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龙图案卷集

28.2万浏览    1492参与
喵仙驻扎在万事屋

碧水潭施工🌝

还差放一座地标生物 阿地

和喂食物的天尊

碧水潭施工🌝

还差放一座地标生物 阿地

和喂食物的天尊

喵仙驻扎在万事屋
害,哪里有什么泡沫球 不行,就...

害,哪里有什么泡沫球

不行,就算鹰王后期人设崩了我还是想磕双王!

鹰冢完工啦

害,哪里有什么泡沫球

不行,就算鹰王后期人设崩了我还是想磕双王!

鹰冢完工啦

偏头疼常偏右

【尊殷】羊脂玉佛珠

*我流ooc

*肉不怎么香


天尊一天的零花钱是十张千两银票。


殷侯看字画一会子没看住,再回头就见人刷刷数了两张银票拍出来,从摊主那接过来一串手串。


殷侯摸了摸鼻子,凑过去看了眼,只瞄见是一副玉珠手串。两头小中间大,一座桥一样。除开中间最大那颗是盈白水润,其余几颗渐小下去的珠子一水儿的飘翠玻璃种翡翠珠。这么大略看一眼,殷侯好受了些,心里愧疚下去不少。真要他一不留神没看住,让天尊用两千两换回几颗次等玉珠来,他也蛮过意不去的。


天尊难得自己淘了串成色好的玉珠,欢欢喜喜就要收起来。殷侯本还想再看两眼,眼前却是白影一花,天尊藏宝似的把那串玉珠收进袖子里,噘嘴,“这是我的。”...

*我流ooc

*肉不怎么香



天尊一天的零花钱是十张千两银票。


殷侯看字画一会子没看住,再回头就见人刷刷数了两张银票拍出来,从摊主那接过来一串手串。


殷侯摸了摸鼻子,凑过去看了眼,只瞄见是一副玉珠手串。两头小中间大,一座桥一样。除开中间最大那颗是盈白水润,其余几颗渐小下去的珠子一水儿的飘翠玻璃种翡翠珠。这么大略看一眼,殷侯好受了些,心里愧疚下去不少。真要他一不留神没看住,让天尊用两千两换回几颗次等玉珠来,他也蛮过意不去的。


天尊难得自己淘了串成色好的玉珠,欢欢喜喜就要收起来。殷侯本还想再看两眼,眼前却是白影一花,天尊藏宝似的把那串玉珠收进袖子里,噘嘴,“这是我的。”


殷侯无力扶额,去扒天尊手臂,“没打算抢你的,我瞧着不错,给我看看。”


殷侯扒了两下,天尊双臂挽地死死地。两人一来一往,免不得要碰到人家店里的东西,老板苦着个脸低声细气地来委婉暗示这二位神仙自家庙小,天尊遭人嫌弃,气撒在殷侯身上,越发与人对着干,更是死不肯松手,小声咕哝了一句,可惜声音太小,殷侯只隐约听见什么给你给你,又是一个不留神没抓得住,让天尊飞上房顶溜了。


天尊这回两千两可算是值了。在街上找到陪展昭吃鱼皮馄饨的白玉堂让看看,两侧渐小的透明飘翠的是玻璃种翡翠,虽说飘的翠絮不多,但绿得纯,称得上是难得;中间那颗殷侯看见的盈白水润的,是枚羊脂和田籽玉,打眼一瞧透亮油腻,入手却细腻温润,玉料也算上等;更别提这串珠子都够大,即便是最小那颗翡翠珠都有成人拇指指甲盖大小……“只可惜了,正中这枚羊脂和田有瑕疵,可能是原石就带着的,雕成玉珠后刻师索性雕成了佛珠,在上面用银丝镂出一个‘卐’字。”白玉堂解释完,众人一时觉得都有些可惜,只有天尊一面走,一面把那手串拿在手里,去解那琵琶结,脸上没什么惋惜神情。


展昭疑惑,凑过去问天尊,“您不觉得可惜么?”


天尊还在解那琵琶结,细长手指上红色丝绒线缠成一团,松松垮垮难解难分,边上殷侯接过来,边解那团散乱的丝绒线边替着天尊出了声,满是调侃意味:“可惜什么,他两千两没换几个玻璃珠子回来就足本了。”天尊扒着殷侯肩膀瞪他一眼,见殷侯没反应,手上的绳结也解得差不多了,便一把夺过来,跳到白玉堂身侧,重重地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殷侯失笑,也过去逗他,“行行行,那你买这手串回来还不是吃灰么,没准过两天你自己又找不到了。”


天尊回身瞪他,正巧手里的绳结也解开了,滴溜溜一串子玉珠,天尊在一头打了个结,另一头往自己腰带上一系,朝殷侯恶狠狠回道,“我就是有用!”


