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龚慈恩

1494浏览    18参与
电视剧影视大全

《雪花神剑》主演:杨恭如 陈炜 姜大卫 龚慈恩 米雪

[图片]
https://www.365toma.com/b/e16404.html

《雪花神剑》主演:杨恭如 陈炜 姜大卫 龚慈恩 米雪

内容转载自网络,有问题请联系邮箱:2386097568@qq.com


https://www.365toma.com/b/e16404.html

《雪花神剑》主演:杨恭如 陈炜 姜大卫 龚慈恩 米雪

内容转载自网络,有问题请联系邮箱:2386097568@qq.com

你好秋仔

【雪花神剑】罗玄与聂小凤

雪花神剑,玄凤恋视频解读,传送入口玄凤恋解读,魔教情商低名门正派死要面子 

送给喜欢他们的人。

雪花神剑,玄凤恋视频解读,传送入口玄凤恋解读,魔教情商低名门正派死要面子 

送给喜欢他们的人。

浅浅7

生死涅槃,犹如做梦,如做梦故,当知无起无灭、无来无去、无得无失、无取无舍、无着无止、无能无所、一切法施,也无由异故,无由虚妄,是名大涅槃;可惜所做诸枉然,皆由无耻贪恚痴,重生寓意之所生,一切果今皆忏悔,所做诸罪,今皆忏悔,得作诸罪,我愿自修,誓不逾他,一切醉生。。。

生死涅槃,犹如做梦,如做梦故,当知无起无灭、无来无去、无得无失、无取无舍、无着无止、无能无所、一切法施,也无由异故,无由虚妄,是名大涅槃;可惜所做诸枉然,皆由无耻贪恚痴,重生寓意之所生,一切果今皆忏悔,所做诸罪,今皆忏悔,得作诸罪,我愿自修,誓不逾他,一切醉生。。。

雨昭云

昭云重温93包青天

展昭X连彩云

何家劲 龚慈恩 | 血云幡传奇

#昭云# 雨中再相遇  红男绿女

一滴泪,胜过万语千言。 

#昭云#

之所以喜欢这对儿,很多原因,最重要的是:

展昭对连彩云的喜欢中无怜之意

连彩云对展昭的喜欢无崇拜之心

然后才是外貌和身高的般配。

两个演员把各自的隐忍,心动,试探表现的淋漓尽致,点滴之间都是爱的表达。

女的不是白莲花,男的不是为爱舍一切,

这才是二人般配的地方。

一个回眸,一个眼神,一个主动的伸手,一滴泪,血确确实实滴在心头,至今几十载。[/cp]

昭云重温93包青天

展昭X连彩云

何家劲 龚慈恩 | 血云幡传奇

#昭云# 雨中再相遇  红男绿女

一滴泪,胜过万语千言。 

#昭云#

之所以喜欢这对儿,很多原因,最重要的是:

展昭对连彩云的喜欢中无怜之意

连彩云对展昭的喜欢无崇拜之心

然后才是外貌和身高的般配。

两个演员把各自的隐忍,心动,试探表现的淋漓尽致,点滴之间都是爱的表达。

女的不是白莲花,男的不是为爱舍一切,

这才是二人般配的地方。

一个回眸,一个眼神,一个主动的伸手,一滴泪,血确确实实滴在心头,至今几十载。[/cp]

人间尘

天衣无凤

铁胆神侯朱无视(刘松仁)X 武林盟主聂小凤(龚慈恩)


混乱的尸首铺在官道上,来往行人纷纷侧目,却不曾停留,只是疾步催促同行者快快离开这是非之地。就近的衙门却纷纷派人在傍晚前洗净道路,为护龙山庄的紫衣护卫开路。

据说,三个月前黄河决堤,流民四起,盗贼并兴,朝廷向四个重灾区拨款共三百八十万两黄金,纷纷被劫。大明天子立即令各地义仓开仓赈济流民,又开军仓就近平价售予百姓。岂料数处军仓被武林人士洗劫,地方守卫军损失惨重。铁胆神侯——当今圣上的皇叔朱无视震怒,奉圣命带领护龙山庄精兵及地方守卫军剿杀“武林莽贼”。

这一次,朝廷针对武林悍匪进行的“除莽”行动,不只是一次剿杀悍匪的锄奸行动,更是诸葛神...

