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龙蛋

1220浏览    59参与
万书汇

龙蛋 PDF mobi 电子书 下载

龙蛋

[图片][图片]

作者: [美]罗伯特·福沃德
出版社: 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
原作名: Dragon’s Egg
译者: 宽缘
出版年: 2019-6
定价: 38
装帧: 平装
丛书: 世界科幻大师丛书
ISBN: 9787536494220

PDF 下载

mobi 下载

龙蛋


作者: [美]罗伯特·福沃德
出版社: 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
原作名: Dragon’s Egg
译者: 宽缘
出版年: 2019-6
定价: 38
装帧: 平装
丛书: 世界科幻大师丛书
ISBN: 9787536494220

PDF 下载

mobi 下载

电子书库

《龙蛋》kindle电子书_pdf_epub_azw3_mobi_下载

龙蛋》是罗伯特·福沃德所著的文学类书籍。

龙蛋下载:

龙蛋简介:人类科学家与一种智慧生命——奇拉建立起了联系,他们的大小和地球上的芝麻相仿。奇拉生活在龙蛋上,那是一颗中子星,它的表面重力是地球的670亿倍。这颗中子星因为体积远小于地球,所以两者之间的时间度量也天差地别。地球上的一小时相当于龙蛋上的几百年。如此渺小的生命,却又如此伟大,如此壮丽。用不足人类二十年的时间,走过了人类文明数以万年的整个文明史。

龙蛋目录:

楔子

脉冲星

火山

远行

接触

互动

龙蛋试读:布乌躺在树上铺满树叶的巢里,仰望漆黑夜空中的星星。这个毛茸茸的年轻类人本来早该进入梦乡...


龙蛋》是罗伯特·福沃德所著的文学类书籍。

龙蛋下载:

龙蛋简介:人类科学家与一种智慧生命——奇拉建立起了联系,他们的大小和地球上的芝麻相仿。奇拉生活在龙蛋上,那是一颗中子星,它的表面重力是地球的670亿倍。这颗中子星因为体积远小于地球,所以两者之间的时间度量也天差地别。地球上的一小时相当于龙蛋上的几百年。如此渺小的生命,却又如此伟大,如此壮丽。用不足人类二十年的时间,走过了人类文明数以万年的整个文明史。

龙蛋目录:

楔子

脉冲星

火山

远行

接触

互动

龙蛋试读:布乌躺在树上铺满树叶的巢里,仰望漆黑夜空中的星星。这个毛茸茸的年轻类人本来早该进入梦乡,然而好奇心却让他睡不着。再过五十万年,这一点好奇的微光会将他的大脑引向宇宙,去探索相对论的数学奥秘,不过现在嘛……布乌继续盯着头顶明亮的星星,只见其中一个光点突然爆发出更亮的光芒。布乌既觉得害怕,又深受吸引,他的目光追随着那灿烂的光点,直到它消失在一根粗壮的树枝背后。布乌知道只要去旁边的空地就能再看见它,于是他从巢里爬下来——随即落入了浑身布满条纹、盘成一团的卡阿口中。卡阿虽说抓获了猎物,却没能享用太久,因为他无法适应有了两个太阳的世界。旧太阳又大又黄,新太阳则又小又白。新太阳总在空中绕圈子,从不知日落为何物,害得卡阿不能再在夜里捕食。卡阿饿死了——还有其他一些不能尽快改变习性的猎食者也饿死了。之后的一年里,新太阳炙烤着天空,强光从头顶倾泻而下。再后来,它的光芒渐渐变暗。又过了一些年,夜晚重新回到了地球的北半球。

玺子砚

手涂了几个小玩意,太细的部分以后打算用渗线液涂

手涂了几个小玩意,太细的部分以后打算用渗线液涂

安西玛丽

饭绘:推上bullfinch_2001的两张龙蛋

饭绘:推上bullfinch_2001的两张龙蛋

安西玛丽

日粉推上贴的龙蛋。图二有作者ID。

日粉推上贴的龙蛋。图二有作者ID。

安西玛丽

饭绘:龙蛋(orz)三张


这对couple我不萌(嫌弃蛋),但是这几张蛮Q。


图作者:陽子Yooko,insta上代号ruby831114

饭绘:龙蛋(orz)三张


这对couple我不萌(嫌弃蛋),但是这几张蛮Q。


图作者:陽子Yooko,insta上代号ruby831114

磁极
Ridgewing Drago...

Ridgewing Dragon:A cool mountain breeze blows around this egg.


时隔一个月,我终于从高山龙域重回人类社会,没有甜食和热饮的日子实在是难熬,真想不通那些前辈们是怎么在龙域一呆就是大半年的?

