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齐黑瞎

1772浏览    268参与
背城辞借一

瞎子的土味情话

瞎:【笑】花儿,你是世界上第二幸福的人。 


花:【正举着手机玩尔罗斯方块】为什么? 


瞎:【继续笑】因为我拥有了你,我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花:【嘴角微勾,眼满星辰】是嘛!不过,我很快就要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瞎:【疑惑】为什么? 


花:【笑】因为我很快就将离开你了。

花儿:土味情话❌


喜欢的话请给我一个小心心,美好的你们是我坚持的动力呢!💕

瞎:【笑】花儿,你是世界上第二幸福的人。 


花:【正举着手机玩尔罗斯方块】为什么? 


瞎:【继续笑】因为我拥有了你,我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花:【嘴角微勾,眼满星辰】是嘛!不过,我很快就要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瞎:【疑惑】为什么? 


花:【笑】因为我很快就将离开你了。

花儿:土味情话❌



喜欢的话请给我一个小心心,美好的你们是我坚持的动力呢!💕

⃒⃘⃤盛寻汐
日常摘抄 【“你真的不姓张?”...

日常摘抄

【“你真的不姓张?”吴邪最后问了黑眼镜一句。

黑眼镜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姓张的都是不会痛的,我不管怎么样,还是会痛一痛的。”】


日常摘抄

【“你真的不姓张?”吴邪最后问了黑眼镜一句。

黑眼镜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姓张的都是不会痛的,我不管怎么样,还是会痛一痛的。”】


咕咕咕咕谷泽

【黑花】你快品品他俩

解雨臣认识黑瞎子是在22岁左右。也就是2000年到2001年左右。


那时候解家还不稳定。解雨臣认为自己的能力还嫩着,没敢在霍老太身边说话。


2004年 那个时候解雨臣26岁左右,解家的势力已经被解雨臣全盘接收。带着吴邪他们去了霍家,当时的解雨臣已经不在束手束脚的说话了。


四年里,两人接触的有很多,有合作,有教导。这四年也是解雨臣极速成长,在九门以及解家站稳脚跟的时间。解雨臣说过黑瞎子教会他很多。有枪有刀,有杀人的方法,有做人的道理。


不管多惨,都能笑对人生百态。


我不信这四年里只有书里说的片言片语,四年时间很长,可以有很多的故事。


明明小时候说过不...

解雨臣认识黑瞎子是在22岁左右。也就是2000年到2001年左右。


那时候解家还不稳定。解雨臣认为自己的能力还嫩着,没敢在霍老太身边说话。


2004年 那个时候解雨臣26岁左右,解家的势力已经被解雨臣全盘接收。带着吴邪他们去了霍家,当时的解雨臣已经不在束手束脚的说话了。


四年里,两人接触的有很多,有合作,有教导。这四年也是解雨臣极速成长,在九门以及解家站稳脚跟的时间。解雨臣说过黑瞎子教会他很多。有枪有刀,有杀人的方法,有做人的道理。


不管多惨,都能笑对人生百态。


我不信这四年里只有书里说的片言片语,四年时间很长,可以有很多的故事。


明明小时候说过不在交朋友,长大后却有了瞎子伴其身旁。算到今日已经有20年了。

已经20年了……这得有多少个四年,这中间又有多少个故事发生了?我不敢想,想了就会口口水。


瞎子表露出来的形象就是放荡不羁,洒脱,战斗力贼强,但一遇到对方出事儿了———蔫了,不笑了。


彼此信任,彼此了解,就差把民政局搬来了。所以在沙海里头接到黑瞎子的电话才会有不重视,游刃有余的表现。


要是黑瞎子真的瞎了怎么办?

这个偌大的北京城只有解雨臣还在了。你说呢?你说呢?


从书中字里行间就能看出他俩的羁绊有多深。那种不经意间的话题,旁人口中的先生,解雨臣口中的那位朋友,他们的点滴都渗透在细枝末节里,像是隔了层轻纱,透过片刻微光就能感知到对方的存在。


这若隐若现的爱情。这该死的爱意,你品,你细品啊!字里行间都是糖!!!!






时间线是参照了圈内两位太太 除了超龄一无所有和一颗花生的。

看完后真的是从内而外的散发着甜味。




削桐为琴 植树造林

你花儿爷从来不说什么好孩子4.

今天调休!抱歉我来晚了!

---------------------------------------

湿漉漉的黑瞎子写了个澡,穿着解雨臣的T恤就出来了。

着实有点小。

那也没关系,你黑爷能屈能伸,正乐着呢。

晚饭又是黑瞎子承包的,解雨臣还挺高兴,今晚晚饭终于不用自己动手了。

吃完饭,两个人都没有碰作业。

一个是在学校就写完了,一个是作业烂了他也不会动作业一下。

于是两个人就依在沙发上看电视。

“花儿,你为什么突然转这里来啊?以前学校不好?还是犯事了?”黑瞎子突然问到,墨镜完美的掩盖了他没事找事的心情。

“...我之前跟师傅学戏的时候,偶然发现师傅的身手敏捷,好像不是据他...

今天调休!抱歉我来晚了!

---------------------------------------

湿漉漉的黑瞎子写了个澡,穿着解雨臣的T恤就出来了。

着实有点小。

那也没关系,你黑爷能屈能伸,正乐着呢。

晚饭又是黑瞎子承包的,解雨臣还挺高兴,今晚晚饭终于不用自己动手了。

吃完饭,两个人都没有碰作业。

一个是在学校就写完了,一个是作业烂了他也不会动作业一下。

于是两个人就依在沙发上看电视。

“花儿,你为什么突然转这里来啊?以前学校不好?还是犯事了?”黑瞎子突然问到,墨镜完美的掩盖了他没事找事的心情。

“...我之前跟师傅学戏的时候,偶然发现师傅的身手敏捷,好像不是据他说的当年在戏班为了唱戏练出来的,而是...有些功底的。”解雨臣私底下查过黑瞎子的底,简简单单,勉强比一片空白强一点,而黑瞎子几乎从未问过自己从哪转来,为什么自己独居。

“我缠着师傅学了些皮毛,到现在也只会打架的时候给对面卸个胳膊腿什么的。”解雨臣继续道。

只会卸胳膊...你还想会什么...黑瞎子心里道。

“我和家人关系不怎么样,从小跟师傅最亲,原先学校里的人个个都带着假面,表面光鲜背地里都不明不白的,我不想再待了,就转来了,”解雨臣双臂抱着双腿,又扯过一个抱枕,倚在黑瞎子身上继续道,“之所以会调到你们班...是因为我之前也打过不少架。”

黑瞎子当初第一眼看到这人的时候,就觉得他会是个带人温和客气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人什么事能惹得他打架打到来这吊车尾的班。

“你要是不说,我也没看见你打架的话,我还真以为你是个老老实实学习的好孩子。”黑瞎子把人往自己身上搂了搂,又伸手给人理了理头发。

“我本来也不想来这里之后再惹什么事的,谁知道又给我碰上了。”解雨臣倚着黑瞎子翻了个身,一边伸手够茶几上的遥控器一边道。

黑瞎子伸手拿过遥控器递给人,道:“以后不会了。”

解雨臣拿着遥控器换来换去的调了几个台也没找到个自己想看的,突然又想起什么,爬起来道:“你不是身手挺好的吗?那天怎么回事?”

