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龙之谷

14.1万浏览    7579参与
苍翠的风之平原

【DN/黑金】婚礼前的注意事项(一发完)

全文约5700字,ooc慎入,感谢她一直爱着黑金。

1. 说服自己接受这件事情

贝思柯德有些茫然地立在原地,看着身边许多人和精灵忙忙碌碌地四处奔走——当然了,这可是阿努阿兰德,理所当然地应该有许多的精灵。可这不能解释为什么有许多的人和精灵在一起工作着,也不能解释他们灿烂的笑容,像是有什么好事将要降临。

“嘿!贝思柯德!”几步开外传来爽朗的笑声,贝思柯德扭头看去,有人已经伸出手重重地拍向他的肩膀,“你可是今天的主角,放轻松一点!我们会为你们安排好所有事。”

贝思柯德无奈地看过去:“巴尔纳——不用使上这么大力气我也知道你来了。”

巴尔纳笑得弯下腰,右手还搭在贝思柯德的肩膀上,他...

全文约5700字,ooc慎入,感谢她一直爱着黑金。

1. 说服自己接受这件事情

贝思柯德有些茫然地立在原地,看着身边许多人和精灵忙忙碌碌地四处奔走——当然了,这可是阿努阿兰德,理所当然地应该有许多的精灵。可这不能解释为什么有许多的人和精灵在一起工作着,也不能解释他们灿烂的笑容,像是有什么好事将要降临。

“嘿!贝思柯德!”几步开外传来爽朗的笑声,贝思柯德扭头看去,有人已经伸出手重重地拍向他的肩膀,“你可是今天的主角,放轻松一点!我们会为你们安排好所有事。”

贝思柯德无奈地看过去:“巴尔纳——不用使上这么大力气我也知道你来了。”

巴尔纳笑得弯下腰,右手还搭在贝思柯德的肩膀上,他的长剑此刻正背在他背上,剑柄差点磕到贝思柯德的下巴。

“实在抱歉!”巴尔纳放过贝思柯德,毫无歉意地摆摆手,仍有笑声从他喉间滚落,“我只是觉得你看起来有点紧张——真是难得。贝思柯德,你紧张得像个刚出来冒险的毛头小子。”

“紧张?”贝思柯德疑惑地拧起眉头,“我紧张什——”

“别嘴硬了,贝思柯德,”巴尔纳毫不客气地打断了他,冲着他夸张地挤眉弄眼,“你刚刚真应该随便找面镜子,看看你的表情。没有谁能在婚礼前还保持淡然,就算是你,也不可能。”

“婚礼?我和——”贝思柯德下意识地想要提问,却有什么在他开口时一并冲进他的大脑,某种情感像沸腾的火焰,席卷了他的全身。

“……杰兰特。”他轻轻呼出一口气,呢喃着一个答案。

巴尔纳抱着手臂看他,忍不住啧啧称奇:“真难以置信。贝思柯德,你居然在傻笑。”

2. 和“情敌”友好地交谈

“和杰兰特结婚这种事,谁碰上了也得傻笑两天。”身旁忽然传来另一个声音,带着一点不太和谐的酸味儿,那声音的主人露出个冷笑,又放柔了声音招呼好友,“你好啊,巴尔纳。”

刚刚还试图趁机嘲笑贝思柯德的人登时也开始紧张,伸手挠挠后脑勺,却不小心磕在自己的剑柄上。

这把剑今天就非得磕点儿什么,贝思柯德在心里嘀咕。

“卡拉秋。”巴尔纳看着卡拉秋,不自觉地笑起来,又向着紧随卡拉秋而来的精灵看过去。内尔文微微一笑,对着巴尔纳和贝思柯德点点头。

卡拉秋一手拿着法杖,一手背在背后,贝思柯德知道她正拿着她的魔法书,那书上有巨大的符文,像一只幽深的眼睛。

内尔文手里也提着长弓,弓弦擦过箭筒旁坠着的护身符,箭筒里少了一半的箭。

“你怎么一个人待着这里,杰兰特呢?”卡拉秋眯起眼睛,像是生着气。她举起法杖点了点贝思柯德,带着一丝微妙的挑衅,耳垂上的一对耳环在阳光下闪着光,像振翅欲飞的蝴蝶。

贝思柯德摇摇头:“或许……散步去了?”

