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鼎湖上素

78229浏览    576参与
琅谕

鼎湖上素彩蛋。

外出暂缺

镇会食魂: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善哉,你也试说一言如何?

鼎湖上素彩蛋。

外出暂缺

镇会食魂: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善哉,你也试说一言如何?

春见

【欢喜佛】笼中比翼

⚠️公主X圣僧⚠️

🐦三段式日常甜饼,顺便安利一下可爱的三宝鸟

❤️尚溯的爱是明明不行,但却可以。公主的爱是明明可以,但却没有。

又来了又来了,和尚的日常隐晦表白!

——————————————————————————...


⚠️公主X圣僧⚠️

🐦三段式日常甜饼,顺便安利一下可爱的三宝鸟

❤️尚溯的爱是明明不行,但却可以。公主的爱是明明可以,但却没有。

又来了又来了,和尚的日常隐晦表白!

——————————————————————————

              

                 【欢喜佛·笼中比翼】


(一)

    宫中近日多法事,尚溯作为宫廷法师,正在观自在殿接待鸿胪寺招徕的众位高僧。


    他连日来忙得脚不沾地,便是平日里最为清净的观自在殿也是终日经文绕梁,佛光大盛。这光景,倘若真有妖魔,哪怕挪开三里地外,都能被这正道之音震得无所遁形、就地伏法。


    我佛慈悲呀,我叹气,真是心疼妖魔鬼怪的耳朵。

 

    我连哄带骗好说歹说才把一向谨慎的澄心从关雎殿里拐了出来,她从小同我一起长大,虽有主仆之分,不碍情如姐妹,只是性格相去万里,她成熟稳重端庄大方,我撒娇耍痴满地打滚儿。


    正靠在她腿上的我,啃着她刚剥好的橘子,听着马车外繁闹的叫卖声,才真真切切感受到人间的烟火气。宫门高墙,一步一阶,走得上去,人不得不半在琼楼玉宇,上够不得天,下踩不着地,不上不下,飘摇欲坠,委实憋屈。


    只有在尚溯怀里,或者脚踩泥地,才能真切的感受到最平凡的温暖与爱意。


    我佛慈悲啊,哪怕片刻,能让我享受落地的感觉。

 

     ……


     “稀罕鸟儿,各位看官,走过路过莫错过!”


    正值我掀帘望去,便叫笼中一五彩斑斓的鸟儿夺去了目光,“停车!”

 

    “店家,这鸟儿如何稀罕,依我看,也无非就是花里胡哨了些。”


    “客官有所不知,此鸟乃是得道高僧的化身。”


    “哦?”我目光一亮:“此话怎讲?”


    “那便要从东土大唐玄奘法师说起......”


    我无心听他王婆卖瓜,编什么大唐玄奘的故事。只一心注意那笼中的鸟,不知是否怨我目光太盛,它竟扭过脸儿来,同我对视起来。


    是只顶漂亮的鸟儿,身上五色斑斓,头顶一抹草绿,胸前嫩紫铺开,两颊一团朱红,腰腹同天一碧,双翅色深如海,两目逼视炯炯。


    “叫什么名字?”我打断店家的滔滔不绝。


    “小人姓张名凡,字......”


    我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无语。


    “没问你,问鸟。”


    “哦呵呵~”他干笑两声以饰尴尬:“此鸟名叫佛法僧,乃是......”


    我再次打断他的吹嘘,只管面向澄心,双手一摊:“小心心,给钱~”


    澄心付钱一向利索,竟也不讲价,我看着肝颤,索性不看,专注逗鸟。


    交易事毕,我拎起鸟笼欲走,却被它扑棱棱撞笼的声音惊吓,一时楞在原地。


    笼中的佛法僧似乎知道自己即将易主的命运,转身冲着贩摊的方向狠狠撞去,大有不破铁笼终不还的架势。


    我好奇于一只鸟儿的执着,便将笼子递交给店家,以为它是不舍旧主,不愿随我走。谁知他在店家手中还不老实,仍直愣愣地冲撞着铁笼,一时也不肯停歇。


    我忽然福至心灵,朝着它冲撞的方向远远看去,只见一个蒙上一层黑布的笼子静立在店家身后,便问:“那笼中是什么?”


    “是同品的另一只鸟儿,客官您买走的是只紫胸的,我这只则是蓝胸的,颜色不同罢了。内人喜欢,准备自己留着。“店家如是说。


    “嗯,店家爱妻之心难得,只是人有一双,鸟有一对,让它们分飞两地,店家何忍?夫人何忍?莲开五色,一生一灭,不过一念尔。施主慈悲,不若叫它们一对儿双宿双飞?兰因絮果,种豆得豆,何不为自己与家人积上一个福报?我佛慈悲啊施主,施主?”我长久耳濡目染,此刻各般佛理信口拈来,唬得店家连连瞠目。便趁他一时怔楞之际,一手一只,提笼走人。临了时还不忘加一句:


    “澄心啊,可悠着点儿。”

 

     ......