黑瞎子知道解雨臣指的是自己差点挨一刀子那回事,但是你黑爷怎么可能承认是想躺进医院博同情顺便打破僵局最后抱得美人归....

现在最终目的都达到了,还谈那档子事干嘛呀...

“咳,明天还上课呢,睡觉吧。”黑瞎子敷衍的推了推眼镜,岔开话题的意图明显。

“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还会因为第二天有课前一天晚上就老老实实的早睡呢?你上课补觉,晚上是去当贼了吗?”解雨臣直起身子,双臂交叠枕在脑后,换了个舒服的姿势依在沙发上,脸上的调笑的意味收都收不住。

黑瞎子没说什么,突然站起身来,解雨臣以为他真要去睡觉了,刚要拿起遥控器关电视就一把被黑瞎子从沙发上捞起来。解雨臣笑着去推他,黑瞎子却凑到解雨臣脖颈,亲了一口又咬了一口,解雨臣躲都没处躲,生生被这戴眼镜的大狗咬了一口。

解雨臣刚要反击,黑瞎子又凑到人耳边,故意压低本就低沉的声音,咬着人耳垂道:“我晚上去偷谁你还不知道吗?嗯?花儿爷?”

解雨臣的脖子肉眼可见的从锁骨红到耳根。

黑瞎子把人抱到床上,解雨臣又爬起来要下床。

“干嘛?还想跑?”黑瞎子堵着人,不让他下床。

“我跑什么呀这是我家,我去关电视关灯。”解雨臣无奈又好笑。

“那我去,你乖乖睡觉。”黑瞎子于是就去关电视关灯。

关好那费事的电视和灯,黑瞎子回到卧室就看到某人把自己卷成一团背着自己缩到床的一边。

黑瞎子知道这人不好意思,关了灯摸黑爬上床,揪了揪解雨臣被子结果根本揪不动。

“......你是想冻死你男朋友然后继承他的墨镜吗?”黑瞎子被这人拒之被外又气又好笑。

于是解雨臣挪了挪,把裹着的被子送了送。

黑瞎子猛的一拽被子,把被子盖过来顺便把人拽进怀里,然后顺势凑过去想亲人一下结果被解雨臣用一只手把脸按住了。

之后就听见那人躲在被子里咯咯的笑,手还捏在黑瞎子脸上。

黑瞎子抓住那人不老实的手塞进被子,摸到床头的空调遥控器调高了几度又给人掖了掖被角道:“好了别笑了,老实睡觉吧。”

“嗯。”解雨臣伸过头,在人眼角亲了一下道:“晚安。”

黑瞎子摸黑伸手揉了揉人的脸道:“嗯,晚安。”


---------------------------

应该快要完结了,如果不开学的话,我就更个黑花警医的短篇✓

安柳
黑瞎子是蒙古族,如果不岀意外...

        黑瞎子是蒙古族,如果不岀意外他的蒙古族姓氏应该是乞颜

  2012年9月15日南派三叔在台北的藏海花签售会上透露:黑瞎子是旗人,蒙古族,名字有四个字。 


  【八旗】(名)清朝满族军政合一的组织。分正黄、正白、正红、正蓝、镶黄、镶白、镶红、镶蓝八种旗。后又编入蒙古人、汉人的归附者,成为蒙古八旗和汉军八旗。


身高:1米85

        黑瞎子是蒙古族,如果不岀意外他的蒙古族姓氏应该是乞颜

  2012年9月15日南派三叔在台北的藏海花签售会上透露:黑瞎子是旗人,蒙古族,名字有四个字。 


  【八旗】(名)清朝满族军政合一的组织。分正黄、正白、正红、正蓝、镶黄、镶白、镶红、镶蓝八种旗。后又编入蒙古人、汉人的归附者,成为蒙古八旗和汉军八旗。


身高:1米85

齐玄

「齐黑瞎生贺」0123

对不起是旧文重发。


0123了。

是齐黑瞎生日。

说实话当初办假证时人家问他生日的时候,鬼使神差的就蹦出了一个0123。

是个寒冷的冬天,齐黑瞎手里拎着的塑料袋,把手由于重力的作用从宽变到窄,把他的手勒出两个深红色的印子。

他去了一趟超市,买了些啤酒和零食,准备为这个银装素裹的时日囤粮,也顺便给自己过过生日。

塑料袋里安静的躺着一盒奶油蛋糕,花花绿绿的,中间还写一个大大的寿字。店员介绍给他说小孩子爱吃蛋糕。他转念一想,那两个小孩肯定张罗着要吃蛋糕,便付了钱拎着就走。

走前面那个胡同,再右转就是他的租所,不过是一个不大的四合院,霍秀秀租给他的,而且房租至今没有交,里面总是静悄悄...

对不起是旧文重发。


0123了。

是齐黑瞎生日。

说实话当初办假证时人家问他生日的时候,鬼使神差的就蹦出了一个0123。

是个寒冷的冬天,齐黑瞎手里拎着的塑料袋,把手由于重力的作用从宽变到窄,把他的手勒出两个深红色的印子。

他去了一趟超市,买了些啤酒和零食,准备为这个银装素裹的时日囤粮,也顺便给自己过过生日。

塑料袋里安静的躺着一盒奶油蛋糕,花花绿绿的,中间还写一个大大的寿字。店员介绍给他说小孩子爱吃蛋糕。他转念一想,那两个小孩肯定张罗着要吃蛋糕,便付了钱拎着就走。

走前面那个胡同,再右转就是他的租所,不过是一个不大的四合院,霍秀秀租给他的,而且房租至今没有交,里面总是静悄悄的,也不像个有人的样子。

不过今天的安静添加了几分诡异。

“谁啊,别躲里边,出来了啊。”

齐黑瞎听到草丛里有一丝响动,警惕几分,毕竟在他瞎了之后,听觉变得越来越敏锐。本来连一次微风都没有,草丛怎么会自己发出琐碎声音。他笑了笑,这话怎么说?用脚后跟想都知道是哪只小兔崽子。

果然话音未落,他想的小兔崽子就从后门钻出开,拍拍自己的肩膀张口就来“得,咱还想给你一丝惊喜呢。”

苏万也从旁边走过来接过黑瞎手里的塑料袋,假装着有些不满,抱怨自家师傅什么时候能让他得逞一次。吴邪则伸手招呼已经在屋里的人。

齐黑瞎微微侧头。仔细分辨响动。

高跟靴是秀秀,皮鞋是花爷,还有一个脚步比较沉的应该是胖子,吴邪胖子都在,少不了哑巴。

当然还有脚步声最快的黎簇。

他很轻易的猜出了人员名单。就像能看见那样。

齐黑瞎凭着记忆指了指包装袋里的奶油蛋糕“先说好,谁来咱家吃蛋糕,就得交钱啊,自助餐,动手做,一人250。不许赖啊。”

