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龙王传说

64033浏览    1239参与
言长风今天也要学做饭给顾弃年吃。

“我的心脏
为你跳动为你急促
可我的双手
为何触碰不到你”
唐舞麟放下写歌词的铅笔,想了想,还是用橡皮擦掉了。无力靠着椅子望天。
古月....你还没有恢复记忆吗....
他突然惊醒这并不美好的梦,好像有什么....在牵引他。恢复记忆有多难?他知道,他的心里身体承受了多少伤才被唤醒。
我能否以亲吻,以拥抱,以牵手,来带动你的回忆?
可她的过去....谁知道?他苦笑着,自嘲着,再怎么爱她可是连她都不了解,他凭什么去爱她!魂灵一一出来,各个好言相劝。他最后还是断掉了通讯。他万年前是海神阁阁主,是唐门门主,是龙皇斗罗,千万民众所仰望的英雄,可是他身边的人呢?都一一离开了,终究还是回到了最初....一个个离开他。万年后...

“我的心脏
为你跳动为你急促
可我的双手
为何触碰不到你”
唐舞麟放下写歌词的铅笔,想了想,还是用橡皮擦掉了。无力靠着椅子望天。
古月....你还没有恢复记忆吗....
他突然惊醒这并不美好的梦,好像有什么....在牵引他。恢复记忆有多难?他知道,他的心里身体承受了多少伤才被唤醒。
我能否以亲吻,以拥抱,以牵手,来带动你的回忆?
可她的过去....谁知道?他苦笑着,自嘲着,再怎么爱她可是连她都不了解,他凭什么去爱她!魂灵一一出来,各个好言相劝。他最后还是断掉了通讯。他万年前是海神阁阁主,是唐门门主,是龙皇斗罗,千万民众所仰望的英雄,可是他身边的人呢?都一一离开了,终究还是回到了最初....一个个离开他。万年后,他除了有一个失忆的妻子和不能相认的儿子,他还剩什么?努力难道都是白费的么.....就算做的再好也没有办法十全十美照顾所有人吧。
不!不!不!你还有责任!尽管你现在不是海神阁阁主也不是唐门阁主,可是你现在是一名失忆妻子的丈夫!是一个正在成长孩子的父亲!这是你的责任,不可抛弃的责任。那一天,唐舞麟哭了,哭的撕心裂肺,哭闹的像个摔了一跤却爬不起来的孩子,他该做什么才能挽救这混乱的局面,他该做什么去让他的妻子安然无恙的笑着,他该做什么才能弥补他对孩子的爱。
“东海边你在阳光下
我仍记得你的好
你总是愿意对我好
就算遭到排挤
你也愿意支持我
就算遭到质疑
你也愿意站我这边
我的意外让你苦苦支撑三年
我的回来,我的告白
那天你哭着抱着我
拼命点头
可你又为何狠心离开
我终究想不明白我该努力了
却无力去挽救这糟糕的场面
相信你我的爱
所以我踏上了难路
我以为最后的最后
没有了阻碍
我们能幸福在一起
我策划的求婚
也在那一场战争爆发
呐,告诉我吧,我亲爱的爱人啊
请把你难过分给我吧
请把你的责任担子分给我吧
请让我有一个男人的责任来爱你保护你
—————语言独白——————
我不后悔
因为重新来过
我仍然会爱上你
我的心脏啊
永远只为了你跳动
请回到我的身边吧
请忘记孤独记起你的生命中还有我
而这一次我想认认真真地对你说,
我爱你。”

 

 
 

“唐舞麟?”古月突然叫住了唐舞麟。
“我在。”他放下手中的汤匙回应着,
“那次唱歌尾曲的告白不算。”她拽着他的领带,颇为强势地说。
“这样啊,”他顿了顿,轻笑着道“我爱你。”
“光这样不够。”她摇摇头,不满地盯着唐舞麟,收了收拉领带的力,似乎在暗示什么。
“对,不够甜。”他坏坏地笑道,凑过去吻她。

 

 

 

 

言长风今天也要学做饭给顾弃年吃。

“你好,我叫唐舞麟。”是名新晋歌星。
——————

“那么作为史莱克七怪也是分支—TXXL男团组的队长,请告诉全场粉丝你心仪的类型吧~”主持人坏笑地问道。
“没有择偶标准,只有心仪的女孩。”唐舞麟正经八百拿着话筒对着观众席说。
“哇!这可是劲爆消息呢!那你是否有了呢?”
“有。”粉丝吵闹起来特别激动,“我很想大声念她的名字,可是那样会带来麻烦。”
主持人笑笑,“我相信在场的朋友都很理性,一定会祝福你的,舞麟队长。”这句话无疑打住了键盘和狂躁的情绪。
“我希望的是我的粉丝能把我当做知心朋友,对女友粉的各位得说声抱歉,同时我也想保护我的爱人,请不要行为激动。我是个普通人。”他平静地说完,然后举起自己的手,无...

