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77.3万浏览    13877参与
被命运掐住脖子的崽
@遠猎_ 是这位同学的兽设 上...

@遠猎_ 是这位同学的兽设

上色渣止步于此_(:::з」∠)_

禁止转载

@遠猎_ 是这位同学的兽设

上色渣止步于此_(:::з」∠)_

禁止转载

Jester

设定占星师玛特微芙

是冰翼夜翼混血

会读心术+占星

灵感来自P3,同名#复苏的魔女 手游角色

因为不是完全OC,所以仅供娱乐使用

设定占星师玛特微芙

是冰翼夜翼混血

会读心术+占星

灵感来自P3,同名#复苏的魔女 手游角色

因为不是完全OC,所以仅供娱乐使用

雁口口√

来放个oc,本来是恰饭设定结果没卖出去,于是拿回来当oc力x

oc叫囚华,六足长条龙龙,是大姐姐嘿嘿嘿🤤🤤🤤

基础设定还在脑,家人们也可以在评论区进行一个ask,我好完善设定(?

顺便p3是亲友画的兽人形态!!!!我好爱呜呜呜

来放个oc,本来是恰饭设定结果没卖出去,于是拿回来当oc力x

oc叫囚华,六足长条龙龙,是大姐姐嘿嘿嘿🤤🤤🤤

基础设定还在脑,家人们也可以在评论区进行一个ask,我好完善设定(?

顺便p3是亲友画的兽人形态!!!!我好爱呜呜呜

子鸦

“欢迎来到旧日怪谈。”

一些不是人类的练习,与私人稿件

“欢迎来到旧日怪谈。”

一些不是人类的练习,与私人稿件

暴躁老沙雕白狼毒Stellera

B15 希望之焰-第二十五章

译:白狼毒

校:云边,闪银


露月脑海中的尖叫声将其他所有龙的声音全部淹没,紧接着他们的咆哮、呼喊、尖叫声,都在刹那间被切断。露月也被狠狠地甩出了思维空间。

她在撞进现实世界中王座大厅的墙之前睁开双眼,正好来得及在最后一秒看到它。

“嗷——哎哟……”她呻吟着从墙上滑下来,落在了藤蔓组成的地上。

死一般的寂静笼罩着她。她坐了起来,感到天旋地转,随即向自己的肩膀探去。一只小小的爪子抓住了她的手爪,她欣喜若狂,胸中的一块大石随之落下。

“暮蝶?你没事吧?”

小龙爬上她的背,双臂紧紧搂住她的脖子。他靠在她身上,一边颤抖一边深深地呼吸着。

“应该没事吧。”暮蝶沉默一小会儿后......

译:白狼毒

校:云边,闪银

 

露月脑海中的尖叫声将其他所有龙的声音全部淹没,紧接着他们的咆哮、呼喊、尖叫声,都在刹那间被切断。露月也被狠狠地甩出了思维空间。

她在撞进现实世界中王座大厅的墙之前睁开双眼,正好来得及在最后一秒看到它。

“嗷——哎哟……”她呻吟着从墙上滑下来,落在了藤蔓组成的地上。

死一般的寂静笼罩着她。她坐了起来,感到天旋地转,随即向自己的肩膀探去。一只小小的爪子抓住了她的手爪,她欣喜若狂,胸中的一块大石随之落下。

“暮蝶?你没事吧?”

小龙爬上她的背,双臂紧紧搂住她的脖子。他靠在她身上,一边颤抖一边深深地呼吸着。

“应该没事吧。”暮蝶沉默一小会儿后说道,“发生什么事了?蜥蜴在哪里?”

