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龙井虾仁

36.8万浏览    3246参与
九州一色。
老婆新皮肤是真好看

老婆新皮肤是真好看

老婆新皮肤是真好看

蛋黄酱w🥫

【all少主向】空桑戏精影帝实录

名字是瞎起的,本质上是小段子合集,有长有短含有各种各样的梗

依旧是满满的沙雕气息

all少主向


玉麟香腰ver


玉麟香腰站在门口,他现在很紧张,今日他没有带着寒英而是一个人来到空桑少主的门前

昨日下午她正式邀请自己来她的房间做客,说要给他看看好看的东西

神神秘秘,探头探脑的少主让他忍俊不禁,也忍不住想象她究竟要给自己看些什么

“扣扣。”

轻敲房门,房内很快就传来她的声音

“来啦来啦,等我开个门。”

“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是她开门的声音,玉麟香腰抬头

今日她换上自己的新衣裳,雪白的大腿就这样暴露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火红的颜色衬的她更加动人

呆愣住的玉麟香腰被小姑娘一...

名字是瞎起的,本质上是小段子合集,有长有短含有各种各样的梗

依旧是满满的沙雕气息

all少主向


玉麟香腰ver


玉麟香腰站在门口,他现在很紧张,今日他没有带着寒英而是一个人来到空桑少主的门前

昨日下午她正式邀请自己来她的房间做客,说要给他看看好看的东西

神神秘秘,探头探脑的少主让他忍俊不禁,也忍不住想象她究竟要给自己看些什么

“扣扣。”

轻敲房门,房内很快就传来她的声音

“来啦来啦,等我开个门。”

“窸窸窣窣”的声音过后是她开门的声音,玉麟香腰抬头

今日她换上自己的新衣裳,雪白的大腿就这样暴露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火红的颜色衬的她更加动人

呆愣住的玉麟香腰被小姑娘一把拉进房里

“这么快就来啦,我也刚刚准备好,你等我找一找片子哈。”

刚刚沐浴完的小姑娘身上充斥着清甜的气味,牛奶糖般浓郁的香气从脖颈处散发出来,他轻嗅一口,鼻腔里都是她的气味。

弯下腰翻找着什么的小姑娘终于献宝似的给他看自己的碟片

呃……??

玉麟香腰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小姑娘手上抓着的那个碟片居然是

——A//////V?!

玉麟香腰顿时感觉自己裂开了,脸红成一片,他结结巴巴地开口:“这恐怕……”

实在说不下去的玉麟香腰红着脸闭上眼,随后又想到什么似的伸手欲抽走小姑娘手中的碟片

但是眼疾手快的小姑娘一下子把宝贝塞进怀里,用一种迷惑的眼神打量着他

“这不合礼数,女孩子不要看这种……”

脸红的他完全语无伦次

啊?为什么我是女孩子不能看这个?你简直摸不清这个男人的想法,明明这是他最喜欢看的碟片啊

“可是你不是就爱看这种的吗?”

什么?玉麟香腰脸红的几乎被煮熟,他开始反思自己做了哪些事情居然让小姑娘认为自己是个,呃……欲//求//不//满的食魂?

“比起这种,我更希望能与你……”

小姑娘没有继续听他说什么,而是选择就地放碟片

糟糕,大屏幕上出现了画面

玉麟香腰刚准备伸手捂住小姑娘的眼睛,但他却被屏幕上的画面给惊到了

——为什么这是雪豹和小狐狸的视频???

小姑娘看着他,露出疑惑的表情来

“Animal Videos动物视频啊,你不是最喜欢看这种的吗?”

