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原神

2222浏览    158参与
葱子

今天真是努力的一天啊

今天真是努力的一天啊

椋

抽到凌华小姐了!呜呜!

(拙劣地剪一番)(以头抢地)(羽化而升仙)

话说带着托马绫人去凌华跳舞的小溪旁边抽真的有用诶  一发就出了!

抽到凌华小姐了!呜呜!

(拙劣地剪一番)(以头抢地)(羽化而升仙)

话说带着托马绫人去凌华跳舞的小溪旁边抽真的有用诶  一发就出了!

终末归

(原神乙女向)晚安

    达达利亚

   “每日任务清完,树脂也用完了嗯可以下线”

   你看着己经清完的树脂“再去跟鸭鸭道个晚安,嘿嘿”你把角色切换成达达利亚,轻轻对着屏幕里的人物"鸭鸭今天发生了很多很多有趣的事,然后我今天又帮你去打了一套水套,明天你就可以换新的圣遗物了,我睡了哦,晚安"

     你放下手机脸慢慢红,好羞耻啊虽然公子只是一个纸片人,但还是好想把生活中的事都分享给他,每天跟达达利亚说晚安已经成了她生活中的一部分,她关掉手机,扑进被子里,进...

    达达利亚

   “每日任务清完,树脂也用完了嗯可以下线”

   你看着己经清完的树脂“再去跟鸭鸭道个晚安,嘿嘿”你把角色切换成达达利亚,轻轻对着屏幕里的人物"鸭鸭今天发生了很多很多有趣的事,然后我今天又帮你去打了一套水套,明天你就可以换新的圣遗物了,我睡了哦,晚安"

     你放下手机脸慢慢红,好羞耻啊虽然公子只是一个纸片人,但还是好想把生活中的事都分享给他,每天跟达达利亚说晚安已经成了她生活中的一部分,她关掉手机,扑进被子里,进入深沉的梦境

        “知道了,小姐,小姐,今天很棒哦,做了很多有趣的事,我都看到了其实我不用小姐帮我刷水套我也可以保护小姐,小姐可以不用那么忙碌”达达利亚看着屏幕外睡着的小姑娘,轻声说道,他轻轻地伸出手,想去触摸他可爱的小姐,但却永远突破不了那一层束缚"今天还是想跟小姐说,我超级喜欢你哦"



后续应该还会写钟离,迪老爷,绫人,等有空

终末归

暖冬(二)

   短短使我快乐

“愚人众的十一席难道被璃月的温柔乡泡软了骨头,连我来了都没发现”

散兵从北国银行办公室的阴影处走出,看着面前正在批改文件的达达利亚,“散兵,我有没有泡软骨头来打一架不就知道了”达达利亚将文件交给旁边的愚人众,带着散兵来到了愚人众的新兵训练营,战斗一瞬间开始,水影雷光在场中闪烁,最后达达利亚利亚的水刃抵于散兵的咽喉,散兵腿环上的匕首捅向达达利亚的心脏。

      “呵,看来还没有被温柔乡泡软”...


   短短使我快乐

“愚人众的十一席难道被璃月的温柔乡泡软了骨头,连我来了都没发现”

散兵从北国银行办公室的阴影处走出,看着面前正在批改文件的达达利亚,“散兵,我有没有泡软骨头来打一架不就知道了”达达利亚将文件交给旁边的愚人众,带着散兵来到了愚人众的新兵训练营,战斗一瞬间开始,水影雷光在场中闪烁,最后达达利亚利亚的水刃抵于散兵的咽喉,散兵腿环上的匕首捅向达达利亚的心脏。

      “呵,看来还没有被温柔乡泡软”

       散兵重新把匕首别在腿侧,达达利亚甩甩手水刃消失在指尖,“说吧,阁下女皇有什么命令,别耽误时间”达达利亚一向看不惯散兵,傲慢又自卑的人偶,“最后一颗神之心己经成功获得,战争将在至冬开始,该去面临至冬的风雪了,十一席”,散兵勾起一抹笑,狐狸本来就有主,怎么可能被驯服呢。

