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龙鸟

26.2万浏览    969参与
杜科特.

龙鸟①‖摆渡老板今天也不知道如何教育他的......

奕【小龙骨】x摆渡【白鸟】,养父子关系

文‖杜科特

——————

摆渡在魔法方舟那开了家当铺,他喜欢在那坐着抽烟,把那长杆烟斗点燃,吸一口又吐出,那雾环绕着他 看不清脸,看不透他。他看账本能看很久,任由那杆烟燃烧,随后眉头一挑,把烟杆往桌角一磕,那玩意的价值就定下来了。

你要是不服,他也不跟你争论,打个哈欠,求您换个地方,他可不奉陪。

就算你拿了个宝贝,他也不会多意外,吸一口烟,左看看右看看,看看你也看看它,头上的鸟羽会慢慢立起来,最后烟杆子一磕——“价格你定吧,我估不了。”

多少有点随缘的意思,但这种情况很少。

摆渡平常一副睡不醒的样子,半眯着眼睛在桌子上假寐,有人来......

奕【小龙骨】x摆渡【白鸟】,养父子关系

文‖杜科特

——————

摆渡在魔法方舟那开了家当铺,他喜欢在那坐着抽烟,把那长杆烟斗点燃,吸一口又吐出,那雾环绕着他 看不清脸,看不透他。他看账本能看很久,任由那杆烟燃烧,随后眉头一挑,把烟杆往桌角一磕,那玩意的价值就定下来了。

你要是不服,他也不跟你争论,打个哈欠,求您换个地方,他可不奉陪。

就算你拿了个宝贝,他也不会多意外,吸一口烟,左看看右看看,看看你也看看它,头上的鸟羽会慢慢立起来,最后烟杆子一磕——“价格你定吧,我估不了。”

多少有点随缘的意思,但这种情况很少。

摆渡平常一副睡不醒的样子,半眯着眼睛在桌子上假寐,有人来了也不一定把眼睛完全睁开。当铺开门的时间由他自己看着办,醒了就开门,开到他犯困就关,日子悠闲自在,也算是无拘无束。

那天晚上他闲得无聊拿出一颗水晶球放在桌子上看他在那下雪。那些雪花缓缓落下,落到他的发丝上,耳廓上,睫毛上,他甚至想伸出舌头去接,但是觉得太傻,于是作罢。

正当他想要关门打烊时,敲门声响起了。

“听说您这里什么都能当?”

女人的声音响起,他没有抬头,看着桌上的水晶球淡淡的说了一句“拿过来吧。”

听到什么东西被推过来的声音,摆渡抬了抬眼,他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小孩站在桌前正目光灼灼的看着他。

于是他拿起烟斗点燃,猛吸一口让自己提起精神,随后拿着烟斗围着那孩子转了一圈。

“怎么样,这孩子皮实,健康的很,老板你不会亏的。”女人这样说道,她把手搭在孩子的肩膀上,还拍了拍。

“哪来的孩子。”摆渡没有听进去女人的话,他由着烟斗里的雾气肆意飘散把一切遮得朦朦胧胧。

“我生的,我生的,今年八岁了。”女人连忙说道,她的手离开了小孩的肩膀,直视着摆渡,随后说“我真的没办法了,家里那么多张嘴,跟着我会饿死的。”

女人假装无奈的样子让摆渡看得心烦,于是他说“收,价格我给这个数。”摆渡伸出五指,然后他看到了女人兴奋且贪婪的目光。

“需要留时间来告别吗?我去开据。”摆渡说完坐回去,他拿出钥匙打开抽屉拿出一个文件夹,然后打开在里面签了字后把他倒过来示意女人在上面签字。

没有一丝犹豫,女人在上面签字画押,随后拿着那张纸单子就走了,头也不回,只剩那孩子沉默的望着门口,又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走吧,我带你去洗个热水澡。”

——————

八岁的奕觉得自己的人生烂透了。

父母在那之前卖掉了自己的哥哥跟姐姐,剩下的自己因为干活不够麻利被父母送到了当铺。

没什么可伤心的,他又不觉得自己的父母爱他,也被所谓的哥哥姐姐也欺负过,这个家,没什么值得留恋的。

当铺的老板只露出一只眼睛,桃粉色的瞳孔像宝石一般,他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叹了口气要带他去洗个热水澡。

但是奕觉得这个人是有病的。

哪有给别人洗澡把自己洗睡着的啊!?