玉麟香腰:……

玉麟香腰:哦

隔天:

由警务部和办案处联手将犯人玉某某逮住并进行了长达一个半小时的思想净化教育



龙井虾仁ver


又是雨夜

龙井抬头望向窗口,乌泱泱的一片,看来今日她并不会来了。

青花瓷中早已冷透的龙井茶就像他的心,慢慢坠入冰窟。

偶尔也会自嘲为什么那日对她那么凶,但自己的本意并非如此

丑兮兮的护身符被他保存的很好,睹物思人,龙井又将护身符塞进自己的柜子中

眼不见为净,他心道

但他的心却随着窗外的凉风一路飘荡,飘到她那里去了。

夏日里的狂风暴雨总是来得快也去得快,伴随着清新的泥土芳香,房间里静悄悄的,水滴落在芭蕉叶上的响声与夏蝉永无止境的叫唤奏响了普通夏日的乐章。

烦躁至极的龙井打开窗户,雨点滴落在窗沿也沾湿了他的衣袖

窗外有一株她亲手种植的小白菜,翠绿的叶片顽强地与自然界做着斗争。

顽强的生命力就如同它的主人,他想起小姑娘忍痛不语依旧坚强的笑。

可她现在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呢?

毕竟......呵,他摇头

自是意中人,却不识意中人罢了。

正欲撑伞去为这颗白菜遮风挡雨,恍惚中却看见焦急赶来的身影

条件反射般将她护在身前,任凭雨滴落在他的身上。

“哇哇哇居士!快进屋这样会感冒的!”

不由分说拉着他进屋,好不容易喘口气的小姑娘这才敢抬头看这位爷。

“淋雨?你可真是长本事了。”

“对不起,这不是刚好就来找你了嘛,出门太急忘记拿伞了。”

小姑娘亮晶晶的眼睛盯着他

“呵,上次还没痛够?”

“对不起龙井老师,我下次一定不会在生理期喝冷饮了,呜呜呜呜。”

完全不敢回忆之前龙井凶她不会照顾自己的情景,对不起龙井先生我下次一定听您的,经历过钻心疼痛的你双手合十朝他保证。

果不其然,龙井只是皱皱眉并没有斥责你,反倒是耳根烧红了一片

他哪里凶啦,明明上次那么生气也没舍得朝你说几句重话,看透他本质的你默默牵住了他的手

暖乎乎的,和他本人一样。

那就把他难以表述的思念当做只有我一个人知道的秘密好了,毕竟红彤彤的耳根可不会说谎的。


北京烤鸭ver

最近北京烤鸭睡的更晚了,鸭一鸭二已经不止一次朝你打小报告了

每天都亲自督促他早点睡觉,他虽然表面上答应,实际上依旧要忙到夜里一点

我估摸着最近也悄咪咪帮他改掉一些奏折啊,怎么还要这么迟?

百思不得其解的你决定今晚蹲点看鸭鸭在忙什么

估算着时间刚刚好,你提前躲进他的衣柜查看敌情。

ok,鸭鸭站起来了,哦鸭鸭转头拿了一本书,哦鸭鸭又坐下去了。

等一下,那本书怎么看都不是奏折啊!

看上去黑不溜秋还很厚,一看就像白先生他们看的书啊

鸭鸭你在看什么!!

几乎要化身咆哮斯巴达的你脚底一滑彻底从他的衣柜里面暴露了

趴在地板上你艰难地和他打了个招呼

“Hi,鸭鸭~”

北京烤鸭震惊了,他后知后觉地脸爆红

不知道该先责备你为何如此放肆躲在他的衣柜里,还是该询问你为何到点不睡觉

身体却先于思想地将你一把扶起塞进怀里

“鸭鸭,先放开我!”

你左右扭动终于挣脱他的怀抱,小皇帝也轻咳一声偏过头

慢慢走到桌前,你终于看清那本书——《魔幻现实的解决方案》

你久久没有回过神......

终于你开始有所动作了

你语重心长地问:“鸭鸭你最近是不是总和白先生他们一块愉快的玩耍啊?”

“爱卿何出此言?”

“这种书一看就是他们看的好不好!!!”

北京烤鸭明显被你噎住了,他红着脸将“嘎嘎”乱叫的鸭一和鸭二赶出房间,将门锁上之后,他大步走向你

“爱卿朕一定会找到解决方案,你不会有事的!”