        风雪与冷锋才是利刃的归宿



     真的不会写打斗,腿环匕首是私设,腿环塞东西真的色,快乐

终末归

暖冬(1)序

是小甜饼,短短本就是我自己

达达利亚以前喜欢至冬如银般的霜雪,喜欢至冬如锋芒般的寒风,可能在璃月侍太久,他也入乡随俗爱上了璃月四季如春的暖风,爱上了高耸入云的山岭,狐狸找到了饲主,被先生的温度与细致驯服。

      钟离守在璃月守了五千多年,他见证了璃月港的崛起,见证了云来海的形成,或者他促成了这一切,龙窝居在自己一手缔造的国家,然后在一场自己的计划中遇见了自己的狐狸,他有着璃月未曾有的凛冽,带来了至冬的冰雪,他看着活蹦乱跳的狐狸想或者四季如春的璃月需要那么一抹未曾拥有的寒冬。

是小甜饼,短短本就是我自己

达达利亚以前喜欢至冬如银般的霜雪,喜欢至冬如锋芒般的寒风,可能在璃月侍太久,他也入乡随俗爱上了璃月四季如春的暖风,爱上了高耸入云的山岭,狐狸找到了饲主,被先生的温度与细致驯服。

      钟离守在璃月守了五千多年,他见证了璃月港的崛起,见证了云来海的形成,或者他促成了这一切,龙窝居在自己一手缔造的国家,然后在一场自己的计划中遇见了自己的狐狸,他有着璃月未曾有的凛冽,带来了至冬的冰雪,他看着活蹦乱跳的狐狸想或者四季如春的璃月需要那么一抹未曾拥有的寒冬。

终末归

荼靡

是刀子,对不起别打我,脑子一抽写出来的

荼蘼

末路之美

     蒙德的天气,在风神巴巴托斯的控制下,一向是温柔。所有的孩子,所有的蒙德人都欢喜这一方宁静的岁月。

     “在很久很久以前,西风骑士团守护者蒙德,蒲公英骑士温柔可靠,处理着一切大小事务,侦查骑士的翅膀从不会停歇,为蒙德寻觅一切会带来危险的人,龙脊雪山的炼金术士,发明着精巧而又灵活的东西,为人们带来便利,今天的故事就到这里吧,小朋友要睡觉”......


是刀子,对不起别打我,脑子一抽写出来的

荼蘼

末路之美

     蒙德的天气,在风神巴巴托斯的控制下,一向是温柔。所有的孩子,所有的蒙德人都欢喜这一方宁静的岁月。

     “在很久很久以前,西风骑士团守护者蒙德,蒲公英骑士温柔可靠,处理着一切大小事务,侦查骑士的翅膀从不会停歇,为蒙德寻觅一切会带来危险的人,龙脊雪山的炼金术士,发明着精巧而又灵活的东西,为人们带来便利,今天的故事就到这里吧,小朋友要睡觉”

       可莉看着面前的小朋友轻声哄到“可莉姐姐,那为什么现在没有西风骑士团了吗?我好想好想看到那个漂亮的炼金术士”小女孩仰着脸看向面前,一直保护他们的可莉姐姐,她真的很想很想见到那位故事里的炼金术士。可莉摸了摸小女孩的头,什么也没说,“故事要明天才能听哦,现在该睡觉了”小朋友们,一个一个,跟可莉道晚安。可莉,趁着夜色躲开愚人众以及叛变的人民,蒙德早就不是那个被西风骑士团守护的国度,愚人众带来了无尽的战火以及纷绕的心思,旧王朝的复辟在战火中熊熊燃烧,西风骑士团是最后的一道防线,旧王侯贵族贵族们嘶吼着,将一个个曾经守护他们的西风骑士撕碎。

       他们的神,却因为神力的丧失,无法阻止这一切,可莉至今还记得那战火纷飞的一月。

       今晚巡查的人不多,可莉成功进入了西风骑士团的遗址,她推开尘封已久的大门,很久以前的欢声笑语,仿佛迎面而来,她看到了曾经给她糖果霍夫曼先生,听到了向她开玩笑的凯亚,不好相处但又很好心的尤拉,她仿佛还是那个被所有人宠着的小女孩。可是地板上的血迹,墙壁上的箭痕,四散的西风枪西风剑,无时无刻不再提醒她,那场战争已经发生了很久很久,她是西风骑士团最后的"遗物",那最后闪烁的火花骑士

终末归

遇仙

      大概就是年少初遇,惊艳一生吧

我叫阿汝,很久很久以前大概是我七八岁的时候吧,我与伙伴到处乱跑结果在岷林附近迷了跑。

     伙伴们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一个人在林子里哭呀呀,怎么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我那时候只知道哭,结果窜到了一个很深深的地方,看到了惊艳了我一生的人,他在林中漫步,怀中抱着一小捧白色小花,我那时候哭都忘了哭,眼巴巴的看着他。...