铁胆神侯朱无视(刘松仁)X 武林盟主聂小凤(龚慈恩)


混乱的尸首铺在官道上,来往行人纷纷侧目,却不曾停留,只是疾步催促同行者快快离开这是非之地。就近的衙门却纷纷派人在傍晚前洗净道路,为护龙山庄的紫衣护卫开路。

据说,三个月前黄河决堤,流民四起,盗贼并兴,朝廷向四个重灾区拨款共三百八十万两黄金,纷纷被劫。大明天子立即令各地义仓开仓赈济流民,又开军仓就近平价售予百姓。岂料数处军仓被武林人士洗劫,地方守卫军损失惨重。铁胆神侯——当今圣上的皇叔朱无视震怒,奉圣命带领护龙山庄精兵及地方守卫军剿杀“武林莽贼”。

这一次,朝廷针对武林悍匪进行的“除莽”行动,不只是一次剿杀悍匪的锄奸行动,更是诸葛神侯借机铲除武林势力的行动。一场腥风血雨自朝廷,风驰电掣地卷向武林。护龙山庄的紫衣护卫由“杀神”归海一刀亲自统领,以杀为武,以攻为守,又擅上阵杀敌,面对零散无阵的武林群雄毫无弱势。三个月内,神侯领紫衣护卫剿淮南,困江左,囚武当,围峨眉。武林恐慌,不论正邪皆奋起反抗,却遭到朝廷精兵强将更大范围的屠杀,而紫衣护卫日夜兼程直逼武林中心所在——冥狱。至此时,朝廷有生力量大减,武林力量三者亦削其二,双方损失掺重。正值此时,昆仑掌门云游子修书一封,道武林龙蛇混杂,并非全为莽辈,而为祸百姓之事,向来为武林正道所不齿。希望止戈为武,无谓虐杀。少林方丈大方亦致函朱无视,念在苍生何辜,息事宁人。朱无视亦如书信所约到泰山共商“武林事宜”。

旬日后。铁胆神侯朱无视,代表大明朝廷向各地蜂起的武林人士劝降,亦与众位武林前辈商议,约法三章,使朝廷与武林共结同好……

 

“师傅——”红萼抬眼,又怯意俯首站在堂中,看见师傅不言不语,她深吸一口气,声音却越来越小,“朝廷的嫁衣已经送来了——”只见红萼将托盘举过头顶,一眼不敢望聂小凤,“冥狱已经被重重包围……”

聂小凤如常一般妆容,默语不言。神色若有所思,指腹在手腕那道伤疤上轻轻摩挲。

--------------------------------

聂小凤站在朱无视身后,冷眼旁观。

只见一青年男子,高冠帛束,红袍黑衣,抬手一拱已是气度不凡,“前辈,在下朱无视。求见紫衣老人。”

山洞内不闻回音,朱无视又高声再道,“前辈,在下朱无视。求见紫衣老人。”

声音未落,一声怪响从山洞传出,偌大的壮汉如肉球一样翻滚在地,直到那人哇呜大叫,从地上爬起逃命出谷。

这时再听,果然一个阴阳怪气,不辨男女的浑浊老音道,“你姓什么?”

朱无视一愣,“在下朱无视。”

伫立一旁的聂小凤男装而来,一身白缎,环顾左右,并不开口说话。她转到一旁,只见一巨石插地,果然如传言中那九个字。几行遒劲有力的楷书写到:不医黄,不医女,不医邪。她眼珠流转,仔细思量,心道这绝壁幽谷中的紫衣老人果然怪诞,医术冠绝天下,却又不轻易施诊救人,立下石碑,告诉世人,我医术高超却也不是普度众生。

“何门何派?”那怪桀声音继续问到。

朱无视听那声音自洞中传来,不敢轻视,“在下无门无派。”

“是治你还是你身后的人。”

朱无视回头望去,聂小凤亦惊诧于这紫衣老人的明察。

“这位小兄弟——”朱无视有相问之意,可聂小凤却并不开口,斜睨他一眼仔细打量。看他运气呼吸,功力至多在她全胜时八成,于是并不回应。只是又走上洞前,不作声响。

朱无视见这人不与他言语,也不讨得无趣,只朗声道,“在下是独自前来,并不认识这位小兄弟。”

“进来吧。另一位可以回去了。我今年只医十个人。”

那声音施施然传来,聂小凤眉间一凛,不得大怒,自己寻这绝壁幽谷已费些时日,又同这朱无视在洞外一同守候了两日,自己的伤势已不能再拖,这紫衣老人却还怪规矩连连,此番折辱不知是何用意,呵斥道,“我堂堂冥狱岳主,费劲千番功夫寻得你来,又在洞口候你足足二十四个时辰,给足你紫衣老人面子,你一句不医就能了事?”她眉尾一挑计上心头,望尽山中珍宝草药,威胁道,“你信不信我烧尽你谷中珍禽异兽,一草一木?我看你以后拿什么救人!”

