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龙骨

156.5万浏览    21426参与
叶以桃

p3有流血注意 p4是模板 

p3有流血注意 p4是模板 

顾漓.ligsty

龙卡—重逢

ps:文笔不好,不喜欢请左上角,喜欢就留下吧!

     ❶平菇和卡卡在本文里不是兄弟。

      ❷卡卡:“醉”酒吧老板    

         龙骨:游走于黑白两道的人物

         白鸟&平菇:龙骨好友 ...


ps:文笔不好,不喜欢请左上角,喜欢就留下吧!

     ❶平菇和卡卡在本文里不是兄弟。

      ❷卡卡:“醉”酒吧老板    

         龙骨:游走于黑白两道的人物

         白鸟&平菇:龙骨好友 

      ❸前文内容过长,请耐心观看

      ❹本文中酒品名均是瞎编!

      ❺本文包含奇妙设定猫化人

正文:

夕阳余晖随着时间逐渐变淡,路边的街灯一盏一盏陆续亮了起来。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街上都是刚吃完饭出来散步的人们,街道旁,有人抱着自己的爱宠逛街,有人挽着身边爱人的手臂压马路,也有人伤心欲绝在酒吧里千金买一醉。


论酒吧,这里有一个最出名的酒吧—醉,每逢开门生意都火爆。或许每个人来这里都不是为了买醉,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来到这里的人都是为了调酒师的那一杯好酒,这是别的酒酒师调不出的味道,因此来这里的人每晚都络绎不绝。当然,极少数的时候运气好的人能喝到老板亲自调的酒,可至今还没几个人遇到过。


几年前在这间酒吧火起来之后没多久就流出“老板买的酒掺了某些让人上瘾的药。”“老板靠美色诱惑客人。”之类的传闻。


后来这个“掺药”传闻被警方证实是莫须有的,还把造谣的人给抓进去坐了好几天。这件事没有让“醉”的生意惨淡,却导致了酒吧的人气更上了一层楼。


后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实在太多客人了,老板停业了好长一段时间。当时有很多人都在可惜自己以后喝不到好酒了,也有人骂老板不识时务,在生意最火的时候关门走人。


在过了一两年后,在某一天里,有个人在醉的门前发现了那张挂在门板上久远又熟悉的木牌子“正在营业”。于是那晚,“醉”的店里坐满了人。


可到第二天人们再去的时候绝望的发现又关门了,人们又陷入了难过。


在那段不开门的时间里,又有传言流出说:“醉的老板准备回来继续开店。”“醉换了地址。”“醉的老板被仇人追杀。”


可是让人没想到的是一年后,醉又重新开门了。起初人们还担心它随时关门走人,但是没多久他们就发现是他们想多了。


因此一众谣言不攻自破。


可是过去了这么久关于“醉”老板的传闻却是一直没断过,直至今日还有不少人在讨论这个神秘的老板。 因为不知道老板的名字,人们就用z来称呼。


“诶,这z老板如今的讨论度都能压当红明星一头了,我们能在死前见一面老板吗?”说话的人仰头喝了一口酒。


他旁边的人眼神呆呆,迷蒙的看着眼前的酒杯,断断续续的回答他:“咱能喝…喝到这...酒都..都不错了!还见什么…老老板!”


他俩隔壁的人听到他们在讨论传说中的老板,而自己也好奇,于是他憋不住自己好奇的心加入了进来。


“唉,“醉”的酒真的一绝!z老板也是,竟然能找到那么好的酒。”


“不得不说啊,老板也是沉得住气,这么多年了,连跟头发都没见过。”


“各位,那个我想问个问题,”说话的是个年轻人“那酒柜上面那几排的酒为什么不买啊?我看这些客人都不点。”


闻言,正在喝酒的人转头看他,哟,新面孔。


有人开口回答了他的问题:“年轻人,那是老板的珍藏,只有老板允许才能喝,而且还不收钱。 ”


“哎对对,前几年老板让调酒的开过几瓶,我们几个有幸尝到了。真想念那时候的味道啊。”说完,那人还咂巴了几下,似乎在回忆那味道。


年轻人听了又问:“那能买着吗?”


话音刚落,年轻人就收到了一堆看傻子的眼神。


“??!”


“年轻人,老板的酒是能买,但是你可能付不起那价钱。”说罢又仰头喝了一口手中的酒。


年轻人听了大受震惊,他不死心的问:“敢问能贵到什么价位?”


“啊?看到那边那一把尺子长那瓶没有?就那靠左边的蓝紫色的,之前有个富豪想买,结果调酒的说需要八千万!”