      大概就是年少初遇,惊艳一生吧

我叫阿汝,很久很久以前大概是我七八岁的时候吧,我与伙伴到处乱跑结果在岷林附近迷了跑。

     伙伴们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一个人在林子里哭呀呀,怎么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我那时候只知道哭,结果窜到了一个很深深的地方,看到了惊艳了我一生的人,他在林中漫步,怀中抱着一小捧白色小花,我那时候哭都忘了哭,眼巴巴的看着他。

     然后他一下就看见了我,他动了动嘴好像想弯出一抹笑来哄我,但又放弃了,“此处危险,快点归家”他向我说道声音略带威严。可是我已经不记得回家的路了,只能眼泪汪汪的看着他,他好像看出了我的茫然,把花放住到我的手里,然后抱起我,我感到风在我的耳边呼啸,眨眼之间我就到了灯火通明的望舒客栈,他把我放了下来,然后走向了无边的夜色中,像泡沫一样随时都会不好熄灭。

    后来啊我忘不掉那个漂亮哥哥,去了好多次也没有遇见过了。

终末归

狐狸的小心思

    小甜饼

“先生,你是知道的我真的很厉害,这真的小失误,唉唉先生轻一点”

   钟离看着自家狐狸痛的在自己缩成一团,终究还是放松了力道,自家的小狐狸是至冬国最锋利的刀刃,穿梭于血雨之间,免不了受伤,但是总免不了心痛。

  “痛的话下次就不要受伤了”钟离放下手中药,公子看着面前为自己处理伤口的男人,双手熟练的缠上先生的脖颈用嘴堵住先生的话,他才不会在契约之神面前立下不会完成的约定。

   钟离看着面前躲避问题的狐狸加深了这个吻,实在不行就只能自己多注意了

    小甜饼

“先生,你是知道的我真的很厉害,这真的小失误,唉唉先生轻一点”

   钟离看着自家狐狸痛的在自己缩成一团,终究还是放松了力道,自家的小狐狸是至冬国最锋利的刀刃,穿梭于血雨之间,免不了受伤,但是总免不了心痛。

  “痛的话下次就不要受伤了”钟离放下手中药,公子看着面前为自己处理伤口的男人,双手熟练的缠上先生的脖颈用嘴堵住先生的话,他才不会在契约之神面前立下不会完成的约定。

   钟离看着面前躲避问题的狐狸加深了这个吻,实在不行就只能自己多注意了

终末归

独特性错觉

以前写的小短文,文笔不好,对不起

独特性错觉

   空很久从前接过一个委托,委托人是一位须弥的心理学家,护送他回须弥,路途太过无聊,于是学者说出了自己的研究课题,独特性错觉,学者纤长的手指划过书页,黑色的瞳孔泛着机械的光 “所谓独特性错觉是指,每个人都会有认为自己独一无二的心理,其实从某种意义上并没有所谓唯一的独特性,提瓦特有千千万万的人,每个人的过往与其相交,都会有其共同经历,使其独特性消失,没有任何人是独特的”

     那个时候派蒙下意识反驳,“才不是呢,旅行者的就是独一无二的”空抱住派蒙,那......

