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龙雀

19075浏览    266参与
比格喵喵

【铠约】破袭·十一

好久不见,虽迟但到,接下来都会更新这篇,直到完结再写短篇和新坑,🚗短时间内不会开了,开多了已经没有那种世俗的欲望了

因为的铺垫章节,出场人物有点多,涉及铠约,双兰,药鱼,诸葛亮,司马懿,仙君

————————————

鬼魅的身影根本无法用机械捕捉,摄像头下只能看见研究员突然软下的身子和悬空的芯片,“别拖了,白龙要来了……”爽朗的女音从内置耳机内传来,兰陵王现出身形。


通缉榜上赫赫有名的哨兵不过一眼,剧烈的精神力波动就将暗处的七个摄像头全部破坏,看不懂的设备被利刃直接破坏,伴随着滋滋乱流的电音,营养舱里的蓝发男人开始恢复意识。


花木兰看着空荡的地下实验室入口,眼里迸发一种堪称...

好久不见,虽迟但到,接下来都会更新这篇,直到完结再写短篇和新坑,🚗短时间内不会开了,开多了已经没有那种世俗的欲望了

因为的铺垫章节,出场人物有点多,涉及铠约,双兰,药鱼,诸葛亮,司马懿,仙君

————————————

鬼魅的身影根本无法用机械捕捉,摄像头下只能看见研究员突然软下的身子和悬空的芯片,“别拖了,白龙要来了……”爽朗的女音从内置耳机内传来,兰陵王现出身形。


通缉榜上赫赫有名的哨兵不过一眼,剧烈的精神力波动就将暗处的七个摄像头全部破坏,看不懂的设备被利刃直接破坏,伴随着滋滋乱流的电音,营养舱里的蓝发男人开始恢复意识。


花木兰看着空荡的地下实验室入口,眼里迸发一种堪称憎恨的情绪,她一向沉稳,这一次没想到高层竟然真的有人在做如此疯狂的实验。


穿着白大褂的研究员急匆匆的出现在门口,手机里爱人急切的消息不断传来,他无暇理会,他必须去取回……


“越人现在怎么在这……”被轻剑抵住脖子的那一刻,扁鹊才反应过来,他只是一个普通人类,哨兵想要隐藏只需要收敛精神力就可以。


“你……或者你们是谁……”看来已经被泄露的消息引来了狐狸。


“越人现先生不会想要庄先生知道吧!”爱人的名字在耳边被叫起,扁鹊顿时明白,是内部的人,高层的左右派争端不休,往日里左派占领话语权。


可是几年前右派新出现的一个黑猫向导突然变得强势,双方不断摩擦,到了近日,实验已经停滞许久。


“我们不会对越人先生做什么,只是来接一个人罢了……休息会儿吧,教授……”即使的女士柔软的手也能轻易劈晕一个普通人。


花木兰将扁鹊身上的白色大褂扒下,将人拖到角落,捡起地上的手机,指纹录入,她知道这里面不会有什么信息。


昏迷过去的研究员被拍了照片,庄周正在鲲上昏昏沉沉,脑袋里迷迷糊糊,但是他还在硬撑,因为要等越人回来。


一张照片发来,突然整栋房子都开始颤抖,巨大的鲲开始躁动不安 ,向导的精神力强大到可以形成漩涡,幸好没有别人靠近,否则将被碾碎。


“停下!”


一道仿佛从天而降的绝妙语音落下,那声音仿若昆山玉碎之悦耳,又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蕴含巨大精神力的话语落下,现场所有人立刻停下了动作,即使是铠这样的S级哨兵也无法移动身形。