卡拉秋挑起眉毛,语气中满是刻意的不善:“散步?我没听错吧,贝思柯德,你放杰兰特一个人出去散步?”

“有什么问题吗?”贝思柯德难得好声好气地反问,“他喜欢阿努阿兰德,这里很美。”

内尔文轻笑,朝贝思柯德眨眨眼,卡拉秋闻声转过头去看她,她就故作无辜地望了回来。

卡拉秋气恼地跺跺脚,又转身控诉似的瞪着贝思柯德:“那家伙可是在营地里也能把自己绕到迷路的人,你就放他一个人出去散步?”

3. 试着与朋友待在一起缓解紧张

没等贝思柯德回答,一旁就传来了一声故意拉长的叹息,所有人一齐转过头去,看见提着小铁桶的特拉玛依悠闲地踱着步子走过来。

“把迷路的杰兰特找回来这种事,恐怕没有人比贝思柯德更擅长了吧?”特拉玛依憋着笑,眼神在几个人身上打着转,巴尔纳和内尔文无奈地看着他和他的小铁桶,暗自猜测今天遭殃的是哪个小湖里的黄金鲤鱼。

“你就别找贝思柯德的麻烦了,”特拉玛依站定,笑着对卡拉秋说,“一边费尽心思为他们筹备婚礼,一边来找贝思柯德的茬。魔法师小姐,口是心非是和魔力一样天然存在于魔法师身上的吗?”

内尔文和巴尔纳忍不住笑出声来,卡拉秋气冲冲的,看起来像是想冲上去拿法杖敲特拉玛依的头——她很擅长轮转之杖,黑山的魔物皆可为此作证。

贝思柯德也笑:“我等一下就去找他回来,我……”

“你紧张,没事,我们可以理解。”特拉玛依从善如流地接过话头。他提起手里的小桶晃了晃:“不光是你,连我们也觉得有些紧张,我不得不钓钓鱼才能平静下来。”

众人一时语塞,巴尔纳瞪着那桶莫名其妙负担“伟大”使命的鱼,第无数次地修正自己内心对于牧师的看法。

4. 阻止你的朋友为大家烹饪晚餐,假如她是一个魔法师

卡拉秋毫不客气地冷哼出声:“讨厌的牧师,别以为说点冠冕堂皇的大话就能偷懒了,好在你还钓来一桶鱼,今晚的宴会倒正好缺一道烤鱼。”

所有人都已经习惯了类似“自大的魔法师”和“讨厌的牧师”一类表达简单问好之意的复杂短语,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算是牧师和魔法师别具特色的语言习惯。只是卡拉秋紧接这提出的建议,却让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不用了吧!”巴尔纳率先阻止,“用你的法杖来烤鱼,未免……呃……未免有些大材小用。”

特拉玛依用实际行动表达着抗拒,他退后一步,正气凛然地把提着小铁桶的左手背到背后。“卡拉秋,”他义正辞严地说,“鱼真的是无辜的。”

连内尔文也紧张地挪到卡拉秋身边,握住卡拉秋拿着法杖的手:“你不是说想试试精灵们的手艺吗?莉亚纳找来了一些古代的菜谱,这会儿她还在银色新月修炼场训练弓手团,不如我们去看看古代人是怎么烤鱼的?”

贝思柯德忙不迭跟着点头,为了掩饰灵魂深处窜上来的慌乱,战略性地清了清嗓子。

“如果连晚宴也要辛苦你们的话,那我就太过意不去了。”

卡拉秋在众人殷切的目光中败下阵来,可惜地看着特拉玛依的小铁桶,特拉玛依跟内尔文对视一眼,内尔文心领神会地牵着卡拉秋的手轻轻摇晃,拉着卡拉秋就要去银色新月修炼场。

“我们不是刚从修炼场回来吗……”卡拉秋嘀咕着跟着内尔文往西边走,高跟鞋擦过脚下金黄的细草,发出簌簌的声音。她走了两步,好似想起了什么,又回过头叫贝思柯德的名字。

“你这家伙,我有告诉过你吗,”卡拉秋努力装出一副怒容,但嘴角忍不住向上扬着,像跃动的火焰,展现着无休无止的蓬勃生命力,“你和杰兰特一直很般配。”

