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龙和猫的日常

1009浏览    173参与
绿橘

龙和猫的日常 200

谨以此文纪念我和我的同桌


200.

周四那天何妤问顾嘉斐回不回去,顾嘉斐愣了愣,问:“怎么了?”

何妤没说别的,过了一会,缓缓说出:“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

顾嘉斐记得她以前看的言情小说里,这个意思好像是说:夫人,回娘家已经很久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何妤生日,有同学给她送了明信片,上面写了一段文字。

何妤把明信片给顾嘉斐看了,顾嘉斐看着那段文字,感觉刺得她眼睛发疼。

“八卦生万物,下一句是什么?”何妤在放学前一节课,在边上问。

“万物不如你……”顾嘉斐闷声闷气地回答。

这语气,她肯定听出来顾嘉斐有点不高兴了。

何妤没等顾嘉斐的话音落下,就附身过来,对着她的...

谨以此文纪念我和我的同桌


200.

周四那天何妤问顾嘉斐回不回去,顾嘉斐愣了愣,问:“怎么了?”

何妤没说别的,过了一会,缓缓说出:“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

顾嘉斐记得她以前看的言情小说里,这个意思好像是说:夫人,回娘家已经很久了,你什么时候回来?


何妤生日,有同学给她送了明信片,上面写了一段文字。

何妤把明信片给顾嘉斐看了,顾嘉斐看着那段文字,感觉刺得她眼睛发疼。

“八卦生万物,下一句是什么?”何妤在放学前一节课,在边上问。

“万物不如你……”顾嘉斐闷声闷气地回答。

这语气,她肯定听出来顾嘉斐有点不高兴了。

何妤没等顾嘉斐的话音落下,就附身过来,对着她的耳朵轻声说:“万物不如你。”


有天何妤后桌在唱歌,何妤跟她一块唱了一会。

“在你眼中我是谁……”

何妤唱到这停下了,过了一会,她戳了戳顾嘉斐,说:“问你呢。”

“嗯?”顾嘉斐刚听到了,知道她指的是什么。

“说呀?”何妤见顾嘉斐没回答,又戳了戳她。

顾嘉斐想了一个回答,刚想张口说,结果因为不可控地脸红生生憋回去。

于是在本子上写道:“是很喜欢很喜欢的人。”


有天顾嘉斐上课发呆,何妤推了顾嘉斐的手臂一下,顾嘉斐回过神,看了看何妤。

“在想什么?”何妤问。

“没什么……”顾嘉斐回答。

“傻瓜,要说在想我。”何妤捏了捏顾嘉斐的脸,说道。


顾嘉斐有时候手很冰,有时候手有挺暖和的。

有次何妤手冰,本来想捏顾嘉斐的手取个暖,没想到顾嘉斐的手更冰。

何妤握着顾嘉斐的手满脸震惊,说:“你手怎么这么冰?”

“不知道,可能有点冷吧。”

何妤把自己的衣服拉开,然后把顾嘉斐的手放进自己的衣服里,然后捂紧。

那天何妤在校服里穿的是加绒外套,软软的超级舒服,顾嘉斐就顺着毛捋了捋。

何妤抓住顾嘉斐乱动的手,说:“我怀疑你是不是觊觎我的腹肌啊?”

顾嘉斐愣了愣,想想刚刚的动作确实有些……

“穿着这么多件衣服我也摸不到啊。”顾嘉斐说。


后来有天晚上,何妤来顾嘉斐寝室找顾嘉斐,何妤没穿外套,只穿了一件黑色卫衣。

巧的是顾嘉斐也没穿外套,穿的也是件黑色卫衣。

后来两人就一块站在寝室的一个角里说着话,两人站的进,顾嘉斐衣服上的毛有些沾到了何妤的衣服上。

何妤哭笑不得,一边给自己衣服抓毛一边职责顾嘉斐的衣服。

顾嘉斐帮着她抓毛,突然想到什么,手摁在何妤的肚子上。

“干什么?动手动脚的。”何妤停下手中的动作,看着顾嘉斐的眼睛问。

“摸摸你的腹肌。”


后来两人走到阳台上,在看天上的星星。

顾嘉斐搂住何妤的腰,很安静地看着天空,突然就觉得,这世界真的太美好了。


顾嘉斐忘了晚上可能有学生会突击检查,指甲没剪。

好不容易借到指甲剪,何妤握住顾嘉斐的手,说:“指甲剪给我,我给你剪。”


TBC


绿橘

龙和猫的日常 199

谨以此文纪念我和我的同桌

199.

(先把圣诞和元旦写了吧)
圣诞节那天,因为何妤和顾嘉斐都不信基督教,所以就没有很隆重。

在晚上晚自修放学的时候,顾嘉斐和何妤去后门拿伞,在一堆人中,顾嘉斐轻轻在何妤耳边说:“圣诞快乐。”

何妤停住拿伞的动作,转头看顾嘉斐笑了笑,等顾嘉斐人群中出来后,低着嗓子说:“圣诞快乐。”

顾嘉斐差点就当场去世。

太好听太撩人了,真的。


圣诞节那天晚上在寝室,何妤来找顾嘉斐,顾嘉斐当时坐在床上,看着何妤站在她的床前,于是说:“手给我。”

何妤握住顾嘉斐的手,顾嘉斐用力一拉,将何妤带进自己的床帘里,然后低头亲了亲她的脸颊。

“圣诞快乐。”顾嘉斐轻声说着。...

谨以此文纪念我和我的同桌

199.

