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龙妈

21097浏览    448参与
狮子与玫瑰

my Queens/龙妈/珊莎/瑟曦/小玫瑰

Bgm:Talk dirty to me

@猎影人 

my Queens/龙妈/珊莎/瑟曦/小玫瑰

Bgm:Talk dirty to me

@猎影人 

BlyNn
‖ 龙女王和她的小野猫 在龙石...

‖ 龙女王和她的小野猫


在龙石山,丹妮衣衫褴褛,和卓耿一起分享烤马肉。

丹妮内心OS:如果西茨达拉看到此情此景,肯定会被吓坏。但达里奥……达里奥会哈哈大笑,抽出亚拉克弯刀割下一大块马肉,蹲在她身旁一起吃。

这不就是在街边和男朋友/女朋友吃烤串的你吗?三言两语,道出了平凡小情侣的浪漫💕

‖ 龙女王和她的小野猫


在龙石山,丹妮衣衫褴褛,和卓耿一起分享烤马肉。

丹妮内心OS:如果西茨达拉看到此情此景,肯定会被吓坏。但达里奥……达里奥会哈哈大笑,抽出亚拉克弯刀割下一大块马肉,蹲在她身旁一起吃。

这不就是在街边和男朋友/女朋友吃烤串的你吗?三言两语,道出了平凡小情侣的浪漫💕

Shaw

自由城邦的蓝色宝石chept5

女老板知道索菲亚还要赶路,再加上酒馆里一些在索菲亚摘下面罩时蠢蠢欲动的眼睛,好心提醒道。

谁知索菲亚并不领情,只冷漠道“我不是骑士。”

等索菲亚麦酒喝了两杯,全鸡吃了半边,这时邻桌一个身影悠悠站起,端起酒杯向索菲亚走过来,手在碰到索菲亚肩膀的一瞬间,索菲亚极快的从腰间抽出短剑插进木桌,面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短剑入木三分,从刚刚索菲亚的手法来看,即使下一秒插入男人头颅也不会让人有所怀疑。

突如其来的动静吓得男人缩回了手,来不及管自己还没吃完的酒菜,灰溜溜的离开了酒馆。

突然的变故让本对索菲亚有邪念和刚刚准备看笑话的男人们收回了目光,敢在外面一个人行走的美人果然都不是好惹的。

雅拉带手...

女老板知道索菲亚还要赶路,再加上酒馆里一些在索菲亚摘下面罩时蠢蠢欲动的眼睛,好心提醒道。

谁知索菲亚并不领情,只冷漠道“我不是骑士。”

等索菲亚麦酒喝了两杯,全鸡吃了半边,这时邻桌一个身影悠悠站起,端起酒杯向索菲亚走过来,手在碰到索菲亚肩膀的一瞬间,索菲亚极快的从腰间抽出短剑插进木桌,面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短剑入木三分,从刚刚索菲亚的手法来看,即使下一秒插入男人头颅也不会让人有所怀疑。

突如其来的动静吓得男人缩回了手,来不及管自己还没吃完的酒菜,灰溜溜的离开了酒馆。

突然的变故让本对索菲亚有邪念和刚刚准备看笑话的男人们收回了目光,敢在外面一个人行走的美人果然都不是好惹的。

雅拉带手下在酒馆吃饭,本来跟着一群毫无乐趣大老爷们儿吃饭让她丝毫提不起精神,就在不久前,走进酒馆的银铠少女闯进了她的视线。

从她摘下面罩的那个时候开始,雅拉就会时不时的将目光嫖向她那儿,少见的美人,雅拉在心中如此定义。

在观察了她一阵子后,少女插刀的行为让她眼前一亮,还是个冷漠的美人!

待索菲亚鸡吃了一只半,麦酒喝了大半桶后,晕眩的感觉爬上了大脑。

雅拉这时才凑近去,“这位小姐,我能请你喝杯酒吗,我的名字叫雅拉”

索菲亚有些迷迷糊糊听不清雅拉说的话,右手摸到短剑上准备再次威慑,但是雅拉早有准备,身体挡在索菲亚和短剑之间,并跨坐到了索菲亚的腿上。

索菲亚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有些发愣,她想起来那晚丹妮也是这样跨坐上来…该死,喝了这么多酒怎么也忘不掉。

铁民们看到自己家大小姐狩猎着懵懂的少女,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正在看戏。

情场老手如雅拉,怎么会看不出索菲亚眼中闪过的那一丝情绪,她勾唇一笑,轻轻俯身吻住索菲亚的唇瓣,“你的眼睛很漂亮”

