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齐木楠雄的灾难

209.6万浏览    8637参与
菊花君总是提不起劲
这个男人他太火了吧,2000+...

这个男人他太火了吧,2000+的大团

这个男人他太火了吧,2000+的大团

迷茫蓝焖鸡
两人唯一的合照 (只会画草图...

两人唯一的合照

 (只会画草图 有参考

两人唯一的合照

 (只会画草图 有参考

准备考试只画草图了

随手画点,最近写论文好痛苦😩

随手画点,最近写论文好痛苦😩

罐罐-码字ing

【综/齐木】好感度显示器不是这么用的65

预警见前章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本世界:家庭教师


      说是临镇,但黑曜中学距离并盛并没有多远,众人没花多少时间便站在了黑曜中学大门口,看着眼前荒芜一片的校区,阿纲额头留下了尴尬的汗水。

      跟了一路的白色猫咪跳上狱寺肩头,伸出爪子拍拍狱寺白净的脸蛋,用贴心阿纲带出来的笔纸在狱寺眼前写写画画。

      “东西给我,我去给云雀”......


预警见前章

角色属于原作,ooc属于我

本世界:家庭教师



      说是临镇,但黑曜中学距离并盛并没有多远,众人没花多少时间便站在了黑曜中学大门口,看着眼前荒芜一片的校区,阿纲额头留下了尴尬的汗水。

      跟了一路的白色猫咪跳上狱寺肩头,伸出爪子拍拍狱寺白净的脸蛋,用贴心阿纲带出来的笔纸在狱寺眼前写写画画。

      “东西给我,我去给云雀”

      一路上已经对猫咪的神明身份基本相信的众人并没有惊讶于自动书写的纸笔,狱寺看着纸上的话一脸不情愿,小声反驳道:“不行,里包恩先生拜托我交给云雀那家伙的,一只猫太不保险了。”

      阿纲听见声音回头看着两人,里包恩站在校门之上摸了摸团成团不断发光的列恩,大大方方开口:“给楠子吧,他找云雀更快。”

      “毕竟没有人会怀疑一只猫咪。”

      齐木点点头:小猫咪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我们要分开吗?”听懂作战计划的阿纲连忙道,“自己要小心啊。”

      暖棕色的大眼睛满是担忧地看着齐木,超能力猫咪眯了眯眼睛跳到阿纲头顶用肉垫拍了拍,软软喵了一声。

      还没成年的小猫声音总是透着一股奶味,软软糯糯的,像一团奶香青团。

      青团的尾巴尖扫过阿纲后颈,咬住狱寺扭扭捏捏递过来的针剂,跳下阿纲头顶从紧锁的铁栅栏校门钻进去很快便消失不见了。

      阿纲安慰自己这和平时上课的分开没什么不同,不用担心楠子大人,就算外形是只可爱猫咪,那也是货真价实的神明呀。

      跑近黑曜中学的齐木转转悠悠,就是捕捉不到云雀的心音。黑耀中学并不大,走在教室走廊中的猫咪凝神细听,隐隐约约听见一点……唱歌的声音?

      谁这时候还有闲心唱歌,心真大。

      此时学校大门处传来阵阵巨响,那边已经开战了,他也要尽快找到云雀才行。

      先去看看唱歌的吧,能在这时节唱歌的肯定不是一般人。

      ……

      确实不是一般人啊。

      随着歌声来到目的地的猫咪无语地看着眼前的小东西。

      一只鸟为什么会唱歌。

      盘飞在楼道间一展歌喉的云豆看见突然从楼下窜出来的白色猫咪吓了一跳,深刻在DNA中惧怕猫科动物的本能令它在看见齐木的瞬间便停止歌声撒丫子狂跑。

      救命啊有猫啊要被吃掉啦啊啊!

      云雀!云雀!救命!

      齐喵一歪头,云雀?

      于是在外边战事正酣之时,教学楼内上演了一幕未成年小猫捕捉黄色小山雀*的茶话剧。

      还挺可爱的。

      云豆边飞边哭喊地逃命到刚认的饲主面前,叽叽喳喳地控诉着刚刚自己惊险的逃生之旅,可谓是声泪俱下,跟在后边的齐木听的一清二楚,只可惜云雀听不懂。

      依坐在楼梯拐角浑身是伤的云雀伸出手用食指揉揉云豆因收到惊吓而炸起的羽毛,就看见一只白色粉耳猫咪从楼下踏步而上,嘴里还衔着一只针剂。

      “小白……?”没什么力气的云雀把名字含在嘴里念了一遍。

      听见这随意名字的齐喵粉尖耳朵抖了抖,叼着针剂走到云雀面前,喉咙中咪呜一声示意云雀动手自己解了那诡异的晕樱症。

      云豆已经吓得在云雀肩膀上跳飞不止,鹅黄色羽毛都被抖落不少。

      “啾啾啾——!”