(先把圣诞和元旦写了吧)
圣诞节那天,因为何妤和顾嘉斐都不信基督教,所以就没有很隆重。

在晚上晚自修放学的时候,顾嘉斐和何妤去后门拿伞,在一堆人中,顾嘉斐轻轻在何妤耳边说:“圣诞快乐。”

何妤停住拿伞的动作,转头看顾嘉斐笑了笑,等顾嘉斐人群中出来后,低着嗓子说:“圣诞快乐。”

顾嘉斐差点就当场去世。

太好听太撩人了,真的。


圣诞节那天晚上在寝室,何妤来找顾嘉斐,顾嘉斐当时坐在床上,看着何妤站在她的床前,于是说:“手给我。”

何妤握住顾嘉斐的手,顾嘉斐用力一拉,将何妤带进自己的床帘里,然后低头亲了亲她的脸颊。

“圣诞快乐。”顾嘉斐轻声说着。


元旦汇演那天早上,何妤突然捏了捏顾嘉斐的下巴,把她脸转过来,然后问:“Do you love me?”

顾嘉斐先愣了一下,然后反应过来她说了什么,当时没把话说出口,直接埋在自己的臂弯里笑了半天。

后来在晚上元旦汇演的时候,顾嘉斐在舞台一端看着何妤在跳舞的样子。

她身边的每一粒微尘在空中扬起,在灯光的照耀下都在熠熠闪光。

她爱。

何妤的每一个动作都潇洒而肆意。

她深深吸引着顾嘉斐,顾嘉斐终于明白什么叫做英雄难过美人关了。

连英雄都过不了的美人关,何况顾嘉斐。

而且,她还是甘愿的,甘愿沉浸在她的温柔乡里。


何妤和顾嘉斐回来的那周,何妤来找顾嘉斐,顾嘉斐已经吃过饭了,顾嘉斐的舍友就自己去吃了,寝室只留下了何妤和顾嘉斐。

等寝室门关上的那一刻,何妤把顾嘉斐一拉,跌在床上,说:“睡了。”

顾嘉斐顺了顺何妤的头发,“嗯”了一声。

下一秒,寝室门又被上铺打开。

何妤连忙松开了顾嘉斐,所幸上铺同学没有走进来。

“寝长,我拿一下校牌。”上铺同学说完,才走进来。

可能是上铺那比较憨态可掬(?)的笑脸,顾嘉斐忍不住笑了起来。

上铺拿完校牌出去后,把门关了以后,何妤重新把顾嘉斐拉回去,抱住她,然后说:“我生日要到了。”
“嗯,是啊。”顾嘉斐的呼吸间充斥着何妤身上的气味,她闭了闭眼睛,说。

“你的生日愿望实现了。”何妤轻声说。

顾嘉斐睁开眼,愣了一下,快半年前的事了,当时她在吹灭蜡烛后许的是什么愿。

听说生日是可以许三个愿望的,第一个大到国,第二个小到家,第三个……

“你怎么知道我许的是什么愿?”顾嘉斐勾住她的手,从床上站起来,走到阳台上,问。

“你的生日愿望难道不是我吗?”何妤握住她的手,顿了顿,将下巴靠在顾嘉斐的肩膀上,突然有些难受地问,“难道你又有别的男人了?”

顾嘉斐被何妤这么反问惊着了,她低头看了看靠在自己肩膀上的何妤,说:“只有你一个,没有别的男人。”

“那就好。”何妤换了个位置靠着。

顾嘉斐看着楼下的人零零星星地往食堂走去,夕阳将那边的天空染成了橘红色,又把云染成了紫红色。

“是你,我许的生日愿望的确是你。”顾嘉斐握住何妤环在一块腰上的手,说。

第三个愿望,我希望和何妤,一切都好。


晚自修放学,顾筱曦理书包总是很快,顾嘉斐永远赶不上她的速度。

于是,每天都能听到顾筱曦的催促:“搞快点。”

“嗯嗯嗯。”顾嘉斐一边把书放进书包,一边说。

这个时候,如如也来催:“搞快点搞快点。”

“好好好。”

何妤转过头,问:“快点是谁?为什么总是叫你们寝长搞ta?”

“快点是你。”如如说。

……?

是那个带有黄色色彩的搞?

是的吧。


TBC








绿橘

龙和猫的日常198

谨以此文纪念我和我的同桌

198.

周末两人回家,和学妹拼了车,但是没一起进安检。

何妤的票比顾嘉斐早,而且在一楼进,顾嘉斐就在一楼和何妤待着。

群里发了上次月考要表彰的同学,何妤和另一个女生并列第一。

顾嘉斐嘟了嘟嘴,看向别处,何妤捕捉到了她的小动作,就笑了笑,说:“怎么,就这么小心眼儿?不希望你同桌拿第一?”

“没啊。我不是小心眼……我就是……”顾嘉斐顿住,说不下去,不是小心眼儿是什么呢。

“说不出来了吧,你还说我……”何妤戳了戳顾嘉斐,委屈地说。

顾嘉斐连忙抱住何妤,顺了顺她的后背,连忙哄道:“好好好,不说你不说你。”

周五中午的时候,本来顾嘉斐和顾筱曦要一起拼着吃中饭...

谨以此文纪念我和我的同桌

198.

周末两人回家,和学妹拼了车,但是没一起进安检。

何妤的票比顾嘉斐早,而且在一楼进,顾嘉斐就在一楼和何妤待着。

群里发了上次月考要表彰的同学,何妤和另一个女生并列第一。

顾嘉斐嘟了嘟嘴,看向别处,何妤捕捉到了她的小动作,就笑了笑,说:“怎么,就这么小心眼儿?不希望你同桌拿第一?”