(大概是信仰的力量吧?)

这一回我去的是西北的高山龙域,途径雪山龙域,依靠Pomelo(我家的贤士龙)的力量,我们没有在路上花费太多时间。然而在返程时,也是因为它让我不得不带上两个“小拖油瓶”。

或许是被Stella(我养大的白龙)照顾大的原因,Pomelo也相当爱护幼崽,甚至到了会捡回被遗弃的龙蛋的程度。有时候我带她去市镇里弃蛋坑里转...

Ridgewing Dragon:A cool mountain breeze blows around this egg.


时隔一个月,我终于从高山龙域重回人类社会,没有甜食和热饮的日子实在是难熬,真想不通那些前辈们是怎么在龙域一呆就是大半年的?

(大概是信仰的力量吧?)

这一回我去的是西北的高山龙域,途径雪山龙域,依靠Pomelo(我家的贤士龙)的力量,我们没有在路上花费太多时间。然而在返程时,也是因为它让我不得不带上两个“小拖油瓶”。

或许是被Stella(我养大的白龙)照顾大的原因,Pomelo也相当爱护幼崽,甚至到了会捡回被遗弃的龙蛋的程度。有时候我带她去市镇里弃蛋坑里转悠,都要担心她会不会再偷渡一颗蛋回去。所以当她从山坡上捡回两颗脊翼龙蛋、并耍赖一定要带回家时,我其实不是很意外。

在这之前我从来没养过脊翼龙,据龙类图谱记载,脊翼龙是活泼且友好的龙种,杂食,体型中等,鲜有伤人记录。既然如此,那么带回去也不是什么为难的事。

到家之后我将两颗蛋放在一起孵化,Stella和Pomelo在一旁监护,Sereno(我养大的红龙)则舔了舔蛋壳以表示欢迎,龙场的其他成员虽然都满腹好奇,但碍于Pomelo的威严,都不敢靠近孵化室。

而我重新翻出了龙类图谱,将脊翼龙的部分重新复习了一遍。图谱的最后一页绘有一幅脊翼龙振翅欲飞的画,那对翅膀宽大而艳丽,正是因为有这翅膀,脊翼龙才有了“风的化身”这一美名。

看着那幅画,我突然期待起他们孵化的那一天。

磁极
Striped Dragon(...

Striped Dragon(Black Variant):This egg has brightly colored markings on it.


有人说如今的条纹龙混了六成以上的已知龙种血统,是不折不扣的“一锅混”。虽然不免夸张,但还是有点道理的。“条纹龙最初是什么颜色?”一直以来,这都是困扰许多学者的谜题;按自然出生的条纹龙肤色色相概率算,白色很可能就是这一龙种的原始色,但……也有可能这只说明了过去的某段时间里,条纹龙群和白龙群“亲密相处”了许多年。

唔……总之,这种复杂的问题还是交给专业人士为好,我只是想说明,条纹龙的肤色极易被影响,通常由亲龙的伴侣所决定。举个例子,黑色条纹...

Striped Dragon(Black Variant):This egg has brightly colored markings on it.


有人说如今的条纹龙混了六成以上的已知龙种血统,是不折不扣的“一锅混”。虽然不免夸张,但还是有点道理的。“条纹龙最初是什么颜色?”一直以来,这都是困扰许多学者的谜题;按自然出生的条纹龙肤色色相概率算,白色很可能就是这一龙种的原始色,但……也有可能这只说明了过去的某段时间里,条纹龙群和白龙群“亲密相处”了许多年。

唔……总之,这种复杂的问题还是交给专业人士为好,我只是想说明,条纹龙的肤色极易被影响,通常由亲龙的伴侣所决定。举个例子,黑色条纹龙和红龙就可能生下红色条纹龙(或者小红龙)。这就像是活着的染缸。

小条纹龙通常都活泼可爱,当然还爱捣蛋。仗着体型小和天生敏捷而四处乱窜,尤其是红肤条纹龙,真是让人非常头疼;相对而言,白肤条纹龙稍听话些,而黑肤则稍安静。即使是成年的条纹龙,算上翅膀后他们的体积也大不到哪儿去,且介于他们的食谱是昆虫,因此条纹龙可谓是对牧龙人而言最无害的龙种之一了。

前提是他们不常捣蛋。

磁极
Shallow Water D...

Shallow Water Dragon:This egg appears to be covered in scales.