一把抓住你的双手,你的小皇帝慌乱地朝你发誓,墨黑的眼眸中透露着必胜的决心

这哪儿跟哪儿啊?听得晕乎乎的你及时打断他

“不是,鸭鸭啊,我现在吃嘛嘛香身体倍儿棒,我好得很。”

北京烤鸭突然用一种怜爱的眼神看着你

“爱卿不必如此拘谨,你是我最爱的臣下,朕一定会帮助你渡过难关。”

他在“一定”二字上加重了语气

你将目光重新移到那本书上

鸭鸭看的这一页,嗯,哦原来是花吐症

停停停花吐症?!

一脸疑惑的你看向他,北京烤鸭点点头

“说到做到,花吐症朕一定会帮你治好的。”

说罢继续坐下来研究这个所谓的“花吐症”了

你觉得自己有必要向他澄清什么

上次在桂花酒身边喝茶结果喝到一嘴桂花并且吐出来这种事情该怎么向他解释啊喂!

算了,豁出去了

你闭着眼拉拉他的衣袖

“鸭鸭,花吐症唯一的治疗方法是亲自己的心上人一口。”

这个暗示够明显了吧!

“所以,来吗?”

点点自己的嘴唇

北京烤鸭呆愣在原地,这次轮到他脸红不知所措了。


PS:应该会有续篇吧大概)大家都是戏精影帝嗷(简称叫关心则乱容易想太多)虽然有各种各样的梗,但是都不会虐,请放心食用

发完睡觉觉了,嘿嘿(~ ̄▽ ̄)~ 

有本事就来薅我头发
谢谢郭大爷的时装券不然我又要等...

谢谢郭大爷的时装券不然我又要等到下一周了|˛˙꒳​˙)♡

谢谢郭大爷的时装券不然我又要等到下一周了|˛˙꒳​˙)♡

子推燕是大可爱!

【龙燕/三十天挑战】day2关于羽毛1

    晚了半个小时,咳咳。

     强ooc出没!是痴汉龙井!莫打我!


  今日空桑:去往空桑时,龙井带的一大箱东西到底是什么?让我们走进空桑,揭开空桑最高冷的龙井居士的真面目。


  一切结束之时,龙井和子推燕准备搬家去空桑。龙井带上了他手头有的好茶和各种茶具。而燕子就是一身空空,带上一株原本种在他俩门口的小树苗就完事了。


  少主看着龙井整理出来的各种瓶瓶罐罐和大箱子,一脸无奈,说道:“居士。你哪里来的这么多东西,我们这几个人,怎么带的回去?”她弯下腰去捞起一个瓶子,这是一个...

    晚了半个小时,咳咳。

     强ooc出没!是痴汉龙井!莫打我!



  今日空桑:去往空桑时,龙井带的一大箱东西到底是什么?让我们走进空桑,揭开空桑最高冷的龙井居士的真面目。


  一切结束之时,龙井和子推燕准备搬家去空桑。龙井带上了他手头有的好茶和各种茶具。而燕子就是一身空空,带上一株原本种在他俩门口的小树苗就完事了。


  少主看着龙井整理出来的各种瓶瓶罐罐和大箱子,一脸无奈,说道:“居士。你哪里来的这么多东西,我们这几个人,怎么带的回去?”她弯下腰去捞起一个瓶子,这是一个格外精致的瓶子,她打开盖子一看,里面是还潮湿的泥土还带着丝丝的血腥味,泥土里夹杂的羽毛让她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什么东西了。


  “放下。”龙井收拾着手里的东西,脸色不太好看。


  少主控制不住翻了一个白眼,鄙视他:“不就是燕子翅膀上的泥土,你至于拿这么精致的一个瓶子装着,还非得带到空桑去。”


  龙井没抬头,手拿起搁置在一边的扇子就往她头上一敲,冷声道:“这是我的事情。”