猎豹哨兵被直接命令,还悬在半空中,因为一时动作的停顿,直直的摔在栏杆上。脊骨直接与钢铁碰撞,索性半拟态的哨兵身躯坚韧无比,不然必定当场死亡。


并不是每一个精神力等级超过s级的向导都能被认定为神级向导,他们不仅拥有特殊的精神体,更拥有强大的能力。


第一位意义上的人造神级向导白凤拥有不死的力量,就算前一天刚刚接受了开膛手术,第二天也能开始自己愈合伤口,只要大脑不灭,白凤向导就不会失去。


朱雀向导的实验一开始被认为是失败的,即使试验品一开始就是精神力等级达到s级的觉醒期向导,在长达一年半的时间里,朱雀向导都没有任何觉醒的征兆。


直到那个拥有红色头发的哨兵被贯穿了心脏,白色凤凰第一次实体化出现在上空,如同一个白色的太阳照耀,悲怆的凤鸣声响彻云霄,白凤泣血而亡。


几乎快三年没有开口说过话的守约发出了一声奇异的雀鸣与之呼应,“白凤死了……”朱雀向导一语成谶。


守约走到铠的身边,将手心贴在铠裸露的肌肤上,被青色硬鳞包裹的骨肉像是穿戴上了一层铠甲,即使再数个高级哨兵的围剿下也没有丝毫伤痕。


“阿铠……带我走……”守约蒙住铠的眼睛,向导蛊惑版的声音不是来自声带,更像是一种从天而降的神音。


守约推开身子,将战场让给哨兵们,柔软的双手一拿开,青龙眼里的杀意瞬间迸发。往日里的战友情此刻再也不会有任何影响,任何想要阻止他带守约离开的人都必死。


回过神来的哨兵们团团围住两人,有人想要先手抓住手无缚鸡之力的守约,却不想向导身上的精神力让他根本不敢靠近。


S级哨兵,最接近黑暗哨兵的人,他们知道这场战斗很难,往日里的共同作战让他们早就知道铠的实力,但是服从命令已经刻入了骨血。


殊死搏斗。


原本空旷的大厅里瞬间出现众多猛兽,哨兵们严阵以待,铠全身已经没有了人类的肌肤,原本青蓝色的瞳孔变成爬行动物版的兽瞳。


竖型的瞳孔溢散出金色的气息,这是精神力外溢,铠的理智已经要达到边缘,而守约就是那最后的一条线,死死将他拴在悬崖边上。


铠不断踢开围攻上来的人,各类精神体直接被大刀贯穿,他们不会因为这些伤而死去,哨兵们却会经历一段漫长的恢复期。


突然一声龙吼传来,白色的巨龙悬空飞进,上面赫然站着一个红发的男人。


铠没有犹豫,直接抛开两个哨兵扔向韩信,白龙一个摆尾直接扫开,其他哨兵们纷纷退散 ,这是一场最高等级的哨兵直接的战斗。


“韩信,我欠你一个人情,让朱雀走……”用精神力穿搭的声音带着无声的威胁,韩信的脸都没有变过,红色的头发迅速变成白色,裸露的肌肤也带上白色的鳞片,坚硬的龙角在白发间和谐的存在。


“白凤……”白龙哨兵无声的拒绝,当一个诱人的条件摆在面前时,人们都想要自己的那一个。


长枪与大刀碰撞出剧烈的火花,白龙哨兵的精神力更甚一筹,但有了朱雀审判加持的青龙丝毫不逊色,即使已经战斗许久,身上的衣衫都带着斑斑血迹,也没有丝毫退缩。


守约被哨兵们的打斗逼得退后,他靠住墙壁,死死撑住虚软的双腿,喉间的腥甜不断涌上,他只能死死咬住双唇,将所有疼痛留在胸腔内。


人类怎么能拥有神的力量,这一切都是要代价的,守约失去了正常说话的方式,而这种神的审判每一次都会消耗他的生命力和精神力。


如果不是半连结状态下铠的生命力在支撑着他,他估计在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就倒下了。


青色的巨龙腾坑而起,这是精神体完全融合,一种极为消耗精神力的能力,只有a级以上的哨兵可以使用。


即使青色的巨龙身形更为强健粗大,但白色的巨龙明显战斗经验更为充足,锋利的龙爪不时抓过青色的鳞片,带出血痕。


铠显然并不熟练这种能力,他蓬勃的精神力是唯一的支撑,身子死死绞紧白龙的一截身子,青色的龙角与坚硬的龙鳞碰撞。


两个精神体完全融合的哨兵战斗的力量已经直接赶跑了绝大多数人,守约知道自己撑不了多久,嘶哑的声音几乎微不可闻,“阿……阿铠……”这是向导原本的声音,多年不能开口,他自己都要忘记说话了。


青龙好似神助,直接将白龙装在墙壁上,钛合金做的坚硬堡垒被龙身直接撞出痕迹,甚至还留下了一点鳞片。


司马懿只能死死的撑住实验台,才能保证自己不在精神力重压下直接跪下,看着那抵抗的身影,桃夭的耐心已经耗尽。


他不明白诸葛亮是什么意思,杀死一个人又要救活他,甚至白白陪上了多年的心血。但是他不介意再一次杀掉这个一直在诸葛亮身边的人,是他在阻挠。


司马懿只感觉一只无形的手死死扼住他的喉咙,他看着桃夭那熟悉又陌生的面孔,手虚空的向前伸去:“诸……呃……葛,……诸葛……”


“啧。”


黑猫的能力让司马懿下意识的调整姿势,以一种轻巧的方式落在地面。


“仙君,收手吧!”

——————————————————

神级向导朱雀对应能力——审判

神级向导白凤对应能力——涅槃(不死鸟)

高等级哨兵对应能力,精神体融合,等级越高融合越完美,黑暗哨兵可以完全变成高阶精神体。与精神体融合的哨兵可以拥有精神体兽类强健的体魄作战能力,但同时会急剧消耗精神力,如不及时结束,将陷入精神风暴,严重则进入永昼。

比格喵喵

芍药开了,啊啊啊

雀雀好美,好美,好美木马~

小情侣对视(●'◡'●)

感谢狼狼的馈赠@与狼 

芍药开了,啊啊啊

雀雀好美,好美,好美木马~

小情侣对视(●'◡'●)

感谢狼狼的馈赠@与狼 

牛奶圈圈

感觉很多人没看到()

重发下链接

和一些用到的图(表情包)

16:00 

24:00 

求个点赞投币弹幕什么的

感觉很多人没看到()

重发下链接

和一些用到的图(表情包)

16:00 

24:00 

求个点赞投币弹幕什么的

牛奶圈圈
[游园会7h◎24:00] 兔...