看光浅水龙这个名称,就知道它们与水龙关系匪浅。事实上,浅水龙和水龙是“近亲”龙种,最初的浅水龙由贤士龙和水龙繁育而来,随着时间流逝,它们慢慢发展出族群,尽管对比它们的“近亲”还是小得多。

浅水龙结合了水龙、贤士龙的特征和属性。它们的蛋是橙色的,生有细密的鳞片和斑纹,但并不如贤士龙蛋那般明艳(长大后的魔法能力也不如它们强大);它们生活在温暖的热带浅水域里,因水龙血统而变异得来的鳍和网状腿使它们成为浅水域的生物链顶端。

唯一的“缺陷”——可能我用词不当——就是它们...

Shallow Water Dragon:This egg appears to be covered in scales.


看光浅水龙这个名称,就知道它们与水龙关系匪浅。事实上,浅水龙和水龙是“近亲”龙种,最初的浅水龙由贤士龙和水龙繁育而来,随着时间流逝,它们慢慢发展出族群,尽管对比它们的“近亲”还是小得多。

浅水龙结合了水龙、贤士龙的特征和属性。它们的蛋是橙色的,生有细密的鳞片和斑纹,但并不如贤士龙蛋那般明艳(长大后的魔法能力也不如它们强大);它们生活在温暖的热带浅水域里,因水龙血统而变异得来的鳍和网状腿使它们成为浅水域的生物链顶端。

唯一的“缺陷”——可能我用词不当——就是它们过于艳丽的肤色和鳞色,明艳的橙黄色使它们在浅水域中难以掩藏,尤其是,它们性情温驯亲人。我曾思考过,若不是结合了两种龙的优势,那么在千年前,它们是否已沦为当时疯狂的“猎龙人”的勋章,从此消失于世间?

果然啊,适者生存。这句话可以送给浅水龙,也可以送给当年的猎龙派。

磁极
Celestial Drago...

Celestial Dragon:This translucent egg shines like starlight.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人们很难想象出天界龙龙蛋的模样。即使是身为牧龙人的我,有时都会产生一种错觉:这不是活生生的,而是某个超自然的、伟大的存在缔造的瑰宝。当然,不过臆想罢了!

天界龙的龙蛋是半透明的,但是没人能透过蛋壳观察发育中的幼龙胚胎,那里头仿佛翻滚着云雾或星海,凑近看,又似乎有星光映入眼睛。龙蛋外部时不时会凝聚起云雾状的物质,大部分学者认为这与Magi龙蛋的外光环是同类现象,都是魔法龙龙蛋的自我保护手段。

在绘蛋师的小圈子里,曾经流行过一个小游戏,这些兼职绘蛋师...

Celestial Dragon:This translucent egg shines like starlight.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人们很难想象出天界龙龙蛋的模样。即使是身为牧龙人的我,有时都会产生一种错觉:这不是活生生的,而是某个超自然的、伟大的存在缔造的瑰宝。当然,不过臆想罢了!

天界龙的龙蛋是半透明的,但是没人能透过蛋壳观察发育中的幼龙胚胎,那里头仿佛翻滚着云雾或星海,凑近看,又似乎有星光映入眼睛。龙蛋外部时不时会凝聚起云雾状的物质,大部分学者认为这与Magi龙蛋的外光环是同类现象,都是魔法龙龙蛋的自我保护手段。

在绘蛋师的小圈子里,曾经流行过一个小游戏,这些兼职绘蛋师的牧龙人们画下自己牧养的天界龙蛋上的花纹,尽全力还原每一个细节,然后相互对比,结果却不尽相同。最后他们将所有画作汇为图谱,没想到,却被许多外行当做是星图。

天界龙拥有奇妙的幻态,当它们以这一形态示人时,它们仿佛成了虚幻的星影,任何物理的或魔法的攻击都无法伤害它们。这一神奇的魔法为它们独有,迄今为止,都没人能参透其中奥秘;在古时,人们因此将其认作天神的使者(有些地区则认作天神本身,甚至发展出粗陋的教派),天界龙便因此得名。

磁极
Golden Wyvern:T...

Golden Wyvern:This egg shimmers like gold.


世间罕有比黄金飞龙蛋更璀璨的事物。

这一龙种的一生都伴随着“金灿灿”这一标签,因其蛋色(鳞色)而得名黄金飞龙,又有别称“金双足”。

金双足以他们一身如黄金般闪闪发亮的鳞片而骄傲,成年龙常会混入其他龙群中,大肆炫耀自己。如果遇到脾气不好的龙,就可能会被揍,但一般情况下,除非是遭到恶意的挑衅,否则金双足都不会反击。虽然具备极强的战力,但他们是不喜杀戮的(除却捕猎)、性情温和的龙。

一般人一生中是很难见到一只金双足的,尤其是他们的蛋和幼龙。这是因为他们都生活在山巅上,即使是经验丰富的牧龙人也不能有把握靠...