索菲亚意识仍存,吃力的偏过头,挣扎着想把雅拉推下来,奈何这麦酒的劲力上来,再加上朦胧中雅拉与丹妮的影子越来越重合,索菲亚开始有了些笨笨的回应。

雅拉勾起一丝笑容,将索菲亚抱上二楼(酒馆的二楼一般会准备房间)

朦胧中,索菲亚只感觉有双手正在解着自己的腰带,解了半天没解开搞得索菲亚有些烦闷,随手自己解开腰带,两把剑落地的声音让索菲亚恢复了一丝清明。

她努力睁眼想看清面前的女人,但意识仍然很沉,慢慢的,轻甲被卸掉,她感受到了那晚丹妮一样的体温覆上身来,索菲亚似乎又回到那天,那个绝美的人,她轻唤“丹妮…”

雅拉轻托起有些不省人事少女,冰雪玉肌与平时的酒馆女仆不同,秀美的肌肉线条毫不夸张,紧致有力的腹部与修长优美的马甲线让她着迷。

两人极度缠绵的几经翻转,再加上索菲亚若有若无的回应,雅拉将手探入了那处湿润。

身下的少女皱起了秀眉,似乎为这种不适而微微抗议,雅拉直接送入,却瞬间破开了什么,换来索菲亚隐忍的抽气声。

雅拉皱了皱眉,她是第一次?她抽回了手,果不其然,指甲缝里还有些鲜红。

看着身上人的难耐,雅拉为自己刚才毫不怜惜的行为感到深恶痛绝,暗骂自己禽兽,早该想到的,只恨一瞬间有些兴奋,无奈,这火还是得熄。雅拉打定主意,转而埋头下去。

第二日,宿醉的索菲亚睁开了眼,除了头部的疼痛,伴随的还有下体的不适,她敏锐的看了看四周,陌生的环境,地上有自己的银甲与剑,旁边躺了一位陌生女人,床上还有一块暗色的血迹…

索菲亚皱了皱眉,那血迹在浅色床单上格外刺眼,再加上身体上的感觉,昨天…的事她也明白了,喝酒误事…

颓废了太多天了,连醉酒被别人摆布都可以毫无感觉,索菲亚真的觉得自己糟透了。

索菲亚将外衣轻轻的披在身上,下床换好了衣服,将盔甲系好,拿起佩剑回头看了一下还在睡觉的女人。

如果她这个时候杀了她,女人绝对是到梦里都不知道自己死了。

叹了口气,索菲亚戴上冰冷的面具,酒不能沾了…正在她准备离开的时候,雅拉追了上来,索菲亚感觉一具温暖的躯体贴上自己的后背,心猛地一颤,毕竟昨晚与这具躯体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或多或少会有些尴尬,他不知道维斯特洛对这种事情的处理方式,但在九大自由城邦,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昨天发生的事情我很抱歉,我喝的太多了,但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你将衣服穿好就离开吧?”索菲亚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身后的女人,只僵着身子,好一会儿才说出话来。

谁知雅拉听到索菲亚这样说直接笑出了声,她走到索菲亚身前,毫不在意自己不着一缕的身体,直视那双冰冷的蓝色眼睛“你还是动情的时候更美,这样正儿八经的样子太不可爱了”回想着昨晚这具身体与自己缠在一起的时候喊着的名字“丹妮是谁?你的情人?”

雅拉感觉到身边的空气骤降,眼前的人生气了,她也是经历过大小无数战斗的人,她能从那双冰冷的眼睛里看到死亡“算了,你不喜欢就不说了,你想去哪儿”

“极北之北,我要去找一个人?”索菲亚冷冷的吐出几个字想逃离雅拉的纠缠。

“我有个建议,我可以开船带你去,水路可比陆路方便得多,也安全得多?”雅拉说完自己的提议就看着索菲亚,见她表情有些松动继续开口道“话说我还没介绍自己呢,我叫雅拉格雷乔伊”说完伸出了一只手。

