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龙卡

1598.9万浏览    25907参与
Frost

当你遍体鳞伤Chapter8byFrost

“我在。”

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

恍惚间,卡卡想起了龙骨挡在他身前的样子。

其实冥龙攻击的时候,卡卡回击才更有利。因为明与暗生来相生相克,而他才是每日都沐浴在光里的那个,他的能力在暗无天日的暮土中,有着压倒性的优势。

为什么,龙骨还要义无反顾地挡在身前呢?

卡卡一眼不眨地看着他与龙骨牵着的手,静静地想着。


接下来的时间,卡卡每天都跟着龙骨在墓土巡查。墓土就是与霞谷就是完全相反的地方,很难想象小小的光之子们是如何通过这样一篇黑暗的地方的。

自那次先祖说出牺牲守护者的话后卡卡就把精力全花在龙骨身上了,他发现龙骨的能量会随着击打冥龙的次数而流失。卡卡想出手时悉数被龙骨拦下,......

“我在。”

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

恍惚间,卡卡想起了龙骨挡在他身前的样子。

其实冥龙攻击的时候,卡卡回击才更有利。因为明与暗生来相生相克,而他才是每日都沐浴在光里的那个,他的能力在暗无天日的暮土中,有着压倒性的优势。

为什么,龙骨还要义无反顾地挡在身前呢?

卡卡一眼不眨地看着他与龙骨牵着的手,静静地想着。


接下来的时间,卡卡每天都跟着龙骨在墓土巡查。墓土就是与霞谷就是完全相反的地方,很难想象小小的光之子们是如何通过这样一篇黑暗的地方的。

自那次先祖说出牺牲守护者的话后卡卡就把精力全花在龙骨身上了,他发现龙骨的能量会随着击打冥龙的次数而流失。卡卡想出手时悉数被龙骨拦下,在这样的相处模式下,龙骨不知不觉与卡卡的肢体接触越来越频繁,牵手和拥抱已经毫无负担。他们最近天天都黏在一块,守护者和外来先祖的组合,这在光之子们看来实在暧昧得不行,有些还悄悄磕起了cp。


遗忘方舟

风吹过平静的湖面,荡起一绺梦幻的涟漪。

龙骨轻轻拽了拽卡卡的手,想伸出另一只手去摸摸他的脑袋,可心中一动,又放下了。

卡卡仍旧沉静在回忆里,想着龙骨的事,他好像从来没有对什么事这么上心过。他只感觉被身边的人一拉,身体晃了两晃,向一旁跌去。


龙骨只是轻轻拉了身边的小鳐鲲一下,卡卡一下子扑进他怀里。龙骨顺势接住,想都没想下意识紧紧抱住。龙骨呆了呆,看了看怀里的人,鼻尖还是那股令人安心的味道,他张了张嘴,却失声了。


又是一阵风,河面上紧紧相拥的二人的倒影摇晃着,似要破碎。可是模糊扭曲的倒影终将因为风的宁静而渐渐清晰,平静下来。

“谢谢。”卡卡回过神,道了声谢。接着想从龙骨身上起来,他离不开这个怀抱,因为环着他的人抱得太紧。小鳐鲲整只都埋在龙骨怀里,头被按在心口,根本没法说话。


 “小鳐鲲,你特别不一样……你不应该属于这里,但是……”

耳畔传来一丝温热的风,龙骨声音低沉,不仔细听根本听不清。

卡卡惊愕地抬头看他,只看见一双银灰色的眼睛闪闪发光地回望着他。

在神秘的遗忘方舟,在破旧古船的附近,他们不知待了多久,卡卡的脸显出红晕,终于还是别过脸去。

龙骨放开卡卡,牵着他的手,带他在遗忘方舟周围晃悠,卡卡默默跟在龙骨身后。

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当然之前在霞谷的日子里也不可能会有。浸润在天真岁月里的心灵纯洁无暇,一入暮土便像坐在了过山车上那般起起伏伏。

……

巨大的船锚,一片破布岌岌可危的挂在其上,被风吹地哗哗响。寂寥的银白色沙漠里,往往只能听到风的声音。

飞扬的风沙中,两个人影一前一后地走着,越走越远。

……

他们正走向他们的远方。

本章完

夗不小心丢了草字头

光遇正巫——七宗罪2.

  暴食


——狭义的观点认为“暴食”等于浪费食物。从广义来说,就是指“沉迷”于某事物,如酗酒、滥用药物、屯积不必要的物品、沉溺于赌博玩乐而不思进取等。


“听脏辫说,你去揭发我了?嗯?”正太一改之前的礼貌形象,他把脚抵在桌子上,用手撑着后脑看着天花板似是在自言自语。“可你哪里来的证据,能让他们那么笃定我…”


“想知道的话,告诉我你的同党。”


“有意思。我有同党?”


“……”


“证据在哪里?”


“我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但我这里有个可疑人员。至于是同党还是被你影响的,有待调查。”


巫师缓慢眨眼,他想到了一个人。


——卡卡。


“...