以前写的小短文,文笔不好,对不起

独特性错觉

   空很久从前接过一个委托,委托人是一位须弥的心理学家,护送他回须弥,路途太过无聊,于是学者说出了自己的研究课题,独特性错觉,学者纤长的手指划过书页,黑色的瞳孔泛着机械的光 “所谓独特性错觉是指,每个人都会有认为自己独一无二的心理,其实从某种意义上并没有所谓唯一的独特性,提瓦特有千千万万的人,每个人的过往与其相交,都会有其共同经历,使其独特性消失,没有任何人是独特的”

     那个时候派蒙下意识反驳,“才不是呢,旅行者的就是独一无二的”空抱住派蒙,那时他并不相信学者的话。可现在他不得不承认每个人都会觉得自己是独一无二的,每个人都会认为自己的人生没有人明白,每个人都会觉得自己遭遇了世界上最痛苦的磨难……而可实际上世界里从来没有什么是真正的唯一。独特性错觉,这名字取得再合适不过,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可以被取代的,自以为是的独特性,不过是自我意识过剩的产物,正如自己。

      空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处在自我独特性错觉的空间里这是一件很自然的事,空啊,旅行者呀,蒙德的荣誉骑士,离月七星的座上宾,剑鱼二番队队长,成功时稻妻解锁的功臣,所有人都夸空谦逊有礼可是其实他本身就处于自我独特性错觉的意识,后来啊,他了解了七国的阴谋,研究遍了所有图书馆里的书,他才知道自己的一切行动都是计划中的流沙,他是棋盘上那颗较为亮眼的棋子。

      提瓦特的风景,他的妹妹早就看过她所经历过的事情,一切都在妹妹的计划中他破解过的一切都是在所有人的推动中继续,如果没有它,世界还是会依旧转动他只是芸芸众生中那颗被选中的旗子,被迫在各种诡奇风云中生存。

      他一路走过提瓦特的风景,在收获也在失去,他再也不会有这样的错觉了,旅行者本就是这个世界的局外人,应该是这世界最清醒的人

终末归

星辰与风

空:

      空在游历七国,抗争天理后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妹妹,提瓦特大陆充满了奇遇与冒险,可是,仅仅一方事件,怎么可能留得下星辰的浪子?他告别了友人与妹妹,踏上了新的征途,他到过无数的世界,他记忆最深的是一个充满自由与诗歌的世界,他想,这里或许有一位不务正业的风神,以琴奏响高天之歌,可惜他遇上了无数的呤游诗人却从未遇见过那位美丽的神明,旅者购买了一壶此方世界最好的酒,放在背包中,踏入下一个世界,是啊,那位不务正业的酒鬼诗人,仅仅属于提瓦特,而自己却从不在任何一方世界停留,星辰的浪子,握不住一束细小的风,也不会为了风而停留。星辰......


空:

      空在游历七国,抗争天理后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妹妹,提瓦特大陆充满了奇遇与冒险,可是,仅仅一方事件,怎么可能留得下星辰的浪子?他告别了友人与妹妹,踏上了新的征途,他到过无数的世界,他记忆最深的是一个充满自由与诗歌的世界,他想,这里或许有一位不务正业的风神,以琴奏响高天之歌,可惜他遇上了无数的呤游诗人却从未遇见过那位美丽的神明,旅者购买了一壶此方世界最好的酒,放在背包中,踏入下一个世界,是啊,那位不务正业的酒鬼诗人,仅仅属于提瓦特,而自己却从不在任何一方世界停留,星辰的浪子,握不住一束细小的风,也不会为了风而停留。星辰与风,或许只能有短暂的触碰,空想其实他很喜欢那束风,他很喜欢那位可爱的小诗人,但是已经成为平行线了,就不要相交了。

温迪:他还是走了,温迪知道那束星辰终究会离开,可是风却在呼呼作响,仿佛在替它的神明挽留些什么留不住的东西,"你为什么不留下他呢?"特瓦林看着醉倒在蒲公英花海里的风精灵,温迪笑了因为那是星辰的孩子,他属于星空,属于冒险,他不属于提瓦特这一方土地,他自己也不能困住他,风代表着自由,怎么能因为他让那孩子失去自由,那个孩子拥有属于他的一切,温迪喝完了蒲公英酒,倒在了无边的海中,他从不妄想摘星,星星在天空才是最美的,用摩拉克斯的话来说,那不过只是一次磨损而已,他总会熬过去

鹤遥

【原神乙女向】当你准备穿吊带出门时

代嗑随意

ooc警告!!!