年轻人顺着那人的手望过去,看见了那手掌大的酒瓶。


“…………”


年轻人心里堆满“卧槽!”


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安慰自己道:“放弃吧,手上的酒很不错。”


年轻人边喝着酒边听身边的人讨论这间酒吧,突然耳边传来一阵吵闹,他转头一看,是一个穿着休闲服的男生跟调酒师争吵。


男生指着调酒师身后那一墙的酒问他:“为什么那一瓶不卖!”


年轻人看到他手指的方向,嚯,老板的酒。


调酒师不急不躁的回答他:“抱歉这位客人,这是我们老板的酒,我不能擅自作主。但是我们老板说过,客人即上,您要是愿意出合适的价钱,这瓶酒您也可以拿走。”


“嚯,有人来买酒了,兄弟们,看戏,别聊了。”


男生生气的问:“多少钱?”


调酒师毫无遮掩地打量了他,恭敬的说:“抱歉,请叫客人您的兄长来。”


围观群众: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嫌弃人家哈哈哈,去他妈的客人即上帝。


男生听懂了调酒师的言外之意,脸都气绿了。转身朝着某个包厢走去。


男生刚进门就对这包厢里的人吐苦水:“哥!他不卖你看上的那瓶酒!气死我了!”


被男生叫哥的人正坐在沙发上,他旁边还有几个看起来跟他同龄的人,闻言他们抬头看向男生,又看看身边的人。


“噗哈哈哈,稀奇啊龙骨,这年头居然有人不卖你酒。”


“诶,笑死了,第一次看龙骨吃瘪。”


“得了得了,还是我去吧,小龙骨回来坐着。”说话的是平菇。


“哼!气死我了!他凭什么看不起我!我都成年了!”


“好了,别吵。”坐在中间的龙骨对他弟弟下了禁言令。


“哼!”


调酒台前,平菇微笑的看着调酒师说:“您好,我是刚刚那小孩的朋友,请问那瓶罗蒂曼斯特需要多少钱?”


调酒师对他点了下头表示敬意,随后继续着手上的调酒工作回答他:这位客人,您是真的想要这瓶酒吗?”


“对。”


“那您自己估个价吧,估了价我再卖给您。”


平菇挑了挑眉,心道:罕见的规矩。


“七千五百万?”平菇带着疑惑说出了他之前见过的价位。


“可以,那么请问客人您,您几位?”


平菇继续疑惑的回答:“六位。”


调酒师结束手上的调酒动作把酒倒出来递给了点酒的人,然后他不急不慢的对平菇说:“好的,这位客人您需要消费八千万来购买。”


“???”卧槽什么的玩意?怎么还涨价了?!


“是这样的,这位客人,老板规定买他的酒需要一定的费用外还有每个人的额外收费。例如您出价七千五百万,那么我收您每位七十五万,您有六位同伴那就是450万,虽然最后加起来才七千九百五十万,但是我们老板喜欢四舍五入,所以您需要支付八千万。”


平菇:“?????”卧槽还能这么玩?!


“不是,等下,那你们这有什么折扣之类的吗?”


“有的,您可以出示能证明您身份地位的物品来低价。”


平菇心里此时跑过一万头草泥马:卧槽?这又是什么样玩法?还好刚刚从龙骨身上顺了张卡。


平菇一脸茫然的掏出龙骨刚刚给的那张卡递过去,调酒师在接到卡后,扫了一眼便眉头一皱。接着他在平菇疑惑的眼神下把卡给收进了吧台某个角落里,然后转身拿出那瓶罗蒂曼斯特放在桌上对平菇说:“抱歉尊敬的客人,这瓶酒就送您了,还有什么酒您需要的吗?”


平菇在这接二连三震惊他一生的骚操作还没缓过神,这一听到这瓶酒要送给他们,觉得自己头更晕了。


而旁边喝酒看戏的人听到调酒师要把老板的酒送人,还要让他随便挑,这就像一点星火落到了火药堆里,一点就炸。


其他客人:卧槽??卧槽?直接送?


调酒师没理他们的震惊和懵圈,问平菇:“能请问您,这张卡是谁的吗?”


懵圈的平菇刚缓过神来,闻言,他觉得自己待会应该又要晕了,平菇呆呆得回答:“龙骨的。”


其他人:?你说谁?龙骨??那个抓着黑白两道的人?他居然在这?


调酒师继续轰炸火药区:“那么您的包厢是几号呢,待会老板会到包厢拜访一下。”


“卧槽?老板?我那么多年终于能在死前见一面了?”