殷侯又笑,对着展昭小声嘀咕道,“等着,过两天我给偷了来给你磨爪子,他一准发现不了。”殷侯扭头对着展昭,因此没见着前头天尊回头瞪他,展昭可是看见了,天尊要想整他 那就跟提溜一只猫崽子似的,当下一缩脖子,回殷侯话也不是笑也不是,只好挽住殷侯胳膊,默不作声微微往后躲了躲。殷侯却无知觉,还在哼,“我就不信他能有什么用。”


天尊今天难得正经。先是淘了串成色极好的玉珠两千两没打水漂;再就是他说那串珠子有用,便真没放大话。 


————————

放一点虎狼之词😂😂😂

关于天尊的子孙和那串手串

偏头疼常偏右

【寒夭】“我肚子疼”

“我肚子疼。”夭长天划着手机,忽然伸腿一踹陆天寒。


陆天寒放下书,颇有些担忧地倾身去碰夭长天,抓住人光着的脚踝塞进被子里,起身去摸他额头。


“有点烫。”


夭长天有气无力地,随意地“嗯”了一声,往被子里缩了缩,肩膀一下全埋到被子里,整个人蔫耷耷地,手机也甩到一遍,两只胳臂捂住肚子。


陆天寒凑去用自己额头试了试,感觉到人额头发烫,脸上还有冷汗,抽了张纸巾来替人擦着脸和脖子,又伸到被子里摸人肚腹,果真也是一手冷腻。“吃坏了什么?还是昨晚上着了凉?”


夭长天拍开他手,撑起眼皮子看他,眼珠子往上转了转,也是认真在想,“晚上打了黄豆浆,搁了糖,午饭跟你一起吃的,早起泡面……”...

“我肚子疼。”夭长天划着手机,忽然伸腿一踹陆天寒。


陆天寒放下书,颇有些担忧地倾身去碰夭长天,抓住人光着的脚踝塞进被子里,起身去摸他额头。


“有点烫。”


夭长天有气无力地,随意地“嗯”了一声,往被子里缩了缩,肩膀一下全埋到被子里,整个人蔫耷耷地,手机也甩到一遍,两只胳臂捂住肚子。


陆天寒凑去用自己额头试了试,感觉到人额头发烫,脸上还有冷汗,抽了张纸巾来替人擦着脸和脖子,又伸到被子里摸人肚腹,果真也是一手冷腻。“吃坏了什么?还是昨晚上着了凉?”


夭长天拍开他手,撑起眼皮子看他,眼珠子往上转了转,也是认真在想,“晚上打了黄豆浆,搁了糖,午饭跟你一起吃的,早起泡面……”


说着,夭长天双脚在被子里蹬了一下,上身微微支起来,顶着陆天寒额头,咧嘴笑了一下,“唔,昨儿晚上还跟你上了床。”


陆天寒呆滞了一下,面上有些赫然。难受的是夭长天,他却好像跟夭长天掉了个个的心思,夭长天那个笑笑得好像他才是小媳妇。他又开始反思自己,早知道就买个杜/蕾/斯……


陆天寒啊了一声,慌慌地站起来弯腰去抱夭长天,“那,我现在抱你去给你洗洗?”


END

喵仙驻扎在万事屋
#鹰王冢# 老雕吐槽密集恐惧症...

#鹰王冢#

老雕吐槽密集恐惧症没法看🤭

蘑菇造图速度极快

大家快一起来监工她@曾经的蘑菇 

#鹰王冢#

老雕吐槽密集恐惧症没法看🤭

蘑菇造图速度极快

大家快一起来监工她@曾经的蘑菇 

卫西諺

哈哈哈哈😂我最近有点猫饼。

闲且手欠

哈哈哈哈😂我最近有点猫饼。

闲且手欠

无歌
如影随形get,我找不到我另一...

如影随形get,我找不到我另一个号了害。

如影随形get,我找不到我另一个号了害。

小五永远喜欢白玉堂

【同人/龙图案卷集衍生/耳雅鼠猫】过酒

by风五


①HE甜向

②傻逼作者

③不探案只谈情

④我好无聊啊

文明观文,我努力进步


【另:最近有灵感,抓紧写一写。然后武汉加油!!祖国加油!!医生加油!!


文案:我曾于酒肆经过,不经意间看到了你。

 

(三)


白玉堂也无心再吃什么东西,便提了酒、付了银子往马厩去寻自家爱马白云帆,就见人家正和一匹红马你侬我侬。他上前去分开二马,白云帆还不爽地朝他打了个响鼻。


白玉堂望天——得,他就是那个棒打鸳鸯得遭雷劈的恶人。


他转头打量着白云帆身旁的红马,白玉堂知道自家这匹照夜玉狮子挑剔的少爷脾性,也不知道...

by风五


①HE甜向

②傻逼作者

③不探案只谈情

④我好无聊啊

文明观文,我努力进步


【另:最近有灵感,抓紧写一写。然后武汉加油!!祖国加油!!医生加油!!