那声音突然怪笑起来,像是毫不在意,“你烧便是,求我救的这些人同我非亲非故,就算你杀尽他们又与我何干。”

“好,那我就杀了你!既然你不医我,我活不了,我也不让你活!”聂小凤刚要动手,一旁的朱无视红袍一挥,挡了她的视线,只听他说到,“兄台,我只是求药,你无谓多伤人命。”

“滚开!”聂小凤怒喝之时,掌风已至。

他还未来得及挡阻,忽然风云变色,雷鸣电闪,绝壁幽谷猛烈摇晃起来,山间草木如集雨一般纷纷而落,铺天盖地般砸下,聂小凤以臂为仗,左闪右躲。

朱无视见这阵仗,又听怪声连笑,便知是那紫衣老人作祟,只得尽力闪避,眼观四路,又见远处有山壁可为遮掩,慌乱中抓住聂小凤手腕,却不想她以为是恶意攻击,反手一绕,就要发力,两人几个来回,朱无视才情急喊到,“走啊!”又捉她手腕,两人几个起落,已在数丈开外,头有横切的山壁阻挡,乱势未歇,但起码不是全身受敌。却见聂小凤发髻已乱,略有几缕长发逸出。

聂小凤见他眼神有异,伸手触及发髻才知发髻已然歪在一边。她见事已至此,紫衣老人无论如何也不会医她,便失了顾忌,反倒长发一甩,落个飘逸自然,省得凌乱不堪。

朱无视却是看她一连串动作,愣在当场。这白衣少年,转身散发,三千青丝如泼墨一般,洋洋洒洒而下。再观她眉目,明明是青黛入眉,汪洋在目,这番动人神色人间罕见。正是入神,却见一细长黑影若利剑削来,来不及喊出小心他手已伸出,探她耳侧,阻那黑影。

谁知她虽有内伤,但功力非凡,不曾回首却已知耳侧有异,亦伸手去挡,却偏偏被朱无视的动作碍了方向,微微一偏,树枝若带羽利箭呼啸而过,在她手腕留下不深不浅的划痕。

她神色无异,仿佛不是自己受伤,定定看那伤口由白而红,渐渐带出刺痛。直至刺啦一声,他撕裂内袍,将黑色布条双手递到她眼前。

--------------------------------

暗色夜中,风纷乱卷来,他默默注视冥狱入口,吩咐下去,“海棠,送我口信给武林盟主。告诉她,我再等她一个时辰,只要她随我回护龙山庄,‘除莽’行动立即结束……我答应她任何条件。”

“义父!”上官海棠一袭白衣男装,英姿飒爽骑马跟在神侯身侧,她眉头紧皱,此次嫁娶之事表面上是朝廷与武林的联姻,以证朝廷与武林共修其好。但义父此刻之言非虚,这次联姻似乎被掺了些许其他东西,她觉义父此举甚为不妥,“我们杀了这么多武林人士,她却是武林盟主,若这妖女要一血武林之耻,诛尽紫衣护卫,要义父在江山和她之间择其一,义父怎么办?”

朱无视敛起半分笑容,红袍在风中扬起波浪,笃定道,“不会。”

“为何?”上官海棠不信。

“她心有天下,”朱无视平静闭上双眼,片刻歇神,却沁出微笑,“她是唯一一个,可以与义父比肩睥睨天下的女人。”

上官海棠手上一震,捏住缰绳的手又紧了几分……义父对这冥狱岳主——志在必得。海棠无从反驳,只是敛紧神色,领命策马而去。

 

轻功施展,双臂如剑,上官海棠未着一步,已落至前堂,持扇而立。微一拱手,不卑不亢,“在下护龙山庄,铁胆神侯座下玄字第一号上官海棠,拜见武林盟主。”

聂小凤不执一言,亦不看她,红萼见师傅不理会,亦不敢善作主张,只立在一旁冷冷观看。

上官海棠被晾在一旁,须臾,她始终沉不住气,先道,“岳主,神侯让在下转达,我们会再等一个时辰,只要你随我们回护龙山庄,‘除莽’行动立即结束,神侯——会答应你任何条件。”聂小凤依旧不曾看她,仿佛她这个人从来没有走进冥狱。

上官海棠略有不满,抬头望去,这才仔细端详这曾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武林盟主,四重纱衣,如血染一般的红色,张扬如九天之外的凤凰。而她眉若山黛,琼鼻直挺,神情清高倨傲,明丽似凡尘仙子。这样的美,又这样的权势手腕,不难猜其才智计谋,难怪义父说她有资格与他比肩望尽天下。