“你好,我叫唐舞麟。”是名新晋歌星。
——————

“那么作为史莱克七怪也是分支—TXXL男团组的队长,请告诉全场粉丝你心仪的类型吧~”主持人坏笑地问道。
“没有择偶标准,只有心仪的女孩。”唐舞麟正经八百拿着话筒对着观众席说。
“哇!这可是劲爆消息呢!那你是否有了呢?”
“有。”粉丝吵闹起来特别激动,“我很想大声念她的名字,可是那样会带来麻烦。”
主持人笑笑,“我相信在场的朋友都很理性,一定会祝福你的,舞麟队长。”这句话无疑打住了键盘和狂躁的情绪。
“我希望的是我的粉丝能把我当做知心朋友,对女友粉的各位得说声抱歉,同时我也想保护我的爱人,请不要行为激动。我是个普通人。”他平静地说完,然后举起自己的手,无名指上亮着一枚银色的戒指!
“我很爱她,谢谢。”

Re.02.
以前画的,我绝对不是因为不会画...

以前画的,我绝对不是因为不会画那只手才竖中指的

以前画的,我绝对不是因为不会画那只手才竖中指的

午皙
情头草稿 随 缘 填 坑已经坑...

情头草稿
随 缘 填 坑
已经坑了一个多月了(安详)或许假期会画完

情头草稿
随 缘 填 坑
已经坑了一个多月了(安详)或许假期会画完

隳飱不长到170不改名
我画画菜和我喜欢情剑有关系吗?...

我画画菜和我喜欢情剑有关系吗?
是草稿未完成。

我画画菜和我喜欢情剑有关系吗?
是草稿未完成。

多云转凉
哈哈哈,我搞完辣 最近真的是瓶...

哈哈哈,我搞完辣

最近真的是瓶颈期( ̥́ ˍ ̀ू ) @墨白 

哈哈哈,我搞完辣

最近真的是瓶颈期( ̥́ ˍ ̀ू ) @墨白 

瑾风·翎月

【麟月小段子】我还是很乖啊

      一天晚上,唐舞麟和古月坐在沙发上看着回忆录。


      古月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他小时候,真的好可爱啊,怎么现在就,真是的。


      想到这,她看向正在盯着她的唐舞麟,轻轻靠在他肩膀上。


      古月:“舞麟”


      唐舞麟很自觉的搂住古月的肩,亲了亲她的额头,心里有说不出的甜蜜。


 ...

      一天晚上,唐舞麟和古月坐在沙发上看着回忆录。


      古月的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他小时候,真的好可爱啊,怎么现在就,真是的。


      想到这,她看向正在盯着她的唐舞麟,轻轻靠在他肩膀上。


      古月:“舞麟”


      唐舞麟很自觉的搂住古月的肩,亲了亲她的额头,心里有说不出的甜蜜。


      舞麟:“嗯! ?  ”


      他温柔的问道。


      古月:"突然想到,你小时候好乖啊,  而且还那么可爱,喜欢往我怀里蹭。”


      舞麟:“唔~我现在也很乖啊!”


      唐舞麟一边说一遍卖萌。


     古月看着他卖萌的样子,有些害羞,转过头去。


      古月:“你现在不是乖,是坏,懂不。”


      舞麟:“哪有,我只不过是换了一种宠爱你的方式而已啊。”


      古月:“......唔~"


      古月刚想反驳说她在某些时候被他弄的很痛的时候,就被封口了,想说的话都被迫回到了肚子里。


      唐舞麟吻完,往古月的怀里蹭了蹭,用一双真诚无邪的大眼睛看着她。


      舞麟:“你看,我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乖啊,爱你爱你。”


      古月:“唔~”


今天也是充满粉红色的一天呢!


瑾风·翎月

【麟月中篇】陪你走遍(五)


      “既然今天状态不错,那我就再教教你更高层次的锻造吧。”

      “好的,谢谢乐叔叔!” 蓝轩宇开心的答道。

      就这样,锻造室中又想起了敲打金属的声音,伴随着低低的龙吟声。路过的学员和老师不免惊叹

      “这是哪位高级锻造师在锻造?哎哎,你们认识吗?”