“你为什么帮我?”索菲亚还是不太愿意接受雅拉的帮助,但又为雅拉的叙述而心动。

“我挺中意你的”雅拉轻轻笑道,说完眼神示意自己伸在半空的手。

Hermèspallas

维桑尼亚·坦格利安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维桑尼亚·坦格利安

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周桓

今天也是被网课折磨的一天。

整理一个龙妈马王的长图。

龙妈盛世美颜我真的爱。

后面说不定整理一下罗柏的?他好帅,死的我意难平。

今天也是被网课折磨的一天。

整理一个龙妈马王的长图。

龙妈盛世美颜我真的爱。

后面说不定整理一下罗柏的?他好帅,死的我意难平。

Shaw

自由城邦的蓝色宝石chpt4

过了几日,索菲亚见丹妮莉丝深得卓戈宠爱,慢慢的也显露了坚强与主见,索菲亚便打定主意告别。

卓戈自然是巴不得她走,任谁都不会希望这样一个随时能刺杀掉他的人留在身边。

乔拉则是亲手为她烤了野味送别,索菲亚难得的与这位男人多聊了几句,这些天的相处,她也了解到乔拉是位优秀的战士,也许在自己走后,他能代替他好好的保护好丹妮。

“你的父亲一定以你为骄傲”索菲亚想都没多想,直接顺着两人的聊天往下夸奖。

“恰好相反,他以我为耻,认为我玷污了家族的名声。”乔拉目光中有愧疚也有悲伤。

“那你的父亲以前一定是位伟大的骑士”只有骑士精神极度强大的人才会容不得一点沙子,哪怕是亲儿子。

“现在也是…”乔拉闭上...

过了几日,索菲亚见丹妮莉丝深得卓戈宠爱,慢慢的也显露了坚强与主见,索菲亚便打定主意告别。

卓戈自然是巴不得她走,任谁都不会希望这样一个随时能刺杀掉他的人留在身边。

乔拉则是亲手为她烤了野味送别,索菲亚难得的与这位男人多聊了几句,这些天的相处,她也了解到乔拉是位优秀的战士,也许在自己走后,他能代替他好好的保护好丹妮。

“你的父亲一定以你为骄傲”索菲亚想都没多想,直接顺着两人的聊天往下夸奖。

“恰好相反,他以我为耻,认为我玷污了家族的名声。”乔拉目光中有愧疚也有悲伤。

“那你的父亲以前一定是位伟大的骑士”只有骑士精神极度强大的人才会容不得一点沙子,哪怕是亲儿子。

“现在也是…”乔拉闭上眼睛“他依旧作为一名战士在战斗”

“他会原谅你的”索菲亚不管乔拉有没有听到,轻轻的抛下这句话,牵起自己的骏马,准备趁夜色离开,她与所有人告别,却唯独没去找丹妮莉丝,是怕因为她的一个眼神就改变自己的想法。

谁知就在离开的道路旁,不远处,银发少女穿的单薄,站在那里等待着什么。

索菲亚叹了口气,无奈走上前去“乔拉告诉你的?”

“你还会回来吗”少女的眼睛里仍是初见时的胆怯与柔弱,让人忍不住想抱在怀里保护。

求你了,丹妮,别这样,这样我就舍不得走了,索菲亚双拳紧握,克制着自己的感情,没有回答。

等不到索菲亚的回答,丹妮莉丝仿佛死心的将手中的缰绳交给索菲亚“这匹马是我向卓戈卡奥要的,是军中最强壮的马匹之一,我不知道你要去哪儿,路途是否遥远,多斯拉克只有马匹和草场,我不知道送你什么,请你不要拒绝”

索菲亚动了动唇,仍是没有说出半个字,只接过了缰绳,做出这个决定很难,但她再待下去,恐怕有一天就无法克制自己了。

索菲亚翻身上了丹妮莉丝为自己准备的枣红色的骏马,就在这时,一只冰凉的手颤抖的扯着她的衣角“苏菲,别走…”语气中满是哀求。

索菲亚愈发不忍,她左手捧起丹妮莉丝的脸,不忍看那受伤的眼睛,最后,索菲亚低头,轻轻吻了吻丹妮的发尖,那句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等我…”

说完,猛地一夹马腹,马儿疾驰而去,只剩丹妮莉丝一人站在原地,或喜或悲,她的意思是说还会回来的吧…

离开了卓戈卡奥的营地,丹妮莉丝向着九大自由城邦疾驰,她被伊利欧斯送给丹妮的龙蛋,正是红袍祭司口中从火焰中看到与她身世有关的物品之一。

既然龙蛋的线索没了,她只能前往维斯特洛大陆,那里有能看到过去未来的乌鸦王。

先来到伊利欧斯的宅子,逼迫他给自己找一艘去维斯特洛的船,索菲亚骑着马逛了好几圈潘托斯,这匹马果然不错,想到这,她又想起那个少女,她总是胆怯的,胆怯的接近她,又胆怯的送她走,最后胆怯的挽留她。

在船准备好时,索菲亚牵马上船,船长的路线是由潘托斯经龙石岛最后在黑水湾登陆,路程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但绝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到达的。