她说完就和内尔文一起离开了,特拉玛依也提着小铁桶去安置他的鱼们。贝思柯德转头去看巴尔纳,巴尔纳微笑着望着她的背影,眼中没有任何求而不得的痛苦,只有全心全意的倾慕和敬重。

贝思柯德不是第一次旁观这样的柔情,他伸出手拍拍巴尔纳的肩膀,力道不比这位传奇佣兵用在他身上时小多少,巴尔纳转头看他,露出个心照不宣的笑容。

“我要去找卡拉秋他们,”巴尔纳说,“需要我们帮忙你就找个精灵来传话。”

“除了烹饪。”他郑重地说。

“除了烹饪。”贝思柯德郑重地重复。

5. 向爱人的亲属敞开心扉

其他人都走开了,贝思柯德一个人陡然间有些无所适从,身边所有人都忙忙碌碌,他看了一会儿,生出种莫名的不真实感。

也许是因为杰兰特不在这里,他想,他该去把他的爱人找回来了。

贝思柯德站在原地思考杰兰特可能的去向,就看见一片金黄之中,有一个红衣服的女人,在温柔欣快的气氛中,突兀地穿过来来往往的人类和精灵朝他走来。

“阿尔杰塔?”贝思柯德叫她,“你知道杰兰特去哪里了吗?”

阿尔杰塔摘下兜帽,露出她银色的头发和冷若冰霜的一张脸,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我看起来好像不太适合这里。”

“你应该在这里,”贝思柯德脱口而出,仿佛没有经过什么思考,甫一开口,他就有些懊恼,但只能继续往下说,“杰兰特应该也很希望你见证这件事。”

贝思柯德有点想要叹气,此刻他迫切地想要去图书馆里翻翻,看看有没有人留下和龙结婚的记录,或许他可以学习一点与龙的亲属交流的经验。

也不知道是不是和人类结婚的流程相同——有关取得亲属认可的那个部分。

“啊,原来如此,”阿尔杰塔抱着手臂发笑,声音中有模糊的嘲讽,“我明白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了。”

贝思柯德挑眉,看着阿尔杰塔四下打量却不再和他说话,思来想去还是开口了。“你可以信任我,我对杰兰特的感情……”他犹豫着停顿,深吸了一口气,仿佛下了什么决心,“我对杰兰特的感情是真挚的,这一点你不用怀疑。”

贝思柯德原以为会收到一些质问或是嘲讽,没想到阿尔杰塔只是转过头来看着他,轻轻点了点头。

“我怀疑过,”她说,“现在不了。”

说完她拔腿就走,理理兜帽又重新戴上,优哉游哉地往生命之树的方向去。今晚的仪式就将会在那里举行,将会有两个人踏着新生的嫩草,手牵着手行过鲜花拱门,在无数的爱与祝福中,交换眼神,交换吻,交换一生的誓言。

“只有你知道他在哪里,只要你想知道,你就会知道的。”

阿尔杰塔背对着他,扔下一句话就自顾自地开始溜达,贝思柯德不明所以地看着她的背影,在远处无数模糊的人影中,只有那一点点红色是清晰的。

去痛哭墙。

突然有这样一个想法击中他。

6. 找到自己的爱人

这不是通常婚礼的必备流程,贝思柯德即使没有经验,也能确定这件事情。尽管这是非常的行程,但他感到喜悦——他总能找到杰兰特,一次又一次。

贝思柯德一边往熔岩江深处走,一边试图整理今天的婚礼是否还有什么疏漏之处,可他的脑子不知为何一团浆糊,除了杰兰特就再也想不起来其他的事情。

好吧,贝思柯德忍不住叹气,也许在找到杰兰特之前,他没有办法在其他任何事上投注精力。

今天的熔岩江地区过分的安静了,痛哭墙地区更是任何魔物也未出现。贝思柯德满意于自己的直觉,一路上如此宁静,唯一的解释只能是杰兰特先到过这里。

像是在回应他的想法,他转过一面石壁,就看到杰兰特背对着他坐在不远处一块石头上,剑斜插在一旁。今天天气不错,杰兰特仿佛身处朦胧的光辉中。

7. 谈谈你们

贝思柯德察觉到自己在笑。

他本想缓步走过去,不欲惊动两人独处的任何一刻,但他难以控制自己逐渐加快的步伐。从一看到杰兰特开始,他霎时间便被某种感情所充盈,血液像岩浆一样流动,他觉得胸口发烫,又觉得口干舌燥,他的灵魂在渴望杰兰特,他很难再继续忽视这一点。