上官海棠压下神色,平静从袖中拿出一物,双手递上,更恭谨几分道,“神侯说,如果岳主不肯应允,便让在下将此物,与一句话,交予岳主。”

红萼去望师傅神色,却得不到任何暗示,只得先接过此物,恭顺站在聂小凤跟前,双手递上。只听此时上官海棠缓缓道来,“神侯说,大雪将至,你若愿意,他便还你一个约定。”

大雪将至——

聂小凤眼中,忽然有了神色。看见红萼手中之物,缓缓接过。


冬 菇 。

罗玄有没有爱过聂小凤?

龚慈恩说,师傅没有爱过小凤。

姜大卫说,师傅当然是爱小凤的呀。

罗玄有没有爱过聂小凤?

龚慈恩说,师傅没有爱过小凤。

姜大卫说,师傅当然是爱小凤的呀。


wyhk09_8

93版《包青天》之菩萨岭(宋达民、蔡灿得、张佩华、顾冠忠等)——未完待续

《包青天》是1993年台湾中华电视公司根据古典名著《三侠五义》改编制作的一部长篇电视剧,以《三侠五义》里的包拯为原型结合民间传说改编而成,领衔主演:金超群何家劲范鸿轩,本片成为20世纪90年代一部划时代的经典作品,至今为人称道。





演员表


楚天鸣——张佩华饰演        忘了和尚——田丰饰演        路强——顾冠忠饰演       ...

《包青天》是1993年台湾中华电视公司根据古典名著《三侠五义》改编制作的一部长篇电视剧,以《三侠五义》里的包拯为原型结合民间传说改编而成,领衔主演:金超群何家劲范鸿轩,本片成为20世纪90年代一部划时代的经典作品,至今为人称道。





演员表


楚天鸣——张佩华饰演        忘了和尚——田丰饰演        路强——顾冠忠饰演        杨父——陈鸿烈饰演


杨  母——李   璇饰演        葛正涵——田平春饰演        师爷——陆一尤饰演        路胜——武强生饰演


徐  愧——宋达民饰演        杨玉笙——蔡灿得饰演         三头目——陈民华饰演      徐愧童年——李季伦饰演




 

分集剧情:

第一集

有“大善人”之称的杨文进偕同怀孕的妻子及年幼的女儿返乡,却在前往颖昌县途中在断魂岭遭盗匪抢劫,除幼女杨玉笙侥幸逃命外,其余人均遭杀害。同时,劫匪内部不和,二头目路强欲杀大头目楚天鸣,楚天鸣身受重伤逃走,被一老和尚所救。楚天鸣亦发现老和尚身边的一名名叫徐愧的男孩的身世。

  九年后,陆续有朝官在离任或回京述职途中被杀害,包拯从一和尚提供的线索中追寻至断魂岭,遇已经长大的杨玉笙,但杨玉笙却不愿告知家人丧命真相。包拯后来得知杨家乃死于盗贼之手,并获悉当年的颖昌知县葛正涵已成为监察御史,欲翻查案件记录,路强与葛正涵勾结,为掩饰真相,毁灭当年的案件记录。玉笙被毒蛇所伤,被一和尚所救,醒后的玉笙却认出救她之人乃是当年杀害其母之人——盗匪的头目楚天鸣。


 

第二集

  楚天鸣并没有认出玉笙,但仍以自己和徒弟徐愧的处境为由要玉笙离开,但徐愧已对玉笙生情,要求把玉笙留下,获允。衙门失火,当年的案件记录被焚,公孙策提议展昭从江湖中追查。展昭带同张龙、赵虎前往居住在断魂岭下的一名故友——老和尚处查问,惜发现老和尚已死,并发现被指是当年杨家命案的元凶——楚天鸣的墓碑,同时在一座菩萨像下发现楚天鸣的刀,但是老和尚当年抚养的孤儿徐愧却不知所踪。路强及另一盗匪木头被展昭发现,交手后路强和木头逃走,但展昭已经认出路强,而木头亦被张龙、赵虎认出,路强唯恐事情败露,欲杀木头灭口,并将其打下山崖。

  玉笙要为父母报仇,设计把楚天鸣推下山崖,但楚天鸣无恙并救下木头。楚天鸣知木头乃被路强所伤,往找路强,徐愧追出。俩人在路上遇路强。路强不敌楚天鸣,即指责楚天鸣也是盗匪,并趁其分神之机逃走。楚天鸣誓要救回木头,运功替木头疗伤。玉笙即趁楚天鸣休息之机再次下手。