内含:达达利亚,魈,万叶

达达利亚

  今天璃月的天气很好,你和凝光她们约好出门喝下午茶。

你挑选了一条蓝白色的吊带,化上精致的妆容 扶着门穿鞋准备出门。

 “咔嚓”

你还没来的急收手,门就被打开了,惊呼一声,就被门口的人稳当当的接住。

“小姐小心!”达达利亚把你放好:“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见我吗?亲爱的小姐。”

你被他说的有些脸红反驳到:“我准备出门,刚好撞见你回来了而已!”

   这时达达利亚才注意到你今日的穿着 :天蓝的吊带,精细打理好的头发,一双修长的腿暴露在空...

代嗑随意

ooc警告!!!

内含:达达利亚,魈,万叶

达达利亚

  今天璃月的天气很好,你和凝光她们约好出门喝下午茶。

你挑选了一条蓝白色的吊带,化上精致的妆容 扶着门穿鞋准备出门。

 “咔嚓”

你还没来的急收手,门就被打开了,惊呼一声,就被门口的人稳当当的接住。

“小姐小心!”达达利亚把你放好:“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见我吗?亲爱的小姐。”

你被他说的有些脸红反驳到:“我准备出门,刚好撞见你回来了而已!”

   这时达达利亚才注意到你今日的穿着 :天蓝的吊带,精细打理好的头发,一双修长的腿暴露在空气里脚下还踩着细根的高跟鞋。

   “小姐,你就这样出门?”达达利亚拦着准备出门的你。

   “有什么问题吗?”

  达达利亚一把抱起你放在高高的台子上,他望着你:“有很大的问题,小姐。”

   你被他抱的有些不知所措:“什么?”

   他把你往房间里面抱:“小姐太漂亮了,我舍不得这么好看的小姐出门。”

    你感觉有些不妙拿出手机:“等等,凝光她们还在等我呢。”

   他把你放在床上拿过手机,语气有些急促:“小姐有事不能和你们出门了,为了表达我的歉意,账单寄给北国银行。

  达达利亚说完把手机关掉,把你压在身下,握着小腿向上摸索.........

“可以吗?小姐....”

    昨日和魈闹矛盾了,想和他约定今年的海灯节一起约会,但他不正面回答你,就自己消失了。

所以你准备气一气他。

    你拿出手机在群聊里面聊天问今天有没有人出门。

   群里有人秒回问到:“你不陪魈上仙吗?”

    你故意用语音:“魈?我没人陪,我怎么会有人陪嘛。到现在就孤零零的一个人呢。”

   说完你就发现身边多了一道熟悉的目光,你也不不在意,自顾自的回房间去了。

  你特意挑选了一条浅绿色的吊带,还带了一只梧桐树叶蝴蝶的挂件,一边收拾一边和群里聊天。

   “魈,他.....没关系我一个人也可以玩的很好,他一天很忙我也是知道的。”

   收拾一会儿你准备出门,刚打开房门就被挡着了,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拖回房间里,抵在墙壁上。

    闻到熟悉的味道,你轻轻问道:“魈?”

    魈听见你的呼喊,看着你又把头别过去,脸有些红。

   你看见他害羞,就更靠近他“魈?怎么了?”

他见你靠近,脸更红了。

   “你就这样出门吗?”

    你故意有些难过:“你不是生气了嘛,我看你也不想见我,就准备出门。”

     昨天离开后心里有些不理解这样的慌乱是什么情绪,就知道好像把你惹生气了 ,于是就准备把你的世界任务做完,再准备和你解释。但听见你的呼唤就马上赶过来,发现你在抱怨,只好在一边默默的看着。

   见你进房间就在附近看你,听你的话语。

你见魈不回答就问道:“你还在生气吗?”

“我没有生气,我也不会生你的气。”魈马上回答道。

  “我想好了,如果是你,我想和你一起做每一件事情,往后的海灯节我都愿和你一起度过。”魈认真的回答道 。

     “我并非人类,不太会理解人类的感情,但见你难过比业障更为痛苦。”

     魈的一段独白让你不知所措,他的气息在你身边加重。

“魈......”