他好像被融化了,否则他难以解释为什么他对靠近杰兰特这一段短短的路程失去了记忆,也许他被这种感情融化过再重组,像沸腾不息的熔岩一样淌到杰兰特身边;又或许仅仅是因为他太急切,总之无论如何,只要杰兰特在这里就可以,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事。

“这个味道……”杰兰特困惑地呢喃,但很快又轻轻地笑起来,“啊……是你啊。”

贝思柯德伸出手从后面拥抱他。

沸腾的岩浆也有凝固的一瞬,他愿意就凝固成这个姿态,凝固成一个永恒的拥抱。

“是我,”他低下头去吻杰兰特的头发,如同一只疲倦的鸟,亲吻长夜后的阳光,“我来找你,然后我们回去——”

“回去举行婚礼。”

贝思柯德隐约觉得他今天说话好像总是被人打断,他不知为什么,就低低地笑起来。

“是,”贝思柯德重复他的话,“回去举行婚礼。”

杰兰特想要转过身来,贝思柯德忽然起了一点恶劣的心思,于是他紧紧抱住杰兰特,吻顺着杰兰特的头发滑到耳边,又落在脖颈上,他把杰兰特禁锢在他怀里,杰兰特动了动,就不再反抗了。

“我听说……”杰兰特犹豫地开口,“人类的新人会在婚礼时互相向对方提问……会吗?”

贝思柯德感到疑惑:“你在哪里听说的,我们有认识在这件事上经验丰富的同伴吗?”

杰兰特像是比贝思柯德还要疑惑,回答却十分肯定:“应该都比我们经验要丰富一些。”

贝思柯德败下阵来。

“好吧,”他想了想,“也许是指誓言?我们要互相承诺。”

“承诺些什么?”杰兰特问。

贝思柯德不赞同地摇摇头,声音仍是笑着的:“这可不行,杰兰特,你不能心急。这些话要留到仪式上才可以说。”

杰兰特好似仍处在疑惑中,没有接话。贝思柯德更紧地抱着他。

他曾以为自己面对感情也可足够理智,直到今天。大约是即将到来的婚礼的作用,他想要那些感情有去处,于是他为自己的心打开了出口。

“杰兰特,”他说,“我很高兴,我从来没有这样高兴过。”

杰兰特没有说话,动动脑袋轻轻蹭了蹭他的脸颊,皮肤和皮肤间是两个人的头发,温暖从这一头传到那一头,在灵魂中奔流,再轻而易举地传递回来。

贝思柯德仍思索着杰兰特刚才的话,不知为什么,他觉得自己好像不该错过这个。

“你是有什么问题想要问我吗,杰兰特?”贝思柯德说。

这次杰兰特回答得很快,没有任何的犹疑,反而带着某种迫切的坚定。

“我应该问吗?”杰兰特小声说。尽管贝思柯德与他这样近,也觉得有些模糊。贝思柯德终于意识到他抓住了真正的关键处。

“你应该问,”贝思柯德从自己的声音中听到急切,“你得问我,我才可以告诉你,我必须告诉你。”

贝思柯德恍惚地不安着,杰兰特又想转过身来,他仍死死地抱住他。

杰兰特放弃了挣扎,他不再试图转过身来,他只是站起来背对着贝思柯德——这次他很轻易就挣脱了——与贝思柯德隔着一块石头。

“贝思柯德,”杰兰特用贝思柯德熟悉的语调开口,平稳地、坚定地、清晰地,“你恨我曾欺骗你吗?”