                                                       【文/齐玄】

齐玄

「黑瓶 | 一发完」死而无憾。

有ooc。

旧文重发。

是冷tap。

北极圈掉眼泪。

有角色死亡。

有部分私设。

评论区等你。


是夜。


冰凉的汗水顺着脊背缓缓下滑,啪嗒一声滴落在床单上留下一点水痕。月光通过没拉紧的窗帘窥伺着屋内的一举一动。

齐黑瞎侧卧在床上疯狂压抑着齿唇间泄出的点点呻吟。眼睛就好像被三棱锥刺穿一般,痛的让他发疯。

他似乎活不长了。

费力的撑起身子后,他走到医药箱前找出所有的止痛片一股脑倒入口中。头部传来的眩晕让他满意些许。至少可以睡过去了,不是吗?他勾起一抹微笑。

没关系,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几天后,齐黑瞎去世这消息传遍了所有和盗墓相关人员的耳朵里。他们非常惊讶极了...

有ooc。

旧文重发。

是冷tap。

北极圈掉眼泪。

有角色死亡。

有部分私设。

评论区等你。




是夜。


冰凉的汗水顺着脊背缓缓下滑,啪嗒一声滴落在床单上留下一点水痕。月光通过没拉紧的窗帘窥伺着屋内的一举一动。

齐黑瞎侧卧在床上疯狂压抑着齿唇间泄出的点点呻吟。眼睛就好像被三棱锥刺穿一般,痛的让他发疯。

他似乎活不长了。

费力的撑起身子后,他走到医药箱前找出所有的止痛片一股脑倒入口中。头部传来的眩晕让他满意些许。至少可以睡过去了,不是吗?他勾起一抹微笑。

没关系,一切都安排妥当了。

几天后,齐黑瞎去世这消息传遍了所有和盗墓相关人员的耳朵里。他们非常惊讶极了,所有人都在猜测,他是怎么死的。

再后来,两种说法脱颖而出。

第一种说法他被仇家围剿而死。第二种而是他下了一个凶斗,最后折在里面。

不过道上来讲,第二种更符合他们的逻辑。毕竟他们都是靠地下工作赚钱的,这黑爷下的斗,里面有多少好东西可想而知。不过黑爷都搞不定,那谁还能平安出来?

当然,只有张起灵。

再后来这事越传越邪乎,竟然把齐黑瞎最后进斗的地点斗挖出来了。不过这消息查到最后竟然是吴邪放出来的。这让不少懂这道的人留了个神。

都知道这桩生意不好做。

但还是有人做了。

这伙人是一个靠着倒卖古董起家的黑商,要是自己掏钱找张起灵去下这个油斗,说实话他们拿出不这笔钱,也没这个本事。

不过这次有人帮他们撑腰。

是解雨臣。

有这解家在背后撑腰和担保,这合同很快就签成了,让张起灵有些疑惑的是他不可以过问地点,内容,拿了钱办事,别的他不需要知道。

不过他需要这笔钱。

“张爷,别忘了,明早上五点,我楼下接您!得嘞!咱些走了啊!张爷您歇着!不用送!”伙计将明天要的东西都送来之后,张起灵才放松了神经坐在沙发上回忆今天的事情。

“这是齐黑瞎留给你的。他走后,你要下第一个斗时,一定要把他带着。这是他唯一的嘱托。”解雨臣找到他,将那人留下的小信封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就走了。

解雨臣是吴邪的朋友,那他们口中的人齐黑瞎又是谁?他似乎忘了,最开始听到那人的名字也不过是他的死讯。

只不过他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把他和齐黑瞎并称?

张起灵将那漆黑的信封攥在手里。

他到底遗忘了多少东西,他记不起,也不知道,更不为其而悲伤。要说这缠在心头说不出的情感,多半是遗憾。

张起灵的命和别人不同,背负的也和别人不同,他没有时间留下来去看人间烟火,更不能因为一块丢失的记忆就驻足停留。

他只是在遗憾。

第二日一早,他就上了那伙计的车。行了约摸有半日,到了的地方使得张起灵有些惊讶。

是秦岭。

更在意料之外的是,所有除了他以外的伙计通通折在青铜树之外。真正能进来的似乎只有张起灵一个人。

他觉得自己中了套,不是中了吴邪和解雨臣的套。

而是齐黑瞎的。

因为当他检查那些尸体时,以外的发现有好些伙计都死于外伤,仿佛是被人故意扼杀的,这身手以及绝对黑暗的环境,想要这么进准可不容易。

能做到这些的只有他听吴邪说过的齐黑瞎。

这就好像是引导着他,好像从他进这斗开始的任何一个动作都是被人规定好的。他找出口袋里的信封。紧紧握在手里快步行如那漆黑的洞穴。

张起灵手里的火把照亮了洞穴。

“哟,你来了,挺快啊。”一个带着墨镜约摸能有四十岁的中年人坐在青铜树周围的地上正在吃青椒炒饭。“成,怎么说这也给咱炒饭吃了,这事我就替他办了,东西给我吧,哑巴。”

哑巴?有些熟悉的称呼,他蹙眉在大脑中不断搜索着有关那人片刻记忆的文件。最后得到的结果竟然是

“查无此人。”

也许只要把东西给他,自己就可以知道齐黑瞎是谁,和自己有什么关系。这单生意不亏,一张卡片倒是无所谓,而且也不是写给自己的。他将那纸片放在对方手里而人接过那东西只是打开扫了一眼,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口。

“你如果真想知道有关他的片刻线索,就跟我来吧。”

但是张起灵注意到对方嘴角的一抹微笑。

他张起灵跟上了前面那男子的步伐,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所有动作都好像是自己来这里的根本目的就是找到齐黑瞎这人。

不过事已至此,不如跟上看看。

徒步接近二十分钟,两人来到一个荒冢面前,张起灵有些疑惑的摘下了木牌前挂着的墨镜。而男子脸上带的墨镜竟然和这一模一样,就连刮花的镜片也斯文不差。

他没有什么好说的,眼前这个人就是齐黑瞎,毕竟青铜树的能力自己还是知道的。

他打开那男人递过来的信封,里面只有短短的一句话。

“复制全无意义,你还是找到了我。”

这句话就好像一语道破一样,所有关于那男人的记忆全部回到了该在的位置上。无论是在那小小的公寓里,还是在他走出青铜门那一刻转身离去的背影。

利刃刺透肉体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刚刚引导自己来荒冢的齐黑瞎心脏上正扎着一把匕首,周围没有人,是他自己扎进去的。

张起灵死死摁着伤口,紧蹙的眉头可以提现他现在的紧张。而他怀中的人摇摇头,好笑的将卡片递给他,破碎的语言无奈的道出事实。

“复制全无意义。”

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复制品会自杀,他应该想办法活下去。

送走那人最后一路,张起灵拿着那卡片,手心触及的凹凸感告诉他背后还有一行字,他将其缓缓反转过来。筋骨的字迹告诉了他一个更无奈的事实。

“我,死而无憾。”



「end」

                                                     【文/齐玄】


一点解读

为啥复制体要自杀,很简单。因为真正的齐黑瞎已经死了,就算复制体跑出去也活不了,解家和吴邪根本不会让他活下来。

毕竟那不是齐黑瞎。

而张起灵为什么会被引导齐黑瞎的墓前,只是因为齐黑瞎不想放过他,他也想让张起灵感受一下失去的滋味。

我死而无憾一语双关,即是我爱你又是我让你感受了痛苦所以我无憾。

齐黑瞎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

寂シ
当时跟风写的黑爷站街的一篇小短...

