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鼎湖上素

11.2万浏览    651参与
Ava

《喜报:断断续续挖了快俩月终于把大师挖回家了》

今天第一把大师就来见我,大师心里必定有我😭😭就是说囤了快二十个好感礼物一口气炫出去真的很过瘾🤤🤤嘿嘿大师🤤🤤对外人禁欲却只对我脸红的大师🥵🥵


这个月被期末ddl支配了没时间细化,只能浅摸一张qq人记录下了😭


《喜报:断断续续挖了快俩月终于把大师挖回家了》

今天第一把大师就来见我,大师心里必定有我😭😭就是说囤了快二十个好感礼物一口气炫出去真的很过瘾🤤🤤嘿嘿大师🤤🤤对外人禁欲却只对我脸红的大师🥵🥵


这个月被期末ddl支配了没时间细化,只能浅摸一张qq人记录下了😭



独舟

剪烛

☆鼎湖上素×少主,一点短打。

☆刚入坑就被禁欲大师吸引住了就是说

  

  

  蜡油自灯芯连绵至底座,张成一大片白融融的烛花;僧人阖眼低眉,昏黄的烛光映照出眉间摇曳红莲。

  尚溯一粒一粒捻着数珠,嘴唇微动,低声念着少主已听习惯了的经文。

  少主搁下画笔,在静谧的空气中敲出啪嗒的清脆声响,几乎在同一个瞬间,经文念诵声也跟着停歇。

  尚溯薄薄的眼皮一掀,璨金眼瞳凝注着毫无所觉的少主。

  少主靠在椅背上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兴冲冲抓起桌案上刚刚完成的丹青,吹了吹墨便举起来展开,朝尚溯扬眉笑道:“怎么样,我画的像不像鼎湖你?”

  “善哉。”尚溯平静回应,“施主白日......

☆鼎湖上素×少主,一点短打。

☆刚入坑就被禁欲大师吸引住了就是说

  

  

  蜡油自灯芯连绵至底座,张成一大片白融融的烛花;僧人阖眼低眉,昏黄的烛光映照出眉间摇曳红莲。

  尚溯一粒一粒捻着数珠,嘴唇微动,低声念着少主已听习惯了的经文。

  少主搁下画笔,在静谧的空气中敲出啪嗒的清脆声响,几乎在同一个瞬间,经文念诵声也跟着停歇。

  尚溯薄薄的眼皮一掀,璨金眼瞳凝注着毫无所觉的少主。

  少主靠在椅背上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兴冲冲抓起桌案上刚刚完成的丹青,吹了吹墨便举起来展开,朝尚溯扬眉笑道:“怎么样,我画的像不像鼎湖你?”

  “善哉。”尚溯平静回应,“施主白日事务繁忙,还请早回歇息。”

  少主放平丹青,边收拾桌案边笑嘻嘻道:“我晓得我晓得,就算是大师,当了这么久的模特也是要休息的嘛。”

  少主一本正经地合十作揖:“那我就不打扰鼎湖啦,改日请你吃饭!”

  尚溯还没来得及回一句不必,少主已经推开门,眨眼间便隐入无边夜幕。

  烛火噼啪,尚溯慢慢起身,踱步至桌案,眼睫微微低垂。

  水墨勾勒的僧人端坐莲花台,俯瞰芸芸众生,双眼半阖,微露悲悯之色。

  这便是……少主眼中的鼎湖上素。

  尚溯收回目光。他执起蜡烛剪,手指稍稍用力,噗的一声,房间立时陷入黑暗。

  清辉冷月照透窗纸,僧人低诵佛号。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三先生

鼎湖上素,辅助

舍己为人好大师,护着我要打的人,我就去打你.._:(´_`」 ∠):_ …

鼎湖上素,辅助

舍己为人好大师,护着我要打的人,我就去打你.._:(´_`」 ∠):_ …

凉落

没事闲的跑去听语音,这就是莫挨老子组吗XD

没事闲的跑去听语音,这就是莫挨老子组吗XD

荷华

今天一天的成果,这是何等的让人热泪盈眶啊!😭

今天一天的成果,这是何等的让人热泪盈眶啊!😭

榛子炒香菇
孟跃兰舟,春醪将尽,拚鸿影。坞...