第三集

  玉笙再次杀楚天鸣未遂,用计逼得徐愧立誓替其父母报仇。楚天鸣虽然对玉笙起疑,但仍然留其在身边。路强得知楚天鸣未死,即与葛正涵设计行刺庞太师并将罪名嫁祸楚天鸣,更籍此把路强介绍与庞太师。包拯得知庞太师被“楚天鸣”行刺,即带领公孙策、王朝、马汉返回开封调查,命展昭、张龙、赵虎留在颖昌继续调查。包拯往葛正涵家了解庞太师与刺真相时终与路强见面,惜众人皆不知道路强的真正身份。断魂岭下,展昭等也终发现楚天鸣未死,楚天鸣被通缉。玉笙屡次杀楚天鸣不遂,并被楚天鸣知悉真正身份,但是楚天鸣仍然留她在身边并为其掩饰一切。

  楚天鸣知道路强迟早会追查至其居住之地,担心自己不能保护众人,遂决定与众人离开居住之地。路强寻至,与楚天鸣交手,路强再次不敌逃走。此时展昭追至,要带楚天鸣回开封府,楚天鸣拒绝,与展昭交手后负伤并带同木头离去。路强在路上遇先行离去的徐愧与玉笙,要抓二人要挟楚天鸣,徐愧拼命抵抗,玉笙用火把烧伤路强眼睛,路强愤而逃走。徐愧自己被路强所伤,楚天鸣四人在约定的废庙会面。玉笙在为徐愧疗伤时发现路强的剑有毒,即为其吸去毒血。玉笙在开封城内为徐愧买药时用计购得“鹤顶红”,离去时与展昭等三人相遇。经过一番争论,玉笙终于同意跟展昭等人回开封府说明当年杨家命案真相。玉笙在开封府内认出被包拯请至府内询问当年命案详情的葛正涵乃当年与路强勾结的知县,于是再次将真相隐瞒。

第四集

  破庙内,楚天鸣告知木头路强与其恩怨,同时从木头口中得知路强与葛正涵勾结之事。楚天鸣获悉徐愧对玉笙有情,感不安。玉笙买药迟迟未返,众人担心,楚天鸣于是前往寻找。路强从葛正涵处获悉玉笙的真正身份,要杀之灭口,遂途中埋伏。路强发现玉笙,正欲下手之时,一直暗中跟随玉笙的展昭阻止,路经的楚天鸣即趁机带走玉笙。玉笙利用为楚天鸣煎药之机下毒,楚天鸣中毒后,苦苦哀求玉笙放过徐愧,玉笙不理离去。徐愧追玉笙至树林。遇路强,路强告知徐愧玉笙的身份。木头赶至寻找徐愧与玉笙,发现路强掳走二人。路强并要木头通知楚天鸣往其老巢,才能救回二人。

  木头在返回破庙途中遇展昭,被擒返开封府。包拯到狱中向木头查问多宗命案真相,木头拒绝透露并指有官员“只手遮天”,与盗匪勾结。楚天鸣往药铺买解药途中发现自己的通缉告示,心知遭路强嫁祸。楚天鸣在药铺得到解药后正欲离去,先后与张龙、赵虎及展昭相遇,逃走。楚天鸣突然出现在开封府,包拯问及多宗命案和庞太师遇刺之事,楚天鸣称遭路强嫁祸,同时告知包拯路强与葛正涵勾结之事,惜苦无证据。楚天鸣得知木头被擒,往狱中探望,木头乃告知徐愧与玉笙被路强所掳。路强到开封府杀木头灭口不遂,打伤狱卒离去,与展昭交手时见楚天鸣即指称楚天鸣是其同谋。盗匪老巢的牢内,徐愧终于知道玉笙的仇人乃楚天鸣,指楚天鸣已经改邪归正,但是玉笙不信,并说要继续杀楚天鸣报仇,两人发生争吵,徐愧称愿意替楚天鸣偿还杨家血债。徐愧受重伤,路强不理并欲把徐愧弃于荒野,同时,路强要杀玉笙灭口。

第五集

  路强要对玉笙下手之时,被化装成盗匪进入贼巢的楚天鸣所阻,两人交手后玉笙被楚天鸣救走,但是徐愧却落入路强手中。树林内,玉笙指责楚天鸣不念师徒之情,弃徐愧不顾。楚天鸣终于向玉笙道出徐愧乃其亲生骨肉但自己却不敢相认的真相,并问明玉笙对徐愧的心意,更表明待心愿了结后任凭玉笙处置且不会让徐愧知道真相。与此同时,路强亦在牢内发现徐愧与楚天鸣的真实关系,遂决定救回徐愧。楚天鸣返回贼巢救徐愧,惜已经人去巢空,正欲离去之时展昭率张龙、赵虎追查至贼巢。展昭三人要带楚天鸣返回开封府,楚天鸣拒绝并与之交手。情急之际,楚天鸣误伤张龙、赵虎,遂留下“归元丹”后离去。

