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龙宿

6610浏览    3986参与
Rossomito東方紅
再一枚十年前龙宿相片, 当年不...

再一枚十年前龙宿相片,

当年不流行修图app,真的要感谢摄影师的技术^_^

另外~这是个受版龙宿(笑)


入镜:我

再一枚十年前龙宿相片,

当年不流行修图app,真的要感谢摄影师的技术^_^

另外~这是个受版龙宿(笑)


入镜:我

专注挖坑的愉悦犯

今日份的糖🍬,要替龙宿打击盗版的剑子

今日份的糖🍬,要替龙宿打击盗版的剑子

肥水东流

霹雳冷笑话2则

1,是的是的,我知道,儒门有龙首。但是我们道门有龙脑啊,这个,脑子是个好东西,对吧。by不愿透露姓名的道门某先天

2,定锋坡啊,就怎么说呢,你看,那么大一把蓝色扇子,对吧。那个也是可以用的嘛,儒门标配,当然,人是不能用,但是就北冥有那个特别大的,就能用,是吧?by某位商业成功人士

1,是的是的,我知道,儒门有龙首。但是我们道门有龙脑啊,这个,脑子是个好东西,对吧。by不愿透露姓名的道门某先天

2,定锋坡啊,就怎么说呢,你看,那么大一把蓝色扇子,对吧。那个也是可以用的嘛,儒门标配,当然,人是不能用,但是就北冥有那个特别大的,就能用,是吧?by某位商业成功人士

Rossomito東方紅

来放些图片,十年前的龙宿,那时和一起出的剑子是剑龙配,所以走妖艳路线~(笑)

入镜:我

来放些图片,十年前的龙宿,那时和一起出的剑子是剑龙配,所以走妖艳路线~(笑)

入镜:我

玉离经

……
剑子:龙宿你扎心了。
什么叫每次都有我。
龙宿:你难道不应该退隐吗?这世界会和平很多。
BJ:退,怎么可能……
还是希望退隐吧!好好的退隐吧。

……
剑子:龙宿你扎心了。
什么叫每次都有我。
龙宿:你难道不应该退隐吗?这世界会和平很多。
BJ:退,怎么可能……
还是希望退隐吧!好好的退隐吧。

楼少剪武戏
三位尊者之玩游戏借钱氪金

三位尊者之玩游戏借钱氪金

三位尊者之玩游戏借钱氪金

烟都

当众人碰到碰瓷




萌新的沙雕日常


——————————————————————————————


——老太太(直直一倒):哎呦——你撞到我了——!—


默苍离:愚蠢……………不能呼吸


杏花君🌸:我来给你看看……(说罢上前拉住了教授的手)


公子开明:哇!!!真的是果然是确实是碰瓷啊啊啊啊啊,掌声鼓励你~


鬼飘伶(出刀):you,弄脏了,我的,衣服(ʘ言ʘ╬)


佛剑分说:杀生为护生……(老太太:自己爬起来跑得比风之痕都快)


龙咻咻:啧…这么不华丽也敢碰瓷我


赦天琴箕:嗯?(美眉一瞪)(老太太: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慕容烟雨:*************...











萌新的沙雕日常


——————————————————————————————


——老太太(直直一倒):哎呦——你撞到我了——!—


默苍离:愚蠢……………不能呼吸


杏花君🌸:我来给你看看……(说罢上前拉住了教授的手)


公子开明:哇!!!真的是果然是确实是碰瓷啊啊啊啊啊,掌声鼓励你~


鬼飘伶(出刀):you,弄脏了,我的,衣服(ʘ言ʘ╬)



佛剑分说:杀生为护生……(老太太:自己爬起来跑得比风之痕都快)


龙咻咻:啧…这么不华丽也敢碰瓷我


赦天琴箕:嗯?(美眉一瞪)(老太太: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慕容烟雨:*************哔******************



小空:喔喔喔,你坑人还蛮有一套的,加入我们反骨仔联盟怎么样?……虽然老是老了点,但是你要是诚心坑俏如来的话,我们也不是不可以破例的啦…………


坐在轮椅上的神蛊温皇:???