“妈妈!我出息了!”


“爷爷,你听到了吗,你孙子我能见到你偶像了!”


……


平菇:“206包厢。”


平菇说完连酒也没拿,浑浑噩噩的走回了包厢。


这边调酒师避开热闹的人群给他的老板打了个电话,电话的铃声响了许久,一阵忙音后,电话接通了。


“喂?卡一?怎么了?”对方的声线冷冷的带着刚睡醒的慵懒,像冬日里的高山白雪。

FifteenSleep

【龙卡】风落有时1

龙骨x刺头 Gaoithe x Solas[是HE 俩人都没事的那种]

大概是无法运用光之能量飞行的卡和无目的的孤独旅人骨

龙卡不拆不逆 双子亲情向


两人的名字取自爱尔兰语[我用百度翻译从中文翻成爱尔兰语的,但貌似网页才能准确翻译回中文],大家可以自己搜一下,因为爱尔兰是个美丽的国度,所以选用了爱尔兰语,其代表的事物虽然很平凡但是很美

因为是光遇人,也许不存在什么ooc,但是我觉得依照我的文笔写不出什么好东西,所以大家当个故事看就好了。

第一次试着写文,不知道该怎么写。大概有人看才会写下去吧,因为只是一时兴起。

——...

龙骨x刺头 Gaoithe x Solas[是HE 俩人都没事的那种]

大概是无法运用光之能量飞行的卡和无目的的孤独旅人骨

龙卡不拆不逆 双子亲情向

 

两人的名字取自爱尔兰语[我用百度翻译从中文翻成爱尔兰语的,但貌似网页才能准确翻译回中文],大家可以自己搜一下,因为爱尔兰是个美丽的国度,所以选用了爱尔兰语,其代表的事物虽然很平凡但是很美

因为是光遇人,也许不存在什么ooc,但是我觉得依照我的文笔写不出什么好东西,所以大家当个故事看就好了。

第一次试着写文,不知道该怎么写。大概有人看才会写下去吧,因为只是一时兴起。

————————————————

 

Solas很喜欢坐在风行网道的哪个山顶上,听风的声音。与其说是风,其实是风铃与拍打翅膀的声音。

 

他渴望飞翔。

 

一般来说,每个光之子都可以运用光之能量,拍打着他们的“翅膀”,享受在空中翱翔的感觉。但那只是一般情况,不幸的是,Solas并不包括在内。他生来与其他孩子一样,可以接受光的恩赐,可以为斗篷充能。但他唯一做不到的,就是使用光之能量拍打他的“翅膀”。

 

于是无法飞翔的他只得撑着光之能量所运行的船来代替翅膀。他花着大把大把的时间呆在风行网道,望着光之子们飞行着来回穿梭。他并不认为这是一种折磨,反倒是一种新奇,更或者是一种憧憬。

尽管他时常会想,同自己一起诞生的哥哥Clecadh,却拥有极强的飞行能力,飞行得速度快,动作利落。他很羡慕哥哥,但也很钦佩哥哥。众所周知,能力越强责任越大,飞行能力高超的哥哥被选入伊甸的先锋队,每天忙的不可开交,可没时间像他这样悠哉地欣赏风景。

 

今天也一如往常,眯着眼睛躺在草坪上,听着风铃的声音,光之子们的嬉笑,穿梭来去的声音。这里很温暖,足够他就这么呆一整天,晚些再回到霞谷去。

阳光温暖的洒在斗篷上,温暖得他就要睡着了,忽的听到草坪被踏动的声音。惊得他坐了起来,往声音的来向看去。

是一位从未见过的陌生人,这人还穿着棉斗篷,看着就让人感觉很热,可是那面部表情可算是把这温度给平衡了。

谁会没有事来这顶上呢,难道也是来晒太阳?按理说除了他这种飞不起来的特殊情况外,来到飞行网道的光之子可都是来享受飞行的乐趣的,哪会有人注意到这偏僻地方。

 

“你……你好?”Solas有些尴尬道。

“好。”得到的是比他脸还低温的回答。可是这人却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笔直地向着Solas走来。

吓得Solas慌忙站起身,拍拍身上的草碎,总之是要以一个整洁的状态见人。

“你迷路了吗?这里我很熟悉,你要去哪?”

“没有,我没有目的地。走到哪里就是哪里罢了。”

“那要不我给你推荐几个地方?这里是飞行网道,去哪里都很方便!”

“不用,就在这。”

“诶?”