泡在满是泡泡的木桶里,当铺的老板换下了他刚刚穿的衣服,把洗发水淋在自己头上就开始搓。结果洗着洗着就没动静了,转头一看,这家伙撑着自己的脑袋睡着了!

虽然热热的洗澡水泡着很舒服,但『是。。。。。。这位你能不能醒醒,泡泡进我眼睛了!!!』

“啊,对不起,刚刚我太困了。”眼前的这个男人睡眼惺忪,奕刚刚还在想要不要去拍他的脸,这人就醒了,然后迷迷糊糊拿起水瓢冲掉自己头上的泡沫。热水浇在身上很舒服,但是搞的自己满脸都是泡泡,现在完全看不清了。等冲洗玩他被拉起来抱出木桶,然后立即裹上了干净的浴巾,头发也被毛巾很好的包了起来,暮土很冷,但是奕现在被洗的热乎乎的。

“那个。。谢谢。。”奕小声的说着,随后他被这个人抱了起来,大概是没听到,所以他没有任何动作,奕也不好再开口,于是就这样被抱到了床上。

“今晚等头发干了将就睡吧,衣服在床上,我房间在隔壁,有事不要叫我,你自己看着办,碰坏东西赔就是了。”

说完这人打着哈欠就走了,留下坐在床上慢慢解开毛巾的奕。

房间不大,但是收拾的很好,床单这些都是新的,睡衣中规中矩,布料不算太柔软,但是对于奕来说已经很好了,于是他把头发擦对着窗外发呆。暮土上方是厚厚的云层,月亮的光辉透过云洞照射下来,像是光柱,像是对这土地的救赎。

他有点喜欢这个地方,这里跟他之前的家比起来真的太舒服了,即使这里的主人有点奇怪,但他看起来不是个坏人,如果能跟着他就好了。。。。。。

就这么想着,奕躺下渐渐睡了过去。

——————

摆渡一般睡到自然醒,醒了还要在床上摊一会才会艰难的爬起来,他会坐起来看着床头柜的照片发会呆,等自己脑子完全清醒后才慢慢站起来。

他像个老年人,每天过着沉闷的生活,不喜欢与人过多的交谈,与他日夜相伴的除了当铺里的货物就是他养的小文鸟。可惜这小家伙爱自由,每天都会出去玩,见到他的时间不多,摆渡只好每天备好粮食,以防他回来的时候饿肚子。

但是今天不一样,他提前醒了,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他翻身准备继续睡,结果发现一个披头散发的小孩站在床边,睁着红色的眼睛正盯着自己。

“卧槽!什么东西啊啊啊啊啊!呜呜!!”

脑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摆渡看到那双直勾勾盯着自己的眼睛瞬间被吓哭。连滚带爬缩到墙角,最后等自己眼睛完全睁开看清后才意识到,这好像是昨天自己同情心泛滥收的小孩。

“你你你。。。干嘛?”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还有眼泪从眼里溢出,泪腺发达的表现就在于,一哭就停不下来。

奕被他的表现吓了一跳,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然后自己就看着他边流泪边挪回床中间,接着一脸迷茫的看着自己,眼泪也不擦擦,任由它们顺着脸颊滑下凝聚在下巴。

“啊。。我。。”醒的太早所以肚子饿了,奕想去问问他这里有没有吃的,他会自己做饭,但是看到老板这个样子,一时居然说不出什么话来了。

摆渡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以为是这孩子是冷醒了才来找的自己,但是他现在不想动,懒得去拿厚被子给他。于是灵机一动掀开自己被子的一角说“冷的话睡这吧,我这暖和。”然后还没等奕反应过来,一把把他拉到自己床上了,被子一裹,闭上眼又睡了过去。

还没反应过来,奕就发现自己已经被他抱在了怀里,这里确实暖和,而且有一个香味,那种淡淡的草药香,从那人身上撒发出来,还有被抱着的安全感,那是自己活到现在从未感受到的,虽然有点不适应,但是他好喜欢这种感觉,奕想着想着闭上了眼睛,跟摆渡一样慢慢睡着了。。。。。。

直到下午,金羽的到来。

摆渡的房间门被突然推开,发出巨大的响声,金羽扯着嗓子大喊到“阿渡你快点爬起来——

卧槽你睡未成年!”


tbc.