      [云雀就是它就是它!!快把它赶走,不然我就要被吃掉了——!]

      [我不吃鸟。]齐喵无奈解释道,这鸟好吵。

      [我不信我不信,你一直追着我不放!]云豆持续在云雀肩膀上叽叽喳喳。

      打好解毒剂的云雀将云豆从肩膀上拿下来放在手里安抚地顺毛,为齐喵解释着:“别怕,小白是我的猫。”

      ???谁是你的猫了??

      此时教学楼外的彭格列十代目打了个喷嚏。

      经历了云雀解释后的云豆立马和齐喵冰释前嫌(齐木:本来就没有嫌隙)作为一只山雀鸟却卧在天敌猫的头顶唱着刚刚学会一句的并盛校歌。

      [别唱了。]齐木无奈道。

      [我高兴,就要唱唱唱~]云豆窝在猫咪暖乎乎的绒毛里昂首挺胸唱着歌,直到被云雀瞪了一眼才停止。

      云雀半阖眼眸凝神听着楼梯上方走廊侧边传来的声响,爆炸声愈来愈近,这附近使用炸弹作为攻击手段的只狱寺一人,很显然是狱寺与别人的战斗。

      云雀手握浮萍拐挥手驱散云豆和小白,身子一矮便如同一只猎豹般窜了出去。

      不一会儿走廊尽头便传来一连串沉闷的击打声与狱寺的大呼小叫,齐喵驮着云豆跑去现场,就见地上躺着几个敌人,银发的狱寺正不好意思地捂着脖子不敢分眼神去看云雀。

      甩手清理干净浮萍拐上的血迹,云雀回头招呼齐喵和云豆离开这里,之后便一言不发的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往打败他的凤梨头妖怪的所在地走去,根本不搭理在他身后的狱寺,如今的云雀全靠着一股不服输的劲撑着精神,在打败六道骸后一定会力竭昏迷。

      齐木听着云雀鲜有几句的心音,知道无法阻拦云雀向六道骸的复仇,只遗憾本体没有复原,不然直接时间回溯帮云雀回到最佳状态。

      倒是说起来,他的身体到底在哪儿呢。

      ……

      “白兰,你这么做空助博士知道了一定会杀了你的。”

      实验室内,红棕发色的眼镜青年看着白发好友担忧道。

      坐在实验台上的白毛男人端详着手中的物品,嗤笑一声:“安啦小正,只是剪剪指甲,不会怎样的。”

      “神明大人的肉体,我可是有小心保存的。”

      实验台后方摆放着一台巨大的培养舱,绿色透明的培养皿正在不断灌入,实验台上的少年套着穿了一半的灰色束缚衣,白皙的手掌被白兰握在手中,每一片指甲都被细心修理至圆滑,尖端透着健康的粉白色。

      白兰将修理好的手掌穿进束缚衣,又伸手捋了捋少年柔顺的粉色长发,嘴角笑意从没停过:“我喜欢这长发,就不剪了吧。”

      红棕发色的青年胃部一痛,不想再和发病的好友说话,默默退出了实验室,留下白兰一个人对着安静的少年笑的诡异。

      ……

      六道骸没想到云雀这么快就克服了晕樱症,被浮萍拐击中面部时他就在想,云雀恭弥真是一个可怕的家伙。

      随后,干脆利落的在彭格列十代目面前举枪自杀。

      六道轮回之第六道,脱离肉身的六道骸噙着笑意看向放松警惕的沢田纲吉,慢慢悠悠地飘入了倒在地上的碧洋琪身里。

      ——轮回之道。

      下一刻,原本昏迷的碧洋琪睁开了眼睛。

      “打败六道骸了吗,真是太好了。”碧洋琪捂着犯晕的额头摇晃着站不起身,伸手温言细语地请求弟弟狱寺的帮忙。

      狱寺吞了口唾沫,别别扭扭地过去了。

      “只有这一次啊……啊!”狱寺的惊叫换回了阿纲的目光,只见碧洋琪手持六道骸的银色三叉戟险之又险地滑过狱寺面部,碧洋琪歪歪扭扭地站在原地,垂落的发丝中猩红右眼若隐若现。