孟跃兰舟,春醪将尽,拚鸿影。坞中花阴,日祈霖霪停。

醉隐蓬莱,洄溯菩提境。莲烛鼎,九曲关岭,月落人空静。

          

感觉这俩战斗结束后一起“慈悲”很有意思!

画画帅哥当做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啦!

最后感谢老婆妖世@衡浊 写了上面绝美的词呜呜呜呜呜!!!

孟跃兰舟,春醪将尽,拚鸿影。坞中花阴,日祈霖霪停。

醉隐蓬莱,洄溯菩提境。莲烛鼎,九曲关岭,月落人空静。

          

感觉这俩战斗结束后一起“慈悲”很有意思!

画画帅哥当做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啦!

最后感谢老婆妖世@衡浊 写了上面绝美的词呜呜呜呜呜!!!

Ava

《前开服玩家两年后回游发疯记录》

属实没想到我这种草稿懒鬼也会买电容笔

是哪个疯女人摸出来的鱼画风完全不像同一个人的,哦原来是我啊(草

p2到p8补了原画质导出的无文字版,姐妹们只要不商用自取随意(真的会有人看上最后两张吗


摸第一张线稿的时候不知道哪个笔刷手感好于是选了个钢笔最后硬着头皮画完,后面几张换成了铅笔/马克笔才知道冤种竟是俺自己


《前开服玩家两年后回游发疯记录》

属实没想到我这种草稿懒鬼也会买电容笔

是哪个疯女人摸出来的鱼画风完全不像同一个人的,哦原来是我啊(草

p2到p8补了原画质导出的无文字版,姐妹们只要不商用自取随意(真的会有人看上最后两张吗




摸第一张线稿的时候不知道哪个笔刷手感好于是选了个钢笔最后硬着头皮画完,后面几张换成了铅笔/马克笔才知道冤种竟是俺自己






青椒肉丝盖饭stupid版

【食物语乙】少主be的30秒

·食物语乙女向,少主死亡if和剧情很大出入,我流丧气少主。

·第二人称。

·幸运嘉宾是鼎湖上素大师。

 1.7k左右

——


1秒


你最后一眼看见的是易牙狞笑的面庞,他的眼睛散发出邪恶又如释重负的扭曲的光,凉凉的刀尖捅进血肉,空气加速流动涌进。恍惚间你听见了刀尖撞在肋骨上的声音。


硬要说感受则是真的很痛,恨不得昏死过去。


5秒


麦哲伦是被士人用哪种长刀杀死的呢?你抢在生命流逝完之前,思考这个白蔡许久前提出的问题。


其实那早已不重要了,因为你似乎听见史蒂文森的安魂曲缓缓吟唱,又带一抹佛性慈悲,唱腔有...

·食物语乙女向,少主死亡if和剧情很大出入,我流丧气少主。

·第二人称。

·幸运嘉宾是鼎湖上素大师。

 1.7k左右

——


1秒


你最后一眼看见的是易牙狞笑的面庞,他的眼睛散发出邪恶又如释重负的扭曲的光,凉凉的刀尖捅进血肉,空气加速流动涌进。恍惚间你听见了刀尖撞在肋骨上的声音。


硬要说感受则是真的很痛,恨不得昏死过去。



5秒


麦哲伦是被士人用哪种长刀杀死的呢?你抢在生命流逝完之前,思考这个白蔡许久前提出的问题。


其实那早已不重要了,因为你似乎听见史蒂文森的安魂曲缓缓吟唱,又带一抹佛性慈悲,唱腔有吟诵经文的虔诚。


你感受到有人的气息靠近,似乎濒死的身子也暖了许多,朦朦胧胧有人叫你“施主”。一双经年敲木鱼捻佛珠的手靠近又离开,最后仅仅将你唇边血抹去。


有人将轮椅推得飞快,滑轮咔咔地响,说什么蠢徒儿没救了却声音古怪强压着什么辛酸的东西,大抵是屠苏师傅。尚溯大师撇过头去,见惯死伤做法事的人也会心有不忍吗。


余光瞥见散发金光的法杖和经风雨的帽子——你无意识想到以前曾说那像蘑菇。


而他那时浅笑低眉,耐心解释道:“施主,鼎湖上素本就由蘑菇制成。”


