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龙珠

17.1万浏览    3946参与
昭
标题:这个破坏神不要只看他表面...

标题:这个破坏神不要只看他表面可爱


台词:听说你们说我漂亮 作为感谢送你们个波吧

标题:这个破坏神不要只看他表面可爱


台词:听说你们说我漂亮 作为感谢送你们个波吧

绯雪凝香

十宗罪 卡贝

       Chapter 4 同居之日


        “喂,卡卡罗特。”贝吉塔叫着。


  “是是,又怎么了,贝吉塔?”悟空似乎很无奈。


  “卡卡罗特,我要睡在哪里?”贝吉塔看着眼前的房子。


  “还能睡在哪里?当然是和我睡了!”悟空一脸骄傲,“你也看到了,我只有这一间房间。”


  “那,那扇门是干什么的?”贝吉塔指着另一扇门。


  “那扇门……”


  “是什么?我要进去看看。”...

       Chapter 4 同居之日


        “喂,卡卡罗特。”贝吉塔叫着。


  “是是,又怎么了,贝吉塔?”悟空似乎很无奈。


  “卡卡罗特,我要睡在哪里?”贝吉塔看着眼前的房子。


  “还能睡在哪里?当然是和我睡了!”悟空一脸骄傲,“你也看到了,我只有这一间房间。”


  “那,那扇门是干什么的?”贝吉塔指着另一扇门。


  “那扇门……”


  “是什么?我要进去看看。”说着,贝吉塔就要打开房门。


  “不行!”悟空喊着。


  “哦?我偏要看看。”语落,贝吉塔就打开了房门。


  映入眼帘的是,满地的文件,手枪以及手铐。


  “这是……?”贝吉塔带着疑惑问着。


  悟空来到了贝吉塔的身后:“这是我为了破案而学习的稿子,这间房间已经很久没有用过了。”


  “那还有一扇门,喂,卡卡罗特,那扇门是干嘛的?”贝吉塔指着深处的那扇门。


  “啊,那扇门是……”悟空缓缓走过去,打开了那扇门,“这扇门里是爷爷的遗物。”


  “遗……物……?”贝吉塔凑了过去。


  啊……还真的是……


  这间屋子的阳光很好,从窗户照入,显得很是温暖,房间的正中间是孙悟饭的遗像,四周摆放了孙悟饭曾用过的枪,手铐,以及孙悟饭喜欢吃的东西和鲜花,下面铺着孙悟饭最喜欢的布条,一尘不染,卡卡罗特这家伙,一定经常擦拭这里吧……任何地方都似乎发着光亮,和前一间根本没有办法相比。


  “卡卡罗特,爷爷是……你是这家伙的孙子么?”贝吉塔指着孙悟饭的遗像。


  “可以这么说吧。我是被捡回来的,但是我一直把爷爷当做我的亲爷爷,他对我也和对亲孙子一般,我很爱他,但是他后来不知为何而过世,死因不明,所以,我想要查明白,于是我才去做了警察……我……想为爷爷报仇……如果爷爷是被害的……那么……我一定不会饶恕杀死爷爷的人……”悟空的脸上露出了坚定且悲伤的表情,还混杂这一丝温柔。


  “卡卡罗特……”贝吉塔说道。


  “抱歉,和你说了这些,嘛,我们先出去吧。”悟空笑着对贝吉塔说,然后轻轻地……关上了房门……


  ……


  “好吧,情况我大致了解了,那我贝吉塔王子就勉强和你挤一张床好了。”贝吉塔翘腿坐在沙发上。


  “哈哈,贝吉塔……你真的决定要当我的搭档且和我住在一起么……没人会受得了的……”悟空说着低下了头。


  “啰嗦!我说要就要!我从来没为说了事情而感到后悔!这点你给我记住了!卡卡罗特!”贝吉塔怒斥。


  真是的,这句话他已经说了很多遍了!


  “好吧……如果你想的话……”悟空抬起了头微笑的看着贝吉塔。


  顿时,一片寂静……


  “咕噜咕噜~”


  “哈哈哈,我饿了,贝吉塔呢?”


  说的也是……已经很晚了……我也还没吃什么……


  贝吉塔微微点了点头。


  “呦西,那我去叫点儿吃的。”语落,悟空就拿起了电话,“披萨可以吗?”悟空问着贝吉塔。


  “没有寿司吗?”贝吉塔问着,“嘛,披萨也可以了。”


  “哈哈,今晚就先吃披萨凑合一下吧。”悟空笑着。


  “喂,你好,我想点五份超大号的披萨。”猛地,悟空想起还有贝吉塔,扭头问贝吉塔,“贝吉塔,你吃几份?”


  “你吃几份我吃几份。”贝吉塔平淡的回答道。


  “那,再点五份。”悟空对着电话的对面说,“嗯,对,一共要了十份,对对对,和平常一样,老样子,那就拜托啦!”


  悟空挂掉了电话,扭头对贝吉塔笑着:“好了,等半个小时吧,我先去把房间收拾一下,贝吉塔就先坐在这里。”


  “哼。”贝吉塔冷哼一声,扭过了头。


  ……


  “叮咚!”门铃响了。


  “悟空!你在吗?我送披萨来了!开门!”


  听到声音的悟空,本想去开门,但是现在抽不开身,便喊道:“贝吉塔,抱歉,帮我去开下门好吗?我现在抽不开身。”


  “切,本王子就勉强帮你开这一次。”语落,贝吉塔就起身去开门。


  开门后,送披萨的人惊了,这个人不是悟空,这是谁啊?便询问道:“那个……悟空呢?”


  “谁知道那个家伙啊!”贝吉塔吼着。


  “贝吉塔,不要这么凶嘛。”悟空从房中走了出来,对着送披萨的人说,“呦,雅木茶,好久不见了!”