措不及防。

 

这人二话不说就坐到自己刚刚躺下的地方的一边。虽然也有时有的人因为好奇过来同Solas搭话,但往往Solas都能以带路为由将其支走。这次属实是给Solas 整不明白了。

能有什么办法,那么就任由这人坐这咯。于是破罐子破摔的Solas索性无视这人重新躺回自己的草坪。

 

“你知道向光之地在哪里吗?”那人开口道。

“向光之地?没听说过啊。是什么样的地方,你说说看。”

“一个,通向每个光之子自己的光的地方,我在找寻那个地方。我已经走遍了半个光之大陆。”

半个光之大陆,这可不是什么好笑的词,这人怎么走了那么远,而这所谓向光之地可是他多年在飞行网道听闻都没听闻过的地方。他可是在这听到了各种地方的消息,各个地区的情况,可愣是没听说过这地方。

“我可以带你去其他地方找找,但不保证找得到。你要去那里干嘛啊?”

“我的心火要消失殆尽了。”

“什么??”

“我踏上旅途,是因为我不知为何无法正常从光中获取光之能量,这也导致我的飞行续能效率很低。并且过度使用的话,我的心火会熄灭。”

“看来我们很像呢。但我只是无法使用罢了,不过你可以飞翔,我却不能。”Solas低眉,仿佛在思考些什么,“飞翔是什么样的感觉?”

那人顿了顿,回答道“在我的心火还很健康的时候,飞翔是与白鲲并肩,是与云朵相较,是同快风穿梭。”

“那你一定很擅长飞翔吧?我哥哥也是。”

“我已经不可以像以前那样自由飞翔了。”

 

“那我陪你寻找向光之地,你带我飞翔,如何?”Solas挑了挑眉,示意那人同自己握手。

只见那人伸出了手,却一把抓住Solas,一步一踏,快速起飞。

突然腾空的感觉让Solas有些不适应,但很快却高兴了起来。“好快啊!就这还说你飞不了!”

“简单的起步罢了。”

“你叫什么名字——!”风声太大,Solas大声地问道。

“Gaoithe。”

“那么!请多指教啦!Gaoithe——!”

————————————————

查完他们名字之后其实就可以猜到我大概想怎么写了。

Gothic. Darkill
再来一遍,我说,绊爱发饰的龙骨...

再来一遍,我说,绊爱发饰的龙骨超酷好吧?!【私心卡龙】

再来一遍,我说,绊爱发饰的龙骨超酷好吧?!【私心卡龙】

眼泪劈叉bot_还想睡觉

p1摸鱼p23是给的赞抽然后就是给亲友的穆棱龙骨(别)

p1摸鱼p23是给的赞抽然后就是给亲友的穆棱龙骨(别)

木里

龙骨很烦恼

小甜饼

一发即……放屁,连载

“老实人”龙骨✘“海王”卡卡

——————————


龙骨最近很烦恼。


烦到什么程度呢?


卡卡的抱抱都不能让他开心起来。


那原因是什么呢?


卡卡交新的女朋友了。


本来这个不足以让龙骨烦恼。

因为卡卡一直是霞谷的最受欢迎的光之子之一,崇拜和喜欢他的数不胜数,本人也很会撩,带人跑图、训龙、找先祖……样样精通,女朋友换的比换裤子还快。

可是卡卡的新女朋友已经谈了四天还没被换掉,卡卡……是…不是已经喜欢上人家了。


龙骨郁闷死了,早知道卡卡准备谈新女朋友的时候自己就先抢他回墓土关起来只有自己一个人能看到,省得自己在这里🍋。...

小甜饼

一发即……放屁,连载

“老实人”龙骨✘“海王”卡卡

——————————


龙骨最近很烦恼。


烦到什么程度呢?


卡卡的抱抱都不能让他开心起来。


那原因是什么呢?


卡卡交新的女朋友了。


本来这个不足以让龙骨烦恼。

因为卡卡一直是霞谷的最受欢迎的光之子之一,崇拜和喜欢他的数不胜数,本人也很会撩,带人跑图、训龙、找先祖……样样精通,女朋友换的比换裤子还快。

可是卡卡的新女朋友已经谈了四天还没被换掉,卡卡……是…不是已经喜欢上人家了。


龙骨郁闷死了,早知道卡卡准备谈新女朋友的时候自己就先抢他回墓土关起来只有自己一个人能看到,省得自己在这里🍋。

龙骨:别问,问就是很后悔。


“龙骨!我带小曲来找你训龙了——”