“没啊。我不是小心眼……我就是……”顾嘉斐顿住,说不下去,不是小心眼儿是什么呢。

“说不出来了吧,你还说我……”何妤戳了戳顾嘉斐,委屈地说。

顾嘉斐连忙抱住何妤,顺了顺她的后背,连忙哄道:“好好好,不说你不说你。”

周五中午的时候,本来顾嘉斐和顾筱曦要一起拼着吃中饭的,但是看了看没什么想吃的,就说:“没什么好吃的,不吃了。”

结果一转身何妤就在她身后,何妤盯着她,说:“吃不吃?”

顾嘉斐立刻怂了,说:“吃的吃的,我换一个东西吃。”

后来回学校的路上,何妤和顾嘉斐还有坐在两人后面的同桌拼车,何妤知道前一天顾嘉斐发高烧了,等坐定,就探手摸了摸她的额头,问:“好点没有?”

“还在烧,稍微好点了。”

何妤示意顾嘉斐把手给她,何妤握住她的手,一边翻她的袖子,一边问:“穿了几件?”

“三件,快夸我。”顾嘉斐说。

“应该的。”何妤数完确实是三件以后,说。

顾嘉斐在十二月初的时候把何妤的一张照片放在了自己的床头,后来周末回来后,何妤来顾嘉斐寝室找她,递给了她一张何妤的自拍照。

那个时候是十二月中旬。

后来第二天早上,顾嘉斐告诉何妤:“其实我床上原来就有一张你的照片的。”

“那张手机背景?”何妤大概知道是哪张,问。

“嗯。”

“那我昨天给你那张呢?”何妤问。

“也在床上啊。”顾嘉斐说。

“放床上干嘛?”

“万一晚上突然想看看就可以看了。”

何妤笑了笑,俯身过来轻声说:“为什么不带过来,是不是舍不得。”

……

“是。”顾嘉斐勾唇笑了笑,对上何妤的眼睛,重复了一遍,“是舍不得。”

 

顾嘉斐的胃本来就很寒,再加上宫寒,前段时间因为感冒喝了很多双黄连口服液,就更加胃寒了,于是早上经常会反胃想吐。

顾嘉斐捂住嘴,干呕了一下,何妤看见连忙抚了抚她的背,问:“没事吧,怎么一直这样?”

“不知道…”顾嘉斐回答得有气无力。

“说,怀了谁的?”何妤逗顾嘉斐说道。

“你的。”顾嘉斐靠在何妤的肩膀上,说。

“我不行啊,再问一遍,谁的?”何妤说。

“就是你的。”


有次语文课上班里看某制作美食的视频,有一个用紫薯做的蛋糕,取名叫“只属(紫薯)于你”。

同学瞬间就“哦”了起来。

何妤刚刚大概是没看到,就问他们在叫什么。

“刚刚那个紫薯做的蛋糕,叫只属于你。”顾嘉斐给她总结了一遍。

何妤听完后看着顾嘉斐,然后笑了笑,把顾嘉斐拉到自己边上,接着看。


TBC
要期末考了,大家加油,我也加油。


绿橘

跨年快乐

2019的最后一天啦,祝大家2020要心想事成,万事如意呀。

无论2019是开心还是难过,2020都是新的开始啊!

这个世界乱糟糟的,而你却干干净净,悬在我的心里,作太阳和月亮。
2020❤️


2019的最后一天啦,祝大家2020要心想事成,万事如意呀。

无论2019是开心还是难过,2020都是新的开始啊!

这个世界乱糟糟的,而你却干干净净,悬在我的心里,作太阳和月亮。
2020❤️




绿橘

龙和猫的日常 197

谨以此文纪念我和我的同桌


197.

顾嘉斐周末再次发烧,何妤十一点多的时候给顾嘉斐发了微信:“你要听听我现在的声音吗,简直了。”

“姊妹,这个声音你品一品,我感觉我明天就要失声了,咋办啊我好像活不过明天了。”

过了一会看顾嘉斐没回,知道她肯定是睡着了,就说:“你怎么跟个老年人一样睡得这么早。”

早上顾嘉斐难受醒了,看了看手机才五点多,看见何妤发了好几条微信来,就点开听,没想到是这么哑这么撩人的声音,平复了一会给她回:“我还跟个老年人一样起早了。”


第二天顾嘉斐睡得更早了,十点多睡着了,估计是刚睡着没多久何妤就发了微信来,顾嘉斐一点多不舒服醒了,感觉自己温度又升高了,给何妤回...

谨以此文纪念我和我的同桌


197.