——————————————————————————————沉迷冷笑话无可自拔


璀璨的女王大人

【霹雳/鹿狐】穿越到狗血爱情故事(一)(不知道有没有二)(或许大概可能会欧欧西)

白雪红梅,卜居瑞雪一如既往地清冷幽寂,一如此间的主人,参天鹿帻占云巾,令人无比迷恋,令人望而生畏。琴狐苦笑一声,早知道勉强来的终究不是自己的,又何必一直苦苦强求。他白着一张冰雪般的小脸儿,犹犹豫豫道:"吾该离开了,你不必相送,吾知,你还有太多人要牵挂,要照顾,吾不该再过多叨扰。"

鹿巾却并非琴狐眼中那般冰冷,他温柔的看着琴狐,深色的眼眸似有千言万语,又似浑然无物,"你与吾之间,终究还是无法走到最后,好友,这一路,你要多保重。"他仿佛没看到琴狐刹时间变得如霜似雪的脸色,继续残忍道,"此去中原,山高路远,吾无法相伴,只能以此红梅相赠,琴狐,汝见此红梅...

白雪红梅,卜居瑞雪一如既往地清冷幽寂,一如此间的主人,参天鹿帻占云巾,令人无比迷恋,令人望而生畏。琴狐苦笑一声,早知道勉强来的终究不是自己的,又何必一直苦苦强求。他白着一张冰雪般的小脸儿,犹犹豫豫道:"吾该离开了,你不必相送,吾知,你还有太多人要牵挂,要照顾,吾不该再过多叨扰。"

鹿巾却并非琴狐眼中那般冰冷,他温柔的看着琴狐,深色的眼眸似有千言万语,又似浑然无物,"你与吾之间,终究还是无法走到最后,好友,这一路,你要多保重。"他仿佛没看到琴狐刹时间变得如霜似雪的脸色,继续残忍道,"此去中原,山高路远,吾无法相伴,只能以此红梅相赠,琴狐,汝见此红梅,当如见吾,或可解汝寸寸相思。"

多么,多么狗血的画面,多么狗血的剧情啊,这到底是什么鬼?!!琴狐拼命想要挣脱无形的束缚,大吼一声占占自喜你是不是脑中进水了,什么狗屁寸寸相思?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占云巾折下一支红梅,簪在自己鬓边,"中原与南域毕竟不同,龙宿虽是良人,亦不能将自身全部托与他人,琴狐,你,保重。"

不,鹿巾,占帻云巾,你脑中进的必然不是水,是大象吧!!!为什么要把梅花簪在我头发上,你还记得我是爷们吗?汤问梦泽咱俩一起洗过澡的,我还给你搓过背,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琴狐脑中吐槽万千,眼中却聚起盈盈泪珠,伸手轻抚梅枝,"多谢,云巾,吾去了,汝,珍重。"

此时海宇之主悍然登场,卜雪瑞居登时风霜漫天,"琴狐,汝将风月主人藏至何处?不要挑战吾之耐性。"

所以这还是一场错综复杂的多角恋,我究竟爱的是风月主人,还是占占自喜?占占自喜这么急着送走我,他爱的到底又是谁?是为什么我们要在这里演这么狗血老套的剧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脑中千般,不过一瞬,琴狐凄然道,"海宇之主,你既已有了风云儿,就不要再对风月主人苦苦纠缠,你们两人与其互相伤害,不如相忘于江湖吧!"

好的,我懂了,这次我拿的是脑残剧本,就是这样没错了。

风愈刮愈急,红梅片片飘落,耐性已尽的海宇之主抬手便是大招放出,鹿巾应身而出,为琴狐挡下阵阵奇招,琴狐却似一个娇弱的小人儿,被余招击中,身似飘零落叶萎伏于地,口呕朱红,悲悲切切道:“未完待续。”

很好,琴狐想,待这一切剧目演完,吾倒是还能坚持,倒是鹿巾和海宇,你俩可要撑住啊,占云巾,占占自喜,南域需要你,不要轻言放弃!

接下来出场的,会是谁呢?


古倾杯。

后五十问。

神蛊温皇X疏楼龙宿

OOC,性格崩坏。

后五十问。

神蛊温皇X疏楼龙宿


OOC,性格崩坏。

古倾杯。

为我CP玩个夫夫相性一百问。

神蛊温皇X疏楼龙宿

OOC,性格崩坏

正经正直的前五十问。

为我CP玩个夫夫相性一百问。

神蛊温皇X疏楼龙宿

OOC,性格崩坏

正经正直的前五十问。

红尘倦客慕玄昭

所以剑子的意思是:为了龙宿,我躺平了?!
(剑子你说话越来越露骨了,咋回事hhhh)

所以剑子的意思是:为了龙宿,我躺平了?!
(剑子你说话越来越露骨了,咋回事hhhh)

红尘倦客慕玄昭

你既不离,吾便不弃……
这俩人物剧情走向太刺激啦!