 

文案:我曾于酒肆经过,不经意间看到了你。

 

(三)

 

白玉堂也无心再吃什么东西,便提了酒、付了银子往马厩去寻自家爱马白云帆,就见人家正和一匹红马你侬我侬。他上前去分开二马,白云帆还不爽地朝他打了个响鼻。

 

白玉堂望天——得,他就是那个棒打鸳鸯得遭雷劈的恶人。

 

他转头打量着白云帆身旁的红马,白玉堂知道自家这匹照夜玉狮子挑剔的少爷脾性,也不知道谁家姑娘这么倒霉被那小子盯上了。这红马确实是好马,纯种的火麒麟,浑身上下也精致,那双眸子看起来天真的紧,仿佛不谙世事。估摸着主人也是个把她当闺女养的人。

 

“爷,这是展大人的爱马,叫枣多多。我们都把她当闺女儿养呢。”小厮道。

 

白玉堂点头,展昭啊,难怪这枣多多看着这么温和,敢情是随了主人。他轻笑一声,拉着白云帆往出走。白马还挺倔,硬是站在原地不动,要和枣多多地老天荒。白玉堂看着这架势,估计他少爷脾性又上来了,只得拍了拍白云帆的脑袋,轻声道:“走,爷去上门提亲。”

 

也不知是给谁提,白云帆翻了个白眼儿不想搭理白玉堂,留恋地看了一眼枣多多,勉为其难极不情愿一步三回头的被牵着往外走。

 

白玉堂牵着马走在常州府的街道上,白衣、白马、酒盅、银刀本就是话本中对风流公子、江湖浪客的印象,加之他面相极俊,鼻梁高挺,面色白皙,一双桃花眼更是易惹风流债,妥妥的薄情长相,自然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可他周身气质极冷,再加上他手中异常精致却莫名妖异的银色长刀令人不寒而栗,仿佛只要主人心情不好,这刀就会立刻发难出鞘见血,因此也没人敢上前搭讪。五爷就这么在众人目光的沐浴下不急不快地到了展府门口。

 

展府是典型的大户人家式建筑,漆成棕红色的大门,上方题着“展府”二字的匾额,笔力遒劲,估计是老一辈儿写成的。隐隐约约能看见门里的江南式的亭台水榭花草树木......白玉堂对建筑有所涉猎,自然看出这设计出自高人之手,心中感慨几番,面上波澜不惊地款款走上台阶,拉起铜门环轻轻叩了叩大门。

 

“来了——”院内传来一声小姑娘清亮娇俏的嗓音。

 

白玉堂心中称奇,这丫头显然是个有功夫的,且丝毫不弱,就算放在江湖也能是个佼佼者,估摸着和他娘身边培养的小姑娘辰星儿和月牙儿不相上下。不等他细想是哪辈人物,面前的门忽的打开了。他退后一步,发现面前多了个不及他胸口的小丫头。小丫头圆乎乎的,扎着两个同样圆乎乎的发髻,看着也就十五六岁,和辰星儿她们一般大的样子,长相倒是蛮讨喜的,是个有福气的面相。她一开门,抬头就看见了一个长相极俊气质极冷的白衣人,吓了她一跳。小丫头拍拍胸脯给自己顺气,嘟哝道:“什么啊,我还以为是少爷回来了呢。”她又瞅了一眼白玉堂,“啧,这人谁啊,冷着个脸,没有少爷一半可爱......”也不知道是别人欠了他钱还是丢了媳妇儿。

 

耳力很好的白玉堂望天:“......”

 

他轻轻咳了一声,小丫头立刻换上了一副笑容可掬的模样,笑眯眯道:“请问您找谁?”声音里都甜的掺了蜜一般。

 

白玉堂嘴角抽了抽:“在下白玉堂,家母托我来给贵府呈请柬。”

 

“你就是白玉堂啊,”小丫头眯着眼上下打量他,“跟我进来吧。”

 

白玉堂道谢,留白云帆在府外,自己跟上小丫头进入展府。她蹦蹦跳跳在前带路,路过树木时还要跳起来碰碰叶子,途经花草时还要矮下身闻闻香味儿。白玉堂跟着她被绕的眼花,遂抬眼望天。小姑娘终于带他到了正堂附近,还没到门口呢,就听她动用内力喊:“师父,有客人到了。”白玉堂挑眉,先不说这小姑娘内力都深厚成这样,那这位师父又该厉害成什么样呢?

 

见已经到了正堂门口,白玉堂敛了表情,恭敬迈步进去。抬首就见主位上坐着一位长相姣好,眉间尽是英气与正气的红衣女子,功夫和自家娘亲不相上下,似乎是两个极端。白玉堂思忖着此位应该就是展夫人,便抱刀行一礼:“展夫人好。”

 

展夫人一笑:“白玉堂?”