从今往后的海灯节我都将与你度过。

万叶

    自从稻妻的锁国令被解除,你就一直待在稻妻,正巧遇见五歌仙的活动。

    你想着就浅浅的去凑个热闹 ,和凌华她们一起去离岛玩。

   手机群里都在问今天的穿搭,有人提议一起来五色姐妹小吊带。看着天气这么热也就都同意了,你选了一个枫叶色的蕾丝边吊带,毕竟看见枫叶红就想去那个还在外漂泊的把女朋友忘记的人。

   就在之前不久本来说好要陪你一段时间的枫原万叶 ,自己走掉了,说是有大事,还不告述你。

  真是可恶!

   你跨上包,就准备出门,在离岛的那棵树下欣赏画作。正在夸谈阿贝多的画技时发现上面有点熟悉的人 ,这不就是说有很重要的事而离开的人吗!

虽然你很理解但这有什么不可告人的?

   一个稻妻的少年向你走过来:“小姐怎么一个人,在这里,有没有男朋友。”

   你正在思考为什么,就被他给打断了:“没,我在等人。”

“小姐看你穿的这么清凉,不是在勾引我吗?”

   你被这普信的力量震惊到了,准备回怼他的话语,就被打断。

  “  你,离她远一点!”一个缠着绷带的手按住那个稻妻少年 ,你发现是万叶。

  真是又惊喜又气愤。

“你是她什么人?凭什么打我?”那人看着万叶的样子有些胆怯,但还是理直气壮的问道。

“我是她男朋友。”万叶说着耳根子有些红。

“原来有男朋友哦,切,白费劲。”那人也不多纠缠就离开了。

   万叶一把把你抱住:“姐姐,想我了没有,我反正很想你。”

   你对于他这招没办法,就看着他希望给个解释。

 万叶把你搂着用袖子把你遮住:“我也是刚回来不久就遇见他们了,就顺便帮了他们的忙而已。”

 你还是不说话。

万叶把你转身,看着你的脸:“姐姐,你理理我好不好。”

  “那你这段时间在干什么?”

万叶马上老老实实的交代:“我去北斗姐说明离开的原因,想要和你在一起的时间久一点。”

之前我只是个孤苦的浮浪人,现在我也有了属于我的家,以及等我回家的人。












   


   





   


   

 

  









什么时候开饭

昨晚浅摸的阿贝多老师

昨晚浅摸的阿贝多老师

ike的狗

#原神#雷电将军#


雷鸣闪电,一瞬即逝。正因如此,才会想要撷取『永恒』。不,才必须掌握『永恒』。


浮世景色百千年依旧,人之在世却如白露与泡影,虚无


#原神#雷电将军#


雷鸣闪电,一瞬即逝。正因如此,才会想要撷取『永恒』。不,才必须掌握『永恒』。


浮世景色百千年依旧,人之在世却如白露与泡影,虚无


椋

简陋地摸了一只达达鸭、、(考虑再摸一只钟大爷、、?)

简陋地摸了一只达达鸭、、(考虑再摸一只钟大爷、、?)

迪卢克大人

#友人枫# 梦

没错,我来嚯嚯这对cp了,寡夫的设定不要太好。


从影向山离开后,枫原万叶当晚做了一个梦。梦里友人惊叹他的勇气和实力,却又在表达了赞赏和谢意后流露出了遗憾,言语中多有不舍。

“……没能见最后一面,其实我一直想对你说,虽然我们的目的地不一样,但终究会再次重逢,那时我会陪你一起流浪。”

笑容明媚一如往昔,让人恨到咬牙。

“为什么当初不说?”

在分离的时候,留下一句有缘再见后挥手道别,让他以为真的要等那虚无缥缈的缘分,虽然不舍,却也不强求,期待着重逢时的惊喜。两人作为挚友,自然能理解对方的追求和选择,但不代表不会失望。

如果当初听到了这句话,即便目的地不同又如何,只不过是在一个...


没错,我来嚯嚯这对cp了,寡夫的设定不要太好。



从影向山离开后,枫原万叶当晚做了一个梦。梦里友人惊叹他的勇气和实力,却又在表达了赞赏和谢意后流露出了遗憾,言语中多有不舍。

“……没能见最后一面,其实我一直想对你说,虽然我们的目的地不一样,但终究会再次重逢,那时我会陪你一起流浪。”

笑容明媚一如往昔,让人恨到咬牙。

“为什么当初不说?”