  暴食


——狭义的观点认为“暴食”等于浪费食物。从广义来说,就是指“沉迷”于某事物,如酗酒、滥用药物、屯积不必要的物品、沉溺于赌博玩乐而不思进取等。




“听脏辫说,你去揭发我了?嗯?”正太一改之前的礼貌形象,他把脚抵在桌子上,用手撑着后脑看着天花板似是在自言自语。“可你哪里来的证据,能让他们那么笃定我…”


“想知道的话,告诉我你的同党。”


“有意思。我有同党?”


“……”


“证据在哪里?”


“我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但我这里有个可疑人员。至于是同党还是被你影响的,有待调查。”


巫师缓慢眨眼,他想到了一个人。


——卡卡。




“龙骨……我们做好不好,拜托你,我真的好饿我真的好想要……”


“你知道吗,卡卡。我是判决官,你知道你在这个屋子里意味着什么吗?”


屋子阴暗,只有一张床一个洗漱台,水龙头开着,水声滴滴,水池没有泛起太大的涟漪。龙骨轻轻拥抱着卡卡——在外人看来是这样,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手并未触碰到卡卡的肌肤。他怕的东西不多,他其实怕黑,所以他讨厌他的职业;他怕麻烦,所以讨厌这间屋子;他不怕肮脏,但他此刻没有去触碰他的爱人。


卡卡,我爱你,我想亲吻你的双唇,但是我不能。我想让我们幸福的生活下去,但是不可能。我爱你的一切,哪怕你沾染了暴食。我此刻不再讨厌这个职业,这间屋子,因为他们是我可以见你的唯一媒介。


“龙骨——”卡卡的哭声,断断续续的,他在挣扎吗?他在乞求吗?没人知道。“龙骨呜呜呜求求你,喂饱我,就这一次……”


龙骨起身,最后看了一眼卡卡,他看到卡卡的眼里全是他的影子。“我是判决官龙骨,我已确认前审判官卡卡沾染七原罪之暴食,现在处以死刑。立即执行不得延缓。”




“哦——我懂了,你说的那个可疑人物是不是我的一审人员?我猜你还没有看到审核录像吧,你可以看看,他审我的时候精神已经不正常了。巫师大人怎么这么不谨慎,是不是太想来见我了就随便找了个理由?”


巫师皱了皱眉,如果正太说的是真的,卡卡之前就已经沾染了,染上这些恶念的来源要么是自我的欲望,要么是,一个人。


“人不可貌相。”正太感叹了一句之后便闭眼,似是睡着了。


“恶念的根源难以铲除,这些念头感染的神明越多,人界也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可我并不认为那些人有错,每个人都有执念,难道就因为那些执念是关于性爱的、食物的就要把他们处决?他们只不过是渴望得到多一点,每个人都有难言之隐……”正太的出声打断了巫师接下来的劝导,他们志不同。


“你反驳的对,但这对我来说没用。我曾经思考了这个问题很久,包括我也有自己的欲望,我渴望见到我的母亲,这极有可能成为一种恶念。”巫师叹了口气。“后来我接触到的人变多了,我也明白了,我的这种渴望并不是极端的,而那些被处死的审判官们,他们的这种渴望十分极端,到了无论用什么方法也要达到目的的程度,他们渴望的数量是我的五倍甚至更多,终有一天,他们会像一个容纳不下更多水的杯子,把欲望释放到最大……”


“哈哈哈哈哈……”正太笑了起来,“我们的经历不同,虽然我和你的想法不一样,但这不碍事,我还是和之前一样,对你感兴趣。”


美人的皮囊,智者的头脑,巫师一族……人界说他们会给小孩下蛊,可恶得很,现在看来,这不仅是会给小孩下蛊了,连成年人都下手。


“人界有个词叫sexy,很适合你。我说真的。”


“……”s、e、x、y?巫师起身走到正太身边把他的椅子轻轻一抽,正太摔倒了。“之前也有人对我说过这个词,但是后来他被调走了。”


正太揉了揉后脑除了痛觉还有兴奋,生气也这么有意思,如果你不是审判官,我不是七宗罪的化身,我们是不是能在一起?


——算了,既然你是审判官,那还是算了。


“连句告别也不说吗?我的审判官?”


“…………明天见。”




“龙骨大人,您怎么来这里了?”


“没什么,就是,卡卡的遗体还有吗?”


“……”小揪揪沉默了许久,朝龙骨露出一个苦笑。“没有人比您更清楚沾染了七宗罪再判处死刑的结局了。节哀。”


“他身上就没有些什么干净的……遗、遗物……吗?”