彼时你突然想学佛学他垂爱众生。


那此刻能见到他怀柔众生相吧。耳畔有风刮过,是带有淡淡檀香的、清雅的风。


生如朝露。



15秒


你被杀死了。你清楚地知道此事。


尽管是被易牙一刀捅穿而死,但荒芜的心早在食物语散落时便枯竭了,外壳不过行尸走肉。


易牙狂笑着摔下了万丈深渊,警务部的成员们大概是又被狠狠恶心了一次。


有人固执地向悬崖下浇了一壶泡泡水,殷殷切切凑来,却也只低声唤了一声“师妹”便无后文。


有人沉默地站在你身旁,银杏叶飘落,他似乎并不能先压下哀伤为你想谥号——一只常把玩的木鸟,遥想故人。


尚溯开始念诵经文,不知从哪里拿出齐全法器,垂眼望金阶。


被经文超度的那一刹你看见了他,从各类幻境中被拉出。


并非莲台高坐,垂眼渡众生。亦是并非念经双手合十,出山林见普世妙法。


唯是额心朱砂一点,上挑的眼尾淡色冶艳的风度。你知道他是作甚,只是君为红尘缠身,你也该魂归天命了。


伏以佛光普照,如秋月以当空。



20秒


你缓慢地接受佛经的洗礼,他刚刚念出开头,声音的颤抖已掩不住。他是想起了“定护施主周全”的诺言,还是忘记了“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的教诲,心旌动摇?


但这似乎没有什么用处,你只觉周身轻盈,好像要将灵魂抽出,前往西天。


彼时尚溯的第四句箴言念至一半,他停了下来,为你合上半睁的双目。你勉强将空蒙视线对焦于他,再次凝望他眉心朱砂——“就算贫僧阻止,施主也仍会这样做吧。”想到他任你亲近只淡淡如此道,你终于也任他阖下你目。


那佛子曾睁目定定凝望你,连对视目光也不退让躲闪,波澜平静,故人心上秋,任他明月下西楼。


或许这是因为他真的做到了四大皆空,所能见的并非红尘痴缠,而是世人贪痴嗔爱、求不得。


都说他温柔地垂爱世人,但谁说多情客实是无情客呢?


于是你便沉沉睡去。


世间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五阴炽盛。


30秒


无上的尊荣是强加的谎言枷锁,世人的赞颂是妖魔的郑声。而他是瓷心肌骨的朝圣者,你是麦加。


又或许,他是坠落的圣人,你是要求他独爱的痴情客。


你感觉自己被谁抱起,却也不知魂归何处,却也无妨,因为心中无欢喜,而且你也知道你于他仅仅是他漫长生命的惊鸿过客。


最后一缕意识消弭,你勉强回忆出了最和当今死亡有关的事,尽管你从来不思考生死,固执认为那不是会发生在你身边人身上——只是忽略了自己。


静修是他的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你那时捧着星月菩提去寻他,接受馈赠的僧人浅笑低眉突然问你可爱莲?


“莲有四德,一香,二净,三柔软,四可爱——施主喜欢莲花吗?”


再后来依稀是询问他如何做法事,如今也算现场见识一番。


那日后来他许下一约,只是你却记不得了。照理说更容易记的是誓约,而你记得格外清晰的却是当时光影跳动斑驳,窗外你特意为他开的荷塘里清香扑来。


或许是因为,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不如已被记忆珍藏的风景好记忆。胆小鬼若是记得承诺,只会对它期期艾艾,而谁知诺言的有效性呢。


你逐渐失去感官所能得到的一切感受。


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



你飘荡在墓边,看见一个素色身影慢慢独自离去。


他是谁呢?他送去的花是送与谁的呢?