少年清朗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龙骨的眼睛莫名一亮。

他站起来,准备迎接少年。


卡卡到龙骨身边就停了下来,将自己的手从女生手里抽了出来,立即给了龙骨一个大大的拥抱。


“想我没?”卡卡笑嘻嘻地看着龙骨。


想,可想死我了。龙骨看了一眼卡卡旁边的女生,酸酸地想道:我都没有牵那么久卡卡的小手。


小曲:(莫名背后一凉)


那名叫小曲的光之子似乎被龙骨的眼神吓到了,颤颤巍巍道:“你好……啊,龙骨……”


“你好。”言简意赅,短短几字就表达了龙骨对卡卡新女朋友的“热情”欢迎。


没我胆大、没我高大、又不能在卡卡被龙锁定时引龙、不能带卡卡跑图……短短几秒,龙骨就已经看到了小曲的许多“缺点”。


也许是看气氛不对,卡卡打岔道:“龙骨这个人就是这样子的啦 ,小曲不要害怕哦~”说完还给了飞吻过去。


你以前的飞吻都是给我的!龙骨内心在咬手帕,不过又转念一想:你的初吻给我了。


龙骨心里顿时平衡不了少。


龙骨和卡卡的相遇是在三年前。


那是在霞光城举行一年一度的飞行比赛,数以万计的光鸟在上空徘徊,许许多多的光之子在城中玩耍,霞谷城一片祥和,欢快的气氛围绕着这里,俨然是一副美景。


这是阴沉又危险的墓土看不到的美好景象,充满生机又令人流连忘返。


龙骨跟着自家先祖过来代表暮土和霞谷友好交往。


“在在在,老朋友,我们去喝酒,早就想见识一下你们霞谷的酿酒技术了!”

“诶诶诶,走错了走错了走错了,在那边……”

“哦哦哦哦,这不是第一次来你们霞光城嘛……”

………………………………


啊……好像没有自己什么事呢。

龙骨默默望着天。


————————

请问龙骨先生为什么不在之前抢卡卡回墓土?

龙骨:怕大舅子觉醒某些奇怪的技能


平菇:觉醒了,猎龙时刻



芝士鱼

无趣的云野养老生活

无趣的云野养老生活

柏拉图幻想狂热
行于世间 颜色怠惰直接拉的渐变...

行于世间

颜色怠惰直接拉的渐变映射……!

行于世间

颜色怠惰直接拉的渐变映射……!

柏拉图幻想狂热
一点点私设 呜呜诚招左卡代餐加...

一点点私设

呜呜诚招左卡代餐加我加我加我呜呜呜呜

一点点私设

呜呜诚招左卡代餐加我加我加我呜呜呜呜

夜月初笙

“别,哥……”

“听话,就抱一下。”


真的只是抱了一下而已你们信我


不知为何突然出现了新角色(果然菇菇的头发我画出来就很


菇卡tag私心

“别,哥……”

“听话,就抱一下。”


真的只是抱了一下而已你们信我


不知为何突然出现了新角色(果然菇菇的头发我画出来就很


菇卡tag私心

比奇堡仿生鲨鱼

除个草,都是最近的光遇相关!

小鸟是翎宝家oc

除个草,都是最近的光遇相关!

小鸟是翎宝家oc

BANQUET

最近

p1赠图hz的自设

往后是oc

最近

p1赠图hz的自设

往后是oc

你ta吗bi

光遇收ios号

要霞谷墓土毕业 and雨伞正太红耳机

武士裤或搓澡巾

别的没啥要求

要是可以的话给我预留一下过年买,大概十天的亚子qwq

占tag致歉

要霞谷墓土毕业 and雨伞正太红耳机

武士裤或搓澡巾

别的没啥要求

要是可以的话给我预留一下过年买,大概十天的亚子qwq

占tag致歉

花茶lythrum

一年多前给老朋友画的画


记录一下

软件:MediBang paint

第一张龙骨的线稿有原参考

一年多前给老朋友画的画


记录一下

软件:MediBang paint

第一张龙骨的线稿有原参考

这不盒里。
《关于我只会画草稿这件事情》

《关于我只会画草稿这件事情》

《关于我只会画草稿这件事情》

K·枫沐
卡猫和他的崽崽们( '▿ '...

卡猫和他的崽崽们( '▿ ' )

崽子们的爸爸在彩蛋里乁( ˙ ω˙乁)

卡猫和他的崽崽们( '▿ ' )

崽子们的爸爸在彩蛋里乁( ˙ ω˙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