      “天啊,这个锻造声音好好听啊,一定是个等级很...


      “既然今天状态不错,那我就再教教你更高层次的锻造吧。”

      “好的,谢谢乐叔叔!” 蓝轩宇开心的答道。

      就这样,锻造室中又想起了敲打金属的声音,伴随着低低的龙吟声。路过的学员和老师不免惊叹

      “这是哪位高级锻造师在锻造?哎哎,你们认识吗?”

      “天啊,这个锻造声音好好听啊,一定是个等级很高的锻造师吧!”

      “你们谁知道里面是谁吗?我要认识认识,请他帮我制作斗凯。”

      不知不觉,已经傍晚了。

      蓝轩宇放下手中已经发红发烫的锻造锤,极度的力量输出让他筋疲力尽,手臂已经酸痛的抬不起来了,身.上的汗珠渗透了衣服,蓝轩宇的修长而结实的身材也显露出来。

      冻千秋拿出手帕,细心温柔的擦掉蓝轩宇脸上的汗珠,蓝轩宇虽然被这一举动弄得--惊,不过当他看到冻千秋充满柔情和心疼的眼神时,心里悸动,握住冻千秋拿着手帕正在帮他擦汗的手,停留在自己的脸上,就这样和她对视。

      冻千秋看着他握住自己的手,脸上红晕出现,用力抽出自己被他紧握着的手,有些羞恼的说到:“哼!别动不动就吃我豆腐好不好,不理你了。”

      “哎哎,千秋,我错了。  ”蓝轩宇赶紧道歉,不过他看到冻千秋脸上的红晕,心里还是很高兴的,这证明她只是害羞而已,放在以前,早就追着他跑了。想到这,他就笑了出来。

      冻千秋看到他笑,也知道了他在想什么,有些生气和无奈,干脆转过头不理他。

      “乐叔叔,你们锻造完成了吗? "冻千秋看向唐乐,问道。

      “嗯,轩宇的进步很快,今天的任务算是超额完成了。"唐乐回道。

      “都是乐叔叔的功劳,光凭轩宇这个家伙,怎么可能进步这么快嘛! "冻千秋故意这么说,还转头看了看蓝轩宇,继续说:"对了,乐叔叔,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呀,是男女之情的那种哦!”

阿拉阿拉,千秋要搞事情哦!


耀子安不想画屑画.

【麟空】一百世后(三)

  我好菜,我好菜啊!!

  感觉有点傻逼中二梦幻了。这条路走下去一去不复返。

  剧情大概是麟空二人走完唐乐回忆全程让唐乐一点点想起自己是唐舞麟那样。丑文佛系观看就行。

------

  “长明灯?”

  舞长空的碧眸中闪烁着疑惑。他看着唐乐手里抓着的蜡烛,语气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要用来做什么?您又想起什么了?”

  唐乐不说话。他知道他想做的事源于梦境不符合实际,但他依旧去坚持。

  “战场上的人很冷。也许他们需要光。”唐乐回答道。

  舞长空笑了,放下手中的斗罗史,蓝色标签夹...

  我好菜,我好菜啊!!

  感觉有点傻逼中二梦幻了。这条路走下去一去不复返。

  剧情大概是麟空二人走完唐乐回忆全程让唐乐一点点想起自己是唐舞麟那样。丑文佛系观看就行。

------

  “长明灯?”

  舞长空的碧眸中闪烁着疑惑。他看着唐乐手里抓着的蜡烛,语气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要用来做什么?您又想起什么了?”

  唐乐不说话。他知道他想做的事源于梦境不符合实际,但他依旧去坚持。

  “战场上的人很冷。也许他们需要光。”唐乐回答道。

  舞长空笑了,放下手中的斗罗史,蓝色标签夹在薄薄一页,半透明的封面被阳光从窗外绿叶中的缝隙穿透。

  “他们的光,早就迎来了,至今还未褪去。”舞长空道。

  “在一万年前。”

  ……

   说长也长,说短也短,谁能活过九万天。

   过去被战场鲜血淹没,灰黑的烟雾还在烧得发焦的地面飘。

   那是科技比不上的腐朽,建立再多新型建筑只会掩盖历史辉煌,人们干脆对这里置之不理作为一个没有任何特殊性的新型景色。

   地上浮现着宛如棋盘的深深沟壑,踏入这里仿佛天际也变得灰白了,旧式样竹竿连接的长明灯散发出小小的,橘红色的光,里面安装的是蜡油蜡烛。

  唐乐的蓝发披散着,精致狭长的眉毛轻微扭曲,后颈处也是冷汗泠泠。忍耐着冲击入脊髓神经强烈的胀痛,努力回想着一串串梦境。

  有一天夜里,月亮是紫色的,没有星星。

  舞长空接过长明灯。灯中烛火拼命摇曳。最后蜡油消耗殆尽,‘咻’地一声熄灭。

  “您想起来什么了?”他问。尽量用着镇定的语气。

   唐乐微微低头看他。

  “一把蓝色的长剑。”他说。

  “最后这柄长剑在这里。”他指着沟壑最中心的那块方格。那是所有方格中最冰冷的一个。

  “它埋在这里。”