因为索菲亚身上穿着银色的盔甲和腰上宝剑的缘故,从她上船开始,即使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但到目前为止没有一人上前搭话。

直至深夜,索菲亚站在甲板上,靠着船边的栏杆看着大海,此时海水的颜色已接近黑色,海风也格外寒冷,但也格外提神,她受够了每个夜晚的难以入眠,这几天最好不要睡了。

满脸粗黑胡子的船长慢慢走了过来,将手中的酒壶递给索菲亚“晚上冷,喝点酒暖暖身,要不,进船舱坐会儿吧”

索菲亚本来看着海面发呆,但是船长的靠近有些突然,她便问出内心的想法“男人都很喜欢喝酒吗?喝酒能让男人快乐吗?”

“也许吧…”船长有些吃惊,他本以为这样的人是他所触及不到的,但看到那双眼睛里的迷茫,他才知道,再怎样也不过是个女孩子“酒能让你忘记你想忘记的一切”

“能忘记一切?”索菲亚接过船长手中的酒壶,当嗅到壶口刺鼻的味道时皱起了眉,但还是仰头喝了一大口,最初的不适很快消失,接踵而来的是胃里暖暖的感觉以及麦芽的香味。“谢谢你,船长”

“这是自己家酿的麦芽酒,你喜欢就好,别老站在外面,到达维斯特洛还需要一段时间”说完,老船长自己走进了船舱。

索菲亚没有听老船长的话,仍是自顾自的站在甲板上,不时的喝着手上的麦芽酒,不知不觉,酒壶就空了。

天也渐渐变亮,索菲亚将酒壶还给老船长,走进了自己的单独船舱,可以睡觉了,这种大脑一片朦胧迟钝的感觉让她上瘾,但是,作为一个刺客,酒精麻痹是大忌。

巨大的木船驶入黑水湾,船长让水手通知每一个船舱的客人,快要下岸了。

索菲亚有些受不了船外水手的嘈杂,拿着行李去甲板上牵着枣红色的马儿准备下船。

船渐渐靠岸,还未扔铁锚,索菲亚骑在马上夹紧马腹,烈马纵身一跳,越过大海直接上岸,又引起一群人惊讶的目光。

君临城人山人海,不少人来君临定会在里面领略一番人间天堂再离去,可惜索菲亚目的不在这里,他准备直接走国王大道去北境寻找乌鸦王,如果红袍女没有欺骗她的话。

但自从船上那壶酒之后,索菲亚养成了个不怎么好的习惯,这一路,她几乎是走到哪儿喝到哪儿。

国王大道不乏好的酒馆与好的麦芽酒,但她又喜欢上了一种进口的葡萄酒,不过随着离君临城越来越远,这种葡萄酒就很少喝到了。

在靠近铁民湾的酒馆内,民风变得更为彪悍,索菲亚将马匹系在外面走进酒馆,照常点了一桶麦酒和两只鸡,取下面具随便坐了一张靠窗的桌子。

酒馆女主人是个身材肥胖但手脚利落的女人,她见索菲亚衣着讲究身配利刃便知道不是一般的贵族小姐。

在看她只身一人却点了这么多东西,应该也是不缺钱的主,“很少见您这么好看的爵士。”女主人上着菜有些谨慎的开口,并不时提醒道“这里离铁民湾比较近,所以麦酒纯度也远远高于南方,容易醉。”

廖♛林霖

[囧丹] 现在和未来(上)

 权游的平行宇宙,jonerys一切都好。是甜甜的新坦格利安王室的日常,然后被拆成了上下(下遥遥无期…

“我的国王,我觉得有些事情需要和您汇报一下。”当斯特普尔走出他的办公室之后,那个矮小的国王之手显然是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悄然进来的。听到整日让他头痛的声音后伊蒙从批阅文件之中抽空抬起头,他看见了与他工作台平齐的那依旧矮小可爱的首相提利昂。
“有什么事,首相大人。”他从他波澜不惊的眼神里看出来这显然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如果没看错他从提利昂的表情里甚至可以看到一丝窃笑。
“陛下,那个偷盗者又出现了。就在不久前侍女长从厨房焦急的跑出来告诉我的,她还踩掉了自己的鞋子,衣服上都是白色的粉末,就像...

