薄之语,可是有什么难处?”

 

三六没成他会折回来,呆愣住,这才仔细端量了那公子的模样。

 

只见一风姿出众的少年,约莫十四五岁,一袭罗缎大红衣,齐眉红锦冠带,束发嵌宝金冠,眉目顾盼多情,如画中仙,一时看得三六也痴了。

 

宝玉见他不说话,眉眼含笑,伸出手在他眼前晃晃,“我看你像是读书人,这里是荣国府,你若是有什么难处就来找我,我一定帮你。”

 

说罢,宝玉寻思了一下,身上也没有什么信物可交予他的,就扯了扯项上五色线,欲摘了那块通灵宝玉下来,当作日后面见之信物。

 

随从的丫头们吓坏了,连忙围上来劝他说,“二爷您这可使不得!”

 

陈三六也回过神来,初来金陵城几日,也有所耳闻。听他说这里是荣国府,那想必面前的就是鼎鼎有名的,衔玉而生的贾府宝二爷了。

 

刚才莫不是他情急之下,要将那宝贝灵玉拿来赠我?

 

赶快摆手跟宝玉说,“万万不可。我本是来进京赶考的,遇水患耽误了行程,只能三年后再考。本想在这谋个陪读教书的差事的……三六并无什么难处,不劳公子挂心。”

 

他低身微微作个揖,谢过贾宝玉的关心欠身要走。

 

三六?他说他叫三六。

 

宝玉暗自记下,跟一步上前拦住三六说道,“我这里倒有份好差事。上年业师回家去了,我的课业一直荒废着。不如来家中敝塾一道读书温习,你我也好作伴,家父一定会应允,不知 三六你意下如何?”

 

贾宝玉眼若秋波,莹莹一闪,直盯得三六不由一抹红霞爬上双颊。

 

陈三六慌忙下也未多思量,忙答道,“能入荣国府这般书香府邸伴读,自然是好的。只是若乍入贵府,未免唐突了些……”

 

宝玉见他同意,喜笑颜开,不管旁的也不拘礼数,就拉起三六的手,执手一同往府里走。

 

“哪里唐突,看样子你还虚长我几岁,什么公子不公子的,叫我宝玉就行了。”

 
陈三六慌张顾盼说, “不妥不妥…还是叫二爷吧。” 
 
 

宝玉笑道,“你不必拘礼着,日后要是我们终日玩在一起,你这样可就没趣了。对了,你除了读书,还会些什么?”

 

三六想想说,“嗯…测字卜卦,略通周易。”

 

“三六你还懂周易?真是厉害。”

 

一路丫头们掩嘴偷笑,好不热闹。

 

宝玉牵着三六昂首阔步,心里美滋滋地自寻思:以后读那些迂腐书文之时,有这等风姿之佳人相伴,也变成一桩美事了。

 

三六却想的是,都道荣国府的少爷“潦倒不通世务,愚顽怕读文章,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可今日我瞧着,这宝二爷倒是生得一副 和相貌一样好的心肠。

 
 
 

陈三六初来,贾宝玉怕父亲不同意此事,就早早先禀了贾母和王夫人,央他们说陈三六品性皆优,满腹诗书,若能作伴读书,一定大有裨益。

 

凤姐儿在旁边听了笑说,“叫你说得一时无两的人儿,既是要陪着你读书的,还不快拉来给我们瞧瞧。”

 

陈三六进门抬眼一看,未见过如此阵仗,见堂内灯火烛明,个个皆绫罗绣服。心下紧张,恭敬地地挨个行礼问安,然后垂手立在一旁。

 

凤姐儿见三六生得俊俏无双,悄悄撞一下旁边的宝玉,小声说,“你可会捡。”

 

贾母见到孙辈大小的孩子,又出落得形容举止这样好,很是欢喜。拉过来陈三六问家中的情况,听闻水患闹得流离失所,不禁叹息说,“可怜孩儿,你就在别院住下,吃穿用度不用担心,读书的事情更不用愁,宝玉有你作伴我们也放心。”

 

贾母的话在荣国府便是金口玉言的旨意,下面的人就忙起来,给陈三六安排住所,宝玉求着要与自己近一些才好,凤姐儿禁不住也同意了,就安排在“怡红快绿”后边不远的小院厢房。

 

贾宝玉以前成日里和姐姐妹妹厮混在一起,如今捡回来个陈三六,从上到下的老妈子丫头小仆都很好奇,没几日就有人趴窗户来看。

 

陈三六字如其人写得工整漂亮,没事爱挥几笔,丫头们常来讨,他便大方地赠予他们。

 

正巧宝玉走到门口,逮着个丫头拿着字出来,就笑问,“姐姐你这拿的什么?”,随手拿过来展开一看,只见“莫失莫忘”四字。

 

他就霎时变了脸,来了乖僻的性子,对那丫头说,“无事就别来这了,若再叫我见到,少不了你的板子。”

 

丫头吓得连忙说,“二爷我再不敢了。” 急忙掩面跑走了。

 

贾宝玉转身跨入门里,拿着那张斗方儿拍在桌上,有些恼地说道,“你怎么能把这四个字随便赠人。”

 

三六正坐在窗下看书,不知他为何如此问,就笑说,“闲来无事写写,既然他们喜欢,我便……”

 

贾宝玉没等他说完,就拂袖把桌上的茶杯扫到地上,白瓷杯摔了个粉碎,他抓起那张字转身离去。

 
 陈三六半天才回过神往外望,只见一个气呼呼走出院门的红影,心下觉得莫名其妙,自语道,“不知今日又是哪个惹了二爷?”

 
 
 

【本章完】

 
 

· 斗方儿:一尺见方的书册字画。

 
 
 
 
 
 
 


 
 
 
 
 
 
 


xiao8911

转载:87版红楼陈晓旭绝密照

[图片]

87版《红楼梦》陈晓旭未公开剧照

李少红版新《红楼梦》与李平执导的《黛玉传》在荧屏上掀起新的“红楼热”,也遭到不少质疑和板砖。时至今日,87版《红楼梦》仍然可称作无法逾越的经典,陈晓旭版的林妹妹更是众人心中磨灭不去的一缕幽香。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转载:87版红楼陈晓旭绝密照

87版《红楼梦》陈晓旭未公开剧照

李少红版新《红楼梦》与李平执导的《黛玉传》在荧屏上掀起新的“红楼热”,也遭到不少质疑和板砖。时至今日,87版《红楼梦》仍然可称作无法逾越的经典,陈晓旭版的林妹妹更是众人心中磨灭不去的一缕幽香。

转载:87版红楼陈晓旭绝密照

转载:87版红楼陈晓旭绝密照

转载:87版红楼陈晓旭绝密照

转载:87版红楼陈晓旭绝密照

转载:87版红楼陈晓旭绝密照

转载:87版红楼陈晓旭绝密照

转载:87版红楼陈晓旭绝密照

转载:87版红楼陈晓旭绝密照

转载:87版红楼陈晓旭绝密照

转载:87版红楼陈晓旭绝密照

转载:87版红楼陈晓旭绝密照

转载:87版红楼陈晓旭绝密照

转载:87版红楼陈晓旭绝密照

转载:87版红楼陈晓旭绝密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