  舞长空轻轻摸了摸唐乐柔顺的长发。

  “嗯。它也许是在这里。”他应答道,摘下了白色发束,别耳泛雾的眼镜,一头及腰蓝发散落在腰间,有几分蓬松凌乱。

  但愿在这里。不会遇上长得像自己的人。

  那位龙皇斗罗的恩师据说实力也很强,不知道是否能活够一百辈子。

  但愿在这里不会遇见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真的好冷啊。”唐乐又道。

  天蓝色的标签被撕烂,舞长空重新看向史书中引他注意的另一段文字。

  舞长空,天冰斗罗,超级斗罗。性格冷傲,不易近人。

  唐乐已经舒缓过神来,他微微偏头看向舞长空手中的书,上面用红色笔迹重重圈起,画着大大的,表示惊叹的问号。

  史书上再没有详细记载了。

  唐乐如同想起什么一般,突然问道:“你有曾遇到过,在你人生中感觉最重要,最美丽,最温柔的女性?”

  遇到了。舞长空笑着没有回话。取下眼镜的他视线有些模糊,他微眯着眸子让瞳孔聚焦。

  “那把蓝剑有一颗腊梅般的心。”唐乐补充道。

  天亮了。

  浮有碎冰的蓝色大海,在阳光的照耀下完全融化了。

  他早晚会全部想起来的。唐乐发自内心的想着。

星洋

【麟月】初雪(短打清甜向)

私设两人恢复记忆。


此系列共三篇,浩桐,蓝白,麟月


主打平淡温情向。


很温柔的月姐啊……ooc中


——


下雪了。古月娜想。


雪不想将初见的印象留的太坏,只是微微撒下些白色的碎花,浅薄,温凉。


唐舞麟出去赶通告了,只留一个她在家里。


之前,她就很喜欢看雪,但每次唐舞麟总是要把她包裹的严严实实再出门,说怕她冷。


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了。


突然,她感觉有人拍了拍自己的头。


“傻瓜,又穿这么少出来看雪。”


随即后面被人圈住,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啦。”古月娜转过去,任由唐舞麟拍去自己身上的雪。


唐舞...

私设两人恢复记忆。


此系列共三篇,浩桐,蓝白,麟月


主打平淡温情向。


很温柔的月姐啊……ooc中


——


下雪了。古月娜想。


雪不想将初见的印象留的太坏,只是微微撒下些白色的碎花,浅薄,温凉。


唐舞麟出去赶通告了,只留一个她在家里。


之前,她就很喜欢看雪,但每次唐舞麟总是要把她包裹的严严实实再出门,说怕她冷。


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了。


突然,她感觉有人拍了拍自己的头。


“傻瓜,又穿这么少出来看雪。”


随即后面被人圈住,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啦。”古月娜转过去,任由唐舞麟拍去自己身上的雪。


唐舞麟唯独没有拍去头上的雪。


古月娜刚想问,唐舞麟就抢先答道:“我可否有幸,与古月小姐一共白头?”


“油嘴滑舌。”古月娜笑骂道,却是往唐舞麟胸前埋的更深。


“嘶……”古月娜突然想起什么,“我……本来就是银头发吧……”


“那我就陪着你。”“好。”






——


真的很短……


蛾苏苏苏苏苏
我来污染tag了。lof滤镜都...

我来污染tag了。
lof滤镜都拯救不了我。用小号发图免得丢人现眼。
俺不会画白银龙枪。
顺带一提是无差向。

我来污染tag了。
lof滤镜都拯救不了我。用小号发图免得丢人现眼。
俺不会画白银龙枪。
顺带一提是无差向。

瑾风·翎月

【麟月中篇】陪你走遍(四)



      蓝轩宇看到唐乐玩味的笑容,不免有些尴尬,“咳咳,乐叔叔,我们开始锻造吧。”


      唐乐理解蓝轩宇的目的,笑笑:"“好!先让我看看你的锻造到什么水平了吧。”


      呼!终于进入正题了。蓝轩宇松了一口气,拿出上次唐乐送给他的那对锻造锤,从架子上选择了他最熟悉的沉银金属,放在锻造台上,深吸一口气,调整自身气息,神情变得坚毅,进入锻造状态。睁开眼眸,挥舞着锻造锤,重重的一锤落下,打击在金属上,发出一阵阵轻响...