  少主被敲了个正着,眼闪泪花,十分委屈:“放下就放下。”没想到就这么几天不见,那个高冷寡言的居士竟然变成了一个暗搓搓的痴汉,不仅对人家的藏身之处了若指掌,还明着收藏别人的翅膀上扫下来的尘土。


  她瞧了一眼那个大箱子,还是忍不住手贱和嘴贱,说道:“这个箱子又装着什么东西啊?”她一边说一边伸手去摸,被一个横过来的扇子挡住了,侧身一看,龙井正在冷冰冰地盯着她,一字一句强调道:“这个更不能碰。”


  她委屈地收回了,但跟陆吾待久了,传染了虽然说好奇害死猫,但是猫还是一样好奇的习性(才不是抓陆吾来顶锅呢),从这以后她就一直在想着这只箱子,心痒痒的,总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宝贝,让个性冷淡的龙井这么紧张。


  带着大包小包回到空桑以后,少主终于脑子一转,想出了法子:为什么不去问子推燕呢?他俩呆了几十年了,这互相间的事情不都一清二楚了。更何况,子推燕虽然嘴上老是带着消亡二字,但实际上内心温柔,也不会像龙井或者锅包肉一样,直接上手。


  说干就干,她一大早起来蹲守在子推燕的门口,守到了想出门漂泊的子推燕,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啊?”子推燕带着刚刚睡醒的懵懂,灿金色的眼睛睁大,无辜迷茫地看着她,回答道,”龙井那个箱子吗?他也从来不让我看到,那天到空桑来,我才发现他有这么一个大箱子的。”


  少主失望的叹息一声,但垂头丧气半晌,眼睛突然又亮了起来。如此这般,不如带着子推燕一起去看看,龙井这么宠子推燕,带上他,被抓到了也不怕。龙井哪里舍得惩罚子推燕呢?


  少主道:“我们一起去偷看一下吧。”



  子推燕打着哈欠,翅膀微微舒展,说道:“不了,我要去漂泊了。”


  少主淡定回答:“燕子你原来也有不了解龙井的地方啊。”子推燕脸上倒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翅膀僵了一僵,缩紧了些,又悄悄舒展开来,说道:“那就去看看吧。”


  一人一食魂悄悄溜进龙井的房间,在子推燕熟练的翻找下,顺利找到了那个箱子。


  确实是一个很大的箱子,龙井居然还给上了锁,除了对那些尘土,龙井对茶具都没有这么上心吧。


  子推燕看见了锁,倒是没有什么惊讶的表情,在少主的哀嚎声中,他淡然地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拎出来一串钥匙,干脆利落地打开了锁。


  这次由子推燕开箱,少主站在旁边,眼神紧张,死死盯着箱子打开。


  箱子缓缓被打开,少主原以为会看到珠光璀璨,总之就是宝物的气息,没想到打开来的就是一大堆普普通通的小玩意,有燕子玩偶,有小巧的枕头,各种各样的小物什。少主正失望的合上箱子,子推燕突然疑惑地扇了扇翅膀,说道:“这些东西不是我送给他的么,都是用我的羽毛做成的。”


  他接过少主正在合上的箱盖,拿出了那个小枕头,缓缓抚摸,嘴角不禁带上了些许笑意:“我一直没怎么见他用,以为他把东西用坏了,结果都是好好保存在了这里么?”



  少主感觉被塞了一嘴狗粮,悲伤地趁子推燕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时,偷偷离开了龙井的房间。


  


  


  


  今日空桑:去往空桑时,龙井带的一大箱东西到底是什么?让我们走进空桑,揭开空桑最高冷的龙井居士的真面目。


  少主心想:揭什么揭,结果明确,真面目是子推燕的痴汉,没跑了。



羽宫Miko
给自己的礼物。 会做成小挂件。...

