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龙宫礼奈

2030浏览    44参与
cuppppppp
画画礼奈!好久没画了orz我永...

画画礼奈!好久没画了orz我永远爱她!!(ˊ˘ˋ*)♡

画画礼奈!好久没画了orz我永远爱她!!(ˊ˘ˋ*)♡

咲月
我永远喜欢龙宫礼奈(附上儿童邪...

我永远喜欢龙宫礼奈
(附上儿童邪典一份)

我永远喜欢龙宫礼奈
(附上儿童邪典一份)

巳梦巳幻º
礼奈生日快乐!愿你被这个世界温...

礼奈生日快乐!
愿你被这个世界温柔相待!

礼奈生日快乐!
愿你被这个世界温柔相待!

巳梦巳幻º

真的太喜欢礼奈了ฅ(*°ω°*ฅ)*

真的太喜欢礼奈了ฅ(*°ω°*ฅ)*

与月舞(闭关)

【寒蝉鸣泣之时】 一个(假的)后日谈

其实我就是想看会动的悟史君。

注意:寒蝉鸣泣之时题材特殊,本文内含大量剧透。

那么开始吧。

——————————————————————————————

【昭和59年 6月】

“只差悟史了。”

这是诗音无意间听到的,梨花的一句自言自语。

这样的话她从不会在同住的沙都子面前提起。即使,这两个人,是兄妹。

诗音想起这句话时,手上正捧着一本书。她刚刚给躺在病床上的这个金发少年读完其中的一个章节。她叹了口气,合上书放到一旁。

要是让沙都子见到哥哥这个样子,恐怕又会发病了吧。这两兄妹——不,是这雏见泽的每一个人,都感染了的,雏见泽症候群,是相当可怕的疾病。从少年的身上便可窥见一二。

病床上的少年紧紧闭着眼睛。他的神态并不像...

其实我就是想看会动的悟史君。

注意:寒蝉鸣泣之时题材特殊,本文内含大量剧透。

那么开始吧。

——————————————————————————————

【昭和59年 6月】

“只差悟史了。”

这是诗音无意间听到的,梨花的一句自言自语。

这样的话她从不会在同住的沙都子面前提起。即使,这两个人,是兄妹。

诗音想起这句话时,手上正捧着一本书。她刚刚给躺在病床上的这个金发少年读完其中的一个章节。她叹了口气,合上书放到一旁。

要是让沙都子见到哥哥这个样子,恐怕又会发病了吧。这两兄妹——不,是这雏见泽的每一个人,都感染了的,雏见泽症候群,是相当可怕的疾病。从少年的身上便可窥见一二。

病床上的少年紧紧闭着眼睛。他的神态并不像许多小说里描写的那样安详。正相反,仿佛他只要一睁开眼,就会化身为恶鬼。也正因如此,他的手脚都被牢牢地固定在床上。他的手腕和脚踝布满了和金属碰撞、摩擦而留下的伤痕。和这一切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墙角的一只玩具熊。这样的物件和这间位于地下的病房似乎有些格格不入。但是,常来这里的人,任谁都不会忍心把它拿出去吧。

“梨花大人可是御社神大人的巫女,是御社神大人的转世。她怎么可能会对悟史君,对沙都子,降下诅咒呢。”像是在寻求安慰,诗音自言自语。在这个封闭的空间里,没有人能回答她的话。


圭一紧紧抓着手上的牌,眉头紧锁,眼睛瞪得老大。

“小圭今天发挥得真好啊,是怀念大叔我的惩罚游戏了吗?”

无视掉魅音没品的笑声,圭一的大脑飞速运转。

他突然感到一只小手在他过热的头上摸了摸。

“圭一加油。”是小孩子特有的稚嫩声音。

像是受到了莫大的鼓励一般,圭一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

“谢谢你,梨花!”

“o~hohoho……圭一学长,都到这一步了还觉得自己能翻盘吗?”一旁的沙都子掩着嘴笑。但是那笑的夸张程度,显然不是一只手能挡住的。

“别得意,沙都子,看好了!”