      碧洋琪的声音依旧知性却不再有深藏的温柔,她咧嘴一笑:“因为还有点事要做,所以我从地狱爬回来了。”

      蹲在教室门边的齐喵尾巴尖拍了拍地面:鉴定完毕,六道骸是个中二少年。

      完成了对六道骸报复的云雀早已晕倒在地上,这场面也不是救人的场面,超能力猫猫只好蹲在教室门口护着云豆看戏。

      里包恩看着陌生的恋人内心疯狂思索的答案,一边的阿纲超直感上线直接惊声道:“六道骸?!”

      彭格列第一杀手立刻反应过来:“附身弹,你怎么会有这个。”

      “kufufufu,真是见多识广啊。”温柔邪性的声音从另一边传出,竟是低垂着头的狱寺隼人!

      “竟然能看穿我的附身,我对你真是越来越感兴趣了。”

      话音刚落,碧洋琪和狱寺同时应声而倒,淅淅索索的声音又从后方传来,正是云雀倒地的方向!

      正在看少年热血漫画live版的超能力者在看见六道骸的灵魂试图钻入云雀身体时立马不淡定了:云雀的灵魂漏出来了啊喂!

      于是下一秒,原本安安稳稳蹲在门口的粉耳猫咪身体一顿瘫软在地,阿纲瞪大了眼睛看着倒地的神明大人,一声焦急的叫喊卡在喉间,里包恩看着倒地的猫咪眯起了眼睛,趁势施压:“快点下决心吧,阿纲。”

      沢田纲吉满心满眼都是倒下的伙伴和神明大人,他不明白为什么都要来找他麻烦,里包恩也好,彭格列也好,他根本就不想要!

      自说自话的闯入、强硬地施加在他身上的责任都是莫名其妙的东西,他只想和妈妈还有神明大人过安稳的日常生活,为什么要来打破这份宁静!

      不可原谅,绝对不会原谅,伤害伙伴、破坏自己安稳生活的人,绝对要接受惩罚。

      ——他也是会生气的啊!

      被里包恩背在背后的团状列恩在暗黑的教室中发出耀眼的光亮,属于阿纲的专属武器因为阿纲的勇气和觉悟而孕育完成,此时正是迎接主人的时刻。

      “我要打败你,然后带大家回家。”

      被眼神突变的阿纲帅到的某个粉毛超能力者飘在空中眨了眨眼,摁着马上要流出来的云雀的灵魂又塞了回去,然后和被挤出身体六道骸大眼瞪小眼。

      某个粉毛有些尴尬:你看的见我?

      发光的列恩脱离里包恩的控制飘在空中膨胀起来,光芒也愈发耀眼,看着那边马上要获得新道具了,六道骸破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齐木的穿着便重新附身在狱寺身上意图打断彭格列十代目的进化。

      出发前就和里包恩做好约定这次不帮助阿纲的超能力者没有阻止六道骸,并打算返回猫咪身体继续看现场,然而回头就发现在云豆不懈努力地尖嘴攻击下,那只漂亮的白色狮子猫已经迷迷糊糊的醒了!

      得,暂时回不去了。

      悬在半空的超能力者正在无语,一缕粉色长发飘入视线内。

      噫,他的头发怎么这么长?


     tbc


     云豆品种不确定,我就认为它是山雀了

    束缚衣灵感来自于 @温化的雪(接稿ing) 

     奶奶出院了,好耶~


桃桃的泡面头

宣 齐灾全员棉花娃娃10cm

还有些人没画完,能开就开

开不了我自己手作给自己不会浪费

可以进群蹲蹲

在官图基础上改的,介意勿入

除了标签其他人也可以画,但除了楠子可能都不好开,可以画稿自己去做

宣 齐灾全员棉花娃娃10cm

还有些人没画完,能开就开

开不了我自己手作给自己不会浪费

可以进群蹲蹲

在官图基础上改的,介意勿入

除了标签其他人也可以画,但除了楠子可能都不好开,可以画稿自己去做

荒木拓
hhh这个真的笑到我了!

hhh这个真的笑到我了!

hhh这个真的笑到我了!

yee_PO

【窪海】沉溺

cp:漥谷须亚莲×海藤瞬

ooc致歉,文笔渣,破镜重圆(??),不会be!不会be!!我绝不会让我的cpbe!!!(声嘶力竭)  


        海藤瞬从床上缓缓起身,只感到一阵眩晕从暗处袭来,眼前隐隐发黑。他没有任何反应,静静地站在原地,等那股晕眩感过去后才挪到了卫生间,用流动的冷水扑打着自己苍白的脸。


  怎么会……?