在分离的时候,留下一句有缘再见后挥手道别,让他以为真的要等那虚无缥缈的缘分,虽然不舍,却也不强求,期待着重逢时的惊喜。两人作为挚友,自然能理解对方的追求和选择,但不代表不会失望。

如果当初听到了这句话,即便目的地不同又如何,只不过是在一个地方呆的时间久一些罢了,待他完成了他的事情,他们一样可以一起踏上旅途。

他们会一同面对眼狩令的追捕,也会一同前往御前决斗。他们可能会失败,然后在万丈雷光下殉道。也可能会成功,然后一起逃亡,浪迹天涯。

他做的这些事,他同样也可以做到。

“对不起……”

梦里的人收敛了笑容,神情带着不舍和愧疚:“我没想到你会来救我,害的你流落异乡。如今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你我的执念都已放下,我也该离去了。”

“不准走!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但不论他如何追问,依旧没有得到一个结果,对方只是越发哀伤的看着他,张嘴想要说些什么,终究放弃了。

枫原万叶在大汗淋漓中惊醒,悟着心脏喘息,然后一拳打在了地板上,穿上衣服就走,把路上的人吓得齐齐避让。

他再度回到了影向山,只见神之眼的空壳还好好的放在断刀前,一地幽蓝的花朵。只是多了只雪白的猫咪,看见他了,走过来乖巧的蹭,小声的咪了咪。

风声呼啸,他全身颤抖。

犹记得分别前一晚,他们枕天席地,听风观云,彼此都没有一点睡意。慢慢的连话都不说了,沉默着等待分别的到来。

“你没有什么要对我说吗?”

“嗯?”

两人对视,很快又齐齐错开目光。他感觉心跳的很快,唯恐被察觉,于是转过身,悄悄捂住了心脏。

浪人的脚步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但不妨碍他转换方向。他去哪里,往哪儿走,到底不过是一个念头的事情。此前所说的目的地不同,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他在等,等他开口邀请。

“万叶,这些年你在外游历肯定去过很多印象深刻的地方吧。之前听你说过一些,不知有没有去鹤观。听说那是个迷雾缭绕的岛屿,一不小心就会再也走不出来。”

“还没有去过。”

“如果真的要去,一定要做好准备。不过你的性格我放心,你总能照顾好自己,还能照顾别人,再可靠不过了。”

“喜欢我烤的鱼吗?”

“喜欢,太精致了,感谢你愿意分我一半。”

知道他在取笑他饿的不行还要慢条斯理料理食材,枫原万叶忍不住哼了一声:“吃东西本就应是让人身心愉悦的事情,不能随意将就,哪怕是再饿也一样。”

“的确,我的口味都被你养叼了。”

那爽朗的笑声让他脸上发烫,更不敢转过身了。听着对方说着贴心的话,即便不是自己想听的那句,也身心愉悦。

两人本是萍水相逢,却能惺惺相惜,足见缘分颇深。虽然暂时分别,但或许不期之时又会重逢。况且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总不会错过。

他是这么想的,于是没有问出口。现在再想问,却是对方不肯回复了。

小白猫,你在这里等了多久?又可曾得到回应?有没有收到他的托梦,看着他愧疚的说一声对不起,再带着遗憾离去?

猫咪不会说话,只蹭了蹭他的脸。

之后不论他再等多久,都没有出现一个人,唤他万叶,温柔的抚摸他的脑袋。就仿佛那个梦就是最后的分别,一切得不到安置的情感也随之被埋葬。

“骗子。”

他抱着猫在墓前下了总结,泪如雨下。

九川(¬_¬)
差点保底,30抽,又多了个五星...

差点保底,30抽,又多了个五星主c,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大号辅助多)神里绫华真好看,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差点保底,30抽,又多了个五星主c,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大号辅助多)神里绫华真好看,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三水木

有没有玩原神的大佬来带我啊🥺🥺🥺

uid:186060399

有没有玩原神的大佬来带我啊🥺🥺🥺

uid:186060399

荧

这真的只是正常的饭菜……

这真的只是正常的饭菜……

迪卢克大人

#绫托#托马想要一个孩子

是前面的现paABO,绫A托B


走wb醉醉花蜜 


是前面的现paABO,绫A托B


走wb醉醉花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