你飘到那坟前,看见一朵不合时宜的净莲,一捧莲子,以及一串星月菩提。





——

Fin

狠狠咯噔了一把(

榛子炒香菇

后知后觉……迟到的愚人节快乐_(:з」∠)_

佛门师徒组💕腊八好可爱哦… ​​​

后知后觉……迟到的愚人节快乐_(:з」∠)_

佛门师徒组💕腊八好可爱哦… ​​​

秋濑洋
我喜欢看一些和尚脸红

我喜欢看一些和尚脸红

我喜欢看一些和尚脸红

难波道鹰

过去几年,勉强还能看的几张,做个记录

这里是除圣斗士以外的部分

OFF - Sugar

Lenore

Fate - 齐格飞

食物语 - 鼎湖上素

过去几年,勉强还能看的几张,做个记录

这里是除圣斗士以外的部分

OFF - Sugar

Lenore

Fate - 齐格飞

食物语 - 鼎湖上素

榛子炒香菇

被我敷衍到提前道歉(缓缓跪下


拖了两三个月也没画完越画越烦orz本来还想试试头像框…是我高估自己了

不敢原图所以模糊了发发(P1

美图秀秀阴间滤镜(P2 嘶 ​​​

被我敷衍到提前道歉(缓缓跪下


拖了两三个月也没画完越画越烦orz本来还想试试头像框…是我高估自己了

不敢原图所以模糊了发发(P1

美图秀秀阴间滤镜(P2 嘶 ​​​

甜蜜再现

双倍客潮有点东西

[图片]

给了六个御碎,这次的小老百姓挺大方的hhh还没算上财神那一个固定御碎。


不过话说回来,开双倍客潮的时候,财神爷有可能来吗?有没有小伙伴遇到过吖www

给了六个御碎,这次的小老百姓挺大方的hhh还没算上财神那一个固定御碎。


不过话说回来,开双倍客潮的时候,财神爷有可能来吗?有没有小伙伴遇到过吖www

夜晚并非宁静如明月

【食物语】还以为你们是同一个人呢②

*ooc预警

*声优梗

*普茶/尚溯/太白/素蒸/湘莲/灯影/锅包肉

*虽然听起来不一定很像但是同一个声优就放在一起了

*名单只更新至活动百戏笑匠

*感谢我朋友为我整理的名单爱你哟啾咪 :3


     前情提要。

     好吧,这不算是真正的前情提要,但鉴于之后的更新都是同个系列,为了省去麻烦就把这开头当作前情提要了。(真懒惰)

     话说回来。...


*ooc预警

*声优梗

*普茶/尚溯/太白/素蒸/湘莲/灯影/锅包肉

*虽然听起来不一定很像但是同一个声优就放在一起了

*名单只更新至活动百戏笑匠

*感谢我朋友为我整理的名单爱你哟啾咪 :3

 

 

 

     前情提要。

     好吧,这不算是真正的前情提要,但鉴于之后的更新都是同个系列,为了省去麻烦就把这开头当作前情提要了。(真懒惰)

     话说回来。

     她发现,她有时候会不小心认错人。

     比如说吧,当食魂A开口呼唤她时,听那声音,她却会将其误以为食魂B。

     尴尬。

     真的尴尬。

     不知为何,有种背着丈夫在外偷吃然后被捉包的尴尬羞愧。(不是)

     想了想,她决定把声音听起来相似的食魂聚集起来,并且告诉他们。

     你知道吗?我有时候以为你们是同个人呢!

     如此的玩笑话,不知他们会给予什么样的反应?

     真期待呢。




普茶料理/鼎湖上素

(CV:宝木中阳)

普茶:声音相似吗?

普茶:虽说仔细听起来还是有着些许差别……不过我毕竟是“细节大魔王”,所以要说相似的话,勉强也能算是。

普茶:许是近日来与尚溯法师交流多次,而被大师的静谧之气给感染了。

普茶:你也该学会放下工作,多些休息,经常与尚溯大师一同交谈,劳逸结合才能走得更远。

大师:阿弥陀佛。

大师:多日不见施主,想来是有何事在身。

大师:贫僧看那窗外的茶花树散发冽香,今日你我三人有缘,不如一同观赏。

普茶:大师所言甚是,由我来为二位沏茶吧。

大师:劳烦施主了。

普茶:小事……你也来坐下休息吧。

原本只是来说个玩笑话的少主,此刻却盛情难却地坐下来,静静地听着二人的交流,不时望向窗外的景色,不时品茗,偶尔还说上几句,当下脱离吊悬崖的苦海让少主的心情放松许多。

 

 

 

太白鸭/素蒸音声部/冰糖湘莲

(CV:赵路)

太白:嗯?小友你观察得挺细致的。

太白:哈哈哈哈!不愧是对所有食魂上心的空桑少主啊!