Golden Wyvern:This egg shimmers like gold.


世间罕有比黄金飞龙蛋更璀璨的事物。

这一龙种的一生都伴随着“金灿灿”这一标签,因其蛋色(鳞色)而得名黄金飞龙,又有别称“金双足”。

金双足以他们一身如黄金般闪闪发亮的鳞片而骄傲,成年龙常会混入其他龙群中,大肆炫耀自己。如果遇到脾气不好的龙,就可能会被揍,但一般情况下,除非是遭到恶意的挑衅,否则金双足都不会反击。虽然具备极强的战力,但他们是不喜杀戮的(除却捕猎)、性情温和的龙。

一般人一生中是很难见到一只金双足的,尤其是他们的蛋和幼龙。这是因为他们都生活在山巅上,即使是经验丰富的牧龙人也不能有把握靠近。由此导致金双足的龙蛋被列为稀有等级(虽然他们的族群实际上不小),甚至在过去的某段时间里,以金双足蛋壳为原料的奢侈品风靡一时。可没过两年,这股劲头就消退了,毕竟那不是真的黄金。

磁极
Pumilumu Drake:...

Pumilumu Drake: This egg was hidden in the bushes.


严格的说,细叶德雷克尚未被登记在龙类图谱中,有一部分研究者为它们是否该被归入龙类而争论不休,而另一部分研究者则专心于它们的分族归属,至今尚无定论。因此,“细叶德雷克”这个名字当然是非官方的,尤其是后三字,一个普通的牧龙人是没有权利决定它们的分族的。

这个名字只在一个小小的圈子里使用,一开始只有我的牧龙同行M(也是我的好友)这么喊,接着又多了我们共同的前辈——牧龙人L,然后则是我,以及另外几位好友。一切都开始于M的森林之行,她本是为寻找暗绿龙,却没想到在一处灌木丛中偶遇那个可爱的小家伙,...

Pumilumu Drake: This egg was hidden in the bushes.


严格的说,细叶德雷克尚未被登记在龙类图谱中,有一部分研究者为它们是否该被归入龙类而争论不休,而另一部分研究者则专心于它们的分族归属,至今尚无定论。因此,“细叶德雷克”这个名字当然是非官方的,尤其是后三字,一个普通的牧龙人是没有权利决定它们的分族的。

这个名字只在一个小小的圈子里使用,一开始只有我的牧龙同行M(也是我的好友)这么喊,接着又多了我们共同的前辈——牧龙人L,然后则是我,以及另外几位好友。一切都开始于M的森林之行,她本是为寻找暗绿龙,却没想到在一处灌木丛中偶遇那个可爱的小家伙,噢,当时还是颗蛋。

这种龙——我们暂且将它们归类为龙——在被生下后,就会被亲龙藏在隐蔽性极好的灌木丛里,自行孵化,所以在细叶德雷克的世界观中并没有“父母”的概念。

它非常调皮,体型小而灵活,总在树丛中上蹿下跳,当它安静地停在枝头时,保护色使得M很难找到它。它喜欢吃水果,捕食鸟类;偶尔会逮个兔子,却不吃,而是将猎物带回来给M。

它与热带龙一样喜爱阳光,当它晒太阳时,皮肤会透出如叶脉般的纹路,这一特点也表现在龙蛋上。在M的回忆里,当她拨开灌木丛看到那颗龙蛋、阳光透过叶缝照下来时,龙蛋仿佛成了光下的叶片,美得惊人。

而我通过她的这段回忆画出了她与细叶德雷克相遇的瞬间。

磁极
Water Dragon:Th...

Water Dragon:This egg is sitting in a shallow puddle.


水龙,以亲水的习性而闻名,他们的种族名也源于此。

水龙生活在水中,这似乎是人们对他们的固定印象了。然而,年幼(或生长期中)的水龙还是有部分陆行能力的,他们可以用类似蛇行的方式在地面上活动,可时间一长,他们便会感到干燥难耐,稚嫩的鳞片也会被沙石摩得疼痛,于是他们就会忙不迭地窜回水里。

幼龙总是有过分的好奇心,我牧养的水龙——Adeline——在年幼时也闹过这样的笑话,要不是有Stella(白龙)和Pomelo(贤士龙)在一旁陪着她,恐怕就不能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她的水池里了。

恩…...

Water Dragon:This egg is sitting in a shallow puddle.