顾嘉斐周末再次发烧,何妤十一点多的时候给顾嘉斐发了微信:“你要听听我现在的声音吗,简直了。”

“姊妹,这个声音你品一品,我感觉我明天就要失声了,咋办啊我好像活不过明天了。”

过了一会看顾嘉斐没回,知道她肯定是睡着了,就说:“你怎么跟个老年人一样睡得这么早。”

早上顾嘉斐难受醒了,看了看手机才五点多,看见何妤发了好几条微信来,就点开听,没想到是这么哑这么撩人的声音,平复了一会给她回:“我还跟个老年人一样起早了。”


第二天顾嘉斐睡得更早了,十点多睡着了,估计是刚睡着没多久何妤就发了微信来,顾嘉斐一点多不舒服醒了,感觉自己温度又升高了,给何妤回了个微信,在家里找温度计。

“你这是醒了?”何妤很快回复问。

“没,难受醒了。”顾嘉斐回复。

何妤发了几个演唱会的视频过来,顾嘉斐一边看一边量体温。

好生羡慕,怎么这么嗨。

何妤把视频发完,问了问顾嘉斐的温度怎么样,顾嘉斐说现在三十八度八。

“你快睡,你再浪阎王都救不了你。”何妤说。

“我可能是最近衣服穿少了。”

“你也知道。”


何妤有一天不小心在顾嘉斐校服的黑色块上划了一下,看不出来,于是她就索性写了几个字母上去。

顾嘉斐那个时候没看到,问她写了什么。

“我只写最后一次哦。”于是她再写了一次。

大概是love。

“四个字母。”顾嘉斐看了一遍后说。

“liar也是四个字母的。”


有天坐在后排的俩女生互说土味情话。

一个女生说:“我觉得你今天怪怪的。”

“哪里怪?”另一个女生问。

“怪好看的。”那个女生说。

何妤转过头去,皱着眉头眼神中充满了嫌弃。

“怎么啦?就允许你们两个天天眉目传情还不允许我们俩讲讲土味情话啦?”坐在后面的女生说。


背书的时候,顾嘉斐翻到了之前的页数,有顾嘉斐之前写的一个电竞选手的名字。

何妤在边上淡淡说了一句:“擦掉。”


要交作业了,有个女生那里有全组的作业,因为那个女生作业还没做完。

何妤这里有三本,等何妤写完了再一起交。

“羡慕了。”何妤感叹一声。

顾嘉斐看着她桌上的三本,问:“三本不够吗?”

“够了,有你一本就够了。”何妤在她耳边轻声说。


要准备元旦的节目,何妤要排练舞蹈。

中场休息,何妤回位子上喝水,喝完水摸了摸顾嘉斐的脸颊,然后再接着回去跳。


早读的时候,何妤突然捏了捏顾嘉斐的耳朵,顾嘉斐耳朵本来就很怕痒,而且何妤突然捏了一下,更是把顾嘉斐激得缩了一下。

“怎么了?”何妤手还没收回,仍捏在顾嘉斐耳朵上,看着她缩了一下,笑着问。

“痒。”

“哦。”何妤的手指依旧划过顾嘉斐的耳后和耳垂,看着她因为痒而微微移动的样子,浅浅笑了笑,“耳朵都红了。”


有次上课老师说上次布置了任务。

“嗯?有吗?我又睡着了?”顾嘉斐听着感觉陌生,完全没有印象,于是转头问何妤。

“布置了啊,”何妤翻开书说道,过一会,她摸了摸顾嘉斐的脸,说,“你们这些上课不认真听的人啊。”


快到饭点,何妤说自己饿了。

“有饼干,要不要吃?”顾嘉斐问。

“我想吃肉啊……可是吃完了……”何妤幽幽地抱着自己的零食罐,说完嘟了嘟嘴。

可爱地要命。

顾嘉斐笑着捏了捏她的下巴。

何妤在她松手之际咬住了她的手背,顾嘉斐能感觉到她的牙齿顶在了自己的手背上,也能感觉到柔软的唇覆在她的手背上。

一时间有些愣神。

过了一会,何妤松开了。

“小肉手。”何妤揉了揉顾嘉斐的手,说。


TBC

绿橘

龙和猫的日常 196

谨以此文纪念我和我的同桌


196.

何妤生日到了,何妤的弟弟是和她一块过生日的,所以何妤前一周的周末回家。

顾嘉斐当然也回家了。

何妤知道顾嘉斐肯定也会回家,就问:“回家的票买了几点?”

“还没买,”顾嘉斐看交手机还有一会,就说,“现在买吧。”

订单页面给何妤看,何妤的车是三十分的,时间相近的有一班是二十几的,还有一班三十几的。

何妤本来点开了二十几的那班,后来又退出来,选了三十几的那班,说:“我不允许你比我先走。”


周末马上过去,何妤来顾嘉斐寝室的时候,穿着那件加菲猫的毛衣,从身后抱住要去丢垃圾的她,说:“抱住不许动。”


最近何妤早上来教室都来的挺早的,有时候比...

谨以此文纪念我和我的同桌


196.

何妤生日到了,何妤的弟弟是和她一块过生日的,所以何妤前一周的周末回家。

顾嘉斐当然也回家了。

何妤知道顾嘉斐肯定也会回家,就问:“回家的票买了几点?”

“还没买,”顾嘉斐看交手机还有一会,就说,“现在买吧。”

订单页面给何妤看,何妤的车是三十分的,时间相近的有一班是二十几的,还有一班三十几的。

何妤本来点开了二十几的那班,后来又退出来,选了三十几的那班,说:“我不允许你比我先走。”


周末马上过去,何妤来顾嘉斐寝室的时候,穿着那件加菲猫的毛衣,从身后抱住要去丢垃圾的她,说:“抱住不许动。”


最近何妤早上来教室都来的挺早的,有时候比顾嘉斐都会早。

有天顾嘉斐先到教室的,看外面天还是暗暗的,有点困,想睡个回笼觉,就趴在桌子上睡。

还没趴下多久,何妤就来了,何妤做靠墙的位置,要进去就要通过顾嘉斐。

何妤弯下身子在顾嘉斐侧脸上亲了一下。

顾嘉斐睁开眼发现何妤来了,就站起来让她进去,然后趴下接着睡。

何妤坐下后摸了摸顾嘉斐的头发,问:“很困?”