龙鸟过激患者

龙鸟(4)

小学生文笔,后续随缘更,慎看

以下正文


白鸟并没照着龙骨说的做,只是默默看着床。

“怎么?怕我半夜偷爬床上?”龙骨噗哧一笑。

“......你睡哪?”白鸟还是有点良心的,想到前几天都是自己占了别人的房间,还挺不好意思。

“我自有办法,你睡吧。”龙骨说完转身就走,白鸟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发愣。

好像一直都是这样......

有点......安心又熟悉的感觉?

“啊,不想了,烦。”但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就好像记忆被别人抽走了一样。

过了一段时间后,白鸟用手枕着头,翻来覆去,眉头紧锁。

......睡不着。

正在想要站起来走走还是继续躺着的他突然听见了一阵脚步声,...

小学生文笔,后续随缘更,慎看

以下正文






白鸟并没照着龙骨说的做,只是默默看着床。

“怎么?怕我半夜偷爬床上?”龙骨噗哧一笑。

“......你睡哪?”白鸟还是有点良心的,想到前几天都是自己占了别人的房间,还挺不好意思。

“我自有办法,你睡吧。”龙骨说完转身就走,白鸟望着他离去的背影发愣。

好像一直都是这样......

有点......安心又熟悉的感觉?

“啊,不想了,烦。”但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就好像记忆被别人抽走了一样。

过了一段时间后,白鸟用手枕着头,翻来覆去,眉头紧锁。

......睡不着。

正在想要站起来走走还是继续躺着的他突然听见了一阵脚步声,反射动作使他立马装睡,脚步声在他床边停下了,一股热息吐在他后颈。

依脚步声和他在暮土的人缘来推测,白鸟很确定这是龙骨。

“小鸟。”从嘴里呼出的热气全吐在白鸟脖子上。

这家伙什么情况?喝酒了?

“小鸟小鸟小鸟。”龙骨蹲在床前,唇都快贴到白鸟发丝了。

我靠大哥你别这样,我害怕。

...现在是要继续装睡还是?

白鸟慌的都起鸡皮疙瘩了,手已经准备好等龙骨在靠近一步就一拳送他下去,这时龙骨突然站起来了。

白鸟看不见他的动作,但是他很确定,龙骨清醒了。

龙骨站在身后果然不一会就默默离开了。

待脚步声走远,白鸟蹑手蹑脚的爬起来探出头到门外,一切正常,白鸟长舒一口气。

而后坐回床上,一手撑头一手抱着膝盖。

“这让我怎么敢睡......”虽然刚被带回来时就已经见识过他的野蛮之处了,不过那时以为只是开个玩笑啊??那家伙不会对我有意思吧??想想就可怕,只能期望父亲大人赶紧把我赎走了......

不,我在想什么啊?

白鸟摸了摸背上的疤,想起了一些不堪的往事。

那时凛冬领主为了将白鸟培育成举世无双的人才,每天逼着他读书练功,稍有不对就鞭子伺候。

也因为这个小时候背上常常有未好的伤疤,旧的没消新的又来,日复一日。

弟弟出生了,这是白鸟人生很重要的转折点,常常在训练时一旁就会冒出两搓企鹅毛,还傻呼呼的问白鸟要不要吃一点东西休息一下,白鸟总是笑着拒绝,心里也不再是那么冷冰冰。

白枭也十分刻苦努力练功,虽然对于读书一窍不通,但身手短短几年就超越了白鸟,这让凛冬领主大发雷霆。

“你看看你弟弟!为什么你练功这么多年都没有一点长进?”凛冬领主气的翻桌,一鞭子打在少年时期的白鸟身上。

“...孩、孩儿知错。”白鸟几乎是颤抖着的说出这四个字,大颗的泪珠从脸颊滚落下来,他不断告诉自己,别哭,不要哭。

无力感翻涌而来,是啊,为什么白枭可以,他不行?如果可以,他也想要成为那个备受宠爱的弟弟,他也想要每天偷懒却还可以把身手练得这么好,他也想...被父亲夸一次。

但这只是他想,回到现实,他永远只能当作弟弟的对照品,只能被当作那朵鲜艳玫瑰花旁的脏土。

再后来...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才导致有了背后那条疤,但是他记不起来了。

“啧......老想这些干什么,都过去了。”白鸟烦躁的用毯子蒙住头,他今天是别想睡了。

隔天一早他就看见龙骨抱着胸靠在门口的墙边,每天早上见他都是一整晚没睡的样子,时不时点一下头。

“你又来了啊,不是很忙吗,来这里做什么。”