水龙,以亲水的习性而闻名,他们的种族名也源于此。

水龙生活在水中,这似乎是人们对他们的固定印象了。然而,年幼(或生长期中)的水龙还是有部分陆行能力的,他们可以用类似蛇行的方式在地面上活动,可时间一长,他们便会感到干燥难耐,稚嫩的鳞片也会被沙石摩得疼痛,于是他们就会忙不迭地窜回水里。

幼龙总是有过分的好奇心,我牧养的水龙——Adeline——在年幼时也闹过这样的笑话,要不是有Stella(白龙)和Pomelo(贤士龙)在一旁陪着她,恐怕就不能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她的水池里了。

恩……至少我是不想听到Adeline的哭嚎的。

等到水龙成年,他们就会彻底失去陆行能力,此后一生都活在水中,野外的水龙会在成年后顺着河道游荡,直到寻到一处令他们满意的湖泊;也有少数另类个性的水龙——充满了冒险精神,会游入海洋,然后游遍全世界。

我希望Adeline能喜欢我为她租下的湖泊,恰逢领主需要一条水龙来维持那片湖的生态稳定。但若是她不喜欢那儿,那我也只能让她离开,好去找个能让她满意而度过一生的去处;希望不会离我们太远,不然我想再见见她可就难了。

congyun

【丕云】曹医师的龙蛋孵化计划(3)

(3)子龙在我胯上、下、中、间


提醒:关于游戏的设定和描写都是杜撰和大杂烩,EG文请勿较真,谢谢。


是夜,曹丕回到自己家里,脱衣服准备洗澡的时候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昨晚也是这个时候,那颗小石卵在他抖外套的时候从袋里BIU地崩了出来扎进浴缸,害他一阵摸索,好在这次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早上起来一脑门官司脑子跟过载似的,出门的时候也是想着上午的手术无心其他,中午听到亲爹抱恙的消息忙着闹心到晚上,好不容易回来现在有空了,凑巧想起这事,一时倒也想不起石蛋到底去哪了?明明早上起床感觉还在的。

算了吧,丢了就丢了,本来就是个意外的小插曲,还能够折腾出什么蛋来,忘了倒省心。曹医师宽慰自...



(3)子龙在我胯上、下、中、间


提醒:关于游戏的设定和描写都是杜撰和大杂烩,EG文请勿较真,谢谢。


是夜,曹丕回到自己家里,脱衣服准备洗澡的时候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昨晚也是这个时候,那颗小石卵在他抖外套的时候从袋里BIU地崩了出来扎进浴缸,害他一阵摸索,好在这次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早上起来一脑门官司脑子跟过载似的,出门的时候也是想着上午的手术无心其他,中午听到亲爹抱恙的消息忙着闹心到晚上,好不容易回来现在有空了,凑巧想起这事,一时倒也想不起石蛋到底去哪了?明明早上起床感觉还在的。

算了吧,丢了就丢了,本来就是个意外的小插曲,还能够折腾出什么蛋来,忘了倒省心。曹医师宽慰自己,在心理建设中很快陷入了梦乡……


天空蔚蓝,海水深蓝,水天一线在遥远彼端缝合,缀着朵朵洁白云团,一眼望去,高空明丽,视线里是看不见尽头的大片滩涂,潮水褪去,露出了大自然慷慨无比的馈赠,密密麻麻数不清的海蛎和贝类能够触发各种反应程度不一的密集症患者心底最深的噩梦,饶是曹医师身经百战见多识广,也不免抖了抖,什么鬼。


这应该还是梦吧,曹丕望着手里的双刃剑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怎么回事?装备还如昨晚一样没变,但是场景却完全衔接不上,虽然还是密密麻麻没错,但是昨晚是蜂拥如潮水的古装士兵,现在是满坑满谷的生蚝藤壶贝壳,曹医师不知道哪个更扯淡,只觉得自己心好累昨晚割草,今晚不知道割什么。

这次又是什么副本?

难道这次的boss是海怪,那这满地的生蚝是个什么噱头?

扎心版保健石子路吗?


说起来刷副本不是要组团的吗?但现在就他一个人孤零零的莫非是单刷的节奏?曹医师虽然不怎么玩游戏,但是因为有个狂热的游戏狂弟弟,经常在他面前发作,时间长了多少还是了解了些大概的。

“叮咚”

系统提示:玩家‘子龙在我胯上’加入Resurrection of the Dragon(见龙卸甲)。

duang的一下,随着提示音效一个身影从天而降,曹丕下意识捏紧手里的双刃剑做出防御姿态,虽然心底明白这是梦境,但是不管这梦如何天马行空,梦境确是如亲临其境般真实,多防备一些总没错,谁知道空降的是敌是友,是否有BUG。