“不。”贝思柯德毫不犹豫,仿佛他一开始就知道杰兰特会问什么,仿佛他一直在等。

“你悔恨过吗?”杰兰特的下一个问题朝他砸过来。

“我所选择的道路不完全是正确的,”贝思柯德沉声回答,“这点我并不否认。”

杰兰特也许是笑了,贝思柯德不知道。杰兰特与他只隔着一块石头,一步之遥,他不知为什么跨不过去。

杰兰特缓慢地转过身来,贝思柯德无法阻止他,甚至无法闭上眼,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杰兰特完全地面对他。

“贝思柯德。”杰兰特仍呼唤他,像他记忆中的那样。

可他不再像记忆中那样与他对视。他的两只眼睛都紧闭着,其中一只眼上有从额头贯穿至脸颊的细长疤痕。

他对此再熟悉不过。

0. 是两个生命,而不是一个

这不是通常婚礼的必备流程,贝思柯德即使没有经验,也能确定这件事情。

这是几乎所有新人都会忽略掉的一件事,尽管本质上它非人力所能及。任何庄重的仪式、真挚的誓言,任何拥抱或是牵在一起的手,都需要两个生命来共同达成。活着,是万千生灵从女神那里得到的第一份礼物,女神只管将礼物赐予,任由她的信徒去选择彼此交融。生命与生命间的诸般灿烂,皆要从这个恩典而生。

能忽略掉这件事的人,都是被女神眷顾的幸运者。

贝思柯德狠狠抹了把脸,揉碎仍残存在他脸上的各种情绪,也揉碎一个莫名其妙的梦境。这其实没有意义,因为这里没有其他人,熔岩江地区就在巨石碑的周围,这不是一个能随意散步的地方。

可他不需要这有什么意义,他从不用这件事来衡量自己的行为,所以他走到今天,所以他在这里。他在寂静的夜晚中坐了这么一小会儿,等待着自己冷却下来。

“你不打算说点什么?”他扬声问,四下无人,也理所当然地没有龙。

贝思柯德原以为那块宝玉总该有所反应,比如嘲弄他的天真,比如讽刺他的感情。可什么也没有,那条蠢龙的宝玉安安静静地,没有泄露任何的情绪。

他想笑,又觉得没有理由;那些感情仍在他肺腑中横冲直撞,似困兽想要挣脱牢笼,可惜这牢笼是血肉所铸,此生注定再也没有出口。

END

月纯是只猫EX

[DN] [黑金] 末途 13

新年夜也就这样过去,极少人期待的醒来一切就会恢复正常的情况并没有出现。

翌日清晨,几人在餐厅碰头时,所有人都被贝思柯德脸上浓重的黑眼圈吓了一跳。

“喂我说,你昨晚干什么了?嗯?”巴尔纳揶揄地顶撞了一下黑发男人,手里的勺子倒是也没停下过往嘴里送。

卡拉秋倒是放下了筷子,狐疑状上下打量着他。

贝思柯德:“……只是普通的新年守夜。如果这话是内尔文问就算了,你们是在疑惑什么啊?”

作为外国友人的内尔文点点头:“卡拉秋跟我解释得很清楚,真是不错的节日风俗。”

“哎,可是杰兰特看起来精神还好啊。”巴尔纳漫不经心大嚼特嚼,“你们昨晚分床睡啦?”

“什么……”贝思柯德太阳穴突地一跳。

“闹矛盾...

新年夜也就这样过去,极少人期待的醒来一切就会恢复正常的情况并没有出现。

翌日清晨,几人在餐厅碰头时,所有人都被贝思柯德脸上浓重的黑眼圈吓了一跳。

“喂我说,你昨晚干什么了?嗯?”巴尔纳揶揄地顶撞了一下黑发男人,手里的勺子倒是也没停下过往嘴里送。

卡拉秋倒是放下了筷子,狐疑状上下打量着他。

贝思柯德:“……只是普通的新年守夜。如果这话是内尔文问就算了,你们是在疑惑什么啊?”

作为外国友人的内尔文点点头:“卡拉秋跟我解释得很清楚,真是不错的节日风俗。”

“哎,可是杰兰特看起来精神还好啊。”巴尔纳漫不经心大嚼特嚼,“你们昨晚分床睡啦?”