 

    车马驶离闹市,周遭渐渐静下来了,我将两只佛法僧放进一只笼里,他们果然相安无事。两只鸟儿头并靠在一处,很是亲昵,瞪大了眼睛滴溜溜地瞅着我们。

    

    “澄心,你买贵了。”我叹气


    “谁叫人家吃定了公主喜欢,颠颠儿要拿去讨人欢心,当然得加钱。”澄心嗔道。


    我呵呵傻笑:“善哉善哉,澄心果然知我。”


    “奴婢不如不知!公主近日与那人越发相像了,说起话来一样的云遮雾罩,一口一个施主的叫着,我看呀,公主何必做什么公主,赶明儿寻个庵,铰了发,也出家当姑子罢了!这才叫真正的进一家门儿呢!”澄心忿忿,她对于我看上一个和尚的事儿很是不解,为此一日不知叨叨几回。


    “那不能,公主我还舍不得你呢~”我伸手捏捏澄心的小脸蛋儿,她哼哼两声别过脸去。


    我不再闹她,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卧下,一手支头,一手逗鸟:


    “主要当了姑子不方便我以权谋私,暗度陈仓,瓜田李下,暗通款曲,趁火打劫......唔...”


    澄心一瓣橘子堵住我的嘴,恨得咬牙切齿:“公主你又乱用成语!”


 

(二)

    回到宫中已是傍晚,天色暗淡,宫道烛火通明,歌台暖响,楼阁荧荧。


    观自在殿唱经之声不休,今夜恐怕不能相见了。


    我提着笼子蔫头耷脑地返回寝殿,对着笼中相亲相爱的鸟儿一顿牢骚:


    “本想借花献佛,嘿!没想到佛没空理你。”


    “我佛啊,你不贴心啊。”


    “还有你们,一直在这里卿卿我我,是不是故意在气本公主?”

 

    “公主深夜不眠,竟是在同鸟置气?”熟悉的声音传来,我登时喜出望外。


    “你怎么有空过来,法事已经结束了吗?”


    他不自在地别过脸去:“尚未。”

 

    我心中急着邀功,不甚在意法事。喜滋滋把鸟儿提到他面前:


    “漂亮吧,猜猜这是什么鸟?”


    他看着鸟儿,神色柔和:“是佛法僧。”


    尚溯一向没什么表情,仿若古井无波,如今对着鸟儿面露温柔,我一时觉得自己前途堪忧。


    “原来你知道啊。喏,那把它们送给你,至于你是想将它们放飞还一个自由,还是想养在身边时时照佛,都随你高兴。”

    

    他的目光一直落在那一对相依相偎的鸟儿身上,沉默良久。


    “就将它们养在笼中吧。”


    “...我以为,你会选择放生他们...不是说要常怀慈悲之心?我都准备好跟你一起放生它们了,尚溯...你...”这不像是你会做的选择。


    “虽然身在笼中,但能朝夕相伴,这未尝不是一种慈悲。”他笑着摸摸我的头,毫不吝啬夸奖:“但是公主能时常警醒自己,贫僧很是欣慰。”


    我得了夸奖,被顺了毛,心中十分得意,又听他说:


    “佛法僧是一种特别的鸟,它们之中,一只雄鸟终生只与一只雌鸟孕育后代,忠贞不渝,誓死相守。护巢守家,且十分凶猛,公主想必没有见过那样的场景——一只色彩斑斓的小鸟像鹰一样俯冲,掠食。同长蛇缠斗,与豪猪打架。”


    他似乎很了解这种鸟儿,罕见地多话,神情不同往日平和,语调颇为激昂。


    看来,他真的很喜欢佛法僧。


    “...任何勇猛的表象,都是为了守护心中的柔软......有时候给予对方选择的权利,并不见得能获取真正的自由。”

  

    “不信的话,公主可以试着打开笼子,想必它们也不会飞走。”


    我将信将疑地打开笼锁,笼中的鸟儿却连一个眼神都没给我,兀自调情,不是你啄啄我,就是我蹭蹭你。


    “贫僧也是。”


    “什么?”


    “无他。公主晚归,贫僧留了斋菜,要一起用饭吗?”