“嗯……”顾嘉斐半眯着眼睛,点了点头,尾音向上卷着,像只猫在太阳底下晒舒服而慵懒的叫声。

何妤笑着捏了捏她的脸,把围巾摘下给她盖上,说:“睡吧。”

顾嘉斐起身转而靠在何妤的肩上,何妤偏过头来用脸颊贴了贴顾嘉斐,然后转过头来轻轻吻了吻顾嘉斐的额头。

顾嘉斐看着后面的同学还没来,就亲了一下何妤的脸颊,才接着靠在何妤的肩上。


何妤问顾嘉斐来不来j市。

这次顾嘉斐回去要去医院给医生看病,就只好说:“以后吧,这周可能不行。”

“哎,不然的话你就可以跟我一起睡地板了。或者跟我一起睡床上。”何妤叹了口气,说道。


顾嘉斐因为上上周日发了高烧,于是那一周都在吃药。

何妤帮顾嘉斐开那个双黄连口服液的盖,顺便把吸管也插进去。

有次何妤突然拿起来喝了一口,说:“好冰。你先别喝。”

然后何妤握住了口服液的罐,过了一会才递给顾嘉斐说:“喝一下是不是暖了。”

“嗯。”顾嘉斐喝了一口后咬着吸管点头。

“那就好,喝吧。”何妤说。


下了课,顾嘉斐本来想靠桌子上睡觉的,结果何妤将她拦了一下,说:“别靠那,靠我肩上。”


有次顾嘉斐和何妤说起,如果自己当年不是没考好的话,读好的普高上去应该会选中文系。

何妤说自己应该也是会选中文系。

顾嘉斐又说如果不是中文系,可能会选历史文物方面的。

何妤说自己可能会选文物修复方面的。

“所以其实我们的缘分很深啊,你看就算我们没有一起报这个全省第一届的班,也可能会在中文系遇到,不在中文系,也可能在历史系遇到,我可能在挖,也可能和你一起在修复。”顾嘉斐说。


何妤伸手拉了一下顾嘉斐的校牌,顾嘉斐被何妤带到她身边,整个人差不多是跌进她的怀里。

顾嘉斐本来想起来,可是她刚一起就被何妤接着一拉,再次跌回她的怀里。

重复几次,都是同样的结果。

“被我禁锢住了吧?”何妤轻声笑说,然后把她摁在自己腿上,让她枕着自己的大腿,“躺着吧。”


有次讲到戴不戴眼镜的事,何妤说:“你应该没怎么见到我不戴眼镜的样子吧。”

“见过啊,你也见过我的,而且见过好多次呢。”顾嘉斐说。

“嗯?什么时候?”何妤问。

“我们俩一块睡觉的时候啊……”


做眼保健操的时候,何妤从厕所回来,顾嘉斐有点困,何妤坐到位置上的时候看顾嘉斐不太对劲,就问:“怎么了?不高兴吗?”

“没,困了。”顾嘉斐说。

何妤靠过来揽住顾嘉斐的肩膀,亲了一下她的脸,然后把手收回去了。

好的,顾嘉斐感觉自己耳朵红了。


晚自修考试的时候,何妤不想做卷子了,就看顾嘉斐做。

突然顾嘉斐感觉何妤好像咬了自己一下。

转头看,何妤正一口一口咬着自己的校服。

顾嘉斐的笔一顿,顿时脑海里莫名想到之前两人睡在一起的事。

顾嘉斐你真是太好撩了。


晚上何妤敲响了顾嘉斐寝室门,拿来了一瓣橙子来,说:“你尝尝,超级酸。”

顾嘉斐接过来,吃掉以后,说:“还好吧?”

何妤说:“应该是这个比较甜,刚那个真的酸到爆炸,我觉得我好像在吃柠檬。我去给你拿。”说完她跑回自己寝室,然后又拿了一瓣回来。

顾嘉斐没细看,接过来就直接咬了下去。

然后……

酸是其次的,但是她怎么感觉这块上面已经有一个牙印了,自己好像咬在了那个牙印上面?

她抬头问何妤:“这个你之前咬过一口?”

“嗯,对啊。”何妤点头。

“那我吃掉咯?”顾嘉斐问。

何妤点头。

虽然也不是第一次两人直接这样吃,直接你咬一口我咬一口这种的,但是非常非常偶尔的,脑海里会冒出间接接吻这个词。


TBC


绿橘

龙和猫的日常195

谨以此文纪念我和我的同桌


195.

周末到学校的时候,顾嘉斐正在理行李,何妤敲门进来了,何妤站在顾嘉斐边上看着她理东西,过了一会,顾嘉斐站起来抓住何妤的手。

“你手好冰。”顾嘉斐握紧她的手,说。

“今天太冷了。”何妤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轻轻划着顾嘉斐的手。

这个时候如如叫顾嘉斐看什么东西,何妤把手收回去了,等顾嘉斐回来才换了只手跟她握住,然后何妤把两人握住的手隐在两人身体中间。


晚自修的时候,顾嘉斐摸了摸何妤的脸,感觉有些太冰了,于是就用手掌盖在她的脸颊上,过了一会,何妤起来,顾嘉斐以为她不要暖了,就打算把手收回来,结果被何妤抓住,说:“暖这边。”


忘了是什么课,最后...

谨以此文纪念我和我的同桌


195.

