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龙娘

11592浏览    553参与
阿粟
上个月给朋友摸滴头像

上个月给朋友摸滴头像

上个月给朋友摸滴头像

识大体

翻翻相册还有好多图没发过,我再发!

翻翻相册还有好多图没发过,我再发!

乱写乱画浮安安

这家店超赞!(记得往后翻 看看pljj店员!!!!!)

这家店超赞!(记得往后翻 看看pljj店员!!!!!)

璋器

山楂(百合x三角恋)2

cp:拉拉菲尔x维埃拉x敖龙族
文:GL
山楂花语:守护唯一的爱。
————————
2>
早餐吃过之后,邮差莫古力送来了信件和两个厚厚的包裹。莓将包裹搬进屋内,乌纳随手取过特制的眼镜戴上,拆开信件阅读其中的内容。莓拍了拍手,走出来问:“需要我帮忙吗?”
“啊,不用了。”
乌纳摇了摇头,折好信纸塞回信封里放在了桌子上,重新倒了一杯咖啡。莓见她神色有些沉重,出于关心询问了几句,乌纳倒像是很不好意思,露出了一抹歉疚的笑容。
“财团那边发来的通知,恐怕有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得忙工作。”她说,杯子里的咖啡冒着缕缕白雾。
莓耸了耸肩,道“要搬出去?”
“嗯。”
“你一个人能行吗?”
“不用担心我。”乌纳说道,勺子搅拌奶油与...