[游园会7h◎24:00]


兔兔,更多的兔兔

[游园会7h◎24:00]


兔兔,更多的兔兔

牛奶圈圈
[游园会7h◎24:00] B...

[游园会7h◎24:00]


B站链接:

(链接发不出去可以去搜索关键词)

(感谢家人们🙏🏻结语可以戳合集)

[游园会7h◎24:00]


B站链接:

(链接发不出去可以去搜索关键词)

(感谢家人们🙏🏻结语可以戳合集)

牛奶圈圈
[游园会7h◎20:00] 同...

[游园会7h◎20:00]


同学桑帮忙做了饭

说:谢谢同学桑

[游园会7h◎20:00]


同学桑帮忙做了饭

说:谢谢同学桑

牛奶圈圈
[游园会7h◎16:00] 点...

[游园会7h◎16:00]


点 击 助 力 乔 雀 偷 吃 小 甜 饼

[游园会7h◎16:00]


点 击 助 力 乔 雀 偷 吃 小 甜 饼

牛奶圈圈
[游园会7h◎8:00] 八百...

[游园会7h◎8:00]


八百年前的爱丽丝pa

赶工受害者之一()乔罗来不及画了

[游园会7h◎8:00]


八百年前的爱丽丝pa

赶工受害者之一()乔罗来不及画了

牛奶圈圈
[游园会7h◎4:00] 兔兔...

[游园会7h◎4:00]


兔兔饼干里真的有兔兔吗

[游园会7h◎4:00]


兔兔饼干里真的有兔兔吗

比格喵喵
约的稿,原本想约双人了,但是修...

约的稿,原本想约双人了,但是修罗场太香了,所以变三人了,搭配修罗场文更快乐点我看修罗场 

以及感谢太太@山月斜 ,太太很迅速就画完了,爱死这种犀利的画风(っ˘зʕ•̫͡•ʔ

约的稿,原本想约双人了,但是修罗场太香了,所以变三人了,搭配修罗场文更快乐点我看修罗场 

以及感谢太太@山月斜 ,太太很迅速就画完了,爱死这种犀利的画风(っ˘зʕ•̫͡•ʔ

比格喵喵

【李约/铠约】转朱阁

【李约/铠约】转朱阁

修罗场我直接爱,我就是爱狗血

金乌李信→朱雀守约←青龙铠

——————————————

朱红的雀鸟在桃花源上空不断盘旋,武陵仙君有些无奈的看着头顶不时划过的黑影。朱雀已经在这里飞了三天三夜,他不累自己都累了,这感情啊,总归是难说的东西。

终于,朱红的雀鸟落在桃枝上,华丽修长的尾羽直直拖到地上,一朵粉色桃花落在红色的羽毛上,转瞬被变成柔顺丝绸的衣物花开。

陵光神君是天界难得的美人,在神兽大多化形壮硕的男性神君里十分难得。武陵仙君赤脚走在满地的桃花中,脚步悠闲无比。

“仙君……”雪肤银发的神君一袭红色衣诀被微风吹得翻飞,脸上的神圣纠结无比,武陵仙君一看就知道他为......