 权游的平行宇宙,jonerys一切都好。是甜甜的新坦格利安王室的日常,然后被拆成了上下(下遥遥无期…


“我的国王,我觉得有些事情需要和您汇报一下。”当斯特普尔走出他的办公室之后,那个矮小的国王之手显然是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悄然进来的。听到整日让他头痛的声音后伊蒙从批阅文件之中抽空抬起头,他看见了与他工作台平齐的那依旧矮小可爱的首相提利昂。
“有什么事,首相大人。”他从他波澜不惊的眼神里看出来这显然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如果没看错他从提利昂的表情里甚至可以看到一丝窃笑。
“陛下,那个偷盗者又出现了。就在不久前侍女长从厨房焦急的跑出来告诉我的,她还踩掉了自己的鞋子,衣服上都是白色的粉末,就像一个被老鼠惊扰到的妇人。”

他似乎听见了办公室外有传来一阵遮掩的咳嗽声和窃笑声,伊蒙并不觉得有趣,这是他告诉自己的。他可以听到他妻子在他脑海中的声音:“不要鼓励娇纵他们的野性伊蒙·坦格利安。 因为你在孩子们的行为中看到的幽默,在他们长大后就不会显得那么有趣了。” 

“安静!”
伊蒙王敏锐的听到了站岗士卫传来的窃笑声,他冷眼向外瞪了出去,这些窸窸窣窣的吵闹声很快就安静下来了。
“哦?这次又少了什么东西?”伊蒙王将注意力移回他的文件上平静的问到。
“是塔利大学士的书,哦也许还有厨师长做的柠檬蛋糕。”
“这个事情你告诉女王了吗?”
“我还没有告诉陛下,毕竟最近她一直在生病。沃特大学士说过她还需要休息一段时间,您也知道最近流感来势汹汹女王也不例外。我想这个事情‘非同小可’就来报告给您了。”
听到这里他重新放下文件,嘴里犯着嘀咕,疲惫不堪的捏了捏鼻翼。这也许并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在严密的宫殿也会有狡猾的老鼠。

但他突然想起了他那个有这美丽银发和耀眼紫瞳的美丽妻子对他的告诫:“纵容她只会让她更加嚣张。”
当他和提利昂提起脚步不紧不慢的从他的办公室离开来到那个偷窃者的房间,一切都显而易见了。
“莱拉,看看你又做了什么。”他故作威严的站在门口,用看似严厉的口吻对她说话。但是很显然他的假心假意的姿态已经对他的女儿毫无作用了。
“这次什么都没做,是真的,爸爸。”他看着他的宝贝公主从她的椅子上跳下来她漂亮的银色卷发随着风张牙舞爪的飘起来,像条活泼的小龙,一蹦一跳的想扑倒他的怀里,但是他拒绝了。他抓住她的手用他粗糙的指腹为她擦掉她作案的证据。
“你应该把书还给塔利学士,这对他很重要。”
“山姆叔叔不会介意的。”
“这是礼貌,我和你妈妈和你说过很多次了。”他皱了皱眉头意识到他也许是太宠爱她了“你还偷吃了蛋糕。”
“可是我饿了………”
“那是你没有好好吃午饭,我和妈妈都告诉过你不是吗?别找借口莱拉。”伊蒙觉得自己要崩不住了,他无法再对他女儿委屈的小脸视而不见。
他心里想着就在纵容她一次,想继续嘴软一次。
“陛下,我们的国法都是如何处理偷盗贼的?”当他摇摆不定的时候提利昂成了他的支撑让他不在有所动摇。
“别——求你了提利昂叔叔。”他的女儿一下子露出慌张的样子,挣脱他的手向提利昂走去。
“我亲爱的小公主,你应该知道王子犯法庶民同罪的道理。所以——”
“所以从现在开始你不许在吃任何的甜点直到下个月,其次你得去和塔利大人道歉你没有经过他的同意私自做主拿了他的书。我知道你现在渴望学习知识,但是莱拉你应该先学会懂得礼貌。”
“不,别这样爸爸。可是——”伊蒙眯着眼睛看了识图继续抵抗的女儿一眼。
“好吧,爸爸……”他娇蛮可爱的公主终于肯低下她的小脑袋认错,这让他松了口气。

不负他妻子在他脑海里的所托完美解决了这个案子,终于让狡猾的小偷得到了最终的惩罚。

他招呼来了佣人,让他们把莱拉·坦格利安公主带回她的房间里。
临走时她还可怜巴巴的看了她父亲一眼。

“女王会为您骄傲的,陛下。”