只是在看清来人的脸后,睿智冷静的医师法式懵逼,王菲那句歌词是怎么唱来着:

“呼吸是你的脸~~~

你曲线在蔓延~~~

不断演变那海岸线~~~

长出了最哀艳的水仙~~~~”


曹医师视力绝佳双目裸眼1.5以上平时带平光眼镜有只是为了挡风沙,挡虫子防紫外线红外线以及美化装逼等

此时此刻的他有种冲动,想一把撸起自己的白大褂好好擦擦眼镜,但是天蓝海蓝,能见度超高空气质量A+++++,连找个不是我眼花这肯定是PM2.5值爆表的错来背锅都找不到。

刘海中分偏长,发质黑亮柔顺一梳到底,一身紫衣气势如虹,表情邪魅带点意味不明的笑,只是笑意到不了眼眸深处,让人见了倒是觉得有点冷,手里双刃为剑寒光闪闪,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明明是两个不同的人,曹医师却有种自己在照镜子的感觉,像歌词唱的这战场上哀艳的水仙……停。


还有这名字是怎么回事,‘子龙在我胯上’?那该称呼对方子龙呢还是胯上兄还是全称?曹医师头一回觉得脑子不够使了,医科本科读5年,本硕连读7年,本硕博连读8年左右没使他犯难半点,这会倒是连连头痛。


曹医师纠结的功夫,对方一个眼神扫过来,肃静威严,一身戎装霸气侧露,披风扬起,拉轰至极。

场面一度冷场就要陷入尴尬的泥潭中时系统提示又来救场了,这次是double。

“叮咚”

系统提示:玩家‘子龙在我胯下 ’加入Resurrection of the Dragon(见龙卸甲)

系统提示:玩家‘子龙在我胯中 ’加入Resurrection of the Dragon(见龙卸甲)


曹医师已然对这个游戏的严谨度和客观性失去信心,搞事情啊。


草薙京和港漫脸!!!

一个双剑一个长剑。

这是要刷拳皇吗?连连看或者填字游戏曹医师玩得挺溜,但是动作格斗类游戏完全菜鸟啊,说的就是你啊那白披风高领子挡住大半张脸的那位,画风不一样啊你。


空降的三位玩家倒是傲娇得很,不用细听都能够感受到那鼻子哼出的冷哼和不屑,彼此之间不待见。

王不见王啊,曹医师忽然觉得自己算是这群人里最正常的那位,眼镜白袍碎短发,手里双刃剑是突兀了点,但是医生本来就是拿手术刀干活的,相比较之下其他三位就够卓尔不群简直另类了,服饰装扮是一回事,充其量当这是游戏设定需要,夸张点也可以理解。


但那同一个批发商出厂的ID真是够辣眼睛的,什么子龙在我胯上,子龙在我胯中,子龙在我胯下,子龙肯定欠你们很多钱,按照这情形再来一个子龙在我胯间就凑齐人手能够搭台搓麻将了。

善良侠义心肠的曹医师都忍不住想替子龙还债了,不然子龙出去买包子遇见的都是想上他的男人。


“叮铃铃铃”

系统提示:Resurrection of the Dragon(见龙卸甲)组团成功,触发D级任务Little Mermaid,请玩家‘子龙在我胯上’‘子龙在我胯下’‘子龙在我胯中’‘子龙在我胯间’领取。


一二三四合计四个玩家,这里确实只有四个人,也就是说组团成功了,然后触发了相应的等级任务,那看来对方应该都是一个团队的同伴,接下来只要按照系统提示去完成任务,也许就可以结束梦境了。任务等级D那判断是最基本的新手任务吧,看来这一关挺休闲的,曹医师暗暗松了口气……

等等,刚才最后一个玩家名字叫什么来着?

在其他三个人看他的眼神如出一辙鄙视的情况下,曹医师像在手术当中那样冷静地抬头看了看自己头顶的读条,旁边是每个玩家的头像和ID——子龙在我胯间六个大字金光闪闪瑞气千条,一口老血,曹医师顽强地扛住了这一波冲击没有当场倒下实乃杏林典范纯爷们真汉子,治疗者必定是要战斗至最后一刻的。


曹医师顽强拼搏的时候,系统开始播报任务第一阶段要求,所谓D级任务Little Mermaid(美人鱼),很简单,就是组团的玩家必须按照顺序完成游戏设定的小任务,等到团队里的玩家都达到一定的级别时,该任务关卡的Boss就会隆重登场,然后玩家攻略boss,领取相应的奖励。

多么简洁明了,曹医师想,然后任务第一阶段任务内容出来的时候曹医师心想我真是信了你的邪了。


系统提示:

第一阶段任务:请玩家收集1000斤软体动物,现在开始计时。


1000斤!!!