  这么仓促吗?


  *


  PK校园放学后,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

cp:漥谷须亚莲×海藤瞬

ooc致歉,文笔渣,破镜重圆(??),不会be!不会be!!我绝不会让我的cpbe!!!(声嘶力竭)  

      

        海藤瞬从床上缓缓起身,只感到一阵眩晕从暗处袭来,眼前隐隐发黑。他没有任何反应,静静地站在原地,等那股晕眩感过去后才挪到了卫生间,用流动的冷水扑打着自己苍白的脸。


  怎么会……?


  这么仓促吗?


  *


  PK校园放学后,已经是下午五点了。


  海藤瞬和齐木一行人走在一起,他歪头看了两眼,随后又黯然地收回目光。


  亚莲没在这儿。


  “嗯……那个,今天我还有事,我先走了,拜拜。”海藤瞬朝身边的一群人抱歉地笑笑,不等他们发问就一溜烟跑了。


  天由灿黄直至橘红,大片的云沾染上了一层晕色,颇像那微醺的人儿,迷迷蒙蒙地被雾气环绕。海藤瞬漫无目的地走着,肩上的书包好像有千斤重,压抑得让人喘不来气。


  时间开始倒流,来到了一个星期前。


  “瞬,对不起。”漥谷须亚莲的脸在脑海中是那样清晰,从他口中说出的话虽然像往常那样温柔,但每个字都让海藤瞬如坠冰窟。


  “为什么?”


  这三个字简直用了他平生全部的气力,他可以听到,自己的嗓音已经附上了两线嘶哑。


  “马上就要高考了,我这种人渣留在你身边,只能说是累赘。”漥谷须亚莲遗憾地笑笑,“瞬,照你的成绩,能考上一所好大学的,至于我啊,还是去工地搬砖比较靠谱吧。”


  “我这种人渣……”


  “你的累赘……”


  海藤瞬感觉自己的脑子已经不能正常思考了,他想扯一下面部肌肉,想动一动冰凉的手指,可是他不能。


  他的身体已经彻底僵硬,全然不听自己使唤,耳边传来一阵阵轰鸣。


  “不要啊……”他张开嘴,但好像说不出话了。


  “谢谢你,瞬,再见。”漥谷须亚莲将人拥入怀中,抱了半分钟才放开手,缓缓离开了。


  “别,别走!”他奋力迈开腿,却只能看着眼前的人越走越远,最后没了踪影,只在地上留下一片阴影。


  *


  海藤瞬甩甩头,把自己脑中的胡思乱想都挥散掉,加快了脚步向前走去。


  “吱”的一声,便利店的门开了,海藤瞬走了进来,拿了两罐啤酒,一声不吭地付了钱便走了。


  等他带着满身的疲惫到了家,已经是六点半了。


  他简单洗了手,回到自己的房间锁了门,但没有开灯,只身坐在了一片黑暗之中,将两罐啤酒放在了桌上。


  海藤瞬长这么大还没有喝过啤酒,但他经常听大人说,喝酒可以浇掉一切烦恼。


  他抿了抿干涩的唇,将一旁碍事的中二小说扫到地上,拉开了拉环,一股麦芽的香气扑面而来。


  真的能浇愁吗?


  海藤瞬没有再犹豫,仰头狠狠地灌了一口,淡黄的液体顺着下颌线流下,吞咽的时候凸起的喉结也跟着滚动。


  啤酒口感醇厚顺滑,气泡直往喉中冒,略带一丝苦涩,但往后就会有隐约的回甘。入口的瞬间有四五秒的辛辣感,轰轰烈烈,好似劲大点的碳酸饮料。


  轰轰烈烈……


  像那个少年一样。


  只可惜,他留给自己的,只有离去的背影。


  海藤瞬的脸颊上划过剔透的泪水,悄无声息地滴落下来。


  混蛋。


  怎么会啊。


  你怎么会是我的累赘啊?