“说起来今天没看到诗音那家伙呢。”魅音平静下来的语气,听起来非常可靠。她相当适合“园崎家下一代家主”这个身份。

圭一显然没把这当成是很严重的问题。“八成又在监督那里吧?我们现在去那里应该能碰见她。”

今天的游戏是礼奈输了。霉运一离开圭一,就朝着礼奈扑过去了。

魅音打开柜子,想要找到一件以前没有穿过的衣服作为今天的惩罚游戏。可惜没找到。于是他们决定去监督那里借一件。

礼奈输了游戏,苦笑着说:“不是可爱的衣服,我可不愿意呢。”

而圭一的回答也没有让人失望。“交给我们吧!因为监督的惯习,他收集了不少呢!”

在场的人里面,大概只有梨花意识到了些什么。那是一个让她一度放弃,又再度燃起希望的世界。尽管最后还是失败了,但在一切结束之前,那个世界确实地让她感到了幸福。

“这不是老姐吗?”迎面而来的诗音打了个招呼。

“诗音!我们现在正打算去监督那里呢。”

诗音一听就明白了。“今天的惩罚游戏是谁啊?”

“是Rena哦。”礼奈很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尽管这些人早把脸丢遍了整个雏见泽,但是每次的惩罚游戏还是很难受。不这么来怎么能叫惩罚游戏呢。

诗音露出了小恶魔似的笑容。“虽然我才刚从那里出来,但是机会难得。我也想看看Rena同学的女仆装模样。一起去吧。”


龙宫礼奈。在这个雏见泽已经没有人叫她原本的名字“礼奈”了。礼奈,去掉“i”,去掉“不好的事”,就变成了“Rena”。

这也是因为那种病。梨花一边想着,一边开口问入江——这群孩子里只有梨花这么叫他,别的孩子都叫“监督”。

“那种药……还要多久?”

入江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很难说。最近似乎有些进展。但是,实验结果不好的话,就没有意义。”

梨花不禁垂下了眼睛。这样的事,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每次都说有进展,但是每次的结果都……

沙都子正和大家一起开着穿了女仆装的礼奈的玩笑。梨花听着大家的笑声。她突然开口道:

“之前你停下来的那个研究,如果现在重新开始,需要多长时间?”


女王感染者非常特殊。特殊到了,当入江突然拿着新药闯进那间地下病房对着诗音吼道“成功了”的时候,诗音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的地步。

针管将药物推入到少年的血管内。不久,他醒了过来。

短暂的迷茫过后,少年开口道:“……诗音?还有监督?”

诗音笑了。“真亏你没把我跟老姐弄混。欢迎回来,悟史君。”


“嗯,我回来了。”


棉流祭到了。

“唔……今年是,一,二,三……”沙都子噘着嘴,一个一个地掰着手指。

一旁穿着巫女服的梨花轻轻笑着说出了答案。“是棉流祭七凶爆斗呢。”

话一出口,梨花也吃了一惊。

什么时候有这么多人了呢……

以前也有过圭一没有转学来的世界。圭一转来之前,她们就只有四个人。悟史始终没能和她们一起享受一个充满欢声笑语的棉流祭。去年,加上圭一和诗音,变成了六个人。而今年,终于可以再加上悟史了。

这样就到齐了。

去年的棉流祭,没有御社神大人作祟。

今年也不会有。

以后,都不会有了。


阿梓吱吱吱x
想起了被礼奈支配的恐惧(ಥ_ಥ...

想起了被礼奈支配的恐惧(ಥ_ಥ)

想起了被礼奈支配的恐惧(ಥ_ಥ)

cuppppppp
画个礼奈)¬&ordm...

画个礼奈)¬º¶°)¬啊礼奈可爱------------

画个礼奈)¬º¶°)¬啊礼奈可爱------------

cuppppppp
礼奈(●´ε`●)...