“什么……”贝思柯德太阳穴突地一跳。

“闹矛盾了吗?这可不行。”特拉玛依认真接话,“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今天的研究做完你们可以跟我讲讲,分开来也没问题,我会在房间里等……”

然而话音未落就被巴尔纳一把捂住了嘴:“啊哈哈,我相信他们能处理好这件事,我们就别瞎鸡……就别额外操心了!”

贝思柯德嘴角抽了抽,他脸色稍稍凝重了一些,轻敲了一下桌子,正想说什么。

“呦,有没有想我啊?”似乎永远在活力无限和懒懒散散间来回切换的红发男人不知从哪里跳了出来,丝毫没有打断别人讲话的自觉,他一把揽过正咬着勺子发呆的杰兰特,笑嘻嘻地捏捏他的脸。

“?”杰兰特缓缓眨眼,“早上好,卢比纳特。艾奥纳还好吗?”

“你说这个我就来劲了,那小家伙意外地还懂不少东西呢。”卢比纳特摸摸下巴,神秘一笑,“找时间我们一起好、好、探讨一下。”

“……啊。”

“没事的啦,他会很乐意跟我们讲的。”卢比纳特直起身子挥了下手,“佩达今天好像有什么事要公布,我就先去找梅里恩戴尔了。”

“嗯。”杰兰特点点头,继续挖着面前的饭。不知怎么的,他觉得今天面前的食物有点怪怪的。

餐厅不远处传来轻微的骚动,很快转变成一片寂静。佩达威严的声音响彻大厅。

“今天是农历纪年的第一天。现今外面的状况大家也都非常清楚,首先,庆贺我们在这乱世里又活过了一年,而这离不开在座每一位的努力,谢谢各位的付出,敬你们。”语毕,他举起手中酒杯一饮而尽。

佩达的话简单直白,可也十分有效,正如他的行动一样。这年头有能力出头组织民众战力的人不是没有,但是能走到现在的绝对不多,何况佩达自己也在作战前线上出了很多力。

“贝思柯德?”杰兰特抬头看了一眼身边眉头紧皱的友人。

“与此同时,我们的不能忘记那些无辜丧生的普通民众和为了我们牺牲的人们。”佩达的声音低沉了些,但仍十分有力,“这一杯酒敬他们。”他将第二杯酒洒在台阶下。

“嗯?什么?”贝思柯德一副在听佩达讲话才回过神的样子,看到杰兰特的目光,他理所当然地了悟,小声道,“不想吃了?什么啊,你昨晚就没吃东西吧。不过还好今天应该也没什么事。”

杰兰特“唔”了一声,眼睛盯着贝思柯德端走他盘子的手,目光有些神游。

“……最后想要说的是关于我的一点私事。”佩达的语气难得轻松了一些,“今天,我和伊丽莎白……”

“噗!”

“?”

寂静的会场中,这算不上轻微的声音太突兀了,不少人应声看去——

察觉到四方投射而来的好奇的目光,贝思柯德脸上变了好几种颜色,最终还是捂着小腹和嘴巴冲出了大厅。

“呃,他好像吃坏肚子了。”特拉玛依讪讪地报告。

巴尔纳一脸无语地瞥了面色精彩的卡拉秋,额上流下一滴冷汗。

“我去看看。”杰兰特腾地站起来跟出去了,空中只掠过他的衣角。

“……”台上的佩达也是一阵无语,他小声问旁边的伊丽莎白,“你和贝思柯德有过什么过节吗?”

“没有啊?”金发碧眼的姑娘一脸困惑。

佩达挑起眉毛呼了口气,牵起她的手,清了清嗓子:“虽然现在的世界充满危险和苦难,虽然没有复杂的仪式和华美的装饰,虽然只有我自己担当证婚人,但我会永远爱你,尽全力守护你,你愿意成为我的妻子吗,伊丽莎白?”

短暂的静寂后,大厅中爆开热烈的起哄和祝福。

“我当然愿意!”

伊丽莎白激动的声音和鼎沸的人声从合死的门缝中传出一点点,又被无限拉远。

杰兰特无暇顾及这些,向远处那个颤抖的人影冲过去。

“贝思柯德?贝思柯德!”