你既不离,吾便不弃……
这俩人物剧情走向太刺激啦!

青山不改
征集新版疏楼龙宿主体紫白色织金...

征集新版疏楼龙宿主体紫白色织金提花布,横幅一米四+,详细加群:305044653

征集新版疏楼龙宿主体紫白色织金提花布,横幅一米四+,详细加群:305044653

只待问归

第一次中奖,中了明信片,真的高兴的要哭了

第一次中奖,中了明信片,真的高兴的要哭了

化罪衍

關於霹靂同人-(龍劍)-纏上癮

就算稍微修改了內容還是被屏敝~敝人實在是有點困擾~


目前被鎖的18集先試著解屏看看~如果真心不行~就只好請各位移駕別處觀看了~


想詢問的是~大家是否能進得了痞客邦?

或者36雨?


請不吝提供訊息~謝謝大家~~

就算稍微修改了內容還是被屏敝~敝人實在是有點困擾~


目前被鎖的18集先試著解屏看看~如果真心不行~就只好請各位移駕別處觀看了~


想詢問的是~大家是否能進得了痞客邦?

或者36雨?


請不吝提供訊息~謝謝大家~~

化罪衍

霹靂同人-(龍劍)-纏上癮17

  看了看昏迷在他懷裡的劍子,龍宿再看向魔龍祭天的眼散射著極危險的殺人視線。「該死的你!終究還是出現了!」


  他才不過離開一下,竟讓最大的敵人接近了最危險的範圍!不曾放下心上的隱憂,仍是出現在自己眼前,而且還是大搖大擺的進入他們之間!


  「你知道這是早晚的問題,就算你想忘記這回事,它還是會發生。」不理會龍宿那快將人鑿穿的目光,魔龍祭天可惡的笑開,他的目光緊盯著他懷裡的劍子:「你這人就是不會挑時候出現。」


  「你想對他做什麼!?」


  「我以為在你們轉世之前我已經說得夠清楚了。」


  「我不會把他交給你!你休想動他腦筋!」


  魔龍祭天的話讓他想起了黃泉...

  看了看昏迷在他懷裡的劍子,龍宿再看向魔龍祭天的眼散射著極危險的殺人視線。「該死的你!終究還是出現了!」


  他才不過離開一下,竟讓最大的敵人接近了最危險的範圍!不曾放下心上的隱憂,仍是出現在自己眼前,而且還是大搖大擺的進入他們之間!


  「你知道這是早晚的問題,就算你想忘記這回事,它還是會發生。」不理會龍宿那快將人鑿穿的目光,魔龍祭天可惡的笑開,他的目光緊盯著他懷裡的劍子:「你這人就是不會挑時候出現。」


  「你想對他做什麼!?」


  「我以為在你們轉世之前我已經說得夠清楚了。」


  「我不會把他交給你!你休想動他腦筋!」


  魔龍祭天的話讓他想起了黃泉之時的心痛,他被戳中痛處的怒不可遏。


  「你何必這麼固執?把他交給我,不就免去你最擔心的情況?把他交給我,他才不會著痛苦……」


  「始作甬者的你,倒是挺厚顏無恥的!」


  龍宿咬牙的怒瞪著魔龍祭天,直想撕爛他的嘴臉。


  看來可笑的遊戲,無法阻止的自己更是可笑!