给自己的礼物。

会做成小挂件。

抱图留名感谢。

商用请与我交流(QQ在简介)。

会画很多食魂。

给自己的礼物。

会做成小挂件。

抱图留名感谢。

商用请与我交流(QQ在简介)。

会画很多食魂。

靄が立つ

终于在最后一天抽到龙井了,不容易啊!😭😭😭

终于在最后一天抽到龙井了,不容易啊!😭😭😭

鹤归处

画画龙井大老婆的新衣服

画画龙井大老婆的新衣服

♡念念呐念双♡

单抽出奇迹

🌚🌚🌚

但是我龙井池抽了五十多抽了

结果龙井占了50%的御还能给我出川味火锅🙂

我这是太欧了???

哭辽T﹏T想要龙井啊😭😭😭

单抽出奇迹

🌚🌚🌚

但是我龙井池抽了五十多抽了

结果龙井占了50%的御还能给我出川味火锅🙂

我这是太欧了???

哭辽T﹏T想要龙井啊😭😭😭

此久非彼九

制作印象色卡片(龙井、白菜

制作印象色卡片(龙井、白菜

阿泽·艾维
——好像有什么砸到我了。 ——...

——好像有什么砸到我了。

——……癔症。

服饰简化✓少主换装(其实是我画错衣服了)✓

我抽不到的男人

和我得不到的女孩——即使与整个空桑为敌我也要说:少主是我的!!!

——好像有什么砸到我了。

——……癔症。

服饰简化✓少主换装(其实是我画错衣服了)✓

我抽不到的男人

和我得不到的女孩——即使与整个空桑为敌我也要说:少主是我的!!!

沐希鸢

是惊喜的味道\(ヒ•ω•マ)/

今天终于娶回可(mo)可(ai)爱(lao)爱(zi)的龙井虾仁啦!

想到了之前生涯报告的许愿,我圆满了,升天.jpg

新衣服马上安排上

束发?我想帮你散发啊

发出虎狼之词

是惊喜的味道\(ヒ•ω•マ)/

今天终于娶回可(mo)可(ai)爱(lao)爱(zi)的龙井虾仁啦!

想到了之前生涯报告的许愿,我圆满了,升天.jpg

新衣服马上安排上

束发?我想帮你散发啊

发出虎狼之词

洛芷沫

【食物语/龙燕】玲珑骰(预告)

凡人龙井╳精灵子推

——

•严重ooc

•元宵贺文

•文笔辣鸡,写不出龙燕的好

•人设属于食物语官方,ooc属于我

————————————————————

清晨的林中,他立于菩提树下,他看着最为饱满的菩提果,将他打磨开来

阳光照在水面上,映出了他的模样,鎏金色的眼眸中,唯有草木

他的翅膀扇动,看着浮尘中忙碌的人,眼底浮现出了笑意

————

龙井居士入山了,世人为之叹息

他找到了一颗菩提树,上面还有一只迷路的精灵,他伸出手,宽大的衣袖随动作垂了下来

他说:“你是我的引路人吗?”

那精灵似乎笑了

——————

他似平日里一般赋诗品茶,只不过多了一件事情,就是帮他的...

凡人龙井╳精灵子推

——

•严重ooc

•元宵贺文

•文笔辣鸡,写不出龙燕的好

•人设属于食物语官方,ooc属于我

————————————————————

清晨的林中,他立于菩提树下,他看着最为饱满的菩提果,将他打磨开来

阳光照在水面上,映出了他的模样,鎏金色的眼眸中,唯有草木

他的翅膀扇动,看着浮尘中忙碌的人,眼底浮现出了笑意

————

龙井居士入山了,世人为之叹息

他找到了一颗菩提树,上面还有一只迷路的精灵,他伸出手,宽大的衣袖随动作垂了下来

他说:“你是我的引路人吗?”

那精灵似乎笑了

——————

他似平日里一般赋诗品茶,只不过多了一件事情,就是帮他的精灵寻找那一株相思豆

他笑着问:“你找这物做甚?”