 

“正是,”白玉堂掏出请柬呈上,“家父生辰即到,故家母托我来给贵府呈请柬。”

 

“别急着说话,先坐下,”展夫人起身接过,招呼他坐下,笑道,“玉堂,你小时候咱们见过的啊,”她想了想,又皱眉,“你那时候太小了,估计都忘了罢。”

 

白玉堂正想着如何接话,就听身后有风,风里裹着一声甜丝丝的“娘”,估计是笑着说出来的。

 

白玉堂背对着门口,下意识转身就对上了刚刚在太白居楼上见过的猫儿眼。

 

展昭?

 

展昭也没想到又见到了那位满身写着贵气与风流薄情的白衣人,还就在自家正堂。对视的戏码继续上演,两人的视线黏在一起怎么也分不开。

 

“咳,”殷兰瓷轻咳一声,“玉堂你先坐下。”又看向展昭,调侃道:“快别盯着人家了。”

 

展昭这才回过神,就见白玉堂对他挑了挑嘴角。

 

妖孽。

 

国色天香啊。

 

展昭挠了挠下巴,一面刻意回避他的眼神,一面又用余光偷偷看,红着耳尖欲盖弥彰地重重咳了咳:“娘!婶婶她们走了吗?”

 

白玉堂看他害羞也不再逗他,去旁边一撩袍子坐下不再打扰展昭与殷兰瓷说话,端起刚刚喜儿给泡得茶,用杯盖轻轻拂了拂才轻轻抿了一口,一副贵公子做派,懂礼优雅知分寸,让人容易心生好感得不行。

 

殷兰瓷莞尔:“就知道你眼尖跑出去避风头了,你那些婶婶们看你不在能说什么呢。”

 

展昭拍胸脯,又想起什么:“公孙!娘,先生呢?”

 

“我让你爹去招待了,”殷兰瓷指指后院,“这会儿应该在后院呢。”

 

“那......”展昭想想刚才门口如狼似虎的婶婶姨姨,有点儿担心,“先生该没受伤吧?”

 

殷兰瓷愣怔一下,旋即反应过来自家儿子在说什么,“噗嗤”乐了:“哪儿能啊,先生刚进门,小四子就扑出来清清脆脆喊了一嗓子‘爹爹’,大娘她们挺可惜的。”小四子大名公孙槿,是公孙策的养子。之前公孙策与展昭随包大人去常州附近出巡,小四子生了场病,便将他安置在展昭家。正好殷兰瓷和展天行还没动身回樱红寨,就留下来帮着照看了几天。小四子年龄尚小,公孙平时也疼他,自然黏的不行,也得亏是个乖巧的,不哭不闹又可爱,几日下来与殷兰瓷和展天行也熟络了,殷兰瓷更是爱的不行。说要接走小四子,还有些不舍得,便让公孙留下和展昭一家一起过年。

 

“毕竟先生有长相有医术啊。”展昭笑眯眯道。

殷兰瓷笑着点头,又对笑得一脸狡黠的儿子道:“昭儿,你不说你一直想和白玉堂结交吗?”她笑看一眼正襟危坐的白玉堂,冲儿子抬了抬下巴,“这不就是嘛。”

 

展昭脸一红,他就说刚才他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敢情刚刚和他对视的国色天香就是那传说中的武林正派至尊天尊的亲传弟子——也是唯一嫡系继承人的白玉堂?

 

他搓搓脸,看天看地看娘亲就是不看那位他“特别想与之结交”的白衣公子——有点儿尴尬啊。

 

......他素闻白玉堂俊朗丰神,却不知竟已到了足以倾城倾国绝色的地步。不过他听说这位爷是个不好招惹的主儿,什么“漂亮”啊,“好看”啊,一听就抽刀,出刀必见血。也不知道自己在这腹诽一通若是被他知道了会不会命丧于云中刀下。展昭瞥了一眼白玉堂手边的银刀,摸了摸下巴——也不知道巨阙对上云中刀是个什么情况......

 

展昭心思跑得有些远,没注意白玉堂已经盯了他好久。直到白玉堂轻笑出声,他吓得差些蹦起来,这才元神归位。末了,他有些没好气的白了始作俑者一眼——都怪你长得倾城倾国,害猫爷我丢了大脸!

 

白玉堂失笑,对他挑眉——我可什么都没干啊。

 

展昭瞪大了眼睛——我明明没说话啊,他好像也没有啊。为什么能听懂?

 

白玉堂耸肩——我怎么知道?心有灵犀?

 

展昭只觉得被调戏了——谁跟你心有灵犀?!猫爷明明还不认识你!

 

白玉堂勾起嘴角——这不就认识了吗?我听伯母说,展大人很想跟我结交?