你当我们是徒手挖掘机啊又不是蓝翔技校,刚好四个人每人250啊。

曹医师一个激动差点没把手里的双刃剑给拆了。

不过当他发现只有他自己激动而其他三位无动于衷的时候,才意识到事情有点微妙啊。

难道他们三个人有什么可以取巧的法子?

可这里除了一望无际的滩涂啥也没有,难道还有外援?

事实上曹医师想多了,其他三位无动于衷的原因其实就是,他们压根不知道软体动物是什么概念。


PS:

曹4曹5曹6曹7一起做任务,这关任务是攻略美人鱼子龙,曹医师梦里的游戏进程会影响现实里他捡到的那颗龙蛋的发育,龙蛋最终会孵出什么样的子龙,还要看曹医师在各种游戏关卡里的表现了,加油啊,曹7,用爱发电为你比心


磁极
Day/Night Glory...

Day/Night Glory Drake:This egg displays the colors of both dawn and dusk.


朝暮龙,虽然它们蛋相差无几,可实际上应分为朝龙与暮龙,在小龙破壳前,一般的牧龙人都很难判断到底会是朝龙还是暮龙。

我第一见到朝暮龙蛋是在野外,那是一个傍晚,那窝龙蛋似乎也随着夕阳而改变蛋色,蛋纹如光斑般游弋幻灭,昼与夜的光辉一同汇聚在此。

据说朝暮龙的种族习性都与时间有关,比如说,朝龙只在白天繁殖,而暮龙只在夜晚繁殖,此外还有很多有趣的特性。有很多牧龙人钟爱于驯养朝暮龙,例如我的同行友人M,前几天她接回了新的朝暮龙蛋回龙场,得到消息的我便...

Day/Night Glory Drake:This egg displays the colors of both dawn and dusk.


朝暮龙,虽然它们蛋相差无几,可实际上应分为朝龙与暮龙,在小龙破壳前,一般的牧龙人都很难判断到底会是朝龙还是暮龙。

我第一见到朝暮龙蛋是在野外,那是一个傍晚,那窝龙蛋似乎也随着夕阳而改变蛋色,蛋纹如光斑般游弋幻灭,昼与夜的光辉一同汇聚在此。

据说朝暮龙的种族习性都与时间有关,比如说,朝龙只在白天繁殖,而暮龙只在夜晚繁殖,此外还有很多有趣的特性。有很多牧龙人钟爱于驯养朝暮龙,例如我的同行友人M,前几天她接回了新的朝暮龙蛋回龙场,得到消息的我便带着纸笔上门拜访,于是有了这张画。

然而朝暮龙那光斑似的花纹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变化,因此画得不很完美。如果有机会得到一颗朝暮龙蛋,我想我会再画一张。

磁极
Coastal Waverun...

Coastal Waverunner:This egg reminds you of the sea.


逐波龙(有个很诗意的译名是“海岸逐波者”)依海而生,它们刀状的龙翼能够帮助它们飞掠过海浪、在浅海处捕食;龙翼上生有灰白色的花纹,当它们扎入海水中,看起来就与大海融为一体,这样的花纹也生在它们的龙蛋上。

逐波龙是群居龙类,在非猎食的时间里,它们会在沙滩上互相嬉闹,或躺在浅水中休憩。这种龙的社会性较高,且热衷于“交流”,一旦你走近它们的聚集地,就会听到嘈杂热闹此起彼伏的龙吼声。

有传言说逐波龙能预知海啸的发生,当它们感觉到征兆时,就会进行集体性的迁移,能够连续飞数日而不落地。但目前为止...

Coastal Waverunner:This egg reminds you of the sea.


逐波龙(有个很诗意的译名是“海岸逐波者”)依海而生,它们刀状的龙翼能够帮助它们飞掠过海浪、在浅海处捕食;龙翼上生有灰白色的花纹,当它们扎入海水中,看起来就与大海融为一体,这样的花纹也生在它们的龙蛋上。

逐波龙是群居龙类,在非猎食的时间里,它们会在沙滩上互相嬉闹,或躺在浅水中休憩。这种龙的社会性较高,且热衷于“交流”,一旦你走近它们的聚集地,就会听到嘈杂热闹此起彼伏的龙吼声。

有传言说逐波龙能预知海啸的发生,当它们感觉到征兆时,就会进行集体性的迁移,能够连续飞数日而不落地。但目前为止,相关记载寥寥,来源也不尽可信。

但我相信逐波龙与海洋必然有更多不为人知的联系,因为我曾在掩藏龙蛋的沙洞中就近观察过,我看到每一颗龙蛋上都有仿佛海浪的细密花纹。

磁极
Antarean Dragon...