露月终于想起王座,她转过身去,看着它。

她成功了。她的丝一端牢牢固定在柱子上,一端系在她胳膊上,巨大的拉力令丝横穿了藤蔓,斩断了它与科蝮的联系。

多么奇怪啊。我原以为我的火丝是让我与众不同的天赐礼物,是我唯一可以用来拯救世界的神奇魔法。但实际上,是任何丝翼龙都拥有的、我最普通的丝完成了这一切。

现在某些变化已经开始产生。在她眼前,从科蝮脑壳顶上伸出来的所有藤蔓都枯萎了,扭曲着成为了棕色的、七皱八褶的残片。植物长长的卷须迅速开始腐烂,墙壁与天花板上的藤蔓也以惊龙的速度开始腐朽。

露月抱起暮蝶,拍打着翅膀在空中盘旋着。她觉得这株植物已经苟延残喘,但如果它还有什么最后令龙鳞骨悚然的垂死挣扎,她可不想站在它上面。

“蜥蜴?”她高声喝着。王座之上,幼龙的身体一动不动,与之前别无二致,而科蝮的躯壳则看起来已经要崩溃了。“你还在吗?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你做错了!”蜥蜴的声音没有从他们的耳朵进入,而是在脑海里回响着。“你怎么就搞错了呢?!”

“我?”露月问道,“但看起来确实奏效了啊。你是说我割错地方了吗?我想抹杀掉科蝮,把你留下。”

“把我留下?”空气一时间陷入了沉默,仿佛蜥蜴在与某种东西死死缠斗。“没法留的,你这个白痴!但凡一个有智慧的头脑还在,植物就不会放弃。它比世界上任何东西都更想生存下去。现在只剩下我和它,它就和我一样强大了!呃……慢着……”

“但是——但是你不会变得邪恶,不是吗?现在科蝮已经不在了啊?”露月说,“也许你可以和植物共存。也许你可以变成——一棵不邪恶的植物?我们也好常来这里看你,对吧?还能像这样跟你说话?”

不行!”蜥蜴已经气急败坏了,“你真蠢!这株植物已经在企图利用我的叶语术长回科蝮的身体里了!再不行的话,它就会用守卫取代他,或者如果还行不通,它就会找其他可怕的人!”露月已经把那个守卫忘了——但他就在那里,蜷缩在王座脚下,神志不清地前后晃着。

“露月!”蜥蜴的声音在她脑海里大喊道,“我不想余生都活在这样一片虚无之中,永远和一株绝望的破烂野草作斗争!我讨厌那个计划!”

“对不起,蜥蜴……”露月的泪水模糊了双眼,暮蝶也哭了。“对不起……我不想失去你……是你救了我们大家,这不公平。”

“而且你很好玩。”暮蝶插着话,“和你一起玩很有趣,你总是吵吵嚷嚷的,有时候很吓龙……你还很蛮横,很勇敢,很搞笑……我也不希望你离开。”

蜥蜴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应,用闷闷的声音开口。“嗯。但是我必须离开。”她说,“所以你们应该说声再见,然后过来把我脑袋下面的藤蔓割断,这样它就不会再用我的脑子想些阴谋诡计来攻击了。快点,趁它还没长回科蝮的身体。”

露月惊恐地意识到蜥蜴说得对:露月的丝造成的藤蔓切面上,一抹新的绿色正在长出,它尽一切努力向上生长,仿佛科蝮的头就是太阳。

她开始往前迈步,但暮蝶收紧了紧紧环抱着她的胳膊。“等一下,”他说,“我们能不能先给蜥蜴取个新名字?一个属于她自己的真名,这样她就不用死的时候还被困在科蝮的名字里了?”

“那似乎没啥意义。”蜥蜴说,但露月觉得自己能从她的声音中听出一丝小心翼翼的好奇。“三十秒的新名字?”

“永远的新名字。”露月说。“一个可以让我们铭记你、歌颂你,把你编进织锦里的名字。”

“哼。”这个五千岁的孩子说,“你最好别把我的干瘪尸体和带了个窟窿的天灵盖织到锦上。”

“好恶心。”暮蝶反对着。

“我不会的。”露月抹泪笑道。“我会织出你翱翔天际的样子。你会和所有给你记忆的龙永远在一起。”

“你的朋友们。”暮蝶又一次插话说,“尤其是我。能把我编进织锦里吗?”他问露月。

“当然。”露月说,“你们会在一起。你们会归于自由。”

娇小的幼龙在他们的脑中长叹一声,怅然若失。

“你希望自己叫什么名字呢?”暮蝶问。

“我不知道我属于哪个部族。”她回应道,“我不知道我们该起什么样的名字,也不知道我的妈妈会怎么叫我。”她顿了一下。“你觉得给龙起‘无羁’这个名字会不会很奇怪?”