精灵只是挥着手,说,“你永远不会明白的,这是我追寻消亡的方法……”

——————

世间多传精灵有这永生永世的生命,却只能爱一人,只需赠他玲珑骰,便可知晓心意

————

精灵消失了,

包括那颗菩提果

——

“玲珑骰子安红豆,”他拿着一颗玲珑骰,站在了龙井面前,那人依旧手持折扇,平静的看着子推

“龙井,你爱我吗?”他静静的等待着最后的审批

那人轻笑一声,用折扇点了一下他的头

“——入骨相思”

从此他的眼眸中,唯有世间你我


好惨

沧海遗珠

“笃笃笃。”

龙井打开门,看着那突兀出现在门口的木箱,而赠送木箱之人,却无影无踪。龙井抱起木箱,放进屋内。木箱四下并无缝隙,只有最上镶了一个孔明锁。

龙井笑了笑,旋即打开木箱,毫不费力。

“!”龙井被木箱中的珠光宝气晃了眼:光洁珠玉,东海鲛绡,宛若天成。

“这是......”龙井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滴滴”一旁的手机泛起柔和的光。龙井拿过,是荣金丝在群里感叹。

“是他啊。”龙井笑了,嘴角弯起小小的弧度。

......

“俞生,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俞生看着找上门来的空桑少主,有些奇怪。

“你只管说罢,”这位东海龙王接过守卫端来的茶水,给来客递上“这是东海特产,‘滨海龙井’...

“笃笃笃。”

龙井打开门,看着那突兀出现在门口的木箱,而赠送木箱之人,却无影无踪。龙井抱起木箱,放进屋内。木箱四下并无缝隙,只有最上镶了一个孔明锁。

龙井笑了笑,旋即打开木箱,毫不费力。

“!”龙井被木箱中的珠光宝气晃了眼:光洁珠玉,东海鲛绡,宛若天成。

“这是......”龙井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滴滴”一旁的手机泛起柔和的光。龙井拿过,是荣金丝在群里感叹。

“是他啊。”龙井笑了,嘴角弯起小小的弧度。

......

“俞生,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俞生看着找上门来的空桑少主,有些奇怪。

“你只管说罢,”这位东海龙王接过守卫端来的茶水,给来客递上“这是东海特产,‘滨海龙井’,你且尝尝,不过乍喝可能味道有些......”

我浅浅一泯,“确实与别处的龙井有些区别呢。”

年轻的龙王笑了笑,似是因整到我而有些得意“你说说看,要我帮什么忙?”

“我......我希望可以请你卖我一些东西。这是清单。”

我将早已准备好的单据递上,材料与价格清清楚楚。

“你,有这么多钱吗?”年轻龙王眉头微皱,带着疑惑问道“以你我二人的交情,以及你与我东海的交情,这些物什我赠与你便是,何来买卖二字。”

“那可不行,我就是已经猜到你会这样说,我才把价格明细也一并附上。”我笑着说“而且,这若是空桑的事情也就罢了,这次是我的私事,可不许你公情私报。”

“哈哈哈,看来你是有备而来了。也罢,既然说不过你,那便如此吧,你会空桑等我消息便是了。”

“多谢了。”我一揖。

......

“小笋?”我从手机上编辑一条消息,发了过去。

“怎么啦我的仆人,突然找我干嘛?”

“我想请你帮我做一套衣服,名叫‘沧海遗珠’,这是尺码:......

原料:......”

“!!!

这么大的手笔!我的天我没看错吧!你哪里来这么多钱!明明连升级膳具的钱都没有了!”

“嘿嘿,这可是我的千辛万苦攒下来的{笑脸}”

“顺便问一下,这是给谁的啊????”

“保密!这可是个惊喜,千万不能让他提前知道!”

“哼,好吧!这衣服就包在我身上,就让你瞧瞧本少爷的厉害!”

......

“这新衣有何用意?”龙井的消息比我料想中来得要早些。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

“?”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

“到底有何用意?”

“没什么,只是想邀你一同去看海。”

“为何?”