cp:拉拉菲尔x维埃拉x敖龙族
文:GL
山楂花语:守护唯一的爱。
————————
2>
早餐吃过之后,邮差莫古力送来了信件和两个厚厚的包裹。莓将包裹搬进屋内,乌纳随手取过特制的眼镜戴上,拆开信件阅读其中的内容。莓拍了拍手,走出来问:“需要我帮忙吗?”
“啊,不用了。”
乌纳摇了摇头,折好信纸塞回信封里放在了桌子上,重新倒了一杯咖啡。莓见她神色有些沉重,出于关心询问了几句,乌纳倒像是很不好意思,露出了一抹歉疚的笑容。
“财团那边发来的通知,恐怕有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得忙工作。”她说,杯子里的咖啡冒着缕缕白雾。
莓耸了耸肩,道“要搬出去?”
“嗯。”
“你一个人能行吗?”
“不用担心我。”乌纳说道,勺子搅拌奶油与杯壁碰撞发出了轻巧的声响。她抿了一口香甜的奶油泡沫,雪白的奶油在嘴唇边染了一圈白色。莓递给她一块干净的手帕,挨着她手边坐了下来,打理弓箭和长枪。
“不担心是假的,你知道我有多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外面独自生活。别说之前如何,最起码我刚刚搬来一起住的时候可是出了不少乱子。要不我向财团申请一下,调去你那边辅助行动?”
乌纳无奈道:“真的不用。这回去的不是什么危险之地。再者财团已经在行会找了实力强大的冒险者协助调查,你去了顶多帮忙干一些杂事儿跑跑腿,还不如继续做本来的工作呢。”
莓盯着她,不满地嘟囔:“你觉得我碍事了?”
乌纳笑道:“你在向我撒娇?”
“谁撒娇了!”莓反驳道,“我可是认真的!你的眼睛看不见多多少少都会行动不便,光靠着微弱的以太之力去分辨周围的情形事物总又分身乏术的时候吧。一到了休息日就犯迷糊,丢三落四不说,还经常半夜里出去酒馆里喝酒放松。天知道我每次去接你回家路上都提心吊胆,生怕会出什么危险。现在你倒好,还想把我推的远远的!”
乌纳怔了一瞬,她放下手中的咖啡杯,郑重其事的道歉:“抱歉,没想到你这样关心我的安危。”莓捏着皮革给弓弦上蜡,检查护弦松紧,绷着嘴唇不说话。乌纳了解她所担心的那些陈年旧事,便宽慰道:“那我答应你,给家里写一封信,让奥利昂特或者拉瑞过来陪我一起,如何?你安心继续自己的工作,等结束了之后我会带那边的特产给你的。就别生我的气了,好吗?”
“至少每天和我联络。”
“我会的。”
“拉瑞就算了,他在我手里都过不下三招。还是带你家的管家吧,那个长的和……”莓嘱咐道,在提到管家奥利昂特的时候她挑了挑眉,露出一个揶揄的笑容。“和你的暗恋对象十分相似的精灵族男性,他还是挺厉害的。”
乌纳涨红了脸,辩驳道:“什,什么暗恋对象!奥利只是管家而已!”
“你害羞了?”
“才没有!”
“那你干嘛那么着急否认,我可没说你暗恋他。”莓拉了一下长弓,弓弦发出一阵嗡鸣。乌纳羞红的脸蛋简直像巧克力上点缀的草莓,她很是生气地捧着杯子喝完剩下的咖啡,哼了一声:“真是失礼!”
莓笑了笑,将弓箭放在架子上,着手打包行李。 乌纳调整了下眼镜的位置,心情复杂得看着忙碌的室友。确切来说莓对于她更像是寸步不离保镖或者护卫,有时候会让她想起以前在王宫里的生活。那是早已经被她所抛弃,不再怀念和追寻的过去,仍然像未能燃尽的死灰一样缠绕着她的未来。
乌尔达哈在沙蝎众实际掌权之前,王室成员的争权夺利丝毫不亚于如今的权势之争。一直被王室成员边缘化的家族因为先祖曾经是希拉狄哈城的俘虏而备受嘲笑和侮辱,唯一能提得上台面就只有独一无二的酿酒术。在乌尔达哈的政权更替改革之后,祖父便借着沙蝎众的优势成功夺回了一席之地,但是这对于祖父心目中的乌纳家族来说,根本远远不够。
乌纳捏了捏指尖,摘下了眼镜放在桌子上。
很小的时候就被家族里的长辈教导着成为一个合格的名门贵族,每天要学习大量的知识,礼仪,还有那些所谓能够培养淑女和优雅身姿的舞蹈以及艺术。父亲和母亲每天都在忙碌着去参加那些无用的社交活动,祖父则是不停地在和那些令人感到厌烦的“生意人”谈合作——将乌纳家族酿造的酒推销到世界各地,然后在为了重新夺回王室里应有的地位,拿着来之不易的钱财尽可能的贿赂那些当权者。
抛弃身为王室的地位没什么不好的,即便当时年纪很小,乌纳也这么想过。她曾经将这一念头透露给了身边忠心耿耿的侍女——一位年迈的人族妇人,她像是听到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吓得将手里的果盘掉在了地上。乌纳还没来得及安慰她,侍女就转身跑了出去,喊着:“不得了了,不得了了!”,引来了父母和母亲。侍女结结巴巴地诉说了原委,乌纳也做好了要被训斥的准备,不出所料,她得到了父亲狠狠的一耳光。
母亲扳着她的肩膀言辞恳切地告诫她以后不许忤逆祖父的决定,为了家族的复兴付出一切都是值得的。乌纳沉闷地点头,一贯的顺从和乖巧平息了父亲的怒火,随即就被告知她要被带去和一个从未见过面的世家里的公子哥见面。至于对方是美是丑是君子还是混蛋,完全不重要。和对方联姻不仅能从中获取对家族最大化的利益,对将来王室地位的巩固也有这绝大的好处。