      蓝轩宇看到唐乐玩味的笑容,不免有些尴尬,“咳咳,乐叔叔,我们开始锻造吧。”


      唐乐理解蓝轩宇的目的,笑笑:"“好!先让我看看你的锻造到什么水平了吧。”


      呼!终于进入正题了。蓝轩宇松了一口气,拿出上次唐乐送给他的那对锻造锤,从架子上选择了他最熟悉的沉银金属,放在锻造台上,深吸一口气,调整自身气息,神情变得坚毅,进入锻造状态。睁开眼眸,挥舞着锻造锤,重重的一锤落下,打击在金属上,发出一阵阵轻响,隐隐伴着龙吟。


       唐乐在旁边看着蓝轩宇,时不时地指导他。


      “稳定气息,不要心急。”


      “是。”


      “调整力量,放慢速度。”


      “是!”


      冻千秋在旁边看着两个如此相似的人在那认真的锻造,不禁有些恍惚。


      他,是恩人....他跟轩宇的气息,外貌这么像,他们是什么关系呢?为什么,他没有了记忆,这一万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一连串的问题出现在她脑中,令她有些头疼。她在演唱会那次看到唐乐后,心里就一直放不下,她想知道,那到底是不是恩人,如果是,他为什么没有了记忆。为了解决这些疑问,他总是问蓝轩宇关于唐乐的事,在知道唐乐要教蓝轩宇锻造的时候,她也迫切想一起看,通过这次,她也终于确定了一件事,他就是她一直寻找的恩人,那样的金龙气息,不会错的,他,就是唐舞麟!


      就在她因确定恩人的身份而神情变得坚定后,唐乐和蓝轩宇的锻造已经完成了。


      “嗯,锻造的进步很大,看来有好好练习,轩宇的天赋真不错呢!”唐乐看着锻造台上已经锻造完成的,充满灵息的金属,赞叹道。


      “嘿嘿,是乐叔叔教的好。”蓝轩宇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如果其他人看到蓝轩宇这样,一定会很惊讶,毕竟,在他们眼中,蓝轩宇不管取得多大成就,被人怎么夸奖,都不会说不好意思,更不用说,这只是个在锻造方面的小小进步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蓝轩宇对唐乐有一种特殊的依恋,这种依恋就像他对娜娜老师一样,他喜欢待在他们身边,感受着唐乐和娜娜带给他的特殊的温暖,甚至这种温暖是从蓝潇和南澄感受不到的。


啊,这就是父子吧!!!


    


绾谙

乌托邦

「 2 · 未见青山老」

   ——


「又一三月浓愁共清风盈袖。」


醒醒吧。

孩子,你该醒了。

他又听见了那个声音。

这次是真真切切地听到了。真实到,他分不清哪一个才是他生活的世界。

他可以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剧烈震动,感受到身体逐渐寒冷。或者本就是那个温度。

真冷啊。​

他下意识的就看向了她。

她的身子变得透明,还是努力地想要抱着他。那大概是唯一的温暖了。​那紫色的极为漂亮的眸子里,映的都是他。

在那个世界支离破碎到一个临界点的时候,她吻了他。那是个缠绵了很久的吻​。

久到足够把他们的回忆抽离。

他第一次想要推开她,或者说,他不想忘记。

他怕,他难受,他爱。

她可真狠的下心啊...

「 2 · 未见青山老」

   ——


「又一三月浓愁共清风盈袖。」


醒醒吧。

孩子,你该醒了。

他又听见了那个声音。

这次是真真切切地听到了。真实到,他分不清哪一个才是他生活的世界。

他可以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剧烈震动,感受到身体逐渐寒冷。或者本就是那个温度。

真冷啊。​

他下意识的就看向了她。

她的身子变得透明,还是努力地想要抱着他。那大概是唯一的温暖了。​那紫色的极为漂亮的眸子里,映的都是他。

在那个世界支离破碎到一个临界点的时候,她吻了他。那是个缠绵了很久的吻​。

久到足够把他们的回忆抽离。

他第一次想要推开她,或者说,他不想忘记。

他怕,他难受,他爱。

她可真狠的下心啊。

“古月,古月!”