因为我喜欢你。

“因为海比较大?唔......我觉得你跟海挺配的”

“海?若我有海纳百川这般心性,也不至于生出以孤井自喻的念头。”

“胡公庙前的御前十八棵下那口孤井?我记得你之前在信里也说过自己跟那口井很像?”

“可是井那么小,我觉得不像你,怎么着也得跟这套衣服的名字一样,是一颗沧海遗珠吧”

“毕竟是龙,总有翱翔四海的一日”

我紧紧盯着手机,盯着与他的会话,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他却再没有说新的话了。

“到头来还是不喜欢吗......”我锁了手机,任由身体向后倒去。“还是我自作多情了吗?”

我就这样躺着,胡思乱想之中,手机突然弹出一条消息。

“你从何处学得这般油嘴滑舌?”

我惊醒,可并没有立即回复,许是存了些报复的心理吧。

很久很久,久到我觉得我快忍不住去找他时,手机又弹出一条消息。

“不是去看海?”

!!!!!!

我高兴得快要蹦起来,飞快回复道,“去去去,现在就去!”

“慢着,待我换新衣”

......

我和龙井穿过万象阵,来到一座孤岛上。远处,月光如水,潮声不绝。

我面前的男人站定,手中珠玉的扇子在他嘴边晃来晃去“与你一同听这夜间潮声起落,别有一番兴味无穷。”

他摇晃扇子的动作似是在掩藏笑意,可惜还是被我捕捉到了。

“居士笑起来,十分好看呢。浅浅的笑容好像龙井的香气一般令人沉溺其中。”

他没有应声,只是打开扇子遮住脸庞。

“那天我去东海龙宫,俞生送了我些茶,是东海的特产,要尝尝吗?”还没等他应声,我便将早已准备好的茶奉上“此茶名为,‘滨海龙井’。”

他将茶接过,轻轻嗅了香气,啜饮一口。

“这滨海龙井是海水沏成的?咳......荒唐!简直难以下咽!”他双眉微锁,似是为茶叶愤愤不平。

“哈哈哈哈哈。”我笑起来。看着我笑,他眉头也缓缓舒开,面上梨涡绽放。

“我们去踏浪吧!”我拉起他的手,望着他,将他向海边拽去“要么,你就为我出征,成为我的将军,为我驱使一生,如何?”

“出征踏浪二选一?休得胡言!”他似是在斥我,却不见半分挣扎。

“唉”他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踏浪之事,有失风雅。罢了,若你实在喜欢——”

“哦!”我在原地欢呼,而后高兴的抱住他。

龙井的脸上绽出朵朵红云,好似桃花见了春风。

我抱着他,轻轻唤着他的名字。

“龙井。”

“嗯?”

“我......”

“只道是,流水桃花最难辨,消得几回潮落又潮生。你说我与大海相配,可我觉得你方寸之心能纳百川,比我更像这沧海。而我只愿作一颗,沧海遗珠。”

“若你真是珍珠,那我又怎舍得将你遗弃?你是我心中最珍贵的珠子,是我的那个唯一。”

我牵起他的手,紧紧盯着他:“你愿意,做我那颗永远也不会遗弃的,唯一的那颗珍珠吗?”

他笑了,宛如谷雨之前就采下的龙井茶一般,“当然,我的珍宝。”

青螺

龙须酥/龙井/八仙/冰糖湘莲

是我的好感度前五中的四个,最爱的白毛+憨憨属性(私心龙井虽然他不憨)

身为菜当然是要吃的!


龙须酥/龙井/八仙/冰糖湘莲

是我的好感度前五中的四个,最爱的白毛+憨憨属性(私心龙井虽然他不憨)

身为菜当然是要吃的!


柳回塘

p图软件居然能把龙井的脸识别出来,还能换角度xswl

撅嘴嘴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

p图软件居然能把龙井的脸识别出来,还能换角度xswl

撅嘴嘴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

雨濯春尘
给一个靓女的 (俺第一次搞。)

给一个靓女的

(俺第一次搞。)

给一个靓女的

(俺第一次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