    “当然~”我雀跃地应着。

 

 

(三)

    夜凉如水,空旷的高台上只有我们二人,他盘坐在柔软的毯上,我照例枕上他的膝盖。


    “圣僧哥哥,你很了解那种鸟嘛,他们既叫佛法僧,是否同佛门有什么渊源?”


    “不然。佛法僧一名的由来,是唐时琉球人所起,因它们的叫声同琉球语中的‘佛’、‘法’、‘僧’很像,便以此命名,也称三宝鸟。”


    “三宝鸟?难不成它们也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了?好嘛,一只小鸟,也敢同我抢亲!”


    我张牙舞爪作势吓唬蹲在尚溯肩头的两只三宝,它们毫不害怕似的,慢悠悠从左边肩头踱到右边去了。

   

    尚溯但笑不语,他望着长夜,眉目舒展。我窝在他怀中,两眼弯弯。


    不知过了多久,我打破寂静,双手环住他的腰,将脸儿结结实实埋住,声音闷闷的:“我听到了。”

 

    “什么?”他问。


    “无他,是腹中饥饿而已。”

 

    我听到了。


    他说,哪怕我打开枷锁,鸟儿也不会飞,哪怕我给他自由的权利,他也不会离开。


    我听到了。

 

    闲林独坐草堂晓,三宝之声闻一鸟。一鸟有声人有心,声心云水俱了了。

 

 

 

 

 

 

 

 

 

 

槭妤

单抽出奇迹?今天欧气有点爆棚

40个魂芯拆开来,出了7个御,还有一个是忘了截图的白老师

单抽出奇迹?今天欧气有点爆棚

40个魂芯拆开来,出了7个御,还有一个是忘了截图的白老师

荧九

【湖灯湖的场合】

大师对不起!

您就当历了个劫吧…


【湖灯湖的场合】

大师对不起!

您就当历了个劫吧…


Calmotin.莫钦

论一个刚入食物语五天的少主都有什么食魂


因为之前关注的很多同人大大都有食物语的圈子,每次看到更新也就慢慢耳濡目染了,便入了食物语的坑。


主线剧情的时候一眼相中了金丝小少爷但是一直抽不到TT

二十抽的第一个御就是鼎湖上素大师啦(于是每次有点血条有点危险时大师舍己渡人带我飞)

后在某天单抽的时候忽然抽出了剁椒鱼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本就一见钟情的鱼头,再本着出一个新角色就去查一查的原则我彻底堕入了爱河。。虽然每次回父辈的老家吃它都会被辣到肚子疼orz


而且鱼头真的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可爱!(战损绝美!!!)


就在昨天一直都抽出良而有些放弃所以不搞玄学不卡光圈...

论一个刚入食物语五天的少主都有什么食魂


因为之前关注的很多同人大大都有食物语的圈子,每次看到更新也就慢慢耳濡目染了,便入了食物语的坑。


主线剧情的时候一眼相中了金丝小少爷但是一直抽不到TT

二十抽的第一个御就是鼎湖上素大师啦(于是每次有点血条有点危险时大师舍己渡人带我飞)

后在某天单抽的时候忽然抽出了剁椒鱼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本就一见钟情的鱼头,再本着出一个新角色就去查一查的原则我彻底堕入了爱河。。虽然每次回父辈的老家吃它都会被辣到肚子疼orz


而且鱼头真的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好可爱!(战损绝美!!!)


就在昨天一直都抽出良而有些放弃所以不搞玄学不卡光圈瞎选菜系单抽的时候,一只陆吾蹦了出来

看见龙井虾仁时我整个人都傻眼了



空桑风景美如画,少主出御乐开花






狸X猫
【鼎湖上素x牡丹燕菜】全网可能...

【鼎湖上素x牡丹燕菜】
全网可能就我在搞这个cp😂😂
设定是立场对立的国师和太傅。

剧情比较狗。牡丹是伶人帮着女帝登上皇位成了太傅,杀了一批又一批反对者。为了强迫宗教界支持,他把全民信仰的佛子“请”进宫。威逼利诱+勾引之下,他发现和尚其实是十年前救过自己,还有过一夜欢情的野僧。完了之后两个人中了同一种毒,脸上都有印记。这毒还是此消彼长那种,一个人强另一个就弱,一个人弱另一个强,但是不能死,死了两个得一起死。牡丹恨死,只能把和尚放了,然后一方面不能让和尚过得好,一方面又不能让他死,就这么纠缠一辈子。

【大实话:其实我就是想搞宝藤而已!