  大不了我养你啊。


  我根本没嫌弃过你。


  凭什么啊,不给我一点反应的时间,这么突然地要分手。


  混蛋。


  混蛋……


  一声声的呜咽消失在黑暗中,没有人听到,永远也不会有人听到。


  *


  海藤瞬迷迷糊糊睁开了通红的眼,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今天是星期六,于是翻了个身,重新闭上了眼睛。


  他揉着刺痛的脑袋,回忆着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夜晚,两个空啤酒罐倒在桌上,他扶着垃圾桶吐得昏天暗地。吐过之后,他感觉大脑昏昏沉沉,便倒在床上睡了起来。


  啤酒根本不能浇愁。


  海藤瞬扯了一下嘴角:自己这幅样子,真狼狈啊。


  自己还是那个开朗的中二少年吗?


  漥谷须亚莲……


  他是不是觉得,只要自己离开,海藤瞬就能认真学习、提高成绩啊?


  事实上,他错了。


  海藤瞬自嘲地想。


  先和我谈两个月的恋爱,等离不开他的时候再擅自走出我的世界。


  真的……


  好痛苦啊。


  海藤瞬想告诉自己不要那么脆弱,但是失败了,泪水再次盈满了眼眶。


  


  海藤瞬不知道自己的一天是怎么浑浑噩噩过去的,总之他看向窗外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天空镀上了一片碎金。


  “总闷在家中也不是办法……”海藤瞬披上了外套,随便应付了家人的话后出了门。


  自分手了以后,他再也没去过秘密基地,再也没看过一眼学校天台,也再也没见过漥谷须亚莲。


  海藤瞬放下种种思绪,拿起无线耳机戴进耳朵里,放了一首轻快的歌曲,走在人行道上。


  街上的人多了起来,来来往往,行色匆匆,小店都敞开了门,灯火灿烂辉煌。


  跑了有半个小时的步,海藤瞬将瓶中最后一点汽水喝完,扔进了垃圾桶。这个地方人相对来比较少,天色已经微微暗了下来,旁边只有几盏路灯照明。


  他靠在墙上微微喘息着,往前又走了几步,身边是一条昏暗的小巷。他一扭头,登时僵住了。


  小巷中,两个人正在打架。与其说是打架,不如说是单方面碾压,只见其中一人把另一个人按在墙上,那人被提着脖子拎了起来,两眼上翻,悬空的脚不停地挣扎着。


  漥谷须亚莲面无表情的脸上根本没了平时的温柔,满眼都写着“冷血”二字,尽管被拎起的人已经口吐白沫,他手中的动作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警惕的他听到了细微的声音,转过头来,霎时间也愣住了,两手一松,男人抽搐着摔到地上,两眼紧闭不省人事。


  海藤瞬攥着刚摘下的耳机,浑身冰凉。


  他怎么会在这里打架?


  *


  两人相对的时候,海藤瞬才看清了漥谷须亚莲的全身。


  对方头发乱蓬蓬的,镜片上沾染着血迹,眼下顶着淡淡的黑眼圈。


  可以说是有点……


  憔悴。


  海藤瞬脑中一团乱麻,他不知道要说什么,这一场见面太突然了。


  但他不想失去这个机会。


  他要努力挽回,补救,不然就真的没机会了。


  真的,没机会了……


  他颤抖着身体,一步步靠近,不管对方会不会因为这个动作而厌恶他,不管对方会不会对死缠烂打的自己嗤之以鼻……


  总会去挽留的。


  一定会的。


  各种问题在海藤瞬的喉咙中蓄势待发,他要说话,要赶紧说话……


  不能像上一次那样让对方跑掉……


  说话啊!