他扑了空,只抓到了一个银色的鳞片。

记忆抽止在一片蓝色的冰雪世界。


「而今立尽月黄昏,西风过尽上兰州,苦是不堪再举头。」


再睁眼就见到了那位记忆中第一次见到的母亲。如传说中一样,粉色长裙,褐色头发,长长的蝎子辫。

几乎是扑了过来,放大的脸,眼眸噙泪。

“母亲。”长时间未说话而沙哑的嗓音。

“麟麟,麟麟……我的孩子。”喜极而泣的脸上是说不出的心疼,而后又多次想开口,最后也只是一次又一次的抚摸着他的头。

她身后的那位男子,情感定然不必她少,却始终是无言,像是不愿打破这份久违的宁静。

环顾四周,一片的金碧辉煌,这个不大不小的房间,站了不少的神。

有初代的史莱克七怪,有建立传灵塔的那位,有很多很多人,他大多都不认识。可以说是神态各异地站着,挤满了整间屋子。

他很仔细的一个一个看了过去,始终没有能让他停下目光的。他找不到。

不知是疲惫还是失望。

似乎是捕捉到了这一情绪,唐三将小舞扶起:“小舞,先起来,我们让麟麟一个人先静静。”

人潮涌动,房间又归于寂静。

他哭了,没有理由,连自己也觉得莫名其妙。但绝不是因为什么喜,他说不出。

左手心攥着一个鳞片,银色的,同他体温一般的温度,流光溢彩。

静不下来,心里真的乱的慌。

明明是他日思夜想的场景。回到父母身边,过着属于他的生活。

可他好像忘了什么。


「醒后止于口,岂当得欲言还休。」


狠狠地捶了自己的头,浓密的头发被揉的一团乱。

压抑的险些喘不过气。

该死,是什么呢。

那枚鳞片,被悄悄压在了枕角下面。


「未见青山老,昔人已白头。」


瑾风·翎月

【麟月小段子】我要成为你男人

       某天,古月和化龙的唐舞麟开开心心的走在街上,古月摸了摸唐舞麟的脑袋,问他买的东西会不会很重。

而唐舞麟只是摇摇头,对她笑了笑。


      突然,一个陌生男子挡在了他们面前。


      路人:“古,古月小姐,能收下这束花吗?”


      古月冷笑着看了看这个男人。


  ...

       某天,古月和化龙的唐舞麟开开心心的走在街上,古月摸了摸唐舞麟的脑袋,问他买的东西会不会很重。



      而唐舞麟只是摇摇头,对她笑了笑。


      突然,一个陌生男子挡在了他们面前。


      路人:“古,古月小姐,能收下这束花吗?”


      古月冷笑着看了看这个男人。


      古月:“不好意思,你问问我的龙吧,看他同不同意’


      舞麟:“吼~~”(超凶)


      唐舞麟面带怒色的朝他叫了几声。


      路人虽然吓得不轻,但还是还是硬着头皮没有离开。


      路人:“古,古月小姐,虽然您这头龙很霸气,但这毕竟是您自己的事,为什么要关心它的意见呢。”


      路人假装淡定的说道。


      古月:“哦! ?因为啊,他是我男人啊。”


      古月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但那路人却感受到了那微笑中隐藏的寒意。


      唐舞麟亲昵的蹭了蹭古月,紧接着目露凶光的看着这个不自量力的路人,一声龙吼。


      路人:“对,对不起,打扰了。”


      路人彻底崩溃了,头也不回,撒腿就跑。


      唐舞麟金光一闪, 化为人型,抱着古月。


      古月:"表现得不错,又解决了一个麻烦。”


      舞麟:“是真的吧。”


      古月:"什么?”


      古月一时有些懵。


     唐舞麟却坏笑着看着她。


      舞麟:“我是你男人啊~”


      古月:“啊!这个啊!嘿嘿,你猜!  ”


      舞麟:“如果不是,我就把它变成真的......”


      唐舞麟突然吻住一脸懵逼的古月,不断汲取她的甜蜜,双臂紧紧抱住,好似要融进身体一般。


      古月:“唔~~”


      古月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吻,只能无奈的笑笑,然后就开始回应着他。


     But,你们是不是忘记了一件事啊,这是在大街上啊两位(虽然人都因为唐舞麟的龙吼吓跑了哈哈啊哈哈哈哈)


瑾风·翎月

【麟月中篇】陪你走遍(三)



      “千秋,乐叔叔很厉害的,不会有人能伤到他,再说了,这还没到约定的时间呢,你急什么?”蓝轩宇略带醋味的向她解释道。他心里很疑惑,自从千秋见过乐叔叔后,就变得有些奇怪,经常问他关于乐叔叔的一些事情,而且对他的事情,他的行踪十分上心,今天,他偶然提到乐叔叔会来指导他锻造,她就马.上提出她也要来观看,碍不住她充满期冀,略带撒娇的请求,他只好答应了,本来觉得没什么,可现在他感觉千秋对乐叔叔似乎太在意了,难免让他有些不高兴。


      就在蓝轩宇想这些的时候,-道金色光芒闪现,唐乐出现在...