当时跟风写的黑爷站街的一篇小短篇?微黑花,哈哈哈哈,不喜勿喷,圈地自萌,闹事不理

当时跟风写的黑爷站街的一篇小短篇?微黑花,哈哈哈哈,不喜勿喷,圈地自萌,闹事不理

削桐为琴 植树造林

你花儿爷从来不是什么好学生3.

网课太满,我混个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其实半夜的时候解雨臣醒了一次,换了睡衣又去客厅里转了一圈,轻手轻脚的给沙发上的人盖上个小毯子,又踮着脚回卧室继续睡了。


解雨臣本来以为醒了一次下半夜肯定是睡不好了,结果一想到那人就睡在和自己一墙之隔的不远处,又觉得十分安心,不知不觉的就又睡熟了。


解雨臣早晨早晨是饿醒的。


某人不知道在厨房抄了什么,这香味飘到卧室直接把解雨臣馋醒了。


解雨臣迷迷糊糊爬起床,到客厅一看就正好遇到黑瞎子围着围裙,手里端着早饭从厨房出来。


青椒炒饭和西红柿炒鸡蛋。


嗯,还凑合吧。解雨臣眼睛弯了弯。...

网课太满,我混个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其实半夜的时候解雨臣醒了一次,换了睡衣又去客厅里转了一圈,轻手轻脚的给沙发上的人盖上个小毯子,又踮着脚回卧室继续睡了。


解雨臣本来以为醒了一次下半夜肯定是睡不好了,结果一想到那人就睡在和自己一墙之隔的不远处,又觉得十分安心,不知不觉的就又睡熟了。


解雨臣早晨早晨是饿醒的。


某人不知道在厨房抄了什么,这香味飘到卧室直接把解雨臣馋醒了。


解雨臣迷迷糊糊爬起床,到客厅一看就正好遇到黑瞎子围着围裙,手里端着早饭从厨房出来。


青椒炒饭和西红柿炒鸡蛋。


嗯,还凑合吧。解雨臣眼睛弯了弯。


黑瞎子放下菜结下围裙一把把旁边傻笑的人捞过来,低头就在人脸颊上亲了一口。


“乖,洗漱去,待会过来吃饭。”


“嗯。”解雨臣乐的很,很久都没有人给他做早饭了。


吃过了饭,两个人一路去学校。


然后当天就穿出消息,说看到两个人一起出的门。


啧,消息倒是挺灵通的啊。黑瞎子搂了搂身边的解雨臣,让他靠自己近点。


解雨臣拍掉黑瞎子搭在自己腰上的手,瞪着眼让他在学校的时候收敛点。


黑瞎子嘿嘿嘿的笑,说花儿你这么等着我只能算是撒娇,没有威慑力。


解雨臣不想理这个痴汉。


上课的时候解雨臣根本无法忽略黑瞎子直勾勾盯着自己的眼神,转过头去就看到那人左手撑着头,右手转着笔,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还笑。


黑瞎子看身边那人终于肯看看自己了,刚要说什么,迎面过来一只手糊在他脸上。


黑瞎子:“......”


“别老盯着我我看,”解雨臣把他头强行掰正,“老实上课。”


黑瞎子一把把人的手整个抓到手里。解雨臣的手微凉,被黑瞎子滚烫的手心攥了一会,这时候也慢慢暖起来。


放学之后黑瞎子非要把人送到楼下才肯走,走的时候还把人捞过来香了一口。


“你不请我上去坐坐?”黑瞎子亲完之后搂着人的腰,贱兮兮的笑着,就是不肯松手。


解雨臣放弃挣扎,任他搂着,反问道:“你就只想上去坐坐?”


“那我还能干别的吗?”黑瞎子想去咬解雨臣的耳朵尖,粉红粉红的,不知道是什么味道。


解雨臣两只手捏着黑瞎子的脸把他推开点,帮他扶了扶万年不摘的墨镜道:“不能。我一天到晚都和你在一块,你不烦吗?”


“不烦。”黑瞎子突然认真道。


解雨臣看他认真,突然笑出声来,在他嘴唇上轻轻印了一下,趁黑瞎子还没反应过来,溜出几步,朝他挥挥手道:“快回去吧。”


说完便转身进了楼。


黑瞎子在楼下久久的站着,直到楼上某一盏灯亮起,才离开。


走前朝那扇窗挥了挥手。


他知道那人一定在窗前看着自己。


这几天突然降温,连着下了好几场大雨,解雨臣是个细心的,总是记得带伞的。


但是某人就不一样了。


看到别的情侣都抱一起在屋檐下躲雨,齐黑瞎先生突然灵光一现就有了个新点子。


他把解雨臣雨伞藏起来了。


手法也不是那么高明啊。


偏偏那天一整天都乌云密布的结果就是没下雨。


黑瞎子这个恨啊...


黑瞎子把人送到楼下时,那人还不忘抱怨说自己怎么开始丢三落四的了,雨伞都能丢,顺便又叨叨了几句瞎子为什么总不记得带伞。


但是当黑瞎子第无数次用祖安的家乡话告慰天气预报时,突然开始下雨了。


还是暴雨,雨点打的人生疼的那种。


但现在下有个屁用啊,人都给送回去了,自己都走出小区门了。


突然齐黑瞎先生脑子里又有了个点子。


黑瞎子从包里掏出解雨臣的雨伞,看看雨伞,又看看旁边躲雨的一对没带伞的情侣。


黑瞎子淋着雨走过去把伞塞给男方,忽略了那男人夹杂着三分惊奇三分疑惑三分不情愿和一分恼怒的目光说了声:“大兄弟,不用谢,见面就是缘,雨伞送你了。”


然后撒腿就往解雨臣家楼下跑。


于是三分钟之后解雨臣就在门外捡到了一只浑身湿漉漉的黑瞎子。


黑瞎子撸了一把湿透的头发,依着解雨臣家门框道:“花儿爷?您看外面这么大的雨,收留我一晚呗?”