“啊这个有的,请您移至303室,编号为0289的物品就是卡卡的。”“您不要太——”


“知道了,谢谢你。”龙骨打断了小揪揪的话,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心想着那件物品是什么。感染上恶念之后人欲望的来源恰恰是最干净的东西,这些会在死刑执行之前拿下来保存。


“0289……0289……”


是一朵红花。


他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夏天,他们初次相遇,那天路边的野花很多,但是就只有一朵红色的小花。当时的卡卡穿着白色的斗篷,龙骨第一次理解人间的诗句:陌上如人玉,公子世无双。人说遇到这样的公子可以送他扇子或者一对耳环,他不懂扇子和耳环是什么东西,于是他采了一朵仅有的红花放在他的手心里,我想我会永远记得你的名字,“卡卡,我的名字。”


事实上他真的永远记住了,“我们相遇的那一天,我们在一起的那天我都记得,还有我们在一起的最后一天,我真的都记住了。”


可是你死了。




我们注定无法相遇了。

–默認–

  鲭ノ恭老师给炜冬单独建了个推,请大家吃口

  鲭ノ恭老师给炜冬单独建了个推,请大家吃口

慕莜/.

【白菇】血契(5)

卡卡瞪了龙骨一眼便往人群中走去,龙骨不语,笑着尾随气候,一同消失在人群中。


而白鸟这边就没有这么和睦了,他拽着平菇来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把他推在墙上,bi咚。


白“刚刚抱的挺开心啊,哥哥”,白鸟刻意将最后两字加重语气,蓝眸因怒气的暴涨而早已染上血色。


而平菇则还是冷冷的看着他,不过这次,眸中浮现出隐隐的怒意和厌恶。


白鸟看到平菇这种眼神,冷笑一声,“哈?”接着狠狠咬向平菇脖颈,平菇皱眉,不知哪来的勇气驱使他向白鸟的侧脸挥了一拳。


白鸟迅速避开,但还是被平菇擦中了,留下隐隐红痕。


这一拳就用尽平菇最后的力气,挥完之后,他便软绵绵的靠着墙瘫...

卡卡瞪了龙骨一眼便往人群中走去,龙骨不语,笑着尾随气候,一同消失在人群中。



而白鸟这边就没有这么和睦了,他拽着平菇来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把他推在墙上,bi咚。



白“刚刚抱的挺开心啊,哥哥”,白鸟刻意将最后两字加重语气,蓝眸因怒气的暴涨而早已染上血色。



而平菇则还是冷冷的看着他,不过这次,眸中浮现出隐隐的怒意和厌恶。



白鸟看到平菇这种眼神,冷笑一声,“哈?”接着狠狠咬向平菇脖颈,平菇皱眉,不知哪来的勇气驱使他向白鸟的侧脸挥了一拳。



白鸟迅速避开,但还是被平菇擦中了,留下隐隐红痕。



这一拳就用尽平菇最后的力气,挥完之后,他便软绵绵的靠着墙瘫坐在那里。



白鸟抬手轻抚火辣辣的脸,不可置信的盯着蜷缩在墙角的平菇。



白“哥哥就这么想逃避我吗?”



平菇全身颤抖“你是怎么答应我的,是你说不会碰我弟弟,那为什么他现在和你的挚友在一块,血族难道都这么不守信吗?我才不要待在你身边!”



因为涉及到卡卡,平菇一个多月的隐忍,迁就,在此刻灰飞烟灭,愤怒,厌恶占满平菇整个人。



白鸟愣了片刻,随即怒火也翻上来,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他,但是现在,他竟然被一个血仆吼了。



白鸟右手捂脸,笑了起来,肩膀也随之颤抖,“你真觉得我很在乎你吗,如果不是你脖颈的印记,你觉得,你能到现在,若不是你对我有用,你根本熬不到今天,也根本不会再见到你弟弟!”



平菇不再说话,白鸟挑眉,缓缓走向平菇。



白“离开?想都别想!”



白鸟抓起平菇右手,在手心划一下,鲜血缓缓流出,接着又在自己手上划一下,两人的血液滴在地面上,白鸟打了个响指,地面上形成一个血阵,发出耀眼的红光。



待光芒熄灭,平菇和白鸟二人的脖颈处都出现了一个印记,白鸟俯视着平菇,“契约成立。”



菇“你做了什么?!”



白“哥哥别激动啊,我只是和你签订了契约,从现在起,你再也不能逃离,除非你死了,否则永远别想离开我!”



菇“疯子....”



白“呵呵呵....谁叫你的血液这么特殊...不然你以为,我会对区区一个血仆这么上心?换做其他血仆,早就被我扔在某个角落,自生自灭去了。”



待白鸟说完,平菇的眸子暗了暗,没有再说话。



白“好了,我们该回去了,被发现又什么一样,指不定又要出什么乱子”



说完平菇就被白鸟拉着回到舞会。




失踪人口回归了宝子们,这几天真的忙死了,抽时间就赶紧来码文...


这时候白鸟只把平菇当做血包,占有欲也是因为平菇的体质。都后来才发现自己对平菇的感情,接着就是追妻...