【鼎湖上素x牡丹燕菜】
全网可能就我在搞这个cp😂😂
设定是立场对立的国师和太傅。

剧情比较狗。牡丹是伶人帮着女帝登上皇位成了太傅,杀了一批又一批反对者。为了强迫宗教界支持,他把全民信仰的佛子“请”进宫。威逼利诱+勾引之下,他发现和尚其实是十年前救过自己,还有过一夜欢情的野僧。完了之后两个人中了同一种毒,脸上都有印记。这毒还是此消彼长那种,一个人强另一个就弱,一个人弱另一个强,但是不能死,死了两个得一起死。牡丹恨死,只能把和尚放了,然后一方面不能让和尚过得好,一方面又不能让他死,就这么纠缠一辈子。

【大实话:其实我就是想搞宝藤而已!

榛子和尚溯锁死
把很久之前的上色半成品拿出来处...

把很久之前的上色半成品拿出来处理了一下_(:з」∠)_


大概是不会想再加工了。

把很久之前的上色半成品拿出来处理了一下_(:з」∠)_


大概是不会想再加工了。

婴棠棠棠糖

这两次活动总结,虾虾满花了,突然发现厨艺满花虾好像也没那么香了,以及一百三十抽一大师一俞生,没有飞龙没有龙珠,孩子boss好难打,还是等常驻乞讨好了 ,,笋笋皮,火锅四花,近期争取满花,还有姬姬子,最后是老白的绝美新皮,笑得好温柔。

这两次活动总结,虾虾满花了,突然发现厨艺满花虾好像也没那么香了,以及一百三十抽一大师一俞生,没有飞龙没有龙珠,孩子boss好难打,还是等常驻乞讨好了 ,,笋笋皮,火锅四花,近期争取满花,还有姬姬子,最后是老白的绝美新皮,笑得好温柔。

溪午

睡前脑一下大师。


被鼎湖上素轻轻摇醒时你才发现自己不慎在工作台上睡着了。灯火早就熄灭了,你借着外头那一点点若有若无的月光,才稍稍看清他面上似乎染了不自然的红晕。


他念了声佛,放轻了声音告诉你去床上歇息,在这儿会着凉。


你愣愣看了他一会儿,虽然不太明白平日里早早便会歇下的大师今天为何这么晚还出现在这儿催你睡觉,但是身体还是诚实的站起,颇自然的挽了他的手臂将他带到床边。


“......”鼎湖上素欲言又止的看了你一眼,你看懂了他的眼神,却故意没有理会。


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他一定是想说就算贫僧拒绝,施主也仍会这样做的吧。


废话!


你困得很,想也不想的往床上...

睡前脑一下大师。



被鼎湖上素轻轻摇醒时你才发现自己不慎在工作台上睡着了。灯火早就熄灭了,你借着外头那一点点若有若无的月光,才稍稍看清他面上似乎染了不自然的红晕。


他念了声佛,放轻了声音告诉你去床上歇息,在这儿会着凉。


你愣愣看了他一会儿,虽然不太明白平日里早早便会歇下的大师今天为何这么晚还出现在这儿催你睡觉,但是身体还是诚实的站起,颇自然的挽了他的手臂将他带到床边。


“......”鼎湖上素欲言又止的看了你一眼,你看懂了他的眼神,却故意没有理会。


用脚指头想都知道,他一定是想说就算贫僧拒绝,施主也仍会这样做的吧。


废话!


你困得很,想也不想的往床上倒,甚至没顾及你手边还拉了一个人。他被你带的一个趔趄,堪堪扶住床沿才稳住身体。你察觉他微微用力想将手臂从你怀里抽出来,便故意搂得更紧,绝不松手。


“施主......”鼎湖上素被你拽着手臂动弹不得,贸然抽出显得太过失礼,可这样干站着也不是办法。


“好困......”你黏黏糊糊嘟囔了一句,往床里侧滚了滚,硬生生将鼎湖上素拽上了床。


“......”鼎湖上素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放弃了对手臂的控制权,任你将其搂在怀里,自行在床上打坐,默念佛经。


这已经算是很好的结果,你见好就收,满意的搂着他的手臂轻轻道了句晚安。


睡意上涌,朦胧间即将会面周公的时候,你隐约听见自持的僧者极轻的一句。


“......晚安。”


好像羽毛划过了心尖。

曦文萱萱子

划掉没有的御品食魂~

今天刚刚求来了全部的杨枝甘露碎片,突然很开心😃


划掉没有的御品食魂~

今天刚刚求来了全部的杨枝甘露碎片,突然很开心😃


社熙烛
我欧了!连出两御! 先养哪一个...

我欧了!连出两御!

先养哪一个呢?


我欧了!连出两御!

先养哪一个呢?



溪午

【你x鼎湖上素】佛缘

自我满足产物

7-4捞到大师的我光速摸了,我太爱大师了!!