 

展昭这气啊,一想这确实是事实,脸腾得红起来,索性转过身不再看他。

 

......不是猫爷不理你,只能怪你太美丽。

 

白玉堂望天——这叫个什么事儿啊。

 

出师不利,出师不利。调戏不成还把猫儿逗炸了毛。

 

殷兰瓷看这两人眉目传情,看着熟悉的不行,便好奇道:“昭儿?你和玉堂认识?”

 

“不认识!”——这是炸了毛的展小猫。

 

“认识啊。”——这是体验到逗猫乐趣的白五爷。

 

见展昭向他甩了个眼刀,白玉堂立刻改口:“......这不就认识了嘛。”尾音下沉,声音磁性好听,有种特殊的清冽气息,说话之人带着些笑意与纵容更显得温柔缱绻,就像初春的午后,清风拂面,温和无比。

 

......所以你们到底认不认识?殷兰瓷望天。


(不好意思久等了,我忏悔,我不是人,顶锅逃走。要记住我还是很耐你们~)


风华已过

当龙图遇上sci(10)

“小四子,你说什么?”展昭笑眯眯的看着小四子。

他刚才就瞄上这孩子了,这小家伙儿虽然说话总是慢悠悠的,但是看起来那叫一个招人喜欢!跟小仙童似的!

这会儿小仙童说话了,众人赶紧来听。

“小四子,你刚才说是四个人?可是这里只有三个人啊?”展昭温和的问道,表情还是那么笑眯眯的。

“不是的哦。”小四子皱眉道

“是四个人,而且是两个哥哥一个姨姨还有一个叔叔。”小四子认真说道

“只不过叔叔死掉了,姨姨也死掉了,两个哥哥本来是要走掉的,但是被叔叔杀掉了!”

“……”小四子一句话,让众人都沉默了。

马汉就觉得自己身上这冷汗唰唰往外冒,赵虎更不用提了,他从刚才起就没从马汉身上下来过!

龙图众人...

“小四子,你说什么?”展昭笑眯眯的看着小四子。

他刚才就瞄上这孩子了,这小家伙儿虽然说话总是慢悠悠的,但是看起来那叫一个招人喜欢!跟小仙童似的!

这会儿小仙童说话了,众人赶紧来听。

“小四子,你刚才说是四个人?可是这里只有三个人啊?”展昭温和的问道,表情还是那么笑眯眯的。

“不是的哦。”小四子皱眉道

“是四个人,而且是两个哥哥一个姨姨还有一个叔叔。”小四子认真说道

“只不过叔叔死掉了,姨姨也死掉了,两个哥哥本来是要走掉的,但是被叔叔杀掉了!”

“……”小四子一句话,让众人都沉默了。

马汉就觉得自己身上这冷汗唰唰往外冒,赵虎更不用提了,他从刚才起就没从马汉身上下来过!

龙图众人听见小四子这么说就知道这小神仙是又显灵了。

白玉堂见小四子眉头紧锁,便出言问道

“小四子,你说屋子里面有四个人,叔叔和姨姨都死了,哥哥被叔叔杀掉了,那这不是死了四个人吗?”

“是啊!”小四子点头

“可是这里只有三具尸体的残骸……”小白边说边指着里面道

“我们的人检查过了,绝对没有遗漏的。这里面只有三具尸体,根本就没有第四具。”

说完,他看了小四子一眼,摸了摸他的脑袋道

“小四子,是不是被吓到做噩梦了?”

“没有哦。”小四子拍开他的手,然后对小白道

“本来是四具,但是头带着剩下的手手脚脚跑掉了哦!好奇怪哦!”

“你说什……”

白队还没等说完,就听里面的公孙突然暴走了

“靠!这丫儿的简直就是个超级无敌大变态!这根本就他妈不是三个人的尸体!是很多人的!”

“??”白队和展博士对视了一眼,随即立马跑了进去。

龙图众人见状便也跟了过去。

门口儿的警卫见状刚想拦,就听里面的展博士突然喊道

“让门外的人都进来!”

警卫们对视了一眼,随后让开了道路。

展昭看白玉堂一脸不情愿的样子,不由得想要逗逗他。

他伸出“猫爪子”捏了捏白玉堂的脸,然后笑眯眯的说道

“玉堂,小四子说手手脚脚都会动哦!要不要去看?”

“……”白玉堂看了一眼正在使坏的黑猫,伸出手点了点他的鼻子无奈道

“你啊……”

展昭挑起两边嘴角,乐了!

一旁的殷侯看着自家外孙这么欺负白玉堂,也看不下去了,刚想去说他两句,就看一旁的天尊正星星眼看着展昭,嘴里还嘀嘀咕咕的说些什么。

殷侯听了半天才听明白他到底说了点儿啥。

天尊说,当年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能用这招儿来刺激徒弟呢!真是太可惜了!

殷侯嘴角抽了抽,随即一闪身来到了白玉堂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五爷还纳闷儿呢,老爷子这又是怎么了?