解雨臣看着门口这狼狈又不失风度的人,无奈的笑着把人拉进屋。


怎么这人站门外说话这表情,带着一股狼一样的狡猾和阴谋感呢?解雨臣心里想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花儿进狼窝要往后推一篇了嘿嘿嘿

别问我车我没说过我不知道它现在还是零件一时半会开不了


如果两个人ooc的话绝对我的锅,

我还是比较任性的就想看两个人身上少点原著经历带给他们的痕迹。

所以借着他俩还小的名义让他俩互相撒撒娇(??)

我掩耳盗铃实锤了哈哈哈

削桐为琴 植树造林

你花儿爷从来不是什么好学生2.

来了来了我来了!

我就是想看他俩谈!恋!爱!!


--------------------

2.

这可怎么办好呢?


黑瞎子一不留神又盯着旁边的解雨臣发愣,身边的解雨臣作为全班为数不多上课能听讲的好学生正认真的记着笔记,感觉到了身旁人的目光就转过头来。


黑瞎子赶忙把视线移开。


这可怎么开口,啧,真是愁死瞎子了。


没等着黑瞎子想好怎么去哄人呢,又来事了。


上把那给花儿下药的,叫人来堵他了。


黑瞎子打眼一瞧,哟,还都不是学生。


现在是在巷子,左右都是当地的小二层,两侧还不算窄,打得开。


前后共四个人,手上还都拿着东西。


瞎子松了口气,幸...

来了来了我来了!

我就是想看他俩谈!恋!爱!!


--------------------

2.

这可怎么办好呢?


黑瞎子一不留神又盯着旁边的解雨臣发愣,身边的解雨臣作为全班为数不多上课能听讲的好学生正认真的记着笔记,感觉到了身旁人的目光就转过头来。


黑瞎子赶忙把视线移开。


这可怎么开口,啧,真是愁死瞎子了。


没等着黑瞎子想好怎么去哄人呢,又来事了。


上把那给花儿下药的,叫人来堵他了。


黑瞎子打眼一瞧,哟,还都不是学生。


现在是在巷子,左右都是当地的小二层,两侧还不算窄,打得开。


前后共四个人,手上还都拿着东西。


瞎子松了口气,幸亏这几天和那人闹别扭,要不按平常来说,现在应该是两个人都被堵在这。


一对四他还是有把握的,这要是带着花儿,那他是肯定要分心的,毕竟那人看着斯斯文文,也确实没见他动过手。


但是心下突然又一慌。


妈的,那这群人不会单独找他事吧?


不过花儿家附近治安还不错,应该没什么问题。


一群小逼崽子。


学校在南区,瞎子家在学校北面,离得远点,解雨臣家在学校东北,离得近些,就因为这样,两个人放学的时候瞎子总有机会送送他。


啧,回家路上堵你黑爷,这是积怨太深蓄谋已久啊。


黑瞎子躲过正面挥过来的铁棍,顺势抓着人的手肘一个过肩摔把人砸向身后,正正砸在冲过来那人身上,接着头一低又躲过左前侧挥过来的棍子,手上用力一扭抢过那人手里的铁棍毫不犹豫向身后挥去,打在身后冲上来的人肩骨上。


黑瞎子这一下用了七分力,那人已经吃痛蹲下哀嚎了。


四个人都在眼前,本来看他赤手空拳的觉得还有胜算,这时看他手里有了铁棍,地上还损了一个,一时又犹豫着要不要再接着打。


“还打吗?”黑瞎子转着手里的铁棍道。


眼前那人突然往后挪了一小步,黑瞎子下意识转身迎面遇上一个拳头。


靠,怎么还藏一个。


黑瞎子勉强躲过,却突然瞥见一抹冷光从侧面捅过来。


妈的,竟然带刀了。


这一刀扎下去腰子就不用要了。


黑瞎子想要躲过却偏偏差了那么一点。


这要是叫这小混混捅一下,简直是你黑爷我人生滑铁卢啊。


不知道自己要是躺医院的话,花儿会不会来照顾自己。


这么想想好像挨一下也挺值,最起码不用想怎么去哄人了。


这一片刻黑瞎子思绪完完全全跑偏了,刀只来得及躲了一半,惨白的刀光还是挺扎眼的。


这时,一只白湛的手抓住拿刀那人腕骨,稍一用力那人就吃痛,刀掉在地上清脆的声音把黑瞎子拽回来。


那只手是谁的黑瞎子闭着眼都能摸出来。


打死他他都猜不到解雨臣会来。


原来英雄救美救多了还会有美救英雄这回事?


解雨臣反手一扭那人胳膊,紧接着狠狠一脚踹在那人肩上。


嘎嘣一声。行了,听这声黑瞎子就料想到了,这只胳膊绝对是脱臼了。


解雨臣踹完这人看着愣在一旁的黑瞎子,还笑着来了一句:“你花儿爷从来不是什么好孩子。”


黑瞎子难得有这么失态的时候,前前后后一直走神。


说好的斯斯文文呢?


解雨臣二话没说抓着人的手就跑。


身后警车声响起。


合着美救英雄还自带报警服务啊?


很好,孩子很喜欢,老人很高兴,家长很放心,给亲个好评。


好评个屁。


刚刚那一下黑瞎子就看出来了,解雨臣绝对是练过的,否则你让一个小混混不用说卸胳膊了,捏捏肩他都捏不舒服。


这人竟然瞒了自己这么久。


两个人跑出那片二层,解雨臣这才松开右手,走远几步,微微弯腰,右手扶在自己左肩头上。


解雨臣故意背着他,黑瞎子就只听到同样嘎嘣一声,再一看那人衬衫上蹭的几处灰,便心中了然。


解雨臣转回身,也不解释,只是笑着道:“上去坐坐?”


不知不知竟然跟着这人跑到他家楼下来了。


坐坐就坐坐。


解雨臣家不算小,所有东西都摆的整整齐齐,显的房子空旷又冷清,毫无人气。


“坐吧。”解雨臣示意黑瞎子到沙发坐下,自己又进了卧室,拿出个医疗箱来,坐到黑瞎子身边。


二话不说就要掀黑瞎子衣服。


“干嘛!?”黑瞎子忙往后躲。


解雨臣无奈又好笑,道:“你是黄花大闺女还是怎么的?流血了都不知道疼??”


现在正是夏末,穿的少,黑瞎子腰侧已经渗出些血了,渗出的血染了一朵血花。


刚刚那一下确实是让解雨臣截下了,但是还是蹭了点刀刃。


黑瞎子自己感受到了,只是这点伤口也太微不足道,贴个创可贴都觉得多余。


但黑瞎子还是任由那人按着自己,手摸来摸去的给伤口消毒。


黑瞎子单方面的认为摸来摸去,你花儿爷可不是那种顺便揩油的人。


“疼吗?”黑瞎子突然问道。


“我怎么知道你疼不疼。”解雨臣边收拾消毒棉边应到。


“我说的是你的胳膊。”黑瞎子声音听起来还算平静,听不出什么情绪。


简简单单就能给自己把脱臼的胳膊安上,估计已经适应了吧。


解雨臣沉默,突然道:“你终于舍得理我了?之前不还老是躲着我不跟我搭话吗?”