  “悟空!是好久没见了,这位是……”雅木茶问着悟空。


  “啊,这是贝吉塔,我的搭档,现在和我住在一起。”


  “是吗……”雅木茶有些吃惊,“呐,悟空,你这位搭档,看起来不太和善啊,长了一张坏人脸。”


  “你说什么?!本大爷可是可是政府警队的队长!贝吉塔王子!你个无礼之徒!”贝吉塔再次吼向雅木茶。


  这一吼可把雅木茶吓到了,骗人!这个小矮子是政府警队的队长???!!!


  “那……悟……悟空……我就……先……先回去了……”雅木茶将披萨塞到了悟空的手里,随即就逃跑了。


  “贝吉塔,你就和善一点嘛。”悟空说着。


  “哼。”又是一声冷哼。


  ……


  “好了!来吃吧!”悟空把披萨放在了桌子上,叫着贝吉塔,让贝吉塔来吃。


  贝吉塔过来做了下去,拿起一块披萨,塞到了嘴里,猛地,瞳孔收缩,披萨掉了下来。


  “怎么了,贝吉塔?”悟空很是疑惑。


  “卡卡罗特……这……这这……”贝吉塔低着头。


  “不好吃吗?”悟空询问着。


  “好吃到爆啊!!!”


  猛地,贝吉塔就往嘴里猛塞披萨。


  “哈哈,这就对了!呦西!我不会输的!”语落,悟空也像贝吉塔一样,赶忙往嘴里塞披萨。


  很快,十份披萨就吃完了……


  “哇!吃饱了吃饱了,贝吉塔呢?”


  “我要睡了。”语罢,贝吉塔就走向了卧室。


  “喂!贝吉塔!你等我!”悟空赶忙追上。


  “卡卡罗特!!!”贝吉塔大吼着。


  “怎么啦!喊这么大声!”悟空捂着耳朵。


  “为什么我要和你睡一张被子!”


  “还不是因为我家里就这一张被子!”悟空反驳道。


  等下……这类话我好像在哪里听过……对了!刚进门的时候!


  “卡卡罗特!”贝吉塔喊着,“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嘛!!!???”


  “只有一间能睡的房间就算了!连被子都只有一张!你平时洗了被子以后你盖什么!至少应该有两张才对吧!”


  “没办法啊,洗被子的时候,我一般都不在家嘛~哈哈。”悟空挠挠头,“今晚就先这样吧!明天回来的时候去买被子好了,哈哈。”


  “切,没办法了,卡卡罗特,你睡在里面!我要睡外面!”


  “不要!我要睡外面!”


  两人就遮掩起了争执,结果……


  悟空还是败给了贝吉塔,他乖乖的睡在了里面。


  “卡卡罗特,睡觉的时候不许靠近我!听到了么!”贝吉塔说着。


  “是是,我才不要靠近你嘞!”


  “哼!”两人同时冷哼,分别扭向了两侧。


  这一夜……很安静……


  早晨,阳光照入,贝吉塔睁开朦胧的双眼:“好重……”


  感受到身上重量的贝吉塔坐了起来,看到了孙悟空的头,枕在了自己的腿上,孙悟空从床头睡到了床尾,贝吉塔看着还在呼呼大睡的孙悟空,气不打一处来。


  “砰!!!”


  “卡卡罗特!!!我不是说不许靠近我的么!!!”


  “好疼!!!!”


  他们两人的声音快让整栋楼都听到了。


  ……


  “喂,老婆子,我记得上面住的是一个叫孙悟空的警察吧?”


  “啊,我记得是个帅气的小伙子。”


  ……


  “妈妈,楼下的悟空哥哥房间里还有一个人!你不是说他是单身吗!?哇!!!”


  “他是单身没错啊!这或许是昨天来过夜的兄弟而已!你听,是男生的声音啊。母亲安慰着自己的女儿。


  ……


  “贝吉塔,你能不能不要一大早就打我!”悟空揉着自己头上的大包,“嘶~疼疼疼。”


  “谁让你靠近我的!我明明告诉你睡觉的时候不要靠近我!”


  “没办法啊!我!”悟空刚准备说,就停了下来。


  “你什么你!”贝吉塔怒看着孙悟空。


  “谁让我昨晚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悟空小声说道。


  “哈?你在说什么,卡卡罗特!总之,不许再在睡觉的时候靠近我!”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们先去警所吧。”悟空苦笑着对贝吉塔说。


  “哼!”又是一声冷哼。


  贝吉塔真的很容易生气啊……但是……我不讨厌……


  ……


  “呦!悟空!”克林站在警所门口挥着手喊着悟空,“还有……贝吉塔……”


  “克林!”孙悟空也象征性的挥手示意。


  “哼!”


  ……


  “悟空,昨天和贝吉塔相处的还好吗?”


  “嘛,还好吧,哈哈。”悟空笑着,但下一秒就恢复了认真,“比起这个,克林,案子进展如何?”


  卡卡罗特这个家伙……看似傻傻的……结果对案子还蛮上心的啊……


  “哎,快别说了,根本就没有进展,昨天你和贝吉塔走了之后,我们接到了电话,都是死者的家属打来的,完全没一点儿进展。”


  “死者家属?那死者家属有说什么吗?”悟空继续询问道。


  “没说什么,就是说一些很伤心的话,然后询问我们尸体在哪里,他们想去办葬礼。”克林摇摇头,猛地,他想起什么,“对了!死者家属还说他们在家中也发现了画有蓝鲸的画!”


  “我知道了,这件事继续调查下去,不论如何也要破掉这件案子!”


  “我知道了!”克林被孙悟空这样的语言给惊到了,回答也变的严肃。


  卡卡罗特这个家伙,不是虚有其表的……有点儿真本事。


  “喂卡卡罗特,你正在破什么案子?”贝吉塔询问着。


  “有关‘Blue whale game’的案子,已经死了四个人了,说什么我也要把这件案子破掉!这些家伙……管他是组织还是一个人!我都不能饶恕!每一个害人的人,都无法饶恕!”孙悟空这番话改变了贝吉塔对他的认知。


  贝吉塔低下了头,回答道:“啊……”

上好佳不能吃

之前奶的文 ←要是真的超蓝双王,我连更五天贝吉特悟吉塔图,不打游戏了,就画图。要是双王都抽到了,我连更十天,就在这里立誓了。大过年的整点彩头!反正也出不去门☆

快乐挖坑埋自己♪( ´▽´ )

之前奶的文 ←要是真的超蓝双王,我连更五天贝吉特悟吉塔图,不打游戏了,就画图。要是双王都抽到了,我连更十天,就在这里立誓了。大过年的整点彩头!反正也出不去门☆

快乐挖坑埋自己♪( ´▽´ )

上好佳不能吃

我艹我艹我奶中了吗?!