  树林内,玉笙久候楚天鸣和徐愧二人,惜二人迟迟未归。玉笙担心不已,惟有往开封府求救。玉笙也终于说出当年杨家命案的真相,并指出路强与葛正涵勾结。包拯等人分析后,终明白楚天鸣并非路强同党,且确定葛正涵与路强勾结,惜无证据。玉笙往开封府大牢要求木头指证路强与葛正涵罪状,木头最终公孙策与玉笙说服,答应指证。路强救回徐愧后指楚天鸣乃其母仇人,徐愧被激怒,往找楚天鸣报仇。徐愧与楚天鸣相遇,欲杀之为母亲报仇,但最终不忍心下手。此时玉笙与展昭赶至,徐愧感内心痛苦不堪,离去,玉笙即随同追出。楚天鸣仍然拒绝跟展昭回开封府。开封府公堂之上,葛正涵对玉笙及木头的指证百般狡赖,但最终仍因证据确凿而惟有俯首认罪。葛正涵被押往御史台审理途中遭路强灭口。楚天鸣再次到开封府找包拯,并指出路强必定会再次犯案。

第六集

  包拯把展昭所寻获的属于楚天明的刀归还楚,并指对付路强须用“非常之法”。楚天鸣离开开封府时遇玉笙与徐愧,要二人往后好好生活,玉笙则指楚天鸣的命是自己的,要其保重。徐愧准备和玉笙往其他地方重新生活,但是由于担心楚天鸣安危,要前往寻找。玉笙表示自己可以放弃报仇,但不能相助。两人争论之下,玉笙的一句“敌不过天性”让徐愧起疑,但是仍被玉笙遮掩过去。玉笙最终被说服,表示愿意生死与共。路强带领众盗匪欲打劫繁城镇,并截获官府通知繁城镇加强防范的“飞鸽传书”。楚天鸣监视路强,被发现。楚天鸣而往通知繁城镇通知的时候却不被人相信。

  开封府在押解木头途中被假扮官差的路强手下拦截,木头被杀。包拯明白到传书被截,遂命展昭往找楚天鸣。楚天鸣回忆起老和尚的临终嘱托,决定赤手空拳往找路强。此时徐愧与玉笙寻至,要与楚天鸣一同找路强,楚天鸣拒绝无效后惟有将徐愧捆绑。徐愧责玉笙要借路强之手杀楚天明,玉笙在情急之下向徐愧表明心意,同时将徐愧与楚天鸣的真实关系告知。徐愧央求玉笙放他前去帮助楚天鸣,玉笙无奈,惟有照办。展昭寻至,发现楚天鸣并没有带刀找路强,于是和玉笙一同带刀前往。繁城镇内,徐愧追问楚天鸣与自己的关系,父子二人终于相认。路强趁楚天鸣分神之机,刺伤楚天鸣。展昭赶至,与楚天鸣联手对付众盗匪及路强。路强不敌,挟持公孙策后欲逃跑,但是最终仍被楚天鸣所杀。楚天鸣为完成老和尚遗愿,不顾伤势严重,把佛像背上断魂岭,最终在岭上去世,而断魂岭也改名菩萨岭。



角色介绍:

徐愧和杨玉笙(宋达民和蔡灿得饰演)


凌双刀

《雪花神剑》观后感

        40集的电视剧,我其实只看了三十集,开头20集是看的删减版的,因为我买的碟是删减版的,只看了十集,后来实在觉得不连贯,就看完全版的,从8月开始看,断断续续看到12月,这样的后果就是看到最后都快忘记前面的内容了。我找这部剧看是因为据说很经典,在贴吧混经常看到有人提起梅绛雪和聂小凤,说梅绛雪如何超凡脱俗,聂小凤是女权主义的代表什么的。我对痴情的妖女倒没有太多兴趣,但是对聂小凤这样的强势女子倒很有兴趣,于是找来看了。
       ...