【李约/铠约】转朱阁

修罗场我直接爱,我就是爱狗血

金乌李信→朱雀守约←青龙铠

——————————————

朱红的雀鸟在桃花源上空不断盘旋,武陵仙君有些无奈的看着头顶不时划过的黑影。朱雀已经在这里飞了三天三夜,他不累自己都累了,这感情啊,总归是难说的东西。

终于,朱红的雀鸟落在桃枝上,华丽修长的尾羽直直拖到地上,一朵粉色桃花落在红色的羽毛上,转瞬被变成柔顺丝绸的衣物花开。

陵光神君是天界难得的美人,在神兽大多化形壮硕的男性神君里十分难得。武陵仙君赤脚走在满地的桃花中,脚步悠闲无比。

“仙君……”雪肤银发的神君一袭红色衣诀被微风吹得翻飞,脸上的神圣纠结无比,武陵仙君一看就知道他为何而来。

“这红线一旦牵上就断不了了……”神族的姻缘其实并非由姻缘神掌管,若是自有缘分便会生出红线,一端系在天定之人尾指之上。

当年朱雀神君和金乌之子结缘,二人求得一截红线希望长长久久,却不想朱雀早有姻缘,三段红线剪不断,理还乱的绕在朱雀金乌和青龙身上。

武陵仙君看着朱雀两手尾指分别漏出的红线也知道自己当年确实不该给朱雀红线。

“可一个人如何面对两颗心……”朱雀青龙青梅竹马一同长大,谁知青龙误入魔窟,生死不明,朱雀悲伤不已,失控撞上北周山,竟直接失去记忆。

恰好金乌之子李信路过,及时救起朱雀,太阳神金乌炽热至阳,与火之属神朱雀契合万分,朱雀失去记忆只觉模糊中有一个恋人。

金乌早已思慕朱雀神君多年,被美人面带期待的神色哪里能够抗拒,直直答应了朱雀,两人情深契合,来到武陵仙君处求得红线,希望生生世世都在一起。

彼时武陵仙君未能窥得未来之事,但青龙生死不明,大抵是没了,朱雀能得良人守护也是佳话。

却不想不过九十余年,朱雀右指上再生一条红线,而左指上原本模糊的红线再次变得清晰。

青龙神君将将从混沌中杀出竟要直面所热爱之人变心的巨大悲怆,一时走火入魔,直接掳走朱雀。

失控的青龙化作巨大龙身死死缠绕着朱红的雀鸟,朱雀挣脱不得,竟直接被龙根深入,神力交汇之时,尘封的记忆回笼,朱雀一时无法承受自己与李信之事直接昏死。

金色巨鸟与青色巨龙缠斗三天三夜,天界都被打得震动无比,直到朱雀醒来,直奔桃花林处,武陵仙君只能无奈的看着朱雀在桃花林上空盘旋三天三夜。

朱雀只觉自己无耻至极,忘了青龙爱上金乌,如今回忆起来,竟然谁也放不下,天底下谁能坐享齐人之福,朱雀只觉自己愧对青龙和金乌。

“陵光神君,万事且走一步算一步……”桃花林的仙君躺在桃枝上,懒洋洋的声音响起,朱雀只能无望离开。

谁知刚刚走出桃林,一个高大的男子就直接上前,青龙已在桃花林外等了三天,他的身上甚至还带着魔窟里受的伤,那双青色的眼睛包容平静,深入却是无穷无尽的占有和爱意。

守约再也忍受不了,他当年悲伤至极,就是为了寻得青龙,如今青龙好生站在自己面前,恍如隔梦。

熟悉的木质气息扑面而来,守约被铠拢入怀中,多年的思念瞬间爆发,青龙只感觉胸膛微微的震动。

突然一双大手直接掰开朱雀的身子,一只手死死扼住朱雀的手腕,金色眸子里满是怒火与悲伤,李信不敢相信这多年来的爱意竟然都是泡沫。

守约被夹在两人之间,内心的天平无法均衡,他对李信的爱意是真的,对铠更是多年情根深种,巨大的愧疚在朱雀心底堆积。

多年前装上北周山的伤没有痊愈,近日的大喜大悲郁结于心,醒来滴水未进,在桃花林上空盘旋三天三夜,种种累积,朱雀直接昏死过去。

铠赶忙抱住怀里瘫软的身子,比起记忆里更加单薄,自己竟然逼得守约到如此地步吗?李信顿时慌乱无助,他看着铠动作熟练的抱起守约,两人好像天生契合,想起自己逼得守约急于攻心……

李信不服跟上青龙的动作,武陵仙君刚刚送走一尊大佛,一下子又来三个,只觉得头疼万分,他虽然是掌管姻缘的神灵,但自己却真的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种复杂的感情啊。

李信回过神来,迅速运起神力,炽热至阳的神力与朱雀契合无比,不一会近日的空虚都被抚平。

“仙君,求解……”

被两道伶俐的眼神盯住,诸葛亮也没有慌乱,他惯知道这种事只有朱雀自己能解决,一脸高深的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

谁是解铃人,青龙误入魔窟,朱雀才受伤失忆,金乌趁虚而入,朱雀心动,谁为系铃人,谁能解铃。

种种此事没谁能给三人一个答案。

只是朱雀悠悠转醒之际,眼前的青龙金乌已经核睦相处,两人都不可能放手,只能各凭本事争得了。

牛奶圈圈

是群里除了我全员卡密们的茶绘(梅开二度)

后面单独截了弗和雀()

是群里除了我全员卡密们的茶绘(梅开二度)

后面单独截了弗和雀()

比格喵喵

【铠约】产前焦虑症

【铠约】产前焦虑症


铠约


龙雀


生蛋


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


————————————————


朱雀为四圣之一,天生地养,为阴阳相和的圣兽,虽然化形为男子之身,但是阴阳调和,灵气涌动,再加上精血引导,朱雀竟有感而孕。


朱雀伴侣为青龙,生得高大威猛,号为孟章,是神界赫赫有名的战神。


要说起这事的起源啊,还有些渊源,一日青龙将军路过九华山,见一赤色雀鸟乘风而起,伴百鸟争鸣之音,青龙见之喜极。


竟直接化为龙身,上前缠住朱雀,一龙一雀相合追逐,朱雀战力不及青龙,被青龙缠住。


龙性本淫,虽然青龙并不属于龙族,但龙族的本性却是沾染,青色龙身缠住赤色雀...