龙骨卡卡这边就不会很虐了。






鷺漈
屑咸鱼丝

注:先祖们都已不在,最多剩下残魂,各个先祖有着继承人,旅行先祖是其他王国的,鸟和枭等人有这特殊原因(后期会讲),魔法季先祖加班ing

背景为破碎季早期

注:先祖们都已不在,最多剩下残魂,各个先祖有着继承人,旅行先祖是其他王国的,鸟和枭等人有这特殊原因(后期会讲),魔法季先祖加班ing

背景为破碎季早期

天天想老婆

「正巫」“恋人”

◈无任何不良影响

◈雷者勿入

◈可能会引起不适

◈文中的不良行为请勿模仿

◈根据真实事件大改

◈后续会有巫师的视角

————————————————

 巫师和正太是一对恋人,但在外人看来,他们只是名义上的恋人罢了

  当初是巫师追的正太,正太对他也有一点好感就同意了和他在一起,毕竟是网恋,见不到摸不到,只是偶尔打打视频一起玩


  时间久了新鲜感感也被一点一点磨灭,巫师几乎是每天都去找正太,但是 过于黏人也许会遭到对方烦吧

“你没有别的朋友吗?怎么天天来找我?”


“…我,对不起让你烦了”

“......

◈无任何不良影响

◈雷者勿入

◈可能会引起不适

◈文中的不良行为请勿模仿

◈根据真实事件大改

◈后续会有巫师的视角

————————————————

 巫师和正太是一对恋人,但在外人看来,他们只是名义上的恋人罢了

  当初是巫师追的正太,正太对他也有一点好感就同意了和他在一起,毕竟是网恋,见不到摸不到,只是偶尔打打视频一起玩

  

  时间久了新鲜感感也被一点一点磨灭,巫师几乎是每天都去找正太,但是 过于黏人也许会遭到对方烦吧

“你没有别的朋友吗?怎么天天来找我?”


“…我,对不起让你烦了”

“不要讨厌我”


  正太不明白,巫师天天除了跟着自己就是跟着自己,他自己没有别的事情做吗,而且总是将错误揽在自己身上


……


  之后每次巫师给正太发消息,正太也只是敷衍几句,从来没有主动关心过巫师,也之许在他的心中两人已经不再是恋人了


  这天正太正在和樱花挂机时,巫师发来了消息

“阿正…我的手划破了……”

“好疼…”


啧,一点小事也要找我

正太不耐烦地打开悬浮窗打字回复他“疼吗?拍照我看一下”


“…算了,我没事”


“啧,我是你男朋友”

“关心一下你还不行了?”


"不是的,对不起我没有那个意思……”

“不要生气….我真的没事”


“随便你”

好,好样的,你最好是


  正太没再去理巫师,而是继续和樱花挂机


“你真的喜欢他吗?”

樱花突然打字问道


“新鲜感罢了,不用管他,过几天我就和他分手”


"唔…行吧”


  后来巫师陆续发来的消息他都没去看,挂完机点进去后,消息已经全部撤回了


“?”


"没事…我发错了”


"那你是想给谁发?有新欢了?”


"…没有,不要这么想我…”


“最好是”


……


  过了几天正太上线后,巫师就在星盘旁等着


  巫师见正太上线了,立马索要抱抱

“阿正,你终于上线了”

“我等了你好久”


“等我干什么?”

  正太并没有抱他,反而是樱花传了过来,正太主动去抱樱花


  巫师也没再去抱正太,和樱花点了火

“阿正,她是谁”


“关你什么事?”


“你现在对我好冷漠”

“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那又怎么样,既然如此”

“我们分手吧”


“……”

“阿正,说实话”

“你爱过我吗……”


“曾经”


  正太打完字便将巫师拉黑了,拉起樱花就去了暮土


“刚才是你对象吗?”


“以前是,现在不是了”


“我看他说了好多”


禁聊我?算了,反正分手了

  就在正太想着的时侯,巫师发来了一张图片,正太点了进去,是一张自c的图,看得出来,不是网图


“??你干什么?”


“不要分手好不好…我听话…”

“你看,我已经惩罚过自己了……”

“原谅我好不好”


他有冰吧???自残来威胁我不要分手???

"好,我不分手了”


  正太最终还是没有狠下心,谁知道巫师下一秒会做出些什么


  后来为了稳定巫师的情绪,正太没再去找樱花,而是陪着巫师,偶尔巫师不在的时候,他还是会去找自己的好友


……


“怎么回事”

“他还用自c来威胁我不要分手”

  正太打字道,龙骨愣了一下,打字回道

“他是不是有抑郁症?”


“我不知道,说来也奇怪”

“以前只要我在他就在线,现在反到是他不经常在了”


“会不会出事了?”


“出什么事?不要想太多”


“为什么不分手了?”


“这不是他自c”

“我怕他做什么傻事嘛”

“等我有办法了再分”


“他的命关你什么事?”

“自己都不爱惜自己,还渴望有人会去爱他?”


  虽然正太不爱巫师,但看到龙骨这样说巫师,他心里莫名有些难受

  但巫师自c的习惯,好像就是他给他养成的……

“好了,别说了”


“…嗯,早点分手吧”

“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你不爱他”

“他为什么非要抓着你不放?”


“可能是因为我魅力大?”

  果不其然,正太成功挨了顿打


“认真点自恋鬼”


“本来就是嘛,我哪儿自恋了?”


“对了,你和樱花怎么样了?”