  


  路灯射出的光芒好像瞬间延长为万丈,时间停止在了这一刻。最后,千言万语全部被一阵风抚平为尘埃,海藤瞬红着眼睛,颤抖着开口:


  “救我。”


  


  救我走出这片可怕的黑暗,


  救我脱离这汪囚禁的大海;


  救我,求你回到我的身边。


  


  


  世间苍苍茫茫,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又何曾有人注意,一个心智未熟的混混正在挑衅面前阴沉着脸的人:“怎么了嘛,漥谷须,你的那个贱男友呢,跟人跑了吧,活该你被……”话还没说完,他就被一阵呼啸的风掼在了墙上。


  而现在,那个紫发的少年正将另一个蓝发男生抵在墙角,一边吻着对方一边说着“对不起”,也不知是谁的泪又一次拥向了大地。


  


  空中仿佛还有残阳闪着光,伶仃的漆黑之花于绝望的暗夜中重新绽放,血色的冰焰跳动,燃起了无尽的希望。


  Black beat得到了唯一的救赎,前方的道路仍然幸福漫长。


  


  


  ——End——

奶皮永远在北极圈

斉Ψ十周年おめでとう!!🎉🎉🎊🎊

(今天才知道的我是屑,于是速摸了,还得画作业,溜了)

斉Ψ十周年おめでとう!!🎉🎉🎊🎊

(今天才知道的我是屑,于是速摸了,还得画作业,溜了)

緑倖

我画完了,就是画的时候很狰狞

我画完了,就是画的时候很狰狞

小疯
是谁2022才看齐木,是我

是谁2022才看齐木,是我

是谁2022才看齐木,是我

这个樱桃你吃吗

【窪海/齐灾】私奔到月球

完结篇


断断续续写了一年,希望每个故事的他们都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W8fQ😃GJ😃OVJ😃jJwg😄M6Kbi😃tang😃?pwd😃=Q2B3 😃

提取码:😃Q2B3


别屏了,我真不知道有什么😅


完结篇

 

断断续续写了一年,希望每个故事的他们都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W8fQ😃GJ😃OVJ😃jJwg😄M6Kbi😃tang😃?pwd😃=Q2B3 😃

提取码:😃Q2B3


别屏了,我真不知道有什么😅


早见纱织

樱花

齐木楠雄×直球系温柔妹

没粮控制不住自己想码字

玛丽苏 文笔差 ooc

短打一发完 我脑补补完了 就不太想继续了😥


🌸

我叫齐木楠雄,是个超能力者。心灵感应、瞬移、千里眼、透视、预知等等,大多数常人不能办到的事,我都可以做到。

自从在幼稚园以296胜0败56平打败了教学老师,在那以后电视报纸层出不穷的报道猜拳小子啥的,影响了我一家人的生活。

所以3岁那年我搬家了。

当日入住进早已软硬装都安置妥帖的住宅,母亲齐木久留美特地下厨制作了几碟青团,分送给左邻右舍。

我们隔壁邻居那户人家姓早见,在母亲按了几次门铃都无人应答。我...

齐木楠雄×直球系温柔妹

没粮控制不住自己想码字

玛丽苏 文笔差 ooc

短打一发完 我脑补补完了 就不太想继续了😥


🌸

我叫齐木楠雄,是个超能力者。心灵感应、瞬移、千里眼、透视、预知等等,大多数常人不能办到的事,我都可以做到。

自从在幼稚园以296胜0败56平打败了教学老师,在那以后电视报纸层出不穷的报道猜拳小子啥的,影响了我一家人的生活。

所以3岁那年我搬家了。

当日入住进早已软硬装都安置妥帖的住宅,母亲齐木久留美特地下厨制作了几碟青团,分送给左邻右舍。

我们隔壁邻居那户人家姓早见,在母亲按了几次门铃都无人应答。我起先还不曾注意到,心灵感应在方圆100米之内都可以无差别接收。然而这户人家,到目前为止的确没有传来任何心声。

拉了下母亲的裤管说“没有人在家。”

齐木久留美端着掐丝缠枝碗,摆盘精致放了十几枚热乎乎的小巧团子。正有点苦恼微皱眉,听到儿子这样说,想转身和孩子回家过会再来看看。

打开栅栏那瞬间,迎面就走过来类似母女的二人组合。

🌸

年长女子约莫二三十岁的年纪,一身浅蓝长褶裙裾,提拎着配套衣裙的深蓝色手提包,包上系粉嫩色调的粗丝带蝴蝶结。

没有像母亲齐木久留美一样一手执碗碟一手拉住我的手,那个落后于绛蓝色裙子的小女孩,始终与她不远不近隔了三步距离。

面对面停住脚步,年青女子面露疑惑先启唇,“你们是……?”