这!这爆裂日服五周年双王稳了啊!

好,好,好!我国际服提前开屯wwwww我的天好激动,别让我失望啊!

我艹我艹我奶中了吗?!

这!这爆裂日服五周年双王稳了啊!

好,好,好!我国际服提前开屯wwwww我的天好激动,别让我失望啊!

上好佳不能吃

☆融合组☆

一点摸鱼(挠头)

好,长腿细腰倒三角,我带头冲锋(⚠️大爆炸龟派气功警告)

下次更新不一定啥时候了……我从新打存档呢……哭哭


☆融合组☆

一点摸鱼(挠头)

好,长腿细腰倒三角,我带头冲锋(⚠️大爆炸龟派气功警告)

下次更新不一定啥时候了……我从新打存档呢……哭哭


李钊譞

《週年售罄》

不要奓毛奓刺。

——


按例来说,他们的编队早在一年前就该回来。


卡卡罗特低头躲开烈日,快步行走在那些巨大岩石铺开在沙石地面上的阴影中。他必须赶早到处找吃的,这个星球昼夜温差极大,正午的光照令一些孱弱的植物进化到能够迅速经历生死,它们往往在早上破土而出开花结果,到傍晚就只剩一地枯黄的死尸,像场短暂而沉默的舞会。


他汗流浃背,水分流失令眼眶都有些生疼。卡卡罗特紧了紧手上沉甸甸的编织袋,这条路线虽然按照之前的勘察来说是最合理的,但现在显然到了不得不换个方案的时候了,譬如他应该花更多时间穿过那片稍有荫蔽的年轻丛林。...

 

不要奓毛奓刺。

——

 

 

按例来说,他们的编队早在一年前就该回来。

 

卡卡罗特低头躲开烈日,快步行走在那些巨大岩石铺开在沙石地面上的阴影中。他必须赶早到处找吃的,这个星球昼夜温差极大,正午的光照令一些孱弱的植物进化到能够迅速经历生死,它们往往在早上破土而出开花结果,到傍晚就只剩一地枯黄的死尸,像场短暂而沉默的舞会。

 

他汗流浃背,水分流失令眼眶都有些生疼。卡卡罗特紧了紧手上沉甸甸的编织袋,这条路线虽然按照之前的勘察来说是最合理的,但现在显然到了不得不换个方案的时候了,譬如他应该花更多时间穿过那片稍有荫蔽的年轻丛林。他想,这条路上岩石风化得实在太快。

 

他又跋涉了一程。好不容易才回到藏身之地,隐蔽的洞穴是他们用来恒温的手段。卡卡罗特剥开层层叠叠的编织植物层,迎头向里冲撞,他由于暴晒变得心情烦躁,好在里面恰合时宜地伸出一只手接过了口袋并把他向里拉扯,尽管较为无力,多少也减轻了他的一些负担。他们费了好大的劲儿才让卡卡罗特终于进到狭窄洞穴里面。

 

“好热。”他一进来就赶紧坐下扯开衣服不住灌水,喉结一上一下尽力滚动,贪婪地啜饮山泉。这山洞之所以让他俩不舍得放弃,乔迁新居,主要原因就在这口绝无仅有的泉塘。

 

他今年估岁十九,身量虽然刚刚长开一年半载,但已经迅速有战神民族的架势,和与他一同迫降到这颗死星上的非战斗型操控员同伴相比,他常常饿,也更魁梧。一开始遭遇灾难,那个同伴简直怕的要死,每天担心卡卡罗特会对他痛下杀手——这是他们故乡的常情,然而卡卡罗特对他却并没什么敌意,他看起来乐观又坚强,执意认为“这里完全可以活下去”,不仅在开始的时候会找双份的食物,面对软弱的眼泪也会给予富于同理心的安慰。

 

“别担心,我会保护你的。”

 

他那时候能够这样说,着实让人很有安全感。渐渐的他们互相建立了年轻人之间的友谊,开始共同游刃有余地面对生活的挫折。譬如寻找食物、缝补衣物、勘察地形、修缮飞船。虽然在得知这艘飞船已经报废之后,卡卡罗特曾经陷入过短暂的沉默,但很快他们得以重振旗鼓,自从第一次对外发射求救信号至今,已经过去将近一年了。

 

卡卡罗特喝饱了水,又洗了把脸,山洞的惬凉让他感到安静,“阿库拉,”他说,“太阳下山之后,我们出去一趟。”

 

瘦弱的男孩点了点头,想起什么似的:“今早你有没有发现飞船有些不一样?”

 

“没有。”

 

“我们的信号不太好,但我想应该有什么人朝我们这边发送了信息,最早可能在昨晚。”

 

“是吗?”卡卡罗特扭过头来,他比刚来这儿的时候要晒黑很多,骨骼也更宽阔些了。他的脸上没什么惊喜的表情,但黑眼睛却暴露出感兴趣,“我下午和你去看看。”

 

……

 

阿库拉便继续修山洞的电路,漫长的等待中他已经把这里安装上了相当实用的照明系统,在死星上时常会有的极端天气里,他们如果没有这个简直无法移动。卡卡罗特爱发困,没等阿库拉吃完就已经睡着了,山洞里的电光忽明忽暗也不打扰他睡眠。

 

对阿库拉来说他的生活有点像豢养猛兽,因为是从年轻时候相识,他并没有疑心过他的和善还能有多和善,他的从没有暴露出的软弱,到底存不存在软弱。卡卡罗特的乐观他向来理解为强者的自信,而对于他的仁慈怜悯,则解释成对同族难能可贵的包容。阿库拉的电笔闪了一下绿色的荧光,卡卡罗特无意识地翻了个身。

 

下午。

 

他们足足等到编织层渐剩余温才敢冒头,卡卡罗特率先跳下去往坠毁处飞,他到了之后一脚蹬在顶盖上,熟练地翻身进去,阿库拉相比之下要落后他很多。卡卡罗特尽管不能在阳光下纵横,自己找片树林修炼是常有的事,不过他单纯得有些可笑,对于阿库拉说的等待信号,真的就可以相信是值得的等待,就算阿库拉后来对他大倒苦水,他也会点点头说“不过还是可以等吧,反正也没办法了!”这种乐天的话。

 

阿库拉看着他撑在控制台上的健壮胳膊直摇头,他毫不怀疑就算电动门有朝一日断电了这人也能毫不费力地掀开舱板爬进来。

 

“不行吗?”