痴迷于权势迟早会被权势玩弄和欺骗,乌纳想。祖父就是因为太想得到所谓的权力地位,于是将家族所有的一切都赔了进去。
她和阿密可·泰阿密可的联姻让家族的声望更上一层楼,得意忘形的祖父根本没想到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阴谋。王室之女下嫁世家次子,铺天盖地的宣传街头巷尾都对这桩婚事议论不休。平民眼中的完美婚礼只是个用来互相吞并最有遮掩性的借口罢了,祖父苦心经营的家产和地位因为联姻被一步步蚕食殆尽,等到他醒悟过来去向对方质疑却被打上了谋逆的罪名。祖父被下死牢,父亲提前得到了消息带着母亲和她连夜逃出了乌尔达哈城。萨纳兰的艳阳天里,曾经的王女乌露纳·乌尔·乌纳在鲜血和泥巴里拼命挣扎。
父亲死在了沙漠里,母亲死了在魔物的肚子里。她一个人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窝在山洞里饿的头晕眼花,唯一的口粮就只有晒得干巴巴的仙人掌叶子。曾经养尊处优出门都要坐车的拉拉菲尔族王女深一脚浅一脚的在炙热的沙子里走达上千星尺的路为了寻求一处能让她暂且安身的地方,她去向周围的人寻求帮助,换来的全都是毫不留情的出卖。
是啊,谁能对一大笔钱财不动心呢?
一个养尊处优的贵族王女,只会吃喝玩乐,对他们这些平民不屑一顾不在乎生死。甚至一句话就能要了他们的命。
只是个小姑娘而已,出卖也就出卖了吧。
有什么关系呢?
“喂,想什么呢?”
乌纳回过神,莓将行李放在了门口,回过头问。
“没什么。”
“和莱茵希昂先生联络了吗?”
“发过消息了,父亲大概在忙,可能要晚一点才会回消息。”
莓递过来一块小饼干,乌纳微微翕动着小小的鼻子,嗅了嗅。
熟悉的甜菜味。
逃脱铜刃团的追捕和横穿整个萨纳兰地区,来到海边偷偷溜上前往拉诺西亚海域的海盗船,她当时就是胜在用矮小的身躯藏在一个装满甜菜的木箱子里得以安全抵达利姆萨罗敏萨。天生嗅觉和味觉极其灵敏很大程度上帮了不少忙,也得以让她在著名的海之都以一个假身份找到一份能够填饱肚子的杂活。
本以为她可以这样辛苦但安稳的生活下去,只需要考虑果腹和穿用的基本需求就好,然而在利姆萨罗敏萨的下层甲板上看到了熟悉的面孔,乌纳一下子慌了神。
她丢下工作转身就逃,随处找了一个渡口想乘船逃往别的地方,或许格里达尼亚,或许可以逃到地图上看到过的任何一个地方。慌不择路之下她躲进了秘术师行会的所在地,为了得到对方的信任她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骗行会代理会长图比尔盖姆的认同,又以极快的速度学会了秘术的基础方法,之后,她为了能够四处躲藏,选择去冒险者行会登记成了一名普通的冒险者。
第一次的任务就让自己吃足了苦头,为了不让队友看出破绽也不让行会的人引起疑问,她拼了命的使用秘术,即便是以太回复能力赶不上她的消耗。很快她就尝到了苦果,重伤脱力倒在路边,几乎要被魔物拖走吃掉。如果不是在旅行中的萨雷安精灵贤人艾德阿尔瓦·莱茵希昂刚好路过,恐怕她的人生也就到此结束了。
浓浓的甜菜汤唤醒了她虚弱的意识,温柔的人照顾着身心俱疲的她。也许上神是有着怜悯之心的,她成为了艾德阿尔瓦的养女,有了一个亲切的猫魅族兄长和一个天真的敖龙族妹妹,还有一个出身伊修加德却丝毫没有任何精灵族高傲本性的管家做亲人。
乌纳偷偷用感知能力触及着身旁的莓,她能感觉到莓的以太之力是多么的强大和活跃。这不同于普通的视觉触觉或者是听觉,单纯的以太之力会带有一种奇妙的色彩,像是从雪峰上的极光中看到美丽的星星闪烁其中。乌纳抿着嘴唇微微笑了,如今的莓对于她来说,可比保镖或者护卫,重要多了。
“今天晚上煮甜菜汤吧?”
“啊?”
“我晚上回来吃饭,你要帮忙准备食材哦。”

moyuing
咕了好久终于把给导师的头像画完...

咕了好久终于把给导师的头像画完惹

守护全艾欧泽亚最好的龙娘!

(色差杀我)

咕了好久终于把给导师的头像画完惹

守护全艾欧泽亚最好的龙娘!

(色差杀我)

乱写乱画浮安安

捕鱼人:“我,和我的搭档~”

捕鱼人:“我,和我的搭档~”

今沢

氣!! 刃!! 兜!! 割!!割...!割.......ge.........g....e.....!!!!!

日常迫害太刀俠 :P

氣!! 刃!! 兜!! 割!!割...!割.......ge.........g....e.....!!!!!

日常迫害太刀俠 :P

乱写乱画浮安安

我 no鸽鸽 和一位pl路人姐姐

我 no鸽鸽 和一位pl路人姐姐

私立校-涵小

被我抓来画图的倒霉孩子们

被我抓来画图的倒霉孩子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