“别岔开话题。”黑瞎子不知为什么,那么多年都没有动过的心思这一年全载在眼前这人身上了,看着他背过身给自己按胳膊的时候,黑瞎子心里说不上的难受。


即难受又别扭。


解雨臣收拾好医疗箱,倚在沙发上,转头看着黑瞎子到:“不疼。”


不疼才怪。你是个机器人吗卸个胳膊都不知道疼?


说声疼服个软能怎么着??黑瞎子心里有些别扭。


“你也遇到那群人了?”黑瞎子问道。


“嗯,不过只有两个。”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回家?”言下之意就是你为什么还来找我?是担心我?黑瞎子又问道,总感觉想听解雨臣嘴里说点什么。


“我要是回家了你现在估计已经躺医院了。”解雨臣下意识的想要揉揉肩,刚伸出手又好像想到了什么,讪讪的缩回去。


黑瞎子看到了。


“过来。”黑瞎子招手,示意人坐的再近点。


解雨臣便坐过去靠着他。


黑瞎子侧身把人揽过来,让人依在自己身上,轻轻捏着人肩膀的关节,仔仔细细的查看到底还有没有事。


背后的胸膛结实又滚烫,解雨臣能清楚的感受到胸腔里那颗跳动的心脏。


“今天的事,谢谢了。”黑瞎子突然开口道,呼出的热气合着低沉的声音钻进解雨臣耳蜗。


“在学校你一直护着我,我还没谢你呢。”解雨臣道,“你之前生气,是听他们说什么了吧?”解雨臣抬头,能清晰的感觉到黑瞎子的气息好像有那么一瞬间不太稳。


黑瞎子这个视角看过去,觉得解雨臣像极了什么小动物,一颗头还在自己胸口前蹭来蹭去的,心跳顿时加速。


“是因为你之前说我不必这样,我气自己,做了那么多都没让你感觉到点什么别的。”黑瞎子松开捏在他肩膀上的手,却把人抱的更紧。


解雨臣突然不说话了。


“花儿?”瞎子轻声喊他,以为他睡了,探过头去,结果把人那双漆黑清晰又温柔的眼睛连着眼眉泪痣一起老老看在了心里。


黑瞎子觉得自己不能等了。


在等浪费青春了。


“所以?”解雨臣突然开口问道。


“所以你还没感觉到我爱你吗?”黑瞎子把人整个抱到怀里,连着手指尖一起攥到手心里。


黑瞎子感觉手心里一阵痒,是解雨臣手指尖抖了一下。


“你不理我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我感觉错了呢。”解雨臣道。


解雨臣微微勾起的嘴角全都装进了黑瞎子心底。


“那你这算是答应了?”黑瞎子又试探着问道,你黑爷活这么久说话从来没这个小心翼翼过。


“那要不然呢?我还能白嫖吗?”解雨臣失笑道。


“白嫖也行啊,我不介意。”黑瞎子心情大好。


解雨臣就这么在黑瞎子怀里躺着,两个人聊着天,偶尔解雨臣还微微抬头看看他。


搞得黑瞎子心里痒痒的。


就这样还挺安逸的。上次这样安逸是什么时候来着?


可能是今天遇到的事情太多了,解雨臣没一会就泛起瞌睡,倚在人胸前昏昏欲睡的。


黑瞎子就这么把人抱到床上,临出卧室前又觉得不舍的,轻轻在人嘴角上亲了一下,小心翼翼的,没敢用力,怕吵醒他。想了一会还是没走,在客厅沙发上睡了。


黑瞎子之后没看见的,是那么长时间来解雨臣难得睡得像今晚这样,无比安稳。






别问我为什么没给花儿爷脱衣服,问了也不说,说了不让发👀


想看车吗??我可能大概应该有可能在下下一章领个驾照??吗??


还有,胳膊刚接上时候不要学花儿和瞎子捏肩,正常人安上之后是会很疼的,并且六个周之内不可以举重物,冰敷完48小时后热敷。


但是花儿爷不一样,他卸习惯了,瞎子也看出来了所以没有多说什么,看看接没接好当然是借口,就是拐着弯的想抱抱花儿罢了。


这段看花儿引狼入室,下段看花儿进狼窝。



吴穷鬼
我到底在写什么,后面还有的,其...

我到底在写什么,后面还有的,其实带好口罩啥事都没有

我到底在写什么,后面还有的,其实带好口罩啥事都没有

清离.

写给吴邪生贺

记你长白挽灵落

墨脱追秘现极络

沙海谋算覆汪没

铜门之外兑言诺

雨村三角聚悠卧

雷域重启延命魄

写给吴邪生贺

记你长白挽灵落

墨脱追秘现极络

沙海谋算覆汪没

铜门之外兑言诺

雨村三角聚悠卧

雷域重启延命魄

清离.

终于有一天,踏平长白、温热西湖、埋葬青冢。十年觅得灵归,三人一行,重寻天真。

终于有一天,踏平长白、温热西湖、埋葬青冢。十年觅得灵归,三人一行,重寻天真。

张唐·土拔鼠不鸽他还能叫水母吗·无忌

#风评被害齐黑瞎

我到底还是伸出了罪恶的手……

我搞了我爽了

梗源@上线带刀 


p1完稿p23过程


#风评被害齐黑瞎

我到底还是伸出了罪恶的手……

我搞了我爽了

梗源@上线带刀 


p1完稿p23过程


陈陈陈陈陈酒
买了漂亮胶带!三叔把你来爱!...

买了漂亮胶带!三叔把你来爱!

漂亮手幅真不贵!价格不让你心碎!

康康咱家帆布包!一个两个心上跳!

小破团出第二期啦!

胶带一套5个60r!!

亏本甩卖!您真的不来看看那?把二团截团了咱们就要认认真真做817的徽章了呦♥

买了漂亮胶带!三叔把你来爱!

漂亮手幅真不贵!价格不让你心碎!

康康咱家帆布包!一个两个心上跳!

小破团出第二期啦!

胶带一套5个60r!!

亏本甩卖!您真的不来看看那?把二团截团了咱们就要认认真真做817的徽章了呦♥

宿冷

这些天他们都在干什么

由于肺炎,出门旅游的吴邪王胖子张起灵王盟齐黑瞎解雨臣一起困在了某个不知名的城市的某座别墅里。

虽然最近吴邪很穷,但是那是相比于解雨臣起来,所以他终于交得起解小花定的昂贵房租了(……),因此解雨臣最近最大的乐趣也失去了,一开始他只能百无聊赖地在家玩儿俄罗斯方块。

吴邪齐黑瞎和王胖子是最闲不住的,他们本来的生活非常充实,因此无聊了区区三天后三个人拽上王盟就开始打扑克打麻将抽乌龟甚至捡玉米……实在懒得动脑子了就拿麻将当积木玩,可以说是非常有童心了。在这些游戏进行时,王盟千方百计给他前老板喂牌,现在他比吴邪还富,但是习惯使然,吴邪依旧被他才貌双全就是单身的小助理伺候的舒舒服服。在这个不能出门限制人...