同一时段的心声也传达到我的脑海中。

【这两个泛着穷酸气的穷鬼好像都没见过的,在我家门口咋回事呢?】

我瞪着平静的眼神看着对面的女子,关于人类心口不一的诸如此类情况,我已经可以很冷静旁观了。

母亲齐木久留美言辞带有一点不好意思,忙躬身一鞠说今天刚搬过来,正好在您隔壁那家就是了。然后奉上聊表心意的传统吃食作为见面礼。

【可惜了啊,她根本不吃这个,最后不过是丢进垃圾桶的命运】

🌸

让我们把视线镜头对准跟在后头存在感极低的小女孩。后者发出的老大人似的叹气心声,正出自面上看上去惴惴不安,亦步亦趋的她身上。

女孩的黑发用一个皮圈简单扎起来,平刘海一些长的发尾直戳眼皮上。穿半旧不新的宽大銀红色小袄,紧缚小腿的葱绿杭绸裤。灰扑扑的布鞋,没有搭袜子。

要说全身上下,唯一突出的亮点。

说真的很像电视剧里俗到不能再俗的桥段,女主角如果没有美若天仙的面貌,那么她必然有一双使人足以甘心沦陷的眼睛。

🌸

“嗳呀,这怎么好意思…太感谢你们了……”一边接过碗来。经过双方自我介绍,我和久留美女士了解到蓝色裙摆的那位名唤早见纱织,今年26周岁,职业鞋厂文员。也确实是女孩的母亲。

说了几句套话,母亲久留美提及她身后的女孩早见樱,笑说,“啊啦,您家闺女眉目长得真清秀,在哪里上幼儿园呢?”

哦豁,不愧是我的母亲。精准踩雷。

肉眼可见面前的早见纱织笑容僵硬了一下,之前她的内心还在活跃腹诽待会就扔掉真麻烦啊滚滚滚,现在变成以下内容:

【5岁该上幼儿园吗,我都不打算送她去上什么托育所。没有她出现在我生命里,杀千刀的也就不会遁走。好歹有一口气就算了,孩子对我来说不是上天的祝福,是诅咒呢呵呵】











流浪行星P

【空楠】电离氢(5)

环太平洋AU,有借用,这个哥哥更反人类一点,我想要评论。


一路上相谈甚欢,燃堂力自然不是齐木空助的对手,被骗得团团转。

三人正要分别,忽然有一个穿着连帽衫的流浪汉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一瓶液体直直地朝着齐木空助飞了过去,就在将要泼到齐木空助身上之前,液体不着痕迹被挡住。

“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同胞!”那个男人嘶吼道,“齐木空助,你是杀人凶手,你杀害了我的同胞!”

附近的员警很快赶了过来,将这个疯疯癫癫的男人带走。

齐木楠雄扭头去看齐木空助,看见他只是站在那里,一切如常,就好似刚才的袭击完全和齐自己没关系一样。

“你也得注意一下。”

久留美把齐木国春皱皱巴巴的衣服......

环太平洋AU,有借用,这个哥哥更反人类一点,我想要评论。




一路上相谈甚欢,燃堂力自然不是齐木空助的对手,被骗得团团转。

三人正要分别,忽然有一个穿着连帽衫的流浪汉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一瓶液体直直地朝着齐木空助飞了过去,就在将要泼到齐木空助身上之前,液体不着痕迹被挡住。

“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的同胞!”那个男人嘶吼道,“齐木空助,你是杀人凶手,你杀害了我的同胞!”

附近的员警很快赶了过来,将这个疯疯癫癫的男人带走。

齐木楠雄扭头去看齐木空助,看见他只是站在那里,一切如常,就好似刚才的袭击完全和齐自己没关系一样。

“你也得注意一下。”

久留美把齐木国春皱皱巴巴的衣服塞进洗衣机里,斥责道。

狼狈的男人摸了摸头:“我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久留美挺住手势的动作,过了好一会儿,才扭过头来,扶住齐木国春的脸。

她的眼睛里全然是关怀:“要是爸爸有事的话,妈妈真得回非常难过。”

两人深情对视,明明已经结婚多年,却仍旧像是初恋小情侣一般把其他人排斥在外。

“对了,”齐木国春忽然说,“我被调到生命之墙去了,主编说是要取材。”

“生命之墙,那不是很危险?”

“是啊,但是为了妈妈,再危险我也会去的哦。”

久留美犹豫道:“如果实在不行,我们还有小楠,还有空空……”

齐木国春这时候倒是摆出些许父亲的样子来:“那怎么行,作为爸爸我本来就应该支撑起这个家的。”

“但要是小楠能帮帮爸爸找一份轻松又高薪的工作的话就更好不过了!”