“别误会,也只是我表妹”

“她父母走了,爸妈就把她接到我们这了让我好好对她”


“哎~也是一个可怜的女孩”

“如果书虫没生病应该就不用你带婴花了”


“…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和卡卡卡呢?现在怎么样了”


“他现在对我爱搭不理的,估计也在分手的边缘”


“你不是很喜欢他吗?”


“我喜欢有什么用?”

“新鲜感过了,回不来的”

“如果他要分手,我怎么留住?”


“说起来,我和巫师曾经也很暖昧”


“曾经有多暖昧,现在就有多冷漠”

“没办法,你又不喜欢他”


  说实话,正太有些动摇了

  巫师也挺好的的,至少眼里只有他一个人,没有多余的杂质


“听我一句劝,别分手了”

“有这样的对象挺好的”


“不了,像你说的”

“新鲜感过了,回不来的”


“6”

“现学现用是吧”


……


  那次之后,巫师一连几天都没有上线,正太倒是有些不习惯了

  他想去和巫师发条消息,但想了想自己怎么对他的,最后还是放不下面子


  终于巫师发来了消息

“阿正”


“你最近都去哪儿了?”


“我…没什么,家里出了点事而已”


“巫师,你不在的时候我开心多了”

  说实话,正太有些生气

“你什么都不愿意和我说,只会黏着我”

“用自c来威胁我不要分手,你伤害的是你自己”

“知道吗,这样只会让我更讨厌你”


“不是的,阿正”


“巫师,你好恶心”


……


  后来过了一个多月,巫师都没有了消息


  正太和龙骨在暮土带樱花玩的时候,一个熟悉的提示音响走起:

巫宝💞 上线了


  正太想都没想,直接回了遇境秒传巫师

“终于舍得上线了?”


“我不是巫师”


“?那巫师呢”


“巫师自杀了

“你满意了吗?”

“号已经买出去了,我上线改密码清星盘”

“你就是正太吧?你知道小巫多爱你吗”

“你不在的时候是我陪他,他生病的时候是我照顾他”

“但他满脑子都是你”

“你知道吗,我真的好羡慕你”


  说完这句话,对方就把正太拉黑了


……


对不起…你回来看看我好不好……

我错了,真的错了……

南方存璧玉

4/7

“对不起…是我……”

“一句对不起我弟弟就可以回来了吗?!!!!”

——————

无翼卡被困暮土后续,最后1p是随手画上的菇(菇卡亲人向)

4/7

“对不起…是我……”

“一句对不起我弟弟就可以回来了吗?!!!!”

——————

无翼卡被困暮土后续,最后1p是随手画上的菇(菇卡亲人向)

再度沉船

【龙卡/oc】5%

⚠️是以光遇为背景的oc啦,先随便写了点脑洞。

⚠️有私设。


*:tem-pal🟰temporary pal 译为“临时搭档”

*:Lamel-龙骨 Alef-卡卡


                                 ...

⚠️是以光遇为背景的oc啦,先随便写了点脑洞。

⚠️有私设。


*:tem-pal🟰temporary pal 译为“临时搭档”

*:Lamel-龙骨 Alef-卡卡


                                                                    

  


[跳转中…]


[欢迎来到 <光·遇> !]


——————


“……这是哪儿?”

“欢迎来到光之世界,很高兴见到您。”一道机械女声划破寂静,“——墓土光之子,埃里克·里德尔。”

“你是谁?”

“在您找到pal前,我都将作为您的tem-pal*。您可以叫我杰斯。”毫无起伏的机械音不断环绕在埃里克耳边。

“我为什么在这儿?”这也太真实了,可是他为什么会进入到游戏世界里?

“接下来,我将为您…”

“回答我的问题。”

“……抱歉,这个问题我暂时不能解答。接下来,我将为您介绍您自己。”


好吧,就当在梦里玩一次全息游戏。


“从现在起,您的名字是埃里克·里德尔。性别,男;人物属性,Lamel*;来自墓土。”

“除每日任务外,您此行的最终任务需由您亲自探索并完成,您可随时召唤我查看最终任务进度条。”

“我是您的tem-pal,杰斯。”

………

“程序即将启动,为防止您将次元混淆,我将对您的记忆回轮进行修改。”

“……嗯?记忆修改?为什么玩个全息还要修改记忆啊?”

“指令执行中……”

“杰斯!终止指令!”埃里克发现眼前浮屏的所有按键都失灵了,“我叫你停下!”

“系统重启。”杰斯的机械音始终带着一丝不苟。

“喂!……”


——————


“唔……杰斯,我睡了多久?”

埃里克十分勉强地按了按太阳穴。

他又做了这个梦。

“早上好。您本次睡眠时间为8小时,时长属于正常健康范围。”

“但检测到您近期睡眠质量较差,建议您进行一个全身检查。”

“……帮我预约一个吧,半小时后。”


【雨林神庙】

“埃里克,你这个季度已经来第三次了,三次结果都是正常。还是做那个梦吗?”

正在说话的人是黛博拉,全雨林最有名的治疗师。

“……再给我开点药吧。”

“上次的药有用吗?”