 

“不是。”阿库拉摆摆手,又指着某段残缺的合成声波,“你看,就是这个。”

 

“这是什么?”

 

“是暗码,弗利萨军的通行暗码。我想我们有救了!”

 

“我们有救了?”卡卡罗特重复了一遍,他摇了摇尾巴,“那他们什么时候来啊?”

 

“嗐,这个嘛,应该是——”阿库拉低头继续在残破的控制面板上不断测算数据和合成语言,“一号点,今日——宁、明日——太阳将升起前,月亮在落下后。二号点,未知。”

 

“黎明吗?那我们收拾一下明早出去看看。”

 

“可是并没有说在什么地方,我们的信号实在太微弱了,我怕到时候不能被侦测到。那就完蛋了。”他说着有些沮丧。

 

“没关系的,”卡卡罗特笑了一下,“我可以短时间提升自己的战斗力,只要他们是弗利萨军,就一定会佩戴测力仪吧!”

 

“对啊!”阿库拉马上长舒一口气,“那真是太好了。”

 

他第二天不禁起了个大早,在卡卡罗特还没哼着要水喝之前就醒了,被激动情绪支配下他最后打理了一下“家”用电路,从其中取出备用便携手电来,检查开关,那些亮点仍像宇宙波轮深处的眼睛一样健康长寿。处理完手电,他又做了诸多徒劳无功的事,仿佛不这样不足以打消心中鼓动个不停的念头。一直到卡卡罗特含糊说出“水”这个单词之前都是那样,他考虑到是时候出发前往坠毁点就没有放过卡卡罗特爬回去睡回笼觉,早早前去飞船等待了。

 

他无法理解卡卡罗特这有点让他觉察出冷漠的十足的乐观,好像母星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大事,可能要永远住在这颗死星上也不是什么大事,他的家人,朋友,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是那样值得说再见,阿库拉从他身上时常感到某种神性,那是大自然对于爱恨别离某种天成的自觉。

 

事实上,他直到踏上救援飞船都不敢相信这一切。

 

“你要去我家玩儿吗?”卡卡罗特临别这样说,好像这长达一年之久的失事只是晚饭前短暂光阴的玩耍。

 

“好啊,能先告诉我位置吗?我见过家人会去找你玩。”阿库拉这样说,“或者直接发给我。”

 

他们向政府报备完后约好在某地见面,卡卡罗特边挥手边飞行,看起来只比平时快一点点。直到他找到家推开门,发现拉蒂兹竟然也在。

 

“我回来啦!”他说。

 

拉蒂兹上下打量了一番他的身板,对于兄弟间一年半后见到的第一面,评价是“以为你死了”。

 

“我也以为回不来了呢。”卡卡罗特凑过去喝水,并不在意拉蒂兹的狠话,他又饿了,并发感到骨骼的抽痛。

 

“卡卡罗特!”姬内从门外进来大吃一惊,她实在没有想到他会这样毫无征兆地出现在面前,于是情不自禁的抬手捂住嘴巴。

 

阿库拉如果在现场就会承认他对卡卡罗特的性格存在很大误判,他的嘴角显而易见地撇下来了,眼睛也要流泪,仿佛某种小兽正被剥开坚硬的外壳,他忍不住紧紧搂着姬内的肩膀不肯撒手,“呜呜”和“妈妈”都分不清到底说的是啥。

 

“丢不丢人啊,多大点事哭什么哭。”拉蒂兹在旁边说风凉话,很看不惯他弟这眼泪,抬腿不轻不重地踹了一脚。

 

“弟弟这不是伤心了嘛。”姬内半弯腰拍拍给拉蒂兹踢脏的那一块,又觉得脏的已经没必要拍了,才重新起身搂着,她顺着他后背轻轻捋一捋尾巴,另外摸摸脑袋,脸颊再贴着他脸颊。真是安抚到令人无话可说。

 

卡卡罗特抬着脏手抹眼泪,哽咽说我好伤心啊,我差点回不来了。说完了使劲使劲搂着不让走,姬内说你松开妈妈吧,他摇摇头,说去找哥哥抱抱吧,他也摇摇头。

 

“我好伤心啊。”他好半天絮絮叨叨又说,结果让拉蒂兹拎了一下耳朵拎到了旁边。

 

“过来,妈要去做饭。”拉蒂兹话虽比较无情,动作可绝对算得上亲昵。他搂过来对方,粗糙的手指摩挲着耳朵,抬手直接把人抱坐在身上,问,“你又不害怕,你哭什么。”

 

卡卡罗特伏在拉蒂兹肩膀上早没眼泪了,他一撤身后仰盯着他哥看,半是可亲半是可恨。拉蒂兹作为前线战士比他魁梧高大得多,骨架也更加粗壮宽阔,把他搂在怀里完全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拉蒂兹看着他脏兮兮的脸上左一撇右一撇,跟自己牵着的两只手也不怎么干净。不由得翻了个白眼。

 

“看看你脏的。”拉蒂兹胡乱蹂躏一把,又随意掀起来卡卡罗特前额的头发看了看小时候那道疤痕,“赶紧洗澡。”

 