“一点儿也不。”露月说。

“我喜欢这个名字。”暮蝶表示赞同,“这代表着你获得的自由,同时也是你给所有龙的赠礼。”

“从现在起,你名为无羁。”露月郑重言道。

“很酷。”无羁安静地说。

露月伸爪捏了捏暮蝶的一只爪子。他们飞向王座,在它周围是枯死的藤蔓,发出噼啪的响声。只有从地上冒出来的原始茎仍是绿色的,充满活力——还有那根正企图顺着被切断的藤蔓爬上去的新藤。

露月把暮蝶放在王座的一角。

“需要我帮忙吗?”他问。

她摸了摸他的小脑袋。他还那么小,却已经经历了那么多。“你确定吗?”她问,“这不会让你难过吗?”

“我已经很难过了。”他说,“我来帮忙的话,就能和无羁说最后的道别了。”

“但是——”

“她已经死了。”他有理有据地说,“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把她从植物里解放出来。”

他说的没错。她意识到,是应该这么看待。

露月又纺出一些丝,把一端系在暮蝶腕上。然后,她把丝绕上藤蔓,轻抽另一边把它系紧。

“谢谢了。”无羁窘窘地说。“不过主要想感谢的是科蝮嘭的一下化为尘埃时脸上的表情。这比融脸还要棒。”

“不用谢。”露月微笑着说。

“谢谢你所有肉麻的、荒谬的、抱抱怪的记忆。 ”无羁匆匆地补充道,“我想它们可能也没那么坏。如果我有真实的一辈子,还有你们两个出现在我的生命里,大概能算还可以吧。”

“诶,我们就在里面呢,”暮蝶说,“在你的生命里面,我是说。”

“哈。”无羁说,“好吧好吧——你可能是对的,只对了这一次。”

“你准备好了吗?”露月问。

“准备好了。”暮蝶点点头。

“我也是。”无羁说。“再见啦……”

“谢谢你,无羁。”露月说。然后她和暮蝶用力一拉,从拯救了他们的幼龙头上,斩断了邪恶之息。

苍岚雾雪

两张模板填色!

超级感恩@SilverRipple 

另外,世界观合集更名为月升之时,接下来我的很多作品都会打这个标签,并不意味着包含在这个私设世界观内!这个标签差不多是作为私人标签使用,协同创作者可以加。

两张模板填色!

超级感恩@SilverRipple 

另外,世界观合集更名为月升之时,接下来我的很多作品都会打这个标签,并不意味着包含在这个私设世界观内!这个标签差不多是作为私人标签使用,协同创作者可以加。

-ALangFH-
是fr的自家龙龙,拿去当画店例...

是fr的自家龙龙,拿去当画店例图了

是fr的自家龙龙,拿去当画店例图了

闪银voyager

B15 希望之焰-第二十四章

译:云之边

校:闪银

 /本篇为代发,译者为@云之边 /


露月的呼吸凝固了。

“什么?”最后,她轻声说道。

“你听见我说的了。”蜥蜴说,“别让我再说一遍。别让我再去它。我不想讨论这件事,你也别给我说谢谢或者做什么其他的蠢事,我不想知道。我不该知道。快点让我分散注意力!暮蝶,给我有趣一点。”

“呃!”暮蝶警觉地坐直身子,“比如怎么做?”

“唱歌!跳舞!再长一个脑袋!我不知道!”蜥蜴又推了他一把,这次暮蝶反扑到了她身上。蜥蜴惊叫一声,他们两个一起翻滚进土里,一路嬉戏打闹。

“那边安静一点!”科蝮喊道,然后低声咕哝着又恢复到刚才的神游状态。

把那根藤蔓切断......