就见殷侯突然语重心长的说道

“玉堂啊,以后受了欺负你就跟我说,外公替你仗腰!”

说完,老爷子一闪身,直接就进了房门。留下五爷一个人风中凌乱。

是自己变笨了吗?为什么老爷子说话越来越难懂了?

五爷叹了一口气,一把拉过一脸好奇的展昭,叮嘱

“你不许乱跑,到时候迷路了小心别人给你抓起来!”

展昭一眯眼,那意思,猫爷还能被人给抓住?

白玉堂看他这样儿,一拍他脑门儿。

“快走吧你!你本家在里面等你呢!”

展昭拍了拍脑门儿,好奇

这里面也没有猫啊?本家?本家在哪儿呢?

————作者有话要说————

这里面白玉堂和五爷是龙图白玉堂,小白和白队长是sci白玉堂,大家不要混了哦!

另外……

我终于想好了案子!我更新啦,你们不要打我,我要去看书了,债见!


宿风灌木
今天想画一只温油的昭昭~看了新...

今天想画一只温油的昭昭~
看了新的更新,满脑子都是昭昭扑玉堂的画面

为什么可以那么可爱!!!!(大声逼逼)

今天想画一只温油的昭昭~
看了新的更新,满脑子都是昭昭扑玉堂的画面

为什么可以那么可爱!!!!(大声逼逼)

琼玉昭华

缘 第二十三章 照片

慕容月说完,喝口茶,看着一群人一脸同情的看着她,轻轻笑了笑,摇摇头“已经十年了,都过去了。我真的非常感谢包叔和我三位哥哥,如果不是他们,我可能,已经不在这世上了……”

小四子哭的一抽一抽的“姐姐……好可怜哦……小四子爹娘也不在了呢……要不是爹爹,小四子也……呜呜……”

慕容月摸摸他头“小四子不哭,你还有爹爹和九九不是吗?我也有叔叔和哥哥呢,我们虽然不幸,但我们也是幸运的呀!不是吗?”

小四子擦擦眼泪“嗯!”

慕容月把他抱在怀里蹭“太可爱了吧……”

众人看着两个人蹭来蹭去,太治愈了……

慕容月蹭了一会儿,又再次打量面前的人“你们真的是有缘啊……”

“什么?”公孙把小四子抱过来时,听...

慕容月说完,喝口茶,看着一群人一脸同情的看着她,轻轻笑了笑,摇摇头“已经十年了,都过去了。我真的非常感谢包叔和我三位哥哥,如果不是他们,我可能,已经不在这世上了……”

小四子哭的一抽一抽的“姐姐……好可怜哦……小四子爹娘也不在了呢……要不是爹爹,小四子也……呜呜……”

慕容月摸摸他头“小四子不哭,你还有爹爹和九九不是吗?我也有叔叔和哥哥呢,我们虽然不幸,但我们也是幸运的呀!不是吗?”

小四子擦擦眼泪“嗯!”

慕容月把他抱在怀里蹭“太可爱了吧……”

众人看着两个人蹭来蹭去,太治愈了……

慕容月蹭了一会儿,又再次打量面前的人“你们真的是有缘啊……”

“什么?”公孙把小四子抱过来时,听到了慕容月的嘟囔。

慕容月笑笑“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收养我的包叔,叫包拯……和包大人长得一模一样……就是没月牙……”

……

“巧合?”赵普摸下巴。

“我俩哥哥,一个叫白玉堂,一个叫展昭……”

“噗!”一旁喝水压惊的展昭一口水喷出来,白玉堂也愣住了“什么?”

慕容月慢条斯理的拿出手机,开机打开相册“喏!看吧。”

喵仙驻扎在万事屋

开封府完工,给蘑菇鼓掌掌@曾经的蘑菇 


乙方:辛苦劳作矜矜业业的蘑菇仔

甲方:万恶监督工喵仙(白家真传

开封府完工,给蘑菇鼓掌掌@曾经的蘑菇 


乙方:辛苦劳作矜矜业业的蘑菇仔

甲方:万恶监督工喵仙(白家真传

佳小佳(日常拖更)

【原著向】当龙图与SCI互穿(完结篇:全员互穿)

脑洞大开,当龙图和SCI互穿会发生啥

只穿不重合人物,重合人物不穿

乱穿系列之六

有后续

ooc我的,私设我的,当然不拆不逆cp,食用愉快

希望获得评论,热烈欢迎点梗

短打

甜饼


当火球凭空出现之前白玉堂皱了皱眉。

热的不正常。

陆天寒闪到离出口最近的白玉堂面前的时候火球正好扑面而来,冷气袭来,白玉堂打了一个冷颤。

然后白玉堂就见好似被无限放大很多倍的一抹白光横空闪了过来,来人一身白衣,气场快于白玉堂重合了。

“外公。”

展昭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的“白玉堂”勾起了微笑。

长发白玉堂更为惊艳了,他的五官因为头发和手里拿着的云中刀被柔化了许多,比起常年受...