礼奈(●´ε`●)♡想试试看暑假凑个全员,不过时间不够大概做不到www

礼奈(●´ε`●)♡想试试看暑假凑个全员,不过时间不够大概做不到www

008li

摸一下我比较喜欢的两个角色,CANAAN里的阿尔珐尔德跟寒蝉的龙宫礼奈,有空把喜欢的女性角色都画下

摸一下我比较喜欢的两个角色,CANAAN里的阿尔珐尔德跟寒蝉的龙宫礼奈,有空把喜欢的女性角色都画下

克里斯提子

短文(圭一x礼奈)

写在前面的话:本文为鬼隐篇礼奈视角,第一人称视角,文笔渣,希望喜欢。
      今天来了转校生,是一个长的高高瘦瘦的男孩子。
因为是偏僻的乡间,所以班上人很少,整个雏见泽只有一个分校,学校里只有一个班级,班里也有稀稀拉拉的十几个人。
     所以面对今天突然到达的转校生,大家都表现得异常的兴奋,都在打量着这个“不速之客”。他似乎刚来到这种环境,显得有些拘谨,只是在黑板上一笔一划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就跟随着老师的指引下做到了一旁,眼角还似乎在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

写在前面的话:本文为鬼隐篇礼奈视角,第一人称视角,文笔渣,希望喜欢。
      今天来了转校生,是一个长的高高瘦瘦的男孩子。
因为是偏僻的乡间,所以班上人很少,整个雏见泽只有一个分校,学校里只有一个班级,班里也有稀稀拉拉的十几个人。
     所以面对今天突然到达的转校生,大家都表现得异常的兴奋,都在打量着这个“不速之客”。他似乎刚来到这种环境,显得有些拘谨,只是在黑板上一笔一划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就跟随着老师的指引下做到了一旁,眼角还似乎在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前原圭一……”我轻轻地念叨着黑板上的名字。要能是成为朋友就好了,这样想着的我悄悄地看向了他,目光却不经意地对上了。似乎他也发现了我在偷看他,有些疑惑地看着我。
      突然的意外让我有点不知所措,稍微顿了顿,才微笑着说:“你好,我叫龙宫礼奈,前原同学,今后我们就是同学了,请多指教。”有些颤抖地说完这一切后,有些不好意思地看着他。
      似乎他有点放松了下来,展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回应道:“你好,龙宫同学,请多多指教!”
       后来渐渐地有人找他搭话,他也似乎放下了警惕,开始和大家说起了话,直到在老师的连声催促下才开始渐渐安静。
      看了看他已经恢复元气的样子,似乎有点高兴。
      似乎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男孩子呢。
      ……
     “可恶啊,魅音你这个家伙!”前原圭一一脸懊恼地甩出了牌,看来他对这次胜负很不服气。
     “这也是实力的一种,你不服气也把记号记下来啊,”魅音似乎对连续胜利很是高兴,将手中的牌轻轻一放,笑着说到。
     “就是说嘛!再说规则也没有不能用旧的扑克啊,你这是强词夺理嘛~”沙都子发出标准的大笑一边坐着她引以为傲的胜利动作。
    “可恶!再来一局!”前原圭一明显被激怒了,似乎斗志满满。
    “可是……”我有些迟疑地说到。
    “来吧!魅音,最后一局!看我这次反胜你!”他似乎没听到我的话,向魅音发出了挑战。“那就比一比!”魅音似乎也被点起了斗志,做出挽起袖子的动作后,一只手放在了桌子上。
      我看着已经开始洗牌的两人,轻叹了一口气。
      还是不要说,不论这一局是否胜利,圭一君都是输了啊……
……
     “可恶啊!没想到又中了魅音的奸计!下次我要想一个更厉害的计谋反击他。”圭一君似乎很生气,是不是还踢飞路边的石头来泄愤。
     “是圭一君太大意了,明明刚开始礼奈就提醒你魅音在后面了。”我像平常一样地交谈着,双手微微抓紧来缓解内心的悸动。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很想和圭一君一起走路,和他聊天,和他一起挑战……还有更多更多……
      “对了礼奈,你知道御社神的作祟么。”身后冷不丁地传来了一个声音让自己的内心冰冷到了零点。
      “不知道哦,礼奈是半年前才来到雏见泽的,”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不正常的发抖,但还是坚持让自己平静地说完,“圭一君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问一下。”意外的是,圭一的声音比自己还惊慌,连声音都明显感觉到不自然的颤抖。