译:云之边

校:闪银

 /本篇为代发,译者为@云之边 /


露月的呼吸凝固了。

“什么?”最后,她轻声说道。

“你听见我说的了。”蜥蜴说,“别让我再说一遍。别让我再去它。我不想讨论这件事,你也别给我说谢谢或者做什么其他的蠢事,我不想知道。我不该知道。快点让我分散注意力!暮蝶,给我有趣一点。”

“呃!”暮蝶警觉地坐直身子,“比如怎么做?”

“唱歌!跳舞!再长一个脑袋!我不知道!”蜥蜴又推了他一把,这次暮蝶反扑到了她身上。蜥蜴惊叫一声,他们两个一起翻滚进土里,一路嬉戏打闹。

“那边安静一点!”科蝮喊道,然后低声咕哝着又恢复到刚才的神游状态。

把那根藤蔓切断。露月想象了一下她之前飞进来的那间王座大厅。那根拔地而起的藤蔓先是穿过蜥蜴的脑袋,然后又穿过科蝮的脑袋。

我真的能做到吗?

由我来做——在那么多龙之中?

也许我应该等桑露来;她肯定能轻松完成,我打赌。

但是……我至少应该试试。因为我是唯一掌握这条信息的龙。

眼下,也只有我在这间王座大厅中。

就算目前为止我没做出什么贡献,就算我的努力微不足道,那也能让我们离打败异主、解放大家的目标更近一点。

我必须和我方才见过的记忆里的龙一样,永不放弃,为所爱而战,即便对手强大得仿佛不可触及,也勇敢发起挑战;不需要其他龙来拯救。

我不想变成一条永远等着被拯救的龙。

很好。那么我该怎么做?

我能走到那边去,同时不被他注意吗?然后下一步——用我的爪子去割那根藤蔓?他随时都能控制我的身体阻止我。唯一的办法只有悄无声息地溜过去,然后速战速决……最理想的情况是在趁他分心的时候。

她闭上眼睛,摸索着回到真实世界的身体中。现实中的身体又冷又沉,因为脚下湿润的藤蔓而感觉黏糊糊的。她的十指仍然保持着环拢的姿势,抱着暮蝶那小小的、毫无动静的躯壳。

我该怎么安放他?

如果我把他留在藤蔓里,科蝮可能会利用他阻挠我。一旦他意识到我要做什么,他就可能伤害暮蝶来逼我停下。

但我觉得威胁我和暮蝶在哪儿其实没有什么关系。我还不如把他带在身上。

一片漆黑中,她将幼小的龙崽放在肩膀上,在一番推拉后,他被安置在了两侧翅膀中间。她能感受到他的小爪子在她的脖子上微微抽动。小心翼翼地,她强迫自己的肢体迈出一步,随即感受到藤蔓在脚底蜷曲蠕动。这比当初踩在跳鼠小屋旁的沙子上的感觉糟糕多了。周围的藤蔓多得难以计数,且非常稠密,然而她的爪子还是不停地滑进藤间的缝隙,然后绊倒自己。一点用都没有,她看不见自己踩在了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要往哪个方向走。

但愿我的前方是王座。

她又向前挪了一寸,然后又挪了一寸。速度!她的肌肉在尖叫,但她的大脑也在尖叫:谨慎万一他看见你怎么办太快了!这一连串矛盾的指令在她体内碰撞斗争,让她疲惫不堪。

她不确定时间过去了多久,也不确定思维空间内的时间流速是否和外界一致——她体内的生物钟完全丧失了功能——这时她听到科蝮轻嘶了一声。她在现实世界里瞬间一动不动。没看见我。没看见我。她拼命地想。

她在思维空间里睁开眼睛。暮蝶和蜥蜴还在空间里追逐嬉闹,他们截断对方的去路,把对方压倒在地,然后又挣脱对方跑开。他们看上去是那么像一对普通的、正在玩耍的小龙,露月的心一阵刺痛。