脑洞大开,当龙图和SCI互穿会发生啥

只穿不重合人物,重合人物不穿

乱穿系列之六

有后续

ooc我的,私设我的,当然不拆不逆cp,食用愉快

希望获得评论,热烈欢迎点梗

短打

甜饼

 

当火球凭空出现之前白玉堂皱了皱眉。

热的不正常。

陆天寒闪到离出口最近的白玉堂面前的时候火球正好扑面而来,冷气袭来,白玉堂打了一个冷颤。

然后白玉堂就见好似被无限放大很多倍的一抹白光横空闪了过来,来人一身白衣,气场快于白玉堂重合了。

“外公。”

展昭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的“白玉堂”勾起了微笑。

长发白玉堂更为惊艳了,他的五官因为头发和手里拿着的云中刀被柔化了许多,比起常年受伤且一身腱子肉的短发白玉堂看着漂亮了一些。

不知道何时,长发白玉堂身后冒出了一身红的长发展昭,看着面前一样的脸却不一样味道的两个人也好奇起来。

短发白玉堂回头看了看窝在沙发里没有骨头的短发展昭,心想这猫儿穿红色也好看。

 

“竟然不知道哪边更棘手一点…”

妖王双手背后立身站着,大宋那边赵普的九龙军守着出口。

众人透过陆天寒造出来的冰墙看了看四处蹦火花的出口,这地方像是一个黑洞。

两个世界已经无缝衔接了,徒剩不长不短的一个深渊连接。

公孙能看到一直被自己当做实验对象的赵普站在出口处,身后身边跟着一大堆全副武装的将士,气派的很。

现代世界这边被白氏集团控制的差不多,大小丁办事麻利,在赵爵的帮助下让见到入口后受惊不小的那几个人迅速的忘记了发生的事。


“两个世界负荷太大了,如果强行分开大概会偏离既定的轨道,后续会不会发生别的事甚至会不会有人因此消失都是未知数。”

蒋平的声音从白玉堂的手机里穿出来,白玉堂皱紧了眉头。

“或许…直接让两个世界保持这样的关系中间连接一道关卡什么的…”

蒋平说的模棱两可,在场的人却听明白了。

白锦堂大手一挥,这个商场就关了吧。

妖王点点头,望向最多金的白锦堂,“怎么,如果让两个世界彻底连接,你们出手还是我们出手?”

白锦堂微微思索,“要不然一起吧,我们这边用我们的,你们那边的用你们的,感觉一半一半的也蛮有意思的。”

公孙瞥了一眼白锦堂,这家伙不会是想到了什么捞金的点子叭?

陆天寒和天尊先行一步用冰搭了一半的桥,长发白玉堂看着倒是有了点天山脚下的感觉,有了支撑点,现代这边自然而然就顺利许多。


看着完工的建筑物。

短发白玉堂感慨了一下,真的是有科幻和穿越相交的感觉,现代这边把出口用商场的幌子隐藏,古代那边在开封更是没人敢进。

互相串门的事情算是短暂的过去了,所有人都恢复了正常的生活。

为了保护平衡,他们也没有在互相走动,但是长发展昭留了一只金壳子,他们偶尔会联系一下。

 

至于那个通道,自然交给后世,谁有能力去发现他们也无从得知了。

 

END

啊啊啊感觉坑了快一年的文终于完结,其实我也想到了,重启的后果就是思路乃至文笔都没有那么好了,甚至脱离了本来沙雕的文体,完结篇我自己是不甚满意的。

庆幸还有人源源不断的看,之前在lof翻车过一次,感觉是被炸号了被限流了,不知道后面还会不会在这个号更新了,反正就是,谢谢大家!

琼玉昭华

缘 第二十二章 爆炸

展白两家住对门,阳台紧挨着两家也没在中间安防盗窗什么的,小白玉堂轻轻松松翻了过去,到了展昭的卧室。展昭像是早知道他会来一样,已经准备好了零食和电视遥控器。

两人相视一笑,便坐在一起,吃着零食看着电视,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不知不觉到了深夜,白玉堂已经躺在展昭腿上睡着了。展昭一只手揉着他头发,顺便感叹一下这耗子手感真好,一只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换着台。

展昭小声嘟囔着“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来啊……”正当展昭打算关电视睡觉的时候,电视里突然插播了一条紧急新闻。

“就在两个小时前,本市**商场遭恐怖分子袭击!发生爆炸,两位休假民警和家人为救群众,不幸遇难。现在急寻其儿子们,有认识的请马上与我们联系...