周末到学校的时候,顾嘉斐正在理行李,何妤敲门进来了,何妤站在顾嘉斐边上看着她理东西,过了一会,顾嘉斐站起来抓住何妤的手。

“你手好冰。”顾嘉斐握紧她的手,说。

“今天太冷了。”何妤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轻轻划着顾嘉斐的手。

这个时候如如叫顾嘉斐看什么东西,何妤把手收回去了,等顾嘉斐回来才换了只手跟她握住,然后何妤把两人握住的手隐在两人身体中间。


晚自修的时候,顾嘉斐摸了摸何妤的脸,感觉有些太冰了,于是就用手掌盖在她的脸颊上,过了一会,何妤起来,顾嘉斐以为她不要暖了,就打算把手收回来,结果被何妤抓住,说:“暖这边。”


忘了是什么课,最后几分钟老师没讲课,顾嘉斐坐着忍不住困意,眯起了眼睛,突然感觉到何妤在捏自己的耳朵。

“嗯?”睁开眼睛看着何妤。

何妤笑着接着抚了抚她的耳廓,说:“你怎么这么可爱啊没上课都能睡着。”


有次顾嘉斐拿何妤水杯接了热水给何妤喝,何妤喝完以后就想把水杯放地上。

因为是热水,顾嘉斐说:“别啊可以暖手的。”

何妤把水杯递给顾嘉斐,顾嘉斐握在手里,何妤说:“这是给你专门暖手了是吗,我的暖手袋不是在你那么,你可以用那个啊。”

“我不太敢用热水袋,我怕灌着灌着水出来了。”顾嘉斐犹豫了一下,说。

何妤默了一会,说:“算了,我也怕你手被烫着。”


何妤在晚上吃饭前来顾嘉斐寝室,说她们寝室的人都不在。

“我跟你们吃饭吧。”何妤说。

吃完饭后,顾嘉斐寝室有习惯要去逛操场的,何妤非常无奈地说:“你们怎么这么老年化的,泡茶散步踢毽子,还有更老年的活动吗。”

顾嘉斐挽住何妤的手,走在她身边,说:“没事啦,很快就回去了。”


有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顾嘉斐一个舍友突然说自己有有好感的男生。

不知道为什么,顾嘉斐当时很莫名地就冒出一句:“隔壁班的吗?”

“非得是我们学校的吗?寝室长你喜欢隔壁的我可不是啊!!”那个舍友说。

……

隔壁寝室。


顾嘉斐的垃圾袋挂在桌子边上已经三天没丢了,她每次都会忘。

于是她就跟何妤说:“你提醒我中午把垃圾袋带下去扔掉。”

何妤看了看那个垃圾袋,说:“你不是前几天就说要扔了吗?”

“我一直忘了嘛。”

“你这记性啊。”何妤摇摇头,过了一会,又捏了捏顾嘉斐的脸,“你说你怎么这么可爱啊。”


第四节课陪如如去医院,顾嘉斐再一次忘记带垃圾袋下楼了,中午回来的时候顾嘉斐发现垃圾袋已经不见了。

何妤帮忙扔掉了。


上周末顾嘉斐说自己不回w市。

何妤问:“你不是这段时间一直都回去的吗?”

“这不是想你了所以不回去吗。”


包子过来跟顾嘉斐说寝室里中午发生了什么事情,顾嘉斐当时是靠在何妤身上的,顾嘉斐听着听着,何妤突然在耳边吹了口气。

“嗯?”顾嘉斐转头看她。

“没事,你们接着说。”


看综艺的时候,里面有只橘猫,有个男生就说:“这只猫好胖啊。”

何妤立刻抱住了顾嘉斐给她顺背,说:“不胖不胖。”


下午放学的时候,顾嘉斐和何妤都在教室后面准备出去,门口人挺多的,顾嘉斐看着何妤,应该是嘟了一下嘴,何妤的手指勾住顾嘉斐的手指,藏在人群底下。


TBC
绿橘
龙和猫的日常 那个飞机的图忘记...

龙和猫的日常

那个飞机的图

忘记把图放上来了。

半夜发烧了拿到手机才发了出来。


龙和猫的日常

那个飞机的图

忘记把图放上来了。

半夜发烧了拿到手机才发了出来。


绿橘

龙和猫的日常 194

谨以此文纪念我和我的同桌


194.

有天顾嘉斐在本子上写了“望眼青山在,念君十里安。”

何妤看到了问:“为什么要十里?我就在你身边不能身边安么。”

还有一次,顾嘉斐写了“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两个字还没写,就停在了那里,有其他事要干,就在干其他事。

何妤看到那句没写完的诗,补上去了两个字。

不是不知,而是已知。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已知。”


课上讲解英语作业的时候,有一篇阅读里有BMW。

何妤转头问:“知道BMW是什么意思吗。”

“不是宝马的那个吗。”顾嘉斐说。

“不是。”何妤靠过来,在她的本子上写下几个字,又在顾嘉斐耳边轻声复述了一遍她写的英...

谨以此文纪念我和我的同桌


194.

有天顾嘉斐在本子上写了“望眼青山在,念君十里安。”

何妤看到了问:“为什么要十里?我就在你身边不能身边安么。”

还有一次,顾嘉斐写了“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两个字还没写,就停在了那里,有其他事要干,就在干其他事。

何妤看到那句没写完的诗,补上去了两个字。

不是不知,而是已知。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已知。”


课上讲解英语作业的时候,有一篇阅读里有BMW。

何妤转头问:“知道BMW是什么意思吗。”

“不是宝马的那个吗。”顾嘉斐说。

“不是。”何妤靠过来,在她的本子上写下几个字,又在顾嘉斐耳边轻声复述了一遍她写的英文:“是Be my wife.的意思。”

!!!!!