Antarean Dragon:This egg is surrounded by mysterious, reflective dust.


心宿龙(也有些地区称之为星宿龙),是一种生活在沙漠的大型龙类。这种龙身上最为显著的特点是它们的高反光鬃毛和鳞片发出的神秘的光,当龙变老,这种光会从耀眼的黄白色转为暗红色。它们长有宽厚的羽翼,状似鹰翼,极擅于飞行。它们经常会在领地里翱翔,从日光中获取能量,有时也会捕食小型动物,除此之外再无进攻行为,是一种性格温和的龙。

我成为牧龙人后得到的第一颗龙蛋就是心宿龙的,当时我在沙漠边缘找到了一处龙窝,母龙生了三颗蛋,它看着我花了一天时间接近窝,小心翼翼地...

Antarean Dragon:This egg is surrounded by mysterious, reflective dust.


心宿龙(也有些地区称之为星宿龙),是一种生活在沙漠的大型龙类。这种龙身上最为显著的特点是它们的高反光鬃毛和鳞片发出的神秘的光,当龙变老,这种光会从耀眼的黄白色转为暗红色。它们长有宽厚的羽翼,状似鹰翼,极擅于飞行。它们经常会在领地里翱翔,从日光中获取能量,有时也会捕食小型动物,除此之外再无进攻行为,是一种性格温和的龙。

我成为牧龙人后得到的第一颗龙蛋就是心宿龙的,当时我在沙漠边缘找到了一处龙窝,母龙生了三颗蛋,它看着我花了一天时间接近窝,小心翼翼地带走了其中一颗,从头到尾都非常安静。现在回想起来,我总觉得它拥有令人毛骨悚然的智慧。

据传说,心宿龙是在远古时因流星撞击大陆而来到这片土地的,这也是它们名字的由来。在孵化龙蛋时,我耗了不少心力将龙蛋的模样画下,那些静静环绕在龙蛋四周的光尘仿佛神秘的星云,我猜这或许与传说中它们的故乡有关。

小龙出壳后,很快就表现出与它母亲一般的聪慧。它能理解我的语言和行为,并作出反应;它总是很安静,从不撒娇更不表达需求。等长大一些后,它就喜欢在龙场上空盘旋,偶尔会带回猎物,想与我分食;有那么几次它飞得很高很远,不见踪影,好在它并没有忘记回家的路。

磁极
Neotropical Dr...

Neotropical Dragon:This egg has strange yellow stripes .


热带龙,顾名思义,栖息于热带雨林,为了适应气候,热带龙的龙蛋具备极强的避水特性,这一点和荷叶相似。

成年龙的肤色与其蛋色相近,都是极鲜艳的绿(雌性稍深),并拥有布满翅膀与躯干的大块明黄色花纹,在受到刺激时,它们会张大翅膀,用翅身上明艳的花纹恐吓对手。

这是种较为慵懒的龙,除了捕杀猎物,它们可以将剩下的所有时间用来晒太阳,或在枝头慢悠悠地吃水果;偶尔也能两者兼之。热带龙都非常珍视它们的翅膀,有研究指出,晒太阳的行为不仅能令它们保持体温与活力,还能令它们的花纹更加鲜艳。而到...

Neotropical Dragon:This egg has strange yellow stripes .


热带龙,顾名思义,栖息于热带雨林,为了适应气候,热带龙的龙蛋具备极强的避水特性,这一点和荷叶相似。

成年龙的肤色与其蛋色相近,都是极鲜艳的绿(雌性稍深),并拥有布满翅膀与躯干的大块明黄色花纹,在受到刺激时,它们会张大翅膀,用翅身上明艳的花纹恐吓对手。

这是种较为慵懒的龙,除了捕杀猎物,它们可以将剩下的所有时间用来晒太阳,或在枝头慢悠悠地吃水果;偶尔也能两者兼之。热带龙都非常珍视它们的翅膀,有研究指出,晒太阳的行为不仅能令它们保持体温与活力,还能令它们的花纹更加鲜艳。而到了交配季,雄性热带龙就会整天张大翅膀,用以炫耀和求偶。

在画这颗龙蛋时,蛋的主人——一位牧龙人前辈告诉我,有一些被驯养的小热带龙偶尔也会有“展翅”行为,但这并不是为了晒太阳或“恐吓”,而是为了博得主人更多关注所做出的撒娇行为。如果在孵化、驯养小热带龙的同时,牧龙人还照顾着其他小龙,就容易出现这样的情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