我希望有能拯救她的办法。我希望能让蜥蜴活下来,让她拥有真正的一生。

“我们距离蝎湖不远了。”科蝮趾高气扬地说,“蜥蜴,停止你小孩子气的行为,集中注意力。”他站起来环顾思维空间,在他的怒视下,蜥蜴磕磕绊绊地刹住脚。“保证那个会在意识里游走的家伙不会侵入这里。别让她和那两个家伙说话。”他朝露月和菠萝勾了勾下巴。

“使唤我干嘛?”蜥蜴故意唱反调,“我以为你那——么英明神武,而我总——是一无是处,我也许根本不应该待在这儿。”

“但你在这儿,所以照我说的做。”他说,“我忙得要命。金蝉主巢里有龙在作乱,胡蜂女王只知道为她脸上的痛楚长呼短嚎,除此之外什么忙都帮不上;而我现在所在的这条彩虹色龙正赶着去和我那位爱捣乱的蜂翼龙和她那伙亲爱的人类宠物见面。”他沉思片刻。“我明白了。附到一头金蝉蜂巢的蜂翼龙身上,杀几条丝翼龙让他们闭嘴。”

他没注意到露月脸上的表情,但蜥蜴注意到了。

“无聊。”她说道,“没心情干这种事情。喔噢,但我可以让守卫爬上去再偷一条小龙过来。”

他失望嫌恶地看了她一眼。“这对我来说有什么用?不,我禁止你那么做。你搞来的这堆玩具已经把这里弄得乱七八糟的了。我命令你点到为止。”

“哼。”蜥蜴趴到地板上,用前爪枕着下巴。

“行了,你爱发牢骚还是爱跟过来打倒几头龙,这些我都不在乎。”科蝮一边说一边又闭上眼睛,“如果那个意识游走者回来了就告诉我。我猜,这么简单的任务你还不至于完不成。”

蜥蜴朝他那张没有表情的脸吐了吐舌头。

“我们是不是该看一下金蝉主巢?”露月紧张地问,“他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有龙在作乱?剑尾和露蓝没事吗?”

“应该吧。”蜥蜴吐出一口气。她推倒暮蝶,骑在他身上,凭空一挥爪子,就像一位魔法师随手挥去幕布,思维空间浮动着翻篇,金蝉主巢的集市在他们周围落下。这里比之前嘈杂多了。许多丝翼龙都站了起来,朝守卫们大喊,要求一个答复。守着出口的龙都是白色眼睛的,他们纹丝不动,用自己的身体堵着出口,却不会反击或回应。

露月心想她似乎在龙群中看见了一抹深紫色的翅膀——伊娥?但等她转过身,她完全找不到她的朋友的踪迹。她远远看见剑尾在主巢的另一头,展开翅膀朝他飞去。

“哇!这边暂停。”蜥蜴撞上她的身侧,“蝎湖边正在上演超级劲爆的故事!跟我来!”

露月没有选择权。片刻之后,他们悬停在一片巨大湖水的上空,湖面在正午的日光下泛着粼粼波光。露月被光线刺得一阵眨眼,一时分不清东南西北。她没意识到现实世界中已经过去了那么久。

距离桑露落入科蝮的陷阱越来越近。

说到科蝮:找到了,那个人类正从天空中俯冲下来,朝着湖泊北岸的一个洞口飞去。它看上去很像露月在画中看到的那个洞穴,画中所有人类鱼贯而入的那个洞穴。

一条叶翼龙正在湖边的卵石滩上等候。水面泛起的涟漪漫过那龙绿色的四爪,那龙似乎正抬头盯着树林。树林!位于现实世界的潘塔拉!露月从未来过这片半岛,她认识的龙里应该也没有谁来过。这里不像菠萝记忆中的野性丛林,也不完全像庇护之地附近露月去过的森林。但至少这里有树,覆盖洞穴系统上方、长满丘陵的树。

我打赌那条叶翼龙一定和我一样惊奇。露月想,不知道那条龙会不会在想,他们当初应该藏在这里,而不是蛊毒之森……但话又说回来,如果叶翼族藏在这里,胡蜂女王大概不用费太大力气就能找到并向他们发起进攻吧。

等等……这条龙是谁?