不懂佛法,没有信仰,但爱小和尚是真的

链接在横线里,自己找

拒绝对线,一键屏蔽谢谢


“平生无所求,惟愿美景洗浊目,美酒润脾胃,美人卧膝头”

自我满足产物

7-4捞到大师的我光速摸了,我太爱大师了!!

不懂佛法,没有信仰,但爱小和尚是真的

链接在横线里,自己找

拒绝对线,一键屏蔽谢谢






“平生无所求,惟愿美景洗浊目,美酒润脾胃,美人卧膝头”

四鸽去世到周五

【佛少】这次也不知道取什么名字

佛指大师谢谢

再次蹦哒


(一)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老和尚声情并茂地对他的弟子说:“你还俗罢!”

徒弟:“?”


(二)

这个莫名其妙被赶走的徒弟法号尚溯,因为从小当和尚,也没名字,只好继续叫尚溯。

尚溯刚刚下山,突然从天而降一个青年,啪叽摔他脚边。出于出家人的职业操守,他好心地把人扶起来,关心地问了一句:“施主,还好吗?”

青年抬头,一声卧槽,激动地抓住他的手:“大师好!大师我想问问你大师!大师请问你知道有本书叫《仙授理伤续断秘方》吗?大师求你了我找这本书有急用!”

尚溯安抚道:“施主莫慌,是出了什么事吗?”

青年:“我妈让我给她找这本书...

佛指大师谢谢

再次蹦哒




(一)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老和尚声情并茂地对他的弟子说:“你还俗罢!”

徒弟:“?”


(二)

这个莫名其妙被赶走的徒弟法号尚溯,因为从小当和尚,也没名字,只好继续叫尚溯。

尚溯刚刚下山,突然从天而降一个青年,啪叽摔他脚边。出于出家人的职业操守,他好心地把人扶起来,关心地问了一句:“施主,还好吗?”

青年抬头,一声卧槽,激动地抓住他的手:“大师好!大师我想问问你大师!大师请问你知道有本书叫《仙授理伤续断秘方》吗?大师求你了我找这本书有急用!”

尚溯安抚道:“施主莫慌,是出了什么事吗?”

青年:“我妈让我给她找这本书写作业!”

尚溯:“?”


(三)

很久之后,青年才发觉自己来错了地方,他丧气地坐在地上,盯着天空发呆:“完了,万象阵每三天才能重启一次,启动前需要两天做准备,每次关闭后需要五天保养时间......”他扭头看了一眼尚溯:“我数学不好,您帮我算算,我需要多久才能走啊?”

尚溯:“......”

青年挥了挥手:“算了,不重要,问题很大的是,我身上没盘缠,大师您能带带我吗?我以后一定会报答您的!”

尚溯:“......”

尚溯双手合十:“贫僧会尽力化缘的。”

说完才发觉不对:“师父将我逐名了,我大约需要另想办法。”

青年:?

青年:“这年头和尚都可以失业的吗?”


(四)

青年低头想了想,抬头问道:“那么,请问,现在开饭馆有前途吗?”

尚溯想道佛号,又忍住,摇了摇头:“此为乱世。”

青年:“啊这。”

青年:“那大师,你会超度吗?就捉鬼那一类的。”

尚溯点头:“略懂。”

青年一拍大腿:“略懂就够了呀!你等等我去联系个熟人,咱们今晚就开张!”


(五)

当天晚上,尚溯陪着青年趴在草窝里,沉默了许久,才忍不住小声问道:“施......公子。”

青年嘘了一声,紧紧盯着前方:“我不姓施,我姓伊,叫我伊平就行。”

尚溯:“伊公子,我们为何要躲在这里?”

青年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因为怕打草惊蛇,小鬼们逃跑啊!”

尚溯:“......为何是他们逃跑?”

伊平:“?不然呢?我们跑吗?”

伊平:“......草,对哦。”

伊平:“对不起,职业病犯了,正常鬼应该不怕人哈。”

尚溯沉默着看他迅速完成说服自己的整个过程,好心提醒道:“施......伊公子,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离开这里?”

伊平飞快爬起来拍拍土:“你说的对,走吧走吧我们这就去跟鬼正面刚!”


(六)

“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不要过来啊!!!!!!”

尚溯看着被鬼追着狂奔的青年,不语。

所以他哪儿来的自信认为,鬼会怕他?

他无奈地甩出佛珠将那小鬼镇压,收到伊平的锦囊里,伊平退了几步,尴尬地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哈,我这也没见过这么凶的,平时都有人带我......”他正说着,目光被尚溯手里的佛珠吸引了去:“你还带着这个啊?”