由于肺炎,出门旅游的吴邪王胖子张起灵王盟齐黑瞎解雨臣一起困在了某个不知名的城市的某座别墅里。

虽然最近吴邪很穷,但是那是相比于解雨臣起来,所以他终于交得起解小花定的昂贵房租了(……),因此解雨臣最近最大的乐趣也失去了,一开始他只能百无聊赖地在家玩儿俄罗斯方块。

吴邪齐黑瞎和王胖子是最闲不住的,他们本来的生活非常充实,因此无聊了区区三天后三个人拽上王盟就开始打扑克打麻将抽乌龟甚至捡玉米……实在懒得动脑子了就拿麻将当积木玩,可以说是非常有童心了。在这些游戏进行时,王盟千方百计给他前老板喂牌,现在他比吴邪还富,但是习惯使然,吴邪依旧被他才貌双全就是单身的小助理伺候的舒舒服服。在这个不能出门限制人员流动的时候,解雨臣都没有他过得滋润。

张起灵的这段时间本来应该是平静如水的,毕竟他盯着天花板或者吴邪就能盯一天一点都不无聊,实在不行还能去睡觉,然而齐黑瞎无聊透顶打牌还总是被吴邪王盟王胖子联手针对,浑身闲的骨头缝都在发痒,加上作为负债累累还住在债主房子里的杨白劳根本不敢跟债主解雨臣打,所以其人业余爱好就变成了骚扰张起灵。两个人(齐黑瞎)实在闲的没事干就打一架。

王盟是这群人的采购员,解雨臣一次性买了一层楼中间打通作为几个懒人的落脚点,里面配的冰柜冰箱现在也算是得到了充分的利用。每次王盟拎着大包小包出超市或者蔬菜配发点或者收件处的时候都很担心自己会不会被条子盯上,毕竟网上此类新闻层出不穷,好歹也是当过通缉犯的人,害怕是真的怕。

无聊着无聊着几个人就先后投向了游戏的怀抱。

最开始的是吴邪,吴邪自己是写小说的,本来他只写实体书,但是由于网站写书结算比较快门槛低还可以看书评,所以就开始了网络文学之旅。但是众所周知,作者大多数都是有惰性的,越是放假越是懒得动笔,于是吴邪就这样了解了不少该了解的不该知道的,顺便进了王者农药和吃鸡的坑。在黎簇发现自己亲爱的师傅游戏列表上显示了游戏(划掉)而且段位挺高(划掉)之后立刻抛弃了曾经死不主动找吴邪的誓言快乐的邀请苏万杨好一起四排。这充分说明了真香定律的广泛适用性。

吴邪不愧是吴小佛爷,充分展现了自己的战术素养,然后一个不小心游戏就变成了操练。每次5v5分到的唯一一个随机匹配的队友都坚定的认为这应该是职业选手带青训营之类的下凡,之所以说是职业带新手,是因为苏万。苏万作为四人组中唯一一个菜鸟充分感受到了小佛爷的温(sang)柔(xin)慈(bing)爱(kuang),又不知道应该向谁诉苦,于是向齐黑瞎哭诉,齐黑瞎一听觉得诶嘿真好有事情干了,也加入了私人小队。

自从齐黑瞎进入队列,五个人的生活可谓是鸡飞狗跳,由于齐黑瞎骚话过多,吴邪一度试图向游戏公司建议加上队内禁言功能,然而这件事并没有后续。

齐黑瞎不骚扰张起灵之后,解雨臣和王盟立刻感到了不对,在发现齐黑瞎居然整天抱着手机之后两个人立刻明白了除自己以外的几个人在搞小团体还不带他俩。于是王盟抓着吴邪哭天抢地说自己如此劳苦功高对老板的情谊如此深刻为什么老板宁愿带黎簇那个小崽子玩都不带上他;解雨臣则是抓住了王胖子和齐黑瞎开始逼问。

两个人虽然十分占理但是王者农药并不支持七个人一队,单排也没有什么意思,于是黎簇又有了一个天才的想法——吃鸡。

在这个游戏中,齐黑瞎坚定地要求一定要和苏万组队——是的,苏万在这款游戏里运气之好,简直令人眼红。在齐黑瞎感受过跑毒跑过整个地图苏万直接落地天命圈的强烈对比之后,苏万就成为了香馍馍被众人关注。由于齐黑瞎枪法确实优秀,苏万通常也喜欢感受躺鸡的快乐,两个人基本上就是固定搭档。

王胖子黎簇等人的运气非常中庸,跑毒也是要跑的,一般来说也不用跑多远,空投是要抢的,有的时候近有的时候远,是平均水平。然而吴邪不一样,他的运气就是q小于零的等比数列,好的时候就是空投骑脸,差的时候就是被落地成盒,还卡在毒圈上空云层硬生生磨死过,十分之惨,游戏成绩比心电图还大起大落。

游戏打多了(心脏跳不动了)就更加无聊,于是吴邪继续写他的文,解雨臣对打游戏倒很是热衷,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他依旧很喜欢俄罗斯方块,根据心理大师吴邪的猜测,这就是情怀。张起灵偶尔会被拽过来打一局,这人战术意识能力都不错,然而对打游戏并不感兴趣,于是沉迷游戏的众人便将做饭的重任交给了唯一一个闲人。然后在差点被毒死之后,两王姓男子自愿接过了这个任务,无聊的吴邪还跟过去学习了一段时间,厨艺有了非常大的进步,甚至一度接管了厨房,最后由于懒惰,王盟再次任劳任怨地干活。

解雨臣走的最早,他的总部已经可以复工,终于结束了日算亏损的生活,吴邪闲极无聊去给他当了几天助理,王盟追着自己前老板就跑了,既然吴邪三个人跑了,其他人就跟失去了头狼的狼群,四散开来各玩各的,齐黑瞎没事就挑衅一下张起灵,主要原因是苏万也复工了,所以他就无聊了。胖子沉迷农场游戏爱上了一键收获的快·感,没事就去偷个菜什么的,完全就是老年生活。(本文中)存在感极弱的张起灵由于实在不堪齐扰,干脆跟在吴邪旁边当保镖。齐黑瞎没了蹦跶的空间,无聊之下干脆混进了解雨臣的手下之中找乐子。王胖子就这么成了孤寡老人自得其乐,没事就网上下下棋,奈何实在是个臭棋篓子,十局九输。不过王胖子不在乎这些,心宽得很。

反正日子就这么过去了,以后的时间还很长,就这么磨时间又有什么不好的呢?