布莱尼、毒堇还是商陆?不然还能是谁?

套着菠萝壳子的科蝮降落在那条叶翼龙旁边,向他走去。露月几乎要叫出声来,虽然绿色的龙听不见她的警告。但是,下一秒那条龙转过身,她看见了他如煮熟的蛋清一般的惨白眼睛。

哦不。他是科蝮的手下。

两条龙没有交流,但那条龙朝背后低矮的树林转身,六条白色眼睛的龙走上前——三条蜂翼龙,三条叶翼龙——他们挟持着促织和牛蛙。

“促织!”露月失声道。

戴眼镜的蜂翼龙的左右两侧各有一条叶翼龙拿长矛蠢蠢欲动地对准她。她一脸不解地眨眼看着科蝮。

“菠萝?”她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菠萝出门了,我恐怕他正在用餐。”科蝮说,勾出一抹残忍的假笑。

促织的脸蜷缩起来。“不,菠萝。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空气中仿佛传来一股断裂声,突然间露月剩下的伙伴们都站在了菠萝身后。桑露的眉宇间的怒意几乎要把科蝮烧出一个洞,露月很惊讶他还能好好站在原地。

促织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涌出。“你们全都——”

“不。”奇砾飞快地说,“促织,我们没事。它只感染了菠萝……还有露月。”

牛蛙一脸震惊。促织瞟向洞口,她的一只爪子压在另一只上。“但——她在深渊里——她说如果我们带你来,桑露,她就会没事……”

“她马上就会没事。”桑露咆哮道。她的目光锁定了科蝮。

银丝和线团在上。露月突然想起来,我现在应该在努力切割藤蔓。我看得走神了,但眼下就是最好的机会,也是我最后的机会。行动起来,在外面的事态进一步恶化之前。

她闭上双眼,让意识延伸、延伸,回到她真正的身体里。周围的环境增加了这件事的难度:她能感受到阳光照射在她鳞甲上的温度,能听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这一切都那么真实,远比她真身所处的世界——那冰冷潮湿、凹凸不平、弥漫着植物腐烂味的洞穴——要真实得多。

深呼吸,像促织说的那样。

终于她现实世界中的爪子开始刺痛,当她命令自己的肌肉向前移动时,动起来的不是她思维空间里的身体,而是她真实世界中的。暮蝶的体重仍然压在她的肩胛间,深沉缓慢地呼吸起伏。

“放开促织和牛蛙。”她听见桑露充满压迫感的声音。

迈出一只脚。再迈出一只。我脚踝上有滑溜溜的藤蔓……小心地解开它们……再迈出一只脚。

“我为什么要那么做?”科蝮答道,“公平起见,让我吸收他们俩中的一个。或者两个,这样你有四条你那边的龙,我也有四条你那边的龙,顺便,也可以让你们消停消停,别总想着再玩什么聪明的把戏。”

露月真实世界里的鼻子碰到了某个坚固的物体。一面墙,还是一根柱子?她伸出爪子感受它:平整、笔直,表面爬了一些之字的藤蔓——应该是墙。挑一个方向,保持前行。她选择右转,让自己的一只左翼解触着墙,保持这个姿势继续向前摸索。

“在玩把戏这件事上没有商量余地。”奇砾说,“桑露不可能把自己送进你的,呃……苞片?桑露,你们是怎么称呼植物捕食龙的那个器官?”

“夹子。”桑露阴沉地说。

“噫。”奇砾说,“我觉得我还是叫它苞片好了。”

露月右侧的翅膀蹭到了冰冷的石头。她伸爪感受了一下:光滑、曲面——是四根柱子之一。但愿我选的路是对的。她又迈出一步,藤蔓在她爪子下一边屈伸变形一边嘎吱作响。

“事实上你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利。”科蝮说,“我拥有的龙在数量上无限多于你们,同时——”

“打断一下。”奇砾插嘴道,“数量无限多是一种不可能的情况,这不符合数学逻辑。”

露月的右边出现了一根新的石柱。似乎有希望。她之前离门洞很近,不是吗?所以如果她在走的路是正确的话,抵达王座所在的最靠里的墙,必经之路上会有两根石柱。她如是想到。她如是希望。在耳边传来伙伴们陷入危险的声音之际,维持凝神静气是一项艰巨的事。

依靠她初见此地时的幻想织锦,她再次在心中想象王座大厅的样子。她是否可以给自己锚定一个点,此后假如出了什么意外,她还能原路返回?