【铠约】产前焦虑症


铠约


龙雀


生蛋


一些奇奇怪怪的想法


————————————————


朱雀为四圣之一,天生地养,为阴阳相和的圣兽,虽然化形为男子之身,但是阴阳调和,灵气涌动,再加上精血引导,朱雀竟有感而孕。


朱雀伴侣为青龙,生得高大威猛,号为孟章,是神界赫赫有名的战神。


要说起这事的起源啊,还有些渊源,一日青龙将军路过九华山,见一赤色雀鸟乘风而起,伴百鸟争鸣之音,青龙见之喜极。


竟直接化为龙身,上前缠住朱雀,一龙一雀相合追逐,朱雀战力不及青龙,被青龙缠住。


龙性本淫,虽然青龙并不属于龙族,但龙族的本性却是沾染,青色龙身缠住赤色雀鸟,朱雀奋力挣扎,却被青龙带着直直坠落九华山。


青龙死死缠住朱雀,龙舌不断舔过朱雀额羽。朱雀化身一雪肤白发的美人,逃离青龙身躯,却被追上,被一高大男子压倒。


这段孽缘早已成为往事,如今青龙朱雀二神是神界出名的夫夫情深,青龙极为爱重朱雀,为讨朱雀欢心恨不得万事都代之。


监兵神君带着自己的伴侣来到朱雀殿,本是来探望自己的兄长,却不想一头撞见青龙扶墙欲作呕吐。


奇了怪了,青龙是威猛将军,身躯坚韧无比,还未听闻有什么毒物能伤到他。可是青龙这番虚弱无力,连朱雀精心制作的饭食都吃不下,这事就严重了。


神医细细摸过脉象,筋骨强健有力,随时可以抗住数道天雷,这实在难解啊。


忽而,医官见朱雀神君天灵带光,整个人散发一种柔和祥和之气。虽然朱雀本身就是和善的性子,但朱雀神君镇守一方,是乃战神,一般不会有如此祥和之气。


细细摸来,竟有滑脉之像,朱雀也觉今日自己腹中有灵气聚集,原以为是自己功力进步,却不想是有了身孕。


“神君勿要担忧,听闻人间有一症状叫“产前焦虑症”,虽多发于孕者,但也有少数夫妻恩爱,情深无比之中的丈夫患上。这病也不难,等到孩子月份大了,或者生出来了就好了。”医官信誓旦旦,虽然此种症状少有,但并非无从考究。


青龙一听竟是朱雀有孕,夫夫二人相视,眼中皆是震惊和喜悦,朱雀喜爱幼崽,白虎便是朱雀一手带大,如今他们以男子之身竟能有孩子。


“守约,我们有孩子了……”青龙笑得憨傻,丢了平日里的稳重,“阿铠,高兴……”


夫夫二人正喜悦无比,却不想青龙脸色突变,急忙拿起痰盂,却只是干呕,难受异常。


原以为到后面症状会有所缓解,却不想越到临产期,青龙越是严重。


铠已经第一百三十八次查看梧桐树上的巨大鸟巢,铺上最柔软的丝绸,装饰朱雀喜爱的红色枫叶。


朱雀此胎为两位神君结合之子,生而为神,胎像虽然平稳,也没有什么异常症状(所有不适症状都由青龙感受了),但是毕竟是神胎,一切都要小心为上。


守约捧着肚子坐在朱雀殿中的躺椅上,他的肚子已经大到难以坐起,往日里喜爱的衣服早已穿不上,只能卸去腰带。


挺起的肚子散发着红色的光,与朱雀神君一样,肚中的孩子是火属性,守约有些无奈,铠晚上睡眠轻,自己轻微动一下就要惊醒他。


而到了最近,铠更是严重,昨晚上甚至白夜惊醒跑到庭院里坐着,要不是自己也醒了还不知道这家伙竟然梦见血崩。


青龙朱雀都是天地而生的神兽,诞生之时都是一枚灵卵,又经天地孕育诞生灵智才破壳而出,所以这个孩子也会是卵生。


铠从梧桐树上跳下,他亲自去求了凤凰这梧桐树,是园子里最大最繁茂的一颗,费尽心思移植过来,就为了朱雀生产能有一个合适的巢穴。


因为多日未曾休息好,青龙神君的眼下带着厚重的乌黑,他竟梦见守约生产如同凡间妇女一般血崩而亡,醒来后怕无比,思考半夜才想明白,朱雀为神兽,哪里就那么容易死去。


虽然铠无数次安慰自己,也不敢在守约面前透露焦虑,但是铠一天的动作都被守约看入眼里。


自有孕以来,铠着实是受了一波罪,孕早期的反应守约倒是没有,吃嘛嘛香,但铠却是吃啥吐啥,幸好神兽并不依赖食物,不然铠估计成为第一条饿死的龙。


到了后面不吐了,却是守约夜晚腿抽筋,铠每日每夜毫无怨言爬起来给守约按摩,到了最近,守约感觉自己状态良好。


铠又出了问题,他的产前焦虑症严重极了,每天非要检查数百遍,半夜不睡就盯住守约。


铠走到守约身边,跪下身子低头听孩子的动静,灵气感应可以知道孩子和守约一个属性,铠隔着肌肤感受到硬硬的蛋壳,看着守约被撑大的肚子,和雪白肌肤上被撑出的血丝,心里一阵心疼。