“……呼呃。”黑发男人捂着嘴干呕着,脸色十分难看。像是模糊听出了来人的声音,他费力地抬头,居然还扯出点笑容:“你出来……干什么?不也就是食物中毒,怕不卡拉秋那个女人又……”

“……”

杰兰特没说话,目光落在落在贝思柯德抬起的手上。他的面色十分平静,金红的眸子中却露出一丝痛苦。

贝思柯德哑然,看了一眼指尖泛起的青色,苦笑了一下,还在继续努力挣扎打趣:“嗯,看来她'功力'又有长进了……”

“我早该闻到料理中的危险的,抱歉。”杰兰特低声打断了他,“但你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状况,这绝对不是那种东西能造成的,贝思柯德。”

“……”

沉默像令人窒息的水银蔓延。

杰兰特抿起嘴,俯身把痛苦的男人背了起来,迈开步子。贝思柯德比他要高一点,趴在他背后显得不怎么协调。

贝思柯德没有挣扎,他也没有力气挣扎。胃部和手腕伤口处传来的双重剧痛已近乎让他昏厥了,但比这更令人煎熬的是杰兰特的话。

他已经知道了,他全都知道了。

是啊,就算民众没那么了解,每日活跃在战斗一线的他们怎么可能不清楚他身上的变化意味着什么。

只是他的情况比较特殊罢了。他虽然不是研究人员,但也算是见多识广,加上昨天和特拉玛依去报告的时候他旁敲侧击问过一些,肯定了完全丧尸化的变异过程基本不会超过一小时。可伴随着明显不正常的剧痛,他却撑过了一小时,又一小时,一下午,直到现在。

正是由于这样的侥幸和鬼使神差的念头,他对所有人隐瞒了真相,包括杰兰特。尽管他知道这点侥幸也仅仅是侥幸,他不是天选之子,格挡时手上的那点伤口还是让他感染了,他的身体状况一直在恶化。他也知道自己的隐瞒很可能酿下大错,如果他在基地内部完全丧尸化,他将是人类的罪人。

可是枪响回头时杰兰特眼中的震动,开会时杰兰特抬头看他的平静,月夜下杰兰特喝掉他杯中酒时垂下的眼眸,还有更久远的,在狭小的帐篷中醒来后看到的脸庞,战斗交互时默契的回头,直到最初见面时跨越人群的对视……所有一切都在抓挠他的心,病变的楚痛中他自私地念着那个身影,将离开的时间一次又一次推迟。

直到开会时,艾奥纳的话给了他最后一击,他终于还是清醒了。他明白了自己现在到底有多危险,而且一旦变异,他最先伤害到的可能就是杰兰特。

他该离开了,只是撞上了这次意外。他早该离开了。

不过想来,如果是杰兰特,或许一击就能把丧尸化后行动迟钝的自己毙命,他根本无需也没有资格担心。

……又或许,其实他也早就知道了吧?

在吃饭时眼神复杂地看向自己的时候?在跨年时沉默着听自己讲话的时候?在开会时执着地想要握住自己的手的时候?又或者,或者他的受伤根本就没有逃过杰兰特的眼睛,所以他才会那样震怒?

或许自己留恋着不想离去的东西,仅仅只是杰兰特对他的同情。

如果是真的,为什么他没有说?为什么一整天过去,那么多次机会,他一直都没有说?

这种迟钝的醒悟真让他感觉糟透了,贝思柯德嘲讽地歪了下脑袋,黑色的发丝混在金发中十分刺眼。

早该走了,如今这最后一程还有杰兰特送自己,他居然觉得还挺不错。事到如今只希望自己能多撑一会儿,不然他宁愿杰兰特刚刚直接给自己一颗枪子儿。

不知道杰兰特会不会恨自己隐瞒了感染,可也确实如此,他没什么可解释的。

意识因为剧痛模糊了,他好像听到杰兰特在和自己说话,但他听不清,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胡乱回复了什么。

浑浑噩噩中,他最后的念头居然是杰兰特身上的气息十分好闻。

 


 tbc.

——————

又咕了一个月,看了看第一章都快一年了orz

剧情发展到有意思的地方了。

浅川银
「神様」に背を向けて。

「神様」に背を向けて。


「神様」に背を向けて。



水漪
是黑复! 这样温柔的小天使真的...

是黑复!