“别再这样说了提利昂。”他英勇可敬的伊蒙王无比无奈的叹了口气。
“是你太过于宠她了。”提利昂叹了口气撇着嘴摇了摇头“虽然我明白你的原因。”
“你也是提利昂,别想掩盖你刚刚想为她开脱的心,你也一样。”伊蒙笑了笑“我总觉得我对她的爱还不够多,再她还没有出生的时候,我忽略她太久了。以至于她出生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都很排斥我。”
“当然,谁叫你同她的母亲在她尚在母腹成长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经常与她的母亲吵架’和‘变扭’呢,孩子和母亲是一体的,她可以体会到母亲的心情,这很正常。”提利昂像是很明白的点了点头“她已经被你宠爱了六年了,而且极其依赖你不是吗?尤其是在她妈妈发火的时候。”
“没人能挨过坦格利安的怒火。”他突然笑了。
“是的…没错我同意。”提利昂也永远不会忘记他的女王怒发冲冠时看着他的蔑视眼神——一个坦格利安家族纯正统治者的威严。
“我们的小戴蒙王子还好吗,很庆幸他今天没有和他的大姐姐一起捣蛋。”
除了他们有一个六岁多快要到第七个命名日的莱拉,还有一个可爱乖巧完全不同他大姐姐的小儿子戴蒙。他刚刚才过完第三个命名日,就在前天。
“他在育儿房里,和奶妈待在一起午睡。比起和姐姐捣蛋,他现在更喜欢抱着他的龙蛋不撒手,给它唱摇篮曲。”起初一直都是丹妮莉丝亲自带的戴蒙,从他们孩子们的出生一直到现在,她喜欢做一个母亲应该的所有事情,这比做七大国的女王更让她骄傲喜悦。伊蒙知道这是她一直以来最梦寐以求的事情(比坐上铁王座更让她发自内心的快乐喜悦)她希望她可以不错过她任何一个孩子的成长,从他们长牙、会坐、会走、会说话,掉第一颗牙……丹妮莉丝一直陪在他们的身边
可是最近她病倒了,伊蒙知道今天春季的流行病有多厉害。
丹妮莉丝不想把她的病症传染给她的孩子们,特意的与他们避免接触将近一周的时间甚至还费心找到了一个临时奶妈。但是他的小儿子很不买账,一直会没完没了的吵闹着要他的母亲。一直到他的妈妈过来找他为止才会停下他的大声哀嚎,伊蒙说他的哭闹声足以吵醒深埋在地下的死人,吵活死去的北方异鬼。
他也是一个从小被父母溺爱成长的孩子。
处理好这个小插曲,他和提利昂又成为互相的搭档回到他的办公室准备继续处理完接下来的所有事物。
——————————
“琼恩,我觉得我们应该让那对姐弟分开了,莱拉应该离开育儿室拥有一个她自己的房间。她长大了,要学着自己一个人住了。”
伊蒙此刻背靠着床头板躺在柔软的床上,从手中的信上抬起头来,等待着丹妮莉丝从浴室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听着她鞋子踩在地板哒哒哒的声音注视着她开始在遮羞布后面脱衣服的身影,脱掉她的浴袍,然后换上她的睡衣。

在私下她更喜欢叫她琼恩,因为她总是说琼恩·雪诺是个让她喜欢善良温柔的人。比起现在威严的伊蒙她还是希望他成为平易近人的琼恩。

这个娇小的女人迅速走到床边,房间里仍然比她想象的要凉快,她看起来还是有点不舒服。
“你还好吗丹妮,你的脸色还是不太好。”他将妻子带进他的怀里感受他身上的温暖,他有些担忧的看着她的眼睛。
“是的,我还好。”她依旧觉得她的胃扭曲在一起,喉咙里泛着甜腥和恶心的感觉,而且头也有点疼“你也知道这次春季病有多么严重,皇宫内外上下有很多人都病倒了。所以我也不会是例外,不过幸好孩子们没事。”她无奈的耸肩笑了笑,摸了摸她丈夫质疑的脸,然后立即又做出一副严肃的表情面对着他“不,你这是在岔开我的话题。”
“那么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他突然笑了起来,他的女王一如既往地敏锐。
“保姆今天和我说莱拉最近总会在半夜里叫醒她的小弟弟。”
“做什么?”伊蒙对此有点好奇。他活泼的小女儿总会让人出乎预料,她有着与众不同的思想。
“谁知道,也许又是她计划中的‘火龙冒险之旅’,并且还唆使她年幼的小弟弟。你知道戴蒙从小就一直很喜欢跟着她的屁股后面转而且很听她的话,只要他的大姐姐朝他招招手……我真的怕他们有一天会出事!”
“丹妮冷静点,他们还只是个孩子,这是很正常的。我小时候也会和罗柏席恩一起假装密谋‘大事‘到处跑。”
“那不一样,琼恩。” 她越来越少的称呼他曾经的名字以至于有的时候他自己都会忘记这个名字曾经的重量“你知道红堡我们不知道的空间有多大。”
伊蒙非常不喜欢她否定相同性质的可能性,对待孩子们她总是有着“双重的标准”。
“也许我们明天应该抽个空去问问她愿不愿意,而我觉得现在你要休息了。”他在妻子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试图打飞他妻子的忧虑,并将未读完的来自北方的问候信放到一边,然后起身去检查与他们房间相邻的育儿室,他的女儿已经躺在她的床上怀里抱着她亲爱表姑为她做的洋娃娃,他的小儿子还在焦躁不安,奶妈也已经去休息。他熄灭燃烧的蜡烛,抱起他听话柔软的小儿子,轻拍他小小的背骨哄他睡着,他的鼻子陷落在他儿子柔软香糯的头发之中吸入戴蒙香甜的气息小心翼翼塞回他的婴儿床里也一并将龙蛋放好。