她非常小心地将双爪放在石柱表面,随后纺出一缕长长的、普通的黯金丝。她将丝线在柱子周围绕了一圈,然后打了个结。另一端仍然连在她的爪腕上,同时她继续前进。

“故意惹我没什么好处。”科蝮的声音透着无趣,“桑露,这条蜂翼龙叫昆行,我特地选了他来注射你。他的爪子和尾巴上长着令人惊叹的毒刺,他一次能注入的毒素可比没意思的胡蜂多得多。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开始,他就一直在摄入我能拿出来的全部邪恶之息。我想只要刺中你一下,就能让我们吸收你……不过嘛,也不是不可以多刺几下,我们有那个时间。”

“退后!”海澜吼道,炸得露月脚下一绊。“你敢再靠近一步!”

“要是你们再隐身,或者向我喷射更多烦人的冰,我就先让昆行注射促织。”科蝮嘶吼道。

露月一头撞上了墙壁。她当时正在甩一根缠着她后腿的顽固藤蔓,一时间忘了探前面的路;随着一声疼痛的闷响,她的头磕到了石头,她痛苦地倒抽一口冷气。

“露月?”她听见蜥蜴的声音发问。

“没事。”她眼冒金星,小声回道。她深吸一口气,等待这股剧烈的疼痛消退。“不用管我。”

她走到了角落。幸运的话,从这里右转,她就能找到王座;反之,如果她一直以来都走错了方向,她就会回到王座大厅被堵死的入口。她调转身体朝向,保持一只翅膀接触墙,一路摸索着向前。

突然间,思维空间内巨响环生。龙的尖叫声充斥了露月的双耳,她本能地定在原地,因恐惧动弹不得。

“发生什么事了?”她大叫。我要睁开眼睛吗?但他们在外面的世界,我帮不上忙。如果我想帮上忙,我就只能专心于这里,保持前行。

“刚刚一大群叶翼龙发起了进攻!”蜥蜴叫道,“包括桑露的母亲!这可太刺激了!”

“你难道不知道他们会来吗?”露月大叫,“你就不能警告我们吗?”

“怎么警告,我又为什么要警告?”蜥蜴问,“你不能指望我替你搞定一切。”

她说的对。露月想,专注于任务。在真实世界里她再次奋力向前。此处的藤蔓异常浓密,不仅仅是脚下,它们还如潮水般淹没了墙面,导致大部分时间里,找准墙壁几乎成了不可能的事;她感觉自己仿佛在一个蛇身互相打结的蛇坑里艰难跋涉,与此同时,至少有二十头龙在她耳边咆哮交战。

“各种植物正在从土里拔地而起!”蜥蜴兴奋地转播道,“桑露把昆行钉在了一棵黑莓树里!哇塞,科蝮差点用他的死亡唾沫击中了海澜!噫!蓓拉多娜刚刚试图刺中望月,但奇砾挡在了她前面!那条冰龙已经冻住了两条叶翼龙!呜呼,我们这边有——九条龙刚刚捕获了促织,他们把她给了昆行噢黄瓜在上我们终于拿下促织了!!!

“促织!”露月用力闭紧眼皮,又用双爪捂住它们,以防自己睁眼。“她能听到我说话吗?促织!”她感觉到连接着石柱和她爪腕的丝线弹到了她的翅膀上,发出轻柔的嗡鸣声。

“我会照顾好她的。”传来菠萝的声音,遥远而缥缈,“你继续走。”

向前。再迈一步。破开藤蔓。再迈一步。

随后——她探出的爪子碰到了一团乱糟糟的藤条。她的心一沉。

我走到错误的方向了吗?