展白两家住对门,阳台紧挨着两家也没在中间安防盗窗什么的,小白玉堂轻轻松松翻了过去,到了展昭的卧室。展昭像是早知道他会来一样,已经准备好了零食和电视遥控器。

两人相视一笑,便坐在一起,吃着零食看着电视,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不知不觉到了深夜,白玉堂已经躺在展昭腿上睡着了。展昭一只手揉着他头发,顺便感叹一下这耗子手感真好,一只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换着台。

展昭小声嘟囔着“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来啊……”正当展昭打算关电视睡觉的时候,电视里突然插播了一条紧急新闻。

“就在两个小时前,本市**商场遭恐怖分子袭击!发生爆炸,两位休假民警和家人为救群众,不幸遇难。现在急寻其儿子们,有认识的请马上与我们联系……”

展昭看着电视上自己父母和白玉堂父母的照片,耳边什么声音都没有了,只是机械的晃着腿上的白玉堂一声一声的叫着“小白……小白……”

2016年   9月28日

展昭和白玉堂跪在灵前,展昭已经哭的成了泪人,白玉堂则从始至终,一滴泪都没溜。

他听到了周围人说他无情,说他冷血。可还是直愣愣的看着灵堂上父母的遗照,全当没听见。一旁白锦堂抹抹眼泪,走到包拯面前“包叔,把我送出国吧,高中我不上了,我自己去打拼,我不会麻烦您的,昭儿和玉堂,就交给您了。”

包拯擦擦脸上泪水“你才多大啊,国外太危险了,放心,包叔就算砸锅卖铁,也养得起你们几个。”

白锦堂摇摇头“包叔,我已经决定了。就算您不答应,我也会离家出走,自己找出路的。”

包拯愣了一会,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PS:这里爸爸妈妈们留一个悬念哦,到底是诈还是真的,看我以后会不会写崩吧(-̩̩̩-̩̩̩-̩̩̩-̩̩̩-̩̩̩___-̩̩̩-̩̩̩-̩̩̩-̩̩̩-̩̩̩)

琼玉昭华

缘 第二十一章 打

葬礼上,包拯看着一直发呆的穆雨晴,无奈叹了口气。

白妈妈走过来,拍拍他“以后晴晴可就交给你了。”

包拯点点头“我一定尽力而为。”

展妈妈带着白玉堂和展昭走到穆雨晴旁边“你俩去,好好安慰一下妹妹。”随后也走到包拯旁边,抹一下眼泪“可怜的孩子,从醒来一句话也不说,一滴泪也没流,她这样会憋坏的。”白妈妈也叹口气,脸扭向一旁,悄悄抹去眼角泪水。

2016年  9月25日  5:30PM

“啪!”一声,白玉堂雪白的小脸上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巴掌印。

“你又打架!说过多少次了,啊?你自己调皮也就算了,还每次都带上小昭!人小昭多乖的孩子啊!啊?被你带着学了多少...

葬礼上,包拯看着一直发呆的穆雨晴,无奈叹了口气。

白妈妈走过来,拍拍他“以后晴晴可就交给你了。”

包拯点点头“我一定尽力而为。”

展妈妈带着白玉堂和展昭走到穆雨晴旁边“你俩去,好好安慰一下妹妹。”随后也走到包拯旁边,抹一下眼泪“可怜的孩子,从醒来一句话也不说,一滴泪也没流,她这样会憋坏的。”白妈妈也叹口气,脸扭向一旁,悄悄抹去眼角泪水。

2016年  9月25日  5:30PM

“啪!”一声,白玉堂雪白的小脸上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巴掌印。

“你又打架!说过多少次了,啊?你自己调皮也就算了,还每次都带上小昭!人小昭多乖的孩子啊!啊?被你带着学了多少坏事!你说!你该不该打!”白允文指着身上脏兮兮的白玉堂大发雷霆。

“谁让他们说猫儿坏话!该打!”白玉堂红着眼瞪这父亲,丝毫没有服软的打算。

白允文气极“臭小子!还敢顶嘴?”随后抄起一旁的扫帚就要往白玉堂身上打,一旁的白妈妈赶紧拦,却被一把推开。这时,门铃突然响了,白妈妈像看见救星一样赶忙开门。门口站着的正是展昭的爸妈。展启天看着屋里的情景,笑着将白允文手里的扫帚拿过来放一边。

“行了,别怪玉堂,这件事是因为昭儿,而且,俩孩子也是受欺负后才还手的,别生气了。”展启天拍拍白允文,白允文吸了一口气,刚要说话。展妈妈也走了过来“不过打架也不对,我让小昭去房间写检讨去了,正好现在有空,来找你俩一起去趟商场,马上要到中秋了,买点月饼给晴晴送去。哦对,还有住校的锦堂,也送点过去,再给几个孩子添一点冬衣,你们两个大老爷们儿可得去当苦力啊。”

白允文点点头,想着自己也得出去散散心,便转头对白玉堂吼道“给我去你房间面壁去!”白玉堂哼了一声,回房间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