“没有……”

“埃里克,别再固执了。”黛博拉的语气逐渐严肃起来,“释蛊剂只能做到假性催眠,并不能催眠你的意识。我之前给你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那个以后再说吧,你先…”

“……那个,打扰一下?”门后探出了一个陌生面孔。

是谁?

“很抱歉听到了你们的对话,”

好熟悉的声音。

“不过……我想我应该有办法。”

埃里克转头看向声源处,然而他并未见过这个人。

“早上好啊,西奥多。”黛博拉对着门口的人打招呼。


他叫西奥多啊。


——————


埃里克看见来人的第一眼脑子就蹦出了四个字。

他好漂亮。


西奥多是一名Alef*,艳丽的红斗篷在他身上并不俗气,反而衬得他如同一位刚完成加冕后堕入尘世的王子。


辉煌、凄凉。

离言不尽然

  cp见标签,是自家的oc,有正经名字

  卡:伊杰

  菇:伊莱

  龙:萨修尔

  萌新:初

  画风十分放飞,不得不说我终于产出了自己oc的cp粮

  是靠谱卡和放飞茹

  cp见标签,是自家的oc,有正经名字

  卡:伊杰

  菇:伊莱

  龙:萨修尔

  萌新:初

  画风十分放飞,不得不说我终于产出了自己oc的cp粮

  是靠谱卡和放飞茹

澪下叁拾度

喜欢,画了(乱七八糟的上色

喜欢,画了(乱七八糟的上色

阿白

卡卡短篇传记——《伪善》

  很久之前就在唾弃自己了,为什么会这么窝囊呢?


  被人狠狠地踹下暮土的漩涡,重重摔到地上的卡卡这么想着,从地上缓缓站起身。


  掸掸身上的土,他沿着黑水河向前慢慢走着,却又被螃蟹撞到在地。

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或许自己一直在人前的温良,让别人对自己的印象始终是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窝囊公子哥,连父母去世前都对自己失望不已。


  然,他是个伪善的人啊!


  小时候,卡卡就知道,自己身体的孱弱...

  很久之前就在唾弃自己了,为什么会这么窝囊呢?

       

  被人狠狠地踹下暮土的漩涡,重重摔到地上的卡卡这么想着,从地上缓缓站起身。

       

  掸掸身上的土,他沿着黑水河向前慢慢走着,却又被螃蟹撞到在地。

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


  或许自己一直在人前的温良,让别人对自己的印象始终是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窝囊公子哥,连父母去世前都对自己失望不已。


  然,他是个伪善的人啊!


  小时候,卡卡就知道,自己身体的孱弱一定会让父母失望,会使自己在皇族中无立身之地。所以无论他人对自己态度如何,自己总是笑脸相逢。


  在皇族里,只有大哥会照顾自己。卡卡记得,在自己六岁时第一次被别人欺负,大哥狠狠地揍了那人一顿,还叫了那人家长,让他们登门给自己道歉。


  看着那人家长青紫着脸给自己道歉,卡卡觉得痛快极了。


  事后,大哥用着洪亮的嗓音说道:“以后别人再欺负你,告诉我,我绝对会让他这辈子再也不敢欺负人。”


  大哥一直没有因为卡卡身体孱弱而放弃他,他教了卡卡一些不用武器的轻功和防身术,也教了他许多道理。


  美好总是转瞬即逝的。大哥到了要参军的年龄,那夜,卡卡哭着求他留下。

  

  “卡卡,这世上总会有身不由己的事情。喏,围巾送你,想我的话,我就在卧室等你。”

  大哥的声音依旧洪亮,卡卡却从中听出了微微的颤抖。


  那夜,卡卡哭着在大哥身旁睡着,第二天醒来后,一个人望着空荡荡的床发呆。


  大哥走了,他的卧室留给了卡卡。他当然知道,大哥是一去不回了。


  三个月后,暮土传来了大皇子身陨战场的噩耗。在皇族的大厅里,卡卡听后脸色平淡。却只有他自己知道,紧握着的拳头里已是鲜血淋漓。

 

  “嘿,那边的小子,你是来干什么的?”


  洪亮的大喊将卡卡从回忆中拉出来,恍惚之间,他好像看到大哥冲着自己走来,再仔细一看,却只是一个士兵模样的陌生人。


  卡卡失望地想要站起,小腿上剧烈的疼痛却让他作罢,只是警惕地望着来人。


  “你是哑巴吗?”


  那人像看一件物品一样来回看着自己,这触怒了卡卡,他声音低沉道:“不是。”


  那人听后却爽朗地笑道:“哈哈,你不说话我还以为你是哑巴。我叫龙骨,你叫什么?”