尚溯小心地收回来,点了点头:“临行前,特地向师父求来的。”他垂目,又道,“这串佛珠已伴我多年。”

伊平哦了一声,嘴上说着厉害厉害,心里却想,吃饭的家伙都让带走,老和尚绝壁不是诚心诚意放人的!


(七)

他们找到一家能住人的客栈,已经是三日后。伊平瘫在床上,看着尚溯笔直地坐在桌旁,叹气:“你若是想诵经,便诵吧。”

尚溯平静地看过来:“可我已不是……”

伊平翻了个白眼:“欸呀你这话说得多生分?就算普通人也可以礼佛的呀!”

尚溯顿悟,他从容地净手,盘膝而坐,拿出佛珠闭上眼。

伊平托着腮,静静地看着他,好久之后才叹了口气。

辛勤奋斗好几年,一朝回到解放前真的很难受。

命运作弄人呐!

他跳下床,蹑手蹑脚地走到大师面前,坐在地上。

真厉害,盘膝还能稳稳待在椅子上,这人就天生念佛的,不适合俗世的情情爱爱啊之类的。

伊平嘻了一声,一骨碌爬起来拍拍屁股。

可咱非得跟佛祖抢来这个人。


(八)

烽火连三月,即便是城内,也俱是流离失所的可怜人。

尚溯从怀里摸出一枚碎银,这是他们捉鬼的报酬,想要送给街边的乞丐老人,伊平却率先凑上去,笑嘻嘻地将刚买的干粮塞给他,还特地拿出一个掰开喂给他:“老爷子,您慢点吃。”

尚溯静静地看着,直到老人吃完一个馍馍,伊平才拍拍手拽着他离开。

“你给他钱,只会被地痞抢走。”伊平耸了耸肩,“但是干粮,无论如何,都只会在真正的难民之间流通。”

尚溯微微点头:“受教了。”

伊平看了他许久,才叹气道:“这是曾经一位大师教给我的。”

尚溯眼中流露出复杂的情绪:“定是一位修为高深的前辈。”

他俩正聊,忽然被几个小痞子拦住,他们不怀好意地打量二人,道:“这位师傅,借个盘缠让我上京投奔呗?”

伊平:“没钱,下一个。”

小痞子啧了一声:“别装,你们是从城里最好的客栈出来的,怎么会没钱?都说我佛慈悲,小师傅你却如此放不下身外之物,这可不好。”

“是这样的,我佛确实慈悲。”伊平耐心地解释,“但是我佛不渡哈批。”

小痞子们瞬间变了脸色,一个个地撸袖子吐吐沫,准备给他们点颜色瞧瞧。伊平见状,拦下想上前的尚溯,掰了掰指节,装模作样地道了句佛号:“阿弥陀佛。”

“既然施主这么热情,那我只好物理超度您几位了。”


(九)

尚溯:“……”

尚溯:“伊公子身手不凡。”

伊平心不在焉地踢了一脚装死的混混:“还成,防身够用了。”

尚溯微微一欠身:“许久之前,便想问公子来历,不知公子方便否?”

伊平一顿,左顾右盼一阵,才小声道:“不方便。”

尚溯一顿:“……那便算了。”

他说完,转身就走,伊平摸不着头脑地跟上去,心里合计半天,最后决定。

不能说。

总不能告诉他,我来找书是假,找你才是真的吧!

他正胡思乱想,突然听到一旁有人窃窃私语:“听说了吗,隔壁山上的寺庙被抄了!”

“哦哟~怎么会没听说,王婶告诉我那里面的和尚没一个跑的掉的,全都死了,连庙都被烧了……”

草!糟糕!他下意识抬头看向尚溯,果然,他的后背紧绷,身形却摇摇欲坠。

坏了坏了,这下大师怕是要疯。


(十)

尚溯站在残垣前,久久不语。

伊平的手虚虚地放在他背上,好几次想拍拍安慰,但又忍住了。

他确实不知道如何安慰,总不能劝他去报仇,万一走火入魔,佛祖非要怪罪他不可。

他琢磨了好久,也没个解决方案,那头尚溯却突然跪下,三叩首,随后盘膝开始念往生经。

伊平安静地听了一会,抬头看了看天色,自觉地去捡柴生火。今天大师心情不好,干活还是他来吧。

刚走出去三步,就听尚溯轻声问道:“你要走吗?”