后来何妤在顾嘉斐翻本子的时候意外翻到了这面,她看见了以后,笑了笑说:“怎么要送人BMW了?要结婚了?”

“没啊。”顾嘉斐摇摇头。

“哦对,要结婚也是别人给你买。”何妤顿了顿,然后笑了一下,“操。”

顾嘉斐看何妤这样说,突然想起小时候自己的趣事,想告诉何妤。

顾嘉斐以前小的时候,她干妈的二姐是开BMW的,然后顾嘉斐那次坐她车出去玩,下车后对顾妈说她以后赚钱了要买一辆BMW给她老公开。

所以……

“也可能是别人给你买啊。”顾嘉斐笑了笑,说。


大概是上周吧,回去的晚自修为了美化教室,每个同学被发到了一张彩色纸,可以折飞机或者爱心。

等发纸的同学过来,何妤说要绿色的,顾嘉斐也说要绿色的。

“为什么要绿色的?”何妤问她。

因为你们寝室的主题色就是绿色啊,而且你也喜欢绿色。

不过顾嘉斐还是说了:“养眼。”

“噗,我还以为是爱屋及乌。”何妤说,“罢了不撩你了。”

顾嘉斐心里想的就是爱屋及乌那个意思,见她都看出来了,就说:“确实是爱屋及乌。”


顾嘉斐折了爱心,何妤折了飞机,班里没什么人折爱心。

到了要去外面贴的时候,顾嘉斐等着何妤贴完再贴,何妤看中了一个位置以后,在人群中看了一圈,找到顾嘉斐以后叫她:“过来贴在这。”

顾嘉斐过去把心递给她,何妤接过来,把那个心贴在了飞机头对着的位置。

(一定要看这个图啊真的超级甜!)


何妤的舍友来借作业,何妤说:“你从第一组跑到第四组来借,算你厉害。”

“等你们换过去我就可以找你同桌借了。”舍友拿了作业走了。

何妤转头说:“你别借给她。”

“怎么了?”顾嘉斐问。

“因为我小气。”


去吃晚饭的时候,顾嘉斐和寝室的吃饭还有顾筱曦一起吃饭。

何妤她们正好在对面桌。

于是吃着吃着,顾嘉斐一抬头,就跟何妤对视上了。

两人都一起停下了嘴里咀嚼的动作,对视一眼,默契笑了笑。


忘了是干嘛,顾嘉斐有天对何妤说:“你看我是不是很聪明,快夸我!”


顾嘉斐今年开始穿三件衣服了,她早上等何妤来了,就对何妤说:“我今天穿了三件,快夸我!!!!”

“这不是应该的吗?”何妤反问。


顾嘉斐戴了围巾,大概是本来打的围巾结松了,何妤看到了,扳过顾嘉斐地身子,将她把围巾的结重新打好,然后恶作剧地拉紧,说:“怎么都不系好。”


何妤有天做了些可可爱爱的举动,顾嘉斐看到抿嘴笑了笑,结果被何妤抓包了,何妤问顾嘉斐在笑什么。

“可爱。”


有一次课间的时候,何妤突然拉住顾嘉斐的校牌,顾嘉斐被何妤拉到了她身边,就快亲上她脸了,顾嘉斐顿了顿,还是选择亲了一下她的耳朵。


何妤前段时间因为上火,所以上嘴唇唇珠那块位置肿了,顾嘉斐本来想用手指碰碰那块位置,刚抬起手想到自己的手指尖太冰了,说:“算了,我手太冰了。”

“那就冰敷吧。”何妤拉起顾嘉斐的手指,贴在自己的嘴唇上,过了一会,她吻了吻顾嘉斐的指腹。


下午来上课的时候,她戴上了口罩。

顾嘉斐听课听累了,就把手放在何妤手上,何妤转头看她,突然俯身过来,本来要隔着口罩碰上顾嘉斐唇了,结果她停住,侧了过去,在她脸颊上亲了一下。

被撩到了。


下午四点放学了,到六点晚自修有两个小时,顾嘉斐拿了饼干去找何妤,没想到那个时候何妤正在睡觉,就把饼干交给她室友,然后回去了。

晚上晚自修的时候,何妤说:“怎么进来都不看看你同桌?”

“我看你那个时候在睡觉。”顾嘉斐说。

“我听到是你来了,听到你的声音我就醒了啊。”何妤说。


TBC




绿橘

龙和猫的日常 193

谨以此文纪念我和我的同桌


193.

有一次顾嘉斐跟何妤不知道在说什么事,顾嘉斐大概是用商量的语气,但是何妤不同意,一直摇头。

顾嘉斐软软地叫:“哥…行不行嘛。”

何妤一笑,应了一句:“诶。”

“行不行啊。”顾嘉斐眼睛一亮,立刻接着问。

何妤不说话,摇了摇头。

“哥…”顾嘉斐再叫了一声。

“诶。”何妤再次笑了起来,应了过去,“再叫声听听?”

“哥。”顾嘉斐乖乖再叫了一声。

“诶。”


顾嘉斐和何妤说起小说的时候,何妤写了个名字给顾嘉斐。

“你的名字。”何妤说。

顾嘉斐看,是白月璞。

大概是…大陆男艺人白敬亭的白,月光下的璞玉吧。

等顾嘉斐看完,抬头对上何妤的眼...