     “是这样么?”我回过头去,却发现圭一一脸惊恐地看着我。
     最后我们相互沉默地回到了家中,我有些疲倦地把背包放在了一边,有些疲惫地倒在墙上。
      我看见了,圭一君和一个不认识的警察在说着什么,然后,他的表情变得……好陌生啊。
      “那个警察,对圭一君说了什么,”我疲惫地看向房间的一角,“不管怎么样,礼奈会保护你的。”
       ……
       最近圭一君和我们越来越疏远了,而且每次课间休息都不来社团参加活动,而是不断地在一个角落挥动着棒球棒,每次问他的时候他都不说,而且用很警惕的眼光望着每一个接近他的人。
      今天又没能和圭一君一起走,我默默地走在熟悉了无数遍的小路,却觉得如此漫长。
      圭一君一定是遇到了很大的麻烦,是不是被御社神大人诅咒了?是不是因为那个烦人的刑警的缘故,圭一君冒犯了御社神大人,所以被诅咒了,圭一君会被作祟吗?心变得如此疼痛。
      “不会让御社神带走圭一君的,礼奈会保护好圭一君的。”我握紧了手中的拳头,默默做下了决定。
      ……
      圭一君已经好久没来了,老师说是因为身体原因没有到校,但自己内心隐约觉得原因不是这个。
      今天的社团活动依旧在举行,只是少了一些欢乐。
      “礼奈,要不我们去给圭一送一些慰问品,这样他说不定会好得快点。”魅音放下手中扑克,提议到。
       “那我们做点便当吧,圭一君父母一直很忙,一定没怎么好好吃饭。”我不假思索地提议到。
       “做爱心便当~大叔我很想知道礼奈酱的想法哦?”魅音突然发出诡异的笑容,以一种特别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没有啦,只是……只是礼奈只会做一点便当……所以……所以!”我感觉有点窘迫,脸上也不知不觉有些发红。
       “那我们做杜丹饼吧,这样大家都能做一个。”梨花微笑着提出了意见。
      “既然是杜丹饼那就必须是这个了,”魅音突然拿出了一个小瓶子,上面写着超辣,“我们给圭一君一点刺激,说不定这样他就会一下子精神起来了。”
       “这样不太好吧!”我有些慌忙地阻止。
       “那就只放一个吧,想让抓阄一样。”魅音似乎还是不想放弃,退了一步。
       “那好吧……”
        “那还等什么,我们快去买材料啊。”魅音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定要给圭一一个大的‘惊喜’!”
        “嗯!”
       ……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因为疼痛,我的四肢不由自主地蜷缩在一起,耳边传来了魅音的惨叫声。
      发生了什么事?明明是来鼓励圭一君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耳边的惨叫声戛然而止,我忍着全身上下地疼痛,勉强看向圭一。
      此时他看我就像看着可怕的怪物。
      为什么会这样,我是礼奈啊!
      我会保护你的。
      相信我……
      我强忍恐惧和疼痛,伸出双手。
     “相信我——圭一——”
      啪——!
      ……
      ……
      咚!

ゆき

几百年没这么喜欢过一对bg了,简直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圭礼就跟风油精一样,说着我又要哭了。
p2是找到了稀有的粮一太太写的段子“无论我说多少句对不起都传不到你耳里”,自杀。

几百年没这么喜欢过一对bg了,简直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圭礼就跟风油精一样,说着我又要哭了。
p2是找到了稀有的粮一太太写的段子“无论我说多少句对不起都传不到你耳里”,自杀。

yamixxx
缓慢补番中 绵流篇的礼奈太可靠...

缓慢补番中

绵流篇的礼奈太可靠了 


缓慢补番中

绵流篇的礼奈太可靠了 


firecloak

龙宫礼奈 / 寒蝉鸣泣之时

cn: @firecloak

Photo: Mineralblu

龙宫礼奈 / 寒蝉鸣泣之时

cn: @firecloak

Photo: Mineralblu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