少主吓了一跳,可回头看去,大师依旧脊背停直地念着,盘佛珠的速度都没有一丝变化。

大约是幻听了,他想。

当务之急还是要先生火,不然这深山老林的来个野兽,可就得把他俩一锅端了。

少主蹑手蹑脚地离开,当他的脚步声再也听不到时,尚溯微微睁开了眼,他盯着手中的菩提串,捏得指节都发白。

许久之后,诵经声才再次响起。


(十一)

伊平抱着柴禾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得差不多,大师孤零零跪在那的身影都变得模糊。他快快地跑了几步,刚踏上最后一级石头阶梯,就被人扼住喉咙,吓得他脚下一滑,松了手里的木柴,差点栽倒。

幸运的是,他掉进了一个怀抱。

有点硬,但挺暖和的。

“……你回来了。”他听到尚溯有些低哑地开口,语气中透着茫然和不确定。伊平小心翼翼地抬头:“那不然呢?”

尚溯愣了一下,随即淡淡一笑,牵起他的手:“走罢,我诵经完毕了。”

“?去哪?”

“找住的地方。”

“我知道,可为什么是去庙里的方向……”

“天色已晚,今日便将就一下。”尚溯顾盼左右,道:“我带你去我曾经的禅室吧。”

卧槽,这么刺激的吗?伊平拼命地按耐自己激动的心,默念道。

对不起,佛祖,打扰了。

我尽量不在您的地盘做一些奇怪的事。

除非您难为我。


(十二)

“施主为何一直看着我?”

“好康。”

“……”

“大师你知道吗,你长得特别像一个人。”

尚溯顶不住少年期待的眼神,只好停下课业:“……何人?”

伊平笑得特别灿烂:“和我白头偕老的人!”

尚溯沉默了许久,才双手合十道:“施主请自重……”

伊平想要打断他,突然天旋地转。他跌坐在地,感受着四方震动,惊恐地环顾四周,最后一个人缓步走过来,伸手想要将他扶起,彼此却穿过了彼此的身体。

伊平猛地爬起来,执着地想要抱住面前的人,一次次失败,一次次扑空。尚溯轻轻叹息:“我会等着你的。”

不是贫僧,不是施主,是世间最单纯也最复杂的关系,我和你。

伊平趴在他逐渐透明的脚边,嚎啕大哭。

他腕上还带着他送的星月菩提。

他却什么也没给他留下。

伊平不甘心地扑过去,突然踏空,惊醒。

入眼的,是月明星稀,和尚溯微微弯曲的后背。

他追了不知道多少年的人,终于同床共枕,他却贪心,想要更进一步。

佛曰,放下执念。可惜他有了执念,才知道佛说过这句话。

他绞尽脑汁地去打扰他的执念,把人家的生活搅和得天翻地覆,大师却安然自若。他知道,毛头小子朝三暮四,说出的话做不得数。

伊平也明白,只是他每次想放弃之前,都会对自己说,再试一次,不行就算了,像极了抽卡的饺子和豆儿,每次都是真香。直到《食物语》被撕毁之前,他还在发誓,这是最后一次尝试,再不行,就放弃。

这一次,他成功了,也失败了。

大师最后看他的眼神,充满了世俗意味,但是很快他又会忘记。直到那一刻,少主才明白什么叫喜欢一个人。

他抱着大师睡过的薄被,声嘶力竭地哭了一整日,哭完才想起,大师不记得他了,他得自己去找他。

此后他日日夜夜,闭上眼就是当日分别的场景,如何都忘不了。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心里惦念,便懂得珍惜了。

伊平的手伸出去,又缩回来。

小心点也好,免得不懂事说些浑话,把人吓跑了。


(十三)

尚溯听着少主呼吸再次均匀,才慢慢翻过身来。

伊平。他无声地念着他的名字,青年依旧安详地深眠,动也不动。

这个名字,他已记挂多年。

不知何日起,他用的菩提串上,每一粒都刻着这个名字。用的是他自创的手法和密文,根本无从复刻,只能是他自己做的。

是何人值得他如此谨慎对待?

他思考了多年,也曾旁敲侧击问过其他人,一无所获。

所以青年告诉他,他叫伊平时,他几乎失去自持。

他鲜活得不似尚溯见过的任何人,也格外吸引人。对经文如此熟悉,却也敢大逆不道地说出“浮屠你知道吗,可牛逼了!”这样的话。

虽如此,尚溯仍在潜意识认定,他就该是这样的人。

他脱下自己的外衣,轻手轻脚地盖在青年身上,看着他唔了一声,安心地裹着衣服滚到一边。

只是不知,究竟是哪位大师有此殊荣,被这样一位妙人如此惦念,甚至梦中都要提上一提。


(十四)

“emmmm。”

尚溯回头:“施主有何事?”

伊平身上长虱子似的乱动一会,才扭扭捏捏地问:“大师今后可有去处?”