“陵光感觉如何……”一阵悦耳之音传来,一个青俊男子走进,他面容自带一股风流,又有一种高不可攀的气质,正是白凤,与朱雀一同长大的挚友。


白凤身后还跟了一红衣男子,据说他最近和衡山山神走得颇近,白凤是来送凤族至宝的。


一块火灵玉,守约倒是熟悉,当年他被凤族捡回去,在火灵玉上孵化了近千年才破壳,刚好和凤族新生的白凤一天破壳。


守约刚想起身迎接,却不想腹下一阵疼痛,这疼痛难以描述,朱雀曾在战场上受过不少伤,却没有这种仿佛被打断全身骨头般的疼痛 。


这疼痛来得突然,铠一见守约扶住肚子,疼得满头大汗,瞬间就犯了症状。抱起守约也不知道做些什么,还是白凤见过,赶忙让铠放下守约。


守约只感觉下身黏腻,疼痛缓过一阵,他支起身子,运转灵气,化为一只巨大的赤色朱雀,这孩子对于人形的守约来说太大了,撑得他的肚子高高突起。


只有化为原型才生得下来,巨大的朱雀挣扎着飞向梧桐树上的巢穴,铠急得围着梧桐树打转,一时间竟然忘了自己也能飞行。


白凤也化为一只白色凤凰,他停在梧桐枝上,用特有的雀鸣安抚朱雀。朱雀疼痛难忍,只觉得一阵抽动,他知道一时半会还生不下来。


青龙本是东方守护神,他情绪一波动,竟引起云雾聚集,东方之地的百姓突见刚刚还是晴天万里现在却乌云压顶,电闪雷鸣。


铠化作青龙,灵力外散,将整个朱雀殿围绕起来,阵阵龙吼声传遍天地。


梧桐上突然传来凄厉的鸣叫,朱雀正是疼得厉害,青龙红了眼,有些不管不顾就要到朱雀身边,白凤一个示意,飞衡直接挡住青龙。


听着雀鸣越来越凄厉,铠却不能靠近,只能用龙吼不断回应朱雀,突然神殿上空聚起雷云,神胎降临,生而为神,这第一道便是雷劫。


青龙朱雀的孩子孕育天地灵气而生,雷劫也是极为强劲,九道雷劫一一劈下,然而朱雀还未生产完,这雷劫劈下不是在蛋上,而是要在朱雀身上。


铠哪里还忍得住,龙身盘旋而上,生生顶住,这雷劫也是少有,一只青色龙角竟被劈的焦黑。


铠只觉得庆幸,不是劈在守约身上,他的羽毛可没有我的皮糙肉厚,青龙巨大的身躯挡住整个朱雀殿,雷劫只能硬生生的劈在青龙身上。


一道两道,青色的龙身多处变得焦黑,伴随着朱雀一声凄厉的鸣叫,霞光出现,照射在整个朱雀殿中。


青龙身上的焦黑的皮肉迅速恢复,朱雀散失的灵力恢复。朱雀起身,与青龙在半空中缠绕共舞,只见梧桐树上一枚赤红色的足有成年男子两个拳头还要大一些的龙蛋静静的立在中央。


龙蛋上带着软刺,这些软刺给朱雀带来不少苦头,却也是孩子的自我保护,不过一个时辰,龙蛋就变大足足一倍,上面的鳞片也变得坚硬无比。


青龙盘绕一圈,将坐在蛋上的朱雀和孩子保护着,一家三口安静的睡着了。


铠的产前焦虑终于好了

比格喵喵

【铠约】破袭·十

狗血哨向设定

你爱我我也爱你,不拆不分无第三者纯爱甜文(我觉得很甜(●'◡'●))

—————————————

向导的身形纤瘦,常年不见阳光的肌肤白皙细腻,顺着微微凸起的脊椎底部却有一出深入骨髓的伤疤。


哪里曾经有一条敏捷毛绒的狼尾,是守约混血身份的外露,可是少年在冰冷的实验室里无助的看着尾巴一点点萎缩,最后只留下一个凹陷的疤痕,经年久月,伤疤的颜色都已经融入肌肤。


可是这样一片已经被剥夺的地方,开出了不一样的盛世。


火红的尾羽好似神话里描述的圣物,柔软的边缘被男人的大手摩挲,铠不由自主的摸上那突然出现的尾羽。


好像跨越时空,时隔数年,铠又一次将守约的尾巴捏在手中...