  「是嗎?看劍子的模樣,我相信你很恪守著不破壞封印的規矩,怎麼樣?是不是感到很辛苦啊……」


  「不關你的事!」


  「要我幫你讓他想起來嗎……」


  「不需要!」


  攬著劍子讓龍宿無法在此時動上魔龍祭天半毫,否則他一定會打掉他大牙。


  他抱起劍子就要離去,魔龍祭天卻比他更快的擋在他前頭。


  「還沒敘舊完,這麼快就離開?」


  「滾開!」


  「讓我送你一點禮物吧。」


  魔龍祭天一說完,兩指輕彈,劍子驀地瞪大雙眼。


  「劍子?」龍宿見狀,不甚確定的輕喚著,但劍子恍若未聞似的一直瞪著前方,失了神的不言不語。


  「劍子仙跡,還記得嗎……」魔龍祭天刻意一頓,別有含意的看向龍宿:「你記得疏樓龍宿嗎?還記得疏樓西風……記得豁然之境嗎……」


  「魔龍祭天你──」


  「疏樓龍宿……疏樓西風……豁然之境……」劍子一字不漏的輕吐著魔龍祭天所說的話,突然他的焦距停留在龍宿臉上:「疏樓……龍宿……」


  龍宿的目光漸漸增大,他緊抱著他:「劍子,別說!別想!」


  他的聲音傳達不到劍子耳裡,反倒是那幾個名字一字一字、一句一句的如同浪潮般推擠進他的腦袋,正悄悄的碰撞著那道不能開啟的鎖。


  「疏樓……龍宿……唔……」一陣頭疼像是要穿破他腦袋的作祟著,劍子瞳孔一陣放大,兩手抱著頭嘶叫。「啊──」


  「劍子!」


  幾近快要抱不住他瘋了似的癲狂,龍宿與他兩人雙雙跌坐在地,他就快要止不住他痛苦的模樣。


  聽似無關緊要的話,竟引得他這般痛苦,龍宿幾乎要捱不住這樣的事實。


  若非他謹守得住衝動,是不是一但由他親手撞擊著那道封印,便讓劍子更加痛不欲生?


  [b]就算我忘了你,你也一定要讓我想起來……[/b]


  言猶在耳,在見到這樣的結果,他怎麼辦得到?


  他不能!不能!


  「你給我住手!該死的你給我住手──」


  死命的抱著劍子,任由他瘋狂之中不斷抓傷他,龍宿朝著魔龍祭天大吼著!


  「哼哼……」


  魔龍祭天冷眼旁觀著他們的受苦,一陣冷哼,再一次的彈指,劍子瞬間安靜,旋即像沒事的人一樣,甦醒。


  感覺懷裡的人一個震動,他發現他醒了。「劍子?」


  「……龍宿?你什麼時候來的?」劍子甩甩腦袋,瞧見自己被龍宿抱在懷裡,又瞧見魔龍祭天在一旁,他倏地一陣臉紅。「你……你抱著我做啥,快放開我!」


  不等龍宿有所反應,他就掙扎的逃開。


  「你沒事吧?」


  歷經方才的狀況,他不顧身上隱隱作疼的傷口,只是擔心的審視他。


  「沒事?你怎麼會這麼問我?我沒怎麼樣啊……」


  是他看錯了嗎,為何他覺得龍宿格外緊張的感覺?


  沒事就好……


  怒瞪魔龍祭天一眼,龍宿抓著劍子就走。


  再多待一秒中,他便有不可抑止的恐慌自心裡泛開來。


  頭一次,他竟覺得有個威脅就在他眼前,強烈的刺穿他的心。


  「龍宿你幹什麼!?你要去哪兒?」


  不明白怎麼回事的劍子被他拽著走,那聲音既是不解又有些生氣。


  要不就不見人影、要不一出現就什麼也不說的拉著人走,他總是這樣!總是這樣!


  那抹委屈蒙上心頭,劍子心裡交集著難受。


  「劍子。」


  魔龍祭天在他們身後叫著,劍子下意識回過頭。


  「不准回頭!」


  龍宿頭也不回的怒斥,震得劍子愣在當場。


  為什麼不能回頭?龍宿到底在氣什麼?


  「你到底是怎麼了?放開我!」


  自己跌跌撞撞的快跟不上他的腳步,龍宿卻不曾回過頭關心他一下,他第一次甩開他的手,讓龍宿驚覺而回頭。


  一回頭,對上了滿眼淨是委屈的他,好半晌他無法反應。


  這是第一次,劍子甩開他的手。


  感覺有道很重的力量重擊著心頭,令他在心裡悶哼著。但強勢的手仍是不給他反抗的機會的再次緊抓,緊緊抓住。


  面對這樣的情況劍子也不想再多做些讓人起疑的動作,但他也不想多看龍宿一眼,劍子鬆了鬆臉部僵硬的表情回過頭看向魔龍祭天。「魔龍祭天先生,不好意思,怎麼了嗎?」


  「沒什麼,別忘了有空可以來聽聽我的講座。」


  「嗯,好。那我們先走了,有機會再見。」


  「再見。」


  一句別有深意的再見,只有龍宿聽得出玄外之音。


  猛然一扯,他再一次將劍子扯離原處。


  「疏樓龍宿,你就等著吧……」


  冷冷一笑,魔龍祭天勢在必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