你倒是再把那违和的帅气多坚持几秒啊!站在一旁的齐木楠雄吐槽道。

没有了机甲猎人,我们的未来是会更好还是更坏?

毫无疑问,这个计划浪费了我们数万亿美元,但带给我们的只有一座座可笑的丰碑。无疑否认那些英勇的战士,但寄希望于英雄总是可笑的。

特别是齐木空助博士,超能观测者的设计师,离开之前所说的,“机甲没有发挥到最大程度的唯一原因是我们的战士并无法心意相通”。

显然,将世界的存亡寄希望于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上是可笑的。在此,笔者斗胆推测,这大抵是因为齐木博士的年轻和过于自信。据了解,齐木博士的日常生活也在退出猎人计划之后遭受了打扰,但比起他所遭受的不痛不痒的创伤,我们到底应该付出什么来弥补在猎人计划中所遭受伤害的战士和无辜群众才更应该被思考。

以及,全体人类向猎人计划全体参与者及其贡献致以最诚挚的敬意。

——《生命之墙日报》向您报到。

备注:原《猎人日报》已更改为《生命之墙日报》,标签变更起效日期为X年X月X日

“全世界都在感谢你的贡献,”电子屏幕上的人是防御工会的一名代表,他板着脸,看上去非常不好相处,“但是机甲被毁掉的速度已经大大超过了建造的速度,我们不能再这么继续了,希望您能理解,元帅。”

元帅看着面前那张可恨的脸,他现在没有任何和对方交谈的心思,但是却还要强装出公事公办的平静:“我知道,每一次牺牲的都是我的士兵。”

“这真是不幸。”

“但是,我们不能坐以待毙。世界上没有攻不破的墙,生命之墙一样,虫洞也一样。现在我们只不过是白白放弃我们的星球上属于我们的海域。”

“哦,极端分子的言论。”那名刻薄的官员说,“你该不会真得相信齐木空助那个还不满二十岁的孩子吧。”

“如果他说得是对的,那么我相信也无妨。”

“好了,元帅,我们已经给你足够多的时间了。”那名官员干脆无视了元帅的话,“我不关心超能观测者或者是其他的机甲有多么优良,我们会给你提供最后一笔资金,和一个位于澳大利亚旁的一个港口城市。”

“在这之后,我们将不会给猎人计划提供任何的资金。”

怪兽正在进化,攻击频率越来越高,防御强的建立也像是苟且偷生一般建造着。

齐木国春第一次来到生命之墙下时,所想到的是要建造一座这样的城墙,自己究竟需要舔多久的鞋子。

久留美忙着到处拍照,而工人们一群一群地从她的身边经过,没人注意到这再普通不过的一家。

天空下着小雪,冬天已经在不知不觉之中悄悄到来,现在已经是齐木空助离开伦敦的半年之后。

无视兴奋过度的爸爸和妈妈,这两个人无论来这里多少次都会兴奋过度,齐木楠雄跟着自己的哥哥,或者说是齐木空助跟着自己——无所谓。

他们在这里度过了甚至可以说是转瞬的短暂时光。

“目前最热门的漫画就是关于生命之墙的了,”齐木国春喋喋不休,“我想如果我工作再努力一点儿的话,说不定我们就能够一起搬进离海五百公里的安全区去呢。”

齐木空助想,日本就是个岛国,究竟哪里才能算得上安全区。

妈妈宽慰道:“爸爸也不要太辛苦了,就算是到时候我们去不了安全区,只要一家人能够生活在一起,我想我也满足啦。”

有人的声音不合时宜地打断了二人的互述衷肠。

“这不是齐木空助博士吗?”那个人咬紧头衔两个字,“怎么,又带着你的高见来生命之墙巡查了?”

齐木国春想阻止,但对方实在是个身材高大的建筑工人,完全不是齐木国春这种身材薄弱的漫画编辑能抗衡的,他瑟缩了一下。

注意到这边的纷争,齐木楠雄扭过头来,便看见哥哥的脸上照常挂着温和的笑容:“可不是嘛,来看看你们所谓的建筑奇迹。”

“因为你那可笑的契合理论,有人死了,你应该为此负责。”

在谈话之中,齐木楠雄也探查到了这个人的身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