莲花:……呵。

夙音:你呼唤我们来就是为了说这事儿?

太白:小友只是想念你们而已,夙音你也别板着一张脸,笑一个!

夙音:别碰我!

太白:哎,成天板着脸会吓跑女孩子的。

夙音:你这种不注重仪表的人没资格说我。

太白:什么呢,我明明仪表堂堂,是万千闺阁的梦中情人。

太白:你这么说我,真是伤透我的心……哈哈哈哈!小友,你这是在安慰我吗?

莲花:……

太白:怎么了,莲花仙人?有事就说出口啊。

莲花:……好吵。

夙音:赞同,都是噪音,不顾形象且身上还有令人烦躁的酒气。

太白:嗯?是吗?小友你闻闻看?

太白:啊,可是这次的酒水品质绝佳的,小友你也喝一口。

太白:再说,我们三人的声音相似,你们说我吵不就是听不惯自己的声音吗?没必要啊没必要。

莲花:……(歪理)

夙音:我回去了。

太白:哦?确定吗?那我就和小友一起喝酒去了,慢走不送!

太白:小友,你接下来的时间都归我的,哈哈哈哈哈!

夙音:……你,过来!我需要你!

太白全然无视夙音的制止,抱起少主,运起轻功带着少主往远处奔去,只留下轻狂的笑声与诗词,以及站在原地蹙眉的二人。

 

 

 

灯影牛肉/锅包肉

(CV:轻薄的假相)

灯影:真奇怪呢,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说~

郭管家:原来少主近几日就是在捣鼓这些事情吗?

郭管家:训练的时候,似乎也没像现在那般活力十足。

郭管家:哦?不是吗?嘴上说着训练过后感到疲惫不堪,想要多点休息时间。

郭管家:原来您是这么休息的?您的兴趣真是别致啊。

灯影:哎呀,郭管家~

灯影:如此严厉,可是会吓坏人家小丫头的~

灯影:那天小丫头还把之前种种训练内容一一说给我听,末了还说道“要不是本少主温文儒雅斯文有礼我早就用麒麟臂拍扁郭大爷了”。

灯影:嗯?你没说过?

灯影:明明那天喝酒时不是这么说的呢,唉,女人啊~喝酒过后的诺言都不能尽信。

郭管家:哦?敢问少主喝酒过后承诺了什么?

灯影:她说啊,我们俩的声音分明如此相似,性格却是天差地别,还是我比较懂女人的心……嗯?别阻止我啊,小调皮,让我说下去~

灯影:啊,还有~她说,郭管家你呢老是一脸和善,做的事情却一点也不上道。

灯影:例如,“少主,是时候去悬崖报菜单了”。(模仿对方语气)

灯影:她每次听见都觉得心颤颤的,不知不觉就被你爬上头来,真是令她感到生气~

郭管家:……

郭管家:少主?嗯?怎么给我磕头了?

郭管家:身为您的管家,我们二人主仆分明,我可受不起您的跪拜啊。

郭管家:来,快站起来。

郭管家:看看时间,已经到了训练时段。

郭管家:我先把少主接走了……打断这愉快的谈话,希望您不介意,毕竟训练是为了少主好。

灯影:呵呵,不介意不介意~~

灯影:噢,对了,少主。

灯影:希望你的小身板,承受的住啊~

他笑着挥手送别两人,全然无视少主的呼救与伸出的手,直让郭管家拽着对方的领子去面对人生最坎坷艰苦的那一面悬崖。

 

 

 

*** 

少主终究无法逃离悬崖的魔掌(不是

下周继续声优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