“你总不能在这白吃白喝,伤应该差不多好了吧?”龙骨闻声抬起头看向白鸟。

“嗯,差不多。”白鸟伸了个懒腰。

“那就走吧。”龙骨蹲下来替白鸟解开脚链,白鸟突然想到昨晚的事,别扭的转过头。

“怎么了?”

“没事,解开了就赶紧起开。”

NKLPOS-crty

画给陪陪的~~~我太喜欢漂亮骨了🤤🤤🤤

画给陪陪的~~~我太喜欢漂亮骨了🤤🤤🤤

Y

占tap致歉

蹲关系,什么都蹲,上一条帖子被吞了有人没看到,常驻龙骨平菇

[图片]

[图片]

[图片]


蹲关系,什么都蹲,上一条帖子被吞了有人没看到,常驻龙骨平菇



偽电气

“在害羞什么…和我说说 嗯?”

“在害羞什么…和我说说 嗯?”

沐·产不出粮等死·阳

库存,我当时偷亲留影蜡烛的🦴

库存,我当时偷亲留影蜡烛的🦴

西林菲尼酱

《战利品》


古早普通且狗血的梗(

《战利品》


古早普通且狗血的梗(

Fei
能不能让我拥有个专属小狗🥺?...

能不能让我拥有个专属小狗🥺🥺

能不能让我拥有个专属小狗🥺🥺

鲨酱☆♬
乱糟糟小摸鱼…

乱糟糟小摸鱼…

乱糟糟小摸鱼…

贺一

我的笨蛋S 完全不知道她有多犯规。

悄悄发一下 浅摸一张出来


我的笨蛋S 完全不知道她有多犯规。

悄悄发一下 浅摸一张出来


龙鸟过激患者

龙鸟(3)

依旧带点正巫,别问我白枭不是表演季的吗,私设!!

小学生文笔,后续随缘更,慎看

以下正文


*的又是这该死的天花板,哦对了,还有旁边一手靠在桌上撑着头的龙骨,似是有些累了,一直在点头,好像随时都要砰咚一声趴桌上。

这人睡觉还戴着面具?看起来就像醒着一样,怪可怕的。

经历过一次失败,白鸟深知自己得换一种方法了,片刻后他决定先乖几日让龙骨放下戒备再趁机逃走。

“喂醒醒。”白鸟略微粗暴的踹了下龙骨的椅子,龙骨的头差点没嗑到桌子。

“干什么?”龙骨将面具扶正,语气带点烦躁,虽然看不见,但是个人都知道面具下的表情不会好到哪去。

“你别睡这,碍眼,还有我饿了。”鸟子抱胸靠...

依旧带点正巫,别问我白枭不是表演季的吗,私设!!

小学生文笔,后续随缘更,慎看

以下正文






*的又是这该死的天花板,哦对了,还有旁边一手靠在桌上撑着头的龙骨,似是有些累了,一直在点头,好像随时都要砰咚一声趴桌上。

这人睡觉还戴着面具?看起来就像醒着一样,怪可怕的。

经历过一次失败,白鸟深知自己得换一种方法了,片刻后他决定先乖几日让龙骨放下戒备再趁机逃走。

“喂醒醒。”白鸟略微粗暴的踹了下龙骨的椅子,龙骨的头差点没嗑到桌子。

“干什么?”龙骨将面具扶正,语气带点烦躁,虽然看不见,但是个人都知道面具下的表情不会好到哪去。

“你别睡这,碍眼,还有我饿了。”鸟子抱胸靠在一旁的石墙上,一副理所当然,完全没有做人质的样子。

“......这里本来就是我的寝室。”龙骨也学白鸟抱胸靠在空气墙上。

?白鸟听到这话立马跳了起来,同时牵到了一个冷冰冰的东西咔锵响,是脚链。

“噗,反应也不用这么过激吧,还是你以为我真有那么多时间特地来看你?”龙骨一手托住另一手抚着唇笑出声。

“......”好髒,这竟然是他的床,宁愿睡牢里也不想睡这。

白鸟一脸嫌弃拍了拍屁股上不存在的灰。

龙骨在一旁直勾勾的盯着他,并没有说话,面具下的眼神好似突然认真起来了一样,周围的空气一下凝固了起来,普通人在这大概会窒息而亡吧。

打破宁静的还是龙骨,他很快就调整好情绪,勾起嘴角说:“脚链好看吧?特地为你挑的,再有下次就不是脚链这么简单的了。”