拉蒂兹洗他和洗块废铁一样粗暴,扒光了就往水里摁,洗发露满满一手揉到他头上就使劲洗,像林场早年间那些粗壮而蛮横的伐木工人,因为过于熟练和无聊而衍生出的特有的不耐烦充斥在整个工艺过程中。卡卡罗特跪在水里扶住两边沿维持平衡,浴缸里的水被拉蒂兹搅动个不停,几乎要兜头盖脸泼向他。

 

卡卡罗特条件反射挣了挣,马上又被摁趴下。

 

“别他妈的乱动,老实点。”

 

他膝盖不舒服,又想起身,拉蒂兹不管不顾地直接拧开花洒开到最大档按住他后肩上上下下的开始冲水,这间屋子溢满了水蒸气,雾蒙蒙中几乎要使俩人晕堂。

 

“赶紧洗。”拉蒂兹推拿似的把他弄来弄去,最后抹了把脸,喘口气涂上沐浴露又把他摁进去,卡卡罗特伸出一只手来说我要晕了,从水里扎猛子钻出来,他的确是高了些,像块反长的蚌,由柔软的组织包裹着那些繁复而日渐坚硬的骨骼,细小的块状骨突都在皮肤上略有显现,也包括青色和淡紫色的血管。他毫不存在任何顾及,抬脚湿漉漉的就往拉蒂兹身上靠,让拉蒂兹一把又推回水里,塞了个苹果。他俩从前就这么干,拉蒂兹随便给他点什么东西,就能使他很快平静而不必诉诸暴力。

 

“我都快忘记苹果的味道了。”

 

卡卡罗特很实在地捧着果子马上狠狠咬了一口,又顺手给拉蒂兹吃,赛亚人之间分享食物是大事。拉蒂兹盯着那张酷似父亲的脸,那样轮廓的眼睛里从前是凶悍,到卡卡罗特这里经过分娩只剩剥脱出来的虎灵劲儿,他圆圆的黑眼仁儿到处看,也不知道在看什么,也许是某滴未必存在的灰尘——这人好像比以前晒黑了。拉蒂兹对家里的印象说不上太亲深,更久远的记忆早已经渐渐模糊,但很出奇能记得卡卡罗特的一些破烂琐事,甚至是他口齿不清时的蠢话,甚至是他很像父亲的那张傻瓜脸蛋,小尖牙,婴儿肥。

 

“饿了?”拉蒂兹问,从他嘴里撬出苹果来,放上满满一缸水让他泡着,卡卡罗特最后还恋恋的舔了一下,“自己洗。”

 

他点点头,伸出手给拉蒂兹看,十个指肚被水泡出皱巴巴的白纹,“在吃一口。”

 

“没了。”拉蒂兹把剩下的苹果迅速啃完,核丢掉把手伸进水里洗了洗,又顺便给卡卡罗特搓了把脸,站起身来就要出去。

 

“哥去哪?”

 

“你管那么多。”拉蒂兹骂,冷不防卡卡罗特发脾气从后面丢过来个什么东西,被他捏住扔回去,说你是不是想挨打。

 

“你别以为我会同情你,”拉蒂兹抱着胳膊站在门口又威胁,“赶紧洗完滚出来。”

 

卡卡罗特听了这句脸色一变哗啦一下就从水里站了起来,好像很不喜欢似的。大量滚烫齐肩的热水随着这动作被泼洒到外面,他身上的皮肤微红,长手长脚的样子看起来单方面有把握和拉蒂兹干一架,如果可以顺利爬出来。他不喜欢人家说脏话。

 

“你找死啊弄的到处都是水。”拉蒂兹突然怒了,转身过去准备抬手,卡卡罗特赶紧地搂住了他,把鼻尖都抵在对方脸颊上,热烈表达亲昵,他太用力,以至于湿滑的侧脸可以印在侧脸,嘴巴亲吻上嘴巴。

 

解释:“不是故意的。”

 

拉蒂兹别开脸嫌他碍事,扯起块布准备把他拖出来,卡卡罗特摆摆手不让,自己扶着白瓷边沿要跳。

 

“别在这显摆了。”

 

跳出来半缸水,看了看他哥的脸色只好又说,“不是故意的。”

 

最后还是给拉蒂兹现场锤了一顿抓到房间穿衣服去。两个人同手同脚地往前走,卡卡罗特那时还以为他们会永远像榕树那些一母同胞的气生根那样,要无休无止地争夺、吵架、缠绕对方并赖以生存。直到他来到旧房间扶着门难以理解地看了看不知何时存在的上下床,提了提意见:“上面谁睡?”

 

“你睡。”

 

这人得到答案后看起来很好说话似的,一口答应着低头就把之前的裤子穿上,然而小了太多,试了试无果,嘴里还在保证,说太好了,这样我就有一张床了。

 

“你最好是。”拉蒂兹拨了拨头发,“因为我马上要搬出去。”

 

卡卡罗特站起来。

 

“到时候这间屋子就随便你了。”拉蒂兹走动到一旁,拉开门头也不回地说。

 

外面的人声鼎沸,此刻才被卡卡罗特所注意,虽然他已经听到三四个人来他家叫过门了,包括刚刚被拉蒂兹从浴室拖出来的时候。他想了想随便套上一件半干不干的宽褂扎进腰里,就要去找阿库拉。

 

一路上碰见太多人。他打遍了招呼,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他离开贝吉塔行星的时候是夏天,现在都已经到第二个年末了,宇宙中的族人都会在这时候尽量赶回来,上一个庆祝日他没回家,想必爸妈都很担心。

 

他冷着脸在巷子里转来转去,还在想拉蒂兹说要搬出去是什么意思?他要干什么?爸爸知不知道?妈妈知不知道?大家拦不拦他?这样拧着眉头站在阿库拉家门前还在神游,搞得出门来看的女人以为有人要寻仇打架。

 

“你是……?”

 

“卡卡罗特?”阿库拉从女人身后钻出来,喜上眉梢,他早早等在门口了,此刻情不自禁地转身开始介绍起他们患难与共的经历,“就是和我一起失事的那位!”