这样温柔的小天使真的太戳我了x

是黑复!

这样温柔的小天使真的太戳我了x

宗杞

封面是试穿@野雀定律 劳斯的设计! P2是苏安老师设计的. 然后是涂鸦和稿稿签绘之类的. 充实的三月(゚ ´Д`゚)

封面是试穿@野雀定律 劳斯的设计! P2是苏安老师设计的. 然后是涂鸦和稿稿签绘之类的. 充实的三月(゚ ´Д`゚)

Mari satoshi

勉强更更。。。都是给朋友的

😔好久没画自己的画了

勉强更更。。。都是给朋友的

😔好久没画自己的画了

-∞

又来堆截图。


法铁头:以后就是两个人的电…

埃大锤:不应当,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始终拥有姓名;-)


差点把法铁头和雷宝的格式套到埃大锤和雷宝的截图上,呼…

白贵公子真的很好看,可是它好壮,壮硕的白贵公子雷宝✖️娇小黑婚礼法铁头,就连红龙埃大锤也显得很娇小……

(今天也是努力忽视手机色差的一天)

又来堆截图。


法铁头:以后就是两个人的电…

埃大锤:不应当,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始终拥有姓名;-)


差点把法铁头和雷宝的格式套到埃大锤和雷宝的截图上,呼…

白贵公子真的很好看,可是它好壮,壮硕的白贵公子雷宝✖️娇小黑婚礼法铁头,就连红龙埃大锤也显得很娇小……

(今天也是努力忽视手机色差的一天)

月下猫JiOuGEn

头铁铁一波。。。应该不会被举报?吧?

(இωஇ )p3警告!

三次掉线我不玩了【没分了】qwq。。。三次都是打鹦鹉掉线(一jio断网?)白金2的吃分只能吃8分。。。掉线玩了几十分,故意送了几局,分低了会不会吃分多一点?

头铁铁一波。。。应该不会被举报?吧?

(இωஇ )p3警告!

三次掉线我不玩了【没分了】qwq。。。三次都是打鹦鹉掉线(一jio断网?)白金2的吃分只能吃8分。。。掉线玩了几十分,故意送了几局,分低了会不会吃分多一点?

月下猫JiOuGEn

最近网络好不稳定(T_T) 网络稳的1700也能稳,网络差的那送头送的是真的绝。今天卡的大号是救不活了。。。

大号用来截图,狸猫刺客2333,jjc没耳朵qwq

说实话影快被打绝种了,我自己还在打别人影(இωஇ )


最近网络好不稳定(T_T) 网络稳的1700也能稳,网络差的那送头送的是真的绝。今天卡的大号是救不活了。。。

大号用来截图,狸猫刺客2333,jjc没耳朵qwq

说实话影快被打绝种了,我自己还在打别人影(இωஇ )


AlcoholKun
浅川银
* 心の音がするわ 汚い擦れた...

*

心の音がするわ

汚い擦れた声

*

心の音がするわ

汚い擦れた声

苏戈☃

是参加dn十周年时装设计比赛的作品

昨天压哨发的,封面图还没来得及做

不知道列表里有没有玩龙之谷的小伙伴

喜欢的话希望能投一票,谢谢🌹🌹
http://act.dn.sdo.com/Design/Default.aspx?ActKey=SZN&id=15834 

是参加dn十周年时装设计比赛的作品

昨天压哨发的,封面图还没来得及做

不知道列表里有没有玩龙之谷的小伙伴

喜欢的话希望能投一票,谢谢🌹🌹
http://act.dn.sdo.com/Design/Default.aspx?ActKey=SZN&id=15834 

野雀定律

时装征集的图!精灵和时装都画了,老舔狗了🤔

发个链接拉拉票,谢谢大家💕

时装 

精灵 

时装征集的图!精灵和时装都画了,老舔狗了🤔

发个链接拉拉票,谢谢大家💕

时装 

精灵 

AlcoholKun
AlcoholKun
AlcoholKun
云海磕皮

近期

画没怎么画

有无dn选手来和我玩!? 我东二雷霆时空领主

(占tag致歉)

近期

画没怎么画

有无dn选手来和我玩!? 我东二雷霆时空领主

(占tag致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