尚溯沉默片刻,道:“四海为家,何处不是去处?”

伊平便更加焦躁了,他将重心从左脚挪到右脚,又挪回去,酝酿许久,小心翼翼地道:“我要回家了。”

尚溯紧紧捏着佛珠,面上平静无波:“嗯。”

伊平听他没有告别,像是受到了莫大的鼓舞,他攥着拳头小声问道:“那,那你要不要与我回家啊……”

尚溯一僵:“什么?”

少主一咬牙:“你!你要不要和我回家啊!”

尚溯被这样发问,措手不及,他下意识挪开目光,向四处探寻答案,可惜一无所获。

“我家可好了!”少主见他沉默,硬着头皮继续游说,“很大,人也很多,不会寂寞,也一直很太平,环境优美,给你留的房间还是按照你以前的习惯布置,不会不习惯的……”

尚溯一下锁定了他:“什么?”

伊平忽然被打断,茫然抬头:“啊?”

尚溯竭力平稳地问道:“你说,按我以前的习惯布置,是什么意思?”

少主噤声,在大师锐利的目光下几乎无处可逃,只好妥协:“……你以前曾经与我住在空桑,就是我家。”

“……空桑是寺院么?”

“不是,就是,嗯,你理解为饭店吧就,只有你一位僧人。”

“只我一位僧人?”

“对啊。”

尚溯的脸上浮现笑意:“既然如此,贫僧便随施主故地重游吧。”


【没有后续】

【因为后续只能驱驰】

【所以没有】






















【真的没有了吗】

两个人的脚步杂乱无章,直到他们倒在床上。

禅房雅意,墙上还挂了一副宝像,落款显示是郭先生的手笔,他面目柔和地审视屋内,审视着床上的二人。

伊平心虚地看了一眼佛祖,心道,对不起,您这就是在难为我。一边想,一边暗搓搓地,兴奋地把手放在尚溯后背。

哄小孩似的拍了拍。

尚溯埋在他肩窝,闷了好久,才道:“是我唐突了。”

嘴上这么说,却半点松手的意思都没有。伊平憋了半天,最终还是没忍住笑出声了:“那大师欸,您怎么突然间就唐突了?”

大师依旧不抬头:“......故地重游,胸中激荡。”

“我以为,这是我一直以来都想做的事。”

伊平心里咯噔一下,他伸脖一瞧,不妙不妙,大师今日万一想开色戒,恐怕没他好果子吃。这可不大行,他堂堂空桑独苗,家里还有神位要继承......

总之他不能是吃亏的那个。

少主心里握拳,磕磕巴巴地张嘴:‘“大师,大师,您有点沉,能不能考虑一下......”

大师终于起身,坐在床边双手合十,嘴里叽叽咕咕地开始念经,少主爬起来整了整衣服,下床:“那大师你今天先休息,我先走了啊。”

“施主。”

“啊?”

尚溯定定地看着他:“明日再见。”

少主愣了愣,微微一下:“明日再见有点晚,还是一会就见吧!”

迪

我可算把你挖出来了,我29个你的礼物终于送出去了

我可算把你挖出来了,我29个你的礼物终于送出去了

九笙歌

还有一个杨枝甘露

玩了100天了,十个御,还挺好的😄

还有一个杨枝甘露

玩了100天了,十个御,还挺好的😄

榛子和尚溯锁死
【端午限定•尚溯馅粽子】 今年...

【端午限定•尚溯馅粽子】

今年吃的粽子与以往不同呢~


(呜哇呜哇来不及上色了) ​​

【端午限定•尚溯馅粽子】

今年吃的粽子与以往不同呢~


(呜哇呜哇来不及上色了) ​​

皮皮狼
【大家端午安康啊啊啊——】 我...

【大家端午安康啊啊啊——】


我其实从上周就开始画了,今天才画完……【爷就是拖稿之王X】

大师真的太难画了,累了累了,我本来还打算画个肉粽麻辣鸡和也总的,是我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了【跪】

也不知道有没有bug,没仔细看老

【大家端午安康啊啊啊——】


我其实从上周就开始画了,今天才画完……【爷就是拖稿之王X】

大师真的太难画了,累了累了,我本来还打算画个肉粽麻辣鸡和也总的,是我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了【跪】

也不知道有没有bug,没仔细看老

千梦梦

【少主x鼎湖上素】я

链 接 跳 板比较多。


合作一起的姐妹:@玖妹儿    大概思想:@玄阴子 


看评论找链 接。


群:469540216


链 接 跳 板比较多。


合作一起的姐妹:@玖妹儿    大概思想:@玄阴子 


看评论找链 接。


群:469540216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