 

“辛苦你多照顾他!”女人听了点点头,很有礼貌地冲他鞠了一躬,“给你添麻烦了。”

 

“没有阿库拉我也回不来的,”卡卡罗特咧嘴一笑,把姬内教他的‘回礼’全忘了,好像同人家早已很熟稔,“你是他姐姐对不对?”

 

“对,我是那苏,你想进来玩儿吗?”她向后一撤身,好像很喜欢他的活泼似的,这显然是个温和持家的女子。

 

卡卡罗特毫不推辞,人家让玩就很直接地进去了,阿库拉表情神神秘秘,等那苏走开做事后忙递给他一个苹果,悄悄拉他到一旁,像一个不能包裹住秘密的薄膜般急于吐露内里。

 

“卡卡罗特,你家里有人出去住吗?”

 

“有。”他点点头,黑眼睛真诚看着对方,“我哥哥。”

 

“你知道吗,那苏要结婚了,她也要出去住,可是我担心人家会对她不好,毕竟我们都不是战士,而且我甚至都没有见过他。”

 

“噢。”卡卡罗特忙着吃苹果。

 

“我没有办法,想明晚庆贺的时候去看看那个人,你能不能陪我一起去?”

 

“好啊。”

 

赛亚人的庆贺相当粗犷,有烈酒、火光和食物就够了。卡卡罗特扔了核后舔着牙尖很有主见地先出主意,“那你来找我吧,如果我来找你,她会发现的。”

 

阿库拉对此当然没有异议,他们两个约定好后出来走走,卡卡罗特临别突然问道,搬出来住就是要结婚了吗?

 

阿库拉说对啊,不然出来住干啥。

 

卡卡罗特又说,结婚就再也不能和你一起住了吗?

 

是啊,阿库拉很疑惑他的疑惑,不然结婚干啥。

 

哦,是这样。他若有所思,又叹了口气,真麻烦。

 

这事令他的心像棵挂满枯枝的苍耳,行动就要带来不可忽视的刺痒,他发觉自己这次无法像从前那样轻松将烦恼抛之脑后了,要的的确确备受煎熬。他步行走回家,路过拉蒂兹时被无所事事地抬头看了一眼,哥哥什么都没说,倒是他还先开口。

 

“我回来啦。”

 

——

 

“嗯。”

 

卡卡罗特听到这声不禁一跌,门都不关连忙向里跑去,爸正坐在里屋桌边和妈闲聊,知道他回来了,就侧过身来望他。

 

“卡卡罗特。”巴达克嘴角一勾,叫他。

 

他又惊又喜,凑过去,动作像鼷鼠要拱倒一朵花那样小心翼翼,这试探被被姬内善意地取笑,兼带推了他一下,得了鼓励,他恢复了点胆子,大声问道爸爸给我带礼物了吗?

 

……

 

这夜晚实在是人温情时刻,偶尔应该要像野兽毛皮或刺啦啦的麦芒那样带来人刺痛的温暖,那别扭的真心,似乎有星星般明亮,巴达克一只手扣在卡卡罗特圆而薄的耳朵上慢慢摩挲,他们俩很久没见面了,亲昵显得更有分量。

 

睡前他一言不发地跟进了爸妈房间,此刻正躺在俩人中央表达抗议。

 

“哥咋不和我住一起呢?我也不知道了,啥意思呀?不知道了。”他一脸的莫名其妙,和背后巴达克那过分平静对比起来实在有点可笑,“怎么回事了,我没捣乱,我都没在家呀!他没房子住怎么办?”

 

“宝,你哥有房子住,”姬内体谅他的操心,又教育道,“他有自己的生活,我们谁也管不着,好不好?”

 

卡卡罗特没说话,转而发脾气蹬了一脚被子,被爸妈一人敲了一个爆栗后识趣不造次了,又躺回巴达克怀里继续话痨。

 

“爸爸,爸爸你说他住哪儿啊?”

 

“不知道。”

 

“我们去问问吧,我又饿了,爸爸去不去吃点东西,爸爸饿不饿啊?妈妈饿不饿啊?”

 

“不去。”

 

“噢,哪个不去啊?爸不问问——”他顿了顿,话赶话来不及,又感叹,“我以后没有人一起住了,真没办法,也没有东西吃了喔。”

 

姬内这时把手放过来在他额头,试图让他接受离别对于人来说是必然的,每个人都有忍痛割爱的那天。卡卡罗特翻了个身面冲巴达克规避安慰,过了几秒,姬内从背后担心仍问他,行吗?

 

他闷声说,行。

 

巴达克听之则迅速收手,做爹的责任重大,既要从小教育小孩不得干扰父母爱情,对老幺的溺爱还得适可而止。他马上把卡卡罗特从被窝里拎出来,一个字都没有应付,非常干脆的即刻就推走。卡卡罗特回过神以为闹玩,趁身上更有余力,转身迈腿上来就要跟爹摔跤,巴达克懒得理他,一只手握住他小腿站起来轻松就倒提着下床,儿子这点伎俩对他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怎么这样!”卡卡罗特憋的说不出话,大脑充血也让他眼眶感到难受,他不敢扑棱,起先还伸手撑着床面,后来直接乖乖松手放弃抵抗,准备好等爹拎他玩够了再躺回拉蒂兹床上,他完全记得上次胡闹是如何被狠狠地给了一拳,因此明白得学会偶尔给爹当玩具。

 


所幸巴达克玩够了还是把他拎到门前让他自己开门,爷俩配合挺好,卡卡罗特不出所料被松手放在拉蒂兹身上时,还能听到拉蒂兹一如既往发出的低声咒骂。

 


tbc

 

 


上好佳不能吃

大家新年好,因为哪也去不了所以回来更个新。

贝吉特~来选一个吧?

今天画图的时候,和@酒饮 老师讨论最近的疫情的时候,迫害了我推(……)我琢磨着挺有意思,图放在二和三了。四是酒饮老师在迫害我(……)

大家注意防范,能窝在家里就窝在家里,祝早日战胜这次病魔。

大家新年好,因为哪也去不了所以回来更个新。

贝吉特~来选一个吧?