谨以此文纪念我和我的同桌


193.

有一次顾嘉斐跟何妤不知道在说什么事,顾嘉斐大概是用商量的语气,但是何妤不同意,一直摇头。

顾嘉斐软软地叫:“哥…行不行嘛。”

何妤一笑,应了一句:“诶。”

“行不行啊。”顾嘉斐眼睛一亮,立刻接着问。

何妤不说话,摇了摇头。

“哥…”顾嘉斐再叫了一声。

“诶。”何妤再次笑了起来,应了过去,“再叫声听听?”

“哥。”顾嘉斐乖乖再叫了一声。

“诶。”


顾嘉斐和何妤说起小说的时候,何妤写了个名字给顾嘉斐。

“你的名字。”何妤说。

顾嘉斐看,是白月璞。

大概是…大陆男艺人白敬亭的白,月光下的璞玉吧。

等顾嘉斐看完,抬头对上何妤的眼睛的时候,何妤解释说:“璞玉在月光下才是最美的,而且,只会给一人欣赏。”

又谈到剧情,何妤说:“肯定白月璞要经常出现啊,不然我俩角色怎么相爱啊?”

说完,何妤若有所思地补充了一下:“我要是写的话,你就会从此以后赖上我了。”


顾嘉斐的桌子抽屉面上贴着一对明侦里的cp的照片,一对哈利波特一对cp的照片,家里狗狗的照片,还有一张之前粉上的一个电竞职业选手的照片。

有一天,何妤把那个职业选手的照片拿掉了,折起来,还给顾嘉斐,说:“我不想看到这个,不准打开,别贴上去。”

可能?是?吃醋了??可能吧?


L市的冬天到了,顾嘉斐一般都穿两件衣服,一件外套,一件卫衣类的,也不穿秋裤。

有天碰何妤脸的时候,何妤抓住顾嘉斐手握在自己手心,说:“怎么这么冰?”


坐何妤后面的女生人缘挺好的,班里男生都很开朗,跟那个女生关系挺不错的,下课经常会围在那个女生附近聊天,帮她接个水是常事。

有一天一个男生给她捏肩,学生会突然进来,直接向他们走过来,说男女生交往过密,要扣分。

全班一瞬间都在笑,大家都明白只是朋友捏个肩而已,觉得他们也太冤了。

后来去班主任那里解释,也是明明白白的:“我到学生会进来扣分的时候才意识到他/她是个男/女的。”

后来大家讲起来,说:“那这样还有男孩子和男孩子或者女孩子和女孩子搂搂抱抱呢。”

何妤听完笑着说:“没有女生女生亲密过度简直就是个bug。”

(真的是人缘好,不作不矫情。)


上周回去那天,何妤发了条微信来,是顾嘉斐文尾的截图,截图内容是顾嘉斐夸自己太棒了。

何妤问:你什么时候这么自恋了?


周六的时候晚上零点四十八的时候,给顾嘉斐发了一张自己手受伤,创口贴撕开的照片。

那个创口贴是早上顾嘉斐给她贴上的。

“突然幼稚,想深夜刺激刺激你。”何妤说。

顾嘉斐那天零点二十多睡的。

第二天早上起来,看到以后。

……

“你成功了,我确实是被刺激到了。”


班级因为之前停课,在看综艺。

顾嘉斐厕所回来发现自己位置被何妤室友坐了,于是就站在后面。

何妤转身看她,向她招了招手,顾嘉斐走过去,何妤拍了拍自己的腿,示意顾嘉斐坐她腿上。

顾嘉斐摇摇头,说不要了。

何妤还是拍了拍自己腿,“坐!”


因为顾嘉斐这个月是靠墙坐的,出去进来都要通过何妤,顾嘉斐进来以后,站在位置上没坐下,何妤看她站着没事,就摁着她的肩膀说:“坐下。”

顾嘉斐顺着她的力坐下,何妤的手还撑在顾嘉斐肩膀上,何妤俯下身来,把顾嘉斐壁咚在墙壁上,顾嘉斐完全没意识到,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顾嘉斐对上何妤的眼睛,何妤勾唇笑了笑,起身松开她。

顾嘉斐你真的是太好撩了!


班里的女生在给男朋友织围巾,有次顾嘉斐说了一句:“要不我去学学?”

何妤说:“你有这时间,还不如买一条。”

两人肩并肩站着看她们织,其中一个也在围观的女生说:“我给她和她男朋友取个cp名,叫什么好呢。”

“叫心(另一个xin的谐音)灵手巧。”另一个围观的女生说。

如如也是织围巾的其中一个,她抬头说:“我和我男朋友叫心(xin谐音)中有丘(qiu谐音)壑。”

坐在顾嘉斐后面的女生看着站一块的何妤和顾嘉斐,说:“我给顾嘉斐和何妤也起一个cp名,叫什么呢,让我想想。”

何妤突然轻声在顾嘉斐耳边说:“何故如此。”

顾嘉斐没听懂,一脸疑惑地看着何妤,何妤皱了皱眉,说:“你怎么反应这么慢?”

“什么何故如此啊?”顾嘉斐还是理不清。

“你自己写的自己都不知道?”何妤反问。

过了两秒以后,顾嘉斐终于反应过来,噗嗤一笑,侧身抱住何妤,说:“哦哦哦我明白了。”

 何故(顾)如此。

这时那个坐在顾嘉斐后面的女生已经想出来了,她说:“叫佳节cp。”

佳(jia的谐音)和节(jie的谐音)。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