狗血哨向设定

你爱我我也爱你,不拆不分无第三者纯爱甜文(我觉得很甜(●'◡'●))

—————————————

向导的身形纤瘦,常年不见阳光的肌肤白皙细腻,顺着微微凸起的脊椎底部却有一出深入骨髓的伤疤。


哪里曾经有一条敏捷毛绒的狼尾,是守约混血身份的外露,可是少年在冰冷的实验室里无助的看着尾巴一点点萎缩,最后只留下一个凹陷的疤痕,经年久月,伤疤的颜色都已经融入肌肤。


可是这样一片已经被剥夺的地方,开出了不一样的盛世。


火红的尾羽好似神话里描述的圣物,柔软的边缘被男人的大手摩挲,铠不由自主的摸上那突然出现的尾羽。


好像跨越时空,时隔数年,铠又一次将守约的尾巴捏在手中,他不由将怀里的人抱得更紧,抱得更深


混血魔种本就永远一双特别的红色眼睛,然而即便在梦里无数次梦见过的样子此刻也有些陌生起来。


那是什么样的感觉,仿佛被神明注视,那是慈悲却不带一丝情感的眼神,全身不敢动一下,赤色眸子上一闪而过的金色图腾不应该属于百里守约,那是神级向导陵光。


……

“啊……啊……”向导想要呼喊什么,但铭刻在骨血里的本能,让口齿变得模糊,守约眼角泛着红色,盈满眼眶的泪水让铠的脸变得模糊起来。


守约抱住哨兵的头,用一种不用质疑的眼神深深凝望着铠的双眸,铠停下了腰身,驯服的被向导看着。


“啊……啊……可……啊……”颤抖的声线无法准确喊出男人的名字,守约只能在心底一遍遍深情呼唤,阿铠,阿铠,阿铠……

铠知道,守约在喊自己,一向实干的哨兵放缓动作,耐心的回应向导。


“守约,我在,守约,阿铠在……”


男人挺拔的人类身躯诡异的带着龙角龙尾,他像一只残忍的雄兽,不容置疑的对雌兽进行侵犯,修长的龙尾死死缠住一条光洁的小腿。

………………

司马懿不由自主的佝偻起身子,这一条路的温度低到离谱,他曾经无数次走过这一条通道,比起长得无穷无尽的记忆,这一次尽头竟然好像转瞬即达。


无数次在梦里惊醒自己的脸庞再度出现,那个男人就静静的坐在实验台前,他好像无情的神明,不为任何事情有所情绪。


“诸葛……”时隔数年再度喊出这个名字,司马懿的声音不由带上一种低沉的复杂的情绪,这种感情很难描述,曾经因他而死,又因他而活。


“我曾经放过你……”神明的声音如同高耸的围墙,司马懿瞬间感受到周身的压力,这样的精神威压,司马懿被逼迫着露出拟态,黑色的猫耳从发间冒出,看着那人坚持强撑的样子,桃夭不懂。


实验塔里被营养液包围的男人沉睡多年,白色衣衫的研究员忙碌的穿梭在个个不同的营养仓之间,各种数据流水般被记录,任何的轻微动静都可能伴随巨大风险。


研究员站定在巨大的培养舱前,眼神中是一种极致的狂热,裸体的实验体在培养液中漂浮,蓝色的头发已经长到遮住半张脸,检测神经的数据不断波动,各项数值激烈的变化,价值百万的仪器发出刺耳的警报声。


过于强大的精神力外扩,甚至让培养舱的玻璃出现丝丝裂纹,研究员颤抖的挪动身体,想要调节药剂,然而身体却不由自主的臣服。


这就是哨向和普通人类的区别,他们的精神力暴走并非普通人可以承受,即使这个实验室在地下五十米,无数大型仪器控制隔离,研究员都经过严格训练,但一个神级向导的精神暴走还是过分恐怖。


“各位先生们,实验该暂停了……”如同幽灵般突然出现的男人,根本没有人看见他出入的痕迹,他好像凭空出现,研究员被扼住手腕,指纹对接,营养仓里各种连结实验体的机械针掉落。


高长恭拿起研究员胸口的铭牌,细细抚摸上面的名字,不过瞬间,坚硬合金的铭牌被捏成一团铁块,一张银色的芯片被挑出。


巨大的警报声传遍整个基地,铠迅速抱起守约,简单的给两人穿上衣物,哨兵极强的行动力在这一刻展现。


“出事了……”铠在宿舍迅速寻找,刻入骨子的战斗基因让哨兵迅速装备完毕,守约还有些腿软,他被铠套上唯一的防弹背心,手中被塞入一把迷你手枪。


“守约,跟紧我……”铠安抚好守约,精神力外放,大厅里被警报声提醒的哨兵迅速回到房间进行装备,向导们被安抚着集中撤离,突然的战况,发生什么事了。


守约回过神来,他的神色变得清冷高贵,浑身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气质,铠隐隐感觉身边的空气像是变得稀薄,守约外放的精神力给铠带来了无穷的压力。