醉

黑花小段子

我现在很慌,忘词被师父叫进屋里。

也不过如此吧。


王胖子那个天杀的,给小邪打电话说过什么劳什子情人节。这下可好,黑瞎子兴冲冲的拉着我就跑出来了,于是现在我俩在街上漫无目的的溜达着。不尴不尬的。

他到底知不知道。

情人节的餐位,床位,鲜花,蛋糕,都需要提前预订。那么多人需要,供不应求好不好。


于是我俩走了几个饭店,没位置,被请了出来。黑瞎子想在街边买束花给我,被我竭力拉走了。

拜托两个大老爷们儿,我还抱束花。

我不想在朋友圈小视频里看到我自己好吗。


走了一圈一无所获,只能去超市了。

还好当时定的是套房,有厨房。

黑瞎子买了很多东西,我俩一人两包沉甸甸的提回去,又便...

我现在很慌,忘词被师父叫进屋里。

也不过如此吧。


王胖子那个天杀的,给小邪打电话说过什么劳什子情人节。这下可好,黑瞎子兴冲冲的拉着我就跑出来了,于是现在我俩在街上漫无目的的溜达着。不尴不尬的。

他到底知不知道。

情人节的餐位,床位,鲜花,蛋糕,都需要提前预订。那么多人需要,供不应求好不好。


于是我俩走了几个饭店,没位置,被请了出来。黑瞎子想在街边买束花给我,被我竭力拉走了。

拜托两个大老爷们儿,我还抱束花。

我不想在朋友圈小视频里看到我自己好吗。


走了一圈一无所获,只能去超市了。

还好当时定的是套房,有厨房。

黑瞎子买了很多东西,我俩一人两包沉甸甸的提回去,又便宜了吴邪那个蹭吃蹭喝的不要脸。


上了电梯,我把东西撂在地上,活动活动僵硬的胳膊。论肌肉,我也就能淦过小邪,和人家老爷子比,我就是一细胳膊细腿的小姑娘。

累死我了。

还没等我活动完,黑瞎子忽然挨过来,他没有放下东西,只是突然王八伸脖,亲了我一口。


说时迟那时快。

门他妈忽然在这时候开了。

我看到吴邪和张起灵在门口,表情丰富。


我不是,我没有,我可以解释的。

淦。



吾翊君安

送花儿💐——情人节快乐

昏暗悠长的巷子里,就一盏街灯斑驳地亮着,地上斜斜的一道影子,是解雨臣踏着薄冰,踽踽独行。

他听见身后有脚步声,顿了顿,一闪身躲在了一个已经开裂了的大木箱子后面,有些遮不住,但是情况紧急,不得已而为之。

解雨臣轻轻啐了一口,“还真是晦气!”才刚和人血拼了一场,保不齐又是遇见仇家了。

解雨臣试探着刚刚露出头,一柄短刀,“噔”一声插在木板上,身前的箱子应声而裂。解雨臣倒吸了一口凉气,蝴蝶刀从袖口滑出,方才见人,“瞎......瞎子?!!”

“是我~”,黑瞎子看着角落里的解雨臣,“至于吗?就把你吓成这样。。花儿?”说完,吸了吸鼻子,他闻见了血腥气,“你受伤了?”黑瞎子向他走过去。

解雨臣看着...

昏暗悠长的巷子里,就一盏街灯斑驳地亮着,地上斜斜的一道影子,是解雨臣踏着薄冰,踽踽独行。

他听见身后有脚步声,顿了顿,一闪身躲在了一个已经开裂了的大木箱子后面,有些遮不住,但是情况紧急,不得已而为之。

解雨臣轻轻啐了一口,“还真是晦气!”才刚和人血拼了一场,保不齐又是遇见仇家了。

解雨臣试探着刚刚露出头,一柄短刀,“噔”一声插在木板上,身前的箱子应声而裂。解雨臣倒吸了一口凉气,蝴蝶刀从袖口滑出,方才见人,“瞎......瞎子?!!”

“是我~”,黑瞎子看着角落里的解雨臣,“至于吗?就把你吓成这样。。花儿?”说完,吸了吸鼻子,他闻见了血腥气,“你受伤了?”黑瞎子向他走过去。

解雨臣看着黑瞎子,“刚打完一场,没受伤,不是我的血。你怎么来了?”

黑瞎子抬头看了眼月亮,慵懒的京腔儿响起,“听说,今天是情人节。喏,给你送把刀,在那儿呢!”

“情人节?”,解雨臣把刀捡起来,“情人节为什么送刀?”

黑瞎子转过身去,不敢看他,“不。。不好吗?我带了刀去见我那便宜徒弟,他告诉我说送花儿。我就来见你了,送你。不喜欢吗?”

“送花儿?吴邪应该不是这个意思吧。”解雨臣紧攥着那柄刀,喃喃道,“喜欢,很喜欢。”

黑瞎子心里的花儿,应该从来都只是那一个人吧。

情人节快乐!!!💐💐


醉

黑花小段子

这几天可苦了我儿了,虽然爹其实也很辛苦。吴大霉那个不肖子孙,坑了我儿子这么多钱,还提供个没有独立卫浴的辣鸡住宿,死冷的不说,还要出去尿尿,床死硬的,除了隔音一无是处。

不过这种屋子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


比如床头有栏杆,可以固定。

比如床边有柱子,可以固定。

比如床上有架子,可以固定。


白蛇跟吴邪说丢了两捆细麻绳和一桶橄榄油。

可不是我干的。


坎肩跟吴邪说有人拎着个塑料袋去厨房偷东西,结果只拿了一根黄瓜,一根香蕉,一根胡萝卜。黑灯瞎火,鬼鬼祟祟,不太聪明的亚子。

可不是我。


王盟跟吴邪说晚上总是听到咿咿呀呀,吱扭吱扭,噼里啪啦,稀里哗啦,嗯嗯啊啊,咻咻咻的声音。...

这几天可苦了我儿了,虽然爹其实也很辛苦。吴大霉那个不肖子孙,坑了我儿子这么多钱,还提供个没有独立卫浴的辣鸡住宿,死冷的不说,还要出去尿尿,床死硬的,除了隔音一无是处。

不过这种屋子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


比如床头有栏杆,可以固定。

比如床边有柱子,可以固定。

比如床上有架子,可以固定。


白蛇跟吴邪说丢了两捆细麻绳和一桶橄榄油。

可不是我干的。


坎肩跟吴邪说有人拎着个塑料袋去厨房偷东西,结果只拿了一根黄瓜,一根香蕉,一根胡萝卜。黑灯瞎火,鬼鬼祟祟,不太聪明的亚子。

可不是我。


王盟跟吴邪说晚上总是听到咿咿呀呀,吱扭吱扭,噼里啪啦,稀里哗啦,嗯嗯啊啊,咻咻咻的声音。然后一大清早还闻到了粘木头的胶味儿,还有清漆的味道。

和我可更是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大花喝完水进了屋,我把头发草草撸干。

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一连塑料小方块,和一个塑料小胶瓶。

听说好多人觉得今年过年很无聊。


我并不这么觉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