  “卡卡。”


  后面的事情记不得了,都融入在了欢声笑语之中。龙骨就像他的另一个大哥,几句话就能将他逗笑,只是性格更加粗矿,说话更没拘束。卡卡常常想到,如果大哥不是皇子,说话做事大概也是这样吧。


  他多么希望自己像龙骨一样,不作皇子,不再伪善,畅畅快快地笑着体会一次人生。


  但就像大哥所说:这世上总会有身不由己的事情。


  他回到了皇族,过着孤独且双面的生活。就像宫里的其他人一样,在人前人畜无害,在背后给人使绊。


  多少个黑夜,望着灯火通明的皇城,他都激动不已地幻想着自己占领这里的样子,那滔天的烟火一定比此时更绚烂。


  “哥,你在多好…”


  无数个黑夜中,他都这样梦呓着。梦中的大哥渐渐离自己远去,龙骨却来到他身边,对着他微笑。


  一想到龙骨,卡卡就觉得那无尽的黑夜与黑暗的日子中有了渴望,他想回到暮土,回到龙骨和大哥的身边。


  终于,他有了权利,成了霞谷的将军,没有人敢质疑他。卡卡知道,他终于可以不用伪善了。


  回到暮土的前夜,卡卡激动的睡不着觉,只能趴在窗边望着不再灯火通明的皇城。他笑着呜咽道:


  “大哥,你看,没人敢欺负我了…我不窝囊了…”


  他回到了暮土,见到了久违的龙骨,龙骨一如既往地笑着等着他。


  他发自内心的,向着龙骨微笑着拥抱。


  卡卡想到:这世上,除了大哥,也只有在龙骨身边,自己不用伪善。


  “龙骨,我想告诉你件事。”


  “你说。”


  风将卡卡满头银发吹起,霞谷的余晖在他身后散开来:


  “愿意和我一起占领霞谷吗?”

他向龙骨伸出手。在意料中的,龙骨立刻握住了他的手。


  “当然。”


  完——


  Ps:龙骨与卡卡的相遇详细内容请前往小剧场,卡卡是不可能忘记第一次相遇的内容了,这里只是作者不想写重复内容占字数而以“忘记”略过。

什么吸吸冻

【鸟卡菇】哥哥们的千层套路(一)

※是两个哥哥串通一气拐小卡的故事,可怜的小卡被蒙在鼓里

※鸟卡,菇卡,偏all卡,注意避雷


卡卡:Alef

白鸟:Rhythm(本篇未出现)

平菇:Daleth


※本篇出演


   狮子:Lion

   脏辫:Warg


———————


    多么平静的一天。

    如果忽略那个上窜下跳的霞谷小王子的话。...



※是两个哥哥串通一气拐小卡的故事,可怜的小卡被蒙在鼓里

※鸟卡,菇卡,偏all卡,注意避雷



卡卡:Alef

白鸟:Rhythm(本篇未出现)

平菇:Daleth






  

※本篇出演

  

   狮子:Lion

   脏辫:Warg





———————





    多么平静的一天。

    如果忽略那个上窜下跳的霞谷小王子的话。

 

    Lion第397次这么想。


    “Alef!快回来处理公务!你明天还要去暮土开会!”

  

    “我不——”霞谷小王子猛的摇头,泪汪汪的眼睛看着Lion“我不去暮土!打死我都不去!”

  

 “是梦吧!一定是梦对吧,我哥怎么可能让我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开会!

   怎么能这样对我!他是不是不爱我了哇————”

 霞谷大殿下面无表情的看着小王子。

  

  

 Alef:“……”

 Lion:“……”

  

  

 小王子心虚的低下头“啊哈哈,哥你怎么来了……”

  

 真是……受不了啊。

   

 Daleth挥手把Lion屏退“我要是再不来,亲爱的弟弟就要生气了”

 “哈哈,怎么会呢……哥哥让我去暮土一定不是害我”

  

 “嗯,乖孩子”

  

 Daleth捏着他的下巴亲了上去,轻易的撬开Alef的牙关,舔舐他的上颚,接着缠绕他的小舌。

 果然今天的弟弟也是甜的,Daleth微眯着眼,观察Alef的反应,后者紧闭着眼,本来白皙的脸上俨然微红,嘴角还有来不及吞咽的唾液滑落到衣领里,喉结微微滚动,让Daleth忍不住用大拇指轻按了一下。

  

 “唔……哈”

  

 一吻结束,Alef脱力的靠在自家哥哥的怀里,Daleth则是坏心思的朝Alef的耳朵呼气,手也不停乱摸。

  

 “哥……不要再摸了……唔!”Daleth掐了一下Alef的腰

  

 “噗,弟弟这副样子真可爱,要不要做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不可以,这是在外面!”

  

 Daleth看着弟弟慌张的样子,不由得轻笑一声“好啦,不逗你了,回家吧”

  

 是的,霞谷的两位殿下在谈恋爱,这件事只有Alef的亲信Lion知道,他也很识相的没有说出去,因为他喜欢Alef。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对了,从他在冥龙嘴里救下我的时候,我的整个人都是他的。

 Lion决定把自己的感情埋在心里,永远。尽管他对两位殿下的禁忌之恋不看好,但是自己没法给他好的生活,就算Alef喜欢他,也会受到Daleth的百般阻拦。而且他们现在的感情很好。

 Lion看着亲密的两人叹了口气。

  

 我在远处看着你幸福就好。




 第二天,Alef去暮土开会,由暮土首领的亲信Warg带路。他以前也来过暮土,只不过今天的冥龙好像很平静。

 一进到神殿里就看到了坐在王座上的男人,漫不经心的用手抵着头,看到来人戴着阿努比斯面具下的嘴微微上扬了一下“这是哪家的小美人啊,长得真好看,不如嫁给我当夫人吧~”