神级向导,精神力远超S级,铠恍惚间好像又陷入无边无际的雪原,身边的向导高不可攀,像是瞬间就要远去。


手指突然被铠抓紧,守约转过眼神安慰哨兵,释放出安抚向导素缓解哨兵的情绪。

热闹的大厅迅速变得安静,哨兵们架起枪械,哨兵并不依赖这些外力武器,他们本身的身体才是最好的武器,但是血肉的搏斗终究容易造成难以挽回的损失。


铠推开宿舍门,高级哨兵的出现让原本惶惶不安的哨兵群体有了主心,连接哨兵内部大脑的内置耳机下达命令。


抓捕代号为青龙的哨兵,无论生死,确保代号陵光的高级向导人身安全。


命令下达,全场静默,往日大家都是并肩作战的战友,即使哨兵本身容易争强好斗,但是对于强者的崇拜是本能的。


铠也接收到了命令,他明白自己已经暴露了,守约很有可能会面临软禁,他并不清楚当年韩信的具体事件,但是代号白凤的向导确确实实已经死去。


铠不会让历史重演,他已经失去过守约一次,不能再有第二次。


守约跟在铠的身后,即使不知道大厅里哨兵们接收的命令,但是向导敏锐的察觉到众人的脸色都十分微妙,铠握住自己手的力道太大了。


服从命令是天职!


来自不同方位的窥视令守约感到焦虑,朱雀赋予的能力让他的目光所及之处非常人能比,上方伴随空气的轻微震动,一个敏捷的鹰类哨兵俯冲出现。


猛禽类哨兵的速度十分惊人,铠拉着守约瞬间强化臂膀,青色的鳞片犹如盔甲迅速包裹住肌肤,鹰类哨兵被巨大的冲击力反弹飞向空中。


瞬发动全身,在场数百名哨兵瞬间进入战斗模式,即使面对的对手是极负盛名的仅次于黑暗哨兵之下的青龙,也不会退缩,为战斗而生,宁死不退。


一个猎豹哨兵突然出现,试图将守约与铠分散开来,然而铠身边的精神威压让他难以靠近,原本迅如雷电的速度变得缓慢,好像被加入了慢动作,被铠以拳风打退。


守约一个闪身躲过旁边的人影,一个蜂鸟哨兵并没有什么杀伤力,然而本身足够隐蔽的能力往往容易被忽视,只要能够靠近,分开向导就不是问题。


即使守约被实验室改造得虚弱无比,但是刻入向导骨子里的自卫基因还是迅速启动,守约躲过蜂鸟哨兵的动作,对方知道,这次没成,下一次就更难了。


无数不同种类的哨兵向铠和守约冲过来,狭窄的走廊现在挤不了多少人,铠明白,为了守约这些哨兵现在还不会用上全力。


伤害向导是大罪。


即使是s级哨兵,想要赢过围捕也是不可能的,铠的身体已经完全与精神体融合,青色的鳞片遍布肌肤,只有一张脸还算白净,往日里死寂沉默的双眸变成青色,手上变化出的精神力实体化武器是一把巨大的砍刀,他已经到了极限,死死缠住守约的布条已经渗满鲜血。


守约本就不擅长战斗,向导的体力迅速流逝,之前情事的疲累逐渐显现,他隐隐已经有些站不住,拿着枪的手微微颤抖。


守约被铠保护的死死的,即使明知道这些哨兵不会伤害他,但为了防止意外铠还是每一次挡住那些攻击向守约的动作。


守约嘶哑的喉咙只能发出模糊不清的语调,铠知道自己要撑不住了,但是守约不能落入那些疯子手里。


南方基地的人手还没到,铠只能硬撑,哨兵强大的肉体力量一点点流失,整个人已经开始要抵挡不住围攻。


猎豹哨兵抓住机会,凝出锋利的豹爪就要对准铠的咽喉……


“停下!”


一道仿佛从天而降的绝妙语音落下,那声音仿若昆山玉碎之悦耳,又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神级向导朱雀对应能力——审判,但凡朱雀发出的所有命令,皆可达成。

————————————————

高等级哨兵对应能力,精神体融合,等级越高融合越完美,黑暗哨兵韩信可以完全变成白龙,拥有白龙强健的体魄,兽类的作战能力并使用白龙的一切能力。

神级向导白凤对应能力——涅槃(不死鸟)—

彩蛋放的小号链接【一点点车车删减内容】(●'◡'●)求心心拳头和评论摩多摩多

比格喵喵
孩子像你(●'◡'●) 【用的...

孩子像你(●'◡'●)

【用的模板】

孩子像你(●'◡'●)

【用的模板】

Dream
想不出好的文案,所以就交给正在...

想不出好的文案,所以就交给正在看的你了(狗头)

想不出好的文案,所以就交给正在看的你了(狗头)

比格喵喵
《霸道龙君俏朱雀》又名《吃货总...

《霸道龙君俏朱雀》又名《吃货总裁小厨狼》╭(°A°`)╮

《霸道龙君俏朱雀》又名《吃货总裁小厨狼》╭(°A°`)╮

Ting
龙雀好可爱 ,我好爱~( ̄▽ ̄...

龙雀好可爱 ,我好爱~( ̄▽ ̄~)~        (是指绘,所以线稿很粗糙|ω・))

龙雀好可爱 ,我好爱~( ̄▽ ̄~)~        (是指绘,所以线稿很粗糙|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