      “千秋,乐叔叔很厉害的,不会有人能伤到他,再说了,这还没到约定的时间呢,你急什么?”蓝轩宇略带醋味的向她解释道。他心里很疑惑,自从千秋见过乐叔叔后,就变得有些奇怪,经常问他关于乐叔叔的一些事情,而且对他的事情,他的行踪十分上心,今天,他偶然提到乐叔叔会来指导他锻造,她就马.上提出她也要来观看,碍不住她充满期冀,略带撒娇的请求,他只好答应了,本来觉得没什么,可现在他感觉千秋对乐叔叔似乎太在意了,难免让他有些不高兴。


      就在蓝轩宇想这些的时候,-道金色光芒闪现,唐乐出现在他们面前,蓝轩宇看到唐乐出现,先前的因为冻千秋对他乐叔叔的关心而出现的醋意瞬间消失,他激动的抱住唐乐。


      “乐叔叔,你终于来了。”


      唐乐摸摸蓝轩宇的头,温柔的笑容浮现,看着抱住他的这个少年,心中因梦而出现的烦躁渐渐消失。


      “轩宇,让你久等了。嗯?这个女孩..... ”唐乐注意到了一直看着他的冻千秋。


      “啊!乐叔叔,千秋想看你教我锻造,就过来了。”蓝轩宇向唐乐解释道。


      “哦~~~就是你说的那个要成为你女朋友的女孩,我记起来了。”唐乐坏坏的- -笑。


      冻千秋本来不想打扰唐乐跟蓝轩宇的对话,可是当听见这句的时候,她的脸瞬间羞红,怒视着蓝轩宇,要不是有唐乐在场,估计又会上演一出那次蓝轩宇呈抛物线被打飞的一幕。


       蓝轩宇也注意到了冻千秋足以杀人的目光,一阵战栗,不敢再说话了。


      唐乐注意到这些,也意识到自己的话好像起到了不好的效果,就先打破僵局,看向冻千秋那边,问道:"“你叫千秋,对吧,你对锻造也感兴趣吗?”


      “恩,不,乐叔叔,是轩宇说他自己会无聊,让我来陪他的。"冻 千秋平静的说着。


      “喂喂,千秋,... ."蓝 轩宇听到冻千秋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她来这的理由,有些无奈,本来想反驳的他看到冻千秋阴冷的目光,乖乖的把剩下的话吞进了肚子里。虽然不能说出来,但心里还在抱怨:千秋啊,不带你这样的,你这样让乐叔叔怎么看我啊.... .他现在真的是欲哭无泪啊。


      蓝轩宇和冻千秋这两个人的细微的表情变化还是被唐乐看在了眼里,他也不说破,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们,眼中有-丝玩味。


轩宇表示要哭了哈哈哈哈哈哈

     


一团小金金

在楼下神仙书店买的!
舞长空太帅了!
还有长大的小舞麟!
一个字帅!

在楼下神仙书店买的!
舞长空太帅了!
还有长大的小舞麟!
一个字帅!

瑾风·翎月

【麟月小段子】陪你睡



      舞麟:"古月~”


      唐舞麟突然爬到古月的床上,奶声奶气的叫着她。


      古月:"嗯?舞麟,你怎么过来了”


      舞麟:"我要陪你睡。”


      古月:"不,不用了,乖,回到你床上好不好。”


     ...



      舞麟:"古月~”


      唐舞麟突然爬到古月的床上,奶声奶气的叫着她。


      古月:"嗯?舞麟,你怎么过来了”


      舞麟:"我要陪你睡。”


      古月:"不,不用了,乖,回到你床上好不好。”


      古月有些脸红,歪过头去不敢看他。


      舞麟:“不好,古月,我会疼的。”


      古月听到唐舞麟说疼,顿时有些慌了,她很担心唐


舞麟的伤势,那是为保护她而受的伤。


      古月:“疼?你的伤势又发作了,快,给我看看。”


      古月一边说着一遍扒拉开唐舞麟的衣服,想检查伤口。


      可唐舞麟趁机抓住她的手,放在他自己的胸口位置,温柔的看着他。


      舞麟:“不是,没有你陪我,我孤单,我心疼。”


      一边说着一边脸上露出我很难过,需要抱抱亲亲安慰的表情


      古月:“...... 舞麟,过来吧,我陪你。”


      古月没有办法,只能无奈的笑笑。


      舞麟:"嗯嗯。"


      古月:"傻瓜......舞,舞麟,你抱的太紧了,还有,你的手,不,不要乱摸啊!”