一切结束后他退回他们自己的卧室,回头借着月光与燃烧摇曳明亮的木柴光看了眼缩进温暖被窝的妻子。

“晚安,丹妮。”

“你也是,琼恩。”


Shaw

自由城邦的蓝色宝石chpt3

在伊利欧斯家呆了几天,丹妮莉丝与卓戈卡奥的婚礼如期而至。

多斯拉克婚礼上,卓戈和丹妮莉丝高坐主位,商人与流浪的骑士献上礼品。

安达尔人乔拉微微鞠躬“为新卡丽熙献上薄礼一份”说完走上前将手中的书本递出“是七国史记以及歌谣传记”

丹妮莉丝双手接过这份礼品,并报以微微一笑,下意识的看向索菲亚。

索菲亚不动声色,走到伊利欧斯面前,小声问道,“我该送什么才好?”普通的珠宝入不得眼,可真把她难到了。

“放心,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说完,伊利欧斯让仆人将手中礼物上的灰布拉开“蓝宝石索菲亚送上三颗龙蛋,来自亚夏阴暗之地”

卓戈不由得看向索菲亚,这个人的眼睛他认识,在卡奥会议的时候,当着他的面杀死另外...

在伊利欧斯家呆了几天,丹妮莉丝与卓戈卡奥的婚礼如期而至。

多斯拉克婚礼上,卓戈和丹妮莉丝高坐主位,商人与流浪的骑士献上礼品。

安达尔人乔拉微微鞠躬“为新卡丽熙献上薄礼一份”说完走上前将手中的书本递出“是七国史记以及歌谣传记”

丹妮莉丝双手接过这份礼品,并报以微微一笑,下意识的看向索菲亚。

索菲亚不动声色,走到伊利欧斯面前,小声问道,“我该送什么才好?”普通的珠宝入不得眼,可真把她难到了。

“放心,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说完,伊利欧斯让仆人将手中礼物上的灰布拉开“蓝宝石索菲亚送上三颗龙蛋,来自亚夏阴暗之地”

卓戈不由得看向索菲亚,这个人的眼睛他认识,在卡奥会议的时候,当着他的面杀死另外一个身手不差的卡奥。

丹妮莉丝有些兴奋的看着三颗龙蛋“这是你的礼物吗,谢谢你,苏菲”

索菲亚微微点头,看着伊利欧斯恨恨道“这是我的报酬!你拿来借花献佛?”

“先别生气,相信我,没有谁比坦格利安人更适合拥有龙蛋,再者,我是以你的名义送的,算不上借花献佛,而且,我帮了你大忙。”伊利欧斯充分发挥商人能说会道得嘴。

“狡猾的商人真是没有信义可言”这三颗龙蛋是她上个任务的报酬,但是目前商人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众所周知,只有坦格利安家族的真龙血脉能孵化巨龙。

一场完整的多斯拉克人的婚礼上总是会有三人以上的死亡,丹妮莉丝看着面前胆战心惊的厮杀面上尽是胆怯与不忍。

索菲亚倒是觉得无所谓,冷眼旁观,卓戈面带微笑的看着族人的厮杀,历来如此,只有强壮的人才有交配权。

婚礼进入尾声。

卓戈大步向前,丹妮莉丝怯怯的跟在后面,卓戈抚摸着将要送予丹妮莉丝的白马,回头看着胆怯的少女。

少女低声道“它很漂亮”

卓戈没听懂意思,只见少女温柔的抚摸着马匹,只当她是高兴,双手将丹妮莉丝轻松的抱在马上,然后自己也翻身上马,这是最后的环节,洞房,多斯拉克人以天为被,以地为床,连洞房都是对着夕阳。

丹妮莉丝脚下的马追上卓戈的黑马,转头看着索菲亚,眼睛里似是有话要讲。

索菲亚不由自主的迈出一步,但被一只手拦住,她转过头,是乔拉莫尔蒙。

“有些事情你无法阻止,顺其自然也不一定是坏事。”乔拉收回了手,他知道,面前的人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了。

索菲亚面上依旧冷漠,没有回应乔拉的话题“你为何被流放,乔拉爵士?”