今天画图的时候,和@酒饮 老师讨论最近的疫情的时候,迫害了我推(……)我琢磨着挺有意思,图放在二和三了。四是酒饮老师在迫害我(……)

大家注意防范,能窝在家里就窝在家里,祝早日战胜这次病魔。

我做错了什么?

我是从腐次元搬运过来的,

原著是谁我真的不知道,

我是从腐次元搬运过来的,

原著是谁我真的不知道,

绯雪凝香
如今疫情严重,大家出门要保护好...

如今疫情严重,大家出门要保护好自己呀~


为人为己,安全出行~ヾ(@^▽^@)ノ


(呀,不对,尽量不要出行,毕竟,很严重嘛~)


然后最后,我向所有医务人员致敬~


中国加油!武汉加油!

如今疫情严重,大家出门要保护好自己呀~


为人为己,安全出行~ヾ(@^▽^@)ノ


(呀,不对,尽量不要出行,毕竟,很严重嘛~)


然后最后,我向所有医务人员致敬~


中国加油!武汉加油!

绯雪凝香

来自不同世界的我们 融合组 ABO

补:Second volume 寻找答案


       Chapter 12


        呀~这章被屏蔽了,嘛,还是一样啦~想看的阔耐私我呀~

补:Second volume 寻找答案


       Chapter 12


        呀~这章被屏蔽了,嘛,还是一样啦~想看的阔耐私我呀~

绯雪凝香

黎晓的过往 融合组

       Chapter 6


        猛的,睁眼……


  阳光刺进到眼中。


  天亮了……


  贝吉特躺在床上,疑惑的回想着。


  刚刚那是……梦啊……还好……是梦……


  我记得……那是之前发生的事情……在我和我的悟吉塔相遇的时候的事情……


  扭头,看向怀中的悟吉塔。


  睡的正香,均匀的呼吸打在了贝吉特的胸膛。


  心脏的跳动,情感的悸动,都已成为现实。


  ...

       Chapter 6


        猛的,睁眼……


  阳光刺进到眼中。


  天亮了……


  贝吉特躺在床上,疑惑的回想着。


  刚刚那是……梦啊……还好……是梦……


  我记得……那是之前发生的事情……在我和我的悟吉塔相遇的时候的事情……


  扭头,看向怀中的悟吉塔。


  睡的正香,均匀的呼吸打在了贝吉特的胸膛。


  心脏的跳动,情感的悸动,都已成为现实。


  在那之后的事情……已经记不清了……


  但是……看着悟吉塔熟睡的脸……


  嘛……不去想了……悟吉塔现在就在我身边……


  “悟吉塔缓缓睁开双眼:“贝吉特,怎么了?”


  贝吉特浅浅一笑,轻附上悟吉塔的唇:“什么都没有,就是在这黎明中,梦到了以前的事情……梦到……你……”


  嘛……不去想了……现实就是现实……那已经成为过往……已经……不重要了……


  自己已经……和悟吉塔在一起了……


  是……如此的幸福……


  那是……黎晓的……过往……一段……惊心的故事……


  《黎晓的过往》—END —

绯雪凝香

黎晓的过往 融合组

       Chapter 5


        “库莱茵!来吧!”贝吉特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只见库莱茵满脸怒气,血丝漫步在眼角中,原本美丽的脸上青筋暴起,就像是一个嗜血的恶魔。


  贝吉特叹了口气,接着,如同鬼魅般的冲了出去,化掌为拳,一拳轰在了库莱茵的小肚上,这并没有对他下死手,不然,贝吉特就直接用全力轰在了库莱茵的脑袋上。


  在库莱茵的瞳孔里,贝吉特的身影愈加的放大,直至近在咫尺。


  可是,库...

       Chapter 5


        “库莱茵!来吧!”贝吉特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只见库莱茵满脸怒气,血丝漫步在眼角中,原本美丽的脸上青筋暴起,就像是一个嗜血的恶魔。


  贝吉特叹了口气,接着,如同鬼魅般的冲了出去,化掌为拳,一拳轰在了库莱茵的小肚上,这并没有对他下死手,不然,贝吉特就直接用全力轰在了库莱茵的脑袋上。


  在库莱茵的瞳孔里,贝吉特的身影愈加的放大,直至近在咫尺。


  可是,库莱茵向左踏了一步,这速度在常人眼里根本就是正常的速度,但是他实实在在的躲开了贝吉特这如同鬼魅般的一击。


  贝吉特瞳孔一缩,根本不可能!


  她都受伤了,怎么可能躲开我的攻击?


  不可能!


  贝吉特一招接一招的打向库莱茵,可是却被她躲闪。


  库莱茵的青筋慢慢的浓缩,然后乙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她就像是知道贝吉特的攻击一样。


  不可能!


  贝吉特的攻击更加猛烈,他感觉自己的尊严就像是被她狠狠的踏碎一般。


  可恶!!!


  “刷!”一个身影闪过。


  是悟吉塔!!!


  “喂,贝吉特,你再这样手下留情的话,你就要死了。”


  “哈哈哈哈哈,还是你聪明,贝吉特,你再不认真,就要被我杀掉了哦~哈哈哈哈哈!好开心啊!好开心啊!”


  “可恶!”


  “喂,接下来交给我。”悟吉塔对贝吉特说着,“你先去把你脸上的血擦一下比较好。”


  “诶?”用手一擦,洁白的手套上染上了红色。


  是血……


  “悟吉塔,别逞强……她很强。”


  “啊……我知道。”


  “哈哈哈,现在轮到你了么?没关系,先杀了哪个都一样。”


  “谁知道呢……”


  “砰!”


  两人展开了一场厮杀。


  “悟吉塔!”贝吉特担心的看着悟吉塔,悟吉塔每被打中一次,贝吉特的心就疼一下。


  他或许已经爱上眼前的这个人了……


  “哈哈……你还蛮厉害的嘛……”悟吉塔笑着。


  “哈哈哈,好开心啊,好开心啊。比不怎么样嘛!不是我的对手。你就贝吉特那个胆小鬼一样,哈哈哈哈!”