她立刻把爪子埋进藤蔓里,上下左右胡乱摸索。

这里!在藤蔓底下有一个沉重的石制物体,摸上去牢固不可撼动。王座。它必须是王座。

只剩一步之遥。

“桑露暴——跳如雷。”蜥蜴向世界宣告,“望月一直在喊‘别伤害菠萝!别杀了他!桑露,别忘了这不是他!’但在枝条满天飞舞的情况下,我百分百确定有龙要死了!”

露月自己就能听到望月的喊声。她还听见猞猁在喊“用手镯!”还有奇砾在喊至少八种不同的指令,还有牛蛙和海澜愤怒的咆哮声。思考几乎不可能;留在这里,留在这缓慢而又错综复杂的地方,而不是睁开眼睛确认她的同伴是否安全,这几乎不可能。

做我能做的事。

祈祷它有意义。

我希望蜥蜴说的是真的。

她发现一根格外粗的藤蔓,粗到她的双爪无法合握住它。当她顺着它的生长路径轻手轻脚地向上摸去时,她的爪尖触到了一只小小的脚丫和脆弱稚嫩的鳞甲。

蜥蜴的躯体。她打了个哆嗦,心想。

这就是我负责切断的藤蔓。

我该从它还没碰到他们两个的位置切吗?也就是蜥蜴的下面?

或者……假如我切断长在蜥蜴和科蝮之间的藤蔓……那是否能将科蝮断出异主,但让蜥蜴继续活着?

蜥蜴没说具体从哪里切,露月也不想问,因为科蝮可能听到她。

好吧,那我从他们之间切,但愿结果如我所想。

“哇哦。”蜥蜴在龙群的嘶吼喧嚣中说道,“那条棕色的大个子也被注射了。不知道他的记忆会是什么样子的。”

牛蛙……

不要去想其他事。集中注意力。

露月此刻四脚离地,用翅膀使自己悬停于高大的王座前方。她又拍了一下翅膀,使自己的高度略微上调了一点;她的爪子顺着弯弯扭扭的藤蔓向上,一直到它穿过蜥蜴的头颅。她让一只爪子保持接触藤蔓,另一只手爪朝上摸去,以此确定科蝮的脑袋就在上方,并且连着同一根扭曲长藤。

就是这儿。

但现在怎么办?她不能直接上爪子。这根藤太厚了,一旦她开始劈砍或划割,科蝮绝对会注意到她的袭击,然后跳到她的身体里让她停爪。

假如……

露月纺出更长的丝,然后把它从爪腕处切断。她将丝线在藤蔓上松垮地兜成一个环——轻一点,再轻一点,安全无害,只是叶子在互相摩擦——与连在柱子上的另一端形成交叉,再把多出来的那一头系到自己的胳膊上。

我希望这股丝足够强韧。我希望我的体重足够牵动它一次性割穿藤蔓。

露月深吸一口气,绷紧身体准备发力,下一瞬,她如离弦之箭般冲离王座。

 



ℵ1

“嗷!辣死啦——”

 刚成年的某龙第一次喝岩浆风味饮料(?)的珍贵影像(bushi)

画啥啥不行,沙雕文案第一名

p2滤镜,p3及以后都是调色(奇奇怪怪x),从火系调成寒冰和幽冥(?)

“嗷!辣死啦——”

 刚成年的某龙第一次喝岩浆风味饮料(?)的珍贵影像(bushi)

画啥啥不行,沙雕文案第一名

p2滤镜,p3及以后都是调色(奇奇怪怪x),从火系调成寒冰和幽冥(?)

丘吉

原创插画|乾卦-初九-潜龙勿用

原创插画|乾卦-初九-潜龙勿用

布瑞酱

大家好这里是布瑞

希望可以约一些furry稿子,画风如图,画的一些同人,兽人啊,图中的龙设是oc可以便宜出掉,欢迎约稿

大家好这里是布瑞

希望可以约一些furry稿子,画风如图,画的一些同人,兽人啊,图中的龙设是oc可以便宜出掉,欢迎约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