“贩卖奴隶”乔拉没想到索菲亚会突然问到这个。

“但你想要回家,是吗?乔拉爵士。”索菲亚意有所指。

乔拉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人和他在今天才见面,应该不会知道他的往事和目的。

“别做错事,乔拉爵士”索菲亚仅仅只是猜测,也只是口头警告一下,便离开了婚礼现场。

当晚索菲亚只要一闭眼,就总能想起那双紫色的眼睛,她那个时候到底想说什么?

第二日,丹妮莉丝将要随着卓戈离开,韦赛里斯为了他的骑兵也跟着一起走了,至于索菲亚和乔拉,以新王幕僚的身份,同样跟着多斯拉克大部队离开去往多斯拉克海。

路上,走在前方身骑白马的丹妮莉丝体力明显不支,不用想就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索菲亚不紧不慢的跟在身后,她害怕见到丹妮莉丝苍白的脸色。

乔拉驱马上前“你需要喝点水,孩子”说完,递上一块风干的马肉。

丹妮莉丝在乔拉的解释中初步了解了多斯拉克人,这几天的发生的事情,让她不得不自己为此做些改变,她需要开始了解多斯拉克人,了解他们的语言,了解他们的君王,然后,攻克他们。

在卡丽熙的帐篷里面,几个侍女在为她包扎,其中两个侍女短浅的见识让她不悦,她留下了语出惊人的第三个,她请求道“请教我如何取悦卓戈卡奥”

索菲亚站在属于卡丽熙的帐篷外,很快就要入夜了,她实在是无法克制内心的关心了,她想问问丹妮,手上的伤疼不疼,要不要紧,会很不舒服吗?但是,问了又能怎样,她无法改变结局,想着,准备转身离去。

“苏菲!”

索菲亚转身,随后被拉入了帐篷,丹妮莉丝将她压在床上,在她愣住的时候羞怯的开口“对不起,我想在取悦卓戈卡奥之前找人尝试一下,但是你知道的,我能信任的朋友只有你。”

索菲亚对情欲之事虽没经历过,但也大概听酒馆里流浪的剑士吹嘘过,虽然大部分都是猜测,此时也束手束脚不知该怎么办,但很快,她的脑子就一片空白,再次出现的画面,她将一辈子无法忘掉。

身穿一件纱裙的丹妮莉丝跨坐在她腰上,铂金色的长发被她撩到一边,露出另一侧雪白的脖颈,因为羞怯而遍布红云的脸颊与情欲催动下而蓄满雾水的紫色眸子造成了满室的氤氲。

索菲亚不会忘记那个傍晚,满心满眼都是在她身上舞动的的丹妮,美的那样惊心动魄,也忘不掉事后当她走出帐篷时,背上沁出的薄汗,身上不适的感觉,以及,将要落下的夕阳,是夜,卓戈卡奥将要回到他的卡丽熙身旁。

相信,今天之后,丹妮将会得到她想要的吧,一切她想要的。

其实她错了,曾经她觉得丹妮只是个一直需要人保护的女孩子,但是她似乎忘记了丹妮作为真龙之女的坚强与生来的倔强,丹妮并非一般逆来顺受的女孩,她会自我抗争,去争抢她想得到的,只是时间问题。

这样的丹妮,应该不会被哥哥欺负了吧,应该可以靠着自己保护自己了吧,应该可以离开了吧…

她想起刚刚躲在角落看着卓戈进入帐篷时自己心跳的骤停,她没有去往那个可能上去想,当然,也许只是在逃避。

Hermèspallas
浴火 来自:https://w...

浴火

来自:https://www.zerochan.net/1147370


浴火

来自:https://www.zerochan.net/1147370


富贵小天使
我太难了 封得一干二净 我就发...

我太难了 封得一干二净


我就发发画吧


我再也不搞黄色了

呜呜呜呜呜

我太难了 封得一干二净


我就发发画吧


我再也不搞黄色了

呜呜呜呜呜

BlyNn

你的大熊和团长为你报仇,渣男终将死尽!!!

你的大熊和团长为你报仇,渣男终将死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