  什……什么?她敢骂悟吉塔?!


  贝吉特怒了。


  上前抓住悟吉塔:“悟吉塔,接下来换我。”


  “不行,我还……没……”悟吉塔看向贝吉特,贝吉特的眼神异常的坚定。


  “啊……我知道了……”


  “喂!库莱茵!”贝吉特喊着。


  “哈?又换人了?哈哈哈哈,你们果然不是我的对手,哈哈哈哈。”


  “喂!!我说,你怎么说我没关系,你竟然连着我的悟吉塔一起骂!你以为你是谁啊!!!”


  诶?……我的……?悟吉塔???!!!悟吉塔在一旁听着,身体莫名有些躁动。


  “我怎么说是我的自由,哈哈哈哈。”


  “我真的生气了……受死吧!”贝吉特飞快的冲到了库莱茵的面前。


  好快!


  照着库莱茵的肚子就是十几拳。


  “噗……啊……”血从库莱茵的嘴里喷出。


  这个家伙……就在那一瞬……给了我十拳左右……可恶……


  “噗啊!”


  贝吉特一拳打在了库莱茵的头上。


  鲜血从嘴里喷出。


  这个人……还是刚刚的那个……贝吉特么……他是……魔鬼……


  “不准再说悟吉塔!悟吉塔是我的!你不配取他的首级!”


  悟吉塔是我的……这句话一直回荡在悟吉塔的耳边,脸上再度染上了红晕。


  “走吧,我不杀你。”贝吉特松手,将库莱茵放了下来,“不要让我再看见你。”


  扭头走向悟吉塔。


  “呦,悟吉塔。”


  “呦什么啊!切。”悟吉塔将头扭向了一边。


  “哈哈哈,抱歉抱歉。”贝吉特笑着挠挠头。


  可恶!我不可能输!


  在两人背后的库莱茵爬向手枪,颤抖的将它举起,指向了两人。


  “砰!”


  子弹飞出,贝吉特没有察觉,悟吉塔就挡在了贝吉特的身前。


  ……

绯雪凝香

黎晓的过往 融合组

       Chapter 4


        “危险!”贝吉特的眼睛死盯着前方,“悟吉塔,快逃!他们……发现我了!”


  “什么啊?叫我逃?你是在小看我么?”


  “不是的!悟吉塔!这个人很强!”


  窗外渐渐显出了人影……


  “好开心啊,好开心啊,呐,贝吉特,好开心啊。”


  一个女人的脸突然出现在了窗前。


  她玩弄着手中的枪,一脸邪魅的看着贝吉特。


  “你!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Chapter 4


        “危险!”贝吉特的眼睛死盯着前方,“悟吉塔,快逃!他们……发现我了!”


  “什么啊?叫我逃?你是在小看我么?”


  “不是的!悟吉塔!这个人很强!”


  窗外渐渐显出了人影……


  “好开心啊,好开心啊,呐,贝吉特,好开心啊。”


  一个女人的脸突然出现在了窗前。


  她玩弄着手中的枪,一脸邪魅的看着贝吉特。


  “你!你怎么找到这里的!库莱茵!”


  库莱茵?这个女的……和贝吉特是什么关系……


  “哈哈哈哈,好开心啊,好开心啊,好开……心!”猛地,库莱茵的枪口对准了他们,“受死吧!”


  “砰!”


  子弹划过脸颊。


  “切,没打中么。”库莱茵看着贝吉特,转眼又看向贝吉特身后的悟吉塔,“虽然没打中,但是好开心啊,你说,对吧,贝吉特,好开心啊。”


  语落,枪头就指向了悟吉塔:“好开心啊,今天能带走两个首级。”


  糟糕!悟吉塔!


  “砰!”


  子弹射了出来,朝着悟吉塔射去,可没料,悟吉塔很轻易的,就躲开了。


  “哦?好开心啊,能遇到你们这样的对手。哈哈哈。”舌头舔了下嘴角,露出邪魅一笑。


  悟吉塔……贝吉特看着一脸镇定的悟吉塔,很是疑惑。


  “喂,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这是你的对手吧?”


  “诶?”贝吉特很是疑惑,“啊……”


  “来了!”悟吉塔突然看向前方,库莱茵的脸突然出现在了贝吉特眼前。


  糟了!没有察觉!好快!躲不开了!”


  “砰!”


  随后,库莱茵不知怎的,一下子飞了出去。


  诶?这是怎么回事……


  扭头,看到了悟吉塔。


  这是……悟吉塔干的么?!


  “都怪你发呆才会这样,没关系的么?你的对手就快要被我打败了。”悟吉塔嘴角勾起笑容。


  “诶?当然不行,库莱茵是我的对手,我要打败!”


  “那你就不要给我发呆!”一掌拍在了贝吉特的背上。


  “啊……我知道……”贝吉特扭头看向远处的库莱茵。


  她缓缓的从地上爬起,伴随着一阵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好久没有这样了,好开心啊,好开心啊!哈哈哈哈哈!”


  她的笑声如铃,清脆悦耳,但杀人之意慢慢弥漫开来。


  “贝吉特,然后还有你!你们的首级,我要定了!”


  又抬起枪,指向贝吉特。


  又是枪么……猛的,一把水果刀映入了贝吉特的眼帘,有了!


  “砰!”


  伴随着枪声,贝吉特瞬间拿起了刀,向库莱茵刺去。


  躲过子弹,手腕一番,刀脱手而出,化出一道流光,射进了库莱茵的大腿……


  “啊!!!!好疼!!!”库莱茵把刀拔了出来,随之,鲜血喷涌而出,“贝吉特,亏你能干的出来啊。”


  “你也是啊……”


  “喂,贝吉特,要换人么?”悟吉塔看着贝吉特。


  “不,我来。”


  “啊哈哈哈哈,都到现在了还在说这个,你们不知道你们已经死到临头了么!”库莱茵的眼睛中布满了血丝。


  贝吉特和悟吉塔看了看库莱茵,此时,不管说什么,都显得苍白无力。


  只能上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