        40集的电视剧,我其实只看了三十集,开头20集是看的删减版的,因为我买的碟是删减版的,只看了十集,后来实在觉得不连贯,就看完全版的,从8月开始看,断断续续看到12月,这样的后果就是看到最后都快忘记前面的内容了。我找这部剧看是因为据说很经典,在贴吧混经常看到有人提起梅绛雪和聂小凤,说梅绛雪如何超凡脱俗,聂小凤是女权主义的代表什么的。我对痴情的妖女倒没有太多兴趣,但是对聂小凤这样的强势女子倒很有兴趣,于是找来看了。
        梅绛雪的扮相确实很好看,像个超凡脱俗的仙子。开始出场时给人感觉冰雪聪明,开始戏弄方兆南的情形也很有趣,可惜她太执着于爱情,不够洒脱,虽然她后来也看开了。对于他们这段三角恋,我没有太大的感触,觉得他们三个都没有错,玄霜在知道绛雪是她姐姐并且为了方兆南牺牲了很多之后就一直希望自己退出,而绛雪也无心和妹妹争,只是做不到放下方兆南而已,所以一次又一次地去救方兆南。而被大家认为是渣男的方兆南,其实他喜欢的一直都是玄霜,对绛雪只是道义上的关心,这点他是不用愧疚的,他做错的事情就是不该和绛雪发生关系,这点不可原谅。一直以来放不下的都是绛雪,明知方兆南不喜欢自己,还要为他牺牲一切,理解她的行为但是很难令人同情,好在她最后终于放开了。
        一开始的时候是不喜欢聂小凤的,对于很多人念念不忘的玄凤恋,我看开头几集真没看出罗玄喜欢小凤,感觉他就是一个人太寂寞了,小凤又勾引他,结果就铸成大错。看了结局又觉得罗玄还是喜欢小凤的,他最后对小凤说再来一次也不会改变选择,因为不合礼教,如果他不喜欢小凤,直接说因为我不喜欢你不就行了,可见他还是因为拘泥于礼教,才不会选择小凤的。我是很讨厌罗玄的,因为他自己做错了事却要小凤来承担后果,还说什么小凤生性狐媚,典型的红颜祸水的说法。开始不喜欢小凤是因为我也觉得她在勾引罗玄,后来又对万天成暧昧,虽说是有目的,但还是让人感觉不爽,总觉得利用色相来达到目的太不光彩。当然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小凤当时孤立无援,为了逃出哀牢山也只能出此下策。后来我就被小凤成为狱主后的霸气震撼到了,我还是很崇拜女强人的,可惜女人要成功总是那么困难,连聂小凤这么强的人都在一开始利用了自己的美貌。
        不过大多数女强人都闯不过情关,小凤也是如此,这点让人叹息。不过小凤还是不同于一般女子的,起码她刚被罗玄抛弃的时候能够立即振作起来,还给罗玄下了那么猛的毒药,估计她是铁了心要罗玄死的,因为她并不清楚罗玄能自救。聂小凤强的地方是她虽然在感情上受到了打击,但是还能干一番大业,就像练霓裳一样,白发之后照样好强,喜欢与人比武。不过聂小凤想干的事还真不是值得称道的,再三观不正也不能说冥狱一统武林是件好事,虽然那些所谓的武林正道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用暴力手段使别人屈服、铲除异己总是不得人心的,何况是要多数来服从少数。聂小凤的思想确实够霸气,既然正道中人不能容忍魔教,那么就把正道变为魔道,夸张点说就是既然世界不能容下我,那我就要改变整个世界,而不是改变自我。在剧中聂小凤确实有本事,才会有那样的豪气,如果不是梅绛雪和方兆南,她早就一统武林了,所以有人就说聂小凤应当再狠一点,早点杀死他们就行了,在剧中看来确实如此,不过实际上是不可能的,因为聂小凤的想法是要遭到大多数人的反抗,迟早会被打败的。这部剧中的所谓武林正道确实很弱,但是冥狱里的人也大多是草包,事实上这部剧主要就是讲罗玄一家的内讧,对手太弱,所以才显得小凤那么强。