“我**,你个***,狗**!”白鸟上去就是一拳,被龙骨轻松的接住了。

“桌上的东西能吃,没下毒。”龙骨挥挥手,留给白鸟一个帅气的背影就向着门外消失了。

虽然很不情愿,不过要打长久战的白鸟哪能不吃不喝这么多天?三两下就把蟹肉啃完。

另一头龙骨带着平头脏辩前去和凛冬长老谈和,对面也带着两个手下,两国领主面对面坐着,那眼神好像下一秒就要打起来。

“那就先来说说俘虏的事吧,小儿可安好?”凛冬领主双手相扣托着下巴,细长的眼睛睁开来有股莫名的气势。

“放心,没死。”相对于庄重的凛冬领主,龙骨显得格外随意。

听见这话凛冬领主尽管自己也额冒青筋还是握住身后白枭的拳头,深怕一不小心这场会议就谈不成了。

“父亲放心,白枭自有分寸。”白枭放松了手示意他没事,让会议继续进行。

“我就直说了,只要凛冬能借一块有干净水源的土地,以及不侵犯我国领土,我国就停止攻势。否则,免谈。”龙骨摆摆手,语气是那么坚定,敌国领主知道反驳不了了干脆也提出自己的要求。

“听说暮土人才辈出,是不是?”凛冬领主慢悠悠说道。

“您身边的侍卫,2个,要求不多吧?”

“休想。”

“药水,食物,随你挑哪一样都行,别打我国子民的主意。”

凛冬现在处于弱势,之好退而求其次。

“药水每天送100瓶过来。”

“成交。”龙骨伸出手,把凛冬那老骨头握的不轻,随即转身带着两个手下走人。

“那死小子!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龙骨走后这里就开始摔桌,声音大到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暮土打过来了。

而白枭和鸡冠头默默在一旁看着自家领主发脾气。

回到这块熟悉的土地时不早了,龙骨让手下俩各自回到各自的岗位去,自己则是朝方舟的方向走。

“喂—巫师——”龙骨拉长嗓子叫道。

“你小子居然来光顾这里了,什么事?”巫师一脸惊讶,还以为是自己放走白鸟被抓包了,但很显然龙骨并没打算追究也没好奇过这事。

“刚刚和凛冬谈和了。”

“所以?”

“以后每天送100瓶药水过去。”

“你**可真会给我找事做。”果然龙骨是特地来报复他的吧,巫师想。

“不用谢。”说完就往神殿赶,不给巫师说话的机会,有时往身后瞥一眼会看见巫师在砸药水,而正太在一旁努力劝说。

龙骨一进门就看见上身赤裸裸的白鸟坐在床上替换绷带,脸嘎崩一下就红了,一手撑在面具上,转过身背对白鸟。

白鸟当然看见他进来了。

“怎么?没看过健壮的身材?”确实健壮,皮肤白皙的让人看不出来这是一个男孩,身材却壮的刚刚好,腹肌若隐若现,身上还处处是被龙骨鞭的伤口,唯独后背有一道疤不是。

“这是?”龙骨没忍住手贱,摸了一把伤疤。

“嘶...”白鸟很明显抖了一下,虽然不会痛,但是被一个比自己壮的大男人摸身体还是有点不自在。

“我想这不甘你的事。”白鸟迅速把衣服穿好,把龙骨推远了一点距离。

龙骨想按着白鸟的肩质问他那到疤是哪来的,可他知道,自己没这资格。

“嗯。”龙骨露出一丝错愕,但很快就收住了,好像一直都是这副表情。

“睡吧。”龙骨说。

惰性气体Xe

亲友约的龙鸟稿,发发

亲友约的龙鸟稿,发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