 Alef皱眉,刚想开口Lion挡在他的身前“放肆,这是我们Alef殿下,岂能容你这样羞辱霞谷”


 “哦?什么人也敢顶撞我?这就是你们霞谷的教养吗,一个护卫而已什么都敢说”Caleb抬眼看着Alef。


 Lion握紧拳头却什么也不敢说,刚才确实是自己冲动了。


 “Caleb殿下,注意您的言辞,您的话语未免过于激烈,我的护卫是顶撞了您,可您也没必要以偏概全质疑我们霞谷”Alef直接反驳回去。


 这小美人还挺有意思。

  

 “罢了,无谓的争吵。我们还是继续今天的谈话吧。”


 全程Alef没给Caleb好脸色看。


 “这次的谈话很顺利,希望Alef殿下之后常来暮土做客”Caleb想与Alef握手。


 Alef直接无视了那只手,客套的回了一句“会的”

















生日福利生日福利,上篇答应的巫卡实在没有思路了于是开了新坑,会填。这篇鸟子哥没出现我就先不打tag了。







Frost

当你遍体鳞伤Chapter7byFrost

整座圣殿寂静无声。站在门口的二人浑身猛的一僵。

良久,卡卡上前一步,本能地挡在龙骨身前。

“你。”卡卡眼角微微发红,眼神充满敌意,咬牙切齿地看着墓土先祖,“这是一个先祖该说的?”

龙骨低头,轻轻握住卡卡的颤抖的手,沉默不语。

暮土先祖回望着他,不再说什么。

“一定还有办法的!”温顺的小鳐鲲紧紧皱着眉头,大力反握住身边人的手,牵着他的手走出大殿。

坐在大殿深处的暮土先祖深深叹了口气,包含着无奈和悲伤。


在两人的踪影消失后,他的手轻轻摁在古老的雕塑上,生锈的巨大齿轮裹挟着藤蔓和黑水慢慢转动。巨大的冥龙吟叫声从大殿荡漾开去。

霞谷的云钟也一同开始响起,正在处理霞谷黑冰的平菇看向暮......

整座圣殿寂静无声。站在门口的二人浑身猛的一僵。

良久,卡卡上前一步,本能地挡在龙骨身前。

“你。”卡卡眼角微微发红,眼神充满敌意,咬牙切齿地看着墓土先祖,“这是一个先祖该说的?”

龙骨低头,轻轻握住卡卡的颤抖的手,沉默不语。

暮土先祖回望着他,不再说什么。

“一定还有办法的!”温顺的小鳐鲲紧紧皱着眉头,大力反握住身边人的手,牵着他的手走出大殿。

坐在大殿深处的暮土先祖深深叹了口气,包含着无奈和悲伤。


在两人的踪影消失后,他的手轻轻摁在古老的雕塑上,生锈的巨大齿轮裹挟着藤蔓和黑水慢慢转动。巨大的冥龙吟叫声从大殿荡漾开去。

霞谷的云钟也一同开始响起,正在处理霞谷黑冰的平菇看向暮土的方向,心中惴惴不安。

……

墓土圣殿

距离暮土最近的禁阁长老第一个赶来,他带来一只巨型荧光鳐鲲,照亮了冷冷清清的暮土圣殿。

“各位,我相信大家已经知道了这一次的情况。”没有人说话,暮土先祖的说话时声音的回声震得耳膜嗡嗡响,他捏了捏眉心,正准备继续说。

“靠其它先祖带来的能量不是长久之计。”平菇打断,冷冷开口,静静看着暮土先祖。

墓土先祖无奈,“冥龙龙祖的心脏是墓土最后的能源。如果让他归回冥核可以维持暮土能量平衡,但是暮土将失去最后的守护者。”

先祖们沉默。


一场大会再次结束,显然没有商讨出任何有用的方法,暮土先祖的意思是能维持几天是几天,到时候再想办法。


……

遗忘方舟

这里是暮土独立出来的一个空间。没有冥龙的侵袭,有的只有瑰丽庞大的沉船遗址。

“别生气了……小鳐鲲?”

龙骨拉着气冲冲的卡卡,走入这片古船废墟。宁静的遗忘方舟地带是让人平心静气的好地方,也是独属于他的一方净土,每次心情低落的时候他常常来到这里散心。

卡卡看着清亮的水源,其上映着他和龙骨的倒影,在微风浮动下慢慢扭曲着。他神思恍恍惚惚,盯着倒影看。

龙骨的身影突然不见了。卡卡一惊,下意识攥住身旁人的手,声音有些发颤。

“别走。”


本章完

泽州

  “你就这么委屈啊”

  “我都要委屈死了”,凑近,亲吻“你看看我”

  

  

  

  

  狠狠代了别管了摸爽了

  “你就这么委屈啊”

  “我都要委屈死了”,凑近,亲吻“你看看我”

  

  

  

  

  狠狠代了别管了摸爽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