      舞麟:"不嘛,我要真实的拥有你,感受你,不要推开我好不好。”


      是夜,很安静,只有彼此享受的呼吸声隐约响起。


      小舞麟日常卖萌占便宜哈哈哈哈哈哈。


瑾风·翎月

【麟月中篇】陪你走遍(二)

      他觉得这次的梦一定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因为,这次的梦是清晰的。

     他能看到那.个如梦如幻的身影,能感受到他自己心里的悸动,她的出现就像一滴水滴在唐乐平静的内心,引起点点波澜。

      想完这些后,唐乐起身收拾了一下仪容,将自己的长发用皮筋一扎,因为今天是难得的休假,所以唐乐换上了一身休闲装,黑色的上衣,白色的有金边点缀的外套以及黑色的长裤,将唐乐的身材完美的展现出来,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让无数粉丝为之疯狂。

  ...

      他觉得这次的梦一定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因为,这次的梦是清晰的。

     他能看到那.个如梦如幻的身影,能感受到他自己心里的悸动,她的出现就像一滴水滴在唐乐平静的内心,引起点点波澜。

      想完这些后,唐乐起身收拾了一下仪容,将自己的长发用皮筋一扎,因为今天是难得的休假,所以唐乐换上了一身休闲装,黑色的上衣,白色的有金边点缀的外套以及黑色的长裤,将唐乐的身材完美的展现出来,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让无数粉丝为之疯狂。

      他在镜子面前照了一下,满意的笑了笑,他本就有着一张帅气的脸,如今一笑,要是让粉丝看到,不知有多少人会因激动而晕过去呢。

      当然,唐乐自己并没有注意这些,收拾好后,随便吃了些早餐,便金光一闪,消失了。

      在一个房间中,一个黑发少年和一个蓝发少女好像在等待着什么,黑发少年有着与唐乐好几分像的帅气面容,只不过面部线条要比唐乐更柔和一些,大大的黑色眼睛清澈如星,绝对是一个标准的美少年。

     而少女的容貌更称得上是绝色,纯净的蓝色眼眸与她的发色相配,完美的身材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显露,这也绝对是-一个标准的美少女。不过此时少女好像有些担心。

      “轩宇,唐乐叔叔怎么还没来啊,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瑾风·翎月

【麟月小段子】饿~

      古月看着身边一脸颓丧的唐舞麟,有些担心。

      古月:“舞麟,你怎么了”

      舞麟:“吼~唔~"

      唐舞麟只是有些不悦的吼了几声,没有说话。

      古月更急了。

      古月:"舞,舞麟,你别这样啊,你到底怎么了。”

 ...

      古月看着身边一脸颓丧的唐舞麟,有些担心。

      古月:“舞麟,你怎么了”

      舞麟:“吼~唔~"

      唐舞麟只是有些不悦的吼了几声,没有说话。

      古月更急了。

      古月:"舞,舞麟,你别这样啊,你到底怎么了。”

      唐舞麟见古月一脸担心的样子,心里微微一笑,又表现出自己很弱小可怜又无助的样子。

      舞麟:“唔~不开心。”

      古月:“乖舞麟,为什么不开心呀!”

      古月见唐舞麟终于肯说话了,摸摸他的头,温柔的问道。

      舞麟:“我饿~”

      唐舞麟往古月的怀里蹭了蹭,抱紧她纤细的腰肢。

      古月:“嗯?你不是刚吃了龙饼吗?”

      古月对唐舞麟的这些小动作虽说已经习惯了,到还是有点害羞。

      舞麟:“可我想吃别的~”

      古月:“想吃什么,  我给你买,  哎!等等,你舔我干什么啊,唔~好了好了。”

      舞麟:“你甜甜的,  好吃~”

      古月:“好了,别闹了,乖好不好。"

      舞麟:“不嘛,陪我~ ”

      唐舞麟将古月禁锢在自己得怀里,细细的,温柔的,品尝着对他来说最美味的“食物”。

     嘿嘿,我们的小舞麟卖萌啥的,月殿根本顶不住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