        很多人都说梅绛雪和陈玄霜不孝,不认亲母,我觉得这个不能一概而论,聂小凤只是对母亲孝顺,对觉生又有多好,这当然是情有可原的,她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而觉生又间接害死了她的母亲,所以她恨觉生。同理,陈玄霜从小也是陈天相带大的,聂小凤杀死了天相,虽然只是逼不得已,但是陈玄霜讨厌聂小凤也是可以理解的。梅绛雪的孝心问题一直是个争议性话题。我是反对愚孝的,但是梅绛雪这个不同于陈玄霜,聂小凤不仅是她亲娘,更对她有养育之恩,养了她九年,而且对她很好,三个徒弟之中对她最好,还引起了其他人的妒忌。为绛雪辩解的人就说聂小凤最重要的是她的野心,根本不是真心关心绛雪,我觉得聂小凤是真心喜欢绛雪的,当初梅绛雪为了方兆南一次又一次地背叛,聂小凤都饶恕了她,后来还让她离开冥狱,费了她的武功又亲自给她恢复了,让她带着武功离开冥狱,虽然一次又一次地说要杀梅绛雪,但是她一直都没有下手,我们都知道她是不会杀绛雪的,绛雪那么聪明,必定也知道,开始她还对聂小凤心怀愧疚,还说害怕聂小凤对自己好,后来她能够心安理得地对付聂小凤,自然是因为聂小凤曾多次要杀她,她明知聂小凤不是真心的,但她也能自欺欺人地当做聂小凤六亲不认,给自己借口对付聂小凤。梅绛雪虽然一直待在冥狱,但是她是心地善良的,她当初一次又一次背叛冥狱,主要原因是为了方兆南,但是她也是不认同聂小凤的做法的。我觉得她当时不满意聂小凤的做法大可以光明正大地反抗,而不是暗地里去破坏聂小凤的行动,我是很反感这种行为的,这与内奸无异。最过分的是聂小凤都给她恢复了武功,让她脱离冥狱了,她看到方兆南有危险,还是毫不犹豫地破坏了聂小凤的计划,她自己都承认了,是因为方兆南卷入其中,她没有办法看着他死,可以理解她的做法,但是不能认同。我觉得她确实本性不坏,与冥狱的一切格格不入,并且讨厌聂小凤的做法,但是她背叛冥狱的最主要因素还是因为方兆南,如果不是方兆南,她大可以考虑脱离冥狱,两不相帮,但是因为方兆南一心要与聂小凤作对,她不能看着方兆南死,所以才会义无反顾地背叛了一次又一次,她或许会觉得对冥狱、对聂小凤,是不需要愧疚的,但是她表现地太过凉薄。  
        聂小凤是梅绛雪的生母,也是所谓的武林正道心中的魔头,梅绛雪开始也是冥狱中人,但是不赞同聂小凤的所作所为。在一般的武侠小说或电视剧中,通常大魔头的子女如果是正义这方的,他或她会反对父母,但是更多的是会劝解,就算要和父母作对,也会十分勉强,很少有像梅绛雪这么坚决的,虽然她曾经流露出希望聂小凤改正,或者同情聂小凤的想法,但是最后她和方兆南在打败聂小凤之后的行为就显现出了她对聂小凤的凉薄。其实她对其他人都很好,方兆南就不必说了,处处为他着想,对妹妹玄霜也不赖,我并不同意有人说她和玄霜争男人,当小三的说法,她只是不能控制自己的感情,这点是比较可悲的,但是我相信她是真诚地希望方兆南和陈玄霜幸福的,她最后的离开只是因为方兆南的大敌已除,她可以放心地走了。对罗玄这个素未谋面的爹也很孝顺,他对她毫无养育之恩,仅仅因为血缘关系就对他这么好,那么为什么她对养育她九年的聂小凤如此凉薄?我觉得估计她在冥狱的日子过得很不爽,虽然聂小凤对她很好,但是那些都不是她想要的,她更向往所谓的武林正道,前面所说的子女反对父母的案例都没有像这部剧里这样的,其他的要不就是父母素未谋面,但是双方都很重视亲情,要不就是有养育之恩,而且感情很好,而梅绛雪这个是有养育之恩,但是越相处越反感,这也不能怪梅绛雪,不过最后一幕让我真正感觉到了她的凉薄。前一晚还在说不知如何面对与母亲的决斗,但是聂小凤跪在她面前的时候,她一点也没有恻隐的感觉,当方兆南对聂小凤下手时,她也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她是因为太信任方,认为他绝对不会杀聂小凤吗?反正我当时是捏了一把汗的,而她作为亲身女儿,一点都不紧张,说明她一点都不关心聂。而且在聂被废武功后,她从她身边走过,停了一下,就头也不回地走了,不管这个人再怎么罪大恶极,但她是你的生母,对你有恩情,曾经对你很好,在这个时候怎么也不该一走了之,没有武功的聂小凤只能被所谓的正道消灭,这与直接杀了她有何区别。连罗玄最终都去了哀牢山找小凤,梅绛雪就这么心安理得?明明是罗玄当初做错了事,大家都不怪他,只怪聂小凤,不知是什么道理。往好里说是她真的讨厌聂小凤,往坏里说是说明了她很势利,生怕与武林公敌有什么关系,真正的是天性凉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